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詹姆波特

13639浏览    925参与
sparrowhadow

如果他们出生在Pride&Prejudice的世界而且没有伏地魔【三】

❤迟来的中秋祝福◟̆◞̆♡

祝大家中秋快乐,合家团圆´͈ ᵕ `



8.

   舞会过了好几日,莉莉才又重新见到了西弗勒斯。他对自己为何缺席的原因只字不提,只是没完没了的道歉,并向莉莉保证下一次舞会若能再邀请到他,他一定会前往参与,并履行自己跳舞的约定。

 “我不知道西弗勒斯那天为什么没去。”某个闲暇的午间,莉莉与佩妮在厨房扎花,刚从花园里采撷的花束如柔软的新生儿,姑娘们纤弱的指节要加倍小心,才不会压碎那些脆弱的枝干。

 “这不是很明显吗?”佩妮说,一边把花束挂在了两人面前的架子上,“那天爸爸说了...

❤迟来的中秋祝福◟̆◞̆♡

祝大家中秋快乐,合家团圆´͈ ᵕ `



8.

   舞会过了好几日,莉莉才又重新见到了西弗勒斯。他对自己为何缺席的原因只字不提,只是没完没了的道歉,并向莉莉保证下一次舞会若能再邀请到他,他一定会前往参与,并履行自己跳舞的约定。

 “我不知道西弗勒斯那天为什么没去。”某个闲暇的午间,莉莉与佩妮在厨房扎花,刚从花园里采撷的花束如柔软的新生儿,姑娘们纤弱的指节要加倍小心,才不会压碎那些脆弱的枝干。

 “这不是很明显吗?”佩妮说,一边把花束挂在了两人面前的架子上,“那天爸爸说了,斯内普先生和夫人吵得可厉害了——他要再去会有点不合情理,是不?”

   她看了莉莉一眼,见妹妹怏怏不乐的脸上慢慢浮现了恍然所思的样子,便知道莉莉的心结有所缓释,也就不费什么功夫去安慰了。那天莉莉只和布莱克跳了一支舞,这在周围可是前所未闻的,伊万斯家二小姐的美貌可是远近闻名,若是成为了舞场周围的“花瓶”,不少男士都该谴责自己的绅士风度 了。

   这番对斯内普失约的话题就此告一段落。夜里就餐时,伊万斯夫人突然提议要去镇子上找一个帮工,这让佩妮和莉莉很惊讶,她们家的佣工已经做了有一段时间了,突然换人显得有些不合情理,更何况那人也没犯什么大错,他手脚麻利,办事效率也高。

 “妈妈,梅森先生不干了吗?”佩妮问道。

 “哦,当然不,只是马尔福小姐前几天告诉我,大户人家家里都得有个管事的,”伊万斯夫人回答道,“我明天就去镇子上瞧瞧。”

   她虽这么说,第三天就把人给领了回来。那会儿莉莉和佩妮正倚在二楼窗口看着,马车上下来的是一个年轻人,门童提着他的两只破破烂烂的手提箱,她们在这附近从没见过这个青年。

 “妈妈是上哪找到的?”佩妮盯着对方破旧的衣裳,言语里有些不信任,“我希望她最好别弄一个来路不明的家伙到家里来,....”

 “我觉得不会的,佩妮,”莉莉兴致盎然的接话道,她看到青年转身对门童道了谢,并自己接过了简陋的行李,那彬彬有礼的样子让她产生了极大的好感。

 “你总这么说,亲爱的,”佩妮略带谴责的看着她,“我真希望妈妈找到了可靠的保荐人...”

9.

   佩妮至少说到了点子上——这位新来的家庭成员是镇上一位颇有名望的妇人引荐的,他叫莱姆斯.卢平,虽然过去并没有做过类似的工作,但才过了几天,青年出色的表现就俘获了伊万斯夫人的心,连伊万斯先生也不得不对卢平刮目相看起来。据他所说,原本留下卢平只是为了哄亲爱的伊万斯夫人开心,他还以为过不了几天就要把人撵走呢。

 “你的家乡在那儿??先生?”第三天下午,莉莉就邀请了卢平陪她到郊外散步,她想到爸爸妈妈还从来没告诉过自己卢平的身世,便饶有兴趣的向对方询问道。

 “东方的小村镇,自从我父母去世后我就自己生活了。”卢平回答道,这时两人正慢慢沿着车道一旁的草地上行,偶尔有其他家的马儿从宽敞的大路上行过。

 “我很抱歉。”莉莉连忙说道,卢平只是温和的笑了笑。

 “这没什么好抱歉的,过去的伤痛总有一天会变成回忆,不管值不值得。”他语气平和的回答道。

 “这话听着真妙,”莉莉赞叹道,她平日里就喜欢溜到父亲的书房阅读,此刻对于一句富含哲理的话语,是不可能对此充耳不闻的,“您过去一定读了很多书吧?”

 “是有一点,”卢平有些腼腆的说着,这时远处传来了马蹄激烈的嘚嘚声,“我上一份工作——”

   他的话淹没在一片激烈的声响中。一匹绝尘而来的马不偏不倚的停在了两人的身边,骑手正紧张的吆喝着扭动的坐骑。“中午好!”詹姆.波特愉快的向他们打招呼,眼睛却牢牢地锁在了莉莉的身上,“多美好的时光!你们认为呢?”

 “中午好,先生。”卢平应了他的话头,詹姆的马儿后退了一步,好让背上的黑发青年能看清卢平的样子,“你好?”詹姆简短的施舍了对方一句话,便又把目光转到了莉莉身上。

 “你好,先生。”莉莉勉强答道,詹姆顿时显得心花怒放,“我刚才要去你家拜访来着,伊万斯小姐,”他兴高采烈的说道,不顾莉莉微微皱起的眉头,“但是在路上就碰到了你!真是幸运女神的垂青,如果可以的话,能允许我送你回去吗?”

 “我想你看到了,先生,我的胳膊和腿都好好的发挥着作用呢。”莉莉有些冷淡的回应,“家父正在屋子里,您可以稍行一步,我们随后就到。”

   她的“我们”终于让詹姆注意到了一旁的卢平,“你是?”他口气不善的问道。

 “莱姆斯.卢平,”卢平报上了自己的名字,但詹姆很快就把对方的话茬掐断了,“我这几天把附近走遍了,没见到你这个人。”

   他傲慢无礼,不可一世的态度再次激怒了莉莉。她瞪着詹姆,觉得这个人愚蠢又自大,说出来的话既不符合涵养,也没有绅士风度,在面对卢平的问话简直如同使唤一个小厮,特别刚才那些一味的奉承更让她觉得荒唐。想到这儿她决计不再搭理那些淑女风范,只挽过卢平的胳膊,强行把人拽离了原地,连多的一句话也没给詹姆.波特施舍。

 

10.

  抛去这个小插曲,她与卢平又快快活活的逛了周围的草甸和溪流,还有格林格拉斯家的樱桃林。已至春末,雪白的樱桃花早已凋敝,不过那些繁茂的枝叶还是有许多乐趣可以欣赏,且卢平精妙绝伦的语句也让莉莉钦佩,她现在越发喜欢这位博学多识又温文尔雅的同伴了,尽管这才是卢平到伊万斯家的第三天。

   等到了快午饭的点儿,他们才动身朝家走去。行至前院,一匹拴在槽厩里的黑马让莉莉不由得多看了几眼。而当她和卢平走进饭厅时,惊讶的看到早些时候不愉快的制造者詹姆.波特正坐在伊万斯先生旁边,两人相谈甚欢。

“ 伊万斯小姐小姐回来了!”伊万斯先生笑着拍拍詹姆的肩膀,不顾莉莉逐渐凝固的神情,“这位是波特先生,我想你还没见过他!他是布莱克先生的朋友,这一次是陪着布莱克先生到这里来购置房屋的。”

   莉莉抓紧了披肩,她下定决心,绝不要和詹姆说一句话。

 “我刚才已经在路上碰见了伊万斯小姐!”詹姆文质彬彬的对伊万斯先生说道,现在他好像又变得风度翩翩,“伊万斯小姐体态优雅,眉清目秀,谈吐动人,是我见过周围最迷人的姑娘了。必须说,这是先生您的教导有方。”

   这番恰到好处的奉承顿时让伊万斯先生欣喜起来,他不断给莉莉使眼色,让莉莉与波特先生打招呼,但莉莉倔强的表情又让他十分不快,在他看来,一位年轻儒雅的有钱公子上门拜访,莉莉决计不该给别人一些脸色看的。

 “这都怪我,先生,”这时,卢平敏锐的捕捉到了大事不妙,连忙站出来迎接了伊万斯先生即将爆发的怒火,“刚才在河边散步时,小姐有些着凉,刚才进屋时就咽喉发炎说不出话——我现在就带她上楼吃点药。”

   在他带着莉莉离开屋子时,碰巧遇上了进门来的伊万斯夫人和佩妮。卢平松了口气,在他看来,詹姆.波特还有另一位伊万斯家的小姐可以奉承。

 

11.

 “她还是不愿意见你?”西里斯又翻过一页报纸,看着詹姆不安的在自己面前踱来踱去。

 “我没弄清问题在哪,我这次明明没有骑马跳过她的脑袋——”詹姆可怜巴巴的说着,看着西里斯慢慢从报纸后探出一个头,“你觉得我该怎么 办?”

 “我问清了,下次舞会会在一星期后,马尔福老小姐为他侄子办的,”西里斯答道,“你这次可别再缺席了。”

但詹姆的思维又出了一点点偏差。

 “马尔福老小姐的侄子?”他缓慢的思索着,脸上逐渐浮现出恍然顿悟的表情,“就是那个叫卢修斯的——”

   他的话被西里斯一阵激烈的起身动作打断了。一个略显瘦小的身影慢慢走进了客厅里,和西里斯一样如出一辙的深灰色眼睛在暗淡的阴影里像蛰伏的野兽。他在西里斯面前不远的沙发上坐好,视线在两人身上来回移动着。

 “你怎么下床了?”西里斯以一副关怀重病患者的口气问道。

 “我听到你们在说舞会,”来人回答道,“是马尔福家举办的吗?”

 “是。”西里斯不愿多说,“你最好快回到床上去,雷吉,你现在还穿的这么少,我担心你再生病——”

“我没有病入膏肓,西里斯,”雷古勒斯反驳道,“我也想参加舞会。”

   一阵沉默,西里斯绕过桌子,走到了雷古勒斯身边。

 “不行,”他以一种毋庸置疑的口吻回绝到,“绝对不行,在你完全康复 之前,你不能出门。”

“可是我不是来这里坐牢的!西里斯!”雷古勒斯抱怨道,“自从我到了这里,我就没有真正出过一次门——”

 “那天我不会去的,”西里斯果断的说道,“让詹姆带着纳西莎去玩儿吧,我会在家里陪你。”


tbc

写这章的时候我一直在脑补叉子的表情,哈哈哈哈哈

(˶‾᷄ ⁻̫ ‾᷅˵) ◞♡


寒山.

【HP】3.比比怪味豆嘿嘿

  “嘶”


西里斯蓦地回过神来,像受惊的兔子一样,黑曜石一般的眼睛泛起了一片薄红。


一边恶狠狠的瞪着伊莉丝一边嘴里嘟囔着


“我觉得你可以考虑去参加魁地奇队。”


努了努嘴唇,揉了揉自己隐隐作痛的头皮


倚着桌子凑上前来,眉睫上扬


“我想学院最佳球员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给你投上一票。”


说罢又环抱起双臂,往车厢一边的座椅倒去,舒舒服服的倚靠在窗边,微阖双眼,窗外阳光撒在少年稚嫩的面孔上,投下绰绰的阴影像两只振翅翩翩的蝴蝶。


切,魁地奇都没你头铁。


懒得理会西里斯的日常讥讽,伊莉丝百无聊赖的拖着脸颊盯着眼前少年的脸


别说,西里斯嘴毒—...

  “嘶”


西里斯蓦地回过神来,像受惊的兔子一样,黑曜石一般的眼睛泛起了一片薄红。


一边恶狠狠的瞪着伊莉丝一边嘴里嘟囔着


“我觉得你可以考虑去参加魁地奇队。”


努了努嘴唇,揉了揉自己隐隐作痛的头皮


倚着桌子凑上前来,眉睫上扬


“我想学院最佳球员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给你投上一票。”


说罢又环抱起双臂,往车厢一边的座椅倒去,舒舒服服的倚靠在窗边,微阖双眼,窗外阳光撒在少年稚嫩的面孔上,投下绰绰的阴影像两只振翅翩翩的蝴蝶。


切,魁地奇都没你头铁。


懒得理会西里斯的日常讥讽,伊莉丝百无聊赖的拖着脸颊盯着眼前少年的脸


别说,西里斯嘴毒——倒还有个人样

微卷的黑色头发服帖的垂在耳畔,精致的眉眼和白皙的肌肤,来自布莱克家族血统的容貌,偏偏与那个庄严偏执的家族不同的是——


少年总是慵懒的神情中,是光芒。


是那个莫格力广场12号从来不曾有过的火光,伊莉丝只是呆呆的望着车厢内借着午间暖阳小憩的西里斯,看着他把雷古勒斯走之前塞给他的信件好好折叠放在衣服口袋里,看着他面对雷尔拥抱时眼睫的轻颤。


“西里斯,一直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啊。”即使总是以刻薄的语言拒人于千里之外,实际上是再温柔不过的人了。


作为西里斯的朋友,她从小就明白并且一直保护着他作为保护罩的这一层面具。


列车缓缓的前行,车轨相接碌碌向前,窗外缓缓驶过平缓葱郁的山丘偶尔行过茂密的丛林之间,时而葱绿侵染着金黄和火红的霜色。


当詹姆波特挤过人群,砰的一声拉开包厢的门

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画面——


一个小女孩托腮坐在包厢桌前,银灰色的卷发柔顺的散在肩前,听到声响后受惊的转过头来,瞪圆了眼睛惊诧的望着自己的方向


那是一双詹姆从未见过的眼睛,浅淡的湖绿色让他想起初春萦绕着雾气的森林还有悦动灵巧的斑鹿。


时间仿佛从这一刻静止,詹姆因剧烈运动的脸颊微微泛起粉霞,这让他看起来像个可爱的小苹果。


“哎……那个……我……我是詹姆,詹姆波特。”詹姆看着一旁睡眼惺忪的西里斯——


某个小少爷现在心情并没有很愉悦,但是棕毛小詹姆显然是没有清楚的认识到眼下的情况。


依旧发挥着他的热情和开朗。


伊莉丝看着眼前自称詹姆波特的话唠男孩非常自来熟般理所当然的坐下,喘了口气开口道


“呼……空闲的车厢还真不好找啊”


“我从车厢尽头拖着箱子挤了半天才挤过来。”说罢扬起自己的笑脸,拍拍自己的行李箱。


“我想我们一定是同届的,那么……很高兴认识你们。”詹姆略带沙哑的声音总有种抑制不住的愉悦


“伊莉丝布尔斯特罗德”


“西里斯……西里斯布莱克”

一旁的西里斯淡淡的应答了一句,又慵懒的靠在桌边不再多言,倒是一旁的詹姆像只跳脚的兔子一般弹起来,睁大了他焦糖色的眼睛。


西里斯“……”


我敢保证如果情绪能够实物化,西里斯的额头上一定有三条又粗又长的黑线,一旁看戏的伊莉丝如是想到。


“是我想的那个布莱克的那个布莱克吗?”


詹姆顿了顿,思索了片刻又再次发问


“那你会去斯莱特林吧,西里斯。”


“不会”


西里斯斩钉截铁的做出自己的回答,嘴角没有之前的弧度,只是一味地冰冷坚硬。


听到西里斯毫不思索的嘲讽,詹姆似乎来劲了

一个转身坐到西里斯身边,伸出手毫不犹豫的搂住西里斯的脖子


“嘿这真的很酷不是吗?!”


詹姆笑眼弯弯的,感受到西里斯挣扎后又用了几分力。


  西里斯:“放开”


  詹姆:“嘿嘿嘿好兄弟我不放。”


看着对面掐成一片的二人,伊莉丝总会为她过于成熟而感叹万分。


“唉……果然是小孩子啊。”伊莉丝拈起面前的比比怪味豆扔进口中,嘎嘣的一声


“糟糕……是辣椒味”


伊莉丝扭曲的面孔引起了两个男孩的无情嘲笑,刚刚还不对付的二人此时俨然哥俩好你分不开我我分不开你的模样。


“我猜是鼻涕味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詹姆边笑嘻嘻边递来一颗包裹好的太妃糖。


“哈哈哈哈不,肯定是魔鬼椒味”


西里斯在一旁笑得直不起腰。


我迟早有一天要把这两个人一起送进圣芒戈,咳的肺都要咳出开的伊莉丝翻了个白眼恶狠狠的看着面前两个没有同情心的人。


甚至有一个还是自己从小奶到大的西里斯。


唉……真惨,伊莉丝今年第一百零一次不禁在心里痛心疾首为可怜的自己默哀。


平复了下自己呼吸,立马伸出手捂住自己的眼睛,抛弃自己建立的高冷形象,扯开嗓子嚎了起来


“哇……西里斯我们恩断义绝吧……”


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扬起红彤彤像只小兔子的双眼,看着西里斯眨巴眨巴


“我妈妈不让我跟傻子玩”


西里斯:“……”好好好行行行


看着眼前一脸可怜巴巴的伊莉丝,我们的小天无奈的扶了扶额,认命的端来一杯清水稳稳的放在女孩面前。


挑了挑眉,唇角勾出了轻微的弧度。


—————————————————————


詹姆:???什么暗号


伊莉丝:憨批西里斯


西里斯:嘿嘿嘿


试了半天不会建集合_(:з」∠)_喜欢的小天使们在我文章里看前面的内容叭~给我几条留言嘛【打滚~


叉子迷妹

【翻译】十英寸(詹莉)

1英寸=2.54厘米

1英尺=0.30米

【重要】

地址:https://m.fanfiction.net/s/5779478

作者:sti

詹姆跑下楼梯,来到了学生会主席的公共休息室。“早安,吾爱。”他用一个吻向交往了四个月的女朋友打招呼。他不得不弯了个大大的腰,因为莉莉几乎无法与他的肩膀持平。

“嘿。” 她心不在焉地回答,继续掰着手指在算数。

詹姆笑了。她是如此意志坚定。当她着手做事的时候,周围的一切仿佛都不存在了。认真的她太可爱了。他牵着她的手,带她去吃早餐。

“詹姆? ”

“怎么了,莉莉? ”

“你有多高? ”

“嗯,我不知道。也许6(英尺)? 为什么问这个? ”...

1英寸=2.54厘米

1英尺=0.30米

【重要】

地址:https://m.fanfiction.net/s/5779478

作者:sti

詹姆跑下楼梯,来到了学生会主席的公共休息室。“早安,吾爱。”他用一个吻向交往了四个月的女朋友打招呼。他不得不弯了个大大的腰,因为莉莉几乎无法与他的肩膀持平。

“嘿。” 她心不在焉地回答,继续掰着手指在算数。

詹姆笑了。她是如此意志坚定。当她着手做事的时候,周围的一切仿佛都不存在了。认真的她太可爱了。他牵着她的手,带她去吃早餐。

“詹姆? ”

“怎么了,莉莉? ”

“你有多高? ”

“嗯,我不知道。也许6(英尺)? 为什么问这个? ”

“哦,我只是——”她被小天狼星打断了,小天狼星选择了这个时间在大厅对着她大喊。

“百合花,你今天睡得怎么样?做了一些有趣的梦? ” 他暗示性地扭动着他的眉毛。“是不是火辣辣的?关于杰米的事? ”

“你这个变态。闭嘴!” 莉莉似乎并不喜欢小天狼星的话,尤其是当他们在公共场合的时候。她的眼睛里闪烁着愤怒的光芒。詹姆紧握着她的手使她平静下来。

“尖头叉子,她吓着我了!她会非常狂野的!” 小天狼星一边笑着,一边试图躲开詹姆发射给他的恶咒。

“大脚板,够了!你现在不该像往常一样在杂物间里亲嘴吗? ”

“好吧,好吧,我知道自己不受欢迎了。” 小天狼星撅着嘴,转过身去烦刚刚到饭桌的愤怒中的莱姆斯。

詹姆专心地吃饭,有一会儿忘了莉莉数数的事。第一课是变形术。自从他们开始约会以来,他们就一直挨着坐在一起,小天狼星和莱姆斯坐在他们旁边。小天狼星对此非常兴奋,因为他可以戏弄他们,莱姆斯努力在集中注意力听课的同时让小天狼星安静下来,但他从未成功过。这情景很有趣。

詹姆知道小天狼星会偷听他们的话,所以他给莉莉写纸条:

J:你刚才在数什么?

L:哦,那只是件傻事,你会笑的。

J:我不会笑你的,我保证。

L:好吧,只是我们之间有7的距离。

J:只有7? 我不这么认为,对我来说太短了。

L:我同意,肯定不止这些。你最后一次测量是什么时候?

J:我不知道,也许是去年?

L:詹姆,那是整整一年前!我觉得从那以后你长了。至少两英寸!

J:如果这能让你开心,今晚你可以亲自给我量尺寸。

L:好的,约好了。

上课铃响了,詹姆和莉莉继续上另一节课,他们的便条遗忘在了课桌上。小天狼星好奇地捡起它,喃喃自语,“让我们看看这对爱情鸟在想什么……到底怎么回事?他们还叫我变态。等等,叉子什么都没告诉我们。那个叛徒。我以为他还是只雏。”

莱姆斯正在图书馆里安静地读书,这时他被粗暴地打断了。

“天哪,月亮脸!”

“你想干嘛,大脚板? ”

“他睡了伊万斯!他居然没告诉我们!”

“你怎么想象力这么丰富?”莱姆斯讥讽地问道,“我了解莉莉,她现在还不会干这样的事。”

“啊,月亮脸,别对我这么刻薄。如果你不相信我,我们就去问问他们。”

“什么?你打算问他们什么?詹姆,你和莉莉上床了吗?她棒吗?说实话,大脚板,我有时候很担心你的精神健康。”

“月亮脸,你真不好玩,我们走吧。”

“我想我会和你一起去,只是为了在你做傻事之前看着你。”

“我就知道你爱我!”

“噢,梅林保佑我。”

到达学生会主席的公共休息室后,他们小心翼翼地爬进去,躲在入口处的阴影里。詹姆和莉莉根本没有注意到他们。他们一直在接吻。小天狼星看他们的样子,他们显然已经亲了好一阵子了。

“詹姆——”莉莉开始说话,但詹姆试图用另一个吻堵住她的嘴,但是她没有那么容易就放弃。

“詹姆,我们去你的房间吧,你答应过我的,记得吗? ”

“好吧。”他叹了口气,抓住她的手,把她拉到他身后的房间。

小天狼星扬起眉毛看着莱姆斯。莱姆斯脸色发白,异常尴尬。他们沉默地站在那里躲着,一会儿后他们听到了莉莉兴奋的尖叫声。

“10英寸。我是对的!我太棒了!”

“当然,你是,你是完——”小天狼星和莱姆斯不想再听下去了,就像伏地魔就在他们身后穷追不舍一样逃跑了。直到他们抵达宿舍后,他们才停了下来,气喘吁吁。

“大脚板,我们就当没听过这事,好吗? ” 莱姆斯几乎在哀求他,但小天狼星不听,他一直在自言自语。

“十英寸?十英寸?十?这不可能!我觉得七英寸就够了!难道不够吗? ”

那天晚上他们两个都失眠了,但是原因各不相同。他们吃早饭时异常安静。当詹姆和莉莉走近时,他们突然格外专注地叉盘子里的鸡蛋。

他们只是喃喃地说了声“早上好,小百合” ,然后继续盯着他们的早餐发呆。然而,莉莉心情很好,她想和他们一起分享。

“伙计们,你们猜怎么着!我们昨天量了詹姆的尺寸……”

“我要吐了……”莱姆斯突然从桌子边站起来,跑向厕所。

“他怎么了? ” 莉莉看起来很困惑。“我只是想告诉你,詹姆比我高10英寸……”

续集:https://m.fanfiction.net/s/7433304/

(尺度有点大,无法翻译)

叉子迷妹

【转载视频】Back to You(亲世代l詹莉)

作者:TheSecretGirl

这个剪辑好赞,歌也是我很喜欢的,詹姆约莉莉出去那里神了。

【转载视频】Back to You(亲世代l詹莉)

作者:TheSecretGirl

这个剪辑好赞,歌也是我很喜欢的,詹姆约莉莉出去那里神了。

Carey Field

哎,放假了结果除了搞作业只想摸鱼搞甜饼吃。
哈利和三个倒霉孩子穿越亲世代的故事。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极速摸鱼,画风比例人体严重崩坏警告!!!!
极速摸鱼,画风比例人体严重崩坏警告!!!!
极速摸鱼,画风比例人体严重崩坏警告!!!!

哎,放假了结果除了搞作业只想摸鱼搞甜饼吃。
哈利和三个倒霉孩子穿越亲世代的故事。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极速摸鱼,画风比例人体严重崩坏警告!!!!
极速摸鱼,画风比例人体严重崩坏警告!!!!
极速摸鱼,画风比例人体严重崩坏警告!!!!

Jily搬运工

【掠夺者】Face the music

有技术真的为所欲为!想亲就亲!

https://youtu.be/MM2mIKt3Ow8

作者:MissCreig



【掠夺者】Face the music

有技术真的为所欲为!想亲就亲!

https://youtu.be/MM2mIKt3Ow8

作者:MissCreig



叉子迷妹

(四)【翻译】BB哈利穿越时空拯救亲世代

前情回顾:詹莉带着哈利见双方家长陈述穿越bb的事情后回到学校。

《魂器》

“这是什么? ” 她轻轻地把儿子抱起来,抱着他走进校门,詹姆和她都被吓了一跳,莱姆斯、爱丽丝、马琳和小天狼星都举着横幅欢迎,冲着他们咧着嘴大笑。

“现在,我们正式欢迎小哈利加入我们。” 莱姆斯微笑着,拥抱着莉莉和哈利。“来吧,你不会相信邓布利多做了什么。” 他拉着詹姆走进大堂,看到整个房间都被装饰了一番,在教职员的桌子上有一个巨大的牌子,上面写着“欢迎哈利”。所有的老师都对他们三个人微笑,这使莉莉大大地振奋起来。平常的学院旗帜没有出现,反而被“Welcome”取代,他们还没来得及消化眼前的一切,哈利就睁开眼睛,咯咯...

前情回顾:詹莉带着哈利见双方家长陈述穿越bb的事情后回到学校。

《魂器》

“这是什么? ” 她轻轻地把儿子抱起来,抱着他走进校门,詹姆和她都被吓了一跳,莱姆斯、爱丽丝、马琳和小天狼星都举着横幅欢迎,冲着他们咧着嘴大笑。

“现在,我们正式欢迎小哈利加入我们。” 莱姆斯微笑着,拥抱着莉莉和哈利。“来吧,你不会相信邓布利多做了什么。” 他拉着詹姆走进大堂,看到整个房间都被装饰了一番,在教职员的桌子上有一个巨大的牌子,上面写着“欢迎哈利”。所有的老师都对他们三个人微笑,这使莉莉大大地振奋起来。平常的学院旗帜没有出现,反而被“Welcome”取代,他们还没来得及消化眼前的一切,哈利就睁开眼睛,咯咯地笑着周围的人。

“我认为这是个‘惊喜'。”邓布利多笑着说,包括斯莱特林在内的所有学生都在鼓掌,只有斯内普是个例外。“这座城堡已经有200年没有婴儿来过了。因此,我们决定制订一个小小的制服。” 他拿出一件上面印有霍格沃茨徽章的小婴儿校服,赢得了所有人的笑声和掌声,除了莉莉·伊万斯的前好友,他现在看着这个小婴儿咯咯笑的样子,发现自己很讨厌这个孩子。“是的!我们的城堡里现在有了一个孩子。年轻的哈利来自未来,不幸的是,我们都知道时间旅行魔法只能回到过去。至于现在,哈利将和他的亲生父母詹姆·波特和莉莉·伊万斯一起住在这里。我们都祝愿詹姆和莉莉作为新手父母一切顺利,现在宣布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下周之前不用上课,原因有二。首先,詹姆和莉莉需要时间把哈利安顿在城堡里。” 当所有人都喊出‘我们爱你,哈利'的时候,他笑了。“第二个原因是你们学习太辛苦了,你们应该休息一下。”

“谢谢你,校长。” 詹姆和莉莉微笑着把哈利带到格兰芬多的桌子旁,给他换上制服,让他坐在桌边出现的一把高椅子上。他们简直不敢相信,所有的学生似乎都很喜欢这个婴儿,很多人过来抱哈利,哈利对着他们咯咯笑,还被一两个看起来像斯莱特林的人吓到。

“他为我们争取到一个星期的假期。” 小天狼星把小男孩抱在怀里。“我们爱你,小哈利。”

“Siwi。” 哈利咯咯地笑着,拉着小天狼星的头发,这让马琳嘲笑起了她暗恋的那个男孩。“马琳。”

“他、他刚刚是不是说了我的名字? ” 马琳,这个平时活泼开朗、爱开玩笑的女孩,现在擦了擦喜悦的泪水,抱起哈利。“我也爱你,哈利。”

“啊,现在我要开始了。” 爱丽丝笑了,看着眼前的景象,靠在弗兰克身上。“你最好给我一打孩子。” 她微笑着,感到他突然全身僵硬,忍不住对他咯咯地笑了起来。“我是说再过几年,你这个傻那个瓜。”

“瞧你干的好事。” 弗兰克责怪哈利,哈利继续咯咯地笑。当他们都看到邓布利多开始走向他们时,弗兰克对他笑了笑。“你们三个去和他谈谈,一定跟哈利的记忆相关。” 他带着爱丽丝、马琳、莱姆斯和小天狼星离开了,离开时把哈利交给了詹姆。

“波特先生,伊万斯女士,我想在你们方便的时候尽早和你们两位谈谈小哈利的事情。” 邓布利多似乎很紧张,他们点了点头,抱着哈利跟着他走到位于教师桌后面的校长办公室的另一个入口,走上楼,来到他现在重新装修过的办公室。

——————————

“我已经看完了他的记忆。”

“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 詹姆问道,他害怕最终要知道这些严肃的细节。

“他来自1981年,已经15个月了,他的生日确定在7月31日。他显然也是某个预言的一部分,(未来的)詹姆跟小天狼星谈论起这件事,我看到你跟他详细的对话,预言是这样的: 拥有征服黑魔王的力量的人将在七月末出生……来自三次反抗他的家庭……黑魔王将把他标记为劲敌,但他将拥有黑魔王所不知道的力量……一个必须死于另一个人之手,因为两个人不能同时活下去……”邓布利多开始告诉他们的儿子的过去,并给了他们一个正式的出生证明。“我利用了一些关系,证明他是波特家的孙子,他现在完全是你的孩子了。现在要讲的是更悲伤的事情……”他往常轻松愉悦的语气现在变得阴沉起来,表明这是个坏消息。“1981年10月31日晚上,你们两个在戈德里克山谷的家中被谋杀,年轻的哈利是第一个在杀戮咒里幸存下来的人。” 一听到杀戮咒,莉莉就开始低声哭泣,她的儿子,她的宝贝儿子,不管现在离他的时代有多远,他都是她的亲儿子,他被伤害了。

“谁要杀他? ”莉莉问道,一边哽咽着,一边擦眼泪。

“你们都知道一个叫伏地魔的人吗? ” 邓布利多问道,詹姆似乎对这个名字很生气,莉莉则摇了摇头。

“他是个疯子。他一直试图招募小天狼星、莱姆斯、彼得和我加入他称之为食死徒的团伙。” 詹姆擦干自己的眼泪,转向邓布利多。“我拒绝了,他杀了我的教母索菲亚·伯恩斯。小天狼星拒绝了,他毁了一家他常去的夜总会。莱姆斯拒绝了,他发现自己正在和一些……同类人为敌。” 他似乎隐瞒了什么东西。莉莉意识到这和莱姆斯有关。“至于彼得,据我所知,他拒绝了,从那以后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我很遗憾地告诉你,波特先生,小矮星彼得是伏地魔的食死徒之一,你死的时候他也在场。” 邓布利多看到詹姆眼中闪过仇恨的光芒,试图让他平静下来。“我们会处理佩德格鲁先生的,我保证。” 他把一只手放在那个年轻人的肩上。“至于哈利……他体内有一块伏地魔的魂片……影响不大,而且很容易就能取出来。”

“你是在告诉我,我的儿子是他l妈的魂器吗? ! ” 詹姆没有提高声音,但却带着一种冰冷而阴森的腔调。他跑向飞路网,似乎在和他的父亲说话,很快弗列蒙从火焰中出现了。“我父亲是魂器领域的专家。”

“魂器……那是什么? ” 莉莉听到詹姆愤怒的声音后问道。

“首先,我要你们两个发誓不告诉别人你们所听到的。”弗列蒙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们宣誓。“魂器是非常黑暗的魔法,非常高深;你杀了一个人后把你破碎的灵魂的一部分植入到容器中。” 他解释说,他的眼睛看向儿子。然后当他看到哈利在吐唾沫泡泡的时候,他的眼神变得温柔。“一般来说这种邪恶是必须被隐藏起来的……恶人赫波制造了第一个魂器……他被发现后逃离希腊出现在英格兰……他最终被雇佣为波特家的仆人,我们家族几个世纪前就把他的大部分信息封锁起来了……但是有些信息被偷走了。” 他把哈利抱在怀里,拿出魔杖,开始用拉丁语喃喃自语。“这不是一个完整的魂器,感谢梅林。首先,我知道该怎么做,我们需要他完成一个仪式。”

“一个仪式? ”莉莉问道,看得出她现在对这个想法感到害怕。

“我们需要用我们的血。” 詹姆的声音低得勉强可闻。“需要使用我们的血液、我们父母的血液,魂器制造的地点以及一些很高深的咒语。他不会感到任何痛苦,最终他会摆脱那个魂片。”

“你认识什么人能做这件事吗? ” 莉莉问道,把哈利抱在怀里。当他把头靠在她的乳lll房上休息的时候,他的嘴唇似乎在动,变成一个正在吮吸的形状。“你不能靠近它们,宝贝。” 她微笑了一下。“你已经长大了,我没有什么可以给你的。”

弗列蒙看到哈利靠近莉莉的胸部时禁不住笑了起来。”我认识一个人能帮我们完成仪式……巴希达。”

“魔法史作者,巴希达·巴沙特? ! ” 莉莉睁大了眼睛。她知道巴希达因她的书而出名,但是她从来没有想到这个女人能够施展如此复杂的魔法。

“的确如此。”邓布利多眨了眨眼睛,笑了。“我在霍格沃茨读书的时候就认识巴希达了……她是一个令人畏惧的女人,从来不像那些一心想嫁给一个纯血统的女巫。她住的地方离我家很近。”

“詹姆……她会帮我们吗? ” 莉莉满怀希望地问道,“我的意思是,我希望我的儿子的灵魂能完好无损地远离伏地魔的邪恶魂片。”

“巴希达热衷于学术研究。” 詹姆得意地笑了,在哈利的头上轻轻地吻了一下。“她会想在仪式之前研究它,但她会确保它被摧毁。”

“我们怎么联系她? ”莉莉问他,声音因害怕而颤抖。

“我妈妈是她的表妹。”詹姆轻轻地抚摸着哈利的头。

“我们会尽快联系她,等他安顿下来。” 邓布利多微笑着看着这个正在再次入睡的小婴儿。“下周以后,你们俩上课的时候,我来照顾他。”

“你确定吗,教授? ” 莉莉微笑着问道。“我的意思是你一定很忙。”

“当然啦,我爱孩子,伊万斯女士,年轻的哈利似乎让我们所有人都振奋起来。” 邓布利多的微笑变成了大笑,眼睛像往常一样闪烁着光芒。“目前,我们不能对任何人提起这件事。”

“詹姆,我会在一周内把你们需要阅读的图书资料寄给你们。” 弗列蒙微笑,通过飞路网离开了。

“现在,詹姆,你不能把你的小团体牵扯进来,莉莉,马琳和爱丽丝也是一样。” 邓布利多递给他们一个小盒子。“密码是‘阿尼马格斯',你的宿舍和格兰芬多塔楼在同一层。到维奥莱特的画像那儿去,她在胖夫人旁边。” 詹姆情不自禁地在听到他选择的密码时露出了一丝笑容。

“谢谢校长。” 莉莉开始和哈利一起出去。“詹姆,一起走吗? ”

“我想和邓布利多谈谈。” 当莉莉离开时,詹姆微笑着转向邓布利多。“你已经知道了吗? ”

“的确如此,波特先生。” 邓布利多的眼睛比平时更亮了。“或者我应该叫你尖头叉子? ”

詹姆忍不住笑了。“我想你知道我们为什么决定这么做吧? ”

“我知道,詹姆,我必须说,我对你对友谊的态度印象深刻。” 邓布利多递给他一份特殊的文件,对他微微一笑。“不过你还没有登记。这是正式获得阿尼马格斯许可所需的文书。”

“对不起,先生,但是这仍然是我们的秘密,如果人们开始好奇问一些问题,可能会让莱姆斯暴露,造成不便。我非常尊重他和这所学校,不能让偏见者毁了它! ” 詹姆骄傲地宣称,他盯着校长,他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

“你是一个真正的格兰芬多学生。” 邓布利多轻声笑了。“现在先去陪陪你儿子吧。”

“谢谢校长。” 詹姆笑了笑,走到大厅门口去找莉莉。

——————————

“对不起,我有些事情要处理。” 他把哈利抱在怀里,走上前去看维奥莱特的画像。“你好,维奥莱特,密码是阿尼马格斯。” 詹姆看见门开着,把他们带进了一个只能用公寓来形容的地方。起居室里摆满了现代化的家具,墙壁被漆成温暖的颜色。楼上有三间卧室,还有一间客房。开放式厨房是最让莉莉困惑的房间。

“我们为什么需要厨房? ” 莉莉检查着所有的锅碗瓢盆问道。

“我猜是以防万一我们需要招待客人。” 詹姆耸了耸肩,看到哈利搂着他。“我要让他好好睡一觉。” 他微笑着走向房间,房间上贴着“哈利波特”的牌子。他走了进来,把他放在小床上,然后回到莉莉身边。“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

“当然,这是什么? ”她坐在沙发上问。

“知道我们死了,你感觉怎么样? ” 他叹了口气,坐在扶手椅上。

“詹姆,你说的是死,不是‘我们会死',那个未来是不是已经消失了? ” 她想到时间穿越,说出她的想法。

“是也不是。是的,原来的时间线现在无效了。不,它还在那里,只是事情在变化,可能有一个哈利现在已经五岁了。” 他想起有关哈利的那个预言。“这也可能意味着,他的那个预言失效了。”

莉莉又开始流泪了。“他可能看到我们被谋杀了……”詹姆来不及细想就走向她,紧紧地搂着她。“詹姆……我们的孩子……我的小男孩可能看到了我们的眼睛失去了最后的生气……”

“嘘,放松莉莉。” 詹姆安慰她,抚摸她的背安抚。“他现在和我们在一起,我们现在可能不像五年后的詹姆和莉莉那样爱他,但是我们会成为用生命去爱和关心他的人。也许不是詹姆·波特和莉莉·波特,作为丈夫和妻子,而是詹姆·波特和莉莉·伊万斯,作为朋友,父母,无论我们关系怎样变化,哈利都将永远是我们的最高优先级。”

“詹姆……如果我想和你的朋友约会,你会同意的,对吧? ” 莉莉抽着鼻子问道。“我会确保你永远在哈利的生活中,永远是他的父亲。”

“当然,我会永远支持我的朋友,包括你莉莉。” 詹姆的内心同时感到痛苦和幸福,因为她如此信任他。“我猜是莱姆斯吧? ”

“你怎么知道的? ” 她很惊讶他这么快就得出结论。也许他并不像他喜欢表演的那样愚蠢。

“这很简单,我亲爱的华生,小天狼星对谁都不上心,除了马琳。彼得会被我杀死。” 他握紧拳头。“我不是你喜欢的类型,而且亚历克斯正在谈恋爱。”

“你刚才是在引用夏洛克·福尔摩斯的话吗? ”莉莉笑了。

“我读麻瓜小说,十岁的时候就爱上了夏洛克。他推理的方式总是让我感到惊讶。” 詹姆笑了。“我确信莱姆斯是单身。”

“谢谢你,詹姆。” 莉莉吻了吻他的脸颊,走回她的房间。詹姆坐下来想,虽然他对她的爱无法用言语形容,但是有个伴儿对莱姆斯来说是件好事。

子休余风

【鹿犬】葬礼计划(一发完)

沙雕小甜饼,现代AU

01.

       「你还欠我一个葬礼。」很多年以后,他如是说道。

 
 

       一旁的的人侧过头,展露笑颜,眉宇间依稀可见当年痕迹。

 
 

       「彼此彼此。」

02.

       草坪上泼洒着一地阳光,色泽鲜亮的欧石...

沙雕小甜饼,现代AU

01.

       「你还欠我一个葬礼。」很多年以后,他如是说道。

 
 

       一旁的的人侧过头,展露笑颜,眉宇间依稀可见当年痕迹。

 
 

       「彼此彼此。」

02.

       草坪上泼洒着一地阳光,色泽鲜亮的欧石南遍布山坡。篱笆后长着生机勃勃的欧洲蕨,两个仰面躺在草地上的少年正在百无聊赖地拨弄它细小的叶片。

 

       “我有一个伟大的计划。”一头乱发的少年郑重地宣布道,他身边的友人侧过头用一双灰色的眼眸懒洋洋地看着他。

 
 

       “嗯?”

 
 

       “关于我的葬礼。”乱发少年努力要装得一本正经,但一旁的友人相当不给他情面地笑了出来:“要种满欧洲蕨?”

 
 

       这显然不是James第一次谈到他的葬礼计划,在Sirius的印象里,这样的对话发生过很多次,第一次他还耐心地听James讲他不知从哪里听来的点子——请人送来几百封匿名感谢信,在葬礼上天女散花。

 
 

       那真是个不妙的开端。

 
 

       “闭嘴,Siri——”James拖长音调喊着Sirius本人极其反感的昵称,成功地让对方浑身一个激灵,“我是说,我要在葬礼上聘请几个穿着黑西装,撑着雨伞的人,一言不发地站在送葬队伍的最后面,这样不了解的人就会觉得我很神秘。”

 
 

       “他们大概会觉得你是个外星人吧。”Sirius点点头,神情无辜地嘲讽道,“有黑衣人来送你回母星了。”

 
 

       “……”片刻的沉默之后,他听见James的声音,“那样也不错,只要别当我是个斯库鲁人[1]就行。”

 
 

       Sirius猛地被他噎住了,James笑得得意洋洋,突然翻过身来,凑得极近,故作玄虚地悄声问道:“那你呢?Sirius,我还没有听过你的葬礼计划呢。”

 
 

       Sirius嗤笑了一声,对上James那双褐色眼眸里狡黠的光芒。

 
 

       “我吗?”他迟疑片刻,“我要在我的葬礼上请乐队唱My Way[2]。”

 
 

       “太无聊了。”James翻了个白眼,“我难以相信——你居然也和那些人一样保守。”

 
 

       “要Sex Pistols[3]版的。”Sirius补充道。

 
 

        James愣了一下,随即爆发出一阵狂笑,他在笑声的间隙里伸手去拍Sirius的肩膀:“真有你的。”

 
 

03.

       篱笆后面的欧洲蕨还是不堪重负地被揪死了。

 
 

       “这是你的错,Sirius,你最先去揪它的。”

 
 

       “不,是你的错,谁让你不停地说葬礼计划的?”

 
 

       他们谈话里的主角软趴趴地倒在地上,已经枯死了。

 
 

       “我们应当心怀内疚。”Sirius接着说,但神情显得毫不愧疚。

 
 

       “所以,你想怎么做?”

 
 

       “给它办一场葬礼,就按你的葬礼计划来。”

 
 

       “喂!凭什么我和那丛草一样!”

 
 

       “因为……”Sirius仰望天空,头顶乌云密布的天空仿佛要滴下水来,“下雨了。”

 
 

       James猛地从地上弹了起来。

 
 

       那个阴沉沉的下午,下了一场滂沱大雨,两人撑着James从门廊里拿来的伞给那丛可怜的欧洲蕨举行葬礼,可惜他们只拿了一把伞,两人挤在一起,效果不如预期的好。

 
 

      “神秘又浪漫的葬礼,对吧?”Sirius戏谑地看着James浮夸的表演,成功地影响了他并不怎么好的心情。

 
 

      “你可闭嘴吧。”James哀叹一声,在Sirius越来越抑制不住的笑声里扑上去恶狠狠地亲吻他,Sirius呆愣了一秒,不甘示弱地压回去,直到两人滚到在泥泞的草丛里,James不顾身上沾着的草和泥巴,手脚并用地把Sirius摁到了地上,脸几乎贴上了那丛欧洲蕨。

 
 

       他们躺倒在湿漉漉的草地上时,James喘着粗气,有些懊恼地想起他们原本的目的:“这下好,一点也不庄重了。”

 
 

       欧洲蕨:我还指望过你们?

 
 

       最后,波特夫人回家时看见满身泥泞的两人,惊叫着“你们会感冒的”强行把他们拖进了屋子里,彻底破坏了这场葬礼。

 
 

04.

 
 

       在之后的几年里,James再没怎么提过他伟大的葬礼计划,Sirius一度以为他早就把这事儿忘了。

 
 

       但多年梦想显然不是这么轻易就会遗忘的。

 
 

       后来的Sirius在James向他求婚时,看着某人诚恳得几乎要双膝跪地的动作,觉得哪里有些微妙的不对劲。

 
 

       他说:“我爱你,Sirius,这绝不是一时起意,我已经为我们规划好了长远的未来——我连墓地都买好了!”

 
 

       Sirius:“……你可真是贴心呢。”

 
 

05.

 
 

       很多年以后,依旧是一个夏日的下午。

 
 

       草坪上泼洒着一地阳光,色泽鲜亮的欧石南遍布山坡,篱笆后的欧洲蕨又重新长了出来。

 
 

       唯一的不同是,院子里多了两把躺椅,曾经草坪上的两个少年正在躺椅上沐浴着午后的阳光。

 
 

       “你还欠我一个葬礼。”James忽然说,Sirius侧过头看着他,展露笑颜。

 
 

       他瞳孔里盛满了毫无遮拦的慵懒光线。

 
 

       “彼此彼此。”

 
 

END

[1]斯库鲁人(Skrull):是漫威漫画旗下的外星人种族,变异斯库鲁人可以任意变形成各种生物。

[2]My Way:欧美流行葬礼歌曲,旋律源自法国名曲《Comme d'habitude-一如往日》。

[3]Sex Pistols:即性手枪,英国最有影响的朋克摇滚乐队之一,Sid Vicious曾翻唱过My Way。

 
 

以及艾特一下某位提出要在自己葬礼上放摇滚乐的 @M.J. 

坐等被打(大雾)

 

椰子煲鸡汤
詹姆:“连接断开后,我们只能待...

詹姆:“连接断开后,我们只能待一小会儿……但我们会为你争取时间……你必须拿到门钥匙,它会把你带回霍格沃茨……明白吗,哈利?”

 “明白。”哈利喘着气说,魔杖在他手里滑动,他拼命抓住它。

 “哈利……”塞德里克的幽灵说,“把我的身体带回去,带给我父母……” 

“我会的。”哈利说。他竭尽全力握着魔杖,脸都拧歪了。 

“撤吧,”他父亲小声说,“准备快跑……现在就撤……” 

“嗨!”哈利高声喊道,他觉得反正也坚持不下去了——他用力将魔杖向上一挑,金线断了,光网不见了,凤凰的歌声也消失了——但屈死在伏地魔手下的几位幽灵并没有消失——他们把伏地魔...

詹姆:“连接断开后,我们只能待一小会儿……但我们会为你争取时间……你必须拿到门钥匙,它会把你带回霍格沃茨……明白吗,哈利?”

 “明白。”哈利喘着气说,魔杖在他手里滑动,他拼命抓住它。

 “哈利……”塞德里克的幽灵说,“把我的身体带回去,带给我父母……” 

“我会的。”哈利说。他竭尽全力握着魔杖,脸都拧歪了。 

“撤吧,”他父亲小声说,“准备快跑……现在就撤……” 

“嗨!”哈利高声喊道,他觉得反正也坚持不下去了——他用力将魔杖向上一挑,金线断了,光网不见了,凤凰的歌声也消失了——但屈死在伏地魔手下的几位幽灵并没有消失——他们把伏地魔围了起来,不让他看见哈利——

——爸爸妈妈一直在保护你哦,哈利。

Jily搬运工
詹姆:“伊万斯,在看什么书?”...

詹姆:“伊万斯,在看什么书?”

——大概是小言,比如P&P吧

cr:Elyon

詹姆:“伊万斯,在看什么书?”

——大概是小言,比如P&P吧

cr:Elyon

叉子迷妹

【授权转载】

海盗AU

詹姆:彼得,剩下的战利品……

(口干舌燥)……

彼得:詹姆?

詹姆痴汉滤镜下的莉莉宛如天仙下凡。

莉莉:放开我你这娘     b(粗口)

cr:lyuvano

https://instagram.com/lyuvano?igshid=v1eg8pl5699o

【授权转载】

海盗AU

詹姆:彼得,剩下的战利品……

(口干舌燥)……

彼得:詹姆?

詹姆痴汉滤镜下的莉莉宛如天仙下凡。

莉莉:放开我你这娘     b(粗口)

cr:lyuvano

https://instagram.com/lyuvano?igshid=v1eg8pl5699o

叉子迷妹
莉莉:“也就是说,那个国际知名...

莉莉:“也就是说,那个国际知名的柔发剂发明家是你的父亲?”

詹姆(骄傲地):“正是家父。”

莉莉:“你魔药课成绩应该更好才对。”

小天狼星:“你的头发应该更典雅才对。”

——

小天狼星跟莉莉共同创建了一个拥有美丽头发的巫师俱乐部,就为了把詹姆排除在外。

莉莉:“也就是说,那个国际知名的柔发剂发明家是你的父亲?”

詹姆(骄傲地):“正是家父。”

莉莉:“你魔药课成绩应该更好才对。”

小天狼星:“你的头发应该更典雅才对。”

——

小天狼星跟莉莉共同创建了一个拥有美丽头发的巫师俱乐部,就为了把詹姆排除在外。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