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血影

28777浏览    586参与
星话。

儿时的话 第八节:阿朔的秘密

        阿朔和小影从水晶宫最高层到最低层,门内到花园外,都找了个遍,却都没有隼白的身影。“阿隼——”他们叫得嗓子都哑了,早饭都没心情吃。

        “这怎么......怎么跟老爷交代啊......”阿朔难过地叹气道,看了眼旁边淡定的小影,似乎想了些什么,不过很快摇了摇头。

        小影见阿朔在看他,似乎猜到了她的想法,于是说道:“不是......我可没闲心干这种事啊,我们是好兄弟啊。”

        “嗯,...

        阿朔和小影从水晶宫最高层到最低层,门内到花园外,都找了个遍,却都没有隼白的身影。“阿隼——”他们叫得嗓子都哑了,早饭都没心情吃。

        “这怎么......怎么跟老爷交代啊......”阿朔难过地叹气道,看了眼旁边淡定的小影,似乎想了些什么,不过很快摇了摇头。

        小影见阿朔在看他,似乎猜到了她的想法,于是说道:“不是......我可没闲心干这种事啊,我们是好兄弟啊。”

        “嗯,我知道不会是你,小影。不过这很奇怪啊,我们水晶宫的大门都是有很好的感应的,即使是那喷泉旁边的后门也不是随便谁都能进的!我们又完全没有范围去猜测到底是谁带走了阿隼啊......”阿朔无能为力地瘫倒在花园的小石子路边。小影在她旁边也静静坐了下来,小脑瓜子却飞快地转动着。这一切,一定都有关联!

        “阿......阿朔,你知道隼白他爸爸这几天去哪儿了吗?当初,他又是为什么,把我带到这来呢?他带我去看过冥之剑,但这难道就是他的目的吗?我猜不到摸不透......”

        阿朔摇了摇头,神情突然有些犹豫。“他以前出门也有过好多天不回来的时候,一般也不会告诉我是去干什么的,除非需要我的帮助,我也不会问。不过......关于冥之剑,我倒是知道些事情。”

        小影惊喜地望着她,等着她说下去。阿朔看着这位淡定的少年,不禁笑了笑,叹了口气,又踌躇许久。“你应该知道龙族的事了吧?它们最近很癫狂,你们上次也看到了,甚至有个别跑这么远来无脑袭击人类。但是啊,要不是人类先犯事激怒了它们,它们是绝不会到它们地盘以外的地方挑事伤人的!这是肯定的一点。唉,那群忍者们努力制止它们,跟它们斗殴,却解决不了事情的根源。我觉得啊......它们发怒的原因,一定是因为那把剑!你应该知道吧,这把剑不是谁都能控制的,而能控制它的人,将获得它的全部力量,成为剑,以及整个龙族的控制者。这便成为了许多人的愿望,想要获得那无边的力量……”

        “啊?阿朔!我突然想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这把剑,如此厉害,曾无数的人妄想......可是,它为什么在隼白爸爸的手里?!为什么是他掌管?!”

        阿朔摇了摇头,小声说道:“是啊,我也想过这个问题。其实他没告诉过我他有这把剑,这都是我无意间发现的。唉,我觉得啊,这把剑......是他偷出来的......!这把剑,本应属于龙族,由它们掌管......我也不是乱猜的啊,是在外边,曾无意听两位剑客说的,他们好像还挺有名气的。他们似乎是看到了老爷偷剑之类的,但是没有宣扬消息,而是想给他一次机会劝他悔悟......因为大家都知道后果,就是现在这样子......可是大概,老爷没有还吧......唉。我还知道,老爷为了防止他们来偷走冥之剑,还建了一个一摸一样的古堡,里面放着一把和真剑几乎一样的剑,而那个真正放冥之剑的古堡很难找,也很难进。我也不知道,他上次带你去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呢......也不知道他的用意......唉,真相都告诉你了,小影。至于隼白......我觉得极有可能是被龙族所拐,或是那两名剑客,或是......

        剑客......!小影本能的重复了一遍。阿朔原来知道这么多!应该都是真的吧......!啧,这个人,水晶宫的主人,隼白的爸爸,果然不简单!不过当下最重要的,还是找回阿隼啊!

        去哪儿找呢......龙族......冥之剑......不过这么说来,我也不一定是控制龙族的那个人啊,我去的,可能都是假的古堡啊。“阿朔,你知道怎么辨别古堡的真假吗?”

        “这个......真的很难找,也很难进——我记得我打扫时在他房间看到过草图,似乎周围都是荆棘丛,毒的花儿之类的东西!”

        荆棘丛!没错了,小影暗自窃喜,第一次是假的,自己找的是真的!

        “阿朔,我大概知道在哪儿找阿隼了!再会!”说完小影便疾风般闪到了水晶宫花园大门前,向阿朔挥了挥手。小影心里已想好策略。龙族的地盘......

        “保重啊,小影!”阿朔看着少年,早已泪目。

可乐KILO

突然脑洞

忍3周年快乐!!!

祝忍3越来越好(笔芯)

突然脑洞

忍3周年快乐!!!

祝忍3越来越好(笔芯)

Hurdle
肝忍界探险前:血影真可爱甜食属...

肝忍界探险前:血影真可爱甜食属性我喜
肝忍界探险后:孤儿。


我再也不要画动图了(捂肝)

肝忍界探险前:血影真可爱甜食属性我喜
肝忍界探险后:孤儿。


我再也不要画动图了(捂肝)

Hurdle

是官方抖音上的队长和影哥

awsl

是官方抖音上的队长和影哥

awsl

浅夏、初晴こ
今天庆典扭蛋抽出来的s级悬赏令...

今天庆典扭蛋抽出来的s级悬赏令,果然还是影哥(不知道的点我主页看看发生了些什么吧……)

今天庆典扭蛋抽出来的s级悬赏令,果然还是影哥(不知道的点我主页看看发生了些什么吧……)

大剑

妈耶抖音刷出了这个好可爱,话说官方站的是隼影?!琳淑大好法,话说苍牙和老板娘一点默契都没有呢!⊙▽⊙

妈耶抖音刷出了这个好可爱,话说官方站的是隼影?!琳淑大好法,话说苍牙和老板娘一点默契都没有呢!⊙▽⊙

Hurdle

“咳咳,那个忍者,过来。”

“仅此一次哦。”

我要队长抱我要影哥抱(癫狂)

“咳咳,那个忍者,过来。”

“仅此一次哦。”

我要队长抱我要影哥抱(癫狂)

Hurdle

瞎jr摸

是看不出来的现pa

瞎jr摸

是看不出来的现pa

玖尾奈

平安夜

 重度ooc注意。

盲神番外。随笔。

(现在是什么时候我就写这个?)

开始———————

又下雪了。

朔躺在床上,看着窗外阴郁的天。

雪,他喜欢冬天。在温暖的家中,品上一杯自己最爱的热可可,看着自己的兄弟姐妹们在庭院中玩雪。生来人和吸血鬼混杂的血统,让他在家族中没有地位,身体也羸弱不堪,畏寒、体虚,让他从未踏出过门。

血,他讨厌冬天。不仅仅是因为冻伤的双手。家族的变故,让他不得不迈开脚步,在苍茫的雪地中奔跑。回头,是驱魔人的火把和族人的血液,如同骤然盛开的彼岸花。穿越树林时,迷失方向,最终倒在尚未封冻的溪水边。那天,是平安夜。

不知是哪个神明的恩赐,...

 重度ooc注意。

盲神番外。随笔。

(现在是什么时候我就写这个?)

开始———————

又下雪了。

朔躺在床上,看着窗外阴郁的天。

雪,他喜欢冬天。在温暖的家中,品上一杯自己最爱的热可可,看着自己的兄弟姐妹们在庭院中玩雪。生来人和吸血鬼混杂的血统,让他在家族中没有地位,身体也羸弱不堪,畏寒、体虚,让他从未踏出过门。

血,他讨厌冬天。不仅仅是因为冻伤的双手。家族的变故,让他不得不迈开脚步,在苍茫的雪地中奔跑。回头,是驱魔人的火把和族人的血液,如同骤然盛开的彼岸花。穿越树林时,迷失方向,最终倒在尚未封冻的溪水边。那天,是平安夜。

不知是哪个神明的恩赐,让他来到这个古堡。他记住了神,一个长着羊角的天使,黑的羽翼让他怀疑他是不是堕天使。盛着海洋与星空的眼,给了他唯一的慰藉。他爱上了血的红色,血红的眼,血红的衣装。

傲,走了。高傲的狼人每至冬日必会出猎。即便是他的邀约,朔还是拒绝了。冷,他记住了刺骨的冷,记住了家族的变故,记住了血的红,他的心,即便在跳动,流出的血依然是冷的。

壁炉似乎不再吐出分毫的热气。寒冷沿着门缝和窗棂爬进。即便盖着被子,依然感到了刺骨的痛。下午四点。他起身,穿上带着高跟的鞋子。今天的晚餐还不知是否有着落。他等着傲回来,带来几只野兔,让他吸食血液。转头看向挂历,他一手撑着床头柜,抬手撕下一页。12月24日,平安夜。朔的心脏仿佛被利刃刺穿,他感受到了剧烈的绞痛。手一滑,整个人都失去了支撑,径直倒下,左侧的肋骨在床头柜边缘狠狠一撞。缩在角落,挣扎半天才再次站起,再次看了一眼日历,又看看钟,最后向窗外投下一瞥,拉上窗帘。

经过壁炉时,他匆匆往那将熄的火堆上丢进几块木柴,抓下衣架上的赤麂皮披肩,向自己的小房间投下最后一眼,披上披肩,略微整理乱发,以及血红的鸠斯特科尔,开门。徘徊在走廊的风,灌进房间,吹灭所有烛火,将刚恢复些许生气的炉火吹得东倒西歪。朔撇撇嘴,砰的一声关门。沿着回廊,跑向楼梯口。

“今天平安夜,我……我去看望一下亚兹拉尔大人。”他边跑边气喘吁吁的说。沿着大理石的阶梯向下,在冬日寒冷干燥的空气中,抛下一串孤独寂寞的脚步声。

走到底楼,他推开大门。门上缠满常青藤的枝蔓,缺少打理,纠缠在门闩上。朔随手扯下一条,门外的风险些将他吹走。原本只是落着雪,现在却加上了劲风。他迎风展开自己的翅膀,典型的蝙蝠翅膀,黑色偏棕,带着微微的血红。费力的关上门,在空旷的前院,他准备起飞。雪积得很深,没及他的小腿。又花了些时间请出空地,他拍打双翼。风吹着,翼中的血管清晰可见,他冰冷的血似乎要冻结。

预热许久,终于从地面飞起,乱流将他吹得偏离方向。空中是飞扬的雪粒,打在脸上如同针刺。朔黑色的发、眉毛、睫毛上都结了白色的霜。雪在他的披肩上,融化,又凝冻成小冰珠。朔将手放在两肋间,向自己的身体索取温暖。他有些后悔自己没戴手套。

风吹着,他身体一歪,撞上了一棵松树。松针险些刺伤他的眼球。调整好,继续飞着。手已没有知觉,苍白的皮肤竟显现出血色。

许久,他看见了小镇的灯火。收拢翅膀,直接掉落下来。松软的雪地接住了他。他四处张望,希望那些敏感如猎犬的驱魔人没有跟在后面。街道上,望不见一个人。他似乎是躺在封冻的湖上,身下的冰面发出不情愿的咔嚓声,他迅速离开,走上大路。

这里的雪,从十一月初就开始,直到现在都未曾停下。朔沿着路走着,两旁的房屋,点着长明的灯火,呼啸的风似要将灯光尽数熄灭,将潜藏于黑暗之中的魔鬼释放。

走着。恶魔之尾,垂挂在身后,他无法隐藏。忽而,他看到了一人,骑着棕色的马,停在路边,似乎在等待着谁。

“先生晚安。”马上的人向他问好。

“晚安。”朔有些紧张。

“这么晚了,先生要去哪里?”

“我去拜访一位朋友。”

“先生路上小心,天黑,雪大,路滑。”

“谢谢您的关心。恕不奉陪。”

他几乎要吓晕,那人驱马,向树林奔去。朔以为自己被发现,赶紧跑两步。这里的雪,只没到他的脚踝,但依然是冷的。他的手已不听使唤,双腿似乎也在渐渐冻住,他努力回想着亚兹拉尔的家在哪里,他只感到,向前走,不会有错。

走着,回头,自己的脚印都被雪掩埋。他有些体力不支,双腿机械的运动着,如同不会思考的尸体,只是走着,一往无前的奔向地狱。

跌倒,他躺在雪地,不想起身。听任雪将他掩埋,呼出的热气将雪融化,水似乎灌入他的口鼻,他不想管。他想死,想在这白雪堆砌的坟墓中死去,或被路过的驱魔人杀死。他感到有什么在拉扯发辫,才极不情愿地起身。盖在他身上的雪滑落,费力的张开被霜花粘住的睫毛,他看见了一只乌鸦,白色的羽毛掺杂着黑色斑点。“星?”朔问道。乌鸦轻叫两声以示赞同。亚兹拉尔的宠物,早已感知到朔的动向,一路相随。“……你能带我去亚兹拉尔的家吗……”乌鸦飞起,向前一小段,又落下。朔起身,拍拍衣服上的残雪,跟上去。

走着。四周的光,是橘黄的,是温暖的。

到了。他随着星走近,星落在了他的肩膀上。楼梯扶手上的两只黑色的乌鸦张开翅膀,抖落身上的雪。他以为那只是雕塑。乌鸦飞到他的另一边肩膀上,一只停在他的手上,温暖的肚子贴在他的脸庞和手,血液似乎活络了起来。走上台阶,他拉动门环,脚下却又是一滑,踩过,融化的雪又结成冰,并未踩稳的他直接滑倒。门环叩击在橡木门上,发出闷沉的响声。

他感到有一束黄色的光落在脸上,室内的温暖涌出,两双手搂住他,他听到一句含混不清的低语和一声爽朗的轻笑,几乎不用看,他就猜出,低语是伊索的,而那声轻笑,必定是亚兹拉尔。他还听到乌鸦拍打翅膀的声音和轻微的关门声。有人将他抱在怀里,他贴着那人的胸口,听着心脏有节律的跳动。他不禁向那人的怀中缩了缩,又是一串轻笑和低语。一冷一热之下,他竟昏昏沉沉的睡去。

他再次醒来时,自己正睡在床上,房间也很小,甚至没有壁炉。仅有一张床,一个床头柜,一个写字桌,椅子,一面穿衣镜,空当的地方有一个小暖炉,仅此而已。床靠在墙角,他伸手就可以拉开窗帘,墙上的挂钟指向八点。自他出发到现在,过去了四个小时。将枕头垫在腰后,半躺在床上,自己的披肩和鸠斯特科尔挂在椅背上,滴下的水将地毯晕湿一片。

床头柜上摆着一个烛台,光在镜子中折射出黄色的光,烛台边,是一只白瓷杯子,盛着粉红的饮品,还是温热的。他端起,轻轻闻了一下,覆盆子的酸甜,抿一小口,酸的浆汁,奶的甜香,以及丝丝的血腥味。他敢保证就是血的味道。但依旧好喝。他又喝上一口。

门外传来脚步声,门被推开,一个人,黑色及腰的麻花辫,长着紫色羊角,脸上蒙着泛黄的亚麻布,左侧脸颊上还有一个小小的黑色十字架,穿的是灰色半西服,看上去有一种特殊的气质。他身后还有一人,也是灰色半西服,带着口罩,似乎是胆怯,躲在前面那人的身后。

“你醒了。”来者说道。“是,亚兹拉尔大人。”亚兹拉尔拄着盲杖,走到床边坐下,伸手摸了摸朔的手,感觉到他捧着杯子,又问道:“好喝吗?”“嗯!很好喝。神明大人的手艺很好。”朔回答道。“这里面掺了我的血,怕你不习惯,多加了些糖。我的血对你身体有些帮助。”“啊?我……”“不要紧,我和伊索都喝过了。”朔看向门外,还有一人站在那里。“伊索,来吧,你见过他。”亚兹拉尔说道。“伊索先生晚安。”朔打招呼道。“嗯……晚安。”伊索怕生,一直一直躲在盲神的身后。“朔,你今晚是走了不少路吧?”亚兹拉尔又问道。“是。”“好些了吗?今晚我请你过个好的平安夜。”

朔起身,穿上鞋子,伸手想去拿自己的外衣,亚兹拉尔牵起他的右手道:“不必了,屋子里不算冷。”走到门口,打个响指,熄灭了烛火,仅留下暖炉还在有星星点点的火光。

楼下也是依旧的温暖,朔和亚兹拉尔帮忙准备晚餐。“这么多……三个人是不是……”朔看着准备好的东西,小声问道。“不多,还有人呢。”亚兹拉尔轻轻一笑。接着忙起来。伊索自然是被挡在门外,既然亚兹拉尔坚持伊索不准进厨房的原则,那么谁也不能阻拦。伊索在外面喝着姜茶,翻阅着信件。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去吧,看看谁来了。”亚兹拉尔轻轻推了一下朔。他走到门口,开门,是一人,穿着黑色外衣,灰色的头发泛着银色的光,以及一对看上去很软的狼耳。“……傲……?”朔呆滞片刻,似乎还是不敢相信。今天早上,傲明明去打猎了,他甚至记得自己回绝这只狼人的邀约时,他失望的样子。“是啦。能不能让我先进去?外面有点冷。”傲不好意思的笑笑。

让傲进来后,朔关上门。“你……不是去打猎了吗?”“诶呀,没有啦。”傲挠挠自己的耳朵根,表示不好意思。随后从身后取出一把军刀,递给朔。军刀还是全新的,似乎是刚刚锻造好的。“知道你想要很久了。特地找朋友帮忙锻造的。喜欢吗?”傲看着朔,露着得意的笑。“我……我很喜欢!”朔甚至激动到连话都不会说了。

亚兹拉尔从楼上下来,已经换上了蓝紫色的长袍,通常是他在见客时穿的。坐到伊索身边,笑着说:“傲,你今天也来了?不会又想挑事吧?”“不不,没有此意,既然今日是平安夜,就应当和平一些。当然,也给你带了礼物。”傲回答道,随后取出一面镜子,镜身是黄金制成,雕刻着复杂而美丽的花纹,背后镶嵌着一颗祖母绿。“星见?你从哪里弄来的?”亚兹拉尔一拿到镜子,便认出这是自己在天界的物品。“今天回了一趟天界,明日是主的生日,趁乱偷回来了。”

“当然啦,我还给伊索带了礼物。”傲说到,将一个东西递到伊索面前,是一把梳子,纯银制造,还是八成新。“祖传的银梳,我平时不怎么用,现在就送你了。”傲说着,凑过去吻了一下伊索的脸,伊索瞬间红了脸,朔立刻揪住傲的耳朵,把他拉到身边。幸亏朔反应快,不然伊索肯定会和傲打起来。

四个人聊着,又听到一串敲门声,伊索上前开门。

门口站着一个少年,与伊索年龄相仿,咖啡色头发和棕色眼睛,穿着一件深棕外衣。“雷德,你来了。”伊索说到。“对不起,今天雪太大,来迟了。”他回答道。

“人来齐了,可以开始了,希望大家能过一个难忘的平安夜。”亚兹拉尔笑着。

做餐前祷告时,朔不知为何落了泪。

二十年前,在他还只是一个孩子时,也就是他被救下的第二个平安夜,那个神明又一次来到他身边,问道:“孩子,你最祈愿的是什么?”

他也记得自己用稚嫩的声音回答道:“神明大人,我最希望的,是拥有一个亲人,或者一个家。”他记得这个问题也让那位神明为难了很久。

他不知到这个愿望是否实现,但他在今天感受到了家的温暖。

如果你不能改变命运,就忘记过去,接受现实。

“朔,你在想什么呢?”亚兹拉尔笑着问道。

“不,没有想什么。我只希望大家能在平安夜都能平安。”朔报以相同的微笑,尽管他也知道亚兹拉尔看不到。

我会结束漫长的旅途,现在返回,向着名为你的归宿,现在出发。在你的身上,我会找到最后的依托。

Salut à la vendetta v🥀
奥义!死前后空翻!=͟͟͞͞(...

奥义!死前后空翻!=͟͟͞͞(●⁰ꈊ⁰● |||)

[哥们脖子没事吧?😂]

奥义!死前后空翻!=͟͟͞͞(●⁰ꈊ⁰● |||)

[哥们脖子没事吧?😂]

星话。

儿时的话 第七节:好事?坏事!

        那天,隼白和小影吃饱了午饭,在求了阿朔好久之后,阿朔终于答应让他俩单独出去玩,但是得早点回来。

        隼白蹦蹦跳跳地,拉着小影的手,不知不觉又走到了瀑布边。小影打趣道,“好想下去在瀑布里面冲凉,哈哈哈。肯定很舒服。水落在身上的压强,还可以沐浴着阳光......”小影想象着,一脸陶醉。

        隼白傻傻的笑着,听着,疯狂点着头。

        “爸爸好几天没回来过了。”隼白小声嘀咕。说到隼白爸爸,...

        那天,隼白和小影吃饱了午饭,在求了阿朔好久之后,阿朔终于答应让他俩单独出去玩,但是得早点回来。

        隼白蹦蹦跳跳地,拉着小影的手,不知不觉又走到了瀑布边。小影打趣道,“好想下去在瀑布里面冲凉,哈哈哈。肯定很舒服。水落在身上的压强,还可以沐浴着阳光......”小影想象着,一脸陶醉。

        隼白傻傻的笑着,听着,疯狂点着头。

        “爸爸好几天没回来过了。”隼白小声嘀咕。说到隼白爸爸,小影立刻来了神:“你知道他去哪儿了吗?”

        隼白摇摇头,水灵灵的大眼睛闪着奇异的光芒。“爸爸还没教我控火术的第二步呢,他答应我了的——”

        “你爸爸为什么常年穿着黑斗篷和黑面具呢?我就见他取下来过一次,还只露出了眼睛和鼻子。”小影回想着前几天在水晶宫的一个房间的窗台上,他焦急的眼神......

        “嗯……爸爸可能在外不喜欢别人认出他来吧!不过,哥哥戴面具的话,这肯定很帅的!嘻嘻。”

        小影又陷入沉思。

        “哥哥,你看那儿!”隼白忽然摇了摇小影,指着瀑布另一边的地方。小影顺着看了过去。“欸?!”他忽然焦急地站了起来。那么庞大的身影!还能是什么?不就是龙吗?!隼白爸爸所说的龙!那黑色的庞大身躯,扇动着大翅膀,还时不时喷着火。旁边的人都尖叫着,四处逃窜。“啊,哥哥,那是什么呀,怪物吗?”隼白有些害怕地抱住小影,躲在他身后。

        “没事......我们站这么高,它看不见我们,应该不会随意飞上来......”

        而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呼喊着他们的名字。是阿朔!“你俩啊,怎么跑这么远!快,快跟我回去!外面,外面现在不安全!”小影又回头看了一眼那只大龙。这时几个黑衣人赶到了它面前,手中拿着剑。那剑术快如风,仅几下便制服住了大龙,即使它还在吐着火......那剑术!小影不由得内心一震。阿朔却丝毫不给他更多的时间看,拎着他俩,急忙回到了水晶宫。“唉,还好我消息灵通,得知有只龙......呃,怪物,跑这边来了……要不然你俩咋样了还不好说!”

        “不会有事的。龙看不到我们。”小影笑了笑,说道。

        “以防万一啊!出了事的话我可怎么交代啊!”小影第一次见阿朔这种口气。“好了好了,来,跑回来累坏了吧?我给你们一人做一个小蛋糕。要什么味的?”......

        小影想了想。看来,隼白爸爸所说的龙族......是真的啊,也真的为了不为人知的目的,开始骚扰人类......或者,应该叫做报复吧!?不过大家现在都还没事呢,见到了一只龙,怎么说也不是坏事呢!喔......那几个黑衣人......他们居然也会那一招!那种斩法......看来我还是得苦练呢。

        “小影?快来,你俩一起吃!”阿朔打破了小影的沉思和冥想。

        “来了!”


        那天之后,仍然不见隼白的爸爸。晚上,隼白和他嬉闹了一会儿后,小影躺在床上,忽然想起隼白爸爸曾跟他说过的,他知道他的父母!啧......什么时候能见到他们呢......

        一早醒来,只见阿朔急急忙忙冲了进来,大声喊着:“小影啊,你看见,看见隼白了吗?!他,他不见了......”



凉拌海蜇皮

8.24忍3线下周年庆



repo



鹰组织每人入场都可以和隼队击掌!



如愿以偿埋了影哥的胸&又埋了隼队的胸还被隼队热情邀请一起合照



温柔影哥四处送椰汁(椰汁已经被我奉为传家宝了)



无赖隼队在线勾人来:阵营忍之契不要紧,一样可以来鹰组织兑章~



小剧场:一位看着自己的脸被射得千疮百孔的影哥转身离去。






哎?我是不是把谁忘了?...

8.24忍3线下周年庆








repo








鹰组织每人入场都可以和隼队击掌!








如愿以偿埋了影哥的胸&又埋了隼队的胸还被隼队热情邀请一起合照








温柔影哥四处送椰汁(椰汁已经被我奉为传家宝了)








无赖隼队在线勾人来:阵营忍之契不要紧,一样可以来鹰组织兑章~








小剧场:一位看着自己的脸被射得千疮百孔的影哥转身离去。
















哎?我是不是把谁忘了?








15:03新更新


对不起开玩笑的!








苍牙的怀抱是最柔软最温暖的,他没有试图推开人,并同样温柔地给我们椰汁,然后对我和星爸爸说:“来这里辛苦啦——玩得开心!”




他脱下手套给我打了他的微博名:“哈哈哈,我可是小透明。”




他的手很好看,然后和我握了握,不是隔着手套,而是真的肌肤相触。








天使(安详)




15:38新更新


拉到了隼白的手,很软,他带着我的手打他的微博名


手机壳不换了


手机不换了


手不洗了


8.25补充:

隼白微博:伯乐Gentie

苍牙微博:小恭恭恭恭喜发财

沙雕画手沉舟吖
血影爸爸来我家吃灰了:-D 我...

血影爸爸来我家吃灰了:-D

我就是个新手怎么这亚子对我XD

血影爸爸来我家吃灰了:-D

我就是个新手怎么这亚子对我XD

这里是Fg

请注意!一大波黑长直正在靠近!

请注意!一大波黑长直正在靠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