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西游记

12.4万浏览    4874参与
辛学霸
当年刚入坑非人的时候贼痴迷,即...

当年刚入坑非人的时候贼痴迷,即使技术蔡也要玩。

老师还留了西游记手抄报老师留的真是时候

左右对比鲜明

真爱粉和路人粉的差别待遇

暑假作业应该不算老图 

当年刚入坑非人的时候贼痴迷,即使技术蔡也要玩。

老师还留了西游记手抄报老师留的真是时候

左右对比鲜明

真爱粉和路人粉的差别待遇

暑假作业应该不算老图 

紫色的鱼

那一年,他离开女儿国。她在城头似哭似笑,当着百官的面,对着他的背影大喊“唐玄奘,下辈子娶我可好?”。夕阳下,白衣骑白马。风沙漫天看不见他的表情。僧人不语,只余风声喧嚣。这一年,他圆寂。千佛诵经,万众朝宗。他走时候却只笑着留下一句莫名奇妙的“好!”

那一年,他离开女儿国。她在城头似哭似笑,当着百官的面,对着他的背影大喊“唐玄奘,下辈子娶我可好?”。夕阳下,白衣骑白马。风沙漫天看不见他的表情。僧人不语,只余风声喧嚣。这一年,他圆寂。千佛诵经,万众朝宗。他走时候却只笑着留下一句莫名奇妙的“好!”

紫色的鱼

大街上,有个小男孩吵着要买棉花糖。妈妈指着他手里的小糖人,说:“刚买的孙悟空还没吃呢,怎么还要?”小男孩不听,赖在原地,非要买棉花糖不可。妈妈没办法,只好同意了。小男孩终于拿到了棉花糖,开心地对小糖人说:“大圣你看,你的筋斗云来了!”

大街上,有个小男孩吵着要买棉花糖。妈妈指着他手里的小糖人,说:“刚买的孙悟空还没吃呢,怎么还要?”小男孩不听,赖在原地,非要买棉花糖不可。妈妈没办法,只好同意了。小男孩终于拿到了棉花糖,开心地对小糖人说:“大圣你看,你的筋斗云来了!”

紫色的鱼

“你说这石猴,美猴王时笑得恣意,孙悟空时笑得狂扬,齐天大圣时笑得乖戾,孙行者时笑得腼腆,怎么就到了斗战胜佛的时候……”

“他就不会笑了呢。”

“你说这石猴,美猴王时笑得恣意,孙悟空时笑得狂扬,齐天大圣时笑得乖戾,孙行者时笑得腼腆,怎么就到了斗战胜佛的时候……”

“他就不会笑了呢。”

紫色的鱼

我宁愿你烟消云散,也不舍你苟延残喘;

我宁愿你目空一切,也不望你立地成佛。

我宁愿你烟消云散,也不舍你苟延残喘;

我宁愿你目空一切,也不望你立地成佛。

紫色的鱼

世间只闻齐天大圣,哪来什么斗战胜佛。

世间只闻齐天大圣,哪来什么斗战胜佛。

紫色的鱼

如果孙悟空的一辈子是反过来活:

雷音寺灯油淡然的斗战胜佛。

取经路上修行自省的行者孙,

五指山下困兽犹斗的弼马温,

闹宫桀骜不驯的孙大圣,

逍遥自在的美猴王,

该多肆意潇洒。

如果孙悟空的一辈子是反过来活:

雷音寺灯油淡然的斗战胜佛。

取经路上修行自省的行者孙,

五指山下困兽犹斗的弼马温,

闹宫桀骜不驯的孙大圣,

逍遥自在的美猴王,

该多肆意潇洒。

甜点机

【大圣的甜点屋】

再见悟空


作词:刘畅
作曲:李香馨
编曲:陈思同

有一句再见 一个抱歉 说了多年 
不曾风雨同往的人 不知留恋
爱与亏欠在身边 志心在西天
一段经念几遍 行满三千及大千

谁在变 谁如从前 你可否心甘情愿
三拜三别 受戒的真言 噙泪完全
这一生 输给信念 仍不忘山高水远
为一段情 去轻描淡写 一身疲倦

山河擒住梦 命运箍错了脉搏
不悲不悯的那一棒 何时再握
一日心期千劫在 爱别无选择
愿他生得解脱 忠义两全终成佛

谁在变 ...

再见悟空

 

作词:刘畅
作曲:李香馨
编曲:陈思同


有一句再见 一个抱歉 说了多年 
不曾风雨同往的人 不知留恋
爱与亏欠在身边 志心在西天
一段经念几遍 行满三千及大千

谁在变 谁如从前 你可否心甘情愿
三拜三别 受戒的真言 噙泪完全
这一生 输给信念 仍不忘山高水远
为一段情 去轻描淡写 一身疲倦

山河擒住梦 命运箍错了脉搏
不悲不悯的那一棒 何时再握
一日心期千劫在 爱别无选择
愿他生得解脱 忠义两全终成佛

谁在变 谁如从前 你可否心甘情愿
三拜三别 受戒的真言 噙泪完全
这一生 输给信念 仍不忘山高水远
为一段情 去轻描淡写 一身疲倦

有一句感谢 一个心愿 沧海桑田
那曾风雨同往的人 有缘再见



雲绯

【名著解析】孙悟空和猪八戒的关系如何?

一直觉得《西游记》原著中孙悟空和猪八戒之间的关系不怎么样,虽然在共同的敌人面前他们能够互相帮助一致对敌,但是两人之间的关系用唐僧的话讲就是完全没有兄弟友爱和睦之心。唐僧师徒的关系在各个版本《西游》影视剧都大大美化了,86版相对而言还算美化比较少的一版。

从孙悟空的角度看,他内心深处对猪八戒是抱有一种浓浓的轻蔑的。这并非是因为猪八戒本事不济才被过于耀眼的孙悟空看不起,你看沙僧和白龙马都不及猪八戒,但是孙悟空对他们却十分友善。孙悟空多次捉弄猪八戒,猪八戒也屡次进谗言让唐僧咒孙悟空。要我说这里面猪八戒的错多些,因为进谗言的直接结果是导致孙悟空被赶走,并不属于捉弄对方这种小打小闹,而是原则上的大事件...

一直觉得《西游记》原著中孙悟空和猪八戒之间的关系不怎么样,虽然在共同的敌人面前他们能够互相帮助一致对敌,但是两人之间的关系用唐僧的话讲就是完全没有兄弟友爱和睦之心。唐僧师徒的关系在各个版本《西游》影视剧都大大美化了,86版相对而言还算美化比较少的一版。

从孙悟空的角度看,他内心深处对猪八戒是抱有一种浓浓的轻蔑的。这并非是因为猪八戒本事不济才被过于耀眼的孙悟空看不起,你看沙僧和白龙马都不及猪八戒,但是孙悟空对他们却十分友善。孙悟空多次捉弄猪八戒,猪八戒也屡次进谗言让唐僧咒孙悟空。要我说这里面猪八戒的错多些,因为进谗言的直接结果是导致孙悟空被赶走,并不属于捉弄对方这种小打小闹,而是原则上的大事件。别看孙悟空武功厉害,在取经团队中属于无人能替代的神针铁,但是他却是经常被“欺凌”,这个打头的就是猪八戒。


看不出猪八戒有多恨孙悟空,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猪八戒并不喜欢孙悟空,而且内心深处对这个凶神恶煞的猴精非常恐惧。原著中猪八戒从未叫过“猴哥”这么亲昵的称呼,都是“哥哥”“师兄”“猴子”“弼马温”等等。

猪八戒之所以敢当面进谗言(白虎岭尤甚),无非是摸清了唐僧也忌惮孙悟空的心理,而且唐僧手里有“紧箍咒”这个治猴子的法宝。唐僧虽然比较糊涂,但是在特别关键的地方并没有失去理智。比如唐僧最有机会整治孙悟空的时候是自己被“假悟空”六耳猕猴打昏那次,唐僧如果真的对孙悟空怀恨在心,完全可以在那个时候念紧箍咒咒远在花果山或者南海岸的猴子,但是唐僧并没这么做,而是差遣平时和猴子不错的沙僧讨还行李,如果孙悟空愿意给,唐僧还是打算对猴子忍气吞声,只当挨揍这事没发生的。即便孙悟空不给,唐僧也是打算让观世音出面,并没有要用紧箍咒的意思。纵观唐僧以前念紧箍咒,都是因为孙悟空打伤人命,或者是一些空头威胁,从未因为孙悟空和自己顶嘴这样的事情咒他。所以说唐僧对孙悟空并不心狠,在很多不经意的地方还是呈现出对猴子的关爱来。

但是猪八戒可是大不一样,假若紧箍咒在他手里,那孙悟空才真是遭了瘟的弼马温了。就凭那呆子平日借师父之手挤兑师兄的频率,猪八戒手握紧箍咒十有八九会把孙悟空给折磨死。幸好拿着紧箍咒的是唐僧,他是个心慈面软、不会仗势欺人的主儿,否则孙悟空就会成为取经团队中唯一被奴役的角色。

猪八戒是个很讨厌的人,幸亏他蠢头呆脑,作不出什么大风浪来。猪八戒还有很讨厌的一点就是,完全是个忘恩负义的家伙,这一点比他好吃懒做还让人厌恶。孙悟空不知救过他多少次,但是猪八戒获救后仍旧不忘挤兑大师兄,把先前的恩情好处全忘个干干净净。弄的孙悟空对猪八戒越来越轻鄙,越来越爱捉弄他。孙悟空拿猪八戒投石问路喂妖精,骗他去巡山,猪八戒被妖怪逮住自己也不急着救,等这死猪受够了罪才来捞人。如此恶性循环,孙悟空和猪八戒的关系一直是相当糟糕,直到灵山脚下他们还在互相拆台拌嘴。


但是唐僧在这其中扮演了很有趣的角色,早期唐僧并不爱孙悟空,无非是害怕这猴子一时兴起把自己打成肉饼,忌惮猴子功高震主的地位等。他偏袒猪八戒,盲目相信猪八戒的谗言并非是因为他喜欢猪八戒,而是因为唐僧对孙悟空本身是难以忍受的。假如这些谗言出自沙僧之口,唐僧还是选择“愿意相信”。但是随着灵山修成正果的时间迫近,唐僧本性中对猪八戒的厌烦越来越明显地暴露出来。这时候唐僧已经完全归顺孙悟空,愿意听孙悟空指挥,曾言:“若听悟能之言,我已绝矣。”

孙悟空和师父不在的时候,猪八戒就怂恿沙僧和自己一起挤兑孙悟空,想抢功劳。遇到了困难,他总是第一个打退堂鼓,要分行李散伙,还包括师父尚在的时候。师父丢了,孙悟空漫山遍野去寻,费尽千辛万苦去找,看到唐僧吃苦受罪,孙悟空常常急得直哭。猪八戒则是遇到点小挫折就要散伙回家,这点觉悟连白龙马都比他强太多。一次两次就算了,十四年总是如此。那唐僧也不是十足的瞎子,不会自始至终都分不清个好赖。

狮驼岭孙悟空“假死”,唐僧满地打滚叫皇天放声大哭顿足捶胸十分苦痛,徒弟分行李他也不拦着了。临近灵山猪八戒喊饿喊累,唐僧劈头盖脸破口大骂“夯货!就知道吃,回东土让你吃吃吃!胀死你!我让你大师兄拿棒子揍你!”这个时候,猪八戒的谗言已经不灵了。


孙悟空对唐僧有怨恨,但舍不得他受罪,时常感念唐僧在五行山搭救自己的恩情。他对白龙马也很照顾,常嘱咐旁人善待马匹。沙僧和孙悟空之间感情也不错,遭难的时候一看见孙悟空就满腔是春,不然也不会被唐僧派遣去花果山讨行李。唯独对猪八戒,孙悟空并未呈现出多少师兄弟的友爱来,他和猪八戒之间的互动绝大部分都是捉弄,然后被挤兑,循环往复。



雲绯【世界文学名著、童话、漫画、电影】评析存档

历史号:故纸堆间;文学号:芳绯文学

Akatsuki绯
虽然还有g图没画完但是还是忍不...

虽然还有g图没画完但是还是忍不住动手了。我永远喜欢哪吒

虽然还有g图没画完但是还是忍不住动手了。我永远喜欢哪吒

Tiamo27

孤独者•孙悟空

大晚上的睡不着。


突然就想说说猴子。


西游记原著我之前看了一点点,感觉写的很妙。


然后我发现孙悟空,大概是孤独的。


高处不胜寒,上天入地,五指山下,空等五百年。


从被压在五指山下的那一刻起,或许他就无时无刻地不在期待着破山而出。


是破,而不是放。


五指山是如来佛祖给孙悟空下的禁锢,日日甘饮铜汁铁丸,简直是笑话。


明明是只生长在乡野间,吃普通桃子的猴子啊,结果最后却到了这样的地步。


值不值。


孙悟空不知道。


但他从来只是追求自由,追求抗争,追求心灵上更多的无拘无束。


眼睛看到的地方,我想要到达。


耳朵听到的传说,我想要...

大晚上的睡不着。


突然就想说说猴子。


西游记原著我之前看了一点点,感觉写的很妙。


然后我发现孙悟空,大概是孤独的。


高处不胜寒,上天入地,五指山下,空等五百年。


从被压在五指山下的那一刻起,或许他就无时无刻地不在期待着破山而出。


是破,而不是放。


五指山是如来佛祖给孙悟空下的禁锢,日日甘饮铜汁铁丸,简直是笑话。


明明是只生长在乡野间,吃普通桃子的猴子啊,结果最后却到了这样的地步。


值不值。


孙悟空不知道。


但他从来只是追求自由,追求抗争,追求心灵上更多的无拘无束。


眼睛看到的地方,我想要到达。


耳朵听到的传说,我想要证明。


手下触摸的神器,我可以使用。


他所做到的一切,仅仅是他想要这么做。


而不是他为什么这么做。


五百年了。


在电影里,舒淇面前的猴子说过的这句话,一直在我脑海里回想。


不过是心猿难改。


对猴子来说,五百年是应该化作一场愤恨,一场喧嚣,一场上天入地的挑衅才对。


可是他仅仅是崩了那五指山。


唐僧揭开佛竭那一刻。


可能他终究明白了,人世间,不过是五百年的空等。


但是他压抑不住愤怒。


为什么一定要取经。


为什么一定要被渡化。


为什么一定要被降伏。


恨自己,恨苍天,恨仙佛。


越恨血越狂,越孤独。


仁慈是佛祖的信仰。


那桀骜或许是孙悟空唯一的信仰。


我心目中的孙悟空。


我大概永远只记得一个苍茫地打上南天门的身影吧。


齐天大圣孙悟空。


心与天齐,不拘凡尘。


站在地上,仰望苍穹。


一只能捅破天的猴子。




Fin

不管再有多少个五百年。

孙悟空永远也不会后悔当初打上南天门。

☀乖宝☀

他明白,我给不起(一)

脑洞cp,快乐 

有个小和尚,哦,不,他现在还不算是小和尚,有个一心想成为小和尚的小屁孩儿,光着脚丫子,吃着百家饭,在海边的小渔村里长到了八岁。然后,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拿着个破碗,吸溜着常年挂在嘴边的鼻涕,挎着自己的小包袱上路拜师去了。

  别问为什么要晚上出发,小屁孩儿说,因为这样显得比较有诚意,画本子里不都这么写么?鬼知道是哪个不想卖钱的画本子这么写的,光坑小孩儿。摸黑走了半宿冻得鼻涕都不想流出来的小屁孩儿恶狠狠地想。

  不过,来都来了,继续赶路吧,我一会儿一定要看看日出,这可是我一直以来的心愿啊。于是这个后半夜只打算歇会儿就继续走却一觉睡到了太...

脑洞cp,快乐 

有个小和尚,哦,不,他现在还不算是小和尚,有个一心想成为小和尚的小屁孩儿,光着脚丫子,吃着百家饭,在海边的小渔村里长到了八岁。然后,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拿着个破碗,吸溜着常年挂在嘴边的鼻涕,挎着自己的小包袱上路拜师去了。

  别问为什么要晚上出发,小屁孩儿说,因为这样显得比较有诚意,画本子里不都这么写么?鬼知道是哪个不想卖钱的画本子这么写的,光坑小孩儿。摸黑走了半宿冻得鼻涕都不想流出来的小屁孩儿恶狠狠地想。

  不过,来都来了,继续赶路吧,我一会儿一定要看看日出,这可是我一直以来的心愿啊。于是这个后半夜只打算歇会儿就继续走却一觉睡到了太阳晒屁股的小孩儿后来再也没想起过这个愿望。

   就这样走啊走啊,走了好久好久,小屁孩儿在一座山前停下来了。他从来没告诉过别人,他总做一个梦,梦见有个猴子从石头缝里蹦了出来,又被一个满头金光笑眯眯的老头一巴掌压回了山底下。他找了这么久,终于找到了和梦里很像很像的山,可是,这里怎么没有压着猴子。

   小孩儿着急了,围着山绕了一圈又一圈,都没看见什么猴子,就有一个破洞,里面住着一窝兔子。小孩儿想,难道梦里都是骗人的?唉,这可怎么办啊,那我要去哪呢?还拜师当和尚吗?虽然具体找猴子和当和尚有什么关系,他也不知道。

   小孩儿正坐着苦想,就看见有个年轻人远远走了来。那人走路没个正形,脸上也是懒懒样子,看见小孩儿也属实惊了下,似乎不明白为何会有个孩子在这。“嘿,小破孩儿,你为何在此,你父母家人呢?”“我不是小破孩儿,我是来拜师当和尚的。”小孩儿撇撇嘴,好像十分不喜这个称呼。“当和尚?”那年轻人很是吃了一惊,上下打量了他一眼,似是有些嫌弃质疑,有似乎有些莫名的惊喜和期待。真是个怪人,我莫不是遇上了个傻子吧?小孩儿如是想,颇为畏惧地缩了缩脖子,小脚丫悄悄往旁边挪了挪,我还是离他远点吧,别传染上我啊。

那年轻人仔仔细细瞅了小孩儿半天,也没再说一句话,自顾自的坐在了地上,靠在身后的小山上,垂着眼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等了好半天小孩儿打量着要不要直接走了算了,跟这个怪人一处也没甚意思,刚甩了甩小包袱就打算撤,就被年轻人一把揪住衣领子摁在了地上。

他还是没抬头,就看着地上的蚂蚁说:“听故事么,小孩儿?”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和一个小和尚,老和尚说,我们讲个故事吧,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和一个小和尚,老和尚说……”“老和尚说,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和一个小和尚。”小孩儿翻个白眼,就要去扯自己衣领子上的大手,却又被老老实实地摁了回去。“这个老和尚让这个小和尚去一个很远的地方取经,小和尚就去了。然后在路上他碰到了一个被压在山下五百年的猴子……”“猴子,我就是来找猴子的,你知道他在哪吗,我梦见就是在这个地方啊,结果来了却找不到……”“你梦见的?”小孩儿不说话了,笑话,告诉你了,你抢我的怎么办,你还揪我衣领子,才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小孩儿气鼓鼓的把头扭到了一边。“……这个小和尚碰到的其实不是一般的猴子,他碰到的是天上的齐天大圣。大圣被小和尚救了出来,遵循观音菩萨的指令护送这个小和尚去取经,其实大圣本来不想去的,但他实在不想被压在这里了。”“这里风景挺好的啊,要是可以我还不想走了呢,在这里有什么不好的?”“你知道被压了五百年是什么感觉吗?在一片碎石里,喘息了五百年,一样又不一样的风,相似又不同的雨,他看了五百年。不用睡觉,不用吃饭,不用喝水。你知道火眼金睛有什么用吗?”年轻人似乎极为轻蔑地笑了一声,短促细微地几乎来不及察觉。“就用来看这些,看这世间有多无聊,看自己有多可笑。”

他静默片刻,继续道:“但是被小和尚从山底下放出来那一刻,大圣看着那个傻笑的小和尚,突然觉得这个世界好像也没那么无聊了。”

十津三岳☁️

女频源起:红楼梦

男频源起:三国演义

神魔源起:西游记

仙侠源起:封神演义

工口源起:瓶瓶梅

暴力源起:水浒传

掉书袋源起:镜花缘 ​​​

女频源起:红楼梦

男频源起:三国演义

神魔源起:西游记

仙侠源起:封神演义

工口源起:瓶瓶梅

暴力源起:水浒传

掉书袋源起:镜花缘 ​​​

雲绯

【名著解析】孙悟空和大鹏鸟单凭法力谁厉害?

看西游讨论中有各种荒唐的说法,最著名的一个就是说“真假美猴王”里死的是孙悟空,后来西天取经的是六耳猕猴这种人见人喷的低级阴谋论了。再一个匪夷所思的情况就是“猴吹”和“鹏吹”的PK,都认为自己支持那位可以胜过对方,而且还都叫反驳方“去看原著”。

我实在不知道在这个问题下给“大鹏比孙悟空强”的那些点赞的人有几个是真看过《西游记》原著的,也实在搞不懂同样是摘抄原著段落的答案,怎么会得出金翅大鹏比孙悟空厉害这种荒谬的结论的?在这一点上,我认为“鹏吹都是西游盲”这个说法是有一定道理的,看过原著的“鹏吹”只怕是把各种版本的西游电视剧电影和戏曲都给搞混了。

我非常喜欢大鹏的缘故是因为京剧剧目《十八罗汉收...

看西游讨论中有各种荒唐的说法,最著名的一个就是说“真假美猴王”里死的是孙悟空,后来西天取经的是六耳猕猴这种人见人喷的低级阴谋论了。再一个匪夷所思的情况就是“猴吹”和“鹏吹”的PK,都认为自己支持那位可以胜过对方,而且还都叫反驳方“去看原著”。

我实在不知道在这个问题下给“大鹏比孙悟空强”的那些点赞的人有几个是真看过《西游记》原著的,也实在搞不懂同样是摘抄原著段落的答案,怎么会得出金翅大鹏比孙悟空厉害这种荒谬的结论的?在这一点上,我认为“鹏吹都是西游盲”这个说法是有一定道理的,看过原著的“鹏吹”只怕是把各种版本的西游电视剧电影和戏曲都给搞混了。

我非常喜欢大鹏的缘故是因为京剧剧目《十八罗汉收大鹏》,86版《西游记》续篇在狮驼岭剧情也给大鹏加了这段剧情,但原著里没有这段故事,大鹏非常生硬地被如来一招制服。

十八罗汉收大鹏确实好看,但那属于同人作品,不是《西游记》原著啊。


京剧剧目《十八罗汉收大鹏》

首先说自然界中鹰克制猴子就说大鹏强于悟空的,那就是实打实的放屁,不再赘述这种脑残问题。

前面那个1700多个赞的“鹏吹”,上来就说孙悟空完全不是大鹏的对手,那么我想问照这种观点看,作为狮驼城唯一一个想吃唐僧肉的妖怪他自己动手灭掉猴子岂不省时省力?但是你看小钻风是怎么说的:

“(金翅大鹏)只因怕他一个徒弟孙行者十分利害,自家一个难为,径来此处与我这两个大王结为兄弟,合意同心,打伙儿捉那个唐僧也。”——摘自《西游记》第七十四回

《西游记》原著声明:金翅大鹏害怕孙悟空!

没有孙悟空,大鹏压根都不会和青狮、白象这两个水货结拜兄弟!如果大鹏比孙悟空厉害,还要这两个帮手做什么?

还有一种论断真是蠢不可及,我真弄不明白怎么还有人相信?都tm不动脑子么?即所谓大鹏扇翅膀九万里,孙悟空筋斗云只有十万八千里,大鹏扇两下就赶上孙悟空,所以大鹏厉害……呵呵。

还有前面答主引用《西游记证道本》那句:

以行者筋斗云之神速,而又有大鹏能追及之,高才绝技其可常恃耶?

《西游记证道本》不识数么?九万里和十万八千里哪个大???金翅大鹏两招才能超过孙悟空一招!你说哪个更强?


再说这个:

“三怪见行者驾筋斗时,即抖抖身,现了本象,扇开两翅,赶上大圣。你道他怎能赶上?当时如行者闹天宫,十万天兵也拿他不住者,以他会驾筋斗云,一去有十万八千里路,所以诸神不能赶上。这妖精扇一翅就有九万里,两扇就赶过了,所以被他一把挝住,拿在手中,左右挣挫不得。欲思要走,莫能逃脱,即使变化法遁法,又往来难行:变大些儿,他就放松了挝住;变小些儿,他又蒀紧了挝住。复拿了径回城内,放了手,捽下尘埃”——摘自《西游记》七十七回

鹏吹最喜欢拿这段说事,但是这段文字明摆着告诉你大鹏“两扇“才赶过孙悟空的”一招“筋斗云。假如两人纯赛跑,大鹏根本赶不上孙悟空,只会越落越远。这里孙悟空被赶上,只因为他仅仅跳了一个筋斗云。

孙悟空在变形后的大鹏爪尖没能挣脱,也不能断定他就不如大鹏。因为大鹏自始至终也没控制住猴子,孙悟空被抓住后半点也没慌张,眨眼工夫就不费吹灰之力逃了。而且看看孙悟空一贯的风格,不到他真的感觉到危险,他还是乐意被妖怪抓住寻开心的。孙悟空变成小钻风被发现的时候,妖怪们扒了他的裤子检查,孙悟空都没反抗,足见这猴子在胸有成竹的时刻特别喜欢被虐。

如果说大鹏真的可以胜过孙悟空,那么他为什么在孙悟空首次叫阵的时候推聋做哑,不敢出门?

老魔道:“那行者早间变小钻风混进来,我等不能相识。幸三贤弟认得,把他装在瓶里。他弄本事,钻破瓶儿,却又摄去衣服走了。如今在外叫战,谁敢与他打个头仗?”更无一人答应,又问又无人答,都是那装聋推哑。

后来大鹏敢于出门对战孙悟空(和整个狮驼岭的妖怪们一起倾城出动而非单挑),是因为他放出谣言说唐僧已死,认为孙悟空听闻噩耗后已经垮了。

大鹏几次算谋唐僧和孙悟空,都是带着一大群精挑细选的小妖助阵。如果他比孙悟空还厉害,还要这么多帮手做什么?二郎神还带着一条狗呢。孙悟空跳脱逃跑是因为面对以一当千的局面,而不是仅仅面对大鹏一个人。三个魔头联合起来围打,孙悟空仅仅是诈败(如来吩咐他这么做的)。


前面还有一个搞笑的论断:

某答主言:孙悟空被大鹏装进阴阳二气瓶,没有观音的救命毫毛,孙悟空就没命了。

敢问什么时候阴阳二气瓶算金翅大鹏武力值加成了?假如孙悟空把大鹏装进瓶子,大鹏就有命么?如果阴阳二气瓶算金翅大鹏的武力值加成,为什么孙悟空的救命毫毛就不算?大鹏可以用挂,孙悟空不许用?哪有这么不公平的事情,要开挂都开挂,要不开挂就都不开挂。而且大鹏这挂也很水,因为除了他别人也可以使用阴阳二气瓶,孙悟空的救命毫毛只有孙悟空自己能用。所以说孙悟空的救命毫毛算加成,大鹏的瓶子不算加成都不为过。

还有一点,《西游记》神仙吹牛甚多,不足为凭。比如观音吹熊罴怪不亚于孙悟空,可事实上这黑瞎子跟孙悟空打两下借口饿了钻进洞府闭门不出了。如来自吹只有自己能收大鹏,也就听听得了。更何况神仙们也没单吹大鹏,泛指整个狮驼岭而已。

大鹏之所以是《西游记》群妖最悍类,是因为那句豪言壮语:“大哥休得悚惧,我们一齐上前,夺他(如来)那雷音宝刹!”看来《西游记》吹牛的不光是神仙,大鹏也算一个。

但是下文呢?青狮白象谁也没响应大鹏,都举白旗了。白话评价大鹏:“这魔头不识起倒,真个举刀上前乱砍。”

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妖怪形象跃然纸上,这时候形单影只的大鹏已经丧心病狂,不管你是孙悟空还是如来,他都乱砍不误。

作为大鹏粉在最后还是画个重点:不知道那些认为‘孙悟空完全不是大鹏对手’的《西游记》读者们是怎么看大鹏和青狮白象结拜的原因的……

(金翅大鹏)只因怕他一个徒弟孙行者十分利害,自家一个难为,径来此处与我这两个大王结为兄弟,合意同心,打伙儿捉那个唐僧也。”——摘自《西游记》第七十四回



雲绯【世界文学名著、童话、漫画、电影】评析存档

历史号:故纸堆间;文学号:芳绯文学

岩隈-青梅煮狗
画了吴承恩!请大家吸吴承恩!

画了吴承恩!请大家吸吴承恩!

画了吴承恩!请大家吸吴承恩!

8bit不吃芹菜
悟空,我们回家吧——《四圣传》...

悟空,我们回家吧
——《四圣传》第65话 劫后余生

悟空,我们回家吧
——《四圣传》第65话 劫后余生

陆离

【孙唐】报答平生未展眉(二十)

    
    
早起群山笼雾,初春最后的寒意仿佛在一夜之间化尽了。陈祎轻手轻脚的掀开帘子钻出去,昨日那般折腾,屋子里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

那些写满相思的画卷铺了一层又一层,滚在桌下,铺开到窗边。缠绵的爱意与相思,昨日尽数被他看了去。陈祎脸上一红,隔着帘子看了孙悟空一眼,这猴儿素日警觉,今日却睡得熟。九幽十死之地,寒气极重。他如今脉息不稳,魂魄还尚在复原之中,想来甚是疲累。陈祎打开房门,站在外面招呼了一声,几只小猴子从水帘洞窜了出...

    
    
早起群山笼雾,初春最后的寒意仿佛在一夜之间化尽了。陈祎轻手轻脚的掀开帘子钻出去,昨日那般折腾,屋子里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
   
   
那些写满相思的画卷铺了一层又一层,滚在桌下,铺开到窗边。缠绵的爱意与相思,昨日尽数被他看了去。陈祎脸上一红,隔着帘子看了孙悟空一眼,这猴儿素日警觉,今日却睡得熟。九幽十死之地,寒气极重。他如今脉息不稳,魂魄还尚在复原之中,想来甚是疲累。陈祎打开房门,站在外面招呼了一声,几只小猴子从水帘洞窜了出来,乖乖的围到他身边。陈祎展颜一笑,亲昵的摸摸小猴子的头,“你们安排些素宴,今日,我要给一个故人接风。”
   
  
猴儿们素来不曾见过他这般明媚的笑意,于是欢欢喜喜、追逐打闹着就去准备了。
  
  
孙悟空还在梦中,迷迷糊糊探着手去抱那暖玉生香的人儿,却只捞到一团软绵绵的云被。陈祎回来时正撞见他这副懵懵懂懂的模样,不由得会心一笑,“悟空,我在这里。”
    
     
陈祎坐到床边摸了摸悟空的额头,“昨夜你有些打冷颤,想是魂魄还不曾修复完全。这些日子要好好修养,等花果山的猴儿见了你,我会上天去求些丹药给你。你不能……”
        
        
“不能什么?”孙悟空揽着腰把人带进怀里,打断他絮絮叨叨的言语。他实在太了解这个人,无需听他说完就知晓他吞吞吐吐是为何意。孙悟空低下头,暧昧的气息与他缠成一片。舌尖沿着他纤长的脖颈舔舐到耳根,怀里的人便不停的发抖。“不能胡闹…悟空…”陈祎红着脸推他,“就是…就是不可以……不可以……”若论这脸皮,陈祎无论何时也厚不过他这夫君,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口。看着他窘迫的样子,孙悟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转头又耍赖道,“师父说不可以,老孙可不答应。”说着又去吻他的侧脸,“悟空!”陈祎躲闪不过,语气有些嗔怒。
         
         
“怎么了?”悟空被他突如其来的性子整的摸不着头脑,柔声去问。那人咬着唇看了他半晌,似乎察觉到自己方才态度不好。
       
  
“没有…就是担心你。”
     
  
孙悟空看着眼前清清瘦瘦的公子,全然不见了当年西天路上的丰姿英岸,心里更是心疼。
 
 
“老孙听师父的话,好好养着,师父别生气。”说着轻轻拂了拂他的青丝,光滑的如丝绸一般缠在指尖,柔软无比。陈祎披散着头发,给这素日温润慈悲的样貌添了几分冷傲。看在悟空眼里却是勾人的媚态,于是道,“我替师父绾发吧。”
   
  
陈祎抬起头,眼里欣喜,面色上却不显山不露水。又低垂下眼睑,喃喃道,“我都一百多年没绾过发了,习惯了。”
     
      
“又闹别扭了!”孙悟空将他紧紧抱住,吻了吻他的额头,“老孙知道,这一百年师父过的很辛苦。师父心里有些怪我,又舍不得冷落我。所以才跟我使小性子的对不对?”
      
      
“哼……才不是跟你使性子……”
      
      
孙悟空搂着他安抚了好一阵,又是亲他又是哄他。“当年老孙带师父回花果山,让师父还俗、蓄发。师父说这头发是为我留的,就得我替你梳。师父说的,老孙都记得,不敢忘。”转念又道,“你散着头发的样子太过好看了些,以后不许给别人看。”陈祎怨他轻嘴薄舌的,又拿他无法。
       
      
孙悟空穿好鞋,牵着他的手往铜镜前走去。一双人影相依相偎,恍若隔世。孙悟空在匣子里寻到束发的发冠,一梳一梳替他打理好青丝。
    
    
“师父这些年总是一派清冷的模样,哪里像你?”孙悟空拉他起来,正了正衣冠。“要我说,像现在这样才好。”
     
    
陈祎歪过头,看着镜子里已有些陌生的模样,一时百感交集。这些年他没少折磨自己,故作冷漠不肯与任何人亲近也罢,把自己困在这方寸宅院固步自封也罢,还是半步不离这仙山福地也罢,说来都不过苦海茫茫,无舟可渡。
     
  
可他回来了……回来了啊。
    
   
一刹那如否极泰来枯木逢春,美好的不真实。
     
      
二人行走在山水之间,偶尔有几只顽皮的小猴子探出头来瞧瞧看看。被陈祎一眼瞥过去,便又躲进层层叠叠的树影里再不做声。
     
     
“你们看,这就是我昨天跟你们说的那个…那个那个……”
 
 
“那个妖怪?”

“对!就是他!”
  
   
一群小猴儿躲在桃林里朝孙悟空和陈祎站着的方向不停的眺望。
  
 
小马猴儿皱了皱鼻子,“我看他慈眉善目的,也不像妖怪。”
  
 
带头的小猴儿正是昨日在山巅见到悟空的那只,此刻依旧故作神秘的胡言乱语,“你们不知道,昨天我偷偷跑去山顶玩儿,他正在那儿睡觉呢!醒来就开始说,他要住进花果山,还要见我们公子。结果你们猜怎么着……”
  
  
他说的绘声绘色,几乎用尽了毕生学识……陈祎站的老远,看着那片桃林里攒动的猴影。毕竟是耳聪目明的仙人,未曾走近便听的一清二楚。
    
   
“一阵风刮的天昏地暗的我还没看清他就不见了!”

“真的嘛真的嘛?”

“我还能骗你们不成,我眼看着他进了公子的宅院,昨晚一晚上都没出来。所以我才召集你们过来我们去救公子啊!”他说的一本正经,仿佛花果山真的到了要被什么妖魔鬼怪占了的地步。

“可是……”小猕猴咬着手指思考片刻,“你看公子跟他在一块儿,说说笑笑的多开心啊!你确定他是坏人嘛……”
   
“就是因为这样才不正常啊,打我出生这七八年我就没见他笑过。所以我初步断定他是中邪了……”
      
      
“我看你才是中邪了呢马骁骁!你没见过就是我不会笑,你这么唯识的思想是谁教你的??嗯??” 陈祎不知何时已绕到他身后,拧着这小猴的耳朵转了个个,一张俏脸气的通红。
   
  
孙悟空抱着胳膊靠在旁边一颗树上,抬头嗅了嗅幽香的桃花。“这是哪一脉的小猴儿,皮成这个样子?”
    
   
陈祎提溜着那猴儿的后颈皮,提起来抱进怀里,旁边一排一排站着的吓得不敢吭声。“他啊,他是你那巴将军的小儿子。平日就惯会失惊打怪的,领着这群小猴子瞎胡闹。”
    
   
“才没有瞎胡闹……他昨天就是突然不见了嘛……”骁骁一只小猴爪扯着陈祎散在后面的头发,侧过头打量着孙悟空。
    
  
水帘洞这边的两只通臂猿听见动静,还在惊奇这素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公子怎么突然来了这里,于是同其余二猴领着一众猴子猴孙出去迎接。方一来此,就看到正与陈祎攀谈的孙悟空。
  
 
“大圣?”
   
 
孙悟空回过头,所站之处逆着光,半天才看清这花果山上唯一留下来的四个故人。
   
  
“几位将军,别来无恙啊!”
   
  
“真的是大圣!”马将军单膝一跪,身后的猴群不明觉厉,也纷纷跪下。孙悟空上前扶起四猴,百感交集。
   
  
“你们也都起来吧。”猴儿们闻声起来,都安静的不敢作声。孙悟空看着猴群的数量,估摸着大概有两万多只。虽是不比从前壮大,可这些小猴儿个顶个的机灵。好过当年被生死簿上除了名号的老猴子,老态龙钟。
      
   
“原…原来是…老大王嘛……”骁骁顺着陈祎衣袍滑下来,躲在桃树后面不敢出来。孙悟空轻笑着摇了摇头,“刚才不是威风凛凛的要斩妖除魔的嘛?这会儿怎么不敢说话了?”
    
   
巴将军见状已知道自家崽子冲撞了他们大王,气呼呼的从树后面把他揪出来。“你又瞎胡闹了是不是?”
   
  
“没有瞎胡闹嘛…他又没说他是老大王……就说什么要禀明公子在花果山暂住。我哪里见过那么好看的猴子嘛,一点都不像猴子…还神神秘秘的,就会骗我这种小孩子……”
   
   
“小孩子?你可拉倒吧!哪有你这种人小鬼大的小孩子!”陈祎嘴上呵斥,却笑得宠溺,“我方才若不是将你逮了个正着,你怕早带着这群小崽子围攻你家大王了,是不是?”
    
   
巴将军气急败坏的拔出骁骁背后的锦旗,上面金灿灿的“神鬼退散”刺的他眼睛生疼。孙悟空乐的开怀,“罢了,你也别怪他。我回来这桩事也实属突然,怨不得旁人。”
    
   
马将军朝他一拱手,“大圣遭此横祸还能平安归来,着实是天大的造化。”孙悟空听此,不由得嗟叹,“老孙本以为,不归黄泉路,不入奈何桥,便是得了永生永世的自由。谁想连累的花果山一脉险些断绝,这些年你们还肯留在这里,照顾我师父,护佑这一方故土。老孙甚是感激。”
   
  
“大圣言重了,这都是分内之事。”
   
  
陈祎上前几步轻轻握住孙悟空的手,“别在这里站着了,我叫他们备了酒菜,你要同将军们叙旧,且进去说吧。”
   
   
陈祎和孙悟空领着众人进了水帘洞,小猴子们好奇的跟在身后,乖乖的一声不吭。春来群芳争艳,山水温柔。花果山终于在百年沉浮后,迎回他的主人。陈祎传了书信至罗汉寺和净坛庙,说有故人相邀来此一聚。
     
  
席间推杯换盏,却不禁让孙悟空忆起一些大事。“师父,我昨日太过疏忽竟不曾问你,沉香如今可好?”陈祎听他提起那孩子来,心底更涌上些莫名的感怀。却只轻描淡写道,“他一切都好,如今在天庭替真君分担些琐碎,也算是极有出息。”
   
   
任是马将军亦听出陈祎答非所问,顾左右而言他。忍不住道,“当年为造引魄灯,我们三界内寻遍与大圣法力相当的人。但最终,唯有沉香太子一身神通是大圣所授,一脉连枝。太子仁孝,为救大圣损了大半修为,公子便把四百多年的功力皆给了他。公子和小太子皆是凡胎仙根,公子又曾修行,有佛光普照至净至纯,因而这法力不曾相克。”
   
   
孙悟空皱了皱眉头,对陈祎道,“难怪我瞧你身上仙气淡了许多,你也真是,那般虚弱的身子也敢冒这个险。”陈祎咽下口点心,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就是知道你要数落我才不告诉你的,我如今好好的,大不了再修炼就是。”
   
  
孙悟空无话可说,转念一想,看了看陈祎还不算太差的面色,却又道,“也好,沉香那孩子纵有孝心,也实在不该他舍了修为替我续命。”说着悄悄在桌下牵了陈祎的手,用及轻的声音说,“至于老孙欠了师父的,今后…会慢慢还。”
    
    
即便没被旁人听了去,陈祎还是羞红了耳根,找了个借口便去催促添酒添菜。
    
     
此后的日子孙悟空依陈祎所说安心修养,偶尔避退那些整天要粘着悟空的猴儿。若避不过,陈祎便老远瞧着孙悟空抱起幼小的猴崽,眼里怜爱,小家伙毛绒绒的窝在悟空怀里也甚是粘人。看着看着,不由得笑这一个大的和一群小的皆是孩子气。回头看向廊下偷懒的猫儿,却又发愁。“…我的予润什么时候才可以变回来啊!”
     
   
孙悟空耸耸肩,只道随缘。
      
    
“喵~”长廊下,予润翻了个身,舔了舔被阳光晒的暖烘烘的皮毛。除了有点腿短不能翘脚以外,依旧全然一副花果山太子爷的架势……
      
     
吃好喝好可以被抱抱,不用读书练武还能光明正大的听墙根,那么为什么要做人……
    
  
“喵~”予润认为猫生比人生更值得…至少此时此刻是这样。
     
     
几个月的时光匆匆而过,八戒沙僧自悟空归来也串门串的极勤。蹭酒蹭饭的净坛菩萨喝大了还要抱着孙悟空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看的陈祎直起鸡皮疙瘩。于是示意悟空毕竟是师弟,别打的太狠。
   
   
日子不得不用岁月静好四个字概括一番,这样的平静,陈祎曾盼望了数百年。
    
   
饭后黄昏雪落,润物无声。陈祎同他回到房里,褪去惹了雪的外袍。红泥火炉煨着果酒,香气四溢。
    
  
“冬夜寒气重,师父可得注意身子。”
   
  
陈祎嘴里应着,解下发冠换上寝衣,坐在火炉边同他煨酒。本就是姿容绝世的妙人儿,一身白衣勾勒出身段儿更是窈窕。此刻斟上清酒满饮一杯,脸上便染着两坨红晕。衬得面若桃花动人心魄。
    
   
孙悟空瞧着瞧着便愣了神,暗骂这人与西天路上一样,勾引自己也勾引的不动声色。自他从九幽那破地方回来,便被下了门禁,每日里看着这人在眼前晃来晃去却半点不让他沾身。美其名曰“好生调养,不可因一时贪欢而伤了神魂。”这一来二去大半年都不曾与他亲近,直到几天前,陈祎陪他去天上寻太上老君探看一二,孙悟空直勾勾的盯着老君那双不怀好意的眼睛,起初怒火中烧,威逼利诱的就要他说出个大好的话,偏那老头不吃这套。遣词琢句的对着陈祎说,“大圣在九幽百年之久,这苦寒之地实在伤身。”
     
   
又故作神秘的探探脉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加之两界山前与六耳大战,损了心脉。若非后福无穷,怕是性命都捞不回来啊。”
   
   
孙悟空眼角抽搐,回头看着自家媳妇儿那张几乎下一秒就要泪眼盈盈的脸,以及攥着衣角泛白的指节,没出息的猴子实在心疼。于是,只能对着老君服软。眼神恳恳切切,假笑的也十分得体。暗暗传音不知说了多少昧良心的好话,总之老君大概十分满意。于是终于在孙悟空紧张的灌下去三大壶冷茶后缓缓说,“不过,大圣到底神通盖世,花果山也到底是仙山福地。调养了这七个月,看来是大好了。”
    
   
一旁看戏的杨戬沉香齐刷刷吐掉瓜子皮,引经据典一通不走心的奉承以及假的不能再假的关怀,看完孙大圣吃瘪,牵着狗子十分满意的回了真君神殿。
     
  
……孙悟空除了感慨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竟憋不出半句好话。完犊子的臭小子跟他舅舅一个德行,呸!你们天上就没有好人!
   
 
然后猴急猴急的就领了陈祎离开这没有好人的是非之地。
  
  
长微博: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428026711507000

大结局,感恩陪伴。

后续大概会有番外或者我自己的一些碎碎念

比个心吧❤️

蝎子精女神

《西游记》之趣经琵琶洞

BGM:《九九八十一》纯伴奏版 (原曲:av3905462)

《西游记》之趣经琵琶洞

BGM:《九九八十一》纯伴奏版 (原曲:av3905462)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