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蛇喰梦子

13193浏览    227参与
没人要的酸菜

太喜欢她了

是电影版的一些截图

太喜欢她了

是电影版的一些截图

世界第一双枪痴汉
我还是忘不了那个女人

我还是忘不了那个女人

我还是忘不了那个女人

洛拾忆
更新太慢摸鱼谢罪(呸)

更新太慢摸鱼谢罪(呸)

更新太慢摸鱼谢罪(呸)

衣诗

无始无终的CP:蛇喰梦子×村雨天音

天音看似救世主,不过也只是一个自缚之人


他在步火的重重设计下出现于绮罗莉面前的那一刻可能才隐隐约约地察觉


而梦子的话驱散了最后一层困住他的迷雾


没有任何一个人需要他人的救赎,伸手挽救他人的人也会因此坠入悬崖


原著漫画中枫问梦子是否对将人推入深渊感到内疚


梦子的答案是她只对无法感到内疚而有所自责


一味追逐成功、害怕失败的人才会因为受挫而绝望


懂得自我救赎的人不会需要一个村落那样的乌托邦


挂上杂猫的挂牌,她还是那样的一个蛇喰梦子


被书写了人生计划表,她还是认为人生有无限可能


天音在听到她说她要输的那一刻便什么都懂了


两个小时的剧场版...

天音看似救世主,不过也只是一个自缚之人


他在步火的重重设计下出现于绮罗莉面前的那一刻可能才隐隐约约地察觉


而梦子的话驱散了最后一层困住他的迷雾


没有任何一个人需要他人的救赎,伸手挽救他人的人也会因此坠入悬崖


原著漫画中枫问梦子是否对将人推入深渊感到内疚


梦子的答案是她只对无法感到内疚而有所自责


一味追逐成功、害怕失败的人才会因为受挫而绝望


懂得自我救赎的人不会需要一个村落那样的乌托邦


挂上杂猫的挂牌,她还是那样的一个蛇喰梦子


被书写了人生计划表,她还是认为人生有无限可能


天音在听到她说她要输的那一刻便什么都懂了


两个小时的剧场版他们的对白寥寥无几,每一个对视却此时无声胜有声


学生会赠予的空白人生计划表让天音甚至可以拥有全世界


然而最后,他只是用来完成了梦子的一个小小心愿




胡桃
一个很菜的摸鱼_(:з)∠)_

一个很菜的摸鱼_(:з)∠)_

一个很菜的摸鱼_(:з)∠)_

雷肾
忍姐姐和梦子姐姐服装互换,但怎...

忍姐姐和梦子姐姐服装互换,但怎么换都是我纱织姐姐

忍姐姐和梦子姐姐服装互换,但怎么换都是我纱织姐姐

左小心

BW场照

角色来自《狂赌之渊》蛇喰梦子

出境    凯特

摄影 @左小心 

BW场照

角色来自《狂赌之渊》蛇喰梦子

出境    凯特

摄影 @左小心 

洛拾忆
大概是很久很久很久之前的练习了...

大概是很久很久很久之前的练习了


*临摹注意

*侵删


(软件MediBang

大概是很久很久很久之前的练习了


*临摹注意

*侵删


(软件MediBang

花轻舞

#蛇喰梦子正片#
#狂赌之渊##蛇喰梦子#

“和我一起堕入赌博的深渊吧!”
“所谓赌博其本质就是疯狂吧!
在资本主义的世界中钱和生命具有同等地位让运气天赋来决定生命,
这可绝对算不上正常呢。
可尽管如此,赌场却依旧人声鼎沸,
真是这种赌上生命的疯狂,让人体会到快感。
所以,
赌博正是 越疯狂才越有趣啊。”

出境@花轻舞  我
摄影@小徐
妆娘@西米露
后期@努力后期不咸鱼❤
后勤@某不知名的撒币同学

第一次出正片有很多不足的地方,希望多多谅解QwQ

非授权不可转载

#蛇喰梦子正片#
#狂赌之渊##蛇喰梦子#

“和我一起堕入赌博的深渊吧!”
“所谓赌博其本质就是疯狂吧!
在资本主义的世界中钱和生命具有同等地位让运气天赋来决定生命,
这可绝对算不上正常呢。
可尽管如此,赌场却依旧人声鼎沸,
真是这种赌上生命的疯狂,让人体会到快感。
所以,
赌博正是 越疯狂才越有趣啊。”

出境@花轻舞  我
摄影@小徐
妆娘@西米露
后期@努力后期不咸鱼❤
后勤@某不知名的撒币同学

第一次出正片有很多不足的地方,希望多多谅解QwQ

非授权不可转载

菀之青

【桃梦】White Night 10

      趁着绮罗莉不知去向,两个人忙活了半天,最后在沉重的书橱背后翻出了暗门。由于早乙女好心的撬开了锁,梦子得以提前一步进入了暗室。只四下打量了一圈,她便一下子捂住了嘴巴。

      难以想象,在这栋房子里还隐藏着如此巨大的空间。这里是如此之大,却又是如此之空,以至于几乎让人忽略了自身的存在。整个房间毫无装饰,粗糙的水泥和冰冷的钢架相映成趣,仅有的设施被摆放在阴暗的角落处,不出意外的是个手术台。唯一的亮点来自于房间中央。那是一座几人高的巨型鱼缸,内生的光芒点亮了蓝莹莹的水波,几乎像是撕下来的...

      趁着绮罗莉不知去向,两个人忙活了半天,最后在沉重的书橱背后翻出了暗门。由于早乙女好心的撬开了锁,梦子得以提前一步进入了暗室。只四下打量了一圈,她便一下子捂住了嘴巴。

      难以想象,在这栋房子里还隐藏着如此巨大的空间。这里是如此之大,却又是如此之空,以至于几乎让人忽略了自身的存在。整个房间毫无装饰,粗糙的水泥和冰冷的钢架相映成趣,仅有的设施被摆放在阴暗的角落处,不出意外的是个手术台。唯一的亮点来自于房间中央。那是一座几人高的巨型鱼缸,内生的光芒点亮了蓝莹莹的水波,几乎像是撕下来的一角海洋。梦子不由自主地向着鱼缸走去。她注意到,无论是什么品种的鱼类,都生长得异乎寻常的硕大。不知是吃了些什么东西。也许是肉,也许是血。

      门开了,绮罗莉拖着尸体慢慢走了过来,表情被隐没在白色的口罩之下。暗室很冷,所有的热度都来自于高高在上的天花板,但当她将身上的皮衣脱下时,却没有丝毫的犹豫。不同于同胞姐妹的瘦弱,有紧绷的肌肉暗鲨般潜伏在皮肤之下,充满了恰到好处的力量感。将袖子拉高,手套戴好,她就这么背对着梦子开始了操作。先是放血。整个过程大约持续了十五分钟,流出来的液体堪堪将一边的水槽填满。不知为何,并没有选择立即将残血放掉。带有腺体的头颈部被单独割下来放在一边,剩余的躯干则被放置在操作台上。到这时才用上了手术刀。刀刃首先从腹部切入,失血的皮肤犹如熟透的水果般向两边分开,露出内里红色的肌肉和一层薄薄的黄色脂肪。这时鱼缸里传来了一阵阵的撞击声,梦子愣了片刻,才意识到这是饥饿的鱼群用头顶撞结实的玻璃壁板发出的声响。她忽然不再想往下看。

       先落入鱼缸的是鲜嫩的内脏。一阵电锯声过后,零碎的肢体亦滑进了那硕大的鱼缸里。巨大的鱼类纷纷争抢着进食,因为没有腾起的血雾,所以一切的一切都看得一清二楚。除了方便处理以外,也许这才是先行放血的真正理由。始作俑者站在鱼缸前,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一幅画面,好像全部的努力都是为了这一刻。投入的食物显然远远不足以喂饱所有游鱼,刚刚美餐一顿的鱼群随即陷入惨烈的争斗,甚至有吃的太多的大鱼被体型较小的鱼类分而食之。但在最初的恐惧消失之后,梦子很快便察觉到了其中的趣味所在。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弱肉强食,优胜劣汰,与这人间的规矩并无二致,不过更加露骨罢了……这鱼缸就是个小小的世界。

      半晌,绮罗莉回过神来,继续去处理留在一旁的头颅。那一个宝贵的腺体被简单的抽出来,装进一边的盒子里。可以预见到这盒子会出现在谁的门口。两人的分工可谓分明,如果全套的加工设备都在“新娘”的房间里,那么不难推测早乙女是如何判断出杀人顺序的。还有一个白天的时间,第一个要死去的必须是Alpha,尽管已经尽力做了拖延,这一次也一定是逃不掉了。在抱膝等待着早乙女前来解救她的同时,梦子忽然意识到,她能做的或许不只是袖手旁观……不出意外的话,活下来的关键就握在她手上。


菀之青

【桃梦】White Night 09

       也许这样做并不合适,但在尖叫声落地后的久久沉默里,梦子还是忍不住睡了过去。连日来的疲倦逆水而上,她像条鱼似的被吞进了深眠的漩涡里,就连一个梦境也未曾有。

       醒来的时候口干舌燥,射入屋内的光只剩下堪堪一线,想来已经快要入夜。

       还算来得及。

       要么在那个Omega负...

       也许这样做并不合适,但在尖叫声落地后的久久沉默里,梦子还是忍不住睡了过去。连日来的疲倦逆水而上,她像条鱼似的被吞进了深眠的漩涡里,就连一个梦境也未曾有。

       醒来的时候口干舌燥,射入屋内的光只剩下堪堪一线,想来已经快要入夜。

       还算来得及。

       要么在那个Omega负责看管他们的时候,要么在那个Alpha使用了Omega信息素的时候。早乙女虽然没有把话说完,但是逃生机会无非就是这两个,梦子却禁不住隐隐觉得蹊跷。虽然这座庄园里恐怕从来没有停止过杀戮,这次的收购还是显得异乎寻常。为什么即将结婚的准新娘还在幽暗的监牢里徘徊?为什么心狠手辣的人贩子要就此收手?她自己又要面对什么样的命运?

       来不及多想,她站起身来,熟练的绞开栏杆侧身出去。早乙女开锁时制造出的响动声刚刚消失,能看到金色的发顶在柱子间穿梭躲避的样子,移动速度很快。看样子是直接打算上楼了。再这样下去恐怕会跟丢,梦子索性屏住呼吸,向着楼梯口附近的柱子直奔而去。而就在她的手触到早乙女腰线的一瞬,地下室的大门忽然被打开了!

       完全是本能的反应,梦子一把拽住早乙女的衣服向后发力,两个人一齐跌进了楼梯转角的阴影里。死死捂着早乙女的嘴,梦子紧盯着徐徐打开的铁门,只觉得心脏越跳越快。怀里的早乙女起初还在剧烈的挣扎,可当察觉到不断涌入的光线后,动作就和缓了许多。她似乎很惊讶会在牢外遇到梦子,一双眼睛睁得滚圆;但当门后的人影彻底浮现的时候,她的注意力便再也不在此处了。

       一张惨白如纸的脸。也许是天生色素浅淡,连眉宇与睫毛都融化在了光线里。如果不是因为那双与绮罗莉别无二致的眼睛还在闪着幽光,梦子恐怕真的会以为站在那里缓缓合上门扉的是个死人。如果说绮罗莉令人想起深海里潜行而过的白鲨,这个人就是冰盖上终年不化的积雪。虽然还不知道她的名字,但梦子已决定暂且称呼她为“新娘”,尽管她看起来并不像是个即将踏上婚车的人。

      “新娘”笔直地走进了监牢,连一眼都没有多看。没有必要担心被发现,因为Beta的尸体就在靠门的第一间里。如果姐妹两人互通消息的话,她大概会以为这个Beta是因病而死。这个人不过是个Omega,拖行尸体还需要点力气,趁她在监牢里的时候撤离,是最安全的选择。

      但梦子和早乙女默契地对视了一眼,谁也没有先行离开。

      还不能确定这个人是否会亲自搬运尸体,一旦她选择出来找人帮忙,那么大概率她们会被拦截在半路上。何况,如果不幸被这人发现了脱逃,只要冰车无法启动,跑得再远也是白搭。

      花了比预想稍微长一些的时间,那个Omega总算是摇摇晃晃地出来了。尸体的两只手臂被她扛在肩上,是完全不带避讳、纯粹为了效率的搬运姿势。为了掩盖事实,Alex选择用窒息法杀死了Beta,所以没有留下污秽的血痕。梦子松开了早乙女,两人一前一后地跟着负重的Omega,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短短的几分钟,这个Omega的所作所为已经颠覆了世俗的全部认知,既不像个贵族新娘,也不像个柔弱易折的Omega,倒像是个奉命行事的仆人。可谁能用得起如此昂贵的仆人呢。几个人各自沉默着上了二楼,终于Omega停下了步伐,将尸体安置在了绮罗莉的门前。像折起一件衣服一样,从腰部对折,已经僵硬的四肢也尽量向内靠拢。随后她向后站定,抱胸伫立了片刻。那场景让人满以为她是在等着开门,或者至少会敲下门留个信号再走。但没想到她就这么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梦子和早乙女面面相觑。

      “那么,今晚你还是跟着我一起行动吧,”沉默了片刻,梦子开口说道,“那个人的房间暂时是不能过去了。”

      “你,昨天就来过这里了吧,”早乙女好像没听到似的,自顾自地说道,“还是在我之后,不然你怎么开的门。”

      “……是,”梦子有些无奈地说道,不知道早乙女为什么会在这个问题上如此纠结:“这房间里恐怕有个暗室,我想进去看看。你能帮我望一下风吗?”

      “你是傻的吧,那个人很快就要在你说的地方处理尸体了,我怎么给你望风,”早乙女说道,“我顶多是在外面帮你周旋一下,想不被发现的话就只能靠你自己了,谁让我今天晚上无处可去呢。”

      

      

       

        

        

銀
同人绘,别盗图谢谢

同人绘,别盗图谢谢

同人绘,别盗图谢谢

#HARUNO_

是蛇喰梦子的场照!!最近没更文是因为去了漫展【pia】
只能发10张图所以就先这样好啦,剩下一些在微博。@Nekoyashi_HARUNO 希望大家希望!!₍ᐢ⸝⸝›   ̫ ‹⸝⸝ᐢ₎

是蛇喰梦子的场照!!最近没更文是因为去了漫展【pia】
只能发10张图所以就先这样好啦,剩下一些在微博。@Nekoyashi_HARUNO 希望大家希望!!₍ᐢ⸝⸝›   ̫ ‹⸝⸝ᐢ₎

菀之青

【桃梦】White Night 08

       “Alex,还在等什么啊,杀了她!”女Beta如梦初醒般锐声吼道,声如裂帛,本该俯首帖耳的男性Alpha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没看出来吗?!她说那些就是在拖延时间,和我们的生死有什么关系?动手啊!!”

       半晌没人反应。

       早乙女玩味地开了口:“你这话有失偏颇。我刚才说的那些和你们的生死还真有点关系,至少,是和他有点关系,”她无所谓地看着Alex,...

       “Alex,还在等什么啊,杀了她!”女Beta如梦初醒般锐声吼道,声如裂帛,本该俯首帖耳的男性Alpha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没看出来吗?!她说那些就是在拖延时间,和我们的生死有什么关系?动手啊!!”

       半晌没人反应。

       早乙女玩味地开了口:“你这话有失偏颇。我刚才说的那些和你们的生死还真有点关系,至少,是和他有点关系,”她无所谓地看着Alex,全然看不出恐惧的神色:“‘杀人顺序是从这边到那边’,这个命题的真假已经无法确认了。现在摆在你们面前的只有两个选择:一,暂且相信我,等待今天晚上的结果来验证真假,不过我不认为你们有胆量这样做;二,不相信我,这样的情况下你们又有了两个选择:要么杀了我,要么杀了她。”

       杀了那个女Beta?

       “我知道你们要走的路子是什么,人为制造死亡对吧,”早乙女说道,“虽然麻烦了点,但并非行不通。这样做的话,你们二人的死亡概率将在第一天降至零。但是在我给出那个命题之后,事情还是这样的吗?”

       “我只知道只要杀了你,我们就不会死,”女Beta强硬地说道。

       但梦子知道这话已经不起作用了。

       早乙女一定提前看过纸条的内容,十有八九就是在昨天晚上偷偷溜出去的时候,所以才能在那么紧急的状态下留下最重要的部分。就她的表现来看,梦子怀疑即使没有今天的这出戏,这个人也不会将上面的信息全部如实公开。“杀人顺序”这么毫无道理可言的东西,恐怕在场的哪一个人都不会相信,但它毕竟在名义上将早乙女自己的死亡率抬到了最高,使得那两个人一时失去了杀她的理由。

       这就是全部吗?

       不可能是,但又无法想起更多的细节了。梦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注意力渐渐集中在了一个人身上——那名男性Alpha,Alex。虽然看似只是一个打手或者帮凶的角色,却仍然有着自己独立的考量,想必是从早乙女的话里听出来了不一样的信息,才会作出这样的反应。

       “……无论是Beta还是Omega都没有关系……”

       “……有关系,但我无法解释……”

       “……至少是和他有点关系……”

       怪不得早乙女要把话题扯到自己身上,这个破绽简直不能更明显了,是Beta还是Omega都没有关系的话,难道杀个Alpha取腺体还要分男女吗!这样看来,早乙女实际上想要表达的意思只是“今天要死的是个Alpha”,只要Alex精神还正常,就不可能领会不到这一点。当死亡的概率陡然上升到二分之一,任谁都不能无动于衷,而早乙女甚至已经将可能的选项摆在了他面前。

       她自己也就罢了,至于那位女Beta,如果真的曾经为队友设身处地的考虑过的话,会到现在都反应不过来吗?

       回想起早先Alex甚至在早乙女的分析过程中提了个问,梦子只觉得背后生凉。这个人虽然心思单纯,但简直冷静到可怕;他只将暴力当成一种工具,而并没有完全臣服于它。这样的人,虽然可以利用,却要时刻提防他反戈一击;否则,上一秒看似还掌控着所有人的生死,下一秒就要把自己的命第一个搭进去。

       那天是Alex亲手杀死了女Beta。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