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詹仕伟

324浏览    13参与
自由飛翔不是病

越来越帅的男孩们😍😍😍😍😍😍

入股C.T.O保证不吃亏哦

越来越帅的男孩们😍😍😍😍😍😍

入股C.T.O保证不吃亏哦

秋水秃秃

【双主舞】CTOcp补全计划。day4。
《同窗的你》

【双主舞】CTOcp补全计划。day4。
《同窗的你》

_原心💙

念念不忘的詹仕伟

那两天的事记得很混乱,零零碎碎的,但是认真看过的你的一颦一笑都被我牢记在心里。

第一次这么努力的去追随一个人,可能是喜欢上你的时间刚刚好,是可以自己去旅行的年纪,不像以前会被很多东西束缚,没有办法去看自己喜欢的人。

所以现在的我不想有什么遗憾,就像他们三个,最开始喜欢他们的时候没有能力去找他们,现在就算有能力了,也不一定能见到他们。我相信你们有一天也能红红火火,所以在还能接近你的时候,就尽量多看看你。

那天等了你很久,天冷,腿和腰都很难受,耳边听着你们的歌循环播放其实内心没有多大的感觉,就只是一直在算着时间,祈祷你们快点来。在主持人一次又一次的热场之后,终于,我看见你蹦跳着上了台,然后我就笑了,听着...

那两天的事记得很混乱,零零碎碎的,但是认真看过的你的一颦一笑都被我牢记在心里。

第一次这么努力的去追随一个人,可能是喜欢上你的时间刚刚好,是可以自己去旅行的年纪,不像以前会被很多东西束缚,没有办法去看自己喜欢的人。

所以现在的我不想有什么遗憾,就像他们三个,最开始喜欢他们的时候没有能力去找他们,现在就算有能力了,也不一定能见到他们。我相信你们有一天也能红红火火,所以在还能接近你的时候,就尽量多看看你。

那天等了你很久,天冷,腿和腰都很难受,耳边听着你们的歌循环播放其实内心没有多大的感觉,就只是一直在算着时间,祈祷你们快点来。在主持人一次又一次的热场之后,终于,我看见你蹦跳着上了台,然后我就笑了,听着你们一声声的抱歉,我在心里一直说,不管多久都等你,詹仕伟,多久都等你!

表演时间很短,那个时候真的就只是想静静地看着你,但是无奈我得拍照,在相机里看了全程的你。后来还跟芸芸说,希望以后能有那种不需要拍照只需要默默看着你的机会,用眼睛用心记录每一刻的你。

我上台签名的时候,在第一个成员那里等了很久,因为前面的人需要签很多张海报,你在倒数第二个,我犹豫了一下要不要拿起相机拍照,但是想到可能会对前面几个成员不礼貌就放弃了。终于到你的时候,走到你面前把礼物交给你,你大大的眼睛看着我说:“这么多哦,都是给我的吗?”我记得我当时没说话,就只是把礼物往你怀里塞了塞,然后听见你笑着说谢谢。

你签名的时候身体几乎都趴在桌子上,低着头一手拿笔一手按住歌词本,非常认真,但我一直都很嫌弃你的英文签名,不是因为不好看,而是太简单了你很快就签完了。所以当你把歌词本退给我的时候,我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向你要了你的中文签名,说第一次的时候,你以为我要让你签我的名字,笑着把笔给我让我把要签的写在旁边的纸上,我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又对你说:“我想要你的中文签名。”你听清楚了以后还是不确定的问了我一句“啊?我的哦?”“嗯,你的。”我肯定的回答。然后你才笑嘻嘻的低下头继续签名,我看见你非常认真的一笔一划的写你的名字,那一瞬间心里无比满足了,被你的温柔填满了。

签完名要握手,我不知道咋想的居然伸出了双手,那个时候腋下还夹了灯牌和手机,你看我伸出双手你也用双手跟我握手,一边一只,我觉得那个时候我好傻哈哈哈,握完手好像是被我夹住的手机要掉了你帮我扶了一下,我一脸懵逼的看着你突然伸出的手,转头看着你也楞楞的脸问了一句怎么了,你犹犹豫豫的说:“你的手机……快掉了……”说完还不好意思的笑一笑。那个时候最后一个成员那里没有人,我怕在你这里耽误太久会让他尴尬,就不好意思再跟你要合影,迷迷糊糊的就走完了全程下台了。后来我想了一下,你扶我手机的时候之所以楞楞的,可能是看到我手机背后的手机壳了吧,那是你。

第二天,送机差点没送到,我真的是个很喜欢逃避的人,前面的我不想回忆了。我只记得在你最后要进去安检的时候回过头来找了我们,我试探着对你挥了挥手,你也举起手回应了我,那一瞬间我很想跟着你走,却一直忍住想哭的冲动看着你一点一点的消失在我的视线里,心里说了无数个再见,再见,再见……我们一定还会再见的。


多么幸运可以认识你,以后,也定会不离不弃,加油啊我的仕伟,我的少年,我的王子,我的小精灵。


自由飛翔不是病

*懒惰取标题啦!

*莫明其妙开车文,但愿能够通过

*\学位大法好/


"学长,你真好看~"

薛恩托起仕伟迷蒙的脸颊,手指轻轻在仕伟脸上的泪痣打转


"薛恩...他们就在隔壁而已,你别...嗯..."

仕伟还没来得及发出抗议就被薛恩粗暴地亲吻,唇舌吞噬他一切的言语
细长的手指钻进仕伟的衣服里,单薄的衣物马上被薛恩给脱掉


"薛恩,你不可...啊!"

胸前的殷红被手指揉捏,薛恩满意的看着脸颊泛红,双眼湿润的仕伟


"学长,今晚,你是属于我的~"

薛恩啃咬仕伟的喉结,满意的聆听仕伟发出来...

*懒惰取标题啦!

*莫明其妙开车文,但愿能够通过

*\学位大法好/




"学长,你真好看~"

薛恩托起仕伟迷蒙的脸颊,手指轻轻在仕伟脸上的泪痣打转


"薛恩...他们就在隔壁而已,你别...嗯..."

仕伟还没来得及发出抗议就被薛恩粗暴地亲吻,唇舌吞噬他一切的言语
细长的手指钻进仕伟的衣服里,单薄的衣物马上被薛恩给脱掉


"薛恩,你不可...啊!"

胸前的殷红被手指揉捏,薛恩满意的看着脸颊泛红,双眼湿润的仕伟


"学长,今晚,你是属于我的~"

薛恩啃咬仕伟的喉结,满意的聆听仕伟发出来的声音


"呃...你放开...啊..."

就算仕伟挣扎,在薛恩的眼里像极了挑逗的动作


"学长..."

那极具侵略性的低音让仕伟失神,被薛恩手指碰过每一寸肌肤泛起像火焰般的灼热感.泛起水汽的大眼睛勾起薛恩心里想狂暴侵占的欲望


"学长,我要进来了..."

滚烫的炙热挺进体内,双眼里的泪水再也忍不住顺着脸颊滑落.薛恩用舌尖舔去仕伟脸上的泪水.断断续续的呻吟声从仕伟的喉咙里发出来


"啊...薛...薛恩..."

忽快忽慢的节奏让仕伟失力倒在床上,昏暗的桌灯照亮仕伟脸上的水光.薛恩露出坏笑,炙热磨压体内的某一处让仕伟失控大叫一声


"啊!"
薛恩轻啄仕伟的脖子,留下一圈淡红色的印子.腹前的炙热也被薛恩修长的手指缠绕轻柔

"学长...仕伟学长..."

薛恩的低音就像魔咒一样让仕伟深深陷入无法自拔.渐渐加快的速度让仕伟发出诱人的声音


"不...不要了...薛恩...啊..."
哽咽声和呻吟声让薛恩的脑袋断了理智,暴风般的侵略让仕伟不停发出沙哑的呻吟声.脑袋一片空白,浊白喷洒在两人腹间

"学长..."

灼热液体喷洒在肉壁上,不停袭来的快感完全让仕伟的大脑完全空白.薛恩放开啜泣的仕伟,用手指擦拭掉仕伟流下来的泪水"仕伟...别哭了,好吗?"薛恩的拇指停留在仕伟的唇边"抱歉,弄疼你了..."仕伟通红的双眼怒瞪薛恩"大不了...再来一次?" "...滚..."


薛恩抱起无力的仕伟到另一张床上,仕伟卷起被子转头对向窗户不理会薛恩.薛恩失笑,他轻搂着仕伟,不一会发出了呼噜声"果真睡神..."仕伟微微转身,用手指戳着薛恩的脸颊,害羞的将脸埋在被子里.疲惫的他很快就睡着了,薛恩醒过来看到面向他的仕伟.嘴角露出迷人的笑容"一直不和老板说有点过意不去,明天就和老板说吧..."薛恩轻轻环住仕伟以免惊醒他"晚安,仕伟..."


_原心💙

sweetie的大太阳 要一直发光

sweetie的大太阳 要一直发光

秋水秃秃

忘记发到lof的双主舞。

是一切开始的地方。

晚风吻尽荷花叶,任我醉倒在池边。

忘记发到lof的双主舞。

是一切开始的地方。

晚风吻尽荷花叶,任我醉倒在池边。

_原心💙
后来想想,你穿着那件蓝色的衣服...

后来想想,你穿着那件蓝色的衣服跳舞的影片是我第一次见到你,那个时候心系他人所以没注意到你的人只觉得你跳舞好好看。现在各种后悔当初没有继续深入了解你,让我错过了你那么久。不过以后,我再也不会错过你了,未来一起加油一起走💛💛💛

后来想想,你穿着那件蓝色的衣服跳舞的影片是我第一次见到你,那个时候心系他人所以没注意到你的人只觉得你跳舞好好看。现在各种后悔当初没有继续深入了解你,让我错过了你那么久。不过以后,我再也不会错过你了,未来一起加油一起走💛💛💛

🍀腿短任性。🐏

🎉上海环球港Power Space开业🎉

🔥最燥男团CTO!!!🔥

渣画质,勉强看看吧就,我拯救不了我的手机画质了😭

要红!!!要火!!!要多来上海!!!


🎉上海环球港Power Space开业🎉

🔥最燥男团CTO!!!🔥

渣画质,勉强看看吧就,我拯救不了我的手机画质了😭

要红!!!要火!!!要多来上海!!!


秋水秃秃

画画自己眼里的崽崽们~感觉好久没见到新鲜的大宝贝儿们了,好想他们呀(>д<)

画画自己眼里的崽崽们~感觉好久没见到新鲜的大宝贝儿们了,好想他们呀(>д<)

句子。G
【追星阿姨】 CTO的主舞兄弟...

【追星阿姨】

CTO的主舞兄弟💕💕💕💎💕💎💎

【追星阿姨】

CTO的主舞兄弟💕💕💕💎💕💎💎

凡人終死。

【CTO男團】隨筆

 CP:主舞(吧)

 被人用了這對拐進坑,結果才發現基本上是血本無歸的一對(大哭),目前是六人團粉,CP沒有特別偏好(微微傾向主舞而已)


 —————


 對於粉絲說的感覺他們沒有以前那麼黏之類的話,詹仕偉跟翁宇慶表示,並不是因為感情變淡之類的理由,就是太熟悉了而已。

 夫妻都有七年之癢,更何況要說他們熟起來嘛,好像也就三四年的時間而已,所以每次對於粉絲們的問題他們都是笑笑的說,沒辦法啊,我們太熟了。

 是真的很熟。

 說來也有趣,如果沒有Show Star的話他們現在可能別說熟到都不想要特別Cue彼此了,可能點個頭打個招呼就已經是他們認識的極限了——所以說未來會發生什麼事情...

 CP:主舞(吧)

 被人用了這對拐進坑,結果才發現基本上是血本無歸的一對(大哭),目前是六人團粉,CP沒有特別偏好(微微傾向主舞而已)


 —————


 對於粉絲說的感覺他們沒有以前那麼黏之類的話,詹仕偉跟翁宇慶表示,並不是因為感情變淡之類的理由,就是太熟悉了而已。

 夫妻都有七年之癢,更何況要說他們熟起來嘛,好像也就三四年的時間而已,所以每次對於粉絲們的問題他們都是笑笑的說,沒辦法啊,我們太熟了。

 是真的很熟。

 說來也有趣,如果沒有Show Star的話他們現在可能別說熟到都不想要特別Cue彼此了,可能點個頭打個招呼就已經是他們認識的極限了——所以說未來會發生什麼事情真的是很不一定的。

 回去問一下他們高中同學的話,可能都會對幾年後兩個人之間的感情感到驚訝,畢竟當年在整個班級男性人數偏少的情況下這倆都不熟,哪裡料得到以後啊。

 「奇怪,為什麼這麼喜歡問你呢?」

 這是某段時間他們對彼此最常出現的質疑,特別集中在直播的時候,這個情況出現的頻率連老闆都知道了還特別關心過他們。

 並不知道為什麼粉絲們都特別喜歡在只有他們單人的時候過問對方的男孩那時候還沒有以後那麼油,但已經敏銳的發現不太對勁。

 「我才不想跟你綁在一起咧。」

 「我也不想一直被你欺負好嗎?」

 實在學不來團裡面老么的白眼,詹仕偉只能睜大他那雙就像是狗狗一樣的大眼睛盯著翁宇慶,被直視的翁宇慶撇過了頭,詹仕偉整個人都跳了起來巴到了他身上去。

 粉絲還說不黏呢,剛巧轉頭暼過去的梓鑫搖了搖頭,這不是黏的時候都不給人看了,宇慶平時不鬧其他人的時候不都跟仕偉待在一起嗎?

 但這種話他們會說才怪,梓鑫繼續認真的玩著手機。

 「奇怪。」一直偷偷盯著他們倆的振緯小心地發出疑問,坐在他旁邊專心玩手機的薛恩順著他的目光看了一眼後開口:「哪裡奇怪?」

 「他們到底是算感情好還是不好啊?」

 喔。

 這個問題啊,薛恩看了一眼自家兩位學長們,故作深沉地說:「你還是不要知道比較好。」反正兩個哥哥們都自己說自己太熟了,感情怎麼可能不好。

 只是壞心的不想給粉絲看而已,「這就是那什麼吧,只有我自己能知道。」薛恩小聲的說了這麼一句。

 根本就沒有聽清楚的振緯一臉問號,但是根本沒人想理他了,所以說,這個回答跟他的問題沒關吧?

 今天依舊搞不懂自家哥哥們的忙內依舊傻眼貓咪呢。

 什麼?你問梓寧哪去了?正聽著弟弟們的打鬧聲笑得一臉開心,但就不說話啊。


 —————


 胡言亂語的扯淡,充滿對他們的過度解讀,我就是想要紀念一下我一開始站的主舞,至於往後,往後我還沒想好XD

一隻浣熊

《相見 》主舞cp

*先發不自殺聲明,刻意對《我是我》的那場舞臺過度解釋不是本意,我只是想寫初戀cp而已

    「那句話該怎麼說?喔,相見恨晚。」翁宇慶趴在枕頭上對縮在他身旁蹭來蹭去的詹仕偉說。

—————

    他跟他從十五歲就認識了,但也就僅只於認識而已。

    高中生會一起報隊搶籃球框,會一起去福利社買零食吃,會假日一起出來騎腳踏車,但翁宇慶跟詹仕偉從來不會一起,明明每天待在同一間教室,但兩人就是沒有共鳴。
學校的練舞室裡一次可以有兩到三個舞團在練舞,通常一個是「詹仕偉的舞團」另一個則叫做「翁宇慶的舞團」,...

*先發不自殺聲明,刻意對《我是我》的那場舞臺過度解釋不是本意,我只是想寫初戀cp而已


    「那句話該怎麼說?喔,相見恨晚。」翁宇慶趴在枕頭上對縮在他身旁蹭來蹭去的詹仕偉說。

—————

    他跟他從十五歲就認識了,但也就僅只於認識而已。

    高中生會一起報隊搶籃球框,會一起去福利社買零食吃,會假日一起出來騎腳踏車,但翁宇慶跟詹仕偉從來不會一起,明明每天待在同一間教室,但兩人就是沒有共鳴。
學校的練舞室裡一次可以有兩到三個舞團在練舞,通常一個是「詹仕偉的舞團」另一個則叫做「翁宇慶的舞團」,兩團各有各的風格,不是說王不見王,兩個人各自練得很開心,也從沒想過未來會一起合作。

    所以當五年後兩個人在宿舍裡跑來跑去,黏著另外四個人說好多好多次晚安才肯睡覺的時候,都會想到他們之間曾經是每天見面只有互道一句早安的關係。

—————

    「相見恨晚?我怎麼不記得你這麼有文學素養」詹仕偉從他的肩窩抬起頭來看他,大眼睛咕嚕嚕的轉了一下,對翁宇慶說:「而且,我並不想從十五歲就被你欺負好嗎?」
    說完就舉起自己細細的,被梓寧哥哥形容為「骨感」的手臂,形式上的揍了翁宇慶一拳。

—————

    十八歲的兩個男孩,在舞臺上渡過了他們的成年禮。

    沒有黑箱操作,也沒有矯情的劇本,他們未來的老闆羅志祥所開的生存戰無比殘酷,十幾個男孩在提升自己的同時互相扶持他人,卻還是無法避免看到曾經的兄弟一個個離開。

    16 17年的台灣正為同志婚姻的法案鬧得沸沸揚揚,詹仕偉和翁宇慶編了一支現代舞,輕飄飄的白襯衫,和親密的暗示性舞蹈,配樂用的還是詹仕偉最喜歡的五月天所演唱的擁抱*。

     他們都為了那次舞臺拋棄了自己最熟悉的舞風,得到羅志祥的讚賞,卻沒有人提這支舞背後的涵義,包括他們自己也鮮少提起這首歌,畢竟那只是幾百場演出裡的其中一場,放太多心思就太明顯了,有些事情心裡明白就好。
   他們能勇敢的在舞臺上表達自己的想法,下了舞臺卻不敢坦露那份感情。

—————

     「欸仕偉,我們合作過幾首歌?」

    詹仕偉永遠都搞不清楚翁宇慶的腦迴路。上一秒在相見恨晚,現在怎麼突然就開始給我回憶過去了?吐槽歸吐槽,詹仕偉還是開始扳手指數。
    「把所有團體舞也算上去的話大概有十幾首,那要是你連舞蹈教室的那些也要算的話就數不清了。」

    「那你最喜歡哪一場?」翁宇慶輕輕鬆鬆就把那雙沒多少肉的手給箝制住,抓在懷裡,兩個人又倒回床上躺好。
    「嗯…《我是我》的那場吧,畢竟用的五月天的歌」
    「騙人,明明就是因為有我的關係」
    「好啦,只要跟你的表演我都喜歡,這樣可以嗎?」

    幸好,後來的我們還是幸福了。

*擁抱是五月天在1999年為同志音樂專輯所寫的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