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裘德洛

67742浏览    977参与
冰雪的王者

我擦…原来华纳曾经帮大腐出过一只手机橫版过关遊戏?!而且还不错玩_(:3」∠ )_,遊戏中可以分別控制福华二人(褔用拳脚打敵人比较好,华就…嗯…),解谜也可以,玩着玩着就通关了,所以华纳你到底什么时候出三啊???😭

(占tag抱歉)

我擦…原来华纳曾经帮大腐出过一只手机橫版过关遊戏?!而且还不错玩_(:3」∠ )_,遊戏中可以分別控制福华二人(褔用拳脚打敵人比较好,华就…嗯…),解谜也可以,玩着玩着就通关了,所以华纳你到底什么时候出三啊???😭

(占tag抱歉)



【普裘】让我们由头来过(Part2)

【普裘真人衍生】私设如山!!!!男性生子!!!狗血误入!!!!唐尼粉不要撕我!!!只是借人设满足狗血设定而已!!!不喜误入!!!


裘花魅力太大了,现在只想搞这个人,并且萌上了真人,看了唐尼的一个采访,讲自己豪宅舒适程度能够让挑剔的裘德洛都称赞,所以有了这个想法……取了现实生活中的人设,写了一个裘花、德普、唐尼之间的三角恋(怎么就没有人写呢!!!馋死了!!!!明明那么有感觉的关系!!!)


嗯,借鉴了GGAD里的几个任务,奎尼、文达之类的,然后私设男人可以结婚、生子,Jude和Johnny是一对结婚七年,Jude先后生下了Lily和Iris,姐妹俩差两岁,然后故...

【普裘真人衍生】私设如山!!!!男性生子!!!狗血误入!!!!唐尼粉不要撕我!!!只是借人设满足狗血设定而已!!!不喜误入!!!

 

裘花魅力太大了,现在只想搞这个人,并且萌上了真人,看了唐尼的一个采访,讲自己豪宅舒适程度能够让挑剔的裘德洛都称赞,所以有了这个想法……取了现实生活中的人设,写了一个裘花、德普、唐尼之间的三角恋(怎么就没有人写呢!!!馋死了!!!!明明那么有感觉的关系!!!)

 

嗯,借鉴了GGAD里的几个任务,奎尼、文达之类的,然后私设男人可以结婚、生子,Jude和Johnny是一对结婚七年,Jude先后生下了Lily和Iris,姐妹俩差两岁,然后故事发生于生下第二个孩子后,大约《大腐2》的宣传期,09、10年的时候,老夫老妻被唐尼挖墙脚的故事。

 

嗯,请大家,食用愉快。

 

——————————————————————

  Johnny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人,那理直气壮的样子,活脱脱的好像他才是真正出轨的那个人。Jude没有一句解释的,冷冰冰的将那些照片扔在地上,只吐露出“分手”两个字来,之后就从不知道家里的哪个角落里摸出一根烟来,站在床边点燃吸了起来。
  “你生产完才多长时间,就开始吸烟了?”Johnny忍不住开口抱怨。他想说的其实不是这一句,他真正想说的是,才生下Iris多久就开始跟别人上床。
  Jude已经完全褪去了刚刚对Johnny销魂蚀骨的思念,此刻站在那里冷冰冰的像个木头,转过头斜着看了Johnny一眼:“你也知道我刚刚生完没多久哦。”
  Johnny打量着Jude的神色,回忆着自己这段时间以来的所作所为,直觉得肯定忽略了什么,凑近Jude身后,一脸痛苦的:“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不相信,这是我们的第二个孩子了,我不过是去拍了一部戏而已,难道这就足以让你爱上另一个男人了?”一想到小罗伯唐尼那标志性的笑脸,Johnny就感到一阵心酸,忍不住出言讥讽,“我实在想不到他有什么吸引你的,更年轻?更高大?更强壮?都没有吧,为什么选择他?”
  这便是火上浇油的最后一根稻草了,Jude终于忍无可忍的转过身来,用一根手指戳着Johnny的胸膛:“所以在你眼里这就是事实了,是么?你面前站着一个荡妇,刚生完孩子便饥渴的出去乱搞,发情到任何一个男人都可以,嗯?哈,原来这才是你气愤的点,因为我选的男人让你失望了。”
  Jude将脸埋进双手里,那悲恸的神色让Johnny心如刀割,他紧紧的抱住眼前人:“我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哦,原谅我吧,Jude,是我不好,这段时间我没在家你一定很辛苦,我们就让这件事情过去好不好?”
  令Johnny没有想到的是,Jude难过的摇着他美丽的头,透露出一种绝望的凄美神色来:“过不去了Johnny,你根本不明白,这段时间对我意味着什么。”
  他一边说着,一边开始解掉自己的衣扣,慢慢露出里面赤露的身体来。Johnny茫然的看着Jude的动作,不明所以,全身僵硬的站在那里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而随着Jude脱掉了外衣,Johnny才明白他的意思,Jude身上穿着一件纯白色的裹胸,那裹胸的材料很特别,在侧面有一条隐蔽的拉链,而在裹胸的塑形之下,Jude那柔软的胸脯被包裹得像是普通人的胸肌一样的。
  Johnny看着那变形的胸,还是不太明白。
  Jude继续动作,从腋下将那条拉链拉开,胸脯立刻弹跳出来,一对如同女人般柔软白嫩的胸脯小锥子一样的挺立在那里,像一对小兔子一样的可爱。
  “这就是生产带给我的变化,”Jude惨然一笑,“而你已经全然不记得了。生Lily的时候还没有这么大,但是这一次,穿着那些普通的塑身衣,我根本没法出门。”
  他件那件纯白色的胸衣拿在手里,婆娑着上面布料的纹路,脑中充满了回忆的:“我一度非常抑郁于这件事情,我不希望任何人看到我不男不女的样子。家里的佣人换了一波又一波,哦你根本就没有注意得到,只是以为我是个挑剔的人吧!”
  Jude黯然神伤的站在那里,而Johnny终于明白了丈夫的苦楚,他为了这件事备受煎熬好几个月,而自己却没发现一点异常?他拦住Jude赤裸的脊背,贴近对方的胸膛,想要安慰对方,却感到嘴巴里头发涩,实在不知道该说点什么的。
  “对不起。”最后他只说出这两个字来。
  Jude似乎被这一声道歉给惊醒了,苦笑着推开Johnny,将手上的那件贴身衣服展示给他看:“你从来没注意到这一点吧,你总是到床上的时候才会看我这里,而你更在意的是抓着它们的手感,而从没想过我要怎么见人?”
  这一番话说得Johnny面红耳赤的,恨不得抓住点什么东西遮挡住自己:“哦,亲爱的,我真的……我没想到这带给你这么大的苦难。”
  Jude点头,心下了然:“但是罗伯特注意到了,我知道你不愿意听这个,但是这东西,”他扬了扬手里的那块白布,“是他特意找人定制做出来的。这东西很神奇,能让涨奶的乳房变成胸肌,也不让我很难受。穿上这个,我起码可以出门了。”Jude一面说,一面展示似的将那胸衣穿起来,效果的确一如他所言的,能够挡住人们的目光。
  “我,我很抱歉……我从未担心过你这方面的问题,我总觉得我们已经有过一个孩子了,Iris简直像是上帝对我们的馈赠,我是如此的爱她们……”Johnny看着Jude的样子几乎开始胡言乱语起来,而换回了对方的一句嘲讽。
  “我爱她们,比你更胜,”Jude轻启他那玫瑰色的嘴唇,说出最冷酷的话,“但我也需要有人爱我,在这段时间里,显然罗伯特比你关注我更多。”
  Johnny只觉得这话让他心痛难道,他的脑海里不可抑制的回想起许多次他们三个出现在一个地方的场合里,那个时候他们是否已经在一起?在他不知道的身后,他们的关系持续了多久?罗伯特是否来过他们共同的家,他是否帮Jude解下他的胸衣,看着那对无处安放的小可爱,轻轻的抚摸它们,在Jude终于忍无可忍的时候,为他找到了解决的方法?
  天啊,他都做了什么,在Jude最需要他的时候,他丝毫没有察觉到,还为了自己的得到而沾沾自喜到处炫耀,殊不知最宝贵的礼物已经正在离他而去了。。Johnny颓然跌坐在沙发上,将脸庞埋进自己的一双大手之中。
  良久,他终于开口道。
  “所以,你爱他么?”他感到口中苦涩,心中痛疼难忍。
  Jude怅然一笑,仿佛Johnny问了极其荒唐的事情:“爱?不,我当然不爱他。但是我无法抗拒一个不断给我温情的男人!罗伯特或许不比你更酷帅,但是如此风度翩翩的你却并不能在我身边陪伴我,帮我解决问题的人是他而不是你,请你教教我,我要怎么样拒绝他?”
  Johnny看着Jude那悲伤而美丽得如同玫瑰一般的脸,终于了然了这一切发生的缘由。他将哭泣的Jude搂在怀中,脑中想象着在自己不在身边的日子里,罗伯特是如何像现在这样将Jude拥入怀中,悉心安抚,不禁心碎得闭上了眼睛。
  “不难过,不难过啊,”Johnny轻声说道,喉结振动着Jude的头顶,给对方以安慰,“如果他更能让你舒服,快乐,那……那就跟他在一起好了。”
  埋在Johnny怀抱之中的Jude身体慢慢的僵硬了起来,在他被唐尼诱惑的时候他或许没有想过未来,但是那个未来里绝对有Johnny的存在,只是那时候他还不知道他们两个人要怎么度过这个难关。如今Johnny描绘的未来是他和唐尼在一起的,这让Jude感受到无限的悲凉。
  他收敛泪水,将自己的上衣整理好,抬起头来看着Johnny那双被过长的刘海遮住的眼睛,极大的克制住自己想要触摸他头发的欲望,淡淡的说道:“孩子呢?两个女儿,Lily和Iris,你预备怎么办?”
  Johnny愣住了,没想到他们现在就要开始讨论这个问题,便谨慎的说:“如果你认为她们两个会影响到你们未来的生活,我很愿意她们跟我一起生活,当然我并不是说她们会跟我搬到美国去,额,又或者你愿意跟唐尼在美国生活,那也是可以……”严格来说,Johnny并不直到自己究竟在说什么的,他只知道在说这一切的时候自己的心如刀割,而无论Jude做出什么样的回答他都无法接受。
  “她们两个哪里也不去,就在伦敦,这几房子里头,跟我在一起,”Jude十分干脆的说,尽管口口声声的抱怨怀孕和生产带给自己的恶劣影响,但他还像个护崽的母鸡一样将孩子的监护权牢牢的攥在手里,“如果你想要将她们从我身边带走,我们就上法庭好了。”
  虽然受到了这样的威胁,可Johnny心里却觉得很是送了一口气的,看到他还在乎她们的孩子,自己就好像还有希望。
  “那么,这件事,或许该从长计议?”Johnny小心的用词。
  Jude这个晚上没有再说一句话,也没有再拒绝Johnny的触碰。因而Johnny小心翼翼的将Jude搂在怀里,他们就这样僵硬的在儿童房浅浅的床铺上过了一夜,两个人面向一个方向的看着自己的一双女儿,什么都没有发生。
  过了明天,Johnny将离开这所房子,他现在能做的就是抱紧胸口紧贴的人,让自己的眼泪留在心里。

无瘾

【Jude Law】Smile

裘花微笑十连

【Jude Law】Smile

裘花微笑十连

无瘾

【惊勇/勇惊】[授权搬运]come on, come on!

作者:Oz (YouTube)/judelaw (Tumblr)
转载自:YouTube https://youtu.be/XWL5bbWfLfE

B站链接在评论区,授权也在B站动态

不知道是bug还是其他原因,前几秒似乎没有显示出来,已经重发五六次了…

【惊勇/勇惊】[授权搬运]come on, come on!

作者:Oz (YouTube)/judelaw (Tumblr)
转载自:YouTube https://youtu.be/XWL5bbWfLfE

B站链接在评论区,授权也在B站动态

不知道是bug还是其他原因,前几秒似乎没有显示出来,已经重发五六次了…

无瘾

【勇铁/铁勇】[授权搬运]

猜猜Yon-Rogg在说什么?

图源:gwindowney
转载自:Tumblr 勇铁/铁勇

授权在P2

【勇铁/铁勇】[授权搬运]

猜猜Yon-Rogg在说什么?

图源:gwindowney
转载自:Tumblr 勇铁/铁勇

授权在P2

冰雪的王者
大腐三的一丢丟新消息(?渣翻译...

大腐三的一丢丟新消息(?渣翻译一下orz

【大侦探福尔摩斯3不会太像盖里奇前两部的风格】

导演德克斯特·弗莱彻:我想这是无可避免的,对吧?

"我跟盖是两位不同的电影制作人,我不会无视他以往的努力,我的意思是我会把自己的一些新元素加入电影当中而令到第三部电影跟以往相比有些不同…另外我有一个设想就是把新人加进来,或许我们能期待一下?"

除此之外弗莱彻还得到盖里奇的支持去为这部电影作出一些改变,还形容盖「非常慷慨」

"盖里奇跟我说好好享受接下来欢乐的时光,我想这也是的,罗伯特是个很有趣的演员,裘德是个很棒的演员,面对一个这么强大的卡司,我...

大腐三的一丢丟新消息(?渣翻译一下orz

【大侦探福尔摩斯3不会太像盖里奇前两部的风格】

导演德克斯特·弗莱彻:我想这是无可避免的,对吧?

"我跟盖是两位不同的电影制作人,我不会无视他以往的努力,我的意思是我会把自己的一些新元素加入电影当中而令到第三部电影跟以往相比有些不同…另外我有一个设想就是把新人加进来,或许我们能期待一下?"

除此之外弗莱彻还得到盖里奇的支持去为这部电影作出一些改变,还形容盖「非常慷慨」

"盖里奇跟我说好好享受接下来欢乐的时光,我想这也是的,罗伯特是个很有趣的演员,裘德是个很棒的演员,面对一个这么强大的卡司,我想我会有好的机会把他们展示出来"

*导演你净说些有的没的,你良心还过意得去吗?(ಥ_ಥ) 
*加新人?到底是加谁又不说…心lay了 orz

(占tag抱歉)

无瘾

【授权转载】blood of my blood 💧

图源:@mxgicdave
转载自:Twitter blood of my blood 💧

授权在P2

【授权转载】blood of my blood 💧

图源:@mxgicdave
转载自:Twitter blood of my blood 💧

授权在P2

Lelsa

午夜罗马

#Lenny Belardo/Andrew Dussolier

#The Young Pope衍生,顺便强推这部剧,也强推保罗索伦蒂诺,他导演的作品实在太美


Lenny.


Lenny.


年轻的教宗仰面靠着梵蒂冈花园里的一张藤条躺椅,象牙白色的宽檐帽遮着他的脸。鲜红的鞋尖肆无忌惮地忽然并拢,轻巧地敲了两下。


Lenny Belardo闭着眼睛陷入冥思,他在夏末渐渐沾染上湿润的空气里试图捕捉他记忆中金色头发的母亲身上的气味,还有科罗拉多河畔宁静的金色阳光的气味。幼年的他长久地注视着母亲的背影,那个模糊的影像同样泛着金色的光芒。也许她会终于回过头来,用一种他已经遗忘的语...

#Lenny Belardo/Andrew Dussolier

#The Young Pope衍生,顺便强推这部剧,也强推保罗索伦蒂诺,他导演的作品实在太美



Lenny.


Lenny.


年轻的教宗仰面靠着梵蒂冈花园里的一张藤条躺椅,象牙白色的宽檐帽遮着他的脸。鲜红的鞋尖肆无忌惮地忽然并拢,轻巧地敲了两下。


Lenny Belardo闭着眼睛陷入冥思,他在夏末渐渐沾染上湿润的空气里试图捕捉他记忆中金色头发的母亲身上的气味,还有科罗拉多河畔宁静的金色阳光的气味。幼年的他长久地注视着母亲的背影,那个模糊的影像同样泛着金色的光芒。也许她会终于回过头来,用一种他已经遗忘的语调叫他:


“Lenny.”



他渐渐被头顶的声音拉回意识。他伸手挪开帽子,看到他红头发的朋友正站在他面前。


“出什么事了,Andrew?”教宗用一种与他身份相符的稳重语气开口,蓝眼睛里却是带着点童真的神气。


“我以为你睡着了,Lenny. 这种天气里在户外睡着的话,你会感冒的。”

红衣主教皱了一下眉头。他浅金棕色的睫毛和略显苍白的肤色都符合芸芸众生中那些容易被忽视的成员的特征:平易近人,野心有限。红衣主教对Andrew Dussolier来说实在已经是足够的职位,更重要的是,他的的确确能在这个职位上为那些常年陷于帮派斗争的受难者们做点什么。他踏出他远在中美洲的教区,步入天主教教会权力的中心,仅仅因为新任教皇即位——只是这位新任教皇恰好是他儿时的朋友。


两个孤儿,在同一家孤儿院相识,在同一间宿舍里长大,又先后进入神学院学习。他们的人生轨迹看似如此平行相似。但从不知何时起,他们两个所受的召唤指向了不同的方向,然后他们再也没见过面。



Lenny站起身,晚风吹起了他白色披风的一角。他稍稍撇过头对红衣主教笑了一下,熟练地咬了一支烟在嘴里,又从白色长袍某个隐蔽的口袋里拿出打火机。

“我愿意冒这个险。傍晚的美丽总是稍纵即逝。”



花园里夜色逐渐降临。Andrew留意到修建整齐的茂密灌木背后晃过一个黑色的影子——那个影子又驻足不动了。Lenny显然也看到了,他迈了一步,望着黑影的方向。在他身后,Andrew看清了那是什么,继而略松了一口气。那是澳大利亚送给教宗的礼物:一只活生生的袋鼠。它本该被送去动物园——就像大多数送给教宗的礼物一样——最后的去向和教宗本人并无干系,然而Lenny(在一众红衣主教的诧异之中)把它留在了梵蒂冈的花园里。


袋鼠深褐色的眼睛远远地、直直地望着他们。Lenny的嘴唇动了一下,Andrew听到他轻轻地说了一句,“jump”. 只有很短的一瞬,然后那动物果然扭回头跳开去了,消失进灌木的更深处。


Lenny笑起来,又垂下眼睛去,好像这并不值得一提,或者,用他的话来说,“只是巧合罢了。”


Andrew知道这不是巧合,Mary修女也会知道这不是。Lenny大概总有一天会被封为圣徒。然而这座城池里大部分头发花白的主教们还对他们年轻的领袖持有怀疑态度。他和他的前任们都不同——一位拒绝对信徒露面的、捉摸不定的、只喝樱桃味可乐当早餐的教宗。一位年轻的、却似乎决心恢复教会百年前神秘、严苛、拒人千里形象的教宗。




Andrew想起他来找Lenny的目的。关于那些严苛的教条。Lenny决定驱逐同性恋,不再容忍这样的倾向出现在自己的教会里。“与时代相悖”,连那些外貌古板的白胡子主教都这样反对。Lenny,和他一贯的作风一样,对所有反对的声音置之不理。作为整个天主教会的领袖,这个星球上最有名气的人物之一,他无须对任何人做出解释。Andrew并不抱太多期望自己能撼动对方,但作为仅有的几个在教宗面前不需要对他使用尊称的人之一,他想,最起码他应该说点什么。



Lenny这时候转过头来看着他了。刚才的静默过于长久了些。Andrew走到他身旁,呼吸到一点来自教宗的烟草气息。


“Lenny, 我认为驱逐同性恋并不是个好主意。教会里…”


“教会里有三分之二的神父是同性恋。我很清楚。”


Lenny从小就发现自己有洞察人事的能力。青少年时期他从来不以为意,以为这不过是稍敏锐于常人的第六感而已。后来他才渐渐发觉,这项天赋是难得的、甚至绝无仅有的。因此在他觉察到Andrew是双性恋的时候,他选择了沉默。沉默——这是他成长过程中对大多数秘密的态度。他洞察,但不加以干涉。就像上帝所做的一样。这场谈话是他有所预料的,但他想要的谈话并非关于此。


Andrew没有准备好更具说服力的理由。或者说,就违抗教宗本人的意志而言,没有什么理由是具有说服力的。

“好吧。” 

他本该就此打住了。但他的舌头在口腔底部不太听使唤地缩了一下。

 “那么如果我...”



“陪我走走。”

Lenny在他能说完之前打断他。并且没有任何想听后文的表示。

 “你想去罗马吗?有人对我说,罗马其实是梵蒂冈城的后花园。”




二十分钟后换上便服的他们已经经过了行礼的警卫,罗马灯火明亮的酒馆、俱乐部和华服女郎们就在几条街开外。Lenny双手插着兜步伐轻巧地转过一个街角,他突然拾起他们之前的对话。

“我知道你是什么,Andrew. 我没办法支持你。”


红头发的男人由于惊诧沉默了几秒,但他的天性里没有那些过激的因子,所以只是干巴巴地、有点后悔自己先前打开这个话题地回应道, “很好。我会回到洪都拉斯去,如果……你还允许我继续留在教会里的话。” 


Lenny用那双蓝色的、专注的眼睛看了他一眼。

“我没有说完。我没办法支持你,但我需要你。”


Andrew缓下脚步等着他说下去。


“我需要一位圣职长,他将会负责考核选拔所有神父的资格。我需要你来做我的圣职长。”


Andrew站住了,他再一次皱起眉头。

“这听起来是个该死的悖论。”


“你知道我是对的。” 年轻的蓝眼睛教宗也停下来,“你是我的第一个朋友。也许也是唯一一个。我说过我不需要虚情假意的临时信徒,所以我会牢牢抓住每一个真正的伙伴。”


“所以,你不会给我你的支持,却要我无条件提供我的支持?”


“是的,Andrew. ” Lenny有点悲哀似的看着他,“正是这样。”


“该死的,Lenny.”


他总是这样。从小时候开始就是如此。他像是感到自己有义务般地追随着这个比自己年纪略小的男孩:Lenny来到孤儿院的第一天,他就从窗台上看着他;Lenny说要背着Mary修女溜出去,他就跟着溜出去;Lenny说要从孤儿院出走去找父母,他也跟着出走——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的目的是什么。而Lenny总是有他的目的。他们儿时常常彻夜不眠地裹着毛毯聊天,聊天的内容除了当时看似遥远的未来,常常围绕着Lenny寻找亲生父母的种种计划。十四五岁的他看着Lenny在月光下明亮得惊人的蓝眼睛,心生疑惑为什么Lenny的父母忍心丢掉他。


如今他在洪都拉斯有两个情人:一个男人,一个女人。他爱他们,他爱和他们做爱。他知道自己是个凡人,他有凡人的爱,凡人的情欲,凡人的忧虑和凡人的畏惧。


他曾亲眼见过Lenny做出只有真正的圣徒才能施展的神迹。所以他知道Lenny不是凡人。起码他们是不一样的。Lenny是他对上帝的信心的最初来源。假使他愿意放弃洪都拉斯,放弃那个他已经看作是家的地方,放弃他的情人们,原因一定不是来自教宗的召唤,而是因为Lenny的召唤。



“我觉得累了,Andrew. 我需要你。我需要你留在梵蒂冈。” Lenny的视线飘在半空中,他们坐在特莱维喷泉边上,从池子底部打上来的黄色灯光照亮巴洛克式的大理石雕像下部,营造出一种浓重的、深刻的阴影。Andrew没有回答。他所要失去的东西在地球另一边牵动他,更何况他并不完全支持教宗的所有决定。


一身纯白装束的教宗像是累极了一样歪过身,枕在Dussolier主教的肩膀上。红发的主教没有料到这个举动,但仍然放任对方这么做了。他们两个穿着运动服,没戴十字架,就像两个和罗马迷离的夜晚格格不入的古怪来客。或许在偶尔经过的路人不经意的一瞥之下,他们几乎已经融入大理石雕像的背景里去。


“你睡着了吗,Lenny?” Andrew侧过头询问肩膀上的那一点暖意的源头。


“没有。但快了。”Lenny真的像是快要入睡般轻声回答他。


Andrew笑了一下,但保持肩膀的姿势没有改变。“别人一定不会猜到教宗愿意放弃他的城堡,到这里来睡觉。”


“他们猜不到的事情多得是。”一贯的Lenny的语气。


Andrew没再说话。他抬头看向头顶辽阔的星空。像是小时候第一次注视夜空一样,他意识到,自己在那些微弱闪烁的星光间直视了永恒。这一刻他感觉到一种发自内心的宁静。他心中没有关于上帝所在的丁点疑惑,因为他是如此地接近上帝——上帝是如此地接近他。



“是的Lenny. 我愿意留下来。” 他听到自己这么说,又有点担心身边的教宗已经睡着了,或者他惊扰了他的睡眠。



肩上的重量减轻了。他看到Lenny柔软的、又仿佛早已知晓答案的笑意。

“我知道。” 


他在教宗那种少见的温热目光里看到平和的喜悦。

他看清了自己的答案。他爱Lenny,就像爱上帝。而Lenny一定也知道。


-2059s

“伦敦多云”☁️ ​​​

“伦敦多云”☁️ ​​​

冰雪的王者

原谅我又来bb两句

三年前上GMA宣传年轻的教宗时提起的大腐三

三年后教宗续集都出来了,那啥也没开拍

我还能说什么...等呗...

(占tag抱歉)

原谅我又来bb两句

三年前上GMA宣传年轻的教宗时提起的大腐三

三年后教宗续集都出来了,那啥也没开拍

我还能说什么...等呗...

(占tag抱歉)

HY是个没头没脑的大笨蛋
I love god beca...

I love god because it is so painful to love human beings.

The Young Pope


二刷,裘花真的盛世美颜,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看第二季了


I love god because it is so painful to love human beings.

The Young Pope


二刷,裘花真的盛世美颜,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看第二季了


冰雪的王者

【RDJude/华福】【无题】

作者: 冰雪的王者

出自: 电影《大侦探福尔摩斯》/《吸血情圣》

简介: 本故事中的华生是只吸血鬼,每逢月圆之夜他就要靠xi////qu与他两情相悦的人的血或者XX的行为来防止自已因为魔力过多而暴走,但很不幸地这次的月圆来得比之前快很多令到华生根本没有足够时间找爱他的女人,结果他只好去找福尔摩斯解决所需…… 

很久以前就作好的车,之前只放在微博一直忘了这里orz,如果看完简介觉得还可以的话就请拍卡上车吧,祝您食用愉快~~~文笔差请见谅

*发了五次屏了五次orz,要看私信我要链接吧*
又或者微博搜👉"冰雪的王者"也能看到
(占...

作者: 冰雪的王者

出自: 电影《大侦探福尔摩斯》/《吸血情圣》

简介: 本故事中的华生是只吸血鬼,每逢月圆之夜他就要靠xi////qu与他两情相悦的人的血或者XX的行为来防止自已因为魔力过多而暴走,但很不幸地这次的月圆来得比之前快很多令到华生根本没有足够时间找爱他的女人,结果他只好去找福尔摩斯解决所需…… 

很久以前就作好的车,之前只放在微博一直忘了这里orz,如果看完简介觉得还可以的话就请拍卡上车吧,祝您食用愉快~~~文笔差请见谅

*发了五次屏了五次orz,要看私信我要链接吧*
又或者微博搜👉"冰雪的王者"也能看到
(占tag抱歉)

Professor

刚刚看《道林格雷的画像》,从这部具有自传性质的小说里,我们可以看出波西的原型

刚刚看《道林格雷的画像》,从这部具有自传性质的小说里,我们可以看出波西的原型

Any 阿飛
昨晚动态里看到的。最秀的是,发...

昨晚动态里看到的。
最秀的是,发的那个是个男的

昨晚动态里看到的。
最秀的是,发的那个是个男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