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言和

15.5万浏览    5444参与
-至上-

又是迟到的生日快乐,言和五周年快乐!

又是迟到的生日快乐,言和五周年快乐!

凤梨布丁哟※
今年的vsinger演唱会的一...

今年的vsinger演唱会的一点充满偏心的感想!!!

今年的vsinger演唱会的一点充满偏心的感想!!!

矜骜

【龙言】1874

为何未恰好的出生在1874。
刚刚早100年一个世纪。

1978,四月。
“哟,少爷您来啦?里边请里边请。”
乐正龙牙整整袖子,头也不抬:“我记得今日登台的是个叫言和的姑娘吧。”
跑堂的点头哈腰:“是是是,言和姑娘马上上台了,您要不赶快去楼上包厢里坐着?”
“也好。”

“风雪依稀秋白发尾,灯火葳蕤揉皱你眼眉。”

不知是姑娘生的动人,还是那腔调勾人,满座宾客皆被迷的神魂颠倒,恨不能为这姑娘出生入死,为她而战。

2018,七月。
“牙哥!快到你上场了!准备一下!”一个灰色长发的女生走过来踮着脚拍拍龙牙的肩膀,“这是我们第二次演唱会,你的新曲也在这演唱会上发布,要好好表现哦!”
“那当...

【龙言】1874

为何未恰好的出生在1874。
刚刚早100年一个世纪。

1978,四月。
“哟,少爷您来啦?里边请里边请。”
乐正龙牙整整袖子,头也不抬:“我记得今日登台的是个叫言和的姑娘吧。”
跑堂的点头哈腰:“是是是,言和姑娘马上上台了,您要不赶快去楼上包厢里坐着?”
“也好。”

“风雪依稀秋白发尾,灯火葳蕤揉皱你眼眉。”

不知是姑娘生的动人,还是那腔调勾人,满座宾客皆被迷的神魂颠倒,恨不能为这姑娘出生入死,为她而战。

2018,七月。
“牙哥!快到你上场了!准备一下!”一个灰色长发的女生走过来踮着脚拍拍龙牙的肩膀,“这是我们第二次演唱会,你的新曲也在这演唱会上发布,要好好表现哦!”
“那当然,你牙哥我什么时候让人失望过?”

……有过的。

1918,五月。
掌柜的快把嘴皮子磨平了,也没见着这言姑娘点头应声「好」,只是自顾自的卸着行头,把一边急的搓手的掌柜当做不存在。
“哎呦老板您可怜可怜我们这些下边人,乐正家大少爷点了名要您去给他小妹的婚事唱堂会,您要是不答应我们可怎么做事!”
行头终于卸了个干净,言和站起身,斜睨了掌柜一眼:“行啊,你让他,亲自开着车来接我,我就去。”
“那些个眼睛发绿的仆从我看着恶心。”
“这……”

“既然言姑娘这么说,那我乐正龙牙,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2018,七月。
“就让我火力全开,三秒轻松过百!”
台下观众疯了一样晃着call棒,线上看直播的诸位也疯狂刷着弹幕为乐正龙牙应援。
已经唱完自己歌曲的言和在后台收拾东西,一边嫌弃那人疯狂耍帅。
“停不下来!根本停不下来!”

……如果当年,你也没停下来就好了。

1918,七月。
“乐正龙牙!你到底做了些什么!”言和把手上的一叠纸狠狠摔到乐正龙牙脸上,“通敌叛国?你好大的胆子!你对得起国家吗!”
乐正龙牙低头捡起那些资料,定定的看着言和,一句话也不说。
“你说过,等所有战争结束,我们就离开这里,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
“可是难道你说的你会尽力就是跟日本人暧昧不清情报互通吗!”
“你这样做对得起谁!”

谁都对得起,对不起你。

2018,七月。

“今天的节目就要接近尾声了,真是好舍不得大家啊。”
灰色长发的姑娘在台上说着安可词,后台换衣服的众人也换上了安可服装。
“明年再见。”
“拜拜~”
“再见。”

你看,百年后的世界多么美好,为什么我们当年不是在这样的世界里呢。

1918,八月。

听说了吗,北平城的乐正家大少爷死了!
怎么死的?你问我怎么死的?
通敌叛国!被国军暗杀啦!
言和压了压帽子,低着头走在一条巷子里。
“和姐,这次任务完成的很好!组织上一定会重赏的!”
“王异你少装成朝律的样子恶心我,我告诉你,乐正龙牙有一丁点出了事我都不会放过你们,快把萝拉放了!”
“啧啧啧,为了一个哑巴做出这种事情你以为你很干净吗?我要把乐正龙牙怎么样轮不到你来管,带着这个女人赶紧走吧。”
多么轻蔑狂妄的语气。
恶心。

2018,七月。
我不是不原谅你。
我不原谅我自己。

“阿和。”
言和猛地抬头,看见乐正龙牙整对着自己笑:“你又想到什么东西了这么入神?说给我听听?”
“……做了个噩梦。”
“那肯定是太累了,演唱会结束就早点休息吧,要不我送你回去?”
蓦地想到刚刚那些画面,言和摇了摇头:“算了,我跟墨姐一起回去吧。”
“清弦也是坐我的车走,你跟她一起还不是要跟我一起,走吧我先送你回去,她还有些事要忙。”

其实乐正龙牙刚刚看到言和一袭红衣在台上唱歌的样子,也做了个梦。

1918,八月。
“龙牙!你醒一醒!”
乐正龙牙眼睫微颤,声源气若游丝:“阿和……我可能活不久了,如果我……照顾好阿绫。”
“……还有,”肺部的血液不住的淌,“我没有叛国……kai……是好人的。”
言和握着他的手,眼泪掉下来砸到乐正龙牙脸上:“你骗我。”
“乐正龙牙用尽最后的力气反握住:“好啦……我想睡会……要记得叫我起床……晚安。”
“……晚安。”声音里是控制不住都悲意。

2018,七月。
过去的让它过去吧。
反正我们现在过得很好。
未来可期。

—————————————————————意识流胡编乱造,标题是首歌。
很甜的,不虐。
朋友磕龙言吗!。

空空_白
我照的这张图太令人满意了。这是...

我照的这张图太令人满意了。
这是照的电脑屏幕,随便拍拍正好拍到了
我觉得等录播出来我好好截屏都不一定能截到这么好的了
这场演唱会的牵丝戏真的真的棒。

我照的这张图太令人满意了。
这是照的电脑屏幕,随便拍拍正好拍到了
我觉得等录播出来我好好截屏都不一定能截到这么好的了
这场演唱会的牵丝戏真的真的棒。

今天苏笙辞依然想去偷奶布

【言洛短篇】柠檬糖

短小。无剧情无雷。
很久没码文拿清水摸鱼的产物。

————————————————

  【言洛】柠檬糖
  
  1.
  
  夏天也不全是湿漉漉粘哒哒的。
  
  言和窝在沙发上,吹着24°的空调。随手剥了一颗柠檬味的糖塞进嘴里,酸涩和淡淡的甜从舌尖清凉地化开。洛天依趴在她大腿上看一本不是很厚的书。
  
  白色的碎发糊在了嘴角,被腿上趴着的女孩子拨开了。
  
  言和闭着眼把她抱进怀里。洛天依仰头,在言和额头上烙下一吻。言和睁开眼是女孩子小脸上狡黠的笑意。
  
  言和笑着:“偷袭怎么行,我是光明正大。”
  
  稍显凌乱的白色碎发落在洛天依脸上,面前又是言和翘起的嘴角。她试着闭上眼睛,似乎可以...

短小。无剧情无雷。
很久没码文拿清水摸鱼的产物。

————————————————

  【言洛】柠檬糖
  
  1.
  
  夏天也不全是湿漉漉粘哒哒的。
  
  言和窝在沙发上,吹着24°的空调。随手剥了一颗柠檬味的糖塞进嘴里,酸涩和淡淡的甜从舌尖清凉地化开。洛天依趴在她大腿上看一本不是很厚的书。
  
  白色的碎发糊在了嘴角,被腿上趴着的女孩子拨开了。
  
  言和闭着眼把她抱进怀里。洛天依仰头,在言和额头上烙下一吻。言和睁开眼是女孩子小脸上狡黠的笑意。
  
  言和笑着:“偷袭怎么行,我是光明正大。”
  
  稍显凌乱的白色碎发落在洛天依脸上,面前又是言和翘起的嘴角。她试着闭上眼睛,似乎可以更专注,全心全力去接受伴侣的亲吻。
  
  柔软的唇瓣相接,下唇被轻轻咬住摩擦着,洛天依试着将舌尖探进去,却尝到了满口酸甜。
  
  洛天依活动一下因为仰头而酸痛的脖子:“你又一个人吃柠檬糖!都不给我一颗!”
  
  言和笑:“不还是吃到了吗?”
  
  洛天依动摇:“好像有点道理。”
  
  那就勉为其难原谅你吧。
  
  洛天依抱紧布朗熊抱枕,言和抱紧洛天依,她们不约而同笑了起来。洛天依歪着头,刚刚的书本早就被扔到桌上,这时她只感觉是整个人在蜜罐里泡到心尖里也散发着蜜糖的味道。
  
  两个女孩子的恋爱,就是简单而美好的。看到你开心我就开心,你哭泣我就陪你一起哭。
  
  言和没有男孩子一样那么坚强,洛天依也没有传统的女孩子形象那么脆弱。旗鼓相当的肩并肩往前走,走累了就停下来,她也会等等她。
  
  十指相扣的手,攥紧了对方的。无论何时,她们都能感受到对方炽热的爱意。
  
  “我今天也更喜欢你了怎么办。”
  
  “没关系,我也一样。”
  
  夏天不仅是闷热的,它的标志也有很多。例如树上随风沙沙抖动的枝叶或者冰镇的橙汁饮料。她们爱一个人就会爱她的全部,连夏日扇风时掀起来的一小块衣角,都是被爱着的。
  
  这世界上很多事情不需要解释,就是很让人舒服。
  
  就像夏天的空调房里一碗绿豆汤,冬天的绒线帽和热奶茶,投在柏油路上一双背影,和恋人在唇上印下的一个吻。
  
  还有言和和洛天依对彼此而言。不仅是舒服,也是命中注定。
  
  每一个言和,都会爱洛天依。
  
  每一个洛天依,都会爱言和。
 
  2.
  
  清早的阳光总让人慵懒得不想起床。一般来说,洛天依会在言和怀里迷迷糊糊地先蹭一会,最好能索取一个早安吻,然后再心满意足地起床。
  
  恋人刚起床乱糟糟的头发,清早的阳光,一颗小小的柠檬糖和对上目光时甜蜜的笑容。大概就是她们爱上这个世界的最基本因素。
  
  早餐是甜食,洛天依嗜甜,言和就陪她一起吃。
  
  洛天依低头挖了一块言和的芝士蛋糕,自然地送到嘴里。抬头又撞上言和笑盈盈的眼神。
  
  言和把蛋糕推远:“都蛀牙了还吃。”声音中是掩不住的笑意。
  
  洛天依不服:“就一块又没什么大不了的。”
  
  言和把一整块塞到嘴里,说话都不清楚:“哦,吃吧。”她艰难地吞咽下去,指指自己的嘴唇。“怎么不吃了?”
  
  “……”果然还是亲上去了。
  
  就算吃不到蛋糕也能占个小便宜嘛。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她们望着对方的脸傻笑,秒针轻快地跳动着与鸣蝉在耳边聒噪。夏天的凉风简直不要太宝贵,一阵凉风吹过,整个人都舒服的发软。
  
  从相触的指尖开始,到鼓动着的心脏,血液中都掺着对她的爱意。这是柔和而舒适的。不同于轰轰烈烈与起承转合,这是只属于她们的平淡。
  
  平淡的温暖的,这是她们最好的样子。
  
  即便夏天很热,也不妨碍小情侣腻腻歪歪地在空调房里窝在一起。手中冰凉的雪糕化了一点,淌到手腕上黏黏糊糊的。
  
  用纸巾擦干净,仰头喝水时感受到女孩子在盯着自己的脸看。
  
  这时候就应该扣住怀里洛天依的后脑勺,先嚼碎口中的柠檬糖再吻下去。眼眸一弯,所有夏天特有的闷热烦躁都无须介意。
  
  唇齿之间满是柠檬酸甜的香气。
  
  既甜蜜又有一点酸涩的,恋爱的味道。
  
  “我想抱抱你。”
  
  “嗯。”抱住洛天依,有一下没一下地揉着她的脸颊。
  
  嗅闻着彼此的味道,就觉得很安心。对方幸福的样子,就是自己的归宿。
  
  3.
  
  假日闲适而漫长。
  
  消磨漫长的一天有很多方法,只要和喜欢的人一起,怎样都是很开心的。恋人总是不同,她们需要互相迁就。
  
  洛天依喜欢逛一些少女心的小店,言和喜欢去书城看书。她们就决定先去逛街再去看书,最后的傍晚在一家小众咖啡厅度过。
  
  洛天依伸了个懒腰:“唔……真好啊。”
  
  言和抿了一口凉茶,悄悄拍下洛天依因为舒适而眯起的眼睛与瞬间放松的面部表情,察觉到不对的女孩子锤了她一拳:“删掉!”
  
  言和歪头:“不删。”你能拿我怎样。
  
  “哎呀不好看!”“没事,我喜欢就行。”“不准发啊。”“OK。”
  
  当然不发了,这个瞬间,洛天依只属于她——是不能给别人看的。
  
  她咬一下言和的指尖,又生怕下嘴重了,补偿似的轻轻吸吮。
  
  言和看着好笑,不轻不重地拍一下女孩的头:“别玩了,咖啡凉了。”
  
  洛天依气鼓鼓:“本来就想点凉的!就是不让我喝!”
  
  “喝什么冷饮,对身体不好。”
  
  回到家,眼中还是暖黄色的灯光和咋咋呼呼的女孩子。
  
  放飞自我的洛天依极其不养眼,头发乱糟糟地在家里晃悠,哼着不成歌的小旋律。这副样子,也就言和能看到。
  
  当然,如果另一种只有言和能看到的样子,就是深夜十二点档了。低调,低调,这只是小小的一颗柠檬糖。
  
  言和嘴角翘起,在洛天依发顶落下一吻。
  
  或许这就叫幸福。
  
  言和又往洛天依嘴里塞了颗柠檬糖。

  黄昏的夕阳是真的很美,灯光柔和地洒在两人身上,洛天依偎在言和身边。
  
  人真的是多事又闲不住的动物。
  
  她们愿意相伴一起优哉游哉闲适地老去,那真是很喜欢很喜欢吧。
  
  ——Fin——

玻璃瓶柠檬酱

死敌?不,是……

“也许跑起来就会忘记他吧”她慢慢跑了起来,但完全没起什么作用,那面孔反倒更加清晰。
为什么?为什么我会想那个讨厌的家伙,我这是怎么了?我怎么这么窝囊啊
他叫乐正龙牙,是个非常讨厌的自恋狂。
应该是从第一次期中考试开始的吧,全班第一的他嘲笑前十的我,这仇在那时候就结下了,从那以后,我们几乎事事针对对方。我越来越讨厌那个家伙,他倒玩的挺开心的。
从那以后,两人关系有了微妙的变化。
每次见面,互相呛一句已经成为习惯。午休一定会被追打,考完试后一定会互相嘲笑,放假了又会想念对方,开学后继续做对。
不知道这样过了多久又迎来了一场大考,成绩给了我当头一棒:班里第十五,而他却还是第一。为什么我还不如一个讨人厌的家伙,为...

“也许跑起来就会忘记他吧”她慢慢跑了起来,但完全没起什么作用,那面孔反倒更加清晰。
为什么?为什么我会想那个讨厌的家伙,我这是怎么了?我怎么这么窝囊啊
他叫乐正龙牙,是个非常讨厌的自恋狂。
应该是从第一次期中考试开始的吧,全班第一的他嘲笑前十的我,这仇在那时候就结下了,从那以后,我们几乎事事针对对方。我越来越讨厌那个家伙,他倒玩的挺开心的。
从那以后,两人关系有了微妙的变化。
每次见面,互相呛一句已经成为习惯。午休一定会被追打,考完试后一定会互相嘲笑,放假了又会想念对方,开学后继续做对。
不知道这样过了多久又迎来了一场大考,成绩给了我当头一棒:班里第十五,而他却还是第一。为什么我还不如一个讨人厌的家伙,为什么我退了这么多?挫败感涌上了心头,那天我在家哭了一下午,第二天早上红肿的眼圈显得十分惹眼。不知道他从哪知道了这件事,见到了我后又开始挑衅。挫败,失落,伤心变成了泪水从眼中滑落。看到这一幕他震惊了,所有人都震惊了,班里的大姐大竟然因为成绩不理想这件小事哭了。
在学校的一个走廊里回荡着少女的啜泣声,已经一中午了。一个身影跌跌撞撞的跑来了,那是言和的朋友语缪花,一个非常温柔的人。看着她这样,估计她已经找了好久了。
“言和,你在这啊!找不到你都快急死了!”语缪花还是气喘吁吁的,看起来有些狼狈。
“我好怕啊,我这是怎么了”说着言和张开了手,手心中的雏菊花瓣正是她担心的源头。
一个暗恋了别人的人,因郁结成疾,说话时口中会吐出花瓣,若所暗恋之人未晓其意,则会在短时间内死去,化解之法为与所暗恋之人接吻,一起吐出花朵后痊愈。感染者将会感到痛苦,咳嗽,从口中呕吐出花来。
“怎么办啊?你能帮帮我吗?我好怕怎么办”言和的眼泪止不住的流着,红肿的眼圈让她显得很憔悴。
语缪花看着言和这样很心疼,口中说着温柔的话,眼中不禁泛起了泪花。关心朋友的她,不太会安慰人,好朋友哭了,结果安慰着她自己也哭了起来。
“阿和会没事的,别怕我会陪着你的……”语缪花哽咽着说。
白色短发的女孩和灰色及肩发的女孩抱在一起,两人都哭了……
语缪花的日记
“今天我得知言和得了花吐症,撑了这几天已经是极限了,她快崩溃了。在百度上得知如果不在短时间内解决这个问题言和就会永远离开我了,我不想眼睁睁的看着她离开我。怎么办啊”
最后字迹越来越潦草,女孩没耐心继续写日记了,朋友的安危比日记重要的多。
体育课上
言和和语缪花坐在树下,语缪花忍不住问到:“言和,可以告诉我你喜欢谁吗”
言和手指向一个方向,语缪花顺着方向看过去,原来是乐正龙牙啊。
“言和,你居然看上了那个变态”
“哎,我已经想开了,最坏的结局就是死吗。”
听到这话,语缪花的眼睛蒙上了一层水雾:“笨蛋你怎么这么想,一定有别的方法的,你,你不能这样……”后面她也说不下去,眼泪在眼眶中打转最后留了下来。
“你别哭啊,我错了咳……”言和又吐花瓣了。
“我也不说什么了,你打算怎么办?”她的还哽咽着。
言和笑了笑说:“听天由命吧。”
“你在逗我吗”
两个女孩在树下打闹,没有感到他的来临。
“言姐,和ji友干什么呢”乐正龙牙过来了
语缪花一掌拍在他背上,看着他的时候很伤心,言和为什么和看上这种家伙啊?
“言姐,有水吗,给我匀点行不?”
言和没说话,拿起水杯给他到了点水。龙牙看着她的杯子:里面漂着些花瓣,看起来像菊花
“你上火了吗,快期末了学习悠着点,实在不行这次我让着你。”他略关切的问到,但后面那句话纯属找抽。
结果在意料之中,他被言和满操场追打。

笛月leiい

VSINGER演唱会,2233娘,还有大天狗,摩柯声音qiao好听,小天使腿超长,天依还是那么可爱,第一个在演唱会上吃饭的歌手👌🏻

VSINGER演唱会,2233娘,还有大天狗,摩柯声音qiao好听,小天使腿超长,天依还是那么可爱,第一个在演唱会上吃饭的歌手👌🏻

龙言堆粮站

龙言相关收集站

仅属于个人爱好
龙言推广only,欢迎小可爱们的投稿以及表白w
不允许转载的话请一定告诉我我会删除,造成麻烦也十分抱歉!

仅属于个人爱好
龙言推广only,欢迎小可爱们的投稿以及表白w
不允许转载的话请一定告诉我我会删除,造成麻烦也十分抱歉!

月灵

【短篇】金色小尘埃

# 金色小尘埃

钢琴的声音悠扬悦耳,在操场上空飘荡着,原本吵闹的学生们此刻也安安静静的倾听那乐音。
[白发的少女面无表情,修长的手指在黑白琴键上悦动着,她身着灰色的小西装,刘海被特意得和头发扎在一起,撩到脑后。]
帅气的不亚于男人。
洛天依抱着膝盖,坐在观众台上,想着。
今天是校庆,学生们都在为今天可以不用上课而欢呼雀跃,显得学校今天无比热闹。
台上的演奏者,是在学生们中名声正盛的言和。
传闻她是温言集团CEO的独生女,传闻她父亲打算让她去英国留学,传闻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但是传闻只是传闻,言和在学校没有什么朋友,极少说话,谁也不得知是真是假。
可是洛天依知道。
一曲终了,言和起身,漫不经心的向学生们鞠躬,再漫...

# 金色小尘埃

钢琴的声音悠扬悦耳,在操场上空飘荡着,原本吵闹的学生们此刻也安安静静的倾听那乐音。
[白发的少女面无表情,修长的手指在黑白琴键上悦动着,她身着灰色的小西装,刘海被特意得和头发扎在一起,撩到脑后。]
帅气的不亚于男人。
洛天依抱着膝盖,坐在观众台上,想着。
今天是校庆,学生们都在为今天可以不用上课而欢呼雀跃,显得学校今天无比热闹。
台上的演奏者,是在学生们中名声正盛的言和。
传闻她是温言集团CEO的独生女,传闻她父亲打算让她去英国留学,传闻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但是传闻只是传闻,言和在学校没有什么朋友,极少说话,谁也不得知是真是假。
可是洛天依知道。
一曲终了,言和起身,漫不经心的向学生们鞠躬,再漫不经心的走下台。
今年她们已经是初三了,最后一次校庆,许许多多人都格外上心。
校领导倒是气坏了,和委员会强调了一遍又一遍,不要让初三学生上台表演,让他们复习。
结果一半以上的节目都是初三学生表演的。
洛天依还能听见站在不远的教导主任和段长在嘀嘀咕咕。
“看什么?”
言和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洛天依打了个寒颤。
“知不知道这样很吓人。”
言和翻了个白眼,坐在洛天依身边,顺手拿起洛天依的零食吃吃喝喝。
哟,这个大少爷还很自觉嘛。
“看什么看。”言和盯着台上的两个相声演员,淡淡的瞥了洛天依一眼,“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
不要脸。
“而且,你也是我的。”
言和嘴角一勾,戏谑的眯起眼睛。
洛天依当然不会指望这是什么情话,她现在在言和家打工,给她当专职管家,言和吃什么穿什么,都是她准备的。

理所当然的,言大少不为人知的,是个同。
当初看上洛天依一副姣好的脸蛋,开口第一句就是——
“我喜欢你,要不要当我女朋友。”
也理所当然的被洛天依红着脸拒绝了。
言大少这人没什么优点,不过最大的优点就是缺心眼。当时她也没放在心上,过不了几天就搂着漂亮小姑娘吃吃喝喝。
哼,花心。
对于富家子弟,洛天依没有对言和抱以太大的希望,当初说的一句喜欢,大抵不过玩笑。

“洛天依,我走了你打算怎么办。”言和戳了戳她的脸蛋,打断了洛天依的思绪。
“啊?”
洛天依茫然的看着她。
对啊,言和毕业就去英国了。
她在言和那里打了三年的工,领到的工资总计三万元。
不是被美色诱惑,她是真的缺钱。
更何况言和那里包吃包住,待遇好,不在那里工作有违天理。
现在言和就要走了,自己要去哪找新工作呢……
看着洛天依蹙着眉苦苦思索,言和叹了口气。
“要不和你我一起去?”
“不行。”
洛天依想都不想,马上回绝了。
她家里还有个弟弟,哪能抛下他离开。
“没事,我可以去奶茶店之类的地方工作的,我和我弟会搬回家。”
洛天依把下巴抵在膝盖上,对着言和微微一笑。
我问的不是这个。
话到了嘴边,言和到底还是咽了下去。
算了。

时间过得很快很快。
一眨眼中考就结束了。
同学们的离别之情早在前几天挥发散尽,此刻个个都撒开了丫子往家跑。
洛天依还不想太早回去,留在了教室里。
刚刚老师煽情的讲了一堆,言和一个字都没留在耳朵里,全当了安眠药,此刻正趴在桌上睡的正香。
洛天依悄悄的坐在她身边,看着言和遮住眉眼的碎发,伸手想要撩开,可终究是僵在半空,又缩回去。
言和长的真好看啊,高挺的鼻梁,一张元宝嘴看上去可爱极了,虽然总吐不出什么好话。
洛天依经常想,世界上怎么会有言和这样的人呢,长得好看,家里有钱,自己也很努力,学习好,还对音乐天赋极高。
就像是上帝的偏爱一样。
如果这样的人,真的认真向自己表白,她说不定会接受啊。
“你要是再告白一次,我说不定就接受了呢。”
她小声的嘀咕着。
可是言和没有像电视剧里一样,睁眼问她真的吗。
这里毕竟是现实。
“我还记得。”
你的,我的,最纯粹的样子。
下午三点金色的阳光,清脆悦耳的鸟鸣,扇动翅膀的风声。
一切的一切,都被锁进时光深处。
被阳光铺满的教室,写满了英语单词的黑板,被粉笔涂鸦得满满的讲台。
“要结束了啊……”
我忘不了你认真时眼底的光,就像你当初对我表白时的一样。
“你走之后,此生再难相见,就此别过吧。”

言和临走前,都没看见洛天依。
她没来送她。
她似乎是不会来送她了。
言和苦涩的抿起嘴,她大概是不会来了。
下午三点的飞机,起飞时,言和看见了空气中的尘埃在舞蹈,被飞起带起的气流一股冲上天空,在阳光的渲染下变成了金色。
洛天依看着远去的飞机,站在机场的门口,金色小尘埃一路飘过她眼前,兴许是进了眼睛,洛天依眼睛有几分湿润。
一滴水珠沿着脸颊缓缓留下,她用指腹轻轻抹去。
再见。
啊不对。
永别了。

叶上红绯
买到言和的了!【得瑟~】

买到言和的了!【得瑟~】

买到言和的了!【得瑟~】

薄荷蓝_blue
这个……有点占tag抱歉!(t...

这个……有点占tag抱歉!(tag是按照出道顺序排的没有丝毫恶意)
不管怎么说,这次还是有失望的……

这个……有点占tag抱歉!(tag是按照出道顺序排的没有丝毫恶意)
不管怎么说,这次还是有失望的……

言歌万人和

啦啦啦
最后一波
言和牵丝戏的模真好看
用自己的照片充下数
(矮的是我(●—●))

啦啦啦
最后一波
言和牵丝戏的模真好看
用自己的照片充下数
(矮的是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