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裘舞

11.2万浏览    471参与
罗妮🍫
哈斯塔“不要看了,啥子都没得”

哈斯塔“不要看了,啥子都没得”

哈斯塔“不要看了,啥子都没得”

腿腿想吃大五花

【多cp】關於莊園的冬天

✘多cp 但不在一個故事裡

✘注意避雷

✘ooc屬於我

✘他們對冬天的認識或者發生的故事

✘如標題 莊園背景萬歲

【多cp】關於莊園的冬天

✘多cp 但不在一個故事裡

✘注意避雷

✘ooc屬於我

✘他們對冬天的認識或者發生的故事

✘如標題 莊園背景萬歲

白鱼🐟
(1)把以前的裘舞小短漫重新发...

(1)
把以前的裘舞小短漫重新发一下(因为是以前的画所以画的不好,但还是想发出来一下
观看顺序从左向下再从右向下
(内容大概是舞女回忆起从前的事不太高兴,然后裘克让舞女高兴起来(?自己体会_(:з」∠)_

含ooc

(1)
把以前的裘舞小短漫重新发一下(因为是以前的画所以画的不好,但还是想发出来一下
观看顺序从左向下再从右向下
(内容大概是舞女回忆起从前的事不太高兴,然后裘克让舞女高兴起来(?自己体会_(:з」∠)_

含ooc

白鱼🐟
摸鱼(好久没画裘舞了。练水彩中...

摸鱼(好久没画裘舞了。练水彩中。

摸鱼(好久没画裘舞了。练水彩中。

盗墨为诗

三更归梦三更后 Part 13.

憋了这么久

老牛仔终于出场了hhhh


Part 13.

  后来,玛格丽莎把所见的内容讲给裘克听,经分析,两人得出了以下的结论:

  1. 他们在后面可能会遇到类似幻境的关卡
  2. 他们应该会以某种方式,和艾米丽、玛尔塔、奈布、艾玛他们相遇
  3. 幻境的内容大约是玛格丽莎不堪回首的过去
  4. 裘克不会陷入幻境或成功破解了幻境
  5. 伊德海拉暂时应该是安全的,至少没有被完全控制
  6. 玛格丽莎和艾米丽要去的那个庄园中枢是脱险的核心
  7. 玛尔塔和奈布有某种任务或是陷入了危险

  那么现在还有个问题,艾玛去哪了?

  “奇怪…”...

憋了这么久

老牛仔终于出场了hhhh



Part 13.

  后来,玛格丽莎把所见的内容讲给裘克听,经分析,两人得出了以下的结论:

  1. 他们在后面可能会遇到类似幻境的关卡
  2. 他们应该会以某种方式,和艾米丽、玛尔塔、奈布、艾玛他们相遇
  3. 幻境的内容大约是玛格丽莎不堪回首的过去
  4. 裘克不会陷入幻境或成功破解了幻境
  5. 伊德海拉暂时应该是安全的,至少没有被完全控制
  6. 玛格丽莎和艾米丽要去的那个庄园中枢是脱险的核心
  7. 玛尔塔和奈布有某种任务或是陷入了危险

  那么现在还有个问题,艾玛去哪了?

  “奇怪…”

  玛格丽莎闭眼细细回想

  “我的‘梦’里,艾玛没有出现”

  “这样”,裘克起身,“我们接着往前走,说不定会遇到他们,更何况,走一步算一步是我们现在唯一的选择不是吗?”

  玛格丽莎点头跟上

  在这个他们完全没有认知的地方,谁都没有选择的余地

 

  迷宫很大,但其实里面的路子并不复杂,兜兜转转,很快找到了地图的入口

  玛尔塔、裘克、艾米丽、菲欧娜

  奈布、玛格丽莎、艾玛、海伦娜

  这八个人,率先找到了类似游戏入口的地方

 

  月亮河公园,按正常的规则破译,八个人在没有受到任何干扰的情况下,顺利打开了大门

  裘克还调侃说,终于体验了一把求生者的感受

  只是,这一整局都没出现监管者,是什么意思

  果然,要出门的时候出现了提示

  只能出去四个人

 

  “玛格丽莎、裘克、艾玛、海伦娜,你们四个先出去,我们留下”

  玛尔塔他们听玛格丽莎讲了梦的内容,决定这两个当事人先离开这个地方,避免发生意外

  艾玛和海伦娜就不用说了,出去说不定还安全一点,况且有裘克在,他们也能放心

 

  大门徐徐关上的同时,他们要面对的敌人不知从何处一窝蜂地出现

  简单一句话,一群杀人机器

  “这场仗,难打啊”

  奈布握紧了手中的匕首

  “这种东西我在没进到这里前面对过,很棘手,不过这些看起来要稍微好对付一点”

  玛尔塔点点头

  “菲欧娜,你们两个用门之钥尽量规避到安全的地方,优先保证自己的安全,这边交给我们”

  菲欧娜点头,带着艾米丽脱离战场

  起点站前的战火正式打响

 

  就像奈布说的,这些东西对付起来不难

  唯一的问题是数量太多,一个一个杀下去肯定不是办法

  就在玛尔塔和奈布双双控场失误被逼到角落的时候,有鞭子甩来,绑紧玛尔塔和奈布的手腕,把二人拉上了二站站台

  当然,有枪的玛尔塔殿后

  在空中调整好方向,一个漂亮的后空翻,玛尔塔稳稳落在站台的围栏上

  “凯文,好久不见”

  波澜不惊的语气,他们似乎对年轻牛仔的出现并不感到意外

  “喂喂,我说你们,能不能给点惊喜的表情,好歹我突然出现救了你们哦?”

  “切”玛尔塔和奈布同时不屑

  因为信任你们,所以在任何关头,突然的出现都不意外,那是同生共死的人独有的默契

  没时间寒暄,远远地,他们能看到艾米丽那边似乎也遇上危险了,不知道她们能不能应付

  “现在”,玛尔塔居高临下看着凑过来的敌人,凌厉的眼中有嗜血的光,“该想想怎么处理这些杂碎了”


镜月(Ow0

Chapter 2 【自由】

这是我第一次写裘舞,所以对于角色性格的描写可能会有偏差,如有不适请自行退出,谢谢大家。


主cp:【裘舞】

(避雷请注意!!!

※ooc预警

※血腥场面预警


-----------------


【你可以尝试逃离,但它终究会追上的。】

玛格丽莎没有想到自己会再一次的见到裘克,更没有想到会是以这种形式。马戏团的地板被鲜血染成红色,在过于华丽的舞台之上,小丑的笑声伴随着电锯运转将噩梦拉入地狱,而现在就只剩下玛格丽莎和瑟吉了…

他们两个被逼到角落,瑟吉突然对玛格丽莎撑起一个诡异的笑容,然后趁着她愣神的时候,瑟吉毫不犹豫的把玛格丽莎推向裘克,反应不过来的她只能闭上眼接受自己的命运,祈祷痛苦能够赶快...

这是我第一次写裘舞,所以对于角色性格的描写可能会有偏差,如有不适请自行退出,谢谢大家。


主cp:【裘舞】

(避雷请注意!!!

※ooc预警

※血腥场面预警


-----------------


【你可以尝试逃离,但它终究会追上的。】

玛格丽莎没有想到自己会再一次的见到裘克,更没有想到会是以这种形式。马戏团的地板被鲜血染成红色,在过于华丽的舞台之上,小丑的笑声伴随着电锯运转将噩梦拉入地狱,而现在就只剩下玛格丽莎和瑟吉了…

他们两个被逼到角落,瑟吉突然对玛格丽莎撑起一个诡异的笑容,然后趁着她愣神的时候,瑟吉毫不犹豫的把玛格丽莎推向裘克,反应不过来的她只能闭上眼接受自己的命运,祈祷痛苦能够赶快结束,可是被撕裂的疼痛感却迟迟未到…

趴在地上的她稍微睁开眼睛,只见瑟吉的双腿都被砍下,他似乎试图向裘克求饶,但裘克只是笑着把瑟吉的脸皮撕下。一声刺耳的哀嚎甚至盖过了电锯的声音,但也只有一瞬,死亡随即降临在他身上。

裘克缓缓的转过头来,眼睛对上的那一刻吓得玛格丽莎四肢发软,她完全没办法站起来,更不用说逃跑了,裘克的眼神满溢着疯狂,而瑟吉已经在那个角落变成无数碎块,下一个…就是自己了呢…

玛格丽莎趴在地上蜷缩成一团,嘴里似乎念叨着些什么,或许是死前的忏悔吧?脚步声逐渐接近,那笑声逐渐压过鼓噪的心跳,到最后整个世界静默无声…

等到玛格丽莎回过神来,裘克已经消失无踪,空气中依然弥漫着血腥味,而她是唯一的幸存者…

何等幸运?何等不幸?这一切是如此的沉重…

玛格丽莎对未来有些迷茫,过去的她曾经憧憬着自由,如今连归宿都没有了,还是自己亲手葬送的。

她眼睁睁的看着瑟吉践踏一位敬业的表演者,自己却因为恐惧而无动于衷,最后悲伤的小丑迷失自我,为他们带来一场惊悚的杀戮盛宴。

当时恐惧压过所有情绪,她能做的只有不停的颤抖,现在回想起来,那张被烧伤的脸上,没有快乐,只有疯狂的笑容,以及无尽的悲伤…

对玛格丽莎来说,自己能够活下来也不过是苟且偷生,没有拼搏、没有勇气、没有任何值得称颂的事迹…

愧疚吗?或许吧?至少她彻夜未眠…

隔天一早,玛格丽莎的桌上多了一封信…

【在这里可以获得真正的自由…】

……

"反正我已经一无所有了…"

怀抱着这样的想法,她…来到了庄园…


----------------------


正文总算要开始了!(开心w


茶欧

【裘舞】化身狮子的狗

注意:并非纯爱的cp向

自设裘克在疯之前就有点心理扭曲,渴望拥有存在的意义(后来他认为自己是为了娜塔莉而活

娜塔莉(玛格丽莎)把裘克当做宠物,他们类似于主从关系

有舞女对裘克的过激play描写(如舔足、鞭打)请注意

 

 

 


谁能想象得到!一个从偏僻渔村里走出来的姑娘能够如此耀眼?

 

有着一头卷翘金发的娜塔莉站在舞台上,穿着镶嵌亮片的服装,性感的嘴唇涂着艳丽的口红,她精致的脸蛋被灯光照得闪闪发光。

 

“希望接下来的我表演能让大家喜欢!”

 

她的驯兽技巧不错,连凶猛的狮子在她的鞭子下也成为了乖顺的...

注意:并非纯爱的cp向

自设裘克在疯之前就有点心理扭曲,渴望拥有存在的意义(后来他认为自己是为了娜塔莉而活

娜塔莉(玛格丽莎)把裘克当做宠物,他们类似于主从关系

有舞女对裘克的过激play描写(如舔足、鞭打)请注意

 

 

 


谁能想象得到!一个从偏僻渔村里走出来的姑娘能够如此耀眼?

 

有着一头卷翘金发的娜塔莉站在舞台上,穿着镶嵌亮片的服装,性感的嘴唇涂着艳丽的口红,她精致的脸蛋被灯光照得闪闪发光。

 

“希望接下来的我表演能让大家喜欢!”

 

她的驯兽技巧不错,连凶猛的狮子在她的鞭子下也成为了乖顺的小猫,可是大多数人们不关心着无关紧要的琐碎表演。

 

——她蹬着高跟鞋的玉足小巧玲珑,被黑色丝袜包裹的修长美腿此刻配合音乐的鼓点走动,被衣料紧紧包裹的一对酥胸也上下摇晃。舞台下的男人们就是为此疯狂,他们的手中握着钞票,大声为这个仿若从海报中走出的性感女郎喝彩。

 

裘克就站在帐篷外的阴影处,他弓着背缩起身,远远地望着这个年轻姑娘的表演,心底有一种渴望在熊熊燃烧。

 

在象征落幕的帷布落下,娜塔莉的情人——英俊的微笑小丑和她照例的亲昵总算结束之后,夜晚也悄然来临。确认瑟吉熟睡的娜塔莉翻身下床,从堆积杂物的角落最上层拿起鞭子,朝她今早演出的舞台走去。

 

“晚安,裘克。”她看着跪在舞台正中央的裘克,抽动着鞭子,让清脆的响声在空旷寂静的环境中回荡,笑意浮现。

 

 

 


风情万种的驯兽师所驯服的“野兽”们数不枚举,裘克绝对称得上是其中最不起眼的一只。

 

鲜花、糖果、首饰……这些都是娜塔莉从不缺的小玩意儿。

 

“千篇一律的礼物实在没意思,我得需要一点更特别的东西。”

 

娜塔莉在后台翘着脚,高跟鞋的尖头有规律地随着腿的摇晃撞击梳妆台的底座。她把白色手套交叠着放在一旁,正在给自己长长的指甲涂着指甲油。远处哭泣小丑的脸倒映在镜面,她注意到了对方的极为炽热真挚的注视。

 

娜塔莉忽然有了个有趣的想法,她将小小的刷子放入玻璃瓶中,随手将玻璃瓶甩向垃圾篓。紧接着她朝裘克隐藏的地方勾了勾手指。

 

“过来,裘克。”

 

她对自己的驯兽技巧充满了自信。她将高跟鞋踢掉,充满玩味和暗示地瞥着朝自己走来的魁梧男人。

 

脊背结痂的伤口纵横交错,娜塔莉知道不久之后会有更多疤痕显现。她也知道自己此刻想要的是什么。

 

一只足够臣服,唯她马首是鞍的听话的狗——不是狮子,那种高傲过分的野兽即便被驯服了也还是会残留可笑的自尊——可以弥补她的空虚。

 

 

 


“裘克,你是真的爱我吗?”

 

娜塔莉的脚尖勾起跪在她面前的裘克的下巴,即便没有演出,她也特意戴了假发涂了口红,出于对宠物宣誓威严的意图。

 

“爱……”

 

身无长物的小丑只能以卑颜屈膝的方式讨取女神的欢心。娜塔莉很清楚,只要她发号施令,裘克绝对不会抗拒去舔她的脚趾,他忠于她,出于某种不知名的渴望,而非简单粗暴的肉欲。

 

或许是以爱之名。娜塔莉的眼瞳闪过阴郁之光,手中的长鞭向裘克的背部挥舞。

 

“爱……你懂爱吗?裘克?告诉我。”

 

裘克抬起头。这个沉默寡言的哭泣小丑直直地望着妖艳娇媚的驯兽师,似乎是隔着她的肉体与她的灵魂交流。

 

“如果爱是甘心被你驯养——我想我是爱你的。”

 

裘克捧起娜塔莉的裸足,舌挤进拇指间的缝隙,他珍重而小心,像是信徒面对主派来的救世主。

 

娜塔莉愣了愣。

 

“真恶心。”

 

 

 


娜塔莉的脊背有着深浅不一的创口,拜她的恋人微笑小丑所赐。她从不向人倾诉自己的悲伤苦楚,她觉得无必要,反复揭开伤疤除了让愈合速度变慢外并没有别的用处。

 

可着偏偏让某个苦瓜脸小丑发现了。娜塔莉皱着眉,自觉为主人的身份让她更为此事苦恼。可裘克凝视着她的眼神依旧虔诚。

 

“娜塔莉,是瑟吉干的吗?我……本以为他会比我更爱你。”

 

他对着默不作声缠着绷带的娜塔莉弯下腰,如同他们经常相处的时候一样,他坐在她的腿边,乖巧得像一只狗。

 

爱吗?娜塔莉睥睨着她的宠物,心里毫无波澜。

 

“是啊——是瑟吉干的。裘克——那又能怎样?实际上你无能为力,就算我命令你帮帮我又怎么样?你帮不了我。”她捧着裘克涂得白乎乎的脸,笑容恶质。

 

裘克不敢去找瑟吉。她自以为了解这个懦弱的哭泣小丑,每个人都敢欺负他,践踏他,以他的悲伤为乐子。连她都无法与瑟吉平等交流,他又怎么能?

 

直到她看见了一个仰天哭叫的疯子,那个疯子把瑟吉的脸皮缝在脸上,手上鲜血淋漓。他朝她走来,跪在她的面前,疯狂而自豪。

 

“娜塔莉,你走吧——走——你自由了——没有人能拦得住你!除掉了碍事的家伙——没有人!没有人能再欺负你了!我撕裂了他!娜塔莉!对我发号施令!告诉我你的下一个命令——”

 

他充满期许地看着自己的主人,渴望得到她的夸赞。

 

“滚,”娜塔莉走过了裘克的身边,离去之时忽然转身:“永远别出现在我的面前。”

 

 

 


映入眼帘的红发如同跳跃的火苗,玛格丽莎跪在地上。她身受重伤,视野朦胧,只能无力地看着站在她面前的壮硕男子。

 

“我来看看——哦——娜塔莉——我就知道是你——娜塔莉,我总算见到你了——”

 

裘克兴奋得大喊,他抓起她的黑色短卷发,近乎贪婪地欣赏她濒死的表情。

 

“哦……裘克,”玛格丽莎吃力地挪动身躯,她的肋骨碎了两根,右手肘关节脱落,已经没有任何逃离庄园的可能:“老实说,我差点没认出你。”

 

她感觉自己的身体被裘克抓起,捆在气球上,他牵着她走向一旁的狂欢之椅,用绳子紧紧地绑住了她的身体。

 

“娜塔莉——是的——我变了很多——你不该认出我!哈哈哈——我现在变了许多了!我可以驯养你了!我比你强了——娜塔莉——我要一次次杀死你,你会知道我有多厉害!我有驯养你的资格了!娜塔莉!”

 

裘克语无伦次,不知所云的玛格丽莎只觉得他太吵闹。她靠在椅背,静静等待死神的到来。

 

狂欢之椅冲上云霄,哭泣小丑突然跪在了原地留下的坑洞旁。

 

“所以……告诉我你还想要什么啊,娜塔莉。”

 

哭泣小丑的眼角滑过眼泪,他仰望着主人离去的天空,又一次陷入了孤独的彷徨。

溟霏君

【裘舞】美女和野兽*100fo点梗

还是写裘舞了 没错大背景还是【摄香】玫瑰致上←正文点这里,这一次撸裘舞初见的片段。全文2700+食用愉快

有私设, 有车,人物ooc
 根据一些小可爱的建议 溟霏将小丑的武器变成电锯,希望大家喜欢w

『one』 

马戏团。 
 自从娜塔莎被卖到这个地方,她就没有一天的好日子过,同她一起的,还有被麦克斯贩卖的那个没有手足的女孩,她身上取代手足的地方都是令人作呕的肉球。 
 她的艺名为瓦尔莱塔。 
 那个叫麦克·莫顿的乐观主义者当然不会明白,马戏团里的所有人在舞台上时都只会展...

还是写裘舞了 没错大背景还是【摄香】玫瑰致上←正文点这里,这一次撸裘舞初见的片段。全文2700+食用愉快

有私设, 有车,人物ooc
 根据一些小可爱的建议 溟霏将小丑的武器变成电锯,希望大家喜欢w

『one』 

马戏团。 
 自从娜塔莎被卖到这个地方,她就没有一天的好日子过,同她一起的,还有被麦克斯贩卖的那个没有手足的女孩,她身上取代手足的地方都是令人作呕的肉球。 
 她的艺名为瓦尔莱塔。 
 那个叫麦克·莫顿的乐观主义者当然不会明白,马戏团里的所有人在舞台上时都只会展示自己光鲜亮丽的地方,包括娜塔莎,包括瓦尔莱塔,也包括瑟吉。 
 娜塔莎来马戏团的第一天,就要面临那头凶猛的猛兽——那头在笼子的狮子腹部凹陷下去,看来被饿了很久。 
 “驯服他,娜塔莎。”马戏团团长扔给她一条鞭子,“如果你不想死在这里的话。” 
 娜塔莎不想死在这里。 
 察觉到周围有了肉的血腥味,饥饿的狮子睁开他金黄色的双瞳,立起身上王者般的鬃毛,看向了抱着一盆肉的娜塔莎。 
 “用这盆肉和鞭子在三日之内驯服它,不然你就准备成为狮子腹中之物吧。”团长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娜塔莎抱着食盆的手微微颤抖。 
 她祖母绿色的双瞳对上狮子那黄金般色泽的双眼,饥饿的狮子凌厉起来,突然撞击起笼子。 

“哒——哒——哒——” 

“别动,裘克。”娜塔莎将食盆放在地上,狮子听见她的声音,停止了撞击笼子的动作,他抬起他不在威风凛凛的鬃毛,疑惑地望着她。 
 她确信了,这头狮子不是普通的狮子。 
 和瓦尔莱塔,和她一样,都是非人类身份。 

利用打火石和几块干木头,娜塔莎熟练地在帐篷中升起火焰,艳黄色的火舌跳动,舔向架在简陋烤架上的肉,一撮盐巴均匀的洒在肉片上,熏出醉人的肉香。卧着的狮子突然站立起来,他直勾勾盯着那烘烤的肉片,贪婪地用鼻子嗅着那独有的烘烤出来焦油香味。 

一片熟肉被扔进铁笼里,狮子迅速叼着肉,在笼子中央大口撕咬,另一片生肉也架在烤架上,那狮子看起来是饿急了,三口没两口就吃完那一大块肉。 

“不变回人类?”娜塔莎抬头,她手上生肉由血红色逐渐转化为熟肉的焦红色,“放心吧,这里没有其他的人,我会去衣物间给你那一些衣物。” 
 她起身离开,那笼子里的狮子眯着眼看着她的背影,渐渐褪去了身上的皮毛。 
 娜塔莎没有想到,这头狮子只是一只刚刚成年的狮子,就算是化形他也是一副青涩的模样,拘束在铁笼中。好在娜塔莎为他找的衣物还算合身,她熄了火,将烤熟的肉片拿起,撕下一半给他。 
 “他们喂你的都是带血的生肉,你会发怒也是正常现象。” 
 “你是如何发现我的?难道说……” 
 金黄色的羽毛覆盖在娜塔莎的手臂上,她红色的裙摆下掉落出几片洁白的尾羽,她昂着头,祖母绿的眼睛里藏不住她的狡黠。 
 “金丝雀。” 

『two』 

三天过去之后,团长满意地看着这个幸存活下来的“驯兽师”,他为娜塔莎安排任务,命令她训练这头狮子杂耍的能力。 
 “你必须让裘克学会钻火圈,没有人不喜欢美女和野兽的戏码。”瑟吉这样对她说着,眼里深情款款 ,“我亲爱的娜塔莎,希望你可以成功。” 
 他拿起她的手在唇间落下一吻,他英俊的模样足矣让万千少女为之着迷。 

“娜塔莎,他是一个人类,普通的人类。”看见娜塔莎再一次走神后,裘克在她身后开口道,“我知道你可能会被这英俊的外表迷惑,但是娜塔莎,他不值得你去爱上他。” 
 娜塔莎点点头,垂下金色的眼帘,她有些失落地看着裘克,似乎有意避开裘克炽热的目光。 
 “美女和野兽的戏码吗,我希望你可以帮帮我。” 

『three』 

不知道是多少次被火圈周围的火焰烫伤皮毛,变成狮子的裘克痛哼一声,在娜塔莎身边趴下。 
 娜塔莎将裘克抱在自己怀里,用碘酒轻轻帮他处理伤口,裘克趴在她的腿上,忍着伤痛一声不吭。 
 在外面,娜塔莎从不开口说话,几乎所有人都以为他是个哑巴。 
 只有裘克知道,她不是,相反,她的声音十分好听,酥而不媚,带着温柔。 
 裘克很喜欢这种只属于他的温柔。 
 美女和野兽如何而来?在舞台上,观众们面对狮子敏捷的动作连连叫好之时,那些恶趣味的公子,竟然纷纷提出了不合理的要求。 
 “让她把脑袋伸进那狮子的嘴里去!” 
 “让她把狮子塞进牙缝的肉全部吃下去!” 
 “让她一丝不挂的趴在狮子身上!” 

……... 

团主说,顾客就是上帝。 
 去他妈的上帝 
 完成了第一个和第二个请求,娜塔莎早早结束了表演,安然谢幕。 

『four』 

在试衣间里,一双大手将她摁在墙上,她的眼睛被蒙住了,看不见来人,那人脱下她身上的衣物,双手不安分的游走在她身上。 
 “裘克?”娜塔莎轻唤出声,那人一愣,随即挑起她的下巴。 
 “我还以为你真是哑巴。” 
 是瑟吉的声音。 
 娜塔莎挣扎着想要挣脱开那人的束缚,可那人力气实在太大,将她摁在墙角的衣物堆里,让她无法动弹,他的手深入她贴身的短裤,往更阴密的地方探去。 
 现在后台不可能有救她,就算人来了她也会被安上淫乱的罪名,就凭着瑟吉那张人畜无害的脸和在马戏团中的威信,她无路可逃。 
 花蕊处被一根手指给塞满,娜塔莎觉得一阵恶心,想推开身上的人,那人冷哼一声,又加一根手指。娜塔莎只觉得身下不断涌出湿润的液体,她顶着恶心,将眼睛上蒙着的黑布拽下,看见了瑟吉那淫荡的嘴脸。 
 “我原以为你不会拒绝我,娜塔莎。”瑟吉加入了第三根手指,胡乱搅动着,“在马戏团里没有人可以拒绝我。” 
 扯落娜塔莎的短裤,瑟吉将娜塔莎摁在地板上,他的手指扔被湿软的花蕊吞吐着,让娜塔莎轻吟出声:“joker——” 
 瑟吉皱着眉,将手指抽出,透明的粘液在空中拉出一条透明的丝。 
 “joker,是谁?”他狠狠地扑在娜塔莎身上,掰过她的头强迫她看他,“为什么要想着别人?” 
 他粗暴地脱下衣服,他当然不知道,在他身后,那个手上那种电锯的红发青年正在靠近。 

『five』 

那一天,电锯声切割血肉的声音模糊了娜塔莎的双耳。 她金色的头发上沾满血污,她原本红艳的裙摆越发妖艳,那来自恶人身上的血液粘在她的大腿处,掩盖了那些湿滑的透明液体。 
 “joker。”她叫着他,被他从怀里抱起,她吻住了面前人的嘴唇,想起来那些公子哥的要求: 
 “让她一丝不挂的趴在狮子上!” 
 朱唇轻启,褪去面前人的衣物,她面前的那位英雄此时此刻也是意乱情迷。 
 “我的小金丝雀。”他低沉开口,她扑在他的胸口上,“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逃?” 
 他们的身体紧紧贴合在一起,少女初次绽放的蔷薇混杂在已亡人的血液中,他们互相在对方身上喘息,从地板上这端滚到另一端,点点红腥爬上两人的腰上,在迷失和欢愉中放飞自我。 
 滚热的液体吐在花蕊内,汽油的味道弥漫了整个试衣间,换好衣物的两人站在尸体身侧,舔着火舌的木棍无情地烧灼出臭羽毛的味道。 

对面的舞台上,麦克依旧在尽情表演他的杂耍,喧嚣生和喝彩声让他听不见幕后的那些血肉被撕碎的声音。 

瓦尔莱塔笑着抬起头,用丝线将麦克斯和团长的手臂缝在自己身上,她用雪白的长裙和裙撑掩盖住自己长长的蛛腿——如果撤去她身上的衣物,你会看见她裙下半人半蛛的模样,她敲妙的利用袖子盖住了自己缝合的痕迹,她用肉眼不可见的蛛丝操控自己的身体。 
 看来,这副身体相当美妙呢。 

明黄的火焰冲上马戏团的帐篷顶,带着暧昧气息的少女依偎在火红爆炸头的男子的怀里。衣着洁白长裙的贵妇站在远处满意地凝望,在马戏团里喧嚣的演员瞪大双眼。 

“开始屠杀吗?誓死相随的那种。” 

(试一下lof对我的容忍度)  

夏✘栀

P1 是我吃的CP
要是看不懂
P2应该看得懂了吧(空着的是黑色)

P1 是我吃的CP
要是看不懂
P2应该看得懂了吧(空着的是黑色)

看起来很正经

画光影憨的一批,没有任何想象力,只能搞搞合影加个滤镜这亚子啦


我好蔡啊(什么

画光影憨的一批,没有任何想象力,只能搞搞合影加个滤镜这亚子啦


我好蔡啊(什么

_(:3 」∠)_

发点小涂鸦嘻嘻_(:3 」∠)_


P1在流萤出来后我就感觉他们简直,就那种真的天生一对啊啊啊啊啊!!!🥺


P2就前两个赛季的事了,以为对局上遇到憨憨小丑被我盖了一整局的巨力+减速八音盒板,结束出来后才发现人家恶龙在佛,所以当时就想画了然后拖到了现在。

发点小涂鸦嘻嘻_(:3 」∠)_

 

P1在流萤出来后我就感觉他们简直,就那种真的天生一对啊啊啊啊啊!!!🥺

 

P2就前两个赛季的事了,以为对局上遇到憨憨小丑被我盖了一整局的巨力+减速八音盒板,结束出来后才发现人家恶龙在佛,所以当时就想画了然后拖到了现在。

头牌灰爹
这是一张鸽了很久的图,一位小可...

这是一张鸽了很久的图,一位小可爱点的裘舞……🌚🌝图做的不是很好,别打我啊。

这是一张鸽了很久的图,一位小可爱点的裘舞……🌚🌝图做的不是很好,别打我啊。

白帝一别,白菜...酱
瑪格麗莎天下第一啊噫嗚嗚嗚噫我...

瑪格麗莎天下第一啊噫嗚嗚嗚噫
我畫不出她百分之一的靚麗!【昏倒】
私心裘舞tag

瑪格麗莎天下第一啊噫嗚嗚嗚噫
我畫不出她百分之一的靚麗!【昏倒】
私心裘舞tag

杀死我的理智

【裘舞】

要如何描述这种情感,是烈日融化成的视线轮廓还是用尽全身理性饮下的烈酒。他想那女孩的胸口是泛着珠光的海,头顶有人鱼为她加冕的珍珠冠。蕾丝是少女心事还是勾引的心思都不重要,他想听她说自己的故事,短发和女士香烟下的故事。他们只做单向的交流,像彼此途经的美丽或者雨天透过车窗看见树干上躲闪的真菌。玛格丽莎,她的名字是白色的阳光,扬起烟尘只一步就上瘾。她在马戏团灯光下被分成两部分——喧哗的五光十色,性感的流离失所。他像拥抱黑白部分的她那样同她的影子捉迷藏,她藏在飞刀或野兽后,更多时候躲在他的面具前。

可他只是她呼吸间蒸发的尘埃,她的短发和烟背后没有故事,黑白照片下的阳光也是冰冷的。这里不是波托菲诺,喷淋...

要如何描述这种情感,是烈日融化成的视线轮廓还是用尽全身理性饮下的烈酒。他想那女孩的胸口是泛着珠光的海,头顶有人鱼为她加冕的珍珠冠。蕾丝是少女心事还是勾引的心思都不重要,他想听她说自己的故事,短发和女士香烟下的故事。他们只做单向的交流,像彼此途经的美丽或者雨天透过车窗看见树干上躲闪的真菌。玛格丽莎,她的名字是白色的阳光,扬起烟尘只一步就上瘾。她在马戏团灯光下被分成两部分——喧哗的五光十色,性感的流离失所。他像拥抱黑白部分的她那样同她的影子捉迷藏,她藏在飞刀或野兽后,更多时候躲在他的面具前。

可他只是她呼吸间蒸发的尘埃,她的短发和烟背后没有故事,黑白照片下的阳光也是冰冷的。这里不是波托菲诺,喷淋的彩色只是欲盖弥彰,越是表面优雅越讽刺。她的背影在马戏团灯下也不清晰,他成了离开谜底的谜面。观众眼里的马戏团小丑没有过载的悲伤,剩下的阳光统统被关上被遗忘。最后他燃成一大群火,他终于发现自己的世界是有颜色的,有不够哀艳的红和飘渺的白。他熬出一杯深夜,在奶油灌注的冰山上洒满白砂糖和彩球上的糖粒,然后在布棚下用烟写下遗言。愿我得不到的女孩安好,愿我遗失的爱不回来。

Aviva
划两道杠的是处于两个之间.看情...

划两道杠的是处于两个之间.看情况.为什么没有不太接受但是不雷这种选项.

哭信忘记了.是红色(严肃

划两道杠的是处于两个之间.看情况.为什么没有不太接受但是不雷这种选项.

哭信忘记了.是红色(严肃

定

【r级】

搞搞颜色身体健康 链接

在评论里

搞搞颜色身体健康 链接

在评论里


惟楓

【杂勘/微机佣】你笑一个嘛#番外1

补一下火灾那天的真实对话

顺带一提,麦克梦里的裘克与瑟吉对话的那一幕是麦克自己脑补的。

他没有看到真正的过程,而是一概的认为的所认知的【好人瑟吉】被裘克【欺负了】。


最后,不断地自我催眠而使记忆出现了错误。


—————————————————————————————

「呦,裘克,今天收到了几颗【爱】的鸡蛋呢?」


瑟吉坐在镜子前,头也不回地对刚进来的裘克嘲讽道。


裘克撇过了头,明显是不想理会他的样子。


「不想理我吗?裘克。」瑟吉特意压低了嗓子,装模作样地说话。


「对。」


「呵呵,我猜猜...是因为我【亲爱】的玛格小姐吗?」瑟吉玩味地观察著眼前人的反应


裘...

补一下火灾那天的真实对话

顺带一提,麦克梦里的裘克与瑟吉对话的那一幕是麦克自己脑补的。

他没有看到真正的过程,而是一概的认为的所认知的【好人瑟吉】被裘克【欺负了】。


最后,不断地自我催眠而使记忆出现了错误。


—————————————————————————————

「呦,裘克,今天收到了几颗【爱】的鸡蛋呢?」


瑟吉坐在镜子前,头也不回地对刚进来的裘克嘲讽道。


裘克撇过了头,明显是不想理会他的样子。


「不想理我吗?裘克。」瑟吉特意压低了嗓子,装模作样地说话。


「对。」


「呵呵,我猜猜...是因为我【亲爱】的玛格小姐吗?」瑟吉玩味地观察著眼前人的反应


裘克听到这个名字,不自觉窜紧了拳,皱起了被浓妆画得近乎看不见的眉头。


「...」


「看来我是猜中了啊?裘克。」


「明知故问。」


「哎呦,这么铁的脾气呀?难怪只能当一个永远在阴暗里自娱自乐的小——可——怜——!」


...


裘克本想就将这一切当作耳边风,听听就好了。


不料在他眼中,刚逃过死劫的瑟吉没有意识到自己即将面临的是什么。


不,他明知道的。


最后一句话,引燃了冲动的导火线。


「对了,听说这是你送给玛格的音乐盒?」


瑟吉手中的,赫然是裘克送给玛格丽特的生日礼物。不过...


音乐盒已经再也发不出声响了。


溟霏君

【裘舞】良辰的生日贺文w

玫瑰致上—裘舞片段(迟到的生日贺文)

@良辰し


是的没错,故事线就在发生森林火灾裘克把老婆抱回去的时候w


火焰在嫩绿的枝干上留下黑色的碳迹,嫩绿的树叶在橘黄色的花中失了水分,皱缩成团。昔日娇艳欲滴的花朵无情的落下,被碾碎。那位身披火箭筒的蛮兽将那精致的小人温柔地抱进怀里。

火箭筒上是兽人们的血液,它从少女的小腿处留下,滴落在地上,掩盖了花泥的香气。少女金色的发丝下,那双充满柔情的眼睛对上他那不再泛红的黄金色泽双瞳,她在身后的火光中用不再白皙的双臂搂住他的脖子,为自己的英雄献上香吻。

她的嘴里还含着血,她的血充满了甜腥,裘克沉醉于和她接吻的欢愉,就连圆顶帽落在泥土中都浑然不知。

他们的吻...

玫瑰致上—裘舞片段(迟到的生日贺文)

@良辰し


是的没错,故事线就在发生森林火灾裘克把老婆抱回去的时候w


火焰在嫩绿的枝干上留下黑色的碳迹,嫩绿的树叶在橘黄色的花中失了水分,皱缩成团。昔日娇艳欲滴的花朵无情的落下,被碾碎。那位身披火箭筒的蛮兽将那精致的小人温柔地抱进怀里。

火箭筒上是兽人们的血液,它从少女的小腿处留下,滴落在地上,掩盖了花泥的香气。少女金色的发丝下,那双充满柔情的眼睛对上他那不再泛红的黄金色泽双瞳,她在身后的火光中用不再白皙的双臂搂住他的脖子,为自己的英雄献上香吻。

她的嘴里还含着血,她的血充满了甜腥,裘克沉醉于和她接吻的欢愉,就连圆顶帽落在泥土中都浑然不知。

他们的吻无论在何种环境何种状态下都会有着性感和狂热,哪怕他们俩身上的衣物破烂不堪,哪怕他们俩被铁锈味的蔷薇包裹,都丝毫不减两人的热情。

“joker。”将玛格丽莎抱上马车,玛格丽莎拽住裘克的衣领,在他耳边低声细语。

“我心爱的小金丝雀。”裘克将那不安分的手拉到唇边,小心翼翼褪下她身上破败不堪的衣物。

我要你。


嗯 急刹车 我知道很短因为我今天还要肝文 _(:зゝ∠)_

总之是一份迟到的生日快乐w


S—ccen—

【裘舞】亲吻我们的爱情

△标题随手取的,和内容没什么关系w

@良辰し 生日快乐


  裘克隐约看见她随月来了,携着满身灯火与梦境,糖果粉已经被染成了艳红色的爱情。裘克,裘克,亲吻我们的爱情。是了,你将会看到牛奶加入咖啡后被中和的温柔。他伸出手触摸她眉眼里沉睡的星光,玛格丽莎沉眠在海和岸的接壤,她的面庞在水里看不见轮廓,她的身体在月下展露无法抗拒的妖异。

  玛格丽莎,我的姑娘,请醒来,亲吻你的信徒,亲吻我们的爱情。

  他想了很多,邈远到身处马戏团时她桃红色的眼眸,皮鞭使雄狮折服,长靴随着刺耳的音乐声起舞。她就是玛格丽莎,驯兽师唱着跳着便偷去了他的心与灵魂。裘克看见她随着月来了,在漩涡...

△标题随手取的,和内容没什么关系w

@良辰し 生日快乐



  裘克隐约看见她随月来了,携着满身灯火与梦境,糖果粉已经被染成了艳红色的爱情。裘克,裘克,亲吻我们的爱情。是了,你将会看到牛奶加入咖啡后被中和的温柔。他伸出手触摸她眉眼里沉睡的星光,玛格丽莎沉眠在海和岸的接壤,她的面庞在水里看不见轮廓,她的身体在月下展露无法抗拒的妖异。

  玛格丽莎,我的姑娘,请醒来,亲吻你的信徒,亲吻我们的爱情。

  他想了很多,邈远到身处马戏团时她桃红色的眼眸,皮鞭使雄狮折服,长靴随着刺耳的音乐声起舞。她就是玛格丽莎,驯兽师唱着跳着便偷去了他的心与灵魂。裘克看见她随着月来了,在漩涡里吻着她的脸颊与锁骨。

  玛格丽莎,我的姑娘,请爱上你的信徒吧,亲吻我们的爱情。

  裘克最终把酒罐狠狠摔烂在地上,玻璃渣飞出去扎在一旁的草地上。哦,可笑的伏特加,就算和琴酒混合了又有什么用处?他要的是忘记,不是回忆。酒精的麻痹作用本应足够让他醉死到明日清晨颤颤巍巍地回家去,那个没有她的家。

  哦,该死的玛格丽莎·泽莱。她亲吻他的额头,告诉他神明对信徒的赐福。裘克,我要亲吻我们的爱情。

  可是她没有,他的爱情死的沧沧凉凉无疾而终,玛格丽莎本身便宛如风一般轻柔,她离开的不动声色,只有依靠在身后冰冷的石碑上裘克才能感觉到她在跳舞,在心尖上绽开一朵血花。

  玛格丽莎,我的姑娘,请永远逃出我们的爱情,不要让我再次留念。

   最后究竟是谁在亲吻我的爱情,我的玛格丽莎,我们已经冰冷的爱情。

 




△玛格丽莎去世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