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裘克

55.9万浏览    13837参与
社会你歆爷

大悲大喜

他在哭泣。
可分明无人低声抽涕。
我听见雨点打落在地。

他在欢喜。
可分明无人笑出声音。
我听见玫瑰绽放于心。

他被抛弃。
可分明无人冤诉衷情。
我听见花瓣飘散凋零。

星辰掠过银河,他猩红得狰狞。
你怎清晰?
伤在滴血,疯狂汹涌,澎湃粘腻。
一时惊艳天际,而又转瞬相离。
他是噼啪作响的火星,吞噬腐朽的自己
火光倒映笑靥,却不若往昔。

他呢?
……无所应。

你呢?
可曾听清自己?
我早已了然于心。

星星落在庄园,不悲不喜。

极————其意识流大概讲的是裘克在马戏时一开始做小丑,逗观众笑却没人在乎他孤独的内心。后来他爱上了女驯兽师(参考官方推演)再后来……大概就是被甩了。后又死了(参考所有监管者都死过一次的设定...

他在哭泣。
可分明无人低声抽涕。
我听见雨点打落在地。

他在欢喜。
可分明无人笑出声音。
我听见玫瑰绽放于心。

他被抛弃。
可分明无人冤诉衷情。
我听见花瓣飘散凋零。

星辰掠过银河,他猩红得狰狞。
你怎清晰?
伤在滴血,疯狂汹涌,澎湃粘腻。
一时惊艳天际,而又转瞬相离。
他是噼啪作响的火星,吞噬腐朽的自己
火光倒映笑靥,却不若往昔。

他呢?
……无所应。

你呢?
可曾听清自己?
我早已了然于心。

星星落在庄园,不悲不喜。

极————其意识流大概讲的是裘克在马戏时一开始做小丑,逗观众笑却没人在乎他孤独的内心。后来他爱上了女驯兽师(参考官方推演)再后来……大概就是被甩了。后又死了(参考所有监管者都死过一次的设定)。
这里海伦娜算是上帝视角吧……
其实这篇并不是想写出裘盲之间有多爱,而是写出他们的相性度真的很——————高啊!!

AJ

画到现在才画完的裘医七夕贺图QAQ 是和风paro

画到现在才画完的裘医七夕贺图QAQ 是和风paro

bod918

【第五人格】冬日里,监管者和求生者的日常

——无血腥,日常向。全家福。
——改了一下排版,希望观众姥爷们会舒服一点。
——轻微ooc,不会太影响阅读。
——第二次发文,头还是有一点大。

………………正文………………

“艾米丽小姐,这里真冷啊,我们回屋子里去吧。”艾玛抱着手臂,向身旁的艾米丽抱怨道。

“不是你说要出来看雪的吗?”艾米丽笑着说:“不知道是谁在屋子里撒娇要我出来陪她看雪的。是谁呢?”

“哎呀,回去了!”艾玛跺了跺脚,显然是有一些生气了。

艾米丽和艾玛一起回到了屋子里面。

打开房门,她们进入了大厅。

“艾玛小姐!”看到了艾玛,克利切翘在桌子上的腿,瞬间放了下来。摆出了一副端正的模样。

“唉……”瑟维看着自己的好友,不...

——无血腥,日常向。全家福。
——改了一下排版,希望观众姥爷们会舒服一点。
——轻微ooc,不会太影响阅读。
——第二次发文,头还是有一点大。

………………正文………………

“艾米丽小姐,这里真冷啊,我们回屋子里去吧。”艾玛抱着手臂,向身旁的艾米丽抱怨道。

“不是你说要出来看雪的吗?”艾米丽笑着说:“不知道是谁在屋子里撒娇要我出来陪她看雪的。是谁呢?”

“哎呀,回去了!”艾玛跺了跺脚,显然是有一些生气了。

艾米丽和艾玛一起回到了屋子里面。

打开房门,她们进入了大厅。

“艾玛小姐!”看到了艾玛,克利切翘在桌子上的腿,瞬间放了下来。摆出了一副端正的模样。

“唉……”瑟维看着自己的好友,不由得发出了一声感慨。他自然是知道克利切喜欢艾玛。但艾玛喜欢克利切吗?这就不知道了。

“艾玛小姐,这是专门为你准备的热水。”克利切殷勤的凑了上去。

“谢谢你,克利切先生。”艾玛十分礼貌的接过了。

“不用客气,这是我该做的。”克利切有些后悔,他在想自己是不是有些唐突了,因为艾玛实在是太礼貌了,就像是一个路人。

“行了,克利切快过来,我教你变魔术。”瑟维对着克利切喊到。

(也许我学会魔术之后就可以让艾玛小姐喜欢我)

克利切颇为兴奋。他认为这是一个机会,可以让艾玛小姐喜欢上他。

“走吧,艾玛,快到中午了,我们去弄一点吃的吧。这样你下午才不会饿着肚子看雪。”艾米丽微笑着说道。

“好的,艾米丽小姐。”艾玛很乖巧地回答。

(在另一面,监管者的屋子里)

“如果白色的雪染上了红色,我相信,这雪景会变得更加美丽。”杰克坐在窗前,透过红酒,看着窗外的景色,轻轻说道。

“是啊,这可真他娘的漂亮。”裘克的腿搭在桌子上。他正在检查他的火箭筒。

“呵,果然还是下等人吗?”杰克侧着头,不屑的说道。

“你说什么?你这个变态伪绅士!”裘克猛的站起来,拍了一下桌子,愤怒地吼道。

“呵……”杰克扭过头,看着窗外的雪景。

“行了,别吵了,想想中午吃什么吧。因为下雪,所有商贩都离开了庄园。我们现在没有地方买东西吃了,只能自己做。”里奥制止了两个幼稚鬼的吵架。

“呜呜呜,呜呜呜呜!”班恩嘶吼着。

“班恩说他现在很饿,让你们找找哪里有吃的。”瓦尔莱塔织着毛衣。

“你到底是怎么听懂班恩说的话的啊。”裘克好奇的问。

“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就是听得懂。”瓦尔莱塔织好了一件毛衣,正在试穿。

“所以说到底哪里有吃的,我也饿了。”裘克不耐烦的说道。

“真急躁啊,下等人。”杰克又轻飘飘的说道。

“我看你是找打!”裘克向杰克冲了过去。

“好了,别打了,我刚刚与库特先生和神谈过了,今天有东西吃了。库特先生愿意提供炖蘑菇和蘑菇串,神愿意提供他们那里的特产鱿鱼须。所以今天中午我们吃炖蘑菇和烤蘑菇,晚上我们吃海鲜蘑菇汤。”美智子十分擅长于与他人交谈,所以她是监管者当中的“外交大使”。

“麻烦你了,美智子,请去跟求生者们说一下今天的安排。”杰克十分有礼貌的向美智子说到。

“嗯,好的。”美智子飞上了高空,向远方飞去。

“喂,你怎么对我那么不客气,对其他人就那么礼貌。”裘克生气的质问杰克。

“嗯……”杰克并没有回答。

(与此同时,艾米丽和艾玛这一面)

“怎么办?艾米丽小姐,我们好像迷路了!”艾玛几乎要哭了出来。

“不用慌张,艾玛。”即便艾米丽此时也很慌张,但她必须要保持镇静。

“艾米丽快看,那是美智子小姐。”艾玛大声的呼喊。

美智子显然是发现了她们两个人,正在向她们飞来。

回到了大厅,美智子向求生者们宣布了今天的安排。

“嘭。”一阵声响吸引了大家。

“瑟维你干什么?”克里切有一些恼怒。瑟维将一团大大的雪球扔在了他的脸上。

“嘭。”又是一团雪球,这个雪球直接扔进了克利切的领子里。

“好呀,你个混蛋。”克利切也开始向瑟维扔起了雪球。

惊叫声四起。因为瑟维的开头,大家都开始打起了雪仗。

在这场雪仗中,奈布用自己敏捷的身手躲过了许多雪球,并施以还击。毕竟奈布可是真正上过战场的人。

到了晚上,求生者和监管者都罕见的坐在了一起,围着一个火堆,上面煮着海鲜蘑菇汤。

“今天可多亏了库特和神呐。不然我们可就没东西吃了。”裘克喝着汤,含糊的说道。

“呵,下等人。不要在吃东西的时候讲话。”杰克优雅的擦了擦嘴。

“你一定也很饿吧,吃的比我都快。”裘克这回竟然罕见的没有生气。

“啊…啊,嗯……啊……”杰克含糊的回答道,并且转头就戴上了面具。

“我吃饱了,走了。”杰克起身。

“嗯。”裘克没有回头。

“嗯。”杰克也是。

……………END……………

第二次发文,还是有一点小紧脏。但是大家对我的鼓励给了我很大的信心。感谢大家认可我的作品。

如果喜欢我的作品,点个关注呗。

还有啊,可不可以再点一个蓝手,点个红心鸭,我真的超想要的。

zero
- - - - -双监管者...

 - - - - -双监管者 - - - - -
背景有贴素材*

 - - - - -双监管者 - - - - -
背景有贴素材*

安北

Souvenir

题目来自法语的回忆(一直觉得杰克在英国有上等人的身份,而当时贵族在外交场合只说法语,所以用法语而不是英语x)

主杰裘,穿插黑白组遗照组啥的,看了N多下凡太太的粮想着应该交点党费了【捂脸】

老规矩,OOC,OOC,OOC


啧……好痛。


雨季,空气里散发着糜烂的味道。红发男人躺在地上。脸上的液体顺着脸庞滴落在地上,双手紧抱右腿。不知道到底是仇家还是自己的血染红了地下的石砖。


痛到极点了。


他挣扎着起身,发现那条残破的腿已经支撑不住自己的重量。膝盖骨以下已经完全丧失知觉。他还记得娜塔莉,那个温...

题目来自法语的回忆(一直觉得杰克在英国有上等人的身份,而当时贵族在外交场合只说法语,所以用法语而不是英语x)

主杰裘,穿插黑白组遗照组啥的,看了N多下凡太太的粮想着应该交点党费了【捂脸】

老规矩,OOC,OOC,OOC

 

 

 

啧……好痛。

 

雨季,空气里散发着糜烂的味道。红发男人躺在地上。脸上的液体顺着脸庞滴落在地上,双手紧抱右腿。不知道到底是仇家还是自己的血染红了地下的石砖。

 

痛到极点了。

 

他挣扎着起身,发现那条残破的腿已经支撑不住自己的重量。膝盖骨以下已经完全丧失知觉。他还记得娜塔莉,那个温柔的驯兽师曾经说过。

 

“裘克先生,痛比不痛好。因为那样证明你的神经系统还没有崩溃,证明你还活着啊。”

 

她温柔的笑脸还记在他的心里。她的手拂过的每一丝风仿佛沾染了她的气息和恬静。他还记得他和她一起坐在马戏团的台阶上看夕阳落下;他还记得她收到他的玫瑰花洋溢的笑脸;他还记得她最后选择的人到底是谁。

 

他开始大笑,笑的和哭一样难听。

 

雨好像没有打在他的脸上,身体并没有感受到冰冷,相反还有一丝温暖。他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那只绑了爪子的左手。

——————

伪绅士永远顺着罪恶的气息而来。

 

身为杀戮者,他当然清楚杀气是什么样的。他也清楚伴随杀气的还有受害者的恐惧、不甘、以及绝望。令人怀念的气息。

 

当那群人殴打那个疯子,他摘下帽子拍落水渍;

当那群人撕毁疯子身上的衣服,他取下面具擦拭血迹;

当那群人打断那个疯子的腿,他戴上面具,绑好金属爪。

 

“我知道我知道。人类总是想站在别人头上获得尊重。”

“你们刚刚,断了他的腿。”

“所以,一人赔一条吧。”

 

伪绅士揭开面具,伸出舌头舔舐金属爪上的血迹。转身离开小巷子。脚步后面,是数十条断裂的右腿。

 

他站在红发少年旁边,扯掉外套扔在人身上,蹲下打开黑伞。

 

“Regarde qui c'est?Le clown。*”下意识的,到嘴边的是法语而不是英语。他一直很崇拜马戏团里的小丑。面具下的脸一定是在哭泣吧,可笑的面具遮挡了所有情绪。

 

“别用你那蹩脚的法语和我说话。”小丑躺在地上。面具下的瞳孔是干涩的。他就那么看着伪绅士。他很不喜欢这个人。全身上下包裹着“远离我”的气息。

 

“看来你还没有认清状态。”杰克抬起手摘下那张碍事的面具。红发如同火焰般耀眼,衬得那人皮肤更加惨白,红色的瞳孔像红水晶一样刺目;右腿估计已经废了吧。左脚踏上身下人的右腿,用力地碾压。出人意料,红发在颤抖。

 

“嗯?意志力很强啊,可惜时间太晚了。”杰克摘下金属爪。他用披在人身上的外套裹紧他的身体,打横抱起他

 

“从今天起,你不需要它了。”杰克敲了敲小丑因为断裂而软绵绵搭在自己手上的左腿。“我会给你更好的。”

 

雨还在下。它什么都不知道,但它又什么都知道。

————————

 

 

 “伸手,你的手上有抓痕。”伪绅士坐在床边摘下面具,叠在一张微笑小丑面具上。手上拿着的是绑带和酒精。

 

出人意料,小丑伸出右臂。此时的他已经摘下帽子,乱蓬蓬的头发披散在肩头。看来等会儿自己还要重操旧业扮演理发师的角色?杰克内心恶趣味的想着。

 

他撕开创可贴贴在小丑的脸上。虽然有面具,但他并不希望小丑的伤口被人看见。这就是人们说的占有欲吧。

 

 

“好了——看看你多漂亮。”杰克摘下披在人身上的白布。手指勾弄了一下小丑耀眼的红发。“真美。”

 

裘克不说话,像是破败的洋娃娃一样任人摆弄。他的心早已跟随自己的右腿。被锯掉了。

 

杰克摩挲着下巴,闭目沉思了一会。“瞧,我都忘了。让你重新变回你自己,还缺一件东西。”

 

杰克抬起那条还在发抖的右腿,拿出假腿准备给他安上。那只比自己小很多的手抢在他前面给自己戴上。

 

不错,很不错。

 

裘克站起身,试着走了两步。然后他转过身,对着杰克勾了一下嘴唇。

 

亲爱的小丑,让我们去追逐,聆听那令人兴奋地尖叫吧

可笑的伪绅士,你真的找到那种地方了吗?罪恶和正义都肆意生长,所谓的法外之地?

是啊,我找到了。

来,让我们共舞吧。

————TBC

好了真的是片尾彩蛋了——

厂长:杰克那小子捡了一个瘸子回来?他还养眼那个瘸子有可能是“最强监管者”?要是能做到,我就让我的布偶有我女儿的样子!

 

厂长:哦天哪小艾玛舞动狼牙棒的样子真可爱~~~


*译文:看看这是谁?小丑。


圆滚的球球

emmmm三个大头
我何时才能画好啊
p4是我保底皮
我花了十几天无数次抽每次都是碎片都两千的碎片了啊!网易你好无情!

emmmm三个大头
我何时才能画好啊
p4是我保底皮
我花了十几天无数次抽每次都是碎片都两千的碎片了啊!网易你好无情!

听说晓店长是个好东西

明天我就要开学了啊!!(啊,我这猛男的照相技术)
可能会挖坑不填…
长时间不在…
但我依然爱这小天使们的!!(●´ε`●)♡
还有可爱的裘裘和安安!!(●・◡・●)ノ♥
感谢你喜欢我的辣鸡作品!
十分感谢你们这个假期支持,鼓励和喜欢!!(我会更加努力填坑和更卖力的挖坑!!(^ρ^)/)
永远爱你们!!♡(*´∀`)人(´∀`*)♡
最后有两个小小的心愿,那就是请:裘杰结婚!!!雷安结婚!!!(一定要完成在下的遗愿啊!!!)

明天我就要开学了啊!!(啊,我这猛男的照相技术)
可能会挖坑不填…
长时间不在…
但我依然爱这小天使们的!!(●´ε`●)♡
还有可爱的裘裘和安安!!(●・◡・●)ノ♥
感谢你喜欢我的辣鸡作品!
十分感谢你们这个假期支持,鼓励和喜欢!!(我会更加努力填坑和更卖力的挖坑!!(^ρ^)/)
永远爱你们!!♡(*´∀`)人(´∀`*)♡
最后有两个小小的心愿,那就是请:裘杰结婚!!!雷安结婚!!!(一定要完成在下的遗愿啊!!!)

我是卖报的小傻瓜

【裘医】你就是医我的药10

  滴滴,上车!

【裘医】你就是医我的药10

  滴滴,上车!

鱼里每天都画个屁

依旧是裘克。
我的裘克就是要闪闪发光呀。

依旧是裘克。
我的裘克就是要闪闪发光呀。

会炸毛的饕餮

戴上面具,你也是微笑小丑了,拿起火箭,你又是监管了。
日常摸鱼

戴上面具,你也是微笑小丑了,拿起火箭,你又是监管了。
日常摸鱼

这里写手茶茶

【第五人格乙女】有关近期打算

咳咳,我是你们的总攻茶茶。
不知道今天我新更的文你们喜不喜欢。
最近在刷遇见逆水寒。没有更太多文。
我打算再开一个(当你害羞的时候),也是监管者×你的。
想看谁的?
我宠你们,不骗人的!【认真】

明天就能更这个坑了,如果没人评论我就再拖一拖嘿嘿。
有的话明天上午我就弄。
耐你们❤

咳咳,我是你们的总攻茶茶。
不知道今天我新更的文你们喜不喜欢。
最近在刷遇见逆水寒。没有更太多文。
我打算再开一个(当你害羞的时候),也是监管者×你的。
想看谁的?
我宠你们,不骗人的!【认真】

明天就能更这个坑了,如果没人评论我就再拖一拖嘿嘿。
有的话明天上午我就弄。
耐你们❤

皮皇不皮

【裘杰/论坛体】818那对明撕暗秀的臭男男什么时候公开( 5 )

※是大学校园pa
※cp裘杰和一点佣空,其他全是友情向
※只有裘杰和佣空!其他都是假的(x

——————

440L
不清醒,裘杰使我失智

441L  顶你个肺
比赛要开始了,跟跑直播

442L
谢谢威廉学长和奈布学长aaaa!不想动的懒癌晚期流下了自卑的泪水

443
裘克学长力气挺大的,不会把绳子扯断吧

444L
毕竟绳子那么细emmmmm

445L  放开我我还能皮
不可能,玛尔塔亲手给他们打的结。就是那种传说中禁忌的三重尼龙绳死结

446L
玛尔塔学姐干得漂亮!

447L  顶你个肺
现在裁判枪一响,裘克就一个箭步冲了出去!不愧是我们体育村最靓的仔!反应十分灵敏...

※是大学校园pa
※cp裘杰和一点佣空,其他全是友情向
※只有裘杰和佣空!其他都是假的(x

——————

440L
不清醒,裘杰使我失智

441L  顶你个肺
比赛要开始了,跟跑直播

442L
谢谢威廉学长和奈布学长aaaa!不想动的懒癌晚期流下了自卑的泪水

443
裘克学长力气挺大的,不会把绳子扯断吧

444L
毕竟绳子那么细emmmmm

445L  放开我我还能皮
不可能,玛尔塔亲手给他们打的结。就是那种传说中禁忌的三重尼龙绳死结

446L
玛尔塔学姐干得漂亮!

447L  顶你个肺
现在裁判枪一响,裘克就一个箭步冲了出去!不愧是我们体育村最靓的仔!反应十分灵敏!

448L  放开我我还能皮
旁边的杰克明显愣了一下,但很快也反应了过来,没有差点摔倒!他紧跟着裘克的步伐,在阳光下的操场上挥洒汗水,泼妇跨栏!

449L
泼妇跨栏是什么了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450L
你们不能因为杰克学长腿长就这么欺负他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451L
哈哈哈哈哈哈哈泼妇跨栏笑死我了,明明是裘克学长跑的太快了,杰克学长只能迈开大长腿跟着哈哈哈哈嗝

452L
杰克学长 : 【委屈.jpg】

453L  放开我我还能皮
啊,杰克因为跟不上裘克而摔倒了

454L 
终于摔了!第五次!

455L
楼上你在激动些什么

456L
wkwkwk我看到了什么

457L  顶你个肺
单身狗不想直播了,单身狗眼瞎了

458L
???发生了什么

459L
裘杰现在在我们这边场对面完全看不到啊可恶!

460L
奈布学长!靠你了!

461L  放开我我还能皮
裘克这家伙有两把刷子啊!

462L  放开我我还能皮
裘克不知道什么时候藏了把美工刀,飞速地割开了绳子,然后把杰克背在了身上

463L
!!!!

464L
还有这种操作??

465L
裘克学长太犯规了!突如其来的男友力!

466L  枪斗术了解一下
没错,太犯规了!根本无视比赛规则!我决定取消他们的名次!!

467L  究极打光
玛尔塔我给你们拦住了,请继续

468L  放开我我还能皮
我劝你拦的时候最好不要抱到她的腰 : )

469L
噫,有杀气

470L  究极打光
……

471L
克利切学长您辛苦了,致敬

472L
向克利切学长致敬

473L
我靠你们快看裘克学长冲到第一名了!!

474L
!!!真的!裘克学长冲鸭!!

475L
裘克学长冲鸭!!

476L
威廉学长和奈布学长都跟不上了啊

477L
嘛……毕竟裘克学长擅长长跑,奈布学长是专注短跑的,而威廉学长体力没有裘克学长那么多

478L  顶你个肺
抱歉啊,裘克那家伙跑的太快了,我们有点跟不上

479L  放开我我还能皮
真的是在拿80米的速度跑1000米

480L
有生之年能看到体育部的五大传说之一——靓仔飙车,满足了

481L
体育部五大传说?

482L
就是玛尔塔学姐的魔鬼枪法,奈布学长的冲刺短跑,威廉学长的精准橄榄球,裘克学长的飙车式长跑,还有克利切学长的七彩打光

483L
等等最后一个是不是有什么不对??

484L
七彩打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们克利切学长可是学校的御用打光师!

485L
最后一个到底跟体育部有什么关系了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486L  放开我我还能皮
算了,反正也跟不上裘克,我来给你们讲一下裘克的黑历史吧

487L  顶你个肺
劝你善良,裘克会看帖的

488L  放开我我还能皮
不慌,反正杰克也喜闻乐见

489L  放开我我还能皮
是这样的,大一的时候我们几个哥们就已经混成一块了嘛,那时候还不认识玛尔塔,然后裘克有一次喝醉了就坦言自己喜欢杰克。剩下的克利切说一点,我羸弱打字一会儿。

490L  究极打光
打篮球踢足球的时候见你跑的挺欢,一到打字就羸弱,呸。

刚好第二天是杰克生日,我们就跟裘克说,我们给杰克送生日祝福,到零点挨个发“生”“日”“快”“乐”四个字,裘克同意了。克利切发“生”,裘克发“日”,奈布发“快”,威廉发“乐”。

零点到了,我们如期发送了消息

491L  放开我我还能皮
你怎么说了这么多,我还得删一点

但是最后杰克只收到了来自裘克的“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其实我们三个都没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492L
你们是魔人吗

493L
这三个人是魔鬼吧??

494L
裘克学长到底为什么还会跟你们三个说话

换我我就见一次往死里暴打一次了

495L
仿佛知道了什么裘克学长和杰克学长相峙三年的真正原因

496L  THE RIPPER
毕竟凌晨12点吵醒有人吵醒你,而且还给你发粗俗的语言,换谁都不会留下好印象

497L
杰克学长??比赛这么快结束了?

498L  飚黑车靓仔
没有,因为犯规罚下场了,啧

499L 
什么?克利切学长没有拦住玛尔塔学姐?

500L  究极打光
拦住了啊,但是体育老师来当裁判了我们也很绝望

501L  枪斗术了解一下
三届运动会非要今年这个时候来当裁判,我jio得奈样布星

502L  飚黑车靓仔
不过伪绅士腰挺细的

503L  THE RIPPER
????

504L  枪斗术了解一下
?!

505L  顶你个肺
可以啊老哥,还记着手感的

506L  究极打光
秀的呀

507L  放开我我还能皮
可恶我都没有摸过杰克的腰

508L  飚黑车靓仔
萨贝达注意你的言辞

509L
奈布学长想摸杰克学长腰跟他喜欢玛尔塔学姐有什么关系

510L
并没有

511L
我觉得完全ojbk

513L
诸位,佣杰……

514L
楼上是魔鬼吗?裘杰都已经官方认证了

515L
这冰冷的佣杰竟然该死的甜美

516L  放开我我还能皮
你们是魔鬼吗!玛尔塔会伤心的!

517L  枪斗术了解一下
悄悄问问有人产佣杰吗?

518L  放开我我还能皮
玛尔塔!!!

519L
奈布学长 :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520L  飚黑车靓仔
都别想。杰克我的,杰克的腰也我的,不许碰

521L  THE RIPPER
我的腰是我自己的 : )

522L
两位的楼层数瞩目

523L
刚才被裘克学长扛那么久,杰克学长的腰还能撑住后面的体育项目吗?

524L  THE RIPPER
应该可以?我腰挺好的,不至于顶两下就要抽筋

525L
腰♂好,顶♂两♂下

526L
独秀同学你坐下

527L
同九年,汝何秀

528L
大声告诉我我还是纯洁的白色

529L
楼上大傻子,你一直是黑的

530L
529哥真的很严格哈哈哈哈哈哈

531L
话说,裘克学长知道那个“日”是奈布学长他们的恶作剧后为什么不会讨厌他们呢?

532L  飚黑车靓仔
本来我也想生气的,结果第二天这三个傻逼全部给我穿着原谅绿来求原谅了

我还能怎么办,当然是选择原谅他们

533L  飚黑车靓仔
反正对我也没造成什么实际损失,跟伪绅士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因为这件事才会有的

534L
啧啧啧你们同班一年竟然没有说过话吗

535L
悄悄告诉ls裘克学长和杰克学长不在一个班啦,他们专业都不一样啊

536L
但是他们是一个宿舍的啊!

537L  究极打光
原来不是的,杰克大二才来这个宿舍

538L  放开我我还能皮
而杰克搬过来的理由,听宿管说是因为无论什么都阻挡不了这两个人隔楼层喊话互怼。

大风大雨楼上等你的那种

539L
裘杰真的是我带过最差的一届cp了【邓布利多摇头.gif】

540L
可是他们现在不是在一起了吗?

541L
杰克学长还没答应啊540哥,回去翻翻帖子聊天记录吧

542L
毕竟我们都在等着杰克学长一个答应

543L
裘杰女孩绝不认输!杰克学长不答应一天我们催婚一天!【突然兴奋的患者.jpg】
  
  
——————
  
我要准备开学了鸭,以后只能龟速更新了qwq

前几天也是忙着入学分班考试所以没有更新,不过这篇论坛体也差不多快要完结了,后面会开新坑der

潇白Shining
就是一个第一次上色的摸鱼,貌似...

就是一个第一次上色的摸鱼,貌似 还不错?!?

就是一个第一次上色的摸鱼,貌似 还不错?!?

谬猎&子烟

【杰裘】炮友论 · Chapter · 18


【高亮】


这次更新非常少!

几乎可以省略不看,主要就是衔接作用



下一次更新就是坏孩子和裘裘大宝贝的擦边车了……嗯,没错

本来没有打算在炮友论里写第二次车,不过既然想看车那就写吧【瘫】

妈的……我居然觉得暑假都写不完炮友论了【被打】

前文直通车:

chapter · 1   两炮友并不美好的初遇

chapter · 2   不就上个床破事还这么多【车】

chapter · 3   缘分还真他妈的妙不可言

chapter · 4   ...


【高亮】


这次更新非常少!

几乎可以省略不看,主要就是衔接作用



下一次更新就是坏孩子和裘裘大宝贝的擦边车了……嗯,没错

本来没有打算在炮友论里写第二次车,不过既然想看车那就写吧【瘫】

妈的……我居然觉得暑假都写不完炮友论了【被打】

前文直通车:

chapter · 1   两炮友并不美好的初遇

chapter · 2   不就上个床破事还这么多【车】

chapter · 3   缘分还真他妈的妙不可言

chapter · 4   都是被光明遗弃的人罢了

chapter · 5   初次见面,我的名字是杰克

chapter · 6   我还是很爱你的

chapter · 7   用了三章买早点到底是什么操作

chapter · 8   Jack The Ripper

chapter · 9   如果不出所料的话,永别了

chapter · 10  在火焰中睥睨的不仅是修罗,还有凤凰

chapter · 11   同僚,我们都是有罪的

chapter · 12   所谓“游戏”规则

chapter · 13   会面

chapter · 14   很高兴认识您呢。裘克先生

chapter · 15   晚安,祝好梦

chapter · 16   照亮你的从来就不是我吗

chapter · 17   我的。


Chapter · 18

“好久不见,我亲爱的开膛手。”

“那么庄园主先生……或者女士,找我什么事。”

“嘛都是聪明人,就不客套了。杰克,你最近有点不稳定啊。”

“我觉得挺稳的,四杀还算多的。”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战绩的问题。”

“……”

“你的人格又开始紊乱了,甚至已经能在瞬间袭击夺取这个身体的控制权,这是——”

“这是怎么样的呢。庄园主。”

杰克眼中闪过一丝寒芒,他靠在阴影处的椅背上,完全没有绅士风度地翘起了腿并灌了一大口红茶,他放肆地扯开嘴角,上上下下地打量着看不清实体的庄园主。

“您想怎么样?用庄园里的奇怪黑科技消灭我?”他懒洋洋的声音充满了好奇的戏谑,像是在讨论今天的早点好不好吃这样琐碎的事情。“杰克”从西装的口袋里拿出了一块干净的软布,挑衅地瞥了庄园主一眼,慢条斯理地擦拭着自己的指刃。

庄园主没有沉默很久,他无所谓地应道:“是的呀,开膛手先生,我正准备跟你温柔的主人格探讨这件事。当然,消灭倒是还办不到,但可以把你们合并成一个相对稳定的人格。”

“哦豁,这么厉害的吗。”

“代价就是狗血同人文的老套路,失去一部分记忆。”

“你别告诉我是失去关于爱的人的记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放心吧不会这么发展的,这个同人文还没到这么狗血的地步,只是失去你来到庄园前人格解离的记忆罢了,还有就是对于其他监管者的记忆也会部分删去,比如关于厂长你只会记得他在庄园公开的身份描述,日常细节那部分记忆就需要你重新去体验。”

“哦。比如说裘克,我之后对于他的印象就是……

因为天生一张苦瓜脸而不得不在马戏团扮演哭泣小丑的裘克,日复一日忍受着同僚们的捉弄。他对相貌英俊的微笑小丑充满妒忌之心,在又一次遭到嘲弄后,愤怒的裘克撕下了微笑小丑的脸,将他缝在了自己的身上。然后人们看到这张扭曲的笑脸却只会露出惊恐的表情,于是裘克背上了会让吸入者发出神经质笑容的气体——‘欢笑到死’。”

“……真是无耻的凑字数行为呢。作者先生。”

“您刚刚有说什么吗。”

“没有。咳,拉回正题,所以你愿不愿意。”

“好的呀。”

“???这么简单就同意了?我还以为你会直接站起来一爪子让我的头飞起来。”

“不置可否地说这也是我的备用方案之一。哈哈,你可别忘了,我就是‘杰克’啊。

人格解离?人格分裂?那只是他自己的笑话罢了。我们本来就是同一人。人类不能控制发生在脑子里的每一件事,我们无法‘选择’独立的意识和思想。懂吗?”

“你不要再逻辑强暴了……这根本就是两码事。还有,别以为你用了斯宾诺莎的理论我就听不出来了啊喂!”

“行行行……那你速度弄吧。”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和你的主人格在嘲讽方面都一样地令人讨厌呢。”

“谢谢夸奖。”

庄园主被他弄得无语,臭着脸将一盆灰蓝色的还在不停旋转冒出气泡不明液体放在了桌子上,神秘兮兮地说:“这就是庄园黑科技的产物之一。

“这个架势就像是哈利波特。”杰克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你特么别再帮某个家伙吐槽了!你这个年代根本不知道这事!行了速度喝下去。”

杰克的笑容逐渐凝固在脸上。

“喝下去?”

“听不懂吗。就是字面意思。”

“一整盆?”

“……你是石乐志吗,旁边拿杯子舀一些就可以了。”

“好的啊。有什么副作用吗。”杰克惊悚的表情逐渐恢复正常,他拿起了陶瓷杯舀了半杯。

 “几乎没有,就是可能看见一些幻觉。你不用去试图挣扎,顺其自然地被吞噬就好。如果你倒过来反噬了梦境的话,就没什么效果了。”

庄园主拿起了咖啡杯喝了一口。

“被吞噬?听起来真的很轻松。”杰克笑了笑,毫不犹豫地咽了下去,下一秒便一头趴在桌子上不省人事。

庄园主放下了杯子,笑道:

“不用挣扎,堕入美好的梦境于你而言也是一个归宿。

难道不是吗,我亲爱的坏孩子。”

……

“杰克这个混蛋怎么还不回来啊,老子已经代完他的晚班了。”裘克很不爽地抱怨,提着没有擦干净的电锯,抹着脸侧凝固到发黑的血迹骂道。

门在他身后缓缓推开了,伴随着一如既往的哼歌声。

“谢谢了,小丑先生。”失踪了一天的杰克走了进来,看到裘克正骂骂咧咧着露出了微妙的困惑神情。他绅士地鞠了一躬,却发现裘克的表情变得有些古怪。

“你刚刚叫我什么?”

“额……裘克。”

“……这还差不多。”

杰克有些莫名其妙地皱了皱眉,上楼步入自己的卧室,按照庄园主的示意坐在了书桌前开始回忆。

我是杰克,来自伦敦的开膛手,被庄园主的邀请函邀请到这里,作为监管者参加“游戏”。游戏规则还完整地记得。刚刚的红发青年是我的同僚之一小丑裘克,业绩屠榜第一,还有厂长里奥、鹿头班恩、蜘蛛瓦尔莱塔和红蝶美智子。

由于里人格和主人格严重地分崩离析,所以庄园主找了我进行了一场“手术”,现在我就是杰克,一个稳定的合成体。

好像也不算太糟糕,那么就这样继续生活也好。

虽然庄园主说我忘记了一些过去的事情,不过应该都是无关紧要的琐碎吧?

……

现在的杰克有些奇怪。但裘克不知道为什么。

最明显的证据就是他不会拖着求生者的脚脖子上绞刑架了,而是使用了气球。

还有,就是杀三放一。有时候甚至会杀二放二。

这可不像他。这么愚蠢的仁慈。

而且,他好像忘了一些事情。

……或许我该和他谈谈,改回这些可笑的毛病,这可不像一个开膛手。











题外话:

小提示:下章的车不一定跟你们想象中的一样哦……?

虽然应该是擦边,但我尽量写长,嗯

可能那辆车会有点凶……【buni】

反正不会是温柔的小甜车就是了

毕竟是坏孩子嘛……

车技不好,不要期待太多,就这样√

云松游鹤

【鹿裘】同桌是个怪同学(校园AU/一发完)

*校园AU,三好学生班长鹿X不良少年校霸裘。

*为庆祝鹿裘参与量过百而写的无脑小甜饼,真的特别特别感谢大家这么喜欢鹿裘。

——

裘克和班恩的相识算是一场奇遇。

少年人的友谊都是不打不相识,他们一开始认识是在高二上学期,那时候正是文理分班后大家新班级新开始的重要节骨眼,不良少年裘克却在开学第一天的第一节课就和老师来了一场旷世奇吵。高二二班讲台上,素有”魔鬼老师“之名的里奥举着一把纤细娇弱的小教鞭凶狠狠地指着墙壁左上角的钟表,两条长针短针盘着正中央那块走速飞快的秒表指向了八点十五分,上课预备铃唱起轻快的歌,整个班级鸦雀无声,裘克大侠一脚打破了片刻的宁静,先是款款而来,紧接着气沉丹田运用独门轻功百米跨桌...

*校园AU,三好学生班长鹿X不良少年校霸裘。


*为庆祝鹿裘参与量过百而写的无脑小甜饼,真的特别特别感谢大家这么喜欢鹿裘。


——


裘克和班恩的相识算是一场奇遇。



少年人的友谊都是不打不相识,他们一开始认识是在高二上学期,那时候正是文理分班后大家新班级新开始的重要节骨眼,不良少年裘克却在开学第一天的第一节课就和老师来了一场旷世奇吵。高二二班讲台上,素有”魔鬼老师“之名的里奥举着一把纤细娇弱的小教鞭凶狠狠地指着墙壁左上角的钟表,两条长针短针盘着正中央那块走速飞快的秒表指向了八点十五分,上课预备铃唱起轻快的歌,整个班级鸦雀无声,裘克大侠一脚打破了片刻的宁静,先是款款而来,紧接着气沉丹田运用独门轻功百米跨桌子技能对在场的热烈目光熟视无睹,又迈着骚气的猫步走进教室后即兴吹了一段响亮的口哨,仔细听好像还是“二泉映月”的欢乐版。



“你给我坐下!扭扭摆摆的成什么样子!”里奥老师忍住了掐人中的动作,深刻的觉得自己有必要出来维护一下班主任尊严。



“哦。”



虽然口头上回答的乖乖巧巧,可校霸裘克的坏名声实在是太过响亮,试问整个欧中就没有不认识他的人,班级里的同学看着这位嚣张的大人物在班级后面踱步都忍不住窃窃私语,生怕自己不小心沾上这块大麻烦,可麻烦同学现在最闹心的却是自己的位置在哪,不然他这样抱着书包没地方坐,着实很尴尬。



其实早在他来之前班级就已经安排好了位置,现在他眼前看见的都是两两一桌,一派欢喜和睦,只剩下靠着窗户的最后一排的一个空座位,孤苦伶仃。裘克瞄了一眼,也没看清他的新同桌是谁,越瞧越觉得这个座位的位置就是他的天赐良座。



“这是个好地方。”裘克这么想着,笔直的走向了最后一排,那气势足的仿佛要去炸碉堡或者是要去参加什么五方会谈,吓得倒数第二排的同学看到他过来的时候脸都绿了,可裘大爷无所谓,书包一扔,坐上自己的宝座后俨然像是躺着龙椅,大手一挥向里奥老师打了一个报道。



“报告老师,朕登基了。”



“滚。”里奥忍无可忍,两个人对视了三秒钟后,里奥咬牙切齿的打开了课本,以一个砸向裘克的粉笔头单方面结束了这场没有硝烟却惊心动魄的战争。



“嘿!嘿!”



里奥老师在台上讲数学,裘克没心情和数字力争上游,百无聊赖的用手肘推了推同桌的小臂,对方不解的从书本里慢慢抬起了头,裘克本来风雨欲来的表情一瞬间变得春风满面。



这小伙长得挺俊俏。



当然裘克这么开心还有一个最关键的原因,这人应该是一个好学生,还是一个安静沉默的好学生。



“我叫裘克。”



“嗯,班恩。”



哦,班恩。裘克念着这个名字,又自己在纸上写了几遍,心里默默敲打着以后借答案抄作业的小算盘,并预计以后的校园人生将会光明无限。



但是裘克他忘了一件重要的事情,他的同桌是肩负班级荣誉的班长大人。



于是裘克这辆本应驶向光明小路的列车直接三百六十度大转弯调了一个头,像是脱缰野马似的跑向了另一条波折不断的长坡,坡名叫暗无天日。



此后裘克每每在夜深人静挑灯夜读时都会为自己当时愚蠢的决定欲哭无泪。



班恩小同学作为欧中百名榜前三十的好学生,一直都是老师的心头宝,所以当各科老师得知班恩这次和那个有名的问题学生坐在一起后,当下就给班主任里奥联名上书表示臣妾不允许此等好学生被这样的人玷污,办公室里里奥一边批改着裘克画着大红花小绿草的数学作业本,一边呵呵冷笑。



“没事,班恩我很放心,我倒想看看裘克那个熊孩子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事实证明里奥老师的做法是对的,自从裘克和班恩同桌之后,校霸同志突然老实了很多,混世魔王的注意力不再是打架和恶作剧,而是他那个油盐不进不食人间烟火的班长同桌。



“班恩,我们有必要说一下以后的事情了。”语文课上裘克写了一张纸条递了过去。



班恩接过那张撕得参差不齐的纸条,看着上面龙飞凤舞的狂草,第一次对自己的认知能力出现了怀疑,班恩有点纳闷,他这个同桌说的是人语吗,于是班长大人在纸条上轻轻勾出一个问号。



班恩:?



裘克:日子总是要过的,我们双方妥协一下,为了我们两个人的幸福校园生活,我们互相友好相处,我管外你管内,我负责班级的安全和谐,你负责班级的纪律学习。你觉得怎么样?



班恩:……



裘克:好的班恩,那你以后就是我的人了。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班恩快被这人非同一般的脑回路给气笑了,他揉搓着那团皱巴巴的纸,稍稍撇过头看了一眼裘克,却发现对方正好在也看他,下午的第一节课,外面的阳光正好从窗户外照了进来,有光照的裘克整个人暖洋洋的, 那个人笑的时候会露出两个小虎牙,眼睛里的光一闪一闪的如同两颗耀眼的星星,班恩当时就愣住了,鬼斧神差的在纸上回了一个“好”。



裘克是个行动派,说出来的话向来是说到做到,所以不到一天的时间,整个二班的人都知道了他们的班长班恩已经成为裘克大哥的人了。从下午放学开始,每一个路过他们座位的人都会给班恩投以一个“我懂得”的目光,并竖起一个大拇指以表达他们感动的心情,后来班恩翻出同学群,才发现很多人甚至要凑钱给他买一副“感动欧中好班长,为同学安危,舍身入虎口”的锦旗,他连忙出声及时制止了这场闹剧。



二班的人是被封了口,但是整个欧中都被传遍了,他是裘克的人这件事情算是印上了泥戳上了章,这三年都抹不掉了。但是班恩一想起那个每天上课睡觉时都会蹭着他的红发脑袋,不仅没生气,反而还觉得有那么点意思。



二班是个理科班,学生在理化生的催残下十分意志坚强,但是为了高中生的心理健康,高二下半年的时候特意开设了一门心理课。开学的时候正是春寒时节,总容易下那么几场急匆匆却又依依不舍的春雨,天气没有一天是正常的,就连冬雪都化的一塌糊涂,早上刚盖了一层碎冰到了中午就开始融成一滩泥水。早春昼夜温差大,班里多发感冒,裘克不幸中了招,所以每天身边都堆着一个又一个的小纸团,有时候吸吸鼻子还会把自己整个人都缩进了班恩的厚棉服里,一向呼风唤雨的裘克小霸王成了一只林黛玉版的病老虎,就连班恩有时候也不禁想摸一摸他那软趴趴的头发,试试看裘克会不会炸毛。



心理课上老师的嗓音舒缓好听不急不躁,听得让人特别想睡觉,从老师的视角看过去整个班级里倒了一片,只剩下班恩这一根独苗,鹤立鸡群在坐在最后一排,聚精会神的记笔记,记上节课的化学笔记。班级里的暖气烘得人睡意沉沉,裘克摇着发重的脑袋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班恩硬邦邦的肩膀,班恩只好无奈的放下笔,拍拍他发烫的脸。



“要睡就趴在桌子上睡一会儿。”



“嗯…也行,那把你衣服给我披一会儿。”裘克打了一个哈欠。



班恩脱下身上的外套,盖在他身上,裘克已经困的睁不开眼睛了,还笑着用浓重的鼻音一字一句的说,“谢啦,我的班恩小哥哥。”



班恩吓得手一抖,衣服直接落在了裘克的头上。



心理老师这节课讲得是人的性格和人的情感,她说每个人的性格都是不同的,有的人天性不和,而有的人却在莫名其妙的吸引着对方。情感是一个莫名其妙的事情,爱情也是如此,所以在青春期喜欢一个人是很正常的事情。彼时班恩正从衣服里挑出裘克的头发,红色的发丝绕着他的指尖,棉服里还有着班恩的体温,就好像裘克整个人都被染上了他的味道,班恩越想越觉得心里有一团火在烧,他碰了碰裘克的脸,裘克嘟囔了句什么,班恩没听清,但他只知道青春期喜欢一个人是正常的,而他却喜欢上了一个男的,那一定是不正常的。



班恩觉得他那些藏在胸膛里涌动的情感仿佛呼之欲出,他按住额头写下“裘克”的名字,心里清楚的知道自己快要控制不住了。



裘克是一个有魅力的人,除了人比较脱线成绩无比捉急审美令人堪忧以外,其他一切都处于中等偏上的水平,先说他这张脸,长得让人挑不出一点毛病,上挑的眼角里带着少年人特有的张扬,笑得时候却偏偏还有点可爱。青春期正是大家都在长个子的时候,裘克像是打了农药,一直无拘无束的窜到了一米八以上,再配上他那个一头非主流的红毛,走在哪都是让人瞩目的那一个。也是因为这个,裘克身边少不了一个个羞红脸的小女孩过来递情书。



而被大家成为“裘克的人”的班恩则顺理成章的成为了裘克的情书管理人。



但没有办法的是裘克虽然人长得高,智商和情商却在直线下降,恋爱经历为零的他每次看着女生用粉色的红色的各种各样颜色的信纸上写着又圆又娟秀的字体,都在考虑自己是不是应该订一本《裘克恋爱全集》,然而这些女生都不是他的女朋友,班恩曾经问他为什么不同意和人家交往,杰克默默走过来说,他可能是比较童贞。



班恩:……



有一次,班恩晚自习替裘克整理那些情书的时候,在一堆五颜六色的信纸里面找到了一张与众不同的、纯白色的纸张,信上的字体十分眼熟,一眼看过去那芝麻大的字堪比鬼画符。班恩看的时候不由得坐直了身子,那封信的内容和写信人的性格严重不符,前面扭扭捏捏的写了一大堆青春伤感故事,后面却又像是个神经病一样嘻嘻哈哈的打马虎眼,再最后收尾的时候却一改之前破马张飞,端端正正的写了一句:“我喜欢你,班恩”。



班恩深吸了一口气,也没管是晚自习,身边还有周围安安静静学习的同学,直接紧紧攥住了裘克的手,任对方怎么挣扎都没有松开。



“裘克,我知道了。”



裘克叼着棒棒糖,不解的看着他,“你知道啥了?”



班恩递过来一张纸。



“你什么都不知道!”裘克拿着那封万恶的情书揉成了团,红着眼睛朝班恩大喊了一声,本来吵闹的班级突然安静了下来,几十双眼睛齐刷刷看着他们俩,裘克气急了吼了一声“看什么看”,大家连忙又都转移了目光。



裘克“嘭”的一声摔了一下凳子,班恩一把拉住了他颤抖的手,把他按回了座位。



“好,我什么都不知道。”班恩在桌子底下偷偷牵着他的手,两双骨节分明的手紧握在一起胳得两个人皮肤都在生生的疼。



脸上突然凑过来柔软的唇,为了避免同学被身边的发现连动作都是小心翼翼的,裘克睁大眼睛,轻轻吸了吸鼻子。



“但我也喜欢你,你现在知道了吗?”班恩说。



晚自习里的蝉声还在叫,月亮还没有倒着睡觉,而那些藏着的情怀和心意却已经传达到了。



再后来呀,总会有人在放学后看到高三二班那两位风云人物一起坐在班级里,昔日的红发校霸正老老实实的坐在课桌旁写着数学题,而那位无数老师口中有名的好学生却拿着本辅导书坐在桌子的另一边轻轻的笑。



“你笑什么啊,我不就是不会做吗?这题超纲了你懂不懂!”



“没事,我就是想笑,笑你这么笨以后可怎么和我考上同一所大学啊。”班恩指了指他手边的正确答案。



“我靠,你别看不起人!清华北大的,你说去哪,老子都给你考上!”



——少年情怀总是诗呀。





——


我写东西实在是太慢了,从昨天开始动笔,一直糊里糊涂写到现在发出来,迟到了真的不好意思。

昨天看到鹿裘参与量过百的时候真的特别开心,终于是看见鹿裘从默默无闻到现在已经是百+的tag了。

一直以来感谢大家这么喜欢鹿裘!!




良袔
趁没翻车放一下(鬼知道几周没练...

趁没翻车放一下
(鬼知道几周没练上色会毁成什么样)

趁没翻车放一下
(鬼知道几周没练上色会毁成什么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