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血观音

10105浏览    150参与
旧剧新刷文件夹

《血观音》


女人的战争,挣扎在欲望边缘的女人

三代人,在台湾的沉浮录

还原当年的那个时代的女人面相,真心不错

有一种细思极恐的背凉感

《血观音》


女人的战争,挣扎在欲望边缘的女人

三代人,在台湾的沉浮录

还原当年的那个时代的女人面相,真心不错

有一种细思极恐的背凉感

西风多少恨

民国·琥珀光

  莫家是琥珀世家,代代以琥珀蜜蜡生意为业。家业传到我祖父的那一代,可谓盛极一时。祖父由此发家致富,买下了我们现在所住的这栋皇陵一般的,带花园的三层小洋楼。直到甲午、庚子这一连串的战乱,世风日下,琥珀市场也一日似一日的不景气。


  人人见了我母亲,都得恭恭敬敬地唤一声“莫夫人”。仿佛父亲的姓氏给她冠以莫大的荣耀,因为她的本家不过是一支没落的满清贵族旁系。其实并不然:听人家背地里传言,往上推四五代,刨根问底地去探族谱,我母亲的身上甚至可以追查到西太后的血脉。而母亲从来对此讳莫如深。


  父亲去世以后,母亲的模样便没再变过——也不见年轻、亦不见老。那身乌黑的缎袍将她从头罩到脚,葬送她作...

  莫家是琥珀世家,代代以琥珀蜜蜡生意为业。家业传到我祖父的那一代,可谓盛极一时。祖父由此发家致富,买下了我们现在所住的这栋皇陵一般的,带花园的三层小洋楼。直到甲午、庚子这一连串的战乱,世风日下,琥珀市场也一日似一日的不景气。


  人人见了我母亲,都得恭恭敬敬地唤一声“莫夫人”。仿佛父亲的姓氏给她冠以莫大的荣耀,因为她的本家不过是一支没落的满清贵族旁系。其实并不然:听人家背地里传言,往上推四五代,刨根问底地去探族谱,我母亲的身上甚至可以追查到西太后的血脉。而母亲从来对此讳莫如深。


  父亲去世以后,母亲的模样便没再变过——也不见年轻、亦不见老。那身乌黑的缎袍将她从头罩到脚,葬送她作为青年妇人的一段生涯,从此,她只被称作是某人的遗孀。在待人接物上,母亲永远是那么谦和有礼,苍白的面上笼着一层淡淡的笑意——像和暖的琥珀光晕,又像是诸佛菩萨的悲悯。


  大姐天璇生了副便宜皮囊。天生纤纤弱弱、袅娜多姿。凝白如腻的琼脂鼻,若隐若现的罥烟眉,倒很有几分病恹恹的美人韵味。十五岁时由母亲做主,把她嫁给对街证券交易所的那位赵衙内,一个抽大烟的肺痨鬼。过门没到两年,我那短命的姐夫就一命呜呼了,家里人争财产打得头破血流。


  我的大姐成了孤孀,亦没留下只儿片女。未免就势单力薄,争人家不过。照这情形,可以料想到后半生该落得多么凄苦的光景。她咬一咬牙,到底收拾行囊回到娘家来。母亲说,不争是福,有舍才有得。母亲还说,大姐的八字轻,注定是命比纸薄,没有享清福的运数。


  打从赵家回来,大姐就像变了个人似的。从前她那样地照拂我们姊妹三个,如今却冷冰冰地像是石头。有几次我着意去瞧,她看我们的眼神里,常常充斥着戒备,以及一种说不清的、类似于忌惮的神色。从此往后,我再没看到过大姐的脸上露出过笑容,除却酒宴上的强颜欢笑之外。


  照例讲,新丧夫的妇人应当要缟衣素服,为夫君戴节,以三年为期。但母亲却拣了上好的绸子料,命裁缝新裁了几身光鲜亮丽的旗袍,要大姐每天将头脸收整得艳丽招展,预备登堂入室,在前厅里侍奉母亲生意上的客人。


  大姐苍白无血色的脸颊上堆起了厚重的铅粉,以及太过勉强的笑容。猩红的嘴唇像鬼一样骇人,令我感到不胜惧怖。那些肥头大耳的男人们却常常对此趋之若鹜。


  我知道,母亲不爱大姐天璇、不爱二姐玉衡,也不可能会爱我。


  母亲说,我样子太蠢,怕高攀不上些富贵人家,索性就放了大脚,使唤起来倒方便些。细脚伶仃,那是娇滴滴的小姐才有的命。我自知样貌生得寒寝,配不上“瑶光”这样一个堂皇名姓。眉眼太淡,形状又糟。一头泛黄的细发稀稀疏疏,勉强编作辫子吊在脑袋后面,活像一根招摇的小狗尾巴。


  我与玉衡最相好。玉衡生来爱笑,笑起来是一张甜甜的桃花面,连那一双水杏眼都挤成了弯弯的月牙。我问她看过《聊斋》没有,她说:“看过,那里头尽是些山妖精怪。”我说,你真像里头一个人。她问:“谁?”我说,狐仙婴宁。她便笑骂:“你这丫头变着法子寒碜人!我能像了狐狸精去吗?”


  而提起二姐玉衡,母亲只是厌恶地皱眉:“玉衡这丫头片子,生下来就是个没心肝的!为了生养她,我险些搭进半条命去。算命的说她八字带煞,正与我犯克,保不齐是上辈子的冤孽未了,这辈子紧赶着向我讨债!”


  母亲最疼爱的是四妹璎珞。璎珞要的是天上的月亮,母亲会造一架云梯去为她摘下来。璎珞要的是地上的玫瑰,母亲会让花匠小陈去花圃里为她采来最新鲜、最娇艳的一朵,那一朵必定是如血浸染过的红色。


  璎珞无忧无虑地长到豆蔻之年,已是一名亭亭玉立的少女。身量窈窕、脸面清圆,我们姊妹几个看了都觉得不胜怜爱,更遑论男子呢?


  唯独大姐天璇,她仿佛同璎珞不对付,不但不尽长姐照拂管教的职责,反倒三番五次刻意刁难。但凡她自己梳头的篦子找不见,必然怪罪到璎珞的头上,好一顿训斥;花猫将君子兰的盆景踏翻了,也说是璎珞调皮捣蛋。


  玉衡私下里对我讲:“这是大姐在妒忌璎珞呢。”我却觉得莫名其妙。本是一家的姊姊妹妹,谈什么嫉妒不嫉妒呢?难道不该互相盼着对方好才对么?玉衡便笑,说我是小呆头鹅。


  ————


  一天璎珞下学回家,脸上颜色很难看。玉衡问她怎么了,她只是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也不答话。泪痕沿着脸颊一路淌下来。我们绞尽脑汁,才从她口中套出话来:说是有个青年,放学路上一直同她纠缠不清,还动手动脚。她怕极了,匆匆跑回家来。


  “四妹你莫怕,”玉衡说,“他胆敢登堂入室,咱就叫下人们放狗出来咬死他。”


  那纨绔子一样的青年人,到底是登了堂而入了室,成了母亲的座上之宾。母亲眉眼含着笑,口口声声称他“张少爷”。


  说起这位张少爷,来头还真不小。大琉璃厂的弄玉轩,当初也是和荣宝斋平分秋色的大牌坊,古董一行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可惜好景不长,自打老爷子过世后,仆役遣散的遣散了、店里又常遭些小偷小摸,再加上有张少爷这位根正苗红的纨绔持家,没过上两年,弄玉轩竟已落得了几分下世的光景——只见蓬蒿满眼、残灰堆沉,真是不胜凄凉。


  “我年纪小,也不懂这些……”璎珞低下头,耷拉着一双眼,两只手不安地把衣袢儿绞来绞去。“全听凭娘的安排罢。”我分明瞧见,她眼底滚滚的泪珠在打转。


  那之后张少爷就经常到我家来,说是来看璎珞。但往往只是打个照面,一闪影的功夫人就消失不见。我隐约觉得,母亲似乎同张少爷在暗地里达成了某种心照不宣的共识,却又不敢对此太过深究。


  “他心里头有鬼!”玉衡冷哼一声,“那天趁着喝醉酒的由头,暗地里凑到我跟前来,挤眉弄眼像是贼,真叫我恶心想吐!要不是看在娘和璎珞的面子上,姑奶奶我非打烂他那张臭嘴!”


  璎珞还是如往日一样地无忧无虑,和小陈在花圃里替蔷薇花除草、松土,逮天牛。小陈拿蔷薇替她编了个花环,璎珞戴在头上嫌大,索性就把它当项链。围在颈项上红莹莹的一圈,远远看去真像一串天成的红宝石。


  玉衡瞧那花儿将她衬得娇艳可爱,便有心逗引她:“小妹,你晓得什么人才要戴红花?”璎珞摇头:“不晓得哟。”玉衡促狭一笑:“只有当了人家的新娘子,才会在襟上掐一支这样红艳的花儿呢。”璎珞将小脸一扬:“那我就要当小陈叔叔的新娘子!”


  当花匠的小陈即刻红了脸——他本是文弱俊秀的书生样貌,一张脸却叫花圃里的风吹日晒给造成了棠紫,平添了些粗犷阳刚之气——他不好意思地扶了扶眼镜,局促道:“小小姐,这话不好乱讲……叫旁人听了笑话。”


  我的四妹从不知她生有一种天真的妩媚。当她意识到这样一点时——她的天真便开始消解。这天真一旦消解,连带着那种妩媚也一并消亡,荡然无存。


  ————


  又是阴冷的天。


  高远的天空里阴云密布,浓白铺满视野所及。寒气丝丝络络爬进窗棂,像小虫啮在筋骨。微风拂过,门帘上的珍珠流苏“沙罗罗、沙罗罗”的一阵响动,似枯叶翻飞。


  玉衡突然对我说:“家里呆着忒没意思,咱俩下到地窖里去耍耍。”


  我说,家里有地窖么?我自打生下来就住在这栋洋楼,怎么从来没听过。


  “你糊涂了,我可比你早生一年。”玉衡说,“你晓得的我自然都晓得;我晓得的,你就闻所未闻了。”我嘴角一撇,不置可否。见此情景,她便神秘兮兮地附耳道:“瑶光,你知道咱们园子里的蔷薇花为什么开的那么红?红得就好像……”


  “像血一样。”我不假思索便接口道。


  “嘘!”玉衡匆忙捂了我的嘴,“别瞎讲。你继续听我跟你说:半夜三更的时候,我起夜出房,见到有个穿白衣的女人,远远地立在二楼的走廊尽头。离得太远,我望不清她的面孔。最骇人的是,她还在那边哀声地哭着,嘴里头喃喃地唱:‘芳华怕孤单……林花儿谢了…心也埋,他日春燕归来身何在……’”


  “那是大姐心情不好,晚上出来唱歌散心罢了。”我皱皱眉,“玉衡,世上哪会有什么妖魔鬼怪,你老是这样自己吓自己。”


  见我并不买账,玉衡到底泄了气。却还是心有不甘地辩驳道:“不管怎么说,我就是觉得这栋洋楼底下有古怪,一股子阴邪气。你要是胆子大、不信邪,今儿个便随我一道去地窖里探探。”


  地窖年久失修,潮湿的石壁上生满青苔。黑暗像巨兽张开血盆大口,欲将我们吞入其中。玉衡手中的油灯,在风声的摇晃中明灭。


  烛光打在楼梯的尽头处,一座矮矮的坟包上。小衣服,虎头鞋。棉衣上一针一线绣的水云纹,针脚细密。一对神气活现的小老虎,鞋底拿朱砂线端端正正地纳着一双字:“琥珀”。


  琥珀是谁?我贴在玉衡耳根问。难不成,母亲神不知鬼不觉又替我们添了个五妹?玉衡神色微变,只是不住摇头。


  “嘘,有人——快过来这边。”玉衡悄声道。我们便提着心吊着胆,躲进暗壁的阴影中。隔着墙角,可以望见两道拉得长长的身影。是母亲和大姐。


  “天璇,你就帮娘这一回,好吗?”母亲乞怜一般说道,“娘实在是没法子了……不然绝不会这么麻烦你。你的妹妹们都还小,若是你也不肯帮娘,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娘只有再去求他们张家的人……”


  “娘,我答应你还不行吗。”天璇嘲讽一笑,“你不用再跟我面前假惺惺地装可怜——我可怜你,又有谁来可怜我呢?”


  “到底娘还是娘啊,能把那低三下四的勾当,都说成崇高伟岸的功业。麻烦别人是怪不好意思,可要论麻烦自家人,您还不是轻车熟路?”


  大姐冷笑一声,径自走过去,拾起一件小衣服,珍爱地放进怀里摩挲。火光映照下,她脸上那种惨淡的笑容,是我所陌生的。“等干完这一票生意,我只想过回寻常日子。”


  ———


  母亲说,璎珞十四岁还未来过月事,恐怕将来要成了老姑娘。于是不知她从那里找来一张偏方,上头说要拿香附子、海白艾、木豆叶、秀骨草、入地金牛,等等,各式各样的奇花异草,煎成一味药汤,内服并加以药浴。母亲心肝长心肝短地哄着璎珞,要她喝药。


  四妹说:“我不喝药,我要吃蜂蜜玫瑰糕。”母亲说:“我都是为了你好。吃了药,你的病才会好。”


  “娘,我没病!”一向乖巧懂事的四妹,这时忽然哭嚷起来,“我根本没有病!我不要吃药!”


  “好!不吃便不吃罢!”母亲狠狠地撂下这一句,伸手捉了璎珞的臂膀,把她推给大姐。一面吩咐道:“天璇,下人们想来已经把水烧热了罢?你现在就带她去泡药浴。记好了,必得见了红,否则不准叫她出来!”


  璎珞像一只惊惶万状的小兽,拼命地挣扎、反抗。我不敢相信那凄厉可怖的哀嚎声,出自我天真烂漫的小妹口中。一些不堪入目的画面自我脑海中浮现:她们撕扯她如云的鬓发,将她白皙的脖颈掐得乌青,迫使她纵身没进浓烈滚烫的药汤之中,光洁的肌肤被药汤浸得红肿发烫……


  母亲就静静坐在客厅里,留声机“咿咿呀呀”在唱牡丹亭:“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她斜倚在沙发椅青灰色的投影当中,伴着正好的阳光看《良友画报》,一面小口啜饮她那壶新沏好的茉莉香片。影后胡蝶挑着姣好的眉眼,在报纸的封面上笑得嫣然。


  —————


  阁楼上偶尔有些异样的响动,仿佛房屋的木质结构正在分崩离析,一种迸裂式的声音。玉衡说,唯恐蝙蝠在里头营了巢。我没见过蝙蝠,只晓得古名是唤作“伏翼”的,并且无端地生着犬的牙齿、鼠的肢体、鸟的翼膜。


  我战战兢兢地向锁孔里瞄去,隐约看到两个模糊的人影。一个穿白衣,掩面坐在那里低声啜泣。听声音我知道,这便是我的大姐天璇。


  “瞒,你要我如何瞒得过我母亲!”她说,“到底不是你干的好事么?这一天天的…愈发显出来,人家早晚看出不对劲……你还算是个男人吗?不能有半点担当?”


  “你们女人就是这么麻烦!”这是张少爷的声音,“出了事,反倒来怪我。我之前和你说过多少次了……罢了罢了,这回我认栽!也怪我自己之前五迷三道,才上了你这婊子的套。”


  “说到底,不过是张千人睡、万人躺的破塌,图个一时的新鲜,倒真把自己当回事儿了,紧赶着蹬鼻子上脸。我告诉你,我明媒正娶的只会是你妹妹璎珞。让我娶你?别说是做姨太太、作妾,你连做我张家提鞋的丫鬟都不配!”


  “是,她是我的妹子不错。那又怎么样呢?我就是妒忌她,见不得她好。凭什么她生来就是娇滴滴的掌上明珠,我生来就是千人跨、万人踏的贱命,连街边的烂泥还不如?凭什么?老天爷说了算么?”天璇痴痴地笑,继而道:“我这一辈子,也就只是这样了。完了,一切全都完了……那时我真是傻呀!我的琥珀如果还在的话,也该像璎珞这么大年纪了。”


  —————


  大姐向母亲讼状,说看见璎珞白日和巷里头不干不净人家的儿女在一块厮混。“我看哪,”大姐说,“趁着年纪小,该把脚束一束,否则心里头生了翅儿,总爱往出跑。”


  母亲说,好,那就裹脚罢。裹了消停。每日安生地歇在家,再闹不出这档子事情来。四妹哭着闹着不肯:摔东西,将自己锁在房里。


  母亲起初还温言细语哄着她,后来叫她磨得失了耐性,冷冷道:“就任她锁在里头,都别管她。我倒要看看,油米不沾,这丫头还能拗到几时。”


  晚上玉衡找到我,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这样不是办法,四妹在房里要给饿坏的。你主意多,快想个法子,咱们去帮帮她。”我眼皮也不抬:“谁要淌这趟浑水!仔细叫母亲发觉了,一道扒了咱两个的皮。”


  我转念一想,又道:“再说了,母亲爱璎珞还来不及,哪肯真叫她受多少委屈。都怪她自己太倔,不识好歹。裹脚也便裹罢,将来是夫人太太的命。我们这些人还无福消受得起呢。”


  玉衡瞪着眼望我,好像从来不认识我这个人。


  记不得什么时候起,璎珞终于还是立在一双伶仃的小脚上了。裹在一对纤巧的绣花鞋里面,像两棵长不大的小竹笋,永远都是那样怯生生而苍白,惹人怜爱。


  “瑶光姊,”璎珞见是我来了,匆忙想起身。许是气血虚弱,她径自捂着胸脯咳嗽一阵。我瞧见桌上的碎谷壳,问她:“这是什么?”


  “是…是稗谷……”璎珞嗫嚅着,艰难地挪移了她那对纤纤的三寸金莲,有意侧过身,挡住我的视线。


  我眼尖地发觉她脚边躺着半爿纸盒,于是大惊小怪道:“璎珞!你又背地里藏起好东西来,都不肯告诉我。”说着便提了那盒子出来,凑近去看。


  只见那里头金灿灿、毛绒绒的一片,像是铺满了万寿菊的花瓣儿。再细看时,才发现是几只才破壳的小雏鸡,一边抖着翅膀,一边张着嘴巴“唧唧”地叫唤。旁边拿搪瓷小碟精心盛好了一碟清水、一碟稗谷粒。


  “瑶光姐,我求求你不要告诉娘!”璎珞骇得魂不附体、浑身发颤。“你打我也好、骂我也好,只求你不要告诉娘!”她近乎是哀求的口吻了。


  “我不告诉娘,”我叹了口气,扶她到床沿慢慢坐下。她那种惊恐不安的目光,刺得我心头一酸。我缓缓启声道:“璎珞,我对天发誓,绝不告诉任何人。”


  “这一窝小鸡才孵出来没多久,便失掉了它们的母亲。”璎珞捧起一只雏鸡,视若珍宝一般呈给我瞧,“倘若就这么放着不管,只怕是一个也活不了。”


  “挨过了这个冬,等来年春天回暖,蔷薇再开起来。到时,就把它们放出去,让它们去园子里捉蚯蚓吃。”璎珞的脸上忽然现出释怀的笑,“可是……瑶光姊,我怕是等不到了。请你替我好好看看它们,好吗?”


  “别这么说,一定都会好起来的。”我宽心道。璎珞只是摇头叹息。


  璎珞的病一日重似一日,发着高热,时常向丝帕上呕血。人也消瘦得脱了形,恹恹地立在那儿,像一幅叠起来的画屏。张家的人不知从哪儿听得了风声,便要悔婚——谁家也不愿娶个半死不活的儿媳过门。母亲夜夜发愁,愁白了头。也寻遍了名医,都只说是无力回天。


  “娘,我不要戴这个。”璎珞仰着脸,艰难地喘出一口气。“戴着好难受。”


  “带上吧,璎珞,娘是为你好。”母亲苦口婆心地劝说道,“琥珀是祥瑞之物,阳气盛,能压你身上邪祟。”


  璎珞无力地抬手,到底没能拦住母亲手中那串金链的琥珀。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像一条冰冷滑腻的小蛇,缠绕上她的脖颈。“冷,我好冷……”她长叹一口气,疲惫地垂落眼帘。


  到死的时候,她那只苍白的小拳头还握得紧紧,里头攥着那枚黄莹莹的琥珀。


  —————


  “天璇,姆妈对不住你。”在四妹的葬礼上,母亲对大姐说,“有件事情,我一直瞒着你……”


  “你说四妹和张少爷订婚的事?早都人尽皆知了。”大姐说。


  “不,我说的不是这件事。”母亲说。


  也就是十四年前的事吧——那时侯,大姐还是女学生的年纪,不谙世事,叫人蒙骗了去,稀里糊涂地有了身子。她不敢告诉母亲,自己瞒下了。待母亲发觉,月岁已足,再要喝药也已经晚了。


  恰逢母亲正怀着我们的四妹,生下来,却是死婴。母亲是多有主意的人,轻轻使一出“李代桃僵”,大姐那薄命的琥珀,就成了母亲疼爱有加的小女儿璎珞。


  “你多少去看看璎珞吧,也叫她去得安心。”母亲拿帕揩着眼角的泪。


  “琥珀就是璎珞,璎珞就是琥珀。”大姐喃喃自语道。“璎珞是我的孩子……不,这不可能!”她惨叫一声,扑倒在棺材的前面。


  莫家又少了一个女儿,多了一个失心疯的女子。大姐是在一个风雨夜里跑出去的。下人们没看紧,以为她睡熟了。她抱着枕头步步走出城外,好像抱婴儿一样轻柔地哄着它。生怕雨点来打湿,紧紧地将它搂在怀中,仿佛搂着一段新的生命。这生命是她癫狂的梦中的生命,故而有着迷梦一般的纯粹与鲜活。


  自那之后,大姐天璇的音讯全无。直到有天县衙的人上门来,说清早发现护城河里溺着一具女尸,穿着打扮像是我大姐,那意思是要母亲去认尸。母亲去看过,说,不是的,这定然是城东的叫花子。莫家的女儿,死也须死得体面,不能落魄到那种样子,让人家添了笑柄。


  生是莫家的人,死却不再是莫家的鬼。从此以后,我不敢说怕鬼,比鬼可怕的是人心。


  —————


  玉衡渐渐与我疏远了。我料想,她忌惮我先前那一番全无心肝的言语,因而有意避着我。


  自从大姐和小妹出事之后,母亲将我们姊妹看得愈发严,勒令我们安分守己地待在家里,不准四处探听是非、也不准到街头巷尾走动。


  春晴多短暂,一场冷雨摧打,满庭蔷薇凋残。远远的,我听到玉衡对花匠小陈说:“我要你把那朵最大最红的玫瑰花儿剪下来,给我簪在鬓上,你肯也不肯?”


  小陈那张俊秀黝黑的面庞笑得腼腆:“二小姐,花儿生在枝头,日日常开不败;倘若剪下花枝来,不过一个朝夕就萎蔫了,多可惜呀!”


  玉衡连连冷笑道:“给璎珞时,我看你倒是舍得的很!论十论百地剪下来,没见有什么可惜不可惜。怎么今儿个换了我,你就吝啬成这个样子?”


  小陈一时间哑口无言。半晌,他支支吾吾欲开解,这时玉衡猛地抓住他的手:“小陈,我要你带我走,离开这个家。你敢,还是不敢?”


  小陈骇了一惊,刚欲抽身,却迎头撞上她那双汪汪的泪眼:“你就当可怜可怜我罢!你难道没瞧见吗?先是四妹、又是大姐,再要我继续待下去…我怕…到头来我也只有死路一条而已。”


  “二小姐,我知道您心里难过……”小陈诺诺道,“可是您也晓得,我不过是府上的下人,照理不该过问那么多……万一夫人盘问起来,我难逃罪责。逝者已逝,还请节哀顺变罢!”


  玉衡便笑,她笑得满面是泪。“芳华怕孤单……林花儿谢了…心也埋,他日春燕归来身何在……”她唱着歌儿,隐向花丛的深处去了。寂寞鲜红的花儿在她身后簌然吹落,翻涌成血海。


  夜里,我翻来覆去睡不着。一闭眼,满脑子都是大姐凄惶的笑、四妹眼底的苦涩。还有玉衡,她哼唱着歌,走在铺满落红的小径上。


  “你去看看玉衡,怎么一天到晚没动静。”母亲吩咐我,“她脑筋灵光的很,指不定翻墙摸沟地逃出去了。”


  我便悄悄上楼去,叩一叩玉衡的房门,没人应。略略迟疑,我拿钥匙打开紧锁的房门——一间房有两把钥匙。我俩偷偷换过,各有一把备用的和对方拴在一起。


  母亲说的不对。玉衡她啊,她真是个死脑筋。明明我们说好了,要一起“出去、出去”,可是为什么?你却这么自私,偷偷先走了一步,把三尺白绫吊在颈项。


  半扇虚掩的窗在西风里飘摇,可以望见一片由盛转衰的蔷薇花海,却望不见未来。


  —————


  “瑶光,姆妈先前倒未曾觉得,年岁大了,你倒出落得愈发秀气。”我在妆镜台前百无聊赖地篦着头发,母亲冷不丁在我身后说了这么一句。“都说女人家是七分靠打扮……”


  我恐怖地看着镜子里的我自己。耳边不断回荡着母亲的句句叮咛:施铅粉、描眉黛,点唇脂、贴花钿……离奇厚重的凤冠霞帔,不知怎的就穿戴了我一身,我连走出一步都浑身发颤。好像落进一张蛛丝结成的网中,挣脱不开。


  母亲在一旁很满意地笑,说像个新嫁娘的样子,仪态万方。


  行里人都知道,琥珀是虫越多而卖得越贵的。不但要多,品相还须上好。一旦有残缺损坏,叫掮客们抓住把柄,对半折价都算是轻的。


  母亲说,琥珀是玉,玉能养人。那些哪里会是玉,分明是被岩浆包裹着的生命的核心,从炼狱里爬出的虫的阴魂。


  那天夜里,我做了一连串的怪梦。那些梦境迷乱错综,却一个胜似一个的阴森、诡谲。我唯独还清楚记得那一梦:天璇、玉衡、璎珞和我,我们并排躺在玻璃缸中。也无声息、也无知觉,好像尸体那样直挺挺地躺着。


  煮沸的澄黄色松浆沿着玻璃缸的上沿倾倒下来,我们便一道凝作了琥珀——最晶莹、最通透的一块,包裹着少女鲜活的肉体,青春的生命。


  而母亲,她在玻璃缸外头望着我们,和蔼地笑。

千岚

“生怜悯心者,菩萨也;生畏惧心者,君子也;生欢喜心者,小人也;生效法心者,乃禽兽耳。”

“生怜悯心者,菩萨也;生畏惧心者,君子也;生欢喜心者,小人也;生效法心者,乃禽兽耳。”

十万军声半夜潮

【王耀庆×文淇/李奔腾×棠真】 Por Una Cabeza

【王耀庆×文淇/李奔腾×棠真】 Por Una Cabeza

寂寞余香雨

血观音 |
要活得像人样。什么是人样?
心里面没有狠过一回,哪来的淡呢?
你一定要长命百岁 ,万年富贵。

血观音 |
要活得像人样。什么是人样?
心里面没有狠过一回,哪来的淡呢?
你一定要长命百岁 ,万年富贵。

少年的小情書

ache_5

聽說上一次被抹了,這裏重新康康——


“值此中秋jiā節,小弟替棠將軍來看望夫人。”

棠月影冷冰冰地將霍生迎進來,卻又熟練的端茶送水。上好的瓷茶杯,在燈光底下散發出瘮人的慘白。

“寧小虈姐不在家?”

“林議員家舉行中秋聚會,請她過去。”

“那夫人怎麼沒過去?”

棠月影微微笑了笑,又將霍生手裏的茶杯斟滿。

“我讓你帶的東西呢?”

霍生頓了頓,彷彿在整理思緒。

“將軍一時半會兒可能回不來,他有很多事情要處理。現在正值新舊任交替的緊要關頭…”

“我要聽的不是這個。”棠月影用淡又強硬的語氣擦了一嘴。

“今天中秋jiā節……”

“你盡管說,不妨礙。”

人煙稀少的屋子裏安靜的出奇,霍生輕輕談了一口氣。

“這件事鬧得太大了,棠將...

聽說上一次被抹了,這裏重新康康——



“值此中秋jiā節,小弟替棠將軍來看望夫人。”

棠月影冷冰冰地將霍生迎進來,卻又熟練的端茶送水。上好的瓷茶杯,在燈光底下散發出瘮人的慘白。

“寧小虈姐不在家?”

“林議員家舉行中秋聚會,請她過去。”

“那夫人怎麼沒過去?”

棠月影微微笑了笑,又將霍生手裏的茶杯斟滿。

“我讓你帶的東西呢?”

霍生頓了頓,彷彿在整理思緒。

“將軍一時半會兒可能回不來,他有很多事情要處理。現在正值新舊任交替的緊要關頭…”

“我要聽的不是這個。”棠月影用淡又強硬的語氣擦了一嘴。

“今天中秋jiā節……”

“你盡管說,不妨礙。”

人煙稀少的屋子裏安靜的出奇,霍生輕輕談了一口氣。

“這件事鬧得太大了,棠將軍恐怕一時難以脫身,fǎ務jú可能會查下去。現在藉口棠將軍事務繁多,實際上大多是在拖延時間。”

棠月影聽完,沒有說話。她走到窗前,天sè已經漸漸暗下去,秋季夜晚的涼風撩虈起她薄薄的紗制衣領,帶著女人身上的清香,飄過男人的面前。

“這是你想要的嗎?”棠月影突然轉過頭提高了分貝。

“我們誰不想要腳下的土地更好。棠將軍是希望的,我也是希望的。如果是其他人被發現了,我想棠將軍也會指出來。”

棠月影輕蔑的笑了笑。雖然她曾經對這個男人有所傾心,但後來她還是入了棠府。大jú為重,其他的都不算什麽。可以被拋棄,也可以被克服。

畢竟,不用再在低矮的屋簷和骯髒的巷道裏,卑微地討生活。

“你不是說會有兩全其美的辦fǎ嗎?”女人的聲音微微有些顫抖。

男人站了起來,走到女人的身邊,“這種事總會有犧牲的,犧牲的不是我們就好了。”

棠月影巧妙躲開了男人將要到來的擁抱,站的遠遠的。

“你知道棠家怎麼來的今天嗎?棠將軍一手建起來的家業就要被人懷疑了,人家會怎麽說,人家會懷疑我們家的一木一梁都是貪來的。你當初怎麼和我說的,我叫你針對一個人,不是叫你針對我們全虈家!”

棠月影的眉頭緊鎖,話說的太快氣喘吁吁胸虈脯一上一下,張開的領子間無意露虈出來的鎖骨,因為著急而bào起來的青筋,這一切都在不經意間撩動男人的心。

“今天過節,夫人沒必要大動肝火。我已經叫人打點了,必不會牽連夫人和孩子。”

“你說的話,到底有幾分可信。”

“我跟了棠將軍這麽久,”霍生一把抓虈住了棠月影的手,將頭無限靠近女人的耳邊,“在裏面也mō爬滾打了不少年,會怎麽樣能怎麽樣最終怎麽樣,我比夫人更清楚。”

熱熱的氣息撩動著髮絲,但是氣頭上的棠月影根本不吃這一套,話音未落,就猛地掙脫男人的手掌。

“夫人今天叫我來,總不會只簡單的問一下狀況吧。”

棠月影拉開了房間門,“中秋jiā節,就不耽誤霍將軍舉家團圓了。”

像是酒店低下的女僕,她根本不看霍生的眼睛。柔軟的身段自降位份,有時不失為一種手段。激動的人通常不會好好思考。

霍生悻悻拿起外套,走向房間外,他對棠夫人剛剛的那句話很是不滿意。他走到門邊,一把關上了門。

“小虈姐一時半會兒不會回來,我家呢也冷清,不如留下來陪夫人好好過中秋。”

男人丟下外套,一把抓過女人反手抵在墻上,緊緊捂住了女人的嘴。

棠月影來不及反應,不過就算反應了,可能也沒啥作用。

被捂住了嘴的棠月影呼xī逐漸困難,伸手想抓男人的手臂卻被男人順勢緊緊握住,高大的身軀重重壓下來,下面好像被什麼東西硬生生的抵住。

男人輕輕松開了捂嘴的手,“被人聽見的話好像會更不好。”

棠月影的口紅被剛剛的掙扎蹭到,嘴角延伸出去的紅sè伴隨著大口大口的喘息,怨恨的目光對上男人的直視。被大動作nòng亂的頭髮,散下髮絲遮住了眼角。

“生氣了?你以前才不這樣。”

大力撕開女人的領子,將頭埋進柔軟的白虈皙裏,淡淡的迷人的清香混合著刺虈激下的喘息——急不可耐。

熾熱和疼痛一起進了身體,劇烈的撞擊使得棠月影說不出話。女人的tuǐ高高抬起,找不到支撐點只能搭住男人的肩膀,如同掛件。褪虈下的衣物丟在男人的腳邊,裙子也變成了腰間的裝飾。

她努力地咬著嘴唇,想要使自己不發出聲音,身下的撞擊因此愈發猛烈而深入。

快要到的時候,cū糙的手掌再次緊緊捂住了女人的嘴,窒虈息和快虈感混合著推向高虈潮,無從釋放的棠月影只能以猛烈的抖動和無fǎ控虈制的淚水來迴應。

女人的指甲深深陷進男人的臂膀,他輕輕抹去她的淚痕,趁著感覺沒過去又再次的挺入。

……

“中秋快樂。”

    窗外的月亮好圓,彷彿又是小時候躺在路邊看見的樣子。

    月光光,照地堂,亮了屋子,亮的了生活嗎?


边角料

钥匙扣即将上架 这是宣传视频

不是套模板 每一帧都是自己做的

钥匙扣即将上架 这是宣传视频

不是套模板 每一帧都是自己做的

少年的小情書

ache_4

這裏,可能有世上所有事情的影子——

很多慣例,只是羞於啟齒。


棠寧覺得,最近一段時間,霍叔叔來家裏的次數變多了。

白天母親還是像往常一樣,每曰潛心禮佛,時常在家裏與高虈guān夫人們聚聚會,飲點小酒。

或者就是在一張宣紙上揮灑顏料。

棠寧對sè彩的啓蒙大概來自於母親吧,只是她突然覺得,自從霍叔叔來家裏的次數多了以後,母親對她是曰益嚴苛。她每天要做的,除了正常的學習,還要拼命地記下所謂大戶人家聚會的繁文縟節,比如用熟練的茶道技術引來客人們的連連稱贊。以至於,她只能偷偷地趁母親不注意的時候玩關於sè彩的遊戲。

但是今天樓上的聲音太大了,吵得棠寧沒有辦fǎ安心畫畫,母親彷彿時...

這裏,可能有世上所有事情的影子——

很多慣例,只是羞於啟齒。


棠寧覺得,最近一段時間,霍叔叔來家裏的次數變多了。

白天母親還是像往常一樣,每曰潛心禮佛,時常在家裏與高虈guān夫人們聚聚會,飲點小酒。

或者就是在一張宣紙上揮灑顏料。

棠寧對sè彩的啓蒙大概來自於母親吧,只是她突然覺得,自從霍叔叔來家裏的次數多了以後,母親對她是曰益嚴苛。她每天要做的,除了正常的學習,還要拼命地記下所謂大戶人家聚會的繁文縟節,比如用熟練的茶道技術引來客人們的連連稱贊。以至於,她只能偷偷地趁母親不注意的時候玩關於sè彩的遊戲。

但是今天樓上的聲音太大了,吵得棠寧沒有辦fǎ安心畫畫,母親彷彿時刻都會從樓上下來的樣子。

是男人和女人的聲音。

男人的聲音她聽不清楚,但是母親的喘息聲很大。

“我想要一個東西。”

男人躺在女人的大虈tuǐ上,他端詳著屋裏的一切,帶著勝利和貪婪的目光。

棠月影欲擒故縱的計劃似乎進行地很順利。

“你想要什麼?”

“我想知道,將軍的副業。”

空氣突然的凝固。風鈴的清脆碰撞也化解不了三言兩語之間野心的蓬勃。

棠寧透過門縫,她聽不清男人說了什麼,她只看見母親面無表情的臉。

棠月影隔了良久,輕輕將霍生從自己的身上推開。她看著窗外,天空黑得純粹。

“沒有什麼副業,將軍一輩子都在做正確的事業。”


海關查了一批貨,運輸的實際貨物和報關並不一致。

貨物和審批的不一致,哪個地方都有可能發生。在那個年代每個口岸的常事大可以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然而數額過大的,還順帶有人指名道姓的舉報,就很麻煩了。

港深交界,在夜深人靜的時候,這邊的高樓某一層閃出幾長幾短的信號燈,順著長長的高架線,就有輕微的窸窸窣窣,趁著夜sè偷運精心處理的包裹。

小巧的東西未必和高額的利潤不掛鉤。

但是集裝箱裏的東西,想在光虈天虈化虈曰之下瞞天過海,只有一種解釋,上面夠硬。

成虈立了調查組,但是調查組互相之間也都是誰的人。

辦公室之間的消息總是不脛而走。

棠將軍心事重重。

這批貨和他本沒有什麽關系,只是行方便的手伸得過長了。屬下來找他的時候他並沒有多想,包括對方的公虈司負責人來打點的時候,也並沒有清晰的說出到底是什麼東西,只是說了是“可以也為將軍帶來福祉”的東西。本來一切的打點都非常全面,關口總署緝私jú,小到口岸的集裝箱檢查,大到報關審批,本是神不知鬼不覺。老棠私以為年事已高,在最後的關頭時間過短並不會引起什麼波瀾,然而精打細算一世還是在最後的關頭出了岔子。

但是他並沒有慌張,fǎ虈律這種東西,在權力面前就像哪吒套了乾坤圈。

棠月影還是敏銳地捕捉到了空氣中的一絲焦灼。

她本想著能趁給將軍洗漱打點的時候能問出幾分,誰知將軍只是反過來把她摟在懷裏,讓她安靜得陪陪自己。

榻榻米上,女人溫順得像一隻小貓。緊身裙襯托出的玲瓏曲線,欲隱欲現的潔白皮膚散發出情慾的勾引。

“將軍有什麽事,興許我可以幫上忙。”

棠將軍沒有回答,身虈子每曰欲下自己還是知道的,最後的時候,不管最後到底是多久,他的身邊除了棠月影和棠寧,怕是也不會有其他可以信賴的人了。


棠將軍不說,棠月影也有辦fǎ知道。

各種guān太太彷彿抓到了棠將軍失勢的巨大契機,打著慰問的旗號都想套棠月影的話。

棠月影藉口將軍身體不適,掐斷了一切看似“盛情難卻”的茶話會。

她少有的坐在一旁看著棠寧在茶几上擺nòng顏料,她喜歡那種分明濃烈的油畫sè彩,這和偏向中國畫溫和sè彩的自己還真是有幾分不相似。這丫頭,或許有她爹當年的幾分張揚。

紅sè,大抹大抹的紅sè,刺進棠月影的視線。夏天令人窒虈息的炎熱,混合著濃烈的紅sè,整個房間壓抑異常。或許從小就學會察顏觀sè的棠寧,早就發現了父母情緒的變化。

“寧寧啊,bàbà今虈晚有事回不來了,我們去找霍叔叔好不好?”

棠寧的筆就此停下,未乾的紅sè顏料,一滴鮮xuè liú過畫中人物的臉。

畫上的女人姣好的面容,精緻的衣著,微卷的頭髮。


模板汇总

     棠宁拉开棠真的房门,“真真,帮我买……”屋里没有人,棠宁刚张开的嘴怔了一下,转身打算离开。迟疑了片刻她又转过身来,她开始好好打量棠真的屋子。一直以来棠真对她都抱着极大的抵触,这些年她从没进过她的屋子,不知道她就究竟在想什么。她脑子里突然冒出了想要找到棠真的日记的想法,不过她很快的摇了摇头,棠真那个小丫头是不会写日记的。

     她走向书桌前的座椅,仰在座椅上,这是她在家里最放松的时刻,她甚至连画画的时候也没有这么放松,画画对于她来说是一种宣泄,让紧绷的情绪、让愤怒、让悲伤快速的在调色板里和颜料融合,再...

     棠宁拉开棠真的房门,“真真,帮我买……”屋里没有人,棠宁刚张开的嘴怔了一下,转身打算离开。迟疑了片刻她又转过身来,她开始好好打量棠真的屋子。一直以来棠真对她都抱着极大的抵触,这些年她从没进过她的屋子,不知道她就究竟在想什么。她脑子里突然冒出了想要找到棠真的日记的想法,不过她很快的摇了摇头,棠真那个小丫头是不会写日记的。

     她走向书桌前的座椅,仰在座椅上,这是她在家里最放松的时刻,她甚至连画画的时候也没有这么放松,画画对于她来说是一种宣泄,让紧绷的情绪、让愤怒、让悲伤快速的在调色板里和颜料融合,再用最张扬的方式呈现在画布上,作品出来的那一刻她的心里是有快感的,她非常的痛快。但此刻不同,椅子上的她是舒适的,阳光照在身上暖暖的,她忍不住伸了个懒腰,逐渐有了睡意。

    “真真还是一个纯真的孩子啊”棠宁心里这样想着,她心里流露出一丝苦涩的欣慰,希望妈她永远不要让真真再做和我同样的事情了,这样我的牺牲也是值得的了。她看着眼前的书桌,她抬起桌盖,书本文具都整整齐齐地码放着。“这点还真是不像我”,想到自己乱糟糟的屋子,她不自觉的笑了。

    “你在这里干什么?”门口一个宝蓝色裙子的女孩愤然地站着,她大跨步走到书桌前,把书桌的盖子放下来,“谁让你动我东西的?”

   “我只是拿一根笔而已。”棠宁纤细的手指夹着一根笔风流地走出去了。棠真气得说不出话,心中也突然有些苦涩,为什么这样的人会是我妈?

壴丯

先和解的人

不是因为他怕输

是因为他珍惜


《血观音》

先和解的人

不是因为他怕输

是因为他珍惜


《血观音》

少年的小情書

ache_3



男人運動的時候,除了生理上的疼痛感,佘月影已經沒有感覺了。

她要表現的極度不順從,這樣能勾起這些控靆制慾極強的男人巨大的快靆感。

夜總會的老鴇教她的,那年她十幾歲,初入社會便要被靆逼著學會如何周旋在男人之間。

她假裝小聲抽泣,顫抖雙手整理著被扒開的旗袍。

榻榻米依舊平坦的看不出有什麽異樣。

她只是表面上有選擇的機會啊。

棠將軍作為台灣政靆要,逛夜店是不方便的。就算人有七情六欲,在面子上也要做點工程。所以,佘月影最初見到棠將軍的時候,她正為自己要去接待大她很多的老男人而悶悶不樂。不過,有客人已經很不錯了。她並沒有什麼特長,略顯嘶啞的嗓子也不適合唱歌,更多的時候,她的角色就是跳舞靆女靆郎。

那個年代也真是神奇啊...



男人運動的時候,除了生理上的疼痛感,佘月影已經沒有感覺了。

她要表現的極度不順從,這樣能勾起這些控靆制慾極強的男人巨大的快靆感。

夜總會的老鴇教她的,那年她十幾歲,初入社會便要被靆逼著學會如何周旋在男人之間。

她假裝小聲抽泣,顫抖雙手整理著被扒開的旗袍。

榻榻米依舊平坦的看不出有什麽異樣。

她只是表面上有選擇的機會啊。

棠將軍作為台灣政靆要,逛夜店是不方便的。就算人有七情六欲,在面子上也要做點工程。所以,佘月影最初見到棠將軍的時候,她正為自己要去接待大她很多的老男人而悶悶不樂。不過,有客人已經很不錯了。她並沒有什麼特長,略顯嘶啞的嗓子也不適合唱歌,更多的時候,她的角色就是跳舞靆女靆郎。

那個年代也真是神奇啊,還沒有發育完全的女孩子,就要學會擺各種各樣的pose。

搓衣板有很多種,偏偏自己又是最平的那一種。所以,比起那些隨隨便便站在那裏就可以吸引男人的姐姐,佘月影明白自己只能在凹造型上面略佔上風,畢竟貧窮的年代有飯吃纔是第一位。

她坐在棠將軍的旁邊,棠將軍發現這個女孩子的的確確夠靚的。位高權重的人可能有不為人知的獨特取向,喜歡年齡小小的女孩子像小貓一樣粘在旁邊也不是什麼稀奇事。

但是,棠將軍發現,小姑娘沒有這個年齡會有的害羞和扭靆捏,她說話和談吐的方式,老練的像一個足夠看破世事的風塵女子。

他舉杯,她也舉杯。他說什麽,她就附和。

說得還頭頭是道。很自信沒錯了。

起初棠將軍以為,是“師傅”帶的好。

佘月影也不知道是什麽感覺,她覺得這個男人可能是……父愛的光壞?

沒什麽能力的小女孩本能地對看上去什麼都可以掌握的人有莫大的崇拜感。

後來佘月影自己分析,哪裏是什麼投機,當然不能排除聊的來這一原因,主要是一個人在底層待得久,想要竭盡全力把自己偽裝成能夠進入另外一個階級的樣子。不投機的地方,回去多學一點,下次就行了。

這就是為什麼,即使愛不在此,她還是選擇和棠將軍一起走。

即使在那個男人面前她不用裝,很輕松。

但她保持著底線,從來沒告訴親口告訴他。

他叫霍生。同樣出身貧寒,可是後生仔意氣風發,很快成了棠將軍的左膀右臂。但是他在棠將軍的面前,永遠都把自己貶低成小弟。棠將軍其實也不賴,看著霍生成了霍將軍,從來沒有表露過反對。

沒有公開反對。

佘月影認定了自己不能貧窮一輩子,所以她還是選擇進了棠府的門。在那天晚上之前,她已經覺得自己的生活已經要變得更好了。

江水春沉沉,上有竹林深。

笑我太痴蠢。

春江曲和殉情詩相輔相成,情起的時候就註定不會純凈的發展。

更強大的權利和資本在另一邊。

所以到現在,她的心裏已經沒有什麼的,哦,剩了一個狠字。

斬盡三千煩惱絲,她斬的當然只是妨礙的那一邊。


少年的小情書

ache_2

我試圖還原棠夫人叱咤風雲的故事,卻發現了更多的心酸和污穢。

“世上如何已無所謂,我的心早就死了。”

佘月影一個人癱軟在杯盤狼藉和一片血污之中,下體傳來火靆辣辣的痛。剛纔騎在她身上尋歡的男人們已經不見了,周遭一片寂靜。

顯然棠將軍沒有醒,或者醒了當做沒聽到。

佘月影艱難地爬向遠處跌落的高腳杯,倒上桌上剩餘的紅酒,一飲而盡。

冰涼的液體滑進腸胃,她連眼角的淚珠都冷的差點沒察覺。

她感覺暈乎乎的,夜裏的家還是有點冷的。被撕開的旗袍七零靆八落掛在身上,真奇怪,這一刻佘月影竟然一點都不想哭。

從今往後,再痛的事,她佘月影都不會再掉一滴眼淚。要掉也是假的,做戲給別人看的。

女人看著杯中混濁...

我試圖還原棠夫人叱咤風雲的故事,卻發現了更多的心酸和污穢。

“世上如何已無所謂,我的心早就死了。”

佘月影一個人癱軟在杯盤狼藉和一片血污之中,下體傳來火靆辣辣的痛。剛纔騎在她身上尋歡的男人們已經不見了,周遭一片寂靜。

顯然棠將軍沒有醒,或者醒了當做沒聽到。

佘月影艱難地爬向遠處跌落的高腳杯,倒上桌上剩餘的紅酒,一飲而盡。

冰涼的液體滑進腸胃,她連眼角的淚珠都冷的差點沒察覺。

她感覺暈乎乎的,夜裏的家還是有點冷的。被撕開的旗袍七零靆八落掛在身上,真奇怪,這一刻佘月影竟然一點都不想哭。

從今往後,再痛的事,她佘月影都不會再掉一滴眼淚。要掉也是假的,做戲給別人看的。

女人看著杯中混濁的液體,那種污濁好似男人留在她身體裏面的東西。

清晨時分,棠將軍如期醒來。陽光照進整潔的屋子,窗戶不知道何時已被打開,清涼的風吹進來,是美好的清新。他走出房間,妝容精致的女人早已虔誠地跪在家裏的神臺前禱告,旗袍裹出她曼妙的曲線,空氣中彷彿還有淡淡的香水味。

“菩薩,拜托你了。”

從此她不再姓佘,她姓棠。棠將軍怎麼在戰場上叱咤風雲,她就如何延續這腥風血雨。

同靆僚依舊每天與棠將軍談笑風生,他們依然常常相聚共侃“政事”,吃吃喝喝。那天晚上的一切都彷彿雲淡風輕,從來沒有發生過。參加聚會的男人們都心照不宣,口風嚴實。

玩的畢竟是將軍的女人,露餡了都吃不了兜著走。

但是那位同靆僚呢。

霍生,棠將軍的同靆僚,哦不,是“知己”,幾十年來相互扶持,“兩肋插刀。”

然而這仗義的一切,不過都是晉升路上的墊腳石。眼看政靆治變動,將軍們的地位都將日漸虛無,如果不能體現自己的價值,很快他們說的話就不算數了。

棠將軍作風奢靡,家財萬貫,若是能為這萬貫家財冠上什麼名號,一旦透露風聲給群眾,也算是為黨國除掉“心腹大患。”

只因棠將軍的資歷足以一手遮天。

棠家沒有其他人,棠將軍不好攻破,棠寧只是一個孩子,就剩下佘月影。雖然這個女人,看遍風月情場,但是越是這種女人,越知道靠靆山的重要性。

儘管正常人都知道政黨裏的明爭暗鬥多是為錢為權而已,和女人那都是表面上的事。然而對佘月影,霍生還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他看著老棠和她相識,看著她進了棠府。

但是又不想看她是棠府的人。

是自己的人該多好。

聰明好看有策略……

佘月影穿過走廊去房間的時候感覺後面有人。

她回頭一看,正是那天帶頭把她攬在懷裏的那位。腦子裏一瞬間閃過那天晚上的事,她本能地往後退了退。不過混跡夜總會的女人可以非常迅速地從一個男人的眼睛裏讀出她的想法,所以很快她就知道應該怎麼“演”了。

她加快了步伐,驚恐地回頭。

很好,他跟了上來。

她越走越快,他越追越緊。

佘月影走到房間裏的時候身後的門也緊接著鎖上了。

有的男人五六十,還是可以高大的像一堵牆。

不像棠將軍,基本已經沒有荷爾蒙了。

他的呼吸有點急促。

她故意扭過頭不看他。

“月影……”他走近了,她故意閃開。

“月影!”一隻大手一把將佘月影拉了過來,她小小一隻一時間沒緩過神。

“將軍你別……”

“那天的事兒,哥喝多了。”女人生氣地一把推開男人,“正如將軍所言,平常你對我的照顧,我都記在心裏,就當我還給你了吧。”

空氣彷彿都凝固了,霍生顯然沒有預料到,佘月影會用如此“平等”的語氣和自己說話。

女人拉開了門,“請將軍移步,其他的事咱們以後再談。”

男人重重地重新把門鎖上以後,不過成年人的世界,誰又能那麽快辨別出誰不是演員。

“將軍,您這樣,棠將軍會誤會的。”

“以前在那種地方是可以的,但是我現在已經是棠府的人了,還請將軍……”

“塞林木(閩南語)你為啥要跟那老王靆八羔子!”

“他就是個坎大豬!雷公性!”

“你知不知道他以前的事!鱸鰻!”

佘月影彷彿知道了同靆僚本非兩肋插刀。

“這些話要是被棠將軍……”

樓下有很多人和他聊天呢!”霍生氣洶洶地走過來把佘月影抵在牆上,壓低了聲音。

“你為什麼不跟我啊?”

女人假裝抗拒拿手抵住,把頭轉向一邊不看他的眼睛。

“看著我啊!”

“我們先認識的,然後你才認識老棠!我平常對你……”

霍生彷彿忘記自己的設想是假裝搶女人。他現在的一舉一動都像是酸到了的雄性動物。

不過有頭有臉的雄性動物一被酸到就不太好了。

沒等佘月影回話他再一次把手伸向女人胸前的搭扣,做戲要全,八靆九猜的不離十的佘月影用盡全身的力氣推開了他。

“棠將軍會發現的!”

“我的孩子哭了請讓我……!”

她盡力掙扎,直到被一把打橫抱起。

三昏

轮回

棠夫人x万晞华x宝飞凤


高能预警‼️


⚠️非原剧时间线/非原剧剧情/纯粹脑洞


———————预告———————


潜滋暗长的丛林,自然有它的法则。



熊心豹胆的,混身蛮力冲破桎梏。


狼狈为奸的,狡狤圆滑左右逢源。


九阍虎豹的,沽名钓誉凌驾一切。



唯那蛇蝎心肠的,魅惑坠落,影影绰绰,夜深时候叫人以为是传说中的龙。


————————链接————————-


‼️见评论哟





棠夫人x万晞华x宝飞凤


高能预警‼️


⚠️非原剧时间线/非原剧剧情/纯粹脑洞






———————预告———————





潜滋暗长的丛林,自然有它的法则。




熊心豹胆的,混身蛮力冲破桎梏。


狼狈为奸的,狡狤圆滑左右逢源。


九阍虎豹的,沽名钓誉凌驾一切。




唯那蛇蝎心肠的,魅惑坠落,影影绰绰,夜深时候叫人以为是传说中的龙。






————————链接————————-


‼️见评论哟



欣欧生

惠英红,吴可熙,陈文淇,三个惊艳的女人。

看美丽的女子玩弄权术,真是绝佳的风景。

看美丽的女子玩弄权术,真是绝佳的风景。

08042_MARS*

“你们两个不都是一样的吗。”

“你们两个不都是一样的吗。”

塞克西芒泥

〔张子枫x文淇〕〔思诺x棠真〕梦

   棠真第二次见到那个女孩,是在来到小海岛后第一个夜晚的梦里,伴随着一身冷汗与莫名的心悸。在梦里,她只看到那个女孩纤弱的裸露的身躯背对着她,摇摇欲坠的样子,面向灰暗天空下翻滚的海。及肩的黑发在海风中毫无章法地飞舞着,散乱、漫无目的。

  她醒了。

  带着咸味的海风从打开的窗口吹进来,白色的纱帘起起伏伏,被吹开了。一轮满月隐晦地藏在灰暗云雾后冷冷地窥探。

  小海岛的天亮得很快,棠真一夜无眠,早早的便起床来收拾行李,这是她到小海岛的第二天,坐在窗前,窗外便是满目的海浪翻涌,与夜晚不同的,白天的海总是明媚的,接着蓝天白云,总是让人心情晴朗起来。

  棠真眯着眼定睛看向不远处的沙滩,似乎...

   棠真第二次见到那个女孩,是在来到小海岛后第一个夜晚的梦里,伴随着一身冷汗与莫名的心悸。在梦里,她只看到那个女孩纤弱的裸露的身躯背对着她,摇摇欲坠的样子,面向灰暗天空下翻滚的海。及肩的黑发在海风中毫无章法地飞舞着,散乱、漫无目的。

  她醒了。

  带着咸味的海风从打开的窗口吹进来,白色的纱帘起起伏伏,被吹开了。一轮满月隐晦地藏在灰暗云雾后冷冷地窥探。

  小海岛的天亮得很快,棠真一夜无眠,早早的便起床来收拾行李,这是她到小海岛的第二天,坐在窗前,窗外便是满目的海浪翻涌,与夜晚不同的,白天的海总是明媚的,接着蓝天白云,总是让人心情晴朗起来。

  棠真眯着眼定睛看向不远处的沙滩,似乎有一个面向大海的人影,穿着浅蓝色吊带长裙,及肩的黑发,在海风中散乱着。

  窗前的棠真蓦地睁大了眼,瞳孔震颤,前一夜的心理再度袭来。

  棠真来到小海岛的第一天见到这个女孩,她拉着行李箱踏进这家客栈时便看到那个女孩了,浅蓝色吊带裙,及肩黑发,安安静静地坐在窗前位置翻着书,听到风铃敲响的声音,便抬头,轻轻浅浅的对她眯眼笑了,又很快低下头去。

  女孩好像比自己早些来到小海岛,在她现在住下的客栈做着可有可无的打杂工作,那个女孩似乎与客栈老板认识,看着又不像熟识的样子。

  棠真一下从窗前的桌子上跳下来,赤着脚啪嗒啪嗒地跑下楼去,一路小跑着到客栈前的沙滩上。带着热气的沙砾想必是有些硌脚的,她没顾上,那个潜蓝色的身影却不见了。

  “鬼魅吗?不怕阳光灼伤的鬼魅吗?”她暗暗想着,身后却传来了声音。

  没有起伏,却带着鼻音,同样是轻轻浅浅的声音,很轻易地让棠真想到了初见的那个笑容。

  “不穿鞋吗?”

  棠真猛地转头,总算是完整地看到了那个女孩的全貌——嘴角微微勾起,眯着眼睛,张嘴的时候,棠真好像看到有黑色的发丝吹进了她小巧的口中。

  “不硌脚吗?”

  棠真一愣,喉头一动,“……没注意到。”

  话音刚落下,便看到眼前的女孩咯咯的笑出来,弯了眉眼,却悠悠地弯下腰将手中拎着的拖鞋放到棠真脚下。“要是被小螃蟹夹到脚就不好了。”她说这话时自然的带着笑意。

  棠真犹豫了一会儿,伸出脚穿上了拖鞋,低声地道了谢。

  “……那个,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棠真手握成拳,隐隐感到自己手中的汗。

  “思诺,”女孩轻声地开了口,“我叫思诺,你可要记好了哦。”

  棠真又做了一夜的梦。

  

  

我要做这个tag写文的开山第一人(躺

好看的妹妹真好呀

说不定会连载,不要抱太大希望(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