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西方龙

4208浏览    213参与
风痕

【翻译】WoF B11 失落的大陆 第七章

对不起我又拖了这么久…

欢迎评论或催更


第七章


露蓝猛吸了一口气。

“我…我以为…” 他结巴地道。

“哇,你可真漂亮,” 她惊叹道。 “我从来没见过你这种蓝紫色的丝翼龙。你父母也是这个颜色吗?”

“呃,” 他低头看着自己蔚蓝色的爪子道。 “也不全是。不,我的意思是,我不确定。我从没见过我的父亲。你不应该是——‘

“真的吗?” 她答道。她把头歪向露蓝,眼镜反射着一点点灯光。 “为什么你没见过你父亲?这是丝翼龙的正常情况吗?你不跟你的父母住在一起吗?噢,对不起,那是不是一个不该问的问题?据我的老师——还有父母——不,其实据差不多每一条成年蜂翼龙说,我显然喜欢问很多不该问的问题。促织,你这是十万个...

对不起我又拖了这么久…

欢迎评论或催更


第七章


露蓝猛吸了一口气。

“我…我以为…” 他结巴地道。

“哇,你可真漂亮,” 她惊叹道。 “我从来没见过你这种蓝紫色的丝翼龙。你父母也是这个颜色吗?”

“呃,” 他低头看着自己蔚蓝色的爪子道。 “也不全是。不,我的意思是,我不确定。我从没见过我的父亲。你不应该是——‘

“真的吗?” 她答道。她把头歪向露蓝,眼镜反射着一点点灯光。 “为什么你没见过你父亲?这是丝翼龙的正常情况吗?你不跟你的父母住在一起吗?噢,对不起,那是不是一个不该问的问题?据我的老师——还有父母——不,其实据差不多每一条成年蜂翼龙说,我显然喜欢问很多不该问的问题。促织,你这是十万个为什么吗!难道你不知道吵闹的小蜂翼龙有什么下场吗?他们的鼻子会掉下来!这简直不能再傻了;我从没见过没有鼻子的幼龙,而且我可以肯定我不是第一个问这么多问题的龙。你叫什么?噢,我又问了一个问题。对不起,我叫促织。”

“露蓝,” 他道。 “我是露蓝(I’m Blue)”

“你当然是了,” 她咯咯笑道。 “天哪,不好意思,你肯定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个笑话了。”

露蓝往前走近一步,尝试理清头绪,搞明白她到底是条什么样的龙。一条帮助丝翼的蜂翼龙——这是不可能存在的。 “呃,你不应该——”

“也被心控了?” 她帮他说完了这句话。犹豫了一下,她继续说道:“是的,我理应也被控制了。除了我以外每一条蜂翼龙都被控制了。我完全不知道为什么心控对我无效。” 她抖了抖翅膀,又轻笑着重新收好。 “我不敢相信我竟然把这个秘密藏了六年,而我告诉的第一条龙是条不认识的丝翼龙。我可以想象趋织会有多生气。”

“心控?那些龙是被心控了吗?”

“你不知道?” 她答道。 “我的意思是,我原先也不知道心控的存在,直到我第一次亲眼看见。她不常这么做,但黄蜂女王能控制蜂翼族群里的每一条龙——每次一个个体,或一整个蜂巢,只要她想的话,所有蜂翼龙同时控制都行。”

“哇,” 露蓝道,感觉自己的世界观开始崩塌。

“我懂你的感受。” 她道。

“除了你?” 他问道。

“除了我。这难道不是很神奇吗?” 她的脸亮了起来,仿佛三月突然同时升起。 “我搞不明白!没有任何一本书里有记载她是怎么做到的。与基因有关吗?我是不是基因突变了?还是与我们吃的某种食物有关?但我什么都吃,而且,很多的那种;我总是觉得饿。这太匪夷所思了。我与其他蜂翼龙没有任何不同之处。”

露蓝并不同意她的看法。他从未见过与她相似的蜂翼——第一,愿意与蜂翼龙聊天,好像他们能成为朋友一样。第二,她看他就如同在看一条货架真实的龙,而不是什么没有翅膀的小怪物或是一个可以随便践踏的蝼蚁。

“那肯定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他道。 “让别的龙控制你的身体,说出一些你自己不会说的话,做出一些你自己不会做的事。你觉得他们在完了之后还会记得发生了什么吗?被控制的时候,他们的意识是不是也被困在身体里,动弹不得?”

“他们确实记得,” 她道。 “他们差不多记得整个过程。我姐姐趋织告诉我被心控时的感觉并不像被困住,似乎…更接近你突然有了做其他龙也在做的事的强烈欲望。她说这个过程并不存在挣扎,感觉很平和,就像暂时放爪让别的龙为你做几个决定。”

“或许吧。” 露蓝想到那条攻击他的小龙,打了个寒颤。 “除了完了之后你仍会觉得你的所作所为都是你自己的意愿,然后为之感到愧疚,即使做决定的根本不是你。”

她看起来有点惊讶。她抬头凝视着一排排书架,思考着他的话。 “你说的没错,” 片刻后她说道。 “我其实并不知道这是否会令他们感到困扰。我好奇我怎样可以找到答案。” 她若有所思地甩了甩尾巴。 “你知道,在我鼻子不掉下来的情况下,我觉得‘你是否会为黄蜂女王逼迫你做的事感到愧疚?’绝对是一个那种不该问的问题。”

“特别是你不想让别的龙发现你不受心控的时候,” 他道。

”没错。” 促织玩着眼镜的框架道。 “趋织是唯一一条知道这事儿的龙。我担心黄蜂女王发现之后会龙颜大怒。因此每次她心控别的龙时我就会躲起来,希望不会有龙注意到我。”

“我不会泄密的。” 他保证道。

她露出了一个甜甜的,却微微带点悲伤的微笑,让露蓝意识到他可能根本没机会泄露这个秘密。他感觉到手镯下的爪腕传来一阵刺痛。

“所以你干了什么坏事?” 她问道。 “为什么整个蜂巢都在找你?我把自己卷入了什么违法的勾当?”

她一直在微笑,但露蓝注意到一阵颤抖穿过她的翅膀。他猜她是终于意识到自己可能正和一条极其危险的龙独处一室。世界上那么多龙,但竟然是他,露蓝,吓到了一条蜂翼龙!

“我什么都没干!” 他迅速的答道。他抬头看着她,把一只爪子摊开放在桌面上,爪心朝上。 “我发誓。我是条完全无害的家伙。世界上最最无害的龙。彻底地绝对地完全地不可能伤害到别的龙。

“噢,” 她思考了几秒。 “你这么一说我就放心了,除了这正是一个危险的罪犯会说出来的话。”

“真的吗?” 露蓝惊讶道。

促织笑了。 “我也不知道。我大概要问一下我那些是危险罪犯的朋友。”

露蓝喜欢她笑起来的样子。她笑时太阳一样颜色的鳞片沿着修长的脖子一路向下皱起波纹。他开始有种奇怪的眩晕感。 “那么世界上最无害的龙会怎么说?”

“为什么世界上最无害的龙会要逃离蜂翼守卫的追捕?” 她反击道。 “他到底做了什么龙神共愤的是,让黄蜂女王使出了心控的大招?”

这个问句就像一座蜂巢,轰然崩塌在了露蓝身上。

我到底做了什么?我一直都是一条乖龙。为什么这样的事会发生在我身上?

“噢,不,” 她道。她滑下桌子,在他缓缓趴在地上时卧到了他身边。 “为什么我的话让你这么伤心?发生了什么?” 她展开翅膀,盖在他的背上。

“我不知道。” 他道。被她的翅膀护住的感觉棒极了,就像被太阳拥抱,虽然事实上被太阳拥抱不是件好事;她的拥抱清凉多了。他刚刚在说什么?噢,对了:有史以来最差劲的一天。 “上一秒还是一个普通的蜕变日,下一秒露娜就着火了然后剑尾开始攻击守卫还有艾蛾拎着我逃跑而且我甚至——我的意思是,我永远都不会违抗蜂翼的命令——一切都发生地太快了,我也太害怕了。” 那些书在这个角度看去是不是有点模糊?还是他的眼睛在慢慢失去聚焦?

“今天是你的蜕变日?” 促织问道。她侧头看向露蓝的翼苞,但很礼貌地没去碰。(一条有礼貌的蜂翼?她是怎么做到那么奇怪又那么完美的?) “你确定吗?它们看起来还不够成熟。” 她拿起他的一只爪子,开始检查他爪腕上的鳞片。

“不,不是,” 露蓝答道。 “今天是露娜的蜕变日。她是我姐姐。”

“着火那个,” 促织道。 “她还好吗?为什么她会着火?闪电吗?如果是闪电击中了蜂巢我应该会注意到的。火到底是怎么进到—” 她突兀地止住了,张大嘴盯着露蓝。

“你被定住了吗?” 他恐慌道。 “你现在是不是被心控了?”

“你姐姐是条火丝翼?” 她用自己的声音低声问道。 “一条真正的火丝翼?太棒了!”

“她是?你——你知道火丝翼?” 他试图站起来,却发现他的膝盖有不同的想法,稍稍歪了一点,摔到了她身上。

“Uh-oh,” 促织道,一边用翅膀裹住他。 “让我看看你的手镯。”

他废了很大劲才把爪腕抬到她能接住的高度。她扯着手镯,尝试把一只爪子塞进去,但手镯又重又紧。

“为什么我的——” 他试图说话,但说话显然太难了。让他把一堆单词用正确的顺序排列好组成句子简直不可理喻。

“嘘—” 她帮他仰面躺下。 “不要害怕,但我怀疑你的手镯带有毒素。我曾经读到过这种设计,但没想到他们已经投入使用。你有什么感觉吗?大概像被针扎了一下?我估计手镯被设计成在他们找不到你的时候可以给你注射毒素。”

“为—什—么,” 他咕哝道。他想问这毒素致不致命;如果他离死不远了,他想他大概该担心一下。但是,就这样闭上眼睛难道不是更简单吗?然后不再想这件事?比那更简单的是去思考促织的眼镜是多么地闪亮。除此之外,他还可以想想她的眼镜怎样让她的整个脸变得很有意思,仿佛有很多意想不到的角度和层次,就像一面菱镜。菱镜。文字可真好玩。

“他们大概希望你会四脚朝天地晕倒在某处,这样就不难找到你了。” 她把一张纸扭动着插进他爪腕和手镯之间道。 “然而对他们来说很不巧的是,现在有我罩着你。” 纸片撞到了某个隐藏的东西,让那不明物体在他的皮肤上撕裂出一个小伤口,使他顿时痛呼。

“对不起。” 促织用爪子捧住他的脸并与他对视。她的眼睛就像琥珀,而他可以安全地待在里面。 “别晕过去了。如果他们开始搜查学校,我们可能还要回到暗道里去。”

“动…不了…” 他口齿不清道。

“我要把你的手环拿下来,” 她道。 “可以吗?露蓝,听得见我说话吗?没意见的话就眨眨眼。”

“门都没有,” 他使劲用麻木的舌头吐出这句话。 “这样…我就惹大麻烦了。”

“噢,你这美丽的家伙,” 她同情道。 “你不知道你已经惹了多大的麻烦吗?”

他闭上了眼睛,有些液体正从中流出。或许毒素也影响了他的泪腺。

促织爬起来,从他身旁消失。他再次睁开眼睛,害怕她彻底地丢下他离开了,但她只是在图书馆的另一头,用抹布裹住爪子隔热,小心翼翼地拆下墙上的一个灯。不久她就从灯里取出一个发光的小玻璃球,小球的亮度足以刺痛他的双眼。她用抹布包住光球,拿到图书管理员的办公桌边,清开桌子上的书和纸,从抽屉里拿出一个铁盘放在桌子上。

“干忍嘛?” 露蓝喃喃道。

“别担心,我不是第一次这么搞了,” 她道。 “但…从来没在这么…易燃的地方试过。不过我相信会没事的。” 她在剩下的抽屉里翻找着,直到找出一个似乎是又长又尖的镊子的东西。露蓝见过这种工具,甚至用过几次,用于解开打结特别厉害,缠成一团的丝。

促织深吸一口气,揭开光球,用镊子夹住放在铁托盘上。她把抹布扔到图书馆的另一头,爪上仍稳稳地拿着光球,并拿起一个形状像盘起来的巨蟒的镇纸。

她的动作是如此自信而轻车熟路,以至于露蓝都没想到要害怕——直到最后一秒,她仰头看着天花板悄声说道:“清瞳,请保佑我不把图书馆点着。” 反正他也无法阻止她,只能眼睁睁看着她把那条浅灰色的蛇狠狠地砸向光球。

玻璃渣在桌子上飞溅四射,一股浓烈的融化了的铁的味道随即弥漫开来。促织一跃而起,用镊子从里面夹出了一些东西。

镊子上夹的看上去像是一缕丝,有露蓝的爪子那么长,而且从顶端到尾端都在燃烧。

这便是蜂巢所有灯里的光源。火丝。

为什么他之前从来不知道?他根本没有好奇过灯是什么原理。他潜意识里一直以为那是一种蜂翼技术。如果非要他猜,他会猜测大概是某些蜂翼能创造火,就像古老传说里那些曾住在大海彼岸的龙们。

大气都不敢出一口,促织慢慢地穿过图书馆朝他走来,爪里的镊子夹着火丝。

她真的可以用那小小的一缕丝把整个图书馆点着吗?他好奇道。如果是的话…她为我冒了很大的险。

她在他身边卧下,用没拿东西的爪子轻轻抬起了他的手臂。

“别动,” 她道。 “我的意思是,我知道你动不了,但真的,不要动。” 极其小心地,她把火丝滑过手环。火丝在青铜手环上烧出一条黑痕,刚好穿过蚕学堂的“蚕”字。

箭蜓会杀了我的,露蓝发狂地想道。下次我经过检查点,他会露出那副严厉而不耐烦的表情,啧啧着检查他的列表,抱怨文书工作,然后用他那个长矛状的玩意儿刺我。

促织一次又一次地用火丝划过那条线,每次都烧地更深。铁匠铺和融化铁链的味道充满了房间,混杂了原本旧纸张的味道。

终于,在多次努力后,金属不堪重负从他爪腕上掉了下来,擦过他的鳞片,留下了疼得像毒蛇咬伤一样的焦痕。

“哎呀,” 促织道。她跳起来跑到图书管理员的桌子,拿起一个装了水的小罐子往他烧伤的地方淋水。她接着把那一缕火丝丢到剩下的水里,使得罐子嘶嘶作响,一团蒸汽从中冒出来。

露蓝感觉自己的爪臂好像飘起来了…仿佛它会飘到房顶,在书架顶层的书之间撞来撞去。他感觉地心引力突然对他无效了,而这种感觉又和促织靠得多么近,或许她有什么超能力,至少她有个世界上最棒的大脑这些想法混在一起。

促织笑了。 “这我就不知道了,” 她道,让他意识到他肯定把某些想法大声说出来了。 “我的老师们似乎认为我的大脑特别烦。”

“我喜欢,” 露蓝道。一切看起来仍然很模糊,但他的嘴巴感觉好点了,至少说出来的话语序是对的,即使这些话似乎没经过大脑的批准就蹦出来了。他努力坐起来,朝她微笑道:“你的大脑是我现在最喜欢的大脑了。”

接着世界似乎倾倒了,然后陷入了黑暗,让露蓝悄悄地滑入虚无


Null-E.V.S.A.
“愿你在梦中寻得片刻安宁。”

“愿你在梦中寻得片刻安宁。”

“愿你在梦中寻得片刻安宁。”

秋枫🍁
新大陆三个龙种(草率地)画完辣...

新大陆三个龙种(草率地)画完辣(被打)
我爽了,我下次还敢(不是)

新大陆三个龙种(草率地)画完辣(被打)
我爽了,我下次还敢(不是)

能鸽善鹉的冰箱
发一张主世界北极风的完整西龙形...

发一张主世界北极风的完整西龙形象,是八翼龙XD还没上色,离整体设定图出来还要好久_(:з」∠)_

发一张主世界北极风的完整西龙形象,是八翼龙XD还没上色,离整体设定图出来还要好久_(:з」∠)_

Null-E.V.S.A.

本来是个书签,不过内容是我对明日方舟真实世界设定的猜测。
“博士,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你的眼睛是金色的?为什么你对阿戈尔语无师自通?为什么你不会感染矿石病却能使用源石技艺?
“因为你是呼唤风雨的蛇,环绕世界的巨蟒,被神抛弃的红龙,尾巴勾走了天上三分之一的星辰。神明抛弃了我们,而你用同族的血肉养活了泰拉的弃子。”

本来是个书签,不过内容是我对明日方舟真实世界设定的猜测。
“博士,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你的眼睛是金色的?为什么你对阿戈尔语无师自通?为什么你不会感染矿石病却能使用源石技艺?
“因为你是呼唤风雨的蛇,环绕世界的巨蟒,被神抛弃的红龙,尾巴勾走了天上三分之一的星辰。神明抛弃了我们,而你用同族的血肉养活了泰拉的弃子。”

风痕

【翻译】WoF B11失落的大陆 第六章

来了来了

以后我可能不能定时更新了,抱歉了各位

第六章

一声惊恐的尖叫划破了沉重的空气,只不过这声尖叫不是露蓝发出的。

尖叫来自水池旁一条有着淡蓝淡粉相间的翅膀,怀里抱着一条小蜂翼龙的年轻丝翼。小小的蜂翼用空白的眼睛盯着抱着他的龙。

“蜜虫!”年轻的丝翼惊慌地喊道。“你怎么了?蜜虫,能听到我说话吗?”

蜜虫咧出小小的尖牙,使劲扭动着身体,尝试挣脱。

“让他去吧。”一条年纪大一点的丝翼龙把爪子放在年轻的丝翼龙的肩膀上,轻轻地说道。“他们现在已经没有自己的意识了。”

年轻的丝翼把蜜虫轻轻放下时,蜜虫还反咬了他的看护龙的爪子一口。

“火丝翼在哪儿?”蜜虫与其他蜂翼龙异口同声地用让龙...

来了来了

以后我可能不能定时更新了,抱歉了各位

第六章

一声惊恐的尖叫划破了沉重的空气,只不过这声尖叫不是露蓝发出的。

尖叫来自水池旁一条有着淡蓝淡粉相间的翅膀,怀里抱着一条小蜂翼龙的年轻丝翼。小小的蜂翼用空白的眼睛盯着抱着他的龙。

“蜜虫!”年轻的丝翼惊慌地喊道。“你怎么了?蜜虫,能听到我说话吗?”

蜜虫咧出小小的尖牙,使劲扭动着身体,尝试挣脱。

“让他去吧。”一条年纪大一点的丝翼龙把爪子放在年轻的丝翼龙的肩膀上,轻轻地说道。“他们现在已经没有自己的意识了。”

年轻的丝翼把蜜虫轻轻放下时,蜜虫还反咬了他的看护龙的爪子一口。

“火丝翼在哪儿?”蜜虫与其他蜂翼龙异口同声地用让龙毛骨悚然的声音说道。“有龙可以看到他吗?”

蜂翼龙们慢慢地,诡异地扭着头,一个一个地扫视着各自视线范围内的丝翼龙,就像蛇扫视着一群猎物,尝试找出最弱的那一个。

“艾蛾?”露蓝尽可能地小声问道,

“我觉得…咱还是跑吧。”艾蛾悄声回答道。

他们冲向出口,露蓝的四肢尖锐地抗议着。

每条蜂翼龙的头都一瞬间转向他们。一条有黑点的红色小龙,还没有露蓝的翼苞高,嘶吼着从滑梯上扑下来。她落在艾蛾的背上,爪子插进了肉里,但还好伊蛾一个打滚把她甩了下去。

露蓝突然感觉到脚腕上一阵刺痛。他一边跑一边回头,发现是一条橙色的幼龙用小尖牙咬住他的后腿不放。幼龙还小,不能造成多大的伤害,但他就是顽强地粘在布蓝身上。

“我要怎样才能把他弄下来,同时又不弄伤他?”布蓝抓狂地想道。

没时间思考了。两条更大的蜂翼龙挡在他们前方,翅膀大张,利爪闪闪发光。

“放弃吧,翅膀都没长齐的小龙。”他们异口同声地说道。“你们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

露蓝踉踉跄跄地停下,脚腕上的幼龙也被甩了下来。四面八方都是蜂翼龙,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她说的没错;他们无处可逃——

艾蛾一个翻滚撞开面前的两条蜂翼,巨大的紫色翅膀往围在附近的蜂翼脸上扇,从而清出一条路来。

映入眼前的,是开口外广阔的天空。

露蓝从龙群的缺口冲了出去,死命地往开口跑。那一线生机近在眼前。他可以看见三月中有两月已经升起。他可以看见地面上矮小扭曲的灌木丛,远处的长颈鹿,和下方正随风舞动的长长的野草。

然而这地面是那么地遥远。

他冲到边缘,猛地刹住了。

蜂巢的外墙在他爪下向下延伸,不可思议地长,极其吓龙。安全网在遥远的上方,但这里离地面仍有很长的距离。从这里跳下去是不现实的;他会把自己的脖子摔断。

如果我有翅膀就好了。

露蓝转身看到艾蛾在尝试摆脱三条成年蜂翼。他们的爪子抓伤了她的身侧,其中一条高举着尾巴,正准备用尾针刺她。

“艾蛾!” 露蓝喊道。

“跑啊露蓝!” 她尖叫道。 “快离开这里!”

“我跑不了啊!” 露蓝的泪水终于如洪水般涌了出来。 “没有你我跑不了!”

换句话说,露蓝的意思其实是:“我不能独自从这里飞走;我需要你的翅膀。” 但是在他心底,他真正想表达的,是他不可能弃她于那些僵尸龙爪中不顾。他深知他逃跑时,艾蛾将会被抓住,并被狠狠地惩罚。更有甚者,他心底清楚,如果他真的逃了出去,等待艾蛾的将不只是“狠狠地惩罚”。他不能这么做。

“你必须这么做!” 艾蛾喊道,但她也一定反应过来,露蓝确实不能直接跳下去。露蓝往艾蛾的方向退了一步,她往缠住她的蜂翼脸上踹了一爪,挣脱出来,并将一个歪歪扭扭的梯子状物推倒在攻击他们的龙身上。这一动作为她争取了一点时间,足够她从爪腕中射出丝来,一条往上缠上房顶,一条缠上露蓝的爪腕。一个心跳后,露蓝便四爪离地,被拽向房顶。

他用爪子勾住了房顶上艾蛾先前射出来的网。他本能地把自己往下一张网上甩。露蓝流畅地飞跃着,就像之前在学校里演练过的紧急疏散:如果网掉了怎样应对,如何快速逃入一个蜂巢避险,以及如何用几缕丝逃出生天。

然而这些紧急措施都是用于应对叶翼龙的侵略的,练习的目的就是让没翅膀的小龙可以在需要时快速到达蜂翼龙能够保护他们的地方。哪怕是露蓝那过剩的想象力,也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会用这些技能逃离蜂翼的追杀。

露蓝从公园里的蜂翼家庭头顶上荡了过去,快得让他们一瞬间不知道他去了哪儿。他们嗡鸣着,低吼着四处张望时,露蓝已经到了网的尽头,躲到了一个滑梯后面。他回头察看身后的状况。

艾蛾已经快到开口了…如果这些蜂翼分散了注意力去找露蓝,她或许可以趁机从开口飞走。不过这样她只能独自逃跑。艾蛾是不可能带着露蓝逃跑而不被抓到的。

露蓝从头顶上的天花板上抠下来一块类木材料,并使尽全力丢了出去。那块类木材料嘭的一声掉到了游乐场的中央,使得所有蜂翼龙都一瞬间朝那个方向看去。

露蓝放开了艾蛾的丝,落在一所学校的围墙上。他跳下墙,来到一个小小的庭院里。在那庭院的地上,有着一些蜂翼幼龙在课间玩游戏时用青色笔画下的游戏方格。有那么几秒钟,露蓝考虑了要不要拿起靠在墙边的蓝色练习用长矛来自卫,但事实上他更有可能伤到自己——他根本不敢想象自己有意用长矛伤害其他龙。

“我该往哪儿跑?” 露蓝想道。他环顾四周,同时尝试平缓自己的呼吸。他在一所学校里,而与他只有一墙之隔的是一群僵尸龙。不用多久,他们就会跟着艾蛾的网找到他。

即使我能从这所学校逃出去,我还能往哪儿跑?我不可能回去找母亲,而剑尾肯定明早之前就被五花大绑到惩治回廊了,前提是他还活着的话。至于露月,我完全不知道他们对她做了什么。

露蓝用爪子捂住了嘴。现在没时间让他哭了。现在没时间让他想象露月,剑尾和斑蛾的感受了。

露蓝向庭院另一面的其中一个校门走去,不过他有点担心这个时候的校门大概都锁上了。

“Pssst!看这边!”

露蓝转过身去,看到墙边有一个小杂物间。小杂物间的的门开了一条缝,一双金黄色的爪子从中伸出来,正招爪示意他过去。

露蓝能够听到墙的另一边,蜂翼龙正在四处发布着命令。没时间让他纠结了。他奔向杂物间,让那双陌生的爪子把他拉了进去。

门在他身后关上,使得杂物间陷入了伸爪不见五指的黑暗。露蓝被一个球绊了一下,但那条龙接住了他,强有力的爪子扶着他。他能感觉到那条龙的翅膀擦过他的身侧。这应该是一条蜕变过的龙,但肯定是最近才蜕变的;这条龙体型比他小。

“你是——” 他悄声问道。

“嘘——,” 她回道。她轻轻地用前爪抓住他的嘴。

这个杂物间很小,还放满了各种用具;露蓝和那条龙几乎没有立足之地。他的爪子笨拙地和她的缠在一起,他的脖子总是不小心碰到她凉凉的鳞片,而她的尾巴则轻轻地搭在他的尾巴上。她静如止水,以至于露蓝都不敢乱动,生怕他一动就会撞翻一排盔甲或类似的东西。

他好奇她是否能感觉到他的心脏在胸膛里像蝴蝶一样乱撞。她是不是在这所学校里工作?清理蜂翼龙的教室,并为他们准备零食?她从前是否见过蜂翼龙出现这样的状况,仿佛所有龙的思想都融为了一体?她是否知道发生了什么,以及保护他是一种多么危险的行为?

“别动。” 她悄声道,苹果味的气息轻轻触碰着他的耳朵。她放开了她的嘴,并在黑暗中趴在了他身边,往里墙上摸索着。她的翅膀就像一群蝴蝶,不停地在他的鳞片上降落、起飞。

或许她也很害怕。或许她在此之前也曾这样营救过其他的丝翼?露蓝尝试想象自己是一条这样勇敢——敢于从一族僵尸龙爪中把他救下的龙。

如果他足够努力去想象,或许他也会变得勇敢一点。

她抓住他的爪子往墙上摸,或者说,往原本应该是墙的地方摸:一个开口,一个通往一条暗道的暗门。

“跟紧我,” 她小声道。 “这条通道可以变得很复杂。”

“你是义蛹军吗?” 他问道。,回头时撞上了她的鼻子。

她再次轻碰了一下他的口鼻,示意他闭嘴,接着低头钻进了暗道。露蓝尽可能地跟紧她,还要小心避免踩到她的尾巴。

这感觉就像在一个蚁穴里,随着气七弯八拐的通道,在学校的墙壁间穿梭。不时地会有光透过墙上的裂缝,照进通道,让露蓝看到这条神秘龙奶油黄色的鳞片。透过裂缝可以零零碎碎地看到学校的内部:整齐排列的桌子,写满了一列列整洁的数字的黑板,还有一个用黑色和蓝色颜料画分开的。

似乎过了很久以后,她终于停下来,从一个与眼睛水平的小洞往外看。几秒钟后,她打开了一道暗门,爬了出去,并招爪示意他跟上。

露蓝要低下头才能出去,毕竟这道暗门开在一个长桌底下。他的眼睛花了好几秒才适应房间内的亮度,虽然这房间也不是特别亮。房间里没有窗户,唯一的光源就是那几盏小台灯。

露蓝的眼睛适应后,第一眼看到的便是书——一排排从地面高至天花板,装满了书的书架。他活动了一下酸痛的腿,慢慢转着圈,想象着那些能在一所有这么多书的学校上学的幸运儿。有龙把这里所有的书都看完了吗?图书管理员在把书借出去时是欣慰的呢,还是希望能把所有书都用翅膀安全地护住呢?

“这是我们的图书馆!” 他的救命恩龙道,同时跳上桌子,尾巴卷过来护住后爪。 “我知道,这图书馆挺小的,而且大部分时候还不开——我们跟上层更大的一所学校共用一个图书管理员。因此,在我们族其他龙都变僵尸时,这里是最好的藏身之处。”

露蓝慢慢转向她,心脏砰砰乱跳。

她的爪子小而尖锐,就像猎豹的爪子。她的四个翅膀以优美的弧度从背上折下来。她有着一张充满阳光和好奇的脸,戴着金框的眼镜,还有一双温暖的,能让露蓝想起猫头鹰和树洞的深棕色眼睛。。在台灯微弱的灯光下,她的鳞片是金黄和橙色的,而且上面还分布着一些小黑点,就像一点点墨渍。

黑色鳞片。一种不容置疑的,代表是清瞳后裔的标志。

丝翼龙从来都不曾有黑色鳞片。

露蓝的救命恩龙是一条蜂翼龙。

汤姆我男神
想试试东西方龙结合,画完后才觉...

想试试东西方龙结合,画完后才觉得画崩了(原谅我不会在电脑上画😭😭😭)

想试试东西方龙结合,画完后才觉得画崩了(原谅我不会在电脑上画😭😭😭)

墨龙莫
风痕
【翻译】WoF 潘塔拉大陆叶翼...

【翻译】WoF 潘塔拉大陆叶翼龙种族设定

我是不是咕太久了
我发誓我明天就更正文!

叶翼龙

描述:在森林战争中被蜂翼灭族,但在此之前,他们拥有绿色和棕色的鳞片以及树叶形的翅膀
能力:可以从阳光中吸取能量,也是出色的园丁。传言有的个体拥有控制植物的特殊能力
女王:最后一个为龙所知的女王是五十年前森林战争时的红衫女王

【翻译】WoF 潘塔拉大陆叶翼龙种族设定

我是不是咕太久了
我发誓我明天就更正文!

叶翼龙

描述:在森林战争中被蜂翼灭族,但在此之前,他们拥有绿色和棕色的鳞片以及树叶形的翅膀
能力:可以从阳光中吸取能量,也是出色的园丁。传言有的个体拥有控制植物的特殊能力
女王:最后一个为龙所知的女王是五十年前森林战争时的红衫女王

若影
是稿子,第一张定制稿😉

是稿子,第一张定制稿😉

是稿子,第一张定制稿😉

雾凇冰晶
是给 @苍夜之心 的交换!!!...

是给 @苍夜之心 的交换!!!!

一如既往的彩铅手绘指绘后期

是给 @苍夜之心 的交换!!!!

一如既往的彩铅手绘指绘后期

肥雀

今天刚刚完成的((○゚ε゚○)

今天刚刚完成的((○゚ε゚○)

雾凇冰晶
是摸鱼,最近没更新真的很抱歉…...

是摸鱼,最近没更新真的很抱歉…

我爱打斗场景

是自家雾凇和菲尼克斯

是摸鱼,最近没更新真的很抱歉…

我爱打斗场景

是自家雾凇和菲尼克斯

风痕

【翻译】Wof 11 失落的大陆 第五章(下)

我知道最近我咕的厉害,想了想干脆停更一段时间吧…最近我的生活发生了一些大的变化,需要一两个星期的时间才能回到正轨,望大家谅解。

对了,我知道我水平不怎么样,希望大家能多评论,给出一些建议,有助我改进。你们的评论对我是最大的鼓励(还可以让我咕得良心不安)。

声明一下,我也很想在贴吧发一下我的翻译,让更多龙能看到,不用看机翻看得那么辛苦,但是贴吧跟我过不去。我前后试了四次都被删了,我也很无奈。


露蓝知道其中一些守卫是有毒刺枪或毒飞镖的,可为什么他们没用?

    周围楼层的龙们都赶到边上观看这场追逐。从来没有这么多视线同时停留在露蓝身上过。他们看到了什么?他们在想些什...

我知道最近我咕的厉害,想了想干脆停更一段时间吧…最近我的生活发生了一些大的变化,需要一两个星期的时间才能回到正轨,望大家谅解。

对了,我知道我水平不怎么样,希望大家能多评论,给出一些建议,有助我改进。你们的评论对我是最大的鼓励(还可以让我咕得良心不安)。

声明一下,我也很想在贴吧发一下我的翻译,让更多龙能看到,不用看机翻看得那么辛苦,但是贴吧跟我过不去。我前后试了四次都被删了,我也很无奈。


露蓝知道其中一些守卫是有毒刺枪或毒飞镖的,可为什么他们没用?

    周围楼层的龙们都赶到边上观看这场追逐。从来没有这么多视线同时停留在露蓝身上过。他们看到了什么?他们在想些什么?有没有龙愿意帮忙?还是他们期望我们被抓到,让这场追逐成为一场精彩的表演?

    突然,艾蛾被往后拉住,有那么一瞬间露蓝感觉自己从她的爪缝间滑出,直到艾蛾再次把她的爪子抠进露蓝的肩膀(疼死龙了!),然后使劲一扇翅膀,往后踹了一脚那个抓住她尾巴的蜂翼龙。

    他们在空中扭打着,露蓝在他们中间晃来晃去,直到艾蛾的翅膀扫出一个巨大的弧度然后把露蓝甩向最高的开阔楼层。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露蓝尖叫道。他伸出爪子,感觉到他的爪子抠住了粗糙的类木墙。他的身体被能够让骨头碎裂的力度甩到墙上,两只后爪也迫不及待地地抠进了墙里。

    “上去!” 艾蛾喊道,同时把攻击她的龙像球棒一样甩来甩去,把其他蜂翼龙砸开。 “露蓝,往上爬!”

    露蓝尝试想象他是在外面的网上,正在正常地往上爬,下方还有层层叠叠的安全网,随时准备接住他。他把自己往上推了一步,又推了一步,接着在那一瞬间他感觉到了上方的边缘。他的爪子紧紧地抓住边缘,翼苞蠕动着,好像能帮的上忙一样。

    两张脸在上面往下看着他—丝翼龙的脸,两条他不认识的丝翼龙。虽然不认识,露蓝也能猜到他们在想什么:我们应不应该拉这个没有翼的小龙一把?蜂翼会不会因此惩罚我们?他做了什么才让蜂翼守卫追他?要逃离守卫的肯定不是什么好龙…但如果我们让他摔下去,他会摔死的…

    爪子伸了下来,抓住了露蓝的手腕;强而有力的手臂把他拉了上去,拉到了安全的地方。他在树质地板上伸展开四肢,粗喘着气,只不过因为恐惧多过疲倦。这是一个居住楼层,充满了比银斑工作的地方小一点的蜂翼龙家,而露蓝则处于一所蜂翼龙学校的练习蔬菜花园里。环绕着他的是一些园艺用小盒子,盒子里装满了土和一些某天会成为植物的小苗苗,土里还插着做了标记的小木签。

    附近唯二的龙,就是那两条疑惑地看着露蓝的丝翼龙,但他可以看到蜂翼龙沿着街道向他跑来,还有一些在远处展开翅膀飞到了空中。

    “艾蛾,” 他喘着说道,一边手忙脚乱地爬起来。“她是不是—”

    “你还好吧?” 那条灰蓝色,有黄色斑点的丝翼龙问道。

    “怎么—” 另一条开口说道,但被艾蛾的降落打断了。艾蛾落在了边上,露蓝身边。

    “革命的种子会再次生根发芽,” 艾蛾对他们说道。不等他们回答,她就把露蓝往前推。露蓝在他们脸上看到了认可的神情。

     “什么意思?” 他们跳到最近的一条空荡荡的街上时露蓝问道。他回头看到那两条丝翼龙随意地挡住了他们身后的街道,四翼展开,开始争论些什么。

     “有些丝翼龙会帮助你,”艾蛾迅速说道,“如果你能找得到他们的话。他们是一个被称为义蛹军的团体。”

     他们经过的房子是由类木材料做成的,狭窄却优雅。用来构建这些房子的树质材料向下汇聚在道路边,向上擎着穹顶,与蜂巢浑然一体。大部分房子都有贝壳或玻璃瓦片以复杂的图案镶嵌在外墙上,还有呈螺旋上升状的珍珠般粉色的珊瑚和排列地弯弯曲曲的海蓝宝石。天花板上垂下的路灯给所有东西都洒上了温暖的黄光,营造出一种虚幻的冷静感和懒散感,就像一股丝包裹在马蜂巢上。

     “义蛹军—什么玩意儿—为什么我对他们一无所知?” 露蓝粗喘着气问道。他这一生从来没有连续跑过这么久。他的腹侧传来一阵阵疼痛,他的爪子被磨的生疼,他的眼前一片模糊,而他的心脏则像一个即将爆炸的蜜蜂巢。

     艾蛾嗤之以鼻。 “因为每次有龙对你说,‘嘿,那只蜂翼龙干的事情不是很不友好吗?’你会回答说,‘噢,或许她只是太累了,或者她只是因为工作而感到沮丧,或许她遗失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又或者她只是和她姐姐吵架了’,这样人家就很难接话说‘那么,要不要加入一个运动,把她扳倒?’”

     “运动?” 露蓝口水飞溅地道。 “扳倒谁的运动?”

     街道突兀地到了尽头,并把他们带到了一个蜂翼龙的公园—至少看起来有点像个公园,只不过是个没有花花草草的公园。这个巨大圆形场地充满了用真正的木头雕刻而成的游乐场设施,暗沉而光滑,就像那被抛弃的古树的树干。大部分设施都延展到了屋顶的高度,这大概使这些设施充满了乐趣,当然了,前提是你是条有翼,并且能从这个高度坠落还存活的小龙。一所比蚕院更加闪亮,而且大得多的蜂翼龙学校,坐落在公园的一边。在公园中间的,是一个有银白色条带装饰的水池。

      在公园的另一边,露蓝的眼睛捕捉到了一线倾斜的夕阳,穿过一个供龙们出入的开口,照射进来。而在那窗口之外的,就是无尽的荒野和辽阔的天空。

      但是他们要怎么到达那儿呢?公园里充满了蜂翼龙:玩耍的幼龙,从水池里取水的父母们,下班了的守卫,家人和老师们,都在小路上游荡着,挡在他们和他们的一线生机之间。

      露蓝之前还奇怪为什么他们经过的房子都空无一龙,显然这个公园是整个小区的龙在下班后的聚集之地。

      “低下你的头,” 艾蛾道。 “假装你是个仆从。走快一些,但不要太快。” 她把四翼收了起来,走上了其中一条较为拥挤的小路,在龙与龙之间穿梭着。顺服地低着头的艾蛾顺利地融入了无处不在的丝翼仆从。他们有的拿着沉重的水瓶,有的在父母们聊天时看护着蜂翼幼龙。

      “这永远都不可能成功”,露蓝一边低头跟上一边想道。

      然而,有那么一小会儿,这办法似乎奏效了。蜂翼龙们极少注意到走过的两条丝翼龙。他们忙着聊天,就好像丝翼龙完全不存在一样。很多蜂翼龙在看着一群小蜂翼龙从攀爬设施一跃而下,小小的翼拼命地扇着来辅助降落。一条黑橙相间的小蜂翼龙在跑向她朋友的路上撞到了露蓝,但她只喊了一声“噢,不好意思!” 就继续向前跑了。

      这看起来似乎是个适合生活的好地方—或许没有蜂巢高层,也就是银斑的女主人家的豪宅那样的地方那么巨大和令人惊叹,但却是一个家庭与家庭之间能友好相处的地方。这些龙们会互相打趣,会努力工作,也关心自己的孩子。他们很庆幸自己能够安全地生活,他们与露蓝和他的家庭并没有多大区别。

      他们肯定不会看着露蓝被守卫抓住—让发生在火丝翼身上的事发生在他身上。或许他们根本就不知道火丝的事。

      这时,露蓝身后传来爪子咔咔奔跑的声音。他试着把头低得更低,跟着艾蛾拐过一个高大,像堡垒一样玩具房子,房子里面有三条小蜂翼龙在假装卖蜂蜜茶。

      自由的气息已经不远了。只需要一瞬间,艾蛾就能带他起飞,飞到外面的草原里。蜂翼龙不太喜欢过于深入荒野,因此他们应该很容易在荒野里找到一个藏身之地。找到藏身之地后,艾蛾就可以向他解释一切并一起商量出一个解决问题的好办法。

      空气突然安静下来时,他们正经过一群在沙盒里的小蜂翼龙。这安静来得如此迅速,就像一堵虚无之墙,以至于露蓝迷茫地停下来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耳朵。

      为什么大家都…不说话了…

      露蓝不自在地看了一下周围。蜂翼龙不仅仅停止了说话;视线范围内的所有蜂翼龙都不动了,停滞在了他们正在做的事中间。正在往上爬的幼龙举起了一只爪子却没有放下;沙盒里的双胞胎在拌嘴,嘴巴大张却没发出任何声音。

      艾蛾在前面慢慢地停了下来,微微伸出四翼示意露蓝停下。她紧张地环顾了一下四周寂静的龙们。露蓝这才意识到公园里的其他丝翼龙也在四处张望,大多数跟他们一样迷茫。

      这时,蜂翼龙们同时抬起了头,并把脸偏向东方。

      露蓝感觉到了喉咙里坛酿的一声尖叫。这些蜂翼龙的眼睛都是纯白的。

      “找到那只有火丝的丝翼幼龙,”蜂翼异口同声地说道。 “抓到他,把他带来给我。”


秋枫🍁
摸了火翼新大陆的龙种我太难了

摸了火翼新大陆的龙种
我太难了

摸了火翼新大陆的龙种
我太难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