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西窗烛

283浏览    14参与
歌吹为风
歌吹为风,粉汗为雨,罗纨之盛,...

歌吹为风,粉汗为雨,罗纨之盛,多于堤畔之草,艳冶极矣。
——[明]袁宏道《晚游六桥待月记》

歌吹为风,粉汗为雨,罗纨之盛,多于堤畔之草,艳冶极矣。
——[明]袁宏道《晚游六桥待月记》

玉川
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陆旻萱

挂一个垃圾APP——西窗烛

超级烂!超级烂!超级烂!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要花五块钱才能下载,五块钱是小事,关键是真的很low一点也不好用 我以为是精挑细选的古诗词,哪知道真的只是随便叠加一下,里面要看别的东西还要额外付费,绝对没有LOFTER好!!!

更可恶的是,我昨天给了差评,5/22号给了差评,今天我去搜5/22的评价,直接给删除了,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所以底下全是好评,真的让人恶心!

超级烂!超级烂!超级烂!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要花五块钱才能下载,五块钱是小事,关键是真的很low一点也不好用 我以为是精挑细选的古诗词,哪知道真的只是随便叠加一下,里面要看别的东西还要额外付费,绝对没有LOFTER好!!!

更可恶的是,我昨天给了差评,5/22号给了差评,今天我去搜5/22的评价,直接给删除了,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所以底下全是好评,真的让人恶心!

天尧小殳

【狗崽】西窗烛(3)

毕设太太太太太太太太烦人了 回来喘口气 /葛优瘫

  妖狐很快恢复了理智。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些天在石室里不吵不闹蓄精养锐。
  他想了几个逃跑的关键时间点,一是在被放出石室的那天,假意迎合取得信任然后逃之夭夭。二的难度可能会增加,是在出嫁的路上,他打算行至半路的时候假装肚子疼要去方便,然后就渐行渐远。
  因为看到希望,所以妖狐 心态平和,该吃吃,该喝喝,不吵不闹。
  玉藻前问,“你这是想开了。”
  为了不让玉藻前怀疑他有异举而采取特殊行动,妖狐面无表情的说,“我这是心死了。”
  “喔......”玉藻前不太在意,他说,“你乖,明天舅舅奖励你一根鸡腿儿。”
  “哼,才一根...

毕设太太太太太太太太烦人了 回来喘口气 /葛优瘫

  妖狐很快恢复了理智。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些天在石室里不吵不闹蓄精养锐。
  他想了几个逃跑的关键时间点,一是在被放出石室的那天,假意迎合取得信任然后逃之夭夭。二的难度可能会增加,是在出嫁的路上,他打算行至半路的时候假装肚子疼要去方便,然后就渐行渐远。
  因为看到希望,所以妖狐 心态平和,该吃吃,该喝喝,不吵不闹。
  玉藻前问,“你这是想开了。”
  为了不让玉藻前怀疑他有异举而采取特殊行动,妖狐面无表情的说,“我这是心死了。”
  “喔......”玉藻前不太在意,他说,“你乖,明天舅舅奖励你一根鸡腿儿。”
  “哼,才一根啊,扣扣嗖嗖的,舅你能对我好一点吗。”
  玉藻前微笑着说能,然后咔哒一声拧上了机关大门。
  妖狐看着紧闭的石门吸了口气,大喊道,“舅舅,我要一筐鸡,我要吃全鸡宴!”
  玉藻前听见身后的咆哮按捺想翻白眼的心情,唤来属下吩咐事宜。
  
  虽然被囚禁着,但是,妖狐依然过着有求必应的生活。 第二天他就美滋滋啃起鸡腿,一抹嘴上的油腻,喊着,“香,真香。”
  见及,玉藻前眉梢飞到了额角,“那你就多吃点。”
  突然的慈祥让妖狐觉得有诈,可还没来得及思考其中的门道,就成功被药倒。
  直到上了花轿,依然绵软无力。
  天有绝人之路。
  妖狐靠在软垫上,哭都哭不出来。
   路上他问了些大天狗的情况。
  得知大天狗从未取过妻,他心里拔凉拔凉的。
  什么妖怪活到1500岁连个伴侣都没有,怕不是个矮丑胖的秃头。
  妖狐脑补了一下。
  十八新娘八十郎,苍苍白发对红妆,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
  ......
  画面太美好,吓得他一把握住鸦天狗的手, 说得特别真诚,“那什么......要不......我们私奔吧。”
  虽然鸦天狗一直带着面具,但他年轻力壮,浑身朝气,再者他的下颌线棱角分明,怎么看都觉得是个好看的人。
  妖狐很焦虑。
  可鸦天狗完全不能理解妖狐的这种举动,觉得是对哥哥的背叛,碍于身份也不好说重话,只能撇开妖狐的手,“我劝你不要动歪脑筋。”
  “我没见过你哥哥,我只见过你,相比之下还是你好些。”
  鸦天狗摇了摇头,“哥哥很好......特别好。”
  妖狐心底一声叹息,“......得了吧。”
  
  

阿和
西窗烛上的这位用户十分有趣。比...

西窗烛上的这位用户十分有趣。比如“梦夜梦也梦不到”,比如“冻手新诗懒写”
推荐。
但容我任性一回,只喜欢上面的见解。

西窗烛上的这位用户十分有趣。比如“梦夜梦也梦不到”,比如“冻手新诗懒写”
推荐。
但容我任性一回,只喜欢上面的见解。

斯内普家的小巨怪。

[西窗烛]番外《风流鬼》

[番外]风流鬼

常言道人分三六九等,而我这个鬼,估摸着自己是最不入流的末等。连个墓碑都没,更别扯那些称颂功德的墓志铭了,就一个土丘,孤零零傻兮兮的拱在那里。

我记忆损了大半,只记住那漫天桃雨和一个青色的影子。合着我还是个风流鬼,我挂在半死的老槐树,开始回忆着寥寥几笔的记忆。不知活着时遭了啥孽,这死后竟连个完整的鬼形都落不得。就一混沌人形,对着水一照,连五官都不分明。穿堂风搅着塘水一团乱,乎乎的穿过我身上的窟窿,跟着我的心也哇凉哇凉的。

离我的小土堆不远,有个鬼中大户,占着这山上最好的风水,逢年过节总有人提着上好的糕点和大把的冥币来祭拜。这花花的钱又花花的流到这鬼的手里,我瞅着我一穷二白的...

[番外]风流鬼

常言道人分三六九等,而我这个鬼,估摸着自己是最不入流的末等。连个墓碑都没,更别扯那些称颂功德的墓志铭了,就一个土丘,孤零零傻兮兮的拱在那里。

我记忆损了大半,只记住那漫天桃雨和一个青色的影子。合着我还是个风流鬼,我挂在半死的老槐树,开始回忆着寥寥几笔的记忆。不知活着时遭了啥孽,这死后竟连个完整的鬼形都落不得。就一混沌人形,对着水一照,连五官都不分明。穿堂风搅着塘水一团乱,乎乎的穿过我身上的窟窿,跟着我的心也哇凉哇凉的。

离我的小土堆不远,有个鬼中大户,占着这山上最好的风水,逢年过节总有人提着上好的糕点和大把的冥币来祭拜。这花花的钱又花花的流到这鬼的手里,我瞅着我一穷二白的三分地,别提心中那羡慕之情了。

借着一阵风,我顺势刮到了这大户面前。看了碑文,富贵人家的公子哥,病死的。难怪这人总是病恹恹的靠在树上。见着我,他扫了我一眼,眼波流转,我这时才知竟有男子也能姌嫋得如此好看。

他是这一带最厉害的鬼,自然是不把我放在眼里的。我找了一个小地方,准备蹭蹭这风水宝地的灵气,把我这身上的窟窿来糊好。说来也怪,他也就在那看着我,啥举动也没干,好像我占着的不是他家的地一样。我老脸一红,就当是大鬼有大量,这样想着便恬着脸住了下来。

我总是看不透他,被盯着时间长了,心中直发毛,思来想去找不出收留我这落魄鬼地理由,思路一转,心儿陡然一凉,合不准这鬼就打算把我养肥养好之后好打打牙祭。可这风儿却不眷顾我,缺了风,我是自己回不去那土丘那的。

时间又到了清明,我想着自己坟头的杂草又长了两季,黄了又枯,枯了又长,大风刮了又刮,可是我舍不得走。借着灵气,身上倒是完整了,可面目依旧不分明,我总怀疑我是不是提前在人间把那孟婆汤喝得一干二净,才能把做人时候的事情损的这样完全。

我闲来无事,便总扯着他问生平见闻,好以后回去搬弄点学识,做个时翘的鬼。总是我磨干了嘴皮,他还是一句话都没与我说,我暗想道:这鬼总不成是个哑巴吧。

三四人结伴来了,我识趣的走开,一来是为了避嫌,拿着人家的手短再听人家的墙角未免太不厚道。二来这些人里面有个道行极深的天师,保不准就对着我脑门来两个符咒,我滋溜一下便从这荒岭野鬼变成了袅袅青烟。我还想多在这世上赖些时日。

那些人赖了许久,直到夕阳挂在山头,他们才依依不舍的走了。我慢悠悠从树后踱出来,那鬼把小碟往我这一推:“吃点糕点。” 这句话平凡无奇,我却恨不得拿把小刀刻在旁的树上,顺便放两串炮仗,那是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

后来的日子,他不再这样寡言。可大多的话就是把东西分给我时候讲的,我不明白自己有哪点值得他对我这样上心,这样的好。可是做鬼也得自个人成全自个,他不说,我也不深究,就权当是猪油蒙了心,心安理得的收下了。

这鬼眼神里总带着话,灵巧的像是活人,我看不懂,继续陪他看着闲云落花,看岸边荻草随风而动。那天师又来找他,我一时晃神没躲过,只见他双手一捻,我两眼一黑应声倒地。昏迷前就一个想法,这天师和那鬼是一伙的。

待我悠悠醒来,从地上变成了树上,被这鬼环在怀里动弹不得,莫非这鬼儿是个断袖?脑中一片清明,一切对我的恩惠拨云见雾。不知这鬼许了天师什么好,我从此以后只能乖乖被这鬼提线而动。他啥也没强迫我,就是沉默的往我嘴里喂糕点,各色各样的,就是那眼神愁人的很。

我想不通为啥会是我,山腰的刘家年轻寡妇鬼,山脚新死的清秀的鬼秀才,都比我这五官模糊的鬼,在相貌上好上许多。这鬼不哑,说不准是眼神儿不好,才能把我这鬼气朦胧的脸硬生生看出点花来。


从前是个落魄鬼,现如今做了人的鬼相公,做鬼做到我这地步,也委实是憋屈的很。

日子倒是过得舒坦,就是我越来越嗜睡。哪有鬼一天到晚在打盹的理?我觉得定是旁边那鬼搞的事,便恶狠狠的盯着他看,妄图从那日薄西山、气息奄奄寻的脸上寻出个所以然来。他还是不发一语,我瞪到眼睛酸胀,也找不出原因。只得拿糕点撒气,一股脑的塞入肚子,他笑了笑,我看着,委实是气不起来。

我道行浅,走不了离这山太远的地方,终日被拴在山上。但是他不一样,这方圆百里唯他鬼气独树一帜的强,他大可离山而去,叱咤一方,在这天地间自在遨游,做个逍遥的鬼。真是羡慕,饷午的阳光晃的我眼疼,他善解人意的吹了吹,我便问道:“你为何不去京城走走?按你的能耐,那些道士是奈何不了你的。”

他把我脑袋按进怀里,“等人。”

“等谁?”我装出不动声色的样子,心中八卦的魂早已被勾起,这回答像是一把干柴,彻底烧着我好奇的欲望。

“我最喜欢的人。”声音从脑袋上幽幽传来。

我听着这回答,心里堵着很,竟有些吃味。我大惊失色,我竟爱上这鬼了?我赶紧呸呸了两下,纵使现在不得已做了鬼相公,也总不能被养着就真成了断袖吧。

“醋了?”他刮了下我鼻子,我承认也不是,又私心不想否认。只得顾左右而言他的应了两句,把话题扯到其他地方上去了。


暑去寒来春复秋。我已经喜欢这鬼三季了,他既有喜欢的人,我又何必作贱自己去表白心意,得个两方皆不好看的下场。渐渐摸清了他脾性,这人喜欢听顺话,偶尔也能油腔滑调的回两句。既然清楚了,那就方便的很。就是我总在想到底是何许人也才能入这鬼的眼,死后还念念不忘的惦记着。

我自己鬼气越发盛,这绝不是这地能带来的福分。应该是这鬼渡了自己的修为给我,这人尽心尽力护着我,宠着我,对我百般的好,所以我把心轻易抛给他也是情有可原。趁着他还睡着,我把落在那鬼头发上的树叶拿走,顺便偷偷在他脸上一点。在我背过身去时,他勾起一抹清浅笑意。

两人正在一片秋色中饮着杨梅酒,我还是忍不住问了那个人的事情。酒烈、呛喉。我把那鬼终于灌得迷迷糊糊后,把话如愿套了出来。那真是一个顽劣任性的人,大概也因此这鬼儿才选了我做这人替身。我的好竟是落在那些不堪上,才播得了一两份触景生情的错爱,想到此,手一翻,酒樽便砸在了地上。秋风瑟瑟起,酒洒在他的白袍上,那玫色的酒渍,像是在那一片素白上烫了几朵艳丽妖冶的花。

人间戏本,各种传奇恶曲都有写到,活人比不上死人的情份。可是我这个死人,又怎么比得上他记忆中的妙人儿。纵使我千般模万般仿,估计在他眼中也抵不上那人儿的一份好。连个皮毛都学不像的我,又到底靠什么才能勾到那心中有人儿的鬼的魂呢?

我终究不是他。

那鬼早已沉沉睡去,我不明白自己到底在他心中是啥分量,只能苦笑自己做鬼相公上了瘾。我依偎在他怀中,借着酒意假使这个鬼是真正属于我的。他感受到我的靠近,把我搂的紧了些,我还是觉着凉意止不住的往上窜。


天悠悠地也悠悠,知了一响,转眼快到了鬼节。那可是一年中鬼最逍遥的时候,人间又人间的王法,鬼界也有鬼界的规矩,只要不犯事,不做些伤天害理的勾当,哪怕在人面前晃荡,那些道士也是不会来管的。

于是乎,那王气笼罩的京城,在这日变成了鬼气腾腾的山河。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我窜唆那鬼陪我去京城转悠,那王城大的很,他带我着四处乱转悠,塞了我一肚零嘴。

“你倒是对这王城熟的很。”我脚力全无,在酒肆里面吃着冰雪冷元子,桌上果菜碟各五片,水菜碗三五只。我看着窗外华灯初上,青旗猎猎,忍不住挖苦道。

“活着时自幼在这京城长大,后来又因为那人在这跑得频了些。”他呷了一口酒。

“那你连这菜谱也背熟了?”

“他喜欢这店呗。”

啪唧那水晶角儿就黏了牙,这鬼儿说话真不中听,我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剔了剔牙。

我见着那俏寡妇鬼挽了人间的书生,估摸着会有一段露水情缘可看。便催着那鬼结了账跟着看这段人鬼情。

胭脂上了那书生的白长衫,我沾了水刚戳了一个洞打算细看,一道阴风暗了我身旁的红烛。被发现了,没戏可看了,见着四下无人,抓着那鬼踩着瓦片,悄无声息的飘在空中遁了。

他含着笑意推开了一间屋子的门,又进去拿了个行囊,我看那床上鸳鸯锦落满了灰。莫不是这鬼还要在这洞房花烛一宿,那不成,我这老腰老骨头折腾不起。

那鬼把一身锦袍扔给我,半新不旧的衣裳。我心中揪的越紧,越发觉得自己地位岌岌可危。他要我着他老情人的衣?我气极反笑:“你还有啥也一并给我,好让我这替人陪你旧地重游。”

他眼神亮了一下,又忽的灭了。扇子一展,他温柔的替我理了领子,然后又牵起我的手,往那朱雀大街上走了。

这衣服上好的料子,我却感觉是披了层人皮,瘆鬼的很。他从未用这眼神看过我,也对,他看的不是我这鬼,而是穿了平时衣裳的心上人。

街上人流如织,万鬼开颜笑。我买了个鬼脸戴在脸上,站在河边看那荷花灯。忍不住自己也买了盏,大笔一挥,写了自己的心愿。他凑过来看,我不许,要是被他看到,我估计这做相公的日子也到头了。

灯和心愿悠悠飘走,他也放了盏。我使了个法术,窥了他的愿望:“愿记少年行乐处,不教离人照断肠。” 

被我看了定不准了,我暗自喜道,又趁着两人走远,设计掀了一阵小浪,他的荷花灯和那愿寿终正寝的变成了溺死鬼。

沉了才安分,我喜上眉梢,胃口也好了些,又吃了串冰糖葫芦,心中不悦顿时纾解了。

孩童你追我赶,硬要从我俩牵着的手下钻过去。被撞手一松,他便被人潮给冲散了。

我慌了神,可这热闹的人群哪见得着他身影。我蹭得修为全靠那鬼压着才不散,我现在连他鬼气都觅不找,自个儿身形都快没了。我纳闷的很,心中又急,这偌大的城困着我这外乡的鬼,一时间连眼角也含了泪。根本来不及细究自己为啥要魂飞魄散的理。

我只得往前挤,讨喜的面具也扛不住脸部灵气的散落,落了地踩了不知多少行人的脚泥。我甚至快连这衣服都撑不住了,憋屈的想着不能辱了他旧爱的衣,硬是一口鬼气吊着往前走。

寻得我四肢酸软,脑筋空白。这魂魄都快要消散了,本性就恶鬼一般,一五一十狠狠地浮上来了。心一横,歹毒的话全上来了,我凭什么要去找他,他又不喜欢我,消散了多好,多安分,也别自个暗受气了。

过了许久,街上的行人也渐散了,他还是没出来。面摊老板见着我可怜兮兮的站在那,给了我碗热汤暖暖,然后也打烊走了。

他没来找我。

他不要我了。

脑子飞快的划过这些念头。他想把我丢在这城里,想到这里,心一下子便乏了。早知道这样,不如窝在自己的土丘,怂了点,差了点,修为弱了些,被其他鬼吞掉,也比落个身心全散的下场好。

回光返照似的,那些日子打马走过,清明得不得了,我早该明白他于我和我于他,从来都不是一个理的。就是可惜了那樽翻了的杨梅酒。

身后的护城河波光浪影染成一片暗红,纠不清自己消散的缘由,视线也渐渐糊了。


两人并肩而立,在酒楼房顶上俯视着朱雀街,在他们身后,是大梁的锦绣河山。

街上寂了,本来那热闹的人烟就是戏法,来哄骗那傻鬼一夜。那白衣鬼目送着风流鬼冉冉灭于世间,安安静静的、讨喜的死了,那占的一魄飘到阵眼里,借着这京城王气,又借了一年中最盛的鬼气,徐徐的乖巧的开始往地府抽魂讨人。

“那鬼儿如此喜欢你,你连张脸都不许给人家。当真是薄情萧郎。”周草捻了个决,驱走了被这招魂大阵吸引来的鬼。

“我这人,向来心比旁人都冷些。何况,那鬼又不是锦理。”白衣笑道。

“我真怕哪天找了你的道。”

“周天师早已窥得天道,又怎么会被我这凡间的阴谋伎俩所困。”萧言见着阵中三魂七魄已经归位,多年夙愿已定,他安定将用赫九秋血的生辰八字拍到阵眼中。遒劲妍丽的字扯着鬼形渐拢,他一拱手:“多谢。”

赫九秋还是蒙的,莫非自己已经在地府把那黄泉落碧看穿,还是彼岸花看多眼也捎了花了,连带着自己也出现了幻觉,这不是午夜的京城吗?还是宵禁中的一片寂静。

他抬起手抡了自己两巴子,微痛的触感告诉他这并非幻觉。这那成啊,自己机关算尽结果损在了这天意上,赫九秋只觉得连站稳的力气都没了,自己是找不到萧言的来世了。

脚下虚悬,丝毫没有落地的实感,他一看,脚还是半透明的。哦,敢情自己在地府走了一遭,最后就是到此一游,连转世投胎都不许了。

他觉得自己的委屈,估计是能在秦淮河上发一场水灾了。

转身打算找个地方歇会儿,撞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人身上:“阿言!”赫九秋顿时又惊又喜,倒是连其他话语都说不清了。

“我在,做鬼的感觉如何?”萧言眼带温情,拍了拍九秋的肩。顺便把那最后的一魄塞回这人躯壳里。

“这飘飘然的感觉倒也是新鲜。就是你?”他有些疑惑的望着,心中一定。若是阿言在,成了厉鬼又能如何?比起一个人的形单影只,有这人的相伴,便就啥都不怕了。

“怨气太重,太挂念你,地府不收。倒是把你捞出来,费了我好大的功夫。”

赫九秋只得陪笑,“有劳了。”


两人回了那屋,暗无天日的黑,月亮惨兮兮的白,点上新烛后美滋滋的红,都酿酿呛呛氤氲在这屋里。

合着那一床旧被,两个体温冰冷的人再共做一场旧梦。

赫九秋翻过身在看着从未变老的萧言,嘘唏不已。记忆也勾勒了完全,这两世兜兜转转,爱上的、住心底的那人,还是执着自己手的人。

两人活着时做不到白头,这死了倒是成双成对,这命儿也当真弄人。


我是赫九秋,现在是个鬼。我生时是为害大梁的一颗毒瘤,死后占山为王做个为害一方的风流鬼。

我满足的靠在萧言怀里,顺带便仗势欺人的指使鬼一替我跑腿买糕点。


生时不能同处而依,死后得幸共葬荒丘。


[end]


斯内普家的小巨怪。

[西窗烛]01

[一]

赫九秋顺顺利利的过了乡试,他在这卷上大笔一挥,肆意泼墨。他哪怕在这卷上画只大虫,抑或是描只蝴蝶,那都能稳稳当当的在这乡试中举。

谁让他爹给这主持乡试的主考使了许多的银两,生怕他考不上似的。

赫家是金陵城里有名的商贾之家,早年靠金石生意发的家,三代传下来,这城里的铺子,他家就占了三分之一。而赫家老爷则老来得子,把这赫九秋天天捧在手心,生怕受了星点委屈。

虽说这日子过的滋润,不愁吃,稳当下来之后,老爷子总琢磨这赫家该出个读书人,好在别人面前也挺着胸脯,抹去几分铜臭味。于是他就把赫九秋撵去学堂读书,这一寒窗苦读就是九年。

虽然赫九秋从来就不是一个安分的主,例如把别人罚抄的论语偷偷藏...

[一]

赫九秋顺顺利利的过了乡试,他在这卷上大笔一挥,肆意泼墨。他哪怕在这卷上画只大虫,抑或是描只蝴蝶,那都能稳稳当当的在这乡试中举。

谁让他爹给这主持乡试的主考使了许多的银两,生怕他考不上似的。

赫家是金陵城里有名的商贾之家,早年靠金石生意发的家,三代传下来,这城里的铺子,他家就占了三分之一。而赫家老爷则老来得子,把这赫九秋天天捧在手心,生怕受了星点委屈。

虽说这日子过的滋润,不愁吃,稳当下来之后,老爷子总琢磨这赫家该出个读书人,好在别人面前也挺着胸脯,抹去几分铜臭味。于是他就把赫九秋撵去学堂读书,这一寒窗苦读就是九年。

虽然赫九秋从来就不是一个安分的主,例如把别人罚抄的论语偷偷藏起来,往别人书简里面塞死蚂蚱,能在学堂使得坏水,他全做过。虽然每次都免不了夫子的板子和父亲的一顿臭骂,他就跑到母亲面前哭委屈,赫老爷被夫人一瞪,气立马就没了。

每日放学,他总是最早溜的一个,与三四狐朋狗友勾肩搭臂,去勾栏听小曲去了。

虽并不醉心于学业,但是他每次做的文章都能言之有理,引经据典,让夫子十分满意。

于是对于他在课堂打盹,上课走神,以及偷偷摸摸给勾栏里面小曲填词的事情,夫子向来睁一只闭一只眼,权当没看见处理。

这临考之前的晚上,一桌菜精细而不重样。赫九秋早早吃完,打算一夜好梦,然后安分的替父亲完成心愿。这刚走到小院口,赫老爷就拦住他。

房子烛光悠悠,他看着父亲声情并茂、老泪纵横的诉说这多年来的幸酸,以及对自己的殷切期望。眼神无比诚恳的暗示了明天放心大胆考、关系已经拖好的中心思想。

“爹,你要相信我。”赫九秋哭笑不得,并且再三保证明天一定会肝脑涂地的完成乡试,赫老爷满足的拍了一把儿子的肩,见好就收的走了。

这榜儿一张,个把个月就悄然的过了,赫九秋当真不想去那啥子京城,人多事杂,关系错综耗脑子的很。他觉得这功名也好,都比不上秦淮河上小船夜晚摇摇,怀中抱着美娇娘来的有温度。

这乡试过了,就要走这省试的槛,赫九秋的夫子来赫府讨了两杯酒,赫老爷比儿子还像范进中举的样子,大摆宴席,就怕让这教好乖儿子的夫子跑了。赫九秋脸上还沾着绯色胭脂,嘴里哼着小曲,摇摇晃晃的进了门。他哪里料想到这夫子就在家里。

夫子轻咳一声,赫老爷脸色顿时一边,就差一耳刮子扇在这不成器的儿子脸上。

“爹?”他抱着头往右边一躲,半个身子藏在绘有鸟语花香的大花瓶后面,鼻子被孔雀毛挠的一痒,打了个喷嚏,赫老爷吹胡子瞪眼的看着。

赫九秋顿时清醒了,恭恭敬敬行了个礼,“夫子。”

“明日记得来书院,与我去拜会颜学士。”夫子盯着赫九秋的脸一会儿,这样说道,然后也告辞走了。

这颜学士是京城有名的大儒,和夫子倒是师叔侄关系,这明日要是真去一拜访,这省试便是板上钉钉的事情,然后自己要是真考的好些,便能攀上颜学士的关系,好歹出师有名些。而颜学士派系则有了新人。

赫九秋真的讨厌这种复杂的人情交易,“爹,我还是比较喜欢从商些。”

“明天礼物为父替你选好了,这是前朝张云的漓江上水真迹。”文人酸气最是喜欢这些真迹啊画啊,赫老爷觉得还是银子来得实在些,这破画给柴夫看,连烧了暖房都觉得不够。

见着没用回旋的余地啊,赫九秋只好顺从说道,“好。”


古今幾度
忽然发现这样一个 app 在现...

忽然发现这样一个 app
在现代作家里 唯有狐狸
深夜重唱刹那芳华曲
又想起多年前熬夜看书的日子
都是青春 .

忽然发现这样一个 app
在现代作家里 唯有狐狸
深夜重唱刹那芳华曲
又想起多年前熬夜看书的日子
都是青春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