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蝴蝶香奈惠

36825浏览    403参与
Tosaka_玥寒

一个蝴蝶姐妹🦋
刚回归lof近期会更新很多存档

一个蝴蝶姐妹🦋
刚回归lof近期会更新很多存档

肝肾皆不够的咸鱼诺

鬼灭让我这个只画糖和沙雕的人画起了刀…该剧透的剧透完了。我的泪不值钱(。)orz
下次摸鱼我回归沙雕✓刀太难了(。)
练习打卡。迷迷糊糊画成了横版我就又还是给拆成竖版了。于是排版就奇葩了起来(ni)

鬼灭让我这个只画糖和沙雕的人画起了刀…该剧透的剧透完了。我的泪不值钱(。)orz
下次摸鱼我回归沙雕✓刀太难了(。)
练习打卡。迷迷糊糊画成了横版我就又还是给拆成竖版了。于是排版就奇葩了起来(ni)

厂犬日青

【鬼灭之刃】全员“存活”if存在的世界——炎柱

jj:[鬼灭之刃]全员“存活”if存在的世界 (jj审核emmmmm)

cp:[鬼灭之刃]全员“存活”if

lof:一忍 二义勇 三锖兔 四藤花 五蜜璃 六鳞泷 七真菰 八手鬼 九炎柱(以后仅在最新章更新lof链接)

#从鳄鱼老师刀下夺人


以下文案:

水柱·富冈义勇:一想到他,就会心痛到不能自已。
虫柱·蝴蝶忍:我要保持姐姐最喜欢的微笑。
恋柱·甘露寺蜜璃:师父……
霞柱·时透无一郎:我不是十岁的时候变成一个人,而是十一岁!
风柱·...

jj:[鬼灭之刃]全员“存活”if存在的世界 (jj审核emmmmm)

cp:[鬼灭之刃]全员“存活”if

lof:一忍 二义勇 三锖兔 四藤花 五蜜璃 六鳞泷 七真菰 八手鬼 九炎柱(以后仅在最新章更新lof链接)

#从鳄鱼老师刀下夺人


以下文案:

水柱·富冈义勇:一想到他,就会心痛到不能自已。
虫柱·蝴蝶忍:我要保持姐姐最喜欢的微笑。
恋柱·甘露寺蜜璃:师父……
霞柱·时透无一郎:我不是十岁的时候变成一个人,而是十一岁!
风柱·不死川实弥:我从来没有怪过你。
***
水柱·锖兔:嗯!你已经是个可靠的男人了!
花柱·蝴蝶香奈惠:小忍,站起来。
炎柱·炼狱杏寿郎:唔呣!大家都做得很棒!
时透有一郎:“无一郎”的“无”是“无限”的“无”。
鬼柱·不死川玄弥:这样吗,哥哥……

内容标签: 少年漫

搜索关键字:主角:藤花 ┃ 配角:争夺便当的人士 ┃ 其它:刀下夺人,续1s,藤花才是真爱




九·炎柱



我是藤花。

虽然很害羞,回到蝶屋后,忍小姐给我做了一个全身检查。


……原来忍小姐你不是在恐吓富冈先生啊!?


我感受到自身信誉的严重丢失。

我真的没能去成藤袭山,白天的时候也在好好睡觉,身体没事的。


虽然隐瞒了忍小姐一些事情,但从最开始她研究被香奈乎砍下的断臂时,我就未曾阻拦。不是自信认为忍小姐研究不出来,而是不知道怎么说才好,伴随破罐子破摔,干脆随她去。


至于阳光,忍小姐一句噎住了我。


“如果你梦游去到外面呢?”


且不说有富冈先生看着我怎么可能在他眼皮底下闭着眼溜出去……等等富冈先生把我说梦话的事情都捅出来了吧!

富冈先生害我。


忍小姐的问题我无法回答,白天的事情我从未多想。只要睡着,一切都不用思考,我会安全完整地在夜晚醒来。

白天只需要睡过去就不用担心阳光,这样的潜意识想法,是因为什么?


***


既然拿了探索藤袭山当借口,富冈先生走后,我顺势询问了忍小姐。


“藤袭山啊……”


我点点头。


祢豆子的事我告诉给了忍小姐,同样是保下鬼,富冈先生也告知过主公,经过了主公的认可。但是祢豆子不像我在蝶屋,没有那么大的知名度,被柱一个接一个找上门评估。


有原柱看着,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忍小姐是这么说的。


除了被炭治郎杀死的手鬼外藤袭山上再没吃过多人的恶鬼——这个消息来自祢豆子身边的弟弟妹妹,他们没有闲着,因为不会感到疲惫,早早就和父母探索了整座山。


但是保不准鬼杀队主公会有别的动作。


“这次回来,有发现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忍小姐问我。


我很喜欢“回来”这个词。


“香奈惠小姐不在了。”我即答。


“藤花真厉害,马上就猜到了。这就没有悬念了。”忍小姐无奈地摇头。


“难道是……”


“没错。如果说潜入最方便的,那不就是任何人都看不到的柱。香奈乎也在那里,有情况可以立刻反馈。”


我感到内心戳了一箭,和日轮刀相同材质作用的那种。


……不过最开始的借眼能达成现在这个效果,我也没有想到。


死去的人们能经由我发挥出巨大的作用,我的能力并不是我所想的那般不合适,或者说无用。等到了柱合会议开始的时间,或许我可以向主公提出一个建议。


隔了好一段时间压下愤怒的我又想起那些莫名其妙的话语,什么白天的时间,什么讨厌藤花……嗨呀又开始生气,这时候倒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了,和我吵个三百回合啊!

这个不是重点,“回到鬼杀队”,虽然我没有记忆,也只是想不起画面,有些事情还是有熟悉感,比如说听到就有感觉的紫藤花,也就是潜意识。


鬼杀队里,没有我熟悉的面孔。


除了紫藤花外,再没有什么能牵动我心脏的剧烈跳动。


忍小姐是我后来结下的缘,她不是世代出身鬼杀队,而是无辜被恶鬼牵扯进这个残酷世界。我为认识她而感到欣喜,又为她身处鬼杀队而感到难过。

我的悲喜不流露于表面。


我不能太过生气。

生气了,难过了,开心了,情绪的剧烈波动下血流的速度会加快,所以小葵她们想教我呼吸法我总学不会,我很抱歉。


香奈惠小姐顺势留在了藤袭山,和香奈乎一同归来。


香奈乎毫发无伤。


我抱住了她。


香奈乎回应了我。她的手抬起,一手环抱,一手抚我的头。

“藤花……你在发抖?”


我怎么能不激动得发抖?

若不是去了鳞泷先生那里,再不会有人知道藤袭山曾有过那样一只恶鬼,恶鬼留不下尸体,炭治郎也没有证据。


香奈乎就曾和那样的危险并存。


如果香奈乎出了意外,我不就没了接近紫藤花的最好搭档了吗!


香奈乎:“……”


香奈乎又恢复了无口的状态,不扔硬币不开口。


我:“?”


***


最终选拔过后,蝶屋内出现了极大的变动。继忍小姐每晚出任务后,香奈乎也开始奔波。


我非常寂寞。


神崎葵:“……”


可惜除了小清小澄小菜穂,以及总是笑着支持我的忍小姐——除了会伤害到我的之外全部支持,没人相信我。


难道没人注意到我已经几个世纪没去紫藤花下了吗!

我很生无可恋啊!


炭治郎倒是有来过一次信,表达了对我的感谢,洋洋洒洒写了好几张纸,热情得总感觉就算向他提出看紫藤花的请求都不会拒绝。

但是他的乌鸦太凶了。


太凶了!


吵着在我耳边让我快点回信,被我拒绝后就冷哼着飞走了。


我没有给人回过信,就算乌鸦不走,可能最后也是空爪而归。

请忍小姐进行回信指导也是可以的,既然乌鸦已经走了,那就算了。


在又一晚治疗过鬼杀队受伤的队员后,我在屋外看到了等候已久的蜜璃小姐。


她站在门外敲了敲门板,向门内的我挥挥手。


“藤花,小忍让我来接你~”


“诶?”


被蜜璃小姐抱孩子一样抱在怀里在路上奔跑时,我还在茫然。


小葵欢送了我,她的态度总是奇奇怪怪,凶巴巴的,但是我知道她很关心我。

最开始还对我说了“你不能更爱惜自己的身体一点吗!”


……从这个角度来看突然明白为什么蜜璃小姐带我走她这么开心了。


小清小澄小菜穂让我不用担心正在蝶屋常住的病人,她们会帮忙照看的——我、我并没有在担心这个!


忍小姐没有和我告别,她和香奈乎都去出任务了。


为什么会选择蜜璃小姐呢?


蜜璃小姐不也是柱,需要出任务,无法长期待在住所吗?


我将疑问道出。


“我师父的弟弟和你年龄差不多,小忍和我说最近蝶屋只有藤花一个,又不能跟去出任务,同龄的孩子在一起会更开心一点,就和小忍提了这个建议。”


恋柱的速度很快,我不受影响,这点风还不能扰乱我听到的声音,当然,也不能影响我说话,我是背对风向的。


“小忍说藤花很喜欢外面,但是又一直待在蝶屋,想带你看看鬼杀队。”


我嘟囔了一句“我没有”。


我最喜欢的是忍小姐,哪里喜欢外面了。


“藤花这次帮了大忙,主公大人又去扫了锖兔的墓,说他称得上柱的称号。他是追加的水柱。”


“听说这是富冈先生的提议,他们师兄弟感情真好。”


富冈先生……


这么说,当时锖兔本人应该就在现场。

听说锖兔对待富冈先生很严厉,希望这段时间富冈先生不要做惹怒锖兔的事吧。


而且我以为这么大的纰漏鬼杀队多少会瞒着,没想到会公而告之。自这以后,藤袭山上隔一段时间需要排查,确定没有恶鬼借机隐藏提升实力。

主公大人是个怎么样的人呢?


“小忍说藤花柱合会议才能见到主公大人,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大家都很喜欢主公大人。”


我感受到蜜璃小姐的喜悦,她的心跳在提到主公大人的时候加速了。


这么一致的反应让我困惑。

他确实很好,但是我要见一见再做出更深的判断。


“对了。”快到达的时候,蜜璃小姐问了我一个问题。“要猜一猜我的师父是谁吗?”


她看起来想卖一个关子,我也很给面子。


“是炎柱吧。”


“诶?诶——?!怎么猜到的,难道是小忍吗?这么快!”我的反应太给面子,蜜璃小姐受到了惊吓,呼吸也乱了。


“蜜璃小姐,呼吸。”我有些严肃地提醒。


“哦哦哦呼吸。”蜜璃小姐有些沮丧,“难得想逗一逗藤花……”


蜜璃小姐可能没有注意到,她在呼吸快要乱的一瞬间,就已经调整好状态。我察觉的太快。


“蜜璃小姐是恋柱,使用的是恋之呼吸,能看出炎之呼吸的影子,因此我猜测是炎柱。”


“和小忍说的一样,藤花的脑子真的很好使。”蜜璃小姐忍不住又开始揉我,她在家中也是姐姐,和弟弟妹妹玩已经习惯了,见到我就自动开启了姐姐模式,我很受用。

鬼杀队真好啊。


其实忍小姐还有后半句,可惜身体跟不上脑子,没救了。


“那要见见我师父吗?”


***


炎柱就在蜜璃小姐的住所等待,他们约了饭,是对奇异的师徒,我最早看出恋柱是炎的分支时很震惊,也不知道在震惊什么。他的头发就像猫头鹰一样,还同意让我摸。

a.炎柱说话很大声,还邀请我当他的继子。

b.炎柱好像知道关于我的事。

c.炎柱好像知道关于那位剑士的事。


——上章投票结果a2 b4 c2 d3,其中a(lof1 cp1),b(lof1 jj3),c(lof1 jj1),d(lof1 jj2)。

b选项胜出。


——b.甘露寺小姐听说我很寂寞,和忍小姐打了招呼,将我带走了一段时间。


附加题:藤花性别猜想。(女8 男8 不明3)

新增附加题:关于那位剑士,你认为是什么性别?


————————————————————


编不出第四个选项,算了,这次就三个吧。新增附加题,藤花算是彻底性别不明了,对半分。

Alfie

·年龄操作


·日柱灶门炭治郎,鸣柱我妻善逸


·ooc属于我


·万能的血鬼术


——


1


鸣柱我妻善逸收了一个继子,然后因为理论不靠谱的日柱大人,我妻善逸还另外负责日柱的两个继子的理论教导。


“首先,刀要balabala……其次,这里要这样balabala……”我妻善逸尽职尽责地讲解,转头看到三个凑在一起叽叽喳喳的小鬼,“你们,好好听啊!现在不是休息时间!”


“鸣柱大人,我们听说日柱大人出任务回来了。”炼狱杏寿郎说道。


“对啊,昨天就回来了。不过去蝶屋报道了。”我妻善逸回答,“怎么突然说起...

·年龄操作


·日柱灶门炭治郎,鸣柱我妻善逸


·ooc属于我


·万能的血鬼术


——


1


鸣柱我妻善逸收了一个继子,然后因为理论不靠谱的日柱大人,我妻善逸还另外负责日柱的两个继子的理论教导。


“首先,刀要balabala……其次,这里要这样balabala……”我妻善逸尽职尽责地讲解,转头看到三个凑在一起叽叽喳喳的小鬼,“你们,好好听啊!现在不是休息时间!”


“鸣柱大人,我们听说日柱大人出任务回来了。”炼狱杏寿郎说道。


“对啊,昨天就回来了。不过去蝶屋报道了。”我妻善逸回答,“怎么突然说起这个?炭治郎也不是第一次出任务回来。”


“想师父了。”炼狱杏寿郎直白地说,“师父平时都很忙,教导也没什么时间,现在他在蝶屋的话,没有花柱大人点头,他会在蝶屋呆一阵子吧。”


“没问题,记得之后把训练补回来。”说起来,自从接受炭治郎的两个继子,也有一段时间没见到他了,一起去看看吧。


2


“为什么?”我妻善逸和三小只被蝴蝶忍拦在了门外。


炭治郎就在门里面,为什么会被拦下来?难道说炭治郎伤的很重?不对,这房间也不是重症监护啊。


“不准进就是不准进,哪来这么多为什么?”蝴蝶忍堵在门口,完全杜绝四人突破的可能性。


“我是鸣柱,来看望同僚。也不可以吗?”我妻善逸问道。


“不可以!”说完,蝴蝶忍推着我妻善逸离开,另外用眼神威胁三小只,“你们也走!”


3


“所以到底出了什么事?”炼狱杏寿郎,连鸣柱大人都被拦下来了。


“是善逸太好说话了,私下里,善逸是被大家称为最好说话的柱。”宇髄天元在一旁说道,“要去问问花柱大人吗?毕竟蝶屋是花柱大人管理。”


“花柱……不凑巧,她这几天出任务去了。”我妻善逸想到,花柱不在,还有谁可以帮忙呢?


“窗户。”富冈义勇盯着一扇窗户,“那个房间有窗户。”


“哦!我们可以从窗户看啊!”


4


“这是……血鬼术?”四人躲在窗边偷偷往里看,一只红发、戴着花牌耳坠的小团子躺在病床,日光洒在小团子身上。


“天使!”四人不约而同这么想到。


“这种状态会持续多久?”


“不知道。但是……”感谢血鬼术,无惨意外的做了一件好事(?)


“鸣柱大人不训练,带着继子们在干什么呢?”蝴蝶香奈惠推开窗,也不管被窗户砸到的我妻善逸,一脸黑气,“鸣柱大人不能这么懈怠啊?我记得花柱大人说过,鸣柱大人的任务也很重吧?”


“…这不是…忙里偷闲嘛。”眼看蝴蝶香奈惠的脸色越来越黑,我妻善逸一指三小只,“是他们想看望炭治郎,我带他们来,我是无辜的!”


5


经过我妻善逸一番乱七八糟地解释,蝴蝶香奈惠的脸色好看了点,“日柱大人中了血鬼术,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恢复。花柱大人和当主商量过,决定先隐瞒,一边寻找解决的办法。让蝴蝶忍守着,是怕被普通队员知道,造成不必要的影响。”


“你们怎么不说话?”蝴蝶香奈惠转头看到围着小团子日柱猛看的四人。


“师父好可爱。”炼狱杏寿郎尽力压低声音。


富冈义勇没有说话,在三人疯狂交流感想时,他戳了戳小团子,身旁肉眼可见地开出了粉色小花,“暖暖的,软软的。”


“义勇太狡猾了!”炼狱杏寿郎眼尖看到富冈义勇的动作,“我也要摸摸软软的师父!”


“你们是要把日柱大人吵醒吗?”蝴蝶香奈惠把四人扔出病房,对守门的蝴蝶忍说道,“禁止他们靠近!一步都不可以!”


6


“等训练结束再来吧!”炼狱杏寿郎回头,看到面色不善、即将拔刀的蝴蝶忍,“……等蝴蝶忍出任务再来吧!”


富冈义勇还沉浸在刚刚的手感中。


宇髄天元盯着我妻善逸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妻善逸看着蝴蝶香奈惠动作迅速拉上窗帘,“我很无辜啊?怎么连窗户都不给留了!”


yukino

番外•蝴蝶仙女与小女孩

今天也是:人设崩坏症患者YU•懒癌晚期KI•错字精NO

(疲惫的微笑)


我想吃糖醋排骨,我爹做的那种。

可我并不知道他活着还是死了。


这里是东洋的海岛之国,人们叫它“东瀛”。

我是被卖到这里来的,穿越暴虐的海洋,我还记得脆弱的同伴们因为体弱而被丢到海里,而我幸运的到达了他们的目的地。

这个我听不懂话的异国岛屿。


下次会轮到谁呢?

我产生了困惑,这种困惑是前几天就有的,总有孩子们被带走,然后再也没回来。

一时间我产生了可能死亡的念头,慌乱的想留下点什么,可是如果有人在此时,用我听得懂的话问我最后还有什么要说的,那大概就是糖醋排骨吧。


真的好想吃,爹做的糖醋排骨。


饥饿导致我的精...

今天也是:人设崩坏症患者YU•懒癌晚期KI•错字精NO

(疲惫的微笑)






我想吃糖醋排骨,我爹做的那种。

可我并不知道他活着还是死了。




这里是东洋的海岛之国,人们叫它“东瀛”。

我是被卖到这里来的,穿越暴虐的海洋,我还记得脆弱的同伴们因为体弱而被丢到海里,而我幸运的到达了他们的目的地。

这个我听不懂话的异国岛屿。



下次会轮到谁呢?

我产生了困惑,这种困惑是前几天就有的,总有孩子们被带走,然后再也没回来。

一时间我产生了可能死亡的念头,慌乱的想留下点什么,可是如果有人在此时,用我听得懂的话问我最后还有什么要说的,那大概就是糖醋排骨吧。




真的好想吃,爹做的糖醋排骨。





饥饿导致我的精神不太稳定,以至于我不知道为什么疯狂渴求着这个东西,我甚至能感受到我最近吃的那一次的芳香。

直到后来我走上猎鬼人的道路的时候我才知道,那种情绪叫做“饥渴”。

而我,说不定也和他们差不多,渴望着叫“糖醋排骨”的东西吧。





但是我记不清我最近一次吃到糖醋排骨是什么时候了。





不见光的地牢里,我听见喀喇喀喇的声音,就好像是故意发出来的那种,令人感到危险的声音。

女孩儿们凑到了我的身边,我知道她们为什么凑到我身边,因为我胖,会第一个吃掉吧。可是如果我听懂了的话,我就不这么想了,她们只是害怕,而我摸起来很暖。





那是个畸形的妖怪,手上插着锁链,颤巍巍的将牢门打开,带着恶心的笑伸手,把我身边的孩子抓住,然后吃掉了。

血从肉里喷出来,他就像是在吃汤包一样,将血吸干,破碎的肢体因为没有了血的缘故变得发青,血管因为干涸变得发紫,我就这么看着她一点一点的被撕碎,听着血肉撕开的声音和骨头被嚼碎的声音。

等他把手伸向另一个女孩儿的时候我感受到他在看着我,嘴里嘟嘟囔囔的,眼里满是嫌弃,就像是我娘抱着弟弟看着我的眼神。





这令我的心感到钝痛。

但是我只能背着痛苦活下去,因为我从小就明白,这是自己的人生。





现在我是最后一个了,他似乎没吃饱。

我害怕了,因为我还没能好好的长大 。

对不起爹爹,我不能活着回去了。

对不起爹爹,我不能好好的长大了。

对不起爹爹,请和娘和弟弟一样,忘记我吧。






就在妖怪的手伸向我的时候,我看见了蝴蝶的仙女。

就像是曾经听过的怪异志里的故事一样,仙女杀掉了妖怪,劫后余生的庆幸是我流下了眼泪 ,我抓住她黑色的裤子,哭着问她可不可以把我带回家去,回答我的却是我听不懂的声音,啊……原来仙女也无法带我回去吗?

因为我是偷东西的坏孩子吗?





可是仙女带着我走了,可我还是听不懂她说的什么。

若干年后我们参与的战斗结束了,仙女与我都白发苍苍的,她牢牢地抓住我的手说:“不要哭啦 ”

一时间我想起了我和她初见的时候,她也是这样对我说的。




“不要哭了。”

“你叫什么名字”

“程雪。”女孩儿发出了陌生的发音。

“那就叫你yukino吧。”

“yukino?”她笨拙的学着发音。

“yukino。”


....凯丽kelly ...

(我来冒泡了)入了鬼灭的坑沉迷鬼灭,沉迷吃cp(/ω\)把一些摸鱼放上来(我来证明我还活着

(我来冒泡了)入了鬼灭的坑沉迷鬼灭,沉迷吃cp(/ω\)把一些摸鱼放上来(我来证明我还活着

机智的洛兮酱

在那之前的故事(一)

【不死川实弥×蝴蝶香奈惠注意!】

今天听说会有新的柱来,我便提早了一下到了会议现场,没想到大家都早到了,啊啦啊啦,看来新鲜血液的到来让每个人都充满期待呢,我有些好奇这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孩子。

——蝴蝶香奈惠

现在想来,蝴蝶香奈惠和不死川实弥的相遇不算美好,不死川的出言不逊给蝴蝶香奈惠留下了“没礼貌又自满的孩子”这一印象。等了那么久的新人,没想到是这么不好相处的人啊,蝴蝶香奈惠有些失望。

柱合会议第二天,蝴蝶香奈惠去了刀匠之村,上次战斗中那只鬼的血鬼术让刀受到了很大的损伤,虽然有些对不住,但还是要请人重新打造一把了。趁着这个空闲,蝴蝶香奈惠打算去村里的温泉中好好泡一泡,休整一下...

【不死川实弥×蝴蝶香奈惠注意!】

今天听说会有新的柱来,我便提早了一下到了会议现场,没想到大家都早到了,啊啦啊啦,看来新鲜血液的到来让每个人都充满期待呢,我有些好奇这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孩子。

——蝴蝶香奈惠

现在想来,蝴蝶香奈惠和不死川实弥的相遇不算美好,不死川的出言不逊给蝴蝶香奈惠留下了“没礼貌又自满的孩子”这一印象。等了那么久的新人,没想到是这么不好相处的人啊,蝴蝶香奈惠有些失望。

柱合会议第二天,蝴蝶香奈惠去了刀匠之村,上次战斗中那只鬼的血鬼术让刀受到了很大的损伤,虽然有些对不住,但还是要请人重新打造一把了。趁着这个空闲,蝴蝶香奈惠打算去村里的温泉中好好泡一泡,休整一下。在去温泉的路上,蝴蝶香奈惠遇见了不死川实弥。

“啊啦,是不死川啊”蝴蝶香奈惠主动上前打了招呼,“你也来修刀吗?”“……”不死川实弥沉默地看向她。表情还真是恐怖啊,蝴蝶香奈惠想,“我说……”“……蝴蝶?”不死川无意识地稍微歪了下头。“是蝴蝶香奈惠啦!真是的!”蝴蝶香奈惠有些无奈,“不死川你要好好记住别人的名字啊。”不死川实弥又陷入了沉默,蝴蝶香奈惠也不再追究,准备离开的时候,不死川实弥突然开口叫住了她。“那个,我之前并不知道主公的事情……”“诶?”“所以……啊!真的好麻烦!”不死川实弥话说到一半突然很生气地走了。“噗,哈哈哈哈”留在原地的蝴蝶香奈惠突然很高兴。

晚饭后,蝴蝶香奈惠带着酒去见不死川实弥,但房间里并没有人。从房间出来,蝴蝶香奈惠去森林中找了一下。

“钥匙给我!”

“不行!”

“快点!”

“不行!绝对不行!”

“啊?我看你是想死了!”

蝴蝶香奈惠顺着声音寻过去,看到不死川实弥正抓着一个小个子的刀匠的衣领。“在做什么?”她走上前去,“不死川你不要随便为难刀匠呀。”蝴蝶香奈惠的有些生气,但是声音还是很温柔,她一直如此。“哼”,不死川实弥松开了手,转身准备回去。确认了刀匠没事后,蝴蝶香奈惠追上前去。“要一起喝酒吗?”

听到蝴蝶香奈惠的话的时候,不死川实弥很惊讶,尤其在看到房间门口的酒瓶的时候就更惊讶了,蝴蝶香奈惠身上散发出的温柔的气息,让不死川实弥有些不知所措。实际上,除了妈妈和妹妹,不死川实弥还没有好好跟女性说过话,所以他真的有些如坐针毡。但不死川实弥的慌乱在外人眼中更像是凶恶的威胁,以至于进门送饭的人在看到不死川实弥的脸的时候,吓到差点吧手里的餐具摔到地上。

蝴蝶香奈惠倒是觉得有些好笑,几次接触下来,不死川实弥留给她的印象已经不是最初的样子了,她发现不死川实弥虽然有些难相处,但却是一个很纯粹的孩子,这也是为什么她突然想和不死川先生喝一次酒。不死川实弥沉默地喝着酒,蝴蝶香奈惠开口前,屋内安静到连屋顶时而滴下的水滴的声音都能听清。

“不死川你啊,难道是在害羞?”蝴蝶香奈惠开口打破了沉默。

“哈?!”不死川实弥脾气真的很暴躁,脖子上的青筋都爆了起来。像一只炸毛了的毛,蝴蝶香奈惠这么想着,便笑了出来。不死川实弥摸了摸头发,又沉默地坐了下去。蝴蝶香奈惠的笑容就是有这样的力量,饱含着温柔和包容,能感化周围的空气,让身处其中的人否感受到温暖,这也就是为什么柱们都愿意和她聊天的原因。

酒半酣,蝴蝶香奈惠突然问道:“实弥,你是不是有一个弟弟呀?”不死川实弥的瞳孔收缩了一下,仰头将杯中的酒全部饮下,“没有,我没有弟弟。”不死川实弥的声音比起以往有些低沉,不知是收到酒精的影响还是有什么沉重的情感压住了他的内心。

蝴蝶香奈惠起身,站在廊下看着外面的景色:“我啊,有个妹妹。她……小忍她呀,真的很努力,小小的身躯却蕴含着无尽的潜力,但是我一直很犹豫,她走上和我一样的道路究竟是好还是坏呢……”,蝴蝶香奈惠的眼神有些许迷离,“不死川先生,你进到鬼杀队的原因,是为了把自己的弟弟好好地保护在身后吗?”“都说了我没有……”不死川有些不耐烦地说,但是在眼神交汇的一瞬间止住了声音。“因为实弥你的眼睛里有着和我一样的东西。”蝴蝶香奈惠又笑了出来。

不死川实弥没有再说些什么,方才的蝴蝶香奈惠,在有那么一个瞬间,不同于之前,眼睛里满是悲伤与无奈。

松之本同学超爱学习
【鬼灭之刃】【蝴蝶香奈惠】 温...

【鬼灭之刃】【蝴蝶香奈惠】

温柔,而强大


忍,你做得到的,


姐姐相信你


出镜:我

摄影:新酱

后期:新酱

速报真的是速报我只想说

新酱nb!!!!!!

啊这构图

啊这光线

爱了❤️


【鬼灭之刃】【蝴蝶香奈惠】

温柔,而强大


忍,你做得到的,


姐姐相信你



出镜:我

摄影:新酱

后期:新酱

速报真的是速报我只想说

新酱nb!!!!!!

啊这构图

啊这光线

爱了❤️






陌儿酒_M9
对不起,姐姐……但是我这次做得...

对不起,姐姐……但是我这次做得很好了吧?我已经很努力了吧?

蝴蝶香奈惠:安爷
栗花落香奈乎:陌儿酒(我)

对不起,姐姐……但是我这次做得很好了吧?我已经很努力了吧?

蝴蝶香奈惠:安爷
栗花落香奈乎:陌儿酒(我)

郁川川川川

【鬼灭】你×继子

×鬼杀上六兄妹,鬼杀教主,鬼化善

×明天就要考试了我竟然还摸鱼

×这里郁十二w

=========================================

你×鬼杀上六兄妹


你外出的时候收了一对兄妹为继子。

妹妹名为梅,哥哥名为妓夫太郎。

妹妹是百年难遇的美人,若不是你路过花街并将她带走,不日后一定会成为了不起的花魁吧。相比而言哥哥就要愧色许多,虽说骨架五官出乎意料的有种奇异的美感,但过于枯瘦的身材只能让他看起来像是索命的恶鬼。

欸?你为什么要去花街?

嘛……大人的消遣嘛,不是什么过分的事情吧?

开玩笑的,不过是因...

×鬼杀上六兄妹,鬼杀教主,鬼化善

×明天就要考试了我竟然还摸鱼

×这里郁十二w

=========================================

你×鬼杀上六兄妹


你外出的时候收了一对兄妹为继子。

妹妹名为梅,哥哥名为妓夫太郎。

妹妹是百年难遇的美人,若不是你路过花街并将她带走,不日后一定会成为了不起的花魁吧。相比而言哥哥就要愧色许多,虽说骨架五官出乎意料的有种奇异的美感,但过于枯瘦的身材只能让他看起来像是索命的恶鬼。

欸?你为什么要去花街?

嘛……大人的消遣嘛,不是什么过分的事情吧?

开玩笑的,不过是因为做任务路过罢了,意外发现了个用刀的好胚子呢,对,我说的是妓夫太郎。

梅比较起来就要娇气很多,嗯,毕竟是女孩子嘛,你当然可以理解。

并没有歧视的意思啦,请不要这样敏感。

但是女孩子的话,果然还是过平安的生活,平日和同伴一起出去玩耍,如果可以交个男朋友也不是……好啦好啦,把刀放下吧妓夫太郎,我们小梅当然不能这么早谈恋爱了。

——在你这样对自家美貌到天天收情书收到手软的小继子吐露后,获得了对方恶狠狠的一句“笨蛋师傅!!!”

甚至连平时几乎到沉默寡言地步的大继子都说了一句“笨蛋”,然后头也不回地走掉了,目测是去哄自家小妹了。

是个合格的好哥哥呢。

你抱着茶这样感叹着。

欸,所以为什么会被骂呢?

小孩子真是让人难以理解啊。



你×鬼杀教主&蝴蝶姐妹


因为万能的血鬼术,你去了某罪恶鳄鱼笔下的世界进行了一次印象深刻的一日游。

印象深刻到现在依旧有后遗症。

“阿拉,这不是丙级的童磨君吗。”尽管面上挂着核善的笑容,你的手却不由自主(真的,你也不想的,这毕竟也算是你的后辈不是吗?)地推开了刀销。

“花之呼吸·五之型 无果芍药。”

(当然有放水地)迅速刺出了九连击,你笑眯眯地看着这位独创了“冰之呼吸”的,被普遍认为是最有可能成为下一位柱的新任剑士,手上的动作却毫不留情,干脆利落地刺向他。

目标……那头上的红有点不顺眼,削掉吧。

哎呀,被躲掉了呢,只削掉了一点……好难受啊。

“师傅!”因为有任务与隐部队交接而来迟一步的蝴蝶香奈惠明显是受到惊吓的模样。

哎呀,我家继子真的是超可爱的嘛。

无论是香奈惠还是忍还是香奈乎,都可爱到让人忍不住把她们揉进怀里啦。

“不要插手哟香奈惠。”你侧翻躲过童磨下意识(真的吗)的反击,“这种攻击连御影梅都用不上呢~还要加油啊童磨君~”

嗯,让你算算……杀死香奈惠是吧,吃掉小忍是吧,让香奈乎瞎眼了是吧?哦对,还对小忍坟头告白了是吧?

啊?你当然知道自己是在迁怒啦,但那又怎样呢?

“花之呼吸·四之型 红花衣~”

“啊呀,花柱大人您是不是有些过分了呢?”外披莲花羽织的少年挥舞刃扇勉强招架着你的攻击,“我只是个善良的鬼杀队队员呀~”

这边在乒乒乓乓,那边在医药部补充完药物的蝴蝶忍回来了。

“啊……小忍。”站在一旁的香奈惠已经有些麻木了,“这个……”

“师傅和……童磨?”毫不掩饰地皱眉,蝴蝶忍露出了嫌弃的表情,仿佛连说出这个名字都是一种折磨,“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那家伙死了最好。”

“就是这样说哟童磨君!”你开心的接过二继子的话头,狠狠劈下斩击,“乖乖去死怎么样?”

“欸?如果是小忍陪我的话……”

“绝对——不可能的哟你这下三滥。”




你×鬼化善


“……善、逸?”

“嗯?怎么了师傅大人?我听到了超——级奇怪的声音哦~”

毫无疑问的,面前的是你的继子,不是什么万能到乱七八糟的血鬼术。

尽管你这么想着,却将手抵上了日轮刀的刀柄,身体重心压低,千锤百炼的身体瞬间做好了战斗的预期准备。

“呜哇!超可怕的声音!”他用你无比熟悉的慌乱态度作为回应,却在下一刻露出你家小继子绝对不会显露出的姿态,上扬的尾音轻佻又魅惑,“师傅大人是想要杀死我吗?”

“……”

你并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他。

因为你的确是打算这样做的。

“不会痛的,善逸。”你沉默许久后,生硬地吐出一句话,反手抽出长而薄的日轮刀。

光亮的刀剑侧面映出少年额侧突生的鬼角。

“……不会痛的。”

你在玻璃的倒影中,看到的是自己几乎要哭泣的面容。

简直像是颠倒过来了,你们的角色。

纵使心中闪过千般念头,你还是瞬间释放了战技,初生的鬼自然不会是你的对手,更何况你把这个臭小鬼拉扯到这么大,好不夸张地说我妻善逸抬个手你就知道他肚子饿了还是想调戏路过的小女孩。

于是在一阵噼里啪啦唰啦唰啦咕哩叽哇后,你便将他牢牢地压制住了。

奇怪的是,似乎是意识到败局已定,他也不挣扎,只是伸出手捂住了心脏的地方。

从你手中挥出的刀芒将他斩首。

你以为他会哭地稀里哗啦仿佛你们初次见面时的那样,或者是同其他鬼一样丧失理智地破口大骂。

如果他这样做了,也许你会好受一些。

但他只是睁着无神的琥珀色眼眸,没有流泪,甚至连波动的情绪都匮乏。


你可以从中看见自己的身影。

“你骗人。”

“我好痛。”

“师傅。”

======================================

明天就要省考了,我好怕。

但这和我摸鱼有什么关联呢。

啊……我真的,好喜欢蝴蝶一家。

本来还想写篇缘一的……但是最新一话,嗯,你们懂的吧。

完全——从高高在上的神明标杆式人物坠落成愚笨不堪的人类了嘛,没有贬低的意思啦,但是这样的人……怎样也无法想象出他带领如同此任柱一样的人类英才的模样嘛。

一直以为鬼灭中不同但相似人物间起着映衬对比作用的……看来是我想多了?(日常想多系列w

好啦最后我祝福我自己顺利通过考试吧

晚安,早点睡啊(¦3[▓▓] 

茕海
板绘小白初尝试不说了我画不出蝴...

板绘小白初尝试
不说了我画不出蝴蝶忍万分之一的可爱呜呜呜

板绘小白初尝试
不说了我画不出蝴蝶忍万分之一的可爱呜呜呜

紅蓮夢羽

* cos / 香奈惠生存if注意 *


ようこそ、蝶屋敷へ🦋


胡蝶香奈惠 :@五十岚 

胡蝶忍:黑下

栗花落香奈乎:紅蓮夢羽


攝影:方桑 

協力:  @陨星球Meebo   @草灰蛇线 

* cos / 香奈惠生存if注意 *



ようこそ、蝶屋敷へ🦋


胡蝶香奈惠 :@五十岚 

胡蝶忍:黑下

栗花落香奈乎:紅蓮夢羽


攝影:方桑 

協力:  @陨星球Meebo   @草灰蛇线 

想一个名字太难所以放弃了

大正秘闻录~校园特典·壹~

“学长!学长!大事不好了!”

刚入部不久的新生呼喊着,踩着她的皮鞋嗒嗒嗒地向我跑来。

“童磨学长和蝴蝶学姐又‘打’起来了!”

她说完这句话后,我了然地叹息一声。

作为国际标准交谊舞部(以下简称为国标舞部)的部长,我也就只有在这个时候、这种情况下才会被依赖呢。

国标舞部的上一任部长是蝴蝶香奈惠,她是如今国标舞部内的两个中坚力量的姐姐。

这两个中流砥柱分别是蝴蝶忍与栗花落香奈乎。

而今天和留级生童磨发生矛盾的是蝴蝶忍。

忍学妹大概还在因为童磨关键时刻掉链子的行为让蝴蝶香奈惠前辈错失冠军而耿耿于怀吧……

我问了一句,“今天新来的老师上了什么?”

新来的老师跟我说过,他今天上的第一...

“学长!学长!大事不好了!”

刚入部不久的新生呼喊着,踩着她的皮鞋嗒嗒嗒地向我跑来。

“童磨学长和蝴蝶学姐又‘打’起来了!”

她说完这句话后,我了然地叹息一声。

作为国际标准交谊舞部(以下简称为国标舞部)的部长,我也就只有在这个时候、这种情况下才会被依赖呢。

国标舞部的上一任部长是蝴蝶香奈惠,她是如今国标舞部内的两个中坚力量的姐姐。

这两个中流砥柱分别是蝴蝶忍与栗花落香奈乎。

而今天和留级生童磨发生矛盾的是蝴蝶忍。

忍学妹大概还在因为童磨关键时刻掉链子的行为让蝴蝶香奈惠前辈错失冠军而耿耿于怀吧……

我问了一句,“今天新来的老师上了什么?”

新来的老师跟我说过,他今天上的第一节课会让新老部员们都体验一下不同的舞蹈,作为刚开学的热身。

学妹忽然脸红了起来,不自然地说:“探、探戈!”

我:“……”

好了,你不用再说了,我已经想到画面了。

希望我到教室的时候童磨还没有“阵亡”。

***

“童磨前辈真是厉害啊,居然没有在关键时刻掉链子了呀。”

嗒!

“忍小姐才是,和香奈惠不分上下的可爱呢~”

嗒!

“过奖过奖,自然是我的姐姐更加可爱。”

嗒!

蝴蝶忍的每一步都出现了失误,之后的每一次都是精准无比地踩在了童磨的鞋上。

他们的脸贴得很近,似乎童磨又小声地说了什么,蝴蝶忍的笑容愈发灿烂,脚上的动作也愈加狠厉。

好的,没有“阵亡”。

这样子童磨都还能一直保持微笑,也是厉害啊……

和哉是个好中分

还是辣个鬼灭大卡片!

我自己的7张都画完啦~★

继续等待美丽的 @安定不能 尘总的GUEST (*ˉ﹃ˉ)★


通贩链接请点>>>>【预售】【CP25 DAY2场取】【请务必仔细看详情】鬼灭大卡片 和哉-淘宝网    或者扫P8码


CPP作品ID>>209198

CP25首发参DAY2

摊位号之后定了会再发个宣

然后为了抗限流我弄了一个活动通知的群

群号443134973 或者扫P9码

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加一下谢谢


还是辣个鬼灭大卡片!

我自己的7张都画完啦~★

继续等待美丽的 @安定不能 尘总的GUEST (*ˉ﹃ˉ)★


通贩链接请点>>>>【预售】【CP25 DAY2场取】【请务必仔细看详情】鬼灭大卡片 和哉-淘宝网    或者扫P8码


CPP作品ID>>209198

CP25首发参DAY2

摊位号之后定了会再发个宣

然后为了抗限流我弄了一个活动通知的群

群号443134973 或者扫P9码

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加一下谢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