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袁平

1473浏览    6参与
夜月/岐泾
佥秭辰……尘不世

字丑凑合着看吧
p1鲁格和袁平emmm
p2,3如图一盆海带汤和小条漫
p4,5南山小可爱,纠结滤镜加不加好看
p6长安
老实说,jiao着鲁格袁平谁上谁下都行,这对粮太少了,连cp名叫啥我都不造,逼得渣渣都自割腿肉……
可以要个红心呗。

字丑凑合着看吧
p1鲁格和袁平emmm
p2,3如图一盆海带汤和小条漫
p4,5南山小可爱,纠结滤镜加不加好看
p6长安
老实说,jiao着鲁格袁平谁上谁下都行,这对粮太少了,连cp名叫啥我都不造,逼得渣渣都自割腿肉……
可以要个红心呗。

聆天
P家北极圈过年48h-2-6•...

P家北极圈过年48h-2-6•13:00


原作:《山河表里》



 袁平x鲁格-论坛体《我一个直男真的不要面子的嘛》



谢谢看官捧场,最垃圾的我在死线极限跳跃........

P家北极圈过年48h-2-6•13:00


原作:《山河表里》




 袁平x鲁格-论坛体《我一个直男真的不要面子的嘛》




谢谢看官捧场,最垃圾的我在死线极限跳跃........

陸浮書

山河表里_复健


《山河表里》冷剧组。
标题是,梦里的生死之交也是有点蠢萌bushi
说好的梗,顺带复健。
烤肉是没有的。诚恳。

褚桓穿着正装站在会场门口的时候,依然觉得有点玄幻。

在门口走动的四个人他倒是很熟——璐璐的女儿明明,最近沉迷手机游戏,连老王都压不住。似乎喜欢的还是一款乙女游戏——天才学龄儿童沦陷纸片人——感觉都能上一期父母读物的标题。

明明大概是感觉到和亲生父母无法愉快地交流这种精神娱乐,多半还会被反问一句作业怎么样了云云。褚桓作为她八竿子打不着的干舅舅,勉勉强强让她觉得能交流一下,于是也“与有荣焉”地见识了一下四个有颜有才有钱的角色。

不过此时此刻一时也没有反应过来这四个角色出现在这里有什么不...


《山河表里》冷剧组。
标题是,梦里的生死之交也是有点蠢萌bushi
说好的梗,顺带复健。
烤肉是没有的。诚恳。

褚桓穿着正装站在会场门口的时候,依然觉得有点玄幻。

在门口走动的四个人他倒是很熟——璐璐的女儿明明,最近沉迷手机游戏,连老王都压不住。似乎喜欢的还是一款乙女游戏——天才学龄儿童沦陷纸片人——感觉都能上一期父母读物的标题。

明明大概是感觉到和亲生父母无法愉快地交流这种精神娱乐,多半还会被反问一句作业怎么样了云云。褚桓作为她八竿子打不着的干舅舅,勉勉强强让她觉得能交流一下,于是也“与有荣焉”地见识了一下四个有颜有才有钱的角色。

不过此时此刻一时也没有反应过来这四个角色出现在这里有什么不对,甚至只是感叹了一下这个宴会居然还有模有样——作为伴郎,这次出场的主人翁自然就是新郎袁平。袁平此人平日过得粗枝大叶,尤其是成了守门人的一员以后更加是深得“人与自然”相处之道,融为一体——除了某种软体爬行生物最好不要出现。

袁平似乎是终于反应过来,也可能是余光瞥见了褚桓,伸手远远地摆了摆算是打了个招呼,随即却像想到了什么似的,拎着一张纸快步走到他面前:“你要听什么歌?”

“……”褚桓习惯性地推了推眼镜,“你唱?”

“……你那个表情是怎么回事?!”

褚桓默默往后挪了一步,想起来前几天看到微博的《默读》正在宣传片尾曲,随手写了在上头,顿了顿索性在后面再填了一个《山河表里》主题曲,淡定地塞回去袁平手里。

“……等等!咱们什么时候有主题曲了?我没看到啊……靠!你又坑我你给我站住!一顿烤肉都不好使!”

褚桓猛地睁开眼,看着发白的天花板,长长出了口气。

原来是梦。
不过也不错,不是吗?

抹香鲸和猫小咪

鲁格x袁平

圣山恢复不久后,鲁格从河边回来,偶然撞见禇桓,当时禇桓脸上带着点漫不经心的笑意,和他打了声招呼,照例编排起每日往河边跑的袁平来。鲁格的脸上是惯有的冰冷的神色。他听完话,抬眼看了禇桓一眼,一声不吭转身就走。禇桓笑眯眯地看着他走开,腰上不知何时搭上了一只手臂。手的主人似乎有点吃味,本是松松搭着的手也紧了紧。禇桓不动声色地往后一靠,正巧被路过的袁平瞅见。
袁平莫名被喂了口狗粮,心里暗暗算计着明天怎么不动声色地扳回一局,脚下却也不停,艰难地往山上赶去,尤其是他身上还挂着又肥了一圈的小绿。他是背着鲁格下山的,得在天黑之前赶回去。正当他钻进自家山洞,松了口气摸索着准备躺到床上时,忽然摸到了一堵温热的墙。
他的...

圣山恢复不久后,鲁格从河边回来,偶然撞见禇桓,当时禇桓脸上带着点漫不经心的笑意,和他打了声招呼,照例编排起每日往河边跑的袁平来。鲁格的脸上是惯有的冰冷的神色。他听完话,抬眼看了禇桓一眼,一声不吭转身就走。禇桓笑眯眯地看着他走开,腰上不知何时搭上了一只手臂。手的主人似乎有点吃味,本是松松搭着的手也紧了紧。禇桓不动声色地往后一靠,正巧被路过的袁平瞅见。
袁平莫名被喂了口狗粮,心里暗暗算计着明天怎么不动声色地扳回一局,脚下却也不停,艰难地往山上赶去,尤其是他身上还挂着又肥了一圈的小绿。他是背着鲁格下山的,得在天黑之前赶回去。正当他钻进自家山洞,松了口气摸索着准备躺到床上时,忽然摸到了一堵温热的墙。
他的手摸了好一会,上上下下,才发现这似乎是个人。
袁平:“……”
他心里感觉到一丝不妙。
那人忽然咳了一声。
袁平不敢置信道:“族……族长?”
他像被揪了尾巴的兔子一样猛地把手收回来,整个人弹到一边,抖着手点了煤油灯。昏暗的灯光下,自家族长那张终年不化的冰山脸上仿佛出现了一抹柔和的笑意。
他定睛一看,那笑意却又消失不见。
袁平的心仿佛被小勾子勾了一把。
他很快回过神来,像做了错事的孩子被父亲逮了个正着,低下头看着脚尖的石块。
“袁平,”他听见族长叫他,有一只手落在他头上,揉了揉他短短的头发丝,他条件反射想呛回去,在最后关头想起这是自家族长,不是禇桓那个小贱人,生生憋住了。
这时他听见族长问他:“你想回去吗?”
他睁大了眼睛,难得听见族长用这样一个不确定的问句,随后他才反应过来整句话的意思,眼睛不由得瞪得更圆,方才的羞愧感都丢到一边,抬起头来看向鲁格。鲁格坦然地看着他,似乎全然不知道这句话和他平时的形象有多么不符。
鲁格等了一会,见袁平只傻傻地看着他,想来他是过于兴奋,因而心下叹了口气,收了手,转身大步走出山洞。
袁平仍是愣在原地,诸如“族长怎么发现我偷偷去河边了”的念头一闪而过,大脑却不受控制地把鲁格方才说的每一字拆开嚼烂。
回去?
他苦笑着重复了一遍。
他已经是个死人了,能回哪去?
袁平熄了灯,仰躺在石床上,打了个哈欠。小绿早在床底盘成一团睡着了。
明天该托禇桓带什么给他爹好?
他迷迷瞪瞪地想到,眼皮子直打架,脑海中不期然浮现出鲁格脸上如昙花一现的笑意。眼皮挣扎着掀了掀,最终齐整地盖住了那对眼睛。
第二日起来,袁平得了鸡毛,明目张胆地下山去,仿佛全然忘了昨天的问话。小绿懒洋洋地拖着一大口袋的东西,在他腰间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
鲁格也仿佛从死刑改成死缓。他跟在袁平后边,生怕什么时候袁平改了主意,在他不知道的时候离开。鲁格总会比袁平早回去一点,免得被袁平发现他。
禇桓在连续好几次看见鲁格和袁平一前一后离开河边后终于忍不住找南山说了一嘴子。他的眼角浮现淡淡的红晕,微微仰头,向着身上的南山,声音里不带一丝儿颤音,道:“那傻逼和鲁格绝对有猫腻。”
南山:“……”他难得发了一次狠,用嘴堵住了禇桓的嘴。

影透

【山河表里】袁平x鲁格
八图注意【其实我也不想放图的呀但是LOFTER坚持说我有敏感词】

还是觉得有ooc呀,两个人都太直了qwq

太喜欢这一对啦qwq

可惜坑太冷根本没有小伙伴交流呀qwq

求勾搭一个一起舔皮皮的小伙伴qwq

【山河表里】袁平x鲁格
八图注意【其实我也不想放图的呀但是LOFTER坚持说我有敏感词】

还是觉得有ooc呀,两个人都太直了qwq

太喜欢这一对啦qwq

可惜坑太冷根本没有小伙伴交流呀qwq

求勾搭一个一起舔皮皮的小伙伴qwq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