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裘德洛 

65972浏览    962参与
Tea?

找呀找呀找朋友

一个寻找同好的贴。

大家好!我来找同好了!

我身边同好少之又少我一个人嗑西皮孤苦伶仃惨兮兮。所以来找一下志同道合又有趣的可以和我一块儿嗑西皮嗑美人儿的姐妹!占tag请见谅!

主食漫威——盾铁/虫铁/奇异铁/霍铁/锤铁/冬铁/盾虫/锤基等(漫威简直深坑....除了雷盾冬其他我都可!)

钢铁侠是底线。我永远偏袒钢铁侠。

我还非常喜欢年轻的Howard,为了搞他我把《特工卡特》和《探员卡特》全看了一遍,看着Howard空荡荡的词条不禁疑惑为什么这么好搞的角色没人搞?急蹲一个姐妹和我共品可口霍爹。

神探夏洛克——福莫大旗永不倒!这对西皮我只想暴言暴语搞莫就完事了!正在写一篇福莫的车(其实很...

一个寻找同好的贴。

大家好!我来找同好了!

我身边同好少之又少我一个人嗑西皮孤苦伶仃惨兮兮。所以来找一下志同道合又有趣的可以和我一块儿嗑西皮嗑美人儿的姐妹!占tag请见谅!

主食漫威——盾铁/虫铁/奇异铁/霍铁/锤铁/冬铁/盾虫/锤基等(漫威简直深坑....除了雷盾冬其他我都可!)

钢铁侠是底线。我永远偏袒钢铁侠。

我还非常喜欢年轻的Howard,为了搞他我把《特工卡特》和《探员卡特》全看了一遍,看着Howard空荡荡的词条不禁疑惑为什么这么好搞的角色没人搞?急蹲一个姐妹和我共品可口霍爹。

神探夏洛克——福莫大旗永不倒!这对西皮我只想暴言暴语搞莫就完事了!正在写一篇福莫的车(其实很早就在写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搞完),并且还有很多脑洞,蹲一个可以一块讨论的姐妹!

大侦探福尔摩斯——这个我嗑华福!华福之间晦涩隐秘又热烈温柔的精神爱恋太戳我!蹲一个可以一块讨论的姐妹!

说到这儿我又想起了盖导的秘密特工(辛酸泪),舅男我也嗑爆!舅男女孩儿永不认输!盖里奇数不到三,盖里奇配不上我的眼泪,盖里奇不值得。

哈利波特系列(神奇动物在哪里)——GGAD/drarry/纽特X忒休斯      裘花和普叔简直绝配!小少爷和破特的故事我永远看不腻!兄弟组真的好嗑!哥哥非常适合让人暴言暴语搞搞黄色!蹲一个可以一块讨论的姐妹!

裘德洛的颜是我的朱砂痣,我的白月光。绝美这个词简直是为他而生。裘德,美丽的英伦玫瑰,谁会不想去触摸他玷污他把他弄得脏脏的呢(不是)。我为裘疯狂。裘花主演的爱情电影个顶个的绝。那天看裘的《兵临城下》看到了一个“有裘必硬”的标,不知道是哪个太太在读我的心,这描述的也太恰当了吧!!蹲一个姐妹一起搞裘!

好兆头——谁会不爱好上头?谁会不爱恶魔天使组?谁会不爱走位妖娆的大提提?谁会不爱可可爱爱的甜辛?

大提提我真的好爱。《好兆头》入坑。《秘密微笑》看得我欲罢不能。大提提天生就是可口的O的代言词。o提什么的我设了又硬硬了又设。

权力的游戏——爱小恶魔。爱他入狱前的演说。我个人认为小恶魔没有越狱成功在那时候就死了哈,全剧在处死小指头之后就没再更新过哈👌

《霍比特人》看完了但是《指环王》还没看完。

还有好多啊。不详细描述了,只把最近在搞的简单叙述了一下。(我懒了dbq.)求求各位姐姐妹妹有缘人觉得我可以的话就来找我玩好不啦。

DC和X男想搞一直没搞。蝙蝠侠也想搞不知道怎么下手,星球大战也想搞还没搞。还有很多墙头。我很好忽悠,只要好吃我就会去搞。偶尔还会写点东西自娱自乐。求求大嘎康康我,我好卑微。

往事不如烟·置顶留言可约图

𝑌𝑜𝑢 𝑠𝑚𝑖𝑙𝑒𝑑 𝑎𝑛𝑑 𝑡𝑎𝑙𝑘𝑒𝑑 𝑡𝑜 𝑚𝑒 𝑜𝑓 𝑛𝑜𝑡ℎ𝑖𝑛𝑔 𝑎𝑛𝑑 𝐼 𝑓𝑒𝑙𝑡 𝑡ℎ𝑎𝑡 𝑓𝑜𝑟 𝑡ℎ𝑖𝑠 𝐼 ℎ𝑎𝑑 𝑏𝑒𝑒𝑛 𝑤𝑎𝑖𝑡𝑖𝑛𝑔 𝑙𝑜𝑛𝑔.

𝑌𝑜𝑢 𝑠𝑚𝑖𝑙𝑒𝑑 𝑎𝑛𝑑 𝑡𝑎𝑙𝑘𝑒𝑑 𝑡𝑜 𝑚𝑒 𝑜𝑓 𝑛𝑜𝑡ℎ𝑖𝑛𝑔 𝑎𝑛𝑑 𝐼 𝑓𝑒𝑙𝑡 𝑡ℎ𝑎𝑡 𝑓𝑜𝑟 𝑡ℎ𝑖𝑠 𝐼 ℎ𝑎𝑑 𝑏𝑒𝑒𝑛 𝑤𝑎𝑖𝑡𝑖𝑛𝑔 𝑙𝑜𝑛𝑔.

Hooke
https://b23.tv/...

https://b23.tv/av61927915
好久之前剪的一个教宗和竹马的视频哈哈

https://b23.tv/av61927915
好久之前剪的一个教宗和竹马的视频哈哈

DrMoonpie

【角色拉郎/莱昂纳多x裘德洛】午夜飞行 11(跨作品crossover 杰克x波西)

标题:午夜飞行

配对:杰克·道森(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饰)/波西·道格拉斯(裘德·洛饰)

警告:斜线有意义,一切不属于我。跨多作品的crossover(会涉及泰坦尼克号,王尔德,了不起的盖茨比,国王班底等作品角色梗)。

一切不过是作者自娱自乐的拉郎脑洞,开心就好!:-)


波西昏昏沉沉地从浴缸里醒来,热水早已变得微凉。他起身套了件睡袍,懒洋洋地来到厨房就着热奶油汤吃了些面包,然后给自己泡了杯热巧克力(加了三枚棉花糖),回到客厅掠过餐桌上的公文包,舒适地窝到了壁炉前的沙发上。

照理现在的天气是不必点壁炉的,但近来纽约总是...

标题:午夜飞行

配对:杰克·道森(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饰)/波西·道格拉斯(裘德·洛饰)

警告:斜线有意义,一切不属于我。跨多作品的crossover(会涉及泰坦尼克号,王尔德,了不起的盖茨比,国王班底等作品角色梗)。

一切不过是作者自娱自乐的拉郎脑洞,开心就好!:-)



波西昏昏沉沉地从浴缸里醒来,热水早已变得微凉。他起身套了件睡袍,懒洋洋地来到厨房就着热奶油汤吃了些面包,然后给自己泡了杯热巧克力(加了三枚棉花糖),回到客厅掠过餐桌上的公文包,舒适地窝到了壁炉前的沙发上。

照理现在的天气是不必点壁炉的,但近来纽约总是阴雨连绵,长岛的海边显得似乎和三月一般阴冷了。而波西也不喜潮湿寒冷的感觉,于是雨天里总是会生起壁炉的火。

温暖的炉火和噼啪作响的柴木,让疲惫的他甚至又生出了困意。他太累了,最近他总是会难以自控地回想过去,纵使他以为自己早已将过往的一切尘封在心底,他无奈地将这一切归结为雨天带来的孤独或是多愁善感。

他抿了口热可可,打开公文包翻出一只牛皮纸信封,漫不经心地翻看着里面的文件。这是他明天出门采访的材料,关于那位神秘的盖茨比。他本想在采访前多做些调查,但关于这位富豪的资料实在少之又少,人们甚至不清楚他长什么样,是从哪儿来,或是如何发家的。这很有趣,一位掩人耳目的神秘新贵,拥有难以想象的资产,举办着吸引纽约社交圈的浮华派对,听起来像是老式哥特小说里的角色。他为自己滑稽的想象嗤笑了一声。

事实上,尽管有些唐突冒昧,波西很早之前就已给盖茨比的府邸致电,表达了自己希望有机会采访的意愿。但接电话的管家也似乎完全没在意他说了什么,他用一种极为模糊官方的说法回复了他,“抱歉,先生,盖茨比先生现在不在府上。不如请您亲自来一趟夜晚的派对吧,盖茨比先生总是很高兴能邀请别人来参加他盛大的夜间派对”。

好吧,波西现在没有别的选择了。他只能亲自跑去一探究竟。对了,他还惊讶地发现这位盖茨比的奢华公馆也在长岛西卵,这给波西省去了不少麻烦,沿着河畔的林荫道开车过去也就不过二十分钟。他明晚就可以出发去打探一番。

波西头疼地把手里那份参杂着各式古怪传闻的材料扔到一边。他对这项任务感到烦躁(这是当然的,毕竟他也曾是不问世事的少爷),但他不想表现得过于矫情。现在阿尔弗雷德·道格拉斯(或是波西·道森——这是他对外的笔名)只不过是杂志社的一名普通撰稿人。因此,他不能过多抱怨。他只能思考着明晚盖茨比的聚会上,他到底该如何对付。他不想搞砸这件事,毕竟他还不想丢了现在这份工作。

波西四肢放松地躺倒在沙发上,失神地望着天花板。

没关系的,他经常这样,没由来地坠入虚无迷茫。或许是因为那难以摆脱的孤独,但这也给了他安全感。他独自一人度过了过往七年,也曾于生活激烈挣扎,最后却是食不知味地活着,早已没了先前稚嫩的激情。他已经习惯了。他很少沉迷过去,对将来也没有审慎规划,但他还是觉得庆幸,至少目前他还算是认真地对待当下的每一刻。


第二天,绵延一周的雨水终于停了,阳光的倾落让长岛的空气变得略微潮湿闷热。初夏似乎终于真正到来了。波西在家窝了一天,编辑部给他放了一日假期去做采访。白天无要事,他就偷闲般地坐在门口花园里的吊椅上,读着最新一期的《小评论》(The Little Review)。

夜晚来临,长岛沿岸的灯光逐一闪亮,他才不情不愿地去换上了一身米色的诺福克外套,红棕色孟克鞋和一顶棕色软呢帽。他并不是真正去参加宴会的,所以并不打算穿得过于正式。

波西按着查到的地址,沿着哈德逊河畔的路一路开车而去。

沿岸的路灯照得河水波光粼粼,枝叶繁茂的初夏绿植后,一栋栋奢华的宅邸也亮起了明亮的光,寂静的黑夜突然显得无比热闹。波西漫不经心地开着车望向河对岸,一河之隔的对岸便是东卵,旧富世家们的聚集地。当然,他的母亲和博登法官就住在那边。博登家古老尊贵受人敬仰,他们甚至在东卵拥有一个以“博登”命名的码头,码头上时常闪着一盏明灭的绿灯。

波西烦躁地转过头,望向前方,一幢灯火通明的浮华宅邸在黑夜中明亮得像是闪光的金矿,热烈喧嚣的乐队演奏,狂热兴奋的呼喊声远远地飘来。毫无疑问,那儿就是盖茨比的宅邸了。

波西在林荫道边停下车,难掩好奇地循声走去,穿过那雄伟浮夸的铁门,盖茨比的庄园尽在眼前。精心修理过的草坪花园,夏季绿色的树木枝叶在灯光下油亮发光,园内雾紫的奥斯汀玫瑰绮丽绽放。白色浮雕砌成水池里喷泉撒着零星的水珠,湿润的夜色里是水汽,酒精,玫瑰的气味。波西来到盖茨比宅邸人潮涌动的大门口,看到大厅里随着时兴爵士乐疯狂共舞的男男女女们嬉笑打闹,毫无节制地倾洒着笑声。馥郁明丽的香槟尽数喷洒被倒进泳池,空气中飘着各色斑斓的闪光金粉礼花。他突然感到一丝窘迫。和这里穿着浮华高调来寻欢作乐的人们相比,他就像是刚刚远行回家的归乡客,而不是一个来享受派对的年轻人。

欢笑的男女们穿梭着,波西艰难地挤到侍者旁,说道:“您好,我是来参加宴会的,但我没有收到邀请函,不过之前…”

“参加盖茨比先生的宴会从不需要邀请函,请您自便就好,先生。”侍者打断了他。

“事实上我是想来采访盖茨比先生的,不知他现在是否在府上?”

“抱歉,这我不清楚。先生行踪不定,说不定他也在这宴会中。”

波西绝望地叹了口气,顺着涌动的人流挤进了大厅。

他不想参与社交,也无意贸然地加入大型共舞。他要了杯香槟,倚在楼梯边,然后在醉生梦死,痴迷狂热的人群中搜寻着那位可能是盖茨比的人。他现在倒像是哪儿跑来的打探秘私的私家侦探。

闪烁的彩灯,燥热的空气,还有疯狂的歌声与笑声,这一切让波西头晕眼花,他也始终未能寻到他的疑似目标。

好的,承认吧,任务失败。

波西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自暴自弃地又接过一杯。他不是在文雅地品味,而又是粗暴地直接饮尽。不知为何,他突然大笑出声,看着跳跃舞蹈的人群, 一切似乎不再那么陌生了。刚来美国的日日子里,他也是这么在曼哈顿夜夜笙歌,纵情狂欢;再往前,七年前玛丽女王号的三等舱里,他亦是这么与杰克·道森相拥舞蹈,嬉笑玩耍的。

波西气恼地将手里的酒杯扔进泳池,又去拿了杯酒。他最近是怎么了?他不该这么留恋过去,事实上,他也很久没有回想过曾经了。他当然忘不了,但杰克·道森的模样仍是在他记忆里日渐模糊。七年了,他没有再打探到杰克的任何消息。或许世上并没有那么多命运天定,他们可能也不过是年轻气盛时昙花一现的露水情缘罢了。

波西倚在泳池边,一杯接一杯不停地喝着酒,最后香槟绵密气泡的甜味也在舌尖上变得苦涩。酒精的催化下,他的视线变得朦胧,头脑似乎还能思考,但身体却不再听他使唤。他开始为自己的放纵而懊悔,他或许该离开了。

夜空蓦地燃起了烟花,焕彩夺目的花火在夜空中绽开,瑰丽的景色升华了此刻狂热的氛围。波西望着烟火闪耀的夜空,颤颤巍巍地站起身,却又被身旁某个嬉笑舞动的人撞落进了泳池。但没有人在意他,人们只当这是狂欢中一次无伤大雅的嬉闹。

波西浮出水面,喘着气伏在池边,水珠从他面颊上滑落。他看着烟火的闪烁下人们脸上的痴迷狂热,暗想自己此刻要是溺死泳池里也不会有人发现。他沉默地从泳池里爬出来,池水似乎让他的神志清晰了些。他晃悠着往楼上走去,然后一头躲进了二楼走廊尽头某个不知名的房间。

这里没开灯,室内昏暗得看不清任何东西,只有那扇巨大的窗户闪着烟火的光。波西醉醺醺地咕哝着,一边脱去身上那件浸满水而湿重无比的诺福克外套。或许酒精还是让他对周围环境失去了判别能力,直到黑暗中传来一声咳嗽,波西才意识到这里其实是有人的。

但天性里的任性骄纵让波西不耐烦地无视了对方,他脱下外套扔在地上,毫不客气地就这么湿淋淋地躺到了就近的躺椅上。

对方开口了:“先生,我很抱歉,恐怕你不能来这里。”

波西失神地望着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灯,执拗地答道:“我喝醉了!外面也太吵了,我需要安静一会儿,待会儿我就离开。别来命令我,除非你是那个该死的盖茨比。”

那人沉默了,接着似乎是笑着开口了(波西能感觉到,这是个无比自信的人)。

“看来是我接待不周了…我就是盖茨比。”

波西认为自己应该是要表现得惊讶一些的,但事实上他并没有。他调整了一下靠着的软垫,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懒洋洋地开口道:“噢,神秘的盖茨比先生!我找了你好久…关于这些年你都在干什么,哪来的那么多钱…哈,我是个撰稿的,那个什么周报的,你大概不会看…但我需要写篇关于你专访,我联系了你很久…”

他说得语无伦次,断断续续的,最后甚至有些委屈。但对方显然是懂得了他的意思。

“好吧,我明白了。或许你想开灯和我聊一聊。”

“不必了。我刚刚跌进了泳池,浑身湿透了…这真是太荒唐可笑了。我想,开灯聊大概会让我们都尴尬。”

虽然现在的情状也很荒唐滑稽。波西讽刺地笑了一声。

“随你喜欢吧。你想采访我些什么?”

他说话文质彬彬,字斟句酌的。这一问倒是让波西迟滞的思维稍微活跃了点。

“嗯…我想想,先告诉我你是谁吧。”

对方似乎笑了,还是认真地回答了他。

“杰伊·盖茨比。”

波西瞪了黑暗中的那个人影一眼。

“不,你是哪个家族继承人?还是从哪儿冒出来的无名之辈?”

“这样的话,那我是威斯康星州盖茨比家的一个自命不凡的年轻人。”

“行吧,这还比较合理”,波西小声嘟囔着,又问道,“人们总是很好奇,他们说你就快买下这座城市了…你是怎么拥有如此巨大的财产的?这或许不单是家族继承的吧。你到底做些什么呢?”

对方有了一丝迟疑,声音也不像先前那么随意诙谐。

“事实上,我在东海岸的沿岸城市经营着许多药房,这给我带来了丰厚的收入。”

“胡扯!谁都知道光靠药房不可能有这么多收入。还有,这年头谁不知道药房里总是有些猫腻勾私…”波西气愤地说道,接着又刨根究底地纠缠着,“我想你大概还有什么别的产业。”

“好吧,我的药房可都是清白正规的药房,但确实,我在奥色治郡还经营着几座金矿。当年比尔·卡汀先生给予了还是毛头小子的我不少帮助扶持,我很感激。但这是一段很长的故事了。”

“嗯…这还说得过去。我再想想…对了,你为什么每天都要举办如此盛大的派对?为了炫耀财富?还是单纯精神空虚?”仗着醉酒后的劲,波西极为锐利地追问道。

盖茨比沉默了,似乎不太想回复。

这很奇怪,但他的缄默让一切变得更为奇怪,于是他还是开口了。

“私人原因。”

“私人原因?这可真是个笼统敷衍的回答。”波西狡黠地笑了一声。

“是的。但我想你的采访该结束了。我从未向别人透露过那么多。”

“哈,好吧。”波西含糊地回应道。他现在头脑昏沉胀痛,确实也不想过多思考了。他把手翻到额上,遮住了双眼。

他们陷入了一种诡异的静寂,除了窗外遥遥地有奏乐和欢笑传来。热烈的气氛中,他们似乎成了唯有的两个孤独的人。

“你听起来不像是美国人。”盖茨比友善地开了口,打破了僵局。

“哈,现在是你来采访我了吗?”波西在黑暗中挑了挑眉,“我不是。当然不是。我和家人一起移居来了美国。”

“为什么会来美国?做生意?来新大陆发展?”

“才不是,说真的,我也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来美国。”说着,波西傻笑了起来。

“你的身世听起来可比我神秘多了。对了,朋友(old sport),我想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我吗?道森。就叫我道森吧。”

“道森?什么道森?”

盖茨比惊愕地问道,但随即他恢复了冷静。

波西疑惑地斜睨了他一眼,捉弄人地笑道:“别傻了,这是我的笔名。我才不会告诉你我的本名。毕竟过了今晚,我们大概就再也不会见到对方了。”

对方似乎是默认了他的这种说法。

波西摇了摇头,迟缓地从躺椅上起身。

“再见了,盖茨比先生。我累了,我想我该回去了。”

“你听起来不太好。我叫人送你回去。”

“不必了,”波西生硬地打断了他,“我就住在附近,我一个人没什么问题。”

波西晃荡地在黑暗中摸索到门口,急切地离开了这间房间。走廊里明亮的灯光,刺眼得让波西有些不适应。一个管家模样的人路过,惊异地看了他一眼,但随即平静地敲门进了刚才那间屋子。

波西嗤笑着下了楼,狂欢仍在继续,但他只想逃离。他的湿透的衣服贴着他的身体,变得潮热难受,而他的皮鞋也叽叽地洇着水。

他烦躁地咒骂了一声,急促地在人群中穿梭,穿过这幢华美瑰丽,灯火辉煌的庄园的大门,走到林荫道下的车旁。晚风闷热潮湿,带着些泥土绿叶的气味,波西深吸了一口气,望向海湾对岸。

他突然发现,对岸闪着一盏明灭的绿灯。

绿灯。对岸就是博登码头。

波西疑惑惊异地看着。不知为何,他突然感到难过。

他闭上眼睛,平复着涣散纷乱的思绪,然后打开车门,发动了汽车。


波西回到家中已近是午夜。进屋后,他才意识到,他把那件湿透的米色诺福克外套忘在了盖茨比的房间里。那件外套现在大概躺在盖茨比家油亮的樱桃木地板上,像是记录他荒唐行径的证据般等着被侍者发现。他脱掉身上湿着的衣服,气恼地进了浴室。

波西洗完热水澡,倚在餐桌边用打字机潦草地打着稿子。同时他也为自己今晚荒唐可笑的采访而感到羞赧。作为一名正经报社记者,他今天醉酒后的提问和行为实在是傲慢无礼,毫不专业,结果就是他也没为报道得到太多信息。

波西委屈为难地伏在餐桌上,为今晚天真放肆地喝了个酩酊大醉而感到自责懊恼。他现在很疲惫,酒精的麻痹还没过去,他的脑袋昏沉胀痛,身体也没什么精神气力,他觉得自己可能要生病了。但他最好还是要尽快完成这篇稿子。

次日,不出意外地,波西发起了高烧,浑身烧得滚烫。他无奈又暗自庆幸地,给与自己更为亲近的麦克斯致电请了一周的假,接着托人把写好的文稿捎进了城里。

休养了两日,他的病渐渐转好了。一日清早,就在波西百无聊赖地窝在沙发上看书时,他的门被敲响了。

这很奇怪。他很少有访客登门拜访。

波西不情不愿地去开了门。门口站着一个深蓝制服的司机,手里托着一件包裹好的外套(这显然就是波西的那件米色诺福克外套),同时他恭敬地递上了一封他主人亲笔的信函。措辞文雅热忱,来信者谦卑地询问,能否在后天来波西家中享用下午茶,如蒙准许,他将感到不胜荣幸——然后是杰伊·盖茨比的签名,笔迹很是自信潇洒。

波西感到困惑,他不明白盖茨比是如何设法找到他的,以及想来他家中拜访的理由。但鉴于他特地送回了他的衣服,加上那封言辞真诚的信函,波西还是让司机捎话回去表示他十分欢迎盖茨比先生的到来。

波西端详着手里的信沉思着。事实上,之前与盖茨比对话让他莫名地感到了某种久违熟悉的亲近感,他无法形容,而这让他感到悲伤失落。

但波西必须承认,他开始期待与盖茨比相见了。




-2059s
被问到这个世上是否有完美事物...

被问到这个世上是否有完美事物
          众人都望向他

被问到这个世上是否有完美事物
          众人都望向他

-2059s

文案你们帮我想吧我已经没词夸了

🚫二改  二传标源 ​​​

文案你们帮我想吧我已经没词夸了

🚫二改  二传标源 ​​​

約翰尼德普

这位是大宝贝
🙃🙃🙃
每天看到他都激动的无法入睡
我真不知道格林德沃怎么想的要去搞事

这位是大宝贝
🙃🙃🙃
每天看到他都激动的无法入睡
我真不知道格林德沃怎么想的要去搞事

約翰尼德普

教授为什么那么优秀🙃🙃🙃

教授为什么那么优秀🙃🙃🙃

冰雪的王者
看样子应该是导演视察拍摄环境去...

看样子应该是导演视察拍摄环境去了……

谁知道呢

再等等吧

(占tag抱歉)

看样子应该是导演视察拍摄环境去了……

谁知道呢

再等等吧

(占tag抱歉)

Ruby

亲爱的,今天是七夕,这是我给你的礼物。
(⊙▽⊙我别是个假粉……)

亲爱的,今天是七夕,这是我给你的礼物。
(⊙▽⊙我别是个假粉……)

約翰尼德普

壁纸吧😏😏😏七夕节和我没什么关系,但cp们要幸福😁

壁纸吧😏😏😏七夕节和我没什么关系,但cp们要幸福😁

珍珍和茶

【剧评】Kill The Young Pope

裘德洛 《年轻的教宗》


Kill The Young Pope


年轻的教宗总是问,tell me about your calling. 是什么让你感受到神,心神颤抖,泪流不止。神父们回答各异,是亲情是疾病是选择是欲望。或许有人问教宗的神启体验,教宗没有选择,他相信神,是因为相信人是一件痛苦的事情。教宗从幼时就站在人世的边缘,所以他离神很近。


他从一开始就已经被抛弃,教宗最早的祈祷是,“耶稣临死前曾说,我的神,我的神,你为什么抛弃我。而在我开始新生之前,我也同样询问,我的神我的神,你为什么抛弃我。而神无限沉默,神的无限沉默,神的无限沉默。" ...

裘德洛 《年轻的教宗》


Kill The Young Pope


年轻的教宗总是问,tell me about your calling. 是什么让你感受到神,心神颤抖,泪流不止。神父们回答各异,是亲情是疾病是选择是欲望。或许有人问教宗的神启体验,教宗没有选择,他相信神,是因为相信人是一件痛苦的事情。教宗从幼时就站在人世的边缘,所以他离神很近。


他从一开始就已经被抛弃,教宗最早的祈祷是,“耶稣临死前曾说,我的神,我的神,你为什么抛弃我。而在我开始新生之前,我也同样询问,我的神我的神,你为什么抛弃我。而神无限沉默,神的无限沉默,神的无限沉默。" 教宗知道生的本质痛苦,此种痛苦难以被承担,神是他的本能需求,所以他成为了教宗。克尔凯郭尔会说,只有在无限否定与接近死亡的过程中我们靠近神,在无限又反复的绝望中,在离生命本质的忧伤最近的地方,神沉默着,他缺失着,他没有在安慰人,这是人的悲剧,这是神的启示。


所以教宗愤怒,他知道靠近神的过程是绝对痛苦与窒息的,然而世人却想要爱。轻而易举的世俗之爱是对神的最大亵渎。神要求人战栗与恐惧。教宗说,大家忘了神,不仅忘了神,更忘了神的可怖与能力。人甚至不能面对神,因为人无法站在神的绝对对立面,面对神时,人是没有自我的。教宗的神是他自己的,他是那扇闭起来的门,扣起来的盆器,只有他在自己大量的悲伤与恐惧中寻找神,sickness unto death,,无限下沉的同时伴随着对神的理解加深,他坠得越深,他离神越近。所以教宗一开始想要警示世人,不要忘记神,不要忘记恐惧,不要打开自己,坠落,在沉默的黑暗里,从不存在中感受到神的存在。面对神的时候每个人都是独自一人的,没有精神上的父亲,没有灵魂的向导,每个人都是独自一人。神在心里,所以祷告时候要反复倾诉,只对神倾诉,神会回答,通过人自己来回答,在与神的交流中,人的自身不过是一个媒介。


但是世人忘了,世人忘了神,世人想要被引导,被感动,被拯救。他们将媒介的任务交与宗教,然后自身在教宗的门口徘徊,这是怯弱的信仰,这是对神的亵渎,所以年轻的教宗愤怒。但是后来,他不愤怒了。教宗和他的人民,在相信不一样的神。教宗终于意识到世人从未是他的伙伴,而他不过是一阵风,要吹过世上的人群,就像他作为神的孩子必须接受神的创造。世界是这样的,世人是这样的,他们迷茫,他们丑陋,他们脆弱,他们想要爱,他们不相信自己,因此不相信神。于是教宗谈论爱,平等,与和平,教宗说,上帝微笑,上帝是善意,上帝是人类想要相信并且有能力寻找到的一切。于是他将上帝具象化,他肯定了上帝,在他肯定上帝的现实样貌时,他创造了一个大众的上帝。从此以后他孤独一人在与上帝沟通着,只有他知道,上帝在沉默,他的上帝没有回答他,上帝在无限的沉默着。但他不得不告诉世人,上帝是爱,上帝在爱,上帝会爱,可他的上帝沉默着。可他相信,他当然要相信,因为自我否定就是否定相信上帝的自我,所以他变得更加狂傲与坚定,他相信奇迹与上帝,因此他更相信他自己。


上帝让他生而为人,教宗除了相信,别无其他接近神的渠道。此种信仰当然是通过无数的自我否定的,每一次否定之后都是更加的确信,他们对教宗说,他的新规定在崩溃教会,而教宗说,让它崩溃,然后我们建起更坚固的墙。教宗是克尔凯郭尔的信仰骑士,但他比亚伯拉罕痛苦,因为他同时得是现世的神的媒介人。亚伯拉罕从来没有怀疑过神,他无畏地走向摩利亚山,他的任务不过是等待奇迹的出现,他从未怀疑,上帝会寄予奇迹。而教宗得创造奇迹,世人期待他展示奇迹,而他的每一次奇迹展现都是他无底孤独的加深,人类从他身上索取温暖和爱,推他一人面对上帝无限的沉默。


-2059s

🌹ᴡʜᴇɴ  ʜᴇ  ᴡᴀs   ʏᴏᴜɴɢ. 🌹

🚫二改 二传标源 ​​​

🌹ᴡʜᴇɴ  ʜᴇ  ᴡᴀs   ʏᴏᴜɴɢ. 🌹

🚫二改 二传标源 ​​​

二九想吃鸡蛋饼

【惊奇队长X勇罗格】【布丽拉尔森X裘德洛】真相是假 | 你爱过的少年全是假

B站链接: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62222074

感觉B站都没啥人吃勇惊,于是就放来老福特上了😭

求个赞(/≧▽≦/)

B站链接: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62222074

感觉B站都没啥人吃勇惊,于是就放来老福特上了😭

求个赞(/≧▽≦/)

奥瑞利乌斯·邓布利多🇨🇳
WDM!!!他太太太太辣了!!...

WDM!!!他太太太太辣了!!!!
波西裘我🉑🉑🉑🉑

WDM!!!他太太太太辣了!!!!
波西裘我🉑🉑🉑🉑

绮怀

占tag歉!

扫到一篇pwp,非常sexy,是英文的。
but我可能英语不过关看到最后我居然还没搞明白是谁草的谁。。。(但依旧非常hot,我爱了)

网址,邀请姐妹们都来康康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6668253

截了几个评论感受一下(?)

占tag歉!

扫到一篇pwp,非常sexy,是英文的。
but我可能英语不过关看到最后我居然还没搞明白是谁草的谁。。。(但依旧非常hot,我爱了)

网址,邀请姐妹们都来康康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6668253

截了几个评论感受一下(?)

L.W.A.Y.P

当你老公女化都比你要好看的时候,你会怎么办?


当然是继续舔颜粉他们喽

当你老公女化都比你要好看的时候,你会怎么办?











当然是继续舔颜粉他们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