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蟹黄汤包

6424浏览    131参与
万理一空千百载

画着画着就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去了x

烤鸭:断奶警告.jpg

画着画着就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去了x

烤鸭:断奶警告.jpg

玉离

嘶,肝不动了,现在我在思考是先把吉利虾升了,还是八仙(纠结\(〇_o)/
嗯……我决定了还是先把主力弄好再讲吧

嘶,肝不动了,现在我在思考是先把吉利虾升了,还是八仙(纠结\(〇_o)/
嗯……我决定了还是先把主力弄好再讲吧

鲸落er
线稿,4小蟹黄!!我超爱他!!...

线稿,4小蟹黄!!我超爱他!!傲娇毒舌小正太我超可!!!

线稿,4小蟹黄!!我超爱他!!傲娇毒舌小正太我超可!!!

浮云行

和谐空桑宣传海报:空桑是一个大家庭,这里有可靠的管家,温柔的少主,可爱的(划去)乖巧的食魂。我们致力于打造和谐的生活环境,也希望各位食魂能够携手构建美好的空桑!
动作有参考,人物十分简化_(:з」∠)_

有请今天的受害食魂:
蟹黄汤包:我真傻真的,少主说要拍个海报宣传和谐空桑,本来我是拒绝的,但是他十分诚恳的说:“我觉得和家人一起拍更能显示和谐啊QAQ” 我当时还十分感动他把我当家人,直到他让我站在儿子的位置。
???我把你当哥哥,你想当我爸爸?

真的,我第一次见到汤包就觉得他和少主有点像,具体哪里又说不出来。现在我知道了,是发型啊!发型!(`・ω・´)

和谐空桑宣传海报:空桑是一个大家庭,这里有可靠的管家,温柔的少主,可爱的(划去)乖巧的食魂。我们致力于打造和谐的生活环境,也希望各位食魂能够携手构建美好的空桑!
动作有参考,人物十分简化_(:з」∠)_

有请今天的受害食魂:
蟹黄汤包:我真傻真的,少主说要拍个海报宣传和谐空桑,本来我是拒绝的,但是他十分诚恳的说:“我觉得和家人一起拍更能显示和谐啊QAQ” 我当时还十分感动他把我当家人,直到他让我站在儿子的位置。
???我把你当哥哥,你想当我爸爸?

真的,我第一次见到汤包就觉得他和少主有点像,具体哪里又说不出来。现在我知道了,是发型啊!发型!(`・ω・´)

安然茶

月美,风柔,足矣

◎ooc注意

◎第二人称

◎短小摸鱼,有感而发

是夜,普通的一个夜晚。

你坐在屋顶上仰望星空,心情莫名的平静。

「喂!在那么高的地方做什么!一会摔下来我可不会接住你!」

熟悉的傲娇,熟悉的语气。你低头一看,果然是蟹黄汤包。

你伸出手。「要上来吗?」你说。

于是,他再次别别扭扭的坐在你身边,嘴里说着别扭的话对你进行别扭的关心:「你可别多想!我才不是为了拉住你呢!只不过你要是摔残了,你那管家绝对会找我拼命!」

难得的,你没有逗他的心情,只是隔着他的帽子摸摸他的头:「谢谢你,小汤包,我一直都很想……谢谢你。」

「喂!突然道谢是什么意思!你又想做什么危险的事吗?!」他看起来有些急躁...

◎ooc注意

◎第二人称

◎短小摸鱼,有感而发







是夜,普通的一个夜晚。

你坐在屋顶上仰望星空,心情莫名的平静。

「喂!在那么高的地方做什么!一会摔下来我可不会接住你!」

熟悉的傲娇,熟悉的语气。你低头一看,果然是蟹黄汤包。

你伸出手。「要上来吗?」你说。

于是,他再次别别扭扭的坐在你身边,嘴里说着别扭的话对你进行别扭的关心:「你可别多想!我才不是为了拉住你呢!只不过你要是摔残了,你那管家绝对会找我拼命!」

难得的,你没有逗他的心情,只是隔着他的帽子摸摸他的头:「谢谢你,小汤包,我一直都很想……谢谢你。」

「喂!突然道谢是什么意思!你又想做什么危险的事吗?!」他看起来有些急躁,一把抓住你纤细的手腕。

「不会,一直以来给你添了许多麻烦真是对不起。今夜月色正好,今夜心如止水,恰好……罢了,这些麻烦的话,想必你也听腻了,我也不怎么会说,不说了。」这么说着,你收回被他紧握的手,身体放松躺倒在屋顶上。

「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如果想说的话,我就勉强听听……」

「没什么,只是突然……感觉什么都没意思了。什么都不想计较,什么都不想去思考……啊不过你不要担心,明天就会好了。只是偶尔吧,突然有这种看破红尘的感觉。」

你仰望着星空,是啊,星星依旧闪耀,月光依旧明亮,尘世一如往常。

此刻是那么幸福的一刻,人生还有什么过不去的坎,还有何求呢?

这么想着,你放心的闭上双眼。

清风徐徐,吹来远方祭典上小食魂们的笑声。
温度适宜,你闻到屋内笔墨茶的香气。
触感柔软,你的额头似乎被谁轻吻了一下。

宛若被王子吻醒的睡美人那样,你徐徐睁开双眼。

映入眼帘的是少年微微发红的脸颊。

那一刻,你似乎想到生长在森林的酸甜果实。
也或许是流淌在山间的清澈甘泉。
还可能是夏日池塘中那开得最美的那朵荷花。
以及湛蓝天空中悠悠漂浮的一丝白云。

偏生这人还不解风情的说什么:「看什么看!我才没有亲你!」

而你也微微的笑了。

「今晚的月色,真的很美。」

END

如此,便足够了。

www

食神修炼手册(男少主all)

私设:少主母亲名为流霜,已经逝去,伊挚一人云游四方

双生少主,不过少主妹妹被宴仙坛拐走了(两人都有名字当然是我私设w)

还有其他一些乱七八糟的二设内详w(我的少主超勇的不是战五渣!


二、


那男人身后跟着数名食魇,似笑非笑地道,「别来无恙啊,空桑少主?」

「易牙——」一看到他,那日空桑满目苍凉的样子就出现在眼前。毁我空桑在先,伤我食魂在后,我恨他之极!

我与他没什么好说,而蟹黄汤包显然也与我同一战线,直冲食魇而去。我自知算不上什么战力,贸然行动恐拖了他与鹄羹后腿,便退到了后方,鹄羹撑开结界助我净化已经打倒的食魇。而易牙却只是站着招了招手,又召唤出一批食魇。蟹黄汤包娇小...

私设:少主母亲名为流霜,已经逝去,伊挚一人云游四方

双生少主,不过少主妹妹被宴仙坛拐走了(两人都有名字当然是我私设w)

还有其他一些乱七八糟的二设内详w(我的少主超勇的不是战五渣!



二、



那男人身后跟着数名食魇,似笑非笑地道,「别来无恙啊,空桑少主?」

「易牙——」一看到他,那日空桑满目苍凉的样子就出现在眼前。毁我空桑在先,伤我食魂在后,我恨他之极!

我与他没什么好说,而蟹黄汤包显然也与我同一战线,直冲食魇而去。我自知算不上什么战力,贸然行动恐拖了他与鹄羹后腿,便退到了后方,鹄羹撑开结界助我净化已经打倒的食魇。而易牙却只是站着招了招手,又召唤出一批食魇。蟹黄汤包娇小的身体在敌人之中闪转腾挪,快得化作电光。然而他还是差点被食魇漆黑的指甲刮到衣摆,厌恶地蹙眉。「不要碰我!」

他硬是停住步子,往后闪退。河边土壤湿滑,蟹黄汤包一脚踩空,往下坠去。他怕水怕极了,预料到自己会掉到水中的后果,脸上惊恐了起来。鹄羹还在被食魇缠住,我顾不上警惕一直做壁上观的易牙,朝蟹黄汤包那边飞奔而去,跟着跳下。

眼看食魇的攻击从鹄羹密不透风的防备中袭了过来,我只来得及抓住蟹黄汤包害怕的在空中挥动的手臂,把他拉入怀里替他挡下。剧痛从后背传来,胸口一阵翻腾,腥甜的血溢出嘴角,滴落在少年白皙脸颊上。真是抱歉,我好像又吓到他了……

耳边还听到鹄羹惊慌的呼喊,然而下一秒我已经沉入水中,一切都仿佛消失的一干二净。

那日饕餮出现,已经足够致命,小皇帝与凶兽苦战,我忙着转移食魂。然后便感知到更多凶恶灵体出现,那是噩梦的开始。

无支祁,形似猿猴,塌鼻凸额,白头青身,火眼金睛,头颈长达百尺。传说他已经被禹用大铁索锁住颈脖,被金铃穿鼻,镇压在淮阴龟山脚下,已经不知道多少年。而此刻他出现在空桑,立于后山上,引颈长鸣。于是瞬间风雷齐作,滚滚洪水滔天而来,将众食魂冲的七零八落。

我才见过那处电光闪耀,知道蟹黄汤包就在附近,也知道蟹黄汤包最怕水。便站在屋脊上努力寻找他的影子。我看到他时,他正于水中起伏,神色无助到极点。他总爱逞强,也从不肯让我照顾,明明自己就是一副小孩子的模样。

我跳进水中捞住他冰凉的身体带到岸边,他浑身都湿淋淋的,闭着眼睛的样子是难得的乖巧。

我都没有办法等他醒来,就要去找其他被分散开来的食魂。然而直到我撕毁食物语,都没能再见到他。

我在水中睁开了眼睛。

刚刚似乎是短暂的失去了意识。蟹黄汤包正拼命带着我往水面上游去。

明明这么怕水。我拍了拍他的兜帽,主动施力划水,瞬间便浮出水面,爬上了岸。

好像有什么东西被打破了。

突然间,内心被一股堪称疯狂的愤怒所席卷。我抬手便是一道杀招,是佛跳墙曾教我的,灵力凝聚成箭,只不过从前我并未用它伤过人或者食魂。而此刻,那道灵箭贯穿了食魇的胸口,留下一处鲜红的印记。

鹄羹见我无事,本来松了口气,见此一幕却是微微一愣。蟹黄汤包也转过来来怔怔地看着我。

刚刚那动作行云流水,我自己也惊讶了一下。随即,更多的术式从我手中施展出来,仿佛不需要经过思考,被人操纵了一般。铺天盖地的愤怒,愤怒自己为何没能更好地保护大家,为何无能到连自己的家园都保不住。

「你可真是个怪物。」

我顿住了,看向易牙。他依旧悠闲地站在那里。仿佛食魇的生死与他无关。

「不愧是一母同胞,和你那个怪物妹……」

一道羽箭破空而来,易牙旋身闪过,没有说完。鹄羹周身灵力光芒大盛,他那温和的声音此刻却带着寒意。「住口。」

我其实很想听听易牙要说什么。但方才混战中灵力消耗过度,此时眼前视线也模糊起来。

我失去意识的前一刻,便觉得盘旋在内心的愤怒之情如风一样散去了,取而代之的是陡然的空虚感。

「少主!」

 

 

 

我睁开眼时,已经回到了空桑。

鹄羹推门而入,看见我醒了,眉间拢着的忧愁才散去些许。

他将吃食端来,与我说着后来发生的事情。我边听边喝着汤,状似不经意地问,「易牙那日所说的……」

鹄羹沉默下去,他上上下下观察了我片刻,才道,「少主感觉身体怎么样?」

我不明所以,感受了下体内灵力运转,道,「还可以?就是有点累……不对,你不要转移话题。」

鹄羹温和地道,「少主想听,我自然不会说谎。少主知道吧,我曾有一个哥哥,他的主人名为彭祖。」

我想起来,彭祖就是空桑出事那日易牙口中的主人。

「伊挚大人任食神之后,哥哥便跟着易牙和彭祖来到宴仙坛,处处与空桑作对。」说到此处,他停下来,顿了顿才接着道,「少主或许知道吗,你有一个妹妹。」

我惊的勺子落回汤里。

怪不得,一母同胞,原来易牙说的是这个。虽然内心已经隐隐猜到,我还是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可是我从未见过……父亲也从未跟我提过……」

鹄羹满怀歉疚地道,「那日你们刚出生,伊挚大人因为流霜大人逝去悲痛万分,这才被宴仙坛寻到空子,闯入空桑,将小少主夺走。」

「……所以我的妹妹,现在在何处?」

「应是在宴仙坛。」鹄羹低着脸道,「都是我看管不利,若是能早点赶到……」

我将汤碗放下,握住他的手道,「怎能怪你?若不是有你在,恐怕连我也会被从空桑掳走。」

鹄羹黯淡一笑,不再说话。

可是宴仙坛需要我妹妹做什么?父亲这么多年来竟也没有试图寻找过吗?我暗暗下了决心,下次再遇到易牙定要问清楚。



Tbc

鹄羹瞒着少主的事情不止一件

当然出发点都是为他好的

下章主要食魂是太极,小笋和佛跳墙,没错就是福州副本!

www

食神修炼手册(男少主all)

写写我自己特别喜欢的几个食魂w并不一定全是爱情向!大概是正剧剧情风,有原创及二设魔改

不要被名字欺骗,大概可能也许不会很欢乐

主要食魂出场顺序是

一 蟹黄汤包

二 太极芋泥

三 臭鳜鱼

四 诗礼银杏

五 川味火锅

六 四喜丸子

七 佛跳墙 鹄羹

放开头以示鞭策!随缘更新


一、


「美人……」


……


……谁啊。


佛跳墙,又是你吗……


迷茫中,我还未完全睁开眼,便扯住身前一片柔软布料,将那人扯到了床上。


「佛跳墙,我真的很累,你安分一点……」


话音落下,我已经觉察出不对。身为空桑少主,我虽然灵力低微,却拥有从小锻炼出来的灵敏...

写写我自己特别喜欢的几个食魂w并不一定全是爱情向!大概是正剧剧情风,有原创及二设魔改

不要被名字欺骗,大概可能也许不会很欢乐

主要食魂出场顺序是

一 蟹黄汤包

二 太极芋泥

三 臭鳜鱼

四 诗礼银杏

五 川味火锅

六 四喜丸子

七 佛跳墙 鹄羹

放开头以示鞭策!随缘更新



一、



「美人……」


……


……谁啊。


佛跳墙,又是你吗……


迷茫中,我还未完全睁开眼,便扯住身前一片柔软布料,将那人扯到了床上。


「佛跳墙,我真的很累,你安分一点……」


话音落下,我已经觉察出不对。身为空桑少主,我虽然灵力低微,却拥有从小锻炼出来的灵敏五感。此刻那近在咫尺的一抹清幽香气,若说比之那人,着实太过淡雅。


「……少主?」


一听这温润嗓音,我便知道坏事了。赶紧睁开眼,面前的人面容清隽,被我按着动弹不得,温顺地仰头看着我。


「……抱歉,我睡迷糊了。」尴尬的笑了笑,我连忙松手,好让鹄羹起身。他只是温婉一笑,理了理有些凌乱的头发,才道,「不要紧的。反倒是少主,真的很思念佛跳墙。」


「……每个食魂我都很想念……」这话倒不假。为了让他们得以重归空桑,我这边可是费了不少功夫做准备。好在还有鹄羹陪伴,不然孤身一人,我恐怕会手足无措。


「少主,昨晚睡得好吗?」鹄羹温柔问道。


说实话,不太好。今日便是出发的日子,地点是一早便定下的江苏。前路漫漫,充满未知,我心中很是忐忑。


但我不想让鹄羹担心,便道,「睡得很好。」


鹄羹便点点头,「那便好。先吃早饭吧。」


心不在焉地吃了些东西,我和鹄羹站到万象阵前。鹄羹一挥袖子,注入灵力,阵中光芒大现,将我吞没。再一睁眼,眼前便是茵茵草地,隐约听到不远处有流水声。


此处应是江苏郊外某地。要快点寻到此处的食魂才行,这么想着我刚迈出一步,便听到一声怒喝:「谁?!」


河边,窸窸窣窣的一阵声响后,跳出来一个穿着白色长披风的少年,头戴兜帽,上面垂着两个蟹钳。


……蟹黄汤包?


在这里遇到他,可是意外之喜。我上前半步,道,「你还记得我吗?」


「你是什么人?」


得到了毫不客气的回答,我不由得苦笑。


「你……你没受伤吧?」


食物语撕毁前,空桑诸多食魂与饕餮等妖兽大战中,或多或少都受了些伤。但蟹黄汤包不可能记得其中缘由,他手中两根长长的竹筷竖起,朝向这边,隐隐有电光冒出。「莫名其妙,你们也跟那些人一伙的吗?!」


原本静默站在一旁的鹄羹,此刻动了动身子挡在我面前。我摆了摆手示意不要紧。


蟹黄汤包化灵于三国,外表和性格却都像小孩子一般。他怕水,也不知为何会出现在河边。那些人,莫非是易牙?他们来找过蟹黄汤包?


想到这里,我只好如实相告。


他听罢,面上仍然带着不信。却比一开始和缓了许多。我心里叹了口气,试探性地踏前一步,少年又警惕起来,「你们先别过来!」


我只得停下。抿了抿唇,我道,「好,我不过去。……你别害怕。」


话说到最后,不能自已地带了些苦涩。


我这个少主,何其失职。我根本没有好好保护好空桑。


摇头甩去杂念,我停在原地继续温和道,「我可以发誓,绝对不会骗你。若你回到空桑,这次我定会好好护住你。」


「才不要你保护。」少年撇嘴,竹筷一转缓缓垂落。


下一刻便感觉身边一动,是鹄羹将我护住。前方有些许黑气冒出的地方,缓缓现出男人高大的身影。


Tbc

庭翡

一个月前做的几张沙雕图
依旧是八仙梗哈哈哈哈哈哈
还有我家满级猪猪
欢迎抱走~

一个月前做的几张沙雕图
依旧是八仙梗哈哈哈哈哈哈
还有我家满级猪猪
欢迎抱走~

沫空

关于食物语的疑惑

今天食物语抽到了蟹黄汤包 那句 我可没打算和你搞好关系 就想到了刀剑乱舞的咖喱(大俱利伽罗)是我太敏感了吗

今天食物语抽到了蟹黄汤包 那句 我可没打算和你搞好关系 就想到了刀剑乱舞的咖喱(大俱利伽罗)是我太敏感了吗


一粒尘埃一束光

【食物语】假如少主离家出走

注:ooc警告! 出场食魂:汤圆,双皮奶,太极芋泥,调料,月饼,猫耳朵,煲仔饭,蟹黄汤包,锅包肉,松鼠鱖鱼

汤圆:汤圆让――让少主捏脸,所以,回来好不好?


双皮奶:牛一,牛二家新添了两头小牛犊!白毛的那头叫欢欢,黑毛那头叫迎迎,太极芋泥说集齐五只可以召唤少主,为了达成目标,双皮奶正在努力中,也请少主耐心等待!


太极芋泥:既是策士,自然要相伴左右。

(信纸背面还有一行小字)无论少主在那里,都请记得――我在寻你,沿着我心上的足迹。


调料:铛铛,是调料输了,少主别再玩捉迷藏了好么?


月饼:约定好了,我们一起守护和平,少主不许食言!


猫耳朵:听陆吾尊座说少主很快就会回来,但现...

注:ooc警告! 出场食魂:汤圆,双皮奶,太极芋泥,调料,月饼,猫耳朵,煲仔饭,蟹黄汤包,锅包肉,松鼠鱖鱼

汤圆:汤圆让――让少主捏脸,所以,回来好不好?


双皮奶:牛一,牛二家新添了两头小牛犊!白毛的那头叫欢欢,黑毛那头叫迎迎,太极芋泥说集齐五只可以召唤少主,为了达成目标,双皮奶正在努力中,也请少主耐心等待!


太极芋泥:既是策士,自然要相伴左右。

(信纸背面还有一行小字)无论少主在那里,都请记得――我在寻你,沿着我心上的足迹。


调料:铛铛,是调料输了,少主别再玩捉迷藏了好么?


月饼:约定好了,我们一起守护和平,少主不许食言!


猫耳朵:听陆吾尊座说少主很快就会回来,但现在即便只是一天我也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原来思念一个人的感觉比咖啡还要苦涩……


煲仔饭:唔,虽然很困,但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是会做噩梦,如果少主在的话,噩梦也会变甜的吧――(字迹逐渐模糊)晚安,少主。


蟹黄汤包:喂,一个人在外面的话可没人保护你――所以说你啊,还不快点回来!


锅包肉:少主之于空桑,是根茎之于古木,横梁之于楼阁,五谷之于食粮,如此,少主可明白?


松鼠鱖鱼:少主何时回去?近日正逢元月,宜赏灯――少主若不愿,在下多守几日也无妨。


猪头西冰乐
终于开出绵软抱枕解锁蟹黄汤包好...

终于开出绵软抱枕解锁蟹黄汤包好感2剧情的我

终于开出绵软抱枕解锁蟹黄汤包好感2剧情的我

沙雕
嗯,我觉得可以✨来来来我给大家...

嗯,我觉得可以✨
来来来我给大家表演反复去世

嗯,我觉得可以✨
来来来我给大家表演反复去世

阿影

大家都是温柔的人啊╰(*´︶`*)╯
p1“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动。”(小孩就是麻烦)
“哈,我吃。”(吃你个头头啊我现在就去找我哥略略略)
p2-5什么是傲娇
p6 关于脸红的蟹黄汤包^q^
p7这种说抱歉眼睛到处飘还流汗的大男孩居然是个刺客

我可能对蟹黄汤包有什么莫名的执着

(到底是“食物/语”还是“食,物语”?_?)

大家都是温柔的人啊╰(*´︶`*)╯
p1“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动。”(小孩就是麻烦)
“哈,我吃。”(吃你个头头啊我现在就去找我哥略略略)
p2-5什么是傲娇
p6 关于脸红的蟹黄汤包^q^
p7这种说抱歉眼睛到处飘还流汗的大男孩居然是个刺客

我可能对蟹黄汤包有什么莫名的执着

(到底是“食物/语”还是“食,物语”?_?)

血色光年

当食魂们用自己的本体(?)和你说话 (三)

感谢小天使们的支持,你们的支持就是我p图(?)的动力!!!o(≧v≦)o

龙井这张是一位小可爱的点名(莫得龙井大美人的我好卑微

图片都是直接百度搜的,可能会和实物有偏差(。 ́︿ ̀。)希望大家能谅解(毕竟有些菜名我以前听都没听过(点名风生水起,玩游戏长见识了我第一次知道这是道菜(俞生:?

如果有想看的角色&台词麻烦大家评论或者私信我,我这个辣鸡(并且天天沉迷佛爷)的萌新还认不全角色_(:з」∠)_

当食魂们用自己的本体(?)和你说话 (三)

感谢小天使们的支持,你们的支持就是我p图(?)的动力!!!o(≧v≦)o

龙井这张是一位小可爱的点名(莫得龙井大美人的我好卑微

图片都是直接百度搜的,可能会和实物有偏差(。 ́︿ ̀。)希望大家能谅解(毕竟有些菜名我以前听都没听过(点名风生水起,玩游戏长见识了我第一次知道这是道菜(俞生:?

如果有想看的角色&台词麻烦大家评论或者私信我,我这个辣鸡(并且天天沉迷佛爷)的萌新还认不全角色_(:з」∠)_

茶瓶儿

【少主all】夜夜笙歌

男少主♂,私设少主叫伊时卿。
请务必原谅我取名废!姓伊的名字实在不好取。


01  少主/蟹黄汤包


    伊时卿是在河边找到蟹黄汤包的。

    他正努力靠近河水试图抓住什么,又小心翼翼地避免自己碰到水。突然,他脚下一滑,眼看着就要掉进河里,伊时卿快步上前,一把抱住了他。

    「水……水……刚才差点……」蟹黄汤包看起来有些恍惚,「……是你救了我?」

    他抬起头来的那一瞬,稚嫩的小脸上流露出一丝脆弱...

男少主♂,私设少主叫伊时卿。
请务必原谅我取名废!姓伊的名字实在不好取。



01  少主/蟹黄汤包


    伊时卿是在河边找到蟹黄汤包的。

    他正努力靠近河水试图抓住什么,又小心翼翼地避免自己碰到水。突然,他脚下一滑,眼看着就要掉进河里,伊时卿快步上前,一把抱住了他。

    「水……水……刚才差点……」蟹黄汤包看起来有些恍惚,「……是你救了我?」

    他抬起头来的那一瞬,稚嫩的小脸上流露出一丝脆弱与不安,就像一只受惊的小鹿,让人心里酸软得一塌糊涂,只想好好呵护他。而他自己却毫不自知。

    「好啦好啦,快放我下来!」回过神来的蟹黄汤包马上挣脱了伊时卿的怀抱,又再次望向河里,「可恶!漂远了……」

    伊时卿顺着他的目光望去。

    「是我送你的抱枕啊……原来你这么在意它……」伊时卿这么说道。

    「你未免也太自作多情了!我、我只是觉得这抱枕抱着舒服而已!」蟹黄汤包反驳道。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伊时卿还是被蟹黄汤包那不坦率的小模样逗笑了。

    「你又露出那傻兮兮的笑容了!盯着我做什么?把头给我扭过去!不许看我!走开走开啊!」

    伊时卿忍不住走过去,一把搂住蟹黄汤包,把他轻按在自己怀里,轻轻抚摸他的头,在他快要发飙时及时开口。

    「不过是一个抱枕而已,这个丢了,我再送你一个便是。」伊时卿安慰道,「这么晚了,就不要在这里干耗下去了。没了这抱枕,今晚你若是不能安心入睡,就到我房间睡,把我当成你的抱枕吧。」

    第一次听到这种话的蟹黄汤包其实有些不知所措,但是,这种情况下他更不能认输!

    「既、既然你这么诚恳,我就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


    将蟹黄汤包带回了自己的房间后,两人一起窝在了床上。

    伊时卿环抱住蟹黄汤包,让他趴在自己怀里,用手轻轻抚摸他的背。

    「你在干嘛!快放开我!」蟹黄汤包不安分地在伊时卿的怀里扭来扭去。

    「不要动!」伊时卿收紧了手臂,将蟹黄汤包牢牢固定在自己怀里,「你这么晚去河边,一定是又做噩梦了吧。」

    蟹黄汤包没有说话,却是反常地停止了扭动,安静地趴在伊时卿的怀里。

    伊时卿一边抚摸着蟹黄汤包的背,一边在他耳边轻声安慰。

    「以前的事情已经过去了,现在的你在空桑,是空桑不可缺少的一部分,空桑的大家都是你的家人,我也会一直陪伴在你身边,你不会再是一个人。」

    说话间,伊时卿感觉到怀中小人儿的身体开始微微颤抖,心下一惊,忙捧起他的小脸。果不其然,蟹黄汤包稚嫩的小脸上流淌着两行泪水,他那即便被发现也还是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哭声的别扭模样刺痛了伊时卿的心。

    伊时卿带着怜惜和爱护,轻轻吻去蟹黄汤包的泪水,最终将嘴唇停留在蟹黄汤包柔软的小嘴上。

    伊时卿轻轻舔舐蟹黄汤包的嘴唇,在对方因惊讶而微微张开唇瓣时趁机将舌头滑入他的嘴里,划过他口腔里的每一个地方,勾住他退却的小舌缠绕、吮吸。这张平日里硬的不行的小嘴,内里却是如此柔软甜美,让伊时卿流连其中,难以自拔。直到蟹黄汤包感觉自己快要喘不过气,用两只小拳轻轻敲打伊时卿的胸膛,他才意犹未尽地离开。

    「你……你……」蟹黄汤包“你”了半天没憋出一句话,小脸涨得通红。

    「怎么样?这样就不冷了吧。」伊时卿将蟹黄汤包圈紧了一些,「我这个抱枕可还合格?」

    「哼,本来也不是很冷。」话是这么说,蟹黄汤包的身体却诚实地依偎进伊时卿的怀抱。

    那天晚上,在伊时卿温暖的怀抱里,蟹黄汤包难得睡了个好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