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衡水

7053浏览    5597参与
软柠不萌

总受系统已启动——part.4

        “真是奇怪的孩子……”雪出去后,老板娘开始自言自语,“总能在他身上,捕捉到自卑与无助。”

        “叮铃铃——”

        “啊,欢迎光临~”老板娘打起了精神,“有什么事吗?”

        “那个……老板娘好,我是新来的,我叫无面……”无面挠了挠头,“那个,我……我想问一下,请问您了解雪吗?...

        “真是奇怪的孩子……”雪出去后,老板娘开始自言自语,“总能在他身上,捕捉到自卑与无助。”

        “叮铃铃——”

        “啊,欢迎光临~”老板娘打起了精神,“有什么事吗?”

        “那个……老板娘好,我是新来的,我叫无面……”无面挠了挠头,“那个,我……我想问一下,请问您了解雪吗?”

        “啊,无面你好,雪这个孩子……”老板娘叹了口气,“我和他接触的时间并不是很久,但是我能在他身上,看到强烈的自卑感以及偏执。”

        “自卑?”

        “对的,就算只是一点点小错误,他也会不停地抱怨自己,并且不停地道歉,而且……喜欢逃避。”老板娘别过头去,“逃避人多的地方,妄图逃避孤独,却又总是在拒绝别人的关心。”

        “那,那这岂不是……!”

        “对的,这就像个泥潭,越陷越深,最终将他自己淹没。”老板娘无奈地闭上了眼睛,“明明是一个很可爱的孩子,却……诶诶诶无面你去哪?”

        “失礼了老板娘,我要去找他!”无面飞速冲出店铺,向着雪离开的方向飞奔,“我,很想帮他……”

        ——————————————————————

        “噗通……”

        苍牙将一枚石子踢到湖中,平静的湖面开始泛起点点涟漪,碰到两岸又开始折返,几片叶子被风摇落,零零散散地落在湖面上,以及雪的衣服上。

        烦躁。

        真的好烦躁。

        说不出的感觉,在心底不停回荡。

        “雪——!”

        “?!”

        听到身后有声音,雪回头一看,正巧看到匆忙赶过来的无面。雪张了张嘴,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而无面,因为惯性的原因没刹住车,直接扑到了雪怀里,二人“噗通”一声双双掉入湖中。

        “呜……”无面在水下艰难地睁开双眼,看身下的雪居然没有一丝反应。

        或许可以……?

        无面伸出手,轻轻摘掉了雪的面具。

        最吸引无面的,是他的眼眸。就如同冰山中尘封多年的冰晶一般,深邃,却也有些冰冷。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无面呆呆地看着雪,雪却忽然向上推了一把无面——

        无面忽然想起,二人还在湖中。

        无面本想游上岸,却发现雪没有一丝动作。

        眼神依然的深邃冰冷,任凭身体下坠。

        就像……

        就像是心甘情愿的一样。

        “开什么玩笑!”这么想着,无面强行拉住雪向岸上拖,“说过了要帮你,那又怎么可能把你一个人丢下不管?”

        “我要带你上岸,无论如何!”这么想着的无面,似乎不觉得湖水有那么冰了。

         雪呆呆地看着无面,感受着从手心传来的温度——原来自己,也被需要吗?

        不,他只是因为一时的好奇罢了。

        哪有人会愿意接近自己?

        真的有人在乎我就好了。

        “好想就这么沉入海底永远不再醒来,无论如何!”这么想着的雪,似乎更不清楚自己究竟想要什么了。


VR0219

维他命仍是维他命,只是少了那九个少年

维他命仍是维他命,只是少了那九个少年

林氢离子(在线卑微)

我。。。终于更了
太难了
在衡水上学
太难了

我。。。终于更了
太难了
在衡水上学
太难了

樱漫

萌兔袭来,我的狐狸男神

          我死了,在我18岁的生日时。

          ‘’冥王大人,你搞的什么鬼。”

          穿越,重生。而我做了一只兔子!

          “冥王,你给我出来,看我不打飞你!”

   ...

          我死了,在我18岁的生日时。

          ‘’冥王大人,你搞的什么鬼。”

          穿越,重生。而我做了一只兔子!

          “冥王,你给我出来,看我不打飞你!”

          冥王:“命定之人,加油哦!”


夏侯琪

【原创】名神考核录

记忆总是停留在最美好的那一刻,

万年之后,

你可还记得我?

第一章:名神考核

“各位见习名神,都准备好了吗?希望各位能在此次考核中取得好成绩,晋升神位。”

开始?再等等吧,也许哪位神和自己当年- -样呢?当...缈缈,你,还好吗?

“快点快点!”

"你下次若是再这样,别想让我等你!”

“什么下次?我可不想有下次,我考- -次就够了!”

"若是你迟到了,别说这次,你能有下次就感谢花神吧!”

“略略...”

名神学院外,两个女孩以光速飞向学院。

“到了到了!呼——累死我了,总算赶上...”爱梦雅直接扑到屋内-女孩身上,喘着气。

“怎么?梦翎,爱梦雅又赖...

记忆总是停留在最美好的那一刻,

万年之后,

你可还记得我?

第一章:名神考核

“各位见习名神,都准备好了吗?希望各位能在此次考核中取得好成绩,晋升神位。”

开始?再等等吧,也许哪位神和自己当年- -样呢?当...缈缈,你,还好吗?

“快点快点!”

"你下次若是再这样,别想让我等你!”

“什么下次?我可不想有下次,我考- -次就够了!”

"若是你迟到了,别说这次,你能有下次就感谢花神吧!”

“略略...”

名神学院外,两个女孩以光速飞向学院。

“到了到了!呼——累死我了,总算赶上...”爱梦雅直接扑到屋内-女孩身上,喘着气。

“怎么?梦翎,爱梦雅又赖床了?”舞玥琳夕轻轻推开扒住自己的爱梦雅,望向同样喘着气的星梦翎,哎,她们 总是这样,没办法,爱梦雅生来就有神位,自然是不用像她们一般努力的,就算今天不参加考核又如何?她已经 爱神了,不是吗?

“是啊,天天如此,真是没个尽头,你不参加考核没事,我可还是见习月光之神呢! "星梦翎”不满地拍拍身上 不存在的灰尘,双臂环抱瞥向爱梦雅。

“什么叫没事,梦翎儿,你觉得我今天如果迟到了还能见到明天的太阳吗?你觉得他会放过我吗? "爱梦雅- -脑 苦大仇深地看着面前这两个好闺蜜,”有神位的又不止我一个,你怎么不去羡慕云清缈啊?哎... .你们看她多好,完 全不担心考核啊~"嗳梦雅指指- -旁打瞌睡的云清缈。

“哪是,人家连续挂科三年,你要不也试试?”星梦翎靠在舞玥琳夕身旁,勾起一-缕琳夕的金色卷发,玩了起 来。

“不不不,我还想多活几年。话说,云清缈是真的不在乎考核吗?就算有神位也不至于这么懈怠吧?”

"谁知道呢,不过啊,估计也沿人想拥有她的袖位吧?欲神……噫——真可怕。 ”

“是呀,谁不想像咱们家爱梦雅- -样?爱神,啧啧,真好。”

“琳夕也不错啊,梦神,挺好的啊~”

“我还只是见习梦神啦一”

“各位名神,考核,开始!”

“梦翎,琳夕,加油!”

爱梦雅只顾给好友加油,却不知,自己的考核,已是受云清缈干扰进入了真正的人间……

黑犬

hey,您知道嗎。我真的很愛那個女孩。假如再給我一次機會,我會珍惜她。求上帝,改寫我命運書籍。

                                       ---愛她的人。

hey,您知道嗎。我真的很愛那個女孩。假如再給我一次機會,我會珍惜她。求上帝,改寫我命運書籍。

                                       ---愛她的人。


口耐菇凉蹦擦擦

求文

(占tag致歉)

求万家丽北路之星链接,搜索太难用了

(占tag致歉)

求万家丽北路之星链接,搜索太难用了


凤溯

下一首歌《孤芳》凤溯冰块般的脸上终于有了份柔情

孤芳?是谁的歌?众人都在心里猜测,能让凤溯漏出柔软的一面。

不知金凌想到了什么,眼眶唰的红了。

众人看着金凌,突然想到了什么。孤芳,芳,敛芳尊,金光瑶!

可这只是猜测……

他们还没确定是谁,前奏起





行殊未已 借不夜照一路晦明

恨生畏死 绝非宠辱不惊

朱砂为引 百般求得一字姓名

从此故人 生死无因

把盏言欢 谢世人布一场绝境

金杯入怀 敬他恩仇难泯

机关算尽 不如手谈一局人心

胜乃我因 败由我命

金鳞台阔 宾客如云 声色遍

不足纳 尘埃如我曾经匍匐风月

往事漫卷 墨洗半篇 脏如血

唯他一人留惊鸿一面

纵取那 欺世眉眼 旁人所恨见

却能识遍天下来客 千人万面

叹可叹 目下无...

下一首歌《孤芳》凤溯冰块般的脸上终于有了份柔情

孤芳?是谁的歌?众人都在心里猜测,能让凤溯漏出柔软的一面。

不知金凌想到了什么,眼眶唰的红了。

众人看着金凌,突然想到了什么。孤芳,芳,敛芳尊,金光瑶!

可这只是猜测……

他们还没确定是谁,前奏起





行殊未已 借不夜照一路晦明

恨生畏死 绝非宠辱不惊

朱砂为引 百般求得一字姓名

从此故人 生死无因

把盏言欢 谢世人布一场绝境

金杯入怀 敬他恩仇难泯

机关算尽 不如手谈一局人心

胜乃我因 败由我命

金鳞台阔 宾客如云 声色遍

不足纳 尘埃如我曾经匍匐风月

往事漫卷 墨洗半篇 脏如血

唯他一人留惊鸿一面

纵取那 欺世眉眼 旁人所恨见

却能识遍天下来客 千人万面

叹可叹 目下无尘 世人自诩 

曾否思量皮囊好恶 原只是无常

骨血为系 爱似沉疴恨如顽疾

雪浪花底 傲骨早烂入泥

烟花为名 既误尽她此生痴情

以杀证道 如是我心

[金星雪浪,一世敛芳]


一曲终了,众人也确定了那人是谁,金光瑶!

只是,这金光瑶好像没那么坏,挺可怜的


众人有看了看四周,好像没有金光瑶


不一会,一个脚步声缓缓走来


众人也猜测那人是谁,待他走出通道后,众人看清那人是谁,金光瑶!

金凌猛的扑过去,不过力用的有些大了。

“哇!小叔叔,阿凌好想你”金凌边哭边说

“阿凌”“

“小叔叔”

“阿凌,你先撒手”

“我不”金凌边哭边说。


“阿凌”金光瑶有些无奈。


金光瑶看着众人,笑了笑说“好久不见啊”


“谁想跟你见啊,你这大魔头”仙门百家心想


不过金光瑶好像知道他们心里想的什么,也不在笑了


君瑾鸢
一天出图,速度好慢啊~通过老师...

一天出图,速度好慢啊~通过老师点评,发现自己的设计也是蛮死板的,应付作业的程度来说都比较差(ಥ_ಥ)

一天出图,速度好慢啊~通过老师点评,发现自己的设计也是蛮死板的,应付作业的程度来说都比较差(ಥ_ಥ)

双氧水

我和我亲爱的同学

今天是身份证上的十八岁,所谓成人?

也是我来到八校这个辣鸡学校的第二年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

我把高中的记忆留到第一年

看大家谁都是未表露出的嫌弃,无法交流

藏于内心的是害怕被同化,也许吧,我不懂啊

我在第二年失去所有的记忆

我笑,我忙,我忘东西,我找,我从未哭过

大家真的都是很好的人,我知道了

大家都有好的一面,流里流气的纹身boy也会爽快的借你他本来要用的充电器

时而博学多识,时而和我一起傻逼过人,被我当成死党与责任的轩轩

内心拥有路飞和鸣人精神的正直的小(保护一下哈哈哈哈)爽

超暖超护我为我难受的蠢萌的萌凶的蕊哥哥

.........大家,超棒的。

我是个天性自私的人。不论他人做什么都和我无关,封闭于自己世界。

我懵了...

今天是身份证上的十八岁,所谓成人?

也是我来到八校这个辣鸡学校的第二年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

我把高中的记忆留到第一年

看大家谁都是未表露出的嫌弃,无法交流

藏于内心的是害怕被同化,也许吧,我不懂啊

我在第二年失去所有的记忆

我笑,我忙,我忘东西,我找,我从未哭过

大家真的都是很好的人,我知道了

大家都有好的一面,流里流气的纹身boy也会爽快的借你他本来要用的充电器

时而博学多识,时而和我一起傻逼过人,被我当成死党与责任的轩轩

内心拥有路飞和鸣人精神的正直的小(保护一下哈哈哈哈)爽

超暖超护我为我难受的蠢萌的萌凶的蕊哥哥

.........大家,超棒的。

我是个天性自私的人。不论他人做什么都和我无关,封闭于自己世界。

我懵了,我真的懵了

当我一周前收到轩轩送的一箱火鸡面时,大脑一片空白,脑子里只剩下,我的,轩轩,给我的,生日礼物,全全部部的占有欲,连让别人看见都不想

我收到小(保护啊哈哈哈哈)爽早上的第一句生日快乐,一个苹果,我说了什么来着,我都忘了今天是生日了,早上太忙了,只说了谢谢

当我中午收到自称迷妹(一年前就想认识我),刚认识不到半个月的暴走双的砂纸的木簪时,我看见她的手上两个水泡....我没有告诉她啊,今天是我的生日,我的心里只有惊讶.....她真的很关心我.....

在宿舍里坐着....突然进来的三位妹子,一人手里拿着一点东西,伴随着生日快乐,把所有的东西都塞给了我,六个蛋挞,每个蛋挞上插着三根薯条,象征十八岁.....半个月的准备....

我懵了,我真的懵了,慌啊,嚓,咋滴啊,我要怎么还,我第一次收到家人以外的朋友送的礼物,我要干嘛,开学来了买零食么......抱抱,抱抱,抱着不撒手,我除了抱抱,连话也不会说了...

思考我该干嘛思考了半小时

然后宿舍里有人把我从角落里找了出来,牵着我的手,带我到宿舍。

整个宿舍合唱了"祝你生日快乐",也是第一次遇见

我觉得我应该哭但哭不出来,感动,感动,但没有眼泪

只有慌,我到底是怎么了呢,我该做什么呢

........我亲爱的,亲爱的,同学们,我没有办法说什么,我也没有办法现在做什么,但是,我一定会还的,送我的礼物,为我付出的感情,记下来,情我努力,礼我一定会还的。

轩轩这个就算了啊,毕竟,这个是——我的责任,已经在我心里了啊........

愿与你们一起,珍惜每一分,每一秒。

希望能成为有钱的圣母,阿门。

生日快乐啊,张渣渣。


Evader

张九龄王九龙

“师哥你会忘记我吗?”

“不会”

“师哥希望下一世我们还在一起”

“嗯,过奈何桥时你一定要牵紧我的手,我怕你会走丢”

“师哥你会忘记我吗?”

“不会”

“师哥希望下一世我们还在一起”

“嗯,过奈何桥时你一定要牵紧我的手,我怕你会走丢”


阳光心情

大成若缺,其用不弊。
大盈若冲,其用不穷。
大直若屈,大巧若拙,大辩若讷。
躁胜寒,静胜热。
清静为天下正。

                                ———《道德经》

大成若缺,其用不弊。
大盈若冲,其用不穷。
大直若屈,大巧若拙,大辩若讷。
躁胜寒,静胜热。
清静为天下正。

                                ———《道德经》

看你给我的笑
谢谢你你特别好我×...

谢谢你
你特别好
我××你

谢谢你
你特别好
我××你

凤溯

魔道祖师阅歌体

个人比较喜欢瑶妹和大小姐,所以他俩的部分可能会稍多一点。

cp:忘羡 轩离 桑仪 曦瑶 追凌 薛晓

温启 眠鸢 青蘅君蓝夫人(原谅我不知道他俩的cp名)双杰亲情向 恶友友情向 三尊友情向

时间:观音庙3年后

――――――――――――――――――――――――――――――――――――

蓝湛!蓝湛!魏婴!蓝湛你没事吧?“没事”

“那就好”魏无羡闻言松了一口气。

哔~墙上的大屏幕亮了

魏无羡这才看见他们,唰的眼睛就红了,真是不看不知道了一看吓一跳。居然是枫鸢夫妇,轩离夫妇。

江澄眼也红了,颤抖道:“爹?娘?阿姐?”

“阿澄!”江厌离和江枫眠同时道。“哭什么哭,净给我丢人!”其实虞子...

个人比较喜欢瑶妹和大小姐,所以他俩的部分可能会稍多一点。

cp:忘羡 轩离 桑仪 曦瑶 追凌 薛晓

温启 眠鸢 青蘅君蓝夫人(原谅我不知道他俩的cp名)双杰亲情向 恶友友情向 三尊友情向

时间:观音庙3年后

――――――――――――――――――――――――――――――――――――

蓝湛!蓝湛!魏婴!蓝湛你没事吧?“没事”

“那就好”魏无羡闻言松了一口气。

哔~墙上的大屏幕亮了

魏无羡这才看见他们,唰的眼睛就红了,真是不看不知道了一看吓一跳。居然是枫鸢夫妇,轩离夫妇。

江澄眼也红了,颤抖道:“爹?娘?阿姐?”

“阿澄!”江厌离和江枫眠同时道。“哭什么哭,净给我丢人!”其实虞子鸢眼睛也红了,但就是不承认。“金凌!过来。”“舅舅”“他们是你的父母”“爹娘?”“阿凌”。“爹娘!”“阿凌”。金凌红着眼眶扑到江厌离和金子轩身上。

江厌离哭着哄他,金子轩也没好到那去,也红了眼眶。

魏无羡看了挺难受的,虞子鸢说:“魏无羡 你愣着干嘛?还不过来。”

“哦,啊?”魏无羡还懵着呢

“阿羡!”江厌离和江枫眠笑眯眯的看着他。

他不敢过去,他怕这只是一场梦。不过他现在在也忍不了了,扑了过去了道“师姐!江叔叔!”“阿羡”

这时一道冰冷无情的声音飘过来“你们叙完旧了吗?”

所有人都停下来了,疑惑的看着这个冰冷的人。

“好,下面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凤溯”

“凤溯?这名这么怎么奇怪”仙门百家心想。

还是蓝曦臣有礼貌的问出“凤溯姑娘 请问这是哪?”

这是我的空间

蓝曦臣还想问…

不过被凤溯打断了 道:“你们知道那么多干嘛?多半点正事。好,废话不多说 ”

下面请欣赏《同道殊途》

【路人甲【图特哈蒙】唉唉唉,听说没?魏无羡死啦!大快人心啊!

〔去你妈的大快人心!〕

〔仙门败类!〕

路人乙【阿杰729】夷陵老祖死啦?谁杀的?

路人甲【图特哈蒙】还能是谁呀?他师弟江澄大义灭亲,带着四大家族,把他老巢乱葬岗一锅给端啦!

〔不是舅舅〕

路人乙【阿杰729】杀的好!走邪魔歪道,再风光无限,他也是一时的!哼,真是天道好轮回啊!

小魏无羡【小连杀】灵气也是气,怨气也是气,怨气为何不能为人所用啊?

蓝启仁【宝木中阳】你...真是本末倒置,罔顾人伦!

小蓝忘机【山新】云深不知处禁酒

小魏无羡【小连杀】好吧,那我不进去,站在墙上喝,不算破禁吧?

〔啊啊啊!忘羡初遇啊!〕

小江澄【muriko芜】哼,把蓝忘机和蓝启仁都得罪透了,你明天等死吧,没人给你收尸

小魏无羡【小连杀】你都给我收尸这么多回了,也不差这一次】

〔终是无尸可收〕

〖温宁【人衣大人】/【言和】

生前风采有谁听闻

身后恶名竟无人争

当初穿林拂叶见识得

白衣少年胆怯几分

〔啊啊!小天使啊!〕

绵绵

【泠鸢yousa】/【洛天依】

插科打诨风流言论

倒是涨红了脸好个

天真

若是这家纹辱没身份

何妨欣然放下衣袍

知还恩

〔绵绵,一个让含光君吃了十几年醋的人〕

金凌【三无Marblue】/【乐正绫】

眉间这点丹砂轮不着外人管教

仙中牡丹天生该骄傲

无奈独来独往剩一柄长剑桀骜

阴错阳差恩怨何时能了

〔阴差阳错……〕

〔心疼大小姐〕

〔大小姐要和思追儿好好的啊〕

蓝忘机【吾恩】/【言和】

也曾按捺心思

避尘循礼数

也曾撩动一曲

杯酒醉姑苏

如何叫我不在意

有道是逢乱必出

云纹抹额也难禁锢

〔景行含光,逢乱必出〕

〔问灵十三载,等一不归魂〕

魏无羡【特曼】/【洛天依】

也曾随心所愿

潇洒作顽徒

也曾剖还金丹

陈情太辛苦

乱葬岗上有乱骨

孤身入鬼道邪途

献舍魂还何来羡慕

〔好心疼羡羡啊〕

〔含光君,情敌!拔刀吧〕

蓝思追【荷笙】/【乐正绫】

糯米粥含口入

熟悉辛味是何故

问灵布阵颇为领悟〗

〔思追儿,妈妈爱你〕

【江厌离【菊花花】阿羡........我........我马上就要成亲啦,过来给你看看

蓝忘机【边江】兄长........我........想带一人回云深不知处

蓝忘机【边江】........带回去........藏起来

江澄【郭浩然】魏无羡,你若执意要保温家的人,我便保不住你!

魏无羡【赵路】不必保我,弃了吧

魏无羡【赵路】嗯

温情【括号君】对不起,还有......谢谢你

金光瑶【杨天翔】大哥,为什么我当初只不过是杀了一个欺压我的修士,就要被你这样一直翻旧账翻到如今?

聂明玦【图特哈蒙】娼妓之子,无怪乎此!

〔聂大,你还是碎着吧〕

蓝曦臣【郭盛】我们到的时候,忘机握着你的手,正在给你输送灵力

蓝曦臣【郭盛】自始至终,你对他重复的都是同一个字.......

蓝曦臣【郭盛】......滚

〔滚床单吗〕

温晁【清水浊流】你看看这乱葬岗,活人进到这里,连人带魂,有去无回

温晁【清水浊流】你,也永远都别想出来

魏无羡【赵路】啊!

江厌离【菊花花】阿羡!

魏无羡【赵路】师姐!

江澄【郭浩然】姐!

江澄【郭浩然】怎么回事!你不是说你能控制住的吗!你不是说没问题的吗!

温宁【北炎】金公子,你冲我来

温宁【北炎】温宁绝不反抗

蓝思追【柳川鱼】金凌,你先把剑收一收.......

金凌【西呱双】是,我就是有娘生没娘养怎么样!轮得到你们来管教我!

虞夫人【张凯】魏婴,你给我听好!好好护着江澄!死也要护着他!知不知道!

〔羡羡他做到了!〕

江澄【郭浩然】阿娘,父亲还没回来,有什么事咱们先一起担着不行吗?

虞夫人【张凯】不回来就不回来,我离了他难道还不行了吗!

〔终是情难出口,终是为他守家入骨〕

〔我们都欠他一句江夫人〕

江澄【郭浩然】魏无羡,你说过将来我做家主,你做我的下属,一辈子扶持我,永远不背叛我不背叛江家!

江澄【郭浩然】我问你,这话都是谁说的!

江澄【郭浩然】凭什么.......你凭什么不告诉我!

金光瑶【杨天翔】蓝曦臣,我这一生害人无数,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天下的坏事我什么没做过!

金光瑶【杨天翔】......可我独独没有想过要害你】

〔瑶妹连死的时候眼睛都是看着蓝大的……〕

〔一人苦尽甘来,一人怀愧终生啊〕

〔终于知道臭臭为什么要把忘羡表白写在观音庙了……因为观音庙太虐了〕

〖蓝曦臣【Assen捷】/【乐正绫】

一宗之主名列三尊

温雅天性或有诸多

不忍

白玉洞箫最解得冰冷

难免至亲人至亲事

关切问

〔万里赴泽芜,君子皎明珠〕

聂明玦【图特哈蒙】/【言和】

盖世威名恨不得斩尽眼前宵小

戾气愈深重心愈狂躁

只缘清心唤作乱魄却无人知晓

断颅折肢也要长刀出鞘

〔大哥,今天坏桑没有习刀〕

温情

【Aki阿杰】/【乐正绫】

妙手回天

一朝日落不求能幸免

炎阳烈焰

再多矜傲已是灰飞烟灭

〔情姐……〕

〔温情一脉有错吗?仙门败类〕

江厌离【HITA】/【洛天依】

添碗

莲藕排骨

唤声阿羡

可有谁泪入嗓眼

〔师姐,全世界最好的师姐!〕

江澄【裂天】/【言和】

纵然禀赋不如

怎甘愿认输

纵然天地孑然

无处放声哭

一觉梦回莲花坞

醒来往事留不住

情同手足如何宽恕

〔情同手足如何宽恕啊〕

〔刻骨三毒,至亲五人,余生一人〕

金光瑶【w.k.】/【洛天依】

纵然人前人后

玩弄有权术

纵然欺世盗名

何尝不歹毒

不择手段出身误

机关算尽太孤独

谁又知我真正面目

〔心疼死我瑶妹了〕

〔瑶妹,我要为你生一堆猴子!〕

〔这么多情敌?瑶妹是我的,拔刀吧〕

聂怀桑【佑可猫】/【乐正绫】

都笑我是糊涂

大智若愚锋藏处

一问三不知谁看出

〔聂导保佑我中考顺利啊〕

〔聂导请坐,聂导喝茶〕

魏无羡【特曼】任你罚尽千遍

此心难束缚

蓝忘机【吾恩】哪晓窟底夜谈

弦绝屠玄武

江厌离【HITA】依稀从前莲花湖

〔从前的莲花坞,很美很美……〕

江澄【裂天】连盏花灯却不复

【齐】不夜天城慷慨以赴

金光瑶【w.k.】侥幸归宗认祖

射日做仙督

〔你那么努力,何来侥幸?〕

〔你那么努力何来侥幸?〕XN

聂明玦【图特哈蒙】终究观音像下

恩仇封入土

温情【Aki阿杰】怕只怕救人有术

温宁【人衣大人】穷奇道一误再误

【齐】名为同道实则殊途

【齐】

几多悲欢喜怒

到头来各有所属

合卷之后闭眼再读〗

〔名为同道实则殊途……〕

【魏无羡【赵路】蓝湛蓝湛,你把绳子牵一牵呗?

蓝忘机【边江】为何?

魏无羡【赵路】赏个脸,牵一牵嘛

蓝忘机【边江】好

〔忘羡好甜啊〕

〔忘羡一曲远,曲终人不散〕XN

——————终——————】

凤溯

魔道祖师衍生句子

1.从前那个“一问三不知”的聂怀桑再也回不来了,他成了他大哥最讨厌的那种人。

2.蓝忘机问灵十三载,寻不见当初那个拎着两坛天子笑站在墙头的紫衣少年,等不回乱葬岗上身死魂消的夷陵老祖。

3.江澄其人,书中出场三十余次,台词共九百一十一句,话中带刺一百九十七句,哭有四回,笑有二十七次,但真正意义上的笑只有三次。金丹两颗,戒鞭痕一道。任家主时是十七岁,曾配随便三个月,执陈情十三年,刻骨三毒,至亲五人,余生一人。

4.像他这样的人,无论困在金碧辉煌里面还是逍遥万丈红尘中,必须笑,真的假的开心都是笑,笑不出来了,就没法活下去。

5.死的人很多人但灰飞烟灭的,从来就只有温情而已,其他人也许都可以在这九道轮回处重新...

1.从前那个“一问三不知”的聂怀桑再也回不来了,他成了他大哥最讨厌的那种人。

2.蓝忘机问灵十三载,寻不见当初那个拎着两坛天子笑站在墙头的紫衣少年,等不回乱葬岗上身死魂消的夷陵老祖。

3.江澄其人,书中出场三十余次,台词共九百一十一句,话中带刺一百九十七句,哭有四回,笑有二十七次,但真正意义上的笑只有三次。金丹两颗,戒鞭痕一道。任家主时是十七岁,曾配随便三个月,执陈情十三年,刻骨三毒,至亲五人,余生一人。

4.像他这样的人,无论困在金碧辉煌里面还是逍遥万丈红尘中,必须笑,真的假的开心都是笑,笑不出来了,就没法活下去。

5.死的人很多人但灰飞烟灭的,从来就只有温情而已,其他人也许都可以在这九道轮回处重新投胎,却只有温情一人是上天入地遍寻不到的。

6.他恨得,他爱的,他都参不破。他得不到,他已失去,连怀念都说不出口 唯死方休

7.当年他得了江厌离馈赠的一碗藕汤,一路从山下上了乱葬岗,一滴都没撒,虽然自己喝不了,却很高兴得看着别人喝完了,还追问是什么味道,自己想象那种滋味。


凤溯

1.怎么会没有心事,那一直是你的名字。


2.也许,你本来就是个很温暖很温暖的人,并不是因为我是谁。


3.我的梦里有她,即使我在哭也请别吵醒我。


4.不曾站在原地守候的人,不会懂得站久了双腿都无法弯曲的滋味。


5.如果一个人忍心让你孤独,看你为他受苦,他就是不爱你,不是忙,不是疏忽,不是不懂,不是考验,不是暂时遗忘,不是性情孤僻……只是,不,爱,你。


6.想念一个离你远去的人,鼻子会酸,眼睛会红。


7.最怕最在乎的人说话突然变了语气,那种感觉就像全世界都不要你了。

1.怎么会没有心事,那一直是你的名字。


2.也许,你本来就是个很温暖很温暖的人,并不是因为我是谁。


3.我的梦里有她,即使我在哭也请别吵醒我。


4.不曾站在原地守候的人,不会懂得站久了双腿都无法弯曲的滋味。


5.如果一个人忍心让你孤独,看你为他受苦,他就是不爱你,不是忙,不是疏忽,不是不懂,不是考验,不是暂时遗忘,不是性情孤僻……只是,不,爱,你。


6.想念一个离你远去的人,鼻子会酸,眼睛会红。


7.最怕最在乎的人说话突然变了语气,那种感觉就像全世界都不要你了。


凤溯

1.当孤单变成习惯,再也不奢求有人陪伴,当一个人熬过了最艰难的时候,就不再想去寻找依靠,任何人都是负累。

2.有些伤痕,划在手上,愈合后就成了往事;有些伤痕,划在心上,哪怕划得很轻,也会留驻于心。

3.到底是年轻啊不知这人世间本就是寒来暑往日出日落人聚了又散

4.你走了真好,不然总担心你要走,分别之后,我瞒着所有人,继续爱了你很久很久。

5.其实,有些藏在心底的话,并不是故意要去隐瞒,只是,并不是所有的疼痛,都可以呐喊。

6.有些伤口,无论过多久,依然一碰就痛;有些人,不管过多久,也还是一想起就疼。

7.不是每一次努力都会有收获,但是,每一次收获都必须努力,这是一个不公平的不可逆转的命题。

1.当孤单变成习惯,再也不奢求有人陪伴,当一个人熬过了最艰难的时候,就不再想去寻找依靠,任何人都是负累。

2.有些伤痕,划在手上,愈合后就成了往事;有些伤痕,划在心上,哪怕划得很轻,也会留驻于心。

3.到底是年轻啊不知这人世间本就是寒来暑往日出日落人聚了又散

4.你走了真好,不然总担心你要走,分别之后,我瞒着所有人,继续爱了你很久很久。

5.其实,有些藏在心底的话,并不是故意要去隐瞒,只是,并不是所有的疼痛,都可以呐喊。

6.有些伤口,无论过多久,依然一碰就痛;有些人,不管过多久,也还是一想起就疼。

7.不是每一次努力都会有收获,但是,每一次收获都必须努力,这是一个不公平的不可逆转的命题。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