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西恩潘

237浏览    29参与
草莓菲尔德
1987年,布可夫斯基与西恩潘

1987年,布可夫斯基与西恩潘

1987年,布可夫斯基与西恩潘

DepplyLoveU

Josh Brolin的问【基】题【情】发言集合

Josh真的很bisexual了~和历任女友以及老婆都很甜,和他的基友们也很甜...


“演了《与灾难调情》(里面的双性恋探员)后你开始怀疑自己(的性向)。【笑】”

“理查德·詹金斯(演与灾难调情里他老公)比梅根福克斯对我更有吸引力。我现在想起和理查德的吻戏还会脸红。”

“(对巴登叔)我会把(与灾难调情的)DVD借给你的。我演gay需要哈维尔的认可。‘你也演过gay?我也是诶!我们一样一样的!’”

记者:“哈维尔会给你《九》里的角色演?”答:“是啊,我会演他的女朋友。”



“我爹大概是世界上最帅的男人之一。我和他开玩笑说,‘如果我是个姑娘,我肯定会和你上床的。‘他回应是:’你不能这样讲...

Josh真的很bisexual了~和历任女友以及老婆都很甜,和他的基友们也很甜...


“演了《与灾难调情》(里面的双性恋探员)后你开始怀疑自己(的性向)。【笑】”


“理查德·詹金斯(演与灾难调情里他老公)比梅根福克斯对我更有吸引力。我现在想起和理查德的吻戏还会脸红。”

“(对巴登叔)我会把(与灾难调情的)DVD借给你的。我演gay需要哈维尔的认可。‘你也演过gay?我也是诶!我们一样一样的!’”

记者:“哈维尔会给你《九》里的角色演?”答:“是啊,我会演他的女朋友。”








“我爹大概是世界上最帅的男人之一。我和他开玩笑说,‘如果我是个姑娘,我肯定会和你上床的。‘他回应是:’你不能这样讲!闭嘴吧你!‘”


“西恩潘不让我想笑,他让我想做gay。”

“(试图解释《米克尔》里和西恩潘的化学反应)我不知道,也许我们是gay。(主持人:我不知道这点...)不,我没说我们是,我是说‘也许’。”


“(谈08年加州反同婚的八号提案)我不理解那些人的恐惧在哪,因为同性恋无论能不能结婚还是会接吻牵手,我认为这才是他们反感的点,而不是同性婚姻本身,他们反感的是我和我哥们会...交换舌头。”【直接自己带入了 

“(鸡毛秀上对海总)他太高了,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Reddit网友提问:是什么让乔什布洛林那么棒?)“豹纹丁字裤。”

“我想演RuPaul,加入辣妹组合。”

“没有人演喜剧能比得上Ryan Reynolds,然而他没有因此得到任何他妈的褒奖。我为了他看了《假结婚》三遍。【捂脸笑】我好gay哦。”【这是2010年还没和RR认识时候说的,所以并不是开玩笑!并不是商业互吹!今年夸RR表白RR简直不要太多,视频见: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39447250/


(记者把他和RR之间称为bromance,这个词其实指的是两个男的之间非情欲的亲近关系)“我觉得我们之间不是bromance是真正的romance。”

“(在鸡毛上谈《边境杀手》在他租的房子里开的泳池party的事)Benicio信任我们所以才只穿了一条白色棉内裤就下水了,我不知道艾米丽和你说水超凉是在暗示什么,因为他的丁丁完好无损没有缩水。也许她是见惯了更大的丁丁,我得对约翰(她老公)表示称赞。”

“我摸了CE的屁股,很软。”

他觉得《性本恶》里他演的Bigfoot是gay并且在原著和剧本里没有写是怎样吃巧克力冻香蕉的情况下,即兴表演了blow job的吃法😂RR在和Josh一起的采访里说自己看不了他吃香蕉这幕,因为这是他看过的最好笑的东西【其实是因为会让你浮想联翩吧 嘿嘿




(RR在ig上祝贺他老婆Kathryn怀孕,他回应)“Ryan,布莱克知道你是软萌中最软萌的家伙吗?你像是夏日马萨葡萄园岛上的冰淇淋,还没咬上一口就已经融化在指间。瑞安叔叔。软萌的瑞安叔叔在我家的“黑帮”里开辟出了自己的一片天。”

(在ig上评论RDJ)“没有比自知自己的美丽的男人更美的了。或者...嗯:没什么比他的美貌已成为他本身更让别人感到谦逊的了。我把话放在这儿了。😊”







【为什么他和RR还没有拍到亲亲!还有和Benny

向自嗨患者发展中

【敢死队3/The Gunman】 束缚(Conrad/Jim 拉郎 番外)

那篇的番外,巨型的ooc,不知道自己都写了些什么 有Jim/Conrad情节


正文

番外


那篇的番外,巨型的ooc,不知道自己都写了些什么 有Jim/Conrad情节


正文

番外


向自嗨患者发展中

【敢死队3/The Gunman】兽类本能(有动物形态,狼Conrad/黑豹Jim)

1

2

3

4

5

6

7

8

1

2

3

4

5

6

7

8

向自嗨患者发展中

【敢死队3/The Gunman】兽类本能(有动物形态,狼Conrad/黑豹Jim)

1

2

3

4

5

6

7


1

2

3

4

5

6

7


向自嗨患者发展中

【敢死队3/The Gunman】兽类本能(有动物形态,狼Conrad/黑豹Jim)

1

2

3

4

AO3


1

2

3

4

AO3


向自嗨患者发展中

【敢死队3/The Gunman】兽类本能(有动物形态,狼Conrad/黑豹Jim)

1

2

3

AO3



1

2

3

AO3



向自嗨患者发展中

【敢死队3/The Gunman】兽类本能(有动物形态,狼Conrad/黑豹Jim)

1


2

Jim缓缓地睁开眼睛,Conrad正在进食,抬头瞥了一眼,又低下头去,把所有食物都吃了下去,没留下一点。

不是想要交易吗,那就公平交易,你早上吃了我的份,现在也就不用吃了。Conrad想着,直起了身子,他眯起眼睛打量对方,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视线,黑豹向他看了过来。

Conrad想看的任何神色都没出现在那双眼睛里,没有不满也没有请求,Jim只是单纯地看着他,然后重新闭上了眼睛。

但这又在他的意料之中。他站起身来,扭头找个地方准备睡觉,又有种很复杂的感觉梗住了他,他睡得很不踏实。

他在深夜醒来,听到有属于人类的喘息,他爬起来,看向了Jim,黑豹消失了,一个男人趴在那里,浑身赤裸。对方连将皮...

1


2

Jim缓缓地睁开眼睛,Conrad正在进食,抬头瞥了一眼,又低下头去,把所有食物都吃了下去,没留下一点。

不是想要交易吗,那就公平交易,你早上吃了我的份,现在也就不用吃了。Conrad想着,直起了身子,他眯起眼睛打量对方,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视线,黑豹向他看了过来。

Conrad想看的任何神色都没出现在那双眼睛里,没有不满也没有请求,Jim只是单纯地看着他,然后重新闭上了眼睛。

但这又在他的意料之中。他站起身来,扭头找个地方准备睡觉,又有种很复杂的感觉梗住了他,他睡得很不踏实。

他在深夜醒来,听到有属于人类的喘息,他爬起来,看向了Jim,黑豹消失了,一个男人趴在那里,浑身赤裸。对方连将皮毛变成衣服遮蔽身体的力量都没有了。

他站起身,徘徊了几圈,Jim根本没意识到他醒了,回到人类的形态就失去了动物敏锐的五官。他的眼睛在黑夜中幽深发亮,他想了一会,走上前去。

男人左腿上有干涸的血迹,伤口新流出来的鲜血又覆盖其上,滑落在地上。他伸出舌头舔了上去,一声剧烈的喘息传来,Jim猛地挣动了一下,强撑起身体又摔了回去,最后只能回过头来,戒备地看着他,但很快就明白了他的意图,神色缓和了下来,刚刚锐利得惊人的眼睛开始有些涣散。和黑豹形态不同,男人有一双蓝眼睛,很纯粹的冰蓝色。

他再次舔舐伤口,这一次他看清了伤口的状况,腿骨已经断掉了,只剩皮肉连接着,即使是拥有变身能力的他们伤口愈合速度远远强于常人,这样的伤也过于严重了。同时,他的舌头感受到了皮肤的高温,对方在发烧,赤裸的身体因为发热而觉得冷,在他舌头下微微发抖。

他舔干了血迹,舔遍了伤口希望可以消毒。然后他又走近了一点,把自己拱进了男人的怀里,对方犹豫了一会儿,抱住了他,身体埋进他温暖的皮毛里,渐渐停止了颤抖。


Conrad把肉叼了过来,趴回了Jim的身边。他们的肠胃即使在人类形态也能消化生肉,但他可不觉得Jim现在对这种一大块的肉类有胃口。

他把肉嚼碎,吐在了Jim手上,对方用另一只手揉了揉头发,说了句:“操,你弄得更恶心。”

他甩了甩尾巴,改成用爪子分割成小一点的肉块,对方终于接受了食物,但也只吃了很少一点。在他解决剩下的部分的时候,Jim的手摸到了他的背部,轻微揉搓了两下,他知道这算是表示谢意了。

到下午的时候,Jim有了点力量把自己变成了裹着件黑色皮毛大衣的形态,Conrad觉得也或许是在强撑,毕竟赤身裸体对自尊心过剩的人来说过于羞耻了。在白天的光线下他终于能更清晰地打量这个男人。Jim不算很年轻了,那双蓝眼睛很漂亮,但五官带着种阴郁的气质,披了身黑色让人更加显得人畜勿近。

但Conrad还是凑了上去,趴在Jim身边不远的地方,把头垫在爪子上看着对方,甩了甩尾巴。Jim看向他,掀开了一点大衣示意他过去,他顺从地又一次把自己窝进了对方怀里,贴着赤裸的皮肤,柔软的皮毛盖在他们两个身上。

“我知道,明天要到你了。”Jim轻声说。然后他才想起来还有这档子事,但Jim明显误会了他想要寻求接触的意图,以为他是需要安慰。他感受到对方几次想要说些什么,但最后也只是揉了揉他的毛,发出了一声叹息。


他已经饥肠辘辘了,但却依然没什么进食的欲望,Conrad正在他旁边吃着早餐,他拒绝了对方要再一次给他分割食物的好意,他早就该拒绝的。他昨晚摸着狼柔软的皮毛,他想说“会没事的”,但却还是闭上了嘴,他不能说这种谎言,这样虚假的安慰毫无用处。

他更喜欢提供些有用的信息。他知道Conrad的首战会是和谁,把他搞成这个样子的那三个杂种。在上一场精彩演出后,扔给他们一个新手,这是给他们的放松,也是给观众的调剂。

“你小心……”他说。Conrad猛地站起身来,和他拉开了距离,去了另一个角落。他愣住了,然后有些恼怒,他想斥责这样渴望公平竞争证明自己的骄傲,这会让人送命的。但又有什么触动了他。直到Conrad被带走,他什么都没再说出来,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事,最终他发出一声轻叹。


Conrad走进了角斗场,他环视了一圈,这明显是仿造古罗马的竞技场。那些刻意弄得复古的装饰,而观众们却带着最时尚的打扮坐在其中,他们不时交谈着,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一只狼似乎提不起他们什么兴趣,但也有少数似乎是第一次进入的,露出兴奋的表情。

他看到了他的对手,三只鬣狗紧密地站在一起,他猜测是兄弟。没有人来和他讲解规则,似乎将新手直接扔进赛场是种惯例。他能想象到其中种种带给观众的愉悦,无论是惊慌失措的表现还是令人惊喜的结局,他也能猜测到有多少人直接死在了这第一步。

三只鬣狗围住了他,他们的配合很默契,但他灵巧地避开了一次又一次攻击。观众的兴致被提了起来,在又一次攻击失败引发的嘘声中,其中一只露出了破绽,他抓住机会把牙齿咬了进去。他第一次尝到他的同类的鲜血,但剩下两只打断了他,他在攻击之下只能松口,躲避到一边。

他们查看了一下同伴的伤势,发出一声悲鸣,同时向他发起了进攻。他在又一次躲避后,发现自己站在了那只倒下的鬣狗身边。

“先杀了它!”有观众发出呐喊,很快更多的人加入,对血腥的渴望就像火星一样点燃了全场。他的爪子按在对方的身体上,剩下的两只不敢贸然冲过来,他们对峙着,他眯了眯眼睛,爪子用力了一点。

“不要!”对面的一只忽然变回了人形,是一个似乎还没成年的男孩,他的脸上身上都有新鲜的伤口,他想或许是上一场弄断黑豹一条腿的代价。男孩眼睛里有泪水,绝望地看向他,企图救下自己的兄长,他身边的另一只鬣狗也发出低声的呜咽。一副感人的景象。

猛然间,他向前冲去,冲向了那个男孩。他脚下原本奄奄一息的鬣狗张开大嘴咬向他的腿,却咬了个空。原以为计划已经得逞的三兄弟被这他突如其来的行动打乱了,没有人及时反应过来,他已经扑倒了那个男孩,人类的身体远比野兽的脆弱,他向着喉咙咬了下去,鲜血流进他的嘴里,他没贪得无厌,松开了嘴,他知道这男孩已经被他咬断了喉咙。

观众爆发出欢呼,这像是个信号,一把锋利的长刀被扔了下来,落在场地中央。Conrad和剩下的两只鬣狗同时反应了过来,冲向那把武器。刚刚假装重伤的那只从他身侧向他扑来,这一扑拿捏得很精准,他全速奔跑的惯性让他不容易躲过。

他在那一个瞬间变回了人形,向旁边一个翻滚后起身继续奔跑,鬣狗扑了个空,摔在地上,爬起来后向他追来,他在对方再次攻击时如法炮制,回到了野兽的形态再次灵活地躲开。他娴熟地变换着,和另一只同时到达了终点,他又一次回到了人类形态,在对方的爪子就要碰到刀的时候一把拿过了刀,侧翻起身,手起刀落,刺进了高高跳起向他扑过来的鬣狗的胸膛。

他拔出了刀,有鲜血喷出来,溅到了他的脸上,他扭头用银灰色皮衣的衣领擦了一下。他在那么紧急的变换时刻都没忘了保留皮毛作为衣物。

场上工作人员轻车熟路地把镜头拉近,给这个表现惊人的新手一个特写,男人的脸出现在了屏幕上。“上帝啊,他真漂亮。”一位女士的惊叹打破了惊心动魄的厮杀带来的寂静,场上顿时议论纷纷。

作为讨论对象的年轻人眼睛忽然看向了镜头,原本遮在长翘睫毛下的蓝眼珠呈现在了观众面前,短暂停顿了一下就又垂了下去,但已经足以让喧嚣再盛一层了。

他正提着长刀对着仅剩的一只野兽,他看上去很放松,但那身大衣下的精瘦身材给人种蓄势待发的压迫感。他扯扯被鲜血染红的面颊,咧开那张漂亮嘴唇露出个笑容:

“你们就是那么才伤到他的?”


Conrad用狼的形态回到房间,Jim明显放松了下来。有人送来了他的奖励,他用前爪推了推,挪到了Jim面前。

“不。”Jim说。

他站起身,轻轻咬住对方的手拖到了餐盘旁边,甩了甩尾巴,放出哼哼的声音。对方已经快三天没怎么进食了,他能看出那身漂亮肌肉下瘪下去的肚子。

终于,Jim拿起了叉子,他拿餐具的样子像是已经很久没用过它们了。他叉了一小块放在口中,他的手在轻微发抖,真正的食物的味道打破了他的防线。他饿了太久了,也太久没有吃到任何像样的东西了,他越吃越快,几乎有些狼狈。Conrad在心底笑了,但他没表露出什么,只是安安静静地看着,Jim抬起眼睛,又垂了下去,轻声说了句“谢谢”,他走上前,在对方的掌心蹭了蹭脑袋。

他又感受到高热,Jim又在发烧,那条断腿的伤口正在化脓。


Conrad从斗兽场下来,他没变回兽型,对警卫对了句:“我要见你们的头儿。”

他等了很久,终于坐在了经理的对面,他舒舒服服地把脚放在了桌子上,他幻化出来的看上去是靴子的皮上粘的血都蹭了上去。

“给他找个医生。”他说。

“如果我拒绝呢。”经理眼睛里有嘲讽。

“等着被顾客投诉吧。”他笑了。

他被带回了房间,显然对方没把这放在心上。又一场决斗下来,他皮毛上都是溅上的血,他没化人形,干净利落地撕开了对手的喉咙,他喜欢这样简单粗暴的方式,但观众明显不喜欢。

“我给他叫医生,”经理咬牙答应了下来,“但为什么,你爱上他了,要做他忠诚的小狗?”

他看着经理正播放着的监控录像,一举一动都被记录着可真令人不爽,他笑了笑。

“你可不像陷入爱河的样子,”经理给他点了根烟,“所以你到底要干什么,我的明星?”

他盯着监控录像里的男人,吸了口烟,“我不想他死在那几个杂种手里。”他说,蓝眼睛里有危险的光芒。

tbc

关于那个衣服的问题,我的设想是他们可以在人形时变出一套衣服来,大衣是那种领子毛茸茸,衣服是可以掀开的,但其实领子那部分是连着身体的,颜色和动物形态皮毛颜色相似
不要问我原理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单纯地想看我梅穿毛毛领,觉得他脸埋进去一定超好看
我潘叔什么都不穿最好看【不是,其实我超喜欢他在神秘河里那套黑色皮衣】

向自嗨患者发展中

【敢死队3/The Gunman】兽类本能(有动物形态,狼Conrad/黑豹Jim)

配对:Conrad Stonebanks(《敢死队3》梅尔吉布森饰)/Jim Terrier(《The Gunman》西恩潘饰) 
会有互攻和非自愿性行为以及暴力场景描写
可以变化成动物形态的设定,西伯利亚狼Conrad和黑豹Jim


那只西伯利亚狼被抬进房间的时候,空气中的血腥味还没有散干净。被气味刺激到敏感嗅觉的野兽从昏迷中恢复知觉,有了轻微的挣扎。他被抛出去,重重地砸在地上,冲击终于让他睁开了眼睛。模糊的视线中两个男人正向门外走去,“一只狼,太常见了,活不久。”一个说道。他们在铁栏外的牌子上涂涂写写,“还不如喂了房间里的另一只畜生,我倒更想看那种事发生。”另一个回应。


他...

配对:Conrad Stonebanks(《敢死队3》梅尔吉布森饰)/Jim Terrier(《The Gunman》西恩潘饰) 
会有互攻和非自愿性行为以及暴力场景描写
可以变化成动物形态的设定,西伯利亚狼Conrad和黑豹Jim


那只西伯利亚狼被抬进房间的时候,空气中的血腥味还没有散干净。被气味刺激到敏感嗅觉的野兽从昏迷中恢复知觉,有了轻微的挣扎。他被抛出去,重重地砸在地上,冲击终于让他睁开了眼睛。模糊的视线中两个男人正向门外走去,“一只狼,太常见了,活不久。”一个说道。他们在铁栏外的牌子上涂涂写写,“还不如喂了房间里的另一只畜生,我倒更想看那种事发生。”另一个回应。


他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像是要再睡一觉,在眼皮合上的那一瞬间,他完全惊醒了,一翻身爬了起来。门外的牌子还在因为刚才发生的变更晃动,在某个角度他看到上面新添上的自己的名字,下面是他的动物形态。Conrad,西伯利亚平原狼。他想起了童年时去过的动物园,他站在笼子外,笼子上挂着介绍牌。“快看!那是什么!”有父母在指引着,孩子配合着发出欣喜的叫声。蠢透了。


现在他在笼子里了。他眯起眼睛,牌子上另一个名字一闪而过。另一只畜生,他回想起刚刚的对话,从坐姿变为了四肢站立。他环顾整个房间,看到了正趴在角落里的同类。那是只通体全黑的豹,金绿色的眼睛是他唯一的色彩。



黑豹睁开他的双眼,扫视了一眼新来的室友,又闭上了眼睛。房间里的血腥味还是没有散去,这里通风太差了,那血迹来自他上一个室友,一个动物形态是麋鹿的年轻人,可怜的男孩被撕破了肚子,抬回来流了半天的血才咽了气。如果不是被伤的那么重,可能有机会被哪个观众买去,但他觉得和那相比,死或许是更好的选择。他合着眼睛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他能感受到那只狼的戒备。一只刚成年的西伯利亚狼,这意味着对方刚学会化为兽型不久。那两个警卫顺口胡诌的话给了对方不小的压力,但他不打算变回人形做出什么解释,他的思绪从被开膛破腹的麋鹿转移到那只曾经想撕碎他喉咙的北美灰狼,他们都死了,而他现在只想趁那一小片阳光还没溜走再睡一会。



阳光在房间里停留时间很短,靠光线来判断时间失去了意义,当Conrad饥肠辘辘的时候,终于有人送来了晚餐。


几块全生的肉从铁栏的缝隙中扔了进来,上面还带着血。肉块散落在地上,又沾上了灰。他站在原地没动,盯着肉上面的血丝。有东西掠过他的身侧,他猛地回身,发现是那只睡了一下午的黑豹。对方根本没有看他,低下头开始进食,猫科动物流畅的肌肉线条随着每一个动作几乎可以说显露出种优雅。


他定睛看了一会儿,才意识到被扔进来的食物只能供一只野兽饱腹。他舔了舔嘴唇,坐在地上,前爪移动了两下。他有点犹豫要怎么办,食物现在都在黑豹的脚下。


对方帮他做出了决定,在吃了一半的食物后,黑豹抬起头,直视了他。他还没来得及做出是示好还是对峙的选择,对方已经移开了眼睛,再次掠过他的身侧回到了角落里重新趴下。剩下的肉块被留在原地,明明没被动过,却让他想到被赏赐下来的残羹。他在心底轻笑了一声,把食物填进了肚子里。在种半饥半饱的感觉中,他度过了在这里的第一个夜晚。


次日清晨,食物被扔进来后,他们同时进食,在最后一块的分配上面临再一次尴尬局面。当然,只是Conrad独自的尴尬,黑豹瞥了他一眼后,将那块肉留给了他。他吃掉了一半,对方却一直没再碰剩下的一半,仅剩的半块孤零零地躺在房间中央,无比显眼让他不得不注意,他往黑豹的方向踢了踢,对方瞧了眼喷出声意义不明的鼻息。他一整天都盯着那块肉,不时地踢一脚让它换个地方。直到午餐和晚餐他们都没去吃它,最终Conrad在入睡前,用前爪来了个一脚射门,直接踢出了门外。



那只狼在房间里转圈转了一整天了,就像昨天满屋子踢那块倒霉的肉一样。昨天他第一次看到对方这样的举动的时候,笑出了声,当然动物形态下听不出那是笑。这只西伯利亚狼,作为哈士奇的祖先,在那样的动作下显露出一些和哈士奇同样的特质,让他难得的愉快了一会儿。


但今天的打转让他紧张,他能感受到对方的视线一直在他身上,偶尔向他走近一点,然后又退开。他不知道自己该对这样的动作做出什么样的回应,他总是等着对方迈出第一步。麋鹿变回人形和他搭讪,于是他回答惊慌失措的对方所有的问题,而遇见找麻烦的,那是更容易的事情,他反击回去。他只是不知道该怎么主动进行交流。


然而对方也始终没能做出决定,晚餐时间到了。有人开了门,他知道这是什么把戏,但他的新室友不知道,转了整整一天的狼想要找机会把焦躁发泄出来,冲向了门外的人。他低吼了一声,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但那只狼听出了其中的危险意味,灵巧地收住了脚步。


“多管闲事,Jim。”门外的警卫的小把戏没能得逞,斥责了一句,关闭了门上的透明电网,扔进了比以往更少的食物。但他不后悔这个,自己的名字被那些人叫出来简直令他恶心,任何令他们不愉快的事情都是好事情。


他不是有意看到门外摇晃的牌子的,但在那一瞬间他还是看清了牌子上的另一个名字,Conrad。他看了眼刚知道名字的新室友,Conrad正看着远去的警卫,蓝眼睛的瞳孔微微缩小。但转过头来面对他的时候,咧开了嘴,像是个友好的姿态。


Conrad吃了不到一半的食物,把剩下的留给他。他并不是太介意这个,但这次他没拒绝,因为他知道自己明天需要充足的体力。在他进食时,Conrad在看着他,忽然走上前来,想要蹭他的毛,他灵巧地避开,叼起食物回了角落。他不知道怎么应对这个,更不希望对方因为他刚才下意识的举动误会了什么。友谊在这里是个艰难的词,他没办法和对方解释,他们随时都可能死去。


Conrad楞了一下,转身找地方趴下了,刚成年的狼身形还有些单薄,耳朵从蜷起来的一团毛茸茸里露出来,Jim忍不住瞧了一会儿。



Jim,Conrad想着他昨天刚知道名字的室友,Jim早上就被带出去了,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有隐隐约约的呐喊声传过来,他想象了一下那头黑豹在角斗场的样子,黑色的皮毛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线条随着每一次跳跃完美地舒展着,他觉得自己的血液有轻微的发热。他又想象了另一个画面,那身黑色的皮毛被鲜血浸湿,腹部无助地起伏着,金绿色的眼睛涣散,又想要努力睁开,于是蒙上一层生理性的泪水。他舔舔嘴唇,但他有种感觉,这场景今天不会发生。


终于黑豹在警卫的看押下走进了房间,看上去有些疲惫,一步步踩出带血的脚印。他趴了下来,开始用舌头清理被血弄脏的皮毛。有人送进了一盘晚餐,Conrad来这之后见过的第一次属于人类的食物,被放在盘子里配上刀叉送了进来,送到了Jim面前。来送餐的人不是警卫,一个微微发抖的女人,小心翼翼地踩着每一步。有警卫站在门外,带着看戏般的笑容。


Jim用爪子掀翻了餐盘,猛地站了起来,女人惊慌失措地向外跑去,Jim没去管她,几步窜到了铁栏边,对着那群警卫露出了牙齿咆哮。Conrad第一次见到他这样的情绪波动。


“吃了吧,乖孩子,那是给你的奖励。”门外的人轻浮地笑着。Jim身体紧绷,金绿色的眼睛直视着他们,终于那些人失了兴致。“又一次,你赌输了……”他们嬉笑着走远了。


Conrad的晚餐也被扔了进来,依然是生肉,他看了看肉块,又看了看被打翻在地的真正的食物,实在没忍住留了滴口水。他小心翼翼地向香喷喷的食物迈了一步,Jim看上去并不介意,低头吃起了那份生肉,于是失去了自己的晚餐的Conrad心安理得的享受了一番美食。


他在进餐间隙抬头看了一眼,对于这样的诱惑,Jim连看都没看一眼。他停顿了一下,他不介意吃这种明显带有奖励宠物的羞辱意味的食物,毕竟他从来都不是什么很有廉耻心的人,但Jim的态度让他觉得有什么梗在了喉咙里。他低下头,在Jim看不见的地方眯起了属于狼的那双蓝眼睛。



角斗场上的厮杀一场接着一场,每一次结束后被送进来的人类食物都进了Conrad的肚子里,而且他还没被轮到,几天下来他就觉得自己好像又长了一点。在半个月中第八场的早上,Jim用眼神示意他自己需要更多的食物,他没有任何异议,放弃了自己的早餐。


他一整天都在饥饿中回想那个眼神,没有居高临下的要求意味,更没有任何试图打感情牌的意图,就像去买东西一样的公平交易,先给我,我会还回来的。他咧了咧嘴,露出个没什么温度的笑容。


当天结束时,Jim被警卫扔进来,鲜血浸湿了他漂亮的皮毛,他的一条后腿血肉模糊。

tbc

虽然还没出现人类形态,但初期脑补的是加里波利时期的我梅和神秘河里的我潘叔,所以大概二十多岁的狼崽子和四十几岁的大猫的感觉?
一直觉得我潘叔真的很大型猫科,至于我梅,拼命忍住才没直接写哈士奇……

向自嗨患者发展中

【敢死队3/The Gunman】 束缚(Conrad/Jim 拉郎 NC17 有失忆梗有非自愿性行为 )

http://www.mtslash.net/thread-233219-1-1.html

(出处: 随缘居)

AO3

【敢死队3/The Gunman】 束缚(Conrad/Jim 拉郎 NC17 有失忆梗有非自愿性行为 )

http://www.mtslash.net/thread-233219-1-1.html

(出处: 随缘居)

AO3

Miss璐小姐

西恩·潘(Sean Penn)

【西恩潘真的是最有女人缘的人了,两位前妻麦当娜、罗宾·怀特都是女神级的人物,还和女神查理兹·塞隆,斯佳丽·约翰逊都交往过。】

代表作:《死囚漫步》、《她是如此可爱》、《米尔克》、《我是山姆》、《神秘河》

西恩·潘(Sean Penn)

【西恩潘真的是最有女人缘的人了,两位前妻麦当娜、罗宾·怀特都是女神级的人物,还和女神查理兹·塞隆,斯佳丽·约翰逊都交往过。】

代表作:《死囚漫步》、《她是如此可爱》、《米尔克》、《我是山姆》、《神秘河》

向自嗨患者发展中

【危险人物/不准掉头】番外(ABO Porter/Bobby 梅尔吉布森西恩潘拉郎)

【危险人物/不准掉头】帮忙有风险,讨债需谨慎(Porter/Bobby, ABO,拉郎)

http://www.mtslash.net/thread-232428-1-1.html

(出处: 随缘居)

番外

【危险人物/不准掉头】帮忙有风险,讨债需谨慎(Porter/Bobby, ABO,拉郎)

http://www.mtslash.net/thread-232428-1-1.html

(出处: 随缘居)

番外

向自嗨患者发展中

【危险人物/不准掉头】帮忙有风险,讨债需谨慎(Porter/Bobby, ABO,拉郎)

http://www.mtslash.net/thread-232428-1-1.html

(出处: 随缘居)

AO3


【危险人物/不准掉头】帮忙有风险,讨债需谨慎(Porter/Bobby, ABO,拉郎)

http://www.mtslash.net/thread-232428-1-1.html

(出处: 随缘居)

AO3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