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解雨臣×你

596浏览    6参与
鸢

【盗笔bg】【内有F4】和他的四季

黑瞎子


  学校校庆,小姑娘有个节目,当师傅的去捧场。黑瞎子站在礼堂角落里听完,扮相好看,可惜配戏的小愣头青不行。


  校庆节目结束黑瞎子在门口等小徒弟,小孩儿脸上的妆早就洗干净,白白净净的小丫头,一身校服,只是唇上的胭脂像是没卸尽,还有一层薄红。


  黑瞎子接小徒弟是骑的辆破永久。开春的天气,老城解冻,天还是冷,小徒弟把围巾解下来挂在他脖子上。“你自己围着,仔细感冒了。”小徒弟笑嘻嘻地说:“不怕,不是有你在前边儿挡风嘛。”


  “今天怎么选唱这段儿?”“老师帮我选的,我不喜欢。”


  “为什么不喜欢?”“谢瑶环本...

黑瞎子


  学校校庆,小姑娘有个节目,当师傅的去捧场。黑瞎子站在礼堂角落里听完,扮相好看,可惜配戏的小愣头青不行。


  校庆节目结束黑瞎子在门口等小徒弟,小孩儿脸上的妆早就洗干净,白白净净的小丫头,一身校服,只是唇上的胭脂像是没卸尽,还有一层薄红。


  黑瞎子接小徒弟是骑的辆破永久。开春的天气,老城解冻,天还是冷,小徒弟把围巾解下来挂在他脖子上。“你自己围着,仔细感冒了。”小徒弟笑嘻嘻地说:“不怕,不是有你在前边儿挡风嘛。”


  “今天怎么选唱这段儿?”“老师帮我选的,我不喜欢。”


  “为什么不喜欢?”“谢瑶环本来是熬刑不过死了,非要改成大团圆,所以不喜欢。”小徒弟叹口气,“世上哪来那么多有情人终成眷属。”


  “你又懂了,就是世上没那么多好事,才要在台上演出来。”

  下车了黑瞎子把围巾摘下来给小徒弟围好:“我只能帮你挡一阵风,怕感冒就自己穿厚点。”


  他不敢久留,他见惯了人心漆黑,猛然间身边多一个说不上单纯还是傻的丫头,时日一久很难不动心。他贪心,一旦动了感情就想独占。


吴邪


  八月里杭州的天气热的像蒸笼,如果不是打算过完七夕中元节回长沙祭扫,你是决计不会在这个季节待在杭州的。早上起得早还有些凉气,下午去西湖边就是正经的汗蒸,空气热得像某种稠且黏的液体,呼吸都不顺畅。


  吴小佛爷闲下来也是中年男人养老的架势,有天晚上睡一半醒了,非得把你也闹醒,说得买套学区房,以后小孩儿上学方便。半梦半醒的你脸上缓缓浮现出一个疑问的表情。


  快到中元节的时候吴老板带你去看潘子,带了一束花。潘子的墓常有人来打扫修整,但也看得出来已经很久了。他的事情你听吴邪说过,没有他舍命救,就没有现在的吴邪。把花放下来,看吴邪点根烟放在墓前,絮絮叨叨地说些最近发生的事。


  吴邪把你拉下来跟他一起蹲着:“潘子,这是我媳妇儿,以前跟你说过的那个。”墓碑上贴着照片,浓眉大眼的汉子,看起来三十多岁的年纪。


  到要离开的时候你鞠了个躬:“潘爷,往后有我陪你们小三爷,我会好好照顾他的,您放心吧。”


  上车了吴邪摸摸你的头:“大言不惭,谁照顾谁还不一定。”嘴上批评,不过倒是笑盈盈的一双眼睛。“我说了我照顾你就是我照顾你,说到做到。”


解雨臣


  一层秋雨一层凉,下过几场雨,四九城的气温就降下来。你坐在办公室走神,秋天海棠果上市了,但是板栗软糯香甜,更得人心,所以下班了得买一袋糖炒栗子。下班了花儿爷来接你,刚拉开你就闻到一股糖炒栗子味,还以为是自己想吃栗子想出幻觉来了。


  花儿爷把纸袋递给你,你抱着纸袋坐进去:“花儿爷怎么知道我想吃这个?”跟你一起的时候花儿爷还能多几分少年心性,吐槽说你有什么不好懂的,烧麦肉饼,糖葫芦,板栗,烤白薯,吃就完了。


  他总结的实在到位,你听的笑起来。


  回家的路上一点都不意外地堵车了,正好趁热剥栗子。你勤勤恳恳地剥,自己吃一个,往花儿爷嘴里塞一个。


  明面上是霸道总裁解老板,私底下你宠他的时候多。花儿爷小时候吃的苦多,心思重,你总想多喜欢他一些。剥栗子的手慢下来,花儿爷剥了一个递到你嘴边:“不知道要堵到什么时候。”


  一袋栗子剥完,前头的车动起来了,花儿爷擦净手继续开车。你往车窗外看,亮着霓虹灯的大厦往上是暗沉沉的天,你并不慌,因为解雨臣在。


张起灵


  故地重游,你做了一个梦,梦见漫山的大雪,你守着炉子,一个小灰点从雪山里走出来。灰点走到你面前,你看不清他的面目却觉得眼熟,就问他:“你是谁?你从哪儿来?”“从山里来。”“你是小哥?”灰衣服的人摇头,你直觉觉得是小哥,伸手去拽他的衣服,衣服被你拽下来,人却不见了,炉子也不见了,只剩你一个在漫天的雪里。


  “小哥!”


  醒的时候小哥在旁边往炉子里添炭。山下才入冬,山上已经是大雪,你们前几天上来,想在这里住一个冬天。你怕冷,被子盖厚了,对他又总是患得患失,所以才做这样的梦。你小时候常这样,家里长辈说是小孩儿被唬了要收惊。长大之后不常做这样关于失去的梦,因为属于你的东西你握得都很紧,除了小哥。


  “怎么了?”你生出撒娇的心思:“做噩梦了,要抱抱。”小哥停了一会儿,你以为他不会动,他却真的伸出手隔着被子虚虚地拥了你一下。


  他在这里学会的想念,像一颗石头被赋予了心。有了心会被伤害,但也可以感受到世上其他的美好柔软的东西。


  张起灵会有很多个,小哥只有一个。你在他的拥抱彻底离开之前拥抱了他。


我有一个群,可以进来点梗讨论写什么之类的。

q群545090306


闵甜a
俺又来了,这次是盗笔bg 小花...

俺又来了,这次是盗笔bg 小花×你
ooc致歉,今天也依然是标题废呜呜呜😭

俺又来了,这次是盗笔bg 小花×你
ooc致歉,今天也依然是标题废呜呜呜😭

超级可爱的顾言

【适度吸猫】

#盗笔#

#乙女向#

#解雨臣×你#

#花儿归我 ooc也归我#

一只猫引发的惨案。

今天也是爱花儿爷的一天!

我能拥有赞和评论吗?(超小声)

————————————————

你一直对养猫有着很深的执念。

可解雨臣就不太喜欢,因为那玩意儿掉毛太厉害了。

他可不想看见自己干干净净的家满天飘毛。

于是你就只能每天抱着手机看别人家的猫,时不时地叹口气。

隔空吸猫的感觉真的太难受了。

解雨臣实在不忍心看着自家姑娘每天唉声叹气的样子,就在你生日那天抱回了一只小奶猫。

别人有的,他的姑娘也一定要有。

即使那个东西他不喜欢。

姑娘喜欢就好。

可是,这猫一养起来...

#盗笔#

#乙女向#

#解雨臣×你#

#花儿归我 ooc也归我#

一只猫引发的惨案。

今天也是爱花儿爷的一天!

我能拥有赞和评论吗?(超小声)

————————————————

你一直对养猫有着很深的执念。

可解雨臣就不太喜欢,因为那玩意儿掉毛太厉害了。

他可不想看见自己干干净净的家满天飘毛。

于是你就只能每天抱着手机看别人家的猫,时不时地叹口气。

隔空吸猫的感觉真的太难受了。

解雨臣实在不忍心看着自家姑娘每天唉声叹气的样子,就在你生日那天抱回了一只小奶猫。

别人有的,他的姑娘也一定要有。

即使那个东西他不喜欢。

姑娘喜欢就好。

可是,这猫一养起来,解雨臣就后悔了。

倒不是因为掉毛不掉毛,而是因为你实在太喜欢这只猫了。

小奶猫是解雨臣特地去宠物店挑的。

全身灰色,只有鼻子嘴巴那一小块和四只爪子的前端是白色的,漆黑的眼珠滴溜溜的转着,看起来乖巧的很,面相也不错,是只纯种的英短。

你给它取了名,叫芝麻。

这小家伙一来,可没少你忙的。

当天晚上你就从网上买了一大堆不知有用没用的宠物用品。

过了几天东西到了以后,解雨臣不在家,只能你自己给它一一安置好,差点累个半死,连猫爬架都是你装的。

芝麻看起来乖巧,但其实皮得很,来了以后,给这个偌大的宅子增添了不少生气。

你都快爱死这个萌到不行的小生命了。

你每天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找到芝麻抱起来亲一口,然后摆出一副“跟着大哥有肉吃”的表情带它去吃小鱼干。

之后就由着芝麻到处乱跑,房子这么大,怎么着也够它闹腾了。

而且不管它弄坏了什么东西你都不生气,只是笑盈盈的看着它,骂它一句就过去了。

甚至晚上睡觉都要抱着它睡。

看着你们一人一猫每天黏在一起,解雨臣肠子都悔青了。

自家媳妇儿被猫拐跑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于是解雨臣看芝麻越来越不顺眼。

芝麻也不是个吃亏的主,总是吃解雨臣的眼刀自己也明白了,那个男人还是少搭理的好。

于是家里总是会出现奇怪的场景。

那天你和秀秀逛街回来已经是晚上了,刚进客厅,就看见解雨臣坐在沙发上敲着手机发完短信,抬起眼,看着坐在他前面的茶几上直勾勾盯着他尾巴摇的和得了帕金森似的芝麻直皱眉。

一人一猫之间的气氛有点……剑拔弩张。

是的,就是剑拔弩张。

你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想到这个形容词。

“芝麻!”

你实在看不下去了,就喊了一声你的小猫,解雨臣眼眉一挑。

你不知怎的突然有点心虚。

芝麻听到你的声音,一下子就从茶几上跳下来,跑到你身边,小小的脑袋蹭着你的脚踝,你的心一下子就软了,放下手里拎的大包小包抱它起来猛吸了一口。

养猫人士表示吸猫真的很爽。

芝麻乖巧的偎在你怀里,回头看了一眼脸黑的和锅底似的解雨臣。

那小表情什么意思在明显不过了。

看见没,她更喜欢我。

他们老爷们儿之间这点事自然是没让你看出来,你只觉得,你的解老板今天好像有点不高兴。

“花儿。”

“你怎么了,脸色这么差?”

他垂眸,低声答了句没事。

你顺着他的方向望去,才注意到,他今天穿的是你之前硬塞给他的那件白色的衬衫。

他似乎是刚刚洗完澡,有些湿润的黑发软软的垂下来,鸦羽般的睫毛在装满了星辰的眼睛里洒下一片阴影,衬衫的扣子解开了两颗,露出了精致的锁骨和胸前一大片白皙的皮肤。

你看的眼睛都直了,感觉自己又一次受到了解老板的美颜暴击。

这个男人简直太犯规了,一举一动都像是在勾引你。

果然长得好看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芝麻有点不满的用爪子拍了拍你的脸。

你回过神来,抱着它一屁股坐到了解雨臣身边,吧唧就在他脸上亲了一下,然后看着他傻笑。

妈的果然男色误人。

解雨臣看着你,挑了挑眉,把猫从你怀里揪出去,丢到沙发上,然后把你拦腰抱起,走进了卧室,顺便反锁了门。

你被他压在床上,看着他脸上的笑容,心里慌得一批。

他好像是,生气了……

你脑子里幻灯片一样过了一遍这几天你做的事情。

你好像没做错什么啊……

“你不觉得你有点过分吗?”

他俯下身舔了舔你的耳垂,压低了声音在你耳边说道。

你的身子一下子就软了。

“有了猫就不要我了,嗯?”

感情是吃醋了。

“我没有不要你啊,你怎么连只小猫的醋都吃……”

你还在垂死挣扎。

“嗯?你说什么?”

“啊!”

他狠狠地在你腰间拧了一把,你一半惊吓一半疼痛的惊叫出声。

他的吻落在你的唇上,不似平日的温柔,而是霸道的在你齿间辗转,攻城略地,夺走了你所有的理智。

“以后睡觉只能抱着我。”

“早安吻也只能给我。”

你被他吻的意乱情迷,也没听清他说的什么,迷迷糊糊地就答应了他。

突然,一声奶声奶气的猫叫给你吓了一个激灵。

小家伙被解老板锁在门外了。

你看了看床边的猫窝。

“雨臣,芝……唔……”

他又一次吻上你的唇,堵住了你即将出口的话。

他自然知道你的意思,不过,他当然不会这样做。

“没关系,沙发它也可以睡,”

他一手撑着身体,一手扯着衬衫的扣子。

“况且,接下来的事,小孩子看到了可不好。”


后续:

第二天尝试起床失败的你揉着腰躺在床上发了一条朋友圈:

吸猫要适度。

Marina欧

酒这玩意儿 【解雨臣×你】

*起床啦!
*好困……
*滴!花儿爷卡。

【解雨臣】

       解大当家的年轻时大概是没料想过的。

       叱诧风云了大半辈子,还得跟个儿女叛逆更年期造访的愁苦父母似的满大街找自家晚归的小祖宗。

       眼瞅着吴家张家俩祖宗都顺利到家了,自家那位还没个着落,动用了解家大半人手的花儿爷捏了捏眉心。

       头疼。

  ...

*起床啦!
*好困……
*滴!花儿爷卡。

【解雨臣】

       解大当家的年轻时大概是没料想过的。

       叱诧风云了大半辈子,还得跟个儿女叛逆更年期造访的愁苦父母似的满大街找自家晚归的小祖宗。

       眼瞅着吴家张家俩祖宗都顺利到家了,自家那位还没个着落,动用了解家大半人手的花儿爷捏了捏眉心。

       头疼。

       旁边跟着的黑瞎子咧嘴,不厚道的笑了。

      “小姑娘家家,叛逆期嘛……花儿爷您放宽心。”

       语气要多贱有多贱。

       解雨臣那条修长好看的腿差点没跟黑瞎子的臀来个亲密接触。

       站着说话不腰疼。看热闹不嫌事儿大。说的就是这种人。

       看清瞎子嘴角挂着的弧度,花儿爷也嘴角弯了弯。

       刚想身体力行把差点发生的事给坐实咯,手下一通电话适时插了进来。

       拯救了黑瞎子的臀。

      “找到小姐了。”
      



       胖子一脚踩住酒吧老板肥硕的手,皮鞋后跟转悠几轮,踩得结结实实。

      “大花,这儿我来,你先带小姑娘回家。”

       王◆一晚跑三趟◆胖子眼珠子溜达得贼快,脚下一使劲儿,鼻青脸肿血污满面的酒吧老板顿时哀嚎。

       抄手立在边儿上的黑瞎子挑眉,拿起颗香橙,准确砸进哀嚎的那货嘴里,堵住噪音发源。

       你摊软在解雨臣背上听到酒吧老板的惨叫,不免心惊抖了下,仍旧酥麻无力的胳膊搭在解雨臣颈间,肩头是他的西装外套。

       鼻尖萦绕他身上古龙香水的味儿,你心里安稳不少,但还是难免后怕。

       若是花儿爷的手下再晚上几分,麻药已经开始发作的你怕是凶多吉少。

       想着,脑袋蹭上他的后颈,任那些细碎的发梢挠过脸颊。

      “爷,我想回家……”

      “怎的?累了?”

       你低低应了一声。

       解雨臣把你往上颠了颠,有力的小臂牢牢卡着你的腿把你固定在背上,他放缓了声调,“乖,那我们回家。”

       他知晓你在害怕。

       只有怕了的时候他家小姑娘才会柔糯着嗓子喊他爷。

       一句柳巷调笑到解雨臣这儿,偏偏就让他心软得一塌糊涂,无计可施。

       连责备你晚归瞎玩都不舍得,嘱咐胖子自个儿看着办,他背着你往路边停泊的车走去。

      “回家。”

       他哄你。




       当然,胆敢动他小姑娘的人。

       断手断脚的,一样少不得。

       看着办。





云阁

鸢绘

【解雨臣×你】明天。


– 解雨臣×你

– 私设如山,介意慎入

– ooc属于我,解雨臣也属于我(不

– 流水账文字,解太太们看看就好不要介意,有意见的话请直接提出哦,爱您。

– 写这个段子(?)主要是为了表达作为花爷厨,对他的希冀和愿望,还有心疼。(还有期末复习的绝望)

– 我们的口号是!吹花不积极,思想有问题!

——————————————————————————————

都说南方冬天的寒意来的比北方要更浓些,阵阵冷风透
过略微潮湿的衣服,死命地往你骨头里钻。

你单手拎着打包好的沙拉和意面,整个人瑟缩着慢慢地把右手伸到包里挖钥匙。钥匙掏到一半门突然开了,扑面一股暖雾袭来,解雨臣半裹着浴衣...


– 解雨臣×你

– 私设如山,介意慎入

– ooc属于我,解雨臣也属于我(不

– 流水账文字,解太太们看看就好不要介意,有意见的话请直接提出哦,爱您。

– 写这个段子(?)主要是为了表达作为花爷厨,对他的希冀和愿望,还有心疼。(还有期末复习的绝望)

– 我们的口号是!吹花不积极,思想有问题!

——————————————————————————————








都说南方冬天的寒意来的比北方要更浓些,阵阵冷风透
过略微潮湿的衣服,死命地往你骨头里钻。

你单手拎着打包好的沙拉和意面,整个人瑟缩着慢慢地把右手伸到包里挖钥匙。钥匙掏到一半门突然开了,扑面一股暖雾袭来,解雨臣半裹着浴衣,肩上搭着毛巾,站在门口笑吟吟地看着你。水滴顺着头发点点滴下来,顺着肌肉纹理滑倒浴衣里面,他也不在意,抬抬下巴让你进去。

你见状把手里的夜宵递给解雨臣,边进门边问道“……你洗完啦?”
解雨臣闻言点了点头,跟在你后面把门带上,想着你或许没看到,便又回了句“恩,你饿了?”
“……有一点儿。今天一直在看书,刚才突然有点饿,想着你忙了一天回来,就出去买点宵夜一起吃。”
你正忙着挂衣服,手却突然被解雨臣握住,一时动弹不得。“外面冷,你穿这么少等会感冒了。怎么不叫外卖?”有些微冰的手被解雨臣握住,他皱了皱眉“手怎么这么冰?”
“哈哈哈哈……忘记带手套了。”你有些讨好地对解雨臣笑了笑“今天在家闷了一天啦,正好出去逛逛,反正也不远,也就没和你说。”

自解雨臣从福建回来差不多过了半年,最近年初生意正好,解雨臣也是闲不住的人,恰逢你刚好放寒假,便带你一起来散散心,顺便谈生意。
解雨臣这处长沙的房产和其他地方不太一样,区别于别处的复式别墅,这房子不大,三室两厅,隐匿在很普通的居民楼里,小区地处闹市区与居民区交界处,烟火气很浓。
虽然平淡,但这里确实解雨臣最喜欢的地方之一。

看他头发还滴着水,你顺手把衣服搭上,反牵着他的手将解雨臣拉到沙发边坐好,然后绕到他身后,拿起他搭在肩上的毛巾慢悠悠给他擦头发。
“没关系啦,这边小吃店都很近,一会就可以回来,再说了,我要是感冒了,不是还有你嘛。”
解雨臣不可置否地点了点头当做回应,然后默默坐在沙发上任你给他擦头发。
你暗自松口气,手上的动作又放缓了些,把他的头发一小撮一小撮地包在毛巾里慢慢揉搓,盯着他白净却又布满伤疤的脖颈发呆。

解雨臣自福建回来以后身体一直不好,旧伤新伤遍布全身,每次看到他身上一道道或深或浅的划痕,你就觉得那些划痕变成一只只小虫子爬过眼眶,鼻腔酸涩难忍,心脏也仿佛被人用力捏住。

感到身后人的动作突然停了,解雨臣有些困惑地转过身,却看到你红着眼眶盯着他看,眼睛里满是心疼和难过。

“怎么突然哭了?”他还是笑着,眼中的疑惑在发现你视线所及之处时变成一片了然,于是抬手拍了拍你的脑袋“别难过,都很久了,不疼。”

你见他这样反而更加难过,心里一阵委屈冒上来,气的话也不会说“你知不知道,我……我当时知道你满身是血被吊在那……都……都快吓死了,吴邪说你气都没了,我……我……你……”。

解雨臣见状有些无奈,伸手把你从身后拉到面前,揽着你坐在他腿上“我这不是没事吗,有你想着我,我也不会那么轻易去死啊。”

你不说话,只是扑到他怀里抱着他,脑袋窝在他肩窝里闷声抱怨“你都快四十了,能不能安生一点,我真的……特别害怕。我马上就长大了,解雨臣,你得等我,你不能死。”

“……”

“你得好好的,不要受伤,不要生病,多晒晒太阳,多出去走走,开心就笑,不开心就发脾气,别让自己那么累好不好?”

“恩,好,我答应你。”

——

“这个人真好,好到我觉得这一生忽然就有了寄托与希冀,想看他长命百岁,娶妻生子,万事顺遂。”

林挽若-我不在,别找。

【解雨臣X你】此生不改 (一发完)

*ooc预警,辣鸡文笔

*部分梗源 @我们二次元的世界你们三次元不懂 太太的问答,已授权

*私设漏洞都很多系列

*不嫌弃的话给个红心蓝手吧


1.

       你记得你说过一句话:“这世间百花争艳,而我独赏解语花。”

       这句话有两重意思,一是你最喜欢的西府海棠,别名唤作解语花。二是你最喜欢的那个人,艺名唤作解语花。

       那时他还...

*ooc预警,辣鸡文笔

*部分梗源 @我们二次元的世界你们三次元不懂 太太的问答,已授权

*私设漏洞都很多系列

*不嫌弃的话给个红心蓝手吧


1.

       你记得你说过一句话:“这世间百花争艳,而我独赏解语花。”

       这句话有两重意思,一是你最喜欢的西府海棠,别名唤作解语花。二是你最喜欢的那个人,艺名唤作解语花。

       那时他还在台上咿咿呀呀唱着曲,水袖翻舞,声线婉转悠扬,即使是画着浓妆也可以看出来台上主角那精致的五官。

       你坐在台下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叹,自己见过最好看的伶人非他莫属,饶是世上这唱小曲的再多,都不及他入你的眼。

       后来你打听了一番,总算是明白了这位伶人唤作解语花,真名是解雨臣。

       自那之后他的每一场戏你都不会错过,而且每次都会准备一束西府海棠拜托下人转交给他,花里总会放着一张卡片,上书:

       解语花,我心悦你。


2.

       直至某天你忽然想起,自己好像已经喜欢解雨臣一年了。

       那时你依旧是坐在会场的,帷幕一拉开,本来吵吵闹闹的观众席瞬间安静,每个人都屏息看着舞台上那个一举一动都风采十足却也不失霸气的伶人。

       你听着这首曲只觉着耳熟,没想多久便反应过来,哦,一年前他恰恰唱的也是这曲。

       绕是已被惊艳过一次你也认认真真看完这场戏,倒不似那些文化人说的品出了别的味道,你知道的只是,自己好像更喜欢他了。

       不,如果一年前是喜欢,那么就现在而言说爱好像更合适。

       身边的人已起身有序退场,你轻轻叹了口气,到后台找了许久才看到与你相熟的那位管家,“麻烦再把这束花交给你们当家的,辛苦了。”

      语毕你和往常一样转身欲走,却听到身后那位管家喊住你。

      “姑娘,我们当家的吩咐说,等这场戏散了邀您去二楼品茶。” 


3.

       你在那管家的引领中上了二楼,刚找个位子坐下不久,便看到一个穿着粉红衬衫的年轻男子走了上来,在偌大的二楼里扫视了一圈,最终将目光停在你这里,嘴边尚有浅浅笑意。

       “姑娘久等了。”他走到你面前坐下,,拿起倒扣的茶杯倒了半盏茶推到你面前,“请用。”

       你接过茶杯道了声谢,“花儿爷你客气了,卸妆换戏服本来就是麻烦事,我等一会也没事的。”

       解雨臣抬头看着你,眼里笑意更甚,“姑娘送的花很好看,解某都有好好养着。这也连续送了有一年,我实在是受宠若惊。”

       你喝了一口茶,用有些调侃意味的语气说:“花儿爷爱慕者那么多,居然还留着我送的那几束不值钱的花,论受宠若惊,应该还是我比较适合。想必花儿爷你也看到了,我放在花束里的卡片。”

       “当然有看到。”解雨臣腾出一只手撑住下巴,脸上依旧是笑着的,“没想到姑娘那么喜欢听解某唱戏。”

       “不止是喜欢你唱戏,而是喜欢你这个人。解雨臣,我喜欢你。”

       你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直接告白,没有任何铺垫与前兆,连你自己都觉得猝不及防。

       但话既然已经出口了,也没有收回去的理,更何况这也是你一直想说的。想到这你深呼吸一口气,努力镇定地笑着对面前人说:“想来花儿爷应该也是对我有意的,你的爱慕者千千万万,估计比我要狂热得多的也不在少数。这时约我来品茶,或许是我多想,花儿爷看我的眼神,完全不像对一个无感的陌生人啊。”

       “姑娘.......”解雨臣抿了口茶,思索了一会抬头对你说:“解某的确是喜欢姑娘的,只是怕姑娘笑话,我做的一些事情有些见不得光,也不希望你卷进这些事情来,所以......”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打断他的话,“花儿爷你说的见不得光的事情,是盗墓吧?”

       解雨臣闻言有些吃惊地抬头,“没错,姑娘你......?”

       你笑的眉眼弯弯,“这你就没什么好担心的。实不相瞒,其实我也干这行,说起来还与你师出同门。我的师父是二爷的师姐,说来惭愧,我也是她唯一一个亲传弟子。”

       “所以花儿爷,我喜欢你,你可以和我在一起吗?”


4.

       你和解雨臣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

       纵使是日夜与他相处你也并不觉得厌烦,他闲下来的时候会换上戏服专门为你唱几句,而他忙的时候你也不会打扰他,只会坐在他身旁安静地帮他整理文案或者倒茶,也从不怨他太过顾工作。

       但,这城中难免有看你们不顺眼的。

       那日他好不容易闲了下来,刚打算与你出去走走,却被一个人的来访彻底搅乱。

       “你就没想过解语花为什么会和你在一起?”来人是个女生,一进门便指着你的鼻子问,“你以为他真的喜欢你吗?”

       解雨臣略显诧异地看了你一眼,你面色平静,自顾自倒了一杯茶。那人见你这个反应声音陡然拔高几度,“我告诉你,其实解语花和你在一起只是因为你师父!你是你师父的亲传弟子,她给你留下了那么广的人脉和权利,是个人都会眼红。哼,很早以前解语花就打听到了,才会在那场戏之后邀你饮茶,诱你上钩,别傻了,你自己看看吧。”

       语毕,来人将一份文件夹直接甩到桌上,脸上写满了幸灾乐祸。你神色如常地扫了一眼散落在桌上的证据,又看了一眼紧锁眉头的解雨臣,抿了口茶平静吐出一句:“那又如何?”

       “他若是我的劫,那我甘愿为他坠落九天;他若视我为棋子,那我甘愿为了他的局粉身碎骨。”

        来人愣住了,大概是没想到你竟是这种反应,丢下一句”你自己好自为之“便狼狈走开。你喝完杯里最后一点茶,起身刚想对解雨臣说些什么,嘴却猛然被堵住。

       解雨臣腾出一只手揽住你的腰,嘴上的攻势显得有些急不可耐。他舌尖轻扫过你的唇瓣,然后入侵到口腔内,勾住你的舌轻咬吮吸。你愣了一会试着做出些回应,换来的是更加猛烈的新一轮攻势。

       许久你与他才恋恋不舍地分开,他用修长干净的手指摩挲着你的唇瓣,在你耳边轻声说:

       ”我并非是因为其他原因与你在一起,也从未视你为棋,你是解某今生唯一的挚爱,唯一的夫人,此生不改。“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