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观音

8031浏览    514参与
妖火蓮天(色感修煉時期ing)

p2相片版本

齁,華麗的遲到的中秋賀圖

總而言之希望每個人都有平安和重要的人團聚


p2相片版本

齁,華麗的遲到的中秋賀圖

總而言之希望每個人都有平安和重要的人團聚


十七划 鵺
广寒月 ———————————...

广寒月

——————————————

各位中秋快乐。

广寒月

——————————————

各位中秋快乐。

肖战怎么可以这么帅

要努力画画才能配的上战哥!!!!!!

肖战没出道前是个很厉害的设计师,我也要加油!向他学习!

佛像其实上个月就完成了,比花鸟慢一点。最后一遍改改画画用了好久。

开始新的一副,已经练了一周的线条啦,是一副小猫咪。

努力更新肖战和博君一肖的图片!

努力画画!

有没有小伙伴互粉呀~

要努力画画才能配的上战哥!!!!!!

肖战没出道前是个很厉害的设计师,我也要加油!向他学习!

佛像其实上个月就完成了,比花鸟慢一点。最后一遍改改画画用了好久。

开始新的一副,已经练了一周的线条啦,是一副小猫咪。

努力更新肖战和博君一肖的图片!

努力画画!

有没有小伙伴互粉呀~

天锋翡翠艺术

极品晴水翡翠观音像

极品晴水翡翠观音像

海棠仙

诸天神佛奈我何:九●青灯佛不古

九●外:青灯佛不古


        “灵山卫,灵山卫,一草一木皆憔悴。闻说灵山高千尺,难觅一朵红玫瑰。”

——记


        如来带了两尾鲤鱼回灵山。


        两个鲤鱼推在荷花池子里,天长日久,听多了他口授佛经,渐渐得了神通。化了人形,原来竟是一对父女。父亲么,又往化龙池里一推,封了个娑竭罗龙王,派去缠在华表柱上护着灵山。女儿么,天长日久对如来动了凡心,也不甘...

九●外:青灯佛不古


        “灵山卫,灵山卫,一草一木皆憔悴。闻说灵山高千尺,难觅一朵红玫瑰。”

——记


        如来带了两尾鲤鱼回灵山。


        两个鲤鱼推在荷花池子里,天长日久,听多了他口授佛经,渐渐得了神通。化了人形,原来竟是一对父女。父亲么,又往化龙池里一推,封了个娑竭罗龙王,派去缠在华表柱上护着灵山。女儿么,天长日久对如来动了凡心,也不甘仅以鱼身同如来一处,也不想将来同父亲一样盘在柱子上看门儿,狠狠心,下界为妖,四处求法子成佛。


        他登池,觉着鱼少了一尾,便是鳞片都浮着金光,化成人形最漂亮的一条。细细想来,化了人形后发尾也泛着金。他并不欲多追究,只是想,看来开了灵智嫌这灵山十分寂寞,便走入滚滚红尘中,耍弄风月,贪嗔痴怨去了罢。也罢,待尝遍苦辣甜酸,自然也就回来了。顺其自然,没什么不好。


        巧的是那天金蝉子不知发什么病,大骂他道貌岸然,野心勃勃。本来么,给个罪名打得远远地便是了。为何不弄死呢,还不是他慈悲,有好生之德。偏偏那金蝉子有一样知过去未来的神通,谁也没有,赶走可惜。那便推下界去受受苦,教这不服管的年轻人九世为妖所食,第十世从东土来这西天取经,诸多艰难,便知道皈依他的好处了。年轻人就是气盛,爱自诩正义,又没本事弄死他,一腔热血是这世界上最容易招来祸事的东西。


        唉,就是身边少了个算命解闷儿的,又走了漂亮的鲤鱼,有那么点不习惯。

————————

        “尝一片和你安居的晚霞。”

——记


        “听说了么?前些日子海边有鲛人出现了!”


        “原来世上真的有鲛人?”


        “那可不!鲛人可浑身都是宝啊,滴泪成珠,会织入水不湿的鲛绡,肉和鳞片能治百病,油一旦点燃万年不熄。何况容颜绝美,能歌善舞,便是养着做姬妾也妙不可言!”


        她是娑竭罗龙王的女儿,却不是龙女。本是一条鲤鱼,离了灵山化成鲛人,整日寻法子要成佛。化了人形在人世间摸爬滚打,绝美的容貌不知引多少男子拜倒,倒也将情情爱爱耍了个遍。


        他是西海龙王敖闰玉龙三太子敖烈,龙族的希望。龙族并未隐瞒他的降生,只不过被缚住的是另一条自愿做他替身的小龙。为求稳妥,他从不被允许离开龙宫。不过年轻人么,总是关不住的,他偶尔也会溜出去。敖闰也担心他憋出病来,不大管他,只有他出去得频繁时教训一顿。


        这几天,他又频繁溜出去了。


        第一次是因为遇着一条小鱼,也不怕他,和他玩在一起。后来才知道那小鱼不过想取他龙筋,饮他龙血,撕他龙鳞,好借他的道行化龙。第一次交朋友,很失败。


        第二次是贪吃那人间美食。什么蟹粉糕,海鲜杂烩,酸汤鱼,每一样都比寡淡无味地生吞鱼虾美味百倍不止。随后父王发现他长胖了不少,责骂他不尽心修习,他也就不再敢吃了。但偶尔还是要到人间去尝尝的,虽然变身术他用得不熟练。


        这一次,他遇到了他以为只存在传说中的绝美生灵。


        鲛人。


        那个女鲛人并未着衣,长发湿淋淋地披着,海草一样贴在胸前。但是任谁,任谁都不敢起邪念,因为那眼神那容颜实在太纯洁。面颊因为长时间泡在水中,湿答答地苍白,瞳孔里盈着海水,嘴唇水嘟嘟,无数水珠晶莹在半裸的胴体上。阳光下远远地望,会以为是七彩的星星簇拥着神祇。鱼尾拍打着水面,鳞片泛着金色,金浪上另有一层金浪在波光粼粼。


        那女鲛人瞧见他,比常人苍白许多的面颊染上了紧张、羞怯调成的淡胭脂,便要遁水而走。


        “姑娘留步!”敖烈一急,直接运气追了上去。她身影一顿。回头时敖烈已在身后,她低着头,背对着他,将一缕长发绞在手里,一副小女儿之态:“所为何事?”


        “姑娘可是鲛人?”敖烈怔住了一会儿。他从不知怎样与女子搭话才不显得唐突或是无趣。


        她轻笑一声将头略别过来些儿,敖烈的脸红到了耳朵根儿:“我不是鲛人是什么呢?还能是虾人不成?”那双水盈盈的眸子一颤一颤地盯着他,敖烈有一种冲动,他想把这世上最好的都给她。


        “敢……敢问姑娘贵姓芳名?”敖烈的年纪在龙族中还极是青涩,此刻少年人朦胧又美丽的心思在她心中一览无遗。


        她挺拔又优美的背上有两块能工巧匠也雕不出的蝴蝶骨,使人惊叹这世上竟有如此美妙的造物,多看一眼都是亵渎。“罪过罪过,不能盯着姑娘的背看……”敖烈念了好几折《心经》,才堪堪克制住自己不去看她。而她发上水珠不断滑落,没有一滴碎掉,全是完完整整地沁回了海里。真真是,肤如凝脂。


        “我?我无名无姓。”想来这也不算骗他,小小鲤鱼何来姓名,父亲封了龙王才有个法名,我一个下界为妖的精怪更不会有。


        “那姑娘所居何处?在下不才,愿护姑娘回府。”敖烈仔细回想着自己去人间看的那些话本子。对,就该这样说。一只故作高深负于背后的手其实早已捏成了拳,面上云淡风轻,实则鹿鹿不已。


        “还未到日落,我不必那么早回去。更何况我本就居无定所。”她的声音清凉又温柔,像深一些儿的海水。太阳晒不热,也不像深处那般冰冷,凉软得像捧上许久的白茶。


        海风又腥又咸。像条汗津津的舌头。卷得人身上腻腻的。鲛人唱着歌,血红的夕阳在她背后给她苍白的皮肤画上了流霞。鱼尾拍打着夕阳,夕阳碎成一片片金箔玫瑰。


        “我该走了。明日,我还在此处等你。”鲛人留下一颗触手生温的珍珠,还有一个迷离又期待的眼神,钻入了嫣红的海水中。少年人紧紧攥着那颗珠子和自己的心,在沙滩上留下了一串脚印。


       “鲛人不老,但并不长生,短短一百年便要逝去。”


       “鲛人无泪,任凭怎样伤心也挤不出一滴来。”


       “姑娘,我此来是为告别。”


       “我等不起。我不是龙,我会老死。”


       “姑娘,你可愿我助你化龙?”


       少年割开了自己的手心。


       龙血滴进鲛人口中。


       鲛人额上,生出了两只纤细的龙角。


       “姑娘一定要等我。”


       少年珍重地吻了吻鲛人的额头。他不敢碰自己朝思日想的那两片唇。他怕一碰,他就要醉在那一点缱绻里,再不能脱身。


        白衣黑发的少年走了。


        鲛人并未驻足,急急地化掉龙尾,便要上岸。鲛人当然有泪,只不过仅为一人而流。


        鲛人想,她已经历过红尘,也得以化龙,该成佛了吧?成个菩萨也行。


        她等了许久。一直等到月光散作整个海面的星星。


        罢了,回灵山吧。


        就是不知道,如来还肯不肯收她。


        似她这般半路成龙,只能成个低等的蛟龙。且不似正经血统的龙生来便会飞。她深一脚浅一脚地走,想走到灵山。反正她已经得道,走多久都无所谓。


        她想快点回到灵山,得到答案。披星戴月,风餐露宿,跋山涉水。尘土,伤痕,累累附在那姮娥仙子方能匹敌的仙姿上。


        毕竟已经成妖,太久不吃人维持不了法力,往日鲛人态时吃鱼也是一样的,可是佛门不是讲求不得杀生么,不能杀,不能杀……混乱的念头在脑子里搅和着。化龙后应当潜心修习才是。她却一刻不停地向灵山走去,法力不断流失,最后竟是连个人形都维持不住。本为鲛人的致命缺点凸显出来,缺少法力维持,每走一步都是钻心之痛。


        化了龙有什么好呢,除了长生。还不是为了求个历经艰险的功果。走吧,走吧,走到接引佛祖那儿,踏过千山万水才到,浑身尘土露水风雪与鲜血,这该是大功德了吧。接引佛祖得了如来指示,已等她许久。乘无底船过去,弃了肉身,一团疲惫又虚弱的魂魄终于倒在了大雄宝殿上。


        那日如来未登坛说法。有比丘尼来报,一条蛟龙来了。如来转着佛珠的手一顿。


        那蛟龙已是一团魂魄,嘴里不知呢喃着什么。如来淡淡一笑,无边法力退苦离身,那蛟龙又变了少女模样。抬眼看到如来,眼里滚出无数七彩斑斓的珍珠。“你这小鲤鱼,不在灵山自在,跑去那红尘滚滚做什么?怎么还撺掇出龙角来了?”


        “我……我想成佛。”她头上的龙角还是纤细稚嫩的样子。


        “你身上诸多脏污臭秽,毒浊苦恨,这样成不了佛。罢,送你去观音道场,你去做个龙女,听观音讲经说法,自然大彻大悟。”


        “我还想常常见到佛祖。只此两个心愿,再无其他。”她的指甲绞在手心里。


        “观音也时常来西天,自然能见到。你去吧。”如来想,不过是想常沾沾他的灵气,以为这样便很快成佛。他要是有那么大本事,哪还要算计那个猴子来与玉帝抗衡。唉,可是好像所有人都觉得他有那么大本事。


        观音大士正在紫竹林里打坐,抬眼看到一团彩云托着个女孩儿来了。“也好,如此便有人陪着看莲花儿,不似那个木吒,真个木头一样毫无趣味。”

——————————


        天牢里。


        还是那个白衣黑发的少年。


        只不过那个少年已维持不住人形。


        银白的龙身死了一般一动不动。


        为了龙族大计,他被拘在天庭打了三百。


        那打龙鞭专为对付龙所制,打起龙来最是厉害不过。鞭身几条龙筋拧在一起,一次次染过龙血,自然越发厉害。他听父王说,当时甚至还染过他堂兄灵珠子敖丙的血。为避免天庭忌惮,没挨几下他便佯装被打回龙形,原形挨得自然是更疼。三百下挨完,他也再化不出人形来,被丢进天牢上了锁链,等待处斩。


        一股莲香混着海盐的气息点了点他的鼻尖。


        他虚弱地抬眸,看到三个人。


        观音大士,善财龙女,惠岸行者。


        就是观音娘娘,他的小鲛人,还有木吒。


        观音面上微笑状,让龙女和木吒退了出去。


        “汝可还有什么心愿?”


        “还请观音大士救我一救,他日必涌泉相报。”他还能报什么呢。龙族不过指望他将来封个零散仙职,连观音大士脚下的尘埃都望不见。那小鲛人啊,怎么没有等他,还去观音身旁做侍女了呢?反观自己,想被人使唤还要举族处心积虑送他来,还要在此受尽皮肉之苦。


        “我自救你,教你去与金蝉子做脚力,拜他为师。不过汝心中尚有情爱之念,终究难成大业。”观音拥有怎样的一双慧眼啊,喜欢一个人,便是再若无其事,也难逃她法眼。


        “不该想的,弟子自然会放下。不过,弟子还是想再为几件可为之事,权当圆满这一场业果。”其实他也看出来了吧。他的小鲛人便是再娇羞,再温柔,也从不曾对他动一丝的真心。奈何这情爱之事,终究是谁先动真情便满盘皆输。


        “她想要你项下明珠。”观音微微将眼抬了起来。


        “请菩萨拿去便是。”他的声音很轻,但很坚决。


        小鲛人啊,你要我的明珠做什么呢。是不是你也听过那个龙女捧珠献佛的故事呢。其实我知道,你属意的从来不是我。无妨,你要,我便给。


        “好。”观音的眼笑成弯弯的月,“本座最是喜欢你这样的少年人,血气方刚,能为心上人付出一切,而不是诸多考量瞻前顾后不情不愿。放心,本座自会救你。只不过,日后自还有其他事要劳烦。”


         观音大士走了,他的小鲛人也不曾来再看他一眼。他缩在冰冷的青砖地上,观音洒的甘露使他轻快了许多。龙族的计划完成了,心上人也见过了。啊,该打个盹儿了。


海棠仙

诸天神佛奈我何:五●赴阻千帆

五●赴阻千帆

        “此去必经年。”

——记


        这边孙悟空与金蝉子一夜睡得安稳,那边众僧却已烧死烧伤无数。金蝉子迷迷糊糊醒来,酒劲还有不少留在头上。伸出纤长素白的手指点了点悟空,悟空悠悠转醒,指物化形,伏侍他洁面净口。


        “这外面真是好生吵嚷。”将面巾从光洁如玉的面庞上取下,金蝉子的表情又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凉薄。“难不成师父以为,老孙昨夜该再添...

五●赴阻千帆

        “此去必经年。”

——记


        这边孙悟空与金蝉子一夜睡得安稳,那边众僧却已烧死烧伤无数。金蝉子迷迷糊糊醒来,酒劲还有不少留在头上。伸出纤长素白的手指点了点悟空,悟空悠悠转醒,指物化形,伏侍他洁面净口。


        “这外面真是好生吵嚷。”将面巾从光洁如玉的面庞上取下,金蝉子的表情又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凉薄。“难不成师父以为,老孙昨夜该再添把火将此处烧尽了?”悟空含着净口的盐,支支吾吾说不太清话。


        “我以为你本该这么做的。”金蝉子又转起了念珠,语气也恢复了往常的生硬凉冷。“师父可是说笑了,老孙没那么重的杀性。”


        悟空很自然随意地道出这句话来,一抬眼却见金蝉子脸上挂上了一种比刀子还要尖锐的讽刺:“你杀性若不重,那日令瑶池伏尸百万,连天河水都尽皆染红的是谁?这些人或死或活,都翻不了这一难,何不杀个干净。”


        “师父啊,你差了。”悟空收拾着行囊,“这帮人虽是贪性重,痴念深,犯杀戒,到底是群凡人,如何能与天兵相比。老孙要杀他们易如反掌,却有恃强凌弱之嫌。倒是师父你,杀性也忒重了些。”


        金蝉子也不再言语,披好袈裟,手握锡杖,缓步走了出去。悟空紧随其后,走到屋外,见那漫山遍野的房屋几乎烧尽。好几处还微微闪着火星,劈啪作响,似乎一阵风过又能死灰复燃。


        那和尚们见独独他二人的房屋完好无损,师徒二人又完好无损地走出来,纤尘未染,心下已知这二人有真神通。金蝉子身形颀长,站在最高处淡淡看着他们,并未言语。而和尚们自觉大祸临头,还能走动的纷纷跪下狠命磕头如捣蒜,口里全喊着“不关我们的事”、“尽是那老刁货的主意”、“仙长饶命”云云。


        “将袈裟还来,便饶你们。”金蝉子依旧淡淡地,像一朵云。悟空心内暗笑,这金蝉子明知袈裟已给那熊罴卷走,果然还是想俺老孙动手解决这帮蠢货。还真是够执拗,错了也不认,跟个耍赖的小孩儿似的。


        “这……这……”便有和尚从地上滚起来去找袈裟,却见金池长老已没了气。原来那金池长老结交了一个熊罴怪,此怪授他些躲过轮回之法,故此长到二百七十岁。昨夜本来欲与他救火,见他屋内金光闪闪,便起了贼心,盗走袈裟。那金池长老见满山的家业烧尽,又失了袈裟,又急又怕,便一头撞死。“你们这些贼子,却把袈裟藏在那里?!那袈裟水火不侵,定不是给火烧了,不是你们藏着却还有谁?给老孙拿出来!不然教你们光头皆打作烂西瓜!”孙悟空说着,从耳朵里取出金箍棒来向着远处一座小山舞一下,一道金光竟将那山拦腰斩断!那帮和尚吓得抖若筛糠,止拼命求饶,额头上磕出大片大片淤青来。


        “行了,师父。吓吓他们得了,不必赶尽杀绝。”孙悟空叉着腰站得高高的,口里却向金蝉子说着悄悄话。“还是都打死了罢。观音问起就推给那熊罴怪。”金蝉子面上看不出端倪,口里倒不依不饶。“师父,你这忒也不仁。他们虽是蠢坏了些,可也罪不至死。再说老孙还要去找那熊罴怪要袈裟,将他们尽打死了,却使谁来伏侍你?”孙悟空眼珠一转,只好使个折中之计。


        金蝉子想了一想,微微点头,缓步走到和尚面前一块石头上坐下。看着那帮和尚瑟瑟发抖,觉得十分无趣,捧了念珠开始捻着。“这附近可有什么精怪?!”孙悟空见好歹劝住了金蝉子,便去诱那些和尚开口说那熊罴精。“回……禀……回禀长老,不远处黑风山有个熊罴精,想来便是他拿了!对,定然是他趁火打劫!”那帮和尚忽然找到一个救命稻草,急急忙忙全往熊罴精身上推。


        倒给你们蒙对了。悟空这样想着,又作凶狠之态:“尔等在此尽心服侍我师父,三茶六饭一样不许少!俺老孙且降妖去也,回来时若有怠慢,定惩不饶!”却腾云去了,唬得那帮和尚又是一阵下拜。


        悟空正腾云到那山上,却恰好在芳草坡见着三个人。一条黑汉,一个白衣秀士,一个道人,口里道什么“佛衣”、“袈裟”、“佛衣会”之类。定睛一看,是一个黑熊,一条白花蛇,和一个苍狼,原来是三个妖精。悟空举棍正要打,转念一想,此番却是那观音无理。便驾起云雾,向那南海去走了一遭。


        上了那道场,却见哪吒二哥木吒。孙悟空也不等通传,径直走上那菩萨的莲池。观音正与捧珠龙女扶栏看花,讲经说法。那龙女手捧明珠,映出法相千万般好来。


        “你这猴子,还是如此莽撞,怎的不通传便闯进来?”观音启唇,宝相依旧庄严。孙悟空看着,竟觉得前几日是个错觉。“菩萨,此番却是你没理。你受那人间香火,却容个妖精邻住,还偷了老孙袈裟去,却不是你的不是?”


        “你这猴头,将宝贝卖弄教小人看见,还纵火烧了我的留云下院,倒来与我吵闹?也罢,那妖精十分有神通,我且看金蝉子面,随你去降他。”观音伸手,隔空将悟空提起,放在自己的云朵上,便往黑风山去。悟空心下倒有几分好笑,这金蝉子,黑锅尽让老孙背了。这菩萨也是,分明是他纵妖作恶,早早不收,却留在这路上与我成了一难,好生没理!


        菩萨驾着云到了黑风山,悟空远远瞧见两个人,举棍便打。可怜不禁打,一下便打成两个肉饼。“你这猴子好生凶蛮,他也不曾与你放火,也不曾偷你的袈裟,你怎么不问缘由便将他都打死了?”菩萨朝悟空斥道,悟空却笑嘻嘻地将那两个尸身拎起来。菩萨一看,原来是一条白花蛇和一个苍狼。“菩萨你不知,这两人皆是那黑熊的朋友,都是来与那黑熊做甚么佛衣会的。”悟空往地上一看,有一个托盘儿,上面刻着四字,“凌虚子制”。再一看,一旁散着两颗丹药。“菩萨,不如老孙变作丹药,你变那道人,哄那怪将俺老孙吞进肚里。老孙却在他肚里使神通,教他把袈裟交出来,如何?”


        还不待菩萨点头,悟空已变了个黑黑的丹药,稳稳躺在菩萨手心里。菩萨手心既暖且软,那丹药还在菩萨手里滚了两滚,以表惬意。菩萨无奈,轻轻一笑,却以无边法力,广大慈悲,亿万法身,化作那凌虚道人来。


        后来自是哄那怪吃下,取回袈裟不题。菩萨又是驾着祥云自家回了南海,还将黑熊拘了回去,上个禁箍,作守山大神。和尚们对着师徒二人好生顶礼膜拜,诵念了无数经卷才舍得送行。


        这次悟空未曾走远。


       “师父,你说这是不是你我的不是?你我若不拿出那袈裟,那老剥皮便不会起功利心,进而不会起歹心,也就免了这场嚷闹。”


        “徒儿,此番是你差了。”金蝉子阖眼转起念珠来,“你拿或不拿,功利心都在那里。”


        “你嫌为师杀性重,却不想这帮和尚何尝杀性不重?对他人之物起欲念,便要动手抢夺,一不做二不休索性要取你我性命,贪嗔痴三毒已将他们的身心俱毒透了。若遇见的不是你我,此番冤死的魂魄却向谁去诉说冤情?你又怎知,他们此前并未有此行径?”


        孙悟空怔了怔,心内想那观音大士还不如他师父看得通透。再细想一番,不服气道:“可……可其他和尚未免太无辜。”


        “这倒是为师的不是。”金蝉子睁开双眼,眼底古井无波。“为师杀性重,这并非好事。但这所谓佛门圣地,一片净土,你却不知,藏了多少血腥!方才为师坐的那块大青石下,就埋了数人尸身。为师在只院中随意走走,便听闻许多冤魂哭泣。想来也是那些和尚做了谋财害命的勾当。”


        “师父且等等,俺老孙去将那些贼秃全数打死!”悟空怒从心头起,便要腾云回去,金蝉子却拉住他一只猴爪。“若你这样做才好,为师方才便告诉你了。此番,你却不要前去。”


         “为何?”


         “你的气性大,定然一通乱打。为师已从你身上悟了须戒杀性,不可滥杀无辜,你却怎么反不明白了?这寺中勾当,是谁手上染了血腥,怕是连那冤魂都不知晓,你却要从何问起?你一顿乱棒,将他们全数打死,其中无辜之人该当如何?”


         “这……”


         “要了结这等苦难,须得你我成佛成圣,弘扬大道,令世间一切浊物毒物连根消散,使世人心中魔障全数破除。如此才为大业,真正的大业。”


        “是,师父。徒儿明白了。”


        依旧是一人一猴一马,人马不语。此番猴却不笑,也不蹦不跳,止随着人马徐行。人不紧不慢捻着念珠,伸出手来,轻轻抚了抚猴头。


• 古玩元素  古董图库 •
  1. 仿南宋湖田窑自在观音
  2. 尺寸: 高28cm
  3. 品相:  完整

古玩元素网艺术衍生品

仿南宋湖田窑自在观音

尺寸: 高28cm
品相:  完整 

来源:上海古玩元素网

藏品说明: 这尊观音是仿美国堪萨斯市纳尔逊美术馆收藏的青白釉观音座像,观音向右半盘腿趺坐,右臂搁于膝上,左手下垂放于底座,内穿透明薄衣,外披丝带纱巾,胸带串珠璎珞配饰,下穿长裙。釉水极佳,本品为古玩元素网委托景德镇制瓷高手全手工制作,限量版推出的问创作品之一,制作工艺复杂。

古玩元素网艺术衍生品

仿南宋湖田窑自在观音

尺寸: 高28cm
品相:  完整 

来源:上海古玩元素网

藏品说明: 这尊观音是仿美国堪萨斯市纳尔逊美术馆收藏的青白釉观音座像,观音向右半盘腿趺坐,右臂搁于膝上,左手下垂放于底座,内穿透明薄衣,外披丝带纱巾,胸带串珠璎珞配饰,下穿长裙。釉水极佳,本品为古玩元素网委托景德镇制瓷高手全手工制作,限量版推出的问创作品之一,制作工艺复杂。

左尹安

《非人哉》第2集
追剧也可以学习,知道了刑天相关的内容。
喝“咖啡”的观音大士可爱死啦!
九月那按节奏舞动的小尾巴。

《非人哉》第2集
追剧也可以学习,知道了刑天相关的内容。
喝“咖啡”的观音大士可爱死啦!
九月那按节奏舞动的小尾巴。

司库

莲华寺

       在坐公汽经过中南神学院时,看见远处似乎还有宗教场所,回来后查了一下百度地图,发现有一个观音岛,岛上有个莲华寺,决定去看看。

       莲华寺是湖北省佛教协会直属的佛教道场,是湖北省正信佛教信徒研修的中心。

       坐地铁2号线到终点,坐公汽,转乘江夏的公汽,下车后步行约40分钟,到达观音岛的最北端。莲华寺目前在改扩建,其佛教活动场所改扩建建设项目已获得鄂民宗办...

       在坐公汽经过中南神学院时,看见远处似乎还有宗教场所,回来后查了一下百度地图,发现有一个观音岛,岛上有个莲华寺,决定去看看。

       莲华寺是湖北省佛教协会直属的佛教道场,是湖北省正信佛教信徒研修的中心。

       坐地铁2号线到终点,坐公汽,转乘江夏的公汽,下车后步行约40分钟,到达观音岛的最北端。莲华寺目前在改扩建,其佛教活动场所改扩建建设项目已获得鄂民宗办文件批准。
       根据规划的效果图,这里将变成一座美丽的旅游岛,面积约1200亩,濒临风光秀丽的汤逊湖南岸。四面环水,视野开阔,可谓是一块风水宝地。
       莲华寺的总体空间布局为一轴四区一带:

       一轴为观音朝圣中轴线,经牌坊、山门、天王殿、大雄宝殿、万佛殿至观音像的主轴佛光大道。

       四区分别为佛事活动区、佛学文化区、福寿文化区、养生度假区。

       一带指围绕着四区的环湖景观带。
       如果发展顺利,类似三亚南海观音,无锡灵山大佛的文化旅游景点在湖北的再现,指日可待。









重明侘寂
理圆四德,智满金身。 缨络垂珠...

理圆四德,智满金身。

缨络垂珠翠,香环结宝明。

乌云巧迭盘龙髻,绣带轻飘彩凤翎。

碧玉纽,素罗袍,祥光笼罩;锦绒裙,金落索,瑞气遮迎。

眉如小月,眼似双星。

玉面天生喜,朱唇一点红,净瓶甘露年年盛,斜插垂杨岁岁青。

解八难,度群生,大慈悯。

故镇太山,居南海,救苦寻声,万称万应,千圣千灵。

兰心欣紫竹,蕙性爱香藤。

他是落伽山上慈悲主,潮音洞里活观音。

理圆四德,智满金身。

缨络垂珠翠,香环结宝明。

乌云巧迭盘龙髻,绣带轻飘彩凤翎。

碧玉纽,素罗袍,祥光笼罩;锦绒裙,金落索,瑞气遮迎。

眉如小月,眼似双星。

玉面天生喜,朱唇一点红,净瓶甘露年年盛,斜插垂杨岁岁青。

解八难,度群生,大慈悯。

故镇太山,居南海,救苦寻声,万称万应,千圣千灵。

兰心欣紫竹,蕙性爱香藤。

他是落伽山上慈悲主,潮音洞里活观音。

核桃蛋的博物馆

鎏金铜观音菩萨立像 吴越 浙江金华万佛塔地宫出土 浙江省博物馆藏

Gilt Bronze Statue of Avalokitesvara/907-79/Unearthed at Wanfo Pagoda,Jinhua,Zhejiang China/Zhejiang Provincial Museum

菩萨头戴花冠 带垂双肩 颈身饰璎珞结花胸前 下着长裙 披巾飘垂 左手提*瓶 插莲枝 右手持杨柳 底座散失 葫芦背光饰缠枝花纹

鎏金铜观音菩萨立像 吴越 浙江金华万佛塔地宫出土 浙江省博物馆藏

Gilt Bronze Statue of Avalokitesvara/907-79/Unearthed at Wanfo Pagoda,Jinhua,Zhejiang China/Zhejiang Provincial Museum

菩萨头戴花冠 带垂双肩 颈身饰璎珞结花胸前 下着长裙 披巾飘垂 左手提*瓶 插莲枝 右手持杨柳 底座散失 葫芦背光饰缠枝花纹

鼎鼎鼎鼎

搞一搞人妻
性转注意!
巨ooc!
私心戬观!

搞一搞人妻
性转注意!
巨ooc!
私心戬观!

鼎鼎鼎鼎
突然想画 睡前宽衣(咳)时的大...

突然想画

睡前宽衣(咳)时的大士

突然想画

睡前宽衣(咳)时的大士

将军夫人陆明枝

[观音×你]红尘不渡我

观音×你,ooc预警,非人哉设定,私设有。

@女桑. 快来嗑假糖!

“愿观音慈悲,助清河渡过难关。”

你在观音像前跪下来,说得恳切,语毕,你已是泪落如珠。

想必是天降劫难,清河已然是亢旱三年,偏又遇上人祸,瘟疫连连。每日只觉尸骨的腐臭气在城中萦绕不散。

清河的医生在这几年里已是逃的逃,死的死。只剩下你一个女子强撑着破败不堪的医馆。

“姑娘不替自己祈福吗?”你正黯然,便听得身后一道清润声线传来。

你转头,便见一个白衣男子立于摇曳明灭的烛光中。破落庙宇中光线细细碎碎的撒落下来,你依稀见得他眸中似有皓朗星光。

你勉强扯扯唇角,说道:“城中百姓已是无暇自安。我替他们来拜拜。...

观音×你,ooc预警,非人哉设定,私设有。

@女桑. 快来嗑假糖!

“愿观音慈悲,助清河渡过难关。”

你在观音像前跪下来,说得恳切,语毕,你已是泪落如珠。

想必是天降劫难,清河已然是亢旱三年,偏又遇上人祸,瘟疫连连。每日只觉尸骨的腐臭气在城中萦绕不散。

清河的医生在这几年里已是逃的逃,死的死。只剩下你一个女子强撑着破败不堪的医馆。

“姑娘不替自己祈福吗?”你正黯然,便听得身后一道清润声线传来。

你转头,便见一个白衣男子立于摇曳明灭的烛光中。破落庙宇中光线细细碎碎的撒落下来,你依稀见得他眸中似有皓朗星光。

你勉强扯扯唇角,说道:“城中百姓已是无暇自安。我替他们来拜拜。”

“姑娘好心,那你又为何信观音?”他微怔,如此问道。

“本是不信的,可如今清河这般凄凉,我也想抓个救命稻草。”

你转回目光,望向被光芒笼罩的观音像。那观音面目间刻着慈悲的笑,可眸光却好似空空如也。

观音啊观音,您真的存在吗。

似是看穿了你的心思,那白衣男子浅笑着答道:“观音一直在人间。只要姑娘虔心参拜,定能感动上苍。”

“好。”

你眼中朦朦胧胧地覆上一层雾气,再次对着观音像虔诚叩拜。

“你从哪里折来的?”你掀开流苏帐,抬眼便见盎然绿意,不禁又惊又喜,问道。

他微微弯眸,将柳枝放入白瓷瓶中,应道:“就在城外。等过几天天气暖了,桃花开了,我就带你去看看。”

“好。”

你扯着嘴角,单调的话音尚未脱口而出,你便剧烈的咳嗽起来,接着便是腥甜温热的血液涌出喉间。

那一刻,你们都缄默下来。

许是上苍垂怜,就在前不久,那些染了疫病的人家纷纷传来好消息。

然而,你的身体却日复一日地孱弱下来。

你未尝没有劝过他,让他不要再留在这里。

“我不忍。”可他每每都只用这样的话,让你再不做声。

你自小便在这医馆中长大,父亲死后你便接手了这医馆,所有心思都扑在了行医之上。

你无岁月可回首,亦无人共白头。

而在他出现后,你竟也开始贪恋起温柔来。他自来处来,向去处去,可你只希望能多与他相伴,哪怕只有刹那。

“公子。”你抬手,轻轻抚上那袅娜的柳枝,“这几日你陪着我,也不容易。待我亡后……”

“说什么呢。”

听闻此言,他竟然难得皱了皱好看的眉,颇为责怪地说道。

“我的命数,我清楚的。从此往后,你便也不必来了。”你沉眸,轻轻将那白瓷瓶推到他怀中。凉润的温度在你指尖慢慢弥散开去,最后消失不见。

此后,他便真的不再来探望。

你亦是第一次发觉长夜漫漫,竟是这般难挨。

迷蒙间,你似听见有谁在唤你的名字。

你微微睁眼,久违的晨光刺得你双眸泪意直涌。而就在那一片熹微之间,你发觉有谁在逆光而立。

你看不清他的脸,但你却能感知得到他的目光,那含着悲悯的目光。

“你可还有什么心愿未了?若你心愿已了,我便渡你离了这红尘。”

他俯下身来,向你伸出手去。

你才不要不入轮回呢。这世间生老病死轮回渡,你都要尝遍,才算圆满。

“愿……红尘……不渡我,恋者,有来生。”

将这话脱口而出,几乎已用尽了你所有的气力。而他,向你伸出的手,也就这样,停滞在了半空。

天地万物都在这一刻,岑寂下来。

“好。那我便送你,入轮回。”

半晌,他才缩回了手,轻声应道。而随着话音落下的,竟是一颗冰凉的泪滴。

• 古玩元素  古董图库 •
  1. 南宋湖田窑观音座像
  2. 南宋湖田窑观音座像  尺寸: 口径14.6cm
  3. 品相:残,修复件

南宋湖田窑观音座像

尺寸:口径14.6cm
品相:残,修复件 

藏品说明: 南宋到元代湖田窑曾经烧造了大量佛教题材的造像,艺术价值很高,影青瓷塑造像一直是高古瓷收藏里一个非常神秘且高门槛的种类!此件观音头戴宝冠,头饰与发髻十分精致,胸前以繁复的璎珞为饰,南宋观音,从服饰到开脸,更加亲民化,形态更加柔和。观音膝前鹦鹉、净瓶、善财童子都有残损,釉水极好,达到了顶级湖田的发色。由于结构问题,遗存的这种造像几乎全世界没有一例完整器,这样的完整度已经很难得。
 

南宋湖田窑观音座像

尺寸:口径14.6cm
品相:残,修复件 

藏品说明: 南宋到元代湖田窑曾经烧造了大量佛教题材的造像,艺术价值很高,影青瓷塑造像一直是高古瓷收藏里一个非常神秘且高门槛的种类!此件观音头戴宝冠,头饰与发髻十分精致,胸前以繁复的璎珞为饰,南宋观音,从服饰到开脸,更加亲民化,形态更加柔和。观音膝前鹦鹉、净瓶、善财童子都有残损,釉水极好,达到了顶级湖田的发色。由于结构问题,遗存的这种造像几乎全世界没有一例完整器,这样的完整度已经很难得。
 

一个低调的磕学家༎ຶ‿༎ຶ

戬观「不太成功的第一次」

用了太太 @羊驼机 画得梗!

稍微自己修改了一些~希望喜欢ʕっ•ᴥ•ʔっ


-------------------


“为什么我不是单人间?”观音拿着门卡在九月面前晃了两下:“我要换成单人间。”


九月这几天带豆豆到处玩,一个不小心就抽到了豪华温泉旅行家庭套餐,不过她又没男朋友又没小孩,只好邀请了公司里的人一起去玩。

而杨戬一听他们要去泡温泉,说什么也要自费跟着去,还偷偷给九月塞了一把钱,让她给他和观音安排双人间。


“当然双人间性价比更高啊,而且你不跟杨戬交往了有一段时间了吗?”九月强忍着笑意,佯装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观音:“你是在害羞吗大士?”

“....没有。”

“不是吧大士!你们...

用了太太 @羊驼机 画得梗!

稍微自己修改了一些~希望喜欢ʕっ•ᴥ•ʔっ


-------------------


“为什么我不是单人间?”观音拿着门卡在九月面前晃了两下:“我要换成单人间。”


九月这几天带豆豆到处玩,一个不小心就抽到了豪华温泉旅行家庭套餐,不过她又没男朋友又没小孩,只好邀请了公司里的人一起去玩。

而杨戬一听他们要去泡温泉,说什么也要自费跟着去,还偷偷给九月塞了一把钱,让她给他和观音安排双人间。


“当然双人间性价比更高啊,而且你不跟杨戬交往了有一段时间了吗?”九月强忍着笑意,佯装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观音:“你是在害羞吗大士?”

“....没有。”

“不是吧大士!你们交往了快一年了!!难道还没有坦诚相见?”小玉不知道从哪儿冒了出来,看样子杨戬也给她塞钱了。

“.....这倒也没有。”

“难道戬哥他不行?”熬烈也突然加入了八卦的队伍。

“我哥怎么可能不行!!要不行也是大士不行!”哮天胆子比脑子大,而没有经过思考的话说出口,自然是要被观音变成马的。

就在观音甩出玉净瓶吸管的那一刹那杨戬把手搭在了观音肩上:“好啦,看在我的面子上,饶了他吧。”

观音撇撇嘴,收了手。

这一举动不由得使围观的八卦四人组啧啧惊叹------居然有人能成功劝大士生气的时候不把人变成马!谁还敢说戬哥不行?

那岂不是大士有问题......八卦的目光又转到观音身上,这让他十分的不自在:他没看懂这几个家伙的眼神里到底在暗示什么,但是怎么就那么让人不爽呢?


最后观音还是没有成功换成单人间。

不过他咬牙坚持他没换房间不是因为对杨戬的爱有多浓多深,而是因为杨戬那三只眼睛一起卖萌的样子实在是太欠揍了!

八卦小组表示:嗯~我们懂的!


他们住的酒店每个房间的门外都有个花园,花园里自带温泉,虽然杨戬非常想和观音一起泡,但还是被对方义正言辞地拒绝了。

“是因为害羞吗?”杨戬在墙的另一边问,观音甚至不允许杨戬看着他,这让对方只能背对着温泉。

“....我不太习惯。”

“可我们都在一起快一年了。”

“谁要你之前老跟我吵架,害得我看到你就又喜欢又讨厌的。”

“还是喜欢多一点的,对吧。”杨戬笑嘻嘻地说:“大盘子头。”

“....闭嘴。”观音闷闷地回应道:“三眼。”

二人沉默了一会儿,观音像是想通了,叹了口气:“你去冲个凉再进来。”

“好!”本来还低沉着的杨戬立刻高兴地跳起来,三下五除二地把身上多余的布料全部脱掉,然后兴致勃勃地跳进了厕所。

“....傻子。”观音骂着,嘴角却忍不住悄悄地上扬。


“臭盘子头!我洗好了!你准备好了吗?”杨戬随便抓了件浴袍套上,往温泉的方向喊了一声。

没有听到熟悉的回应,杨戬不由得皱起眉。

“大盘子头?你别开玩笑啊。”

还是没有声音,杨戬瞬间换成了法相,拿着手里的戟,小心翼翼地往门外走去。

“.....慈航?”他又最后唤了一声,在没有得到回应后迅速地冲出门,却没看到任何奇怪的人。

杨戬低头一看,观音歪头靠在温泉池边上,白皙的脸被熏得通红。

“这都能睡着?”杨戬笑笑,又换回了浴袍,他蹲下身拍了拍观音的肩膀:“醒醒,在水里睡觉不怕泡皱啊?”

观音还是没有任何回应。这使杨戬又紧张起来,他赶紧打了个电话给酒店前台。


“所以我爱人是有些缺氧了是吗?噢噢,好,好。”杨戬听完前台小姐的指示,把观音从水里捞了出来,裹上浴巾,抱到了床上。


不过一会儿观音就恢复了意识,但他感觉头疼不已,连睁开眼都是负担。

“你吓死我了你!”杨戬看到观音皱了皱眉,就知道他醒了,暧昧地弹弹对方的额头。然后又叽里呱啦地唠叨半天关于就算是神仙也该注意自己身体的老妈子言论。

以往来讲观音一定会呛杨戬两句好让他闭嘴,不过今天的他累得不行,只好向杨戬勾勾手指-----

“干嘛?”杨戬凑了过去。

观音伸手环住杨戬的脖子,快速地亲了他一口。


杨戬瞬间像是被抽了魂似的鸦雀无声了起来。观音看他这呆样,没想到让杨戬闭嘴最有效的方法就是亲到他闭嘴。

不过也对,嘴巴都用了亲亲了,哪还有闲工夫数落人啊?


“你你你你你你你你!”杨戬的脸变得通红,他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观音,语无伦次的模样使观音忍不住大笑。

这可不怪杨戬,谁敢相信这是他们交往那么长时间以来第一次亲密接触呢?


观音笑着笑着脸也有些烫,他们对视良久,不约而同地问道:“要不要....?”

“试试吗?”

“...好。”

毫无章法地亲|吻落在观音的脸上,他们互相吻|住对方,杨戬鼓起勇气轻轻地吮|吸起观音的嘴唇,然后捏住对方的下巴,哑声说了句:“伸舌头。”


观音愣愣地张了嘴,对方的舌头便凑上来,他顿时只觉得心里一阵酥麻感,比刚刚泡温泉时还要晕乎。

杨戬不安分的手一直往观音的身上凑,他能感觉到自己的爱人吓得浑身僵硬,但他何尝不害怕呢?其实他也是第一次,连接吻完该做什么都没有思路。


一吻尽了,二人互相跪坐在床上看着对方,相视无言。

“然,然后呢?”最后还是观音打破了沉默。

“啊,额,然后,然后....继续...亲吗?”

“好。”观音解开浴袍,露出自己白皙的身子,然后向杨戬张开手臂,一副战士准备赴死的模样:“来吧!我,我准备好了!”

“...那,那我上咯..???”

杨戬抚上观音的身体,他的手发凉,触到观音的那一刻对方不由得轻轻颤抖。但那细腰的触感激起了他心里深深埋藏着的,对这类事情的本能。杨戬仿佛一下子就熟练了起来,他的手不由自主地往对方下体摸索,吓得观音忍不住喘了一声。


“!?”观音立马捂住自己的嘴巴,杨戬也有些尴尬地停手,二人面面相觑地看着对方,一时半会儿都说不出话来。

“我我我我我我我....”观音赶紧拿浴袍遮住自己的身体,杨戬也捂住自己下面已经兴奋起来的小兄弟。

“额....我们...额...你...”杨戬欲言又止,谁要他和观音的关系那么尴尬!先是师叔侄,后是战友,既是互相损对方的“仇人”,又是爱人?

这要在以前,这大盘子头突然在自己面前叫了一声,杨戬一定要笑他个一千年。

可他们现在是恋人...虽然是还不能习惯对方娇|喘的恋人。

“....要不你先出去冷静一下?”观音扶额。

杨戬愣了一下,他现在出去那几个人肯定又要说他俩不行:“去哪儿?”

“....去冲个澡?”他的眼神飘向杨戬的小兄弟,脸又红了起来。


等杨戬“冷静”完,观音已经换上睡衣。他只开了一盏床头灯,正坐在床上看书。

“我们不会要变成柏拉图吧?”杨戬也钻进被子里,他躺在床上,仰视着自己的爱人。

“听起来不错。”观音打算把刚刚那一段尴尬的记忆封尘。

“......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观音合上书,躺下来看着杨戬,他犹豫了许久,还是缓缓地开口道:“也许,我还没有准备好。”

杨戬笑笑,他抱住观音:“其实我也没有。”

“那就先柏拉图吧。”观音握住杨戬的手:“我们还有很长时间可以去准备。”

“嗯。”

杨戬吻了吻爱人的发丝,观音把床头灯关掉,二人就着夜色,相拥入眠。


• 古玩元素  古董图库 •
  1. 仿元代湖田窑自在观音像
  2. 尺寸:高30.5cm
  3. 品相:完整,自然烧窑小天然窑裂

古玩元素网艺术衍生品

仿元代湖田窑自在观音像 图集之二

尺寸:高30.5cm
品相:完整,自然烧窑小天然窑裂 

藏品说明:观音头戴佛冠面相端庄安详,高梳发髻,弯眉细目,手披广袖通肩外衣,胸佩璎珞,坦胸露腹,璎珞飘带作缠绕,悠然、端庄而坐,左脚踏莲花之上,左右俩童子憨态可掬,稚朴可爱。

原型参考: 此尊观音参照2018年秋季海纳百珍拍卖会上的一件拍品所仿制

古玩元素网艺术衍生品

仿元代湖田窑自在观音像 图集之二

尺寸:高30.5cm
品相:完整,自然烧窑小天然窑裂 

藏品说明:观音头戴佛冠面相端庄安详,高梳发髻,弯眉细目,手披广袖通肩外衣,胸佩璎珞,坦胸露腹,璎珞飘带作缠绕,悠然、端庄而坐,左脚踏莲花之上,左右俩童子憨态可掬,稚朴可爱。

原型参考: 此尊观音参照2018年秋季海纳百珍拍卖会上的一件拍品所仿制

• 古玩元素  古董图库 •
  1. 仿元代湖田窑自在观音像
  2. 尺寸:高30.5cm
  3. 品相:完整,自然烧窑小天然窑裂

古玩元素网艺术衍生品

仿元代湖田窑自在观音像 图集之一

尺寸:高30.5cm
品相:完整,自然烧窑小天然窑裂 

藏品说明:观音头戴佛冠面相端庄安详,高梳发髻,弯眉细目,手披广袖通肩外衣,胸佩璎珞,坦胸露腹,璎珞飘带作缠绕,悠然、端庄而坐,左脚踏莲花之上,左右俩童子憨态可掬,稚朴可爱。

原型参考: 此尊观音参照2018年秋季海纳百珍拍卖会上的一件拍品所仿制

古玩元素网艺术衍生品

仿元代湖田窑自在观音像 图集之一

尺寸:高30.5cm
品相:完整,自然烧窑小天然窑裂 

藏品说明:观音头戴佛冠面相端庄安详,高梳发髻,弯眉细目,手披广袖通肩外衣,胸佩璎珞,坦胸露腹,璎珞飘带作缠绕,悠然、端庄而坐,左脚踏莲花之上,左右俩童子憨态可掬,稚朴可爱。

原型参考: 此尊观音参照2018年秋季海纳百珍拍卖会上的一件拍品所仿制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