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解语花

71248浏览    4776参与
小语

《一梦归尘》第四十章

“怎么办……”

“几天之内应该不会有什么大动作,今天这事也够他们缓一缓的。”齐楚闷口酒,入喉有些辣。不过这时候他需要这种刺激压一压,让他好好想想接下来怎么办。

“这边还好,你该想想怎么联系他。”黑瞎子点了一根烟,“你们仇家费这么大劲儿,不是只为了蹿腾几个人来闹事的。”

我和齐楚都没说话,心里都明白,他这么久一点消息没有,那边的压力可想而知。

“联系不上?”黑瞎子看着两人苦逼的表情,吐了个烟圈。

“只有等他联系我们。”我摇了摇头。

“那去找他。”黑瞎子拧灭了烟,“”

“我?”齐楚指着自己问。

“不。你。”黑瞎子看向沉语,“最多一个多礼拜,这些蠢货都是枪子。等真想动解家的人,琢磨过...

“怎么办……”

“几天之内应该不会有什么大动作,今天这事也够他们缓一缓的。”齐楚闷口酒,入喉有些辣。不过这时候他需要这种刺激压一压,让他好好想想接下来怎么办。

“这边还好,你该想想怎么联系他。”黑瞎子点了一根烟,“你们仇家费这么大劲儿,不是只为了蹿腾几个人来闹事的。”

我和齐楚都没说话,心里都明白,他这么久一点消息没有,那边的压力可想而知。

“联系不上?”黑瞎子看着两人苦逼的表情,吐了个烟圈。

“只有等他联系我们。”我摇了摇头。

“那去找他。”黑瞎子拧灭了烟,“”

“我?”齐楚指着自己问。

“不。你。”黑瞎子看向沉语,“最多一个多礼拜,这些蠢货都是枪子。等真想动解家的人,琢磨过来了,这里第一个就是你。”

这个男人像是沙漠的狼,在危机中自成一派,冷静环顾着周围,随时伺机而动。

 

 

解雨臣和吴邪从下火车就被几拨人跟上了,两人在城里来回绕了几天才甩掉。

“小花,不太对。”吴邪坐在石阶上,点了根烟吸了两口,胳膊肘撑在膝盖上,缓缓道,“你见过光跟着不咬人的狗么。”

“我知道。可是,我没时间想了。”

解雨臣在这个斗上压了太多东西,不仅仅是对手们给他的,还有他给解家的,还有,给她的。

我们母子……解雨臣震惊发蒙中透出一丝喜悦,他的孩子。他不要这个孩子像他一样,他要用解家的洗白,来迎接这个孩子的诞生。

解雨臣想到这里,不自觉的轻轻笑了,似乎不爽了二十多年的这种日子,到了尽头。

“喂!中邪了?”吴邪手在解雨臣眼前乱晃。

“嗤——”解雨臣低头自嘲似的一笑,“中毒了。”

 

“沉语怀孕了。”

操——吴邪瞬间是想给解雨臣一拳的,不过吴邪也确实这么干了,给了解雨臣肩头一拳后,说:“聘礼少了爷不让嫁!”

 

“拿到了。”霍征手指一弹牛皮纸袋子,拆开几眼扫过里面的文件,满意地又塞了回去。

不妨霍秀秀一推门进来,脸上挂着不满。

“你想干嘛!”霍秀秀之间站在霍征面前,低头看着转椅里的霍征,双手抱臂,“之前是不是你找人截的解雨臣,去解家闹事的人是不是也是你挑的。”

“对。”霍征点点头。

霍家的人向来模样不差,霍征也是养尊处优的大少气度,不过这轻描淡写优雅至极的点头,却让霍秀秀肝火大起。

“你总和他过不去是为什么!”

“我想我做事情,总不要和霍大小姐打招呼。”

霍征说完起身,准备拿着文件出去。却被霍秀秀倒退一步挡着身前。

“哥哥,我才是霍家的当家。”霍秀秀遗传了仙姑的身高,加上脚上的高跟鞋,让她在一米八多的霍征面前,也只是微微扬起下巴盯着他。这个姿势,在她精致的脸上更添了一股傲视的气质。

“你还知道你是霍当家?”霍征看着自己妹妹,像看着一个笑话。

“你他妈还知道你还姓霍么!胳膊肘都拐到解语花那多少年了!奶奶当年再喜欢吴老狗,在霍家的事情上一点没打过磕巴。”

霍秀秀怔在原地,她完全没想到自己哥哥会说这些她压在心底的事情。

“吴老狗好歹喜欢过咱奶奶,你问问你家小花哥哥,人家喜欢过你么?”霍征冷笑两声,“不知道呢吧,那女的,给人孩子都怀上了。人结婚告你半个字了么?”

 

霍秀秀僵了,她不知道要怎么回答。霍征的话像一连串锤子,砸碎她那些自欺欺人的掩饰和安慰。虽然解雨臣答应了依旧宠着她,可是那心,真的可以放平么?从小长到十几二十岁,他身边只有一个她,甚至几个月前在江南,也是她挽着他的胳膊蹦蹦跳跳……占上香时他们的风头她听说了,解雨臣院里沉语一身睡衣站在他床头她看见了,她的小花哥哥说他们要携手一生她亲身听到了。她霍秀秀的喜欢呢,她的爱情呢,凭什么……

霍秀秀的手握紧,尖尖的指甲在手掌戳出一个个印。

 

霍征见她这样,侧脸说了一句:“我不动你的小花哥哥,其他事你别管。奶奶把霍家交到你手上,不是当嫁妆的。”

说罢,绕过她直接走出门外。

 

霍秀秀想拉住他,可是手好像重到抬不起来,所有的神经都像打了石膏一样僵在哪里,她最终还是没有动,听见霍征的脚步声消失。


花百慕

世有解语花,凭谁解花语。
………………

p1-成图,字样有参考
p2-最喜欢部分的照相截图
p3-最后被我裁掉的粉红衬衫(……)
p4-谁还不是粉色系呢(我寻思着被放血的肉猪需要姓名xxx)
………………
……………………

世有解语花,凭谁解花语。
………………

p1-成图,字样有参考
p2-最喜欢部分的照相截图
p3-最后被我裁掉的粉红衬衫(……)
p4-谁还不是粉色系呢(我寻思着被放血的肉猪需要姓名xxx)
………………
……………………

朝涯

摊号K25的吱吱挂件,你值得拥有
先到先得,卖完为止啊
瓶邪黑花胖应有尽有

摊号K25的吱吱挂件,你值得拥有
先到先得,卖完为止啊
瓶邪黑花胖应有尽有

漫酱

【黑花】两心知-57峰回路转

【57】峰回路转


“汪家?他去汪家做什么?”


黑瞎子脸上是显而易见的焦急,昨天他到底是没有克制住,最后根本被解雨臣撩地发狂,解雨臣绝对受了伤,都不知伤的如何,却要长途跋涉,千里迢迢奔赴东海,匆忙到都来不及留下只言片语和自己道别。


“汪家有一颗千年东珠,恰好是助你恢复伤势的一味药引,小花应该是冲着那颗东珠去的。”吴邪倒是相当淡定,他和张起灵相处久了,也学会了他那种八风不动的淡然。


“他带了几个人去?”


“此事不宜大张旗鼓,自然是他独身前往。”张起灵依旧抱臂站在一旁,和吴邪二人夫唱夫随,浑然不管黑瞎子已经气到...

【57】峰回路转

 

“汪家?他去汪家做什么?”

 

黑瞎子脸上是显而易见的焦急,昨天他到底是没有克制住,最后根本被解雨臣撩地发狂,解雨臣绝对受了伤,都不知伤的如何,却要长途跋涉,千里迢迢奔赴东海,匆忙到都来不及留下只言片语和自己道别。

 

“汪家有一颗千年东珠,恰好是助你恢复伤势的一味药引,小花应该是冲着那颗东珠去的。”吴邪倒是相当淡定,他和张起灵相处久了,也学会了他那种八风不动的淡然。

 

“他带了几个人去?”

 

“此事不宜大张旗鼓,自然是他独身前往。”张起灵依旧抱臂站在一旁,和吴邪二人夫唱夫随,浑然不管黑瞎子已经气到头顶冒烟。

 

“他身上还有伤!怎么能让他一个人就这么去了!东海那么远!!”黑瞎子揪起张起灵的衣领,眼底一片愠色:“为什么不拦着他?!”

 

张起灵难得挑了一下眉:“我以为你会把人留在床上。”

 

“你——”黑瞎子一时语塞,难道让他说自己久病体虚一夜征伐睡死过去了吗?

 

他来回踱步半天,终于无奈地长舒了一口气,认命一般说道:“我们也走吧。”

 

“你想通了?”

 

“还差一点,不过这一点必须他在身边才行。”黑瞎子终于向自己内心最深沉的欲望妥协。

 

无论过去多久,解雨臣始终都是他放不下的那个人,他为他在心里筑了个巢,把这朵精致的花儿细心安放,每日呵护,期盼终有一日能结出果实。

 

而这一天,他已经不想再继续等下去。

 

 

黄昏时分,东海上空晚霞织锦,淼淼海上万里灿灿金光,迷离炫目,万千白鸥如同飞舞的流云,迭声啼叫着从解雨臣头顶掠过。

 

距离他不告而别已有数日,紧赶慢赶终于到了东海岸边,他站在海边裸露的礁石上,雪白的浪花不断拍打着石块,在阳光下迸落成千万缤纷的水珠。

 

他脸色苍白,面容憔悴,显然是着急赶路,太过风尘仆仆,丝毫没有顾虑到自身的情况。

 

千年东珠就被收藏在汪家的宝库,而汪家则是东海碧螺岛最大的世家之一,东海地广物博,盛产内陆没有的奇珍异宝,所以碧螺岛上所有的世家都十分富有,其中尤以汪家为最。据说现在隐居幕后的前任家主汪藏海武学造诣奇高,恐不在解雨臣之下。

 

解雨臣今日来,带了很高的诚意,他特意让人从花神教的宝库中取了一枚万灵丹来,用来交换这千年东珠。万灵丹制作极难,花神教立教这些年总共才练出了两颗。只需要小小一颗,便能轻而易举操控海中和陆地的难驯野兽,一次用下可控成百上千头,绝对是攻伐利器。

 

如若汪家不答应......

 

解雨臣眼神坚定,便是他不答应,抢也要把这颗东珠抢回来!

 

解雨臣翩然起身,足尖踏着乱石惊涛,片刻之间已经牢牢立在前往碧螺岛运货的海船桅杆上,海风吹拂过他的发丝,却不能吹动他的身形,真如神仙中人,飘迹绝尘。

 

“阁下是哪位高人?这是碧螺岛汪家的商船,若阁下有所需要,请下来一叙!”

 

解雨臣人未动,却是手中的九劫剑闪闪发光,剑气耀眼。

 

船老大看这架势便知道遇上不能惹的人,立刻把除了桨手舵手以外所有船工召集到甲板上,把解雨臣立身的那根桅杆围得水泄不通。

 

“请阁下下来一叙!”

 

海鸟从解雨臣头顶掠过,海风拂动他的衣摆,背后是整片落日黄昏为背景,把一袭白袍染成了血色。

 

“告诉你们主事,南疆解语花,前来拜会。”

 

 

距离碧螺岛不远的一座幽静海岛上,有两人正在悠闲散步,观赏壮阔的海岛落日,突然其中一个红衣男子突然顿住脚步,皱着眉头回身像远处眺望,目光所及,正是解语花的方向。

 

“红儿,怎么了?”他身边的男子生得高大俊朗,英姿勃发,背后一柄长刀散发出浩荡如渊,内敛至极的刀气。

 

“我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似乎是九劫剑。九劫剑应该在花伢子手中才对,他怎么无缘无故到东海来了?”

 

红衣男子回过神来,却是清隽端丽,眉眼如画,若是解雨臣在此,必然能够一眼认出,他就是花神教消失了很久的上任教主,二月红。

 

二月红在此地,那身边这个男人的身份便也呼之欲出,赫然便是昆仑刀宗的前任太上长老,张家那一位传说中的人物——张启山。

 

解雨臣找寻多年都没有找到的两人,竟然在这东海偏居一隅,避世隐居。

 

 


郡亭枕上看潮头
占tag致歉。先给宝宝们道个...

       占tag致歉。先给宝宝们道个歉,因为车子番外可能要过几天再补,今天没有感觉实在肝不出来😭😭

       还有就是昨天重温原著的时候突然又有了灵感想开个新坑。     

       新坑的叙事方式可能会比较奇怪,有些章节是吴邪视角第一人称,有些章节是秀秀视角第三人称,还有可能是上帝视角。但是!!!!划重点!!!!不管是什么视角,写的都是花秀的故事,通过不同视角来撒花秀的糖!!!😬...


       占tag致歉。先给宝宝们道个歉,因为车子番外可能要过几天再补,今天没有感觉实在肝不出来😭😭

       还有就是昨天重温原著的时候突然又有了灵感想开个新坑。     

       新坑的叙事方式可能会比较奇怪,有些章节是吴邪视角第一人称,有些章节是秀秀视角第三人称,还有可能是上帝视角。但是!!!!划重点!!!!不管是什么视角,写的都是花秀的故事,通过不同视角来撒花秀的糖!!!😬

       已经码了中间一小个片段了,这几天完善一下前面的剧情可能就会发上来😏……em……虽然本来上个坑填完以后想歇歇笔,然而灵感这种东西就像大姨妈一样,你想让它来的时候它不一定来,它要来的时候拦也拦不住!🌝

       虽然可能不会像之前那么勤劳吧,但是还是会坚持持续更新的!!

       还有就是人物一多难免会ooc,然后我本人本身也是一个没什么条理的剧情渣渣😭,宝宝们就随便看看吧,发糖为主!剧情为辅!娱乐为上!!!爱你们么么哒😘


夏雪为仪

又是一个不知道该放哪个合集的东西

点绛唇·沙海十年·瓶邪黑花

雪落长白,铜门之后相思海。

古潼京里,命运悄然改。

道上黑瞎,怪柏毛蛇宰。

花解语,流血天气,沙海迷局摆。


这个好像有格律不对的地方……

不管了,写的太早了

有位哥哥评价,只有第一句为佳

点绛唇·沙海十年·瓶邪黑花

雪落长白,铜门之后相思海。

古潼京里,命运悄然改。

道上黑瞎,怪柏毛蛇宰。

花解语,流血天气,沙海迷局摆。


这个好像有格律不对的地方……

不管了,写的太早了

有位哥哥评价,只有第一句为佳

夏雪为仪

中华文化博大精深

/生人/

黑:花,你怕生人吗?

花:不怕。

黑:那你给我生一个呗!

花:滚。

/生人/

黑:花,你怕生人吗?

花:不怕。

黑:那你给我生一个呗!

花:滚。

夏雪为仪

瞎哥活到现在真不容易

/谣言不可信/

 黑瞎子:大花听说你的粉红手机是诺基亚的,据说砸晕过粽子,借我玩玩呗~

 解语花:……

 (花儿爷手机消失的第五天,黑瞎子下斗回来)

 面对一堆手机碎片:

 解语花:“……是你吧,瞎子。”

 黑瞎子:“媳妇儿,人家不小心嘛~”

 解语花微笑道:“没关系,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黑瞎子感激动容,就要给解语花一个拥抱……

 解语花:滚开!你若安不好……说!想怎么死!”

/谣言不可信/

 黑瞎子:大花听说你的粉红手机是诺基亚的,据说砸晕过粽子,借我玩玩呗~

 解语花:……

 (花儿爷手机消失的第五天,黑瞎子下斗回来)

 面对一堆手机碎片:

 解语花:“……是你吧,瞎子。”

 黑瞎子:“媳妇儿,人家不小心嘛~”

 解语花微笑道:“没关系,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黑瞎子感激动容,就要给解语花一个拥抱……

 解语花:滚开!你若安不好……说!想怎么死!”

- 八咫鳥的骨架
行本无羁,赤子心玲珑意。

行本无羁,赤子心玲珑意。

行本无羁,赤子心玲珑意。

time goes on

毒贩【109】

黑瞎子走后,解语花草草的把身体擦干便穿上衣服离开了酒店。

走出大门,深黑的天空开始泛白,一天里最冷的时候。

空气里的冰凉让解语花睡意全无,招了辆出租车报了酒吧的地址,已经快到目的地时,他忽然改变了主意。

忽然很想回家。

出租车司机很利落的掉了头,把他送到了家,解家。

太阳已经升起来,四周的景物沐浴在清晨的阳光里。解连环一个人住在一个独栋别墅,房子很大很空荡,很多次他要求解语花回来跟他一起住都被拒绝了,解语花宁愿自己住公寓或者酒吧。

掏出许久没用过的钥匙插入锁孔,推开门,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

解连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呆站在门口的解语花。

“不知道为什么,昨天晚上一直睡不着,总...

黑瞎子走后,解语花草草的把身体擦干便穿上衣服离开了酒店。

走出大门,深黑的天空开始泛白,一天里最冷的时候。

空气里的冰凉让解语花睡意全无,招了辆出租车报了酒吧的地址,已经快到目的地时,他忽然改变了主意。

忽然很想回家。

出租车司机很利落的掉了头,把他送到了家,解家。

太阳已经升起来,四周的景物沐浴在清晨的阳光里。解连环一个人住在一个独栋别墅,房子很大很空荡,很多次他要求解语花回来跟他一起住都被拒绝了,解语花宁愿自己住公寓或者酒吧。

掏出许久没用过的钥匙插入锁孔,推开门,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

解连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呆站在门口的解语花。

“不知道为什么,昨天晚上一直睡不着,总觉得你今天会回来。”解连环平静的解释,呷了口茶站起身,走到解语花面前拢了拢他的头发,“累了就上楼睡吧。”

“爸……”鼻子有些发酸,在经历了那些事情、经历了那么多压力以后,最终还是想要回到父亲身边,最终还是在这个他不想回来的房子里找到安全感。忍住在胸腔里快要喷涌而出的情绪,解语花点了点头,换上了拖鞋,“爸你也上楼休息吧。”

他没敢抬头去看解连环的眼睛,怕一对上那双眼睛受到的那些委屈就会爆发出来,换好了拖鞋又略有心虚地拢了拢衣领。

解连环似乎没注意到他的小动作,转身先走向了楼梯。

解连环今年五十有一了,穿着再平常不过的居家的宽松衣物,腰板却挺得笔直,整个人看上去并不张扬,但非常精神。

解语花跟在他后面,尽管他的步伐和平常一样稳稳当当,却总是担心自己走得不自然被解连环看了出来。

“你这次要留几天?”

解语花正看着解连环脑后发丛里隐隐的白色,鼻子有些发酸,陡然被解连环问到,赶紧捏了捏鼻梁把那阵酸楚憋回去,有些迟疑的回答,“可能……明天吧。”

他听见前面传来一声“嗯”算是应答,短到听不出语气,心情登时五味陈杂,复杂到难以形容。

解连环没给他留太多伤怀的时间,停在了一个房间前,熟练地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睡衣你于婶前天大扫除收在右边最下面的格子里,一会儿我让她给你端杯果汁,酒吧太多酒要喝,回来喝点儿清淡的。”

他的语气像是在给下属分配任务,倒是让解语花感觉轻松了一些,随即心里的情感又是一阵强烈的涌动。

从当年被解连环强制送出国开始,回来之后他们的关系一直都没怎么修复,解语花一直不肯和解连环同住,除了逢年过节,一个月能过来住一天都不错了,还可能吵架闹到最后不欢而散,他们再难回到中学时那种融洽得如同兄弟的关系。

而他的房间,永远都是干净的。

看着儿子进屋躺下,解连环退出了房间带上门,回到书房对着其中一格书柜看了很久,不久前,在那格书柜里,他发现了一块玉佩。

轻轻叹了口气,解连环拿起手机拨通了电话,“我跟你合作。”


黑瞎子没有想到,自己随意的一次玩弄,又给自己树了一个强大的敌人。又或许其实他想到过,只是现在没有一个K那样的人去阻止他,他便也懒得去刻意理智了。

吴三省挂上电话,看了看时间,按着眉心坐起身来。刚才的那通电话,让他瞬间清醒了,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会让解连环忽然改变了主意,在这样一个不合时宜的时间打来电话说要合作,但这总归是个好消息。

起床洗漱时经过张起灵的房间,神色黯淡了一瞬。甩甩头不去想那些,径直走进洗手间。

躺在床上的解语花看着房间里的布置,跟自己上一次回来时一样,甚至和自己出国前一样,东西都没有动过,干净、整洁。

视线飘到柜子边挂着的一个塑料网兜里,一只皮质不怎么好的篮球,解语花怕它磨破,只在收到它的那天玩过一次,就再没舍得拿它玩,只因那是张起灵送他的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生日礼物。

于婶似乎是忘记了果汁的事儿,解语花眨巴了两下眼睛,感到眼皮越来越沉重,又累又困的很快就睡着了。

另一边,黑瞎子看了看熟睡的张起灵,拿起的吹风机又放下了,用搭在肩上的毛巾擦起了头发。

这样一个清晨,有人刚刚睡下,有人方才清醒,有人彻夜未眠。

K属于刚刚清醒的那一种。

掬起一捧冷水扑到脸上,水里的寒意刺激得皮肤微微发痛,把残余的睡意清洗了出去。

扯过毛巾随意擦了擦脸上的水,走出洗手间,手下已经站在房间里等了。

“怎么了?”K抬手把滑落到下巴的一滴未擦净的水珠擦去。这几天底下人已渐渐适应他的安排,不需要他再多嘱咐什么,倒是让他轻松了不少。

“在酒吧蹲守的人刚刚传回消息……”手下稍作停顿后才继续开口,“昨天晚上两点过的时候黑爷去过解语花的酒吧,两人一起出去了。”

“知道是去哪里么?”

“酒店。”

K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什么时候离开的?”

“应该是凌晨四点多不到五点,黑爷一个人先匆忙离开,没多久解语花也打了车走了。”

K半晌无言,过了一会儿挥手先让手下出去了,才狠狠地对着空气骂了一句“疯子”。

两个小时的时间,会发生些什么事已经昭然若揭。从茶楼偶遇的那一次就知道瞎子对解语花有那么几分兴趣,没想到他还真下了手,真当解连环是死的了不成。

或者……他根本不在乎。

真是个疯子。K点上根烟,坐在沙发上按着额头开始考虑解连环知道这件事的可能性和对策。


黑瞎子处理完上午的事务,回到家里放松下来时微微感到疲倦。一早上他的精神头儿都是靠黑咖啡来支撑的。

径自去了张起灵的房间,张起灵已经醒了有一会儿了,正坐在床上发呆,听见他开门的动静,连忙抬起头来,急迫地望着他。

哦,说好带他去看看解语花的。

瞥了眼桌上的餐盘,饭没有动,鱼还是完整的一条,只有一盘青菜像是动了几筷子。

“没吃?”端着餐盘走近张起灵,夹了一块鱼肉喂到他嘴边。

张起灵摇摇头,说了声没胃口。

食欲不振对瘾君子来说是正常现象,黑瞎子很清楚这点,但他并没有拿开筷子,反而往张起灵嘴唇上戳了戳,“张嘴。”

张起灵木然的张开嘴把鱼肉含进去,象征性的嚼了两下便吞了下去。以前K也是这样,不会管张起灵愿不愿意吃不吃得下,只管拿筷子戳两下逼着吃进去,由不得他拒绝。

好像更久以前,自己也是吃不下东西,那时,黑瞎子用的是另一种方法逼自己去吃……

回忆到那不堪的画面,胃里一阵翻腾,感觉更不舒服了,张起灵皱了皱眉偏过了头不想再吃。

“怎么了?有刺么?”黑瞎子放下盘子有些紧张的扳过张起灵的下巴想要检查,却被张起灵一把推开。

张起灵扒着床沿干呕着,胃里没什么东西,只吐出少量黄绿的胆汁。

终于遏制住呕吐,张起灵抬起头看向黑瞎子,眼眶因呕吐而变得湿润,“对不起。”

黑瞎子抽了张纸巾给张起灵擦干净嘴,叫人让厨房弄一碗粥,自己拿了拖把把地上打扫干净了。

张起灵默默的看着黑瞎子做完这些事,他想说他一点都不想喝粥,他现在只想快点见到小花,可是他又不敢太过于急切,怕惹怒黑瞎子。

放下拖把,黑瞎子坐到张起灵身边,取下墨镜按了按眉心,一脸倦容,眼下的青黑让张起灵想起来他一夜未睡。

黑瞎子沉默的看着张起灵,什么也没说,只是看着,随后笑了笑,戴上墨镜站起身,“走吧,带你去见他。”


“暖气开上。”车身一沉,黑瞎子坐了进来,关上了车门。

前面负责开车的手下抬手开了暖气,把温度调高一些,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发动了车子。

黑瞎子感受了一下温度,觉得还合适,于是揽住张起灵的腰,“我给他打了电话,他一会儿就出来。”

张起灵只是低低地“嗯”了一声。

现在他的身上只搭了件黑瞎子的外套,还是刚才黑瞎子把他从楼上抱下来时给他搭的,除了这个,身上再没有其他的遮蔽物,点缀着吻痕的身体,带着陈旧伤痕的双腿,腿间蛰伏的器官,全都暴露在空气中。

黑瞎子很坦率地告诉他,这是为了防止他逃走。

所以他只好在座位上尽量把自己缩得紧一些,让自己暴露在外的部分少一些,低垂着眼不去看一路后退的窗外景色。


黑子筱樱
没营养加老梗的沙雕短文hhhh...

没营养加老梗的沙雕短文hhhh
1.还是自我介绍,这里筱樱,初乍来到,多多指教
2.本文为无cp向的沙雕短文哈哈哈哈!试图用魔鬼的图片来吸引注意力哈哈哈!单纯表白铁三角黑花还有鸭梨和苏万万!

(正文)
杭州萧山机场
苏万万举着小旗旗,在不断拥出的人群中搜索着他们的身影。
“诶诶鸭梨,醒醒!他们到了。”苏万摇摇身边靠着栏杆昏昏欲睡的黎簇。
大过年的铁三角黑花匆匆忙忙地从雨村book了个机票飞了过来杭州,刚刚经历过“下斗”没多久的一行人,路途奔波,因此更需要人来照顾,于是,这个重大的人物就落到了年轻气盛的黎簇和苏万身上。

拥挤的公交,夹杂着汗水味和谁的衣服淡淡的香薰味。
苏万目光扫过站在身旁一列的俊男俊女(...

没营养加老梗的沙雕短文hhhh
1.还是自我介绍,这里筱樱,初乍来到,多多指教
2.本文为无cp向的沙雕短文哈哈哈哈!试图用魔鬼的图片来吸引注意力哈哈哈!单纯表白铁三角黑花还有鸭梨和苏万万!

(正文)
杭州萧山机场
苏万万举着小旗旗,在不断拥出的人群中搜索着他们的身影。
“诶诶鸭梨,醒醒!他们到了。”苏万摇摇身边靠着栏杆昏昏欲睡的黎簇。
大过年的铁三角黑花匆匆忙忙地从雨村book了个机票飞了过来杭州,刚刚经历过“下斗”没多久的一行人,路途奔波,因此更需要人来照顾,于是,这个重大的人物就落到了年轻气盛的黎簇和苏万身上。

拥挤的公交,夹杂着汗水味和谁的衣服淡淡的香薰味。
苏万目光扫过站在身旁一列的俊男俊女(哦不对没有女的),尽管面带疲惫,但岁月带给他们的是成熟的光环,加深了他们的魅力。。
“下一站,浙大站。。要下车的乘客请做好准备。。”标志的女广播音响起,这一站似乎很多提着行李箱的学生下车,车厢一下子空了许多,外头清新的空气也涌了进来,五位大佬们再加上一菜鸡鸭梨,见到空的位置毫不客气的坐了下去,调整了最舒服的姿势,该干啥干啥去了。
等等,似乎有哪里不对劲。。
苏万目光流转,落在了位子上的显眼楷体上,“老弱病残孕及小孩专座”。
苏万目光开始扫视,
老?
落在了正掩着藏青色的连帽衫帽子睡的正香的小哥身上。
听说这位张大哥已经两百多岁了,好像没毛病。。
弱?
目光向后,移向了正抬头看着站牌的吴邪,脑袋上的杂草般的头发依旧有些稀疏。
唔。。听师傅说,吴老板打不过另外的吴山三美,挺弱的(?
病?
黑瞎子漆黑的墨镜反射着日光有些刺眼,他正凑前去和解雨臣说着什么。
师傅有眼疾。。好像更没毛病了。
残?
“花儿,你冷不冷?给你外套穿?伤口还疼不?”
“还好,我睡了,别吵。”解雨臣说着调整了一下挂在脖子上的绷带,靠着椅背,垂下了眼睑。
解老板在斗里上了伤,所以算残(?
事情开始变得诡异。
苏万感叹着看向了睡的打起鼻鼾的胖子。
唉胖爷真是辛苦了,带着老弱病残出门。
胖子葛优瘫的姿势,令肚腩尤为显眼。
woc
苏万不小心在内心爆了句粗。
老,弱,病,残,然后是孕??
还有小孩?
苏万最后落在了专心致志打着吃鸡的鸭梨。
kao?
这一车子都是些什么人??
干脆组个让座组合出道算了。
我还是站着吧。
苏万万揉了揉发酸的大腿,哀叹。
the end

其实我的脑洞来源于某沙雕节目《声控大作战》的沙雕人物北哥,每次打王者都抓个人来问以前的嘉宾谁是老弱病残孕哈哈哈哈xswl
最后!我感觉我写完就要被追杀了哈哈哈!我的遗言是:我永远爱花儿爷和苏万万!!

玖葵
啊啊啊啊啊啊啊!刚刚刷微博刷到...

啊啊啊啊啊啊啊!
刚刚刷微博刷到了太太的重启漫画,黑花糖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
刚刚刷微博刷到了太太的重启漫画,黑花糖啊啊啊啊!!

云开先生

【瓶邪】《瓶邪之机缘•一》

【一】


记忆已经有些久远了,吴邪也不是囿于回忆的人,只是一杯蓝色水母下肚后有点微醺,有了写点东西的闲情雅致。

写来写去,无非就是和前任的那点爱恨纠葛。写了删,删了写,隐去名姓,发在网上,看别人点赞,以作安慰。

可是人间最不缺这样那样的不圆满,看客总是寥寥。

关了电脑,寝室刹那间浸入黑暗。

明明是六人寝的大小,却偏偏挤进来八个男孩,上床下桌自然是不敢肖想的,每个人都活得谨而又谨,慎之又慎。吴邪并不算是早起晚睡的好学生,总是深夜开电脑的习惯改不了,又怕光照得室友睡不着,所以在床周围挂了厚厚的遮光帘。这样一来,属于吴邪的空间就显得更加逼仄。

被子蒙过了头,敲打过键盘的手指头凉凉的,吴邪把手背到身下暖...


【一】


记忆已经有些久远了,吴邪也不是囿于回忆的人,只是一杯蓝色水母下肚后有点微醺,有了写点东西的闲情雅致。

写来写去,无非就是和前任的那点爱恨纠葛。写了删,删了写,隐去名姓,发在网上,看别人点赞,以作安慰。

可是人间最不缺这样那样的不圆满,看客总是寥寥。

关了电脑,寝室刹那间浸入黑暗。

明明是六人寝的大小,却偏偏挤进来八个男孩,上床下桌自然是不敢肖想的,每个人都活得谨而又谨,慎之又慎。吴邪并不算是早起晚睡的好学生,总是深夜开电脑的习惯改不了,又怕光照得室友睡不着,所以在床周围挂了厚厚的遮光帘。这样一来,属于吴邪的空间就显得更加逼仄。

被子蒙过了头,敲打过键盘的手指头凉凉的,吴邪把手背到身下暖着,一边想着这个月要写的歌词,填的文坑。至于明天开学要上的新课,吴邪倒是懒得多想,看明天能不能起来,再决定上不上。

本来吴邪是没有睡意的,可是架不住睡在上铺的胖子呼噜打得均匀,放风筝一样悠悠地飘远,再像收了线一样翩翩落地,这来来回回几十遍,吴邪眼皮一沉,就睡到了第二天早上。

没睁眼,就听见大吨位的胖子翻身下床的声音,铁床吱吱嘎嘎,然后是胖子跳到地上的一声闷响。吴邪低不可闻地叹口气,然后高声喊一句:“胖子,包子要茶树菇馅儿的!”


胖子应了一声,趿拉着拖鞋向水房走去。水房里回荡着水流的哗哗声,几只牙刷正欢快地和漱口杯杯壁碰撞,满地的水盆里泡了隔夜的衣裳,空气里飘着牙膏和洗衣粉的清香。

啊~这熟悉的开学场景,啊~这一到早晨就紧张的厕所蹲位,啊~水盆里淹死的小飞虫,唉,真是操蛋。

不过胖子的心情依旧是美滋滋,因为假期在群里认识的小学妹约了胖子中午一起吃饭。这对单身二十年的胖子来说,是在是大姑娘坐花轿头一遭。

胖子哼着小曲儿洗漱完毕,去食堂排了几个包子两杯豆浆,路过五舍就上了吴邪的小电摩。吴邪接过自己那份包子豆浆挂在车把手上,胖子在后座腾出手来吃喝。吴邪脚一离地电摩启动,迎面的冷风就吹凉了吃食。

胖子抱着吴邪的细腰求慢点,“小天真不是我说你,这东西啊都是热着吃好吃,像你这样吹凉了,它就没味儿了。”

吴邪噘嘴摇头,“才不,热的烫嘴伤喉咙!”

“呦呦呦,还伤喉咙,又是跟你唱戏的发小学的吧,啧,娇气。”

吴邪哼了一声,吹着口哨驶过梧桐扶疏的路口,尘土飞扬的工地,在浴池门前与女同学飞扬的裙边擦肩而过。

东西凉了吃着没味,那人的心要是凉了,自己单念不放,也挺没意思的吧?


朝涯
悲惨卖家,在线发宣摊位号K25...

悲惨卖家,在线发宣
摊位号K25,就在恋与制作人对面
整整三个麻袋的东西,而我只租了一张桌子,救救可怜主催,把他们带回家吧!!!(இωஇ )
PS:黑瞎子的嘴没上色,请大家谨慎购买,现场会视情况降低价格

悲惨卖家,在线发宣
摊位号K25,就在恋与制作人对面
整整三个麻袋的东西,而我只租了一张桌子,救救可怜主催,把他们带回家吧!!!(இωஇ )
PS:黑瞎子的嘴没上色,请大家谨慎购买,现场会视情况降低价格

爱聆亞

转生 血披铠甲,歌声已哑 15

“云你急什么?”玄拉住云,把人压在墙上。

“他是我的母亲!”云扯着玄的衣领。

“母亲?那你的父亲是……”玄不敢相信。

“是啊,黑瞎子是我的父亲。”云松开玄的衣领。

“男与男,阳与阳怎么可能?”玄环抱着云轻轻的安抚着,他知道云现在一定非常难过,每一世都要看着自己的父母生离死别,想必非常痛苦吧,这一世刚刚看见自己的母亲却马上要离开了。,谁呢平静对待?

“我不是他们亲生的,但是他们的的确确是养我育我的人。”云的声音闷闷的,他把脸埋到玄的胸前,双手环住他的腰,而玄抱着云一手轻轻的拍着他的背,然后就看见了黑瞎子。而刚赶来的夜鹰和瓶邪正好看见这个暧昧的姿势。夜鹰刚想发火就看见云抬起了头,夜鹰一看...

“云你急什么?”玄拉住云,把人压在墙上。

“他是我的母亲!”云扯着玄的衣领。

“母亲?那你的父亲是……”玄不敢相信。

“是啊,黑瞎子是我的父亲。”云松开玄的衣领。

“男与男,阳与阳怎么可能?”玄环抱着云轻轻的安抚着,他知道云现在一定非常难过,每一世都要看着自己的父母生离死别,想必非常痛苦吧,这一世刚刚看见自己的母亲却马上要离开了。,谁呢平静对待?

“我不是他们亲生的,但是他们的的确确是养我育我的人。”云的声音闷闷的,他把脸埋到玄的胸前,双手环住他的腰,而玄抱着云一手轻轻的拍着他的背,然后就看见了黑瞎子。而刚赶来的夜鹰和瓶邪正好看见这个暧昧的姿势。夜鹰刚想发火就看见云抬起了头,夜鹰一看见云的脸立刻就跪下了,右手放在心脏上左手背在身后,十分诚恳的样子,刚想说什么就被玄打断了:“起来吧。”

夜鹰不解为什么不让自己与云问安却还是乖乖的站了起来。

“吴老板,张先生病房在那边。”玄指了一下房门,吴邪点点头先行进去了。

“玄,哪里可以找到蚩龙?”黑瞎子把云拉到自己身后护着。

玄看着有点莫名的想笑:“明天我会把所以的资料放到你的桌子上。”

黑瞎子点点头:“你跟我儿子什么关系?”

玄想了想:“我也不知道。”

黑瞎子叹了一口气:“好好对他。”

玄轻轻笑了一声:“会的。”

之后黑瞎子又复杂的看了眼夜鹰,夜鹰站在玄的身后半步的地方,低着头不知表情。

玄随着黑瞎子的目光看去也没有说什么,就是让夜鹰去买粥了。黑瞎子先回病房了,玄云两个人又聊了一会儿才进去的。

进去的时候才发现解语花已经醒了,被黑瞎子抱在怀里,而吴邪靠在张起灵怀里,房里一副甜甜的景象。

“云,我还有事,你有没有?”玄问,看了眼瓶邪黑花。

“嗯,一起吧。”说完就一起退出了房间,回到了军区。

下车后云直接去了格斗场,玄也跟着进去了。

进门后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儿,云和玄几乎同时皱了皱眉,格斗场上到了一片人,但是还有三十几个人在旁边站着,不知从何下手,玄看了一遍倒下的男人,鼻青脸肿的,断手断脚的,中间是一个女人,女人的衣服已经有了不少口子了。

玄翻上了台子,脱了衣服给女人披上,这才发现这个女人是阿宁。“云这是干什么?”

“他只有枪可以保命这是远远不够的。”云也跳上了格斗台。

“所以你就这么练?”玄抱起阿宁走到云面前。

“实训永远比理论靠谱。”云倒是毫不在意。

“你什么时候这么在意别人的生死了?”

“她是我调教用来找蚩龙的,我知道那东西在哪,我也知道你不会去。”云说完就跳下了台子,走了出去。

玄也抱着阿宁出去了,随便叫了几个人去叫军医给格斗场里的人看看,阿宁被玄送去了医务室。

爱聆亞

金丝雀 5

“为什么不离开这个村子呢?”黑瞎子不解。

“因为这里留下了我太多回忆,我很念旧。”

“……不好的回忆呢?”

“瞎子,风时村一直有一个传说。”

黑瞎子不明白为什么解语花突然说起了传说。

“传说风与时间相爱了,可是风再怎么快也追不上时间,时间在怎么慢也抓不住风。于是两个人就这么错过了,但是相遇的记忆却留了下来,于是风将自己对时间的思念留在了山林里,而时间将自己对风的爱恋留在了山涧中,但水与树从不相交,于是村子里就出现了听风人和观时者,每三个月这两个人都会相聚在一起代替风和时间倾诉爱意,直到他们再也听不懂它们的语言为止。”

“为什么讲这个?”

“因为我就是听风人啊,我有我的使命,我每天听着风对时间的爱意,享受着只...

“为什么不离开这个村子呢?”黑瞎子不解。

“因为这里留下了我太多回忆,我很念旧。”

“……不好的回忆呢?”

“瞎子,风时村一直有一个传说。”

黑瞎子不明白为什么解语花突然说起了传说。

“传说风与时间相爱了,可是风再怎么快也追不上时间,时间在怎么慢也抓不住风。于是两个人就这么错过了,但是相遇的记忆却留了下来,于是风将自己对时间的思念留在了山林里,而时间将自己对风的爱恋留在了山涧中,但水与树从不相交,于是村子里就出现了听风人和观时者,每三个月这两个人都会相聚在一起代替风和时间倾诉爱意,直到他们再也听不懂它们的语言为止。”

“为什么讲这个?”

“因为我就是听风人啊,我有我的使命,我每天听着风对时间的爱意,享受着只有我可以明白的爱意,你说我怎么舍得离开?”

“你是一个浪漫主义的人,而我是一个现实主义的人,我们不合适。”

“我看人很准的,相信我。”

黑瞎子不知道这话该怎么回答,于是选择了不回答,转移话题:“我在房子里转了一圈只有一张床,你平时睡哪的?”

“不睡啊。”

“啊?”

“床太小了,你又都是伤我怎么跟你挤?”

“那……”

“看见院子里的摇椅了吗?我累了会在那什么睡一会儿,或者去神坛上听听风声。”

“今天晚上一起睡吧。”

“你的手……”

“没事,我睡外面侧着躺不会压到的。”

解语花却笑了:“你可真可爱。”

“这叫体贴。”

“明天有一场,你来吗?”

“什么?”

“风和时间的交流会,在神坛那边。”

“我可以去吗?这些东西一般不是只有它的信徒们可以参加吗?”

“没关系每一次都有不少外来人,你去不会太显眼的,毕竟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神坛上。”

“那明天你带我去?”

“怎么可能?我今天晚上就要去正准备,明天我让秀秀带你去吧。”

“所有今天晚上都不回来?”

“对呀,所有我说你可爱呀。”

“我又不知道。”

如今的黑瞎子还不知道明天将会看到什么让人应接不暇的景象。

“喂!起床了!再不起床就看不见绝世漂亮的姐姐了!”霍秀秀粗鲁的把黑瞎子从床上捞起来,随便套了件衣服就拉着人出门了。

天还没亮……

“丫头,出来这么早干什么?”

“还早?再晚点你还能不能上看见人啊?”

“有这么夸张吗?”

“废话!你知道有多少人是为了可以看一眼姐姐而跋山涉水千里迢迢赶过来的吗?”霍秀秀拉着黑瞎子的手,坚强的负重前行。

“至于吗?可皇城里人都说你才是大美女。”

“屁!最漂亮的是姐姐好吗?他真的是漂亮到人神共愤,可是他必须留在这里,风很喜欢他。”

“风喜欢他?你怎么知道的?”黑瞎子是无神主义者。

“因为我曾经悄悄的跟着姐姐去过神坛,我听见风说‘小臣,就算没有人爱你,我也会一直爱着你的,胜过爱任何一个人,虽然我不能拥抱你,但是我可以为你抚去一切不愉快,所以不用离开我。’”

“不可能吧?”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我带你去听听。”


夏雪为仪

依然机智的瞎

/猜硬币/

黑瞎子和解语花都不想洗衣服,这时黑瞎子提议:“花儿,我们来猜硬币吧,你要是猜对了我就去洗。”

“好吧。”

听到解语花同意,黑瞎子十分兴奋的把硬币握在了手中,问:“几几年的?”

“......”

/猜硬币/

黑瞎子和解语花都不想洗衣服,这时黑瞎子提议:“花儿,我们来猜硬币吧,你要是猜对了我就去洗。”

“好吧。”

听到解语花同意,黑瞎子十分兴奋的把硬币握在了手中,问:“几几年的?”

“......”

夏雪为仪

机智的瞎

/送分题?送命题?/

黑瞎子最近迷上了玩手机,解雨臣有些生气

“手机和wifi你只能选一个!”

“你~”

花:⁄(⁄ ⁄ ⁄ω⁄ ⁄ ⁄)⁄

/送分题?送命题?/

黑瞎子最近迷上了玩手机,解雨臣有些生气

“手机和wifi你只能选一个!”

“你~”

花:⁄(⁄ ⁄ ⁄ω⁄ ⁄ ⁄)⁄

夏雪为仪

黑花《柳梢青》

(早期作品)

柳梢青•来世英雄(花)

血雨腥风。江湖哪有,日日晴空。举刀挥棍,拔枪对剑,又怎从容。

此生来去匆匆。是与否,融弹指中。情送今生,明朝化作,来世英雄。


柳梢青·孤狼(瞎)

封闭城郭。曾经伤痛,对月蹉跎。独闯天涯,命途跌宕,险恶风波。

花开花谢如昨。客流浪,重重墓隔。相送南山,作别西水,随处漂泊。

(早期作品)

柳梢青•来世英雄(花)

血雨腥风。江湖哪有,日日晴空。举刀挥棍,拔枪对剑,又怎从容。

此生来去匆匆。是与否,融弹指中。情送今生,明朝化作,来世英雄。


柳梢青·孤狼(瞎)

封闭城郭。曾经伤痛,对月蹉跎。独闯天涯,命途跌宕,险恶风波。

花开花谢如昨。客流浪,重重墓隔。相送南山,作别西水,随处漂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