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蛋煎饺

60浏览    2参与
莉莉菲

【早餐°】2019-2-27:蛋煎鲜荠菜饺子/牛奶燕麦粥

2019-2-27 阴 19.9℃ 早餐日记

就因为早日发了荠菜馄饨,我又吃起荠菜饺子来了。

这荠菜活生生千里迢迢地从南昌的地里跑到广州的餐桌,就为了做我的馅。

用群友的话说:“南昌人民还没吃上第一口野菜,广州人民就吃上了,好羡慕啊。”

我都很佩服自己了,到底是何德何能,除了父母之外,还有未曾谋面甚至没关注的人对你真心体贴如此。

那天那条荠菜馄饨底下@小困困滴麻麻 评论:“来来来。地址发来,我家这边超多。顺丰包邮到家。”

“无功怎敢受此禄。”

“我说是你让我学会了什么才是生活的样纸。这算是‘功’哈。”

一来二去,这样的评论很稀松平常,我开心笑笑...










2019-2-27 阴 19.9℃ 早餐日记

就因为早日发了荠菜馄饨,我又吃起荠菜饺子来了。

这荠菜活生生千里迢迢地从南昌的地里跑到广州的餐桌,就为了做我的馅。

用群友的话说:“南昌人民还没吃上第一口野菜,广州人民就吃上了,好羡慕啊。”

我都很佩服自己了,到底是何德何能,除了父母之外,还有未曾谋面甚至没关注的人对你真心体贴如此。

那天那条荠菜馄饨底下@小困困滴麻麻 评论:“来来来。地址发来,我家这边超多。顺丰包邮到家。”

“无功怎敢受此禄。”

“我说是你让我学会了什么才是生活的样纸。这算是‘功’哈。”

一来二去,这样的评论很稀松平常,我开心笑笑就过去了。

但是很快她又发来私信,强调自己是认真的,还解释说:“我家这边地里超多,趁现在下雨天还没怎么开花给你挖些寄过去,顺丰一般48小时就能到。”

但是我知道她也带娃,即使不带,也不能麻烦人家。

“我婆婆她家种了很多菜地,地里面就有,我让她拔草的时候挖,据说很多,一会就可以挖好多。”

然后反复问我要地址,我盛情难却,最后要求她发到付,她满口答应。

第三天,我收到顺丰的发件通知,第四天,我收到了一只50*40*30的泡沫箱子,与此同时,她发来私信,担心坏了。

打开箱子那一刻,绿油油,活生生的满满一箱,带着南昌的水和泥土气息。

“天啊,好大一箱,让你发到付呢,你还破费了,好感动,不知说什么好,无以为报,唯有好好生活继续做美食。”

“能给你带来一餐美味就足已。我和婆婆粗略的摘选了下。”

这何止是粗略,简直是每一棵都“动了手脚”,剪掉了头(据说荠菜是头香,想尝试下,失败了,哈哈),也没多少黄叶和泥土,完全就是市场上售卖的优质标准。

“有种比较大棵的我们只摘了叶子,小的就是整棵。我以前也不懂识别,现在懂了,原来生荠菜都有股特有的清香味,和其他野菜是不同的,不知道现在还保留着那个味不?”

我顺手折了一棵凑近鼻子,果然能闻到很浓郁的清香,原来荠菜是有味道的。

我计算着该怎么处理,已经很晚,来不及清洗,只好摊在阳台先晾开来,装的很实,倒了半箱出来,剩下的翻松了还是满箱的,oppa说:“怎么还有一箱啊?”

这还没完,她竟然又发来微信:“吃完了需要还可以续哦。照样顺丰包邮到家哈。”

“我的天,你不要太宠我。”

“总觉着和你有缘。从你开始生小王子坐月子到现在,非常喜欢你的文字,无奈自己的语文从小学开始就不及格。”

“我坐月子的时候有几个同时关注我下来的,偶尔都还来评论,感觉真好,你就是其中之一。”

那时生完,由于用力不当,躺了差不多半个月才勉强能起来,当时有很多相似情况的新妈妈关注了我,但她当时还不是新妈妈。

以前也有很多人因为喜欢我的文字而买我设计的模板,而来和我聊天。

再回头翻看我们的私信,不过就是问要过小王子的手推车、餐椅和小黄靴的链接。

我们的熟悉程度也就止于此以及偶尔的微博评论而已。

 

昨天下午趁小王子睡了,我给大狼寄了一点,因为玲也喜欢做美食,让他们也尝尝这珍贵的野菜。

然后仔细拣摘了一遍,没摘出来多少东西,可见每一棵都经过了她们的手,按目测这一箱没有十斤也有八斤,她们俩得花多少时间无巨细地拣摘一遍啊,我完成下来脖子都快断了。

晚上oppa下班回来照看小王子后,我开始揉面、做馅,因为可以尽情吃,一斤花肉我配了大约两斤荠菜,一斤面粉,皮是标准的重量约在6~8克一张,最终包完竟然只多出不到十张,觉得自己包饺子吃馅能力越来越强了,因为终于学会了这个很能吃馅的造型。

因为用到的厨具多,厨房很乱,阳台上还有未洗完的荠菜,oppa帮忙洗了一点点,饺子还没煮好小王子就哭闹,吃完后来又给洗澡再陪睡,就剩下我一人折腾了。

其实我脖子快断了,膝盖也弯不下去了,每次站着做饺子都是这种下场,但是我不能像他那样扔下一句“好瞌睡”就陪睡过去了。

我有本事弄脏乱,也要有本事恢复干净。

先把荠菜洗完,然后分批焯水过冷河,再拧干成团,密封急冻保存。

然后开始刷厨具,他从陪睡中醒来,走过来靠在厨房门口,有点内疚又讨好地叫了一声:“老婆。”我没空搭理他,他说瞌睡,我叫他去洗澡睡觉,然后他扔下一句“那我不管了”就去洗澡睡觉了。

我洗刷完,抹干净桌面,继续清理阳台。

又想着明天做个蛋煎饺做早餐,于是翻出了长年不用的铸铁煎锅,洗了九九八十一遍去锈,又重新开锅,再用厨房纸巾擦到擦不出颜色,两小时后的0点15分,终于能停下来去洗澡了。

狠狠地想,睡觉的时候还得再买个锅解解气和犒劳一下自己,但是眼皮很快却支撑不下去了。

 

早上迷糊中听到有人用悄悄话的语调说:“老婆,我走啦。”

同时是衣柜的推拉门被拉上的声音,然后是蹑手蹑脚离开的脚步声。

我没有回应。不知道是否每天这个时候都有同样的话飘于蚊帐外,因怕吵到小王子而细到若有若无。因为有时我根本不知道他起来。

后来我醒来看到信息:“花园有你的礼物,老婆辛苦了,出太阳啦。”

发来一张朦胧中日出的图。

这个抠门的神经粗条的人能有什么礼物啊?又是单位同事发的喜糖?那昨晚为什么藏着掖着不拿出来啊?刚买的?这么早去哪里买啊?到底是什么鬼东西嘛!

我起来穿好衣服,脸都没洗,迫不及待地跑去打开厅门,足足看了两秒钟才发现,不是玫瑰不是巧克力也不是喜糖,被靠近花园门口的地上的一个庞然大物吓了一跳,算了,晚上再拆吧。

锅还没买,不过气已消了,但是锅还是得买的。

 

在我曾经写过的「亲爱的,给你一个拥抱,不是你欠缺,而是我需要」这篇长文下面,小困困滴麻麻如是说:“我也觉得能在微博遇到你真是很幸福。看着你分享对生活的热爱,总能让我对一地鸡毛的现状清爽一些。”

有人说我把生活过成了诗,也有人说我的生活既有烟火又有诗意,我想,谁不是在一地鸡毛中挑地下脚啊。


Shan Lugisto
很油腻的蛋煎饺,在农园的二层西...

很油腻的蛋煎饺,在农园的二层西侧,和同学一起吃了好多次

很油腻的蛋煎饺,在农园的二层西侧,和同学一起吃了好多次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