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裘杰

237.2万浏览    8526参与
疯不默

还没想好标题

【之前打的大纲,莫得思路也莫得文笔,有bug有ooc……五年没写我好垃圾啊orz……】

【先发个片段,有人看我就写(相信没有)】


傍晚,色彩纷杂的布幔撑起的巨大的马戏团帐篷中,人声鼎沸。


人们喝彩着,欢呼鼓掌,用满腔的热情浇灌在舞台上,迎接着即将到来的表演。


“Joker”, 幕后,一个伙计催促着,“快一点,表演就要开始了”。镜前的人头也不回的忙应了一声,铜边的镜子中倒映着被油彩夸张涂抹出的哭泣小丑的脸庞,此时正拿着口红,撇出一个滑稽下垂的嘴角。


裘克熟练地画出妆容,火红的头发蓬松在小丑帽下,向耳侧溢出着,与红蓝色调的小丑服交相辉映着。伙计们都叫他Joker,习惯之后渐渐...

【之前打的大纲,莫得思路也莫得文笔,有bug有ooc……五年没写我好垃圾啊orz……】

【先发个片段,有人看我就写(相信没有)】


傍晚,色彩纷杂的布幔撑起的巨大的马戏团帐篷中,人声鼎沸。


人们喝彩着,欢呼鼓掌,用满腔的热情浇灌在舞台上,迎接着即将到来的表演。


“Joker”, 幕后,一个伙计催促着,“快一点,表演就要开始了”。镜前的人头也不回的忙应了一声,铜边的镜子中倒映着被油彩夸张涂抹出的哭泣小丑的脸庞,此时正拿着口红,撇出一个滑稽下垂的嘴角。


裘克熟练地画出妆容,火红的头发蓬松在小丑帽下,向耳侧溢出着,与红蓝色调的小丑服交相辉映着。伙计们都叫他Joker,习惯之后渐渐忘掉自己本来叫着什么,当然,也不会有人来在意他之前叫着什么。毕竟名字除了称呼以外,本身也没有多大意义。他左右照了照,站起来打量着,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于是迈着滑稽的步伐入了场。


哭泣的小丑以他磨练的纯熟的步伐,左右摇摆着,一步三跳的入了场,或是小跳,或是碎步,翻滚跳跃,腾挪纵身。他用他浮夸的演技和妆容,在观众面前扭捏作态出一个倒霉蛋的形象,把观众们逗得捧腹大笑。每当这时,裘克又止不住的唾弃着观众们,以别人的出丑和不顺作为自己酒饱饭足之后的消遣娱乐。绿色的眼珠一转,余光瞥见了前排一个身着墨绿风衣的消瘦身影,不同于众人,俊俏的脸上挂着笑容,眼睛微微眯起,却偏偏像戴着一张面具,让人捉摸不透。


裘克不止一次看见这个家伙出现在前排的位置,优雅的鼓着掌轻声喝彩,本身就瘦高的身影配上高高的绅士帽鹤立鸡群,在人群中格外显眼,看着碍眼的很。


随着手臂摆动,身体跟随着背向舞台,裘克翻了个白眼,在心里狠狠啐了一口。他平素最厌恶这种“上等人”令人作呕故作优雅的姿态。然后他以一个四脚朝天的狼狈姿势摔倒在场地中央,观众席上笑声更是此起彼伏。


小丑波尔卡的音乐进行着,微笑小丑和驯兽师相继登场。微笑小丑用肢体语言不留情面的嘲笑了哭泣小丑一番,抛弄着他的杂耍球,绕场跑动一周,略过沉浸在欢乐中的人群。在微笑小丑和观众的嘲笑声中,裘克做出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趿拉着脚步退到舞台的一角,暂且结束了这场愚蠢的表演。


微笑小丑得意的大笑着,捉弄着驯兽师的狮子,和驯兽师搭档,引导着狮子在冒火的铁圈间来回穿梭。驯兽师身上的流苏在和小丑的交互中摇曳着,在灯光下熠熠生光,晃痛了裘克的眼。裘克喜欢看驯兽师的表演,看她帽子上的羽毛,蓬蓬的裙裤衬的腰肢格外纤细,金色的长靴黑色的网袜裹着修长的双腿。与狮子相比,身形娇小,却在庞大的兽类身前翩翩起舞。


然而站在驯兽师身边的,永远是笑口常开的微笑小丑,尽管裘克不得不承认,他们俩站在一起的确很般配。


裘克这样想着,不觉乐曲已进行至高潮,欢快的音符拉着鼓膜跳动着,敲得心脏有些慌乱。微笑小丑举托起驯兽师,用一个华丽的旋转结束了这场演出。演员们聚集到台前,鞠躬谢幕。


一时间掌声雷动。人们毫不吝啬的将欢呼送给马戏团,尤其是驯兽师和微笑小丑。甚至有不少鲜花被抛洒下来,细细的洒落在舞台上。


天色渐暗,熙攘的人群散去。演员们也陆陆续续的到幕后换衣卸妆,结束一天的工作。


“哈哈哈哈,瑟吉,你这次表演可真厉害,最后一个动作简直完美!”几个人勾肩搭背的走进更衣室。


微笑小丑摆了摆手,假意谦虚一下,脸上却是止不住的笑意,“哪里哪里,不过是熟能生巧罢了.......还是娜塔莉小姐的舞跳得好”。


裘克啧了一声,坐在角落的一面镜子前,用毛巾蘸着水,一点点擦去脸上的油彩。或许是人太多了,裘克觉得更衣室的空气有些浑浊。


褪去妆容,裘克原本的长相露了出来。五官称得上端正,不算是好看,也绝不算是丑陋。只是眉头蹙在一起,微微下撇的嘴角让整张脸平添了几分阴郁和愁苦,仿佛整个人从来没有笑过似的。也正是因为长相的原因,在一次次的表演中只能作为哭泣小丑而存在,用自己的痛换取观众的喝彩。


“嘿,Joker!”瑟吉笑嘻嘻的搭上裘克的肩膀,“别这么一副不高兴的表情嘛,这次演出不是很成功么?”脸上还没有擦掉的妆容看起来像在嘲笑。


裘克原本贴的很近的的眉毛更深的拧在一起。他敷衍的笑了笑,这些马戏团的伙计总爱用长相来捉弄自己。只是这个长相即使笑起来也是一副强颜欢笑的样子,身后又是一阵笑声。


草草的收拾完,裘克站起身,走了出去。


马戏团的墙上,挂着新拍下的照片,哭泣小丑侧身站在驯兽师和微笑小丑的一旁,油彩画成的泪,静静地挂在眼角。


Gj

特别感谢 @一颗润喉糖—壬迩亡梓  @嵐枢啊 陪我在商城免费打印那里关注了一堆公众号蹭的免费打印
一共15张,
day1发8张,其中4张是给可爱的coser们的
day2发2张(带签绘)因为我觉得会来找我这个死肥宅的都是真爱了

剩下5张是给亲友的,关爱那群不能来参展的旁友们。

特别感谢 @一颗润喉糖—壬迩亡梓  @嵐枢啊 陪我在商城免费打印那里关注了一堆公众号蹭的免费打印
一共15张,
day1发8张,其中4张是给可爱的coser们的
day2发2张(带签绘)因为我觉得会来找我这个死肥宅的都是真爱了

剩下5张是给亲友的,关爱那群不能来参展的旁友们。

滚出我的庄园
跟空哩脑丝交易过粮食后现在放出...

跟空哩脑丝交易过粮食后现在放出来啦,是比较中意的囚徒×糕点师。
我记得点图我记得我欠了好久,我会画完的咕咕咕姑姑(……)

跟空哩脑丝交易过粮食后现在放出来啦,是比较中意的囚徒×糕点师。
我记得点图我记得我欠了好久,我会画完的咕咕咕姑姑(……)

玫瑰冰糕

【杰裘】第五人格杂食党:杰克你个花心大萝卜——杰克×裘克

天边的浮云中,一抹赤色的阳光正慵懒的慢慢向上攀爬,丝毫不顾究竟有多少人期待盼望着它的降临,更不顾及多少人那如同蝼蚁一般不值钱的祈祷。


此时,庄园的一个不起眼的墙角处,一个穿着深色西服,戴着高高的礼帽的杰克挥动了他绑着刀刃的左手,一道风痕快速打出,“啪”的一声清脆的响声过后,草丛中突然多了一名跪倒的男子。


他瞪着不可置信而又有些疲惫的双眼,黑棕色的衣服上满满都是血痕和划痕,看得出来,这位先生应该是与杰克纠缠了许久吧?


“你是……怎么发现我的……”他费力的抬起头,双手紧紧握住一边枯黄的野草,双眼中的疲惫又多了一份。


“呵——”杰克擦了擦染上了血痕的左手,隐藏了眼中疲惫,换上...

天边的浮云中,一抹赤色的阳光正慵懒的慢慢向上攀爬,丝毫不顾究竟有多少人期待盼望着它的降临,更不顾及多少人那如同蝼蚁一般不值钱的祈祷。


此时,庄园的一个不起眼的墙角处,一个穿着深色西服,戴着高高的礼帽的杰克挥动了他绑着刀刃的左手,一道风痕快速打出,“啪”的一声清脆的响声过后,草丛中突然多了一名跪倒的男子。


他瞪着不可置信而又有些疲惫的双眼,黑棕色的衣服上满满都是血痕和划痕,看得出来,这位先生应该是与杰克纠缠了许久吧?


“你是……怎么发现我的……”他费力的抬起头,双手紧紧握住一边枯黄的野草,双眼中的疲惫又多了一份。


“呵——”杰克擦了擦染上了血痕的左手,隐藏了眼中疲惫,换上了嘲弄的意味,“亲爱的不知名先生,你以为你那些拙劣的魔术能够给予你生还的资格吗?这么多次的失误,我若不获取经验,聆听和预估你的位置,我还做监管者干什么?”


“……”魔术师一愣,却只能相信事实——他在隐身的状态下,被杰克打中了。这并非运气,否则杰克会径直往相反的地方走,而不是转身攻击。


他眨了眨疲惫的双眼,紧紧握住枯草的手放开了,被放开的枯草却彻底倒在了一片草丛之中。看的出来,他认命了,他闭上了刚才还依旧坚毅的双眼,确认了自己将死的残酷消息。


他听天由命的被杰克拎到了绞刑架附近,被绞刑绳捆住了脖子。几分钟过后,绞刑架启动,随着咔嚓的一声机关响起,魔术师的身体突然间被吊了起开。


他虽不想挣扎,可窒息的痛苦还是驱动他的求生意志,让他开始乱踢双脚,双手紧紧握住绳子,试图挣脱。但这点微不足道的挣扎根本无济于事,很快,他就彻底断了气,成为一具尸体。


杰克看他彻底断气,还有些不放心,小心翼翼的走上前去,探了探他的鼻息,确定已经彻底没有之后,他才终于如释重负一般的深深吐了一口浊气。


“呼——终于结束了——还好他没有挣扎,否则那个家伙就得赢了。”杰克像是自言自语的庆幸着什么,同时,他似乎也很害怕自己口中的事情真正发生。


突然间,一抹红色的身影从大门口闪了进来,他穿着一件黑色的夹克外套,里衣是一件红绿相间的衬衫,还带着一个有黄色纹路的红色围巾。最为可笑的,就是他头上扁平的小礼帽和脸上戴着的奇怪面具——这等奇装异服,看得出来,他定是一个小丑。


“呦——杰克,怎么了?怎么如此力不从心?”他笑了笑,双眼嘲讽似的眯了眯,一行尖锐而整齐的鲨鱼牙齿展露出来,更深层次的讥讽了杰克的“无能”。他依在墙角,双手抱胸,靠着后背支撑自己,而他嘴角的那抹笑容也越发灿烂了。


“切——庄园业绩第一的小丑裘克先生,你看看你那可笑的妆容吧——莫要把新来的红蝶小姐吓着了——”杰克同样不甘示弱,他快步的走近了裘克,针锋相对的俯视着比他有些矮的裘克。


裘克的脸上出现了几个“十字路口”,他装作一副好脾气的样子,冷冷的咬着牙笑着说:“呵——你这虚伪的英格兰上等人——”


“啧——你这美利坚的下等人……”杰克毫不犹豫的话怼了回去,就像是在做一件时常去做的事一般熟练。


这下,裘克脸上的“十字路口”更多了。


“你等着吧,在你被被求生者遛死的那一天,老子会好好替你收尸的!”裘克的拳头又握紧了一分,似乎下一秒就会打到被自己仰视的杰克脸上似的。


“行啊,裘克先生,我相信您一定非常愿意死在我前面的——”杰克的笑容愈来愈灿烂,可这并非真心之笑,而充满了嘲讽的意味。


“哼!”裘克冷冷的撞开了杰克的身体……


——————————分割线——————————


“裘克,你有看见我的玫瑰手杖吗?”杰克虽然并不想示弱去问裘克,但玫瑰手杖马上就要用,时间来不及了,他无可奈何之下,只能出此下策。


“你说玫瑰手杖?我拿去玩了一下,放在桌子上了。”裘克笑的有些不正常,他把舌头划过有些干燥的嘴唇,似乎想要看一场好戏一样。


杰克正在疑惑裘克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温柔了,下一秒他就跟吃了火药一般,突然间声线沉了下去:“裘克……我的玫瑰手杖是什么情况……”


他的脸隐藏在雾气之中,看起来要被气的雾化了。


玫瑰手杖——从中间被折断了,玫瑰花瓣也都被扯了下来。


“我就稍微玩了一下,就变成这样了——”裘克吐了吐舌头,卖萌似的举起了左手大拇指,然后又慢慢的换成了左手中指。


“裘克!!!你给我滚过来!”杰克的“矜持”一下子如同烟散,忽的就全都不见了。他迈着大步,追着跑的正欢的裘克。


“滚过去是傻子——略略略——”裘克再一次转过头吐舌头挑衅,然后继续向前跑。


杰克眼看追不上他,气的胸口上下起伏,然后,他就注意到了倚在裘克床头的“脚踝终结者”——一辆单车。


他急忙拿起了那辆小小的单车,并高高的举了起来:“裘克,看见了吗,这是你的单车!”


然后,杰克使劲的把单车往地上一砸,一声刺耳的声音响起后,杰克说:“啪——没了!”


“杰克!”裘克停下了疯狂逃跑的脚步,一脸气忿忿的走了过来,指着杰克的面具低沉的诅咒着,“你等着吧,这周业绩你完了!”


“哼——你以为我的实力就那点?我只是没有完全发挥而已!谁玩完还说不定呢——”杰克有些心虚的看了看裘克,他知道自己摔了他的车不对,即便自己的玫瑰手杖也惨遭虐待。


“等着瞧吧,杰克,你的十连胜马上就要终止了!”裘克冷冷的哼出了鼻音,头也不回的走了。


等裘克彻底走的不见踪影了,杰克才敢缓慢的坐下,轻轻的摘下了面具,捂住了自己的嘴。


“噗嗤”一声,他的嘴唇被染上了猩红的色彩,就像是在苍白的画作上点缀了彩色一般鲜艳,这时我们发现,杰克的脸色就像是白蜡凝固了一般,苍白、虚弱。


土地渐渐滴上了他的血,像一朵朵黑玫瑰绽放一般,只有杰克自己明白,自己得了那个时代不可能治好的顽疾——肺痨!


肺痨——红色疾病,在发病时剧烈咳嗽,且容易咳出鲜血……


“啧……我应该还有……一周的生命吧……”他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右手仍旧捂着被血染红的脸。


——————————分割线——————————


“明天就是那傻子颁奖的时候吧——业绩居然比上周翻了一倍,真可惜,我没赢了他啊——”杰克的笑容少有的温柔,他手边的帕子就像是红布一般,原本纯白的手帕,被他的血染成了红色……


“我……能撑到明天……对吧……”他静默着,喉咙中的剧痛已经让他不想开口说话,他只能在心里想一想。


“啧……突然间好困啊……”他的大脑有些昏沉,眼前的光也开始出现黑影,“不能睡……睡了就醒不过来了……”


——好困


——撑不住了


——等不到明天参加裘克的颁奖仪式了


——真希望我们可以在吵嘴一次啊,做不到了


杰克的眼角沁着一滴泪,嘴角流出的血愈发漆黑,就像是被毒药再一次侵染的剧毒液体一般。


但他……为什么是笑着离去的……


“啧……别这么伤感,朋友们,我就是……想要睡一会……”


“睡梦中……还能再见的……”


……


“杰克!你怎么了!”


他眼前的最后一幕,是一个红头发的男子,不可置信的抱着他逐渐冰凉的身体,不停的质问哭泣着……


他却……回答不了了……


天上的乌鸦打了三个盘旋,而裘克却已经无心要什么颁奖仪式了……


失去了竞争对手,竞争还有什么意义……


刀刃轻轻划开皮肤,血液如同决堤的潮水一般涌出,倾刻,血流成河……


裘克抬头望天,雨滴砸在了他的脸上,眼睛里,却不及杰克死时,他内心的千分之一的痛处……


“晚安了,小伙伴们,你们的裘克和杰克不过是去睡了一觉而已,下辈子,会回来的……”


红头发啊


映照着血腥


黑头发啊


迷茫着深沉


疯狂的指针


悄无声息地决定了归途


靡乱的疯狂


声嘶力竭地敲响了丧钟


红头发和黑头发


此刻融为一体


归途和丧钟啊


不见了踪影


Gj
是cp23的无料小卡片,我终于...

是cp23的无料小卡片,我终于就这么粗糙的弄完了,我想问问有多少人想要
day1和day2的小伙伴分别评论里说一下吧
因为获取方式不同

day1:j17摊子的裘克处和撞脸黑花嫁红蝶
day2:撞脸我本人,应该是个穿黑色羽绒服领子一圈毛是粉红色的短发死肥宅

是cp23的无料小卡片,我终于就这么粗糙的弄完了,我想问问有多少人想要
day1和day2的小伙伴分别评论里说一下吧
因为获取方式不同

day1:j17摊子的裘克处和撞脸黑花嫁红蝶
day2:撞脸我本人,应该是个穿黑色羽绒服领子一圈毛是粉红色的短发死肥宅

畸形马戏团

【裘杰/R1ε3】开膛手的小疯子

♞年下疯子裘克×杀人魔杰克,一发完

♞血/腥有,心理变/态有,黑化有,病态有,大人(ε+3=8)有,不适者请走左上角

♞题目来自一位友人的昵称,得到了同意后才用的

♞设定:裘克是个渴望着完美杀/戮的微笑的真·疯子,杰克是个把杀/戮当做艺术满足自己的变/态/杀/人/狂,总之,就是两个不太一样的疯子

♞时间在上世纪,刑侦手段还不怎么发达的时候(自认为剧情里有些地方并不能让这篇恰当的放置在某一个真实发生过的时间段里,我还是决定以剧情为重,所以也算半架空吧,请海涵)

♞最后,我又想写得美一些


献给我的一位朋友,就算你要退坑了,我也很感激我们一起在这个坑里快乐的时光,谢谢你给我的鼓...

♞年下疯子裘克×杀人魔杰克,一发完

♞血/腥有,心理变/态有,黑化有,病态有,大人(ε+3=8)有,不适者请走左上角

♞题目来自一位友人的昵称,得到了同意后才用的

♞设定:裘克是个渴望着完美杀/戮的微笑的真·疯子,杰克是个把杀/戮当做艺术满足自己的变/态/杀/人/狂,总之,就是两个不太一样的疯子

♞时间在上世纪,刑侦手段还不怎么发达的时候(自认为剧情里有些地方并不能让这篇恰当的放置在某一个真实发生过的时间段里,我还是决定以剧情为重,所以也算半架空吧,请海涵)

♞最后,我又想写得美一些


献给我的一位朋友,就算你要退坑了,我也很感激我们一起在这个坑里快乐的时光,谢谢你给我的鼓励和帮助,你让我在三次元里第一次感受到身为文手的乐趣。也献给给我回应的粉丝们,我们的坑换了又换,但相遇的时光还是美妙的,你们给我的鼓励和赞扬都让我深深的感觉到码下每一个字都是快乐的。


如果你喜欢,那么请看正文↓↓↓链接看评论

你见过黑暗燃烧的光吗?我见过,然后无药可救的爱上了那能把我焚烧成灰烬的温度。

————————————————————————

本来说一月再发的,现在发现老福特要搞我,那我干脆一了百了(直面炸号)

@畸形马戏团(的小号) 以防万一放百度云,提取密码在小号


淡定的菌菇火锅
这就是你想要的吗,囚禁在这里像...

这就是你想要的吗,囚禁在这里像宠物一样

这就是你想要的吗,囚禁在这里像宠物一样

羽觞觞觞觞觞
互怼组欢乐多!!耶!!!

互怼组欢乐多!!
耶!!!

互怼组欢乐多!!
耶!!!

小云呐
是个不正经的语c群噢——进群不...

是个不正经的语c群噢——
进群不用交自戏,求点活跃的人,平时真的冷,就差那么一点就成问安群了
一号白金(我)和另一面律师日常互怼了
占tag致歉

是个不正经的语c群噢——
进群不用交自戏,求点活跃的人,平时真的冷,就差那么一点就成问安群了
一号白金(我)和另一面律师日常互怼了
占tag致歉

小云呐
大概是一个吃的cp图个人偏好牛...

大概是一个吃的cp图
个人偏好牛仔x魔术师和all魔?社魔(慈神)也好吃(悄悄)
冷门,还容易被说雷,神吹落泪
总之私心tag了

大概是一个吃的cp图
个人偏好牛仔x魔术师和all魔?社魔(慈神)也好吃(悄悄)
冷门,还容易被说雷,神吹落泪
总之私心tag了

灰烬
半夜为爱发电 我亲爱的小番茄♡...

半夜为爱发电 我亲爱的小番茄♡
私心裘杰裘(脖子上被写名了

半夜为爱发电 我亲爱的小番茄♡
私心裘杰裘(脖子上被写名了

啊呜呜好柔弱啊

【裘杰本《Another  World》三宣及预售】
预售时间:2018年 12/15晚-2019年1/15日

发货时间:2019年二月中下旬左右

预售链接:【2018/12/15日会补】

一宣及印调链接:点这里
二宣链接:点这里

※内容含微量涉及r部分,请不要让家长代替购买

※拍下本子随机发一版二版样式其中一版,禁止差评,不想要就别买【一版为p1/2,二版为p2/3】

※到货请不要返图不要返图不要返图不要返图不要返图不要返图不要返图不要返图不要返图不要返图,关心一下我们的人身安全谢谢

※非常重要请务必看这段
由于最近风头紧,人心惶惶的,于是,

 

【【【请大家...

【裘杰本《Another  World》三宣及预售】
预售时间:2018年 12/15晚-2019年1/15日

发货时间:2019年二月中下旬左右

预售链接:【2018/12/15日会补】

一宣及印调链接:点这里
二宣链接:点这里

※内容含微量涉及r部分,请不要让家长代替购买

※拍下本子随机发一版二版样式其中一版,禁止差评,不想要就别买【一版为p1/2,二版为p2/3】

※到货请不要返图不要返图不要返图不要返图不要返图不要返图不要返图不要返图不要返图不要返图,关心一下我们的人身安全谢谢

※非常重要请务必看这段
由于最近风头紧,人心惶惶的,于是,

 

【【【请大家在购买时,在备注中填写对 裘杰二人哪个高哪个矮  的回答 】】】

如果没有备注,不会发货,请见谅,如果是忘了备注可以私信客服补充。【别自以为牛b轰轰的评论区评论答案,给爱手jian举报的人看见了就不好了】

 

大家可以提前准备好,复制下来,到时候直接粘贴上去,这样会方便想要抢前十五名的朋友
我知道很麻烦,但是请大家谅解,预售时间也是定在一个非常危险的时候,这也是出于无奈。

 

原作:第五人格

cp:JOKER×JACK/裘克×杰克

性质:合志

限制:NC-17

字数:八万左右

页数:200p左右

大小:a5

装帧:封面250g铜板纸,内页100g雅白,封面烫银/烫金,胶装锁线

————STAFF————

主催:啊呜 @啊呜呜好柔弱啊 

宣图:立秋 @麦克罗·索芙特 

封设:立秋 @麦克罗·索芙特 

校对:影禾

封绘:cao @百CAO炖猹。 

文手:安安, @安安Welco 阿莱的井 @阿莱的井 ,桉叶 @桉叶 ,大阪烧 @大阪烧Air ,肥啾 @三层半的肥啾 ,水蒸气【温杪】 @水蒸气 

插图:冬三月 @冬三月想渣基三 ,朱丧丧 @朱丧丧。 ,iris @偏执妄想 

漫画:凉水 @鸽起来自己都怕的凉水 ,口卡子 @空哩 ,啊呜 @啊呜呜好柔弱啊 

明信片画手:本愉 @本愉 ,莓缇缇卡 @莓缇缇卡 

徽章画手:笋干 @腌制笋干 

本子预售价格 69rmb
特典价格    9rmb

 

特典:明信片×4【随书附赠】
 徽章×2【需购买,前十五名赠送】 

试阅请看宣图!

晴空鸟Ala

【男孩持帽的手抖个不停,“先生,赏钱。”他央求道。 
【杰克一言不发,他口袋里一个子都没有,他摸出一片干花叶,丢进帽子中。踩独轮车的男人对他咧开一个大大的笑容,或许是小丑妆容在作祟也说不定。】

@阿莱的井 老师的⭐⭐的配图
她笔下的两个人像是灵魂伴侣一样,超美味o(`ω´*)o

【男孩持帽的手抖个不停,“先生,赏钱。”他央求道。 
【杰克一言不发,他口袋里一个子都没有,他摸出一片干花叶,丢进帽子中。踩独轮车的男人对他咧开一个大大的笑容,或许是小丑妆容在作祟也说不定。】

@阿莱的井 老师的⭐⭐的配图
她笔下的两个人像是灵魂伴侣一样,超美味o(`ω´*)o

今天的翎皮断腿了吗?

占tag致歉...这里就是个语C群宣!谁有兴趣的来玩玩吗!可以随便皮!管理层调戏请随意,规则不是很严格的那种,小白也可以进来哦,但是记得看洗白手册,此群会不定期开群戏,群戏内容主要以不定为主大部分以投票决定(暗戳戳地说一句,上次群戏是个烧脑解密逃脱之类的游戏什么的...)群戏具体内容由我们可爱负责的管理包揽(有时群戏需要背景规则地图之类的就由管理和几位人员画和制订的)有兴趣的来呀!
cp随意组,我们一起来围观戏佬们开车(什么?)
再次占tag致歉...

占tag致歉...这里就是个语C群宣!谁有兴趣的来玩玩吗!可以随便皮!管理层调戏请随意,规则不是很严格的那种,小白也可以进来哦,但是记得看洗白手册,此群会不定期开群戏,群戏内容主要以不定为主大部分以投票决定(暗戳戳地说一句,上次群戏是个烧脑解密逃脱之类的游戏什么的...)群戏具体内容由我们可爱负责的管理包揽(有时群戏需要背景规则地图之类的就由管理和几位人员画和制订的)有兴趣的来呀!
cp随意组,我们一起来围观戏佬们开车(什么?)
再次占tag致歉...

哥们

【杰裘杰】Hear me now

*   偏于慢热的文,设定倾向原设定其余均为私设,有关于现在游戏的状况内容。


---------------


“裘克,你是不是拿这张照片太久了?”


照片里拿着皮鞭的驯兽师站在狮子的面前,裘克只是不断地用手指摩挲着那张照片,他似乎是听到了声音后方才转移了他的注意力到他人身上,瓦尔莱塔刚费劲地用她的前肢将那笨重的宝石拖在镶嵌口里边,她插好了蜡烛任由那从窗口透出的风将那烛光吹的摇摇欲坠,只可惜那蜡烛并不会熄灭,只会将处于黑暗的他们照的几分朦胧,她和那个断了只腿的男人的关系一向不错,瓦尔莱塔相较于其他的监管者更喜欢和他待在一块,兴许是他们...

*   偏于慢热的文,设定倾向原设定其余均为私设,有关于现在游戏的状况内容。


---------------

  


“裘克,你是不是拿这张照片太久了?”



照片里拿着皮鞭的驯兽师站在狮子的面前,裘克只是不断地用手指摩挲着那张照片,他似乎是听到了声音后方才转移了他的注意力到他人身上,瓦尔莱塔刚费劲地用她的前肢将那笨重的宝石拖在镶嵌口里边,她插好了蜡烛任由那从窗口透出的风将那烛光吹的摇摇欲坠,只可惜那蜡烛并不会熄灭,只会将处于黑暗的他们照的几分朦胧,她和那个断了只腿的男人的关系一向不错,瓦尔莱塔相较于其他的监管者更喜欢和他待在一块,兴许是他们曾经都当过演员,当过他人眼中最为滑稽的那个演员。



“噢瓦尔莱塔,今天你要去参加比赛?”



对方回过头,那张面具又多添了几许殷红的色彩,瓦尔莱塔似乎也明白了,最近的裘克总是处于一种极端的疯狂状态参加他为数不多的比赛。


原先的瓦尔莱塔实力增强后裘克便一而再再而三地被扔在一旁,他逐渐脱离了轨道回不到起点也到不了终点,所以他发现了新的玩法,他将那些顽皮的求生者的身体用两刀砍倒在地,他不会遵循规矩将他们放到椅子上,而是将这样报复的心理放在了那些惹人烦的求生者身上,用他的钻头造成更大的血洞,武器扯出时甚至还沾满那些人的血迹,裘克喜欢那种感觉,划破他们的皮肤,看那几近如棉花般的皮肉,无法站起来的痛楚,抱怨着,嘶吼着,求饶着,他们各式各样的举止早已将他最后的耐心给磨损了,求生者也不过是这样那样,假如他们修的机子够快只会在门口给予嘲讽动作,在生死之中却只能反抗着,在必输无疑的情况下求饶又或是倔强地不服输。



“裘克,你这样真的好吗?”



她泛黑的瞳仁盯着对方,直至很久对方才似问非问道



“怪物永远不会疲惫,不是吗?”



---------------



杰克近日似乎最喜欢花,他喜欢娇嫩的花朵最易碎的时候,从最美的一刻到彻底枯萎时的模样像极了短暂的生命,他自己本身体验不到生命的具体流逝,也只能看这些花解解他心头之痒罢了,他善于欣赏事物溃败。


他轻哼起旧伦敦传唱的一首童谣,起身独舞得轻盈以至于他觉得自己似蝴蝶一般,如蝴蝶般的自由感却没有落到他的身上,起了雾的四周越发模糊,杰克叹了口气,他果真是近日脑子不太好才会做这样奇怪的举动。


---------------

  


杰克总在某些状况下冷嘲热讽地对待人,比如现在他们的相遇,尽管两个人算是熟络能够并肩而行,他甚至能够居高临下地勾着对方的脖子在他耳边说些奇怪的话语再挑逗性地吹口气,那狭长的眼睛盯在某个人身上,裘克却也不想搭理对方,有时候毛骨悚然的事情就在于对方明明是摆着那副练习多次的笑容,表情像极了那些贵族可惜举止行为有时候却有些让人摸不着脑袋,就比如对方刚刚所说



——  “裘克,在不远的未来,我或许会超越你。”



.



老天,杰克说的话成了真的,他上场的次数越来越多,在瓦尔莱塔削弱的情况下。



---------------

  


杰克第一次见到裘克失态的模样是在那位新来的女士身上,他今天闲着无聊邀请了裘克打一场游戏,两个人的打法都比较相符,都是比较快的打法所以理所当然的组队了,从一开始漫长的等待过程裘克偶尔和杰克互怼几句就闭口不言了,他近来总是这样,嗜睡又提不起精神,直到准备时间时他看到了穿着精致的女人,他用着他的眼睛看着她,从未离开。


杰克手里仍旧把玩着他的面具,他低下头任由那过长的刘海划过他的眉眼。


最后剩下的女子在他面前颤抖着身体,她显然害怕极了,她只看到了那怪物戴着那被血迹沾在上边已然不似白面具一步步向她走来,她几近要哭出声来地逃跑着,摔倒后还执拗着想要逃开这个鬼地方,那只手可比他快多了,牵起了那正在瑟瑟发抖的女人。


杰克见过她,在他的相片。



“娜塔莎。”



杰克提前说出了那个女子的名字,看着裘克将她丢到了地窖,他怎么也没想到看到这个人放人居然是在他的面前,以这种方式不用任何理由的放了下去。



“说着那个女人的恶迹却还是放了她,你可真够虚伪的,裘克。”杰克用着手帕将那指刃上的血迹擦拭干净,他弄不明白,那个女人的本钱在哪。



“这事用不着你管。”这一次对方没跟他掏心回答,而是用了暴躁的方法结束了这个话题。


那句话说的太小声了,杰克甚至觉得这样的裘克让他不习惯,他不知是真觉得反感还是什么匆匆地离开,离开时留了句:“你这样真不像你。”



.



讨厌妓女不忠贞的爱情观在执着的爱情观败得一塌糊涂。



>>>>


Tbc.


裘克对舞女没意思,这三个人不会三角恋。


杰克刀长五十米

【裘杰】没有人知道知道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除了杰克

是裘杰的爱情魔药(不是)。


主要是不相信bcy的热度。


先发一半,有20热度就努力把另一半赶出来,否则大概就没有动力,要咕咕了。


1


“真的…没有问题吗?”


“只要您在他喝下药水之后,成为映入他眼中的第一人。”店主带着微笑,看向在门口踌躇的年轻女人,“届时,那道目光就会一直追随您,至死不渝。”


少女没有答话,只是用指尖摩挲着手中水晶瓶上的标签。


良久,像是在强迫自己下定决心似的,她转身离去,走向店外漆黑的街道。


远离市中心的夜晚总是一片死寂。道旁的法国梧桐又落叶了。树干上深褐色的斑点像是一只只眼睛,在黑暗中窥伺着她的一举一动。在道路的尽头,有...


是裘杰的爱情魔药(不是)。


主要是不相信bcy的热度。


先发一半,有20热度就努力把另一半赶出来,否则大概就没有动力,要咕咕了。


1


“真的…没有问题吗?”


“只要您在他喝下药水之后,成为映入他眼中的第一人。”店主带着微笑,看向在门口踌躇的年轻女人,“届时,那道目光就会一直追随您,至死不渝。”


少女没有答话,只是用指尖摩挲着手中水晶瓶上的标签。


良久,像是在强迫自己下定决心似的,她转身离去,走向店外漆黑的街道。


远离市中心的夜晚总是一片死寂。道旁的法国梧桐又落叶了。树干上深褐色的斑点像是一只只眼睛,在黑暗中窥伺着她的一举一动。在道路的尽头,有一盏昏暗的路灯在闪烁。少女在黑暗中摸索着,走向唯一的光源。


但她看到灯光暗了下来:在远处的路灯下,一个高大的黑影正向她逼近。


少女攥紧了手中闪闪发亮的水晶瓶,瓶中的液体随着她的动作不断摇晃。


二人即将擦肩而过。


“啪嚓”


路灯亮了。面色苍白的少女看清黑影的面貌--蓬头垢面,外套破旧不堪,仿佛来自年幼的孩童的噩梦中。


夜行的怪物因为突然增强的光线而眯起眼睛。他看见了年轻女孩抱在胸前视若珍宝的水晶瓶。


少女终于无法忍受这目光了。她颤栗着,松开了怀中的瓶子,不顾一切地向前跑去。


只剩下瓶中的液体在另一人手中泛着波涛,和那清脆的声音在黑暗中回荡。


2


杰克是个商人,一个特别的商人。因为他卖的东西与众不同。


他的店里有全镇最精致的首饰,最耐用的钟表。


还有最受欢迎的,货真价实的灵药。有大量女性能够为其质量担保。


当然,钱款当面结清,概不赊账,但允许退货。因为顾客们


往往活不到退货的那一天。


她们往往在开始时被药效迷惑,深陷其中,无法自拔,但到了最后,有很大一部分人会不堪其扰,后悔自己当初的选择。只有这时,她们才会明白“至死不渝”的含义。


发现自己迷恋的人的本质和自己的设想截然不同,一定相当痛苦。而今晚过后,又有一位美丽的女士能明白这个道理。


哦,对了,杰克卖的是爱情药水。如果有谁在喝下药水后看到的第一个人是你,他就会爱上你,对你展开狂热的追求,为期三十天。如果三十天过后,你没有对他报以同样热烈的感情……你知道脑残粉会做出何等疯狂的举动,对吧?


杰克表示,他并不愿意看见一位位如花似玉的少女竞相跳进陷阱,但,商人嘛,最好一句话、一个字都不要信。


他始终认为,自己只是把带刺的玫瑰包上玻璃纸展示给人们看。至于是否被花瓣和反光所吸引,最终被尖刺扎得鲜血淋漓,就不关他的事了。


这天晚上,又有一位少女充满好奇地踏入,提心吊胆地返回。


目送着她走远后,杰克关了灯,在黑暗中独坐,想象着窗外的银月是何等美丽。虽然窗帘自黄昏起便从未打开,但它显然无力阻挡如水的月光一点一点地从缝隙中渗进来。


他听见窗外沙沙响着,像是一只野猫在拖拽沉重的纸盒,盘算着这样的寒夜该如何度过。


但一声巨响将他从思绪中拽了出来--店门被人粗暴地拆下,引得门口的铜铃叮当作响。


来人背对着月光立在门前,看着手上的门,不知所措。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