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言和

20万浏览    6182参与
树花

【言柯】天作之合(二)

言柯/Darling in the FRANXX paro
▲性暗示注意

【二】
摩柯擅长各种灵活的战斗方式,却对节约能源使用没什么意识。回过神来我们才发觉情况不对。
“啊……”我看向已经空了的燃料池,连备用能源也不剩下几分了。如果机体在战斗过程中消耗完能量,估计就是机毁人亡的结局吧——虽然目前为止没听到这样的传闻。
“我们冲得太前了。”映入眼帘的是翠绿荒山,确实,其它机体相隔也远,加上9's的出战机体本就不多,他们不一定能支援这边。

“天依天依,现在的状况怎么样了?”
对面沉默了一会儿,“燃料普遍不足。立即向基地发讯请求补给救援,其余franxx先行返回基地。Mentha haplocalyx及驾...

言柯/Darling in the FRANXX paro
▲性暗示注意

【二】
摩柯擅长各种灵活的战斗方式,却对节约能源使用没什么意识。回过神来我们才发觉情况不对。
“啊……”我看向已经空了的燃料池,连备用能源也不剩下几分了。如果机体在战斗过程中消耗完能量,估计就是机毁人亡的结局吧——虽然目前为止没听到这样的传闻。
“我们冲得太前了。”映入眼帘的是翠绿荒山,确实,其它机体相隔也远,加上9's的出战机体本就不多,他们不一定能支援这边。

“天依天依,现在的状况怎么样了?”
对面沉默了一会儿,“燃料普遍不足。立即向基地发讯请求补给救援,其余franxx先行返回基地。Mentha haplocalyx及驾驶员保持原地待机。请多保重。”
“收到。”我无奈地看了他一眼。
“跟言和在一起我没关系的!”
这家伙。

那天晚上摩柯教我生火。因为长期太过渺茫的驾驶员身份,他好像从别处学来了很多东西,比如在研究所的兼职什么的——与在十八岁之前,只学习驾驶知识的我们差别不小。
“连接的事情是说……”他在微微的火光里和我有些远,于是他挪过来一些,靠在我肩上,又像被骨头硌着,不爽地挪开了。
“你累了吗?”我问。
他摇摇头,双手握住我的上臂,在跃动的红色星火里,澄澈的蓝色眼睛染上紫色。
“你听说过‘kiss’吗?”
听起来和基地之间的相互连接,“kissing”是差不多的东西,我含糊地说了声“嗯”。他知道的事情真的很多。
摩柯眯起眼睛笑着:“那么我可以吗?”
“啊……?嗯。”有点跟不上他思考的节奏。

早知自己马上就不用思考,也就不会苦于被他直接抱紧,而嘴唇之间迅速炽热的接触让我以为我碰到火,呼吸都炎热起来。
能感受到他胸膛的起伏和气流。
我闭上眼睛,身体在轻微地颤抖,能感受到他像我们第一次尝试franxx连接时那样,试图用他的色彩渲染我的思想。
实然被他占据着。他的手从我脑后逐渐滑落到腰部,我像回应似的触碰到他的。除却嘴唇还有别处感到炽热。
是一段长描写,但是回忆起又像是一瞬间。他放开我,又恢复规规矩矩的样子正坐在旁边满脸傻笑。
“怎么样?”他好像是小心翼翼地问。
“并不讨厌……”我声音比他还小,在火焰噼啪声里只有一个火星那么大。
“据说是franxx设计的起源哦,kiss。”出现了,摩柯小百科。
“感觉franxx的驾驶是在更深层的方面呢……”我想了想,也不知道自己的推测对不对,方才的炽热还在我唇边滚烫着。
“对哦,还有更深层次的起源。”他说道。“也是基于人类的生理现象。我们franxx驾驶员的话,在退役之后才会开始学这些。但是不成为驾驶员的孩子们在这个时候,应该就已经知道了……”
“像kiss这样的事情?”
“这样的。”他把我的手腕箍紧,好像触到了有些粗糙冰冷的墙上,之后再吻了我一次。这次我有一点心理准备,可以眯着眼看见他带着笑意的脸。
“言和真的很好看呢……”结束后,他把脸贴在我脖颈上,说话时声带的振动也在我的颈动脉旁跳动,“眼睛的颜色和我很像。”
他不说的话,其实我是没注意到的。
“你看头发,这里是浅蓝的。”他挑起一束我的的鬓发,又瞿然转开话题:“我们能等到救援吗。”
我不知道他在问我还是问自己,因此只好抱紧他。
“那肯定……”
他却稍稍松开了我:“要是等不到呢?”眉梢眼角透着软软的笑意,好像在说生死不过一场大梦。

“想试试吗?”这回确实是在问我问题,他抬头看着我的眼光仍是炽盛的,一定埋藏有很多的愿望。我想如果我们就这样死去的话,不如知道更多的事情、更多地相处,面对必然是孤寂的死亡,才能没有遗憾。
我们的脸是不是几乎一模一样。在坠入融合的感触前我这么想道。

【三】
这是新virum的大规模军队,重返地球的第三个月。它们,或许该说是外星人,或许已经根本不能称之为人——而是某一种意识体,妄想使所有凭依身体而活着的人,像它们一样迈入永久的长眠。
“要杀光它们呀。”摩柯的语气也轻松得像飘起来,“只有灵魂的东西……用实体来干预实体生命的存在?”他话真的好多哦。
“你,集中精神啦!”虽然叫他集中精神也没有用,无论怎样我们的匹配度都高到不会影响操纵——
即使这样我还是无法理解徵羽摩柯。而他却像完全理解了我似的:
“放心吧,只要是我们搭档,肯定一切都能战胜的!”
屏幕上投影着他驾驶的机体上游刃有余的笑容,那我当然能跟上他的思考了,仅限战斗。

后视镜里是我另一份安心感的来源,那是我们的家乡。但现在那份安心感正在波澜中摇荡着。
我们是依附身体而活着的。被这样教导了。就像我们依附着那座大城生存,而大城依附着土地,就这样孕育生长。
如果有一天我变成飘荡的灵魂,那必然会很孤单吧——并不给我分神的余地,virum却用意识操纵着舰体,浪潮一般卷过来。尖锐的箭头,炮火夹杂各个文明那里掠夺来的实体武器,我本应更害怕,但是因为和我连接着的少年轻盈得像是飘在半空,所以我紧紧压在心上的石头被提起来少许。
是这样。千万次我也能击溃它们,为了在这座城市里居住的人们,为了让我和他有能回去的地方。
我便这么想着,冲上前去。渐渐地连这些想法也消失了,只有战斗意志在脑中空响着。
突然,又好像是摩柯在意识里说了句话:
“你真的这么想吗?”

我奋力挥刀,尖锐的合金光芒划破眼前密布阴云:“摩柯你说了什么吗?”
“哎?”疑惑。读出这样的表情,我便知道刚才或许是幻觉。倒不如说,摩柯在忙着试验他的最新想法,直接读取virum的意识、并加以控制的装置(实际上,正是我那天所见的花朵)此时也处在他的控制下了。
刚才那句话,或许是某个virum被读取之后发出的声音也说不定。

“如果有了这个,获得外星先进文明知识的渠道也就增加了——”向研究所提交草案的时候,他可得意了。
早在加入9's部队之前,他便提出了思想读取装置的新构想,现则已经投入试验阶段。因为我们也没有试过所以不知道,这种廉价借口已经不能替大家遮挡住天才角色的光芒了。但是我竟然出乎意料地还有一些骄傲,也生不出一丝嫉妒心,大概因为他是我最重要最喜欢的搭档。

要使用这个新装置,必须深入敌阵。
“拜托了大家,掩护我们!”我这么嘱托道,在清弦那里经过一次中转,化成了即时的战斗指令。
于是我也提醒摩柯:
“我们要出发了哦……”
“嗯,准备完毕!”
在他来之前,我从未想过我会在这个阵型的中央。握紧了刀,我们向敌阵的正中冲去,那里应该存在着掌控这次战役的存在。往日我们只能选择直接消灭,但这次我们有新的选择——因为某个天才的缘故。

“得手了。”在Hoya carnosa的驾驶员终于结束掩护任务,洛天依和绫意识到周围一切已经陷入无力的平静时,Mentha haplocalyx浅绿的机体已经从尸骨海洋和舰体高山中站起来,挥舞着手中耀眼的装置。
这正是风和日丽的一天。
因太阳过于明亮而看不见山雨欲来的样子。

凤梨布丁哟※
马克笔没水了我靠……😫😫?...

马克笔没水了我靠……😫😫😫

马克笔没水了我靠……😫😫😫

aubefleurs

【和弦组】漩涡 第八章(伪母女/刀子预警/HE)

第八章
  言和是被难以忍受的饥饿和干渴唤醒的。
  面前是全然陌生的环境,而洁白的墙壁消毒水的气味让言和逐渐回想起了那晚的事。
  “啊,你终于醒了,我去通知你的家属。”
  护士拆掉言和手背上的输液针,微微一笑,推着手推车出了病房。
  ……家属?
  被恐惧攫取心神,猛地坐起,正要掀开被子想要下床时,突然被那人一呵。
  “阿和,你做什么,快躺回去休息!”
  言和偏过头,不知用怎样的表情再去面对这人,尴尬的沉默在彼此间蔓延开来。
  ...

第八章
  言和是被难以忍受的饥饿和干渴唤醒的。
  面前是全然陌生的环境,而洁白的墙壁消毒水的气味让言和逐渐回想起了那晚的事。
  “啊,你终于醒了,我去通知你的家属。”
  护士拆掉言和手背上的输液针,微微一笑,推着手推车出了病房。
  ……家属?
  被恐惧攫取心神,猛地坐起,正要掀开被子想要下床时,突然被那人一呵。
  “阿和,你做什么,快躺回去休息!”
  言和偏过头,不知用怎样的表情再去面对这人,尴尬的沉默在彼此间蔓延开来。
  “阿和,你……”
  墨清弦心疼地看着言和苍白的侧脸,心里许多话,又不知从何说起。
  “阿和,你瘦了”
  墨清弦伸出手抚上言和的脸颊,才触碰到便被猛地拍开。
  墨清弦眼神暗了下来,看着言和依旧执拗地侧过头不肯看着自己的脸,心中某处的愤怒开始升起。墨清弦深吸了一口气,强迫着自己冷静。“阿和,我们先回家,回家后……我们谈谈吧。”
  墨清弦看着言和那条紧抿的唇线,只能在心中无奈地叹口气,转身出了门去办理出院手续。

  “要先吃点东西吗?”
  言和微微点了点头,随后看着墨清弦穿上那件自己挑选的围裙走进了厨房。
  厨房里抽油烟机开始嗡嗡地响起,食物的味道逐渐弥散出来,言和环顾四周,这个家的所有一切都是自己和清弦一同挑选办置的,而每一个家具都珍藏着自己同清弦许多年来的珍贵回忆。言和的手拂上椅子、桌子,反复摩挲着它们的花纹,感觉冰凉渐暖,从指尖温暖到胸口。
  兴许是顾及到言和太久没有吃过东西,墨清弦只是简单地煮了粥,炒了两碟小菜。
  言和夹住那深绿色的空心菜,迟疑了一下,放入口中咀嚼起来,熟悉的味道在口腔中弥散,想到自己差点永远吃不到这样的味道了便忽然地后悔了。不知是饿了太久,还是太过怀念这样的味道,言和狼吞虎咽起来,惹地墨清弦不由地笑了起来,眼里盛满温情。
  哪怕只是女儿,如果能一辈子守在她的身边的话……如下定决心必然割舍最为重要之物般,言和哽咽了起来,泪水不由自主地滴落粥里,于是赶紧放下粥,匆忙地擦了一下眼,小声嘟囔了一句“我吃饱了”转身急急向自己走去。
  墨清弦愣了下,随后赶紧起身追上言和,抱住了她。
  “怎么了?不好吃么?”
  言和背对着墨清弦,用力地摇了摇头。
  “身体还不舒服么?”
  言和又摇了摇头。
  “为什么不看着我说话呢?你醒来后还没正面看过我一眼,阿和。”
  言和迟疑了一下,随后缓慢呆滞地转过了身,墨清弦看着她微红的眼眶和鼻尖,心里更加柔软了。
  “不,不是,清弦,我只是……”
  “阿和”
  在那声低沉温柔的呼唤后,墨清弦更加用力地抱住了对方,将头埋在了对方的肩上,双手将对方愈发地向自己拉近。
  感受到对方的柔软压着自己,嘴唇也若有若无地摩擦着自己敏感的颈部,双手抚摸着自己的背,如此灼烫,言和完全僵硬了身体,过了许久,才机械地也拥抱住对方。
  “阿和……那晚的事,我不怪你……我问过乐正绫了,这不是你的错。我知道你也不想这样做,你是被药冲坏了头脑。没关系的,阿和,我会原谅你的。下次别和不三不四的朋友一起玩了。”
  言和猛地推开墨清弦,连呼吸都急促颤抖起来,于是猛地揪住墨清弦的领子,咬牙切齿地说着:“墨清弦,什么叫不三不四的朋友,你觉得我是被她们带坏的吗?”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根本不是被别人带坏的!我是自甘这样的,墨清弦。”
  言和望着墨清弦的眼无比深邃,如同深海中暗藏的漩涡,在海面的平静之下极速地转动着。
  墨清弦感觉某种可怕的东西呼之欲出,震地她头脑一阵强烈的眩晕。
  关系一旦出现裂痕,就再也不能复原,活了35个年头的墨清弦比言和当然更为深谙此道。
  “阿和,我知道了,我们不谈这个了好吗?我相信着你,你最近的改变我也都看到了,一切都会更好的。”
  “你什么都不知道,”言和注视着墨清弦,感觉疯狂的毁灭欲即将将自己千刀万剐。
“你什么都不知道,清弦”,言和死死盯着墨清弦的脸,对方眼中的自己暗沉而扭曲,愤怒委屈到了极致,言和便忽然地笑了起来,如同已下决心要跳下那悬崖之人,浑浊在疯狂地搅动成漩涡,言和的心中绝望而又欢喜。
  “你为什么总是要拒绝听见我的爱呢,清弦”言和将嘴靠近墨清弦的耳廓,温热的气体惹地墨清弦全身忽地僵硬,“既然你不想听,那我就一次说个够吧,清弦。”
  言和死死地擒住对方的手腕,吻了吻对方的耳垂,在看到对方身体轻微地颤抖后,晦涩不明地笑了笑,又缓慢地含住对方的耳垂,用舌头留下轻微的水痕。
  “不,不要,阿和”墨清弦的声音不由颤抖起来。
  “好几年前我就想这样做了,清弦,在你我都清醒的时候这样做。”
  言和的手继而不安分地顺着墨清弦的锁骨往下抚摸。
  “让我告诉你吧,那天晚上,你拿喷头洒了我一身水后我就已经清醒了,按理来说我该不做什么的,这样我们一定还能好好相处个几年然后才被你发现的。”
  “可我被狠狠刺激了一下,你看,我们那时候都湿漉漉的也衣物不整对吧。所以我才”
  伴随一声清脆的巴掌声,言和的话猛然中止。她偏过头,脸颊上的红色如此刺目。
  “混账!”
  那是长久的沉寂蔓延充斥这整个房间,只有墨清弦轻微的喘气声和指针格外响亮的声响还残存于这个空间,空洞地像遥远世界的回音。
  “……是的,我知道我很混账,不过这不是因为你的教育方法出了错,你犯不着自责。清弦,你还年轻,再生一个或者领养一个吧,以后才好有人一直陪伴着你。”说完言和便转身走向大门,从始至终墨清弦再未能看到对方的表情。
  那穿着白衬衣的背影,如此单薄,尽管其主人故作镇定,仍然带难以掩饰的窘迫感与灰暗。
  她又要逃了,这里在她的心中从来不是一个温暖的港湾。
  墨清弦望着言和的背影,眼泪忽然流了下来,在大脑还未做出判断前,她依然往前跑抓住了对方的手腕。
  “你又要去哪?这才是你的家。”
  墨清弦看见言和在惊愣片刻后僵硬地转过身,那张苍白的脸上布满了泪水。
  “你为什么要这么残忍,清弦,你既然接受不了我的爱,又为何非要把我束缚在你的身边?清弦,放我走吧,我们已经回不去了,这世界上我最庆幸也最憎恶的就是身为你的女儿。放我走,清弦。”
  言和的声音压抑而嘶哑,那双无力而睁大的眼睛已再也装不下那么多的痛苦与深情。
墨清弦失去了语言,她只能徒留地张了张嘴,却滑不出半个有意义的字眼。只有言和手腕的温度与触感还通过自己的手传达到自己的脑内,太多的理由在脑内爆炸一般的纷杂开来,可其中没有一个可以挽留住对方,所有的事实与伦理都在指向言和的离开,于是墨清弦知道了,自己的心背叛了自己,而自己还将背叛自己的心。
  墨清弦松开了自己的手,看见言和对自己露出了一个感激而悲伤的强笑后,消失在了门的那侧。
  许久,在这满屋的安静如坟中,墨清弦忽然想到,说着让自己放她走的绝望的言和一定也在以同等的程度希望着自己的挽留。
  这一次,她再也不能去拨通乐正绫的号码了,墨清弦不由地掩面,久久地跪在冰冷的木地板上。


谷雨生华
有缘就是签绘(??

有缘就是签绘(??

有缘就是签绘(??

尾针

丢丢小破涂鸦,我爱言和和

丢丢小破涂鸦,我爱言和和

川川不是串串
OK,一个小言教官。教官好不好...

OK,一个小言教官。
教官好不好直接决定军训轻不轻松(哭泣

OK,一个小言教官。
教官好不好直接决定军训轻不轻松(哭泣

轶疏酱233
【言柯】逍遥观与万妖宫不得不说...

【言柯】逍遥观与万妖宫不得不说的二三事(其一)

内含副线:冷月心×我

【言柯】逍遥观与万妖宫不得不说的二三事(其一)

内含副线:冷月心×我

顾子熹

回国后第一件开心的事:吸VC绫萌茶!

全家营业员:“怎么一次买这么多柠檬茶?”

“你不懂,这是信仰,这茶喝完,瓶子是要当手办一样供起来的!”

我永远爱南北龙言!

回国后第一件开心的事:吸VC绫萌茶!

全家营业员:“怎么一次买这么多柠檬茶?”

“你不懂,这是信仰,这茶喝完,瓶子是要当手办一样供起来的!”

我永远爱南北龙言!

战兔Ni79镭射白

之前的脑洞!言和×口红💄
#711鹤唳色了解一下~

之前的脑洞!言和×口红💄
#711鹤唳色了解一下~

凤梨布丁哟※
建国后兔子不能成精

建国后兔子不能成精

建国后兔子不能成精

墨涛
“你的前辈没告诉过你这条道上什...

“你的前辈没告诉过你这条道上什么人不能惹吗,小调查员?”

今天的一个半小时_(:3⌒゙)_言和×(我家的)性转言清(虽然之前言清的设定是小少年来着)

水仙大法好

“你的前辈没告诉过你这条道上什么人不能惹吗,小调查员?”

今天的一个半小时_(:3⌒゙)_言和×(我家的)性转言清(虽然之前言清的设定是小少年来着)

水仙大法好

努力长高的增高鞋垫

【双言】狼

      春天是黑言很喜欢的一个季节,食草动物们全部焦躁不安,膘肥体壮,到处充满了发情公羊犄角撞击的砰砰声,有的甚至离它们只有几十米都发现不了。每天不费什么力气就能填饱肚子。吃饱之后趴在洞口吹着柔柔的春风打盹简直是一种享受。
      今天黑言心情依旧很好,本以为这个风雨欲来的天气找不到什么吃的,没想到出门就逮到一只松雉。直到看见了那个小家伙。
      它似乎早就跟在后面了,看来是想捡点残羹剩饭。被发现之后警惕地挺直了身子。这小家伙估计只有几...

      春天是黑言很喜欢的一个季节,食草动物们全部焦躁不安,膘肥体壮,到处充满了发情公羊犄角撞击的砰砰声,有的甚至离它们只有几十米都发现不了。每天不费什么力气就能填饱肚子。吃饱之后趴在洞口吹着柔柔的春风打盹简直是一种享受。
      今天黑言心情依旧很好,本以为这个风雨欲来的天气找不到什么吃的,没想到出门就逮到一只松雉。直到看见了那个小家伙。
      它似乎早就跟在后面了,看来是想捡点残羹剩饭。被发现之后警惕地挺直了身子。这小家伙估计只有几个月大,拼尽全力站直还够不到它的膝盖,身上糊满了泥浆草屑,脏的看不清什么毛色,一根根肋骨倒是清晰可见,看来是饿极了,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叼在嘴角的松雉。
      黑言象征性从牙缝中蹦出几声恶狠狠的恐吓“滚!不然我就尝尝狼肉的味道!”一边挺直了腰板。阴影几乎要把它整个罩住。小狼崽呜咽了几声,转身钻进了灌木丛。
     过了半小时之后雷雨开始倾泻,黑言舒舒服服地窝在自己那个冬暖夏凉的石洞里,正准备睡觉,却听见雷声里夹杂着狼崽凄厉的嚎叫。
      好烦啊.....黑言往里面缩了缩,却无法阻止哀嚎传入耳朵。又过了一会儿,黑言认命地叹了口气,衔起吃剩的残骸冲进了雨幕里。
      狼的听觉是很灵敏的,黑言很快就找到了那个家伙,就是今天碰见的狼崽,大雨冲刷掉了身上的污物,却也带走了热量,小家伙瑟瑟发抖地蜷缩在灌木底下,一声接一声地嚎叫,看见黑言过来挣扎着站起来想跑,腿一软咕咚又跪下了,绝望地等待着死亡。
      黑言把残骸扔在地上,看着迅速扑上去的小崽子问了一句“断奶了吧?”“嗯嗯嗯!”
     这时候它才发现白天跟个乞丐一样的小崽子其实相当漂亮,一身乳白色的皮毛,浑身上下没有一根杂毛,一双眼睛像蓝水晶一样透彻,四肢匀称,一口还没长齐的牙已经十分结实,不难想象长大了也是捕猎好手。就像它一样。
      黑言回到石洞,却发现小狼崽可怜兮兮地迈着小短腿跟在后面,正在洞口徘徊着不敢进去。黑言颇为玩味地回头看了一眼,趴在最里面闭上了眼睛。
     雨越来越大,迅速消耗着体内的热量。一声声惊雷把外面照的如同白昼,言和迟迟疑疑地试探了很久,终于蹭进了石洞,趴在了黑言旁边。
     装作睡着的黑言突然发话“你叫什么?”
     “言和”看来刚刚学会说话,还带着小孩子特有的奶奶的腔调。
     “你妈呢?”
     “黄色.....大山猫......”言和努力用自己贫瘠的词汇量表达着。
     应该是那只金钱豹.......妥了,这还召回来一个孤儿。
     “嗯.......要不要过来和我一起?”
     “要!”这话倒是没一点磕巴。
     唉,算了算了,它还不信自己还养不活一只狼崽了。黑言想着,帮言和舔了舔湿成了一缕一缕的毛发。

_陌阡

【言绫】青

*是写给我姐姐917的生贺w祝她生日快乐新的一年一起接着磕言绫双黑。文里的言和是之前和姐姐讨论的那种有点青涩的恋爱少女和和(对这个想法是我姐提出来的这不禁让我怀疑她是不是想改吃绫言了  @陌路之风陌风 


文/陌阡

cp/言绫


一秒。


两秒。


她有点紧张的看了一眼门口。


……


十五秒。


切换账号。登陆。


有一条未读消息。是紫丁香的头像。


“qq”


很短的消息。


言和眨了眨眼确定了自己没有看错消息和联络人后,忍不住小声抱怨。


“什么嘛这么麻烦……还这么冷漠。”


虽然这么说,手上还是麻利的退...

*是写给我姐姐917的生贺w祝她生日快乐新的一年一起接着磕言绫双黑。文里的言和是之前和姐姐讨论的那种有点青涩的恋爱少女和和(对这个想法是我姐提出来的这不禁让我怀疑她是不是想改吃绫言了  @陌路之风陌风 


文/陌阡

cp/言绫


一秒。


两秒。


她有点紧张的看了一眼门口。


……


十五秒。


切换账号。登陆。


有一条未读消息。是紫丁香的头像。


“qq”


很短的消息。


言和眨了眨眼确定了自己没有看错消息和联络人后,忍不住小声抱怨。


“什么嘛这么麻烦……还这么冷漠。”


虽然这么说,手上还是麻利的退出了微信登陆,点开浏览器下载了QQ。


确认安装。


安装中。


过程大概要一分多钟,不能退出。是最危险的时候。


“言和!”


手一抖。差点按错了键。是房间那头的父亲。


言和清了清嗓子,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一些:“在,怎么了?”


“快点啊,我还要用手机呢。”


啊啊好的,马上。嘴上熟练的应付着,蜷起手指轻轻敲打身下的沙发,言和盯着屏幕,等着下载完毕。


她用的是父亲的手机,自己的被没收了。


父亲不使用QQ,导致每次和乐正绫聊天都得现下载,等聊完了再删。


啊好了。


言和长舒出一口气,快速敲打出一串数字和密码,点击登陆。


“言和和!在不在!周末要不要一起出来玩!!”


“烛衣”的语音消息。


她把音量调到最小后把手机放在耳边,少女清脆的音色让言和忍不住笑了起来。


言和低头掰着手指算了算时间和自己的安排,又一次谨慎的看了一眼门外,打出好啊两个字。


乐正绫不在线,没有回复。意料之中。


她对着乐正绫的头像傻笑了一会儿,退出,删除了QQ。


“周末见w.”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