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裘花

11628浏览    373参与
严耀玉

(HP)你怎么不一样!

维多利亚后来第一件事情就是先让斐西给自己安排了个安全帽。



可以全方位抵挡一切打击物【比如游走球鬼飞球金色飞贼以及等等】,护着脸的以免被重创毁容,只要感应到范围区域内的外来打击物第一时间打开防御可以beng儿弹出去的那种。



这安全帽还是斐西的爸爸当年和妖精一起下矿洞检查工程的时候用的,已经在他的空间袋里躺了很久,都快落灰了。



现在被维多利亚扒拉出来。



斐西嫌弃的要死,“至于吗?丑死了,拿下来。”



维多利亚抱着安全帽不肯放手:“以防万一呢,生命安全要紧。”



“只要头没掉,都能救回来。”这可是巫师届,又不是麻瓜界,维...

维多利亚后来第一件事情就是先让斐西给自己安排了个安全帽。




可以全方位抵挡一切打击物【比如游走球鬼飞球金色飞贼以及等等】,护着脸的以免被重创毁容,只要感应到范围区域内的外来打击物第一时间打开防御可以beng儿弹出去的那种。




这安全帽还是斐西的爸爸当年和妖精一起下矿洞检查工程的时候用的,已经在他的空间袋里躺了很久,都快落灰了。




现在被维多利亚扒拉出来。




斐西嫌弃的要死,“至于吗?丑死了,拿下来。”




维多利亚抱着安全帽不肯放手:“以防万一呢,生命安全要紧。”




“只要头没掉,都能救回来。”这可是巫师届,又不是麻瓜界,维多利亚就是怕死过头了,他怀疑是叔叔和自家爸爸的教育问题,过于谨慎了。




不过鉴于维多利亚是弗拉斐家族(总共八个人)唯一的小女孩,当然是备受宠爱和谨小慎微了。




可以理解,但是不能忍受!




丑哭了都。




“Vicky,你真的不需要考虑一下你作为女士的形象吗?哪怕你现在才一年级。”




维多利亚拒不接受:“什么形象?我又不搞对象,要什么形象?”




她才几岁,这种事情她需要考虑什么哦,完全没有说服力啊斐西。




斐西翻眼睛,“你丑的我眼睛都疼。”




她脑袋还疼呢!




砸的又不是他的脑袋,他试试看呱唧被金色飞贼砸一下,在呱唧被游走球砸一下!




自己脑瓜子都快崩开了,Q_Q妈蛋,好委屈。




“有那么严重?我不是给你治疗了?”




斐西把她拉到跟前来,拿开她的帽子,“我看看。”按到椅子上让她坐下,勾起她的头发。“这儿?砸傻了没有。”




揉揉她的脑瓜子,他已经施了治疗魔法,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不过他对这方面懂得不多,如果不行的话去求求他们魔药老师斯拉格霍恩教授。




维多利亚臭不要脸的说:“没,特别聪明,还知道花你的零花钱。”




斐西:“……”




一脑瓜子糊上去。




维多利亚:“嗷!”




斐西:“买什么了!”




维多利亚抱着他胳膊笑嘻嘻:“买了条小裙子,过几天穿给你看,可好看了,特别适合我。”




斐西:“…………”生气,想捏她的肥脸脸。




“花花花!”自家妹妹,总不能打折了腿吧。




“猫头鹰把信给你送过去了吗?咱爸妈都回信了。”




“送了,我让鹤回了信。叔叔阿姨说今年圣诞节来我家过,他今年不去出差了,庆祝一下我的分院仪式。”




“可不是嘛,你这个大宝贝儿。”




“嘿嘿,我妈在信里还说,今年咱俩的衣服都是她去定,阿姨告诉妈妈你可讲究了,所以问你今年的内裤是不是还要那家的?”




斐西把帽子给她扣脑袋上,愤愤:“不许在提内裤了!”转身就走。




维多利亚把糊在眼睛上的头发拨开,看到斐西转身。




他说:“老东家的东西用起来最合身。”




就走了。




维多利亚,




还有点好奇呢。




_(:з」∠)_




真是奇奇怪怪的习惯。




——




下午非常偶尔的和Jade一起上课,索性上的是变形课,Jade和她一样,除了魔咒课之外最喜欢的一门课,所以两个人还挺聊的开。




一年级用的教材还是《初级变形指南》使用的都是一些比较简单、较为低级的变形术,比较适合刚入学没有基础的新生们——这是对于麻瓜巫师来说其实,对于维多利亚这样的纯血家庭大部分都是有学前教育的,虽然仍然没有自己的魔杖,但对于某些基础性的知识来说还是没有大问题的。




维多利亚的父母都是精英式的人才,就职于魔法部的高级干部,另外斐西这样天资卓越的哥哥,维多利亚更不必说了。




虽然父母对她的要求是开心就好,但是教育肯定也是少不了的,斐西不爱教导,大多是言传身教,他最喜欢的是魔咒课,所以……维多利亚最喜欢的是变形课。_(:з」∠)_




物体的变形真的是非常有意思!




真的!




她用自己的魔杖的把那顶朴素的矿工帽变成了一顶黑色鸭舌帽,戴在头上,对着窗户上的玻璃照了照,有点小开心。




但还是一副颓废没睡醒的样子。




_(:з」∠)_有点难过。




帽子上的魔法阵没有任何变化,变化的只是形态,所以既能保持美观,又能发挥它原本的功能。




Jade看看她,看看帽子。




“我以为纯血家庭都比较保守。”巫师界没有鸭舌帽,或者说,很少有鸭舌帽,比较现在大部分对于麻瓜的观念还是比较轻视的。




虽然有些巫师保持着友好的态度,但是是居高临下的友好。




维多利亚变出鸭舌帽的举动是比较令她感到惊讶的。




因为她觉得维多利亚这样看起来比较有底蕴的家庭应该不会太亲近麻瓜,而且维多利亚这个女孩本身看起来比较颓废,不是很像那种具有反抗精神的巫师。




也可能是因为那双眼睛的问题,很大,眼角有一点点上挑,却并没有太多神采,一副懒洋洋的样子。




这姑娘看起来就长一副与世无争的脸。




维多利亚倒不是很明白,摘下帽子,整理了一下,不明所以的问,“你怎么知道我是纯血家庭?”她没跟她说过啊。




事实上她们之间并没有太多交流,平时各自来往,没有进一步了解。




她对Jade的了解目前只停留在【隔壁床位的同学】【身体不好】【性格比较冷淡】这样的印象上。




弗拉斐家是普通人家,也不可能传的沸沸扬扬的这样。




Jade也不认识斐西。




“我见过你妈妈。”Jade翻了翻书。“国际魔法法律司的弗拉斐夫人,她人很好,我们家的入境问题就是她来指导的。”




噢,原来如此。




“还挺巧的。”她妈妈是法律司的执行官,专门管理国际巫师之间的法律问题的。




Jade不是英国人?




“现在是了,从国外移民过来的。”Jade抽出魔杖点点她的帽子。帽顶上冒出一颗豆芽,两个绿色的小瓣。“这样行不行,有点俏皮?”




维多利亚拨了拨豆芽,晃了晃。




可爱w。




“可以!”戴上。




“为什么要戴帽子,头发都压平了。”Jade扁扁嘴。




“最近……诸事不顺,戴个帽子去去晦气。”




Jade:“?”不是很明白。




“总而言之……”维多利亚岔开话题,“等下要一起去图书馆自习吗?”




“好啊,下午也没什么事情。”




一言为定。




吃饭两个人还是各自吃的,回到寝室两个拿了书才一起去的图书馆。




人不多,两个人在最大的桌子边上坐下,维多利亚还倒了杯水。




维多利亚今天主要看的是魔药课,她原本以为魔药课这种理论性的课只需要背一背就好了,操作起来应该没有问题,后来才发现其实有些难,而且斯拉格霍恩更喜欢让学生发挥自己的脑袋,诱发性的学习,所以这样不那么按部就班的学习看起来就更难了。




维多利亚觉得自己要好好攻克这一门课。




很快就沉浸在学习里,时不时喝一口水。




应该过了有一会了,她感觉到对面似乎坐了人,没在意,继续看书。




荨麻和碎蛇牙丢进坩埚里……炖煮,熄火后再加入豪猪刺……emm……搅拌三周半加入……草蜻棱……




摸了摸鬓角,抬头思考,盯着墙上的大钟,秒针嗒嗒嗒的走着。




加入椒薄荷后会产生幸福感,但是加入糖会失效。




眼神移动,再脑袋中默默背诵想象操作过程,考虑晚上回去要实际操作一下,确实有点难。




抬头和对面的同学对上眼,点头微笑了一下,低头继续看。




下一个是……嗯……




呃……




等等。




猛地抬头。




斜对面坐着那个人,那个男生……………………




维多利亚:“………”




詹詹詹詹姆斯-波特……




撑着脑袋看着她的帽子,还有她帽子上的豆芽。




维多利亚:“……………”




为什么我的腿不受控制的抖动。




这是生命的奇迹,还是上天的考验(什么鬼)?




他看到她抬头,眼睛下移,和她对视一眼。




微微一笑。




维多利亚:“…………”




妈妈,他好帅!!!




眼泪憋回去,撑住!你能行——




由于图书馆里大家都在安静学习,所以可能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波特并没有做出别的举动,朝她笑了笑就低头看书了。




这让维多利亚松了一口气,不过为什么他笑的那么嚷自己胆寒呢。




……错觉,都是错觉。




抖了一下。




坐在一条板凳上的Jade就感觉到了。




Jade没看到波特,只是觉得维多利亚有些异样,回头凑过来悄声问她:“没事吧?”




维多利亚摇摇头。




Jade就没多问了。




维多利亚小心翼翼的偷瞥了波特一眼,确认他确实不会有什么样的举动,悬着的心才放下来,轻手轻脚的拉了拉凳子,翻书。




对了,波特最近怎么总是一个人,他不是成立了一个组织叫什么什么……什么来着。




忘了……




算了。




又过了好一阵子,Jade和维多利亚纹丝未动但是波特看起来准备离开的样子。




他先是站起来,用魔杖点了点她的书。




维多利亚一惊,抬头望向他。




波特露出一个在维多利亚看起来相当英俊的坏笑,魔杖点了点她的帽檐,什么都没说,走了。




维多利亚:“…………”捂着帽子,一脸懵逼。




……还、还有点被拨撩到?




但是不明所以,




一直回到寝室,洗脸刷牙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帽子上的小豆芽,居然变成了两个小鹿角?!




棕色的,圆圆润润可可爱爱的戳在帽子两边。




像个可爱的小鹿。




……




……




被自己可爱哭了。




……




……




……




……QAQ




她感觉到压力了。




听说詹姆斯桃花无数 ,相当有女生缘。




她好像明白为什么了。




这样会拨撩心弦的手段。




但、但她是绝对不会屈服的!




“后面还有个小尾巴,真可爱,你自己变得吗。”Jade走过来说。




刚才出来的时候就发现了,一直忘了问,她以为自己太过沉迷学习没看见维多利亚用变形术,所以也没有太多惊奇,更没想到是别人变得。




不过她觉得那个撅着的尾巴还挺有意思的。




噗——




维多利亚摸摸头,




什么尾巴哦,她怎么不知道,没看见。




没舍得把帽子摘下来,戴着帽子也不好观察,转过来又怕弄乱头发,所以就艰难的转身,扭着脖子看。




镜子里,赫然出现的撅着的鹿尾巴。




维多利亚:“……………”




这是暗示自己的脑袋是鹿屁股的意思吗?




……




有点俏皮。




……




还分外沙雕……




维多利亚哽咽了,说不粗话来。




她只能默默的,抽出魔杖把撅着的二逼鹿尾巴给弄没。




然后在心里默默的,




默默的……




【詹黑黑化程度+1】


【詹黑黑化程度+1】


【詹黑黑化程度+1】


【詹黑黑化程度+1】


【詹黑黑化程度+1】


……




……




……




……




波特:_(:з」∠)_




【日常撸毛绒绒成就1/1】达成




真好,开心。




@

严耀玉

(HP)你怎么不一样!第四章

【维多利亚-弗拉斐和詹姆斯-波特会面第一天,被帅哭】


【有知情人士目击了一切,据说是格兰芬多的弗拉斐同情斯内普,被波特气哭。】


【知情人士是谁?出来挨打。】


维多利亚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差不多就把昨天的事情忘了。哪怕昨夜是辗转反侧,一夜难安,但是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至少她是忘了。


向平时一样洗漱穿衣,然后抱着书去大厅吃早餐。


上午只有一堂魔咒课,今天的题也并不是很难,完成了任务之后和斐西在餐厅汇合,打算先吃饭在看书来着。


见到斐西之后,维多利亚先是打了个招呼,然后挨着他坐下。


这时候大厅还没什么人,斐西给维多利亚拿了水果、点心、主食、果汁。然后问了随口...

【维多利亚-弗拉斐和詹姆斯-波特会面第一天,被帅哭】


【有知情人士目击了一切,据说是格兰芬多的弗拉斐同情斯内普,被波特气哭。】


【知情人士是谁?出来挨打。】


维多利亚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差不多就把昨天的事情忘了。哪怕昨夜是辗转反侧,一夜难安,但是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至少她是忘了。


向平时一样洗漱穿衣,然后抱着书去大厅吃早餐。


上午只有一堂魔咒课,今天的题也并不是很难,完成了任务之后和斐西在餐厅汇合,打算先吃饭在看书来着。


见到斐西之后,维多利亚先是打了个招呼,然后挨着他坐下。


这时候大厅还没什么人,斐西给维多利亚拿了水果、点心、主食、果汁。然后问了随口问了一句。


“詹姆斯波特怎么你了。”


维多利亚嗷——就哭了。


“呜呜呜——”


一边哭一边吃饭,眼泪水止不住的淌啊。


她内心苦哇。


有苦还说不出哇。


斐西:“…………”


“呜呜呜。”


斐西:“…………别哭了,先把事情说清楚。”


维多利亚:“呜呜呜呜——”


斐西:“他欺负你了吗?”


维多利亚:“呜呜呜没有。”


斐西:“你哭什么?”


维多利亚:“我好讨厌他呜呜呜!”


斐西:“…………”他也好讨厌他。


维多利亚哭的好惨:“可是他好帅啊好帅啊嗷嗷嗷!!他怎么能是詹姆斯波特,我是詹黑!詹黑!”


斐西默默的端着盘子走开心,“别把眼泪哭到我盘子里。”


维多利亚抱着他胳膊抹眼泪。


“哥啊哇啊啊啊呀呀啊啊——”


斐西真想推开她的脸。


这妹妹不是亲生的他真的就推了。


“反正你离他远点就行了,你一个一年级,人家四年级跟你计较什么。波特在小心眼也不会那么小家子气的。”


维多利亚:“QWQ晓得了。”她不是怕他,她是委屈……也可能是被帅哭了。


“他要是欺负你就跟哥说。”


“欺负了。”


“??”


“棒球砸脸了,火车还摔跤了。”呜呜呜,她的脸面。


詹姆斯波特居然还那么帅,有火都发不出。


这孩子还挺记仇,斐西诧异了一下,然后掏出手帕给她擦眼泪,“别哭了,妆都哭花了。”


维多利亚:“??我没化妆。”


斐西:“噢,我忘了,被詹姆斯波特打的。”摸摸她眼角和鼻子的粉红。


维多利亚:“???”


哇——TAT


【詹黑黑化程度+2啦】


人詹姆斯也是无辜……呃,似乎也没那么无辜。


——


然后,好几天都相安无事。


除了偶尔有人会说起这件事来,也没有起什么波澜,都是学生,主要还是以念书为主,更何况俊美的学生多呢,有家族势力的、争议的,还是有的。


目前比较有争议性的,据说帅哭了(没有真的没有)整个霍格沃茨的那位,小天狼星-布莱克。


大家还是比较愿意看看他们家的笑话的。


大部分人还是普普通通的学生,以学业为重什么的,虽然魔法界成人年龄比较小,需要较早考虑一些实际问题,不过对于维多利亚这种低年级来讲,学习还是第一位。


值得欣慰的是她隔壁床位的同学终于来了。


比同龄人晚将近一个月的开学。


据说叫Jade,一个小姑娘,戴着眼镜,很普通的一个女孩她下课回来的时候就看见Jade在收拾自己的行李。


“我分院的时候来了,分完才走的。只是没见过面,不认识而已。”小姑娘告诉她。


维多利亚点点头。


“有什么需要我的,我能帮上忙的,我会尽力帮你的。”


“谢谢你。”Jade说。


对于Jade来说,她是刚开学,还有好多东西要处理,所以也没有和维多利亚一起上下课什么的,为此Jade还特地道了歉,表示一下。


维多利亚连忙说:“没关系,我也喜欢一个人。”


Jade看起来也不是个喜欢理别人的,独来独往,两个人偶尔交流一下,有要帮的也会帮忙,上课也不会刻意一起。


维多利亚觉得这样挺好的,她挺喜欢这样有距离感的相处模式。


Jade说她身体现在也没什么大问题,周末申请外出去医院配合治疗就好了。


她会再在向学校提交申请的。


体弱多病的小姑娘,身为同龄人维多利亚还是挺同情她的,能帮忙就尽量帮忙吧。


——


上一节课是草药课,维多利亚对这种东西确实不是怎么懂,她花了不少时间才弄的透彻,所以她差不多是最后几个走的学生了。


“弗拉斐?”


教授喊了他一声。


维多利亚愣了一下,“教授?”她正准备走呢。


“你是格兰芬多对吧,可以麻烦你帮我叫一下你们学院的伊万斯吗?我这边有点事找她。”


维多利亚连忙道:“没问题教授。”


“请她八点之前来一下就可以了,麻烦你了弗拉斐。”


“好的,教授。”她抱着书出去了。


伊万斯吗?格兰芬多顶尖的学生,她知道她的,真正的天赋异凛,据说长的还很好看,她到现在还没见到她呢。


……怎么会找斯内普同学做对象呢……


不,维多利亚,万一是欣赏人家的心灵呢!


斯内普同学虽然眼神冷酷了一点,凶狠了一点,可怕了一点,但一定是一个有着善良而脆弱内心的好斯莱特林,这样心灵美所以才吸引了这样优秀的伊万斯……………………吧?


_(:з」∠)_这种话想想就好了,别轻易的说出口啊女孩,怕会死的很惨。


维多利亚本来打算去公共休息室等她的,因为今天高年级的似乎有活动,下午才能回寝室。


但是走到走廊的时候发现了Jade,她从西边往东边走,走的慢慢的,手上还握着几张纸。


“Hi,Jade,去哪?”


Jade听到声音回头推了推眼镜,认出她了,微笑。


“刚从校长室出来,处理一下申请的事情,邓布利多教授告诉我申请还要提交到什么部去,我也不是很懂,他告诉我去找级长,级长会帮我搞定的。”


眼神在维多利亚手里的书上停留了一下,问道:“还没回去?”


维多利亚摇头,“没呢,斯普劳特教授让我找一下伊万斯,我正准备回公共休息室。”


“教授说伊万斯和级长一起去处理学生事物了,她应该晚上才能回来,那边不让新生进去,不过我有校长批都申请表,要我帮你带个话吗?”


这样讲的话似乎也没什么办法,维多利亚只好非常感谢的拜托Jade了。


这时候斐西应该在老地方等她了吧,维多利亚先去了大厅和斐西打了个招呼,以免他着急。


“我回去换本书。”


意料之内,斐西头都没抬,从鼻子里哼出一句,“快去快回。”


维多利亚小步子溜达过去。


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就在那边,应该不是很远,维多利亚打算慢慢悠悠的从这边晃过去。反正斐西肯定在看书,不着急,今天天气又很好,外面又是操场,她正好可以看看魁地奇到底是怎么玩的,她还不是很懂呢。


魁地奇在巫师界来说,称得上是一个全民性的运动了。可惜她爸爸妈妈都是比较斯文不爱动弹的人,是少有的不怎么感兴趣的那类。


不过听说詹姆斯波特对这个特别有天赋来着。


她经常格兰芬多的新生小姑娘尖叫说这些来着。


追球手还是找球手呢?


维多利亚看看外面飞来飞去的巫师们,“…………”


魁地奇,波特。


……


她还是赶紧走吧,以免落入什么是非之地什么的,好难过呜呜,凭什么辣么帅!


自己那么努力的学习,为什么还是那么呆?


不公平!


连斐西都很好看!


苍白的头发,蓝色眼睛,阿姨是来自北欧的国家,像斐西那样白的那么干净的头发也很少有嘛。


而她自己的就总是卷卷的,虽然偶尔看起来还怪好看的。


但是,


还是羡慕了嘤。


【咚——】


“嗷!”


什么东西砸头上了!


皱着脸揉脑袋。


还怪疼的。


真是流年不利,她最近是不是略微有些倒霉哦?


要不要买颗转运珠转转运什么的。


转头看,那个砸在头上的小东西居然没掉下来,还飞起来了。


金色的,球形,有翅膀。


呼哧呼哧的飞出去了。


然后维多利亚甚至来不及反应那个小东西叫什么,脑子里警铃大作,眼睁睁的看着那个高瘦、蓝色眼睛、黑色凌乱头发的青年坐在一把相当帅气的扫帚上缓缓升起。


维多利亚:“……”


维多利亚:“………………”


维多利亚:“………………………………”


这么好的运气不如去抽奖?


北欧十日游不好吗?


AWA


冷静,Vicky,不过帅点【而已】,詹姆斯波特【而已】。


呵,金金金金金金金金玉其外,败败败絮其中【而已】。


冷静的走过去,假装没看见。


还要学习呢,今晚吃什么呢?


……现在才中午。


詹姆斯波特抓住那个金色飞贼,纳闷的望着没什么情绪,看了他一眼就走了的小学妹。


……近视眼啊学妹?


这度数可不轻。


詹姆斯操纵扫帚往前靠了靠,从上面跳进楼里,刚准备说话,从远方而来的游走球【呱唧】砸学妹脑袋上了。


“嗷——”的一声惨叫,呜了一声硬生生忍下来,瞥都不敢瞥他一眼,若无其事的抱着脑袋,准备走。


……


这到底是害怕他,还是讨厌他?


“学妹,是我的错。”


维多利亚很冷静:“不是,我自己不小心。”


“游走球从操场飞过来的。”


“我不该走这条走廊的,对不起学长,我现在就走。”


詹姆斯:“………………”


嘿。


——


莱姆斯赶到现场的时候,惨案已经发生了。


受害者已经遇难【不是】,场面快控制不住了。


犯罪嫌疑人詹姆斯甚至死不悔改,没有一丝一毫的愧疚之心。


眯着眼,靠在柱子上倚着脑袋问女孩笑:


“你原谅我了吗?”


那个黑卷卷头,白的不得了的颓废小学妹抱着柱子哭的那叫一个惨哦。


“我原谅你了呜呜哇——”


“真的原谅我了?”笑眯眯。


“真的原谅你了呜呜呜哇(;Д`),我错了学长,我真的错了。”


“你看你这不是还没原谅我吗?你道什么歉呢,毛绒绒,是我的错呀~”


“不不不学长都是我的错哇——”


维多利亚:QAQQQQQQQQQ——


【詹黑黑化程度+1】

【詹黑黑化程度+1】

【詹黑黑化程度+1】

【詹黑黑化程度+1】

【詹黑黑化程度+1】        

    ……


詹姆斯:“XDDDDDD”


莱姆斯:“………………”


然后莱姆斯就抽了詹姆斯一顿(期间其还一直非常「真诚」的向小学妹询问是否接受道歉。)


以至于莱姆斯需要再抽一顿詹姆斯,然后把他推到那边墙角,离的小姑娘远远的,才能对她深刻的表达歉意。


维多利亚其实很有礼貌来着,忍着眼泪从柱子上下来,还不忘非常懂礼貌的微鞠个躬,


然后才泪奔——


詹姆斯这货不思悔改居然还一本正经的走过来搭住莱姆斯的肩膀对他说:“这小学妹也太可爱了吧哈哈哈哈哈——”


莱姆斯:“…………”渣男。


这个渣男!


——


【大厅】


维多利亚抱着斐西的腰。


“哇——斐、斐西,我是个有原则的人,我决不会因为他帅就不讨厌他,很帅也不行,特别帅也不行,特别特别帅也不行!哇————”


拼命揉他的头发哭咧咧他平时根本不给自己摸!!!哭了落泪了,难过了,哇——


斐西:“…………………………”

往事不如烟

𝒀𝒐𝒖 𝒔𝒎𝒊𝒍𝒆𝒅 𝒂𝒏𝒅 𝒕𝒂𝒍𝒌𝒆𝒅 𝒕𝒐 𝒎𝒆 𝒐𝒇 𝒏𝒐𝒕𝒉𝒊𝒏𝒈 𝒂𝒏𝒅 𝑰 𝒇𝒆𝒍𝒕 𝒕𝒉𝒂𝒕 𝒇𝒐𝒓 𝒕𝒉𝒊𝒔 𝑰 𝒉𝒂𝒅 𝒃𝒆𝒆𝒏 𝒘𝒂𝒊𝒕𝒊𝒏𝒈 𝒍𝒐𝒏𝒈.

𝒀𝒐𝒖 𝒔𝒎𝒊𝒍𝒆𝒅 𝒂𝒏𝒅 𝒕𝒂𝒍𝒌𝒆𝒅 𝒕𝒐 𝒎𝒆 𝒐𝒇 𝒏𝒐𝒕𝒉𝒊𝒏𝒈 𝒂𝒏𝒅 𝑰 𝒇𝒆𝒍𝒕 𝒕𝒉𝒂𝒕 𝒇𝒐𝒓 𝒕𝒉𝒊𝒔 𝑰 𝒉𝒂𝒅 𝒃𝒆𝒆𝒏 𝒘𝒂𝒊𝒕𝒊𝒏𝒈 𝒍𝒐𝒏𝒈.

糖萌蜜柿

《银河边缘004:多面AI》里的《梵蒂冈喜讯》,“这是万众期待的一个上午,机器人红衣主教终于当选了教皇”。

更让人欣喜的是,这位机器人教皇以前还当过脱衣舞男,哈哈,裘德洛的梗。 而且裘花总是那么擅长带孩子,无论是硅基的还是碳基的。

《银河边缘004:多面AI》里的《梵蒂冈喜讯》,“这是万众期待的一个上午,机器人红衣主教终于当选了教皇”。

更让人欣喜的是,这位机器人教皇以前还当过脱衣舞男,哈哈,裘德洛的梗。 而且裘花总是那么擅长带孩子,无论是硅基的还是碳基的。

严耀玉

(HP)你怎么不一样!

(注:嫖裘花版詹姆斯波特【自设】)


维多利亚推着一大堆行李站在站台上等那列著名的火车的时候,站台上已经没有多少学生了。


火车在此停留的时间并不长,她正在等她的哥哥来接她。


而大部分的学生已经在老师的指导下登上列车了。


维多利亚有点着急,爸妈的部门里出了事情,今天没办法来送她,拜托了叔叔家的哥哥来接他,但是她已经到了很久了,哥哥却一直没到。


虽然是这个九月份,但不知为何,站台上凉飕飕的,冻的她直抖。


维多利亚昨天刚满十一岁,老实说真的是盼望已久,莫名对霍格沃兹充满了一种期待与向往,还有冲动。


以及担忧。


是了,因为录取通知书是七月份下来的,而她...

(注:嫖裘花版詹姆斯波特【自设】)



维多利亚推着一大堆行李站在站台上等那列著名的火车的时候,站台上已经没有多少学生了。


火车在此停留的时间并不长,她正在等她的哥哥来接她。


而大部分的学生已经在老师的指导下登上列车了。


维多利亚有点着急,爸妈的部门里出了事情,今天没办法来送她,拜托了叔叔家的哥哥来接他,但是她已经到了很久了,哥哥却一直没到。


虽然是这个九月份,但不知为何,站台上凉飕飕的,冻的她直抖。


维多利亚昨天刚满十一岁,老实说真的是盼望已久,莫名对霍格沃兹充满了一种期待与向往,还有冲动。


以及担忧。


是了,因为录取通知书是七月份下来的,而她的生日是八月末,她不知道该不该算成十一岁玩,是今年读书还是明年读书?


如果今年没来到底是因为自己年龄不够还是非常不幸的成了哑炮,虽然那真是真正的「万中无一」,但其实维多利亚真的是忐忑不安,她害怕嘛!


不过幸好,今年七月初的时候,猫头鹰准时把录取通知书送到了家里。


维多利亚高兴的就差蹦起来了。


所以大家心里应该也能明白小姑娘的心情。


比如什么今天天还没亮,妈妈还没醒她就起来了,然后坐在床上……激动。


手都抖了。


还有因为哥哥没有准时来接自己而气的要蹦哒。


“嗨,小姑娘,快上车吧。火车马上就要开动了,再不走就要迟了噢。”


负责接待的教授看了看维多利亚的大包小包,轻声说。


“是、是的,好的老师,我马上……但我……”


她有点局促的试图解释一下,还没说完就看到那个白头发的高挑身影,她立刻忘了要说什么了,急得举着手朝那边挥着,“斐西——我在这!”


那个白头发身影四处望了望,终于看到她了,朝她跑过来。


真是笨蛋斐西。


维多利亚兀自埋怨。


接待的老师见有人接,回头看了一眼,又转过来,朝她笑了笑,说了句「快上车吧」然后撩袍子上了车。


斐西才跑到她面前,赶紧帮她拎箱子上去。


“怎么回事,不是说八号车厢吗?我找了半天。”


“十八号啊,十八号!”差那么多他怎么听的噢!


“我没注意听。”


斐西先扶着她上了火车,然后又大包小包的把东西拎上去,找了个没人的车厢,坐进去,安排好了。


然后两人才坐下来,期间维多利亚一直在旁边努力的拎着剩下的箱子。


“怎么带这么多东西,你不嫌重啊。”


“我妈说你读书那年就是怕麻烦,什么都没带,结果买不到,比不带还麻烦。”


“谁说的?!”他怎么不知道。


“你妈妈说的,他说你连内裤都没带。”


“……那巫师也不穿内裤啊。”


斐西的妈妈和维多利亚妈妈都是不是纯血巫师,所以也保留了很多麻瓜的习惯。


不过维多利亚觉得这个话题有点偏。


“这种话题跟你亲爱的妹妹我说合适吗?”


“不合适。”


“那就请我喝饮料吧。”


“……”


怎么办?还能踢死她吗?


维多利亚和斐西是同一个家族,两人都父亲是亲兄弟,维多利亚的爸爸要年长一些,但是结婚要晚一些,维多利亚是独生子,没有兄弟姐妹。


兄妹俩虽然不是同一个父母,性格也不是很相似,但是打小就聊的来,没什么生疏。


斐西比维多利亚大两岁,早两年就进了学校,今年已经三年级了,前两年还好,今年个头突然抽长,长高了好多,维多利亚都必须抬头看着他了。


“你是不是偷喝增高魔药了?怎么长的这么快?”


维多利亚有点怨念,特别是她够了半天够不着上面的置物架,斐西一抬手直接把行李箱塞进去的时候。


“没有啊,我也不知道。”斐西年龄稍长一些,性格也比较稳重,凡事都让着维多利亚。


维多利亚也不跳脱,今天其实是有点急了,所以……她差点以为两个人碰不到面了,吓死她了。


“是我的错,回头给你买只宠物,你爸妈给你买了吗?”


“没呢,买什么宠物?不是很想养,挺麻烦的。”


“懒死你算了。”


这个车厢里就兄妹俩人,一会儿卖零食的老太太来了,斐西买了两杯饮料,买了一盒巧克力豆。


“为什么不要多味豆?”


“不爱吃,最近运气不太好,总是吃到很难吃的口味。”


“噢,我还好,不过无所谓。”


吸着果汁,没吃豆。


“接下来要做什么啊,斐西。”


“去学校啊,怎么了,你不知道?”


“也不是,我妈妈说有分院仪式,但是她不肯告诉我怎么分,说要有神秘感。”


虽然她也不是很在乎,但是神秘感这样老套的词还是让她撇撇嘴。


“阿姨说让我别告诉你,但是其实也不是很难。”事实上是一点也不难。


“你想知道吗?我可以提前告诉你。”他倒是无所谓。


“……算了,反正下午就分院了。”


她自己其实也有点期待的,提前知道了的话,等到分院的时候就没意思了。


想了想,“不知道我会分到什么学院。”


斐西是拉文克劳,他的妈妈也是拉文克劳。


“我觉得我可能是斯莱特林或者格兰芬多吧。”


她妈妈是斯莱特林,爸爸是格兰芬多。


“你自己有想去的学院吗?”


“我也不知道……”


不过邓布利多教授不是格兰芬多的嘛,有点心动。


最伟大的巫师,试问谁不想跟他一个学院呢。


“反正你这么笨,我们拉文克劳不要你。”


维多利亚:“???”你是魔鬼吗?


“真讨厌。”嘀嘀咕咕。“聪明了不起哦。”


斐西是他们家族出了名的聪明,超级聪明的那种。


用妈妈的话来说,斐西是他们家族之光!


虽然他们家族加上她和斐西之外一共就八个人。


<(_ _)> 


“趁现在把巫师袍穿上吧,等一会儿,下车你就跟着领队老师一起走,我跟你不是一条路。”


“知道了。”她开始翻箱子找袍子。


“要我出去一下吗?”


“没事,套上就行。”


“OK。”


斐西翻出本书开始看。


火车哐当哐当快到终点的时候,维多利亚所在的车厢突然被重击了一下,发出巨大的响声以至于周围的车厢都出来探看。


维多利亚坐在靠外面的座位上翻着斐西的魔咒书,被冲击力一下子撞跌趴在地上,懵了一下,书也掉在座位下面了。


“Vicky!”斐西连忙去扶她。


维多利亚懵的不是一点半点,膝盖似乎都破皮了。


“怎么回事,隔壁是谁?”


“波特家的。”斐西语气不太好。“他们几个一贯这样。”


话音刚落门就响了,打开,一位看起来很和善的高挑男孩。


兄妹俩看着他。


男孩子非常抱歉的道歉。“不好意思,箱子的拖车突然断掉了,惊扰了你们。”


斐西皱着眉,也没多说什么。“小心点,车厢里还有别人。”


男生颔首,打量了一下维多利亚,“你受伤了?”


他抽出魔杖,对着她。


“【Ferula】。”


膝盖的疼痛就消失了。


那个男孩又问了一句,“衣服没坏吧?”


维多利亚摇摇头,“没有,谢谢。”


“很抱歉,让你受惊了,这个送给你。”


斐西看了一眼,维多利亚瞧着他,他点点头,维多利亚就收下了。


一盒巧克力蛙而已。


斐西跟那个波特家的倒没什么恩怨,但是维多利亚是他的宝贝妹妹。


“詹姆斯波特?”维多利亚探头偷眼看了一眼。


没看见,就到看几个穿着格兰芬多校服的背影,走进了不远处的车厢。


真的是那个詹姆斯波特?


她还没见过他呢,不过大家都知道他,


那个欺负西弗勒斯斯内普,抢人家对象的格兰芬多。


“我不喜欢那个蠢蛋。”她偷偷说。


各种各样的原因。


詹姆斯波特名气可大的很。


而维多利亚刚好是不喜欢他的那一类。


斐西不喜欢他,也不讨厌他,但是还是觉得他是个蠢蛋。


毕竟斐西性格比较稳重,波特的那种性格他欣赏不来。


兄妹俩果然独树一帜(?)。


“我跟他没什么交流,不过他们几个也算是风云人物了。Vicky,如果进了格兰芬多尽量别招惹他们。”


“知道了。”


她也没打算多交流来着,她的目的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来着,争取成为另一个弗拉斐之光!!!


噢对了。


“书呢,斐西,刚刚书掉地上了。没坏吧。”


维多利亚趴在地上找,斐西一把拉起她。


“笨。飞来咒。”


喊一声【魔咒书飞来】。


书咻就飞过去了。


“卧槽,帅啊。”


维多利亚盯着那本书发愣。


斐西抄起书就给了她一脑袋瓜子。


“不准说脏话。”


维多利亚抱着脑瓜子。“噢……”QAQ


什么哥哥,真讨厌。


一会儿就到站了,


兄妹俩大包小包的下车。


——


刚刚火车上,那间车厢。


“道歉了吗?”


躺在椅子上,高挑消瘦、一头凌乱黑发的男生朝门口看了一眼。


那位和善的男孩子——莱姆斯-卢平走过来,“道歉了,你吓到别人了。”


黑发的男生挑挑眉:“噢,真是非常抱歉了。”


卢平坐在他对面,叹了口气,“小姑娘脸都吓白了。”


“那么夸张吗?”


门又拉开了小天狼星进来,拍开詹姆斯的腿,“挪开。”


詹姆斯撇嘴,坐好了。


小天狼星在他旁边坐下。


“你怎么才来。”


“有事。”


“给我带吃的了吗?”


“没有。”


詹姆斯饶有兴趣的说,“刚刚莱姆斯说隔壁的小姑娘被我们吓的脸都白了。”


小天狼星看了他一眼,回答道;“不是吓的。”


詹姆斯:“?你看到了?”


“嗯,本来就白。”


“……”


“惨白。”补充了一句。


“……幽灵白吗?”


“差不多吧。”


詹姆斯咧咧嘴:“厉害了。”


卢平翻了翻眼睛。


小天狼星望了詹姆斯一眼,道:


“对了,那小姑娘说你是蠢蛋。”


詹姆斯:“???”


他又知道了?




邑伞
You are so cute...

"You are so cute."


朝你笑的裘花 Jude Law

(发际线已粉丝滤镜处理)

"You are so cute."


朝你笑的裘花 Jude Law

(发际线已粉丝滤镜处理)



【普裘】让我们由头来过(Part2)

【普裘真人衍生】私设如山!!!!男性生子!!!狗血误入!!!!唐尼粉不要撕我!!!只是借人设满足狗血设定而已!!!不喜误入!!!


裘花魅力太大了,现在只想搞这个人,并且萌上了真人,看了唐尼的一个采访,讲自己豪宅舒适程度能够让挑剔的裘德洛都称赞,所以有了这个想法……取了现实生活中的人设,写了一个裘花、德普、唐尼之间的三角恋(怎么就没有人写呢!!!馋死了!!!!明明那么有感觉的关系!!!)


嗯,借鉴了GGAD里的几个任务,奎尼、文达之类的,然后私设男人可以结婚、生子,Jude和Johnny是一对结婚七年,Jude先后生下了Lily和Iris,姐妹俩差两岁,然后故...

【普裘真人衍生】私设如山!!!!男性生子!!!狗血误入!!!!唐尼粉不要撕我!!!只是借人设满足狗血设定而已!!!不喜误入!!!

 

裘花魅力太大了,现在只想搞这个人,并且萌上了真人,看了唐尼的一个采访,讲自己豪宅舒适程度能够让挑剔的裘德洛都称赞,所以有了这个想法……取了现实生活中的人设,写了一个裘花、德普、唐尼之间的三角恋(怎么就没有人写呢!!!馋死了!!!!明明那么有感觉的关系!!!)

 

嗯,借鉴了GGAD里的几个任务,奎尼、文达之类的,然后私设男人可以结婚、生子,Jude和Johnny是一对结婚七年,Jude先后生下了Lily和Iris,姐妹俩差两岁,然后故事发生于生下第二个孩子后,大约《大腐2》的宣传期,09、10年的时候,老夫老妻被唐尼挖墙脚的故事。

 

嗯,请大家,食用愉快。

 

——————————————————————

  Johnny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人,那理直气壮的样子,活脱脱的好像他才是真正出轨的那个人。Jude没有一句解释的,冷冰冰的将那些照片扔在地上,只吐露出“分手”两个字来,之后就从不知道家里的哪个角落里摸出一根烟来,站在床边点燃吸了起来。
  “你生产完才多长时间,就开始吸烟了?”Johnny忍不住开口抱怨。他想说的其实不是这一句,他真正想说的是,才生下Iris多久就开始跟别人上床。
  Jude已经完全褪去了刚刚对Johnny销魂蚀骨的思念,此刻站在那里冷冰冰的像个木头,转过头斜着看了Johnny一眼:“你也知道我刚刚生完没多久哦。”
  Johnny打量着Jude的神色,回忆着自己这段时间以来的所作所为,直觉得肯定忽略了什么,凑近Jude身后,一脸痛苦的:“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不相信,这是我们的第二个孩子了,我不过是去拍了一部戏而已,难道这就足以让你爱上另一个男人了?”一想到小罗伯唐尼那标志性的笑脸,Johnny就感到一阵心酸,忍不住出言讥讽,“我实在想不到他有什么吸引你的,更年轻?更高大?更强壮?都没有吧,为什么选择他?”
  这便是火上浇油的最后一根稻草了,Jude终于忍无可忍的转过身来,用一根手指戳着Johnny的胸膛:“所以在你眼里这就是事实了,是么?你面前站着一个荡妇,刚生完孩子便饥渴的出去乱搞,发情到任何一个男人都可以,嗯?哈,原来这才是你气愤的点,因为我选的男人让你失望了。”
  Jude将脸埋进双手里,那悲恸的神色让Johnny心如刀割,他紧紧的抱住眼前人:“我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哦,原谅我吧,Jude,是我不好,这段时间我没在家你一定很辛苦,我们就让这件事情过去好不好?”
  令Johnny没有想到的是,Jude难过的摇着他美丽的头,透露出一种绝望的凄美神色来:“过不去了Johnny,你根本不明白,这段时间对我意味着什么。”
  他一边说着,一边开始解掉自己的衣扣,慢慢露出里面赤露的身体来。Johnny茫然的看着Jude的动作,不明所以,全身僵硬的站在那里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而随着Jude脱掉了外衣,Johnny才明白他的意思,Jude身上穿着一件纯白色的裹胸,那裹胸的材料很特别,在侧面有一条隐蔽的拉链,而在裹胸的塑形之下,Jude那柔软的胸脯被包裹得像是普通人的胸肌一样的。
  Johnny看着那变形的胸,还是不太明白。
  Jude继续动作,从腋下将那条拉链拉开,胸脯立刻弹跳出来,一对如同女人般柔软白嫩的胸脯小锥子一样的挺立在那里,像一对小兔子一样的可爱。
  “这就是生产带给我的变化,”Jude惨然一笑,“而你已经全然不记得了。生Lily的时候还没有这么大,但是这一次,穿着那些普通的塑身衣,我根本没法出门。”
  他件那件纯白色的胸衣拿在手里,婆娑着上面布料的纹路,脑中充满了回忆的:“我一度非常抑郁于这件事情,我不希望任何人看到我不男不女的样子。家里的佣人换了一波又一波,哦你根本就没有注意得到,只是以为我是个挑剔的人吧!”
  Jude黯然神伤的站在那里,而Johnny终于明白了丈夫的苦楚,他为了这件事备受煎熬好几个月,而自己却没发现一点异常?他拦住Jude赤裸的脊背,贴近对方的胸膛,想要安慰对方,却感到嘴巴里头发涩,实在不知道该说点什么的。
  “对不起。”最后他只说出这两个字来。
  Jude似乎被这一声道歉给惊醒了,苦笑着推开Johnny,将手上的那件贴身衣服展示给他看:“你从来没注意到这一点吧,你总是到床上的时候才会看我这里,而你更在意的是抓着它们的手感,而从没想过我要怎么见人?”
  这一番话说得Johnny面红耳赤的,恨不得抓住点什么东西遮挡住自己:“哦,亲爱的,我真的……我没想到这带给你这么大的苦难。”
  Jude点头,心下了然:“但是罗伯特注意到了,我知道你不愿意听这个,但是这东西,”他扬了扬手里的那块白布,“是他特意找人定制做出来的。这东西很神奇,能让涨奶的乳房变成胸肌,也不让我很难受。穿上这个,我起码可以出门了。”Jude一面说,一面展示似的将那胸衣穿起来,效果的确一如他所言的,能够挡住人们的目光。
  “我,我很抱歉……我从未担心过你这方面的问题,我总觉得我们已经有过一个孩子了,Iris简直像是上帝对我们的馈赠,我是如此的爱她们……”Johnny看着Jude的样子几乎开始胡言乱语起来,而换回了对方的一句嘲讽。
  “我爱她们,比你更胜,”Jude轻启他那玫瑰色的嘴唇,说出最冷酷的话,“但我也需要有人爱我,在这段时间里,显然罗伯特比你关注我更多。”
  Johnny只觉得这话让他心痛难道,他的脑海里不可抑制的回想起许多次他们三个出现在一个地方的场合里,那个时候他们是否已经在一起?在他不知道的身后,他们的关系持续了多久?罗伯特是否来过他们共同的家,他是否帮Jude解下他的胸衣,看着那对无处安放的小可爱,轻轻的抚摸它们,在Jude终于忍无可忍的时候,为他找到了解决的方法?
  天啊,他都做了什么,在Jude最需要他的时候,他丝毫没有察觉到,还为了自己的得到而沾沾自喜到处炫耀,殊不知最宝贵的礼物已经正在离他而去了。。Johnny颓然跌坐在沙发上,将脸庞埋进自己的一双大手之中。
  良久,他终于开口道。
  “所以,你爱他么?”他感到口中苦涩,心中痛疼难忍。
  Jude怅然一笑,仿佛Johnny问了极其荒唐的事情:“爱?不,我当然不爱他。但是我无法抗拒一个不断给我温情的男人!罗伯特或许不比你更酷帅,但是如此风度翩翩的你却并不能在我身边陪伴我,帮我解决问题的人是他而不是你,请你教教我,我要怎么样拒绝他?”
  Johnny看着Jude那悲伤而美丽得如同玫瑰一般的脸,终于了然了这一切发生的缘由。他将哭泣的Jude搂在怀中,脑中想象着在自己不在身边的日子里,罗伯特是如何像现在这样将Jude拥入怀中,悉心安抚,不禁心碎得闭上了眼睛。
  “不难过,不难过啊,”Johnny轻声说道,喉结振动着Jude的头顶,给对方以安慰,“如果他更能让你舒服,快乐,那……那就跟他在一起好了。”
  埋在Johnny怀抱之中的Jude身体慢慢的僵硬了起来,在他被唐尼诱惑的时候他或许没有想过未来,但是那个未来里绝对有Johnny的存在,只是那时候他还不知道他们两个人要怎么度过这个难关。如今Johnny描绘的未来是他和唐尼在一起的,这让Jude感受到无限的悲凉。
  他收敛泪水,将自己的上衣整理好,抬起头来看着Johnny那双被过长的刘海遮住的眼睛,极大的克制住自己想要触摸他头发的欲望,淡淡的说道:“孩子呢?两个女儿,Lily和Iris,你预备怎么办?”
  Johnny愣住了,没想到他们现在就要开始讨论这个问题,便谨慎的说:“如果你认为她们两个会影响到你们未来的生活,我很愿意她们跟我一起生活,当然我并不是说她们会跟我搬到美国去,额,又或者你愿意跟唐尼在美国生活,那也是可以……”严格来说,Johnny并不直到自己究竟在说什么的,他只知道在说这一切的时候自己的心如刀割,而无论Jude做出什么样的回答他都无法接受。
  “她们两个哪里也不去,就在伦敦,这几房子里头,跟我在一起,”Jude十分干脆的说,尽管口口声声的抱怨怀孕和生产带给自己的恶劣影响,但他还像个护崽的母鸡一样将孩子的监护权牢牢的攥在手里,“如果你想要将她们从我身边带走,我们就上法庭好了。”
  虽然受到了这样的威胁,可Johnny心里却觉得很是送了一口气的,看到他还在乎她们的孩子,自己就好像还有希望。
  “那么,这件事,或许该从长计议?”Johnny小心的用词。
  Jude这个晚上没有再说一句话,也没有再拒绝Johnny的触碰。因而Johnny小心翼翼的将Jude搂在怀里,他们就这样僵硬的在儿童房浅浅的床铺上过了一夜,两个人面向一个方向的看着自己的一双女儿,什么都没有发生。
  过了明天,Johnny将离开这所房子,他现在能做的就是抱紧胸口紧贴的人,让自己的眼泪留在心里。

贵圈真乱
【5413】伊桑&middot...

5413】伊桑·霍克VS裘花

5413】伊桑·霍克VS裘花

冰雪的王者
大腐三的一丢丟新消息(?渣翻译...

大腐三的一丢丟新消息(?渣翻译一下orz

【大侦探福尔摩斯3不会太像盖里奇前两部的风格】

导演德克斯特·弗莱彻:我想这是无可避免的,对吧?

"我跟盖是两位不同的电影制作人,我不会无视他以往的努力,我的意思是我会把自己的一些新元素加入电影当中而令到第三部电影跟以往相比有些不同…另外我有一个设想就是把新人加进来,或许我们能期待一下?"

除此之外弗莱彻还得到盖里奇的支持去为这部电影作出一些改变,还形容盖「非常慷慨」

"盖里奇跟我说好好享受接下来欢乐的时光,我想这也是的,罗伯特是个很有趣的演员,裘德是个很棒的演员,面对一个这么强大的卡司,我...

大腐三的一丢丟新消息(?渣翻译一下orz

【大侦探福尔摩斯3不会太像盖里奇前两部的风格】

导演德克斯特·弗莱彻:我想这是无可避免的,对吧?

"我跟盖是两位不同的电影制作人,我不会无视他以往的努力,我的意思是我会把自己的一些新元素加入电影当中而令到第三部电影跟以往相比有些不同…另外我有一个设想就是把新人加进来,或许我们能期待一下?"

除此之外弗莱彻还得到盖里奇的支持去为这部电影作出一些改变,还形容盖「非常慷慨」

"盖里奇跟我说好好享受接下来欢乐的时光,我想这也是的,罗伯特是个很有趣的演员,裘德是个很棒的演员,面对一个这么强大的卡司,我想我会有好的机会把他们展示出来"

*导演你净说些有的没的,你良心还过意得去吗?(ಥ_ಥ) 
*加新人?到底是加谁又不说…心lay了 orz

(占tag抱歉)

冰雪的王者

原谅我又来bb两句

三年前上GMA宣传年轻的教宗时提起的大腐三

三年后教宗续集都出来了,那啥也没开拍

我还能说什么...等呗...

(占tag抱歉)

原谅我又来bb两句

三年前上GMA宣传年轻的教宗时提起的大腐三

三年后教宗续集都出来了,那啥也没开拍

我还能说什么...等呗...

(占tag抱歉)

#/

等待裘花以及从内而外日渐费里尼的索导
心已飞向威尼斯

等待裘花以及从内而外日渐费里尼的索导
心已飞向威尼斯

冰雪的王者

【RDJude/华福】【无题】

作者: 冰雪的王者

出自: 电影《大侦探福尔摩斯》/《吸血情圣》

简介: 本故事中的华生是只吸血鬼,每逢月圆之夜他就要靠xi////qu与他两情相悦的人的血或者XX的行为来防止自已因为魔力过多而暴走,但很不幸地这次的月圆来得比之前快很多令到华生根本没有足够时间找爱他的女人,结果他只好去找福尔摩斯解决所需…… 

很久以前就作好的车,之前只放在微博一直忘了这里orz,如果看完简介觉得还可以的话就请拍卡上车吧,祝您食用愉快~~~文笔差请见谅

*发了五次屏了五次orz,要看私信我要链接吧*
又或者微博搜👉"冰雪的王者"也能看到
(占...

作者: 冰雪的王者

出自: 电影《大侦探福尔摩斯》/《吸血情圣》

简介: 本故事中的华生是只吸血鬼,每逢月圆之夜他就要靠xi////qu与他两情相悦的人的血或者XX的行为来防止自已因为魔力过多而暴走,但很不幸地这次的月圆来得比之前快很多令到华生根本没有足够时间找爱他的女人,结果他只好去找福尔摩斯解决所需…… 

很久以前就作好的车,之前只放在微博一直忘了这里orz,如果看完简介觉得还可以的话就请拍卡上车吧,祝您食用愉快~~~文笔差请见谅

*发了五次屏了五次orz,要看私信我要链接吧*
又或者微博搜👉"冰雪的王者"也能看到
(占tag抱歉)

Any 阿飛
昨晚动态里看到的。最秀的是,发...

昨晚动态里看到的。
最秀的是,发的那个是个男的

昨晚动态里看到的。
最秀的是,发的那个是个男的

唐衙

都是我的本命啊!!
老年组的EC也好可爱啊~
(里面好像混进了两个邪教……)

都是我的本命啊!!
老年组的EC也好可爱啊~
(里面好像混进了两个邪教……)

裔二娘子

蹲蹲和裘花真的是蜜汁神似我快要吃ADad了。

蛋妞在《维克多·弗兰肯斯坦》里真心好看啊啊啊啊啊不愧是腐国第二美。

蹲蹲和裘花真的是蜜汁神似我快要吃ADad了。

蛋妞在《维克多·弗兰肯斯坦》里真心好看啊啊啊啊啊不愧是腐国第二美。

往事不如烟

𝑌𝑜𝑢 𝑠𝑚𝑖𝑙𝑒𝑑 𝑎𝑛𝑑 𝑡𝑎𝑙𝑘𝑒𝑑 𝑡𝑜 𝑚𝑒 𝑜𝑓 𝑛𝑜𝑡ℎ𝑖𝑛𝑔 𝑎𝑛𝑑 𝐼 𝑓𝑒𝑙𝑡 𝑡ℎ𝑎𝑡 𝑓𝑜𝑟 𝑡ℎ𝑖𝑠 𝐼 ℎ𝑎𝑑 𝑏𝑒𝑒𝑛 𝑤𝑎𝑖𝑡𝑖𝑛𝑔 𝑙𝑜𝑛𝑔.

𝑌𝑜𝑢 𝑠𝑚𝑖𝑙𝑒𝑑 𝑎𝑛𝑑 𝑡𝑎𝑙𝑘𝑒𝑑 𝑡𝑜 𝑚𝑒 𝑜𝑓 𝑛𝑜𝑡ℎ𝑖𝑛𝑔 𝑎𝑛𝑑 𝐼 𝑓𝑒𝑙𝑡 𝑡ℎ𝑎𝑡 𝑓𝑜𝑟 𝑡ℎ𝑖𝑠 𝐼 ℎ𝑎𝑑 𝑏𝑒𝑒𝑛 𝑤𝑎𝑖𝑡𝑖𝑛𝑔 𝑙𝑜𝑛𝑔.

冰雪的王者
看样子应该是导演视察拍摄环境去...

看样子应该是导演视察拍摄环境去了……

谁知道呢

再等等吧

(占tag抱歉)

看样子应该是导演视察拍摄环境去了……

谁知道呢

再等等吧

(占tag抱歉)

Fago

亲爱的,今天是七夕,这是我给你的礼物。
(⊙▽⊙我别是个假粉……)

亲爱的,今天是七夕,这是我给你的礼物。
(⊙▽⊙我别是个假粉……)

奥瑞利乌斯·邓布利多🇨🇳
WDM!!!他太太太太辣了!!...

WDM!!!他太太太太辣了!!!!
波西裘我🉑🉑🉑🉑

WDM!!!他太太太太辣了!!!!
波西裘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