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蜘蛛侠:英雄归来

72464浏览    1237参与
蓝色飞翔

【荷虫】Secret War 9. Lifetime



拍摄照常进行。
孤身潜入敌阵的蜘蛛侠被发现后Brie饰演的惊奇队长出现在战场,帮了年轻的复仇者一把。
三天后的晚上蜘蛛侠本人再次造访了这个世界。

“我不能去上学了。”声音表现出头套下的男孩满脸沮丧,“我要是在学校的话会造成混乱和,伤害。”看着男人皱起的眉头他换了个词。“……但是他们说我可以通过在线视频和班级一起上课!也承诺会让我正常毕业!所以没什么好担心的!”
他会说些什么?又会做什么?

Tom盯了他快有一分钟才拍拍他的肩膀。“嘿,你知道那些不是你的错,而且……你可以比其他同学在家里多睡一会儿。”
“唔,Ned也是这么跟我说的。”
Tom笑了一声。“对了,你现在住在哪儿?”
“我搬到了...




拍摄照常进行。
孤身潜入敌阵的蜘蛛侠被发现后Brie饰演的惊奇队长出现在战场,帮了年轻的复仇者一把。
三天后的晚上蜘蛛侠本人再次造访了这个世界。


“我不能去上学了。”声音表现出头套下的男孩满脸沮丧,“我要是在学校的话会造成混乱和,伤害。”看着男人皱起的眉头他换了个词。“……但是他们说我可以通过在线视频和班级一起上课!也承诺会让我正常毕业!所以没什么好担心的!”
他会说些什么?又会做什么?


Tom盯了他快有一分钟才拍拍他的肩膀。“嘿,你知道那些不是你的错,而且……你可以比其他同学在家里多睡一会儿。”
“唔,Ned也是这么跟我说的。”
Tom笑了一声。“对了,你现在住在哪儿?”
“我搬到了复仇者基地。”
“哇哦那一定很——对了来点Sam做的菜吧我给你留了一份!”Tom猛地起身跑到小冰箱前拿出一个餐盒。“你觉得他手艺怎样?”
“你弟弟手艺一直不错……噢!……他是想当厨师吗?”
面罩往上扯了一半,勺子塞进嘴里Peter才终于反应过来,这家伙。
“我也觉得他很适合当厨师啦,不过他还没想好呢,我们也不着急。你这几天过的怎么样?”
“还好吧,在基地里上学,做一些训练……你想看我的训练录像吗?”
“你这算不算是机密外泄?”嘴上这么说着身体还是很诚实的凑了过去。


“这些动作我感觉大部分要靠CG做出来……”Tom目不转睛地盯着摄影机的屏幕,接连不断的发出赞叹。“真不愧是你,太厉害了!”
“哼哼……也没什么啦,要不是我被蜘蛛咬了我连你的水平都到不了呢。”Peter挠了挠头发。“而且在基地我也没其他可做的事,所以就经常训练。”
“那你不如……算了,没什么。”
“?”

有那么一会儿两人都没说话。

“……你现在搞到哪些情报了?”
“噢对,情报。”Tom从枕头下抽出一个本子。“我把到目前为止的剧情都写在这个本子上了,但是很奇怪,一直都没有出现绿魔,他们也不打算加入这个角色。”
“绿魔?”
“就是你说的那个炸弹疯子,等等,你不知道?”Tom想拿手机给Peter搜索,但是男孩已经快他一步,拿出自己之前给他买的手机。

“啊我看到了,*「漫威漫画蜘蛛侠中的反派。此角色也被IGN列为第13届最伟大的漫画恶棍之一。」真的吗?我都没听说他。Norman Virgil Osborn……Osbrn工业?那是什么?”Peter抬起头看了一眼Tom。
“你不知道?你那边没有这个公司?”
“没有,我从没听说过这个姓氏。”Peter继续看了下去“嘿,这上面的图片倒是和那家伙一模一样!”
“这就是绿魔,在那之后?啊这个情报还没那么重要我们先放一边!”说到一半Tom忽然改口手舞足蹈的试图转移话题,然而男孩已经低下了眼。

“他……让我想想……”
“他丢出去的那个炸弹在混战中被Wanda弹回去了,所以……”少年顿了一下。“后来秃鹫那帮人也被抓回去了。”

“……对不起。”


“嘿,我已经没事了,蜘蛛侠可没那么脆弱的。”Peter沉默了片刻,主动去握住Tom的手。“你可以直接说出来,不用在意我的。”
“我能够调整好自己的。”为了展示自己所言不假,男孩抬起头睁大眼睛。

“去你妈的蜘蛛侠!我在意的是你的感受!是你!Peter Parker!你!!你这家伙是不是当我是个傻子!以为我感觉不到你有多么伤心?!”像是被激怒了的狮子一样,Tom反手抓住Peter的手臂把他按倒在床上。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PTSD?不知道它严重的时候你会变得怕黑?不知道你每一次见到Tony Stark的画像的时候都会恶心反胃?不知道你其实也会痛?你知不知道你刚刚的手在发抖!”


Peter愣愣地看着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大脑空白到连响起的蜘蛛感应都像是隔了一个次元。
直到面罩被整个扯下Peter才回过神来。
“你——该死的你这是有多久没睡了?!”

“……”

“你又想说你没事?嗯?看到从坟墓里爬出来的Tony Stark你能说你没事?你真的不在意神秘客对你说的那句?或者是被时速320公里的列车撞飞也没关系?普通人怕是早变成一堆乱七八糟的碎块了!你敢说这叫没事?现在你又失去了你的婶婶!你唯一的亲人!连学校都不能去了!你敢说自己没事?!你才17岁!!你根本不该遭受这些好吗!!你现在活像一个生活在战乱地区的孩子!你敢说这叫没事?!还是你觉得在一个演员面前——在我面前——”
气势汹汹的男人忽地就没声儿了,喉结艰难地上下滚动,像是一条搁浅的鱼。
Peter看到有雾气升腾在男人的眼睛里,然后滚落到他看不见的地方去。

“你大概都没有哭过。”
“我真的非常担心你。”


Tom把头埋进男孩的颈脖,声音都开始走调。
“谁都知道你在那边吃尽了苦头,谁都知道。我甚至想要你搬来和我一起……”

花了几秒才明白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后,男孩笑了起来。

“Tom,Tom Holland,”Peter把手腕轻轻从男人的掌心里抽离,接着拥抱住对方。“握住那块水晶,一定是我人生中绝不会后悔的事。”

“我也一样。”

那大概是一句咒语。
不止是肺里的气体,就连胸腔里的那个器官都逐渐改变了频率。
这所托之物摇曳于现在,在不远的未来也仍会如此。

但Peter Parker已经理解到,那是会永久响彻下去的共鸣。




“好啦,my huckleberry,我有话要对你说。”
“不是什么从电视上看来的,也不是为了讨好你。”他把男人从身上撑起,看向那双还带着雾气的眼睛。

“你愿意起誓和我一起生活下去吗?”



tbc.

艾琳艾德勒

【神秘虫无差】与恨有别6

彼得感到昆汀松了口气。他松开锢着彼得的手,爬上彼得头顶的树杈。彼得觉得这时的昆汀像极了做好无理取闹的孩子的思想工作的家长。他把一条长腿放下来,刚好垂在彼得眼前:“睡吧,我在你身边呢。”他安抚道。

        可彼得丝毫没有被安慰。尽管如此他还是听话地眯了眯眼。

        彼得醒来时约莫着现在四点出头。林子里起了薄雾,不厚,正午前就能散干净了。此时太阳刚漫过地平线,阳光透过水汽和树叶贴上来,一缕一缕的,有着淡淡的粉红色,朝阳是如血又如花的光倾倒在男孩身...

彼得感到昆汀松了口气。他松开锢着彼得的手,爬上彼得头顶的树杈。彼得觉得这时的昆汀像极了做好无理取闹的孩子的思想工作的家长。他把一条长腿放下来,刚好垂在彼得眼前:“睡吧,我在你身边呢。”他安抚道。

        可彼得丝毫没有被安慰。尽管如此他还是听话地眯了眯眼。

        彼得醒来时约莫着现在四点出头。林子里起了薄雾,不厚,正午前就能散干净了。此时太阳刚漫过地平线,阳光透过水汽和树叶贴上来,一缕一缕的,有着淡淡的粉红色,朝阳是如血又如花的光倾倒在男孩身上。

        他想起他昨晚的承诺,没有由来的一阵难过。像壁虎或是什么的,把触角紧紧附在他的骨缝,钻进他的脊髓,沿着他的脊椎爬上来。他以为自己会害怕的,可是没有。他只是难过,难过到想要大哭,然后他真的流下泪来。

       他想他真的要杀人了,他很抱歉。他又想到昆汀。昨晚空地发生了一场恶战,结盟的小团体谈崩了,一共响起四声炮响。再算上前三天死掉的九个人,现在场上最多还有11个活人。除去他和昆汀,还剩九个。游戏很快就要结束了。可他和昆汀怎么办?他们之间只能活一个。难道真的要亲手杀掉昆汀吗?不,他下不了这个手。那要让昆汀杀了他吗?或者自杀?那和现在死去又有什么区别呢?为什么一定要拿药呢?

       昆汀一直在守夜。发觉彼得醒了,他沉默着递来水壶和匕首。彼得没接水壶,取过了匕首。不算削铁如泥,但也着实是把利刃。他收刀入鞘,率先下了树去。

       昆汀紧随其后。彼得在他眼睛里看到种种复杂的情绪,诸如痛苦、歉意、不甘,等等。不知他是否哭过,还是守了整夜的缘故——他的眼睛被燎得通红。

       别哭,彼得想。也别有歉意,明明是我自己选的啊。明天我要替他守夜,他再阻拦也没用——前提是我明天有命在的话。

       “哪边走?”昆汀询问。

       彼得指了指东方。向着太阳走吧,男孩无不天真地想。迎着阳光,或许会走向光明。这时的他还没意识到,太阳是向西边落去的。而他选择的,是与光明背道而驰。

       大约在日上树梢的时候,昆汀开始主动寻路。他翻看泥土、树皮,观察被踩折的花茎。

       一刻钟后,他指给彼得他们的“猎物”  。那个女孩是背对着他们的,跌坐在树下,不难看出腹部受伤。她的左手捂在侧腹,像是阻止着肠子或是其他什么淌出来。在女孩正前方,还有两匹虎视眈眈的狼。显然也是被血腥味引来的,此时正一步步向猎物逼近。   

      昆汀戳了戳彼得,示意他动手。彼得有些抗拒地瞥了昆汀一眼。

      ——不是有狼吗?两匹狼足以搞定一位受伤的女士。完全用不着我动手。

      ——不一样。你知道赞助人在等什么,你知道观众想看什么。无非帕克家的利刃到底有多锋利,他们就是喜欢为纯良少年的第一次嗜血叫好。

       昆汀的眼神严厉又坚定,彼得叹了口气。他捏紧匕首向女孩走去,发现那是小团体的最后一个幸存者——二区的女孩。她伤得不轻,已经无力回天了。女孩眼里似有恳求:让我解脱吧。彼得把刀片拔出刀鞘。

       人皮的触感比他想象中柔软的多,血液涌出来,温热粘稠的。他在女孩的衣襟上擦净刀刃,听到一声炮响。

       “碰——”礼花似的。他嘴角挂上讽刺地讥笑。它在给谁献礼呢?又为谁庆祝呢?这群混蛋。

        只剩10个人了。

TBC.


艾琳艾德勒

【神秘虫无差】与恨有别5

饥饿游戏au神秘虫无差

无超能力设定

武力高强耍刀虫×思维缜密爱情骗子

会写彼得和昆汀双视角

————————

说在前面:

       中秋快乐!!千里共婵娟哇

       很抱歉最近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更文了,被开学、挂人、比赛等等很多事情绊住了手脚,以后可能也只有周更了。

       挂的人好早以前就说会在lof艾特我道歉,但到现在ta已经开始更文好久了却还没有道歉?不过也看淡了,就这样挂着吧,万一哪天能得到一份...

饥饿游戏au神秘虫无差

无超能力设定

武力高强耍刀虫×思维缜密爱情骗子

会写彼得和昆汀双视角

————————

说在前面:

       中秋快乐!!千里共婵娟哇

       很抱歉最近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更文了,被开学、挂人、比赛等等很多事情绊住了手脚,以后可能也只有周更了。

       挂的人好早以前就说会在lof艾特我道歉,但到现在ta已经开始更文好久了却还没有道歉?不过也看淡了,就这样挂着吧,万一哪天能得到一份歉意和尊重呢

        (又跑题了orz/其实是想说好久没更又恰逢中秋,运气好的话今天能双更,不过别报太大希望,这个要看我码字速度的

——————

接上文

【彼得视角】

     

        第二天他们休整了一天,几次在被其他祭品发现前有惊无险的转移了阵地。彼得发觉昆汀的侦查与反侦察能力极强,而且颇爱设置思维陷阱反将敌人一军。他觉得自己的爱人阴人成功时一副“我就知道”的样子像极了逮到猎物的狐狸,真他妈的性感。

        就在彼得几乎要对这里产生“幸福”感的时候,有一件糟糕的事发生了。他们现在有了匕首,昆汀的生存和追踪训练得又很好,哪怕彼得现在还是个伤患,只要足够谨慎,俩人的生计也全无问题。

        可他们需要药。空地和其中的物资早被结盟的小团体控制住了,在这里投放的药物本身就不多,且不确定被放进哪袋物资了,成功抢到药品的概率微乎其微。

        这两天他们一直靠亲吻和情话获得赞助人的药品,第三天却失败了。彼得和昆汀从清晨等到正午,日暮等到子夜——直到第四日的太阳升起,还是没能等到空投。

        其实彼得潜意识里希望再等等,再多等等——他隐约意识到事态如此的原因,却不愿面对。

       可彼得的伤口等不了了。他的伤口还没有愈合,又在这种鬼地方,随时可能会感染或血崩,没有药品的风险太大了。他每天都需要消耗药品,以确保自己的伤口不会发炎。

        但他真的不想面对他面临的选择。他其实很清楚赞助人的意图,清楚他们希望他如何做。无非是一命换一命罢了,别人的命留下,或他的命留下。

        他认为他也清楚昆汀的意图——男人对药的渴望比彼得本人还要强烈些,生怕彼得又一次病倒。彼得明白,他会不惜一切手段拿到药。他当然也察觉到男人想要劝说他,于是一整个上午避免和昆汀交流,眼神交流也不行。

        入夜。

        彼得踩灭篝火,爬上树梢。此间有高树鸣蝉,天蓝如水洗。 

        昆汀随后也上了树,坐在男孩身边。他们刚在篝火旁完成了一个缠绵的吻,双唇分开时勾出一缕银丝,火光映衬下仿佛液态琉璃。

        亲吻时彼得主动把舌头送进昆汀的口腔,并撩人地、类似呻吟地气喘。他甚至把手放在昆汀的裤腰上摩挲。

他无疑是在向赞助人让步:我可以更诱人,可以更吸引观众,如果你们需要男优我甚至可以直播做/爱。

        同样无疑的是,赞助人并没有被彼得的示好打动。昆汀检查了附近的人烟,兽迹,和空投。好消息是什么都没发现,坏消息也是什么都没发现。他爬上树,坐在彼得身边。男孩压低声音同他讲话,荧幕前看来就像甜蜜的耳语。

       “还是什么都没有吗?”

       “是。彼得……”

       “不可能!”男孩压根不让他把话说完,眼眶骤然红了。他意识到自己音量过高,又把声音压低下来。“我说过,我永远,不可能,杀人。”

       “呼——”昆汀把彼得揽进怀里,“放松,放松……听我说几句好吗babe,决定权在你。”

       ——其实还有后半句是“哪怕你执意不动手我也有一百种方法亲自替你做肮脏事。彼得默默想。 他没说话,算是默许了昆汀的游说。

      “我们最后都是会死的,只能留下一个。我们会被饿死、渴死、被野兽咬死、流血过多而死、被击杀、被暗杀。大多数人都痛苦地活着、痛苦地离开。你做的并不是杀戮,你是在救赎。 下手利落些,别让他们痛苦更久。不够狠心的下场,就是你和其他无辜的人都更久的痛苦,耗死在这场比赛里。”

        昆汀把男孩往怀里捞了捞,小心地避过他背部的伤口,抚上他的后颈,在发梢上挠了挠,又顺着侧颈一下一下地揉,像在安抚犬类或是其他什么的小动物。

       “听话,既然他们想要看表演,那就让他们看。不再躲藏了,好不好?”

       彼得发现昆汀非常喜欢使用“表演”这个词。早在他们第一次见面时,昆汀就用“表演”作为这场游戏的代词。他在脑海中回味昆汀的话:救赎,痛苦,杀戮。良久,他闭上眼睛,轻轻地应了一声。

TBC.


储三三🇨🇳🇨🇳

看完虫二了,真的有很多话想说

看完虫二了,真的有很多话想说

                                                      by 一个铁虫小话唠

     虫二总能在我专心致志看小虫时给我一把铁虫的大刀,电影里无时无刻都与Tony Stark有关系...


看完虫二了,真的有很多话想说

                                                      by 一个铁虫小话唠

     虫二总能在我专心致志看小虫时给我一把铁虫的大刀,电影里无时无刻都与Tony Stark有关系

     先说说虫子吧 这一部的虫子因为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失去我们所爱的Mr.Stark,所以他并不想参与任何战争,如果说虫一的小虫子 好斗(划掉)急于证明自己的实力,那么虫二的小虫子就是与肥啾一样想要好好休息的疲惫的战士。这部电影让我无时无刻不在心疼小虫子,他只是个未成年的孩子,只是被Mr.Stark小心翼翼地保护的一个Kid,只是想去度个假,放松放松,跟自己喜欢的人说“I like you.”却被迫拉入神秘人的阴谋,被Nick Fury拉入一场大战。但这并没有任何办法,因为他是Spider-Man,Avengers在经历重创以后没有人能够保护别人,只能他自己上。正如Tony Stark所说:This is what a hero will do.突然让我想起了Kings man里的一句话:“你是一个特工,你只有完成了所有任务的时候,你才能为自己战死的队友默默流泪。”当我看见小虫子被关进监狱,接着被Happy接出来时,我哭了。如果Mr.Stark还在,他又怎会让小虫子受到如此的伤害,他如果还在,他一定会一边生气的教育着自己的kid 一边帮Peter摆平所有事情。可是他不在了,所以Peter只能靠自己去努力,去成长,去成为一个称职的Avenger,去 become Spider-Man。对于神秘人这起事件,很大意义的改变了小虫,他从一个不敢杀死偷窃犯的男孩,成为了为了世界和平主动杀人的男人,他开始坚强,开始面对一切挑战,开始成为下一任Ironman,下一个Tony Stark。

       可能会有人觉得Peter总算成长了,但是我真的不想让他成为下一个肥啾(因为受到伤害,开始变化)。可以庆幸的是,即使他收到再多的来自黑暗的影响,他依旧是那个友好邻居Spider-Man,依旧是那个受了再多伤依旧顽强站起来的小虫子。

       再来说说神秘人,当他上场的时候,我惊了。这不就是例外一个Tony Stark吗?无论是眼神还是动作,还是什么其他的,简直就是Tony Stark的卖家版好吗?电影里还是有点带有神秘虫的气氛的,我觉得神秘人一开始并不是想杀死小虫子,我也觉得他被小虫子的人格所感动过,只是他的野心阻挡了他。

       接下来就是Nick Fury了,我实在是莫的搞懂为什么聪明如Nick的人,会被骗(笑),如果不是Happy,他大概就蒙在鼓里,被神秘人欺负了吧。

      今天就这样,可能还会再说一期关于黑凤凰的。

桦叶要上华师范
我超级无敌开心的!我家Pete...

我超级无敌开心的!我家Peter上试卷啦!

我超级无敌开心的!我家Peter上试卷啦!

蓝色飞翔

【荷虫】Secret War 8. Strength



“我以后可能都没法正视奇异博士了哈哈哈哈哈……他本人要是知道了真相一定会很生气噗——我已经可以想象出他的表情了哈哈哈哈。”
“……我倒是没想到你居然能成功的骗过他们,看来你演技还不错?”
Tom吞下最后一口意大利面,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
“我也没想到啊!虽然有些场景我重拍了很多……”强化过的视力让Peter能够轻松看清那粉嫩可爱的舌尖是怎样一点点卷走男人嘴唇上的肉酱。

要是能录下来就好了,蜘蛛侠这么想着。
嘿你的战衣明明有录像功能的!

打住打住自己是不是太过变态了,蜘蛛侠甩了甩头决定转移注意力。“嘿!这可是蜘蛛侠本人亲自演出!你们应该在演员名单上加上我的名字!”
“我们每次都加了的啊...





“我以后可能都没法正视奇异博士了哈哈哈哈哈……他本人要是知道了真相一定会很生气噗——我已经可以想象出他的表情了哈哈哈哈。”
“……我倒是没想到你居然能成功的骗过他们,看来你演技还不错?”
Tom吞下最后一口意大利面,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
“我也没想到啊!虽然有些场景我重拍了很多……”强化过的视力让Peter能够轻松看清那粉嫩可爱的舌尖是怎样一点点卷走男人嘴唇上的肉酱。

要是能录下来就好了,蜘蛛侠这么想着。
嘿你的战衣明明有录像功能的!

打住打住自己是不是太过变态了,蜘蛛侠甩了甩头决定转移注意力。“嘿!这可是蜘蛛侠本人亲自演出!你们应该在演员名单上加上我的名字!”
“我们每次都加了的啊。”
“……真的?在哪?”
“就在Tom Holland这个名字的前面啊啊啊啊我错了我错了!”
蜘蛛侠才不会善罢甘休,带着细小倒刺的手指把打了发蜡的漂亮发型弄得乱七八糟。
“我的头发……你搞到你想要的东西了?”
“是的,没想到你头发的手感真好。”
“什……”
Tom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哦哦哦你是在说剧本!一点点!我只搞到了一点点!而且我还不知道它们是不是真的!”
就知道会这样。
好莱坞明星翻了个白眼:“我会继续向你“剧透”的,我也理解你,只是下次别这样把我关在房车里了。差点把我憋死。而且这有点像——”
“密室杀人?别瞎想了old man,谁会杀你。好了,我三天后再来找你。”
“我说的不是那个……”



“你要回去了?再待几天吧。”
“我都在你这呆了整整一周了,再不回去他们会急死的。”
“……那你注意安全,别一个人逞强单打独斗,实在不行你就去找奇异博士。”Tom拉住男孩的手。“多缠会儿他他就会心软了,记住了吗?”
“好,我记住了。”Peter点点头。
“向我保证。”Tom又一把将男孩抓了回来。
这次男孩顿了一下,回过头看着那个和自己长着一张脸的人。

……这样的眼神已经很久没见到过了。

“我向你保证,Tom。”
“保证什么?你可别想跟在外星飞船上那次忽悠人。”
“好吧,”男孩举起右手发誓。“我保证不会一个人逞能去单打独斗,必要时会先去找帮手。”

“还有,要是你睡不着的话,记得来找我。”
Peter静默地点点头。


两天后电影的拍摄进度到了惊奇队长回到地球加入战局。
在休息的时候经纪人找到了Tom。
“怎么了吗?”
他抬头看了一眼,继续读着剧本,上面写着惊奇队长告诉他有一伙外星人带来了足以炸掉整个太阳系的炸弹。
“漫威和索尼没谈成,”经纪人说到,“他们决定要你拍,呃,那个版本的结局。”
“你的意思就是说……”Tom一瞬间感到口干舌燥。
对方点了点头,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谢谢你告诉我这个消息。我想我得,单独呆一会。”他点点头,话没说完就站起来快步朝自己的房车走去。


“Fuck!”
回到房车里Tom先是呆了片刻,最后一拳打向墙壁。
“Fuck fuck fuck!!”
他妈的这都是些什么破事!!!
这些该死的商人!该死的版权!
想到那男孩被高速列车撞飞的场景他又连着向墙壁打了好几拳。

冷静下来,Tom,冷静下来,冷静下来。生气可没用,你得想办法阻止这一切。
他闭上眼强迫自己从一数到十。
然后是一阵刺痛,Tom这才注意到自己的指节在流血。
流血,他注视着自己的手。
流血。
好吧,总是要做出点牺牲的。


“我在想,也许你们可以……饶蜘蛛侠一命?”
导演和编剧皱起了眉头。
“比如,改个结局什么的,大家都喜欢happy ending。”
“Tom,你知道这不是我们说了算的。”
“我知道,但是你们肯定能做点什么,像是一个……开放性的结局?”
“……恐怕不行。”
“但他明明只是个17岁的孩子!你们就忍心这么对他?先是他的Ben叔,然后是Tony Stark,接着又是他的May!他已经一无所有了!而你们还想着让他去死?!”
“Tom你冷静一点,他只是一个漫画人物……”
“别跟我说他只是一个漫画人物!就算是漫画人物也不会想年纪轻轻地就死掉!你愿意在你16岁的时候就死掉吗?!”看在上帝的份上有点良知吧!!
“我们也不想看到蜘蛛侠死掉……”
“曝光真名的那个彩蛋可不是这么回事!我记得你们的访谈,”他看向两位编剧。“赢得有多大,我们就想让你摔得有多惨——你们只是嘴上说说而已!”
“Tom,Tom,够了。”编剧打断了他的话。“如果你要是在意的话,那为什么还要同意拍那个彩蛋?”
“我——”
“Peter Parker只是一个漫画角色,漫威漫画里已经死了很多角色不是吗,金刚狼,快银,钢铁侠。甚至绝大部分人都死过一遍,蜘蛛侠只是其中之一。”

“我可以不要片酬。”
对面三个人都愣住了。
“Tom?”
“我可以不要这部电影的片酬,只要你们……给他个好结局。”语调要平稳,语气要坚定,就像是在宣示自己的主权那样。“这对我很重要。”
“Tom,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那可是你的工资!你半年的收入!一大笔钱!”
“我知道我在讲什么,实际上我正准备亲自给索尼那边打个电话。”他摸出手机。
“你真是疯了伙计!你是受了什么刺激还是吸大了?”导演伸手拦住这个英国人。
“呃我不觉得他抽了什么东西。”
“我当然知道!我只是形容一下!好了Tom你冷静点,把手机收起来,我们几个会再和上面商讨一下的!”
“那我等你们的消息。”

希望事情能顺利解决。
希望事情能顺利解决。
希望事情能顺利解决。

要是没能成功呢?索尼看不上你那点片酬的。一个Q版的自己在他耳边说到。迪士尼也不会。

Tom在床上翻着剧本。
“那就只能开战了。”另一个Q版的Tom从剧本里抽出了一个单词递到他眼前。



tbc.

HonkyCat
好像从来没有share过这张图...

好像从来没有share过这张图,怎么这么搞笑

好像从来没有share过这张图,怎么这么搞笑

Chicool极酷

封面上的男神-Tom Holland帅力升级GQStyle2019秋冬刊封面

再一次被“荷兰弟”帅到体无完肤!

封面上的男神-Tom Holland帅力升级GQStyle2019秋冬刊封面

再一次被“荷兰弟”帅到体无完肤!

粥疼疼biubiubiu
占tag道歉的,今天去楼下给小...

占tag道歉的,今天去楼下给小虫拍了个照,照相技术太渣了,战衣等过两天到了在继续补照片,小虫还没截团,大家如果要定,就抓紧,每款前20都送零钱包的!

占tag道歉的,今天去楼下给小虫拍了个照,照相技术太渣了,战衣等过两天到了在继续补照片,小虫还没截团,大家如果要定,就抓紧,每款前20都送零钱包的!

蓝色飞翔

【虫铁】XVIII. Moon

虫铁月粮活动8.27日

上一棒 @拒绝服用利培酮 

下一棒 @奈何花落 


Peter很难得的感冒了,而且还是得的重感冒。


他之所以感冒是因为Loki把他的房间和Thor的房间搞混了。邪神在深夜里施了个冰冻咒,于是蜘蛛侠不幸地中招。


大冬天本应和温暖的被窝缠绵的时候却睡在冰窖里还盖着冰被子是什么滋味?

被冻了半个小时才醒的Peter感觉只有一个。


透心凉,心飞扬!


“阿嚏!阿嚏!阿嚏!!”Peter被迫请了病假,一整个上午都在基地里打喷嚏,还用光了一整包纸巾来擦鼻涕。

中午的时候Happy带来了一盒感冒药。...


虫铁月粮活动8.27日

上一棒 @拒绝服用利培酮 

下一棒 @奈何花落 


Peter很难得的感冒了,而且还是得的重感冒。


他之所以感冒是因为Loki把他的房间和Thor的房间搞混了。邪神在深夜里施了个冰冻咒,于是蜘蛛侠不幸地中招。


大冬天本应和温暖的被窝缠绵的时候却睡在冰窖里还盖着冰被子是什么滋味?

被冻了半个小时才醒的Peter感觉只有一个。


透心凉,心飞扬!



“阿嚏!阿嚏!阿嚏!!”Peter被迫请了病假,一整个上午都在基地里打喷嚏,还用光了一整包纸巾来擦鼻涕。

中午的时候Happy带来了一盒感冒药。


“你不知道吃药吗?”

“自从我被蜘蛛咬了后就在没感,阿——嚏!感冒过,所阿嚏!”

“……”Happy扶额,“行了行了,快点吃药。”

“哈,谢了Ha……阿嚏!!!”

“真糟糕……对了,Mr.Star阿嚏!Stark人呢?”

“我不——他应该能在午夜前回来。”Happy不耐烦地塞给他一包新的纸巾,“你最好别传染给他。”


可惜吃了Happy给的药Peter的病情并没有什么减轻,蜘蛛侠还是不停的打着喷嚏。

“大阿嚏!!大概因为那是魔阿嚏!魔法?”

“这和我的魔法无关。”邪神坐在他兄长的背上 面不改色。“如果有让人感冒什么的魔法的话那简直是在侮辱魔法。”



快到凌晨的时候,Peter流鼻涕打喷嚏的症状终于有所缓解了。


“Mr. Stark!你回阿嚏!!你回来了!”

“你感冒这么严重?!”小胡子男人皱起眉头。

“没事的!我已经好了很多了!”

“Friday,给我取消下个月基地全部的布丁订单!”

“不要啊Mr. Stark!还有其他人,我也很喜欢布丁的阿嚏!明天我就会没事了!”

“那就赶快去睡觉。”

“可是……”

“怎么了?这个点了还不睡觉?会长不高的。”Tony皱了皱眉,略微不满的催促到。

“呃……那个,我的整个床都还是湿的……”Peter缓慢的转过头,一字一顿的回答道。

“……今天一天你都没换吗?”Tony难以置信地喊道。

“没关系的!我我我可以睡沙发!”

“你还想让你感冒更严重?!”

“我我我……阿嚏!”


滴滴,滴滴。

休息室里的投影的时间变成了00:00。


Tony瞥了一眼,对着那不知所措的小屁孩以不容置疑的语气说到。

“今晚你跟我睡。”

“但是我……”

“在我的房子里就应该听我的话,现在快点去我卧室,安静点,我真的困死了。”



Peter安静的躺在床上,蜘蛛能力强化过的他现在能轻而易举地听见自己背后那个男人的呼吸声。

几乎真的是倒头就睡。男孩心想,Tony究竟有几天没合眼了?

蜘蛛侠屏住呼吸,数起枕边人的心跳。


白炽灯发出的亮光短暂地在视网膜上挣扎了几秒,紧接着就是一片漆黑。

黑暗如潮水一般笼罩了睡梦中的男人,又变得像沥青一般粘黏在他身上。

钢铁侠变成了一个瞎子。

与无法挥去的黑暗一同到来的,有烦躁,不安,还有恐惧。

为什么是黑暗?

什么都看不到,于是什么都可能会出现。

为什么是黑暗?

什么都观测不到,所以无法否定掉它们的存在。

为什么是黑暗?

——因为什么都没有。


Tony的呼吸变得困难起来。

“呃……”男人发出窒息般的声音。


“……Mr.Stark?”察觉到不对劲的Peter犹豫的轻声唤道。

得到的是男人深深的吸气声。

“Mr.Stark?”

男人呼吸的节奏变得混乱,再迟钝也该意识到不对劲了,Peter伸手摇晃起Tony。

“Mr. Stark!Mr. Stark!……Tony!”


他看见Tony微微颤抖的身体——可能是因为恐惧才会有的。

“Mr. Stark?”Peter握住对方的手,刚才Tony的那一拳打得他胸口隐隐作痛。

瞪大的褐色眸子还未聚焦,里面装满不安和恐惧,脆弱的男人双手抽搐着伸向男孩。

“呃,Tony?”Peter小心翼翼的开口。


“……你是什么?”

男人的双唇艰难的,几乎是蠕动着说出了这句话。

“我……我是Peter啊,Peter Parker。Mr.Stark你……做噩梦了?”男生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抱住Tony的肩膀试图给对方更多实感。“你做噩梦了。”

Tony的身子明显地僵了一下,然后迟疑的问道“你是……Peter……?不是别的什么?”

“我是你的Peter。”男孩重重地点头。“和你一起去了柏林又去了太空的Peter Parker。”

接着Tony Stark做了件让Peter Parker震惊不已的事。


Tony伸出手在男孩的脸上晃来晃去,最后放到了Peter的脸上。

“M,Mr.Stark?”

短暂的迟疑后,Tony用手指轻轻地在男孩的脸庞上移动起来。

男孩惊得睁大了眼睛。

 

食指滑过对方的颧骨,鼻梁,眼睛以及眉弓,似乎浑然不觉青少年的紧张,只顾确认着对方的身份。

最后男人长舒了一口气。“Peter。”

“我在这里。”

“那就好。”


“Mr. Stark?”

Tony迷茫的睁开眼看着Peter。“干嘛……你不睡觉吗?”

“那个……你可不可以让我抱着你的一只手臂?”Peter吞吞吐吐地开口。

“随便你,我得睡……”话还没说完小胡子男人就闭上了眼。


“……”

被吓醒了的少年叹了口气,手从男人的腋下穿过后搂住对方的上臂。

这样就行了——“抱着Tony的手臂”。蜘蛛男孩对这个姿势非常满意,合上眼皮准备入睡。


9秒过后那对浅栗色的眼睛又睁开了。

看着安稳入睡的男人,Peter脑海里忽然冒出一个念头,随后伸出手指报复似的划过对方的脸庞,摸着男人的鼻梁眉毛,力道却轻得像是对待沙堡。


想要治愈你的饥渴,

就算那仅仅是只存在于孩童心里的东西。

想要治愈你的饥渴,

哪怕人们根本不会接受这样的真实。

尽管如此我还是渴望着满足你的希望,



当Peter回过神的时候,粘染了自己湿度的指腹已经贴在了男人的嘴唇上。




 ……就当作是给自己的生日礼物吧。

躲到被子里的男孩满脸通红地开导自己。


浅柏氏
外网粉丝制作了一张《蜘蛛侠3:...

外网粉丝制作了一张《蜘蛛侠3:无家可归》的海报

我爆哭


图源网络

外网粉丝制作了一张《蜘蛛侠3:无家可归》的海报

我爆哭


图源网络

Alex_Hogwarts

反驳索尼粉所称虫在索尼手里时票房表现很好。

荷兰虫系列收益明显好于加菲虫和托比虫。


光看票房加上通货膨胀什么也看不出来,所以我做了一个 (票房-投资)/投资 的简单回报率计算。这样比较更公平,减少通胀的影响。


P1 是按回报率从高到低排列,P2是按照那位老哥的票房顺序从高到低排列。(@雪鹰SnowFalcon 在评论里说明了她记反了钢1和钢3的票房,这里我也更改过来了)


P.S. 这里的回报率与严格意义上的回报率不同,用票房收入代替了利润来进行计算。


数据来源:投资数据来源 Wiki;票房数据我直接采用了这位老哥的,她后来补充她的数据来源于 mojo。

反驳索尼粉所称虫在索尼手里时票房表现很好。

荷兰虫系列收益明显好于加菲虫和托比虫。


光看票房加上通货膨胀什么也看不出来,所以我做了一个 (票房-投资)/投资 的简单回报率计算。这样比较更公平,减少通胀的影响。


P1 是按回报率从高到低排列,P2是按照那位老哥的票房顺序从高到低排列。(@雪鹰SnowFalcon 在评论里说明了她记反了钢1和钢3的票房,这里我也更改过来了)


P.S. 这里的回报率与严格意义上的回报率不同,用票房收入代替了利润来进行计算。


数据来源:投资数据来源 Wiki;票房数据我直接采用了这位老哥的,她后来补充她的数据来源于 mojo。

Alex_Hogwarts

蜘蛛侠电影索尼方制片人黑历史。


时任索尼哥伦比亚影业主席Amy Pascal 与“好莱坞最大的 asshole” Scott Rudin 曾被曝光有种族歧视言论。


事发后索尼名义上炒掉了 Amy Pascal,但仍然源源不断地为她提供制片岗位。


我不信任 Amy Pascal 的制片水平,也不信任她的人品。而索尼明知一切,仍不断给她制片机会,因此我也不信任索尼。

蜘蛛侠电影索尼方制片人黑历史。


时任索尼哥伦比亚影业主席Amy Pascal 与“好莱坞最大的 asshole” Scott Rudin 曾被曝光有种族歧视言论。


事发后索尼名义上炒掉了 Amy Pascal,但仍然源源不断地为她提供制片岗位。


我不信任 Amy Pascal 的制片水平,也不信任她的人品。而索尼明知一切,仍不断给她制片机会,因此我也不信任索尼。

Alex_Hogwarts

索尼制片人 Amy Pascal 非常不行。



Amy Pascal,作为制片人总共十五部作品,其中已上映的只有九部,分数除了与漫威合作的电影外普遍不太高。2006至2015年间任索尼哥伦比亚影业主席,结束她任职的原因是她在公司邮件中发表的关于奥巴马的种族歧视言论(索尼系统被黑后泄露的)。


这说明什么,索尼根本不在乎种族歧视言论在公司内部出现,直到被黑客公开才有所作为。



Amy Pascal 的制片水平我不信任,再加上 Jon Watts 不确定导演下一部蜘蛛侠,我对索尼的下一步棋一点信心也无。



附上 Amy Pascal 制片作品评分: ...

索尼制片人 Amy Pascal 非常不行。




Amy Pascal,作为制片人总共十五部作品,其中已上映的只有九部,分数除了与漫威合作的电影外普遍不太高。2006至2015年间任索尼哥伦比亚影业主席,结束她任职的原因是她在公司邮件中发表的关于奥巴马的种族歧视言论(索尼系统被黑后泄露的)。


这说明什么,索尼根本不在乎种族歧视言论在公司内部出现,直到被黑客公开才有所作为。




Amy Pascal 的制片水平我不信任,再加上 Jon Watts 不确定导演下一部蜘蛛侠,我对索尼的下一步棋一点信心也无。




附上 Amy Pascal 制片作品评分: 




与漫威合作制片的作品:Homecoming 7.5分,Far from Home 7.9分,蜘蛛侠平行宇宙 8.4分;


她独立制片的作品:Molly‘s Game 7.5分,The Post 7.2分,The Venom 6.7分,蛛网中的女孩 6.1分,捉鬼敢死队 5.2分。




这种水平的制片人、一个种族歧视的制片人,索尼就是能抓住她不断地给她提供制片机会。

蓝色飞翔

【荷虫】Secret War 6. Twice



“我要开始拍你个人电影的第三部了。”
在一个月后的某次见面时Tom对蜘蛛侠本人说道。
“是吗,那我猜不久后我又会遇上什么反派了。”Peter愣了几秒又继续逗着Tessa。“希望别是什么大麻烦。”
“我觉得有点难……”
“什么?你已经知道剧情了?”Peter转过头来看着Tom。
“这倒没有,漫威总是第二天早上改剧本,或者是拿出真正的剧本吧。我只是知道和我一起演戏的人有Brie和Bene——”Tom在说出那两个名字后才后知后觉地察觉自己说漏了嘴。
“他们是谁?很有名的影星吗?”Peter说着就拿出了手机准备搜索。
“等等等等!别搜!你这样算是剧透了!!”Tom慌张地制止。
“搜一下也不至于吧……...



“我要开始拍你个人电影的第三部了。”
在一个月后的某次见面时Tom对蜘蛛侠本人说道。
“是吗,那我猜不久后我又会遇上什么反派了。”Peter愣了几秒又继续逗着Tessa。“希望别是什么大麻烦。”
“我觉得有点难……”
“什么?你已经知道剧情了?”Peter转过头来看着Tom。
“这倒没有,漫威总是第二天早上改剧本,或者是拿出真正的剧本吧。我只是知道和我一起演戏的人有Brie和Bene——”Tom在说出那两个名字后才后知后觉地察觉自己说漏了嘴。
“他们是谁?很有名的影星吗?”Peter说着就拿出了手机准备搜索。
“等等等等!别搜!你这样算是剧透了!!”Tom慌张地制止。
“搜一下也不至于吧……等等,你说剧透?”这回Peter站起身子走到Tom面前和他对视。
“难道他们是我认识的——我那个世界认识的人?”
“……”Tom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眼睛里全是懊恼。
你这跟承认了没什么两样……Peter努力把这句已经跑到舌尖上的话咽回了肚子里。


两周后,结束当天拍摄的Tom心事重重地回到他的房车,发现Peter躺在他的床上。
“嘿 old man。”
“你怎么在这儿?!”
“怎么了?我昨天不是刚来过吗?放心我都穿着隐形战衣呢,窗帘也都拉上了,不会有人发现我的。”Peter向后一倒,随意地瘫在床上。“你也太容易受惊了吧。”蜘蛛侠在床上躺了一会儿,身边却始终没有人坐下,他抬起头发现Tom站在原地还开始焦虑地咬着手指。
“你怎么了?是不是因为我没通知你就过来了?如果是的话那我向你道歉——对不起,Tom。”他起身走到Tom身边,握住对方的手。
“T,Tom?”对方仍然没有理他,Peter有点慌了,开始摇晃握住的那只手。
Holland这才看向他。
“你能……你的那块水晶,能带把我俩传送到某个没人的地方,比如撒哈拉沙漠吗?”
“呃,我还没试过,你去撒哈拉——”
“现在就试一试。”
“好,好的……”

Peter满脸不解,但还是把自己空无一物的左手握拢,然后再摊开。
一个小小的淡蓝色透明菱形物体漂浮在他的掌心上。
“闭上眼,想着你要去哪,然后抓住它。”蜘蛛侠说到。

等再次睁开眼睛时两人眼前还是熟悉的景色。
“看来不可以。”Peter有一点失望。随后他又看向Tom。“我们不能就在这里吗?”
“你有没有去问问奇异博士这东西到底是什么?”
“噫,我才不要去找他,万一被他没收了怎么办?”

“你不是有什么事想要和我说吗?”
“……我不知道。”
“?”
“我没决定该不该告诉你。”
“是和我有关的事?但是你……”男孩咬了咬嘴唇。“那你呢?你想告诉我吗?”
“我……从私心上来说,我是想告诉你的,Peter。”Tom游离的眼光终于停了下来。
“那就告诉我吧。”
“……你确定吗?一旦我告诉你了,你就再也不能……「不知道」了。”


Peter皱着眉头在Tom对面坐了下来。
四目相对,Peter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Peter,那我需要你……不,我请求你。请你在听到接下来我告诉你的消息后,能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Tom握住Peter的双手。“你能做到吗?”
“我会拼命冷静的。”
Peter看着那双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眸子。
“我们今天拍了……”

他听见男人说:“你婶婶死去的剧情。”


什么?
Tom在说什么?
“你刚刚说了什么?”

那人又重复了一遍。

“这,不好笑……”
他想要笑,但是脸上的肌肉变得不受他的控制。

“你玩笑开过头了,Tom。”

男人沉默的看着他。
“这是用来骗观众的,对吧?这一定是假剧本……”男孩站了起来。
握住他的手松动了。

这一定是骗人的。

“告诉我这是假的剧情。”
Peter死死抓住那双手。

不可能的,我不相信。
“告诉我这是真正剧情的烟雾弹。”

“给我说这是假剧情!!”

“嘶——”
也许是因为Tom脸上吃痛的表情,也许是因为Tom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Peter Parker才从愤怒中脱离了出来。
“我——对不起!你的手——我,我不是故意的!”
Tom没回话,他皱着眉头握住自己的手腕,同时喘着粗气。
“我我我……喷雾!对了喷雾!”
战衣的指尖喷出一股绿色的东西。
“我真的很抱歉!我太激动了没有控制好自己,Tom请原谅我Tom——”
“我当然知道你不是故意的,Peter,你不用道歉。”Tom一边甩着自己的左手一边倒吸凉气。
没想到自己第一次感受到蜘蛛侠的力气是通过这样的方式来的,太疼了。

“你的手还好吗?有没有骨折什么的,我去给你拿点冰水……”Peter慌慌张张地起身,但是被Tom拽住了。

“骨折倒是没有,不过既然你冷静下来了,那就继续听我说。”
“但是——”
“我把剧本偷偷拍了个大概,马上就发给你。现在离事情发生应该还有几个月,来得及救你的婶婶。如果剧情有什么变动的话,我会再告诉你,这段时间你得多往我这边跑了。”
Tom露出一个鼓励的微笑。“没事的 Kid,你都拿到剧本了还怕什么。”

“Thank you,Thank you Tom.”
Peter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紧紧的抱住Tom。


在那之后Peter穿越世界的频率提高了不少,一周七天里至少出现三天,有时一天还来好几趟。但是半个月过去了,剧本也一直没有任何变动。

“至少你可以根据剧本准备好应对措施了。”Tom这样安慰到。
“你说的对,时间还很充沛,我可以准备好几套方案。”Peter点了点头,接着握住了那块菱形物体。“我周三再来找你。”


周三到了,Peter却一整天都没有出现,Tom等了一个晚上,日期变成了周四还是没有看见那个人。
下一个周三,电影已经拍到了反派登场。
再下一个周三,Peter Parker还是没有出现。
直到周日。

那天Tom结束了拍摄工作后穿着蜘蛛侠制服回到自己的房车里,打开门的时候发现窗帘都被拉了起来,一个人影缩坐在他的床上。
“Peter?!”

“你怎么不开灯?这么久了你都没联系我,发生什么事了?”
再次见到担心挂念的人,Tom几乎是手脚并用扑到对方跟前的。
“你还好吗?怎么——”
Tom忽然愣住了,他在男孩的身上闻到了泥土的味道。

“May去世了。”
男孩淡淡地说。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