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血蝶

30327浏览    135参与
immortal

是现代设的空调(⁄ ⁄•⁄ω⁄•⁄ ⁄)

是现代设的空调(⁄ ⁄•⁄ω⁄•⁄ ⁄)

云霁

第五人格(红夫人×红蝶)

Ooc致歉……


那是一个晴朗的下午,一缕阳光照进了玛丽皇后的房间。


“夫人,您的茶。”一个好听的声音在皇后身后响起。


是一名日本少女,穿着一袭粉衣,容貌甚是好看。


“你,新来的?”玛丽抿了一口茶。“叫什么名字?”


“妾身名叫美智子。”美智子欠了欠身,准备出去。


“回来!我让你出去了吗?”玛丽摆了摆手,示意让美智子回来。“你以前,是做什么的?”


“妾身以前是一名艺妓。”美智子答道。


“艺妓?那可否为我唱支歌?”玛丽对着美智子笑了,“不知道我能不能听到美智子动人的歌声?”


“荣幸之至。”


“樱花啊……”


“樱花啊……”


“暮春...

Ooc致歉……


那是一个晴朗的下午,一缕阳光照进了玛丽皇后的房间。


“夫人,您的茶。”一个好听的声音在皇后身后响起。


是一名日本少女,穿着一袭粉衣,容貌甚是好看。


“你,新来的?”玛丽抿了一口茶。“叫什么名字?”


“妾身名叫美智子。”美智子欠了欠身,准备出去。


“回来!我让你出去了吗?”玛丽摆了摆手,示意让美智子回来。“你以前,是做什么的?”


“妾身以前是一名艺妓。”美智子答道。


“艺妓?那可否为我唱支歌?”玛丽对着美智子笑了,“不知道我能不能听到美智子动人的歌声?”


“荣幸之至。”


“樱花啊……”


“樱花啊……”


“暮春时节天将晓……”


在美智子身边,仿佛就有樱花飘过,而美智子仿佛就如一只蝴蝶,在樱花中翩翩起舞。


玛丽慢慢地在美智子的歌声中睡着了。


“夫人,真是一位美丽的人呢……”美智子轻轻为玛丽披上毯子。


日子久了,美智子感受到了玛丽皇后的种种关爱。


同时,美智子也在不知不觉中对玛丽生了情。


“美智子,你看这件礼服,我穿着好看吗?”玛丽穿着一件白色的礼服,满脸兴奋地向美智子问道。可是没有一点皇后的样子。


“礼服不好看。”美智子为玛丽轻轻地梳着头发,“但是夫人长得好看,将这礼服衬的好看了。”


玛丽笑了,“美智子,这种私下的时候,叫我玛丽就好。”


“夫人,这样……怕是不妥吧……”


“无妨。因为美智子太好看了,勾走了我的心。”


美智子的脸上染上了一抹红晕。“玛丽,你也偷走了我的心啊……”


当玛丽参加完晚会回来后,发现美智子不见了。


“美智子!”


“美智子!”


玛丽就像疯了一样穿梭在各个房间。


“美智子……”


“你去哪里了……”


玛丽手里拿着美智子送给她的木梳,耳边仿佛又响起美智子的歌声,眼前就出现了美智子的舞姿。


她的美智子离开了她,不见了……


在美智子走后,玛丽就如同换了一个人。


“皇后殿下,农民们吃不起面包,他们快要饿死了。”


“那他们为什么不吃蛋糕呢?”玛丽笑道。


在玛丽踏上断头台时。“对不起,不小心踩到了您的脚。”玛丽对着刽子手道歉,“还请您不要弄乱我的头发。”


毕竟,美智子说过,她的头发很好看。


“美智子,我来找你了……”


在刀落下的那一刻,在血将裙子染红的那一刻,玛丽仿佛又看见美智子那如蝴蝶般的舞姿。


数年之后。


玛丽踏入了庄园的大门。


“美智子,我又找到你了……”


草莓酥饼

砍掉她的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魔鬼截图

砍掉她的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魔鬼截图

暴躁澜心在线写文
我真的没时间打字了,将就看图吧...

我真的没时间打字了,将就看图吧,没时间写正文,快期中,先看看番外

我真的没时间打字了,将就看图吧,没时间写正文,快期中,先看看番外

此豆非彼丢

[血蝶]万圣日

+糖,微刀


+没错是万圣贺文我自己都不信。。


黄昏余烬散尽,连一点点火热的光明都不再施舍,明与暗交接的时刻,孩子们的欢宴就可以拉开序幕。鬼怪的节日里,小朋友们多数在街道是疯跑着,有的是刚刚碰上便默契地恐吓板着脸的路人,不

依不饶,乐此不疲 。挨家挨户敲门绝对不在少数。


即使是玛丽这样被贴上深宅属性的女孩,也是准备了一大箱糖果应付精心化妆后的孩子,她想好了:有人敲门,先是装出生气的样子,若小屁孩大声怪叫起来,就无奈地抓上一把糖……那些跑走一哄而散的,得不到大姐姐的奶糖就是他们自己的不对。


不过她没有装点自己的小屋,一些彩灯、仪瓜,隔壁家在闪闪发光,她自己,对着手机双眼发光。...

+糖,微刀


+没错是万圣贺文我自己都不信。。








黄昏余烬散尽,连一点点火热的光明都不再施舍,明与暗交接的时刻,孩子们的欢宴就可以拉开序幕。鬼怪的节日里,小朋友们多数在街道是疯跑着,有的是刚刚碰上便默契地恐吓板着脸的路人,不

依不饶,乐此不疲 。挨家挨户敲门绝对不在少数。


即使是玛丽这样被贴上深宅属性的女孩,也是准备了一大箱糖果应付精心化妆后的孩子,她想好了:有人敲门,先是装出生气的样子,若小屁孩大声怪叫起来,就无奈地抓上一把糖……那些跑走一哄而散的,得不到大姐姐的奶糖就是他们自己的不对。


不过她没有装点自己的小屋,一些彩灯、仪瓜,隔壁家在闪闪发光,她自己,对着手机双眼发光。市井繁华,同她又有什么联系?


这样做可以使她和孩子们都快乐些,有着防备,不那么显眼总让随时危在旦夕的窗户安全许多,往年的经验告诉玛丽绝对不能吝啬,否则屁孩装起大哭大嚎有够头疼的,无法安心窝在客厅沙发看电视、吃点零食。


很快第一个小客人就来到,简单炸的一件白床单披身上就是了,走路摇摇晃晃差点撞路灯。经历艰难考验——可不仅仅是唱歌跳舞什么的,在玛丽坏心眼的一次次鼓励下——可怜的小男孩甚至穿上大了许多的裙子。最后千辛万苦让自己的小口袋里收获第一笔财富。


接下来有了开头万事就接踵而至,每只贪婪的小手一抓一大把。玛丽看得肉疼,虽然批发的吧,但好歹运费贵。却仍然有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回头大叫小气,最终她懒得追,只在心里朝他们头顶暴扣一记。


大半个夜晚可以算得上繁忙,看多小孩们扮成的鬼怪,也好让无所事事的假期添几分单调的趣味,不知不觉也到了午夜时分。


“咚咚——咚——”


玛丽此刻半睡半醒,仍一个人在电视前一遍又一遍回放同一部恐怖片,正值那滑稽并不可怕的鬼脸放大在屏幕上时她果断暂停去开门。


真神奇,这个时候来的小坏蛋?


门还在被不依不饶地敲着,那个孩子却没有说一句话,就快些应付应付吧,顺便也让他早点回家的好。


“滴——”


“玛丽小姐,您好……请,请给我一些糖吧。”


随之而来的是玛丽手表的整点铃声,她匆匆瞥一眼,十二点。正面对着的是个女孩,只不过玛丽一半高,黑色及腰长发细细地打理过,深红和服很是别致,暗金花纹细腻与天色融合成一片。


她的手一抖,停顿一会儿蹲下身来轻声说:“等等哦,这么晚了早点回家。”


也不知道玛丽哪根筋抽了还是母爱光辉突然降临到她的头上,看见面容姣好的女孩不禁轻声细语。肯定是她看起来最乖。玛丽悄悄想。


女孩点了点头,泯着嘴静静站在门口。玛丽回头发现她双手紧攥着裙子,就差哭出声了,于是加快手上收拾的速度,理出一大袋余下的糖果递给女孩。


女孩接下后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站在原地吹冷风,弄得玛丽不知所措,只能问:“不回家吗?”


“我……我可以留宿一天吗?就一天不碍事的!求求您!”


女孩看上去下了很大的决心,小脸终于肯抬起,看上去是真的要流眼泪了,声音在抖,且越来越低下去。


玛丽觉得女孩一定是有什么难处,再次不自觉地让自己不是那么可怕——至少在外人看来。很快就做出决定,如果她坚持的话,留一个陌生女孩应该不是太大的问题。


“别哭别哭,进来……不然我就和你一起哭了啊?”说着揉揉女孩头顶的一卷盘发。嘛,手感是不错的,还一边左右挑拨,有点上头了,好像不太对。


女孩被这番话吓到了,玛丽可能又抽风,如果现在来支烟,她能坐在门口吹凉风感受世间沧桑,可惜今天冷。


玛丽怂怂肩,大方道:“别客气,想睡我隔壁还是旁边?”女孩给她的熟悉感和温暖让玛丽相信她,如果明天醒来玛丽贞洁不保,就当撞墙吃亏寻个教训了。


“我是美智子……”


这小孩,说话说一半,讨厌。玛丽有些头疼,也许是不关门风吹多了自找的,但感觉愈发清晰与强烈。怎么说呢,大概是那种宿醉后醒了,眼前还是幻想里隐隐约约看见昨天坑自己的朋友,然后脑子不大好使,越想越难受,最后眼前一黑。


“好啦,是美智子小朋友?需要抱抱去洗个澡接着快睡吗?长身体呢。”


美智子一直断断续续咬着下唇的动作终于停下来,看得出,玛丽仍没心没肺的。她向前跨一步,直冲玛丽怀里撞,好巧不巧玛丽也长开双臂接下美智子。


软乎又暖暖的一大块,确定是活物的温热体温。玛丽不敢大口喘气,也不轻举妄动。一刹那,仿佛时间静止。对玛丽来说就像梦一般。


原来,冷风是真的吹到了,着凉也是肯定的;她没有在自己床上睡到天明,起来神清气爽度过新的一天;原来自己确实蠢得不行,差点熬夜看电影;是真的有人敲门了,不是在梦里的自我满足。所以,该醒醒了。


“美智子啊,差不多得了啊,我没有要抱你的意思。”


玛丽尴尬想摸头,但两只手都不受控制锁紧面前女孩。嗯,手臂肉肉的,比回忆里好了不少。


“嗯?”


美智子抬头看她,东方国家的女孩眼睛总是漆黑的,却怎么看怎么明亮,说起来像那夜幕下的月。美智子给玛丽带来的这种感觉更甚,特别在眸子深处,有鲜艳的一团火在窜动。而平时被温润的表情掩盖,现在,什么都看见了。


“要不多留几天?家里人不会生气的吧。”


“您还是不知道吗?”


美智子逼近,撇着嘴,满脸写满了不相信,玛丽甚至从中看出一点点嫌弃。


“不我,不是,我……”


“还是不会说话了?”


玛丽顺势半跪下,把头埋进小孩子的衣口,看上去很是滑稽。但本人完全不知情,还边蹭了几下,长叹后发现什么都说不出来,组织半天语言才缓缓吐出几个字。


“啊——我想你,真的。”


“这个,我知道了。”


说罢美智子朝玛丽的卧室走去,很奇怪,她仿佛演练过无数次,已经将一切熟记于心了。


“不止这些我!”


玛丽在美智子身后喊道,得到的是那人的背影和无奈的回答。


“我又不是要走。”


可以想象美智子脸上的嫌弃多添几分,玛丽跟上去,发现她正大量着自己的房间,俨然像一位尽职的妻子……不,当下更值得关注的是乱糟糟的一切。


从外部来看玛丽一定是个爱干净的女孩,并且乐于让自己的居所整洁。


不过当卧室大门敞开,里面什么都暴露了。等身的美智子玩偶就算了,这能理解,但遍处是红色的小蝴蝶抱枕,以及桌上。


“是什么?”美智子问。


“……”


“我想我知道了。”也不知道今天第几次从一直亮着灯的房子里传出叹气,一开始是玛丽愁眉苦脸,现在虽然她还是不怎么开心得起来,但充满沧桑感的变为美智子。


“少画点,现在拍几张照啊,更方便了不是吗?”


玛丽点点头,像个被操控的娃娃,随着美智子的脚步转来转去,绕这个小屋子走了个遍,之间说了什么,都记不大清。好像只是一直在低声应和那些建议和批评的话语,最后声音也越来越小。


“不知道好好的,让自己过得舒服点。”


这是印象最深的一句话了,后来美智子耐着性子,两个人磨磨唧唧洗完澡,玛丽又目睹她换上自己的白色睡袍,躺上有着暗红、亮金小蝴蝶花纹的床。


直到最后怀里是个人,在平缓地呼吸,黑暗里还能听见轻微的吸气声,小肩膀上下起伏。


真是,不敢相信。玛丽想。


眼见不一定为实,那现在一定是全身上下都有问题出幻觉了。谁也不知道,她自己也没有发现,环抱女孩的手在颤抖,她在害怕,一点点余温可能就再也无法触碰。即使日思夜想的人就在身边,还是失去了触碰发尖的能力。


使劲地闭上眼啊,努力整理思绪啊,可是一会儿想到竹林里起舞的蝴蝶,一会儿想到明天的早餐,又突然记起来自己要买牛奶了。


总而言之乱成一团无法入眼,大脑传递过来的信息是兴奋的,她紧闭的眉眼下也欣然接受这一感知,想不清,道不明,只是几乎一夜未眠


后来玛丽半梦半醒地睡了会,不长,但感觉十分不错,压抑在身体里的东西全部消失了,从未感到如此清爽,心里也像抛下了什么,再也不是苟延残喘地过着。


睁眼是透明的白窗纱轻轻摇曳,起因是窗户没关好,留了一道缝,不过很好看,很迷茫。坐起来也是一片空白,躺下也不知道干什么,对墙壁干瞪眼。


枕头软软的,整个人可以深陷下去,玛丽裹紧洁白的被子,悄悄抬了头。看见的是自己木制书桌,干干净净,翻阅过的书排列整齐,她想了想最靠前的一本,好像好久没看了。


不自觉地她顾不上地板冰凉,指尖触及为首的书页时,沾上一点亮粉。


很奇怪,从哪儿来的?还是红色的。


这个问题玛丽纠结很久也没有想明白。


(往下剧解)









解释来了!


她们呢,很久以前就在一起了,美智子意外身亡。


和所有女人一样,玛丽是个普通人,她放不下,但她有点特殊,能坚持。


一年后的万圣节,很寻常的一个万圣节,鬼怪会变成小孩子一起来疯,美智子也变成孩子去看玛丽过得怎么样,玛丽那个蠢女人,总以为自己想太多了,不正常了。


其实她一直很明白,美智子回不来,自己也就这样过吧,谁叫她遇见了心动的人。最后还是小心翼翼不敢放开。


美智子不能留太久,她看见玛丽过得很难受,就悄悄解脱了她,关于自己的一切,都从玛丽的的生活里抹去了。


美智子不会后悔,比起爱人忘记自己,她更不愿意看到玛丽一遍一遍无意义地寻找、发疯、自我唾弃。


(感谢愿意看到这里的所有人,请给予我更多建议)


荃
互相误解的两人 换软件了涂色笔...

互相误解的两人

换软件了
涂色笔刷不适应一言难尽
因为不好看就这样吧。

互相误解的两人

换软件了
涂色笔刷不适应一言难尽
因为不好看就这样吧。

酒茨

玛丽为她的甜心付出了一切



她心爱的甜心还是跟那个会伤害她的男人离开了

玛丽为她的甜心付出了一切



她心爱的甜心还是跟那个会伤害她的男人离开了

#琉璃#

上课摸鱼

由于实在忘了红夫人的裙子怎么画(゚o゚;。于是自己随便摸了一个

ps:
偷偷祝自己期中顺利(。ò ∀ ó。)

上课摸鱼



由于实在忘了红夫人的裙子怎么画(゚o゚;。于是自己随便摸了一个




ps:
偷偷祝自己期中顺利(。ò ∀ ó。)

祢尔

【血蝶】许久以后

#断头鬼玛丽×仙鹤蝶,中有迈尔斯打酱油。

#寻身记的后续,ooc不可避。

#没有码字的动力,沉迷肝游戏无法自拔。


  玛丽和美智子的重逢只是一个意外。玛丽不过刚好进了美智子开的茶楼,而美智子刚好有空自己接客。

  美智子记得玛丽的脸,当时的玛丽只是一颗头,可她的美貌让人印象深刻。

  “一杯红茶,谢谢。”玛丽选了一个偏僻的角落,露出一个客套的笑容。

  美智子沏了两杯茶,坐到玛丽的对面:“客人看着不像日本人。”

  “嗯……我是法国人,叫我玛丽就好。”玛丽微微低头,露出了脖子上细密的针脚。

  美智子笑:“妾身还以为客人是英国人呢。”

  “确实,有些人听到红茶就会想起英国。”玛丽抿了一口茶...

#断头鬼玛丽×仙鹤蝶,中有迈尔斯打酱油。

#寻身记的后续,ooc不可避。

#没有码字的动力,沉迷肝游戏无法自拔。


  玛丽和美智子的重逢只是一个意外。玛丽不过刚好进了美智子开的茶楼,而美智子刚好有空自己接客。

  美智子记得玛丽的脸,当时的玛丽只是一颗头,可她的美貌让人印象深刻。

  “一杯红茶,谢谢。”玛丽选了一个偏僻的角落,露出一个客套的笑容。

  美智子沏了两杯茶,坐到玛丽的对面:“客人看着不像日本人。”

  “嗯……我是法国人,叫我玛丽就好。”玛丽微微低头,露出了脖子上细密的针脚。

  美智子笑:“妾身还以为客人是英国人呢。”

  “确实,有些人听到红茶就会想起英国。”玛丽抿了一口茶水,抬头看美智子。

  是个漂亮的人儿,她想。姣好的面容,赤色的嘴唇,恰到好处的微笑,让她生不起任何厌烦的心情。

  她应该嫉妒这样美貌的人,玛丽脑中想着,但心里又是一种想法:“这位小姐,我想问一下你的姓名。”

  “唤妾身红蝶就行,原本的名字,妾身已经忘了。”美智子搬出自己的艺名,她是不曾忘自己的姓名,只是不想说。

  玛丽放下手中的杯子,付了帐。在听美智子报姓名的时候,她竟希望是那个几百年前仙鹤的名字。

  在她走出茶馆的门,玛丽回头看了一眼茶馆的名字“镜中人”,这个老板有些怪。

  美智子维持着低头的动作许久,她仿佛突然惊醒,匆忙收拾完茶杯进入里间。

  第二天玛丽又来了,但美智子不在。

  玛丽向侍女套话,知道美智子原本是一名艺伎,后来和一个美国人去了美国,因为一些原因从美国回来了,便在这里开了一家茶馆。

  “那么红蝶小姐原本的名字是什么?”玛丽问。

  侍女想了许久,才答道:“我记得有一个美字,客人可以问问本人,不过红蝶小姐也许都不记得自己的名字。”

  玛丽起身道谢,把钱放在桌子上便走了。她有一种强烈的感觉,红蝶知道些她想知道的事情。

  美智子许久没见到迈尔斯了,这人不知怎么找到了这家茶馆,也认出了她。

  “我来接你回家,好不好?”迈尔斯随美智子到了她的住处,轻声问。

  美智子恍若未闻,只是按着他的口味给他倒了一杯茶。

  半晌,她说道:“不用了,我在这挺好,你父亲不喜欢我,我也不想委曲求全。”

  “我尊重你的选择。”迈尔斯从怀里取出一张请柬,“美智子,我希望你来。”

  “我会的。”美智子说道,看也没看那张请柬一眼。

  迈尔斯遇到了玛丽,这个不认识的夫人拿着一块碎玻璃抵在他的脖子上问话。

  “红蝶小姐的原名是什么?”玛丽摸清了美智子的住处,但还不知道她的原名。

  “美智子。”迈尔斯诧异地看了一眼玛丽,“你是谁?”

  “你不必知道。”玛丽轻笑。

  当敲门声响起,美智子正在遭受着折磨,她是活下来了,但身体发生了一些变异,隔一段时间就会变成另一个模样,也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

  玛丽敲了一会,但美智子没有给她开门。

  “请等一下。”美智子控制住自己的身形,“我马上就来。”

  玛丽又等了许久,脸色苍白的美智子才从里面出来。

  “玛丽小姐找我有什么事吗?”

  “有,不过我已经得到了确认。”玛丽说道,“美智子,我终于找到你了?”

  “嗯?”美智子压下心中的所有情绪。

  “也许你该给我一个解释,当年不辞而别是为了什么?”玛丽步步紧逼。

  美智子凝视着玛丽的双眼,微微一笑:“不为什么,你拒绝了我而已。”

  玛丽抓住美智子的手:“你愿不愿意跟我去奥地利?”

  “我只想待在这里。”美智子说道,“玛丽,我的心已经冷了。”

  “我觉得你可以再考虑一下。”玛丽说。

  “不用了,这样挺好。”美智子回答完,便将门关上。

  后来,孩子们再来问美智子那只仙鹤到底怎么样了?

  美智子笑着说:“她们再次相遇了,但结局不是美好的。”


秀儿不秀ꈍ◡ꈍ

微血蝶

  玛丽的一生无忧无虑,甚至她在上断头台时,苦恼的还是她被剪短的长发。美智子很羡慕这样的人生,与她不同,她的人生却尽是不如意,过去她擅长的舞蹈,如今没人敢直视,甚至他们的目光扫过美智子的脸,她都会用扇子遮面。

美智子羡慕玛丽,甚至有点嫉妒。

玛丽的自由,开朗是对美智子来说的奢侈品。

玛丽刚来庄园时,一局联合演绎,她们成了队友。

游戏过后,美智子改变了她的看法。


玛丽站在板子中央等着求生者砸,并高兴的呐喊着:“这真神奇!我刚才还站在前面,一个板子过来,我就可以触发技能,闪现到后面去了!美智子你带闪现有什么用嘛!”

于是美智子决定让玛丽来守,她去追击。

在绑着调香师的椅...

  玛丽的一生无忧无虑,甚至她在上断头台时,苦恼的还是她被剪短的长发。美智子很羡慕这样的人生,与她不同,她的人生却尽是不如意,过去她擅长的舞蹈,如今没人敢直视,甚至他们的目光扫过美智子的脸,她都会用扇子遮面。

美智子羡慕玛丽,甚至有点嫉妒。

玛丽的自由,开朗是对美智子来说的奢侈品。

玛丽刚来庄园时,一局联合演绎,她们成了队友。

游戏过后,美智子改变了她的看法。


玛丽站在板子中央等着求生者砸,并高兴的呐喊着:“这真神奇!我刚才还站在前面,一个板子过来,我就可以触发技能,闪现到后面去了!美智子你带闪现有什么用嘛!”

于是美智子决定让玛丽来守,她去追击。

在绑着调香师的椅子旁边,玛丽好奇的盯着绑在调香师身上的绳子,手痒的很,不禁摆弄起来。


美智子收到了提示语:玛丽.安托瓦内特已成功救下队友。

美智子思考片刻,决定让玛丽去买点烟雾瓶。

玛丽兴高采烈的跑了去,过了一会儿,她捧着两个窝窝头走了过来。

“这是....烟雾瓶?”

“啊,我在路上看到克利切先生手中的窝窝头,感觉挺不错,就跟他换了!拿着呀?”


美智子决定让玛丽什么也不干。


赛后,每一个求生者都给玛丽点了赞。





糖咕咕

[血蝶]麦浪

(听着《风吹麦浪》食用会更好哦)


(人物ooc警告)


(玛丽是攻|。・ω・)っ小声bb)


海浪拍打着海岸 ,天上的极光还是那样一成不变 。美智子站在湖景村的海边 ,她的身边的人是杰克 。“美智子小姐 ,你又想起玛丽夫人了吗?”


美智子深深的看了一眼大海 ,“走吧,杰克,一会儿迟了 ,抓不到奈布小先生哦 。”杰克无奈的摇摇头 ,自从玛丽去世后 ,美智子就总是这样。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玛丽迷路了,她是一个新监管者 ,刚来到庄园,不熟悉路。


玛丽向前面的麦田走去 ,她刚才看见麦田里好像有...

(听着《风吹麦浪》食用会更好哦)



(人物ooc警告)



(玛丽是攻|。・ω・)っ小声bb)




海浪拍打着海岸 ,天上的极光还是那样一成不变 。美智子站在湖景村的海边 ,她的身边的人是杰克 。“美智子小姐 ,你又想起玛丽夫人了吗?”




美智子深深的看了一眼大海 ,“走吧,杰克,一会儿迟了 ,抓不到奈布小先生哦 。”杰克无奈的摇摇头 ,自从玛丽去世后 ,美智子就总是这样。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玛丽迷路了,她是一个新监管者 ,刚来到庄园,不熟悉路。



玛丽向前面的麦田走去 ,她刚才看见麦田里好像有一个人 ,她走近一看,是一位美丽的女士在舞蹈。



玛丽看着看着不禁哼 起了小曲,舞蹈渐渐和上了小曲的节奏。



“是新来的玛丽夫人吗?”一曲终,美智子摘下面具,看向玛丽。玛丽感到自己沉寂已久的心不自觉跳动起来,一眼万年。



之后的她们从朋友到恋人。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天,她们相遇的那块麦田突然失去了生机 ,玛丽和美智子想尽办法,却都没用 。



“玛丽,你说我们的爱情会长久吗 ?”“一定会的 ,即使麦田枯萎 ,我也会一直爱你 ,我发誓 

。”“嗯,你一定要一直陪着我哦 。”美智子放下了坚强的一面 ,其实她也有任性的一面 ,可只有在玛丽面前有。



“美智子 ,快来看!”玛丽拉着美智子来到麦田,“快看,这块麦田突然活了!”玛丽开心的像个孩子 ,身上的血宴和麦田配极了 。




金色的麦浪涌动着,美智子温柔地看着 玛丽,这块麦田是当初她们相遇的地方 ,也是后来失散的地方。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澎!”美智子牵起薇拉,玛尔塔立马向她开了一枪 。美智子背过身闭上眼睛 ,可美智子等了半天却没有疼痛。




“没事了 。”玛丽拍拍身上的烟 ,美智子一把抱住玛丽 “不可以这样了 。”玛丽回抱住她 “嗯 。有我在,就不会让你受到伤害。”“别逞强 ,我也会保护你的。”



“可是后来 ,我却没保护得了你,玛丽。”



“啊!”玛丽痛苦的抱住身体 ,身体却变成了镜子碎片。




“不!玛丽,玛丽你怎么了!”“美智子,别哭,这样就不美了,我们可能要永别了 ,我爱你,记住,我爱你。”“玛丽,别离开我!呜呜呜,你个骗子,说好要一直陪着我的!啊一一!”



美智子跪在地上 ,第一次哭得那么失态,哭到嗓子哑了,哭到别人以为她疯了。



但这一切,只是因为,她失去了她的玛丽。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嘭!”微风带着子弹射向美智子,“没事了。”美智子又想起了那个令人安心的声音 ,可这一次,那个艳丽的身影没有再出现了。



“玛丽 ,我好想你。”



三绿三青

什么也别说了,血蝶szd!!我又可以了!!

什么也别说了,血蝶szd!!我又可以了!!

夜凫

这一对太好磕了
真的超配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爱双红

这一对太好磕了
真的超配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爱双红

六桥揽轻舟

脑子里挖完坑以后又和朋友交流了一下,感觉这个梗还是可以的呀,有大佬想写一写的嘛(◉ω◉ )。

好像逆cp了,主要是看红蝶比红夫人高所以我就愉快地逆了,不喜欢逆的求轻喷,如果占了血蝶tag那实在是抱歉,我没找到反过来的cp tag。

脑子里挖完坑以后又和朋友交流了一下,感觉这个梗还是可以的呀,有大佬想写一写的嘛(◉ω◉ )。

好像逆cp了,主要是看红蝶比红夫人高所以我就愉快地逆了,不喜欢逆的求轻喷,如果占了血蝶tag那实在是抱歉,我没找到反过来的cp tag。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