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袁娅维

7747浏览    710参与
王肖琑唯粉

作为bgm,今天听到它。好听耶。

作为bgm,今天听到它。好听耶。

未想到

能扛到什么时候呢

我也不知道我还能坚持多久

曾经引以为豪的三观🈴️ 瞬间觉得心累

竟然担心 如若真的散去 会不会走得太难看


能扛到什么时候呢

我也不知道我还能坚持多久

曾经引以为豪的三观🈴️ 瞬间觉得心累

竟然担心 如若真的散去 会不会走得太难看





安妮

抱一抱
好不好
付出就当做没关系
不说话
别纠缠
一不小心
就让自己变得麻烦
感情就是这样
就算错过
不要再想起我
说散就散吧

抱一抱
好不好
付出就当做没关系
不说话
别纠缠
一不小心
就让自己变得麻烦
感情就是这样
就算错过
不要再想起我
说散就散吧

深lu:乏乌

"抱一抱 就当作从没有在一起"
今天你突然跟我说这句话
我突然咯噔了一下

前天你也突然说知道我力气很大
因为那晚我断片后好像很用力抱着你哭

今天临走时 你说我以前不是这样的

你说过很多很多这种话
像是要引导我 去问你为什么这么说一样
但是我知道 如果我问出口 只会更无措
那我就当作没听到好了 我也不想细问
之前该说也都说了 我们对这件事也有共识
那就不要破坏这一和谐 现在挺好的 真的

"抱一抱 就当作从没有在一起"
今天你突然跟我说这句话
我突然咯噔了一下

前天你也突然说知道我力气很大
因为那晚我断片后好像很用力抱着你哭

今天临走时 你说我以前不是这样的

你说过很多很多这种话
像是要引导我 去问你为什么这么说一样
但是我知道 如果我问出口 只会更无措
那我就当作没听到好了 我也不想细问
之前该说也都说了 我们对这件事也有共识
那就不要破坏这一和谐 现在挺好的 真的

珍妮特·文森特

两个人在一起还是适合沟通好点,要不然一条直线也变成了弧线,或许回到了原点吧,心呐,是难懂的东西!

两个人在一起还是适合沟通好点,要不然一条直线也变成了弧线,或许回到了原点吧,心呐,是难懂的东西!

李明枳

已然入秋了/绵绵落雨淅沥/晚起/甚是想念你

已然入秋了/绵绵落雨淅沥/晚起/甚是想念你

湖畔林邊

【迪玛希x袁娅维】花式虐松狮的二三事儿 | 番外1

#苍天开眼掏存货系列大剧


“其实你英文真的有好很多诶,uptown funk~”萧敬腾忽然手舞足蹈起来­——啊,那场竞演。

迪玛希咧开嘴,露出两排白花花的牙龈。袁娅维笑得很大声,跟着附和了几句唱词,手里打着响指,无所顾忌地把头发甩来甩去,整个电梯充盈着快乐因子。

袁娅维不经意一抬头,正上方的金属板反射出所有人的笑脸。

多好啊。


铃声清脆,门板应响一分为二。迎面便是东西走向的走廊,一望无际,萧敬腾张望一番之后不由自主地感慨:“我是真的没有想到会是这么一个地方。”

写字楼的传统布局,Tia能一眼望到走廊的尽头,堆积着大大小小的箱盒...

#苍天开眼掏存货系列大剧

 

“其实你英文真的有好很多诶,uptown funk~”萧敬腾忽然手舞足蹈起来­——啊,那场竞演。

迪玛希咧开嘴,露出两排白花花的牙龈。袁娅维笑得很大声,跟着附和了几句唱词,手里打着响指,无所顾忌地把头发甩来甩去,整个电梯充盈着快乐因子。

袁娅维不经意一抬头,正上方的金属板反射出所有人的笑脸。

多好啊。

 

 

铃声清脆,门板应响一分为二。迎面便是东西走向的走廊,一望无际,萧敬腾张望一番之后不由自主地感慨:“我是真的没有想到会是这么一个地方。”

写字楼的传统布局,Tia能一眼望到走廊的尽头,堆积着大大小小的箱盒与桌椅。昨儿夜里便听助理说主办方为了响应中央决定从简,联排地址选在一所较为偏僻的私立艺校,学生们都放寒假休课了,无关人员便只有筹备大小比赛的选手们与保安。

 

 

间隙三人坐在阶梯教室观看有些无聊的各大小品节目,其中有一个的题旨是不要在物欲横流的世界迷失自我,Tia顺势附耳和迪玛希谈起她对音乐的观点,对于流行音乐和自我之间的尺度。迪玛希觉得惊叹,她的理解完全像出于聂心远这种浸淫于乐坛多年的圈内人之口。
他眉头最开始是紧锁的,一个接一个的疑问冒出,然后被一个接一个的解答,最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抿着嘴,咬了一下,然后轻轻打开,扩大,露出了一排白生生牙齿的微笑。
他们对视一眼,相谈甚欢。
“我最喜欢的就是soul,”Tia说起灵魂乐的时候像个手足舞蹈的小女孩,“而且很奇怪,很多人要么喜欢funk,要么喜欢r&b,或者jazz,可是我什么都喜欢。”
“我从十来岁到北京,一个月拿出三分之二的生活费买唱片,老板就把一堆堆在那儿,跟小山一样,我就边听边挑,哈哈…最开始是一场探险,后来发现种类越来越固定….我家里的唱片超级多!….”
“我也是!”迪玛希抬起眼睛望着天花板回忆道,“我的父母是歌唱家,家里也有很多唱片,每一次他们不在,我就偷偷的打开,在他们回来之前在原封不动地放回去。”
Tia吸了一大口可乐,望着他挑了挑眉,继续说着,“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这些歌,就是soul。只是我有了一些固定的碟片。思考的时候,就放一种,难过的时候,又放一种…..后来我才知道,他们有的是这个,有的是那个…每一种,都诠释着我的情绪,而且总是让我产生天马行空的灵感。到了十八岁那年,我不满足于此,我开始想要创造出一种自己的灵魂乐….”
迪玛希也跟着喝了一大口可乐….不,是一大口牛奶。
“流行是什么?因为它受众,每个人总不会是一样的,所以它是一种混合,我一直相信soul也是其中的一部分。我想创造出一种新的soul,能够不失它的内涵与精神的同时,也能够更加贴合大众的口味….我叫它soul-pop。最重要的是,它不同于过去,纯真年代已经结束了,所有的经典都来自于新生。十五岁我中学毕业,那个时候,我迫不及待地想尝试。我找到了我的老朋友Tony和老顾…又在一次演出时遇见了Jewell。”
“我从小就唱歌,我的家人都认为我应该留在哈萨克斯坦做一名著名的歌唱家,可是我也不想,我想要被更多的人所关注,让更多人认识这种音乐,哈萨克斯坦的音乐太美了。所以后来我到中国参加比赛,后来…即使美国的学都不上也坚持到中国来。”
迪玛希用着英语艰难的表达着,即使此时他的口音依旧被人诟病,即使他还因为语言运用的不熟练而时常结巴。
“可是…”
“可是….”
他们异口同声的说道。
愣了半秒后,一起笑了。迪玛希咬住唇,努力的让自己的嘴巴咧的不那么明显,但是他没有控制住。来中国后,他很久都没有这样的时刻了。
“Lady first.”迪玛希用手拖住下巴,笑着等待Tia开口。他要认真倾听的时候,会习惯性的做出这个动作。
“好吧,”Tia把头发捞到耳后,露出漂亮的侧脸,“可是,我爸爸阻止了我,直接告诉我,以他的判断,我并不是一块歌手的料。”
“好在没过多久他们就离婚了。”她笑的眼睛弯成月牙儿,Dimash看着看着眸光倏地暗下来。仿佛这些不曾带给她伤痛。

“那段时间就赖在北京连家都不想回,也不想回去上班。那个时候两块钱一张的饼掰成三天的份,然后就着咸菜,睡门板床…就是这么过来的。好不容易参加一档节目签了一家大公司,老板希望我在电视上多露脸。喏,然后我就遇到了你。”
“我?”迪玛希不太理解这个衔接。 
“对呀,你。”Tia每一次激动的手足舞蹈时,都会和她平时温软的行事谈吐方式形成一种巨大的反差,让她看起来可爱极了,“你都不知道你有多么不同,不止你的声音。”
“你和他们一点都不一样,你干净,而且真诚,你不知道你拥有多么特别的特质。”Tia直视着迪玛希的眼睛,她棕色的眼眸暗藏着火花。

迪玛希眼中登时开始涌动了些什么。

“诶,你们听。”萧敬腾惊呼,视线离开手机屏幕投向窗外,办公楼的音响里响起悠扬的乐声。

 


I choose to be happy
我选择要过得快乐
You and I ,you and I
你和我,我和你
We are like diamonds in the sky
我们就像在天空的钻石一样
You are a shooting star I see
你就像流星一样划过我眼前
……
At first I left the enery of sun rays
I saw the life inside your eyes
So shine bright tonight ,you and me ,
Eye to eye so alive
第一眼看见你,我就感受到了阳光般的存在。
在你的眼中,我看见了生命的意义。
四目相对,充满活力。
……..
你听,这多像一种怂恿,多像一种说服。
就像她此时像燃烧着火焰的眼睛,就像他此刻因为被理解而咚咚作响的心跳。
去让他吻她。
或许,她也感受到了,她望着他的眼神,有些默契心照不宣。

迪玛希按捺住澎湃的心潮,最终只是把被她撩上去的那一抹头发又顺了回来,阖了阖眼,掌心探上心口,身子微倾,回应了一句充满仪式感的谢谢。颔首罅隙,她的笑声恣意而猖狂。

 

 

第一次联排顺利通过,当曲目名被报出时三人悬着的心这才有了着落,因为是自己的歌,Tia更是高兴得有些忘乎所以地搂住萧敬腾摇摇晃晃。迪玛希一言不发地看着她三两步蹦下台阶,兴冲冲地说走走走我带你们去京城最有名的小吃街,忽然觉得有些好笑。

“她来之前喝酒了?”他斜眼望向并肩的老萧。

萧敬腾耸了耸肩,抬了声调冲前面喊:“你请客喔Tia!”

“没问题!”

 

 

夜幕落下,萧敬腾由于演出对接赶着练团,走之前没忘让袁娅维明儿给他捎涮肚料跟驴打滚。

迪玛希内心暗喜,又有大把可以和Tia独处的时间了~

 

 


老街上的筒子楼建的歪歪扭扭,夜幕降临晦暗中只显得愈发杂乱,迪玛希由着袁娅维拽着自己轻车熟路地窜过一条条胡同,抿着嘴笑的腼腆之余,也留着神不碰上行人和晾衣杆。玩脱了又想起老萧的托付,最后赶到写字楼楼下时,狼狈的不相上下的俩人还驻足彼此打量的一番,肆无忌惮的笑声被灯红酒绿的喧嚣盖过。她给他介绍她的伙伴们,吉他手,架子鼓,键盘手…..迪玛希在她刚刚竣工的一间工作室绕了一圈儿,看她摆弄各种设备,对于编曲和音乐制作,她都很在行。迪玛希忽然觉得可惜,Tia倒是豁达,“我们想要做的是特别的东西,在商业与特性之间总是必须要舍弃一些东西的。”

Dimash理解她,钦佩她。灵魂乐对于Tia来说,是在一切之前的。

她说,it ain’t nothing but soul.
有了信仰之后,再多疲惫和劳累都不值一提。

他垂眼看着她费劲去够柜子最上层的大相框——框着她与她的偶像joss stone的合影——坏心眼儿地不去帮她,嘴角上扬的弧度写意着温柔。

空气中弥漫的甲醛味似乎没那么让人难受了。

 

 

除此之外,她也喜欢做一些其他的事,比如说,带他去参加Party,邀请他去西城周边的各种街区胡同昼夜不分地游荡,然后去她说的pub里面坐着听听。
在那些被寂寞如影随形的日子里,迪玛希一直没有拒绝她的邀约。
更何况,她是一个很好的朋友。

 

 

Tia还喜欢设计,她说,如果不做歌手,她可能就去做一名设计师了。她随后补上的那句不会唱歌的设计师不是好厨子让Dimash琢磨了好久,甚至逐字写下断句理解。

 

 

时间就这样过着,他们就这样闲聊着,忙碌着,在中国呆了几周,英语倒练得顺溜。他也开始也开始真正去了解美国的英语,黑人音乐,蓝调,爵士,摇滚….那些曾经在他看来很单一的音乐,在和Tia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中变得妙趣横生。迪玛希试着去诠释这些音乐带给他的感觉。

还有,窃据一点她善意传递的温暖。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