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言和

23.1万浏览    6585参与
言柒nana
给我最最最最最爱的妹妹的生贺!...

给我最最最最最爱的妹妹的生贺!!!

她喜欢言和,我喜欢她!!!

(我告诉全世界我是妹控(嘘

给我最最最最最爱的妹妹的生贺!!!

她喜欢言和,我喜欢她!!!

(我告诉全世界我是妹控(嘘

Catick

摸了言和小天使_(´ཀ`」 ∠)_

摸了言和小天使_(´ཀ`」 ∠)_

迟长夜·维和部队

【言绫】Pocky day

pocky game[3/3],咕了两天嘤嘤嘤,我也不想嘛!我满课啊!

言绫真的太棒了,各种背景都能写,各种黑化完全不用担心OOC,流下了菜鸡写手的泪水

————————————————————

       言和吃晚饭的时候才发现哪里不对劲,虽然某人一贯习惯提前起床“趁着天没黑呼吸新鲜空气”,但都会回来和她一起吃晚饭的。
       今天配送的血难得的很新鲜,这让她感觉很愉悦,也更加想乐正绫,她再不回来味道可就没这么好了。
  ...

pocky game[3/3],咕了两天嘤嘤嘤,我也不想嘛!我满课啊!

言绫真的太棒了,各种背景都能写,各种黑化完全不用担心OOC,流下了菜鸡写手的泪水

————————————————————

       言和吃晚饭的时候才发现哪里不对劲,虽然某人一贯习惯提前起床“趁着天没黑呼吸新鲜空气”,但都会回来和她一起吃晚饭的。
       今天配送的血难得的很新鲜,这让她感觉很愉悦,也更加想乐正绫,她再不回来味道可就没这么好了。
       外面天已经黑透,流光溢彩的霓虹灯一盏盏亮起来,透过落地窗洒在地砖上,折射得五光十色。言和喝完血袋里的血,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唇,在寂静无声的空气里看着窗外,轻轻叹了口气。
       都快忘记没有遇到她的时候是怎么过的了,怎么一个人孤孤单单地游荡了千百年。最近看到一句话让她印象挺深的——我本可以习惯黑暗,如果我不曾见过光。
       她的那道光啊……
       言和舔了舔尖牙,觉得身体里的欲望一点点沸腾了起来。想把那道光永远留住……
       站起身来披上大衣,言和拨通电话,低头笑:“阿绫,你在哪?”“诶!我在集市哦,今天双十一,好多地方搞特价,那家花店也打折了好多,你不是最喜欢那家玫瑰花的花瓣了吗!我刚刚去下了单,明天送过来,够你榨汁喝上好几天的。”那头的声音依然是元气满满,要说这是一个老不死的吸血鬼,恐怕大部分人都会感到幻灭吧。言和想着,无声地笑起来:“我去接你,今天的血很新鲜,我放锅里温着了。”
       听着那头的欢呼声,言和锁好门,拢了拢大衣。

       在熟悉的街口接到了穿着情侣款大衣的女孩,栗色的蝎尾辫摇晃着,火红色的眼睛闪闪发亮,带着一身的冷气往自己怀里钻:“好冷好冷好冷啊!”明明是不怕冷的体质……言和展开自己的大衣环抱住她,摸着她柔软的头发默默感叹,当然,她也不会那么不识风情地把她推开就是了。
       “呐呐,我听那些孩子说,今天也是pocky day,”乐正绫抬起头,从大衣口袋里摸出一盒pocky,抽出一根叼在嘴里,带点恶作剧得逞的狡黠,随着说话的动作巧克力棒一上一下地跳动着,“pocky game,不能拒绝哦!”言和被她闹得没脾气:“我们又尝不到巧克力棒的味道……不过……”她低下头,倒没打算进行回合制,两三口把巧克力棒咬碎,因为糟糕的口感微微皱了皱眉,然后吻上恋人嫣红的唇,从喉咙里发出闷笑,“偶尔还是可以玩玩的。”
       乐正绫对这个发展毫不意外,不如说正好避免了她要摄入无味食物的烦恼,舌头顺势将口中剩下的一截推了过去。
       言和一怔,笑得有些无奈,只好又抬起头把这截嚼碎咽下去,眼里微微闪烁着红光,低下头揽住她的腰肢:“那么,我可不可以要一点补偿呢?亲爱的乐正小姐。”
       乐正绫哼哼唧唧地掐了掐她的腰,挽住脖子抬头蜻蜓点水地擦过她的唇,然后连忙挣脱往家里走,背着手边走边笑:“乐正小姐现在很饿,饿到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太狡猾了。言和苦笑着拢好大衣,跟了上去。
       没关系,夜还长呢,我的乐正小姐。


FIN.

写到一半才想起来吸血鬼对普通食物没感觉啊??

所以pocky game对吸血鬼来说纯属调情23333

墨涛

HP AU的龙摩场合∠( ᐛ 」∠)_言和助攻+言柯组友情向注意👌🏻


瑞文克劳的小朋友在第一次参加魁地奇时对一位斯莱特林学长一见钟情

后面的剧情不用解释了都可以看懂了୧(﹒︠ᴗ﹒︡)୨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不要乱吃别人的零食!

HP AU的龙摩场合∠( ᐛ 」∠)_言和助攻+言柯组友情向注意👌🏻


瑞文克劳的小朋友在第一次参加魁地奇时对一位斯莱特林学长一见钟情

后面的剧情不用解释了都可以看懂了୧(﹒︠ᴗ﹒︡)୨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不要乱吃别人的零食!

R!yuette

这张图最早起稿是一年半前,拖了很久拖到退圈后也还是很想画这个画面。本来是准备昨天光棍节上传的,结果突然有事就没画完又拖到了今天……
噢对,背景可以脑补一个武林外传里的同福客栈……
Ps1:有动作模型参考【因为拖太久参考图已经找不到了,而且提供动作模型的论坛貌似也倒闭了……
Ps2:P2P3是画的时候脑子里出现的,也许能算是他们背后的故事?
Ps3:老是有人吐槽我的上色,本来还准备摸一个黑白特供版……但实在没耐心画下去了

这张图最早起稿是一年半前,拖了很久拖到退圈后也还是很想画这个画面。本来是准备昨天光棍节上传的,结果突然有事就没画完又拖到了今天……
噢对,背景可以脑补一个武林外传里的同福客栈……
Ps1:有动作模型参考【因为拖太久参考图已经找不到了,而且提供动作模型的论坛貌似也倒闭了……
Ps2:P2P3是画的时候脑子里出现的,也许能算是他们背后的故事?
Ps3:老是有人吐槽我的上色,本来还准备摸一个黑白特供版……但实在没耐心画下去了

小笛子啊笛子啊笛子

【双言】突如其来的片段emm

果然我只有被作业虐一虐才能写东西emmm

双言的cp好,冷,啊!

粮不够吃于是自产系列


言和趴在桌子上,很享受地把眼睛眯成两条缝隙,偷偷地看着坐在对面的那个少年。

“阿——黑!”

被叫做阿黑的少年不满地抿着嘴,蓝眸子里闪着无可奈何的神情。他把泡好的花茶推到言和那一边,语气温柔又有点埋怨。

“我说阿和,你能不能认真叫我一次?老这么阿黑小黑地叫,别人还以为你在遛狗……”

听到抱怨的言和把眼睛笑成盈盈的月牙。她拉过黑言的手——十指修长,骨节分明。两只手扣在一起,她柔软的白发在阳光里欢快地抖动——

“就这一次!——现在哪有别人啊!”

果然我只有被作业虐一虐才能写东西emmm

双言的cp好,冷,啊!

粮不够吃于是自产系列


言和趴在桌子上,很享受地把眼睛眯成两条缝隙,偷偷地看着坐在对面的那个少年。

“阿——黑!”

被叫做阿黑的少年不满地抿着嘴,蓝眸子里闪着无可奈何的神情。他把泡好的花茶推到言和那一边,语气温柔又有点埋怨。

“我说阿和,你能不能认真叫我一次?老这么阿黑小黑地叫,别人还以为你在遛狗……”

听到抱怨的言和把眼睛笑成盈盈的月牙。她拉过黑言的手——十指修长,骨节分明。两只手扣在一起,她柔软的白发在阳光里欢快地抖动——

“就这一次!——现在哪有别人啊!”


修存存存存存
我是谁 我在哪 这真的是我的l...

我是谁 我在哪 这真的是我的lof吗(日常诈尸)

我是谁 我在哪 这真的是我的lof吗(日常诈尸)

恬坑坑

震惊!乐正集团总裁成为女装爱豆为哪般?1

沙雕欢乐向自嗨文

龙(yan)言(long)带点南北

写着玩的文,有私设

ooc属于我

————————————

  “哥!你知道吗?我最近粉上了一个爱豆!长得可像你了!”乐正绫风风火火冲进客厅,激动的向乐正龙牙喊道。沙发上的龙牙被她吓了一跳,“唰”一下将手中的报纸撕成了两半,惊恐的望向乐正绫手中的海报。

  乐正绫急匆匆坐在了龙牙身旁,抽走了他手中已经阵亡报纸胡乱扔在一旁,献宝似的将海报摊在茶几上,眼睛闪闪发光的望向龙牙:“哥!你快看!是不是特别像你!”

  乐正龙牙缓了缓自己差点被吓出病的小心脏,叹了一口气:“早都和你说了,做为乐正家的大小姐,要娴雅。你看看你这个样子……”说着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眼睛瞄了...

沙雕欢乐向自嗨文

龙(yan)言(long)带点南北

写着玩的文,有私设

ooc属于我

————————————

  “哥!你知道吗?我最近粉上了一个爱豆!长得可像你了!”乐正绫风风火火冲进客厅,激动的向乐正龙牙喊道。沙发上的龙牙被她吓了一跳,“唰”一下将手中的报纸撕成了两半,惊恐的望向乐正绫手中的海报。

  乐正绫急匆匆坐在了龙牙身旁,抽走了他手中已经阵亡报纸胡乱扔在一旁,献宝似的将海报摊在茶几上,眼睛闪闪发光的望向龙牙:“哥!你快看!是不是特别像你!”

  乐正龙牙缓了缓自己差点被吓出病的小心脏,叹了一口气:“早都和你说了,做为乐正家的大小姐,要娴雅。你看看你这个样子……”说着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眼睛瞄了一眼画中人,下一秒差点把嘴里的茶水全喷出来,这上面的人分明就是——

  乐正绫似乎没有察觉到龙牙的异常,还在兴致勃勃的介绍着画中的组合:“这是最近新火起来的一个组合叫和乐,以大长腿著称!那个矮一点的男孩子叫唐开,高一点的女孩子叫乐牙!我和天依都特别喜欢他们!”她随手夺过已经原地石化的龙牙手中的茶杯,毫不客气的给自己灌了一口茶,眼神亮闪闪的,继续滔滔不绝的诉说着:“你一定猜不到!乐牙居然有一米八哦!比唐开还高!这个反差萌简直可爱死了!你看,这个乐牙是不是特别像你!要不是她是个女孩子,我简直都怀疑是哥你本人了……”

  乐正龙牙已经听不清乐正绫在说些什么了,整个人晕乎乎的,看着她一张一合的嘴巴,龙牙面如死灰——完了,我妹妹粉上了我女装当爱豆时的人设怎么办?挺急的,在线等。

  事情都要从三个月以前说起——

  最近乐正龙牙很烦躁,非常的烦躁。

  自从自家妹妹谈起了恋爱,消费能力直线上升,整个乐正集团旗下的餐饮几乎被他们俩吃了个遍,底下的员工叫苦不迭,碍于总裁妹妹和妹媳的身份又不敢明说,只得眼泪汪汪的跑过来找龙牙诉苦,龙牙大手一挥,说以后的钱以自己个人的名义补上。员工是欢天喜地的走了,徒留龙牙一个人愁掉了一地头发,最近公司生意不景气,一时之间上哪去找这么多钱?

  龙牙一个人漫无目的游荡在公园中,想要放松一下自己的心情,最后却还是垂头丧气的找了公园里的一张木椅瘫坐下,闭目养神。

  如果这时候天上突然掉下来一个天使来实现我的愿望就好了。

  龙牙这么想着,于是他就睁开眼睛见到了天使。

  一位白发少女站在了他的面前,笑眯眯的望向他,龙牙呆呆看着面前的少女,恍惚之中甚至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我叫言和,我觉得你很有天赋。”

  这就是言和见到乐正龙牙说的第一句话。

  “和我一起出道成为爱豆吧。”

  龙牙惊恐的从椅子上弹了起来,太过激动声音甚至都有些微微走调:“爱豆?你让我堂堂乐正集团总裁去当爱豆?”

  言和也不恼,心平气和的将龙牙按回了椅子上,两沓人民币就扔在了他身上。

  “这是定金,你干不干?”

  “我可是乐正集团的总裁,怎么可能为了这点……”龙牙皱了皱眉头。

  又是两沓人民币扔在了龙牙旁边。

  “就算这样,当爱豆什么的……”龙牙咽了一口口水。

  言和微微一笑,掏出了一张黑卡

  “也不是不可以。”龙牙露出了笑容,成功与言和达成了共识。

  于是就这么上了贼船,再也下不去了。

——————————

未完,本文设定言和富可敌国。

言和:抱歉,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jpg


贝子

万圣节看到的mmd
除了帅我没啥好说的了

万圣节看到的mmd
除了帅我没啥好说的了

北航飞梦ACG联萌

「Blessing」飞梦ACG联盟20周年 VOCALOID12人中日语合唱

bilibili: http://t.cn/EAYvaVm

通贩: http://t.cn/EAYvgUT

「Blessing」飞梦ACG联盟20周年 VOCALOID12人中日语合唱

bilibili: http://t.cn/EAYvaVm

通贩: http://t.cn/EAYvgUT

北航飞梦ACG联萌

「觅知辞」 2018洛天依言和庆生会原创曲

bilibili:http://t.cn/EAjFq0D

通贩:http://t.cn/EAjFFPG

「觅知辞」 2018洛天依言和庆生会原创曲

bilibili:http://t.cn/EAjFq0D

通贩:http://t.cn/EAjFFPG

不进班级前九不改名

心悦(龙言短篇)

初次见那位姑娘,是乐正龙牙在一次集会上,那位姑娘身穿一袭白衣,打着油纸伞,在他面前蹲下来,向他伸出手,“起来吧。”姑娘的声音很好听,一下子让乐正龙牙愣了神,等到自己回过神来,看见了姑娘疑惑的眼神,不禁羞红了脸。把手放在姑娘手上,碰到姑娘的手的一瞬间,乐正龙牙只感觉到自己心跳在极速跳动。“咦,你这人,怎么一直抓着我们家小姐的手不放呢?”姑娘旁边的丫鬟说道。这时,乐正龙牙才回过神来,“谢谢姑娘,敢问姑娘是哪家小姐。”“言家。”姑娘笑道,“若公子没什么事,我们就先走了。”“好。”乐正龙牙点点头,就见姑娘和她的丫鬟向远处走起。看着姑娘的背影,良久,乐正龙牙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好像,那里住进来一个人。...

初次见那位姑娘,是乐正龙牙在一次集会上,那位姑娘身穿一袭白衣,打着油纸伞,在他面前蹲下来,向他伸出手,“起来吧。”姑娘的声音很好听,一下子让乐正龙牙愣了神,等到自己回过神来,看见了姑娘疑惑的眼神,不禁羞红了脸。把手放在姑娘手上,碰到姑娘的手的一瞬间,乐正龙牙只感觉到自己心跳在极速跳动。“咦,你这人,怎么一直抓着我们家小姐的手不放呢?”姑娘旁边的丫鬟说道。这时,乐正龙牙才回过神来,“谢谢姑娘,敢问姑娘是哪家小姐。”“言家。”姑娘笑道,“若公子没什么事,我们就先走了。”“好。”乐正龙牙点点头,就见姑娘和她的丫鬟向远处走起。看着姑娘的背影,良久,乐正龙牙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好像,那里住进来一个人。






再一次看见姑娘是在自己兄长大寿时,乐正龙牙带着自己的妹妹来到了兄长家。乐正龙牙等到向兄长贺喜后,便走向了兄长家的花园。这花园很大,里面很有多奇珍异草。乐正龙牙坐在亭子里面,“小姐,这乐正家大公子的花园可是举世闻名的,今天我们有机会能进来看看,这可是莫大的福气呢。”一个丫鬟的身影传了过来,“也是,这乐正家大公子的花园里面的奇珍异草甚多。”紧接着,便是那位姑娘的声音。“小姐,前面有个亭子,我们要不要在那里歇息一会。”丫鬟指着乐正龙牙所在的亭子,“也好,走了这么久,也有些累了。”姑娘说道。听到她们说要来自己这里,乐正龙牙有些激动,连耳朵都染上了淡淡的红色。看着姑娘和她的丫鬟越走越近,乐正龙牙感觉自己的心越跳越快。“姑娘,”等到姑娘走到亭子附近时,乐正龙牙禁不住喊了她一声,“敢问姑娘姓名。”姑娘一愣,笑着看了看乐正龙牙,那一刻,乐正龙牙感觉花园里面的花都被比下去了,自己的眼前就只剩下面前这位姑娘。“言家小姐,言和。”言和轻声说道。“言和,言和。”乐正龙牙喃喃自语道,“好名字。在下是乐正龙牙,乐正家的二公子。”言和只是笑笑不说话,“小姐,我们进去吧。”丫鬟对着言和说道,言和点点头。

言和坐到亭子里面,“乐正公子,不进来坐吗?”乐正龙牙回过头,看见言和对着自己笑,心脏跳动的更加厉害了,“不,不了,我,我,我去帮助兄长了。言和姑娘再见。”说完,乐正龙牙便匆忙离开了。背后,是笑意逐渐加深的言和。






第三次看见言和是在当今皇帝举办的宴会上。“乐正家的二公子也不小了吧,何时娶妻啊?”乐正龙牙正在喝酒,就听到一个大臣这样问道,“也是,你大哥,你和我乃是同一辈人,如今,你看看我和你大哥,你也该娶妻了。”皇上的注意力马上转到乐正龙牙身上来了,“在下已有心上人,时日一到,定会迎娶她。”乐正龙牙答道,“这样啊。”皇上看上去有点失望,乐正龙牙点点头。

等到宴会散去,“乐正公子,皇上约您去御花园。”乐正龙牙刚放下酒杯,就听见一个太监对自己轻声说道,乐正龙牙点点头。

“皇上。”乐正龙牙走到御花园,看见皇上的背影,行礼道,“罢了。”皇上走到他面前,“起来吧,陪朕走走。”“好。”乐正龙牙点点头。

“你也不小了,你大哥也给我说了你的婚事……”走了一会,皇上突然说道,“在下已有心悦之人,不用皇上和兄长操心了。”乐正龙牙打断皇上的话,反驳道。“这样的话,朕本来想把言家小姐许配给你,既然你有心上人了,朕也不再强求了。”皇上叹了口气,无奈地说。

“言家小姐,是言和吗?”

“正是。”皇上马上笑道,“需不需要朕把她许配给你。”

乐正龙牙点点头,又摇摇头,“我……言家小姐好像不喜欢我。”“喜欢这种事,你可以自己去问啊,你看,言家小姐不就是在那里吗?”皇上笑道,指了前方的一个亭子,乐正龙牙一看,果然,就是言和。

乐正龙牙一步一步向言和走去,“言和。”乐正龙牙轻声叫到,“公子有什么事吗?”言和依旧是微笑地看着乐正龙牙。

“在下有一事想要告诉姑娘。”

“何事?”

“在下心悦姑娘许久,不知姑娘是否心悦在下。”

“心悦。”


努力长高的增高鞋垫

【双言】犒劳

#大概是将军×皇帝设定

#瞎鸡儿写预警

#我怎么知道是哪个朝代的

#黑言职位选自电视剧,到底是个啥我也不知道

#管挖不管埋的坑,要写也是超级俗的《霸道将军爱上我》

#言小皇帝并不怎么低调的奢华生活

“陛下,左豹韬卫将军黑言求见----”

听到来人的名字之后,言和停下了急急忙忙披龙袍的动作,重新把它扔到了床上,继续埋进了一大堆奏折里。

养心殿里太热了,特意燃的提神香与殿内的暖气交织,熏得人昏昏沉沉的,加了一大层棉絮的龙袍早已被丢弃到床上,现在龙袍上用金线绣的八爪金龙正宛如一条泥鳅一样委屈巴巴揉成了一团。现在刚登基一年半就把国家治理的井井有条的新帝正只着一件单衣坐在桌前...

#大概是将军×皇帝设定

#瞎鸡儿写预警

#我怎么知道是哪个朝代的

#黑言职位选自电视剧,到底是个啥我也不知道

#管挖不管埋的坑,要写也是超级俗的《霸道将军爱上我》

#言小皇帝并不怎么低调的奢华生活



“陛下,左豹韬卫将军黑言求见----”

听到来人的名字之后,言和停下了急急忙忙披龙袍的动作,重新把它扔到了床上,继续埋进了一大堆奏折里。

养心殿里太热了,特意燃的提神香与殿内的暖气交织,熏得人昏昏沉沉的,加了一大层棉絮的龙袍早已被丢弃到床上,现在龙袍上用金线绣的八爪金龙正宛如一条泥鳅一样委屈巴巴揉成了一团。现在刚登基一年半就把国家治理的井井有条的新帝正只着一件单衣坐在桌前头昏脑涨地批奏折,那画面若是让御史台那群御史们看见了第二天言和就要接个百八十道折子奏新帝有伤风化。

不过,是她的话就没关系啊.......

一阵金属碰撞之声传来,最终在身前不远处停下,随后便是阔别半年的熟悉声音:

“臣左豹韬卫将军黑言参见皇上!”

“奥,你先等一会儿,我批完这个折子”言和倒也没避讳什么,她和黑言打小关系就甚是亲密,京城人人皆知,在唤退旁人之后只抬头看了一眼就继续了手上的事务。只是唇角暗暗勾出了一个弧度。

真是.......穿着戎装就过来了啊.......言和一直觉得挺神奇的,明明小时候长得一模一样的两个人,就因为脸上勾勒了几笔线条就变成了至少一眼可以分辨的两个人,换句话说就是黑言变攻了,她变受了。啊,天阳地阴基因的奇妙性。半年过去了,她没怎么变,黑言看上去倒是清瘦了些。嗯,反正边境战事应该也歇了,这次说什么也要她留在京城。

不管心里怎么想,言和工作起来还是很认真的,半个时辰之后言和一边活动着手腕一边向下看去,却惊讶地发现黑言仍保持着单膝跪地的朝拜姿势。

“啊抱歉抱歉我忘了你了,何事?”

“臣于北境打破燕人十万大军,共俘一万三千人,缴获.........”

“罢了罢了回头你写个折子吧,我现在快忙死了......”

“是”

“不是你跪着干什么啊,站起来待会儿咱俩叙叙旧。”

“臣多谢皇上。”

“那边椅子随便挑一个坐吧。”

“臣不敢”

言和突然有点不满,啪的把笔扔在桌台上抬头正视着黑言

“你怎么回事啊?坐那!咱俩什么关系!你还和我整这些虚词!”

黑言终于是换回了言和所熟悉的口吻,问出来的话却有些不对头:

“咱俩什么关系?”

“啊?”

黑言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言和,站起身来一步步越过了华贵的地毯,一步步越过了君臣之隔。

“你所说的,是皇帝与臣子的关系”黑言缓缓地踏上了台阶,把桌上的奏折搬到了一旁

“还是幼时同窗伴读的情谊?”黑言把手按在桌台上,两双同样湛蓝的眼眸对视,言和觉得这屋子里的炭火实在是太旺了,热的人由内到外都是软的。

“亦或者........是天阳和地阴之间的关系?”天阳灼热的呼吸打在颈间,充满情欲的话语让言和也不禁有些兴奋。




“这半年我可是思念你思念的紧啊,我的陛下”

Minort
灵感是向内生长【虽然什么都没糊...

灵感是向内生长【虽然什么都没糊出来

不想+脸惹x
无脸以对

无脑黑喷线稿乱+上色差+人体渣
找出来3张有线稿成图,您厉害

差点看成正经粉丝 吓着了 想打那些管不住嘴的

灵感是向内生长【虽然什么都没糊出来

不想+脸惹x
无脸以对

无脑黑喷线稿乱+上色差+人体渣
找出来3张有线稿成图,您厉害

差点看成正经粉丝 吓着了 想打那些管不住嘴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