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虾饺

11148浏览    381参与
庭风过兮

#沙雕向脑洞
#ooc预警
#萌新初投稿
#内含鳜/吉/饺/虾/剁/松/龙

表是从 @调和器 太太那里拿的

#沙雕向脑洞
#ooc预警
#萌新初投稿
#内含鳜/吉/饺/虾/剁/松/龙

表是从 @调和器 太太那里拿的

笑子不闻

两个画面感最强的送礼(?)

两个画面感最强的送礼(?)

溯屿
可爱的蓝孩纸要穿可爱的小裙子w...

可爱的蓝孩纸要穿可爱的小裙子w

尝试着换了一种画法x

可爱的蓝孩纸要穿可爱的小裙子w

尝试着换了一种画法x

晚晚惯了
虾饺!!可爱!!

虾饺!!
可爱!!

虾饺!!
可爱!!

帝流炎🔥在写了在写了(进度:0%)

[食物语乙女向]今日餐厅少主值班

all少主要素有

本次出场人物:鸡茸金丝笋,葱烧海参,虾饺,锅包肉

今日空桑特色菜:辣的鸡茸金丝笋


【鸡茸金丝笋】


少主今日的侍应生服装由他提供。

在得知因某些不可抗力因素导致人手不够,少主不得不亲自前往餐厅帮忙后,他便第一时间将藏了很久的衣服掏出来,状似毫不在意地扔进了正愁着要去找谁借衣服的少主怀里。

顶着背后麻婆豆腐几乎要杀人的目光,鸡茸金丝笋完全没有将心思放在自己的灶台上,而是扒着厨房的门一脸严肃,透过那一点点的缝隙去看餐厅内刚换上他亲手制作的服装的少主。

洁白的衬衫,修身的马甲,长至小腿的黑裙本该显得木讷且笨重,偏被制作者巧思从腿侧剪开,直...

all少主要素有

本次出场人物:鸡茸金丝笋,葱烧海参,虾饺,锅包肉

今日空桑特色菜:辣的鸡茸金丝笋





【鸡茸金丝笋】

 

少主今日的侍应生服装由他提供。

在得知因某些不可抗力因素导致人手不够,少主不得不亲自前往餐厅帮忙后,他便第一时间将藏了很久的衣服掏出来,状似毫不在意地扔进了正愁着要去找谁借衣服的少主怀里。

顶着背后麻婆豆腐几乎要杀人的目光,鸡茸金丝笋完全没有将心思放在自己的灶台上,而是扒着厨房的门一脸严肃,透过那一点点的缝隙去看餐厅内刚换上他亲手制作的服装的少主。

洁白的衬衫,修身的马甲,长至小腿的黑裙本该显得木讷且笨重,偏被制作者巧思从腿侧剪开,直直分叉至恰到好处的大腿中部,走动间英气又不失活泼。

Perfect!鸡茸金丝笋捂着鼻子在心里暗赞。

 

这世上,也只有本少爷能为她做出如此完美的服饰了。

 

 

 

 

【葱烧海参】

 

看见餐桌座上的人是他后,少主默默瞪起了死鱼眼:“聪哥,你在干嘛?”

葱烧海参十分自然地将帽子在旁边放下,“如你所见,我来吃饭。”

圆珠笔被主人捏在手里不耐地戳着记餐本,少主皮笑肉不笑:“既然有空就起来干活啊。”

“不,今天是我合法的休息日。”他毫不犹豫地拒绝。一手撑脸,一手搭在桌上轻轻敲着,他向着少主笑:“我现在可是客人,难道这会儿你不该问我要点什么菜了吗?”

毕竟,这幅模样的少主可是超级难得的。

想起刚才趁少主没注意拍摄下的照片,葱烧海参眸中笑意更深。

 

她的美丽也是超级值钱的哦。

 

 

 

 

【虾饺】

 

中午客流过大难免会出现上菜较慢的情况。少主匆匆跑进厨房:“三号桌的虾饺好了吗?”

“好啦好啦!”虾饺抹了把汗,迅速地戴好手套将新鲜出炉的一屉虾饺放上一旁的托盘。少主走上前来端起,正要转身离去却被虾饺叫住,一回头便被他塞了一口糖。迎着她惊愕的神情,虾饺笑眯眯道:“辛苦少主啦,给你补充点糖分。”

少主便也笑了,正要与他说些什么,却听旁边鸡茸金丝笋不舒服似的咳嗽起来,麻婆豆腐炒菜的声音也变得更大了,立马明白过来这两个家伙在催她出去,少主只能哭笑不得地对虾饺说声谢谢,便匆匆离开。

虾饺毫不在意地回身继续自己的工作,对身边某两位因不满发出的噪音充耳不闻。

 

外表当然也可作为进攻的武器,隔壁两位是不会懂的啦。

 

 

 

【锅包肉】

 

一直到下午两三点左右少主才能暂时休息一会儿。她坐在椅子上正想伸个懒腰,却在抬头时不经意看见了锅包肉的脸,吓得她立马端正坐直。

“能看到您现在都如此精神的模样真好。”锅包肉笑眯眯道,“若是平时处理事情也能像今日这般那就更好了。”

少主捂着惊魂未定的小心肝翻了个白眼,“若是平时你能不像今日这般神出鬼没我想我会有更多的精力工作的。”

“哦?”锅包肉闻言拖长了声音,“少主的意思是,我拉低了您的工作效率吗?”

这话少主敢应吗?不敢。于是她只能露出今日份的营业假笑做西子捧心状,用崇拜的语气对他道:“主要是管家辅佐了我太多,让我时常无事可做。”

“您明白就好。”锅包肉甚至连推脱都懒得说了。

闻言,少主立马收敛了商业假笑,气哼哼地走了。

锅包肉在她背后面露无奈。果然即便是外表成熟了一些,心智也毫无长进啊。

不过,算了……

 

反正总有他在身旁辅佐的。


阿陌

求推荐虾饺乙女向的文!

       为什么没几个人吃虾饺x女少主!!!!我好想吃虾饺乙女粮啊!!!ooc我也想吃!!!!!


       表面上是可可爱爱的女装大佬,让你完全没有防备心,知道你对爱撒娇的小孩子完全没办法,所以不断拉低你的底线,从牵手拥抱到亲脸颊,在帮你护肤化妆戴项链的时候时不时的凑到你的耳边轻声说话,故意让嘴唇擦过你的耳垂,然后一脸无辜的问“怎么了吗?我弄疼你了吗?”,到最后躺在一张床上之后还一边压着你亲一边哭着问“少主你要拒绝我吗?你讨厌我了吗?我要被抛弃了吗?”,等你心疼他说出“没关系”的时候再计划通,把你吃干...

       为什么没几个人吃虾饺x女少主!!!!我好想吃虾饺乙女粮啊!!!ooc我也想吃!!!!!


       表面上是可可爱爱的女装大佬,让你完全没有防备心,知道你对爱撒娇的小孩子完全没办法,所以不断拉低你的底线,从牵手拥抱到亲脸颊,在帮你护肤化妆戴项链的时候时不时的凑到你的耳边轻声说话,故意让嘴唇擦过你的耳垂,然后一脸无辜的问“怎么了吗?我弄疼你了吗?”,到最后躺在一张床上之后还一边压着你亲一边哭着问“少主你要拒绝我吗?你讨厌我了吗?我要被抛弃了吗?”,等你心疼他说出“没关系”的时候再计划通,把你吃干抹净。

啊!!!!!这么好吃也么没有人吃!!!!给我吃!!!!

       吃醋梗也很好磕啊!表面上和你姐妹相称,实际上看到佛跳墙爬你的床会嫉妒,然后半夜抱着枕头说自己睡不着,想和你一起睡,在你睡着之后脱掉上衣裸着上半身抱着你。第二天早上佛跳墙来爬床的时候故意漏出光裸的上半身,从后面搂住你,把头放在你的颈窝,趴在你的耳边问“少主昨晚睡的那么晚,这么早起来没关系吗?”

       啊!!!!!我好想吃粮!!!!!!

       还有在你完全没意识到他是男孩子,甚至差点在他面前换衣服的时候一把抱住你,禁锢住你的手把你圈在镜子前,不让你回头看他红透了的脸,在你身后闷声说“再怎么说我也是个男人啊……直接在我面前换衣服也太欺负人了吧!”

       啊我死了

白白的灰兔

虾饺同人——《睹物思人》2

◎文笔差,幼儿园水准。


◎ooc是很正常的事。


◎纯原创,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本来想着上个星期更的,可是快月考了,没时间。


◎下次更新时间,下星期日


◎本文设定:虾饺刚化形时期,和夏皎小姐长得很像。


——————————————————————————


虾饺诞生于民国时期广州一个小茶楼里,属粤菜。


“这里是……哪里?”


虾饺缓缓睁开眼睛。看到周围的一切,觉得熟悉又陌生。


“这是,夏皎小姐的房间!”


虾饺猛地站起来,环视着周围。当他看到桌子上放着夏老爹和夏皎的照片时,他已经十分确定了。


“不对,等等……我,能说话!”...

◎文笔差,幼儿园水准。


◎ooc是很正常的事。


◎纯原创,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本来想着上个星期更的,可是快月考了,没时间。


◎下次更新时间,下星期日


◎本文设定:虾饺刚化形时期,和夏皎小姐长得很像。


——————————————————————————


虾饺诞生于民国时期广州一个小茶楼里,属粤菜。


“这里是……哪里?”


虾饺缓缓睁开眼睛。看到周围的一切,觉得熟悉又陌生。


“这是,夏皎小姐的房间!”


虾饺猛地站起来,环视着周围。当他看到桌子上放着夏老爹和夏皎的照片时,他已经十分确定了。


“不对,等等……我,能说话!”


虾饺伸出手摸着自己的喉咙,十分惊讶。


随后他发现了房间里的一面镜子,连忙跑过去。只见镜子里呈现出一个少年。


粉色的长发和眼眸,身上披着一块白布。


我变成人类了!!


虾饺内心咆哮道。


就在虾饺还没接受自己突然从一个食物变成人类时,外面穿来了对话声。


“老爷,您身体不好,还是回去歇着吧。”


“谢谢了,肥仔明。我的身体我清楚的很,我就是想再来看看夏皎。”


虾饺在屋里一阵惊慌。我还在屋里呢!我怎么解释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惊慌失措的他在房间里寻找着能躲藏的地方。躲衣柜?可门打开会发出声响,那不就等同于告诉外面的人,这屋里有人嘛!


没有别的办法,虾饺连忙俯身,钻到了床底下。


“吱——”


房门被打开了。虾饺在床底下看到有两个轮子时,心里突然不是滋味。


夏老爹的腿……


“夏仔哦,最近还好吧?你要好好照顾好自己,记得早点回来,爹给你做好吃的。”


由于虾饺躲到了床底下,他没办法看到夏老爹现在的模样。但要让他看到了,怕是止不住眼泪的往下流哦。


“老爷……”


肥仔明在一旁轻轻地说了句。


自夏皎死了以后,夏老爹这种神智不清样子他已经见过很多次了。夏老爹就是不接受夏皎已经死掉的事实,只是觉得自己女儿去了海外,暂时回不来而已。上一次发生这种情况,还把腿给摔断了。


“好了好了,不说了。我们走吧,茶楼还要招人呢,我得亲自去看看。”


他们走后,虾饺才从床底下出来。


头发和脸上都沾了些许灰,原本披在身上纯白的布,也变得灰蒙蒙。


夏老爹创造了我,也算是我的父亲。我该为他做些什么。


虾饺随即打开了夏皎的衣柜,小洋裙全部呈现在他的眼前。东翻翻西找找,找到了一条灰蒙蒙的裤子。又去梳妆台翻出了一条发绳。


“夏小姐,我就借用一下,很快还你。”


虾饺把身上的灰蒙蒙布打几个结,做成了件衣服。穿上那条裤子,把头发绑起来,打开房门就遛了出去。


来到街上的虾饺对着人世间十分好奇。但现在可不是好奇的时候啊!


虾饺到处询问路人夏老爹的茶楼的地址,好不容易找到了。


看着茶楼门口旁边排着一条不算长的队,而队伍的前头正是夏老爹。


虾饺刚想迈步走过去,可突然想起了什么。


虾饺和夏皎,这两个的样貌有几分相像啊!


可是,要是错过这次机会,可能就没办法陪在夏老爹身边了,而且,现在虾饺可是一个无业游民啊!


没有办法了,虾饺寻到一个罅隙,伸手在里面胡乱摸了两下,手上一层灰,另一只手也照做。随后,两手往脸上一顿乱抹。一个灰小子诞生了。


“孩子,你叫什么名字啊?”


夏老爹坐在轮椅上,满脸和善地看着面前这个灰小子。


“我……我叫虾……夏缘。”


虾饺结结巴巴地回答道。他心里十分紧张,生怕露出点什么破绽。要是被夏老爹看到,他会怎么想?


“夏缘……”


夏老爹喃喃道。


“是的老爷。夏天的夏,缘分的缘。”


“你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夏老爹这句话一出,瞬间把虾饺惊的直冒冷汗。


夏老爹是发现了什么吗?怎……怎么办!


“孩子,你以后就叫我夏老爹吧。肥仔明,带小缘去房间吧。”


后面那句,夏老爹是对着旁边的肥仔明说的。


原本绷紧神经的虾饺听到这句,立马乌云见日。嘴角上扬,笑的十分开心。


肥仔明领着虾饺走到茶楼后面的小楼里,找了间房,给了钥匙后就走了。哦,对了,走之前还嘱咐了一句,“把你的脸洗干净,不然会被客人投诉的。”


虾饺整个人都放轻松,躺在了床上。自己小小声嘟囔道。


“什么肥仔明啊?明明一点也不肥嘛。还以为是那种肥肥胖胖好欺负的人呢,结果不是嘛。”


肥仔明,是夏老爷以前的邻家,与夏皎是青梅竹马。后来肥仔明他家里出了点意外,他就成了孤儿,夏老爹心地善良,就收留了他。


小时候的肥仔明确实是一个小胖墩,但是吧,随着年龄的增长,肥仔明就变成个高高瘦瘦的小帅哥了。


果然啊,胖子都是潜力股。


南青今天有八仙了吗

[食物语]MOBA游戏偶尔也可以试试看?

麻婆豆腐/佛跳墙/虾饺/莲花血鸭/一品锅

如果他们开始玩游戏。

当做普通的moba游戏就好,就不带入具体的游戏名字了。

今天我写文一个月啦!!沙雕文送给你们!!!

前几天的点梗还没写,但是我不慌!!!




Go


前情提要: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空桑各食魂咸的无聊,正好看见豆儿正在打游戏,所以搓搓小手准备打游戏。


给不玩moba游戏的小可爱一个科普:

游戏分为中单(法师)adc(射手)打野(大多数是刺客,是一个很难但是也很重要的位置)辅助(奶/肉盾/功能性辅)上单(大多数为战士。)

技能(因为感觉打王者的多一些,就按王者的技能来说):斩杀(收残血用,输出的技能),治疗,惩戒(打野位用来抢野怪...

麻婆豆腐/佛跳墙/虾饺/莲花血鸭/一品锅

如果他们开始玩游戏。

当做普通的moba游戏就好,就不带入具体的游戏名字了。

今天我写文一个月啦!!沙雕文送给你们!!!

前几天的点梗还没写,但是我不慌!!!






Go




前情提要: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空桑各食魂咸的无聊,正好看见豆儿正在打游戏,所以搓搓小手准备打游戏。


给不玩moba游戏的小可爱一个科普:

游戏分为中单(法师)adc(射手)打野(大多数是刺客,是一个很难但是也很重要的位置)辅助(奶/肉盾/功能性辅)上单(大多数为战士。)

技能(因为感觉打王者的多一些,就按王者的技能来说):斩杀(收残血用,输出的技能),治疗,惩戒(打野位用来抢野怪的。)

知道这些应该就够了。




正文:




玩一个MOBA游戏,最重要的事莫过于位置分配。

电竞王者兴奋的搓搓手,身为一个万年野王,他自然是要玩打野的。带动全场责无旁贷,何况他这次是要带着四个小萌新的。不玩一个重要的位置,怎么能赢。

结果虾饺秒选了一个奶妈,并带上了打野技能。

"我打野,来个辅助。"

豆腐小小的身体,大大的疑惑。这位虾饺姐姐,请问宁是认真的吗。还辅助,信不信爷分分钟把手机……

郭逸品原本选了一个萌新用的打野,结果看了虾饺的话之后把打野技换成了治疗。

"别怕,我来辅助你。"

……请你们自重。




虽然在打野和辅助的分配上出现了一些问题,但是至少佛跳墙和血鸭还算是比较靠谱的。

他眼睁睁的看着血鸭选了一个……身娇腿长的萌妹辅助,别说……这个辅助长得还挺像少主。

"来个辅助。"

"呵,等我到了四级就把你们都给杀了。"

……???哥哥哥,把刀放下,宁是个辅助啊!!!就算你是单体no.1的食魂,你现在也是个辅助啊!

一个辅助发疯就算了,两个辅助一起发疯,这游戏还能玩吗!!!

福公笑眯眯的选了一个挨揍用的坦克,并换上了治疗。

"我来辅助。"

……

麻婆豆腐退出了游戏。




虾饺和一品在野区快乐的打着野,即使是奶妈也有一颗输出的心,更何况虾饺。他连野区都能握在手里,更何况几个小怪。

"一品!!快点奶虾仔!!"

"我要被野怪打死了!!!"

一品歪头,很疑惑的看着虾饺。没记错的话,这个人玩的似乎是个奶???

"你的一技能是摆设吗。"

虾饺听了后翻了个白眼,一脸理所当然的看着一品。

"我是要打输出的!!!你见过哪个打野奶自己的!!!你的治疗是摆设吗。"

说着打出了一个4399的暴击。

一品看着自己还在cd的治疗,陷入了沉思。

……

[全部]XXXXX:对面的那个奶是什么xx玩意,一刀4399是想上天吗。




虽然说血鸭和福公是在一起走的,但是更多的是福公上去挨揍,血鸭趁乱逃走(??)

"这个游戏怎么玩啊。"

"这个路灯他在打我!!"

"我屏幕怎么又黑了,莲华你过来帮我看看。"

莲华:滚,别耽误我抢人头。

将军轻车熟路的从龙坑飘过去,并一个技能抢走了对面打残了的龙。

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深藏功与名。

[全部]XXX:你们那边的辅助都***去*,信不信**我*

系统提示:玩家XXX因为不文明用语被禁言24小时,请文明上网。

对方选择投降。


最终战绩:

佛跳墙0-15

莲花血鸭13-1

一品2-8-36

虾饺28-0

麻婆豆腐逃跑

虾饺:这个豆腐真菜。


逃跑的麻婆豆腐正在隔壁噼里啪啦敲着键盘。他玩的角色一个大保健下去,屏幕顿时变黑。

一看战绩2-10

"一群菜鸡,爷才懒得带你们。"


江波涛中泥石流

【空桑沙雕中】HP pa:是巫师不还要继续沙雕?!

*有没有后续看我心情。这完全是因为和一个学妹连上HP信号后的脑洞哈哈哈哈哈哈

*请假了,输水时候打的段子,沙雕向ooc,玩梗短小,所以不存在文笔。

*一般打上(空桑沙雕中)还有这个(空桑沙雕中)tag的文都是这样沙雕向的。

*字数:800+



————

1.

你:我认清现实了。

德州不会因为阿符是他弟而不记他夜游,反而因为是阿符,更会记名批评。

2.

被称为“狮院扣分小能手”的少主要不是因为爹是这届的校长,已经被退学了。




3.

天空一声巨响,易牙闪亮登场。

“伊挚校长玩忽职守……”

《惊!爹的职业生涯出现危机!》

4.

为了避免被退学,少主开始了找爹之旅。

“不存在的。”锅包肉合上书,“在读学生不得无故离校。”

“所...

*有没有后续看我心情。这完全是因为和一个学妹连上HP信号后的脑洞哈哈哈哈哈哈



*请假了,输水时候打的段子,沙雕向ooc,玩梗短小,所以不存在文笔。



*一般打上(空桑沙雕中)还有这个(空桑沙雕中)tag的文都是这样沙雕向的。


*字数:800+



————


1.

你:我认清现实了。


德州不会因为阿符是他弟而不记他夜游,反而因为是阿符,更会记名批评。



2.

被称为“狮院扣分小能手”的少主要不是因为爹是这届的校长,已经被退学了。




3.

天空一声巨响,易牙闪亮登场。


“伊挚校长玩忽职守……”


《惊!爹的职业生涯出现危机!》



4.

为了避免被退学,少主开始了找爹之旅。


“不存在的。”锅包肉合上书,“在读学生不得无故离校。”


“所以当务之急,还是自己要努力啊,少主……”


然后留下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




5.


《学校禁林外为何频频传出惨叫》


《少主的成绩为什么一下子就上去了?》


“玛德,你要是被吊在打人柳上背咒语,你也能进步。”


“锅包肉不是人。”


“在这个情景下,少主是女巫,而我也是一名巫师,我想的确在种类上不算是人。”




6.



德州级长看见自家学院不再下降的分数,欣慰的露出了个笑。



7.


变形课上,被特邀给低年级学生展示变形术的八仙学长。


只见他一句,“微薄之力…”后


把一个老鼠变成了——


学院杯。


你,看了看黑板上写的,


老鼠变茶杯的教案。



比了个“牛逼”的口型。





8.



你一直觉得赫奇帕奇旁边的小厨房里是由好多好多个鹄羹在里面工作的。


直到一次和阿符夜游去了厨房才知道了家养小精灵的存在。


遭了阿符一个鄙夷的眼神,


“我说,你真的没见过家养小精灵吗?”


—“没见过。”



“你家通常都是谁做饭啊?”



—“鹄羹啊。”







原来我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拥有这么好的鹄羹的女巫,我好幸福。


这个唯一,指鹄羹。



因为鹄羹,本身就有这么好的意思啊!





9.



保护神奇动物课。


在去之前,教授给你们说这个动物是多么多么凶猛。


千叮咛万嘱咐让你们要小心注意。



在经历一番波折后,在禁林边儿。



教授抱出了——正在熟睡的陆吾。



并告诉你们。



“轻点儿撸。”






10.

这么活泼的你,是一个魁地奇队员。



是找球手哦。



因为自古找球手,是!主!角!



身为一个魁地奇队员。



你在某一天,拉了个同学,认真讨论打魁地奇时要不要穿bra。



说了那么多,话题终结在了虾饺一句,“可是我是…男孩子啊。”


你一排脑门才想起来这个事。



说起来可能不信,你是你们学校唯一一个女孩子。


对哦。


这个剧本,不该是校长一声令下宠宠宠吗?!


那我不该被大家当成宝贝保护起来吗?



为什么我完全没有感受到啊!!




算了,反正现在校长都找不到了。




——tbc——

大饭团

食物语[反派什么的不干了]

————

*是上次的第二弹

*依旧是和一禾太太聊天时产生的脑洞hhh

————

蹲蹲蹲红心蹲蹲蹲关注!

大佬们看看我吧!

比心!


————

[饺子]

“啊呀,你这年轻人看上去没什么活力啊,”饺子看了眼被锅包肉折磨得有些憔悴的易牙,忍不住去厨房里端来了一碗散发着谜之苦味的药汤,“来,趁热把这碗药喝了吧,保你喝完后就精神百倍哦!”

“...我又没病,吃什么药,”易牙有些嫌弃地看了眼那碗里的药汤,身体也止不住地往后退着,“我警告你不要拿这种东西来恐吓我,否则我、唔——唔唔!”

被饺子强行摁住下巴张开嘴巴的时候,易牙整个人都是震惊的。

你不是说你是饺子爷爷吗怎么力气这么大?!

黑褐色的药汁顺着喉咙一股股地往下吞咽着,那...

————

*是上次的第二弹

*依旧是和一禾太太聊天时产生的脑洞hhh

————

蹲蹲蹲红心蹲蹲蹲关注!

大佬们看看我吧!

比心!


————

[饺子]

“啊呀,你这年轻人看上去没什么活力啊,”饺子看了眼被锅包肉折磨得有些憔悴的易牙,忍不住去厨房里端来了一碗散发着谜之苦味的药汤,“来,趁热把这碗药喝了吧,保你喝完后就精神百倍哦!”

“...我又没病,吃什么药,”易牙有些嫌弃地看了眼那碗里的药汤,身体也止不住地往后退着,“我警告你不要拿这种东西来恐吓我,否则我、唔——唔唔!”

被饺子强行摁住下巴张开嘴巴的时候,易牙整个人都是震惊的。

你不是说你是饺子爷爷吗怎么力气这么大?!

黑褐色的药汁顺着喉咙一股股地往下吞咽着,那丧心病狂的苦辣滋味在易牙的口腔中肆意散发着,饶是他这样的人都有些受不住,几次三番都想伸手去推开饺子那强行灌药的手,却又奈何对方的力气实在是过于强硬,硬是将手中的药汤都尽数灌在易牙的嘴里后才堪堪停下。

“不准吐掉。”

饺子笑眯眯地看向他,长长的睫毛随着他的眨眼动作而轻轻晃动着。他一眼便看出了易牙想将口中剩余药汤尽数吐出的小动作,因此饺子连忙伸手捂住了他的嘴,随后轻声低语道:

“你若是敢吐出来的话,我就再灌你喝一碗哦?”

“——!?”

易牙有些绝望地闭上了眼,随后将口中的剩余汤药咕嘟咕嘟地吞了进去。

“啊呀...我喂给你的不过是安神药而已,你怎么搞得像是我在强喂你砒霜一样?”饺子将手中的药碗搁置在一边,随后他回过身来对上易牙的眼眸,“自你来空桑一番洗劫之后,我家的那个小少主每天晚上都会过来找我讨碗安神汤喝,你有想过这是为什么吗?”

饺子笑了笑,暗红色的眼眸中逐渐染上了不一般的情绪。

“我不过是想让你尝一尝我家小少主所受过的苦罢了...不、不对,我是想让你加倍尝一尝呢。”

“所以,刚才的那碗药汤里,我放了好几颗黄连下去哦。”

“哎呀,年轻人如此动怒可不太好啊,”饺子看着眼前那位墨发男子逐渐发狠的面容,禁不住伸出一根手指暗示性地敲了敲桌上的瓷碗,“看来你是想再被我多灌几碗护肝的药汤了?可以啊,黄连和药草我都准备好了,就等着熬给你喝了。”


————

[烤乳猪]

自打烤乳猪入住到宴仙坛以后,易牙发现他们家的餐馆总是会莫名其妙地收到许多投诉信。

“...烤乳猪是吧?不如咱们谈一谈你最近干的那些好事?”

“啊?你是说我替村民放火烧了你家屋顶的事吗?这种小事不用道谢啦,这是我火之诛帝应该做的事!”

“啧,不是,我说的是你烧客人头——嗯?!等一下,你什么时候烧的我家屋顶?!”

“就刚才啊,我体内的火魇驱使着我不住地燃烧、燃烧——!甚至还控制了我的右手,并让我的右手掌心对准了你家的屋顶,所以我就...”

“就烧了我的屋顶?!”

易牙气得险些将手中的投诉信攥成皱纸,但当他看到烤乳猪手中不自觉汇起的一团火焰后又慢慢地没了声音。他将心中的怒气尽数发泄在了他手中的投诉信上,他先是将手中的信件狠狠地揉成了一团,随后将其往地上重重一掷。

然而烤乳猪只是平静地看着这一切,并未有什么反应。或者说,他感觉自己做得还不够。

虽然他平常经常会疯疯癫癫地带着你各种玩闹,可在关键时刻,你永远是那个被他保护得最好的小姑娘。他向来不怕痛,不怕血,不怕死亡,哪怕是吊着最后一口气,他也会抹着嘴角的鲜血拔出手中的长枪替你扫除一切障碍。

然而,你受伤的那天,他偏偏不在你身边。

当他的记忆随着食物语的书页碎片一并散去时,他突然有些自嘲地笑了笑。

原来...也有神所做不到的事。

但在他的心中,并没有“放弃”二字,因此他特地潜入了宴仙坛,并在第一天就炸了厨房。

第三天就烧了易牙的屋顶。

第五天就...

“啊啊啊我的头发!烤乳猪你给我等着!”

易牙捂着烧焦的头发恨恨地跑去了水边,离开前他也不忘对着那个罪魁祸首留下一句狠话,但烤乳猪表示他完全不在乎。

因为总有一天,他会强大到让所有人都无法忽视他。

并让那些欺辱你的人知道,神的女人,是不能去得罪的。


————

[虾饺]

宴仙坛里几乎没有女性,因此,当易牙看到虾饺的第一眼时,他以为他遇见了爱情。

直到虾饺开了嗓。

“来吧易牙先生,你一定会爱上穿裙子的乐趣的。”

“...??”

当虾饺翻出了许多粉嫩嫩的小裙子,并作势要将其往易牙身上套时,易牙浑身都散发着抗拒的气息。

“你离我远点!别靠近我!”

“为什么啊易牙先生?难道你不想试试吗?”虾饺有些委屈地看向他手中捧着的那堆衣物,“你看到这些漂亮的小裙子时,难道不会产生一种我想快点拿去试一试的想法吗?”

“...?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啊?!”

见虾饺依旧拿着小裙子固执地让他去试,易牙索性伸手将其推开后悻悻地离开了。

“这人还真是容易生气啊,我又不会真的给你穿小裙子,”虾饺将手中抱着的衣物小心翼翼地叠好,随后径直往自己的房间走去,“这可是少主给我买的小裙子,我哪舍得让你去穿啊。”

易牙以为他这辈子都不会和虾饺这位粉嫩嫩的男孩子有任何交集了,直到他在半夜听到了一阵歌声。

“松鼠鳜鱼!松鼠鳜鱼!”

当易牙捂着耳朵叫嚷了好一阵子后,松鼠鳜鱼才缓步走进了他的房间。

“属下在。”

“你怎么来得这么慢?算了算了...你赶紧出门一趟,让外面的那个人别唱了,都影响到我休息了。”

“启禀主上,现在在外面唱歌的那个人是虾饺,他说他想为你高歌一曲,从而歌颂你为宴仙坛所做的一切。”

易牙挑了挑眉。

“为我唱歌...?也罢,那就让我来听听他在唱什么吧。”

易牙连忙侧过身去,将他的右耳贴向了窗户那侧的墙壁,只听虾饺那动人清亮的嗓音正循着那夜风一并灌进了易牙的耳中。

“放弃啦,不干啦,收集食魂累死啦,尼玛费尽口舌攻略食魂到底为个啥。完蛋啦,造孽呀,又被彭祖怒打啦,待我收复空桑里的食魂,就去种庄稼。”

嗯...?

易牙默了默。

“松鼠鳜鱼,你确定虾饺唱的...是在歌颂我为宴仙坛所做的贡献?”

“启禀主上,是的,而且虾饺还说了,若你不喜欢的话,他就每天换一首来唱,直到你满意为止。”

“...那你就出去跟他说,我不想听歌了,让他早点回去吧,以后也别再唱了。”

松鼠鳜鱼将易牙的话带过去了,但虾饺表示他在专心唱歌,根本听不见。

于是易牙每天半夜都能听到虾饺那动人的歌声,以及那扎心的歌词。

“扎心?那只是个歌词罢了,哪比得上我家少主当初所受的苦啊。”

每每想到你被易牙欺负后那含泪的眼眶,虾饺就感觉自己唱得还不够响。

“那么,就让我在宴仙坛里开一场我的专属演唱会吧!”

“易牙先生,我可以让你坐vip席位哦!”


————

[冰糖葫芦]

刚被松鼠鳜鱼叫醒的易牙有些心累。

方才有只蚊子飞了进来,结果松鼠鳜鱼连忙将其晃醒,说是有个危险的东西正在靠近他,因此他不得不将其叫醒,以保障他的生命安全。

结果,当松鼠鳜鱼驱赶掉蚊子,并让易牙接着去睡时,闹钟的指针刚好指向了半夜三点。

半夜三点,刚好是某个小朋友起来闹腾的时间。

“呜呜呜易牙叔叔你起来陪我玩嘛!”

当易牙的被子被某人用力乱扯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是崩溃的。

“都这么晚了你还玩什么玩?!赶紧给我回去睡觉!”易牙伸手将被子扯了回来,同时不忘再补充一句,“还有,你应该叫我哥哥知不知道?!”

“呜——呜呜!易牙叔叔你好凶...!呜哇——!”

冰糖葫芦看着易牙逐渐眉峰上挑的发怒神情,禁不住哇地一声哭了起来。顿时,小孩子那有些尖锐的哭声响遍了整个房间,听得易牙有些脑袋发昏,额际间的青筋也突突突地跳个不停。

“...好、好,我陪你玩...你别哭了成吗?”

过了许久,易牙才揉着太阳穴有些气息不稳地回复冰糖葫芦,而后者听闻后连忙擦了擦脸颊上的泪水,随后伸手牵住易牙的手就往外面跑。

“易牙叔叔陪我一起踢毽子吧!”

当彭祖半夜起来上厕所的时候,他突然发现远处的草坪上好像有两个模糊的身影。

担心自家进了小偷的彭祖连忙运着轻功飞速地向前跑去,却见一抹红色的身影正声音清脆地念叨着踢毽子的童谣。

彭祖愣了愣神,这小孩大半夜不睡觉也就算了,怎么还抓着别人一起踢毽子啊?

等一下,这个人好像还有些眼熟...

彭祖伸手揉了揉双眼,随后连忙稳住心神定睛一看——

这、这不是易牙吗?怎么他也在一起踢毽子?而且为什么他还摆出一副生无可恋的神情?

彭祖挠了挠头,他平常也没做什么压榨员工的事啊,怎么手下这么快就疯了?

要不明天他去找太极芋泥商量下对策...?


————

易牙:我太难了

——

蹲红心蹲蓝手蹲关注蹲评论!

感谢!


hoshino◆

飞电或人粘土手办
是单子!(ง •̀_•́)ง

飞电或人粘土手办
是单子!(ง •̀_•́)ง

神奇海螺

食物语食魂掉落一览

  只整理了珍和御,有错误欢迎指出。今天3-4还是没有烤乳猪。

普通 除了困难的御,其余掉落一样

困难

1-4 御 鸡茸金丝笋 珍 东坡肉

2-4 珍 符离集烧鸡

3-4 御 烤乳猪 珍 虾饺

4-4 珍 西湖醋鱼

5-4 珍 臭鳜鱼

6-4 珍 四喜丸子

7-4 御 鼎湖上素 珍 带把肘子

  只整理了珍和御,有错误欢迎指出。今天3-4还是没有烤乳猪。

普通 除了困难的御,其余掉落一样

困难

1-4 御 鸡茸金丝笋 珍 东坡肉

2-4 珍 符离集烧鸡

3-4 御 烤乳猪 珍 虾饺

4-4 珍 西湖醋鱼

5-4 珍 臭鳜鱼

6-4 珍 四喜丸子

7-4 御 鼎湖上素 珍 带把肘子

粽粽先生

放只小虾饺的过程,当初没有抽到虾饺的时候一直以为他是个女孩子,闹了个大乌龙哈哈哈哈哈哈,抽到之后一听声音,噢——梦想破裂了

放只小虾饺的过程,当初没有抽到虾饺的时候一直以为他是个女孩子,闹了个大乌龙哈哈哈哈哈哈,抽到之后一听声音,噢——梦想破裂了

Nine _琼玖
@虾饺,这该死甜美的男人。 他...

@虾饺,这该死甜美的男人。

他超好用,群奶啊!

@虾饺,这该死甜美的男人。

他超好用,群奶啊!

盐值爆表嘎嘣脆
参考蔚蓝太太一副鲶骨的姿势的作...

参考蔚蓝太太一副鲶骨的姿势的作画(。)
问题很多但是cp好磕,一时爽产物,8 要指指点点哔哔赖赖我只想听彩虹屁(?)
我大概是穿着虾饺应援服的吉利虾和日常服装的虾饺?
陆陆续续摸了一周多

参考蔚蓝太太一副鲶骨的姿势的作画(。)
问题很多但是cp好磕,一时爽产物,8 要指指点点哔哔赖赖我只想听彩虹屁(?)
我大概是穿着虾饺应援服的吉利虾和日常服装的虾饺?
陆陆续续摸了一周多

妗妤

纪念一下歪出来的一品锅,我总算有锅了₍ᐢ •⌄• ᐢ₎

纪念一下歪出来的一品锅,我总算有锅了₍ᐢ •⌄• ᐢ₎

神奇海螺

<all少主>少主太受欢迎怎么办

  乙女向,ooc有。


——佛跳墙

  最近很多女孩子都来找过我,她们面色微红,似乎是碍于喜欢我而又不好意思说,手里的粉色信封似乎是给我的。正当我打算婉转拒绝的时候。她们直接将情书塞进我的手里,快速说了一句。

  “请将我的心意交给空桑少主,拜托了。”然后飞快的跑远了。


——虾饺

  在一次空桑演出会中,当我结束了最后一首歌的时候。许多人涌了上来,手里捧着各种花束。我正打算向他们致谢,他们却全部将花给了一旁的少主。

  看着少主一脸呆萌的接下花,人群中爆发出了一阵痴汉的声音。


——麻婆豆腐

  在我又一次完美的带着少主和队友躺...

  乙女向,ooc有。


——佛跳墙

  最近很多女孩子都来找过我,她们面色微红,似乎是碍于喜欢我而又不好意思说,手里的粉色信封似乎是给我的。正当我打算婉转拒绝的时候。她们直接将情书塞进我的手里,快速说了一句。

  “请将我的心意交给空桑少主,拜托了。”然后飞快的跑远了。


——虾饺

  在一次空桑演出会中,当我结束了最后一首歌的时候。许多人涌了上来,手里捧着各种花束。我正打算向他们致谢,他们却全部将花给了一旁的少主。

  看着少主一脸呆萌的接下花,人群中爆发出了一阵痴汉的声音。


——麻婆豆腐

  在我又一次完美的带着少主和队友躺赢的时候,本以为会受到一波666,“大佬nb”“大佬带我飞”的声音。结果公屏呈现的却是这样的。

  “@空桑少主,太可爱了吧。”

  “我也,整局游戏我就关注她了。”

  “明人不说暗话,我想要一个好友位。”

  电子竞技不需要爱情,《食物语》卸载。


——锅包肉

  少主最近完成的任务高效而且十分完美,这根本是违反常理的事情,直到我看到了这样一幕。

  少主坐在屋子里趴着睡觉,旁边一个女孩子正在奋笔疾书。每当她累的时候便扭头看了看少主,然后继续奋斗。


——德州扒鸡

  我和少主去巡逻的时候,一个女孩子不小心脚崴了摔在地上。

  我刚想要伸出手扶她起来,她却坚定的摇摇头,眼神期期艾艾的看向我旁边的少主。

  带着几分少女的羞涩和雀跃。“那个...我想要你扶我。”

 


——烤乳猪

  由于神明的威慑,农场的收入出现了负增长。少主看到了账单醒目的红色后,决定亲自和我一起奋斗。

  但伴随少主来的,还有许多围观的人。神的英姿不能被凡人所熟知,我就稍微操纵了一下火焰,在周围巧妙的划出了一个火墙。

  账本上不只有农场负增长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