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行尸走肉

51174浏览    1366参与
Ark23

弩妹骑摩托🏍️


开始补twd,看到Daryl骑小摩托那里真的可爱死我了,坐在上面显得太小只了吧!果然是小狗狗XD


(这tag怎么打?

弩妹骑摩托🏍️



开始补twd,看到Daryl骑小摩托那里真的可爱死我了,坐在上面显得太小只了吧!果然是小狗狗XD


(这tag怎么打?

与钦褚荷

【TWD/DRD无差】梦一短三长

·用冷坑除草,原作《The Walking Dead》

·主要是Daryl/Rick(斜线无意义

·全程口胡警告,复健作品,全文3k+

·额外的预警:没看过第四季的最好补完再看,不过也没什么大影响(


Summary:

 在长途跋涉之后,Daryl开始做梦。


正文:

      你绝对想象不到一个拥有电池的,能够“正常”运转收音机的商店有多么美妙,尽管里面的消息全都停滞在几年前,噪点也多到让人难以忍受——但Daryl不会介...

·用冷坑除草,原作《The Walking Dead》

·主要是Daryl/Rick(斜线无意义

·全程口胡警告,复健作品,全文3k+

·额外的预警:没看过第四季的最好补完再看,不过也没什么大影响(

 

Summary:

 在长途跋涉之后,Daryl开始做梦。


 

正文:

      你绝对想象不到一个拥有电池的,能够“正常”运转收音机的商店有多么美妙,尽管里面的消息全都停滞在几年前,噪点也多到让人难以忍受——但Daryl不会介意,完全不会。这里没有多少行尸,Rick带着他们很快将这片地区扫荡了遍。今晚暴雨封门,大部队只好在这里落脚。

       乱世刚刚开始的时候,电台还会源源不断传递希望……而现在,希望是什么,希望只是被浓稠的绝望糊住,然后和行尸一同丢掉火化的垃圾,连同城市在炮火声中灰飞烟灭。 

      这样说可能显得自己冷酷无情。Daryl这样想着,用鞋头踢开挡路的易拉罐。首领是绝对不会允许他这样说的。他应该跟随他,思他所思,竭尽所能做他所想。别人可以抛弃他们的领袖,质疑他,甚至想取代他,妄图成为下一个Shane,但他DarylDixon永远不会。

    他应该为他而死。(I will die for you)

      Daryl抽抽鼻子,视线转移至前者宽阔的后背。Rick揣着两把柯尔特专心走在前头,其余人跟在身后。他突然停住,举起右手做了个手势,『DOWN』。然后所有人都放下戒备,在超市货架周边四散开来……从亚特兰大一路走到这里,他们元气大伤,损耗的不仅是生活必需品,武器,还有人。

     Daryl赶紧转身离去为小拽女找婴儿奶粉——该死,他可以确定自己的眼神在Rick身上停留了相当长的时间,久到对方转头,那双眼睛完完全全捕捉到了自己的。

      那双湛蓝的,几乎要把Darly整个人溺死在这片海的眼睛直勾勾盯住他。随后有股难以抗拒的引力,欲将Daryl拖进海中央那深不可见的黑潭,猎手挣扎着,肌肉紧绷,用尽全身力气堪堪从边缘挣脱。

     “别走太远。”对方在他身后喊,盖过靴子踩到零食包装纸的声音。

      他忽然又想起之前做过的那个梦。是个短梦……内容也极其单调乏味。但鉴于Daryl很少做没头没脑的梦,也不希望自己未来被抽象的预言所支配,于是他记住了:那是两点蓝色光 ,挂在漆黑的背景板上显得孤立无缘,显得摇摇欲坠。

      那是怎样一抹蓝,Daryl挠着脑袋想了很久,猎手的语言词库总是缺少些修饰词……那好吧,就像是鹿的眼睛。他猎物的眼睛。记得有一回独自外出打猎遇到了头鹿:身形矫健,皮毛浓密富有光泽,看起来没有多少赘肉,但应该藏了些脂肪。Daryl俯下身,让蕨草丛高于自己的身形,风向也成为了狩猎的帮凶。待他绕到鹿后方时,后者突然抬头,眼睛正好与他的对视——蓝的那样清澈透亮。

     像是有什么攀上他的后背,攫住他的心脏,狠狠捏紧了般。Daryl忽然一阵慌乱,年轻的猎手在此时此刻无所适从。他还是败给了他心底那部分柔软,这是个致命的错误。

     于是他下意识地举起了手中的弩。 而梦中的蓝色也在他有这些念头时转瞬即逝。

     这是个错误。

   “呃……Daryl?”

      Glenn叫住他,待他转身后朝他丢了袋物品。Daryl微微前倾接住了——一袋婴儿奶粉,提在手里有些分量。 

   “你还好吧?”年轻韩国小伙的脸上印着担忧,那是他最不愿看到的,“你看上去有些疲惫。” 

    “……我没事,可能是有些累。”但他能坚持。“我再去看看周围有什么食物……罐头最好,再顺便找些衣服。” 

   “Rick在降价打折区找到不少衣物,男款女款都有。”对方耸耸肩,“我去那边货架上找找有用的东西,Maggie去找药品了,离天黑还有段时间。你可以……可以放松一下。”

    Daryl看着他。

  “大家都很累了,需要休息,你知道的。”Glenn决定实话实说。“你不用表现的很坚强。” 

  “Rick在哪?”他就这样脱口而出了,这是真的。他失控了,突然控制不住面部肌肉和嘴巴,“Rick”这个词冲破牙关和嘴唇,简直势不可挡。Daryl对此无可奈何。

   “他在检查几处出入口,然后设点路障……等等,听着 。”Glenn抢先一步拦在他面前,他看透这位猎手了:忠心不二,是首领身边的领头猎犬。“好吧,是Rick说的,说你应该去休息,今晚他来守夜。”

      Glenn能感受到对方的动作突然一滞,于是他放开Daryl。后者把弩甩上肩,往后退了一步。 

   “真的?他真的是这样说的?”

    “是所有人。'所有人'也包括你自己。那可是Rick,放宽心。收银台那儿搁了毯子,一人一条。”Glenn拍了拍他的肩,反方向离开去寻找Maggie。 

  

     ——放宽心。那可是Rick,你应该……应该去休息。

     ——一切交给Rick来做吧。

      这句话不是他说的,不是。他根本没有这样说,甚至未曾想过。Rick是。他再怎么强大,也还是个人。Glenn投入了一颗石子,随后泛起碎言碎语,没有运动轨迹,晃晃悠悠漂荡在Daryl脑海里,碰壁之后再被弹回去,如此反复。每次怅然迷惘的醒来,然后再和着流言流语浑浑噩噩浅眠。 

     在长途跋涉之后,Daryl又开始做梦。这次不是短梦,就像是漫长的戏剧终于拉开第二帷幕。他并非生来是演员,但是这个混蛋的世界执意将舞台交给他,代价就是整个人生。

      噢(shit),属于DarylDixon的一出滑稽喜剧,他在心里暗骂。这还是一出荒诞剧,就像老爱斯特拉冈在路边等待着戈多[1]。演员正一个个退场,有时候是一群,你永远也无法预测下一个结束演艺生涯的人是谁。一开始是面对同伴阖眼的尸体,后来就是盯着残缺不全的尸块。过度撕裂的疼痛之后便是麻木,伤口仍然流着血,但他没有什么知觉了。

     他没有骂出口,Daryl没法当着Rick面骂出口。他们有个心照不宣的秘密:在团队中不提及已经发生的绝望,不许随意践踏希望。但两人受过的伤痛,藏在衣袖里最隐秘的伤口往往通过一个眼神,亦或是简短的肢体接触便能知晓。Rick Grimes就在梦中道路尽头,脸色苍白满是血污,头发和胡须很久没有打理.......浑身散发着泥浆和血的气味。 

   “Rick?”

      那双眼他太熟悉了,熟悉到Daryl一眼就能看出对方微垂的眼底翻涌着无尽疲惫……还混合了更多悲伤,像暴风雨前夕不断翻滚的浑浊的海潮。 “Daryl,”对方开口,沙哑程度把猎手吓了一跳,“很抱歉我说这样的话,但是我想我太累了。我解决不了任何事,也做不了任何决定。” 

    “NO,Rick,NO.”有什么东西在撕扯他结痂的伤口,这回他感受到了疼痛。“别这样……Rick,你不用道歉。你不用每次包揽所有难事,没有那个必要。”

     他的领袖抬头,眼神直直刺进Daryl胸口,不详警报在他脑中尖啸,几乎将大脑撕裂成两半,但很快他就顾不上这些了:Rick向后退了一步,拒绝了Daryl向他伸出的手。身后那道墙突然开始融化,黑色流体攀上他的肩膀——猎手曾经触摸过的地方;他的脸颊——猎手曾幻想接触的地方;他的后背——猎手曾经的信仰,慢慢将他拖入未知黑暗中去。

     Daryl开始奔跑,举起弩来试图瞄准.....但毫无用处,反而从周围涌现一大波行尸迫使他后退。又是一个错误的决定,他判断自己无法从这堆行尸中间越过,所以他放弃了。在犹豫的短短几秒之中,道路瞬间被封死,他再也没有机会了。

     它正在把他夺走,而自己却无能为力。他是懦夫,又一次。Daryl开始意义不明的嘶吼,一个人,随手丢掉弓弩,吼声开始撕裂他的魂魄,任由行尸们包围他,逼近他,抓住他的裤管.......看着蓝色在面前渐渐淡去。 

    “嘿,嘿。放轻松,Daryl。”有个声音捞住了他四散的灵魂,轻轻放回地面,“你一定是做噩梦了。”

     上帝啊,他现在清醒了很多。方才做梦是假,但自己正将武器对准Rick是真。箭头距离对方的眼睛就差几分,再稍稍往前就能让蓝色变得涣散。呼出一口长气,Daryl又重新靠回墙壁,瓷砖的温度差透过衬衣告诉他现在有多么紧张。

    “你知道的,绝非有意。”他揉揉前额,随后目标转移至自己不太服帖的头发。“刚才做了个梦,结果不太好,我本应该醒着,和你去看看北门防护设施.......”’

     然后那只跟自己较劲手的被握住,手心贴手背。Daryl发誓,他差一点就跳起来,反射性甩开对方的手,然后再次把弩对准他。

      可是怎么会呢,他不会犯这个错误,因为自己也曾于落日被黑幕吞噬时想象这双布满伤痕的手抚摸自己。手心传来阵阵温暖,还微微渗出些汗。反手包住对方,没有挣扎,他终于能够细细抚摸那些凸起的血管和狭长伤疤,掌纹相互摩擦,最终嵌合。粗糙,却仍拥有活人的温度。 

   “忘记它。”Rick轻声说,“一切都会顺利,我会解决。” 

   “你漏了个'们',是我们。”Daryl纠正他,“行了……Rick,你有多久没睡了?”

     但对方只是摇摇头,杵着枪杆同Daryl并排坐下。 

     他们共同分享一块毛毯——地上很凉,货架上所有的毛毯全都拿来当作床垫,运气好还能找到睡袋。但始终数量有限,总有人得做出牺牲。

   “别总是霸占岗哨席位,Glenn最近表现得跃跃欲试,你不能倒下。” 

   “我知道,只是这样做使我放心。” 

    “我们始终难逃一死,你知道的。” 

     长时间的沉默,Daryl紧张到甚至想咽口水。对于Rick来说,这次沉默时间太长了,甚至比和总督对峙那次时间还长。

   “我知道......所以才要珍惜当下。因此我强烈建议你趁还没天亮时睡一觉。”他给了猎手一个微笑。 

     噢,天哪,他笑了。Daryl心想。你永远也无法抗拒Rick眼睛的魅力,无论内心城墙筑得有多高,对方只要轻轻一推便会轰然倒塌。

    他将手托付给对方,一心一意沉入梦境,再一次的。

     他又梦见了这个男人——连环梦,Daryl决意暂时不告诉对方这个秘密。Rick在十字路口蹲下,周边倒下的是他们同伴的尸体,脑袋上全都统一被子弹所洞穿,包括他的儿子。满脸血污,双眼失神,那一瞬就好像苍老了几十岁。这时候Daryl忍不住上前去,抓住他的双肩,捧住他的脸,强行让对方抬头。见鬼,这回他几乎是目的性极其强烈地冲上去,把对方吓了一跳。 

    “听着......”他咽了口唾沫,“这不是真的,他们还活着。我知道你很难,非常难做决定。所以你不用假装坚强,我看见过你崩溃的样子......这没什么大不了的。”Daryl的语速越来越快,他从来都不是什么演说家,遇事不决只会用一声粗口解决。

     所以他拉过对方,托着后脑勺,不顾对方脸上翻涌的复杂表情,让Rick的前额贴上自己的。

   “我一直在你身边。我会为你而死。”

      虽然是梦,但他真真切切感受到对方逐渐急促的呼吸打在他的脸上,这使他感到安心。

      曾经的Daryl会突发奇想,Rick对应哪一种动物——曾天真的以为凭借老场猎手的身份就有资格去评判。现在他知道了,Rick的蓝眼睛时常浸满忧郁,但他不会是鹿;他也不可能是狼,他是无冕之王,却不拥有那种如总督般的铁石心肠和狠戾,绝非暴君。 

…… 

     现在Daryl知道,他始终是他,是那个他爱着的Rick Grimes,独一无二。

     这是现实,Rick的手被他握着,没有松开。但Daryl更愿意相信此时此刻是在做梦,那样时间就会无限延长,温度会持久留存。 

    

     他从未如此享受做梦。



END.  


【1】出自荒诞剧《等待戈多》


·真的是卑微选手北极圈中圈,多多产粮造福我的姐妹们。 

·如何用一句话概括他俩的关系:梦里的Daryl试图救赎自己的Rick,在现实中Rick安抚着不安而又愧疚的Daryl。他们szd(抹泪)

団子店

我流rickyl,虽然他们俩都不是烂人但我就是想填烂人表!

(小两口难画死了,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吼 

我流rickyl,虽然他们俩都不是烂人但我就是想填烂人表!

(小两口难画死了,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吼 

核汽油

【TWD同人】如果系列

各种AU短篇、PWP


主西皮 瑞克/达里尔


每篇开头会梗概西皮和内容和警告(偶尔会有点病)


不定期更新,欢迎来subscribe!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1617527?view_adult=true


各种AU短篇、PWP


主西皮 瑞克/达里尔


每篇开头会梗概西皮和内容和警告(偶尔会有点病)


不定期更新,欢迎来subscribe!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1617527?view_adult=true




KYLE.

当我试着拯救妹妹图(弄高清一点)...
我好🉑

(淦,老福特这图片压缩机)
电脑端查看原图

当我试着拯救妹妹图(弄高清一点)...
我好🉑

(淦,老福特这图片压缩机)
电脑端查看原图

蓝蓝蓝鸟

【行尸走肉/瑞弩】Growing Pain 成长的痛苦

Summary:茱蒂丝仍然会问他关于爸爸的故事。

Note:在AO3刨半天没刨到这个味儿的文,决定自己动手。

第九季背景!预警!主要角色死亡——————————————(我相信大家都知道谁死了。)

反正就,49年入国军呗(。


正文:

--

一场暴雨通常意味着一次小型灾难和一次灾难后的小型狩猎季节,他们在暴雨里无法准确辨别行尸,但泥土里的动物会在暴雨后迫于潮湿而外出觅食,这意味着至少茱蒂丝会有更大的机会多抓几只负鼠。女孩把帽檐稍微抬高一点,抓着手里的小型弓弩观察泥土的动静,十秒,三十秒,她听到熟悉的沙沙声。

她妈妈叉腰站在她身后,那让茱蒂丝发出一声抱怨的呻吟。

“妈妈。”...

Summary:茱蒂丝仍然会问他关于爸爸的故事。

Note:在AO3刨半天没刨到这个味儿的文,决定自己动手。

第九季背景!预警!主要角色死亡——————————————(我相信大家都知道谁死了。)

反正就,49年入国军呗(。


正文:

--

一场暴雨通常意味着一次小型灾难和一次灾难后的小型狩猎季节,他们在暴雨里无法准确辨别行尸,但泥土里的动物会在暴雨后迫于潮湿而外出觅食,这意味着至少茱蒂丝会有更大的机会多抓几只负鼠。女孩把帽檐稍微抬高一点,抓着手里的小型弓弩观察泥土的动静,十秒,三十秒,她听到熟悉的沙沙声。

她妈妈叉腰站在她身后,那让茱蒂丝发出一声抱怨的呻吟。

“妈妈。”

“你已经跑出来半个小时了,”米琼恩严厉地说,“最好不要再这样一个便条都不留就自己偷跑出来,没有下次。”

黑皮肤的女人和茱蒂丝对峙了一小会儿,直到小女孩咕哝了几句话,关于“负鼠”“帽子”“爸爸”相关的词语,米琼恩的神色才显露出了一种介乎于疲惫和无奈混合,“回去吧,你今天有客人。”

“客人”这个词一瞬间吸引了茱蒂丝的注意力,小女孩发出一声兴奋的尖叫后开始大步跑回安全区,米琼恩在女孩身后叹了口气,看着女儿刚才一直观察的土地上自制的小型陷阱,有些粗糙,但是非常细致,像他,米琼恩想。她拔出长刀,看着那块耸动的土地,然后精准刺穿了一只背着幼崽的负鼠。

 

“达里尔叔叔!”

茱蒂丝扑进猎人怀里,后者以一个熟练的姿势托住她的屁股把她抱了起来,女孩咯咯笑着,搂住他的脖子。达里尔小心地把茱蒂丝黏在嘴巴上的发丝挑开,抱着她颠了颠。

“你长高了,也重了。”

“你变老了。”

“是啊,可不是吗(yeah,no shit.)。”

达里尔笑了一下,他老了,当然,因为茱蒂丝已经这么大了,好像她就是他的时间刻度,每一次见到她都在提醒他又过去了多久。但在这个世界上这至少是件好事,因为没有多少人能得到老去的机会,很多人活不到变老,他们死在行尸手里,死在人的手里。

但有时候达里尔不想自己继续变老,他希望自己早早死掉,因为他被留下来了,妈的,所有人之中他被留下来了,得到又失去,他控制不了,他无能为力。

“妈妈不会喜欢你这么讲话的。”

“我们俩之间的小秘密,好吗?小拽女?”

“当然。”茱蒂丝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自得地坐在达里尔的怀抱里指挥他去往湖边,她喜欢这里,他也喜欢,这是他第一次教她钓鱼的地方。

“那么我们今天的安排是什么?钓鱼还是去打猎?妈妈不让我一个人去森林了。”茱蒂丝做了一个鬼脸,达里尔从包里摸出一根烟,叼在嘴里点燃。

“我……没那么多时间——我今天只是想来看看你。”达里尔避开女孩的目光,吸了一口烟,双颊以一个美妙的弧度凹陷下去,他的声音很模糊。

“你要去哪儿吗?妈妈说你可以留在这里,你应该留在这里。”

“嗯,我知道,不过你也知道我的,朱迪,”达里尔笑了一下,声音低哑,“这狗屎地方不适合我,以前就是。”

“好吧。”朱迪又把警官帽压低了一点,以期望遮住自己的表情,达里尔知道这是她不开心的表现,于是他靠近了点,把女孩搂在怀里。

“给我讲故事吧,达里尔叔叔。”

“我连高中都没上过,朱迪,而且我打赌你看过的书是我的几百倍,你爸爸会为你骄傲的。”

“但我想听你讲,你和爸爸的故事,妈妈说她都不知道最开始的故事,但是你知道。”茱蒂丝眼睛睁大看着达里尔,而那双和瑞克几乎如出一辙的蓝眼睛几乎要让他心碎。他从来无法拒绝他,也无法拒绝她。

“你就是知道我不能对你说‘不’是吧。”

达里尔试图让自己听起来像是开玩笑,但他失败了。茱蒂丝耸了耸肩。

“我第一次见到你爸爸,我朝他身上扔了一串松鼠,然后和他打了一架,没打赢,被他按在地上拿枪指着头,像个娘炮。我们去亚特兰大找我哥哥,没找到,行尸来了,我们开始逃跑,然后开始死人,一个接一个,你的生母,你的哥哥,你的爸爸,直到现在。”

“这和没说一样。”

茱蒂丝又露出那种小动物一样愤怒的表情,而达里尔无声地笑了笑,他想,他要怎么才能告诉茱蒂丝呢?告诉她他是怎样跟随在瑞克身边,怎样在每个放哨的夜晚看着他眯起眼睛的样子?怎样抓住他的手把他从行尸中拖出来,怎样和他分享一罐啤酒?怎样和他谈起未来和过去,慢慢把伤疤展露在他眼前?怎样疯狂隐藏起将要出口的爱意,怎样让自己永远看着他?

他要怎样给这个七岁的女孩解释什么是爱,要怎样让他在她眼里不要像个偷走他父亲的骗子?

那太难了,而达里尔迪克森从来都不擅长话语。

“那太难说清楚了,朱迪。”达里尔轻声说,“你的爸爸,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我的兄弟,我的家人,我总觉得我准备好轻描淡写把过去当成一个故事告诉给你了,但是我发现我没有,那还是很疼,虽然我感觉不到,但我知道那很痛。”

朱迪把自己缩成了一团,盯着自己的皮靴顶端,她的金发像是阳光,闪闪发亮。“你知道……有时候我记得。”

“什么?”

“记得小时候我身边有很多人,我记得我总是被一个很温柔的人抱在怀里,然后我身边总是非常热闹。很多人。”

“那是贝丝,”提起这个名字又让达里尔感到一阵疼痛,“她那时候负责照看你,给你换尿布给你做吃的,你妈妈现在估计都没有她技术娴熟。”

“但她死了。”

“没错,她死了,因为我。”达里尔咬了一口滤嘴,恶心的苦味。

“那不是你的错。”

“我们所有人都有错,在这个世界上想要活下来总会干一些自己不会引以为傲的事情,而我做过很多,”朱迪不安地动了一下,达里尔起身,“我该走了,小拽女,照顾好你和你妈妈。下一次回来我会和你分享一个秘密,关于你爸爸的,好吗?”

茱蒂丝点点头,而达里尔把她抱起来,走向亚历山大。

 

米琼恩送他离开,顺便给他打包了一大堆食物,他的小姑娘贴在母亲身边抬头看着他,蓝色眼睛像是天空和海洋的混合。达里尔心不在焉地收下一大堆东西,扔上摩托准备离开。

“你这次准备去哪儿找他?”

“不知道,或许更往西边一点,那条河穿过西边有一条分支。”达里尔又点燃一根烟,坐上摩托,米琼恩握住了他的车把手。“我们都知道他死了。”

她的声音斩钉截铁,带着她一如既往的锐利和疼痛,但这就是他喜欢他的地方,瑞克喜欢她的地方,永远坚强而锐利的姑娘。达里尔点点头,“我知道。”

“那你为什么还要一直找下去?茱蒂丝在这里,我在这里,你可以留下,你应该留下,至少为了茱蒂丝。”

达里尔看了一眼他的小拽女,短暂回想起第一次把她抱在怀里的感觉,那很不可思议,已经七年了,他还是能想起婴儿在他怀里的温度,含住奶瓶时候发出的咕噜声,还有那些柔软的胎毛,脆弱的肢体,全然的信任。他没享受过多少那样的目光,有那么一个女孩就足够了。

“不知道。”达里尔承认,“因为我不知道该干什么,我总是跟着他,米琼恩,无论去哪儿,无论做什么,但现在我没有目标,你照顾着茱蒂丝,我相信你比我更擅长这个,而我甚至没法相信我自己——先别急着打断我,卡罗尔有了家庭,玛姬在山顶寨过她的生活,至少现在我不担心你们任何一个,因为你们都比我有目标。”

达里尔轻轻搭上米琼恩的手,“但我一直都知道我不属于任何地方,只有瑞克和曾经的那地方短暂接纳过我,而这里,这个让我失去他的地方,我没有办法留下,而我寻找他已经变成了习惯,就像你照顾茱蒂丝,而我得去找他。这不是他是不是死了或者活着的问题,我只是得去做……总有人要去做。”

他轻轻挪开米琼恩的手,又对茱蒂丝笑了笑,他把一朵白色的花别在女孩的耳朵上,“临别礼物。”

然后他离开,重新回到荒野,重新回到无数低语和梦境中去。

 

那些在风里的低语永远陪伴着他,在他的梦境里打转,然后回归到他的记忆,有时候达里尔觉得他的灵魂比自己更不想要忘记过去,否则他不会夜夜梦回过去的日子,披着披巾在监狱的哨塔和瑞克喝酒。

玛姬和格伦在那边塔上放哨,但他们都心知肚明他俩应该在胡搞,于是达里尔把手里的啤酒丢给瑞克,自己点了根烟蜷起双腿靠在墙上。

“小拽女呢?”

“贝丝今晚照顾她,卡尔也和她们在一起。”瑞克靠在他身边的墙壁上叹息,“又一天。”

“是啊,”达里尔嘟囔两声,“没想过我能活这么久。”

“因为有你我们才能活这么久。”

“哈,”达里尔发出一声类似于嘲笑的声音,但瑞克很认真,“我是说真的,达里尔,没有你我们不会有今天。”

“那是因为你相信了我。”达里尔把烟从嘴里叼出来,脏兮兮的手指开始不安地抠起滤嘴,烟草和泥土的味道。

“我永远相信你。”瑞克信誓旦旦地说,转头过来,他们在那一瞬间靠得太近了,他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的大腿碰到了一起,瑞克掀起达里尔的披肩,于是他们的肩膀也靠在了一起。恐慌一瞬间袭击了达里尔,就像是酒瓶每一次要砸到他身上之前的那种空气断裂的声音,他惶然往一边逃开,缩成一团。

“……别。”

瑞克脸上的失落清晰可见,愧疚和疼痛一齐袭击了达里尔,他做不到,他做不到,他像只下水道里的耗子可怜巴巴想要瑞克的一点关爱,但当那份关爱要到来的时候他甚至没有接受的能力,软弱,像个娘炮。达里尔往后退了点,用了几十秒来平稳自己的呼吸,瑞克仍然坐在原地,蓝眼睛在黑暗里近乎灰色。

“我很抱歉。”他说,但这句话不该由瑞克来说,妈的,他什么都没做错,搞砸一切的是达里尔不是瑞克!但达里尔发不出声音,他的喉咙像是卡住了,最终只能发出受伤野狗的呜咽。

“我爱你。”他的声音很低,太低了,就像是路边野狗等着被什么人捡回去,只要一块骨头就能让他快乐地转圈然后露出肚子让你随便挠,达里尔捂着眼睛,让自己不要被错乱呼吸吸进来的空气呛到,他不该说的,但是他说了,他妈的,他说了。

“我也爱你。”他感到瑞克又一次靠近了他,这一次带着全然的欣喜,他轻柔抓住达里尔的肩膀让他抬起头,手指挑开他的发丝露出那双灰蓝的眼睛,“我不会吻你,除非你觉得你准备好了,或者想要我吻你。”

他只是笑着,脸颊发红,不知道是因为啤酒还是冷空气,但瑞克,耶稣上帝所有一切存在于世界上的神啊,他是那么的美,达里尔愿意下一秒就为了这个笑容死掉而他不会有一丝犹豫。所以他们只是拥抱,然后等待,等待达里尔愿意的那一天,等待他们最终能够分享一个吻的那一天。

而那一天没有到来。

 

两个月后,达里尔回到了亚历山大,茱蒂丝带着警长帽在门口接他,男人穿着他的旧夹克给了茱蒂丝一个大大的拥抱,他看起来老了一些,他每一次看起来都比上一次要老了一些。

“我想念你!”茱蒂丝大声宣布,并在一路上滔滔不绝地讲述她这段时间干的事,比如救了几个小孩,多读了几本书,打到了几只负鼠,最后他们又一次来到湖边,达里尔半躺下来,茱蒂丝靠在他怀里。

“我这次还是没有找到他。”他抚摸着女孩的头发轻声说,茱蒂丝发出一个小声的“嗯”作为回应,“还记得上次我说我会告诉你一个秘密吗?我想现在告诉你。”

“是什么?”

“关于你的爸爸,朱迪,我爱他。”

当那个L开头的单词从他嘴里吐出来的时候有什么东西碎掉了,哗啦一声崩溃掉,达里尔没意识到自己在流泪,直到朱迪的手指小心擦着他的眼睛,她和他父亲的眼睛,太像了。瑞克的眼睛,充满了希望和坚定的眼睛,天空和海洋混合的蓝眼睛,那双眼完美的继承到了他的小女孩身上,他的小拽女。

“但你很难过。”

他有时候很想告诉茱蒂丝那种感觉,被回忆的低语包裹,被森林的风声围绕,他已经很久不再疼痛了,但那种失去的痛苦仍然会在某一个瞬间让他颤抖,那种痛变成了他生活中的麻木,但没有消失,永远不会消失。

“因为我失去他了。”达里尔取下茱蒂丝的帽子,摸了摸她发顶,“这是我最大的秘密。”

“……但我爱你。”茱蒂丝轻声说,抱紧了达里尔。




FIN


漫威我操你大爷的还我复联大家庭还我复仇者联盟所有人

行尸走肉有多少季啊每季有多少集啊 我是一个入了死亡搁浅之后又来看行尸走肉的萌新 特别的想看 死活都不知道在哪里看啊

行尸走肉有多少季啊每季有多少集啊 我是一个入了死亡搁浅之后又来看行尸走肉的萌新 特别的想看 死活都不知道在哪里看啊

开罗尔鼯鼠

今日常规操作

通关了死亡搁浅的我跑去补起了TWD,这两天慢慢补到第二季的我去搜了一下lof的行尸走肉的tag

……哦豁,完蛋,我是不是又跳进冷坑了

(´•̥̥̥ω•̥̥̥`)但是有一说一,瑞弩是真的🉑,教练,我想搞这对

通关了死亡搁浅的我跑去补起了TWD,这两天慢慢补到第二季的我去搜了一下lof的行尸走肉的tag

……哦豁,完蛋,我是不是又跳进冷坑了

(´•̥̥̥ω•̥̥̥`)但是有一说一,瑞弩是真的🉑,教练,我想搞这对

団子店

现在入这对是不是2019入天地会

全图点我(TMD这都能被bang,是你逼我的

现在入这对是不是2019入天地会

全图点我(TMD这都能被bang,是你逼我的

爆炒香瓜子
行尸里这套衣服真的戳我,软fu...

行尸里这套衣服真的戳我,软fufu的

行尸里这套衣服真的戳我,软fufu的

冉秋月影

末世(酒茨)

用的是行尸走肉的设定,但是没有康过的小盆友们也可以放心食用哦


酒吞低头细查腿上的咬伤,伤口的惨烈瞬间让他倒吸一口冷气

伤口已经发黑溃烂,一块巴掌大的肉被行尸撕了去,留下的白色骨茬也尽数浸泡在了尸毒里

在这冰冷末世躲避了这么久,处理伤口的丰富经验使酒吞无法欺骗自己

这种程度的咬伤已经无法救治了,等待着他的唯一结局就是尸变

几滴温热液体滴入伤口,酒吞抬手轻揉旁边白发青年的头发

“别哭,当时你被行尸咬后被迫截肢,不比这个疼?”

“如果......我当时......再小心一点......挚友就不会......”

在刚才那种突发情况下,茨木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行尸包围,而他不假思索的,挡在了茨木身前

茨...

用的是行尸走肉的设定,但是没有康过的小盆友们也可以放心食用哦

 

酒吞低头细查腿上的咬伤,伤口的惨烈瞬间让他倒吸一口冷气

伤口已经发黑溃烂,一块巴掌大的肉被行尸撕了去,留下的白色骨茬也尽数浸泡在了尸毒里

在这冰冷末世躲避了这么久,处理伤口的丰富经验使酒吞无法欺骗自己

这种程度的咬伤已经无法救治了,等待着他的唯一结局就是尸变

几滴温热液体滴入伤口,酒吞抬手轻揉旁边白发青年的头发

“别哭,当时你被行尸咬后被迫截肢,不比这个疼?”

“如果......我当时......再小心一点......挚友就不会......”

在刚才那种突发情况下,茨木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行尸包围,而他不假思索的,挡在了茨木身前

茨木是他在这末世中唯一的爱人与牵挂,他不能让茨木有事

即使是牺牲自己为代价

“挚友,现在就算截肢,也已经来不及了,伤口太深......””

酒吞打断他的话

“我知道了,现在,按我们约定好的做”

茨木的哭声转成了绝望的嘶吼

“不! 我做不到! 我们好不容易才能在一起,为什么偏偏遇上这末世啊!”

酒吞温柔的伸指托住茨木下巴,偏头吻了上去

那是一个绵长的吻,两人唇舌交缠,拼命从对方口中找寻最后一丝温度

酒吞轻轻分开,不舍在眼里转瞬即逝

“还有多少子弹”

茨木旋转弹夹,随即报出一个让人心惊的数字

“只有两颗了”

两颗子弹,甚至不够茨木突出尸潮用

尸潮的声音越来越近,在迷雾中已隐约可见它们的身躯

酒吞喃喃道

“它们是被我的血液吸引,你现在走吧,不会有事的”

“杀死我,别让我成为那些厌物中的一员”

茨木低着头,眼泪簌簌地顺鼻梁肆意漫流

“挚友,子弹没有了,物资也马上就要用尽,在这末世中,茨木一个人,该去往何处?”

尸潮的脚步声已依稀听的清楚,酒吞却笑了,笑的那样爽朗,那样不拘

他和他的恋人,终于要从这末世中,解脱了

“茨木童子,如果你已无处可走,那就,和我一起去吧”

他白发的恋人抬起头,笑的那样灿烂,好像阳光照入了心里似的

在无边的黑暗中,传来两声枪响

最后的两颗子弹,用来打穿心爱之人的胸膛

 

 

 

 

辰辰的世界
行尸走肉第十季 复制这段内容后...

行尸走肉第十季


复制这段内容后打开百度网盘手机App,操作更方便哦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BDsFLreNwtFyirVJMis_SQ 提取码:JWc8 

行尸走肉第十季


复制这段内容后打开百度网盘手机App,操作更方便哦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BDsFLreNwtFyirVJMis_SQ 提取码:JWc8 

碳瓜子

我哭得好大声!瑞克最后终于还是真正地理解了卡尔的遗愿 我真的哭得好大声

我哭得好大声!瑞克最后终于还是真正地理解了卡尔的遗愿 我真的哭得好大声

海消失后鱼死了”】

玛姬x格伦,我超级可以!!!
没错,你没看错!玛姬是在前面!在前面!
肉眼可见的女A男O有没有!有没有!两个人的互动咋说呢,玛姬A爆了,格伦可爱爆了,欧美女大佬和他的亚裔小天使👼,棒极了
行尸走肉里给我印象最深的小天使格伦,
港真,超级喜欢亚洲人在欧美电影里的那种反差萌!萌\(//∇//)\
尤其是在一群欧美大汉里,咋显着那么可爱,再有欧美滤镜加持,完美!

玛姬x格伦,我超级可以!!!
没错,你没看错!玛姬是在前面!在前面!
肉眼可见的女A男O有没有!有没有!两个人的互动咋说呢,玛姬A爆了,格伦可爱爆了,欧美女大佬和他的亚裔小天使👼,棒极了
行尸走肉里给我印象最深的小天使格伦,
港真,超级喜欢亚洲人在欧美电影里的那种反差萌!萌\(//∇//)\
尤其是在一群欧美大汉里,咋显着那么可爱,再有欧美滤镜加持,完美!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