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西团

48847浏览    125参与
_玉碎之时_

差点忘了这边 总之给库洛洛凑了个生贺 虽然今年全是鱼

话说有篇西团文叫生者的赞歌我找不到了 忘了作者名字有知道的可以告诉我我戳一下作者要个摸鱼的授权(?

差点忘了这边 总之给库洛洛凑了个生贺 虽然今年全是鱼

话说有篇西团文叫生者的赞歌我找不到了 忘了作者名字有知道的可以告诉我我戳一下作者要个摸鱼的授权(?

夏漠北沉迷神秘学

492:就知道你最终会变成库洛洛舔狗。
我:..............

492:就知道你最终会变成库洛洛舔狗。
我:..............

🃏

这个新欢旧爱的组合太香了先摸一个...有空再画三美

这个新欢旧爱的组合太香了先摸一个...有空再画三美

VerHoeveN
我们离开了甜蜜的地方 西团 R...

我们离开了甜蜜的地方

西团
R-18G,强行人体改造,物化,超级雷
朋友跟我形容西索和库洛洛像基佬搞直男,我觉得很有道理(

我们离开了甜蜜的地方

西团
R-18G,强行人体改造,物化,超级雷
朋友跟我形容西索和库洛洛像基佬搞直男,我觉得很有道理(

youky

也许只要喂够库狸狸足够的布丁,西索的愿望可以提早实现www(bu)
是七夕的快乐西团

也许只要喂够库狸狸足够的布丁,西索的愿望可以提早实现www(bu)
是七夕的快乐西团

Rocycy

恶意相关

西团伊混乱p友关系,ooc破天际

旧文存档只为了开车而已,大半夜翻出来一起冲一发

有dirty talk、恶意揣测

all团向,请避雷谢谢


   西索在和伊尔谜激吻。


        西索对着伊尔谜说我爱你。


        西索对着刚进来的他说,滚。


        库洛洛差点就大笑出来了的,不过他忍住了,虽然忍得有一点辛苦,搞得脸上的微笑都有些僵硬了,唉,这样不好,不好,大家都是一样的——虽然“卑鄙”的总是他就...

西团伊混乱p友关系,ooc破天际

旧文存档只为了开车而已,大半夜翻出来一起冲一发

有dirty talk、恶意揣测

all团向,请避雷谢谢











   西索在和伊尔谜激吻。


        西索对着伊尔谜说我爱你。


        西索对着刚进来的他说,滚。


        库洛洛差点就大笑出来了的,不过他忍住了,虽然忍得有一点辛苦,搞得脸上的微笑都有些僵硬了,唉,这样不好,不好,大家都是一样的——虽然“卑鄙”的总是他就是了。他反省了一下自己,倒是一丁点也没在意西索的态度,自顾自地脱衣服,露出那身一贯为人所垂涎万分的雪白肌肤,柔韧线条,眼波流转间带了三分媚意,兼着那副清俊容貌,当真勾人。西索仍是搂着怀中的人儿,只是目光到底黏在了刚进来的美人身上,金色眼瞳里带着深深恶意,厌弃与欲望交织,薄唇轻启,言语间丝毫不留半分情分:“你可真是够下贱了的,库洛洛。”

       “那可真是你的错处,”懒洋洋地回答着对方,衣服脱的精光的男子毫不在意地坐到了二人相拥的床边,大剌剌地伸腿,凑近了红发魔术师,分明一张纯良面容,说出来的话却下liu放dang的很:“你看你有多喜欢我?我一过来就ying成这个模样了,怎么,你不打算现在满足我吗?”



下面走链接:https://m.weibo.cn/5969340197/4396633858974022










琥珀川之夏

【西团伊】妖孽(完)

修罗场!!!

混乱!!!


-----------------------------

【西索觉得库洛洛有点太冷清了,明明是一副值得放纵的好皮囊,却偏要装成儒雅的虚假模样。】


必须外链


——END.——


修罗场!!!

混乱!!!

 

-----------------------------

【西索觉得库洛洛有点太冷清了,明明是一副值得放纵的好皮囊,却偏要装成儒雅的虚假模样。】

 

必须外链



——END.——


鴿子之夜。
追不到庫洛洛的西索。

追不到庫洛洛的西索。

追不到庫洛洛的西索。

兰焰

[西团]旅于风/宝物

  库洛洛最不能忘掉的地方,是一座古城。那时他还小,古城遥远,虚幻,孤独而又永远。空气中弥漫被时间抛弃的味道,孤绝的,静立的古建筑,半陷没沙丘半插入云。日落时漫天金光,城楼们组成一条船,如果有人登上它,太阳就近在咫尺,在沉没前,向世界投入充满情欲的一瞥。


那是库洛洛的“成年礼”,其实他还小,但只要能在流星街找到三天的口粮,就是成人了。库洛洛能找到一个月的。然而还不够,库洛洛又提出了更过分的要求,他要脱离流星街。他想组建一个旅团。垂垂老矣的长老们面面相觑,却已说不过这个渺小的少年,最后拿出一个不是主意的主意:


“去找出永生不死的宝物来。”


其...


  库洛洛最不能忘掉的地方,是一座古城。那时他还小,古城遥远,虚幻,孤独而又永远。空气中弥漫被时间抛弃的味道,孤绝的,静立的古建筑,半陷没沙丘半插入云。日落时漫天金光,城楼们组成一条船,如果有人登上它,太阳就近在咫尺,在沉没前,向世界投入充满情欲的一瞥。



那是库洛洛的“成年礼”,其实他还小,但只要能在流星街找到三天的口粮,就是成人了。库洛洛能找到一个月的。然而还不够,库洛洛又提出了更过分的要求,他要脱离流星街。他想组建一个旅团。垂垂老矣的长老们面面相觑,却已说不过这个渺小的少年,最后拿出一个不是主意的主意:



“去找出永生不死的宝物来。”



其实只要库洛洛再继续辩驳几秒,长老们就要投降了。事情就差在这一小会儿。库洛洛踏上了去远方的旅程,中间又经历了几次阴差阳错,他一路的旅行像丝绸滑过沙砾,苦艾酒调进柔情蜜意,喝来喝去,记忆凭空,轻飘飘的眼球上,凌空的醉白色惺忪,复仇,甜蜜,爱。他倾听自己受狱火之罚的布道,牢牢地蛊惑苍天,苍天可曾倾听过人类的祈求?为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不顾一切?库洛洛却就是这样的一个人类,他祈求,却不同于常人,他诚挚地没日没夜乞求着,忘记一切,某种意义上,在乞求一切。旅途中他遇见很多月亮,妖红的火,在额间画倒立十字,把太阳射下来,流星街不存在时光、或万物。它的脊背充满情欲,是一段刻骨铭心的伤口,那耻辱的人反将骄傲无根据地倾倒于此。天平、烛火。天使吞下了烛火,而库洛洛,生于废墟,也必将死于绝望的废土,月亮穷荫凝闭,……是三角形的,睁着空虚可怖的眼珠看着他。那滑稽的忧伤,面容沉静又破碎,像热带的熟物,滚落得填满天际,日落时晶莹、温暖。他掬起一捧沙子,嗅到了必然的终始,他毫无疑惑,把它吞下。漆黑的太阳升了起来,降临于他,是恶与血的预演。而他那时却以为,这即是爱。因果线纠缠得极其甜蜜,或者说,憎恨,当他看见脸上画Joker符号的小丑,那源自游乐场的无数不幸、蝴蝶振翅地掉落、血和贫穷的夕阳,恶魔与古城,沙;吉卜赛的鼓和废墟,天光微弱,废除心脏的锁链摆脱必然,仇恨脱离世界而存在,怒火如地狱,如心脏如烛火如滚落的石头,彻夜不停地,他抛下古城、神明和仇敌,那悲惨与痛苦在颅上妖冶浪荡,日子熟落不死。第一次,库洛洛对自己说:“这是我永生不死般的仇敌。”



他看向西索。









——————————————————




很久以前玩《风之旅人》的时候就构想了这篇文,只写了开头,是过去的遗迹。后来看了富坚复刊,…………我想,无论如何,西索做过的事,给库洛洛的心上刻下了深深的伤口,他再也不能忘掉(忽略)这个人了吧,Yummy!(




Alive.Ariel.

【ALL团/ABO】真神

*身体和脑袋都是黑洞自己却意识不到的团长

*有抹布x团,但是主团员x团

*为了肉而肉

*爽就完事了

*有西伊团三角


正文


后记:

写着写着莫名写了些有点虐的剧情。发现不写感情的话就不会OCC可是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手。

我晚了一个世纪才入猎人的坑,现在不知道是后悔还是感到幸运。

啊啊真的好喜欢团长的设定,这人设和肉体放到现在也很苏,真的只想all团啊。然而其实仔细看发现并没有写什么正经的肉以后或许会补上番外纯肉orz


*身体和脑袋都是黑洞自己却意识不到的团长

*有抹布x团,但是主团员x团

*为了肉而肉

*爽就完事了

*有西伊团三角


正文


后记:

写着写着莫名写了些有点虐的剧情。发现不写感情的话就不会OCC可是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手。

我晚了一个世纪才入猎人的坑,现在不知道是后悔还是感到幸运。

啊啊真的好喜欢团长的设定,这人设和肉体放到现在也很苏,真的只想all团啊。然而其实仔细看发现并没有写什么正经的肉以后或许会补上番外纯肉orz


-SU-
今天看了极道少女

今天看了极道少女

今天看了极道少女

鴿子之夜。

*西團現代paro
*西索貓化設定
*都是妄想產物

此篇時間線在正文很後面的地方 (。

*西團現代paro
*西索貓化設定
*都是妄想產物

此篇時間線在正文很後面的地方 (。

鴿子之夜。
*西團快樂獸*現代設定 西團兩...

*西團快樂獸
*現代設定

西團兩人互相養著獸人化小西團的故事。

這是發生在4/4的事情,大街上巧遇小酷拉。

*西團快樂獸
*現代設定

西團兩人互相養著獸人化小西團的故事。

這是發生在4/4的事情,大街上巧遇小酷拉。

dearwu

【HUNTERXHUNTER/西团】缠‧续(全)

其实是前一篇西团文未能写到的梗,觉得不写出来有点对不起自己的脑洞(?),所以就……虽然除了字数多了一点外好像没什么可取之处OTL

--

被屏蔽了重发


--

立秋以后,天气变得十分凉爽,以往被晒得冒出丝丝热气的石子路面,这会儿也变得和蔼可亲,踩踏上去是说不出的愉悦。

距离约定的时间早已过去一个多小时,我有意为之的迟到了,纯粹是认为那家伙有任务在身未必准时。一踏入酒吧,来人见我姗姗来迟,似乎也没有怪罪的意思,只是淡淡的说:“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差点就要和库洛洛回报你不出席了。”

库洛洛?出席?

伊耳谜继续维持他毫无表情变化的一张脸:“库洛洛说他联系不上你,要我帮他捎句话...

其实是前一篇西团文未能写到的梗,觉得不写出来有点对不起自己的脑洞(?),所以就……虽然除了字数多了一点外好像没什么可取之处OTL

--

被屏蔽了重发

 

--

立秋以后,天气变得十分凉爽,以往被晒得冒出丝丝热气的石子路面,这会儿也变得和蔼可亲,踩踏上去是说不出的愉悦。

距离约定的时间早已过去一个多小时,我有意为之的迟到了,纯粹是认为那家伙有任务在身未必准时。一踏入酒吧,来人见我姗姗来迟,似乎也没有怪罪的意思,只是淡淡的说:“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差点就要和库洛洛回报你不出席了。”

库洛洛?出席?

伊耳谜继续维持他毫无表情变化的一张脸:“库洛洛说他联系不上你,要我帮他捎句话,三天后在XX地点集合别忘了。”

我听了嗤笑一声,忍不住说:“近半年不见,库洛洛变幽默了呢,我明明是旅团成员,他肯定也有上百种联系我的方法,怎么就偏偏找了这种烂借口。”

“哦,你们吵架啦?真难得,我还没见过库洛洛生气的样子。”

噢,我也没有。不过这点小歧义我不打算对伊耳谜解释,如果可以,我倒也想见见库洛洛发怒的模样啊。

“总之,库洛洛的话我带到了,去不去随你吧。”

“后面这句话,是库洛洛的意思还是你的?”

伊耳谜一顿,忽地眨了下眼睛,当然这更像是一种正常的生理运动,“那你还是去吧,你不是挺想和库洛洛交手的吗?”

唔,我和库洛洛已经略过交手这个阶段直接上床了,在床上的他和平时可是截然不同的风情呢。

我微笑着没接话,目送伊耳谜离开后舔了舔嘴唇。

想起上次索讨完游戏的通关奖励,看到悬在心尖朝思暮想的物件就这么被自己“毁”得体无完肤,说实话还是有些可惜的,毕竟库洛洛的体型比起自己确实要纤细些。撇开这个不谈,他盼着我对他失去兴趣可不知道心心念念了多久,虽然不太想遂他的愿,但如果能让他误以为自己已摆脱我实则不然,那么事态发展肯定会更有趣,于是我离开了,毫无眷恋地。至于库洛洛当时究竟是睡过去了,还是闭目养神,老实说我真没注意。

当然,我还是挺好奇在经历那场酣畅淋漓的性爱后他是否还下得了床,为此我可是体贴的帮他预付了三个月的房租,谁料库洛洛又玩起人间蒸发,音讯全无,这还是某日我偶遇宾馆老板,对方指着我破口大骂开个房间活生生搞得像杀人现场,这才得知库洛洛在我离开后同未久留。

尽管对于这个结果我并不意外,却也更加突显他之前被我轻易逮到是多么刻意。

不过这也无所谓,反正三天后便能见到他了。

 

于是约定的日子一到,我又再一次算准时间迟到了。

只是这一回出现了意外。

现场不止余库洛洛一人,连飞坦也在。

耳边时不时飘来两人交谈的声音,思及飞坦在旅团中的定位,显然是在讨论扫除障碍之类的计划,我笔直的朝库洛洛走去,他这回不仅放下头发,连衣着都换上西装,这不是刚从某个会场或典礼赶来,就是准备前往。他这身引人犯罪的打扮唤醒了我久违的兴奋感,尤其在分别这么久之后更让我蠢蠢欲动。

“你来干什么?”飞坦挡在库洛洛面前,不客气的说:“都迟到那么久了,你还有脸来?”

“库洛洛可没吩咐我准时,是吧,库洛洛?还是传话的人误解了你的意思?”

嘛,对于那名传话的对象为什么是伊耳谜,我承认自己的确是有些在意。

偏偏那小矮子还在不识时务的嚷嚷:“别想岔开话题,你可别以为团长容忍你就……”

我话都未能听完,只见眼前一花,自己竟已来到大楼外。

──真不是差别待遇吗?我挺吃味的想。

当我纠结是该原地重返,又或者干脆堵在入口等人出来,鬼使神差的,我注意到了从口袋微微滑出的信封,那是和伊耳谜分开前他随手扔给我的邀请卡,说是集合地点附近有个展览,这应该会是旅团……不,库洛洛感兴趣的目标。

我当时是怎么回应来着?

对了,库洛洛对这种小型展览才没兴趣。

我掏出邀请卡仔细端详,一边评估库洛洛感兴趣的程度,不一会儿,那位即使把我赶出现场仍未能从我脑子里全身而退的始作俑者,此刻正一脸人畜无害的走出来,指间夹着的正是和伊耳谜送我的一模一样的邀请函。

库洛洛自然也注意到了,脸上的表情生动了些,“你如果想参加,就先换下你那身小丑装。”

我擅自理解为这是库洛洛的邀请,欣然接受了。

 

“……嘛,库洛洛,虽然我知道你对这类古董很感兴趣,但你没发现自己光一个花瓶就盯了快一个小时吗?”

正想着是不是该编点理由诱骗库洛洛转移阵地,却见他噙着淡淡的微笑,问:“如果是你,直接大大方方从正门进来宣告自己是强盗,目标当然是这些展览品,又或者打晕这里的守卫,伪装成工作人员或是聘雇的鉴赏家,一声不响的移走所有宝物,哪一种更合你心意?”

“比起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我更想上你。”

“是吗?”

他似乎并无继续这个话题的打算,一转身又开始打量起那些展览品,那眼神可不若赏玩艺术品般痴迷,更像是在评估这件宝物的稀有性,前者是基于对艺术品的尊敬,后者则是在思索如何榨干所有价值。

见他低眉敛目,会场的灯光在他的睫毛下拉出淡淡的阴影,我凑在他耳边,没事找事问:“那天我走了以后,你是怎么收拾自己的?对了,那里肯定受伤了,想完全痊愈至少也得花上一段时间,看你整个人没事一样,难道在你收集的能力中,有专门治疗这类撕裂伤的?还是你直接找医生去了?噢,或者你直接跟我说,你都让谁看过伤口了?说实话,那些痕迹可是我特意留下的杰作,一想到除了我以外还有其他人看过,我就恨不得杀了对方呢。”

他静静的听我说完,蓦地回:“我以为……”

“以为什么?”

“啊,所以你刚才说想上我什么的,并不是在开玩笑……原来你……”

他托着下巴断断续续的说着,似乎无法完善的组织言语,一会儿喃喃“原来如此”,一会儿叨念“我早该想到的”,又像是在拼凑零星片段般自言自语,那确实是一张困惑的脸,于是我大方的为他解答:“我还以为在你得知我对你兴趣依旧,会稍微震惊一点呢。后悔了吗?关于和我上床这件事?要不是杀光现场所有人有些麻烦,我真想直接就在这里把你办了。”

“你除了上床外,还有别的想法吗?”

“当然是杀了你。”

“唔,你既想上我,却又想杀我,我满足了你第一个条件,在清楚我不会让你得手第二个条件的情况下,你食髓知味的想维持前项条件,并等待达成第二项条件的机会?”

啊,答对了。

胯下实在涨得生疼,我对着他的臀部模拟了下活塞运动,“看我都硬了,你不现在满足我吗?”

“你要不要想想你围着这个话题多久了?”

“我就想知道你发怒的底限在哪儿。”

“现在知道了吗?”

我扳过他的下巴,凑上前发出啾的一声,“放心,这次我会温柔一点。上次不小心把你玩坏了,让你消失了大半年,这回我不会再重蹈覆辙的。”

 

空气中弥漫着硝烟味,不难想象在这之前遭遇了何等灾祸。前天和库洛洛一同踏入的展览会,倘若站在浪漫的角度,或许还能称之为约会,如今已被洗刧一空。

库洛洛站在一幅画前,这是现场唯一一件完好无缺的物件,而库洛洛似乎沉浸在一种无以名状的情绪里。我走上前,与他并肩而立,“你现在的表情很诱人呢,库洛洛,杀人让你兴奋了吗?”我盯着他西装溅上的血迹说。

库洛洛分神看了一眼,却没多在意,我体贴的补充:“你要是现在没心情,我可以多等几天。”

“就现在吧,之前说好的。”

“在这幅画面前?”

“那是赝品。”

“啊,难怪你没带走。”

与此同时,我将他推拥至画像前,库洛洛皱了皱眉,对我这摆明偷袭的行为显然不太认同,察觉到他有意躲开,我嫌碍事的黏住他的双手,举过头顶直接固定在画像上,捏过他的下巴说:“上次我只顾着在床上干你,都忘了就这么站着插入好像也不错。”

我一边说一边解他的领带,露出赤裸的颈项。覆在躯体上的衬衫洁白如斯,彷佛西装溅上的血迹只是无意间沾染上的小插曲。库洛洛叹了一口气:“你真的好烦啊,西索。”

这大概是我认识他这么久以来,情绪起伏最大的一句话了。

我舔过他的嘴唇,满意的笑了笑:“嘛,毕竟你值得。”

 

--Fin--


鴿子之夜。

【西團】學趴小段子。

*西團學園paro
*已交往設定

◆◇

 

   「西索,停一下。」庫洛洛有些愜意地靠著牆,一邊看著書一邊試圖制止西索將人活活打死。

 

  但西索像是沒聽到一般,下手絲毫不留情,似乎執意非要打到對方斷氣不可,完全沒有要停手的意思。

 

  庫洛洛輕輕地嘆了氣,將看到一半的書闔上,將其放置在一旁後站起身,他真的不太喜歡看到一半就中止。

 

  庫洛洛帶著些許的怒氣走向西索,粗魯地抓著領子將對方拽起,將自己唇附了上去,然後故意用力地咬了一下對方的唇,完成了一個稱不上是親吻的吻。

 

  「我不需要不聽指揮的手腳。」那雙深邃的黑眸帶著警告的意味,微微蹙起的眉顯露了他...

*西團學園paro
*已交往設定

◆◇

 

   「西索,停一下。」庫洛洛有些愜意地靠著牆,一邊看著書一邊試圖制止西索將人活活打死。

 

  但西索像是沒聽到一般,下手絲毫不留情,似乎執意非要打到對方斷氣不可,完全沒有要停手的意思。

 

  庫洛洛輕輕地嘆了氣,將看到一半的書闔上,將其放置在一旁後站起身,他真的不太喜歡看到一半就中止。

 

  庫洛洛帶著些許的怒氣走向西索,粗魯地抓著領子將對方拽起,將自己唇附了上去,然後故意用力地咬了一下對方的唇,完成了一個稱不上是親吻的吻。

 

  「我不需要不聽指揮的手腳。」那雙深邃的黑眸帶著警告的意味,微微蹙起的眉顯露了他的不悅。

 

  西索罕見的呆愣了一下,他擦了擦濺到臉上的血,意識到自己剛剛的失態。

 

  「別發火嘛,庫洛洛…♦」他換回了平時那張皮肉不笑的臉,與方才那發了狂的模樣截然不同。

 

  西索轉身朝那人的手腕用力踩下,隨著慘叫聲之中某種斷裂的聲音跟著響起,才肯將他的腳移開。

 

  「你走吧,這裡不需要你了♠」西索轉身示意他趕快離開,不過事實上西索非常想要讓他整個人離開這個世界。

 

  庫洛洛已經坐回去看他的書了,好像他從來沒站起來過,也好似剛才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就像他剛剛吻西索時,周圍都沒有其他團員在一樣。

 

  西索也全當剛才的事完全沒發生過,直接坐到庫洛洛身邊,雖然庫洛洛嫌棄了一下他身上的血,但也沒有要趕他走的意思,默許西索做的一切。

 

 

  飛坦忍無可忍地折斷了今天的第五把美工刀。

 

 

◆◇

SALT

【西团】Amarantine

#文名灵感来自同名的歌#

#只是想练习写吻戏不知不觉衍生出了别的#

#时间跳跃大概很乱#


01.

「一种在白骨中盛开的花朵,寓意着永恒,代表着世间最纯粹的爱意……其名为Amarantine,至今为止即使是三星遗迹猎人都没有发现过它的踪迹,作为一种传说般的存在而暂时位列七大美色之一。」

平静的卡尔巴城市地下暗窖内,库洛洛静静得翻看着有关于七大美色的介绍书。

最后一个美色的介绍附着一张潦草的配图,类似蕨类一样矮小的植物上绽放着成簇的花朵群,无论怎么看都跟普通的杂草没什么区别,甚至没有上色。还有右下角括号内写着的图片仅供参考,都让人不得不怀疑它的真实性。

“团长,侠客已经把资料整理好了。”玛奇打断了库洛洛...

#文名灵感来自同名的歌#

#只是想练习写吻戏不知不觉衍生出了别的#

#时间跳跃大概很乱#


01.

「一种在白骨中盛开的花朵,寓意着永恒,代表着世间最纯粹的爱意……其名为Amarantine,至今为止即使是三星遗迹猎人都没有发现过它的踪迹,作为一种传说般的存在而暂时位列七大美色之一。」

平静的卡尔巴城市地下暗窖内,库洛洛静静得翻看着有关于七大美色的介绍书。

最后一个美色的介绍附着一张潦草的配图,类似蕨类一样矮小的植物上绽放着成簇的花朵群,无论怎么看都跟普通的杂草没什么区别,甚至没有上色。还有右下角括号内写着的图片仅供参考,都让人不得不怀疑它的真实性。

“团长,侠客已经把资料整理好了。”玛奇打断了库洛洛的思考,递来几张打印好的纸张。她没有离开而是站到他身边,双手环置于胸前,冷冷得盯着不远处独自玩着纸牌塔的小丑。

不久前杀死4号取而代之的西索,全身上下都散发着令人不安的气息,她想不出团长为何同意他加入旅团。

“这次活动不需要叫上其他人吗?”

库洛洛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正好对上那双极具侵犯和危险的银灰色双眼。

“没有关系,我只是想见识下传说中的液肽矿石。西索,你会出手的吧。”

他面无表情得与西索对视,随后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微笑。穿着白衬衫和卡其裤的库洛洛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小很多,相应的,这个笑容看上去好像真的那般单纯无害。

“当然了。”

——看起来非常可口。

西索不知想到了什么,笑得更加诡异了。

02.

当西索在会场大开杀戒时,库洛洛用他高速运转的大脑分析着一切,他狡猾的猎物自然不会让他得逞,但他总能从蛛丝马迹中看出破绽。

“有点无趣呢~”这场单方面的屠杀结束后,西索似乎非常欲求不满。

库洛洛没有理会他的阴阳怪气,径直走向液肽矿石的所在地。

防护罩早在乱斗中被打碎,他从成堆的玻璃下拿起了那块只有手掌大小的深蓝色矿石,它在灯光的照射下看起来也只是有些特别而已。

也许是开采时发生了意外,毕竟液肽矿石出世的那一刹那,温度是至关重要的。

库洛洛空手而归,谈不上多失望。

他没想到西索捡起了被遗弃的液肽矿石,抛下一句有事离开后没过几天又回到了临时住所,在他们享用晚餐时说出一句差点让玛奇晕厥的话。

“我们做爱吧,库洛洛。”

库洛洛拿着勺子的手顿住,他咽下最后一口海鲜烩饭,明确得用眼神告诉西索没可能。

然而在饭后的散步途中,西索早有预谋似的突然出现,他们心照不宣地并排走进了最近的一家酒店里。

“特地避开玛奇,你害羞了吗,库洛洛?”

库洛洛一言不合得一手抵住西索的锁骨将他按在墙壁上,凶狠又不失优雅得吻着他。

——别说多余的话。

他似乎明白了库洛洛内心的想法。

这种感觉令他上瘾,绝不是一般情人能带给他的刺激和征服欲让他兴致高涨,恨不得立马将眼前衣冠楚楚的强盗头子拆之入腹。

但偏偏他是库洛洛,他们之间肯定难免主权的争抢。他已经被先发制人,可不能再落后了。

西索的回击很直接,他咬破了库洛洛的下嘴唇,又轻柔地舔舐着流出来的鲜血,沾染上血腥味的舌头探入对方口中,肆意地席卷纠缠直到牵拉出淫靡的银丝。

“你在做什么?”库洛洛稍微拉开了他们之间的距离,他并不喜欢这样,或者说他并不习惯这样。

西索漫不经心地环住库洛洛的肩膀,他的手指像是变戏法一样,凭空掏出了一只宝蓝色的耳环,放置于库洛洛的耳垂旁比对。

这个过程中库洛洛的念一直处于濒临爆发的状态,他的眼神带上了浓重的杀意,哪怕是高超的念能力者都会在这样的气场下瑟瑟发抖吧。西索也忍不住颤抖了几下,不过那不是因为害怕,而是他在极力克制。

“很适合你哦,库洛洛。”

库洛洛拍开那只不太老实的手,他接过耳环观察了一会,发现那其实就是液肽矿石,只不过经过重新锻造打磨后变得焕然一新。

十分惊讶但不得不承认这很符合他的审美——没有说是送给他的,但库洛洛心里已经认定这就是他的东西。

当西索的欲望还没有得到疏解时,他郁闷得发现库洛洛已经完全走神到那个死物上了,而空气中原本就快冻结的氛围和缓了许多。

意外得有些孩子气呢?库洛洛。

“该做正事了。”他想要夺走他手中的耳环,意料中得被躲开。但没关系,他只是想重新得到库洛洛的关注而已。

“嗯?”

“盖章~”

03.

在连续不断的爆炸中西索勉强维持着“坚”,全身的骨头都快被震碎似的发出颤动的悲鸣,他没有一处完好无损的皮肤,血肉模糊的残躯趔趄倒地。

然而生命的火焰尚未燃尽,他也是有执念的——那个夜晚宝蓝色的光辉似闪烁的星辰,他撞入黑曜石般混沌无光的眼眸中……库洛洛分明在告诫他,即使欢愉时扮演着承受的一方,他也没有输。

“永别了……”

过大的爆炸声让他的听力严重受损,他感受不到库洛洛踱步走来确认他的生死,也就不知道库洛洛其实察觉到他濒死之相下吊着的微弱的一口气息。

库洛洛从盗贼极意中名为「次元」的储存空间内取出一把棕褐色的植株,他把它放到西索的身上,白骨之上纯白的花苞吸收了鲜血争先恐后得绽放着。

西索走向了库洛洛早已安排好的结局里,总有一天这个人也会因战斗死去的,那还不如先死在他手中。

只可惜再也看不到那么有趣的灵魂了,对身处黑暗世界中的库洛洛来说它光彩夺目——游离于黑白之间飘忽不定,却要比任何人都遵从本心,就连束缚着他的羁绊,那个蜘蛛纹身都可以轻易撕拨掉。

这个疯子有着真正的自由,那是他永远夺走不了的东西。

04.

【摩西摩西,是我哟,小伊~】

他把玩着手中的矿石,打通了好友的电话。

开采出的矿体取出后因气温下降而凝固,它在液体状态下的温度是极高的,但成形后又变得十分冰冷坚硬。

就像库洛洛一样——即使他们像是两个极端,一个疯狂一个理智,但他依旧能感受到库洛洛平静外表下的本性,无论隐藏得多深,他们都是一样的,体内流淌的血液一定都渴望着战斗和破坏。

没有得到有效的信息,他又拨通了许久未打的电话,向管家打听着某位知名锻造大师的下落。

是的,他其实家世显赫,明明可以衣食无忧得活在上层社会,再不济也是一个纨绔子弟,然而他选择变成了法外之徒中的一员。

西索已经记不起来何时做下这个决定了,在漫长的平淡的日子里,他内心蛰伏的野兽早已渴望冲破枷锁,摆脱这个无聊透顶的世界。

这个世界从来都不是非黑即白的,直到他遇到了库洛洛·鲁西鲁,那个男人是最纯粹的「黑」。他会想象着将蜘蛛的脚一一拔掉,那时库洛洛会褪去那副平淡不惊的皮囊,显露出最原始的恶意吗?

如果真的有那天,他一定会万分高兴,庆祝库洛洛终于变成了他的同类。

05.

海边城镇赛德姆,沐浴着海洋女神的眷顾,它从未受过海啸或者暴风雨的袭击。

库洛洛挺喜欢这个热情又淳朴的小镇,在旅团活动结束后他总会挑一段时间独自在此居住,那是他为数不多的感受到自己化身为普通人的时刻。

只可惜在他们释放的杀意之下,它将毁于一旦。

“你的花我收到了哦~很好看。”

他不去思索为什么西索会知道这个等同于他秘密基地的地方,现在唯一要思考的便是他该如何杀死对方。

库洛洛做着一个看似破绽百出的动作——他闭上双眼深吸了一口气。海风不太平静得吹拂着散落于两颊的发丝,他嗅到了夕阳的味道。

再睁开眼时他眼中已经没有一丝留恋了,他的“缠”浓缩成极薄的一层贴合着身体,在西索暴增的念压下平静而亦有万钧之力。

这次,他们注定毫无保留得彻底杀死彼此。


【end】


鴿子之夜。
久違的西團;;; 椅子歪了骨架...

久違的西團;;;

椅子歪了骨架也歪了,
不過請別在意😘

久違的西團;;;

椅子歪了骨架也歪了,
不過請別在意😘

周沐枫
摸个桌面給自己:)大愛猎人

摸个桌面給自己:)
大愛猎人

摸个桌面給自己:)
大愛猎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