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西虹市首富

64569浏览    496参与
二爷二奶老来伴呀

输钱算啥

春和日丽的一天,王宗耀拖人把金凯瑞邀请来,吃完烧烤有人建议打麻将。


金凯瑞不是特别会玩,因为三缺一,硬是要他打两圈。


王宗耀牌技不说顶级高,但在商圈里算是小有名气。


但今天不是给下家点炮就是给下家吃胡。


坐对门的夏总调侃道:诶?王总,今儿怎么老是输呢?别是故意给人家放水吧?


王宗耀面含微笑没说话。


聚会结束,王宗耀执意要送金凯瑞回去。


王宗耀和金凯瑞并排坐在后座。


金凯瑞坐在旁边笑着说:我今天运气太好了。


王宗耀:我今天运气也挺好的。


金凯瑞笑他:输了还说运气好,心真大。


王宗耀笑盈盈地说:那要看输给谁。



春和日丽的一天,王宗耀拖人把金凯瑞邀请来,吃完烧烤有人建议打麻将。


金凯瑞不是特别会玩,因为三缺一,硬是要他打两圈。


王宗耀牌技不说顶级高,但在商圈里算是小有名气。


但今天不是给下家点炮就是给下家吃胡。


坐对门的夏总调侃道:诶?王总,今儿怎么老是输呢?别是故意给人家放水吧?


王宗耀面含微笑没说话。


聚会结束,王宗耀执意要送金凯瑞回去。


王宗耀和金凯瑞并排坐在后座。


金凯瑞坐在旁边笑着说:我今天运气太好了。


王宗耀:我今天运气也挺好的。


金凯瑞笑他:输了还说运气好,心真大。


王宗耀笑盈盈地说:那要看输给谁。

一杯咖啡解百忧

《西虹市首富》

为了搞笑而搞笑的梗,实在不觉得笑点在哪里。

就算不讲喜剧的内核是悲剧这种高大上的话,至少,纯粹的一部喜剧,也应该尊重观众的审美及智商。

操着一口台湾腔调的女会计,监督着穷屌丝一个月内花光十个亿,很难吗?

编剧在设置这个情节的时候,怎么不想想,原定的女主角换成现在这位的原因,直接放到剧里,比虚构的情节可真实多了。

除了这不好笑的笑点外,还有那个尴尬到骨子里的足球情节。

真的,要点脸吧。

照此下去,开心麻花这个招牌,不知道还能有多少吸引力。



为了搞笑而搞笑的梗,实在不觉得笑点在哪里。

就算不讲喜剧的内核是悲剧这种高大上的话,至少,纯粹的一部喜剧,也应该尊重观众的审美及智商。

操着一口台湾腔调的女会计,监督着穷屌丝一个月内花光十个亿,很难吗?

编剧在设置这个情节的时候,怎么不想想,原定的女主角换成现在这位的原因,直接放到剧里,比虚构的情节可真实多了。

除了这不好笑的笑点外,还有那个尴尬到骨子里的足球情节。

真的,要点脸吧。

照此下去,开心麻花这个招牌,不知道还能有多少吸引力。

二爷二奶老来伴呀

挑拐杖

老金,我最近走路有点晃。


金凯瑞埋头理着文件:地晃?


宗耀:我腿晃。


金凯瑞随意答:缺钙,补一补。


宗耀:一时半会儿应该补不上来,要不买个拐杖?


金凯瑞这才有点上心:嗯,是得买个,我让梁博去办。


宗耀:还是我亲自去吧,万一买了不合适怎么办?


凯瑞:好,我陪你去。



金凯瑞扶着宗耀进入一家店铺,墙上柜台上放着各式各样造型的拐杖。


店铺老板立马迎上去:大叔看拐杖吗?


王宗耀东看西看:嗯,有没有质量轻点的。


店铺老板立马拿出来七八个开始介绍:这个是铝合金的,轻便,还可以调节高低,也可以折叠收起来。


王宗耀握在手里试了试:耐...

老金,我最近走路有点晃。


金凯瑞埋头理着文件:地晃?


宗耀:我腿晃。


金凯瑞随意答:缺钙,补一补。


宗耀:一时半会儿应该补不上来,要不买个拐杖?


金凯瑞这才有点上心:嗯,是得买个,我让梁博去办。


宗耀:还是我亲自去吧,万一买了不合适怎么办?


凯瑞:好,我陪你去。




金凯瑞扶着宗耀进入一家店铺,墙上柜台上放着各式各样造型的拐杖。


店铺老板立马迎上去:大叔看拐杖吗?


王宗耀东看西看:嗯,有没有质量轻点的。


店铺老板立马拿出来七八个开始介绍:这个是铝合金的,轻便,还可以调节高低,也可以折叠收起来。


王宗耀握在手里试了试:耐用吗?


店铺老板:十年绝对没问题,有质量问题,您随时来找我。


金凯瑞不太满意:金属的总是不太好。


店铺老板立即拿出另一个:这个是黄花梨木的,整根木,稳定性好,拿在手里比金属要舒服,您试试?


宗耀接过点点头表示赞同:还可以,略沉,就是这颜色不好看。


这个是木的本色,您想要什么颜色,颜色有很多您可以选择,也可以给您订做。老板招呼店员去拿其他的颜色拐杖。


老金,你试试。说着把手里的拐杖递给金凯瑞。


老板在一旁继续介绍:黄花梨木养人,对身体好,而且这个是进口的木料,纯手工制作。


金凯瑞拿在手里掂掂,然后拄着用力往下压压,最后挥着甩了一下,说:打人应该挺疼的。


王宗耀哈哈大笑。


老板也乐了:您要是拿这打人,质量也是没问题的!断了您找我换新的。


王宗耀拿了一根,也挥舞着:防身用也很不错啊!


颜色就这些吗?金凯瑞指着店员手里刚拿来的十来根拐杖。


显然没有金凯瑞看中的颜色,但有一个样式奇特做的跟骨头关节一样。


金凯瑞抽出来,试了试:这个更好,长度短吗?


王宗耀接到手里:我用刚刚好,颜色嘛……跟古铜色一样,挺好的。


老板忙上前解释:这个是鸡翅木,比紫檀木要轻一些,但是寓意好,鸡翅纹理代表吉祥,能带来好运。


王宗耀细看拐杖上刻了两个字,——福,寿,心满意足:就它了。


坐上车王宗耀靠在金凯瑞肩头:这玩意能用三四十年,到时候我不用了,你还能接着用。


金凯瑞把宗耀的头往自己脖颈儿挪了挪,让他靠上去舒服些:没法用,我试的时候有点短。


宗耀五指扣着金凯瑞的手:我要是先走了,你留着当回忆。


你走了,我跟你一起走。


王宗耀深吸一口气闭上眼,不敢再开口。

二爷二奶老来伴呀

二爷病了!(偶尔一更)

这三百亿到底给王多鱼还是不给?


你是监督人,你说了算。


金凯瑞皱起眉头,嘴角微微下垂。一是因为宗耀身体越来越差心里担忧,二是不该他做主的事情非要让他做决定心里为难。


王宗耀不自觉也跟着皱眉。


一个月能看出一个人的人品好坏来?


王宗耀抚平金凯瑞的眉头:别皱眉,你一皱眉我心疼。


近来王宗耀身体每况愈下,原本还可以到院子散步,现在走两步就喘个不停,基本都躺在床上。


金凯瑞脸上的笑少的可怜,即便在王宗耀面前尽量保持微笑,但难过的心情总是不自觉地流露出来。


咱们打个赌吧?


赌什么?


就赌王多鱼会不会因为情义而放弃金钱。


嗯,大概。...

这三百亿到底给王多鱼还是不给?


你是监督人,你说了算。


金凯瑞皱起眉头,嘴角微微下垂。一是因为宗耀身体越来越差心里担忧,二是不该他做主的事情非要让他做决定心里为难。


王宗耀不自觉也跟着皱眉。


一个月能看出一个人的人品好坏来?


王宗耀抚平金凯瑞的眉头:别皱眉,你一皱眉我心疼。


近来王宗耀身体每况愈下,原本还可以到院子散步,现在走两步就喘个不停,基本都躺在床上。


金凯瑞脸上的笑少的可怜,即便在王宗耀面前尽量保持微笑,但难过的心情总是不自觉地流露出来。


咱们打个赌吧?


赌什么?


就赌王多鱼会不会因为情义而放弃金钱。


嗯,大概。


赌不赌?赢了,你亲我,输了我亲你。


没想到话刚说完就被金凯瑞在额头轻吻了一下。


王宗耀抓住金凯瑞:结果还没出来,你就亲我,你要放弃吗?


每次赌都是你赢,我直接认输。


宗耀笑嘻嘻:有你在我身边,我运气不要太好,准赢。


那你身体什么时候会好?


老金,年龄到这里身体机能不愿意工作了,我也没办法啊!要不你修理修理我?


我又不是大夫,修不了。


王宗耀抓住金凯瑞的手放在心口:把这里修好就行了。

投影pap86588
烂尾达人

【王宗耀&金凯瑞】一品梅

我二刷西虹市首富的时候我就想搞东西了哈哈哈

国庆在家啥都没干一直吃吃喝喝

好滴总之快来点我!和我一起看

我真的好爱他俩ooc怪我

我二刷西虹市首富的时候我就想搞东西了哈哈哈

国庆在家啥都没干一直吃吃喝喝

好滴总之快来点我!和我一起看

我真的好爱他俩ooc怪我

阳光下的蔷薇

喜剧《西虹市首富》(百度云)网盘高清完整资源/2018百度云资源

 ==================================

由于文章直接放资源容易被删除……

关注微信公众号:【小荷碎碎念 zzmmss-33】
关注搜:西虹市首富,即可获取百度云高清资源

亲测有效,赶紧关注吧~

关注《小荷碎碎念》,从此追剧不是梦~

======================================


西虹市丙级球队大翔队的守门员王多鱼(沈腾 饰)因比赛失利被教练开除,一筹莫展之际王多鱼突然收到神秘人士金老板(张晨光 饰)的邀请,被告知自己竟然是保险大亨王老太爷(李立群 饰)的唯一继承人,遗产高达百亿!但是...

 ==================================

由于文章直接放资源容易被删除……

关注微信公众号:【小荷碎碎念 zzmmss-33】
关注搜:西虹市首富,即可获取百度云高清资源

亲测有效,赶紧关注吧~

关注《小荷碎碎念》,从此追剧不是梦~

======================================


西虹市丙级球队大翔队的守门员王多鱼(沈腾 饰)因比赛失利被教练开除,一筹莫展之际王多鱼突然收到神秘人士金老板(张晨光 饰)的邀请,被告知自己竟然是保险大亨王老太爷(李立群 饰)的唯一继承人,遗产高达百亿!但是王老太爷给出了一个非常奇葩的条件,那就是要求王多鱼在一个月内花光十亿,还不能告诉身边人,否则失去继承权。王多鱼毫不犹豫签下了“军令状”,与好友庄强(张一鸣 饰)以及财务夏竹(宋芸桦 饰)一起开启了“挥金之旅”,即将成为西虹市首富的王多鱼,第一次感受到了做富人的快乐,同时也发现想要挥金如土实在没有那么简单!

parrot
太久没来了hhhh从微博搬运一...

太久没来了hhhh从微博搬运一首情诗给二爷二奶www
(来自微博亚非文学bot,侵删)
【八月专题投稿】
将我的一切献给你 如此简单
但放弃爱你 是件难事
靠近你的路上 布满荆棘
爱你的痛 无药可救
      ——Hatef Esfahani
投稿和翻译来自@mahinynnnnn_ ​​​

太久没来了hhhh从微博搬运一首情诗给二爷二奶www
(来自微博亚非文学bot,侵删)
【八月专题投稿】
将我的一切献给你 如此简单
但放弃爱你 是件难事
靠近你的路上 布满荆棘
爱你的痛 无药可救
      ——Hatef Esfahani
投稿和翻译来自@mahinynnnnn_ ​​​

言若如笙

【耀金】当真(三)上

由于背景限制,我将二爷二奶的年纪缩小,各位勿怪,此时的金凯瑞是二十六七,王宗耀则是三十六七。关于商业全都是杜撰,切莫考究。【冷圈同人别那么较真呜呜呜】

金凯瑞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看着窗外的夕阳,他明白,既然已经说服了董事长,接下来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

对于世家子弟,钱财如粪土。

更重要的,是能力。有了能力,家族的资源就会向你倾倒。

可惜,自打向家里出柜,他就已经失去了争夺的资格。

没有关系,二十多年的培养,足够了!

他只是喜欢男人而已,脑子又没坏。

这家公司上市,只是第一步。至于未来,还有自己的考量。

彼时,上市的中国公司未有几家,未来的空间巨大无比,经济上升,这...

由于背景限制,我将二爷二奶的年纪缩小,各位勿怪,此时的金凯瑞是二十六七,王宗耀则是三十六七。关于商业全都是杜撰,切莫考究。【冷圈同人别那么较真呜呜呜】



金凯瑞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看着窗外的夕阳,他明白,既然已经说服了董事长,接下来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

对于世家子弟,钱财如粪土。

更重要的,是能力。有了能力,家族的资源就会向你倾倒。

可惜,自打向家里出柜,他就已经失去了争夺的资格。

没有关系,二十多年的培养,足够了!

他只是喜欢男人而已,脑子又没坏。

这家公司上市,只是第一步。至于未来,还有自己的考量。

彼时,上市的中国公司未有几家,未来的空间巨大无比,经济上升,这家公司最后到底庞大到什么样,饶是见过风浪的金凯瑞也未能得知。

当务之急,是组建一个能力过硬的财务部门,他全是空降,裁人不是很大的问题,关键是,这个企业的财务部门关系错综复杂,老总的兄弟们的亲属裙带密不透风,报表材料不说一塌糊涂可也是漏洞百出,真好奇是这家公司怎么可以维持这么久。

裁人,是当务之急。

安抚,关我屁事?!

第二天,是周五,金凯瑞到银行察看了一下自己的名下还有多少财产。

啧,基本上已经全部收回了啊,老头子还怪绝情的,苦笑一声,金凯瑞跨出银行的大门。

掸一弹身上不存在的灰尘,看着头顶因为转凉不再热烈的太阳。

金凯瑞心想:收回也好,除了生养恩情,老子不欠你们的了。日后这生养恩,也得还了。

黎可爱是找不到我的👋

西虹市首富 就最后那个“严格来说 你们应该叫我 二奶”这个我震惊了 过审了??沈腾tql 我给到他最大的respect 我真的 突然还有点感动(?

西虹市首富 就最后那个“严格来说 你们应该叫我 二奶”这个我震惊了 过审了??沈腾tql 我给到他最大的respect 我真的 突然还有点感动(?

徜君

【耀金】金王良缘

 

纪念《西虹市首富》上映一周年

顺带疯狂表白二爷二奶

————

少时,他读《红楼梦》,崇尚的是木石前盟,对金玉良缘自然不大待见。

长大后遇见他,方知何为灵魂之相知相爱。

再后来,他们曾共赴好友的婚礼,王宗耀赠与一块“金玉良缘”的牌匾,他问为什么,那人痞痞一笑:“金玉良缘是挺好的,唯一不足就是比金王良缘多了一点。金王良缘,最好。”

那些世人眼里的正常人,会有亲生的孩子,会比他们多了正大光明的机会和世俗的认可与祝福。

但孩子终归会离他们远去,正大光明的机会和世俗认可也是众人皆如此、没什么不同。即使那些人真的比他们多了些什么,可他们少有他们这般心与心的神交,少有他们共同...

 

纪念《西虹市首富》上映一周年

顺带疯狂表白二爷二奶

————

少时,他读《红楼梦》,崇尚的是木石前盟,对金玉良缘自然不大待见。

长大后遇见他,方知何为灵魂之相知相爱。

再后来,他们曾共赴好友的婚礼,王宗耀赠与一块“金玉良缘”的牌匾,他问为什么,那人痞痞一笑:“金玉良缘是挺好的,唯一不足就是比金王良缘多了一点。金王良缘,最好。”

那些世人眼里的正常人,会有亲生的孩子,会比他们多了正大光明的机会和世俗的认可与祝福。

但孩子终归会离他们远去,正大光明的机会和世俗认可也是众人皆如此、没什么不同。即使那些人真的比他们多了些什么,可他们少有他们这般心与心的神交,少有他们共同面对全世界的勇气。

其实,谁又少了谁的呢?

 

1.
  
 

金先生初次与王多鱼正式会面,是为了王先生遗嘱的第一道考验。

早在先前,那个老顽童即使卧病在床,也仍张牙舞爪地数落着这个“孙贼”:“这个不要脸的‘孙贼’,把老子的脸都tm给丢了,老金你到时候记得给我好好教训他,我呸……”

结果显而易见,老王的假牙又掉了,他笑,轻轻给他带上,如常的温柔。

此刻,这个“孙贼”就坐在他面前,骨子里的那股骄傲倒是跟那年夜里爬墙来找他的那人别无二致。

“王多鱼,其实我对你非常了解。”

不过我更了解你嘴硬心软的二爷——若不是他我才不会了解你呢。


看着王多鱼在地板上扑腾着使劲浑身解数想要证明自己的样子,他想起了那年来家中提亲时费尽心思、拼尽全力地向家人保证能照顾他一辈子的那个人。

他本行走于泼皮无赖之间,口若悬河糊弄人、巧言令色讨人欢的工夫自然是不在话下,可那天的他偏偏是结结巴巴,不知如何自证才好,却硬是要他爹承认这个“儿夫”的存在。

那时,他问他为什么。

那晚星光璀璨,他的王先生的侧颜被月光照得温柔:“你的过去我来不及参与,但我要你的过去承认一点——我是你的未来。”

他不懂太多甜言蜜语,但他定要他幸福。

王宗耀其实很明白,金凯瑞十分渴望得到家人的认可和祝福,其实他也是。

他背叛了他的全世界,孑然一身只为来到他的身边,却还是不希望他为他抛下一切。

那晚的风很轻,所以金凯瑞的那句“谢谢你爱我,还有,我爱你”,王宗耀听见了。

 

2.

 

“我认为你没有理由拒绝这二十万。”

这句话活似当初试图拆散他们的父亲所言。

王多鱼拒绝了,像极了当年那个贫穷却仍有骨气的他。

看着在球场上的王多鱼,金先生想笑:老王啊,你可真是低估了你的“孙贼”。就算他不接受二十万,也能不发挥失常地丢个五球啊。

他都可以真切地想到,那个老头子要看到一定会破口大骂:“你这个‘孙贼’,我呸!”

这时,他又肯定得乖乖拾起假牙给他带上。

这人也真是的,从前也没这坏毛病,偏是带了假牙后就不停地“呸呸呸”,又轻易不让别人碰他假牙,只得辛苦他一次又一次。

这坏毛病,莫非,是他给惯出来的?

3.

 

“王多鱼,你知不知道你爷爷其实有一个弟弟,也就是你的二爷(我家男人)。四九年的时候,(因为我)他跟家人闹翻,失去了联系。所有的亲戚都以为他死了……”

金先生麻木地说着,同时不停地眨着眼。

这金先生大概是有干眼病吧,不然就是……有病,对,一定是这样。——王多鱼这么想着。

之后的某一刹那,王多鱼十分之确认自己的观点是正确的,丫的就是有病,不然那么早举着个手掌就准备抽我个大嘴巴子是几个意思?

这个金先生是看过几遍啊,这么了解。

也不多也不多,也就是……一天至少看个十来遍。——这是金先生的回答。

“打小我爷爷就和我说,一定要做有把握的事。”

对上王多鱼邪猾的眼、狡黠的笑,金先生就知道,事情绝不可能那么简单,因为这个眼神他实在是太熟悉了。

可惜一旁的殷先生和赖先生是一无所知。

果然,不知所料——“我选择花光十亿。”

“我从来就没听过我爷爷的话。”

真是神似当年那个痞小子——“我爸让我离你远点。”“……”“不过我从来就没听过我爸的话。”

不过说实话,王多鱼这磕碜样长得真是不如当年帅气逼人的他,看来王家的好基因是没传给他大哥家啊。

“我要是违规,我二爷被掘坟。”

此刻,金先生给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放心,有我在,你没法违规。

当然,饶是教养再高的他也不禁在心里暗骂一句:你小子要是敢动你二爷坟,我就先把你给栽到坟里去。

 

4.

 

在王多鱼请赌神吃饭后,夏竹曾来找他谈过。

夏竹说,她被称作保险届的黑寡妇,可王多鱼却说她是他的吉祥物。

他想起,曾经也有人这样称呼过他,说他是他难能可贵的小金子。
 

彼时,他们已是成功人士。

不少保险届的同仁请教他白手起家的秘诀,他笑,转身一把搂住他:“多亏了凯瑞啊,他可是我的吉祥物。”

王宗耀是多变之人,就连回答问题也是随机应变,就是同一个问题也能随口就说、答出个花样来。

唯独这个回答,他始终如一。

饶是在富贵家庭里被教育得喜怒不形于色的金凯瑞,也是会在公共场合红了耳根、微露羞涩的,也是会在他面前捶足怪他贫嘴、嗔他讨厌的。

他们经常出入各大上流社会的晚会,不知有多少女人围在王宗耀身边,妄图勾搭上他这个看似是一夜暴富、跻身上流的暴发户,从此飞上枝头变凤凰。

偏这个呆子愣是不会婉拒人家,毫无绅士风度可言,好一点呢就是把人家当空气、当摆设,心情不好时可能就直接把酒泼人家身上,一脸的理所当然,事后还扬言:“老子就是受不了她身上那股狐狸精的骚味,用酒给她除臭还便宜她了呢。”

他笑他不懂香水。

他却挑起他的下巴,霸道地说:“我喜欢的又不是女人,了解香水做什么?不过你要是喜欢香水,我倒不介意去多了解了解。”

金凯瑞就奇怪了,自己这么个精明的人儿,怎么总在他面前吃哑巴亏。

很快他得出了结论: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和傻的人待久了,自然是会傻气一些。于是,他把这个总归成“是某个二傻子潜移默化的”。

可当下不知爱人所想、只见爱人懵圈的王宗耀发自内心地觉着小金真的是太可爱了,比外面那些妖艳货色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这种时候当然最好顺手捏一把他的脸:“还是我的小金子最好。”

5.

王多鱼在西虹市大肆表达他对夏竹的爱意。

他想,如果他们没生在那个时代,如果全世界都认可他们,如果……如果他现在还活着,想必他也会这般张扬吧。

看着那个粉红猪的热气球从窗外飞过,他笑了:老王啊,你这个“孙贼”不如你啊,你当年的花样他还在玩,不如你啊不如你啊……

他们在一起过的第一个生日,王宗耀还没发家致富,他也刚和家里摊牌正冷战着。

生日前夕,王宗耀翻墙进金家找他,好说歹说地把睡梦中的小少爷拐出家门,拽着直往他的出租屋跑。

推开门的那一刻,金凯瑞惊了。他从不让他来这儿,说是怕污了他的眼。

是了,他确实从小到大都没到过这样的地方,即使是动荡的那几年,他也仍然被家里保护得很好。他从不知道什么是贫穷,也不晓得贫穷多可怕。

但这时,他有的更多的,是感动,是震撼。

这片一览无遗的小天地,充溢了不知多少粉红气球,上面无一不写着“金凯瑞生日快乐,爱你”,字迹歪歪扭扭,一看就是那个说要为他读书的傻子写的。

他轻轻抚摸着面前的气球,感觉有些刺手。

不知道——这是他在多少个烈日下、冬风里卖了多少份报纸才换来的?

他见过的金银珠宝、奢侈饰品太多了,可都远远比不上眼前的这份更为珍贵。

他紧紧地抱住了身旁的这个人,像小猫一样蹭着他的肩膀。眼里火辣辣的,有什么液体流了下来,可他现在什么不想去想。

书香门第教他成为一个成熟稳重的翩翩公子,然而此时此刻,他只想躲在他的怀里做个撒娇惹人疼的孩子。

晚风微凉,王宗耀温柔的话语随风灌进他的耳朵里,酥酥麻麻的。

“小金生日快乐,我可是第一个祝你生日快乐的人。”

后来的每一年,第一个说“生日快乐”的——都是他。

那一年的他们,意气风发,即使一无所有,也觉得能在黑暗里拥抱彼此就很好,幸好,他们一起等到了黎明。

6.

王多鱼大概是个投资鬼才,十亿越滚越多,不到半月就翻倍了。

那晚,王多鱼来找他商量。

只要不违规,他并不在乎手段。

虽名为监督者,但他了解他的王先生,他是想把遗产给王多鱼的,作为补偿。

王宗耀青年时“大逆不道”,不顾一切抛开了家族去了台湾,年迈时又养在了台湾,即使落叶也不曾归根。

他硬是说家族不承认,他就不肯回来。

但金凯瑞心底清楚,他的王先生其实就是不敢面对,一如他当初逃离一样。

说到底,那时的叛逆些许年轻气盛,他从未后悔,但心中仍然愧疚未曾尽孝。

既然自己没有子孙,那就让大哥的后代过得好好的吧。

所以,在殷先生和赖先生直指他包庇时,他倒也脸不红心不跳。

我不包庇我自个儿的孙子难道要向着你们吗?开玩笑。

7.

 

金先生原本是想要“绑架”庄强来完成最后一个考验,后来,他发现了更合适的人选——夏竹。不为什么,他看得出王多鱼看着夏竹时眼里的炙热。

曾几何时,那人卧在病榻,依旧这样看着他,只是如今……

“金钱是冰冷的,爱人的手是温暖的。”

他如是说着,但说他是相信王多鱼吧,也不全然如此,毕竟只是短暂相处,尚未摸清其本性。他只是单纯地绝不怀疑王先生的“孙贼”会是个薄情寡义的人。

但他说这话时,不可否认的一点是——他想他的王先生了。他好想他,想再握握那人的手,对上他温柔的眉眼,虔诚地再说一句“我爱你”……

8.

  
王多鱼的到来,意料之中,毕竟是那个人的“孙贼”啊,他重情重义,他的子孙后代又能差到哪儿去?

只是一点,他实在不满。

即使王多鱼骂得再难听,他也不介意。废话,你以为那个市井气满满的人不会爆粗口?他说的脏话怕是比王多鱼吃过的盐巴都多。

但王多鱼想违规贿赂他。呵,怎么可能?除非他不是金凯瑞了。

答应了他的事,他一定要做到,绝不容许任何差错的发生。

就像他答应过的——他在临死前所说的“好好活下去”。

当然了,他要好好活着,替他看王家昌盛、子孙满堂,替他看花开花落、云卷云舒,替他看这个瞬息万变的世界。

老王,以后,我就是你的眼了。

9.

手下人按错了文件,把planB给放出来了。

他想起那时——王宗耀纵是对“孙贼”信心满满,可还是坚持录下了失败的版本,美名其曰保险:“这‘孙贼’不如我优秀啊,不准备个万全之策怎么行?”

行行行,全天下就您最优秀,您这做派,果然是为保险而生的。

金凯瑞这么想,也就这么说了。

那老匹夫倒是不要脸,一个含情脉脉的眼神飘了过来:“小金啊,我可不为保险而生,我是为你而生的。”

切切切,谁稀罕呢?

可又不知道是谁,在黄昏余晖中红了脸,还拿夕阳当挡箭牌。

“二爷你也是,这一辈子也没个一儿半女的,咋就不找个老伴呢?”

金先生也不知怎地,憋了这么多年没对外界公开过的消息,这时却忍不住了,大概是在他最爱的王先生的后代面前的缘故吧。

“严格地说,其实你应该管我叫二奶。”

祖辈们传奇的一生,只留给后人们这么一句轻描淡写的话语。多少喜怒哀乐、酸甜苦辣掩于其中,个中滋味也只有亲历者最能体会。

多鱼好像明白了,为什么二爷会孤身远走台湾,家里人又为什么从不提这位长辈。

只因——在那个年代,这种爱不仅是病,更是罪。
  

后来,大陆终于通过了同性恋法。

金先生终于以王家人的身份堂堂正正地走进了王家祠堂。

彼时,他已白发苍苍。

在陵园,他将那本象征着婚姻的小红本烧给了那个一辈子都有这个执念的老顽童。

当了这么多年长辈,可他依旧只想做那个在他面前能够胡作非为、哭笑随意的的孩子。

他断断续续地说着话,终究是泪不成声:“老王……我们、我们终于等到了。”

后记

后来的后来,王多鱼和夏竹的婚礼上,金先生也送了一块“金玉良缘”的牌匾。

他想,他也会这样祝福的。

不过这个好胜的老头子一定会认为他家“孙贼”不如他,说不定还会嘴硬着说:“这个‘孙贼’肯定是比不上你二爷幸福的,你媳妇儿肯定也比不上我这貌美如花、贤惠过人的小金,你要是敢反驳我就呸……”

他真想啊,真想再帮他捡一次假牙,在那人期待的眼神里给他带上,然后和他一起没心没肺地笑……

他真的,很想他……

人家都道是金玉良缘,俺只念金王良缘。

————

撒花撒花o(*^▽^*)o♪

我是一只蠢吃货
言若如笙

【耀金】悼念诗––写给你的长信番外

你曾说要给我取一个小字

一个只有你能叫的名字

辞典翻了好久也不甚满意

我说叫什么都可以

都依你

有一年你送我一只钢笔

金光灿灿俗气不已

想把它带到坟墓里

为你写一首情诗

问问你还认不认得我的字迹

手机真是个好东西

我录下了你的影像和呼吸

这是我最后的财富累积

你的声音还在空气里

这世界会变得拥挤

你曾说要给我取一个小字

一个只有你能叫的名字

辞典翻了好久也不甚满意

我说叫什么都可以

都依你



有一年你送我一只钢笔

金光灿灿俗气不已

想把它带到坟墓里

为你写一首情诗

问问你还认不认得我的字迹



手机真是个好东西

我录下了你的影像和呼吸

这是我最后的财富累积

你的声音还在空气里

这世界会变得拥挤


已经退了云村找我名字在简介

是王总拟兽的meme!
背景音乐:0.0?
没钱的只能用免费歌曲
补充AV号:AV52219261
最后有条不小心画的线请忽视

是王总拟兽的meme!
背景音乐:0.0?
没钱的只能用免费歌曲
补充AV号:AV52219261
最后有条不小心画的线请忽视

已经退了云村找我名字在简介
是王总的拟兽?是meme的一部...

是王总的拟兽?
是meme的一部分
不太像啊,我还是不会画

是王总的拟兽?
是meme的一部分
不太像啊,我还是不会画

nono今天更文了吗

[王宗耀x金凯瑞[]二爷爷和二奶奶的小故事

#其实去年十月底就写了,发上来纯属心血来潮

#其实也不懂还有没有人看,咳


    "你个不要脸的东西!" 

    同样的骂声每天都会从王家传出来,也就嚷嚷这几下大声的,接着就会把声音压低,还是在骂的,但是好歹别人听不着了。那年头满大街大喇叭哔哩叭啦地叫唤,不是真有人好事到拿着听诊器去贴门的那种听法,大概还是不知道王家到底有什么稀奇劲爆的八卦的。 

    王家太太那种每天才锣鼓喧天没两句就降级到苍蝇哼哼的谩骂,伴随着锅碗瓢...

#其实去年十月底就写了,发上来纯属心血来潮

#其实也不懂还有没有人看,咳


    "你个不要脸的东西!" 

    同样的骂声每天都会从王家传出来,也就嚷嚷这几下大声的,接着就会把声音压低,还是在骂的,但是好歹别人听不着了。那年头满大街大喇叭哔哩叭啦地叫唤,不是真有人好事到拿着听诊器去贴门的那种听法,大概还是不知道王家到底有什么稀奇劲爆的八卦的。 

    王家太太那种每天才锣鼓喧天没两句就降级到苍蝇哼哼的谩骂,伴随着锅碗瓢盆和地板亲密接触的哐当声,从窗户和门框的每一个缝隙朝外窜,从这个月初开始,每天铁定都有。 

    那个时候最大的事莫约也就是丈夫出轨,没什么人会往儿子出柜这方面想的。一开始还有好奇的,打听也没打听出什么来,日子一久,也就没谁再当回事了。 

    金凯瑞脖子上围了条黑色的大围巾,往上拽拽遮住大半张脸,就露出双乌溜溜的眼睛。他捂住鼻子小心翼翼地瞅瞅四周没什么人注意他,这才迈着鸭子步挪到窗台下,捡了块石头反手往上一抛。石头"乓"的正中玻璃,带起整块玻璃嗡嗡的震动,没碎。这本事还是他砸了王家五六块玻璃才练出来的。当年王宗耀挨他妈关屋里写作业的时候金凯瑞也这么干,没少挨骂,还赔了几个星期的早餐钱当学费。后来本事练上来了,他一砸窗户王宗耀就探头出来,干脆利落往外一翻,就能忘掉所有作业带来的忧愁。 

    但是今天不一样。 

    他不是来找王宗耀出去玩的。 

    金凯瑞还没数到50个数窗就开了,他立马站起来往窗沿上趴,趴的时候也没忘了往王宗耀身后的门看看,省得冷不丁有大人出没。 

    "没事,我妈出门了。"王宗耀刚想开口就扯到嘴角的伤口,疼得嘶一声倒吸凉气,下意识缩缩脖子,冷风立马从空出来的毛衣领子边上灌进来,冻得他结结实实地打了个寒战。 

    缓了好几秒他才补上后半句:"你别担心啊,什么事都没有。" 

    金凯瑞本来看他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还觉得怪心疼的,一听他这话心里就来气,手指没好气的往他嘴角一戳:"什么叫一点事没有,疼就疼了,我又不会笑你。" 

    王宗耀绷不住了,立刻破功嘿嘿嘿地笑个不停,握着金凯瑞的手一个劲往手心拢,活脱脱一个愣头青傻小子:"还是我媳妇心疼我。" 

    王宗耀从小火气就足,一年四季就和一移动小火炉似的。他知道金凯瑞怕冷,没事就喜欢把他媳妇手拢手心里捂着,美名其曰给你暖手,实际意图不言而喻。这不暖着暖着就把人给暖到手了。 

    熟稔的温度顺着皮肤游到血管里,又顺着血管蔓延到心脏,就是金凯瑞吹了半天冷风还听他贫嘴也生不起气来了,恶狠狠瞪了一眼就算完事了。 

    金凯瑞看了他一眼,不安地绷紧身体,显出几分不知所措来:"你妈还是…" 

    王宗耀知道他想说什么,扬起的嘴角慢慢变回平缓的线条,他沉默半晌,轻轻点了点头。不过片刻,他又把手心拢了拢,大拇指指腹缓慢地摩挲着恋人的手背。 

    "你放心吧,不要什么我能不要你呢。" 

    隔天后半夜里,王家后院似乎传来了重物落地的声音。 

    王宗耀和金凯瑞的少年时代里那段无忧无虑的时光,在摩托车发动机的轰鸣声中,彻彻底底的被划分为过去时。 

    后来王宗耀得了癌症快要翘掉的时候,天天都嚷嚷着要给他大哥的孙子写留遗嘱。老头子哆哆嗦嗦的把假牙塞到嘴里,磨磨牙咔哒咔哒确定待会应该不会说着说着就给激动飞了,这才拍拍椅把准备开始录。 

    老爷子和他老伴逗比了一辈子,终于能演一回豪门电视剧里的凶恶老头,裹着紫红色的金丝绒外套,凶巴巴地瞪着镜头,那力道差不多能把眼珠子瞪出来。 

    金凯瑞就搁旁边站着,看王宗耀这幅样子就觉得真是个傻缺玩意,一个劲捂着嘴强行把笑憋回去。这个艰难困苦的行为在王宗耀把假牙呸出来的时候戛然而止,金凯瑞实在是没忍住,拍着身边摄影师的肩膀几乎给人拍出工伤来。于是刚拍的那条就作废了。 

    金凯瑞忍笑快忍断气了,他拍拍王宗耀的肩膀颇为语重心长:"别瞪了,眼珠子瞪出来了就看不到我了,那多可惜啊,来,再来一条多享受几次做恶毒老头的感觉。" 

    王宗耀这才作罢,又摸了摸假牙,一拍椅把:"再来一条,老金你给我憋住咯,不许笑。" 

    后来这一条其实也没拍多久,比拍电影快,不到十个小时就拍完了。 

    没办法,他老伴笑点太低。 

    没办法,他又不舍得把他老伴赶出去。 

    王宗耀给王多鱼拍的最后一个视频还分俩版本,第一版拍完的时候,镜头关了半天王宗耀还没回过神,拉着金凯瑞的手摸摸索索地嘀咕:"你说我这大孙子不能这么混吧…" 

    金凯瑞知道他没儿没女几十年了,今天乍一下直接跳级升爷爷了,其实心里十分嘚瑟,只是这会自己突发瞎想。他拍拍王宗耀的手,哄小孩一样哄王宗耀:"不能不能,好歹是你孙子是不是,肯定和你一样有情有义。" 

    王宗耀这才像被捋毛的老狗一样放下心来,招呼着人拍下一条。 

    后来呢? 

    后来王宗耀死了,日月轮转,生老病死,自然得不得了的事情。 

    金凯瑞送走最后一波来参加仪式的宾客,又把司机也赶到外边等着。人来人往的喧哗骤然变成萧萧寂寂,他突然才有了王宗耀已经不在了的实感。 

    金凯瑞盯着那块墓碑看了老半天,眼眶倏地就红了,他仰头看向灰蒙蒙的天空,过了好一会才单手撑着伞蹲下来,从口袋里掏出手帕给他长眠地底的恋人擦拭家门。 

    天上哗啦啦的下着雨,刚擦干净的地方又很快的被雨水打湿,冷冰冰的,硬邦邦的,根本没有王宗耀的半点影子。 

    他吸了吸鼻子,没哭,把湿透了的手帕叠好揣回衣兜里,摸了摸那块硬邦邦冷冰冰的石头,扶着竹拐站起来,声音有点哑:"老王啊,我走了啊。" 

    金凯瑞其实一直觉得,王多鱼虽然窝囊,但好歹有情有义。 

    他站在破旧的烂尾楼里,背对着暗金色的夕阳,陪着王多鱼一起看王宗耀留下的最后一段录像。他总算没让王宗耀最后那点愿望落空。 

    纵然是他陪王宗耀一块录的,在看到那个老男人哆哆嗦嗦地塞假牙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觉得,这老男人真的是个装恶人都缺点火候的老傻蛋。 

    他有点想笑,但是又觉得不太笑得出来。最后他也没勉强自己,他看着画面里的王宗耀,轻轻点了点头。 

    他想,这大概是他最后一次看到王宗耀了。 

    突然眼眶有点热,他不停地眨眼,抬起头试图把眼泪倒回去。 

    他对王多鱼说,严格来说,其实你应该管我叫,二奶。 

    他还想跟上点潮流给人家来个wink,果不其然的惨遭失败,瞅着像个眼皮抽抽非得挤吧的。 

    他听到王宗耀对王多鱼说: 

    祝你幸福。 

    这是王宗耀和金凯瑞这辈子都没从和他们有血缘关系的人嘴里听到过的话。大概王宗耀这个老逗比别看平常一副乐呵呵的样,其实骨子里还是固执地觉得,有家人祝福的爱情才是美满的吧。 

    金凯瑞如释重负般长长地出了口气,嘴角弯弯笑了出来,竹拐轻轻敲在水泥地上发出哒哒哒的声响。 

    他背对着暗金色的夕阳,仿佛被爱人拥在怀里那么温暖。 


还是叫琦少吧

西虹市首富

二爷二奶

太好嗑了吧😭😭😭😭😭😭

西虹市首富

二爷二奶

太好嗑了吧😭😭😭😭😭😭

已经退了云村找我名字在简介
入坑入坑我画完了,这是皇家大翔...

入坑入坑
我画完了,这是皇家大翔队的拟兽,
貌似西虹市首富tag这里没有兽圈的吧?
真不记得大翔logo什么样了,
头上那个就当是吧。
红色是守门员的衣服颜色,
黄色主色?

入坑入坑
我画完了,这是皇家大翔队的拟兽,
貌似西虹市首富tag这里没有兽圈的吧?
真不记得大翔logo什么样了,
头上那个就当是吧。
红色是守门员的衣服颜色,
黄色主色?

格砸

悄悄地来宣个群哈~
喜欢腾妹的朋友们!
求求你们看看我们!(日常卑微)
目前人很少所以请来肆意耍!
同剧组也全开放哟!
随时欢迎!cp自组!莫得太多要求!
来玩呀来玩呀来玩呀!
快乐就对了!
(小声哔哔一句再
张弛 夏洛 钟老师已有
不重皮! 不重皮! 不重皮 !)
嗯!就是这样!
群主搁这儿捏 @咕咕柒 (人超好!可以随意殴打和欺负哈哈哈)

悄悄地来宣个群哈~
喜欢腾妹的朋友们!
求求你们看看我们!(日常卑微)
目前人很少所以请来肆意耍!
同剧组也全开放哟!
随时欢迎!cp自组!莫得太多要求!
来玩呀来玩呀来玩呀!
快乐就对了!
(小声哔哔一句再
张弛 夏洛 钟老师已有
不重皮! 不重皮! 不重皮 !)
嗯!就是这样!
群主搁这儿捏 @咕咕柒 (人超好!可以随意殴打和欺负哈哈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