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西谷夕

72056浏览    1290参与
仲大柳洞

2019.11.19

刚洗完澡的西谷前辈 热呼呼的好想抱抱(妄想

2019.11.19

刚洗完澡的西谷前辈 热呼呼的好想抱抱(妄想

阿扁 STOCKHOLM
排球少年!!【视角是对面的二传...

排球少年!!【视角是对面的二传手

排球少年!!【视角是对面的二传手

弈酒
调色 160鲜明地从2m高墙上...

调色

160鲜明地
从2m高墙上方穿过

调色

160鲜明地
从2m高墙上方穿过

驹然

【东西】脑了一个姿势(ABO,是🚐

就想到……

散发着香喷喷奶油味的omega小谷在高氵朝过后整个人都无力地靠在酒香alpha旭身上,小谷的腿被旭的腿从中间分开到两边、软绵绵地贴着旭的双腿外侧。穴里,旭的那根还是石更硬的。他看着小谷通红的脸颊,沉默着更兴奋了些,按住小谷的胸口、往入口已经变得氵显软的生|歹直|腔里探。

小谷感受到旭的意图,下意识地想撑起身子,但本来气力就比不过旭的小谷现在这样更没法挣扎,只好用微哑的嗓音说“不要”。旭侧头亲吻小谷的眼角,转而贴到小谷的耳边轻声安慰:“我慢一点……”然后咬|住小谷的耳垂轻轻吮|吸。

小谷整个人都轻飘飘的,嗯嗯唔唔了几声,一点也不想说话——此前两个人已经经历了三天的发忄青期了。

但是当旭的那个...

就想到……

散发着香喷喷奶油味的omega小谷在高氵朝过后整个人都无力地靠在酒香alpha旭身上,小谷的腿被旭的腿从中间分开到两边、软绵绵地贴着旭的双腿外侧。穴里,旭的那根还是石更硬的。他看着小谷通红的脸颊,沉默着更兴奋了些,按住小谷的胸口、往入口已经变得氵显软的生|歹直|腔里探。

小谷感受到旭的意图,下意识地想撑起身子,但本来气力就比不过旭的小谷现在这样更没法挣扎,只好用微哑的嗓音说“不要”。旭侧头亲吻小谷的眼角,转而贴到小谷的耳边轻声安慰:“我慢一点……”然后咬|住小谷的耳垂轻轻吮|吸。

小谷整个人都轻飘飘的,嗯嗯唔唔了几声,一点也不想说话——此前两个人已经经历了三天的发忄青期了。

但是当旭的那个再次往里前进的时候,小谷还是情不自禁地发抖,下面颤抖的肉绞得紧紧的,旭赞叹地喘了一口气,氵显热的气息呼在小谷那截细白的脖子上,已经布满咬痕的|月泉|体红而热,吸引着旭再次含住了那块皮肉,小谷颤得更厉害了,向后撑在床上的手抓皱了床单、一条腿半是抗拒地踩在旭抬起的膝盖上,脚趾紧张地包住那块圆地。

进去的部分越来越多,小谷喉咙发出呜呜的声音,旭的一只手掌在小谷前胸暧昧地抓扌柔,另一只安静地放在腹部与下身之间。

那根彻底进去的同时,他加深了对小谷的标记。

小谷的颤抖慢慢停止,抬起头向旭索吻,旭微笑地含住了对方的唇|舌,吻毕,旭便从床上坐起,抱住小谷的身子让他渐渐变成跪|趴的姿势,他在后面跪好了,盖住小谷的后背,一手撑住自己、一手抚过小谷的大腿,凑近他的耳边轻声赞道——

“乖孩子。”


END


日,我🐍了,成熟的asahi太棒了!!!


陆咕
忙到没时间画画……(是拿十分钟...

忙到没时间画画……(是拿十分钟摸鱼装作更新的样子)

忙到没时间画画……(是拿十分钟摸鱼装作更新的样子)

驹然

你经过我

*CP:东西(因为他人视角,不知道会不会显得少)

*第二人称,你的单箭头

*然而其实这也是我搞noya系列的一篇脑洞,虽然并没有真的搞noya🤔🤔🤔🤔

以下正文

————————

你遇见他的时候是冬天。

一次平常的两校友谊赛。

你当时一年级,在厕所碰到他的时候他正在通电话,明朗的笑容在你心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印记,你怔怔地看着他——这个比你矮了一个头的、像孩子一样的人——是乌野的一年级吗?

很快你就得到了答案。

你站在场外,攀在栏杆上看着他,所听到的对他的称呼都是“前辈”——

他大笑着回应后辈的呼唤,跳起来按下高大后辈的脑袋,不甚清晰的声音传进你的耳中,你默默记在了心里。

他们走的时候,你跟上去观望,却没有看...

*CP:东西(因为他人视角,不知道会不会显得少)

*第二人称,你的单箭头

*然而其实这也是我搞noya系列的一篇脑洞,虽然并没有真的搞noya🤔🤔🤔🤔

以下正文

————————

你遇见他的时候是冬天。

一次平常的两校友谊赛。

你当时一年级,在厕所碰到他的时候他正在通电话,明朗的笑容在你心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印记,你怔怔地看着他——这个比你矮了一个头的、像孩子一样的人——是乌野的一年级吗?

很快你就得到了答案。

你站在场外,攀在栏杆上看着他,所听到的对他的称呼都是“前辈”——

他大笑着回应后辈的呼唤,跳起来按下高大后辈的脑袋,不甚清晰的声音传进你的耳中,你默默记在了心里。

他们走的时候,你跟上去观望,却没有看到那个人。

“小谷前辈!——”

“哦!——来了!”他的声音从你背后渐渐靠近,你转过身,他恰好擦过你的手臂跑下去,朝着乌野的众人挥手。

……再见。

你心里默默念道。


周围的人注意到了你的心不在焉,问你怎么了,你摇了摇头,对这模糊的感情并不打算多言。


再一次遇见他,是你无聊在街上闲逛、不知不觉就坐车来到了乌野高中所在的街道、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乌野高校大门附近、不知不觉就望着大门发呆的时候。

你看到他背着紫红色挎包兴奋地跑了出来,一下子攀在了一个高大的男人身上、双腿缠得紧紧的,那个男人扎着一个小辫儿、留着短短的胡须,亲昵地在他脸上亲了一口,于是他也回以一个吻,两人说了一会儿话,他便从对方身上下来,男人取下他身上的挎包,挎到了自己身上,一只手放在他后背上。

你看着这个场面,心情复杂地抿了抿嘴。他们向你走来的时候,他好奇地看了你一眼,然后静静地从你身边走过,估计觉得你眼熟,但又想不起来。

“……”

你轻轻地叹了口气,说不清是遗憾还是难过。


第三次见到他的时候,你已经三年级了,彼时你是球场上的一员,在与乌野对决的时候,你一眼就在观众席看到了他,他的发型已经有了明显的不同,但他身边坐着的还是当年那个男人。

那场比赛你们队输了,队友说你状态不好,让你好好休息,你低声嗯了,队长看你情绪不对,把你拉到一边单独谈话。

“你到底怎么了?今天出发前还好好的。”

“我……一年级的时候可能喜欢上了一个人,今天,我又看到他了。”

“……所以呢?你还喜欢她吗?”

“我不知道,大概。”你犹豫道:“本来,这个喜欢……很早就被抹杀掉了才对。不知道为什么……”

“唉,好好休息吧,你真该多培养点兴趣,或者说,如果你更喜欢排球就好了。”

“……是吧。”

你和队长走回团队的路上,与乌野恰好遇上,他们朝你们打了招呼,队长回应了他们,说了几句客套话,你只注意盯着那个矮小的背影看了,他的手和旁边那个男人的手交缠在一起,男人注意到了你的视线,面无表情地看着你。

呜哇,真可怕。

他顺着男人的视线看向你,眨了眨眼,没发现不对的地方,又转过头看向男人,男人微微笑道说没什么,两人便又同乌野的众人说起了话。

你强忍住苦涩的泪水,从他身边静静地走过,轻轻道了一声——再见(さようなら)。

——说给他,更说给你。


end



驹然

人活着就是为了搞noya

ATTENTION:

*本变_态又来了,依旧搞noya(会本垒)

*睡(女干),后面noya会醒

*依旧第二人称,你Xnoya

*不可避免会有点OOC,不喜慎入

如果可以接受

————————

你很少会有比西谷醒的更早的时候,估计是昨晚上太累了,西谷现在还呼吸沉沉地熟睡着。

外面天还比较黑,窗帘又是遮阳的,所以屋子里现在还像晚上一样。你那蓬勃的生命力在早上总也控制不住,尤其是当昨晚上缠绵的对象静静地睡在你旁边时,那股欲望简直迫不及待地想要释放出来。

你小心翼翼地在被子里翻到西谷上方,让透风的位置尽可能地少,一只手臂撑住自己的身体,一只手则沿着西谷的腹部往下伸去——平滑的腰腹、凹陷的肚脐、稀疏的耻毛,绕过平静的一...

ATTENTION:

*本变_态又来了,依旧搞noya(会本垒)

*睡(女干),后面noya会醒

*依旧第二人称,你Xnoya

*不可避免会有点OOC,不喜慎入

如果可以接受

————————

你很少会有比西谷醒的更早的时候,估计是昨晚上太累了,西谷现在还呼吸沉沉地熟睡着。

外面天还比较黑,窗帘又是遮阳的,所以屋子里现在还像晚上一样。你那蓬勃的生命力在早上总也控制不住,尤其是当昨晚上缠绵的对象静静地睡在你旁边时,那股欲望简直迫不及待地想要释放出来。

你小心翼翼地在被子里翻到西谷上方,让透风的位置尽可能地少,一只手臂撑住自己的身体,一只手则沿着西谷的腹部往下伸去——平滑的腰腹、凹陷的肚脐、稀疏的耻毛,绕过平静的一根,来到双腿根处,你留恋地抚摸了几下内侧柔软的皮肉,便继续顺着大腿往下摸,顺势将西谷的大腿拉开到身侧。你换了一边,把另外一条腿也拉开之后,卡进了西谷的两腿之间,手指从正面挤进了过了一晚重新紧致的穴里,但扩张起来好歹比昨晚要快得多,你觉得差不多了便重新没入了西谷体内,轻轻摆动腰臀,只舍得在最后临界点时激烈地动作一番,而这对于睡着的人来说,撞击也太明显了。

西谷迷糊地睁开了眼睛,身体被压着动弹不得,在他完全清醒之前,你就释放了出来,他感受到有什么东西洒进体内,下意识地夹紧了双腿,手臂死死地缠住你,喉咙里也发出一连串模糊的叫声,比平时清醒所花的时间延长了不少。你爱怜地在他额头上印下一个吻,他的意识仿佛才彻底回笼,用穴绞紧放在自己里面的东西,不可思议地看着你:“明明、明明,我记得你拿出来了的……”

“……”看他记忆不是很清楚,你有意想要捉弄,便同样不可思议地回答:“什么啊, 明明是你睡觉的时候缠着我要含着我睡觉的!”

“!!……???”西谷一脸问号,“我明明一沾枕头就睡!……”

“所以都说 了是你睡着的时候……估计是梦游!”

“什么啊!”

“你缠我缠得紧,非常渴求的样子,当时我就想啊……小谷你虽然不是很懂床上的事情,但是,出乎意料的色忄青啊——”西谷捂住了你的嘴,虽然因为太暗了看不清脸色,但你也能想象到他双颊通红的样子。

“你在唬我!明明就是你早上孛力起了吧!你想做这种事干嘛不叫醒我!”

你拉开了西谷的小手,知道自己语气太得意忘形所以暴露了,遂无奈回答:“小谷真是聪明啊,还以为能把你逗过去……哇哇,疼!”西谷毫不留情地扯住你的两颊,一只脚抵住你的大腿往外推:“你也是时候扌犮出来了吧,不——要——脸——先生!”你唔唔地想耍无赖,两只手捏住了西谷的臀肉,瞬间坐了起来,西谷“哇”了一声,两只手连忙环住了你的脖子,你回复了状态的活力又往深处探了去,西谷嚷嚷着你“耍赖皮”,一边却又被你扣的死死的,不久又啊啊地叫嚷起来,颤着身子高氵朝了。

——————

要说的话……其实一直很好奇noya在敦伦事上有什么反应,或许不知所措,或许carry全程,或许反而乖巧……🤔🤔🤔🤔🤔


杂酱冷面
每周画小排球打卡~已经坚持了四...

每周画小排球打卡~
已经坚持了四个星期啦(ꈍᴗꈍ)

每周画小排球打卡~
已经坚持了四个星期啦(ꈍᴗꈍ)

湶の水
小排球 水彩法比亚诺细纹100...

小排球 水彩
法比亚诺细纹100%棉300g
第一行 梵高水彩24色
第二行 史明克学院级 24色

小排球 水彩
法比亚诺细纹100%棉300g
第一行 梵高水彩24色
第二行 史明克学院级 24色

驹然

搞noya?搞



就是想搞小谷哇,平时惯着他,陪他玩、陪他乐、陪他上天,真到执行情侣义务的时候这人硬巴巴地说要在上面,动来动去结果又什么都不会,难为情地向你求助,你勉为其难实则心里乐翻天,心想幸好自己做了准备工作、好好学习了专业知识,终于可以有一方面比他厉害。

然后小谷眼睛就滴溜溜地转,看你怎么做,亲也亲了,摸也摸了,你说该进去了,小谷装傻说进哪呀,要不我进?实际上却敏感地腿根发颤,轻易地就被反压到了床铺上。

小谷为了寻求安全感双腿缠到了你腰上,不停地问怎么做啊怎么做啊你告诉我,然后你就露出了凶器,手指头先沾了润滑滋润感情的道路,他浑身紧绷,穴里咬得很紧,你说这不行,小谷,放松一点,但他一时又调整不过来,嘴巴闭得紧...



就是想搞小谷哇,平时惯着他,陪他玩、陪他乐、陪他上天,真到执行情侣义务的时候这人硬巴巴地说要在上面,动来动去结果又什么都不会,难为情地向你求助,你勉为其难实则心里乐翻天,心想幸好自己做了准备工作、好好学习了专业知识,终于可以有一方面比他厉害。

然后小谷眼睛就滴溜溜地转,看你怎么做,亲也亲了,摸也摸了,你说该进去了,小谷装傻说进哪呀,要不我进?实际上却敏感地腿根发颤,轻易地就被反压到了床铺上。

小谷为了寻求安全感双腿缠到了你腰上,不停地问怎么做啊怎么做啊你告诉我,然后你就露出了凶器,手指头先沾了润滑滋润感情的道路,他浑身紧绷,穴里咬得很紧,你说这不行,小谷,放松一点,但他一时又调整不过来,嘴巴闭得紧紧的,瞪着大眼睛瞅着你,你没辙,嘴唇变身蜻蜓在他脸上到处飞来飞去,把人逗笑了,一阵呵呵笑过之后,好歹没那么严肃了,他就说你进来啊,等好久了。你说不行不行,得好好扩张。

我觉得行了,小谷低声嘀咕。

我觉得不行,你反驳。

既然你不行,那我来吧。小谷笑哈哈地说。

咳咳,我觉得我还是挺行的。你好好扩了,觉得终于可以了,才慢慢磨进去,刚进去那一下他还条件反射地颤了一下身子,等进去得越来越多,小谷的喘气声也更好听了,呼出来的气热喷喷地洒在你脸上,你觉得更兴奋了,忍不住动了一下,小谷被撞的哇了一声,你和他两个人互相对了一眼,你觉得那一声真可爱,他觉得那一声有点丢脸,但很快丢脸不丢脸这事就被抛诸脑后了,小谷在这方面依旧坦诚,嗯嗯啊啊地特别好听,精力旺盛地跟只小兔子似的。

没了

👌👌👌


H rt

这次要参cp25 排球有专区了!!!(爆哭
打算做金属挂件 双面两套队服 先做了个效果 具体啥样等做出来再放图(终于要拥有我cp的挂件啦!!开心大叫

顺带悄悄说 我想搞个东西的r本(我知道我上次也这么说 但这次是认真的!请大家监督!

这次要参cp25 排球有专区了!!!(爆哭
打算做金属挂件 双面两套队服 先做了个效果 具体啥样等做出来再放图(终于要拥有我cp的挂件啦!!开心大叫

顺带悄悄说 我想搞个东西的r本(我知道我上次也这么说 但这次是认真的!请大家监督!

林木安

西谷夕短篇

今天是你跟西谷同學在一起的第二天。


昨天他邀請你一起去看電影,你興奮得睡不著早早起床打扮自己,還提前10分鐘出現在約定地點。


結果你就看到了比你還早到的西谷。


他穿著粉色的外套搭配內里白色襯衣下身一條黑色褲子。


你美顏濾鏡開了一百倍,怎麼看都覺得小谷好帥,嗯沒錯是很帥!雖然有點瘦小但這樣很可愛啊!


「你來了呀,為什麼站在那裡不過來?」西谷走到你面前說道。


遠處看覺得西谷很瘦小的你,當對方走到自己面前完全沒有這種感覺。西谷讓人覺得很安心呢,不由自主想靠近他,瞭解他。


「抱歉,我發了一會呆。」你微紅臉說道。


隨後你們兩...

今天是你跟西谷同學在一起的第二天。

昨天他邀請你一起去看電影,你興奮得睡不著早早起床打扮自己,還提前10分鐘出現在約定地點。

結果你就看到了比你還早到的西谷。

他穿著粉色的外套搭配內里白色襯衣下身一條黑色褲子。

你美顏濾鏡開了一百倍,怎麼看都覺得小谷好帥,嗯沒錯是很帥!雖然有點瘦小但這樣很可愛啊!

「你來了呀,為什麼站在那裡不過來?」西谷走到你面前說道。

遠處看覺得西谷很瘦小的你,當對方走到自己面前完全沒有這種感覺。西谷讓人覺得很安心呢,不由自主想靠近他,瞭解他。

「抱歉,我發了一會呆。」你微紅臉說道。

隨後你們兩個人並肩走進電影院。

你們看的這部是西谷選的,是現在很火的《天氣之子》,劇情很好,非常適合情侶觀看。

至少你們因為這部電影感情升溫了不少,西谷敢偷偷牽起你的手了。

在一起的時間總是很短暫,已經到你家了。

「今天我過的很開心,謝謝你西谷同學。」說完你不捨的放開兩人牽著的手。

西谷突然握緊你的手。

「吶,我們在交往了吧,還叫我西谷同學嗎?」西谷臉紅紅的卻正視著你。

「那西谷同學想讓我叫你什麼?」你低著頭看著地面。

「夕...」

「嗯?西谷同學說什麼?我聽不太清。」

「夕,叫我夕啦,我們不是在交往了嗎,還喊名字多陌生啊。」

「哼哼~我知道了,夕醬~」

「嗯...多叫幾聲。我想聽你喊我名字。」西谷刮刮鼻子不敢看你。

「夕醬~夕醬~夕醬~夕醬...滿意了嗎夕醬~」你彎腰看著不敢看你的西谷。此時他整張臉已經非常紅了,耳朵也是。

「怎麼可能滿意...我最喜歡你了啊。聽多少次都不夠啊。」你還沒反應過來就被西谷推進你家的院子里。

「好了啦,快進去吧,別著涼了。晚安,明天學校見。」西谷同學背對著你揮揮手慢慢走了。

「晚安~夕醬。我也最喜歡你了哦。」你在院子里低聲說到,對著西谷的背影揮揮手,直到看不見他的身影才走進家。

————————————


PS.1《天氣之子》阿林還沒看,這個短篇是來自某軟件的腦洞,軟件是通過你發送某條信息回復你的這種。例如:今天去看了電影。


10.18阿林去看了《航海王:狂熱行動》當時還沒玩那個軟件,10.24阿林下載了某軟件,開啟了能給阿林腦洞的某軟件。


PS.2   10.25阿林二刷了《航海王:狂熱行動》,這個腦洞來自於這部劇場版,不過這部劇場版不太適合這個腦洞,阿林就選了最近很火的新海誠。


PS.3《航海王:狂熱行動》非常好看!


趕上3號的尾巴,晚安啦~小可愛們~


温惑Raw

【西日】Se I ’amore 如果爱(下)

街头艺术家西谷×留学生翔阳的弗罗伦萨相遇。上篇请戳合集上一篇。
私设&大型ooc预警。
不负责任的温式爱情美学,以及更加不负责任的温式艺术盲论。有小巨人客串小彩蛋。
全篇1w1字,下篇约6500。
——————————————————————————
 
【Se I’amore】  如果爱(下)

 

夜晚。

两个人影在弗罗伦萨曲折的巷道间狂奔,狂乱的脚步将温和的夜风远远抛向了身后。

直到抵达“目的地”,西谷夕才终于松开了两人紧紧交握的手。

他们在一堵矮墙后停下来,喘气的粗声都重叠在一起,在静夜里重重地丢掷一地。

这一带有些荒凉。...

街头艺术家西谷×留学生翔阳的弗罗伦萨相遇。上篇请戳合集上一篇。
私设&大型ooc预警。
不负责任的温式爱情美学,以及更加不负责任的温式艺术盲论。有小巨人客串小彩蛋。
全篇1w1字,下篇约6500。
——————————————————————————
 
【Se I’amore】  如果爱(下)

 

夜晚。

两个人影在弗罗伦萨曲折的巷道间狂奔,狂乱的脚步将温和的夜风远远抛向了身后。

直到抵达“目的地”,西谷夕才终于松开了两人紧紧交握的手。

他们在一堵矮墙后停下来,喘气的粗声都重叠在一起,在静夜里重重地丢掷一地。

这一带有些荒凉。借着墙边唯一的街灯,日向翔阳能看到斑驳的墙面布满了年代久远的涂鸦。同时,顺着风向,从墙后飘来一股浓重的异味。

在呛人的气味中,日向翔阳不解地拧起了眉。

这里是……垃圾场?

西谷夕带他来这里做什么?

然而西谷夕并没有打算给他犹疑的机会。

青年已经敏捷地攀上了墙头,回过头,嘴角咧开一个在黑夜里闪着光的明朗笑容。

“嘿,留学生。”

“下来看看。”

那个笑容似邀请又似挑衅,一瞬间就把小留学生骨子里少年气的斗志勾了起来。

日向翔阳深吸一口不怎么好闻的空气,鼓了鼓腮 。随即就如展翅的鸟儿一般舒展双臂,向前奔跑了几步,一跃而上——

少年的身姿凌空而起。

他似一只自由的鸦鸟冲破囹圄,在西谷夕因惊诧而睁大的的瞳孔中烙印下一片轻盈的残影。

那一瞬西谷夕在少年的身上捕捉到了某种似曾相识的特质,熟悉得令他心颤,却难以言说。

双脚稳稳落地。

同时,日向翔阳的双眼亦睁大了。

某些东西正带着侵略性的力量迎面袭来,在少年柑橘色的瞳仁里覆盖上浓重的黑影。

乌鸦,他看到了乌鸦。

漆黑的群鸦扑面而来。

黑羽纷扬而落。

无数双棕褐色的眼珠把日向翔阳定在了原地。

那些污迹斑斑的、琥珀一般的眼珠,历经时光的褪色与剥蚀依然明亮如初,他们跳脱出禁锢的平面,释放着鲜活慑人的光芒。

群鸦注视着他。

腿迈不开,亦说不出话。此刻他的身体自脚踝至喉管,都经受着同一频率的震颤。

尖锐的痛感直扎进灵魂。

  

 

“《乌鸦》。”

西谷夕的声音从身后轻轻飘落下来。

“巴塞罗那最富传奇的街头艺术家——小巨人,毕生最得意的作品。可惜不为人知。”

“和那些一个拱顶就描上一两个月的老家伙不同,完成《乌鸦》只用去了他一天。《乌鸦》只是他的即兴之作,这条街上至今还流传着各种各样的传说。据说他在路过垃圾场时忽然跳了上去,就踩在垃圾山上作画,再够不着的高处嘛……”

“那位小巨人的身量可不比我们高多少,可传说他绘制壁画时从不使用梯子。”

“猜猜他是怎么做到的?”

西谷夕忽然笑了起来。同他的为人一样,连他的笑声也是极豪气的,若群鸦在暗夜里肆意飞撞。

“是‘跳’。”

“高处的每一笔,都是他在跳起来的那个瞬间描绘的。”

“这就是小巨人的传奇。”

  

那些深黑色的线条粗犷又凌厉,大胆的手法宛若泼墨,每一笔都饱含着野性的张扬。乍看只觉杂乱无章,但却莫名地能使人捕捉到一线凝聚的力量,就好似每一笔每一划,都隐隐地在朝着同一方向聚合而去。

作画者在传递一个清晰的信息:这群乌鸦有一个相同的目标——

答案或许就是“自由”。

 

 

凉夜里,青年戏谑的笑声终于把日向翔阳的心神拉了回来。

“嘿,舍不得走了吗?”

“没关系。我知道一个可以尽情喝酒的地方。”

西谷夕单手一撑墙头,一个利落的大翻转就稳稳落了地。

青年背过身,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双手随意地抄在牛仔裤的兜里,身姿挺拔,留给日向翔阳一个镀着灯光的不羁背影。

“愣着做什么,走啊。”

“带你去看‘乌鸦的集会’。”

  

  

  

“砰咚!”

Raw的大门被以粗暴的方式一脚踹开,酒吧的室内一瞬就被灌满了弗罗伦萨潮湿的风。

“又是你小子!西谷!”

酒吧老板在柜台后怒不可遏地大吼起来,“总有一 天这扇门会被你和田中给整退休!”

“说什么呢,再精良的门也总有他退休的那天。”

挑染着一缕金发的痞气青年收回踹门的右脚,踩着马丁靴大摇大摆地走进了门,身后跟着因第一次出入酒吧而一脸不自在的小留学生。

乐队、舞池、碎钻一般铺撒的彩灯、色彩鲜亮的鸡尾酒、堆砌漂亮的香槟杯塔.……酒吧的一切对日向翔阳来说都太新鲜了,小留学生的眼睛已经无法控制地满屋子乱瞟。

“嘿,西谷!”

从酒吧里侧的包厢里忽地钻出了一对男女。

“就等你小子啦! "

一个朋克打扮的金发美女快步窜到两人面前,熟络地一掌呼在了西谷夕肩头。

“喂,说好的女孩子呢?怎么没带你的女朋友过来?”

和尚头青年的眼神在热切中透着一股子猥琐劲儿。他开始围着西谷夕东张西望寻找所谓“女朋友”,直到和他身后的日向翔阳对上了视线。

“哦呀!这位是?”

两人以一模一样的语调喊了起来。

“西谷,这也是你的观众吗?”

来自东方的小留学生对这两人典型的地中海式热情极不适应,怯怯地后退了一步。他注意到这两个青年男女的容貌极为相似,像是一对姐弟。

“不,从他的年龄来看,我觉得狂热追星族可能更合适一些。”和尚头青年磨蹭着下巴上的胡茬,打量着日向翔阳道。

看到小留学生满面茫然的模样,金发美人愉悦地咯咯笑起来,“哦,你不知道吗?”

“西谷很有人气呢,这附近有很多学生都是他的粉丝。”

“尤其是女孩子哦~”女人悄悄冲他眨了一下眼。

她的声音里自然地散发着带点中性气质的妩媚,刻意拖长的句尾在耳边毛毛地挠过,惹得小留学生面皮发烫。

“不要欺负新人啊,芽子姐。还有田中也是。”

一只踏着马丁靴的脚忽然从后方插& 进了日向与两人之间,把他们分隔开来。一回头,就看见了西谷夕面色阴沉的脸。

“喔,差点忘了问咯。”芽子马上又把目标对准了西谷夕,“你小子的女朋友呢,怎么没带来?”

“……”西谷夕沉默了几秒,表情有些扭曲。

“分手了。”

“诶诶诶!”

田中和芽子再次以一模一样的语调尖叫了起来。

“你看吧!我就说这家伙肯定处不久的!”

“那也不是这么个处法啊!三天?还是四天?”

芽子愤怒地敲了西谷一个头顶爆栗,喷火龙似的咆哮起来,“怎么回事啊你小子!快说,你先甩她还是她甩你的!”

西谷的气焰瞬间就消了下去,抱着脑袋向包厢里窜,“喂喂喂!痛诶,芽子姐!”

又是似曾相识的情景。

日向翔阳眼前突然浮现出了在窄巷里见到的画面:歇斯底里的嗓音、高跟鞋的尖锐声响、从天而降的硬币,还有狼狈地抱着头的西谷夕。

他不禁失笑。的确,西谷夕是个很有魅力的人,但是这种性格倘若是作为男朋友,普通的女孩子果然还是很难接受啊。

“嘿,新人!”

名叫田中的青年钻了这个空子向日向靠近,以极其熟络的姿态和日向攀着肩聊了起来,“西谷竟然能带你到‘Raw’来,说明他很认可你嘛。”

“你和西谷是怎么搭上线的?又是街头表演?大地和菅肯定也没想到他会带这么一个毛头小子回来!”

“不过说来也是,西谷刚加入‘乌鸦’的时候,也才是一个像你这么大的小鬼头。”

“嘿,说说嘛。你到底是哪一点让西谷给看上了?”

田中有着和西谷夕如出一辙的地中海式热情和一张同样典型的亚洲面孔,这些都使得小留学生无法不感到亲切。只是这一长串问话日向却一句都没听懂。

最终日向也没有理出一点儿头绪,只能迷蒙着一双眼答道:“西谷前辈说带我来看‘乌鸦的集会’……”

  

“喔,不得了呢。”

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突兀地插&入了对话。

“原来西谷是真的带了新人来啊。”

黑色衬衫的灰发男人随性地倚在门框上,挡住了包厢半掩的门缝。他的指尖夹着一支纤细的雪茄,淡淡的烟雾缭绕下,俊秀的眉目间流露出一点智慧的狡黠。

男人注视着日向翔阳不安分的眼睛,忽而微笑起来,眼角一颗小小的泪痣随之微微挑起,带着一种呼之欲出的挑逗感。

“你好啊,雏鸟。”

男人那双似能窥破人心的灰眼珠里埋藏着难言的深邃。他的容貌分明年轻,却拥有一种年长者才有的眼神。

“欢迎来到‘乌鸦’。”

  

包厢的门在他身后徐徐开启。

那是一个黑暗的、五光十色的世界。

 

  

 

【我们只不过是游荡在社会底层的野生艺术家,攥着我们无人问津的作品艰难乞食。不被关注,不被承认,与主流背道而驰,在贫瘠的土壤上生产着干瘪的果实。】

【这样的我们,被称为垃圾堆上集聚的‘乌鸦’。】

  

 

“乌鸦”。

得名于垃圾场中,“小巨人”不为人知的传世名画。

最早于三十年前,由弗罗伦萨著名的日裔街头艺术家宇治天满——也就是以“小巨人”名号著称的那一位——创立的艺术家团体,以其“叛离主流”的大胆宣言闻名于艺术界。

三十年间,“乌鸦”以其强大的包容性接纳着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为不被主流所承认的青年提供了一个难得的平台。它的影响力毋庸置疑——在顶峰时期,也就是宇治天满宣告隐退前,“小巨人”与“乌鸦”一度曾成为自由的象征。那个时代总有艺术家源源不断地涌向弗罗伦萨,在艺术的新时代起源之地、“乌鸦”诞生之地寻求艺术灵魂的解放。与其说求学,倒不如说是朝圣。其追随者的狂热宛若信徒。

直至今日,“乌鸦”已不复昔日荣光,信仰的生命却不曾熄灭。它的成员仍然活跃在世界各地,以各自的力量对主流世界的规则持续发起倔强的挑战。

在主流与权威框定的世界里,“乌鸦”就是那道撕破牢笼的天光。

而奔赴弗罗伦萨求学的日向翔阳,也不过是其中一个小小的信徒。

 

 

“‘乌鸦’可没有弗罗伦萨美术学院那么高的门槛。”

“只要和我们一起喝过酒,你就永远是‘乌鸦’认可的一员。”

名叫“大地”的男人向着尚处于迷茫中的小留学生举起了手中的酒杯。

“欢迎来到‘乌鸦’的集会。”

“干杯!雏鸟。”

日向在门口见到的泪痣男子——他在这里被称为“菅”,据说是个半吊子的诗人——与大地同时碰了碰日向的酒杯。田中姐弟俩随后。

“干杯!小家伙。”

“干杯!记得叫前辈!”

最后一个与他碰杯的是西谷夕。青年咧开一口整齐的白牙,眼神透亮,笑容一如既往的爽朗。

“干杯!”

这就是“乌鸦”再简单不过的入社仪式。

碰杯的清音若梦境般回荡在这间小酒馆的小包厢里,开启了一个日向翔阳前所未见的辽阔新世界。

灵魂是前所未有的轻盈,摇摇晃晃的,几乎要飞离他沉重的躯壳。

他们身上带有着一种他熟悉且喜欢的特质。或者说,他嗅到了同类的气息。

日向翔阳知道,他来到了一个令他着迷的世界。

 

 

 

第一扎香槟过后,话题很快转移到了更私人的范围。落进老乌鸦中的小雏鸟被接连盘问了一系列令他面红耳赤的问题,直到前辈们遗憾地发现这只雏鸟还是一张真正意义上的白纸,这个环节才终于得以平息。

最后话题指向还是不可避免地走向了鸡毛蒜皮。

 

“下个月!竟然这么快吗?”

“乌鸦”的成员们一齐流露出了极为遗憾的神色。

“是的,”日向翔阳苦恼地抓了抓着头发,“本来就是只有一学年的短期计划,加上家里又有些变故,不得不提前回去了。”

“其实直到刚才为止,我还在为结业的事发愁呢。”

田中像是被戳中了某根伤感的神经似的,眼眶里竟然已经有泪水在打着转。

“太可惜了!”

他一把扳过翔阳的肩膀就要和他碰杯,“初识一位朋友就要面临分别,还有比这更残酷的事吗?”

田中芽子也在这时凑了过来,姐弟俩一左一右把翔阳夹在了中间。

“那最后的时间呢,翔阳有什么计划吗?比如……”

芽子摇晃着手中细脚伶仃的的香槟杯,露出一个大大咧咧但很具女性魅力的微笑,“和意大利的漂亮姐姐谈一场恋爱之类?”

她浑圆的胸部贴得极近,那股成熟女性特有的气息让日向翔阳瞬间通红了脸,条件反射地向后缩了缩,直到背部撞上了一个坚实的胸膛。

一只手从翔阳背后伸了出来,一把夺下了翔阳手里的酒杯。

“咕咚。”

大半杯威士忌被一饮而尽。西谷夕丢下手里属于日向翔阳的酒杯,突起的喉结重重地上下滚动了一下,甚至还意犹未尽地咂了咂嘴。

抬头时,他金棕色的眼眸里充满了似野兽一般凛然的神情。田中和芽子吃了一惊,自觉松开了搭在翔阳肩上的手。

西谷夕看似随意地揽过日向翔阳瘦削的肩,不动声色就把少年单薄的身体圈在了自己臂弯内。随后紧贴着他的耳廓,吐出一个酒意浓重而咬字清晰的问句。

“还有什么安排呢?翔阳。”

这个饱含侵略意味的动作若陨石落入湖水,彻底搅乱了日向翔阳的心绪。他竭力搜索枯肠试图找寻一个答案来应付现在的局面,可肩头上紧贴的手掌却不断释放着令他难以忽略的热度。

“我想……”

喉管中的气体连吞咽都变得困难,日向翔阳抑制着自己不断加快的呼吸频率,竭尽全力地吐出了想说的话。

“回去之前,我还想去看一看罗马。”

……短暂的沉默。

“罗马?”芽子忽然兴奋地尖叫起来。

“当然要去罗马!”她高举起左手,几乎是情不自禁地喊道:“那是邂逅之地——据说罗马处处可见丘比特!”

那位叫菅原的“半吊子诗人”闻言微笑起来,“那是因为我们剪下了他的一只翅膀,所以他只能不断在空中盘旋。”

所有人都因为这个过分文气的玩笑放声大笑起来,连西谷夕也恢复了轻松的模样。日向终于能够松了一口气,就好像方才紧张的气氛只是个错觉。

只是西谷夕揽着他的左臂再没有移开过。

   

  

酒会的主题就从这时发生了变化,由欢迎新朋友急转为了给新朋友送别,不变的则是大家一齐给翔阳敬酒的局面。

金色的香槟、红白的葡萄酒,紧跟着琥珀色的威士忌,威士忌之后还有香气怡人的杜松子酒。于是世界都在杜松子酒的香气中旋转起来。

在翔阳原以为已经结束的时刻,田中姐弟俩又从桌子底下拎出了满瓶的格拉巴酒。

最终醉眼朦胧的小留学生只能向西谷夕投去求助的视线。他驯服地摊开自己小小的手掌,白净的掌心与脸颊上的酡红相映,可口得像一块下酒的小点心。

西谷夕望着他,抛出一个含着醉意的露齿笑容。

“嘘。”

他在唇边竖起食指向他的小点心示意。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杜松子酒的缘故,西谷夕微醺的笑容里除去一贯热血的爽朗,还含着点罕见的狡黠。

不等日向反应过来他笑容里的含义,就眼睁睁地看见那座漂亮的香槟塔从底部开始崩塌。

接连不断的清脆破碎声,汩汩的液体流动声,芽子的尖叫,西谷放肆的大笑,服务员推门而入的巨响……还有大地愤怒的“西谷——”喝声。

场面彻底陷入失控。只有日向翔阳仍旧摊着一只手掌,清澈的眼神茫然又无辜。

西谷夕握住了他的手。

“跑!”

喊声紧贴在日向翔阳的耳际炸开。一股强硬的腕力牵引着他迈开了腿,眼中的世界便晃荡着向身后退去,酒馆的门在身后重重关上,耳中随即灌入了呼啸的风,还有西谷夕似是积压已久的、无比畅快的笑声。

每一个瞬间都是如此缓慢,他似乎听见老旧的电影放映机吱呀呀地转动,每一帧都是如此值得珍藏。

大艺术家与小留学生撞门而出, 顺带放进了一屋子弗罗伦萨的晚风。

夜风冰凉,紧握的手却温热。

他们逃离了,带着他们紧紧牵连的左手与右手。

 

 

弗罗伦萨的夜晚过分安静。

脚下磨得光滑的卵石路闪闪发亮,高大的古墙间夹着紧窄的夜空。繁星也无言,生怕惊扰了巷陌间但丁苍老的灵魂,亦或是惊醒了一整个中世纪。

于是他们沿着曲折幽深的暗巷散步,步子涣散,就如但丁作品中的两个灵魂。青石板路、石阶、喷泉池里晃荡的水波,处处印上了他们浅淡的倒影。

借着铁皮街灯幽暗的暖光,两个醉鬼穿过层层叠叠沉睡着的古老建筑,还打赌其中一定就有但丁曾居住过的那一栋。

带着凉意的晚风送来了古老的那不勒斯歌谣。

西谷夕浸透酒气的笑声在曲折的巷道里乱撞,他正教翔阳随着曲调轻轻哼唱。

弗罗伦萨亘古的月光之下,两个影子依偎、黏着、融为一体。

 

  

走到真正的但丁塑像前时,西谷夕停下了脚步。两人交握的手同时紧了一紧。

当日向翔阳抬起头,便猝不及防地撞进了一双坦荡的金色眼瞳中。

西谷夕正注视着他。

那双金色的眼睛像酒液,最高度数的烈酒,在夜色中静静地水波摇曳,吐露着醉人的芬芳。他初见便觉难忘。

现在那双眼睛正望着他,定定地,一如但丁初见贝特丽丝的悲哀幸福与彷徨,比艺术家过去任何一次的表演都更真实且出彩。

那双眼在诉说爱情。

  

  

最初是为什么被眼前的人所吸引?

 

西谷夕也说不上来。

傍晚时分,陌生的少年自他面前匆匆而过,身披落日温柔的金芒。

“雕像”的眼睛就在那一瞬活了过来。

  

相爱需要理由吗?

    

西谷夕并不在意。

或许只是无端觉得,男孩温暖的发色与他身后染遍天空的彤色霞光出奇地协调吧。

   

直到见证了少年在垃圾场的那一跃,他才忽然地找到了真正的原因。

他们是一样的。

他,西谷夕,与日向翔阳是同类。

宇治天满的《乌鸦》使他们结缘。

他们是垃圾场上孤独盘旋的乌鸦,因不被主流接受而无枝可栖。最终结成了叛逆的群体,共同抗争着他们所期望的自由。

即使是最不起眼的“乌鸦”,聚合的那一刻,依旧能扭合成一股十足惊心动魄的力量。

  

   

一对人互相吸引,就像异名的磁极相吸,像楔子被敲入完美相契的角隙,像相符的齿轮“咔嗒”,清脆地咬合。

是理所当然,是命中注定。

 

 

 

呼吸交错。被酒精完全侵蚀的大脑断片了一瞬。

退无可退的日向翔阳最终被抵在了墙上,紧贴墙壁的脊背被迫挺得笔直,下巴微微仰着。青年的膝盖毫不客气地顶在了少年的胯下,同时双掌也在墙壁上利落地封死,把人牢牢圈定在了自己的双臂之间。

随即西谷夕的唇也印了上来。

这个变扭的姿态让西谷夕看起来更比他矮了半截,日向翔阳却完全无力挣脱。小个子的青年自下而上地亲吻着他,灵活的唇舌火热又霸道,这个男人连吻里也裹挟着那股子令他喜欢且珍惜崇拜的生猛劲儿,此刻他甚至已开始感到迷恋。

当西谷夕不满足地踮起脚,这个吻的节奏便愈发激烈甚至炽热。日向翔阳的下颌被青年的一只手扣住,头被迫地向后仰去,于是他的舌便侵入地更重更深更肆虐。两个人的喉结上下滚动,贪婪地吞咽下对方喉中炽热的气息。最终日向翔阳已经有些缺氧,他意识不到自己的后背正在墙壁上磨蹭着上移,脚跟从地面靠上了墙根。

这是一个几乎离地的亲吻。

 

 

他们在巴塞罗那夜晚昏暗潮湿的巷弄中相拥,一次又一次吻着彼此,不去计较这是他们能够亲/热的最后第几夜。

喘息的片刻里,日向翔阳搂着青年的颈喃喃,“明天……”

“明天,明天,我们去罗马。”

西谷夕正埋在他颈间,暧昧地厮咬着少年薄薄皮肤下脆弱的喉结。

“亲爱的,”

“已经是明天了。”

  

  

穿过小巷狭窄的天空,拂晓的天光刺破了弗罗伦萨沉沉的夜幕。

天已破晓。

  

【The End】

——————————————————————————

初衷:

西谷夕与日向翔阳,一个令我极度兴奋的新配方。无需细想便能确信,他们的碰撞一定充满了纯粹的野性的火花。

想要《罗马假日》式的邂逅,《call me by your name》式的爱情。小心翼翼与患得患失的试探终会走向圆满。不顾一切地相爱,只珍惜此刻,不计较明天。

他们的爱情如烟花一般,因短暂而愈发绚烂,最终绽放出了珍贵的奇迹。

最后,再一次为自己没谈过恋爱却描绘爱情、没学过艺术却妄自谈论艺术的行为道歉。(不必当真。)

——————————————————————————

感谢食用!

好久没有产出过这种质量的完篇了,总体满意★
不足的大概是能利用的时间太零碎了,导致效果很不流畅。整篇这一万一千字都是手机备忘录里写完的(所以说我是真的忙不是故意咕!)

爆肝请表扬★(发出想要评论的呐喊!)

烈日謀殺者

【水貼】李濤,小太陽周圍的男人都心懷不軌吧!(2)

*ooc超嚴重
*all日向,本篇主月日西日灰日,雷请速避
*全員大學設定,同校設定
*菅原前輩屬於我【超大聲】
*看個開心就好
*前篇

  

ok就→

  

xx大學>>>>私密版圖>>>>水區

 

72L

上一樓居然不復存在了!!私板的第一個霸權!!

 
 
73L

害,我是71樓,也是40樓

我給影山威脅了嗚嗚嗚嗚嗚

 

74L

>73L

冷酷池面的霸權kkk

 
 

75L

大家都不尷尬了?

 ...

*ooc超嚴重
*all日向,本篇主月日西日灰日,雷请速避
*全員大學設定,同校設定
*菅原前輩屬於我【超大聲】
*看個開心就好
*前篇

  

ok就→

  

xx大學>>>>私密版圖>>>>水區

 

72L

上一樓居然不復存在了!!私板的第一個霸權!!

 
 
73L

害,我是71樓,也是40樓

我給影山威脅了嗚嗚嗚嗚嗚

 

74L

>73L

冷酷池面的霸權kkk

 
 

75L

大家都不尷尬了?

 
 

76L

>75L

私板嘛hhhh

影山又不能追過來

 
 

77L

剛剛我去閒逛,影山走過我背後了

 
 

78L

咋,私板驚魂

 
 

79L   black

原來影山出現也會嚇人啊【笑】

 
 

80L

出現了!本貼第三個有暱稱的人!

話說這個也很熟呢

 
 

81L   

>80L

音駒二傳身邊吵吵嚷嚷的雞冠頭……

 
 

82L

為什麼是這種形象啊hhhh

 
 

83L

黑尾前輩嗎hhhh大家好閒不去找小太陽要來嗑對家x

 
 

84L   black

>83L

我也想去找日向啊,可惜啊

 
 

85L

黑尾前輩意味深長的發言

 
 

86L

剛剛看見月島和日向一起走了,難不成……?

 
 

87L   二傳魂

嘖,日向呆子!

 
 

88L

是醋醋的不失存在感的影山君呢kkkk

 
 

89L   二傳魂

>88L

才沒有!

 
 

90L

黑尾和影山真的不去看看?小太陽他們貌似要出去誒,去遊樂園哦

 
 

91L

月日要素……!

 
 

92L

請欣賞西谷前輩閃現截胡二人遊

 
 

93L

92L姐妹要把我笑死了好真kkkk

 
 

94L   kenma

小黑不去訓練在幹嘛

 
 

95L

活的!!!!研磨sama!!!!我愛您!!!

 
 

96L   樓主

驚了,這裡是要聚集修羅場了嗎?

 
 

97L

我有點害怕

 
 

98L   black

研磨有什麼資格說我啊kkkk

 
 

99L   kenma

……小黑好煩

 
 

100L   及川先生

哦,大家都來了啊

 
 

101L   K

真是百年難得一見呢ww

 
 

102L

 
 

103L

 
 

……

 
 

120L   樓主

正主要齊了吧

 
 

121L

什麼叫真的尷尬

 
 

122L   及川先生

嘛嘛,如果大家支持我和小不點在一起的話我就可以放過大家【wink】

 
 

123L   二傳魂

及川前輩!!

 
 

124L   貓頭鷹

heyheyhey!!及川你怎麼能這樣呢?徒弟是我的!!

 
 

125L

真實修羅場kkk正主摁著我的頭讓我嗑cp【爆哭】

 
 

126L

今天過年了

 
 

127L

在這裡我傾情感謝所有的正主感謝你們這麼心機這麼婊

 
 

128L

木兔,赤葦,月島,黑尾……

差個灰羽就是第三體育館了

 
 

129L

第三體育館是啥

 
 

130L   black

是合宿期間我們和日向進行秘密訓練的地方哦kk

 
 

131L   kenma

怪不得小黑夜半不歸……

 
 

132L

我的直覺告訴我第三體育館有事

 
 

133L

看斗其樂無窮hhhh

 
 

134L

月日和灰日不好嗎?

有次我去販賣機買飲料,發現月島把日向摁在販賣機上咚,月島皺著眉頭用空出來的手摸了一下日向的傷口,日向大概是真疼,抖了一下,月島就十分心疼地拿出了醫療包(完全不明是從哪裡拿來的呢),一邊臭著臉嘲諷一邊給日向上藥,完完全全表現出了一個口嫌體正直該有的素養!!

還有灰羽上次千里迢迢從東京的母親家跑到宮城和日向打排球,灰羽趕過來的時候滿身大汗,日向就笑著把毛巾遞給他,說他幹嘛這麼著急跑過來,又不是只有今天有空,灰羽接過毛巾擦汗,說了一句“可是整個假期你都沒怎麼找過我,我擔心你只有今天想起我,所以我要趕過來讓你明天也想起我”,日向失笑,讓灰羽蹲下來,然後摸摸灰羽的頭說不好意思,甜度爆表的灰羽笑瞇瞇地親了日向的臉,留下臉紅紅的小日向原地發懵

 
 

135L

靠,這糖甜度爆表了,我要換假牙

 
 

136L   kenma

原來列夫是這樣的人……不能讓他和翔陽走那麼近了……

 
 

137L

什,研磨居然多打了幾個字

 
 

138L

是愛的力量hhhh

 
 

139L   及川先生

小不點還真是招蜂引蝶而不自知呢【笑】

 
 

140L   black

>139L   及川先生

那這麼說,及川你也是蜂咯kk

 
 

141L   貓頭鷹

不是,月島也會幹這種事嗎??之前秘密特訓讓他幫忙遞個球都慢吞吞的

 
 

142L

>141L   貓頭鷹

木兔前輩,人間不直的

 
 

143L   樓主

142樓姐妹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144L   二傳魂

可惡啊……

 
 

145L   及川先生

小飛雄感到了挫敗呢x

 
 

146L   二傳魂

>145L   及川先生

才沒有啊!

 
 

147L

靠,遊樂園驚魂

我為什麼會在男朋友背後看見月島日向和西谷一起逛遊樂園

 
 

148L

姐妹有無猛料

 
 

149L

>148L

真的有哦

剛剛西谷和日向一起去買冰淇淋,月島說我才不吃,西谷就買了一根甜筒和日向一起吃,兩個人你一口我一口,氣得月島臉都歪了,只見月島推了一下眼鏡開始無差別嘲諷,西谷強烈反駁,兩個人吵的不可開交,日向緊張兮兮地拿著甜筒給兩個人都吃了一口,倆吵架的懵了,反應過來一直捂嘴傻笑,跟春天來了似的,然後月島一直紅著臉沒說話,西谷直接把日向舉起來轉了三四圈

 
 

150L

月島不會忘了甜筒是西谷和日向一起吃的吧

 
 

151L   樓主

月島:我吃了日向吃過的甜筒,西谷前輩不重要

 
 

152L

樓主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153L   貓頭鷹

可惡!!徒弟居然和別的男人去遊樂園還吃一根雪糕!!

 
 

154L   black

月島真是……【強撐微笑】

 
 

155L   K

真是快樂呢ww

 
 

156L

是誰說大學只有課室才有甜甜的戀愛

明明我們部活更加精彩

 
 

157L

翔陽是寶物大家是海盜

自   相   殘   殺

 
 

158L   sugar

 
 

159L

讓我們歡迎另一位正主【鼓掌】

 
 

160L

我知道,suga麻麻一定雖遲但到

 
 

161L   及川先生

發球不爽朗的爽朗君,你也來找堵?

 
 

162L

自找添堵hhhhh

 
 

163L

驚了這是什麼神仙樓怎麼大佬都在

 
 

164L

向日葵吧hhhh

 
 

165

樓上有毒hhh

 
 

TBC.

 
 

看斗其樂無窮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虞四-👀

🎃万圣节快乐!!



(手上是本体小乌鸦rua

🎃万圣节快乐!!




(手上是本体小乌鸦rua

透明罐🇨🇳

有牛若x西谷cp向,雷者慎入

我是究极冷坑战士,三年了为什么还是没有粮🤧

有牛若x西谷cp向,雷者慎入

我是究极冷坑战士,三年了为什么还是没有粮🤧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