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蚊子

4610浏览    483参与
soul星球嘟拉
s0ul搞笑小剧场现在的蚊子是...

s0ul搞笑小剧场
现在的蚊子是真难抓呀

s0ul搞笑小剧场
现在的蚊子是真难抓呀

黒夢
拍蚊子越来越得心应手

拍蚊子越来越得心应手

拍蚊子越来越得心应手

小溪水
纹了个身庆祝中秋佳节

纹了个身庆祝中秋佳节

纹了个身庆祝中秋佳节

岚色

吃着蚊子肉,顺便还能喝包括人在内的各种生物的血,可得劲了哈?

一顿吃50万只蚊子做的“肉饼”你敢吃吗? UP主: DOG旧档案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65988461?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BC47F539-6FAD-4759-83C1-BFBFF49EDAFC16826infoc&ts=1567346885920

一顿吃50万只蚊子做的“肉饼”你敢吃吗? UP主: DOG旧档案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65988461?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BC47F539-6FAD-4759-83C1-BFBFF49EDAFC16826infoc&ts=1567346885920


临傒

别逼我动手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招惹他的,他总缠着我不放。

       我已整整一天没有见到他了,但我并不想他,甚至有些庆幸白天没有留在家里,我想大概,他今夜是不会来了吧;可惜,我并未如愿以偿,他如期而至来到我的房间,而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偷偷溜进来的。

        “快睡吧。”他在我耳边亲昵低语,善意提醒着我,“早睡身体好,明天还要起早。”

彼时,我趴在床上玩着手机,睡意全无。

 ...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招惹他的,他总缠着我不放。

       我已整整一天没有见到他了,但我并不想他,甚至有些庆幸白天没有留在家里,我想大概,他今夜是不会来了吧;可惜,我并未如愿以偿,他如期而至来到我的房间,而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偷偷溜进来的。

        “快睡吧。”他在我耳边亲昵低语,善意提醒着我,“早睡身体好,明天还要起早。”

彼时,我趴在床上玩着手机,睡意全无。

         “躺下吧,做些快乐的事情。”他的声音愉悦。

可我知道,快乐是他的,痛苦的只会是我;熬不住疲惫,昏昏沉沉。

       夜色已浓,我苦苦挣扎着不能彻底入睡;清凉助长了他的嚣张气焰,愈发得意猖狂,在我身边为所欲为。

       讨厌见到他,但本着不想动手的原则,挥挥手示意他离开。“别逼我动手!”可惜,没有用。

         “没关系,我自己动手,不用你操心,你睡你的吧。”听听这轻浮浪荡的哼哼声。

         “忍无可忍?那就无需再忍!”魔鬼在我耳畔呢喃,而我遵从了这个声音。

       “啪!”清脆响亮的巴掌声响起。

       血色落在雪白的墙壁,看着他的尸体,我快意一笑,活该!

        淡淡檀香味在烟雾缭绕间弥散开,我终于得到一夜好梦。

立体感

关于蚊子的小科普

  很多物种都在生态系统中扮演重要角色,蚊子也不例外。在俄罗斯北极地区和加拿大,伊蚊impiger和nigripes能够在空中形成厚厚的云,是过路候鸟的重要食物补给站点。在更为靠南的地区,蚊子也是鸟类、昆虫、蜘蛛、蝾螈、蜥蜴、青蛙和鱼类的一个主食之一。此外,植物也离不开蚊子。以硬叶兰花和濒危猴脸兰花为例,蚊子是它们的首要授粉者。一些蚊子种群也能有效控制蚊子的数量。

  巨蚊Toxorhynchites以其他蚊子的幼虫为食,有时也会向自己所在种群的蚊子下手(图为巨蚊幼虫捕食其他蚊子)。



  并非所有蚊子都叮咬人类并吸食血液,也并非所有蚊子都传播疾病,公蚊子便是这样的“善类”。公蚊子完全以花蜜...

  很多物种都在生态系统中扮演重要角色,蚊子也不例外。在俄罗斯北极地区和加拿大,伊蚊impiger和nigripes能够在空中形成厚厚的云,是过路候鸟的重要食物补给站点。在更为靠南的地区,蚊子也是鸟类、昆虫、蜘蛛、蝾螈、蜥蜴、青蛙和鱼类的一个主食之一。此外,植物也离不开蚊子。以硬叶兰花和濒危猴脸兰花为例,蚊子是它们的首要授粉者。一些蚊子种群也能有效控制蚊子的数量。

  巨蚊Toxorhynchites以其他蚊子的幼虫为食,有时也会向自己所在种群的蚊子下手(图为巨蚊幼虫捕食其他蚊子)。



  并非所有蚊子都叮咬人类并吸食血液,也并非所有蚊子都传播疾病,公蚊子便是这样的“善类”。公蚊子完全以花蜜和其他植物液体为食。母蚊子的大部分食物也来自于植物。只有在准备繁育下一代时,母蚊子才攻击人类,因为血液中含有形成卵所需的油脂、蛋白和其他营养物质。

冰鳳
两位壮士。

两位壮士。

两位壮士。

袋袋三

【快新】糖给你,做我男朋友好吗

   超级巨大OOC预警√

   七夕甜饼儿√

   他们属于73,蚊子属于我(bushi)√


工藤新一刚刚解决完案子,谢绝了警官们送货到家的好意,准备走回家。


夏天,正是蚊子疯狂种草莓的季节,难免挨上一顿撕咬,被蚊子做上专属于蚊子的记号——蚊子包。


除了意外的痒,其实没什么的。


“名侦探?还真是很巧啊”


工藤新一抬头,怪盗基德坐上树上笑着。


“是啊小偷先生,真的很巧。”工藤新一道。


怪盗基德从树上跳下,稳稳落地。


“所以说小偷先生这是要干嘛?”


“糖给你,做我男朋友好吗?”


工...

   超级巨大OOC预警√

   七夕甜饼儿√

   他们属于73,蚊子属于我(bushi)√




工藤新一刚刚解决完案子,谢绝了警官们送货到家的好意,准备走回家。


夏天,正是蚊子疯狂种草莓的季节,难免挨上一顿撕咬,被蚊子做上专属于蚊子的记号——蚊子包。


除了意外的痒,其实没什么的。


“名侦探?还真是很巧啊”


工藤新一抬头,怪盗基德坐上树上笑着。


“是啊小偷先生,真的很巧。”工藤新一道。


怪盗基德从树上跳下,稳稳落地。


“所以说小偷先生这是要干嘛?”


“糖给你,做我男朋友好吗?”


工藤新一听面前的小偷说到。


“好”


工藤新一笑道。



关于蚊子的后续


工藤新一被蚊子咬了。


无论何时何地,身上的每一个包都在叫嚣着,躁动着。


工藤新一委屈,工藤新一要说。


于是工藤新一怼怼身边打游戏的黑羽快斗。


“新一你干嘛啊,我差一点点就赢了。”


“我好像被蚊子咬了……”


“咬哪儿了我看看……新一你怎么不早说啊……别动啊新一……”


黑羽快斗眯眼+战术后仰:“哦天啊,不止一个包……”


黑羽快斗溜进了屋里,带了一管糖果味牙膏出来。


“新一你别动我给你抹抹抹!”


关于太阳的后续


天已经热了好几天,工藤新一望着街道上寥寥无几的自家车和大汗淋漓的行人,顺手将身边的糖拆开送入口中。


他本是不喜欢吃糖的,因为那太甜,比起这个他更喜欢咖啡。


“新一新一新一新一!!!”


听到有人叫自己,工藤新一下意识地向声音处望去。


黑羽快斗站在门口,无视了可以把人晒成干的太阳,傻笑着向工藤新一挥着手。


“傻子。”工藤新一笑了。哒哒哒地跑下楼,开了门。


黑羽快斗带着被太阳晒过的微笑,紧紧抱住了工藤新一。


“喂喂,快斗你起来啊,热不热啊……”


“新一你喜欢太阳吗?”


工藤新一:???


栓栓

红帽子

      红帽子第一次离开他的家,那地方说是他的家其实也不算是,更确切的说是一个临时落脚点,他的爸爸妈妈一生下他来就离开了他,他甚至都没见过他的爸爸和妈妈。好在他的生命力十分顽强,全靠自己一个人长大。


      他喜欢阴暗潮湿的角落,最喜欢光滑冰凉的贴了瓷砖的墙壁,也喜欢充满着水汽与温暖的塑料织物。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红帽子,他正依偎在他最喜欢的光滑冰凉的贴了瓷砖的墙壁上,就那么安安静静的,贴的紧紧的,我试图吸引他的注意...

      红帽子第一次离开他的家,那地方说是他的家其实也不算是,更确切的说是一个临时落脚点,他的爸爸妈妈一生下他来就离开了他,他甚至都没见过他的爸爸和妈妈。好在他的生命力十分顽强,全靠自己一个人长大。


      他喜欢阴暗潮湿的角落,最喜欢光滑冰凉的贴了瓷砖的墙壁,也喜欢充满着水汽与温暖的塑料织物。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红帽子,他正依偎在他最喜欢的光滑冰凉的贴了瓷砖的墙壁上,就那么安安静静的,贴的紧紧的,我试图吸引他的注意力,我对着他扇了扇风,他却仍然一动不动。


      我悄悄走近他,他突然察觉到了我,打算离开,但是他的动作却怎么晃晃悠悠的呢,实在是太慢了,真是可惜了,于是我把他杀死。


      他本身没有血液,但却留下了不知道是谁的血液在他最喜欢的光滑冰凉的贴了瓷砖的墙壁上,哦不,现在应该是有着一抹红色的他最喜欢的光滑冰凉的贴了瓷砖的墙壁。


      我用力把血擦了去。

 


何处不相逢
星月蜂
长春爱尔眼科阿蕊
柠檬吃柚子

蚊子,当女儿养,没取好名字

蚊子,当女儿养,没取好名字

笙箫

“嗡嗡嗡”夏天烦人的蚊子我该拿你怎么办?

夏日,天气炎热,人们往往会产生诸多的烦恼,其一就是蚊子叮咬。白天它来时,悄悄留下几个包,让人身上又肿又痒;晚上它来时,在耳旁“嗡嗡嗡”个不停,扰得人心烦意乱,不得安眠。

普通人这时熏上蚊香,两个巴掌拍个不停,或举着电蚊拍灭虫剂到处追杀,欲除之而后快。而对于佛教徒来讲,就应该在这细节上用功,本着最基本的五戒、十善、四无量心,不起嗔心、恼心,而起慈悲心。

然而,有些“佛教徒”不以为然道: “信佛之人也不能目视害虫而无能为力” “太多了弄点杀虫剂也无不可,戒是死的,人是活的,别学傻了,便宜行事” “杀百万只蚊抵不了杀一个人,所以放心杀吧”还有人认为可以打完蚊子再忏悔...

夏日,天气炎热,人们往往会产生诸多的烦恼,其一就是蚊子叮咬。白天它来时,悄悄留下几个包,让人身上又肿又痒;晚上它来时,在耳旁“嗡嗡嗡”个不停,扰得人心烦意乱,不得安眠。

普通人这时熏上蚊香,两个巴掌拍个不停,或举着电蚊拍灭虫剂到处追杀,欲除之而后快。而对于佛教徒来讲,就应该在这细节上用功,本着最基本的五戒、十善、四无量心,不起嗔心、恼心,而起慈悲心。

然而,有些“佛教徒”不以为然道: “信佛之人也不能目视害虫而无能为力” “太多了弄点杀虫剂也无不可,戒是死的,人是活的,别学傻了,便宜行事” “杀百万只蚊抵不了杀一个人,所以放心杀吧”还有人认为可以打完蚊子再忏悔或念超渡咒。

殊不知,阿王诺布帕姆在《子必依论》中讲到二十徒劳行,其中之一就是“不摒弃伤害有情,发菩提心为徒劳也。” 如果连众生还想着要去伤害、杀害,即使烧香拜佛、法会诵经也是徒劳,谈何成就解脱呢?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众生平等,皆具佛性,何来什么高级、低级、身体大小之差别,多少只蚊子的命抵不了一个人的命之说真是错误,佛教、佛学的门都还没入。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在《128条邪恶见和错误知见》中教导我们“认可破三乘戒律”“认念超渡咒杀生无罪”是非常严重的邪恶知见,如若有犯要当下忏悔彻底改正。

人啊人,总是将自我的利益与适意放在第一位,母蚊子吸了我们一点血,就说它是坏的。或抱着执着、分别,憎恶种种蝇虫以其丑陋肮脏,起手拍打,抬脚践踏。作为佛教徒,这开合之间,难道不是在拍去自己的善良,践踏自己的良知吗?

前些天某晚,路遇二人发生口角,一人把另一人连带摩托车一起掀翻在地,倒地的人犹自“不服来战”地喋喋不休,站着的人也不依不饶的拿起砖头,将人拍伤后扬长而去。

月初去外地,打出租车遇到路怒司机,似乎是他变道没打灯,后面的吉普车也没让,这下可恼火了起来,一脚油门猛踩绕到吉普车前来个急刹,丝毫不顾及车上三个乘客及自己的安全,接下来两人开窗互骂、交替别车,任凭我们喊破嗓劝阻也充耳不闻,上演了一场“出租车惊魂”。

在上下班途中,见到因一点鸡毛蒜皮小事而引发骂战的例子更是不少。凡此种种“你惹了我,我就报复你”的心态与现象,由“小不让”变“大冲突”,不禁让人嗟叹:“人心怎么了”。凡此众者,皆不护心,任由五毒水浸泡。何谓护心?丰子恺《护生画集》有一段序言:

“护生者,护心也。(初集马一浮先生序文中语,去除残忍心,长养慈悲心,然后拿此心来待人处世。)——这是护生的主要目的。故曰“护生者,护心也。”详言之:护生是护自己的心,并不是护动植物。再详言之,残杀动植物这种举动,足以养成人的残忍心,而把这残忍心移用于同类的人。”

残杀众生,乃至随手折柳摘花,不该是善良人士所为,更不是佛门弟子所为。蚊子咬了包,抹上紫草膏、清凉油之类,不用着意,过几个小时就下去了。将其看作是我们修行路上的助缘,检验自己的修养与定力过不过关。而蚊子由于烦恼造业,堕在恶道,已经很可怜了,看到它在我们身上吸血,正可以慈心布施,为它念佛持咒,好好的告诉它学佛的道理,发愿以后成就来度化它。若心中尚有杀意隐显,想一想:“今天若拍死它,就欠下了命债,将来我也要变成蚊子给人家打来还命吗?有情众生都是往劫的亲人,我不慈悲它,谁慈悲它,要是讨厌它,那我还算得上佛弟子吗?”

而父母对孩子的教育,也宜在幼时。教导其不做伤害生命的儿戏,爱护公物设施,远离网络上流行的各种暴力游戏。呵护孩子的心灵幼苗,浇灌以真善之水,终可健康成长为你的参天大树。

皈依后并不代表就是佛教徒,依于戒体行持才是真正的佛教徒。最后以《正达摩祖师论·破相论》中一句共勉:“若复不修内行,唯只外求,希望获福,无有是处。” 长养慈悲,正信修行,还怕无福吗?

文/一俯仰


橙橙橙橙哦呀
蚊子肚里我的血 终于被打死哦呀...

蚊子肚里我的血 

终于被打死哦呀嘿

蚊子肚里我的血 

终于被打死哦呀嘿

洛Lowe

今天开始砍它的后颈

ps:崩人设。

————————

一天晚上

“叮,打卡,今天这个士兵长的血依旧美味~!”

艾伦小蚊子是这么想的。

第二天......

“啊啊啊啊!兵长他疯了!!!把清洁剂装进喷桶到处喷!!”

佩特拉在一旁坐着,又补充了一句:“并且还命令所有利威尔班都要喷上灭蚊的药物。”

晚上

艾伦变成原身——蚊子后,越过千万阻碍,准确的飞向正在睡觉的兵长,在昨天咬的位置旁边又咬了一个,看上去两个包是一个爱心。“今天也是饱饱哒!”

第三天

毫无疑问,兵长见了蚊子就带上手套和小美术刀把它们的后颈切削切削切削......

“呵,猪锣,跪下吧。”

ps:崩人设。

————————

一天晚上

“叮,打卡,今天这个士兵长的血依旧美味~!”

艾伦小蚊子是这么想的。

第二天......

“啊啊啊啊!兵长他疯了!!!把清洁剂装进喷桶到处喷!!”

佩特拉在一旁坐着,又补充了一句:“并且还命令所有利威尔班都要喷上灭蚊的药物。”

晚上

艾伦变成原身——蚊子后,越过千万阻碍,准确的飞向正在睡觉的兵长,在昨天咬的位置旁边又咬了一个,看上去两个包是一个爱心。“今天也是饱饱哒!”

第三天

毫无疑问,兵长见了蚊子就带上手套和小美术刀把它们的后颈切削切削切削......

“呵,猪锣,跪下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