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角儿

2703浏览    345参与
。

许你一世清风

        从十几岁来到京城,成了这个城市漂泊的一员票。当过保安,做过服务员,挨过冻,受过委屈。得遇贵人点拨,见了先生,学了相声。在生活中慢慢的品味,学着相声。初学相声因不开窍,处处讨人嫌,也遇到过劝退的风险,不过幸得师父不弃,容得学习。苦练贯口,认真钻研,许是老天关爱,顺着脊梁骨一股清风醍醐灌顶,任督二脉也是打开了,对相声也是有了见解,有了搭档史大爷,相辅相成,二人的相声得蒙观众喜爱,可惜的是史大爷请假许久,至此与史大爷搭档终止了。老天的关爱不止一次,再次幸运降临了我。初次见面,北京爷们携着一身忠肝义胆,重情重义。

 ...

        从十几岁来到京城,成了这个城市漂泊的一员票。当过保安,做过服务员,挨过冻,受过委屈。得遇贵人点拨,见了先生,学了相声。在生活中慢慢的品味,学着相声。初学相声因不开窍,处处讨人嫌,也遇到过劝退的风险,不过幸得师父不弃,容得学习。苦练贯口,认真钻研,许是老天关爱,顺着脊梁骨一股清风醍醐灌顶,任督二脉也是打开了,对相声也是有了见解,有了搭档史大爷,相辅相成,二人的相声得蒙观众喜爱,可惜的是史大爷请假许久,至此与史大爷搭档终止了。老天的关爱不止一次,再次幸运降临了我。初次见面,北京爷们携着一身忠肝义胆,重情重义。

        

         这一搭便是十年,人生有多少十年,我的十年有了孙老师,不仅相声道路越走越远,生活也过的越来越好。挨过后台人的欺侮,受命过风雨飘摇之际,体验过爆红后的空虚,但独独不能忘的是与你在台上说相声的自如,自信。说相声上的不足幸得你的指导,我的身旁是你,相声足矣。现在说相声的时候,唯一担心的就是你的身体,你啊,注意身体,减减肥,不为别的,就希望你我古稀之年仍能在台上挥洒自如。我这个人,是个敏感的人,干什么都自卑,唯有相声,我站在台上,我就是我,我是自信的。你啊,当初的相声名家之后,在动物园里待了十年,仍不忘相声,在我师父招揽你时,心里记挂的还是你身边的那帮兄弟。如此的你,我竟遇上,三生有幸。

       

        马上一年又要过去了,我希望与你度过更多的十年,往后余生欢笑是你,身旁是你,荣誉是你,感动是你,最重要的搭档是你,当年的清风与你共享,许你这一世清风。


                        我的搭档,我的师叔,孙老师,您好。


Clear-盒子

《相思入骨,声声泣血》44



卑微up在线诈尸

——————————————————————


干冷的空气笼罩着整个北京城,时间悄然的把一切恢复到了正轨,最起码表面上看上去是这样的。


我不在固执的陪在孟鹤堂身旁,一直被我落下的功课也全数补回,我仿佛比以前又成熟了许多,但这种伴随着痛苦的成长,我可不想再多来几次。


不过还有几件好事应该和你们分享一下。想不到吧,我马上就要有一个弟弟了,当然是郭爸郭妈的,千万不要觉得我还会和原来的家里有联系,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郭麒麟这个帮我背锅(吃饭)的小胖子已经开始减肥了,而且很有成效,还有张云雷这个不省心的也终于和杨九郎定下来了,以后两个人一定会很好的。哎,莫名的觉得自...



卑微up在线诈尸

——————————————————————


干冷的空气笼罩着整个北京城,时间悄然的把一切恢复到了正轨,最起码表面上看上去是这样的。


我不在固执的陪在孟鹤堂身旁,一直被我落下的功课也全数补回,我仿佛比以前又成熟了许多,但这种伴随着痛苦的成长,我可不想再多来几次。


不过还有几件好事应该和你们分享一下。想不到吧,我马上就要有一个弟弟了,当然是郭爸郭妈的,千万不要觉得我还会和原来的家里有联系,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郭麒麟这个帮我背锅(吃饭)的小胖子已经开始减肥了,而且很有成效,还有张云雷这个不省心的也终于和杨九郎定下来了,以后两个人一定会很好的。哎,莫名的觉得自己在嫁女儿。不过我要是上场的话,张云雷也得心甘情愿的来给我捧哏,还有王九龙这小子自打住进宿舍跟他的小黑师哥是越来越圆润了,不过两人也挺努力挺开心的,我也就不管了


哦,对,还有安妮,这小妮子在我这住的那叫一个快活,我住在玫瑰园,她就在旁边买房子,我住宿舍她就在对面租公寓,可就算这样我能见到她的次数却还在直线下降,这人去了哪,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


还有就是李明泽这家伙把安妮丢给我就自己回去了,也不说帮帮我,说好的经纪公司,我也没看到我总公司来人,也不知道他和郭爸究竟定了什么约定过,谁都不告诉我,这两个小气鬼。


还有就是苏呈,自从上次见了我一面之后,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我的面前了,我不知道他在忙什么。只不过我要上台演出,他都会派人送花过来。我曾经联系过他,让他别再送了。他也只是说这是心意,让我收下就不再理我了,整个人神神秘秘的,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孟鹤堂。。。。。他,过的挺好的,和九良搭的越来越出色了,我们见过几次面,只是没以前那么亲密了,也不像后来那么冷淡,我们两个人中间仿佛有一道看不见摸不着的墙,相处总是有些尴尬,但也不再是老死不相往来,他还是我师哥,而我只能是他师妹了


我想我们俩现在就应该是最好的相处方式了吧,现在的我们对大家都好,就这样也不多说了。


我们还是来谈些开心的事情吧。话说自打郭爸,有了小宝宝之后,整个人都变得柔和了许多,家里那几个毛小子也都像长大了不少,陶阳就不用说了,本来就是家里最成熟的最叫人省心的孩子。郭妈有了宝宝之后,他就把家里的杂活拖着郭麒麟两个人一起承包了,就连我最不放心的张云雷同学,最近也是乖的不行,时不时还会抱着一些有关母婴的书学习着,小舅舅的自觉已经准备的十足了


其实关于小宝宝的胎教问题上,我还真是操碎了一颗心。


某位非著名太平歌词艺术家,今天已经是第17次试图在郭妈旁边播放《太公卖面》《韩信算卦》等著名太平歌词选段。


“张云雷,你要是再进来打扰我弟胎教,我就把你丢进水泥桶里去沉北戴河”当我第17次抓到张云雷时,我已经没有办法再继续保持微笑了。


“何云清。。我好歹是你师哥。。你给我注意。。。。”听到这里我直接瞪了他一眼


“你你你不认我是师哥,我好歹也是你小舅舅好吧?”张云雷见我没有动作,悄悄的在我耳朵旁边小声说了一句“我姐还看着呢,你好歹给我留点儿面子。”


“好处”


“请你吃饭,两顿!”


“三顿,+甜点+奶茶”


“你!!!”


我勾起嘴角笑着看他。


“成交!”他咬牙切齿的说。


“好嘞~”我退后两步整理了一下张云雷的衣服“师哥您先回去休息,师娘我会好好照顾的,您放心,走的时候别忘了把复读机拿回去,要不然可能您再也见不着它了呢”


张云雷妖精牙微笑着说“好呢,我亲爱的师妹,晚点记得到书房来找我,给我看看你的新活” 


“好呀,我的师哥”我握紧(掐住)张云雷的手臂把 他送出了房间,抬手直接关上了房门,隔着门还能听到张云雷小声的嘟囔着什么


“你看看你们俩,都20岁的人了,怎么一点大人的样子都没有”郭妈靠在躺椅上,抚摸着自己的小腹看着我说。


我笑了笑。坐在了郭妈身旁的地毯上“妈,我这不是和舅舅闹着玩呢么”


“你俩呀,没个正形,也就他们几个看着你还跟哄小孩儿似的”我妈摸了摸我的头发说。


“妈你放心,等宝宝出来我一定会成为世界上最好的姐姐,一定不会让他受一点委屈的”我的手轻轻地放在郭妈的肚子上感受着里面传来小小的心跳。


“知道我们家清儿一定是世界上最好的姐姐,妈再也不会让我们家清儿受一点儿委屈的”


“妈,你看这是说的哪里的话,自从我过来从来都没受过委屈,有的只有幸福好不好,爸爸妈妈对我那么好,我怎么会觉得委屈呢?”我抱住郭妈的手臂撒娇。


“那最近怎么都没见你回宿舍,也不去五队看看你师哥他们。”


“我。。。。”


“还不是怕遇到小孟觉得尴尬。”


“妈~我没有,只是。。我只是还不知道怎么面对他。”


我妈看着我笑了笑,拉着我走到窗边“妈知道,你们俩现在见面还觉得尴尬。所以为了让你们尽快和好,妈就把他们都叫到家里来了”


“妈?!?!”我吃惊的看着郭妈


“你别这么看着我,你不见小孟也得看看小饼小四,他们都多久没见着你了,每次一打电话就得问问你怎么样啦,怎么不去看看他们,搞得好像我是坏人拦着你们见面一样。”


“妈~”我叹气


“行啦行啦,他们都快到了,你也抓紧收拾收拾下去吧”郭妈拍了拍我的背,把我推出门去。


我回头看着紧闭的房门。无奈只能走下楼去,楼下张云雷正坐在沙发上抬头看着我。


“怎么样让你赶我下楼,你也待不下去了吧”


“张云雷。我完了。。。。”我看着门口,目不转睛的说。


“你好好的搁这儿说什么呢?怎么就完了,你这孩子你可别吓唬我。”张云雷起身看着我“清儿?丫头???”见我不理他,他便伸手在我面前晃了晃。


“哎呀,来不及了,人都快到了。”我拍开张云雷的手“十个。再等一会儿,饼哥,四哥,九良和孟鹤堂都会来,你找个机会帮我脱身”我拍着张云雷的肩膀“小舅舅我可就靠你了”


“他们来就来,你怕什么?孟鹤堂还能把你吃了不成?”张云雷翻了个白眼坐回沙发上


“你是真傻还是假傻?饼哥他们是被我妈你亲姐叫过来的,主要来的目的就是缓和我和孟鹤堂的关系,但是你懂的,我现在和他见面还是尴尬的要命,假装没事装的我都快心力交瘁了,好嘛!”


“你。。”


“师娘,我们来了”张云雷刚要说话,大门就已经被打开了,烧饼和四哥几人拿着一堆礼品。走了进来,孟鹤堂就跟在他们的身后,我抬头看向她几个月不见,她仿佛比以前更消瘦,也更沉默了许多。。。。。。。


——————————————————————


日常宣群:欢迎加入请盒子更新,谢谢!,群聊号码:513883528


圈地自萌,不喜勿喷

佛系更新,切勿上升蒸煮

就是喜欢相声,就是喜欢德云社,就是喜欢孟鹤堂看不下去出门左转不送~





轶轶

尚何的,ooc

渣文笔

我上升正主

ooc


↓↓↓↓↓↓↓↓↓↓↓↓↓↓↓↓↓↓↓↓↓↓↓↓↓↓


“九华!九华!你看新来的那个助教怎么样,长得不错诶,不知道人怎么样”一个同学问到何九华

“噗,呵呵,也就那样吧”九华捂着腰,眼里浮现一丝嫌弃

“哔~~~~”一声哨响,“集合”分散的一堆又一堆的学生,立刻站成了整齐的方阵“我是你们新来的助教,我姓尚,叫尚九熙,我是尚九熙,尚九熙是我,我的名字是尚九熙,尚九熙是我的名字,希望你们能够记住我,我是你们体育助教尚老师”说完,眼光飘忽不定,似乎寻找着什么,忽然一停,眼睛里出现了一个身影--何九华,随后有露出一个笑容,阳光下,那很美。

“体育老师是个碎嘴子啊,他走错地方了吧...

渣文笔

我上升正主

ooc


↓↓↓↓↓↓↓↓↓↓↓↓↓↓↓↓↓↓↓↓↓↓↓↓↓↓


“九华!九华!你看新来的那个助教怎么样,长得不错诶,不知道人怎么样”一个同学问到何九华

“噗,呵呵,也就那样吧”九华捂着腰,眼里浮现一丝嫌弃

“哔~~~~”一声哨响,“集合”分散的一堆又一堆的学生,立刻站成了整齐的方阵“我是你们新来的助教,我姓尚,叫尚九熙,我是尚九熙,尚九熙是我,我的名字是尚九熙,尚九熙是我的名字,希望你们能够记住我,我是你们体育助教尚老师”说完,眼光飘忽不定,似乎寻找着什么,忽然一停,眼睛里出现了一个身影--何九华,随后有露出一个笑容,阳光下,那很美。

“体育老师是个碎嘴子啊,他走错地方了吧,德云社不在这儿啊”别的同学还在讨论这位尚老师,我们的九华同学脸上却泛起红晕来,明显是害羞了啊,以为什么呢?只有他自己知道了,或许,姓尚的也知道呢。

“好啦好啦,今天我们先跑12分钟计时跑,然后再做五组腹背肌”何九华听了,脸都绿了,他妈的,尚九熙你故意的吧,行了,等着吧,我要是在让你上床我是狗

九熙呢,在一旁乐呵呵的,倒是颇有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

12分钟很快就过去了,该做腹背肌了,九熙看看记分册,说到“两人一组的话,刚好多出来一个,这样吧”何九华感到背后一凉“九华同学,我给你压腿,其他人自由组合,不许偷懒”此刻的何九华只想一头撞死

“华~儿~”

“我说过在学校别这么叫我吧”

“不管,我是老师,爱怎么叫就怎么叫,华儿!华儿!华儿!”九华是真想一巴掌呼死他

“诶!把手放下去,还想打老师是怎么着?赶紧做,别偷懒”

“尚九熙!你!你…你让不让我活啊,我的腰还要呢”说着又挤了挤眼泪儿

“不,不能搞特殊,快做”不知道是心里愧疚,还是那几滴泪真流他心缝儿里了

做到第二组多的时候,九华开始有点儿难受,毕竟是经过前一夜的风流,这谁又受得住啊

“呼哈……哈……呼…”

“华儿,停,停一下,别,别做了,我受不了”

“不!能!搞!特!殊!”

“这不算特殊,咱们晚上多做几组,补上呗~”

“尚九熙!你个臭流氓!”

“乖,把臭去了~”说着一个公主抱把他抱起,和另一个老师说“这孩子拉伤了,我带他去医务室,你帮我看着点儿我们班,下课直接解散就成”这么说着,脚却往器材室走去了…………………

未完待续…………



下一话有🚲啊

渣文笔,还多指点

有什么意见也可以评论出来

哪里不好的

多谢😘


轶轶

整理库存来着
嗯………………
我手欠啊我
可是………………🌚
嘿~嘿~嘿~

整理库存来着
嗯………………
我手欠啊我
可是………………🌚
嘿~嘿~嘿~

是软软啊

给他们一点空间吧

我们爱的,应该是舞台上因为相声闪闪发光的他们

不是蹦迪时,被无数手机怼着脸

不是逛街时,被团团围住动弹不得

他们不是明星,他们是相声演员

我们不是脑残粉,我们是观众

捧的是角儿,不是本人

给他们一点空间吧

我们爱的,应该是舞台上因为相声闪闪发光的他们

不是蹦迪时,被无数手机怼着脸

不是逛街时,被团团围住动弹不得

他们不是明星,他们是相声演员

我们不是脑残粉,我们是观众

捧的是角儿,不是本人


轶轶

如果你是小师妹😳(3)抚平风波

请勿上升正主

第三章了

要开始有意思了

合集我已经弄出来了

结尾谈心哦❤

看正文吧…

↓↓↓↓↓↓↓↓↓↓↓↓↓↓↓↓↓↓↓↓↓↓


你初来乍到,师哥们很惊讶,当然,也很照顾你。毕竟………德云社是个其乐融融的大家庭嘛……

周六上午,师哥孟鹤堂找到你和于云霆,说“霄瑀,明天下午你们要不要也上台说一段,感受一下,之前都是在台下听,这次也有上台的机会了,要不要试试”

“师哥,只怕我刚上台,台下的姑娘们就沸腾了吧,毕竟,我是女儿身………”

这时候身旁的于云霆开口了“怕什么,我不在你身边呢嘛,再说了!师父要是怕这个,就不收你了不是,没事没事,你就大胆的上,后面的交给师哥们!”

“霄瑀,小宝说的对啊,没事的,我们都在”

“...

请勿上升正主

第三章了

要开始有意思了

合集我已经弄出来了

结尾谈心哦❤

看正文吧…

↓↓↓↓↓↓↓↓↓↓↓↓↓↓↓↓↓↓↓↓↓↓


你初来乍到,师哥们很惊讶,当然,也很照顾你。毕竟………德云社是个其乐融融的大家庭嘛……

周六上午,师哥孟鹤堂找到你和于云霆,说“霄瑀,明天下午你们要不要也上台说一段,感受一下,之前都是在台下听,这次也有上台的机会了,要不要试试”

“师哥,只怕我刚上台,台下的姑娘们就沸腾了吧,毕竟,我是女儿身………”

这时候身旁的于云霆开口了“怕什么,我不在你身边呢嘛,再说了!师父要是怕这个,就不收你了不是,没事没事,你就大胆的上,后面的交给师哥们!”

“霄瑀,小宝说的对啊,没事的,我们都在”

“嗯,我愿意试试,谢谢师哥们”你心中生出暖意,却不知,前脚节目单刚一放出,后脚微博就炸了锅一样………

“于云霆的演出!!!哇!我赶上了耶!”

“诶,等等,霄瑀是谁啊?你们知道吗”

“没听过诶,求科普”

“没准是霄字科的新人呢”

“郭老师怎么一直没说呢,哈哈,不管了,不知道这次是个什么样的小帅哥呢”

“哇,真的很期待啊,感觉又有新CP可以磕了,激动激动”

“上面的,你们要失望了哦,这可真是个大料儿啊,霄瑀他,不,应该说是她,她是个女的呦”

“什么什么??”

“哇去,怎么可能??!!”

“怎么回事啊,有黑幕?求爆料??!”

“我好酸啊”

“真·德云女孩儿”

“等等,我们会不会也有机会啊!”











你看着微博热搜“德云社破旧规收女徒”“郭德纲疑似潜规则”“论德云女孩儿到柠檬精的转变过程”……………

看着这些字,你有些哭笑不得,一旁的于云霆更是乐的前仰后合“噗哈哈哈哈哈哈,说……说师父潜规则……哈哈哈哈,什么玩意儿啊,是潜规则他了还是怎么着,真够有意思的”

“我就知道会这样,正常正常,就是现在该怎么办啊”

“没事没事,德云社的谣,不攻自破”

“嗯………可…………明天还要演出,我第一次啊,怎么办……”

“没事,到时候再和姑娘们说,她们也都是通情达理的人,会明白的,那些瞎胡说八道,无事生非的都是同行,懂不”

“嗯,好吧,虽然还是有些担心”

“把心放肚子里吧,我在,我们都在”

你点点头,不再说话

一直到演出前,都一直有师来看你,让你别担心,习惯就好,你依然有些紧张,九香跟你说:“该来的他就不会迟到,除了秦霄贤,斯,大儿子,你别揪我耳朵,斯”“霄瑀,憋听他瞎说,但的确,总要面对,加油吧”老秦嘴上说着,手里揪着

“噔噔,噔噔噔,哒地楞噔楞噔,噔噔,噔噔………”开场小曲儿一响,头一个上台的是尚九熙何九华,一段《打灯谜》,上场时就有观众问收女徒的事,九熙撇撇嘴“合着不是来听我的啊”转身就走,九华在后面乖乖跟着,台下观众声音一致“回来,别走”熙华又上了台“好了好了,正主不就跟后台呢吗,待会儿自个儿问去,拿大炮的那个,昂,对对对!就你,待会儿放放,再吓着人姑娘,慢慢来昂”台下的姑娘们又一阵酸酸的赶脚

台上,不知演到了哪,忽然提起桃儿潜规则的事,“谁啊,就那小黑胖子,就那趟风冒雪啊”说着做了做撩大褂的动作“你不要命别连累我啊”

“他咋滴了”

“潜规则啊”

“谁啊”

“小黑胖……呸,咱师父啊”

“咋地了”

“潜规则啊”

“谁啊”

“咱师父”

“咋………”一把扇子杵在了尚九熙肩上,“啊,我知道了,开玩笑嘛”

“看我笑了吗”“诶呦,错了错了昂,你看,孟祥辉儿”

“得了,得了,说事”

“郭老师?潜规则?潜你了,知道那么清楚,怎么没谈谈细节呢,真是”

“好家伙,那就是另一个网站了”









后来的节目,又是各种砸挂,慢慢的,离你的节目越来越近了,师哥们的铺垫,让你轻松了不少,于云霆也在你身边,你更是安稳了


终于,到了你俩的节目,报幕道“下面请您欣赏《学哑语》,表演者于云霆,乔霄瑀”


台下掌声一片,上台鞠躬,拿着大炮的姑娘们放了下来,这的确让你安心不少,殊不知,后面,何九华探出头,摆摆手,示意姑娘们放下相机,又是一股酸味儿啊


演出很顺利的结束了,或许是因为对你的不熟悉,也是对新人的支持吧,台下并没有抛活的,包袱也都响了,可事实呢,后台的门帘儿,一会儿窜出个脑袋,一会儿伸出个爪子


返场时,孟鹤堂出现了,台下又是一片沸腾,他向观众们解释了你的事情,然后又让你上台去说两句


你上了台,待掌声平复“其实,我本来也是应该在台下听相声的,因为我的父亲救过我们师父一命,所以师父才答应收我为徒,这才让我有了一个可以在台上说相声的机会,这些刚刚师哥也说过了,有些笑话我觉得就没必要再解释了”台下一阵叫好“另外呢,请大家不要酸啊,我答应过师父,发过誓,绝不会在德云社谈恋爱的,请大家放心,我会看好你们老公的”台下掌声剧烈,有些姑娘直接道“多谢霄瑀,爱你”


谁也没想到,经验为0的你,可以这么轻松的就度过了这一关


晚上为了庆祝你和于云霆初次演出成功,孟鹤堂自掏腰包,请了七队吃饭。


“可以啊,霄瑀,没想到第一次演出就这么成功啊,刚才那话说的,真是没地儿挑错”周九良乐呵呵的说着


“嘿嘿,谢谢师哥们,其实………我刚才……看见你们给我托付了……真的很谢谢你们”你说


“啊?我怎么没看见啊,什么时候的事啊”于云霆放下筷子说到


“哎,要么说,还是姑娘家心细,小子根本不可人疼,哎,我以后有了女儿啊…………”一听这话,就知道肯定是那个姓秦的女儿奴了


于云霆悄么声儿的白了他一眼,大伙儿也都流露出嫌弃的表情


“也不知道谁,老是嘟嘟,嘟嘟的叫着”不知是谁道出了事情的真相,惹得众人大笑起来


演出成功了,风波抚平了,庆功宴也场了


-------------------------------------------

谈心了昂

不想看的咱就不看

不强迫

我发现了,我更文没几个人看啊,修图倒是不少人看,贼拉闹心,或许真的是我文笔太渣了,哎,我的错,不过我会更下去的,没办法,我就这么臭不要脸,略略略


也谢谢关注了的姑娘们,爱你们啊


之前写霄瑀就没写姓,也是想大家自己想象,但这个地方不得不写啊,没有办法,就挑了几个好听的姓,抓阄来着,不是我的姓啊,我往后尽量不会出现霄瑀的姓,以便大家遐想


希望更多姑娘可以支持,也可以挑错,这对我的帮助是灰常大的,或者有什么好主意也可以私信给我啊


爱你们哈❤




轶轶

请勿上升正主
上一遍字看不清
重发一遍
我觉得会被删
大家就看吧

请勿上升正主
上一遍字看不清
重发一遍
我觉得会被删
大家就看吧

Clear-盒子

《秋来苏小》17

《秋来苏小》17

盒子最近在中班(16-24)与早班(8-16)之间无线循环一看自己的考勤我自己都头疼,再加上最近我家的老父亲过来找我家老太太两个人疯狂的在我面前秀恩爱,咱也不知道因为啥,咱也不敢问呢,总而言之更新我是会更新的,最近大家都比较忙,群里呢想说话就说,只要不发广告我怎么着都行,小说因为是我自己想写的所以我不会弃坑,就先这么写着,什么时候更新我也不敢确定,等我的工作时间恢复正常再说吧,强撑着把这段写完,我自己都快疯了,主要都是困的,我就不去群里圈你们了,看到的都是缘分,白里个白~


仅仅是这一念之间的事情,苏小小看着门外的三人下意识的想要躲起来,因为...

《秋来苏小》17

盒子最近在中班(16-24)与早班(8-16)之间无线循环一看自己的考勤我自己都头疼,再加上最近我家的老父亲过来找我家老太太两个人疯狂的在我面前秀恩爱,咱也不知道因为啥,咱也不敢问呢,总而言之更新我是会更新的,最近大家都比较忙,群里呢想说话就说,只要不发广告我怎么着都行,小说因为是我自己想写的所以我不会弃坑,就先这么写着,什么时候更新我也不敢确定,等我的工作时间恢复正常再说吧,强撑着把这段写完,我自己都快疯了,主要都是困的,我就不去群里圈你们了,看到的都是缘分,白里个白~

 

 

仅仅是这一念之间的事情,苏小小看着门外的三人下意识的想要躲起来,因为门外的人明显是直视着自己的,清楚认识到这一点的苏小小感到十分的不安

 

“翔子,你带我姐去把我从南京给安迪带的东西拿出来,找不到就给他打个电话,明白了么”张云雷头都不回的对着

 

“我知道了你小心别把安迪吵醒了”杨九郎说着拉着王惠就走出了房间,王惠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迷迷糊糊的就跟着杨九郎下了楼

 

现下整个房间就只剩下苏小小和张云雷这一鬼一人“你,你还好么?”沉默了许久张云雷好不容易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苏小小有些不太能理解现在的情况,这个人是在和自己说话么?按着李传山给自己的命令,只要是这个房子里的人都是自己的攻击的对象,苏小小飘到张云雷的面前盯着他仔细地看。

 

看着盯着自己看到苏小小,张云雷克制不住自己的冲动抚上了苏小小的脸颊“小小”

 

熟悉的声音,异样的触感,无一不让苏小小感到毛骨悚然,她推开了张云雷的手,紧忙翻出了窗外跑出了玫瑰园

 

【小小……】张云雷看着苏小小离开的方向眼眶通红

 

“辫儿!我进去了啊!”杨九郎敲了半天的门都无人应答,便自己推开门走了进去,就看着张云雷坐在安迪的床上愣愣的看着窗外,对于自己的闯入毫无反应

 

“怎么就剩您自己了?没留下?”杨九郎拍了拍张云雷的肩膀问

 

“翔子,我觉得她好像不认识我了”张云雷看着窗外说

 

“怎么会”杨九郎不解

 

“刚刚我叫她,她的反应就像从来没见过我一样”张云雷低下了头看着熟睡的安迪“你说小小回来了为什么不是找我,而是先来的这里呢?明明除了医院以外的地方她那里都没去过”

 

“只要能回来就是好的,我听你的给舒望打了电话,应该过不了多久他就能到了”杨九郎对张云雷伸出手“先回去房间等着吧,在这里坐着也不是办法”

 

“嗯”张云雷点头答应跟杨九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估计有十分钟左右的时间舒望便赶过来了,应该是怕吓到不明真相的王惠,这次舒望是好好从正门走进来的

 

“你们说遇见苏小小了?”舒望看着坐在自己卧室窗台上的张云雷问

 

“嗯,千真万确,不止是辫儿,我也看到了”杨九郎回话

 

“哪不对啊!”舒望皱眉

 

“什么不对?”张云雷看向他

 

“从她失踪那天开始,冥府就一直在寻找她的踪迹,没道理她都已经出现在你面前了,冥府却一点消息都没有”舒望说

 

“那你的意思该不会是我看到小小是我自己幻想出来的吧,这种笑话真不像会从你嘴里说出来的东西”张云雷笑了笑说

 

看着张云雷落寞的神情舒望缓缓开口“我可以理解你现在的心情,但是你们应该都记得,最初的时候我曾经告诉过你们,苏小小是难得一见的炼鬼材料,以现在的情形看来凶多吉少,而且”舒望停顿了一下看向张云雷“根据冥府的规定如果苏小小做出了不可挽回得伤人事件,冥府将不留余地将其捕杀……”

 

“捕杀?”张云雷挑眉看着舒望“捕杀!这TM是什么道理?有没有人考虑过她的想法,凭什么就要捕杀她,又不是她要做鬼,又不是她要伤人!凭什么!凭什么!”张云雷紧握双拳看着空无一人的前方,他其实明白,方才在安迪房内的苏小小并不是来看孩子这么简单,他也明白这件事怪不得舒望,也怪不得下方位面,但是他还是觉得委屈,这个艹蛋的世界还是没给他多少希望,一切都在按照最坏的方向进行

 

“辫儿……”杨九郎拍了拍张云雷的肩膀

 

“翔子,我真的好没用,要不是能遇见小小,哪天我一定活不了”张云雷仿佛失去了所有力气瘫坐在窗边看着窗外

 

杨九郎自然不清楚张云雷那天和苏小小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他也明白那天必然发生了他不能理解却撼动张云雷内心算的上好事的事,对于失去理智的苏小小突然出现又消失不见这件事,杨九郎也感到无能为力,现在他能做的就只有陪着他家角儿了

 

“苏小小,之前求我给你在冥府要点好东西,她说毕竟她和你遇见,有冥府的责任,这次回去我托冥府的药师给你炼制了你可以使用又不会对你造成伤害的灵药,算是圆了苏小小的愿望”舒望说的平淡

 

“什么意思?你当是完成遗愿么?苏小还好好的,你用不着这么巴不得她早点跟你们走!”张云雷气急上前抓住舒望的衣领

 

“你别激动”舒望拉下张云雷的手“我只是把最坏的可能说出来而已,你以为天道那么闲每天只盯着一个小女鬼不放”

 

“舒望,算我求你,下次把话说完整,人吓人真的会吓死人”杨九郎用力拍了一下舒望说

 

“更正一下,准确的说我并不是人,所以就算你吓死了也不要算到我身上”舒望说着也一巴掌拍到了杨九郎的后背上

 

“睚眦必报…………”杨九郎小声嘟囔了一句

 

“辫儿,你信我”舒望扶着张云雷坐到了床上“和你们相识虽然并不是我的本意但是,既然你们当我是朋友,我自然也会鼎力相助,毕竟能捕杀苏小小的人只有我,所以说苏小小死不死都是我说的算的”

 

“你但凡能早说两分钟,我都不至于气成这样”张云雷翻了个白眼说

 

“下次见到苏小我们……………………”

 

话分两头被张云雷吓了一跳的苏小小飞快的回到了李宅,李传山坐在沙发上专心的把玩着自己新淘来的小物件,对于苏小小的归来也只是淡淡瞥了一眼

 

“让你做的事情怎么样了?”

 

“打不了,我…逃了…”苏小小皱了皱眉说

 

“打不了?”李传山抬起眼皮看了苏小小一眼“我看是你下不去手吧”

 

“他能碰到我,先生说过只有您可以碰到我,其他人没有这个能力,但是他做到了,所以我判断我动不了这个人,就只能回来复命了”苏小小低着头说

 

李传山自然明白张云雷能碰到苏小小的缘由,毕竟这也是自己费了不少力气促成的“没完成就是没完成,不要找借口,自己去罐子里,明早再回到夕子身上”

 

“是的,先生”苏小小低头转身去了后院

 

苏小小明白自己没能完成先生给的任务受罚是自然的,但是如果可能她是一千一万个不想去的,因为只要在罐子里带上一段时间,自己总要浑浑噩噩好几天,每次出来自己都仿佛少了一些什么,而且罐子是始终被火炼化着的,在里面呆着,和在烧烤架上没什么区别,虽说这火烧不死自己,但疼痛还是少不了的,不过万幸的是每次从罐子里出来自己的灵力都能增长不少。

 

进到罐子里的苏小小仔细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事情,她可以十分的确定那个房间里的人曾几何时她是认识的,但是这就很奇怪了,毕竟在自己苏醒的时候除了先生,她并不记得任何人

 

【看来,那栋房子我得再去一次了…………】

 

 

 

 

日常宣群:欢迎加入请盒子更新,谢谢!,群聊号码:513883528

 

 

圈地自萌,不喜勿喷

 


。

我不应该这样,但是我发现这画像光一晃照出来是一个地中海并且没有下牙的男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图源来自张九龄微博

我不应该这样,但是我发现这画像光一晃照出来是一个地中海并且没有下牙的男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图源来自张九龄微博

小新这个名字属于我

[cp]德云园里有什么
『第一弹』
所有图均为原创
勿二改·勿抹logo·勿商用·二传标明出处指路微博or老福特
logo我已经做的很小了,只有放大后才能看清楚,别抹了
下一弹不知何时才能见面
感谢各位赏眼

[cp]德云园里有什么
『第一弹』
所有图均为原创
勿二改·勿抹logo·勿商用·二传标明出处指路微博or老福特
logo我已经做的很小了,只有放大后才能看清楚,别抹了
下一弹不知何时才能见面
感谢各位赏眼

锋泊泊泊泊泊泊泊

哑角⑥

哑角⑥

我回来补坑了!!!

小甜饼,前面微微虐。

希望有人可以看到这篇小破文


   林青原给周大红发了短信后,久久的没收到回复,又足足在医院躺了两天,门也关着,也不和小护士们说七说八了,也不缠着李善时了,躺在病床上一声不吭,就比死人多可口气儿。

马护士天天来给林青原送饭,林青原也是草草两口吃些。

这日,马护士又来送饭。“小林啊,你这不怎么吃饭,也不爱说话了,是有什么烦心事?”

   “没,就是待着无聊了闷得慌。”

   “唉,怪就怪我不该告诉你那件事。”马护士放下餐盘,又嘱咐了林青原几句,见林青原听不...

哑角⑥

我回来补坑了!!!

小甜饼,前面微微虐。

希望有人可以看到这篇小破文


   林青原给周大红发了短信后,久久的没收到回复,又足足在医院躺了两天,门也关着,也不和小护士们说七说八了,也不缠着李善时了,躺在病床上一声不吭,就比死人多可口气儿。



  马护士天天来给林青原送饭,林青原也是草草两口吃些。

  

这日,马护士又来送饭。“小林啊,你这不怎么吃饭,也不爱说话了,是有什么烦心事?”

   “没,就是待着无聊了闷得慌。”

   “唉,怪就怪我不该告诉你那件事。”马护士放下餐盘,又嘱咐了林青原几句,见林青原听不进去,便也自知,讪讪的退了出去。


   林青原没胃口,心想着这医院真实一刻钟都待不下去了。抄起手机打给了周大红。

 

  “卧艹你个老王八蛋,就这么把我扔到医院不管了!?”

   林青原张口便骂,周大红也没客气。“你以为我想啊,你知道园艺几天没开张了么!都是来看你的,你伤了园子里连个拉屎的鸟都不飞!”

   “那你倒是来接我啊,你知道我在医院都要憋死了!”

   “行行行,我现在就让人去接你,等你回来啊,有你好受的!”

  

   林青原气的把手机扔到一边。“呸,臭王八,还能有谁给小爷我苦头吃。”

   这边电话刚刚挂,小六子的电话又打了过来。“林哥,周哥让我接您回去。”

   “那你还不快点来?”林青原一肚子火全撒在了小六子身上。

   


      半个小时后,小六子一溜烟的跑进病房。“林哥,我这和李大夫说,让您回家养伤。”“等等,为何我出院要让他知道?”

   “诶呦,小爷欸,您出院不得人家大夫签字嘛。您别急,我这就去。”小六子说完转身要走。林青原伸手扯住小六子的衣服。“就不能别的大夫签字?”

   “这……恐怕……”小六子支支吾吾的有些为难。林青原见他这般模样,摆了摆手“罢了,小爷自己去。”

   说着林青原抄起床边的拐,一步一步的挪到林青原办公室门口。“李大夫,小爷我撤了啊,回家养病去了。可别想我嘿。”

   李善时抬起眼睛,眼神闪了闪,把签好字的出院单子交给了小六子。一句话没说,只是喝了口杯里的水。

   林青原没看见,小六子可看的清清楚楚,李善时那杯里可是一滴水都没有。

   俩人一瘸一拐的往停车场走。“林哥,这李大夫咋这的冷漠,弄得好像你不是他病人一样。走了连句话都没有。”

   “怎?还要他敬我杯酒不成,看他那样子,巴不得我走,剩的在他眼前碍事。”

   林青原单着一只脚,把拐扔进后座,自己跳着坐上了副驾驶。

   车开出了医院,却往西边拐了。“六子,这不是回我家的路啊。”  小六子抿了抿嘴唇,说“老爷子说完见你。”

   林青原一听差点没跳车要跑。要不是安全锁锁着,估计这时候他已经跳下车去了。

   “卧艹,周大红你和老王八,这事儿居然告诉了师傅!完了完了完了,我到那指不定怎么死呢。六子,你快调头,我会医院呀!我不去!!”


    小六子的车停在了一间四合院门口,院内传来阵阵练功的声音。“六子,算我求你了,回去,回医院!求你了。”

   “林哥,周哥嘱咐了,今天务必让您见到老爷子。”

   小六子生拉硬拽的给林青原弄进了院子里,院内练功的小孩一见林青原进来了,纷纷道“大师哥好!”

   林青原一脸苦笑的往内院走,过了二道门,就见院当中坐了一位须发皆白的老头,手里提着刀坯子。

   “师父……”林青原拄着拐一点点往老头椅子旁蹭。

   “呦,这不角儿么,怎么今天想起来到我这来了?”

   “师父,徒儿知错了,未能在您身边尽徒儿本分。”

   “哼,算你有良心。”老头抬起眼皮瞄了瞄林青原的腿。

   “笨货,那台子上有坑也看不见?”

   “师父,那天我唱的尽兴,没留神就……”

   “好啊,如今成了角儿了,竟也知道尽兴了?”

   林青原低着头不敢多说,小时候顶嘴挨的打数起来没有十筐也有九筐半。

   老头提起了刀坯子,在林青原的石膏上点了点道“伤如何了?”

   林青原心里头乐得不行,看来今日这顿打是免了。忙回道“尽快好了,再有个七八日就可以上台了。”

   “笑话,伤筋动骨,一百零五,你才养了几天。”

   林青原道“医生说我只是骨裂,不碍事的。”

   “不碍事?我看看你怎么不碍事!?”

   老头说着一刀坯子抽在了林青原的屁股上。打的林青原龇牙咧嘴。“诶呦!师父欸,您怎么放起冷枪了。您要打倒是知会一声呦。”

   “老子打就打,还要禀报你不成!”说着老头又一刀坯子举起来,林青原忙用拐去挡。老头见林青原一瘸一拐的往后躲,嘬着牙花子,“啪嚓”一生把刀坯子扔到地上。

   “今日就饶了你。你且在我这养着,白天帮我管教崽子们,权当罚你了。”

   “谢谢师父!”林青原连忙拾起刀坯子毕恭毕敬的交到老头手上。

   



TBC

    滚回来补坑,手机码字

   感谢观看,下一章保证让林青原和李善时搞到一起去。

  


LNM
愿我的先生早日成角儿有诸多的观...

愿我的先生早日成角儿
有诸多的观众
而不是把笔,手机怼到他脸上的粉丝。

愿我的先生早日成角儿
有诸多的观众
而不是把笔,手机怼到他脸上的粉丝。

柠檬味茉莉花茶

碎碎念

如果说郭老师是历经人间疾苦后的嫉恶如体,苦尽甘来方能悠闲自若

那么于老师则是即使身处逆境,遭受挫折,却始终能斟一壶温酒品人生的恣意洒脱

如果说郭老师是历经人间疾苦后的嫉恶如体,苦尽甘来方能悠闲自若

那么于老师则是即使身处逆境,遭受挫折,却始终能斟一壶温酒品人生的恣意洒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