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裘盲

23.8万浏览    1643参与
沙棠m
医生和病人香不香?甜不甜?

医生和病人
香不香?甜不甜?

医生和病人
香不香?甜不甜?

鹿大叔叔叔🌈w

之前被老福特茶的绿色健康小清新

之前被老福特茶的绿色健康小清新

涂山萌萌
临近考试突然爆肝,有两篇学院p...

临近考试突然爆肝,有两篇学院pa本来打算参赛结果没报上,月考完事根据成绩好坏陆续更新(什)
占tag致歉

临近考试突然爆肝,有两篇学院pa本来打算参赛结果没报上,月考完事根据成绩好坏陆续更新(什)
占tag致歉

今天有太太产裘盲吗
我菜和我想产裘盲有关系吗?没有

我菜和我想产裘盲有关系吗?
没有

我菜和我想产裘盲有关系吗?
没有

鹿大叔叔叔🌈w

来晚了,是接上互换衣服的梗
万圣节快乐

来晚了,是接上互换衣服的梗
万圣节快乐

˚ʚ迷宮花园ɞ˚

【多cp】Trick or Treat? 1

本篇cp有 杰蝶 魔香 摄血 勘咒 鹿蛛 律医 裘盲

脑洞极大 有私设 ooc属于我 禁止ky

以上皆能接受者请继续

ღ .:*・゜♡゜・*:.ღ .:*・゜♡゜・*:.ღ .:*・゜♡゜・*:.ღ

杰蝶

杰克在镜子前左看右看,上看下看,以各种角道欣赏新衣服。

这次的主题貌似是吸血鬼,连挂件也是盛着血的高脚酒杯。

整体以黑红色为主色调。高领披风的后摆长得很像蝙蝠翅膀,在身后随着走动而飘扬,血红色的眼睛和指甲更添一分恐怖。令人畏惧而不失优雅,就像一个吸血鬼伯爵一样。

对了,夜莺小姐好像说有特效...

杰克试了一下,雾隐不仅...

本篇cp有 杰蝶 魔香 摄血 勘咒 鹿蛛 律医 裘盲

脑洞极大 有私设 ooc属于我 禁止ky

以上皆能接受者请继续

ღ .:*・゜♡゜・*:.ღ .:*・゜♡゜・*:.ღ .:*・゜♡゜・*:.ღ

杰蝶

杰克在镜子前左看右看,上看下看,以各种角道欣赏新衣服。

这次的主题貌似是吸血鬼,连挂件也是盛着血的高脚酒杯。

整体以黑红色为主色调。高领披风的后摆长得很像蝙蝠翅膀,在身后随着走动而飘扬,血红色的眼睛和指甲更添一分恐怖。令人畏惧而不失优雅,就像一个吸血鬼伯爵一样。

对了,夜莺小姐好像说有特效...

杰克试了一下,雾隐不仅会变成红色,还会有小蝙蝠飞来飞去。

正巧适逢万圣节,用这个来恶作剧一下吧?

杰克躲在阳台潜伏着,等着美智子回来。

未几,杰克就听到美智子哼小曲的声音,赶紧躲好。

“妾身回来了。”美智子一进屋内,四处张望到处都找不到杰克,灯也没打开,便开始自言自语:“嗯?杰克先生呢?不是比妾身早下班?说是要试新衣服来着?”

“在这里喔,美智子小姐。”杰克的声音从二楼的阳台传来。

美智子满腹疑惑的慢慢走到阳台,杰克穿着新衣服,靠在栏杆上拿着酒杯喝着酒。

“栏杆不高,杰克先生小心不要掉下去。”美智子扬起扇子提醒到。

她被这不到她腰的矮栏杆阴了好几次,再也不想靠近。虽说从二楼掉下下不会受重伤,但还是会痛的。杰克比她高,危险性自然更大。

说时迟那时快,杰克一个不稳向后倾,从阳台上掉了下去。美智子顾不得她讨厌的栏杆,冲上前查看。

可是...除了满天飞的小蝙蝠,什么也没有。

美智子不知所措的抓住栏杆,被杰克从后抱住。

“我在这喔。”杰克在美智子耳边轻声细语:“Trick or treat,美智子小姐。”

美智子声音带着微微的哭腔,抗议着他拿这种东西来玩。


魔香

薇拉对节日没有特别兴趣,但对于有正当理由穿得美美的非常兴奋。万圣节当天,薇拉穿上她的新衣服,画着精致的妆容。

纯白的短款婚纱,由猩红色的一朵朵血花点缀。苍白的脸庞,由绯红色的头花、眼妆、薄唇点缀。今天她是渴求着人血的吸血鬼新娘。

根据节日传统,不是糖果就是恶作剧,她倾向前者。虽然吃糖会胖,但偶尔来一点也是不错的,第一个目标当然是她家那位。

“Trick or treat?”薇拉将她装糖果用的小包包递到瑟维眼下,强烈明示她要糖的意图。

瑟维深知薇拉偶尔发作的孩子气,也一早猜到她万圣节会跟自己要糖。但老实给她糖实在太没趣了,所以决定先闹她一下。

“都给了罗比和信徒们了。”瑟维摊开手,示意自己没糖在身上。

薇拉鼓着脸生闷气只维持了十多秒,不一会就回复原状。

“那...我要恶作剧了。”薇拉拥着瑟维的肩膀,往他的脖子轻咬下去。


摄血

玛丽爱吃甜点的程度,在监管者们中大概只不及作为小孩的罗比和信徒们。当得知万圣节可以理所当然的跟其他人要糖的节日后,皇后殿下兴奋得和几岁的孩童没两样,甚至比真正的小孩子更兴奋。

“哼哼哼~哼哼哼~”玛丽甚至高兴得边哼着小曲边打扮。

为免打扰她的兴致,约瑟夫没告诉她,作为成人是该给糖果小孩的那方。

当玛丽第N度不甘的将自己的点心分出去后,坐在沙发上像小孩子一样生闷气。

突然一袋小饼干出现在眼前,回头一看发现是约瑟夫。

玛丽一脸不解的接过。

“不是喜欢甜食?”约瑟夫靠在椅背,难得居高临下的看着坐着的玛丽。

眼看这小饼干,和刚才他为信徒们准备的奶油饼干不同,上面布满她最爱的巧克力。比刚才的她更不想送给别人,但作为成年人不能这么欺负小孩子,所以玛丽再三确认的问到:“不是给小孩子的?”

“专门为妳准备的。就当是为免被恶作剧的点心。”约瑟夫看一眼厨房示意还有特地留了很多给她,只为她而准备的。

玛丽欣然打开包装吃起饼干来。

“话说夫人妳怎么会打扮成这样?”

她脸上的裂痕,暗蓝色的长裙,要不是眼睛还是黑色的,他还以为是女体化的自己。

“和你一样,喜欢。”


勘咒

“诺顿,trick or treat?”帕缇夏摊开手板向诺顿要糖。

帕缇夏穿着她新衣服,被吐糟她比起象征神圣不可侵犯的修女,更像象征邪恶和恐怖的诡修女。对于这评价她表示委屈,皮肤黑又不是她能控制的。

老实说,她对糖果没有兴趣,但这是节日传统,无可奈何之下才问的!才不是想要糖!真的不是!

诺顿一般都会随身带着糖果,所以她认为成功机率很大。

不料,诺顿勾起她的腰,将她拥入怀中,边抚着她的大腿边在她耳边低喃:“我倒是想看你怎样恶作剧。”


鹿蛛

瓦尔莱塔可以肯定下班回家的班恩身上绝对不会有糖果,所以她有光明正大的理由对他恶作剧。不知道该说他迟钝还胆子大好,甚少能吓到他。

所以,她得挑战!

今年她决定用义肢吓他,一碰就突然掉下来那种。

瓦尔莱塔待在门后特着班恩买菜回来,务求第一时间要糖和恶作剧。

班恩一回来,她就拿着她的塑胶南瓜桶塞到他鼻子下。

“Trick or treat?”

班恩一怔,从购物袋里翻出几个装着东西的小塑胶袋放进她的桶子。瓦尔莱塔看一眼桶里,发现是几块巧克力小饼干。

她人都傻了,先别说班恩不吃零食,他对巧克力过敏啊!怎么会主动买巧克力饼干?!

“玛丽给的,说吃不完。”

班恩解释了为什么理论上跟巧克力饼干无缘的他身上会有这种东西。看着像小孩子一样生闷气的女友,他花了好几秒才想通为什么她会生气。

“你难不成想恶作剧?”

“说出来就不好玩了啊!!!”瓦尔莱塔不断用小拳头锤着他的肩膀宣泄不满。


律医

“Trick or treat?”艾米丽站在弗雷迪的办公桌前,像讨债似的摊着手。

“你都几岁了,还玩这个。”弗雷迪头也不抬,专注在眼前的工作。

“三十二,比你小。而且法律没规定小孩子才能玩这个。”艾米丽一脸正经,理直气壮。

看来她今天是打算跟他杠到底了。

弗雷迪停下画地图的手,双手抱胸,像大总裁面对小员工一样看着自家女友。

“你在装什么?”

“啊?”

“其他人都好好的变装才跟别人要糖,你呢?”

她只是穿着和平常没两样的衣服。任凭她搬出什么歪理,他有自信以他的智慧都能反驳。

“护士。”

......

这可以归类在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了吧?但又不能说她穿的不是护士装。可他是不会轻易屈服的!

“吃糖会蛀牙。”

“分开几天吃,勤奋刷牙就不会。”

既然今天打算跟弗雷迪(理性)辩论,她怎么会没有准备?以他的性格,是绝对不容许她恶作剧的。为了从他身上要糖,艾米丽精心准备了接近一个星期。为求可以和他对答如流,他说一句她反驳一句,以理服人。

弗雷迪翻了个白眼,举起双手以示投降,从抽屉翻出喉糖给她。

“为什么是喉糖?”虽然不讨厌,但她不懂。弗雷迪买的所有东西都以实用性为先,有喉糖毫不出奇,倒不如说有普通的糖果比较奇怪。但哪有人会给要糖的小孩子喉糖的?虽然她不是小孩子就是,但她是讨糖果债的。

“我根本没想到会有一个三十二岁的大孩子跟我要糖,没有准备。不要就省了。”弗雷迪作势收回。

艾米丽赶紧拆开包装将喉糖放进嘴里,以免真的被收回去。


裘盲

裘克为了万圣节,特地为海伦娜买了一大堆糖果,就等她问。

怎料,到晚上她都没跟他要糖的打算。所以,他打算主动出击。

裘克走到在读书的海伦娜面前,低声问到:“小瞎子,今天几月几号?”

“十月三十一日。”

“是什么特别日子?”

“伊莱生日。”海伦娜毫不犹豫的秒答。

...他服了。

裘克因为各种明示她都不懂而沮丧,把她彻底逗乐,呵呵笑起来。

海伦娜让裘克的头枕着她的腿,耐心解释到:“我当然知道了,今天是万圣节。裘克先生一早就买了一大袋糖果,我怎么会不知道?但裘克先生没有万圣节跟人要糖的经验,就想让你体验一下。”

裘克一手抱起海伦娜,霸道地说:“你才是老子想要的糖果。”

ღ .:*・゜♡゜・*:.ღ .:*・゜♡゜・*:.ღ .:*・゜♡゜・*:.ღ

某人要求的万圣节贺文

原本没打算写

手机都快没电了

百岚薇琪

《约定》
★黑执事靓仔X富家小姐盲仔
★ooc

下次更新周日
最近好忙啊,又要考试惹——

《约定》
★黑执事靓仔X富家小姐盲仔
★ooc

下次更新周日
最近好忙啊,又要考试惹——

小木
“咚咚咚,先生,不给糖就捣蛋哦...

“咚咚咚,先生,不给糖就捣蛋哦!”


觉得小巫师海伦娜很可爱!

裘克的南瓜装其实来源于我以前万圣节穿过的南瓜装诶嘿~

“咚咚咚,先生,不给糖就捣蛋哦!”

 

觉得小巫师海伦娜很可爱!

裘克的南瓜装其实来源于我以前万圣节穿过的南瓜装诶嘿~

为什么我总是把天聊死
点图×2是 @今天...

点图×2
@今天有太太产裘盲吗 的裘盲师生pa
暗恋裘克老师的海伦娜
(我就不该描线艹´_>`)

点图×2
@今天有太太产裘盲吗 的裘盲师生pa
暗恋裘克老师的海伦娜
(我就不该描线艹´_>`)

今天百风爱善逸了吗

100lof点文

这里是BY风,占tag致歉

请不要ky或说无关的话,我会第一时间删除

标签里的cp都可以,我选三篇写吧?

(我的肝不允许我全写)

截止明天

在两个星期内写完,写完会@的

要刀要糖请自行备注

以上感谢您的阅读(。・ω・。)ノ♡

这里是BY风,占tag致歉

请不要ky或说无关的话,我会第一时间删除

标签里的cp都可以,我选三篇写吧?

(我的肝不允许我全写)

截止明天

在两个星期内写完,写完会@的

要刀要糖请自行备注

以上感谢您的阅读(。・ω・。)ノ♡


沙棠m
我觉得我好了,第一次画这个。我...

我觉得我好了,第一次画这个。我好慌。这个cp我真的可以!!!

我觉得我好了,第一次画这个。我好慌。这个cp我真的可以!!!

谢铭君

是自己裘盲虐文《无光》的同人……
我……更新了(bu)
大家能猜出来这是哪两幕吗~
(☆_☆)〆(☆_☆)〆(☆_☆)〆
不用怀疑我是刀子精
(ps:第二张图和谐了,有lianjie)
https://pan.baidu.com/s/1_uVgNyA6j-jcKOgv1mrsvw&shfl=sharepset

是自己裘盲虐文《无光》的同人……
我……更新了(bu)
大家能猜出来这是哪两幕吗~
(☆_☆)〆(☆_☆)〆(☆_☆)〆
不用怀疑我是刀子精
(ps:第二张图和谐了,有lianjie)
https://pan.baidu.com/s/1_uVgNyA6j-jcKOgv1mrsvw&shfl=sharepset

星茜

我将告别黄昏
从此挣脱藏身的黑暗
像你的光里坠落
——《混音人生》

我将告别黄昏
从此挣脱藏身的黑暗
像你的光里坠落
——《混音人生》

星茜
努力加油(ง •̀_•́)ง

努力加油(ง •̀_•́)ง

努力加油(ง •̀_•́)ง

今天百风爱善逸了吗

【多cp】男生们的cp问卷(1)

#cp:前机、裘盲、佣空、占祭、摄香、杰园、殓医、勘咒#


#极度ooc注意避雷#


#私设海伦娜是重度近视!!!不是瞎子!!!#

女生篇指路http://qianjibudaowobudao.lofter.com/post/1fec406e_1c6b4461a


----------


Q:什么时候让你最心动?

前:小……小特吗?(脸红)我我我就觉得吧……嗯……其实她什么时候我都觉得很可爱……我都很喜欢的!

裘:(白眼)真腻歪。我?就我家那个半瞎不瞎的?(眼神飘忽)就……她对我笑的时候吧……(不自觉脸红)也就那时候能看看……

佣:死傲娇了解了。(钻头警告)啊?玛尔塔的...

#cp:前机、裘盲、佣空、占祭、摄香、杰园、殓医、勘咒#


#极度ooc注意避雷#


#私设海伦娜是重度近视!!!不是瞎子!!!#

女生篇指路http://qianjibudaowobudao.lofter.com/post/1fec406e_1c6b4461a


----------


Q:什么时候让你最心动?

前:小……小特吗?(脸红)我我我就觉得吧……嗯……其实她什么时候我都觉得很可爱……我都很喜欢的!

裘:(白眼)真腻歪。我?就我家那个半瞎不瞎的?(眼神飘忽)就……她对我笑的时候吧……(不自觉脸红)也就那时候能看看……

佣:死傲娇了解了。(钻头警告)啊?玛尔塔的话,那肯定是每次她残血还要冲上去救人的时候,顽固的样子真的很想让人帮忙挡刀。(笑)

殓:……艾米丽吗?……给我治疗的时候……很可爱……

占:意料之中的答案呢。(笑)不过看上去很安静的伊索也是个醋坛子,看来下次有必要和艾米丽汇报一下——

殓:你敢。(再次入殓警告)

占:好了不闹了。到我了?嗯……(思索)我觉得菲欧娜什么时候都很让我心动的~(笑)

勘:说这种话能脸不红心不跳的也只有你了……

占:也不至于吧?那诺顿帕缇夏小姐什么时候最让你心动呢?(看戏)

勘:这个吗……还是我用磁铁把她吸过来的时候?看她明明满脸通红还要一把推开我,然后跑到远处修机的样子,很可爱。(笑)

占:所以诺顿你不是也脸不红心不跳的吗?!

杰:到我了吗?那还是抱着小姐的时候,(笑),能抱着小姐是我的荣幸。

约:我给克洛伊拍照的时候,或者是我不给她看我拍的照片的时候气鼓鼓的样子。(笑)


Q:吵过架吗?

前:吵是吵过的……不过小特不会生我气的!我,我更不会生她气的!(小声)小特那么可爱的女孩子谁舍得冲她发火……

裘:切(白眼)我?当然吵过,不过一般都是我吵赢——(被打断)

前:很小孩子气的举动,为海伦娜默哀一秒。

佣:同默哀一秒。

裘:给老子闭嘴啊艹,我家瞎子用得着你管?骂哭了也不关你的事——(又被打断)

占:可是役鸟明明告诉我的是每次都是你(被气)跑了之后海伦娜来找你……

裘:都给老子闭嘴啊!(抬锯)

佣:嗯果然是死傲娇。(钻头+窥视警告)咳……我和玛尔塔?打一架就好了。

殓:……所以这就是你和它一起来找艾米丽的理由?

佣:……伊索你个醋坛子……

约:到我了?当然吵过的,不过——(掏出一瓶忘忧之香)有备无患嘛~(笑)

占:这样很阴险哦,约瑟夫先生。

约:一点小手段而已。(笑)

占:所以约瑟夫先生务必给我一点。(面无表情)

勘: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占:这个嘛,菲欧娜生气的时候真的很难哄……(扶额)比小孩子还难哄……无理取闹再加上未来一个星期的恶作剧……当然我不会生她气的。(笑)

殓:你们都好麻烦……艾米丽稍微哄一下就好了,要么就是在游戏里我给她入完殓等她从棺材里出来的时候抱住她就好了……

勘:出现了!面无表情地撒狗粮!

占:不过说到这,杰克先生?你那边应该比较困难吧……

杰:其实也不至于,小姐听话的时候哄一哄就好了,当然不听话的时候,(笑)多备几个稻草人和一个火把,让小姐一个人待在花园大概半天。

勘:还是很麻烦的样子……我和帕缇夏?那和奈布那边差不多,打一架,然后受伤轻的那个扶着另一个去找艾米——

占:诺顿你别说了……东亚醋王要泼醋了……

不远处伊索被威廉和奈布钳住。


我寻思着快到100粉了要不点个文吧(不你不想)

建议和女生篇一起食用~

感谢你的阅读*(^o^)/*


阿降

【杰空】这是给你的,爱的魔法 132

132

<<<

也说不上来究竟是被什么指引着,海伦娜拖着一瘸一拐的腿几乎是跑着上去了四楼。或许这种想法也只是一时闯进脑海,但在这种情况下,海伦娜也只能通过这样的方法来寻找裘克。夜里没有什么灯光,海伦娜只觉得自己的肩膀都快要被冻僵,但是——不找到他,她一晚上都放心不下。

姑娘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哒哒哒哒,从远方靠近了。


厄里斯魔镜早已破碎,离近了才看见青年的背影,他默默地站在那里,双手揣兜,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尽管穿得并不是先前的衣服,盛装之下,海伦娜仍然可以一眼把他认出来,她喘着气,因为剧烈运动,心脏失速跳动。

海伦娜对着背影叫了句裘克。...


132

<<<

也说不上来究竟是被什么指引着,海伦娜拖着一瘸一拐的腿几乎是跑着上去了四楼。或许这种想法也只是一时闯进脑海,但在这种情况下,海伦娜也只能通过这样的方法来寻找裘克。夜里没有什么灯光,海伦娜只觉得自己的肩膀都快要被冻僵,但是——不找到他,她一晚上都放心不下。

姑娘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哒哒哒哒,从远方靠近了。

 

厄里斯魔镜早已破碎,离近了才看见青年的背影,他默默地站在那里,双手揣兜,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尽管穿得并不是先前的衣服,盛装之下,海伦娜仍然可以一眼把他认出来,她喘着气,因为剧烈运动,心脏失速跳动。

海伦娜对着背影叫了句裘克。

 

手臂很痛,腿也很痛,但总算见到想见的人,相比之下这些都算不了什么。裘克的脊背僵直,直到海伦娜步步靠近,他才终于迫不得已转过身来。

“海伦娜?”

青年的声音轻轻的,风一吹就会散。借着外面的月光,裘克看见海伦娜身上、脸上都脏兮兮的,他还是忍不住伸出手,想帮她擦干净:“你去哪儿了?”

 

裘克从来没有如此温柔地说过话,红色卷发从耳后落下来,盖住了他一半的脸。可就在拇指触碰上少女脸颊的一瞬间,一滴滚烫的液体就掉到了他的指尖上。

“对不起……”海伦娜的声音中都带着哭腔,她仿佛只会说这三个字一样,一直一直地在重复,“对不起,裘克,对不起。”

青年的指尖冰冰凉,也在外面呆了很久吧?海伦娜想到。只不过所有的事情对于她来说都不重要了,先前的焦虑也好,疑惑也好,难过也好,都在看到裘克的瞬间烟消云散了。工作忙也没有关系了,原本教授就很辛苦,自己再这样不懂事,就会让裘克非常为难。

她不想让裘克为难,她会自己调节好情绪,她不想给他添麻烦。

 

“我……”

少女抬起通红的眼,在肚子里打了几遍的草稿还未说出口,就被青年竖起一根手指点在嘴边,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嘘,不用说了,我都明白的。”

他的目光依旧温柔,其实从一开始起,海伦娜就明白的,虽然不同于杰克,但,裘克依然是个温柔的人。他的温柔并不是性格上那种被定义的好相处,而是在你难过的时候,他会始终陪在你身边,支持你,保护你,用尽自己的一切。

裘克会用他的方式来温暖你。

 

自己的心意被对方领到,海伦娜高兴地擦掉脸上的眼泪,用力点头:“嗯!”

厚重的乌云被吹散,月光透过玻璃照了进来,映亮了裘克的脸。

可是为什么,他的表情如此悲伤?

 

“可能我们并不适合在一起,海伦娜。”

 

薄薄的嘴唇中吐出来的话是海伦娜所不能理解的,方才还认定心中已经不会再有隔阂的姑娘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笑容僵在了脸上。裘克勉强露出一个微笑,他的掌心抚上少女的脸。想起之前海伦娜跟卡尔在一起的开心模样,裘克只觉得胸口像是被人捅了一刀一样难受:“要不,我们先……分开一段时间吧。”

 

为什么。

女孩儿望着面前的人,她的语言像是被冻结了似的,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为什么,为什么要离开?是不是因为她太不听话,太不懂事,给裘克带来了太多麻烦,所以裘克才会选择分开?

心脏就像是被人拿着刀一片一片地往下割肉,一刀,一刀,又一刀。海伦娜深呼吸几次,胸腔痛苦的情绪却完全不能缓解,越往里吸气就越团成一团,逐渐膨胀,将她吞噬。

嘴上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有不争气的眼泪一个劲儿地往下掉。大块的乌云再一次把月亮给挡在后面,这一层的空间,再次瞬间变回原来的黑暗。

 

手臂也好痛,膝盖也好痛,但这些都比不上心里的难过。

是因为自己太没用了吧,所以才会变成这样。

 

良久,海伦娜终于有了动作。

她摘下自己的眼镜,拉住裘克的手,把眼镜放在他的掌心。

 

“谢谢你……之后,我也不再需要这个了。”

 

重新获得的光明就和裘克一样,就算拥有也是短暂的,却成为少女生命里最耀眼最灿烂最值得珍惜的时光。但这终究也只是梦,梦醒的那刻,就应该结束了。

是她太过贪婪,想要永久。

海伦娜几乎是强撑着才露出一个丑丑的微笑,她拄着盲杖,慢慢离开了。

 

<<<

三强争霸赛并不是在一段时间内将全部内容都比完的,它每个几个月进行一次比试,中间的时间还要留给学生们学习,以及解锁金蛋当中的内容。玛尔塔想这线索简直快要想到头秃,原本杰克是打算给她点建议的,不过玛尔塔婉拒了——她还是想自己尝试一下。

早上起床看着枕套上落着的蜜糖色发丝,玛尔塔总有种感觉,自己很快就会变成老太太。

还有,最近海伦娜的状态也并不算太好。

在圣诞舞会杰克跟她算是非正式求婚后,玛尔塔便回了寝室准备休息,直到晚上很晚海伦娜才回来,她什么话也没说,换下衣服洗了澡之后就睡觉了。她肯定海伦娜身上发生了什么不太好的事,可就算问她,少女也只会避开玛尔塔的目光,只摇头不说话。

唉,青春期的少男少女们啊。

 

“嗨,小伙子们小姑娘们——”

又是一节变形课,本以为会看见裘克教授,没想到却是另一张熟悉面孔。留着胡子的男人背着登山包,手里拿着一本书高高兴兴地走进教室——正是玛尔塔的人生导师,德姆斯特朗的校长库特·弗兰克先生。

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学院的四年级们都睁大了眼,不知道为什么这人会突然冒出来。库特拍拍手掌:“这个嘛,你们裘克教授因为任务太繁重了做不完,我就来帮他分担一点,别用那种眼光看我嘛我好歹也是个魔法界知名旅行家还出过好多本书,对了在外面可别说我是德姆斯特朗的校长哦——那么,就让我们开始今天的课程!”

 

如果杰克在的话,他应该会很开心吧。玛尔塔想。

但少女的目光不自觉地就往海伦娜那边飘了,少女低着头,没有人能看见她脸上的表情。

阿降

【杰空】这是给你的,爱的魔法 131

131

<<<

如果这是一场梦的话,玛尔塔只希望,自己永远都不要醒来。

舞会在进行到后面一半的时候就变成了彻底的狂欢,喜欢摇滚的孩子们甚至拿了自己的乐器跑到台上,一个劲儿地摇头摆脑,弹唱疯狂的曲子。杰克牵着玛尔塔的手,拉着她走出人群,两个人掌心的热度互相传递给对方,在穿出人群的那一刻,相牵的手变成了十指相扣。

这种感觉甜兮兮的,又带着点隐瞒所有人的刺激。

直到两人刚好撞上了走进来的海伦娜。


“咳咳……”玛尔塔有点尴尬地松开青年的手,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你去哪儿了?我刚要去找你。”

裘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在礼堂了,杰克回过头去看。他替玛尔塔解...

131

<<<

如果这是一场梦的话,玛尔塔只希望,自己永远都不要醒来。

舞会在进行到后面一半的时候就变成了彻底的狂欢,喜欢摇滚的孩子们甚至拿了自己的乐器跑到台上,一个劲儿地摇头摆脑,弹唱疯狂的曲子。杰克牵着玛尔塔的手,拉着她走出人群,两个人掌心的热度互相传递给对方,在穿出人群的那一刻,相牵的手变成了十指相扣。

这种感觉甜兮兮的,又带着点隐瞒所有人的刺激。

直到两人刚好撞上了走进来的海伦娜。

 

“咳咳……”玛尔塔有点尴尬地松开青年的手,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你去哪儿了?我刚要去找你。”

裘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在礼堂了,杰克回过头去看。他替玛尔塔解围时裘克还在他身边,只跳个舞的功夫,这家伙就不知道跑去哪里了。海伦娜抱着怀中的盲杖,她的眼神也一直在朝礼堂里面飘过去:“裘克教授他……”

“没有找到你吗?”杰克插了句话。

 

毕竟这个一根筋的家伙实在是太好懂了,喜欢的人不在这里,那就一定要找到为止,不然他也根本不会放心。因为了解裘克,在看见海伦娜孤身一人的时候青年略有意外。海伦娜摇摇头:“我没有看到他。”

“之前你说要先过来的,去哪里了?”玛尔塔刚靠近她,就感觉到姑娘身上散发出来的一阵凉意,看起来像是在外面待了很长时间。玛尔塔握住海伦娜的手,果不其然,摸到一手冰凉。

玛尔塔压低声音:“我担心你。被赶上去跳舞之前,找了你很久。”

海伦娜的表情有点黯淡,她摇摇头,同样抓住了玛尔塔的手:“抱歉,玛尔塔。”

 

但是很快,海伦娜就将手从同伴的手中抽出来了,她勉强对玛尔塔笑笑,冲两个人颔首示意:“我先去找找裘克,很可能我们走散了。”

“嗯……”玛尔塔一顿,“早点回来。”

 

在目送海伦娜离开之后,背在身后的手再一次被人牵住。比起姑娘来有些粗糙的指腹顺着掌心细嫩的皮肤向下,最终插入两指之间的缝隙。幸好这个地方没什么人,玛尔塔在心中纠结了一下下,还是扣紧了杰克的手。

背后,喧闹的声音从未停止。让美智子头疼的仍旧是一左一右的谢必安与范无咎,艾玛挽着克利切的手臂,两个人都很开心地跟着唱跳,游离在人群外的奈布拿了两杯酒,正微笑着递给艾米丽。

杰克突然轻声对玛尔塔说道:“我们逃走吧。”

 

“我们逃走吧。”

这句话就像蕴含了无限力量的魔咒,玛尔塔还没反应过来时,青年就已经拉着她朝远处飞奔,地上盖了一层不厚不薄的积雪,宴会还未结束,两个人就先行在上面踩出几行足迹。

夜里的风有点凉,但是这完全不足以抵消少女内心的那份悸动。没跑两步,玛尔塔就发现碍事的高跟鞋,这点自然没有逃出杰克的眼,青年忽然一把穿过玛尔塔的腋下,像是抱起公主一般,将玛尔塔打横抱了起来。

 

“呜哇……!”突然袭击让玛尔塔搂住了杰克的脖颈,裸露在外的肩膀被布料这么蹭着,倒也没有刚从室内出来时那么冷了。她往杰克怀中蹭了蹭,抬头看向还在落雪的夜空。

她笑出来:“我们要逃到哪里呢,瑞纳德先生?”

室外的温度偏低,玛尔塔的口中都呼出了白气,霍格沃茨实在是太大了,想要找到没有人的地方简直易如反掌。青年微长的刘海儿偶尔会盖住眼睛,玛尔塔小心地把杰克额前的碎发拨开,看着他的双眼。

 

算算,她已经喜欢了他四年了。

从第一次那趟通向未来的列车开始,从她见到他的第一眼,玛尔塔就已经喜欢杰克了。

年龄也好,身份也好,矛盾也好,或许曾经是他们之间难以跨越的鸿沟,但是之后,这些都不再会是障碍。

 

 

“等你毕业之后,我们就结婚吧。”

 

他的眼睛里有着揉碎星河后落下的光芒。

时间突然静止,旁边的雪松因为风的原因哗啦啦地发出声响,世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玛尔塔能够清楚地听见自己的心跳。

 

咚咚。咚咚。

咚咚。咚咚。

 

看似像是随口问出来的话语,按照杰克的性格,一定在心中排练了千百遍。他收紧了手臂,生怕玛尔塔会逃掉似的。

原来杰克这么优秀的人也会紧张和担心吗?

 

滚烫的眼泪忽然落了下来,杰克没有反应过来,就连玛尔塔自己也没有反应,可它就是掉下来了,毫无征兆,连丁点给人反应的时间都无。少女愣了下,她摸摸自己的脸颊,摸到了一手湿润。

幸福到极致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呢。

玛尔塔无法形容出口,就好像现在这样,小小的一颗心脏被盛得满满的,盖住盖子也想着向外溢出来,再也容不下其他的。她的眼中只有杰克,正如,杰克的眼中也只有她。

玛尔塔抬起手——尽管她发现此刻她的手正剧烈地颤抖着——捧住杰克的脸颊。少女直起身子,在那份永远可以包容她的温柔的目光中,两片温热的唇瓣贴上了杰克的。

一生所爱。

 

<<<

海伦娜抱着盲杖飞快地在校园跑着,现在的她,迫切地想见到那个人。

原来自己一直都是被珍视着的啊,在自己没有注意到的其他地方,在意的人也会投来注视的目光,也会寻找自己究竟在什么地方。海伦娜从来没有一刻这么厌弃过自己生来多病的柔弱身体,她只是想找到裘克,抱紧他,告诉他,她好喜欢好喜欢他。

黑夜中,视力偏弱的姑娘没有看清路上的一块石头,扑通一声摔倒在地。露在外面的胳膊肘磕在地面上,把皮摔破了,正往外流着血。海伦娜光是抬起手去查看情况,两只手臂就传来钻心的疼。

……更要命的是,她把裙子给摔破了。

但她只是拄着盲杖从地上站了起来,甚至连裙子上的土都没有拍,便又开始寻找裘克,她跑去了他的办公室,跑去了他给他们上课的教室,甚至又回礼堂找了一遍,都没有看到青年的踪影。突然有那么一刻,海伦娜的脑袋里生出个年头,她总觉得裘克就在那儿——在曾经存放厄里斯魔镜的教学楼四层。

她不顾受了伤的腿,一瘸一拐地朝目的地跑去。

阿降

【杰空】这是给你的,爱的魔法 130

130

<<<

漆黑的天空中飘起了雪花,仰起头来看,就好像玻璃球中纷纷扬扬落下来的羽毛,缓缓飘落在海伦娜的掌心上。海伦娜将盲杖放到一旁,双手托着,看着小小的六边形落在手上,迅速地融化掉。

皮肤的温度对于它来说太高了,受不住,这样美丽的形状,也只有落下来的瞬间才能看得清楚。身着盛装的海伦娜这才反应过来已经很晚了,可远处喧闹的音乐声仍然响彻,踩在一层薄薄的雪里,无论怎么想,多觉得冷清。

海伦娜打了个寒战,她的肩膀还裸露在外,被凉风一挂,就觉得有些冷飕飕的。

但是她不想回去。


无论出于怎样的心情,她都不想回去——可能从某一个角度来说,她是羡慕艾玛的,父亲...

130

<<<

漆黑的天空中飘起了雪花,仰起头来看,就好像玻璃球中纷纷扬扬落下来的羽毛,缓缓飘落在海伦娜的掌心上。海伦娜将盲杖放到一旁,双手托着,看着小小的六边形落在手上,迅速地融化掉。

皮肤的温度对于它来说太高了,受不住,这样美丽的形状,也只有落下来的瞬间才能看得清楚。身着盛装的海伦娜这才反应过来已经很晚了,可远处喧闹的音乐声仍然响彻,踩在一层薄薄的雪里,无论怎么想,多觉得冷清。

海伦娜打了个寒战,她的肩膀还裸露在外,被凉风一挂,就觉得有些冷飕飕的。

但是她不想回去。

 

无论出于怎样的心情,她都不想回去——可能从某一个角度来说,她是羡慕艾玛的,父亲是格兰芬多的院长,从小就生活在有魔法的世界中,曾经的瓦尔莱塔教授把她放在心尖尖上,现在教授离开了,克利切仍然视她为公主,身边还有奈布这样很要好的朋友。想到这里,海伦娜的鼻腔就有点发酸。

作为麻瓜,她真正认识到魔法还是在11岁的那年夏天,可是在那之前,她一个人孤单地度过了10年的时间,没有朋友,陪伴她的就只有书中的知识。

可能她这么想是不对的吧,她真的好希望,好希望自己也会被重视起来。

 

海伦娜默不作声地擦掉脸上的眼泪,她刚一转身,就被身后的人吓了一跳:“呀!”

 

那是个戴着口罩的少年,银色的长发在脑后梳了个小马尾,身上披着的魔法袍绣着拉文克劳的标志。对方似乎也没想到会在这儿遇见别人,他往后趔趄了一步,眼睛瞪大。

“抱…抱歉……!”海伦娜连忙向人家道歉,“吓到你了,不好意思。”

对方摇摇头,并没有说话。

 

海伦娜的眼眶还是红红的,虽然她惊讶于圣诞舞会竟然也有学生没去参加,不过现在并不是深究这个的时机,或者说,就连在校园里找个地方一个人哭都已经变成了种奢望。海伦娜拿起靠在树上的盲杖,对对方点点头:“不好意思了同学,我先走了。”

哪怕对方戴着口罩都能看得出来是个清秀的少年,眼睛是罕见的银灰色,在视线对上的一刻会别开。正当海伦娜要离开时,对方突然伸出手来,给她递了一块手帕。

 

海伦娜疑惑地看着他,对方却再次把手帕朝她递了递,没有说话。

“谢谢你……我是海伦娜·亚当斯,请问你是?”

感激于对方的帮助,姑娘礼貌地询问,隔了很久,少年才很小声地说道:“……伊索·卡尔。”

 

<<<

裘克找遍了所有的地方,都没有海伦娜的身影。

他想自己应该是脑袋出了问题,先前海伦娜来找他的时候,那么明显地有事的样子,自己都能忽视掉,之后更是忙着上课和应杰克与美智子的邀,把这个事情彻底抛在了脑后。

如果海伦娜真的发生什么事,那他一定无法原谅自己。

 

其实今天他也精心打扮了一下,自觉没有比杰克差到哪里——衬着红发的礼服显得他就像十九世纪的伯爵,领口和袖口处繁重的白色蕾丝边衬得他脸都快要赶上美智子地白。裘克原本打算好了,不找舞伴,等舞会快要结束没什么人时请海伦娜跳上一曲,可是现在,他的意中人并没有出现在现场,裘克放下手里的酒杯,快步走出了礼堂。

教室也好,格兰芬多的公共休息室也好,裘克都穿着太过郑重的礼服去跑了一趟,但都没有发现海伦娜的身影。直到看见飘荡在空中的尼古拉斯爵士——那是格兰芬多的常驻幽灵——去问了才知道,这孩子往禁林方向跑了。

 

顾不得形象,裘克大步朝那边跑去。

——他跟杰克差得地方也太多了,或许身边有一个如此优秀的朋友,对于哪个人来说也都会是打击。最开始在意海伦娜的时候,也曾一度担心姑娘会像其他人那样喜欢上杰克,虽然他从来就没觉得这家伙帅到哪儿去,不过好在并没有。

这是属于他的宝藏,无论是谁,都别想从他手中抢走。

 

这么长的路,跑下来,饶是裘克也变得气喘吁吁。

他沿着路找寻,就在即将进入禁林的入口,他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少女穿着繁复的裙子,倚靠大树而坐。

 

“海……”

 

裘克刚要叫出声,却突然看到海伦娜身边还坐着个人。

穿着拉文克劳的校服,一头银色的发让裘克觉得眼熟,直到看见侧脸时才想起来,这是鹰院的一个存在感很低的孩子,叫伊索·卡尔。

他看见海伦娜正转头对卡尔笑,聊天聊得很尽兴的样子。

 

后面的话又被裘克收了回去。

之前遇见海伦娜的时候,她被斯莱特林的那群小孩子欺负,大声地叫小瞎子,那段时间她给人的印象就是十分懦弱,又没有什么力量帮自己反击回去,如果身边没有玛尔塔他们,她大概真的会一个人独来独往到毕业。

她真的很少那样笑,就好像什么负担也没有,只是单纯因为开心所以才笑。

 

海伦娜好像并不需要这么担忧她。

 

裘克原本想要伸出去的手顿了顿,又收了回来。他嘲讽地笑了笑,摇头,转身往办公室走去。

 

 

“真的很谢谢你,卡尔。”海伦娜的心情明显好了些,她站起来,拍拍裙子,“关于魔药学我总是有点弄不太懂,今天你这么一说,让我明白了不少。”

“嗯。”伊索依旧没有看他,他低下头,翻开了自己带过来的书。海伦娜也不便过多打扰,她跟伊索告别之后,看了看礼堂的方向。

这个时候,裘克会不会已经跳完了呢?

 

鬼使神差地,海伦娜往礼堂的方向走了。

星伯利亚大尾巴狼

来自快饿死的鸽子的瞎逼逼

裘盲真的好冷。

有劳斯愿意寒假一起搞产粮活动暖tag🐴?


占tag歉

裘盲真的好冷。

有劳斯愿意寒假一起搞产粮活动暖tag🐴?


占tag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