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言和

50.7万浏览    9190参与
hiroshi164
喧嚷 今宵冷雨坠梅纷纷繁繁 满...

喧嚷

今宵冷雨坠梅纷纷繁繁

满城潇然心绪无处瞒

勋臣三千拜侯相

颍水又绿人未还

这喧嚷何须我来撰

=====================

安利推歌向

【言和】喧嚷(荀彧视角人物主题曲 )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48470863/

出演/演唱:荀彧——言和

客串:曹操——乐正龙牙        郭嘉——朝律

=====================

赶上尾巴祝甘蓝生日快乐。

演出阵容是她指定的。

================...

喧嚷

今宵冷雨坠梅纷纷繁繁

满城潇然心绪无处瞒

勋臣三千拜侯相

颍水又绿人未还

这喧嚷何须我来撰

=====================

安利推歌向

【言和】喧嚷(荀彧视角人物主题曲 )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48470863/

出演/演唱:荀彧——言和

客串:曹操——乐正龙牙        郭嘉——朝律

=====================

赶上尾巴祝甘蓝生日快乐。

演出阵容是她指定的。

=====================

或许是因为印象中的大汉朝举国尚武,世家子弟更是不乏志勇胆魄。在我或多或少有些妄想或是臆断成分的想法里,荀彧的一生,除了文采彧彧、智谋频出、治政通达,其实亦是颇有壮志豪情的。

荀彧尚在襁褓之中,他的父亲为了家族利益便为他定下了与一门与宦官女儿的婚事。因党锢之事,当时士人与宦官显然是互相看不对眼的,世家大族却也习惯在任何阵营都部署自己的人,哪怕是敌对势力,与宦门互通关系也非罕见,但终归并非士大夫们之见的“良缘”,甚至有几分“弃子”意味。只是之后常侍唐衡下台,荀彧仍如约娶了唐氏为夫人,反倒叫人不得不慨叹他的君子守诺。

荀彧的青年,逢黄巾起义之后,又遇瘟疫饥荒,各地叛乱四起,流民失所裹挟化匪,颍川靠近雒阳门户多遭攻击,荀氏也因此举家避祸逃往周边,在迁徙途中他见过流民汤汤,也见过路旁白骨,自己的亲族朋友亦有许多因此祸乱死伤失踪。

再而后,在当时还是“天下仲姓、世家第一、四世三公、党人楷模”的袁家,荀彧更是见识过了所谓高贵士家公族们互相勾连却又互相提防甚至互相掣肘互相算计的各种自私心思。

政治倾轧、民生凋敝、祸乱四起、天下倾覆,国将不国,而一力推进这一切的,除了宦官、外戚,还有垄断了教育(仕途)财富田地、结党营私、勾心斗角的士族豪强们。荀彧正是生于长于那样一个时代,那样一个士族之家,他的经历教他在相当早的时候便明白,必须有新的秩序来重新规整天下。而他的志向,便是成为重新制定秩序之人,这是所谓壮志。可能也正是因为这样的经历和志向,他才会投缘于曹操。当年的曹操于他,可能是知己更多过上司。且单论宏伟志愿,他并不低于曹操半分。

然而世事弄人,荀彧大概早年也没想到世界能乱到如此的激荡崩塌,天子权威彻底遭到蔑视,袁氏这样的第一世家也是说衰就衰说散就散,甚至整个士族集团的势力都遭到了大洗牌,而新兴的门阀们也成了瓜分天下的资源掠夺者。他或许也没想到最后竟然让自己既成了曹魏的持重首席又做了中枢士族们的代言领袖。于是荀彧心底根植的自负冒出头来,于是他觉得自己有能力叫这个喧嚣缭乱的世界柔和下来,以一种相对平和的步调走向改良。

结果只是证明了他的天真。但这份天真未尝不是出于他的豪情与温柔并重。

荀彧也很清楚,乱世涤荡,士族虽然遭到压制削弱,但大家族毕竟根基深厚,任你一个军阀想无视士族意愿、自立独吞天下也非易事。毕竟在完成知识普及和田地改革之前,当世时能委以大任的大多数仍是士人,这天下确确实实是缺不了他们的。曹操若想最终称帝,也必然要么放低姿态与士族合作,要么手段强硬彻底清算士族。而荀彧所知以曹操的脾性和实力,很长时间内是做不到其中任何一条的。所谓劝止称帝,只是提醒曹操自己确认这件事罢了。

但随着时局激烈,每个人的野心都在迅速膨胀。曹操即使当时吃不下士族也必然会竭尽全力地向着压制士族的方向推进。而士族也有自己的野心,他们也在寻找机会妄图重新控制仕途和财富。这样的形势下,双方都已经把手按在了刀把上。

而荀彧也有自己的野心,他要同时断两方锋芒。

若是夹在两派之间左右为难,一方是生长养育的家族集团(以及士人依“天人感应”理论所扶持的天子),一方是曾经志同道合的明公,以汉风气二者皆需尽于忠义,便要么适时知退,要么一死成全当世气节。荀彧或许选择了后者,却又并非只是为了一个名节。他是在朝士族的代言,也是曹魏的首辅重臣,即使双方为了避嫌都有意让他置身事外,他的实际地位立场却并不可能让他轻易跳脱局势。既然明白自己就是双方的锋刃,以己身毁去这双刃又如何!本可暂避针锋对芒者,却不惧不退以身解刃,此正所谓豪情。

或许这一身死,非只是心累抑郁选择了逃避,反倒是要以己为刃同时断刃,以一死求两全,为曹魏和士族都各留余地,让这喧嚷世间暂得一时缓和。

至于说曹操最终也没有称帝,而士族也接受与魏文帝合作,到底都有没有看荀彧的一分情面,后世谁也不知道。

只道确是不用荀令君再来攥写这世间喧嚷了。

================

-

题外的话,说来写上面这段文字的时候倒不是在听《喧嚷》,而是言和的《刀剑春秋》,算是迷恋上言辞温和的初恋本命曲。所谓“三生淬炼笔墨锻龙雀刀,随作古英雄纵马向天笑”,冰心玉壶、明镜洞照、碧血情操、乘虹冲霄,自有万般胸臆激荡,何须后世评我或狂或傲或清高。单论词作,述尽名士凛然傲骨,至今难有能过之者。

一说文人名士者,文章绮丽难得,笔锋刺骨亦难得,然“法而不威 和而不亵”外柔内韧更为绝色。

=================

最后厨力发言:以言辞温和歌浩然豪情亦是真绝色!疯狂暗示大家以后多搞点潇洒的言和!

以及,朝律已经在UTAU出道,也是个可爱又帅气的孩子,目前主站由木变石管理,感兴趣可以关注一下。


白明hakumei

2019自制总结

这么一看明信片全是华(x)

2019自制总结

这么一看明信片全是华(x)

liquid酒
自从剪了短发以后对阿和似乎有了...

自从剪了短发以后对阿和似乎有了代入感
画了比较喜欢的穿搭

自从剪了短发以后对阿和似乎有了代入感
画了比较喜欢的穿搭

liquid酒
画不完了还是发下💦 长的很像...

画不完了还是发下💦 长的很像阿和弟弟的旭音エマ和阿和(两个人代表色都是薄荷绿色ww

画不完了还是发下💦 长的很像阿和弟弟的旭音エマ和阿和(两个人代表色都是薄荷绿色ww

墨诺精神褪离

天气会暖所以复健水(qian)彩(hui)了!
我永远喜欢博更福.jgp
虽然扫描了(p3)但是色差严重到自闭(……)

天气会暖所以复健水(qian)彩(hui)了!
我永远喜欢博更福.jgp
虽然扫描了(p3)但是色差严重到自闭(……)

雾沚
好久没吃到言绫粮了,只好自己...

好久没吃到言绫粮了,只好自己动手了(*꒦ິ⌓꒦ີ)
冷CP真难(动作有参考)
只要你吃言绫我们就是异父异母的兄弟姐妹了!
话说有没有言绫Q群啊?
只有我自己一个人吃言绫好难啊(T▽T)
和我一样本命言绫的小可爱可以加一下我QQ:3515663065
我们一起搞言绫(。’▽’。)♡
(刚刚发过一次但被自己误删了,被自己蠢哭qaq)

好久没吃到言绫粮了,只好自己动手了(*꒦ິ⌓꒦ີ)
冷CP真难(动作有参考)
只要你吃言绫我们就是异父异母的兄弟姐妹了!
话说有没有言绫Q群啊?
只有我自己一个人吃言绫好难啊(T▽T)
和我一样本命言绫的小可爱可以加一下我QQ:3515663065
我们一起搞言绫(。’▽’。)♡
(刚刚发过一次但被自己误删了,被自己蠢哭qaq)

喵雪

忽然想起这边完全没有营业[[什么人

忽然想起这边完全没有营业[[什么人

原来如比

脑子里的剧情是两人正在拍汉服写真o(*////▽////*)q

脑子里的剧情是两人正在拍汉服写真o(*////▽////*)q

Minort

我馋这娃身子,我下贱

咳就这样吧【】

我馋这娃身子,我下贱

咳就这样吧【】

苍缡

死对头

  又名两个傲娇的恋爱故事。

        是柯子生贺!灵感来源于一个月前群里的讨论。

        结果最后一分钟才写完emmm

        主言柯,微南北

        祝柯子生日快乐

  徵羽摩柯和言和是死对头。这是道上人尽皆知的事实。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总之就是很久之前,摩柯和言和...

  又名两个傲娇的恋爱故事。

        是柯子生贺!灵感来源于一个月前群里的讨论。

        结果最后一分钟才写完emmm

        主言柯,微南北

        祝柯子生日快乐



  徵羽摩柯和言和是死对头。这是道上人尽皆知的事实。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总之就是很久之前,摩柯和言和的关系就不怎么好。连带着两个区的气氛都怪异起来,今天给对方使使绊子,明个小打小闹一下,总归是没什么大摩擦。

  近儿F市来了批货,油水很足。可这会上边扫黑除恶政策打的紧,那群条子跟打了鸡血似的到处逮人。这个节骨眼儿上门,报酬又好的不像样。八成是条子下的套子。言和酝酿再三,楞是没接下这单子。

  言和没下手还有些惋惜,但总比给条子捣了好。摩柯似乎就在跟她作对,第二天龙牙就给她传来摩柯接单的消息。

  乐正龙牙是她白道上用来掩盖的公司的负责人,消息灵通的很,自然也知道摩柯和言和的关系。风声一出,转身就捎给了言和。

  这边言和犯了难。最近上面抓的有多紧摩柯也不是不知道。最近大家伙儿都夹着尾巴做人,屁大点事都不敢搞。这回虽然看起来是个香馍馍,就差没在外边绕圈绳子写上我是圈套四个大字了。以摩柯那小子的智商不至于啊。

  个鬼我才不是在担心那小子。好歹还是我钦点的对手,给条子抓了岂不是掉我的价?言和传条消息让龙牙对这件事保持关注。又暗搓搓地调出一个标着moke的号码让他提醒着点。

  这个moke是乐正绫在摩柯那边安插的线人,前会儿给她要了过来。

  想了想还是不放心,言和给乐正绫通了个电话——问问阿绫看看能不能从她那个在摩柯那边干活的小女友洛天依打探打探她头头到底想折腾什么。

  和洛天依甜甜蜜蜜约会ing的乐正绫听完言和的来意,半晌才冒出一句:“阿和你关心摩柯的话,直接打电话问他不就好了。”

  “不不不不可能,那家伙肯定会先嘲讽我一番再换着花样给我下套……不对我才不是关心他!”

  “我只是在意那批货!油水那么足怎么能让他给独吞了!”

  呵,女人。好歹言和还是自个名义上的头头,乐正绫敷衍地答应了言和后回头继续投喂自家女友。

  噢,她忘了。摩柯接下单的消息就是天依告诉她她在让龙牙传给阿和的。

  A区

  此时言和念念不忘的某只蓝毛正勤劳的拖着手下们开作战会议【雾】,除了被他亲自准假的洛天依。

  会议的内容自然就是刚刚接下来的那批货。

  “最好后天之前能准备完,时间有限。”象征性地做了一下结束语,摩柯大手一挥让他们都赶紧滚蛋。瞅着房间里总算没人了,摩柯才悄悄凑到墨清弦身边:“墨姐墨姐,天依把消息传过去了吗?”

  墨清弦扫了一眼摩柯拟定的大纲,翻页。“都快一天了,肯定的。”

  摩柯以为自己很好的掩饰了自己的兴奋。这种行为在墨清弦看来就像个三岁的小屁孩。

  “这个,”墨清弦突然发现了什么。“道理我都懂,所以你能解释一下为什么逃脱路线要特意绕半个F市到C区去呢?”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摩柯觉得自己的眼神十分认真。

  “其实你……想找借口去看阿和可以直接说。”还特意让天依把行动路线告诉阿绫,目的太明显了好吗。

  “谁想去看她了!C区内河多易逃脱。而且说不定可以潜入敌方组织摄入核心情报!”

  “……有一说一,你会游泳?”你有见过把自己搭进去收集情报的首领吗?

  “额……”

  “对哦,阿和会游泳呢。”

  “我徵羽摩柯就是死,从这儿跳河里,淹死在下边。也不要言和那个明明长的挺好看偏偏爱凶我的大混蛋来救我!”

  说完还指了指窗外。

  墨清弦瞅了瞅摩柯所谓的河——人工制造景观小溪。这水位,人站下去能到膝盖顶天了。

  呵,男人。

  计划很成功。条子果然以为这条他亲自把守路线上的是真货。

  真想知道那群家伙在看到他们辛辛苦苦追了一整天的车里装着的是儿童洗澡用的塑料小黄鸭会是什么表情。

  那批货早就被他暗度粮仓转运出去了。

  一切都很顺利,当然他如果现在不在空中就更好了。

  摩柯如是想道。

  这要怪他自个好死不死想站在内河边看看风景,跑了一天身心俱疲,人也放松下来。天晓得旁边小情侣吵架分手,那女孩直接把她家男朋友,现在是前男友了,一把往摩柯的方向推。

  这儿算是比较偏僻的地方了,偶尔只有几个老人散步路过,倒也是情侣幽会的好地方。重点是这儿的栏杆是木制的,年久失修,而且F市一星期前下了场大暴雨。

  摩柯还望着风景感叹人生和思念某人,没注意到后边撞来个人,重心往栏杆上一压。

  咔嚓,栏杆裂开了。

  摩柯整个人从上边掉下去。

  F市的内河护理挺不错的,下次糊弄那混蛋来这游泳好了。这是摩柯脸挨着水面的最后一个想法。

  然后他就入水了。

  目睹全过程的女孩发出尖叫,高声让她的前男友赶快救人。

  还没等前男友反应过来,一道白色的人影从摩柯掉下去的地方跳了下去。

  是言和。

  摩柯不会游泳,也挣扎不起来,只能任由自己下沉,恍惚间看到熟悉的白色。

  ……阿和?

  他闭上了眼睛。

  藉由阿绫从天依口中得知的情报,言和知晓摩柯做的所有安排,以及那条跨越了半个F市的跑路路线。

  龙牙悄悄观察言和的表情,以为自己能看到一些电视剧上的男主跨越大半个城市来找女主,女主感动羞涩的表情。

  显然他忘了这个女主是谁,言和啊。只得到了一句熟悉的mmp。

  “这小子居然要跑半个F市嫁祸到我这边来?!!”

  ……虽然身份有些特殊,但正常人面对跑了半个城市过来的竹马会是这个想法吗?

  是的,这两个道上认为水火不容的家伙其实是对青梅竹马。

  不过这对青梅竹马为什么会发展成这个样子恐怕只有当事人才知道了。

  话虽如此,言和还是口嫌体正直地跑去那条路线反反复复探查,甚至跑到A区暗中观察,在行动开始的时候跟着摩柯一路从A区到C区。

  终于在看到摩柯落水的时候冲了出来。

  接到电话迅速赶到现场的龙牙指挥手下摆平其他事,然后把将摩柯护在怀里的言和拎到车里开去私人医院就医。

  “应急处理过了?他恢复的很好。”医生检查完问。

  “有,做了那个,咳,人工呼吸。”言和的神色有些不自然。

  一边看病历的龙牙瞟了一眼,暗自惋惜自己没有早一点到。

  不知道F市出了名的死对头当街接吻【雾】的照片能值多少。

  摩柯悠悠转醒,一眼瞅见把一只手放在他额头上欲行不轨之事【划】测体温的言和。

  两个人尴尬的大眼瞪小眼。

  言和迅速把手撤回,假装无事发生。

  “……你咋在这?”摩柯别过头不看言和并试图缓解尴尬的空气。

  “我还想问你跑到我地盘上跳河是啥情况呢?碰瓷?”言和明知故问。

  两人相对无言,僵持了一会儿,摩柯败下阵来,“谢谢。”小小地一声。

  “什么?再说一遍?”言和的表情仿佛发现了新大陆。

  “没了。”摩柯看了眼时间,已经快十二点了。

  “我说,你不会守了我一晚上吧?”

  “谁守你一晚上啊!我只是刚刚打完游戏过来看看你这家伙还活着不。我去吃饭了!”言和炸毛,边念叨着摩柯这臭小子就是爱自作多情边踹开房门跑了。

  看言和在摩柯病房待了一晚上,刚刚和门进行亲密接触的龙牙推门进房。

  “牙哥?”

  “别看阿和现在嘴硬的很,她真守了你一晚上。”龙牙叹了口气,这一个两个真不让人省心。

  摩柯愣了下,“谁要她关心……”语气越说越弱。

  “她在走廊尽头左边的那个房间。”

  摩柯被子一扔跳下床跑了。

  独留龙牙一人在病房里干坐着。

  天啊你们两个别折腾了赶紧结婚吧。

  恭喜乐正龙牙荣升老父亲【误】。

  一个月后,出现了一张令全市混道上的人震惊的图片。

  A区首领和C区首领在C区的情侣圣地当众接吻【指人工呼吸】,十分亲密。

  有心人去探查,却带回来了一个更可怕的消息:两位当事人,已经同居一个月了【指摩柯在言和那儿养伤】。

  更有某乐正姓男子透露,两位晚上在房间里经常会有乒乒乓乓的声音,第二天两人精神不振,房间一片狼藉【指两个人打游戏起争执直接在房间里打架】。

  A区和C区的一些聪明人已经开始联谊了。

  至于真相如何,谁知道呢。

  End.

艮一丶旡彳主

一点和和相关的🐟
都是二设,p1是万圣节摸的很潦草女巫言头像
p2是从那个"2017vs2019"受到启发,然后心血来潮重画的两年前的一个二设,叫蜜语(¦3[▓▓]因为甜(sweet)言蜜语【好冷
p3是截个看得清脸的小图,顺便练练打光

p4以后是老图了,也存档一下,,

p4是庆祝冠世出世搞的抽奖画的梦图,p5是同一个幸运小孩点图的头像,画的冠世言(都3月画的)

p6是很久很久以前微博和群里小伙伴玩的随机词组(抽到的柠檬,朋克,手机应用中心)活动,对活动感兴趣可以去我微博搜关键词“随机词组”。(7月画的)

一点和和相关的🐟
都是二设,p1是万圣节摸的很潦草女巫言头像
p2是从那个"2017vs2019"受到启发,然后心血来潮重画的两年前的一个二设,叫蜜语(¦3[▓▓]因为甜(sweet)言蜜语【好冷
p3是截个看得清脸的小图,顺便练练打光

p4以后是老图了,也存档一下,,

p4是庆祝冠世出世搞的抽奖画的梦图,p5是同一个幸运小孩点图的头像,画的冠世言(都3月画的)

p6是很久很久以前微博和群里小伙伴玩的随机词组(抽到的柠檬,朋克,手机应用中心)活动,对活动感兴趣可以去我微博搜关键词“随机词组”。(7月画的)

沐夏

[双言]赏金猎人黑言X血族超可爱小贵族白言【1】

随便更一下了,反正也没人看,哎~

银剑应声刺下,血液飞溅,染红了少女洁白的脸,少女不可置信地瞪大了蓝色的双眸,看着照顾了自己几百年的女仆躺在血泊里,声音不断得发颤,"小姐⋯快跑⋯"银剑再次应声落下,女仆很快便没了气息,而这位少女呆呆得跌坐在原地,盯着那个把自己的女仆,更是好友的莎莉杀死的黑衣少女。

这位黑衣少女快步走到了少女的面前,少女赶紧闭紧了双眼,等待着死亡的喧告,然而他却觉脖间一紧,等他再小心翼翼地睁开双眼之时,只发现双脚悬空在空中,他竟是被提起来了。黑衣少女把他提至一群与之打扮相同的人面前道:"任务完成了,赏金呢?"面前的人道:"果然还是黑言大人办事效率最高~您等着~"少女被扔在了...

随便更一下了,反正也没人看,哎~

银剑应声刺下,血液飞溅,染红了少女洁白的脸,少女不可置信地瞪大了蓝色的双眸,看着照顾了自己几百年的女仆躺在血泊里,声音不断得发颤,"小姐⋯快跑⋯"银剑再次应声落下,女仆很快便没了气息,而这位少女呆呆得跌坐在原地,盯着那个把自己的女仆,更是好友的莎莉杀死的黑衣少女。

这位黑衣少女快步走到了少女的面前,少女赶紧闭紧了双眼,等待着死亡的喧告,然而他却觉脖间一紧,等他再小心翼翼地睁开双眼之时,只发现双脚悬空在空中,他竟是被提起来了。黑衣少女把他提至一群与之打扮相同的人面前道:"任务完成了,赏金呢?"面前的人道:"果然还是黑言大人办事效率最高~您等着~"少女被扔在了地上,惊恐地看着眼前之人,此时黑衣少女低头撇了她一眼,少女赶紧收回了目光,低头把头埋进了手臂里。突然,黑女少女不屑的声音传来:"就这么点?糊弄谁呢?"另一个人的声音传来:"可是黑言大人并没有说过要多少啊,我们这也就这么点钱啊,要不大人您凑和一下?"说着,朝一边的人打了个手势。黑衣少女冷笑了一声,提起少女就要走,突然眼前出现了许多个黑衣人,个个手持利器。那个之前一直在说话的人又道:"把她留下,可以留你一命。"黑衣少女冷笑了一声,这笑声其中带着几分阴冷,但竟是一松手,把少女扔在了地上。身后声音传来:"哎,识时务者为俊杰⋯啊啊啊⋯"少女此时坐在地上,把头埋在手里,完全不敢抬头。四周的尖叫声,刀刺进皮肤的噗噗声,人头落地的声音此起彼伏,过了一会儿,四周静了下来。少女这才抬起头来,只见眼前已一片血红,黑衣少女向她走了过来,少女下意识用手抱住了头。黑衣少女在她面前居高临下地看了她一眼,抬手,把剑插入了鞘中,淡淡地道:"跟我走。"少女小心翼翼地抬眼看了她一眼,对上了她冰冷的目光,赶紧站了起来。黑衣少女见她站起来了,便转身走了,少女便也赶紧跟了上去。一路上,少女都跟在这位黑衣少女后面,小心翼翼得低着头不敢说话,但此时黑衣少女开口了,"名字。"少女小心得道:"克里斯蒂·言和。"黑衣少女道:"我叫黑言。"少女道:"嗯,我知道。"过了一会儿黑衣少女停了下来,道:"这是我家,你先在这住一会吧。"少女:"啊?"黑衣少女道:"等我去看看还有没有人要你,好不容易抓来的人,不能浪费了~"少女:"⋯"黑衣少女走进了房子,少女也跟了进去,黑衣少女从厨房里拿出了一些面包,放在了桌子上,就自顾自得坐下来开始吃了,黑言吃着吃着,看到了言和呆站在原地,就道:"你不吃吗?"言和哦了一声,抓了一个面包开始啃,黑言看着,莫名觉得有点乖诶,待言和啃完了面包,外面也差不多黑了,黑言道:"只有一张床,挤挤吧,应该能睡下,毕竟你这么小。"言和(小声):"其实我已经有几百岁了。"黑言:"⋯行行行,你最大。赶紧睡觉吧,我明天有任务在身的。"言和道:"…哦。"半夜,黑言醒了…她看见言和正在咬着手,快把手给咬破了,"诶,你咬自己手干什么?"言和开口便喘得上气不接下气:"我⋯饿了⋯我⋯啊⋯我⋯要喝血。"黑言看着她痛苦的样子,把手伸了过去,道:"行行行,你咬一囗,哎,可不能让她饿死了,不然卖不出去了。"言和看了她一眼道:"我要咬脖子。"黑言:"⋯你⋯嘶⋯"黑言话还没说完,言和就抱着黑言脖子就是一囗了。黑言:"嘶,你轻点行不行?"言和:"好甜的血。"黑言:"⋯"

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把攻受写反了😇

格雷尔斯·暗翼

【洛言】身体自检

*洛言,abo

*上次发的时候翻车了,再发一遍,这次走ao3

*正文没出来的话点右上角那个 proceed

*整了十几分钟才发出来我太难了

薄荷糖

*洛言,abo

*上次发的时候翻车了,再发一遍,这次走ao3

*正文没出来的话点右上角那个 proceed

*整了十几分钟才发出来我太难了

薄荷糖

Minort

我发现我真的不适合糊画,码冰刀去了

【手书鸽了,以及现在还没打算往b站投鸽

冠世怎么还没申舌啊靠

我发现我真的不适合糊画,码冰刀去了

【手书鸽了,以及现在还没打算往b站投鸽

冠世怎么还没申舌啊靠

李师师冲

【龙言】论言和到底是不是赌神这件事情

*标题是瞎起的


*严重ooc预警


*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


V中每年都有一届足球联赛,并且以自己完美的操场设施成功成为了主战场。然而无奈自己的队伍实在是标准的点背,总是早早淘汰无缘名次,见者伤心闻者落泪,同时直接导致了学生对比赛的兴致不高,每届联赛只是被迫营业加加油,其实暗地里讨论今年自己学校会第几个没。今年的比赛安排在了每天的活动课,学生可以自由选择看比赛或者学习逛学校,于是操场上就没了什么人,实在是有那么一点惨淡。


然而言和不管,甚至无视洛天依对自己发出的去小卖部的邀请直接提出要去操场。洛天依有些摸不到头脑,她的大脑不允许她在这么短的时间...

*标题是瞎起的


*严重ooc预警


*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


V中每年都有一届足球联赛,并且以自己完美的操场设施成功成为了主战场。然而无奈自己的队伍实在是标准的点背,总是早早淘汰无缘名次,见者伤心闻者落泪,同时直接导致了学生对比赛的兴致不高,每届联赛只是被迫营业加加油,其实暗地里讨论今年自己学校会第几个没。今年的比赛安排在了每天的活动课,学生可以自由选择看比赛或者学习逛学校,于是操场上就没了什么人,实在是有那么一点惨淡。


然而言和不管,甚至无视洛天依对自己发出的去小卖部的邀请直接提出要去操场。洛天依有些摸不到头脑,她的大脑不允许她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理解“为什么操场突然对言和这么有吸引力”这样高深难懂的问题。所以她选择了一个最省心的答案,那就是妥协。


然而洛天依内心并不满这个草率过分的决定,因为今天太冻人了,她把自己的大衣裹紧了一点,然后把手揣进兜里并且决定在进屋之前都不拿出来。她看了看老远就往操场张望个不停的言和,决定把自己不懂就问的冒险精神进行到底。


“你今儿咋那么喜欢操场,咋的了心爱小男孩在里头呢?”​


“?姐姐您可别瞎说​了,足球队帅哥那么些我看帅哥不行吗。”


言和感觉有股血冲上了自己的脸颊,好在今天天冷,说是冻得红也就搪塞过去了。她当然是去看帅哥的,只不过这个帅哥要加个特指二字。


“有啥好看的呢,还不如陪我去小卖部买旺仔。老妹听姐一句劝,这大冷天要是能喝上那保温箱里的旺仔真的爽飞。”​


“我不,我想看帅哥。”​


——我想看乐正龙牙这个让我心动的帅哥。


​操场里边是真的空,观众席上坐着的除了一起写作业聊天谈恋爱的小情侣就没什么别人了。言和抬眼看了看甚至都没上去,就在足球场旁近距离观望。


草,他踢球是不是太帅了一点。​这是言和此刻心里唯一的想法,除此之外连洛天依跟她聊天的声音都自动屏蔽了。半天没人答应,给洛天依整懵了,搞半天你跟我跨次元聊天呢?于是她一咬牙一狠心把手从兜里拿出来,搭上言和的肩膀强迫她看向自己。


“我想喝旺仔。”


“我想看帅哥。”


“那帅哥又不是你的你看个什么劲嘛!!”


“​没准我看完比赛就脱单了呢,是不是姐姐。”


“你想桃呢?要真能这样你给我买一箱旺仔。​”


言和点了点头当同意,然后默默把脸转过去继续看比赛。这该死的乐正龙牙太帅了少看一秒都是浪费,言和这么想着再一次红了耳朵。​


比赛赢了,出人意料的顺利。球员都下场去换衣服,准备回班了。​言和又站了一会——她没看到乐正龙牙。不过他应该回班了吧,言和这么想着,肩却被人拍了一下。


她回头,正对上他墨绿色的双眸。她愣了一下。


洛天依也愣了一下,然后转身逃离现场。​


“哎……什么。” 言和想伸手去拉洛天依的袖角,却扑了个空,只得呆呆地往原地一站。乐正龙牙把头往后扭了扭​,脚不安分地跺了两下地。然后他抬起头,像是定了什么莫大的决心,他抬头看着言和。


“我喜欢你。”


异口同声。


两个人都笑起来,笑的前仰后合,仿佛刚才经历的不是什么严肃的表白,反成了一个天大的笑话​。言和伸手摸了摸脸,然后偷偷拉上乐正龙牙的手。


靠,输了一箱旺仔。​她这么想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