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西撒齐贝林

2995浏览    182参与
姬宮璃

我要不行了
菜鸟画画果然很费时
才刚坐下来五个小时就不见了

我画不出究极生物的美丽
卡兹sama抱歉

p2是昨天的波纹组

我要不行了
菜鸟画画果然很费时
才刚坐下来五个小时就不见了

我画不出究极生物的美丽
卡兹sama抱歉

p2是昨天的波纹组

礼子.
似乎是在一边撩美女一边嘲笑乔乔...

似乎是在一边撩美女一边嘲笑乔乔没有女朋友的西撒

似乎是在一边撩美女一边嘲笑乔乔没有女朋友的西撒

尔野

【西乔西】相守

本文小虐,西乔西是因为在本文中两人没有明显区别,我也不想写太多攻受方面的倾向。

.

私设如山,完全是我突然来的灵感,一些漏洞还请多多包涵。

.

一直很心疼二乔,我太喜欢他了,也太喜欢他和西撒了。不过还是想虐他【】

.

太阳在慢慢地升起,越来越多的阳光照射在墓碑上,然而那青灰色的石头却依然显得没有一丝光彩,反而给跪在墓前的男人多添了一分伤感。

这是西撒去世的第13个年头,这一天正是这第13年的第一天。

这似乎已经是乔瑟夫·乔斯达的习惯了;每一年这一天的前一晚,他都要来到这个名叫“西撒”的男人的墓前,面对墓碑跪一晚上,不睡觉,不休息,直到第二天黎明来了,西撒又去世一年...

本文小虐,西乔西是因为在本文中两人没有明显区别,我也不想写太多攻受方面的倾向。

.

私设如山,完全是我突然来的灵感,一些漏洞还请多多包涵。

.

一直很心疼二乔,我太喜欢他了,也太喜欢他和西撒了。不过还是想虐他【】

.

太阳在慢慢地升起,越来越多的阳光照射在墓碑上,然而那青灰色的石头却依然显得没有一丝光彩,反而给跪在墓前的男人多添了一分伤感。

这是西撒去世的第13个年头,这一天正是这第13年的第一天。

这似乎已经是乔瑟夫·乔斯达的习惯了;每一年这一天的前一晚,他都要来到这个名叫“西撒”的男人的墓前,面对墓碑跪一晚上,不睡觉,不休息,直到第二天黎明来了,西撒又去世一年了,他才会起身离开。

十二年了,直到第十三年,他依旧如此。

的确,这种执着的行为十分有悖于他大大咧咧的性格,但当众人知道西撒与乔瑟夫·乔斯达之间是什么关系的时候,这种行为便又能理解了。

西撒·齐贝林和乔瑟夫·乔斯达,是彼此的爱人。

.

乔瑟夫无言地凝视着墓碑上的文字,上面刻着西撒生平的一些信息。眼见着地球即将迎来这天的太阳,乔瑟夫默默地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

“西撒,我还在想你。十三年了,我还是放不下你。”

高大的男人笔直地站立在墓前,深沉的影子投在墓碑上。乔瑟夫呆呆地低首看着那块方正的石头,却什么也看不到,冰冷的石头上面只有西撒的信息,却不曾有过他所爱的人。

人死了不能复生,这是所有人都明白的道理,他乔瑟夫当然也懂。整整十三年,他一次又一次地面对这块墓碑,却不断地希望他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假的,墓碑,骨灰盒,这些东西根本不存在,他恨不得…看到这些东西是因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阳光越发明媚,温温柔柔地洒在乔瑟夫线条硬朗的背部,薄薄的羽绒服也传递着冬日阳光带来的暖意。是啊,西撒不就是在一个寒冷的冬天离开的吗。

从前的回忆如洪水般呼啸着向他涌来,令他的眼泪已经在眼眶里蔓延,就要落下来。

忽然地,他感觉自己的腰部被人搂住,背上丝丝的暖意也被凉意所代替,取而代之的,就像是一个男人坚挺的胸脯与他紧紧挨在一起。

“乔瑟夫,不要哭啊。”

.

站在墓前的男人猛地瞪大了双眼,说出这句话的人正凑在他的耳边,嘴唇刚刚抿上,他甚至还能感受到那股热气,正在他的脖子上蔓延。

那个语气,那个声音,甚至还有背后搂着自己腰身的人的气息…乔瑟夫不敢说。他很害怕,但内心的狂喜也正慢慢溢出。

他知道的,不会错,西撒的一切都能令他抓狂,这是他朝思暮想的西撒,一…一定是啊!!

就连环在腰上的两只大手,都令乔瑟夫激动不已。曾经可就是这双手,利用波纹的力量,一点一点爬出了油管;也是这双手,这双可是抚摸过无数女人光滑的肌肤的手啊。

正当乔瑟夫沉浸于背后男人熟悉的气息以及过去的回忆时,男人又有了新的动作。

乔瑟夫清晰地感受到,男人在慢慢挪动自己的身体,更加紧密地靠向乔瑟夫,两人几乎是全身上下都紧贴在一起。他又感觉到,男人轻轻地把他自己的下巴靠在自己的肩上,柔软的发丝在自己的脖子上蹭来蹭去,也不知是不是男人故意的,弄的他内心痒痒的。

“乔瑟夫,转过来啊,我好想看看你的脸。”男人温柔而低沉的声音在他耳边回响,从男人嘴里喷出的热气仿佛有魔力,不停地催促着他转过头去。

是啊…他也好想好想看看西撒,看看他心爱的男人的脸呢。

他缓缓地转过头,男人背后的阳光照射进他的眼睛里,温柔而不刺眼。

.

映入眼帘的,是那张再熟悉不过的美丽的面庞。

依然是金色微卷的头发,随风轻轻飘起的头带,双眼深邃而带有笑意,鼻梁坚挺,嘴唇丰厚饱满。继续看下去,健壮的身躯,考究的服装…乔瑟夫觉得自己简直要昏厥了,眼前的男人是那么熟悉,看起来又是那么真实,真的…真的就是他的西撒啊!

此时乔瑟夫也不愿再去怀疑什么眼前的男人到底是不是真的,他也不想再去深究是不是自己出现了幻觉。他只知道,这个男人,百分百的,就是西撒。

他不想再离开他了。死而复生就死而复生吧,回来了才是最重要的啊。

“西撒,我很想你。真的很想很想你。这是那种难以倾诉,却也难以消散的想念…”乔瑟夫搂住西撒的脖子,轻轻地在他耳边呢喃到。真好啊,连身上的味道都一模一样,令他心醉。

西撒也温柔地回抱住乔瑟夫,让他更加接近自己的身体。这对爱人,他们现在都只想紧紧地与对方待在一起,哪里都不可以分开。

“乔瑟夫,我们分别了十三年,你还爱我吗?”西撒凝视着乔瑟夫的眸子,一字一顿到。他太想知道了,他不希望自己的男人已经属于其他人。

“当然,西撒,这是毋庸置疑的。”乔瑟夫小声地说道,轻柔却笃定。“你知道的,我一定逃不过。”

“因为我太爱你了,我这辈子都不可能放下你。我逃不过一生中必然有你的命运。这是上天所安排的注定。”

.

乔瑟夫感觉有炽热的吻一点一点地落在自己的唇上,带着爱意和思念,还有一种奇妙的羁绊。西撒的吻温柔却又热烈,令他欲罢不能。

他以同样的方式回吻着他,两人唇舌交错在一起,对对方的爱和十三年来积蓄的情感都发泄于吻中。

阳光灿烂地有些刺眼,照在西撒的身上,乔瑟夫感受着西撒的吻,看着这一幕,热泪终于还是不自觉地滚落。西撒的舌头灵巧地舔吻着他的唇齿与舌尖,那种欲罢不能的感觉,与过去辛酸的回忆交织在一起,使乔瑟夫越发激动,全身都燥热起来。

但是他注意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阳光越来越猛烈,西撒的身影似乎也在慢慢的,慢慢的消失。

他以为这是幻觉。可过了一会儿,他清晰的感受到,西撒身体的轮廓不是那么清晰了。

但是西撒的动作没有停止,相反,他吻的更加猛烈而狂热,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可能要消失了。

两人都默契的没有提出来,而是更加加深彼此间的吻。他们都不愿意离开对方,哪怕只是最后的一点点时间也要待在一起。

然而梦是会醒的。越是甜美的美梦越是醒的令人始料未及,甚至还没好好享受一番,梦里幸福的事物就已经离去了。

.

乔瑟夫从冰冷的地面上坐起来,睡意朦胧地揉了揉眼睛。他看了看身边的墓碑,阳光并不大,甚至还有一部分被几片乌云挡住了。

此时,他想起来刚刚发生的一切,是那么的美好,甚至让人感觉有那么几分虚假。

顿时,他反应过来,那是梦。他大概是太累了,躺在墓碑边睡了几个小时吧。

梦里灿烂的阳光是假的,西撒是假的…全都是假的。就连他的嘴唇都那么干涩而僵硬,仿佛在告诉他,有关西撒的一切都不存在。

可在梦里的时候,他又感觉西撒是那么地真实,真实到他丝毫没有怀疑自己是在做梦啊。

“啊…人死不可复生。”乔瑟夫站起身来,仰起头,呆滞地自言自语道。

果然还是…他太爱西撒了吗。

一辈子都不可能放下了吧。

半晌,乔瑟夫默默地朝墓地的门口走去。他孤独的背影依旧坚挺,却失去了生气。

其实他忽略了很重要的一点,他醒来后,脸上留有一丝泪痕。

.

愿波纹组能永远走下去啊。

他们将一直活在我的心里。


危南-得到宽恕的怠惰
lof也发一下好惹,假装自己还...

lof也发一下好惹,假装自己还在画画(?)
是给 @萌瑟夫·齐贝林 劳斯的快乐波纹组!

lof也发一下好惹,假装自己还在画画(?)
是给 @萌瑟夫·齐贝林 劳斯的快乐波纹组!

颜以知衡
我搞不动了,放个大头进度,之后...

我搞不动了,放个大头进度,之后抽空再继续这个贫民窟西撒……晚安

我搞不动了,放个大头进度,之后抽空再继续这个贫民窟西撒……晚安

Unconscious.

[短篇] 你喝醉了,哥们。

*有原创人物第一人称叙述,是以一个局外人的角度叙述的。不过不重要。

  算是一个突如其来的灵感。

  试着拿捏角色性格但做得并不好。

  不知道要不要打西撒的tag。还是打一下比较好。


*

我和我的商业伙伴,乔瑟夫,我们坐在酒吧的吧台前一起喝酒。

虽然是商业上认识的,但我们在平时的场合也颇有来往,以好哥们称呼彼此。这三十多岁的高大健壮的男人有时却会活泼又脱线,像刚过青春期一样。不过一切都好。


有位金发小伙子举着杯子从我们身旁经过。他说:“干杯!先生们,为我们的...”他嘴里胡乱念叨着意大利...

*有原创人物第一人称叙述,是以一个局外人的角度叙述的。不过不重要。

  算是一个突如其来的灵感。

  试着拿捏角色性格但做得并不好。

  不知道要不要打西撒的tag。还是打一下比较好。





*

我和我的商业伙伴,乔瑟夫,我们坐在酒吧的吧台前一起喝酒。

虽然是商业上认识的,但我们在平时的场合也颇有来往,以好哥们称呼彼此。这三十多岁的高大健壮的男人有时却会活泼又脱线,像刚过青春期一样。不过一切都好。

 

有位金发小伙子举着杯子从我们身旁经过。他说:“干杯!先生们,为我们的...”他嘴里胡乱念叨着意大利语,大幅度挥舞着手打招呼。

 

“嘿,醉鬼,当心点。”我说。

他走后,我抱怨一句:“意大利佬。”

乔瑟夫说:“看起来真像群混蛋,是不是?”他把杯子中的威士忌一饮而尽。

“我真是摸不清意大利佬的性格,说真的。真见鬼。”我把话一说到底,“奇怪的手势,还有无时不刻不在泡妞的习惯。”

“花花公子。”乔瑟夫说,他咧嘴笑了笑,“那是因为老天让意大利男人都生了张漂亮脸蛋。是老天在偏袒该死的意大利佬。”

 

乔瑟夫重新把杯子装满威士忌。

 

他说:“哥们,我也认识一个意大利佬,如果你感兴趣听,我们再喝一轮。”

于是我把我的酒杯也加满酒。

 

“他可真是意大利佬中的典范。”乔瑟夫以这句话开头,“你明白吗,我第一次见到他时他就搂着一个姑娘唧唧我我,尽说些情话。你没法想象那话有多肉麻,老天,他们还当着我的面接吻。我当时就坐在他们隔壁桌吃午饭,猜猜我是什么感觉?我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差点没把午饭吐出来。”

 

我笑着摇摇头,于是他继续往下说:

 

“而且这家伙的态度很让人火大啊,我说。你知道吗,这家伙在第一次见我的时候就把我数落了一通,我就把这个拽得要命的意大利佬打了一顿,我们打了一架。”他喝了口酒,“我打赢了,另外。但就算这样当晚他还在用那种轻蔑的目光看着我。”

“也许是相当骄傲的一个意大利小伙子。”我笑了。“像任何意大利人一样傲气。他一定也很以他的姓氏为傲。”

“什么?”乔瑟夫问。

“家族,意大利人总以自己的家族为荣。”

乔瑟夫点点头若有所思了一阵子,然后说:“听我说下去。他还有一个缺点就是非常焦躁,在关键时刻总是这样,比如他一上来就用了自己最厉害的手段,结果当然吃了亏。后来也因为这个倒霉性格又一次跟我大打出手。那可真是有够呛。”他突然停止不说下去了。

“之后呢?”我问。

乔瑟夫许久之后说:“虽然那一次是我的问题。哥们。那次是我说错了话。”

 

他没有回答我,所以我继续问:“那么在那之后呢?”但是乔瑟夫没有回应,直到我晃了两下他的肩膀他才反应过来。

“之后?你说我们之后怎么样了?”他的目光直视前方。

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说过话啦。”

 

酒吧的音响设备突然发出一阵噪声,我们吓了一跳然后紧紧捂住了耳朵,直到噪音消失。乔瑟夫骂了句脏话。

 

“直到现在也没有?”我问他。

“什么现在?”乔瑟夫仿佛很愕然,“什么现在,哥们,你在想什么呢?现在?他在当时几小时之后就没了。”

“没了?”

“死了。”乔瑟夫说,他把酒杯喝空了,“他跟人决斗,你懂得吧,他要为他老爹复仇所以去和人决斗,就是你在西部片里看到的那种一对一。然后他输了,虽然也许差一点他就完胜了,但他还是输了。所以他死了。”

“那个意大利佬?”我说

“是啊。他偏要只身前往,他总那样耐不住性子。天杀的,他根本不应该就那么死掉。他以为自己能力足够了。这个固执又自大的家伙。”

 

乔瑟夫趴着把下巴埋进交叉的双臂。

 

“这家伙被复仇冲昏头脑了。你说得对,哥们,意大利人都以他们的家族为荣,所以他就他妈的这样把自己牺牲了。他有想过我们的老师的感受吗,还有我和我老婆的感受吗。你知道吗,他最后被石头压死了,那么大一块石头,他的骨头全碎了。你现在知道他有多自私了吧,他连全尸都不愿给我们留一个。这个混蛋...。..你在听吗,哥们?”

 

我在看着吧台前的酒瓶发呆。酒吧音乐嘈杂得让乔瑟夫的声音在耳中断断续续。

 

我说:“你老婆也认识他?”

“我老婆比我更早认识他。我老婆也很喜欢他。”乔瑟夫说,“干杯。”

 

我们把酒喝完,酒杯倒扣在桌面上。

 

“他临死前还帮我把解药给拿了。这家伙。这大概费尽了他最后一口气。”乔瑟夫叹息一声在衣服里翻找,他拿出一个金色的小圆环。

“戒指?”我说。

“解药。”他说,“他的对手在我身上下了毒,解药在这玩意儿里面。”

 

我觉得这听起来像是幻想小说的情节,我吹了声口哨,然后开始大笑。


“你在笑什么啊?”他盯着那个“解药”半晌,转头看着我,他的确很疑惑。

“你喝醉了,哥们。”

“我没有。”他说,过了一会儿他又说:“伙计,如果我当时没说错话,他就能暂时留下来,所以这都怪我。他留下来的话我们也许就可以共同把那该死的玩意儿送上天了。

“他确实是个英雄,这个该死的以他的家族为荣的意大利佬。他的家族也会以他为荣,无论如何。他们一家子都该被封个英雄的称号。”

 

我继续笑着。这家伙说得越来越脱线了。这可不能继续下去。于是我抹了把脸,拍拍乔瑟夫的肩膀。

我说:“你说的那些。天哪。你要醉到不省人事了。听我的,今天我买单,我扶你,我们回去吧。”


乔瑟夫注视了我好一会儿,然后他也爆发出笑声。他用力拍了拍我的背。

 

他说:“我的确没有喝醉,不过你说的没错,我们还是回去吧。”

 

乔瑟夫没有让我买单,他买了他自己的那份,也不要我扶着。我们走到门口,我看到他终于把那圆环小心放进了他的里衣口袋。打开了门。深夜,我们笼罩在了全然的黑暗里,我甚至看不清他的脸,只能看到他模糊的身影在旁边晃悠。

Fin.

 


热心市民沈先生

[西乔]晚安

1.睡前故事 小朋友文笔

2.纯在二次设定 

3.你的下一句台词是“写的好可爱,同好扩列吗”


在很久很久以前


有一位可爱女孩差点被绑架为了安全起见,他的父亲乔斯达先生勒令小女孩不能在像以前一样随心所欲地跑出去玩。


女孩的父亲工作很忙碌,家里只剩下小女孩一个人和摆满房间的洋娃娃。但她温柔的父亲总会在心里惦记着自己可爱的女儿,尽可能早早结束工作回家陪伴他的女儿。


乔斯达先生总是担心自己女儿在家孤单,但事实证明乔斯达先生多虑了,小女孩从来没有抱怨过无聊或是孤单。


在一天的晚餐时间乔斯达先生忍不住询问了他可爱的女儿。

“孩子,你一个人在...

1.睡前故事 小朋友文笔

2.纯在二次设定 

3.你的下一句台词是“写的好可爱,同好扩列吗”







在很久很久以前


有一位可爱女孩差点被绑架为了安全起见,他的父亲乔斯达先生勒令小女孩不能在像以前一样随心所欲地跑出去玩。


女孩的父亲工作很忙碌,家里只剩下小女孩一个人和摆满房间的洋娃娃。但她温柔的父亲总会在心里惦记着自己可爱的女儿,尽可能早早结束工作回家陪伴他的女儿。


乔斯达先生总是担心自己女儿在家孤单,但事实证明乔斯达先生多虑了,小女孩从来没有抱怨过无聊或是孤单。


在一天的晚餐时间乔斯达先生忍不住询问了他可爱的女儿。

“孩子,你一个人在家孤单吗”


“不会啊”小女孩捧着冒着热气的汤碗,撅着小嘴试图吹凉碗里的热汤“爸爸不在家的时候,有一个金发的朋友陪着我,所以我一点也不孤单”


乔斯达先生揉了揉女孩蓬松的短发,他将女孩说的归于小朋友想象中的朋友。


晚餐结束,乔斯达先生照常哄着洗漱完的女孩去睡觉,为女孩掖好被角轻吻女孩的额头,确定小女孩睡着后才轻手轻脚的关灯离开。


可正值这个年龄的孩子怎么会乖乖去睡,等乔斯达先生脚步声走远,才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轻声呼唤“西撒哥哥,你在吗”


「说过很多次了,要叫叔叔啊」


墙角慢慢浮现一位青年的身形「你答应了你父亲会早睡的对吧」被称为西撒青年靠近女孩想揉揉她的头发,指尖穿过了女孩的发丝。


“西撒哥哥…”


「是叔叔」


女孩不满的撅了噘嘴妥协到“好吧好吧,西撒叔叔明明那么年轻怎么看,都应该是哥哥嘛”女孩不等西撒回话又接到“今天还是和我讲讲西撒叔叔和父亲年轻的时候的事吧”


「可你至少已经听过三回了,小姑娘」


“有什么关系呢再说一次嘛”


西撒无奈的笑了笑,又为女孩讲了一遍他父亲年轻时的很多事,直到女孩招架不住困意慢慢闭上眼睛,确定女孩已经睡熟西撒才停下,穿过房门离开了房间。


第二天早餐,女孩揉着惺忪的睡眼向餐桌前的乔斯达先生道早安,望向趴在父亲肩上的西撒,在父亲疑惑的目光中笑嘻嘻的又道了声早安。


女孩的童年在父亲的呵护和西撒的陪伴下度过直到女孩长大以后就再没见过那位金发的西撒叔叔。


不过女孩坚信着那位叔叔一直都在。

………………………………………………………………

…………………………………………………………

……………………………………………………

………………………………………………

“好了故事讲完了”贺莉合上绘本为年幼的承太郎掖好被角“现在可以睡了吗”贺莉温柔的拨开了承太郎额前的小碎发。


“这个故事太奇怪了,他的结尾不完整”小男孩埋在被子里声音有些闷闷的“晚安”


“可是至少这个故事很温暖不是吗”贺莉低下头轻吻了承太郎的额头“晚安”


贺莉回到自己房间熄灭了房间的顶灯,躺上床闭上眼睛小声的喃喃道“晚安西撒叔叔,晚安父亲”





「晚安贺莉/孩子」

真蛸
对8起我又传了一遍涂了肤色的西...

对8起我又传了一遍涂了肤色的西撒,本来不涂是1偷懒2不涂=透明=此人不存在,想想还是做个人8

对8起我又传了一遍涂了肤色的西撒,本来不涂是1偷懒2不涂=透明=此人不存在,想想还是做个人8

CO₂

【西乔】我的男朋友是我的法语老师(2)

*预警在第一节


*本章有串部出现,人物关系混乱,(串部闺蜜)


*文本不好orz



*


乔瑟夫看到了一片向日葵海,在阳光下被风吹得微微倾斜,花海的对面有一个模糊的身影,和身下的向日葵一样闪闪发光。


“嗯…西撒……”



乔瑟夫迷迷糊糊地说着梦话,头上的刘海被窗口的风吹得乱翘。从他脸上舒缓的表情和嘴角的一丝口水中不难看出他正沉浸在自己的美梦里,但这个梦在下一秒就被西撒拍过来的课本打断了。



“…好痛!”



被课本砸醒的乔瑟夫揉了揉自己杂乱的头发,嘴角还挂着没来得及被擦掉的口水,一脸迷茫地看向那个把自己粗暴叫醒的人。...








*预警在第一节


*本章有串部出现,人物关系混乱,(串部闺蜜)


*文本不好orz




*


乔瑟夫看到了一片向日葵海,在阳光下被风吹得微微倾斜,花海的对面有一个模糊的身影,和身下的向日葵一样闪闪发光。



“嗯…西撒……”




乔瑟夫迷迷糊糊地说着梦话,头上的刘海被窗口的风吹得乱翘。从他脸上舒缓的表情和嘴角的一丝口水中不难看出他正沉浸在自己的美梦里,但这个梦在下一秒就被西撒拍过来的课本打断了。




“…好痛!”




被课本砸醒的乔瑟夫揉了揉自己杂乱的头发,嘴角还挂着没来得及被擦掉的口水,一脸迷茫地看向那个把自己粗暴叫醒的人。




“早上好啊乔瑟夫同学,课上睡的还好吗?口水都流下来了哦?”




站在自己面前的西撒少见地戴了眼镜,他晃了晃自己手中的课本,一脸坏笑地作弄着刚睡醒的乔瑟夫。




“一边睡还傻笑着叫我的名字啊?梦到我这么开心吗?”




乔瑟夫听到了一阵哄笑,脸“唰”地一下红了起来。






*


西撒很喜欢调侃自己的恋人,尤其爱看他被捉弄后脸上浮现的可爱表情。不过今天是在学校里,西撒放弃了去捏捏乔瑟夫脸颊的想法,那样太可疑了。




“给我好好听课,下次再这样就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了。”




随着西撒的走动,聚集在乔瑟夫身上的目光终于全部移开。




太丢脸了。




乔瑟夫把脸埋进了胳膊里。明明昨天晚上是西撒把自己折腾了那么久才睡晚了的,今天居然还让他在别人面前出丑,乔瑟夫觉得自己的脸已经热到可以煎蛋了。






*


重要熬过一节课,随着下课铃的响起,乔瑟夫整个人都瘫趴在了桌子上,忽然感到自己的后背被轻轻戳了一下。




“…?”




乔瑟夫疑惑得转头,看到了一位金发碧眼的美女朝着他挥了挥手。




“你是?”




“哈喽哈喽,叫我丝吉Q就好,和你同系的!”




名为丝吉Q的女人热情地朝着自己伸出了手,虽然对方有张讨人喜爱的脸蛋,可乔瑟夫对她并没有太大好感,出于礼貌,他还是象征性地回握了一下对方的手。




“乔瑟夫·乔斯达。”




“嗯嗯~我果然没认错,中午有空一起去吃个饭怎么样?”




没认错…?那是什么意思啊…




看着对方笑眯眯的表情,乔瑟夫心里没由来地有些发毛。




“应该可以…”




反正今天西撒中午也要和花京院他们一起吃饭,自己一个人也蛮无聊的,先答应了吧。乔瑟夫想。




“太好啦!那你下了课叫我啊!”




接住丝吉Q硬塞过来的小纸条,上面用整齐的字写着她的联系方式。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艳遇”,乔瑟夫心里堆满了问号。






*


“啊、你也太磨蹭了jojo!我等你好久了唉!”




刚出教室就看到了不远处等着自己的金发美女和她身边围着的一群前来搭讪的人。随着丝吉Q的一声抱怨,她身边的人齐刷刷地投来了充满敌意的目光,让乔瑟夫感到一阵头疼。




“我记得我还没联系你…”




“课太无聊我就翘掉了。”




面前的少女强硬地拽着自己的胳膊挤出了人群,乔瑟夫有些惊叹于她过人的力气,明明西撒每天早晨把自己从床上拖起来都要费好大力气的,每次起来之后都会被顶着一层黑眼圈的西撒抱怨说自己睡觉的时候总是会压到他的肩膀,推都推不开———


好吧,或许以后该少给西撒添麻烦了。乔瑟夫想。






*


“西撒今天没和你一起吗?”




坐在对面的丝吉Q有些突兀地提起了自家恋人的名字,乔瑟夫的眉头微微地皱了皱。那个用了不到两天就成为学校里热门话题的家伙,毕竟长了一张那么好看的脸,不管谁看都会心动的吧?




“啊啊——他也没必要每天都和我在一块啊…唉?你认识小西撒啊?明明是最近才刚转过来的老师唉…”




真不愧是那个花花公子。乔瑟夫把剩下的半句话咽了下去。




“……不对…你怎么知道我俩之前会在一起的啊?!”




后知后觉的乔瑟夫震惊到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想想昨天自己和西撒也没有太多交流,他难以置信地看向对面的少女,对方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




“问我为什么…你们不是在交往嘛。”




“…????”




乔瑟夫的大脑彻底当机了。说起来丝吉Q好像从一开始就很了解自己,知道自己的名字和外号,还知道自己在哪个教室上课,现在居然还知道自己在和西撒交往的事。




“你、你为什么会知道啊…?”




或许是因为太过震惊的原因,乔瑟夫的声音都有些发抖。




“是艾莉娜告诉我的哦。”




“欸?”




艾莉娜的话…好像是乔纳森那一届的…之前还经常提起一个被她称为“丝吉酱”的人…




丝吉Q和丝吉酱。




乔瑟夫有些僵硬地指了指她——




“呃、你是…‘丝吉酱’?”




“对哦。”






TBC.


———————————————


正文后的一些叨逼叨




很抱歉最近考试太多了这一章的更新拖了好久(土下座




其实这个系列没什么特定的故事线,主要就是想写写学校paro里他俩的一些日常甜饼啥的orz




这个系列里对辈分没那么讲究,大家对辈分都是一个模糊的理解,所以这里大家基本都是当作同辈来交流的(其实就是懒得记关系




这个系列里会有好多串部的闺蜜,这章出现的是三部的丝吉Q和一部的艾莉娜ww




最后喜欢的话就点个红心或者关注一下我这个屑叭1551

真蛸
“好久不见,JoJo。” 幻想...

“好久不见,JoJo。”

幻想了一下老年西撒…

“好久不见,JoJo。”

幻想了一下老年西撒…

如何杀死一只凶兽

12/13 波纹组 海边

他们愿意把海堤和孤岛称作情人

————————————

注意:

·cp为JOJO的奇妙冒险战斗潮流 乔西乔无差

·背景架空无波纹设定,大概是水手j和船长c

·ooc有 bug可能

·全文约3.5k字,如有不适请及时退出阅读

·推荐配合《seaside》食用,写文配的就是这首


we can make for the seaside

我们去海边吧

run until our lungs cave in

一直奔跑 直到肺部垮掉

tell all the worst lines

避开...

他们愿意把海堤和孤岛称作情人

————————————

注意:

·cp为JOJO的奇妙冒险战斗潮流 乔西乔无差

·背景架空无波纹设定,大概是水手j和船长c

·ooc有 bug可能

·全文约3.5k字,如有不适请及时退出阅读

·推荐配合《seaside》食用,写文配的就是这首


we can make for the seaside

我们去海边吧

run until our lungs cave in

一直奔跑 直到肺部垮掉

tell all the worst lines

避开所有错误的道路

wait until they sink or swim

等到他们沉没或者游走

                      ——《seaside》Haux


——————————————————————


当他的足迹在夕阳的椰林相照的海滩下出现一遍又一遍,乔瑟夫乔斯达看见了一只靠岸的轮船。

“JOJO,去见见大海。”他的奶奶把指关节扣在小巧的雕花木桌上,眼镜的边框反射这窗外忽明忽暗的光,一直可以看到她漂亮的蓝色眼睛,乔瑟夫刚刚喝下一口隔夜的可乐,有不悦的灼烧感在他的口唇与咽喉间炸开,逃窜的泡泡迸出大量透明的气体裹挟着甜得腻人的味道。纽约的JOJO见过大海,但是他也可以在他奶奶通透的眼中找到属于她的海,“艾莉娜奶奶,我见过海。”他把可乐一并咽入咽喉,流体似乎滋滋啦啦的在食道里向下飞奔,他努力地回想着海风和鸣叫着的海猫,“去看看吧,去海边。”艾莉娜坚持道,她的眼睛像不容置疑的烈火,足以毁灭一片海。

于是乔瑟夫百般无赖地在海滩边来回踱步,试图阻止恼人的海风再吹走他的什么东西。他看到黑尾鸥,海尽头的孤岛,夕阳和没有黑夜的黄昏,他把头再抬高,找到余晖剪影下的船只,他愣在海岸的边缘,离他的海很远很远,不消半刻他就可以站上柏油马路飞奔呐喊,他愣住了,这里不是港口。

就好像巨大的船体划开天空和海面,他没命地向那艘船跑去,湿冷的海风这个时候开始灼烧他的肺,带走他喉咙中的水分,划在他的脸颊,扎入他的眼瞳,沙子被踩下,又被扬起,留下男人的鞋印。等到他靠近大海,气喘不已间他看见离岸不远的船,以及踏在海滩上的金发男人。就像什么呢,乔瑟夫搜罗着喘息瞬间他可以回忆起的所有辞藻,眯起的墨绿色眼睛在恍惚下有些踌躇不决,他决定把那抹金色称作海。对方看到他了,朝他走了过去。

“不好意思,我可以来你的船上吗?”乔瑟夫只觉得眼前发晕,男人的身影迷迷糊糊地覆盖上远处的海,他干巴巴地说,抢在对方开口之前。

——————————————

西撒感到迷惑不解,船刚刚靠岸,略作休息后便是又一场不痛不痒的冒险,冲来的棕发男人如同陆地上的海浪,携带着太阳在海面独有的波光粼粼,他决定向他走去。西撒齐贝林想让自己的旅程不留遗憾。

“不好意思,我可以来你的船上吗?”,素未谋面的男人和墨绿色的眸子一样叫他回不过神来。


他做过一个梦,漂泊在海上常常会做梦,可以惊动月亮的光和飞旋的旋风,穿梭于空气之间的光,还有树绿色眼睛中他的脸。


现在他望见的正是那对眼眸,他微张的唇齿肆意的吸入腥咸的海风,和对面男人急促而又不稳的呼吸混合交融。

一瞬间,他的眼睛像是要迸发出光来,在背对着的夕阳下。“为什么。”显然他提出的是个无理而又无聊的要求,齐贝林先生用淡淡的语调回绝了男人,“拜托了,在船上我可以干很多事情,我很有用处的,绝不是那种软骨头或者娇生惯养的公子哥。”他热烈而又诚恳,一下子的提问让他做出了文不对题的回复,他意识到了,很快地停下来,把头侧向海边,有无限的夕阳在他眼中的海里沉没,再找不到踪影,光及时地在他的脸边勾勒出了男性好看的侧脸,睫毛似乎都可以扑住逃窜的流光,最后,那双有光燃烧的眼中变得如海一般深邃。“我们去海边吧。”他向他伸出手去,他们理所当然地走向停泊在海岸边如同孤岛般的大船。

——————————————

年轻的水手在岸边驻足,像个孩子般地拿出一杯可乐,朝同样年轻的船长晃晃,“乔斯达,乔瑟夫乔斯达。”他笑了,眉眼舒展成残月一般,里面有光夺目而出。“西撒齐贝林。”船长接过可乐,暗红色的液体在玻璃杯中摇晃,在恰到好处的阳光下,有气泡喷涌,他握住冰凉的瓶身,不去顾及这个来路不明的男人和这杯美好的液体,现在的天空被两个人的背影分开。

乔瑟夫乔斯达有无数次去想象海,他想象狂奔的浪潮腾涌,洁白如珍宝的浪花在阳关下闪光,飞起的海鸥躲过跌跌撞撞的潮涌,夜晚的海面铺满白色的月光和心脏跳动的呐喊。

这一切都溺死在成为海的山吹色和男人温柔如同满天星宿沉没的眼中。

——————————————

当船长斗志昂扬地扬起船收起一周的风帆,后者立马被风盛满,水手陆陆续续和他们岸上的情人吻别——他们都度过了不错的一周,乔瑟夫上船前还不忘从岸边的廉价小卖部里顺来了两瓶可乐,他固执地认为西撒对可乐与他一样有浓厚的兴趣,对方警告他要是没在船出发前上船就别想当他的水手。

他无趣地打了个指响,表示不以为然,知道人影如同乌云般在船上聚拢,他才想起奔跑。他的肺部被干冷的空气填充,似乎下一秒就尖叫着胀破肺部仅存的骨肉,他能感受到肺部奔涌的血液,一直回流到心脏,嘴唇干燥无力开始发麻。

他终在大口喘气时赶上了即将远行的船只,如海一般的男人笑了,眼睛狡黠地眯成一条如同月下密林中的狐狸,牙齿从唇间的空隙中显露,骨节分明的手无所事事地搭在一旁的船栏上打下好看的阴影。

——————————————

暗礁和摇摇欲坠的他,来不及伸出的手,过快且过于汹涌的巨浪,比以往更加的心跳仿佛有血渗出,狂奔,快点做点什么,乔瑟夫乔斯达。

沉船和攀上周身的水藻,为时已晚后永远凝视着海面的漂亮瞳孔,金属的标志上生满铜锈,浪涛卷涌和灰烬不会在海中燃烧。

海终于回到了海中。

海面终归平静。


西撒说的是,漂泊在海上常常会做梦。

乔瑟夫这样想着,床头仅存的可乐被海面的月光穿透。

海面上的风常会有腥咸的味道,如同洪水猛兽般风卷残云地将其他味道吞噬殆尽,正如乔瑟夫无法在身上厚重的被子上找到一丝海残存的味道。无可厚非的是,他也不想动动脑子去承认对方从来没有使用过那床被子,他现在盘算着用他少得可怜的可乐洒满床铺。

他在不久之前就对海上的夜晚早有耳闻,他看向窗外,海上镌带着星光的白雾像是成千上万的幽灵,就像一瞬间灼烧般的疼痛在乔瑟夫适应黑暗的眼中炸裂,星星和月亮快速凝固变凉,最后才显现出那一派不可方物的高傲。还有浪花,那种只在海面盛开的花束,脆弱而又美丽,将一瞬间的美丽只给一个人看。

——————————————

乔瑟夫友好地撞了一下西撒的背,这个夜晚梦中的主角正凝望着远处的岛屿,“海岛。”乔瑟夫有些遗憾地摇晃了一下手中空空如也的玻璃杯,如同泡沫般折射大海上热烈的阳光,“孤岛。”西撒纠正道,他的眼中盛满了海和那一座孤岛,乔瑟夫煞有介事地点点头,他看着玻璃瓶,那里似乎有光沉淀在杯底。“最好不要靠近他们,”西撒接着说,“那里有暗礁出没。”


西撒有注意到乔瑟夫指间的戒指,是银戒,在傲人的日光下闪闪发光,“有姑娘了为什么还来做水手?”他说话的时候带动着脸颊上的紫色胎记抽动,“——这种不着家的职业。”他的语气里除了好奇,显然更多的是厌恶。“哦,这个。”乔瑟夫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脑袋,冲着金发男人嘿嘿一笑,“其实,我没有妻子啦,只是家里面传下来的老东西罢了。”

——————————————

“是绿松石,”醉醺醺的乔瑟夫一边打着有浓烈酒味的嗝一边宣布,此时他们正在船上堆满廉价威士忌或者其他不知名酒水的小库房中玩一些水手们用来消磨时间的无足轻重的小游戏,“我最喜欢的是绿松石。”他又大声地重复了一遍同时眯起眼睛看着头顶晃晃悠悠的吊灯。“为什么。”有尖而细的声音不识好歹地发问,“不为什么。”乔瑟夫大咧咧地挥舞了一下手边的酒杯冲向一旁人的鼻尖,“说不定明天就会换一个喜欢。”

他瞥向轮船的圆形窗口,把脸一直别到不见光的半边,他看到外面月光照亮的浪花,有光投射到玻璃上,如同宝石掉入水中,太过傲人的蓝被月与光惊动,气泡晃晃悠悠地一直向上没去海洋生物的穹顶。

——————————————

他在参观船长房间的时候在一个角落中发现了一条小小的鱼骨头,弱柳扶风地躺在玻璃盒子中如同棺椁中沉睡的美人,“有什么意义?把尸骸放在这里。”金发男人笑了,“她是一条逆着暖流的鱼。”

温暖的洋流让海水始终长流如白昼,带来生命和希望所有的一切,她就这样逆着游去,尽管所有生命都无从得知,洋流的末梢是怎么被抹杀的。

“你是怎么知道的?”多么可笑,他问了大海。“我是这样认为的。”船长打开了房门,有月光照进室内却比走道还要冷。

——————————————

月光还是那样,它断断续续地经过云层和波光下海中跃起的兽儿,毕竟它终究是月罢了。它仍然孜孜不倦地照耀着海堤和那一座孤岛,就像在有云遮盖的时候将唇于另一个人的血肉躯体之上,他们就像环抱着的海堤和孤岛,直到月亮再次出现,指节上的戒指泛起夺目的亮光一直照到男人绿松石般的眼睛和诱人的唇,他们接吻,月亮重新从云层外投下银色的光照见男人好看的背后。

正如孤岛和有浪花拍打的海堤。

以及一尾鱼落入水面打破水中的月。


乔瑟夫看向背光的男人,笑了,他说他身上有股见鬼的绿松石味道,西撒问他绿松石是什么味的,他把头狠狠地在对方胸口深埋了一口气,说不知道,咧开唇齿,继续笑的烂漫。

他见到白色的鸟儿扑翅,簌簌地略过海面,有洁白的羽毛飘落,在海面漂动与月光无异。乔瑟夫知道,他的眼睛正目视着一切无法诠释的美丽。

他们相拥,直到海水漾满心脏,蓬松的海浪携带潮涌,带来不同于炙烤的炽热,迅速的消散,恰如空可乐瓶中的凶兽。

他说,我爱你,也许不是;他说,我也是。

——————————————

他们让海堤和孤岛碰撞,然后再欢笑着逃离彼此。

他们说也许吧,也有可能不是。

他们牵起彼此的手掌让指尖相触。

他们大笑,看到风扬起彼此的发梢。

还有眼中,不知倒映着何处的绿松石。

——————————————


海星星

抱歉!好久没发图了,最近学校的事情多到崩溃,所以这次先带一波西撒回归一下下(土下座),在学校的摸鱼稿子~☆
(贫民窟注意)

抱歉!好久没发图了,最近学校的事情多到崩溃,所以这次先带一波西撒回归一下下(土下座),在学校的摸鱼稿子~☆
(贫民窟注意)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