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言和

26.9万浏览    6913参与
每天都想画帅言美柯
这里画渣虞眠但是真的好想画帅言...

这里画渣虞眠但是真的好想画帅言嘤嘤嘤,
今天也想画帅言的第一天

这里画渣虞眠但是真的好想画帅言嘤嘤嘤,
今天也想画帅言的第一天

狡猾的啮齿动物

刀马红颜

接上篇。字没码完。
呜呜呜我真的很小学生别打我。

天气晴好,却也仅限于天气,心中仍是暮霭沉沉。

“江头未是风波恶,别有人间行路难” 一手捧书,一手挪着椅子,言和将椅子安置在树下,恰好有枝丫伸出,予她一片阴凉。相较于南平,这里实在安静多了。

靠上椅子,慢吞吞地翻看那书页破损的线装书,任由花瓣落至衣衫。最后,口中念着“尘满面,鬓如霜” ,阖上眼,闭目养神。

距上次见着他,到现今,有多久了?她在心里掰着手指一数:十月。仅是“十月生死两茫茫”罢,生?死?难辨莫辩,撇开不想为好。随即又在脑中揶揄自己:不用阴阳两隔,我早已“鬓如霜”。这厢嘲弄完,那厢又开始自我疏导:即使“江头”定是“风波恶”,她也...

接上篇。字没码完。
呜呜呜我真的很小学生别打我。

天气晴好,却也仅限于天气,心中仍是暮霭沉沉。

“江头未是风波恶,别有人间行路难” 一手捧书,一手挪着椅子,言和将椅子安置在树下,恰好有枝丫伸出,予她一片阴凉。相较于南平,这里实在安静多了。

靠上椅子,慢吞吞地翻看那书页破损的线装书,任由花瓣落至衣衫。最后,口中念着“尘满面,鬓如霜” ,阖上眼,闭目养神。

距上次见着他,到现今,有多久了?她在心里掰着手指一数:十月。仅是“十月生死两茫茫”罢,生?死?难辨莫辩,撇开不想为好。随即又在脑中揶揄自己:不用阴阳两隔,我早已“鬓如霜”。这厢嘲弄完,那厢又开始自我疏导:即使“江头”定是“风波恶”,她也必会无迟疑,也无所畏惧。离解放虽还有些时日,但事态大局总是向好的。

如此自嘲,如此安慰,却不自觉让思绪飘回十月前:

归舟
ooc预警,是人体废的晚自习摸...

ooc预警,
是人体废的晚自习摸鱼。

ooc预警,
是人体废的晚自习摸鱼。

_陌阡

【言绫】不过情深

*联动陌风 @陌风_太宰殉情对象 的《难得情深》。不知所云毫无逻辑。


文/陌阡


乐正绫从有记忆起就知道她与身边的人是不一样的。周围人看向她的目光中有着各种复杂的情绪,却唯独没有善意。除了那个白发蓝眼的少女外,乐正绫基本不与任何人亲近。


后来等她长大一点才知道她果然与身边人是不一样的,也能明白了那些眼神的含义,毕竟身为在一群血族中唯一的人类,乐正绫的存在着实显得有些奇怪。更何况她还是被血族——那个白发的,对她笑得温柔的少女——养大的。


但明白不代表她接受。血族。血族——被诅咒的种族,他们只在夜间游荡,以俊美的外表欺骗着单纯的人类,然后将他们毫不留情的杀...

*联动陌风 @陌风_太宰殉情对象 的《难得情深》。不知所云毫无逻辑。


文/陌阡


乐正绫从有记忆起就知道她与身边的人是不一样的。周围人看向她的目光中有着各种复杂的情绪,却唯独没有善意。除了那个白发蓝眼的少女外,乐正绫基本不与任何人亲近。


后来等她长大一点才知道她果然与身边人是不一样的,也能明白了那些眼神的含义,毕竟身为在一群血族中唯一的人类,乐正绫的存在着实显得有些奇怪。更何况她还是被血族——那个白发的,对她笑得温柔的少女——养大的。


但明白不代表她接受。血族。血族——被诅咒的种族,他们只在夜间游荡,以俊美的外表欺骗着单纯的人类,然后将他们毫不留情的杀死。乐正绫害怕,她是真的害怕,她在无数个夜晚梦到自己躲到最阴暗的角落中却依然被笑得狰狞的血族揪出来一口咬破了喉咙,随后便被噩梦惊醒。


怎么了。每次睁眼后她都会下意识的看向身边,明明开始还和乐正绫躺在一张床上的白发血族此时已经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正安安静静的翻阅着加西亚.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言和听到这边的动静侧头过头来,问道。


乐正绫深吸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说没事。言和的存在多少给了她一点安全感,只是她永远不能理解她的恐惧——在她试探性的和言和提了一次却换来对方略显茫然的眼神后,乐正绫便得出了这个结论。


她不否认言和的确对她很好,她事事顺着乐正绫的想法,就算血族没有过节的习惯但当人类的节日来临时她还是会送给乐正绫礼物,她想要什么就送什么,顶多假装没看见自己钱包的厚度逐渐变薄。乐正绫不喜欢看见她当着她的面撕开人类的喉咙,所以从来呈到她面前的都是已经处理过看着与红酒无异的血液……


但她们到底不一样。言和与她之间有着种族的差别,百年的光阴,单是这两条便足以在她们之间架起高不可攀的城壁。


言和静静地看了女孩几秒,说了声睡吧后目光又转移回了书页上。乐正绫蒙上头不过几秒又把被子拉了下来,侧头看向白发的贵族,说言和,要不要歇一会儿?


嗯?言和闻言笑了一下,那张冷清的脸因为这一笑有了点惊艳的感觉。她说歇什么,我白天刚刚睡过一觉。


对方这么说明显只是出于良好的教养,其中拒绝的含义傻子都能听出来。可乐正绫在她的腰间多看了几眼。她自知自己随后的行为显得有点得寸进尺,却还是没忍住的又开口说拜托了嘛言和,就当是陪我。


她放低了姿态,将询问的态度转为请求。血族多数高傲,贵族更不例外,这份高傲几乎融在了他们的骨子里。果然乐正绫的话一说完,言和便露出了思索的表情,然后点了点头说这样也好。


等言和掀开被子挤进里面的时候乐正绫小心翼翼的又往里挪了挪给她腾地方,没有在意那点对方身上若有若无的血腥味。结果又过了几秒——她知道言和还没睡——乐正绫又转过身来看言和的侧脸,言和闭着眼睛都知道这道视线来自于自己养的小姑娘,于是从鼻子里哼出一句模糊不清的怎么了。


乐正绫沉默片刻,问她你腰那里的伤怎么样了。小姑娘的语气太过笃定,让言和想找个借口糊弄过去都不行。她只能伸出一只手揉了揉对方的头发,说没事,养养就好了。


乐正绫喜欢言和。一直都是。她不想知道这份感情从一开始就是这样还是渐渐的由单纯的依赖转变而成,总之她就是喜欢言和。


她有的时候会想言和是怎么看她的呢,她对她那么好,会不会是喜欢她。但乐正绫就算怎么异想天开也清楚的明白血族拥有几乎永恒的生命,他们见识过太多的事物,已经没有什么能让他们轻易动容。自己的存在在血族几百年的生命中不过占据了一个小小角落,大概也算不上什么。言和现在对她的热切不过出于好奇与新鲜感,而已。


更何况——她身为人类,本能的惧怕血族。就算言和是少数几个例外,可她终归还是个血族。这件事听起来轻描淡写,可乐正绫自己真的感觉自己有的时候会在下一刻崩溃。她不敢在没有言和的情况下单独出去,甚至有的时候不敢打开卧室的门。她把窗户封死,门上加了一重又一重的锁,言和看向这些东西的时候眼神中满是不解,乐正绫也放弃了解释。


偶尔她会对着镜子打量着自己的模样,消瘦,肤色苍白,黑眼圈严重。再加上乐正绫那双天生的血红色双瞳,不知情的还以为她是血族。之后她重重叹了口气,放下镜子,翻开了《百年孤独》,然而翻了几页就选择了放弃转而去翻那本《血族杂谈》里的食物篇,想看看里面有什么除了血液以外血族喜欢的,没准哪次能给言和做一做——前提是言和身边那位安维莉娅小姐肯陪着她去厨房。


最后乐正绫还是走了。言和给她的一切她一个都没有带走。她早就不是还相信跨种族爱恋的天真小女孩,在血族的无数个日日夜夜中乐正绫都在对恐惧中度过,有的时候她一回头,便看见某个尾随她上楼的血族迅速消失,只留下一个满是恶意的背影。她发觉自己越来越离不开言和,而理由早已不是纯粹的爱意。


发觉到这件事的一瞬间,乐正绫便下定了决心要离开。她宁愿独自一人面对完全陌生的社会也不愿一点点的看着自己的感情变质成为另一种自己都厌恶的玩意。乐正绫看着言和,觉得自己把自己这一生的谎言和最伤人的话已经全部说尽,言和听完没什么反应,就这么看着她把上面还镶嵌着宝石的发带解下来,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去。


在人类社会已经生活的很好的乐正绫经常会去一家名为「旋木」的咖啡馆,在靠近门口的地方坐下,然后摊开那本她在言和那里没有读完的加西亚.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那里的主人幻晓伊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只是莫名给她一种熟悉的感觉,可能来自于她每次端上来的薄荷茶。


乐正绫还是喜欢言和。她这一辈子也就喜欢过这么一个人,没什么太深刻的回忆,平平淡淡且不动声色。有的时候她看着那些热门的爱情小说,里面的感情轰轰烈烈,让乐正绫不禁反思她这点自以为的情深在他人眼里也不过那么回事。


可她终归还是喜欢言和。喜欢到就算化作幽灵,泯于虚无,还是想与言和一同度过。


不过大概没机会了吧。

<end>


镜花水月33
摸了,感觉言和和穿绿色的小裙子...

摸了,感觉言和和穿绿色的小裙子会很好看,以及21号就期末考了言和和保佑我考好点

摸了,感觉言和和穿绿色的小裙子会很好看,以及21号就期末考了言和和保佑我考好点

鹤舞云端

【言绫】生存(16)

16.
考官简单处理了一下自己脸上的伤口,冲兴奋的几个人招招手,“行啦都冷静一下,跟你们先提个醒,完全觉醒会很痛苦,坚持下来的话就算大功告成了。”
“我来帮您恢复下伤口吧。”清弦走近了些,直接一条丝带轻触他的脸颊,烧伤开始渐渐消退。
“还有治愈功能吗,好实用的异能呢。”考官觉得今天真是收获颇大,把目光投向战音,“对了,你是和他们一起的吧?异能我已经知道了,是一天只能用一次对吧,所以没法测试,你就和他们一起去吧。”
战音勾唇一笑,她早就知道会这样,因为她在比试前/偷/偷/用了能力,知道他们会通过测试。
礼貌的鞠了个躬,战音走快了几步跟着同伴们在管理人员指引下去了开发处的二楼。
“哎,你们等等!我忘了说,完成...

16.
考官简单处理了一下自己脸上的伤口,冲兴奋的几个人招招手,“行啦都冷静一下,跟你们先提个醒,完全觉醒会很痛苦,坚持下来的话就算大功告成了。”
“我来帮您恢复下伤口吧。”清弦走近了些,直接一条丝带轻触他的脸颊,烧伤开始渐渐消退。
“还有治愈功能吗,好实用的异能呢。”考官觉得今天真是收获颇大,把目光投向战音,“对了,你是和他们一起的吧?异能我已经知道了,是一天只能用一次对吧,所以没法测试,你就和他们一起去吧。”
战音勾唇一笑,她早就知道会这样,因为她在比试前/偷/偷/用了能力,知道他们会通过测试。
礼貌的鞠了个躬,战音走快了几步跟着同伴们在管理人员指引下去了开发处的二楼。
“哎,你们等等!我忘了说,完成觉醒后会有身体排斥反应!”考官也就是东隆区的副区长张舸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连忙喊道,却发现人都不见了。
“罢了…反正一会他们就知道了。”张舸笑着摇摇头,想着回去自己的办公室,又发现还有几个胆子大的小家伙站在了门外,马上整理整理自己的着装,然后坐回测试场。
开发处二楼
随着紧闭的玻璃门被打开,一阵痛不欲生的喊叫声直接灌进他们的耳朵里。
“这…这么恐怖的吗?”天依吓得往后躲了躲,“要不咱们下午再来吧……”
“来…来都来了,总…总不能就这么回去吧……”龙牙一把抓住要逃跑的天依,把她拉了回来,自己却跑了。
“你俩都别跑,给我站住。”阿绫一手拉住一个,语气中带着些无奈。
“早/死/晚/死/都得/死/,走吧!”言逸和清弦两人直接把龙牙和天依拽了进去,并随手关上了门。
“哇你们是/魔/鬼/吗!”天依和龙牙觉得自己进错了队伍,像是上了贼船的感觉。
测试的管理人员把他们带到了开发处的觉醒机器旁,行了个礼就退了出去。
“谁先来?”战音回头看了看都不怎么情愿的几个,“要不我先来好了。”
“战音你小心啊。”清弦有点担心,毕竟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在几人担心不安和忐忑的注视下,战音很随意的装好设备开始了。由于在设备运转后是完全封闭的,他们并不能看到里面的情况,只能焦急的等待着。
足足过了一小时的时间,设备才重新打开,战音很轻松的从里面走出,并没有其他人那样痛苦不堪的状况出现。
“战音你没事吧,怎么样?”看着战音出来,所有人围了过去问这问那。
“没事,不过我的能力怎么样只能明天才能知道了,现在没什么异常。”战音把自己的情况如实说出,有些遗憾的表示现在并不能知道什么。
“看来这个反应也是因人而异吧?说不定不用/受/多/大/折/磨就搞定了呢。”摩柯如此做出了结论。
“下一个我来吧,应该没什么问题。”阿绫举手表示自己来当下一个。
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走了进去。
又是漫长的一个小时,就在龙牙想直接砸碎设备的时候,设备门缓缓开启。
阿绫直接在里面没了意识,从紧紧攥着拳头的双手和蜷缩的身体可以看出她肯定是直接/晕/过去了。
“阿绫!”一直在外面来回渡步的几个人马上冲了过去。座椅慢慢倾斜,在她要掉下来的一瞬间,言和接住了她,轻轻放到旁边的床上。
“果然还是危险啊,我来看看阿绫的情况。”清弦马上跑到床边给阿绫检查一番,“没事的,被激发出异能的能量反噬,身体承受不住,直接晕了过去,休息下就好了。我来帮她恢复一下损伤。”

刚要发动能力,却被一只手拦住。

“清弦姐,等一下,现在的话阿绫已经没有自身的体力用来供她恢复了。”言和立刻阻止,“还是不用了吧。”

“哦对,哎呀我给忘了!”清弦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只是给阿绫做些基础的处理。

做完一切已经到了中午,觉醒室里已经没几个人,机器都闲了下来。

“摩柯你们帮忙看着阿绫。”龙牙拜托摩柯三人后,转过身来,“现在机器都没人用了,要不咱们一起开始吧,这样省时间。”

考虑到现在的情况,所有人都点点头,同一时间踏进了设备里。

摩柯和战音时刻注意着设备的动静,不知道过了多久,设备终于在同一时间打开了。本来都快等到睡着的心华一个激灵站起身来,三人赶紧跑了过去。

“看来我好幸运,并没有什么身体不适的情况,只是觉得好饿啊!”天依伸了个懒腰,接着就/捂/着/肚/子喊饿。

“我也没事,不过怎么好累的感觉。”龙牙自言自语说了句,赶紧跑到阿绫的床边看了看她,发现她还在昏/迷中,一脸担忧。

言逸一脸惊恐的睁开眼睛跑了出来,然后发现自己还是在觉醒室,才松了口气,“咳咳,哎呦我的天呐,好可怕的梦!”

“你们都没事吗,太好了。”清弦也没什么事的样子,只是看上去有些疲惫。

“星尘,没事吧?”心华看着颤颤巍巍走出来的星尘赶紧一把扶住。

“没事的,只是没力气了。”星尘扯出一个微笑,给了心华一个放心的眼神。

言逸一出来就守着还没打开的设备门前,看到门打开,把人抱出来,“哎,阿和,你别吓我!”

利落的白发软趴趴的贴在额头上,本来绑在胳膊上的绷带早就/烂/成/碎/片掉了一地。本来快痊愈的伤口又开始渗血,看起来有些吓人。

赶紧小心翼翼把人背到休息室,让清弦过来看看。本来以为应该都顺利的没什么事,看到言和的样子所有人的心都揪了起来。

“伤口我已经重新包扎上,现在她在发烧,赶紧去看看哪里有凉水!”清弦做好伤口处理,连忙招呼着。

一阵手忙脚乱过后,终于处理好了两个伤病号,清弦终于得以坐在板凳上歇了口气。

“自然系都是什么苦命体质啊,真是太惨了。”天依拿出自己带的面包吃着,一边还给两个人都盖了盖被子,然后坐到一边感叹道。

 

“说的也是啊,不过自然系很强的吧。”心华从天依的包里抽出一片面包,咬了一口附和着。

又焦急的等待了大概半个小时,阿绫终于醒了过来。

“唔......你们怎么都在这啊?”阿绫一脸迷糊的揉了揉眼睛,看着所有人都站在/床/边有点懵。

“阿绫,你终于醒了!”龙牙一个健步就到了前面,“真是吓到我了!”

“我怎么了,你们一脸紧张的样子?”阿绫只记得自己进了设备后就突然没了意识,并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

“你直接晕过去了,从设备里出来的时候吓了我们一跳。”清弦赶紧有观察了下阿绫的状态,确定没什么大碍了才重新坐下。

“喏,阿和也一样,都是突然晕过去的。”天依也冲阿绫解释着。

可能是隔了有段时间,言和到现在还是没醒。大家伙根据阿绫的情况判断,估计一会就该醒了,就又等了一会。

因为到了午饭时间,只留了刚醒来还有些虚弱的阿绫一个人在休息室里,剩下的人都吃饭去了。

实在是有些无聊,阿绫索性从/床/上/下/来活动活动身体,顺便把自己乱了的辫子重新编了一下,又整理整理衣服。对着镜子照了一下,满意的点点头,准备回头看看言和醒没醒,可却没看到人,一下慌了,跑到她的床边掀开被子一看,吃惊的倒吸了一口气。

此时的言和,虽然还好好的再床上躺着,却已经变成了五,六岁小孩子的样子,依旧在昏迷中。

重新眨了眨自己的眼睛,生怕自己出现了幻觉,但是看到的开始小孩子模样的言和,原本的衣服直接盖住了整个身子。

“这是怎么了?!”阿绫震惊的喊道,现在只剩她一个她也不知道怎么办,掏出通讯器,给清弦打了个电话,说明了一下情况,然后着急的在房间走来走去。

在大家还没赶回来的时候,阿绫被一声清脆又带着童音的“阿绫”震在了原地,僵硬的回头发现言和一脸疑惑的看着自己。

“怎么了阿绫?”言和显然还没发现此时自己的状态,问着她。

阿绫掏出随身带着的小镜子,缓缓走到言和身边,把镜子举到她跟前。

“这…这是怎么回事?!”言和看着自己小小的身躯颤抖着喊道,“我怎么变成这样了……”

阿绫沉默着没说话,额头上的头发把她的表情遮住了。然后突然一把将言和抱在怀里,“啊,太可爱了!让我抱抱!”

言和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反应,被这突发状况/搞/得摸不着头脑,不过现在还是乖乖让她抱比较好?

“阿绫,我们回来了,怎......”龙牙一把推开门,看到阿绫正在捏酷似言和模样孩子的脸,话到嘴边突然说不出来了。

“阿绫你怀里的不会就是…阿和吧?”清弦看着被捏脸的孩子,用陈述句的语气说了疑问句。

“阿绫,没想到你是……”天依欲言又止。

阿绫这才反应过来,马上放开言和,一脸我不是我没有,只是她太可爱了而已的表情为自己辩解。

一手搭在阿绫肩上,心华一副不用解释了我懂的表情拍了拍她,“不用说了,我懂我懂。”

“啊真的很可爱啊!”星尘也忍不住了,上去对着言和头发就是一顿揉。

在更多人对言和要对进行“蹂/躏”的时候,阿绫马上抱着言和远离了众人,“你们别吓到她了。”

“好好好不动你的阿和,咱们接着吃饭去吧,没啥大事。”战音摆了摆手,准备不在吃无形狗粮了。

言逸给了阿绫一个你们慢慢玩的眼神,然后果断把自己妹妹/给/卖/了,把所有人都推回去吃饭。

阿绫的嘴角抽了抽,对自己越描越黑的行为鄙视了一番,叹了口气。

“噗......”言和轻笑出声,虽然现在自己变小了,但是智商还是维持在原本的样子。

只见阿绫的脸越来越红,回头一脸羞恼的揉了揉言和头发,“啊你还笑!不许笑啦!”


coffeecat咖啡

就自己画的一套小q版,打算当手账贴纸用,设定全是自己的设定。
q版一套下来画得是真的一个字,爽! ​​​
总共是九个,p1p2截开了清晰点

就自己画的一套小q版,打算当手账贴纸用,设定全是自己的设定。
q版一套下来画得是真的一个字,爽! ​​​
总共是九个,p1p2截开了清晰点

半城轻繁_万年失联中

【绫言】学习数学有什么用

  绫言cp预警!!!!!!!

  绫言cp预警!!!!!!!    

  绫言cp预警!!!!!!!

  绫言不逆预警!!!!!!

  绫言不逆预警!!!!!!

  绫言不逆预警!!!!!!

  言受预警!!!!!!!!


   乐正绫很不开心。

   很轻易便察觉到这一点的言和体贴的将早餐目录中的所有包子...

  绫言cp预警!!!!!!!

  绫言cp预警!!!!!!!    

  绫言cp预警!!!!!!!

  绫言不逆预警!!!!!!

  绫言不逆预警!!!!!!

  绫言不逆预警!!!!!!

  言受预警!!!!!!!!


 





   乐正绫很不开心。

   很轻易便察觉到这一点的言和体贴的将早餐目录中的所有包子划去,然后才将菜单递给了一直低着头不知思考着什么的乐正大小姐。

    乐正绫接过菜单,满面的严肃,但目光却并未聚焦在菜单之上,而是……

“阿绫?怎么了,一直心不在焉的?”

   “……”

   “昨天也是,复习的时候没有认真看书吧?明天就要考试了哦。”

   “……”

   “是有什么烦恼吗?我知道阿绫不喜欢数学,但是……”

   “满书的情敌我怎么可能看的下去啊!!!!”

   言和拿着菜单的手一顿,她反反复复看了看那本名曰“高等数学”的书,确定里面并没有什么值得乐正大小姐吃醋的画面,更没有什么值得被当成情敌仇视的内容。

   它就是一本还没来得及成精就开始折磨广大大学生的普通的高等数学教材。

“阿绫……这不过……是本书而已啊……”

 虽然言和早已经适应了自家恋人奇怪的脑回路,但是要说理解……还是……很困难啊……

 “昨天图书馆,你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它”

  那只不过是在复习。

  言和看着乐正大小姐委屈的表情,非常体贴的没有将吐槽的话说出口,然后用实际行动将那本数学书扔到了旁边的窗台上。

  “我看了!那本数学书里满满的全是洛天依!”

   这是什么新型的叙述方式?那只是本普通的数学书!虽然它兼职残害学生弱小的心灵,但它和洛天依绝对没关系吧!!!

   乐正绫看着满眼疑惑的言和,气鼓鼓的将书捞了回来,一把翻开举在言和的面前。

   “你看!全是!”

    言和定了定神,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乐正绫所谓的洛天依只不过是正无穷的符号罢了。虽然很有代表意义,但是……

   “意见驳回,这不能成为你不复习数学并且晚上胡闹的理由。”

   看着乐正绫瞬间瘪下去的脸,言和眨了眨眼睛,又清了清嗓子,红着半边脸轻声说道。

   “不过……也不是不可以陪你胡闹……”

   “言和和!!”

    “不过前提是考试要及格!明天的数学测试不可以挂科哦。”

   看着言和红透的侧脸,乐正绫看了看手中的高等数学书,心情尚佳的将它还算温柔的扔到了桌子上。

   虽然上面全是情敌的影子,但是还是不错的吗。

  


bber_艾达
知道已经凉了 新年第一稿 寒假...

知道已经凉了

新年第一稿

寒假快乐(⁎⁍̴̛ᴗ⁍̴̛⁎)


最近老是摸鱼摸她啊

知道已经凉了

新年第一稿

寒假快乐(⁎⁍̴̛ᴗ⁍̴̛⁎)


最近老是摸鱼摸她啊

挽歌
【言洛&times;南北组双结...

【言洛×南北组双结局】Lithromantic.
Chapter 3
阿绫结局的第二人格!
无差了请勿打扰

【言洛×南北组双结局】Lithromantic.
Chapter 3
阿绫结局的第二人格!
无差了请勿打扰

鹤舞云端

【言绫】生存(15)

15.

看着前面排成长龙的队伍,又是一阵头疼,这次他们可没有抄近路的地方可以去啦……

“你们看,那里有个显示屏。”摩柯看到队伍旁边有个不大不小的显示屏,刚好可以看清正在测试中的年轻人。

“完了这次我们还是放弃吧,竟然是副区长做测试官!”痛苦的喊声从队伍的前方传来。

接着就看到大部分的人一副不甘心的样子渐渐退出了队伍。

“我去这什么情况啊?”本来拥挤的人群瞬间没了踪影,龙牙一脸不敢相信,“什么测试官这么恐怖?”

“那咱们还去试试吗?”照这样下去马上就要到他们了,言和这么确定了一下。

“你们去试试呗,我去收集下有用的情报。”摩柯的研究热情又燃烧起来,虽然自己没有异能能力,但是觉得能让...

15.

看着前面排成长龙的队伍,又是一阵头疼,这次他们可没有抄近路的地方可以去啦……

“你们看,那里有个显示屏。”摩柯看到队伍旁边有个不大不小的显示屏,刚好可以看清正在测试中的年轻人。

“完了这次我们还是放弃吧,竟然是副区长做测试官!”痛苦的喊声从队伍的前方传来。

接着就看到大部分的人一副不甘心的样子渐渐退出了队伍。

“我去这什么情况啊?”本来拥挤的人群瞬间没了踪影,龙牙一脸不敢相信,“什么测试官这么恐怖?”

“那咱们还去试试吗?”照这样下去马上就要到他们了,言和这么确定了一下。

“你们去试试呗,我去收集下有用的情报。”摩柯的研究热情又燃烧起来,虽然自己没有异能能力,但是觉得能让他去研究新奇的东西就是对他最大的奖励了。

“我也去我也去!”心华觉得自己肯定也是没什么事干马上跟上去。

因为没多少人在等着测试了,他们也得以到前面看见整个测试的详细过程。果然,淘汰率真的太高了,所有人差不多都吓跑真的不是夸张。而且跟跑的多快真的没关系,就算第一个测试没被测试官认可一样是没用的。

“怪不得都跑了,这么可怕的淘汰率简直是魔鬼啊。”星尘觉得自己被震撼到了。

“嘘——!小声点,别被他们听到了。”天依一副有些紧张的样子。

“一会咱们是一起上还是一个一个来啊?”清弦看着有组队一起测试的有些疑问。

“咱们这么多人一起去不好吧?”阿绫数了数人数。

战音拿出一张纸和笔画出大致的几种分组,然后开始讨论哪种比较适合现在的情况。

同时摩柯和心华也气喘吁吁的跑过来,歇了口气,把收集到的情报分享出来。

测试人员管理者突然喊了一句:“下一个开始测试。”

听到这么一声,讨论的热火朝天的几个回头看了眼一脸嫌弃的样子,刚要说别打扰他们,突然反应过来现在的情形,一脸尴尬的站成一排。

“你们几个是准备一起测试吗?”测试官笑着询问。

“可以一起吗?!”天依觉得刚才的讨论是白费了。

“可以的。”旁边的管理者马上公式化的回答。

相互交换了下眼神,他们最后还是决定一起上。

“我就不一起了,我这能力根本没法测,一天只能用一次,还怎么玩。”战音一脸无奈。

“终于有些有趣的事情要来了吗,说实话我在这坐了一上午都已经发霉了。”测试官也就是东隆区的副区长一边站起来活动身体,一边说着,“这样吧,你们一起上,能让我脱离竞技台就算通过。”

……已经站到竞技台上的七人一阵沉默,这和让他们去跳楼有什么区别吗?

不过站都站上来了,总不能退缩吧,朝测试官行了个礼,开始进入了比试状态。

“就让你们先攻击吧,来。”招了招手,测试官一副很自信的样子。

“嘭!”一声拳与拳对撞的声音响起,言逸凭着“极速”一拳打到测试官的拳上。

“哦吼,很快嘛,是速度类的异能吗?”一边躲避着他的攻击,测试官还很轻松的问着。左手臂挡住挥过来的拳头的同时,人已经几个侧步移动到言逸身后,一个手刀把人打趴在地。

一见如此突袭不行,言逸也站起身来拉开了距离,寻找下次机会。

“龙牙,注意他的攻击,及时展开护盾。”言和从刚才的交手发现测试官的反应速度很快,能在短短时间内对袭向自己的攻击做出回击。

龙牙点点头,试着调整自己的护盾大小,适应成一人大小。

“天依,你来试试力量增幅和反应速度强化一起用,能不能躲过他的攻击的同时打到他。”言和靠近天依一些小声说。

天依听到言和这么说,本来紧张的心情变的有些兴奋,“我来试试!”

天依发动能力给自己的身体附加了两种增幅,因为没学什么格斗技巧,就那么直愣愣的冲了过去。

“身体强化类异能吗,真是少见呢。”测试官两眼放光,像是发现了什么宝藏似的很高兴的喊着,轻易躲过天依的攻击,似乎因为看到是个女孩子过来直接后撤了几步没有还击。

攻击并没有奏效,天依有些泄气,但还是退了回来,她知道自己的异能不能维持很久。

“怎么办,我上?”阿绫朝言和看了一眼,因为发现主意都是她出的所以问了句。

“阿绫你和清弦姐一起上,试试能不能在/逼/退/他的同时,让清弦姐控制住他。”言和思考了现在的阵容分配着。

“那试试。”清弦觉得这个办法可行,朝阿绫点点头。

阿绫在距离测试官半米的距离时,右手一挥,火焰瞬间覆盖了她身前的一大片区域。

“哎呀,好危险啊!”测试官很轻松的躲过了火焰的灼烧,在区域外的角落站定,拍了拍手,“是自然系的异能,还是最强的火焰,简直太完美了。”

清弦发现他的注意力没在自己身上,手中悄然出现一段丝带,成功缠住了他的手臂上。

测试官觉得自己的身体似乎变的很沉重,心里一惊,手变成了钢刃,斩断了丝带,连忙后撤,“是控制系的异能吗,真是厉害啊。”

攻击终于奏效了的几人松了口气,虽然知道考官肯定再放水,不,泄洪,但他们还是有一丝丝的成就感的。

“一起上吧,越拖对我们越没好处。”言和对身旁的同伴提议道。

龙牙展开了一个平面盾,把所有人都顾及在盾的范围内,冲言和点了点头,表示可以上了。

“哥你去牵制住他,我们见机行事。”言和看着准备好的言逸说着。

“嗖!”所有人只觉得眼前一花,言逸已经和考官打起来了。

考官突然认真起来,抓住言逸扫过去的左腿,直接一摔,然后一手把他扔下了竞技台。

“言逸哥!”摩柯和心华一直在看着测试,马上扶起倒在外面的言逸。

星尘用早就召唤出来的四方体用激光封住了考官的去路。

“竟然是能源系的异能,今天真是开了眼界了。”考官高兴的笑了出来,不管不顾从自己身侧/擦/过的能量攻击。直接朝在正前方的言和冲去。

“指挥官应该不止会指挥而已吧?”考官一拳轰向言和,及时被龙牙的护盾挡住。

言和没接话,只是后退了一步,直接打了个响指。

从下而上,考官的一直披在身上的外套直接被吹飞,头发也被吹的竖了起来,双脚都有些站不稳,赶紧顶着风连连后退。

“也是自然系的啊,是风吗,真是符合你的气质呢。”考官没有管被吹乱的发型,脸上依旧带着笑容。

“阿和,没事吧?”阿绫往后退着,有些担心的问。因为和考官拉开了距离,几人赶紧聚到了一起。

 

“没事的阿绫,现在我有个办法,大家听我说。”言和一直在脑中思考的几种办法直接整合在了一起,组织语言把自己的计划简要的说明。

“现在也没别的办法了,就这么办吧!”几人都纷纷点头同意。

护盾笼罩在每个人身上,所有人都冲了过去,除了可以远程攻击的星尘。

“哦,开始总攻击了么,真是急性子呢。”考官轻笑了一声,也是认真了起来。

天依用加成了百分之百力量的拳头打了过去,考官一惊,连忙侧身,但还是被蹭到了一点,脚步乱了一下,在还没站稳的同时,灼热的火焰就铺面而来。

因为阿绫站的位置有些远,火焰并没有触及到考官就停了下来。言和显然注意到了,在旁边用风助火势,直接让火焰烧到了考官所在的位置。

清弦趁此机会把丝带缠到了考官没站稳的那条小腿上,轻轻一拉,考官很悲催的倒在地上。

看着对准自己的四方体和离自己脸只有一寸的拳头,考官举起自己的双手,很无奈的投降了。

“阿和,送考官退场啦哈哈。”天依笑了笑,撤回自己的拳头。站到了一旁,还朝考官摆了摆手做告别。

一阵风突然吹起,把考官直接推出了竞技台。

“好好,我的小祖宗们,是你们赢了。”摸着自己脸上的烧伤,考官有些后悔自己的决定,他的脸都被毁容了。

“谢谢考官指点。”几人倒是非常礼貌的鞠了个躬。

“哎呦你们可别抬举我,谈不上指点。”考官撤出一个苦笑,“好了,作为今天测试中唯一过关的七人,去领取你们的奖励吧!”

直到考官把这句话说出来,几个人才彻底放松的舒了口气,相互拍掌庆祝起来。


Minort
我!自!闭!了! 伪素描的画法...

我!自!闭!了!

伪素描的画法虽然上色不逼死人但还要赛璐璐线稿,嘤了

其实还要画把雨伞

我!自!闭!了!

伪素描的画法虽然上色不逼死人但还要赛璐璐线稿,嘤了

其实还要画把雨伞

我不治中二啦

罂粟的诅咒,爱与恶之花,与死亡相伴的恋情。 ​​​

罂粟的诅咒,爱与恶之花,与死亡相伴的恋情。 ​​​

陌风_太宰殉情对象

【言绫】难得情深

*喜闻乐见的俗套血族梗。不知所云系列。言绫都有对有错,虽然看上起言和更委屈不过阿绫也差不多了。


*阿绫视角就看陌阡写不写了。反正不是我负责。


乐正绫终于还是离开了言和,姿态优雅,态度决绝。她解开上面嵌着宝石的发带,如瀑般的棕发猛的散落下来,动作如同解开了束缚她多年的绳索那般,然后人类少女头也不回的离去。


当时言和就站在乐正绫的身后默不作声的看着。白发的血族知道这次小姑娘的离去不同于往日,即使乐正绫没有明说言和也知道她再也不会回来了。就算那个女孩子是她从小养到大,从未有过一丝亏待也一样。


她事事顺着乐正绫的想法,就算意见不同也只是压在心底,就算血族没有过节的习惯但当人类的...

*喜闻乐见的俗套血族梗。不知所云系列。言绫都有对有错,虽然看上起言和更委屈不过阿绫也差不多了。


*阿绫视角就看陌阡写不写了。反正不是我负责。


乐正绫终于还是离开了言和,姿态优雅,态度决绝。她解开上面嵌着宝石的发带,如瀑般的棕发猛的散落下来,动作如同解开了束缚她多年的绳索那般,然后人类少女头也不回的离去。


当时言和就站在乐正绫的身后默不作声的看着。白发的血族知道这次小姑娘的离去不同于往日,即使乐正绫没有明说言和也知道她再也不会回来了。就算那个女孩子是她从小养到大,从未有过一丝亏待也一样。


她事事顺着乐正绫的想法,就算意见不同也只是压在心底,就算血族没有过节的习惯但当人类的节日来临时她还是会送给乐正绫礼物,她想要什么就送什么,言和顶多假装没看见自己钱包的厚度逐渐变薄。乐正绫不喜欢看见她当着她的面撕开人类的喉咙,所以从来呈到她面前的都是已经处理过看着与红酒无异的血液……反正嘛——每当看见乐正绫脸上的笑,多付出一点也没什么。


可乐正绫依然走了,连句抱歉——不,不要说抱歉了,就连一句感谢或者再见也没有。


她说言和的确没有哪里对不起我的地方,但是,我不应与血族这般污秽之物为伍。


乐正绫说错了吗?血族确凿是被诅咒的,他们只在夜间游荡,以俊美的外表欺骗着单纯的人类,然后将他们毫不留情的杀死。


她身为人类,确实不应该与血族为伍。言和曾恶劣的揣测乐正绫离了她的保护定然会在人类社会中寸步难行。到时候她不一样得回来?


毕竟一个从小在血族的地盘上长大的姑娘突然回归另一个种族,谁会接纳呢?但事实狠狠地给了言和一巴掌,乐正绫的才华与外表一样出彩,她用实力证明单凭她乐正绫自己也能活的很好。


言和有时候会趁着午夜悄悄溜到少女的住所,看着她的睡颜沉默不语。她不得不承认乐正绫现在睡得很安稳,不像在血族时的那样,每天几乎都在噩梦中惊醒,就没怎么睡过一个踏实的觉。


她更多的时候是在外面不是很晒的时候伪装成一个文艺的人类少女,手执一柄长伞来到乐正绫常来的那家名为「旋木」的咖啡馆。那里的主人幻晓伊是个有趣的女孩,都不算真正人类的两个少女经常相视一笑,算是勉强有点交情。言和坐在灯光昏暗的角落用纤细的手指拨弄着她的黑色长发,木质的圆桌上摊着加西亚.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以及一杯薄荷茶。她看着不远处的乐正绫同样翻看着一本看不见封面的书,只觉得自己养大的小姑娘又漂亮了几分。


你知道么言和,你看那姑娘的眼神就好像爱上了人家一样。有一次幻晓伊刚榨完一杯橙汁,粉色长发的少女倚着柜台,笑嘻嘻的瞥了一眼乐正绫,对言和说道。


言和看着天花板上悬挂着的日式风铃,认认真真的打量着上面悬挂着的写着平安二字的纸条。她慢慢吞吞的回答说什么叫好像,我一直很爱她,不过她不喜欢我就对了。


幻晓伊有点意外的一挑眉,刚想开口说点什么,却看见了言和变成黑色的瞳中又隐隐漫上了点阴沉的血色,少女为了自家的咖啡馆考虑,赶紧在不知道又想到了什么的血族面前打了个响指让她清醒点。言和反应过来后叹了口气,揉了揉脸说对不住,刚才有点失控。


后来言和便不怎么来这家咖啡馆了。难得才能遇见一个和自己一样享有永恒生命的家伙却又不见了的幻晓伊十分遗憾,只能在闲来无事的时候拖着下巴看着坐在门口处的乐正绫,好奇这个女孩到底有什么能力让言和念念不忘。


言和没了乐正绫又不是活不下去,该活的还得活,而且还得活的很好——一是因为手底下总有那么点人不老实,另一个理由就有点幼稚好笑了,她不想让乐正绫觉得她能影响她很多,这样对比下来也不显得很糟糕。


不得不说言和到底是言和,下了决心的事一定能做到。如果说开始几天她还有点萎靡不振的样子那么到了后来已经完全恢复成了乐正绫还没来时的样子。她不再刻意去记住人类那些个乱七八糟的节日,每天过着白天睡觉晚上游荡的无趣日子,有时候饿了或者心血来潮就跑到人类那里勾搭几个可爱的女孩子,吸一口血之后就溜。总体而言,还不错。


只是她偶尔还是会在白天的时候支着把伞缩在伞面下面,抬起头眯着眼看着头顶耀眼的阳光,假装乐正绫还在自己身边,直到快到中午的时候她的仆人安维莉娅找到她对她说小姐,您该回去了,言和才缓缓的起身,回到自己的卧室蒙上头准备睡觉。


到底她难得的情深还算不上真正的情深。有时候言和徘徊在各种姑娘们之间笑的邪气时会突然这么想,毕竟她本以为没了乐正绫自己会痛不欲生实际上却是自己活的又浪又开心,谁还会想起那个多年前养过的小姑娘?言和看着她身边那个长相和乐正绫有五六分相似的少女,在搂住她的肩膀的前一刻,这么想道。


<end>


染谷_风

乐正绫一直认为言和是个扫把星,所有的事情遇到她都会往最坏的那个方向倾斜到底,有的时候还会牵连上自己,简直麻烦倒霉的要命。可每当她看向言和的脸时,又只能叹一口气。言和探过头来问乐正绫为何叹气,乐正绫只是弹了她一下,若有所思的说我在想我因为你受到牵连的那一堆事看起来我真是过于倒霉,可仔细想想,如果我没遇见你那才是真正的糟糕。言和一愣,随后拉起她的手,大言不惭的回答什么嘛,明明是因为我遇到了小绫耗光了我所有的好运而已。


乐正绫一直认为言和是个扫把星,所有的事情遇到她都会往最坏的那个方向倾斜到底,有的时候还会牵连上自己,简直麻烦倒霉的要命。可每当她看向言和的脸时,又只能叹一口气。言和探过头来问乐正绫为何叹气,乐正绫只是弹了她一下,若有所思的说我在想我因为你受到牵连的那一堆事看起来我真是过于倒霉,可仔细想想,如果我没遇见你那才是真正的糟糕。言和一愣,随后拉起她的手,大言不惭的回答什么嘛,明明是因为我遇到了小绫耗光了我所有的好运而已。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