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裘杰

437.8万浏览    11263参与
梦泽dzg

当靓丽吸血鬼伯爵遇到傲娇小盆友。
p2oc,这里DZ,多多指教

当靓丽吸血鬼伯爵遇到傲娇小盆友。
p2oc,这里DZ,多多指教

洛文大总攻
在宴会上杀戮的小丑向宴会主人递...

在宴会上杀戮的小丑向宴会主人递出了染血的玫瑰。

尝试厚涂...发现不太顶,但是杰克金皮真的好看555

在宴会上杀戮的小丑向宴会主人递出了染血的玫瑰。





































尝试厚涂...发现不太顶,但是杰克金皮真的好看555

Molly
××&...

××××××××【關於打賞】××××××××


好啦其實這個開著無礙啦✧\(>o<)ノ✧

目前來講確實沒打算續費,但要是打賞夠續費那還是會畫下去的(承蒙大家心意這樣)(並不是眾籌買軟件什麼的(x))。


那麼點圖都是後話了,約單子應該很貴就算了,除非真的很想我畫哪種圖(等等nsfw我可以(閉嘴))


×××× 【債單】熱度...

××××××××【關於打賞】××××××××


好啦其實這個開著無礙啦✧\(>o<)ノ✧

目前來講確實沒打算續費,但要是打賞夠續費那還是會畫下去的(承蒙大家心意這樣)(並不是眾籌買軟件什麼的(x))。


那麼點圖都是後話了,約單子應該很貴就算了,除非真的很想我畫哪種圖(等等nsfw我可以(閉嘴))


×××× 【債單】熱度點圖閒置 ××××


這個po文有500熱度:裘克的nsfw


這個po文有900熱度:忘川&金紋&邪眼的nsfw


note:雖說nsfw但應該希望是過審的nsfw(笑)請當成一個小互動吧¶




×××××××××【 以上】 ××××××××××


再次由衷感謝\(◎o◎)/


叨:總覺得不是美術專業的自己沒資格接什麼單是了()(日常跪在大佬面前)


燎原.

【裘杰】Paradise 4

白天是神父、晚上是开膛手的杰克,遇到了在人间游荡的恶魔。

Richard的名字来源于 《开膛手杰克结案报告》。


1  2  3


“Are you asking me for a date?”


白天是神父、晚上是开膛手的杰克,遇到了在人间游荡的恶魔。

Richard的名字来源于 《开膛手杰克结案报告》。


1  2  3


“Are you asking me for a date?”


我观阁下英姿勃发

监管者是否想过最终的归宿

监管者是否想过最终的归宿。

大概比较偏裘杰


厂长

里奥只是摸了摸手里的武器,透过绷带和烧伤的脸上,昏黄的眼眸里似乎带着一点怀念,他说他想回工厂里,那里曾经有,并且埋葬了他的一切,所以他依旧是想回到那里,闻着熟悉的柴油和着火灰味。回忆着曾经珍爱的不曾失去的一切,沉沉睡去。


红蝶

她是一位让人惋惜的舞者,在你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似乎是让她为难了,恍惚间,清秀的脸上有眷恋和憎恨,慢慢变成化不开的哀愁,她转过身来,依旧是桃花扇遮面,轻声说。

“我想死在一个所有人都看不到我的房间”


大鸡居

瓦尔莱塔似乎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她思考了一会,便直接告诉了你,她希望一生都在舞台上,表演最精彩的畸形秀!哪...

监管者是否想过最终的归宿。

大概比较偏裘杰


厂长

里奥只是摸了摸手里的武器,透过绷带和烧伤的脸上,昏黄的眼眸里似乎带着一点怀念,他说他想回工厂里,那里曾经有,并且埋葬了他的一切,所以他依旧是想回到那里,闻着熟悉的柴油和着火灰味。回忆着曾经珍爱的不曾失去的一切,沉沉睡去。


红蝶

她是一位让人惋惜的舞者,在你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似乎是让她为难了,恍惚间,清秀的脸上有眷恋和憎恨,慢慢变成化不开的哀愁,她转过身来,依旧是桃花扇遮面,轻声说。

“我想死在一个所有人都看不到我的房间”


大鸡居

瓦尔莱塔似乎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她思考了一会,便直接告诉了你,她希望一生都在舞台上,表演最精彩的畸形秀!哪怕是死亡,也要精彩绝伦!

话音未落,便急着离开去赶赴下一场游戏了。

随后你远远的听到她的话

“真正的演员,从不落幕!”

班恩


他无法说话,所以这本来是没有结果的。

但是他只是在被提问后,默默的,看着曾经守护的那片森林的方向。


约瑟夫

“我想死在那一年的战乱里,跟我的兄弟一起”似乎已经存在于镜像里,他恢复了本来的样子,唯有那纯色的眸里带着不同于面容的沧桑,表明了在这年轻身体下苍老的灵魂。

“或者,让他活下去,让我死在那里”

“把他一个人留在那里,是我一生无法忘怀的执念。”


宿伞之魂

“对我兄弟二人来说,死亡已然不是恐惧,恐惧的,是死亡过后永久的孤独。”


红夫人

“呵……就让我死在梦里吧,我享受过这世间的安逸,一辈子都活在梦里,然后,这梦就这么醒了”她慵懒的趴扶在塌上,痴傻的看着镜子里青色自己。

“所以,这便是另一场梦了吧”


裘克

“……荒郊野外”

真是,出乎意料的简短发言。


杰克

“大概是教堂吧,会有上档次的棺材和葬礼,棺材里铺满白玫瑰和白桔梗,会有大量的修女在我坟墓前哭诉,神父也会为一个善良的绅士的离去而难过”绅士的表情依旧温和,嘴角却勾起了讥翘的弧度,似乎再说。

看那,你们所埋葬的其实是恶名远扬的连环杀人魔。而此时此刻,你们必须要为他捧上纯洁的鲜花。

绅士似乎又向你询问了什么,得到结果后,依旧是笑了笑

“……确实是疯子该有的下场。”

“也许你会好奇,为什么我们的归宿不是彼此。大概这就是疯子之间的执着吧”

“我们都是怪物,向恶而生,披上尖刺,让人没办法接近我们,即使是偶然之间的怪物与怪物的交流,也只是建立在互相伤害的基础上的”

“我是抨击了这世界的怪物,他是被世界伤害了的囚犯,我们选择了庄园,只是同样披上了保护衣的懦夫罢了,至于爱?很抱歉我的女士/先生,那并不存在,我相信,所有的感情基础都是建立在利益基础上的,但是很显然,裘克对于我的利益并不算大。”

“我们大概算得上床伴,性♂伴侣,可是,可怜的小丑先生拥有的是比他本身更加高贵的灵魂。所以,纵然他真的曝尸荒野,我也不会向他献上一朵白玫瑰。”这便是开膛手,对于微笑小丑的唯一尊敬了。

他们是两柄裹着糖的尖刀,等到糖霜随着时间融化,留下的只有锋芒对锋芒。直至一方倒下,这大概是他们少有的浪漫。


别问为啥没有其他人的

黄一只猪&海拉表示神不会轻易嗝屁

今天也沉迷屁股蹲的孽蜥:“啥?”

爱哭鬼:“我头都笑没了”JPG

至于梆梆……

梆梆……

有这个监管者咩?


肆虐🌿

深夜的联合佛系自定义 好暴躁一裘克试图拉锯打我 是我杰克行礼不够香吗(围观的先知和佣兵说这是小丑在c杰克 我:不应当 我只是个杰克)
待会去写裘杰车了(?)

深夜的联合佛系自定义 好暴躁一裘克试图拉锯打我 是我杰克行礼不够香吗(围观的先知和佣兵说这是小丑在c杰克 我:不应当 我只是个杰克)
待会去写裘杰车了(?)

饼渣给我原地结婚!!

我才不是本子画手
除了约瑟夫那一张其他请自行脑补攻

我才不是本子画手
除了约瑟夫那一张其他请自行脑补攻

霁苜

占tag致歉,群宣,是新群,空皮多,管理时刻在线。
艾玛·伍兹【0908/罗刹绯春】:许愿萨贝达先生or同体
玛丽·安托瓦内特【血宴/性转】:许愿一个能和自己上墙不把自己推断头台的丈夫

占tag致歉,群宣,是新群,空皮多,管理时刻在线。
艾玛·伍兹【0908/罗刹绯春】:许愿萨贝达先生or同体
玛丽·安托瓦内特【血宴/性转】:许愿一个能和自己上墙不把自己推断头台的丈夫

憨批鸽鸽🕊

【裘杰】佣兵日常被迫害

脑洞来自昨晚叽叽的直播,xswl简直不要太可爱​。

只是参考了结尾,因为我去的晚,进去就看到俩佣兵倒地俩监管互殴,前边没看到xxxx

混进去了一丢丢自己的真实经历。

是个超短短打,游戏背景。

ooc慎入

我对佣兵真的爱得深沉。


——


裘克和杰克心情好,决定去打一场联合。

两个人在等候室里等到睡着才被求生者进入古堡的声音给惊醒,一看时间等了一小时。

“八杀怎么样?”裘克擦着心爱的火箭筒,蓄势待发。

“可以。”杰克右手手指轻轻划过左手的指刃,微微地笑着。

进去后没多久,杰克就和咒术遇上了。

手上还没有猴头的​帕缇夏和杰克大眼瞪小眼,果断选择了跑路。

​追什么咒术追追追,杰克看到了远处疑似医生的影子,果断选择...

脑洞来自昨晚叽叽的直播,xswl简直不要太可爱​。

只是参考了结尾,因为我去的晚,进去就看到俩佣兵倒地俩监管互殴,前边没看到xxxx

混进去了一丢丢自己的真实经历。

是个超短短打,游戏背景。

ooc慎入

我对佣兵真的爱得深沉。


——


裘克和杰克心情好,决定去打一场联合。

两个人在等候室里等到睡着才被求生者进入古堡的声音给惊醒,一看时间等了一小时。

“八杀怎么样?”裘克擦着心爱的火箭筒,蓄势待发。

“可以。”杰克右手手指轻轻划过左手的指刃,微微地笑着。

进去后没多久,杰克就和咒术遇上了。

手上还没有猴头的​帕缇夏和杰克大眼瞪小眼,果断选择了跑路。

​追什么咒术追追追,杰克看到了远处疑似医生的影子,果断选择换人追。

​而那边,裘克开局捡到小竹笋,乐呵呵的追着佣兵家的刺客捶。

​先把这个最难搞的皮娃挂飞再说。

当然刺客也不是一般的人皇,他愣是让裘克追着自己绕了半个地图,才挨了一下。

成功把医生挂上椅子的杰克进入​雾隐状态,​​然后他感觉到身旁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紧接着,裘克无情的火箭筒直接撞了他的腰。

“杰克你怎么站在这里!”

“......你的火箭筒是不是专门用来伤害队友的。”

“佣兵家那个刺客要跑了,我先去追了!”

“哦。”杰克冷漠的看着裘克重新装好火箭筒,飞速脱离自己的视野。

边上修机看到这一切的思明没忍住笑出了声,他的眉眼弯弯,默不作声打开护腕。​

“这位杰克先生,你家的裘克先生,看起来情商不太够啊。”

杰克看了思明一眼,叹了口气:“是啊,有点没救。”

雾刃飞出的那一瞬间,思明用护腕把自己送离杰克一定的距离,嘴里还不忘调侃:“杰克先生,希望裘克先生这把不会再撞到你哦!”

​事实证明,思明说什么就反着来什么,裘克又撞到了隐身的杰克好几次。

到最后场上求生者只剩下思明和刺客,这俩兄弟都在倒地的状态,还都在离地窖不远的地方。

杰克看着五层战遗一时半会儿爬不起来的刺客和思明,又看了眼裘克。

​嗯,好。

于是一记雾刃擦着裘克的鼻子飞了出去。




“伪绅士吃我一记火箭筒!”

“来啊,我雾刃CD好了。”

在游戏里监管者之间的互殴是伤害不到对方的,两个人相互不把自己的技能当回事儿,互捅对方捅的简直不要太快乐。

思明看着面前快乐互殴​的裘克和杰克,一愣一愣的差点忘了要自愈。

刺客已经爬起来了,正准备​帮自己这个傻弟弟治疗,那边打正嗨的俩突然停了下来,裘克直接把思明挂上了气球。

????

“你们要带思明去哪?”刺客一看自己弟弟被抓了,心下一急,也不管地窖不地窖的了,跑过来想阻拦,但被杰克仗着身高优势摁住了脑袋。

“没事,这把你俩都能走的。”杰克看着玩心大发的裘克,不自觉露出温柔的笑。

噫——

被秀到的刺客默不作声拿开杰克的手,后退两步,和杰克保持一个安全距离,然后上电话亭买针剂去了。

“我还差一点点就自愈好了!!”​思明挣扎了一会儿就放弃了,因为他现在被裘克带去了地下室。

“没事反正你哥还​能动,等下他下来捞你就行。”裘克说着,把思明挂上了椅子。

因为是第一次上椅,有个接近一分钟的锁,裘克和杰克在思明面前再次,互殴了起来。

思明看着不大的地下室里各种乱飞的技能,还有裘克郎爽的大笑和杰克压不住的笑声,只觉得自己多年的良好教养全都是假的,他现在只想对着他俩喊MMP。

秀恩爱就秀啊!把我绑椅子上逼着我看干嘛啊?!欺人太甚了!下次遇到一定要给你俩砸板子!三块起步!三块!三块!

还要叫威廉撞废你们的老腰!叫帕缇夏给你们吃无数个猴头!叫诺顿用磁铁让你们吃墙!

刺客哥救我啊——!

思明被刺客从椅子上救下来的时候,委屈吧啦的抱着哥哥不肯撒手,他只觉得自己的身心都被摧残了。身伤在眼睛要瞎了,心伤在自己还是单身狗。

玩够了的裘克早就放弃了八杀的念头,和杰克一起送这俩佣兵兄弟跳地窖离开。

​刺客让思明先离开,他随后再跳下去。在跳下去前,他看了一眼杰克。

​杰克笑的很灿烂,是少有的发自内心的笑容,而不是平时那种虚假的微笑。

他知道这场互殴是杰克先开始的。

​大概明白了些什么,他嘴角微微上扬,拉了把帽沿,转身跳下地窖。

“关系,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好啊。”​

​刺客轻飘飘的一句话消散在了地窖的风声中,外面俩监管者,并没有听见。

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酒睢爱咕咕

我的脑子里除了车,什么也没有了😔
好想☀️约约噢,他怎么那么美

我的脑子里除了车,什么也没有了😔
好想☀️约约噢,他怎么那么美

岛砸DZ

求不挂链接方法

姐妹们有什么办法可以让车链接不挂吗,我受够了老福特辽!转了四五个链接啊啊啊。

有方法的姐妹快来啊啊啊

顺便求梗,对,我还要写车车😁😁😁

cp都在tag里

我只写杰受哦(⊙o⊙)

姐妹们有什么办法可以让车链接不挂吗,我受够了老福特辽!转了四五个链接啊啊啊。

有方法的姐妹快来啊啊啊

顺便求梗,对,我还要写车车😁😁😁

cp都在tag里

我只写杰受哦(⊙o⊙)


划水咸鱼

裘克终于把自己楔进去的时候毫不意外地遭到了开膛手的反击,那绑在指骨上的纤长刀刃几乎在瞬间贯穿了小丑的肩膀。裘克漫不经心地嗅着空气里的血腥味,遍布血丝的眼球紧盯着开膛手,视线里男人缓缓地呼出一口气。


好像那口气他憋了一辈子那么长一样。


杰克声音嘶哑,如同毒蛇攀附上小丑的颈侧。杀人鬼甚至放纵指刀在血肉里搅动几分,然而并未得到受害者的任何反馈。


"这样还能硬着…看来你真的忍了很久,处男先生?"


"Shhh,别说话,甜心,"裘克特意换上甜腻腻的语调——老天,他感觉自己的鸡皮疙瘩要起来了:"你应该专心感受我正在你的屁股里,并且被你...

裘克终于把自己楔进去的时候毫不意外地遭到了开膛手的反击,那绑在指骨上的纤长刀刃几乎在瞬间贯穿了小丑的肩膀。裘克漫不经心地嗅着空气里的血腥味,遍布血丝的眼球紧盯着开膛手,视线里男人缓缓地呼出一口气。


好像那口气他憋了一辈子那么长一样。


杰克声音嘶哑,如同毒蛇攀附上小丑的颈侧。杀人鬼甚至放纵指刀在血肉里搅动几分,然而并未得到受害者的任何反馈。


"这样还能硬着…看来你真的忍了很久,处男先生?"


"Shhh,别说话,甜心,"裘克特意换上甜腻腻的语调——老天,他感觉自己的鸡皮疙瘩要起来了:"你应该专心感受我正在你的屁股里,并且被你紧紧吸着呢。"


响应这句话一般,裘克不轻不重地顶了一下,而即使是这种程度,他掌下的肌肉也在轻微战栗。杰克还想来掐裘克的脖子,被他眼疾手快地一把抓住,于是开膛手退而求其次,终于好心拔出了指刃。


"你每动一下,我就帮你划一道记号,"刀刃摩挲着鲜血淋漓的肩胛:"我相信你不会失血过多而死的,对吧?"


裘克大笑起来。他亲昵地蹭着杰克被他抓着的手腕,把自己脸上未干的油彩和血污一并涂了上去:"我相信你有足够的意志力,宝贝儿!所以我也不会捏碎你的手腕,再把你该死的刀片一根根折断!"


羽逸

是这样的,咱来群宣下,群里是abo设定,雷的小可爱请别进哦。还有是语c群,欢迎各位进群哦。

占tag致歉。

是这样的,咱来群宣下,群里是abo设定,雷的小可爱请别进哦。还有是语c群,欢迎各位进群哦。

占tag致歉。

今天也是磕恺楚的沽酒呢

[裘杰]坠落的通天塔(3)

末日背景,发生在裘克尚且年轻杰克的第二人格没有发疯的时候。本篇涉及摄殓,咎安和蜥勘。有些cp会在番外交代清楚。


后来杰克回想起来,疯人院那段日子看似晦暗,充满与各方的勾心斗角,实质却是他此生为数不多的,勉强可供暖心的几小段记忆之一。


罗夏又一次煽动病人失败后被压进电击室,一整个下午都没放出来。从外面回来的法国人知道后骂了句脏话,拎着根法棍踢开了电击室的门。


杰克下巴抵着裘克厚实的肩膀,雾蓝的眼睛半阖着,裘克亲吻他的鬓发,“你好像看起来不开心。发生什么了?”


杰克看见男人微蹙的眉头,心说是啊,我们马上就要走了,我的确不是很高兴。可他什么都没说,只是扬起头亲裘克下颌,继而往...

末日背景,发生在裘克尚且年轻杰克的第二人格没有发疯的时候。本篇涉及摄殓,咎安和蜥勘。有些cp会在番外交代清楚。







后来杰克回想起来,疯人院那段日子看似晦暗,充满与各方的勾心斗角,实质却是他此生为数不多的,勉强可供暖心的几小段记忆之一。


罗夏又一次煽动病人失败后被压进电击室,一整个下午都没放出来。从外面回来的法国人知道后骂了句脏话,拎着根法棍踢开了电击室的门。


杰克下巴抵着裘克厚实的肩膀,雾蓝的眼睛半阖着,裘克亲吻他的鬓发,“你好像看起来不开心。发生什么了?”


杰克看见男人微蹙的眉头,心说是啊,我们马上就要走了,我的确不是很高兴。可他什么都没说,只是扬起头亲裘克下颌,继而往他怀里拱了拱,侧脸贴着裘克心口。


男人的心跳强健如擂鼓,狂乱而低沉,压抑着晦涩的爱意和情欲,杰克心知肚明,几乎忍不住要发起抖来。


裘克拥着怀里的的人,蓝白条纹的病号服搭在杰克身上,他近乎痴迷地看着他,而后低头亲了下杰克的眉心,又一下。





那天晚上,他们发动了一场轰轰烈烈的越狱。


瓦尔莱塔打开所有病房的门锁,在转角留下记号方便出逃,范无咎为卢基诺解开锁链。所有人狂欢起来。杰克轻轻抚摸着病号服的袖口,他好像做了一个决定,而这个决定与他而言又是如此痛苦,以至于他冰封般的外壳开裂,不忍地闭上眼睛,嘴角绷成抿直的一线。


及他睁眼时,那一点点脆弱完全不见,被掩在重新镀上的一层尖锐锋利的外壳下。


杰克披上风衣,严严实实地遮住那件衣服,他从靴筒里抽出枪来,子弹入夹的声音清脆,杰克一手撑着窗棂,从三楼一跃而下,风灌满他的袍袖,像只狩猎的鹰隼。


“砰——!”


灼人的热浪席卷整个疯人院,杰克还没落地便被气波直接掀飞出去,重重撞上墙壁,他无声地骂了句脏话,咽下喉间那口甜,翻身爬起来就往另一边冲。与其同时,卢基诺瞳孔骤缩,跃上墙头消失不见了。


爆炸造成的伤亡很大,建筑物纷纷垮塌,杰克几步跨上出现裂缝的楼梯,几乎红了眼,他扑到裘克房间一看,没人,地上细细的一线血往相反的方向延伸。


“裘克!裘克!!混账!你他妈别往那边走!!!”杰克奔跑起来,声音吼得几近撕裂。约瑟夫斜地里冲出来薅住他的领子,“不要往那边去!那是爆炸源!”他表情几乎扭曲了,“你也疯了么!卢基诺已经进去了!刚刚的二次爆炸没有看见吗!我们需要撤退!撤退!!”


法国人的眼圈居然少有的有点发红,杰克剧烈喘息着,两个人像两头走投无路的孤狼凶狠地对视,此时对面发生了惊天动地的爆炸,火光照亮杰克的面容,他眼底蕴着水汽,略微仰起头来,声音发哑,他说:“走吧。”





数十年后的见面,裘克已经变得更加沉稳凶悍,杰克被他看着都有种被捕食者盯上的错觉。但是这很好,他已经不再是当年疯人院里那个还要他保护的青年了。


约瑟夫坐在大楼顶楼,他穿着一件血色风衣,衬得眉目愈发的白,杰克啜了口红茶,“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嗯,可是我已经不想再去打打杀杀了,如今就这么在旁边看着卡尔的日子很好。”

杰克一愣,随即笑了起来,“你居然在害怕。”他笑得有点喘不上气,“你还害怕你依旧会给他带来伤害,就像当年在疯人院一样,就像我一样。”


约瑟夫神情不变,“是啊,就像我一样。”


政府的监控比他们想象得更严格,更不留情面。爆炸之后,他们曾去观察过现场,发现裘克和卡尔的房间下各设置两个炸弹,裘克当时在门边,侥幸没受太重的伤。但是卡尔,他位处爆炸中心点,那一下几乎要了他的命。


杰克说:“也许我们应该感谢一下萨贝达。”他悠哉游哉地端着红茶往楼下走了。临到楼梯口时,他说:“你不会容忍当年的仇人在你面前发号施令指手画脚甚至再次干预你的。”

约瑟夫半阖着冰蓝色的眸子,只字不语。






杰克和谢必安十指翻飞,密集的敲击声如急雨,范无咎一手搭在他哥哥肩上,略微拧起眉头。谢必安飞快偏头在他手腕内侧点了个吻,说:“你去画平面图。”


范无咎嗯了声,起身去抽了块晶屏来。


杰克雾蓝的瞳里倒映出数以千计的代码来,谢必安眯缝了一下眼睛,强硬插入改写,杰克点了一下确认键,将病毒投放到通天塔的系统里去。他抬起脸,“你解开没有?”谢必安没答话,双手翻飞只见残影,片刻后他吁出口气,将晶屏推到杰克面前,“就是这个。”


杰克看了一眼,径直删去所有痕迹,还过来一个干净如水洗的晶屏。


之后房间内陷入长时间的沉默,范无咎给谢必安按揉手掌,杰克望着天花板发呆。


谢必安终于忍不住开口了,“你……没问题么?”


杰克闭着眼睛轻声笑道,“当然,不过疼了点,尚能忍受。”


而后又归于无声。


直到杰克再次出声,“如果我失败了呢?”


范无咎:“我们会做好准备的。”


“是那艘宇宙航母么?到时候你们撤离的速度快一点,提前先备好能源。到了堡垒以后把责任推到我头上就行。”


谢必安深深皱起眉头,“行了,跟交代后事一样。”


杰克便也没再说话,起身去休眠仓睡觉了。


“晚安,明天见。”







蒸汽之都的核心不是那么好入侵的。


杰克透过病毒发现层层叠叠的武装系统和封锁系统。他有点烦躁地啧了声,从柜子里扯出一套链接终端来。


这是个有点危险的科技产物。


它把大脑和处理器直接链接,用人的思维代替数据流以加快速度。但是使用不慎或者思维脆弱就可能直接迷失在里面,大脑会陷入“停机”。


但是杰克不在乎。他戴上终端,思维像是破闸而出的洪水一半,汹涌着席卷而来,莹蓝的代码试图拦截他,可是在触及的一瞬间便被反噬篡改。终端的绿灯滴滴闪烁两下,倏然跳转成黄灯。

杰克恍若未闻,他甚至加快了思考速度,势如破竹地绞杀防御系统。终端闪起红灯,警告声连成一片。男人微微勾起唇角,仔细琢磨了一下最后的武器系统,思绪跃跃欲试——


咔哒。


终端被人强行取下来,杰克有点狼狈地把被扯乱的头发捋到脑后去,“fuck!裘克你他妈有病吗?!”裘克冷冷看他一眼,“你病得更严重。”杰克暴躁起来,抬腿一脚把裘克踹开,“就差最后一点点了!我现在还要换个方法重新来破解!你脑袋是被门夹了吗?!”裘克用比他更大的声音吼回去:“你的链接速度已经到了终端极限了!没听到警报声吗?!终端使用手册没看过吗!”

杰克一愣,心道这二傻子应该用过终端,但他表面上仍旧漠然而嘲讽,“我还要你教?你个猪皮憨憨。”最后一句是他跟范无咎学的,用中文骂出来真是说不出的爽。


裘克面上显出一点茫然的表情,杰克乜他一眼,返身噼里啪啦敲打光屏,蓝光照亮他苍白的面容,裘克默默忖道,瘦了很多,曾经好不容易养起来的一点肉也没了,坐着的时候蝴蝶骨非常清晰的支棱出来。


他忍不住伸手抚摸他的黑发,低头落下一个亲吻。杰克愣住了,男人湿热的气息扑在脖颈,隐约透出当年的模样。


裘克隐忍地直起身,一只手不容抗拒地压下光屏,低声说:“很晚了,今天早点睡,有什么事我会替你处理好的。


他后退了半步,实在做不到继续留在杰克身边,他往门口走去。当裘克的手触及冰冷的晶屏时,一双苍白而带着薄茧的手抓住他的手肘,裘克登时浑身僵硬。


杰克另一只手从他肩膀滑下,自后方亲密地勾住他颈子,“既然很晚了,那就留下来吧。”


裘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我知道这里应该有一条蓝色链接的,我不是故意卡这里的(超小声),过两天会补起来,卡h卡得太难受了呜呜呜。


TOYI银

p1裘克个人刀子。带主观意识为裘克烧完马戏团后的状态。

p2社医园【社园单向,医园双向】

p3社园刀。

p4医园小甜饼,私设已婚多年,是没有后续的小片段。(

p5上课摸得裘杰草稿【结果被班长发现还以为我ghs??】


社园什么时候都不可能有糖的。流泪猫猫头.jpg

p1裘克个人刀子。带主观意识为裘克烧完马戏团后的状态。

p2社医园【社园单向,医园双向】

p3社园刀。

p4医园小甜饼,私设已婚多年,是没有后续的小片段。(

p5上课摸得裘杰草稿【结果被班长发现还以为我ghs??】


社园什么时候都不可能有糖的。流泪猫猫头.jpg

TOYI银

p1隐晦社园刀。

p2欺诈组,婴儿车。

p3~8 裘杰无脑甜饼x。

p1隐晦社园刀。

p2欺诈组,婴儿车。

p3~8 裘杰无脑甜饼x。

清花吸到舒肤佳了吗

【all杰】那什么的2602(十)

扫雷预警

现代AU,四人同居,监管求生同楼邻居设定

主要cp是裘杰佣杰约杰

文笔小学生,文风ooc,bug满天飞

沙雕段子体,很无聊的玩梗

天朝生活模式预警

*文章中涉及的所有梗都可以拿去用,抱梗麻烦留评


Chapter  10

1.这是几个男人与一台煤气灶的故事

群聊:关爱孤寡空巢老人(4)

14:00  在座诸位的老父亲

艸,刚煎的鸡蛋扣在地上了

14:00  人间美男JOSEPH

我靠我靠我靠没被烫伤8?快躺好我马上就回来做饭!!

14:00  世界第一火箭骑手

@人间美男JOSEPH ID过于恶心举报了口区口区口...

扫雷预警

现代AU,四人同居,监管求生同楼邻居设定

主要cp是裘杰佣杰约杰

文笔小学生,文风ooc,bug满天飞

沙雕段子体,很无聊的玩梗

天朝生活模式预警

*文章中涉及的所有梗都可以拿去用,抱梗麻烦留评


Chapter  10

1.这是几个男人与一台煤气灶的故事

群聊:关爱孤寡空巢老人(4)

14:00  在座诸位的老父亲

艸,刚煎的鸡蛋扣在地上了

14:00  人间美男JOSEPH

我靠我靠我靠没被烫伤8?快躺好我马上就回来做饭!!

14:00  世界第一火箭骑手

@人间美男JOSEPH ID过于恶心举报了口区口区口区,祝您上班摸鱼下一秒就被老板逮捕o

14:01  球场称王萨贝达

@在座诸位的老父亲 您说的这个扣地上 它漂亮吗?

14:01  人间美男JOSEPH

工作室我开的 我是老板 你有意见吗弟弟??

14:03  在座诸位的老父亲

它不是漂不漂亮的问题

它是那种 很特别的那种

【图片】【图片】

14:03  世界第一火箭骑手

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杰克你是怎么做到煎蛋可以把锅也一起扣在地上的

14:03  在座诸位的老父亲

禁言警告:)不会说话就别说

14:05  舒肤佳TV萨贝达

@世界第一火箭骑手 知道为什么你一辈子也追不到yy对象吗?

14:05  世界第一火箭骑手

rnm 好像你能追到一样 

14:05  舒肤佳TV萨贝达

我怎么不能

@在座诸位的老父亲  学长我到楼下了 我们出去吃?

14:06  人间美男JOSEPH

?我还在这呢干什么??

14:06  在座诸位的老父亲

吃什么?

14:06  舒肤佳TV萨贝达

你想吃什么都行

14:07  在座诸位的老父亲

好,我这就下楼

@人间美男JOSEPH 你不用回来了

14:07  人间美男JOSEPH

?我上地铁了???杰克你没良心的吗??

14:08  在座诸位的老父亲

那也行 回来把地拖了 爸爸爱你

14:09  世界第一火箭骑手

不行我还是想问 @舒肤佳TV萨贝达 你个兼职大学生哪来的钱?

14:09  舒肤佳TV萨贝达

看到我的ID了吗 隔壁2601那个女人给我接的硬广 你不配拥有

14:10  人间美男JOSEPH

萨贝达 你穿帽衫的对8?

14:11  舒肤佳TV萨贝达

???对啊 怎么了?

14:12  人间美男JOSEPH

你最好在我之前回家 不然别怪我把你所有的帽衫系带全抽出来系成一根和裘克在客厅玩跳绳:)


2.最后还是两个人打包了东西带回来一起吃

饭后轮到杰克洗碗 这是其余三个人的闲聊时间

“约瑟夫。”裘克用饱满有感情的声音开始朗读空间找到的心灵鸡汤:“当一个男生手上有着小发圈,就等于他在向全世界宣布,他有女朋友了。”

“对啊我女朋友是杰克。”

“杰克用不着这玩意,”萨贝达先生表示:“你是想用这个发圈帮他扎刘海吗?”

“什么我在厨房听不太清楚??谁要动我刘海??”

约瑟夫吓得把手上的发圈也绑到了头发上。


3.艺 术 沦 亡

“不是你俩是不是没见过扎辫子还染发的艺术家?艺术家都长我这样!!”约瑟夫试图以自己2602唯一艺术生的身份对其余两人发出打压。

“完了裘克,全完了,还好我没有那么热爱艺术。”只见奈布萨贝达捂住双眼,以悲痛欲绝的表情拍了拍裘克的左肩:“艺术亡了!!”


4.这是几个男人与一台煤气灶的故事(2)

群聊:民间艺术家联合团体(4)*

11:38  人间美男JOSEPH

报备一下 我手机快没电了 现在回去吃饭 你们是在一起吗?

12:00  球场称王萨贝达

【图片】和学长在一起吃饭的日子 就是朴实无华且枯燥

12:01  世界第一火箭骑手

我艹你们在哪@在座诸位的老父亲 我也要来

12:02  在座诸位的老父亲

不知道哦小鸽鸽 学长的手机现在在我手里哦

12:02 世界第一火箭骑手

我艸艸艸您还是人吗 杰克你要是被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绑架了就眨眨眼

12:02  在座诸位的老父亲

【分享定位】在这

我把手机拿回来了。

12:03 世界第一火箭骑手

我马上到 约瑟夫说他回家吃饭了

12:03  在座诸位的老父亲

回家?煤气灶坏了他吃个篮球??

12:03  世界第一火箭骑手

啊?。他手机关机了我联系不上他

12:04  球场称王萨贝达

我靠乱拧煤气灶会炸的吧 裘克你过来的时候顺便看看我们楼是不是着火了

12:04  在座诸位的老父亲

不一定 约瑟夫不会修估计不敢乱拧 他只会给煤气灶拉小提琴

12:24  世界第一火箭骑手

被你说中了 我现在站在家门口不敢进去 他没有什么精神病史8?

12:25  在座诸位的老父亲

理论上讲没有 你快把他叫出来吃饭一会凉了

12:27  世界第一火箭骑手

没有个P!!他拿提琴砸我头!!!!!

12:28  人间美男JOSEPH

哦晚上好我亲爱的伙计们,今天过的都还顺心吗?

12:29  在座诸位的老父亲

现在才中午:)

@球场称王萨贝达 永远别学艺术* 不然就会变成他那样


5.这回变成了四个男人与一个掉在地上的煎饼的故事

这几个沙雕在餐馆依旧用手机交流的原因据他们自己说是环境太吵懒得喊

12:40  球场称王萨贝达

@世界第一火箭骑手 @人间美男JOSEPH

等你俩的时间够我做八百八十次头部仰卧起坐。

12:41  世界第一火箭骑手

爷到了!!!

12:56  在座诸位的老父亲

@球场称王萨贝达 坐我边上能不能好好吃饭 乱抖什么

12:57 球场称王萨贝达

我 我煎饼掉地上了quq

12:57 人间美男JOSEPH

我在思考杰克到底有什么特别的磁场 是不是坐他身边的人和他自己都有往地上扣东西的天赋

12:57 世界第一火箭骑手

过三秒了 别捡了

12:58  人间美男JOSEPH

你提出了一个哲学问题 裘克

13:01  人间美男JOSEPH

当一个煎饼掉在地上时,它是落地的瞬间就不干净了,还是落地三秒之内捡起来还能吃呢?

它在从你手中离开到接触到地面的这一段过程中是否干净呢?如果在这个过程中有人为你接住了你还会不会继续吃呢?

13:02  在座诸位的老父亲

看你打字的速度还以为是网上又有什么杠精

13:03  世界第一火箭骑手

enmm取决于帮我接煎饼的那个人上完厕所有没有洗手?

13:04  人间美男JOSEPH

那我们把距离拉得更远一些

假使从26楼扔一个煎饼下去,在煎饼从26楼的窗口起飞到拍在18楼小平台的这段时间里,如果有一个上了厕所没有洗手的人为你接住了你还会不会吃呢?

13:05  世界第一火箭骑手

不会

13:06  人间美男JOSEPH

那如果这个煎饼从26楼起飞一直落到一楼,在一楼有一个上完厕所洗了八次手还喷了消毒水的人把它接住了,但接住的地方距离地面仅剩1mm你还会不会吃呢?

13:07  在座诸位的老父亲

禁言警告:)话这么多你不如把账结了吧

13:08  球场称王萨贝达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故事教育我们吃饭不要玩手机


*1.群聊没换 始终是一个群,只是他们在不停改群名

*2.不含任何讽刺艺术生的意思


tbc.

我是水清花

12月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