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血之女王

76934浏览    406参与
行かないで
产粮地:Tumblr 作者:c...

产粮地:Tumblr     作者:coconazuko
Tumblr链接    已授权✔️

产粮地:Tumblr     作者:coconazuko
Tumblr链接    已授权✔️

未卜不是先知

玛丽不喜欢下面包,因为皇后是最容易被吃掉的面包

(还没照几张人机就都放血死掉了)

玛丽不喜欢下面包,因为皇后是最容易被吃掉的面包

(还没照几张人机就都放血死掉了)

むかし昔
重新画了张红夫人 比以前好看多...

重新画了张红夫人

比以前好看多了qwq

美图xx是个好东西

重新画了张红夫人

比以前好看多了qwq

美图xx是个好东西

时生
原Twitter:つむ子✂📷...

原Twitter:
つむ子✂📷(@azz4545)
URL:
https://twitter.com/azz4545/status/1181077987287953408?s=19

‼️禁止二次转载,任何使用,以及商用
‼️Don't reprint,any use and business use!

原Twitter:
つむ子✂📷(@azz4545)
URL:
https://twitter.com/azz4545/status/1181077987287953408?s=19

‼️禁止二次转载,任何使用,以及商用
‼️Don't reprint,any use and business use!

裤子晚梦

巡视者

原推@わかめりんご(@wakame_rinko)
(已授权)

原推链接:https://twitter.com/wakame_rinko/status/1180443431044169728

严禁⚠️转载及二改及商用
撞车私信提醒

巡视者

原推@わかめりんご(@wakame_rinko)
(已授权)

原推链接:https://twitter.com/wakame_rinko/status/1180443431044169728

严禁⚠️转载及二改及商用
撞车私信提醒

鹿遥潞

【纪念一位温柔的红夫人】
遇到的“胭脂”皮肤的红夫人,联合狩猎,和杰克一起就放了我一个(是抓到以后被丢到了地窖口,他们再继续去抓别人的那种,也许是因为我开语音被我可怜到了( ‘-ωก̀ ))ԅ(✧_✧ԅ)

计划画个红夫人,左边是个跪坐着的求生者(虽然当时我玩的是医生,但私心想画盲女,超爱海伦娜),红夫人看向求生者,伸出手想要去拉她起来……
然而,脑子想的好,手并不能做到,计划的好,现实也有一堆变化,忙的啥时间都没有(*꒦ິ⌓꒦ີ)只能先坑着,现在不发,就只能一直屯着了。
为什么大学会这么忙啊!!!!!

呵🙃,两篇1500字的报告,1000多字的读后感,500多字观后感,英语作文,什么生理,解剖...

【纪念一位温柔的红夫人】
遇到的“胭脂”皮肤的红夫人,联合狩猎,和杰克一起就放了我一个(是抓到以后被丢到了地窖口,他们再继续去抓别人的那种,也许是因为我开语音被我可怜到了( ‘-ωก̀ ))ԅ(✧_✧ԅ)

计划画个红夫人,左边是个跪坐着的求生者(虽然当时我玩的是医生,但私心想画盲女,超爱海伦娜),红夫人看向求生者,伸出手想要去拉她起来……
然而,脑子想的好,手并不能做到,计划的好,现实也有一堆变化,忙的啥时间都没有(*꒦ິ⌓꒦ີ)只能先坑着,现在不发,就只能一直屯着了。
为什么大学会这么忙啊!!!!!









呵🙃,两篇1500字的报告,1000多字的读后感,500多字观后感,英语作文,什么生理,解剖,组胚……学医救不了画画的人,啊!(>д<)我怕是过几年都填不上这坑了。

夜露伊

畫了個Q版紅夫人!



血宴真美;-;

畫了個Q版紅夫人!




血宴真美;-;

受受qwqqqq

【摄血】法兰西之红 3

cp是摄影师*血之女王

看完歌剧魅影大晚上躺在寝室床上心塞……


一张照片:年轻的女佣含笑看着镜头,手里抱着一束鲜花,但有一种莫名的违和感——

她好像在哭泣。

18??年?月14日

【这是一张夹在本子里的照片。】

【背后附上的日期被人涂抹过,从痕迹来看,应该是刚写完就被抹开,但不知为何没有重新描深。】

“你可以许三个愿望。”镜中灵歪着带缝合伤口的头,宣告。

相反与其他人见到镜中人的惊恐,英格兰的贵族倒是显得无所谓的样子,将手中的烛台放在大理石的台面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您能从天堂带回克莱德的灵魂吗?”烛光在夜中摇曳,红色的血迹顺着墙壁滑下,留下看似难以退去的痕迹。

“还...

cp是摄影师*血之女王

看完歌剧魅影大晚上躺在寝室床上心塞……


一张照片:年轻的女佣含笑看着镜头,手里抱着一束鲜花,但有一种莫名的违和感——

她好像在哭泣。

18??年?月14日

【这是一张夹在本子里的照片。】

【背后附上的日期被人涂抹过,从痕迹来看,应该是刚写完就被抹开,但不知为何没有重新描深。】

“你可以许三个愿望。”镜中灵歪着带缝合伤口的头,宣告。

相反与其他人见到镜中人的惊恐,英格兰的贵族倒是显得无所谓的样子,将手中的烛台放在大理石的台面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您能从天堂带回克莱德的灵魂吗?”烛光在夜中摇曳,红色的血迹顺着墙壁滑下,留下看似难以退去的痕迹。

“还有吗?”镜灵一如那些曾经驱赶她的女孩所说的一样,脖子处的接线还未完全缝合。

“您能使法兰西回归过去的荣耀吗?”他用法语问。

“鬼魅可不一定会这种高贵的语言。”血腥玛丽从镜子的里侧敲了敲,“法语是最优雅的语言,而大多数尚未成型的孤魂只是一些粗鄙的下等人罢。”

“您能将玛丽·安托内瓦特的灵魂带至我的面前吗?”

镜中的女人渐渐在镜外成型,血雾中女人探出了头。与常人不同的尖细的指甲,青灰色的皮肤,火红色的连衣裙……一切似乎都给人带来不详,空气近乎凝固,没有人发出声音,或许说他们并非是没有逃跑的念头,只是没有人的大脑能够理解这幅景象:荒诞,诡秘,美艳。她就这样掐住了白发男人的脖子。

他没有发出什么声音——他本想说的——只是被强行扼住的喉咙发出气音,然后,露出了笑容。

她用漆黑的双眼凝视着这个胆大包天的召唤者,人类若是被与这纤弱外表完全不符的手抓住脖子,定会被绞碎喉骨,扯破声带,然后血之女王在雾中褪去外表,永远在镜子的彼方眺望着人间。

或许说是怨灵也不为过。

人类从来都害怕镜子里的虚像,而他几乎是毫无恐惧地站在镜子前,甚至点上了蜡烛。她突然惊觉自己竟然掐不死这个人类,甚至难以在他的皮肤上留下伤口。

“你不是人。”她发出了嘶嘶的声音,那是因为她喉咙上的伤疤。

“我的确是人。”贵族仍然维持着那个足以激怒玛丽的表情,“我的灵魂被自愿困在了镜中。”

玛丽条件反射似地看了看身后的镜子。

“镜头。”突然从他的口中蹦出了一个术语,然后,咯咯地笑了起来,“一种机械上的设计。”

她恼羞成怒地用指甲去试图划开对方的皮肤,伤口旋即随着她的指甲划过而出现。

流血。

愈合。

结痂。

光滑的皮肤如同陶瓷的表面。

“对于近乎是死者的灵魂来说,我们是同类人。”他扯开了话题,掏出了口袋里的鸢尾花标志,“从地理上来说,甚至都是法国人。”

“不见得。”血的女王告诉他,“我是英格兰人。”

“你有那个断头台上的皇后的一部分吧。”他将问句转换为陈述句。

那个女人不置可否地将目光移开,移向还未关上的窗户,望月皎洁的纱裙在地板上留下影子。于是沉默,除了默然不语,没有人愿意发出声响,两个人,或许还可以称他们为人类,在寂静的夜里审视对方。

“断头台,是啊,断头台。”她用青色的手抚摸着脖子上的伤口,还没有愈合。

或许这是一道灵魂上永远无法被治愈的伤疤?白发的贵族晃神,他瞥见了红夫人背后镜中的自己。

道林·格雷*在镜中直直地凝视着他自己。

“没必要悼念过去。”她残忍地说,“没必要去羡慕过去的自己。”

他试图抓住鬼魂的衣摆,锦缎从手中划过,仅留下冰凉的触感,和她的皮肤一样。

白色的发丝在黑夜中也是如此显眼。“您是我和法兰西最后的牵绊。”他眨了眨眼睛,“最后的。”

似乎是想起了曾经的双子,她撇开脸。

“我曾经也如同疯狂的蓝胡子一般追寻着秘术,不计后果地,只因为法兰西。”他几乎想哭,“我终究意识到人是无法一厢情愿地禁锢一个天使的灵魂的,而这样亵渎神明的人只会被自己禁锢在自由的牢笼里。”

“克劳德在天堂。”她忍耐住告诉他真相的冲动,“我见过天堂,欢声笑语,载歌载舞。我甚至见到了主。”渐渐地,她不由自主地编造谎言,看着那个破碎的灵魂眼睛中的渴求,在心中辱骂自己。

接着就是无言,红色的女人和一团火焰一样灼烧着空气,她突然用一种上位者的态度问:“回答我,德拉索恩斯。你追寻的真的是法兰西吗?”

“是的。”他下意识地点头。

“为什么不试图召唤路易十六的灵魂?”她问,“他只是被我蛊惑而已的明君。”近乎是残忍地复述着流言蜚语,“为什么?”

白发的摄影师语塞。

这样的场景极其可笑,一个早已死去的亡灵在安慰一个即使腐朽,却仍然活着的灵魂活下去。她甚至用手抚上对方的脸颊,“只要放下我就好,足够了,放下我们就好。”红色的亡灵在舔自己干涩的嘴唇,“你并没有意识到潜意识中你对我的仰慕,最终变成了对法兰西的追忆。”

他仍然沉默着。

“法兰西之蓝啊。”她用手指点上了他的眼角,预想中的冰冷并没有到来。她只是一个失去了实体的灵魂罢了。又一次悲哀地想。“你明知道那个传闻吧。”



*道林·格雷:出自《道林·格雷的画像》,奥斯卡·王尔德。首版日期1891年。

【引用比故事发生在后面是真的很勉强我知道的】


站北极圈还吃刀的清某人
红夫人快乐摸鱼。衣服我有改,原...

红夫人快乐摸鱼。衣服我有改,原来那么精细的我画不出来。为什么我本子上的和我手机里的相差那么多?一定是镜头的锅。

红夫人快乐摸鱼。衣服我有改,原来那么精细的我画不出来。为什么我本子上的和我手机里的相差那么多?一定是镜头的锅。

本芊candy jar🍬

2019.10.5 小短漫:“你所要爱的”  。
含cp注意,原来我还画了这个(混更)

2019.10.5 小短漫:“你所要爱的”  。
含cp注意,原来我还画了这个(混更)

博士奇hw

是咬了毒苹果的公主?手指被纺锤刺破的美人?还是醉于多夫林的少女?

微启的红唇值得一亲芳泽。


P310秒画美女挑战x2/三分钟记金皮细节挑战x1

是咬了毒苹果的公主?手指被纺锤刺破的美人?还是醉于多夫林的少女?

微启的红唇值得一亲芳泽。





P310秒画美女挑战x2/三分钟记金皮细节挑战x1

i.waters
血浴其实是水粉加马克笔勾线笔,...

血浴
其实是水粉加马克笔勾线笔,被我批的四不像ॱଳ͘

血浴
其实是水粉加马克笔勾线笔,被我批的四不像ॱଳ͘

滦棠梨

啊,俺抓拍技术真好。

老子爱死她俩。

(突然有写文的冲动?(?)俺红酒的后续都没写我在想桃子🌚)

(hetui更文是不可能更的,如果俺更文了请叫俺滚去恰shi(能拖更多久是多久)鸽鸽怪从不服输))

最后一张图不是菜!!是佛系🌚

啊,俺抓拍技术真好。

老子爱死她俩。

(突然有写文的冲动?(?)俺红酒的后续都没写我在想桃子🌚)

(hetui更文是不可能更的,如果俺更文了请叫俺滚去恰shi(能拖更多久是多久)鸽鸽怪从不服输))

最后一张图不是菜!!是佛系🌚

鱼骨年糕
这精致的有点小东西Σ(&deg...

这精致的有点小东西Σ(°Д°;
运费好贵呀……等了很久……
结果……很小呀……Σ(っ °Д °;)っ
调香师的送给我同学⊙ω⊙

我不缺同学的
真的

这精致的有点小东西Σ(°Д°;
运费好贵呀……等了很久……
结果……很小呀……Σ(っ °Д °;)っ
调香师的送给我同学⊙ω⊙










我不缺同学的
真的

十六夜童谣

【第五人格乙女向】【红夫人x你】凡尔赛的黎明③

#参考了电影《绝代艳后》。里面有私设捏造情节(历史上并不存在的),以及好多地方的混乱,ooc避雷。以及在前期是不会出现任何红夫人给路易十六戴帽子的情节,感情线也比较少。出现的原创角色卡蜜儿是为了推动感情线,以及增添笑点(我自己觉得好笑),错误的地方请私聊指出。长篇,你们不催我就等到十年后更新。第一人称注意。

#算是国庆贺文吧(原本第三章不是这个走向),这一篇会通向一个支线剧情。国庆我会把这个支线写完。下一棒 @曲逝今天拖稿了吗。

“这绝对是我最后最后一次和那女人吃饭,我对圣母玛利亚发誓!”玛丽躺在近乎堆满羊绒枕头的沙发上百般无聊地将她那柔顺的鬓发缠绕上食指一圈一圈,然后勒紧直至指尖发红才...

#参考了电影《绝代艳后》。里面有私设捏造情节(历史上并不存在的),以及好多地方的混乱,ooc避雷。以及在前期是不会出现任何红夫人给路易十六戴帽子的情节,感情线也比较少。出现的原创角色卡蜜儿是为了推动感情线,以及增添笑点(我自己觉得好笑),错误的地方请私聊指出。长篇,你们不催我就等到十年后更新。第一人称注意。

#算是国庆贺文吧(原本第三章不是这个走向),这一篇会通向一个支线剧情。国庆我会把这个支线写完。下一棒 @曲逝今天拖稿了吗。

“这绝对是我最后最后一次和那女人吃饭,我对圣母玛利亚发誓!”玛丽躺在近乎堆满羊绒枕头的沙发上百般无聊地将她那柔顺的鬓发缠绕上食指一圈一圈,然后勒紧直至指尖发红才松开,同等沙漠中口干舌燥的受难者濒临渴死时给他一大罐子清甜可口的水一样。我将一肚子火气全撒在了可怜的檀木扇儿上了——“啪”的一声,我愤愤地将它合上,瞧吧!这娇小委屈的木头身体快散架了,又随着折扇展开“砰”的一小声,小可怜儿的主人又好像被扇面上精致的花纹——或者说扇儿姑娘秀美的容颜逗乐了,怒火被平息了,原本紧皱的眉头又舒展开。真是喜怒无常的怪人啊!我的目光落在玛丽把玩着的一支珍珠发饰上,银制的身体闪闪发亮,若是金子的那一定是阿芙洛狄忒的金苹果做成的。我想。真是个漂亮的小家伙!(转移注意力让我暂时忘了生气)

“为什么你们都不喜欢杜巴丽夫人呢?除了太嚣张外…她挺漂亮的。”天真的话语令我想要大笑,和从下水道爬出来的老鼠一起吃饭?天啊我宁愿去死!“你应该多听听诺爱丽丝女爵她们怎么说?噢天哪,她以前是个有名交际花儿。连现在的头衔都是花钱买的。皇太子妃,你一定要少和她接触,千万别让她把那些不良习惯传染给你!”“好吧,我会的特蕾安东尼女公爵——呃…我们要去用午餐吗?”玛丽若有所思似的垂着眼睑,睫毛在她白皙的面颊上撒下略有愁绪的阴影。或许对于十四岁的姑娘这有点难以理解?总之,气氛被我推向尴尬中。“好吧,下午要一起喝下午茶吗亲爱的?”“如果诺爱丽丝女爵不会拖着我去和其他贵族女士们见面的话…您可以来这儿找我。”“好吧。(但愿诺爱丽丝女爵今天和她的情人翻云覆雨一整天。这样的愿望我在心里默念了无数遍。)”

说是吃了午餐,实际上我就像嚼蜡一样什么味儿也没吃出来,一中午我都在想着该和玛丽去些什么地方:人民歌剧院?太远。下午茶?太日常。我想让玛丽在凡尔赛的第二天过的难忘一些。舞会?非宫廷舞会我们是不能参加的…此刻我感觉去哪儿也不对,这儿想,那儿想,把法兰西里我知道的地方全想了个遍也没想出个合适的地方来。直到快要超过约好的时间我也没想好能够去哪儿。不过还好她不在那儿。诺爱丽丝女爵的情夫不太行啊…

“要我说你就拉着她喝下午茶算了,带着皇太子妃悄悄出宫被发现后我估计明年要给你除一下坟头草。”卡蜜儿一边嚼着蜜饯一边敷衍似的回答我的问题,她总拿我当一无所知的笨蛋。“以后会有好多的女士请她喝下午茶哩,想个新奇的办法——用你神奇的大脑。”“嗯…你凑近点儿我告诉你…”

裤子晚梦
血之女王 原推@BONG(@B...

血之女王

原推@BONG(@BOBONG)
(已授权)

原推链接:https://twitter.com/B0B00NG/status/1177176058434478093

严禁⚠️转载及二改及商用
撞车私信提醒。

血之女王

原推@BONG(@BOBONG)
(已授权)

原推链接:https://twitter.com/B0B00NG/status/1177176058434478093

严禁⚠️转载及二改及商用
撞车私信提醒。

流苏璎珞

cakes

“夫人。”

贵族小姐启唇一声轻唤,水晶高脚杯中斟满了香槟,阳光穿过小特里亚农宫的树木,漾着细碎波纹的酒面播洒开了明亮的闪烁。

夫人,夫人,她喜欢这样叫她,法国民众讽刺地称她为"赤政夫人”",在她的舌尖却是连字符都起舞。

对面身着洛可可风长裙的女子漫不经心地微微抬眸,波光流转时顾盼生辉,凤眼一挑便是万种风情。

“哦?”

单音节在唇齿间缠锦辗转,如同描金骨瓷盘上奶油泡芙的甜蜜或布朗尼的细腻,温软着裹住耳骨,脉脉含情的盅惑。

“人民没有面包吃,”鸦色面纱微微卷起,香槟酒浅啜入口,清凉的气泡在喉间悉数破裂,“他们快饿死了。”

玛丽终于抬头认真地看了看她。

铺成扇形的羽睫投下一帘阴影,曾经包容...

“夫人。”

贵族小姐启唇一声轻唤,水晶高脚杯中斟满了香槟,阳光穿过小特里亚农宫的树木,漾着细碎波纹的酒面播洒开了明亮的闪烁。

夫人,夫人,她喜欢这样叫她,法国民众讽刺地称她为"赤政夫人”",在她的舌尖却是连字符都起舞。

对面身着洛可可风长裙的女子漫不经心地微微抬眸,波光流转时顾盼生辉,凤眼一挑便是万种风情。

“哦?”

单音节在唇齿间缠锦辗转,如同描金骨瓷盘上奶油泡芙的甜蜜或布朗尼的细腻,温软着裹住耳骨,脉脉含情的盅惑。

“人民没有面包吃,”鸦色面纱微微卷起,香槟酒浅啜入口,清凉的气泡在喉间悉数破裂,“他们快饿死了。”

玛丽终于抬头认真地看了看她。

铺成扇形的羽睫投下一帘阴影,曾经包容漫天星辰的凤眸中似有流光一闪而逝,仿佛一汪水蓝着了冷调的烟灰,阴暗颓败到无以加复,是疯狂亦是绝望。

不,这是错觉。

是面纱带来的错觉。

因为下一秒玛丽就扬起天真甜美的笑脸:“为什么他们不吃蛋糕呢?”

她是奥地利公主,她是法兰西皇后, 她是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天生无忧无虑不染纤尘,人间疾苦于她只是游戏。

放下水晶杯,薇拉盈盈起身,黑丝小礼服下的曲线流水般起伏。

绕过小方桌,她裙裾拂动,她摇曳生姿。

“嘘……”

微凉的食指抵上樱颗似的红唇,柔软湿润的触感顺着血管传至心脏,好像猫儿粉嫩的脚掌收去了锋利爪刃,轻蹭着腻理丰肌。

她的夫人轻轻挡住她的玉指,似笑非笑的嘴角绽开了罂粟,像巧克力,像马卡龙,让人一口就为她痴为她狂,甘愿成奴仆。

“薇拉,你永远都能吃蛋糕,我保证。”

她呵气如兰,呼吸停在指尖暧昧。

“是的,我保证。”

她无意识地重复着自己都不相信的话语,梦呓般一遍又一遍,直至成为一支低靡的咏叹调。

摘下面纱扔在亭中地毯,贵族小姐欺身而上,用一个香槟酒和香草奶油味的吻,堵住了皇后唇畔溢出的叹息。

她们的吻无论何时都是炽热的,性感的,爱欲纠缠的,尖尖的犬牙反复厮磨割破皮肉,铁锈的甜腥弥漫,是奏响一曲带血舞步。

野性的啃噬。

她们肌骨交融,她们刀尖翩跹。

她们脚下是薄薄的玻璃,隔开了熔岩与烈火。

指尖摸索着解开裙衫,绣满金线的名贵衣料如水漫溯,荡漾着近似阳光的色调。

失去理智时她掀掉了桌布,三层点心塔和盘上甜品纷纷落地,淡奶油和树莓果酱污脏了丝绒长毯,碎裂的琉璃瓶流淌着清澈的桃红酒液,空气中氤氲的甜香隐匿了冶艳荒诞。

她用指甲剜了蛋糕上的小块奶油,在玉体横陈上作画,除了突兀的厚重感,珍珠色的光泽几乎与那片白皙的晶莹别无二致。

“夫人,夫人。”

她唤着她,带着颤韵的呢喃宛如塞王的歌唱。

她吻去她眼角的晶莹,像在迷离的玫瑰色梦幻中起承转合。

夫人,你是美貌,你是欲望,你是失乐园。

你是堕落的原罪,我愿与你一同沉沦。

以爱之名,我们将共担罪状,共赴地狱。

但在此之前,请让我们享受此刻。


时生

原Twitter:
🐿️胡桃♡̷̷̷쿠루미🥜(@9Ru_ Me)
URL:
https://twitter.com/9Ru_Me/status/1178314982095634432?s=19

‼️禁止二次转载,任何使用,以及商用
‼️Don't reprint,any use and business use!

原Twitter:
🐿️胡桃♡̷̷̷쿠루미🥜(@9Ru_ Me)
URL:
https://twitter.com/9Ru_Me/status/1178314982095634432?s=19

‼️禁止二次转载,任何使用,以及商用
‼️Don't reprint,any use and business use!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