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蜘蛛

11万浏览    4835参与
余希谣不是太太
儿童画①不想上色乱入的蛛机【好...

儿童画①
不想上色
乱入的蛛机
【好颓废啊

儿童画①
不想上色
乱入的蛛机
【好颓废啊

你需要茧刑

【授权汉化】吸引勘探员上钩的瓦尔莱塔

转自日推画手:耳と目(@Zizingen)

原推地址:https://twitter.com/Zizingen/status/1185128765086502913

https://twitter.com/Zizingen/status/1185506879268483072

P2的四格漫阅读顺序请看右上角标注的数字

P1-P2汉化,P3-P4原图,P5授权页

请勿二次转载或改动


【授权汉化】吸引勘探员上钩的瓦尔莱塔

转自日推画手:耳と目(@Zizingen)

原推地址:https://twitter.com/Zizingen/status/1185128765086502913

https://twitter.com/Zizingen/status/1185506879268483072

P2的四格漫阅读顺序请看右上角标注的数字

P1-P2汉化,P3-P4原图,P5授权页

请勿二次转载或改动


星雅醬

【第五学院】第八十六章—凶残的学长姐们

第八十六章—凶残的学长姐们

“哼~哼~~”轻松的小调响起,

雾气开始飘散在整个场地上,

一道黑影快速的在雾气中移动,

金属撞击的声音不断响起,

声音有些让人不太舒服,

但却能让人知道战斗似乎非常激烈,

奈布学长的身影忽然从雾气中窜出,

他的手上还拿着一颗已经被他扯下来的人偶头,

里头的电线甚至还在冒着火光,

紧接着一阵低沉的笑声从雾中传来,

我清楚的看见五道金属的痕迹闪过,

无数的人偶残骸纷纷从雾气中掉出来,

每一只上面或多或少都有着深深浅浅的爪痕,

那爪痕看起来十分锋利,

我完全能想像如果那爪子抓在肉体上面肯定是血肉模糊!

戴着面具和利爪的杰克学长从雾气中出现...

第八十六章—凶残的学长姐们

“哼~哼~~”轻松的小调响起,

雾气开始飘散在整个场地上,

一道黑影快速的在雾气中移动,

金属撞击的声音不断响起,

声音有些让人不太舒服,

但却能让人知道战斗似乎非常激烈,

奈布学长的身影忽然从雾气中窜出,

他的手上还拿着一颗已经被他扯下来的人偶头,

里头的电线甚至还在冒着火光,

紧接着一阵低沉的笑声从雾中传来,

我清楚的看见五道金属的痕迹闪过,

无数的人偶残骸纷纷从雾气中掉出来,

每一只上面或多或少都有着深深浅浅的爪痕,

那爪痕看起来十分锋利,

我完全能想像如果那爪子抓在肉体上面肯定是血肉模糊!

戴着面具和利爪的杰克学长从雾气中出现,

有手上还握着刚刚狩猎的水晶糖果,

这些学长们该不会都是这样一大把一大把的在收集吧!这要我们这先凡人怎么玩游戏啊!

火红色的蝴蝶从我身旁飞过,

金色的花边和亮粉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明明是如此的漂亮,

但我的第六感却又不断的叫我不要靠近。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一段优雅的歌声从另一边传来,

美智子学姐正一边唱歌一边跳着舞,

翩翩起舞的红色蝴蝶随着美智子学姐的舞蹈而开始飞向场上各处,

机械人偶立刻对蝴蝶进行攻击,

但没想到机械人偶才刚刚碰到蝴蝶,

火红色的蝴蝶竟然整只如同火焰一般燃烧起来,

像是在燃烧最后的生命一般,

随即如同连锁反应一般开始爆炸,

人偶们被蝴蝶炸的支离破碎,

水晶糖果全部洒了一地,

美智子学姐看着随即又重新挑起舞来,

红色的蝴蝶再次出现,

乖巧的捡起地上的水晶糖果飞回美智子学姐的身边,

这画面简直如同划一样,

让人不知不觉间变得目不转睛。

“小幸?”

被学长绑架走的卡尔意外的看着出现在这里的我们,

这时我才想起来卡尔确实是被约瑟夫学长给带走的没错。

“原来卡尔你在这里啊?”

瓦尔莱塔也看到了卡尔以及小棺材,

一人一棺材看起来相安无事很是快乐。

“嗯⋯⋯学长带着我在打人偶军团⋯⋯”

从卡尔的动作看得出来他经历过了庞大的“运动量”洗礼过,

从学校的大会排名上可以看到卡尔的名字就知道了,卡尔他竟然挤进了前百名之内!

而约瑟夫学长不意外目前正居于第一名的位子上,

其次是杰克学长和美智子学姐。

“疑?海伦娜的名字也在榜上!”

特蕾西眼睛瞄到了海伦娜的名字,

竟然连海伦娜都挤进前百名了!

“疑?各位!没想到能在这里碰到呢!”

说人人到,海伦娜正用着飘浮术飘在半空中,

大概是因为没有使用盲杖的缘故她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我们,

是特蕾西刚刚的惊叫声让海伦娜注意到了我们。

“海伦娜小心!”

突然间,

大量的飞箭从人偶的手上射向了空中的海伦娜,

瓦尔莱塔立刻跳起直接来的海伦娜前面,

机械手臂再次从她的背后伸出,

勉强替两人挡下了这一波攻击,

但人偶们很明显并不想给机会,

它们立刻重新上满弓准备下一步攻击,

知道瓦尔莱塔没办法当下那么大范围的弓箭攻击,

我将手上的枪对向了拉着弓的人偶默念了一段咒语:“线之式之一,蛛网。”

手枪上的魔纹随着我的咒语闪了一下,

随即一颗子弹射向了人偶军团,

子弹在空中变形转成蜘蛛网的模样,

将打算发动攻击的它们全部卷在一起,

班恩学长见机不可失,锁链直接扫向被困住的人偶,

无法动弹的人偶只能待在原地任由学长的收割。


星雅醬

【第五学院】第八十五章—银色之星

第八十五章—银色之星

“哎呀哎呀~这里好热闹啊?在开派对吗?”

熟悉的声音拉回了我们的注意力,

菲欧娜学姐满脸微笑的从门之钥里看着我们,

学姐,妳在那里看多久了?

“欸? 学弟你们在这里啊?”

克利切学长也从门之钥中探出头来,

脸上的表情像是很意外会在这里碰到我们一样,

虽然是能理解啦,

那么大的校园竟然还可以找到我们确实很厉害。

突然间,我被克利切学长身上的衣服吸引了注意力,那件衣服很奇特,

看起来就像是稻草人一样,

而且不知道学长用了什么法术,

衣服上正燃烧着熊熊的火焰,

但是却没有火焰的那种灼热感。

“真是碰巧啊,随便开门都能找到学弟你们,

看来学弟和我们...

第八十五章—银色之星

“哎呀哎呀~这里好热闹啊?在开派对吗?”

熟悉的声音拉回了我们的注意力,

菲欧娜学姐满脸微笑的从门之钥里看着我们,

学姐,妳在那里看多久了?

“欸? 学弟你们在这里啊?”

克利切学长也从门之钥中探出头来,

脸上的表情像是很意外会在这里碰到我们一样,

虽然是能理解啦,

那么大的校园竟然还可以找到我们确实很厉害。

突然间,我被克利切学长身上的衣服吸引了注意力,那件衣服很奇特,

看起来就像是稻草人一样,

而且不知道学长用了什么法术,

衣服上正燃烧着熊熊的火焰,

但是却没有火焰的那种灼热感。

“真是碰巧啊,随便开门都能找到学弟你们,

看来学弟和我们真的很投缘呢。”

这时连瑟维学长都出现了,

他穿着一件有着骷髅面具和玫瑰手杖的西装大衣,

学长他甚至连礼帽都准备了!

我怎么记得化妆舞会是晚上的事情啊!

你们怎么现在就扮好了!

“学长?化妆舞会不是晚上吗?”

瓦尔莱塔疑惑的看着瑟维学长和克利切学长,

学校并没有说明早上就要穿好衣服啊!

你们这些人也太嗨了吧!

“这只是我们多准备好玩的而已,

晚上我们的衣服是另一套喔。”

瑟维学长露出了神秘的笑容,

看来这件衣服还不是重头戏啊。

“反正学校又不会管,如果穿了衣服导致行动不便打不到糖果也是自己的事。”

菲欧娜学姐一脸无所谓的说。

“不过⋯⋯你们到底在干嘛?”

菲欧娜学姐眯起眼睛盯着我们看,

不过严格来说好像是盯着我看?

“学弟⋯⋯你手上的枪⋯⋯是『银色之星』?”

经菲欧娜学姐一说,

瑟维学长和克利切学长也注意过来。

“没想到这武器的主人会是学弟你欸!真意外!”

克利切学长惊讶的说出自己的想法。

“『银色之星』啊⋯⋯要好好珍惜喔,

班恩花了很多心力才弄出它们的。”

瑟维学长笑着跟我说,但为什么学长你要用一脸好像看破一切的眼神来说这句话?

“我还在想说为什么班恩要那么累搞个『银色之星』,原来是要给学弟的。”

菲欧娜学姐一脸打趣的说,还不忘对我和班恩学长眨眨眼,学姐妳到底脑补到哪里去了?

必须赶快转移话题!我开口问:

“学姐!妳们收集了多少糖果了啊?”

被我有提问,学姐笑了笑打开计分板标示给我看,

上面显示着菲欧娜学姐的得分和排行:

二百八十七颗,第三十二名。

瓦尔莱塔、特蕾西和我都惊讶的张大嘴巴,

活动才开始两个多小时吧?

你们效率也太高了吧!

而且最可怕的事情是学姐还只是三十二名而已!

那前面的那些人到底有多少啊!

“别这种表情看着我吗!你们还没看过最可怕的呢!”

菲欧娜学姐一脸要我们不要见外的说。

“来吧!我带你们去看看吧,

真正的『可怕』到底是什么样子!”

穿过门之钥,我们来到了一个没有看过的战斗场,

和之前看过的不一样,

这个战斗场充斥着水源和水气,

很明显就是有属性加成的特殊场地,

这种场地比起一般的战斗场还要有难度,

先不说属性相克的问题,

如果人本身没有办法适应场地,

像是没办法保持在水上战斗,

那么根本连打都不用打就已经输了。

“那些是!”我看到水面上似乎漂浮着什么东西,

那先碎片在光线的照耀下反射着光泽,

那很明显正是金属碎片!

“⋯⋯那是约瑟夫学长!”

瓦尔莱塔指着突然出现在半空中的约瑟夫学长,

约瑟夫学长手持着一把西洋剑,

灵活的剑法轻易的击斩了在他面前的人偶,

明明是用坚固的金属制造而成的人偶在学长面前吃又有如纸糊的一样脆弱,

随着人偶失去了支撑力而落下,

约瑟夫学长还不忘在人偶完全落下之前把水晶糖果挖出来带走,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完美无缺,

落下的人偶溅出了大片水花,

约瑟夫学长优雅的落地,配上水花简直就如同一幅划一样,让人看的目不转睛。


1妮妮1

【授权汉化】

转自日推画手@8ed_mm8

P1为汉化,P2原图,P3作者推特资料以及授权

禁止二转二改,太太本人是偶尔会来老福特蛛机tag转悠找粮磕的,请各位不要做出丢大陆第五人格爱好者面子的事。


edano太太的“两分钟读懂自家cp私设”蛛机(蛛)篇

又是的这位日推蛛机太太对蛛机的个人向解释,之前也翻过一篇类似性质可以见合集www这回也有好多很有意思的内容呢!并且太太本人作为一位主蛛机的画手,连蛛机观里面也能看出倾注了多少感情,总之就很棒,让人忍不住想要分享给更多人。


以及,edano太太到底是什么牌子的天使啊!(详见p3)在要授权时对对方明确表达了“想要嵌翻”的翻译形...

【授权汉化】

转自日推画手@8ed_mm8

P1为汉化,P2原图,P3作者推特资料以及授权

禁止二转二改,太太本人是偶尔会来老福特蛛机tag转悠找粮磕的,请各位不要做出丢大陆第五人格爱好者面子的事。


edano太太的“两分钟读懂自家cp私设”蛛机(蛛)篇

又是的这位日推蛛机太太对蛛机的个人向解释,之前也翻过一篇类似性质可以见合集www这回也有好多很有意思的内容呢!并且太太本人作为一位主蛛机的画手,连蛛机观里面也能看出倾注了多少感情,总之就很棒,让人忍不住想要分享给更多人。


以及,edano太太到底是什么牌子的天使啊!(详见p3)在要授权时对对方明确表达了“想要嵌翻”的翻译形式后,太太直接友情提供了一张无字原图。えだのさんまじAngel!TAT

因此翻译也做得有些诚惶诚恐的,希望能够让大家真的能够看懂,以及,更加理解和喜欢蛛机就好啦……


原地址:https://twitter.com/8ed_mm8/status/1184463004504481792

杨天

【蛛机】规则不破02

02


名叫瓦尔莱塔的女性,也就是那个不小的蜘蛛,她在穿上特蕾西的法袍后也就堪堪包裹住了圆润的大腿。


特蕾西幽怨的看了一眼对面修长的身材,当那双淡紫色的双眸望向她时,她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关注点彻底的错了。 


“你是什么?”她推搡了一下那个非要贴着她坐的女性。


瓦尔莱塔并不想离开她,毕竟这个房间除了那个大火堆没有比这个金发女孩儿跟温暖的东西了,当然她也不可能选择火堆不是?


她无奈的直起身子,乖乖的坐在沙发扶手上,幸好那里足够柔软也足够宽大,虽然瓦尔莱塔并不在意就是了:“按你们的话来说,我算是妖精类的。”


她纤细的五指托起少女的脸颊,使那深蓝色的眸子看着自己:“我可...

02



名叫瓦尔莱塔的女性,也就是那个不小的蜘蛛,她在穿上特蕾西的法袍后也就堪堪包裹住了圆润的大腿。


特蕾西幽怨的看了一眼对面修长的身材,当那双淡紫色的双眸望向她时,她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关注点彻底的错了。 


“你是什么?”她推搡了一下那个非要贴着她坐的女性。


瓦尔莱塔并不想离开她,毕竟这个房间除了那个大火堆没有比这个金发女孩儿跟温暖的东西了,当然她也不可能选择火堆不是?


她无奈的直起身子,乖乖的坐在沙发扶手上,幸好那里足够柔软也足够宽大,虽然瓦尔莱塔并不在意就是了:“按你们的话来说,我算是妖精类的。”


她纤细的五指托起少女的脸颊,使那深蓝色的眸子看着自己:“我可没有伤过人哦,让我待一会儿吧~”特蕾西拍掉了她的手,摸了摸自己的脖颈。


“无所谓啊,但是假期结束你要离开。”她早已失去了攻击的最佳时间,而这个女妖精看上去挺友好的,让她待在房间里似乎也没有什么大问题,她这样想到。


瓦尔莱塔抚摸了一下自己被打开的手,露出一个玩味的笑,随后又不长记性的往特蕾西身上靠。


“你长骨头了吧,就不能自己好好待着?”特蕾西满脸无奈的剥开散落在她脸上的白色长发,这个可恶的女妖精又贴过来了。


“我冷!”瓦尔莱塔抱着她的腰大叫道。


你还有理了!特蕾西·从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列兹尼克,竟有那么一瞬间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了。


她扒开了瓦尔莱塔的双手,说实话那到底是手还是前腿,实在是不得而知,不过这都已经不是重点了。


厚厚的袜子踩在地上,发出叽叽的声音,瓦尔莱塔趁这机会抢占了还带有余温的沙发,看着女孩儿从架子床上抱下来一个厚厚的被子,扔到了她身上。


“盖着!”她恶狠狠的开口:“晚上睡那儿,不准爬我床上来!”她指了指另一张床铺。


女妖精从善如流的点点头,白发跟着她的动作上下摇摆,令特蕾西想到了她顺着下地的那根蛛丝。可当她抬起头时,并没有在天花板上看到那根蛛丝。


“你的蛛丝呢?”她有些疑惑,而且这人爬到她头顶的时候也没有利用蛛网,所以她面前的这‘人’真的可以划分为‘蜘蛛’这类动物中吗?


瓦尔莱塔抱着被子把自己裹成一个球,她听到特蕾西的问题时悄悄的留出一个脑袋,紫色双眸眨了眨:“那是法术,不是真的蛛丝啦。”


随即她抬起手,白皙的手腕显得光洁诱人,青葱一般的手指点在空中划出一道弯,就像是写了一个‘S’。


空气中扭曲着出现一股力量,特蕾西盯着那肉眼几乎不可见的黑雾,然后猛的捂住心脏,五指曲起死命的揪住胸前的衣服。


‘嘭’的一声轻响,她跌落在地上,细密的冷汗自她的发梢流下,有什么东西在撕扯着她的五脏六腑一般痛苦不堪。


瓦尔莱塔见此状况惊的放下手,一把扑过去,她双手撑着面前这个瘦弱孩子的身体。


“你没事儿吧?”女孩儿的嘴唇白的令人吃惊,刚刚明明还好好的!


特蕾西蜷缩了起来,她咬住下唇,无声的呜咽。眼角止不住的生理盐水在滑落,她愣是把自己逼到了极点。


好半晌,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般。瓦尔莱塔觉得自己的脚跟都从发麻到了没有知觉的地步,女孩儿终于停下了把自己圈起来的行为。


她缓缓的松开了抱着自己的双手,血液的流动也开始慢慢恢复正常。瓦尔莱塔轻轻的接住她不再僵硬的身体,她闭着双眼,似乎沉沉的睡了过去。


“特蕾西?特蕾西?你还好吗?”她伸手把遮住女孩儿面庞的细软发丝剥开,小心的开口。


特蕾西没有回应,良久,她平缓的鼻息扑到了女妖精的脸上。瓦尔莱塔松开了紧缩的眉头,把少女打横抱起,放到柔软的床上,仔细的给她盖上了被子。


确认无误,她叹了口气,转身睡到了她对面的床上。


淡紫色的双眸闭上,循着耳边平静的呼吸声,她很快陷入了梦境。




阳光透过没有拉紧的窗帘打到了瓦尔莱塔的脸上,她白色的发丝在金色的阳光下显得透明,甚至有些亮晶晶的。


特蕾西推开门,手上抱着一个纸袋,里面装着各式的面包和一些小瓶的果酱。


女妖精就是被面包的奶香味勾起来的。


她睁开眼,看到的便是少女拿着小刀往面包片上涂抹果酱的样子。


特蕾西看到她醒来,扬了扬手中的小刀:“起来吃点?”


瓦尔莱塔点点头,从被子里利索的站起来走到木桌前,学着特蕾西的样子拿起小刀和面包片。


特蕾西看着她暴露在空气中的小腿,想了想说:“给你去买几件衣服吧。”


显然,回答她的只有咀嚼声而已。


寻影之烟

【第五人格同人】彼岸之花 11

美智子并不在意,眯着眼浅笑:“利爪先生,摄人心魂的花儿,妾身可无福消受~”杰克压了压自己的帽子,略微低下头,褐发下的黑眸盯着美智子:“怎么会呢?最摄人心魄的可是您呢。美丽的红蝶小姐。”轻轻挑起眉,并没有接话。范无咎啧了一声,引得众人看向了他,随即又被他瞪了回去。仿佛这才注意到黛米一样,杰克再次抽出一枝花,手指捏着花茎,右手抚在左胸口,弯腰:“夫人。”抬头将花递到黛米面前。黛米轻握住花,嗅了嗅:“还知道按时回来?”杰克扶了扶帽子,再次行礼:“这是自然的,我的夫人。”握着黛米的手,在她的手背上留下一吻:“我可是您最忠诚的侍卫。”

黛米抽回自己的手,瞟了他一眼,走到特蕾西面前,侧身潇洒地将花递上:“你...

美智子并不在意,眯着眼浅笑:“利爪先生,摄人心魂的花儿,妾身可无福消受~”杰克压了压自己的帽子,略微低下头,褐发下的黑眸盯着美智子:“怎么会呢?最摄人心魄的可是您呢。美丽的红蝶小姐。”轻轻挑起眉,并没有接话。范无咎啧了一声,引得众人看向了他,随即又被他瞪了回去。仿佛这才注意到黛米一样,杰克再次抽出一枝花,手指捏着花茎,右手抚在左胸口,弯腰:“夫人。”抬头将花递到黛米面前。黛米轻握住花,嗅了嗅:“还知道按时回来?”杰克扶了扶帽子,再次行礼:“这是自然的,我的夫人。”握着黛米的手,在她的手背上留下一吻:“我可是您最忠诚的侍卫。”

黛米抽回自己的手,瞟了他一眼,走到特蕾西面前,侧身潇洒地将花递上:“你的了。”特蕾西眨了眨眼,收了花,拍起了手:“哇!黛米好帅气!!”黛米撩了撩自己的卷发,挑眉一笑。一旁的谢必安若有所思地也抽了一枝花,撑着手杖,缓步到特蕾西面前,微微躬身献上花朵:“致列兹尼克小姐。”特蕾西张了张嘴,收下了花:“无论看几次都觉得谢必安先生很优雅。”谢必安微微颔首,浅浅地笑着:“谢谢。”接着看了一眼抱着双臂戳在一边的范无咎。那人扭头不看谢必安,额上明显暴起一条青筋。谢必安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退到了一边。

瓦尔莱塔微笑着,同样抽了一枝花,站在特蕾西身后,左手抚在特蕾西左肩上,右手绕到她面前:“请您收下。”在特蕾西拿好花束的时候,轻轻拥抱她。看到特蕾西抬头朝她可爱的笑着,便随着她微笑。“谢谢~嘿嘿!收集到了很多参考!”

被宠爱的孩子呢。

“嗯?都在这,特蕾西,你的!”一个身穿黑色斗篷衣,腕上绑着钢铁护手的人走了过来。他的手里拎着一个袋子。细心地替特蕾西拿着遥控器和花朵,瓦尔莱塔稍稍退了一步。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酒庄的追捕好手——“猎犬”奈布·萨贝达先生。长年的枪林弹雨让这位先生满身是伤,看他左眼下方还有一道明显的疤痕。那是效忠酒庄的痕迹。他曾在叛徒出现的第一时间出手追捕,与致命一箭贴脸而过,忍着痛楚才活捉了叛徒和跟他里应外合的人。

特蕾西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到奈布跟前接过袋子,打开,里面放着各式各样的果汁。“哇!谢谢您!奈布先生!”特蕾西的眼里闪着光芒。奈布用手指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希望没有过期。”又轻咳了一声,手臂交叉抱在胸前:“我已经很快赶回来了。”这位曾经的士兵后又作为佣兵被酒庄雇佣的男人大约是个温柔的人吧。看到特蕾西不介意地点点头后,径直走向黛米:“夫人,已经处理了。”黛米点了点头,她对奈布的办事能力一向放心:“今日,允许你们喝一杯。”说完,抬腿往自己的房间走去,留下欢呼的人群。

大约是被吵到,艾米丽走到了中庭。眼尖的特蕾西立即操控着机器人,让机器人俯身献上一束花:“艾米丽小姐!黛米说今晚可以喝一杯!”特蕾西挥着手。艾米丽点了点头,看了看站在那的人:“萨贝达先生,您的例行检查请不要忘记。”


阿大大迪迪

Surprise mother fucker
来自韩国画手 PLUS군 (@Hi_Mr_Plus): https://twitter.com/Hi_Mr_Plus?s=09

Surprise mother fucker
来自韩国画手 PLUS군 (@Hi_Mr_Plus): https://twitter.com/Hi_Mr_Plus?s=09

是并不白的白岁呢
关于学校里那点事儿 (我!不!...

关于学校里那点事儿

(我!不!想!勾!线!)

关于学校里那点事儿

(我!不!想!勾!线!)

秋韵喵呐

最近的摸鱼【挺草率的】

p1-p3蛛机

(p1-p2告白,p3是我玩蜘蛛看到小特然后翻箱子咚)

p4裘杰裘的金皮联合

p5-p6佣空

最近的摸鱼【挺草率的】

p1-p3蛛机

(p1-p2告白,p3是我玩蜘蛛看到小特然后翻箱子咚)

p4裘杰裘的金皮联合

p5-p6佣空

微笑面具
我爱她!!下次我再画别的动作吧...

我爱她!!下次我再画别的动作吧。。。
(留下垃圾的泪水)

我爱她!!下次我再画别的动作吧。。。
(留下垃圾的泪水)

浅末也是叶流子
画到最后懒了× 所...

画到最后懒了×

所以草率涂涂算了

画到最后懒了×

所以草率涂涂算了

王真香
??这张图几个意思,意思就是三...

??这张图几个意思,意思就是三大恶霸暴打瓦尔喽??!

??这张图几个意思,意思就是三大恶霸暴打瓦尔喽??!

芦尾
红配绿hhhsi亡搭配

红配绿hhh
si亡搭配

红配绿hhh
si亡搭配

秦子卿

我我我欧了!?
双蛋黄+紫挂

我我我欧了!?
双蛋黄+紫挂

晨晓

欧气总是来的那么猝不及防

第一次感觉自己好猛qwq

欧气总是来的那么猝不及防

第一次感觉自己好猛qwq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