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变形金刚

179.3万浏览    29976参与
Numb

《through》/自始至终 Character 2【TFP / MOP】

第一章走这里→【戳我】或点击文末合集

正文:

Character 2

在等待奥利安上线的时候,医生简洁地用情报来安抚前霸主已经很不稳定的情绪。

“实际上,在prime跳入火种源之井的那一天他的火种就重生了,但我们在不久之前才找到他,因为……那些东西。”

“宇宙大帝的能量。”威震天纠正他,“这和他有什么关系?”

“因为那东西正是从他身上逸散出来的,源源不断。”救护车移开了视线,似乎是想起了不好的回忆,“那些黑暗能量会腐蚀机体,甚至侵染富有活力的火种,感染者的行为会变得越来越狂躁,充满攻击性。”医生摇了摇头,“我们没有办法治疗这种疾病,它带来的伤害是不可逆的。”

最初的感染者是一队曾...

第一章走这里→【戳我】或点击文末合集

正文:

Character 2

在等待奥利安上线的时候,医生简洁地用情报来安抚前霸主已经很不稳定的情绪。

“实际上,在prime跳入火种源之井的那一天他的火种就重生了,但我们在不久之前才找到他,因为……那些东西。”

“宇宙大帝的能量。”威震天纠正他,“这和他有什么关系?”

“因为那东西正是从他身上逸散出来的,源源不断。”救护车移开了视线,似乎是想起了不好的回忆,“那些黑暗能量会腐蚀机体,甚至侵染富有活力的火种,感染者的行为会变得越来越狂躁,充满攻击性。”医生摇了摇头,“我们没有办法治疗这种疾病,它带来的伤害是不可逆的。”

最初的感染者是一队曾经属于霸天虎的量产机,那些老实本分的家伙突然开始攻击周围的人群,最后他们不得不从大黄蜂身边抽调了一支警卫队才解决这场暴乱。由于对这种古老的病毒无计可施,他只得一个一个把他们的火种和机体分离开,用营养液维持他们的生命。

“至于这个,”救护车敲敲面前的玻璃,那些紫色的雾状物像是有感知一般朝着敲击的位置凶狠地冲撞过来,老医生忙收回手,隔着那层玻璃无奈地看着沉睡中的老朋友。“设备是震荡波提供的,奥利安不想伤害到别人,他自愿进入强制休眠状态,也算是给外界一个交代。”

威震天暴怒的情感磁场无处释放,被医生的话一点一点消磨殆尽。他看向和记忆里无异的那张面孔安静地沉睡在那具冰冷的器具中,仿佛一个百万年前被遗留下来的标本。

救护车走到控制台前开始解开那些繁琐的锁定程序,他操作了一会儿,按下最后一个按键,束缚着民品机的金属锁扣便被依次打开,接入脑模块的那些管线的光芒也暗了下去,威震天看出来它们已经停止对民品机的大脑控制。它们完全暗淡,彻底变成灰色的时候,细微的嗡鸣声从奥利安的机体里传了出来,这是即将上线的信号。

“那么,他有以前的记忆吗?”

前霸主知道自己的属下之间有点什么。他忙着征服一切,并没有多的时间去干涉所谓的职场恋情,也对别人的私生活兴趣并不大,但这并不代表他对眼下的事情一无所知。

他当然也有自己的感情,不过它们都统统被野心和战争扔在不起眼的角落,他曾经以为自己已经彻底把它们转换成无边无际的恨意。直到最后,他在漫长的旅途中才发现它们比改变了自己身体构造的病毒还要可怕,那份曾经的感情像是可恶的有机生物,在所有能攀爬的思维空隙中蔓延着,面前这具新生的机体仿佛给它们来了一场甘霖,迅速暴涨开来。

“他是一颗新生的火种,他以后也能明白自己是谁,但并不是现在。”威震天注意到对方的注意力并没有在他的问题上面。被前首领追问的击倒饶有兴致的盯着舱室里复苏的机体,答案甚至有些敷衍了事。

玻璃罩内那些紫色的物质突然兴奋地流动起来,奥利安的光学镜闪了闪,似乎是不适应突然增强的光线,等到光学镜头调整好后才慢慢打开,里面是一片熟悉的湛蓝。

他看着恢复自由的手脚,有些疑惑地看向救护车,后者点点头,他才开始动手把连在头雕上的管线拔掉,玻璃罩随后开启。

刚从密闭的空间解放,那些紫色的雾状物凶猛地扑向房间里的生物,仿佛饥饿的野兽在寻找食物。奥利安惊呼了一声,击倒和救护车急忙小心地后退了两步。

然而它们仅仅转悠了几圈便沉沉浮浮地开始飘向它们现在的主人,威震天好整以暇地伸出手臂,优雅地把它们尽数吸收。

奥利安扶着隔离仓的边缘想要走出来,他的关节看起来都要被长期的静滞锈蚀了,动作非常狼狈,医生赶快走过去扶住他。

“这位是威震天。”救护车侧过身去介绍,魁梧的军品刚刚也想过去帮忙,发现晚了一步之后悻悻地抱着胳膊。

“稍微在资料里了解过一些。”民品机离开对方的搀扶站直身体,努力让自己保持平衡。

“有他在,你不会再担心那些东西会伤害到别人了。”救护车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嗯!”奥利安的面甲上漾出一个开心的笑容,面对眼前陌生高大的军品机,他却一时想不起该说些什么好,只是有些腼腆地仰起头看向对方。

就像那个时候一样。

 

震天尊在角斗场外焦急地张望,他在等待他的朋友,那个从网络上认识的数据员。

会是怎样的一个人呢?他猜测着。他们对彼此的了解仅限于文字的交流,但那已经足够,思想上的碰撞常常让位于塞伯坦两端的两颗火种激动得颤抖,尽管拥有完全不同的灵魂,他们却像是熟识了万年一般契合。

角斗场内忽然涌出一阵喧闹,直冲音频接收器,比赛开始了。迟到的行人从他身边匆匆而过,并没有注意到这位低着头的大型军品机正是屡次出现在电子屏海报上的那位明星。

他仿佛听不到耳边的声音,也无视了眼前浮动的人影,就连一些熟悉的朋友和他打招呼都没有理睬,完完全全陷入了思绪的漩涡。

他见过我。角斗士思考着,那些流传在网络上的图片和录像记录着他的方方面面,奥利安肯定看过。

那么,他会害怕我吗?

角斗士开始认真思考这个问题。一个铁堡的数据员不远万里来到被称为罪恶之城的卡隆,只是为了和朋友见一面,拥有这样的果断和勇气,到底会是什么样子的人呢?

他的思绪飞的老远,丝毫没有注意到身边的情况,直到一声呼唤打断了他。

 

“Megatronus?”

 

隔着百万年的时光。

 

“初次见面,我是奥利安。”

 

 

记忆和现实重叠在一起,威震天恍惚之中才意识到,那个和自己战斗了数百万年的汽车人领袖,最初也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数据管理员。

他并不是为战斗而生的。威震天看着面前有些拘谨的民品机,想了想主动把右手伸到对方面前。

奥利安看着那只手,又抬头看了看高大的军品机,很坚定地握上去。“初次见面,我是奥利安。”

“算不上是初次见面。”威震天歪歪头,大手裹着对方相对较小的手掌握了握,“不过不重要了。我是威震天。”

奥利安笑起来,精神放松了很多。“资料里一直说您是个可怕的首领,在这之前我一直非常忐忑,因为医生说只有您能治疗我的……一些问题。但是现在看起来您并没有记录里说的那么可怕,果然有些内容还是需要证实。”他一口气说了很多话,一副憋坏了的样子。

“是吗。”威震天耸耸肩,没有察觉到自己的语气同样变得轻松愉快,“那么你做记录的时候可以加上‘威震天还是个厉害的医生’之类的,那我不就多了个温和的身份?”

“我会认真考虑您的建议。”奥利安点点头与他相视而笑。

“——哦。”击倒抱着手臂,光学镜往上翻了翻。“看来没我什么事了,亲爱的首席医官,我能离开这里了吗?我可是很忙的。”

“辛苦你了。”

“没有你辛苦。”红色的跑车疾驰而去,远远地抛下一句话,“机体保养也是很重要的,告诉大黄蜂多拨点经费给我!”

救护车摇摇头,对这个爱美到无可救药的家伙似乎颇为无奈,他转而面对威震天。“从那之后奥利安就很少离开这里了,我希望你能多陪陪他。”

“当然。”威震天自信地扬扬眉。

“以防万一,你们不要互相离的太远,紧急通讯频道也要一直保持通畅,危险情况还是有很大可能会出现的。”老医官说,他当然知道这两个各怀芯思的曾经的宿敌对重聚的欣喜和复杂(奥利安也许不这么认为,但是对威震天来说不重要),不过目前的状况看起来并不会出太大的问题。他看着比起刚才明显融洽许多的二人,觉得绷了许久的脑模块终于可以歇歇了。


——TBC——

2758字~

这章多甜啊,对吧?(喝茶

🍋羽酱(学业繁忙中)

Det-TF人偶事务所 通告

在这个人类和宝可梦共同生活的现代,有一群特殊的生命体因人的各式欲望而诞生。

他们的外观均以人型居多,大小最小的有手掌那么大,最大的有毛绒兔子布偶那么大左右。

他们有各式各样的小群体,每个群体均有其独特的世界观和性格,为了方便,人们均称他们为『人偶』。

诞生他们的制造者们为了保护这些小生命定制了官方认证的条约。

1.预要饲养人偶的饲主必须向官方提交申请并获得饲养证明。

2.可饲养人偶版本:Transformer(G1、TF2000、AEC版本、真人世版本、08、tfp、RID、IDW、赛博志)

其他动漫:(刺客伍六七、名侦探柯南、鬼灭之刃等)

3.饲主最多饲养两个,但在特殊职业(医...

在这个人类和宝可梦共同生活的现代,有一群特殊的生命体因人的各式欲望而诞生。

他们的外观均以人型居多,大小最小的有手掌那么大,最大的有毛绒兔子布偶那么大左右。

他们有各式各样的小群体,每个群体均有其独特的世界观和性格,为了方便,人们均称他们为『人偶』。

诞生他们的制造者们为了保护这些小生命定制了官方认证的条约。

1.预要饲养人偶的饲主必须向官方提交申请并获得饲养证明。

2.可饲养人偶版本:Transformer(G1、TF2000、AEC版本、真人世版本、08、tfp、RID、IDW、赛博志)

其他动漫:(刺客伍六七、名侦探柯南、鬼灭之刃等)

3.饲主最多饲养两个,但在特殊职业(医生、人偶饲养之家等)下才能饲养两个以上的人偶。

4.严禁一切伤害人偶行为,违者进入官方黑名单并永久注销饲养资格。

5.有饲养宝可梦或数码兽的饲主请注意宝可梦或数码兽是否能和人偶和平共处,以防宝可梦或数码兽和人偶发生争斗导致拆家事件发生。

另外,为了人偶及其饲主的需求,也相应诞生了各式各样的设施,而人偶的委托就包含在其中,同时也是官方认证的侦探事务所所经营的项目。

如果有委托请到官方认证的事务所详谈。

『Det-TF人偶事务所』



玲玖

镜像tfp床总的新机设~❤

···················

人类载具形态的镜威,这架是有战术白天鹅美名的  图-160

p1

扫描了新载具以后多出了大翅膀,一开始不习惯的镜威就是个行走破坏王,不知道多少次打翻实验样本以后老救爆发了

救:翅膀不要了我可以帮你拆!!!(╯‵□′)╯

镜威:呃………...

镜像tfp床总的新机设~❤

···················

人类载具形态的镜威,这架是有战术白天鹅美名的  图-160

p1

扫描了新载具以后多出了大翅膀,一开始不习惯的镜威就是个行走破坏王,不知道多少次打翻实验样本以后老救爆发了

救:翅膀不要了我可以帮你拆!!!(╯‵□′)╯

镜威:呃…………抱歉抱歉。



不过擎天柱很喜欢多出来的翅膀,猜这个笑面虎的芯情简单多了。

(聊天很愉快呢。)


p2

镜红:❤

镜威:^U^


小红:…………切

床总:你什么毛病?(←无比嫌弃人类载具的一个机)

羊
给大波装上激光鸟的翅膀

给大波装上激光鸟的翅膀

给大波装上激光鸟的翅膀

帕泽希斯prizex
“流浪的旅人啊,请永远和我在一...

“流浪的旅人啊,请永远和我在一起”
套在文学车里,怎么看都像是op要强行留下流浪的旅人老威,再联想一下那副水中宁芙们与少年海拉斯的油画
充满神性的二人真的太绝,太nice了😇

“流浪的旅人啊,请永远和我在一起”
套在文学车里,怎么看都像是op要强行留下流浪的旅人老威,再联想一下那副水中宁芙们与少年海拉斯的油画
充满神性的二人真的太绝,太nice了😇

羊

截了几张狩魔之战的老威

美颜暴击

截了几张狩魔之战的老威

美颜暴击

嚖嚖星辰

【混设】《霸天虎百年情录》

*风评被害式OOC预警,设定混部搞笑向EG

*陷入期末低落期;

*双波CP为前提;

——————————————————


红蜘蛛缴获了一册汽车人“宣传册”。
不知从何而得,连其中的内容旁人也不得而知,只知道红蜘蛛很不高兴:机翼嗡嗡振动,散热片呼呼鸣响,看威震天的眼神忿忿而锐利。
虽然威震天不明所以——他没有必要理会红蜘蛛时不时冒出的“灵感”——但是很明显红蜘蛛是更沉不住气的那一个TF。
红蜘蛛急需寻找一个能惊讶地附和他观点的人选。然而与他同一条流水线的同型号的闹翻天和惊天雷显然没有与他拥有同样的电信号回路。
在面对红蜘蛛几近扭曲的面甲时,闹翻天反而问:“这有什么问题吗,小红?”
这个问题...

*风评被害式OOC预警,设定混部搞笑向EG

*陷入期末低落期;

*双波CP为前提;

——————————————————


红蜘蛛缴获了一册汽车人“宣传册”。
不知从何而得,连其中的内容旁人也不得而知,只知道红蜘蛛很不高兴:机翼嗡嗡振动,散热片呼呼鸣响,看威震天的眼神忿忿而锐利。
虽然威震天不明所以——他没有必要理会红蜘蛛时不时冒出的“灵感”——但是很明显红蜘蛛是更沉不住气的那一个TF。
红蜘蛛急需寻找一个能惊讶地附和他观点的人选。然而与他同一条流水线的同型号的闹翻天和惊天雷显然没有与他拥有同样的电信号回路。
在面对红蜘蛛几近扭曲的面甲时,闹翻天反而问:“这有什么问题吗,小红?”
这个问题仅比威震天临阵倒戈小那么一点。
红蜘蛛发声器线路挤了挤,继而他转向一旁的惊天雷,惊天雷的发言一如既往的惊天雷:“这并不是什么大事,红蜘蛛。”红蜘蛛不高兴地提起下唇,深蓝战机移开光镜,“如果你是认真的,我收回我的话。”
红蜘蛛眯起光镜,哼哼声窜出发声器,他捏着那块展示着宣传册的数据板,怒极反笑道:“我会让你们知道,这绝对是汽车人的阴谋。”说完他便转身踩着前脚跟离开。
闹翻天挪到惊天雷身边,说:“这真的是汽车人的阴谋吗,小红那事不是人尽皆知吗?”
惊天雷不吭声,从子空间递给紫色战机一块数据板。闹翻天小小地惊呼生怕惊扰了还未走远的红蜘蛛,光镜发光地接过数据板,歪过头雕:“哪来的?”
“汽车人基地。”惊天雷耸肩。




红蜘蛛一手撑在桌上,一手举起数据板,微妙的笑容挂在面甲上:“重要情报。”
威震天盯着他的空军指挥官,嘴角颤了颤,余光瞥向身旁的副官,后者的面甲在层层障碍下不可探查,但他的光镜平静无波,而另一旁的霸天虎科学家的情绪在他的光镜中一览无遗——没有情绪。
但显然他的部下们没有自觉来制止红蜘蛛带给威震天的问题。
这很不好。威震天十指交叉放在唇上故作沉思状:他的部下们情绪没有自己想象的高昂,是他领导的方向出现了偏差吗……
被遗忘的红蜘蛛的手指捏紧数据板,将数据板递到威震天的面前:“这是‘重要’的舆论战略情报。”
威震天看着送到鼻尖几寸前的数据板,捏住数据板的另一边,红蜘蛛昂起下巴,松开手。
“这是汽车人的造谣、污蔑、阴谋——”红蜘蛛一手叉腰一手按在桌边,“很显然,他们,卑鄙的汽车人们试图抹黑、扭曲霸天虎的形象……”
威震天放下数据板:“所以你的建议是——?”
红蜘蛛握拳正准备慷慨激昂但发声器却卡了壳,散热片大功率呼了一会儿,他放下握拳的手,双手撑在桌边:“提出问题。”他侧头看向一动不动的霸天虎科学家,“解决问题。震荡波,你难道能够容忍那些卑劣的汽车人大肆渲染你的过去吗?”
震荡波的光镜闪了闪,拿过威震天放下的数据板,音频接收器缓缓地竖直:“这些是确实发生的事实,但是是与我不相关的事实。”震荡波飞快地略过内容后总结道。
红蜘蛛抱臂,斜过嘴角:“‘荒诞混乱的议员私生活’、‘出入高档私人场所’……”他的笑容逐渐变形,“还是说,真如他们所说‘可惜转型后变成了性冷淡’?”
从霸天虎科学家的光镜中看不出端倪,但是他的音频接收器小幅地晃动僵直。沉默片刻后,震荡波直视红蜘蛛:“你无法评判我是否是性冷淡。”
奇怪的切入点。红蜘蛛依据思维惯性掠过了科学家与他不相匹配的脑模块回路,又因为他看见了沉默寡言的副官光镜一闪而过的光转移目标。
“声波,你和汽车人的那个副官关系不错嘛。”红蜘蛛半靠在桌沿,声波光镜边缘掠过白色的光芒,仿佛翻了个白眼。
“啊。”红蜘蛛对于声波的反应失望地扯动嘴唇,“难道轰隆隆和……激光鸟和……”
声波光镜反射的光芒硬生生地将红蜘蛛想要说的话倒逼至散热片。
“汽车人……低劣……”声波评价。
红蜘蛛矜持地颔首。
“而且仔细看这作者的署名——虽然是随便取的化名但是以我的了解显而易见——是汽车人的那两个兄弟。”
威震天摸了摸下巴,难得地容忍克制:“这倒是让我想起很久以前畅销的《卡隆热》……”
在场的TF一齐看向主座语出惊人的霸天虎领袖。
威震天挑眉:“比《卡隆热》差远了。”
红蜘蛛内心疯狂地跳动急躁、诧异和一刹那诡异的慌乱。
威震天抬起光镜,直戳向对桌的红蜘蛛:“当时一些角斗士的签名照片比这个……”他拎起数据板的一角,上面正巧显示着威震天的半身照——从某个不正常的低角度,他的身旁是某个不值一提的角色,“更加HOT。”
红蜘蛛板着面甲,不自觉散热处凝聚细小的液珠。
“虽然这份‘宣传册’的制作者能力远远不能达到这样的效果,但是他们获得这些照片的途径还是令人深思。”威震天将数据板递给声波,后者无声地将其收纳入子空间。
“但是——”红蜘蛛耸起排风扇。
威震天问:“你不该在意这种低级的手段,红蜘蛛。”他已经不再想忍耐,“就当这是一个笑话。”
红蜘蛛握住拳头:他无法把那当作一个笑话。
威震天冷哼:“也许你可以把这些天推脱的事务处理了。”
可恶。红蜘蛛低头瞪了一眼坐在主位的霸天虎领袖,忿忿不平地转身离开。



闹翻天一边咀嚼着能量块一边翻看那块数据板中的内容,不时指着某一页哈哈大笑,能量碎屑四溅到桌上。
“惊天雷,你看这条‘霸天虎的万人迷红蜘蛛’,他们把我们和小红分别放在同一个画面里了!”闹翻天举起数据板,“还是从同一张影像里截的。瞧,‘红蜘蛛&闹翻天’,他们把左边的你截掉了,‘红蜘蛛&惊天雷’,他们把右边的我截掉了!哈哈,他们真是太有趣了!”
惊天雷抓住闹翻天的手臂把他压回座位:“后面还有截掉红蜘蛛把我们拼在一起的影像。”
闹翻天一愣,猛然大笑后仰摔到地上,过了好一阵他才缓过劲擦去光镜边缘增压溢出的清洗液,就躺在地上问:“小红那么生气,果然还是在意那个TF啊。”
惊天雷毫不惊喜地耸肩:“毕竟是背叛,还恨得狠。虽然表面没什么。”
闹翻天静默了一会儿,突然有了个好主意,拿起数据板趴地一通操作再唰地闯入惊天雷的视野——闹翻天将那三张残缺的照片简单拼接处理后呈现了一张原本的影像——那是战前他们某次训练后去能量饮吧的合影,对于现在的他们而言,大概算是鲜见的场景。
闹翻天站在惊天雷身后晃了晃拼合后的影像:“送你啦。”
惊天雷颤动嘴唇,垂下光镜微笑道:“谢谢。”



“大多都是战前的影像。”威震天调出一张他和某人的影像照片,面甲的线条微微曲起,“果然还是看不惯这家伙的面甲。”
声波默默无言地站在他身后,余光瞥向提取分析大部分影像的霸天虎科学家,震荡波感应到他的打量同样将视线指向声波,那无辜的光镜仿佛对这些过去的影像毫无触动,完全割裂。
而声波也生不出半分的同情,只保存着自己的那份和磁带们的战场捕捉影像。
如果这就是汽车人的舆论阴谋,那么他们势必要给予还击……就从“领袖的后宫”开始吧。



END.


末了忍不住补充一个红蜘蛛是角斗士粉丝的设定(所以在威总提到签名照的时候小红心虚了)。

马甲掉光弃疗算了

SGCC 2019

变形金刚。

以前对变形金刚一无所知,而且欣赏不来。
后来小师傅提点了一二,告诉我世界上还有汽车人和钢蛋木这种东西存在。而且相当认真地解释了:为什么男孩子无论多大都会永远喜欢他们。

后来就能体会到这种别样的帅气(和性感)了。
感谢他扩宽了我的眼界和审美。

依旧来自XM Studio。现场有公司工作人员给参会大佬介绍,可能是VIP?有人立即掏出支票预订留地址发货,抽出包装好的箱子就拖走了。

目瞪狗呆jpg.

左手Prime 1 Studio右手XM Studio可能是很多男人左拥右抱的梦想。

“君子败家,十年不晚。”

SGCC 2019

变形金刚。

以前对变形金刚一无所知,而且欣赏不来。
后来小师傅提点了一二,告诉我世界上还有汽车人和钢蛋木这种东西存在。而且相当认真地解释了:为什么男孩子无论多大都会永远喜欢他们。

后来就能体会到这种别样的帅气(和性感)了。
感谢他扩宽了我的眼界和审美。

依旧来自XM Studio。现场有公司工作人员给参会大佬介绍,可能是VIP?有人立即掏出支票预订留地址发货,抽出包装好的箱子就拖走了。

目瞪狗呆jpg.

左手Prime 1 Studio右手XM Studio可能是很多男人左拥右抱的梦想。

“君子败家,十年不晚。”

DEN DEN是只黑废柴

哪吒与变形金刚😂预告来了‼️期待吗❓

哪吒与变形金刚😂预告来了‼️期待吗❓

巫鱼墨贼

【锁救】四举-45&46

前文: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3233&3435363738394041424344

——

45

救护车从床上惊醒。记忆回溯的最后一瞬是远方一枚反射着寒光的狙击镜镜片。他用双手撑起身体,浑身冷凝液淋淋。爆炸和子弹划破空气的声音还回荡在处理器里。可不等年轻医官想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更强烈的感觉击中了他。撕裂一般的痛楚从火种右侧炸开,他的右臂...

前文: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3233&3435363738394041424344

——

45

救护车从床上惊醒。记忆回溯的最后一瞬是远方一枚反射着寒光的狙击镜镜片。他用双手撑起身体,浑身冷凝液淋淋。爆炸和子弹划破空气的声音还回荡在处理器里。可不等年轻医官想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更强烈的感觉击中了他。撕裂一般的痛楚从火种右侧炸开,他的右臂顿时没了知觉。失去右侧支撑的救护车身子一歪,滚到了舱室中央。

 

他尖叫起来,觉得能量液正从自己的手臂主管路中喷出。

 

这是火种融合以来最强的一次通感。医生咬牙切断了痛觉感官,却发现右臂内侧出现了实质性的伤口,能量液已经从管路的裂缝里流了满地。他狼狈地爬起身,快速自检的同时跌跌撞撞冲向医务室。

 

他的处理器里只有一个念头。

 

走廊里负责夜巡的士兵看到救护车紧咬嘴唇一路疾走的样子立刻先一步喊了出来:“饰钉!有伤员!”

 

听到动静的护士从医务室探出头,只见医生半个身子靠在墙上,半面墙壁被喷溅得粉红。

 

“哦普神啊,”饰钉立刻钻回去,拿了凝血剂再跑过来,“发生了什么?!”

 

“是漂……不,死锁,”救护车推开注射器,“准备火种维持,快点,现在就——啊——!”

 

他滑倒在地,全身的重量压上伤口。破损警告瞬间挤满了他的示窗。

 

“坚持住……坚持住——扶我起来!”救护车向饰钉抬起左手,后者急忙拉起医生。

 

在卫兵的帮助下救护车被搬到手术台上。尽管切断了右侧身体的能量供应,医生的光镜却忽明忽暗起来。饰钉正准备给他连上各类检测仪器,救护车制止了他。

 

“现在完全听我指示——先做百分之九十五医用能量液直流输入,三挡泵,用中型单位的最高可用剂量;火种电击,直到我说停为止。”

 

饰钉的动作很快,几乎立刻调整好输液器,但他还是犹豫了一下。

 

“可你会——”

 

“狙击弹,击中了,他的火种——现在快点!”救护车倒抽了一口凉气。他检测到自己的火种强度正在断崖式减弱。就在即将跌破安全阈值时,复苏机将第一波能量撞到胸腔里。胸前的甲片因为能量的冲击而撑开,蓝色的光线在电路中流窜。几处完好的线路因高温而熔化,蒸汽从冒出来。

 

“救护——”

 

“继续。”

 

大约持续了十数次。到最后,救护车已经说不出话,只能用眼光示意饰针继续。当他终于耐不住疲惫,缓缓闭合光镜,只有饰针的声音提醒他,他还活着。

 

“普神啊,天呐。我都干了什么……”


46

救护车活了下来。

 

他裹着保温毯坐在加护病房,手里拿着一杯温热的医用能量液。那个在走廊里帮忙的士兵手舞足蹈地给救护车重述之前发生的事情。他的名字叫滑车,兼职工程师。也多亏了这位老兵的沉稳,饰针不至于在救护车昏迷之后太手忙脚乱。

 

“你跟个破瓦罐似的,饰针给你补上这边,然后我这边又有管线漏了——哎。你瞅瞅。我还头一次见到火中融合的弊端唉。辛苦你了,小家伙。”

 

换做以前,队里不会有人这样叫救护车。就算他年龄远不及大部分战士,但对医官最起码的尊敬总还是站在口风面前的。不过这一场事故之后救护车整个机像丢了魂似的。没人会质疑他玩忽职守,因为救护车真的病了。根据饰针的检测结果,救护车的火种衰竭了近百分之五十;但这并非滥用电击复苏的结果,相反,倘若没有那一阵强电流起搏,救护车的火种很可能会被消耗殆尽。可想而知的消耗源头便是死锁。根据救护车的猜测,他的火种伴侣被一名狙击手击穿了胸膛;不过鉴于救护车侥幸存活来看,死锁应该也是大难不死。

 

“抱歉,滑车,你能先出去一下么?”救护车眨了眨茫然的光镜,看向老兵。

 

“噢,没问题,当然——我烦到你了就早说啊——”

 

“不是。”医生摇了摇头,指了指自己的头雕,“有个远程通讯接进来了。是我的一位朋友。”

 

“明白了明白了。”士兵点点头,临走不忘把门带上。

 

“你好,铁拳。”救护车望向医务室的窗户——这是一块显示屏,不断播放着一部叫做“十五个日循环”的纪录片;这部片子在水晶城市政厅七十二楼架了一部高清摄像机,连拍了十五个日循环。救护车有幸参观过水晶城的市政厅,从观览电梯俯瞰下去的正是这副场景——只是片中没有视角的深入或是摇动。

 

“你好,救护车。好久不见。”铁拳的声音有些失真,回复也有延时,可能是远距离传递信号导致的,“最近怎么样?”

 

“不是很好。死锁受了重伤。”救护车紧盯着一辆从下方窗沿出现的青蓝色飞行载具,看它缓慢地飞过大半扇玻璃,最后停在红色信号灯前,“但已经摆脱危险了。我正在静养……”

 

“事实上,医生……我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铁拳咳嗽了一声,“我需要你把这件事情想得很坏、很坏。”

 

救护车觉得自己的火种抽痛了一下。他下意识去看墙角的仪器,数值正常——对于一个只剩下半颗火种的金刚来说,还算正常。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活下来的……

 

“你讲吧。”

 

青蓝色的载具等到信号灯变绿,向上飞去——可就在这时,一辆本该在下层路行驶的载具突然冲上来,将故事的主角撞成一团火球。救护车吓得一哆嗦。他深吸气的声音似乎传了过去,于是铁拳又问了一句:

 

“救护车?你还好吗?”

 

“没事儿。你说吧。”

 

“死锁……刚刚我收到消息,死锁他阵亡了。”

 

救护车眨了眨光镜。双腿滑到床铺下,缓缓起身。

 

“什么?”

 

“好吧。目前只能算是失踪——但,我是说,我是希望你能做好芯理准备……”

 

“发生了什么?”

 

救护车抬起右手想要放大显示屏上的场景,却突然发现右手发抖得厉害。他试着抓住右臂,于是松开了握在左手的能量液。温热的液体泼溅在脚上。

 

“他被狙击枪击中……旋翼本来想救他,但也被击中了。不过别担心,旋钮看着他呢……”

 

“漂移他……”救护车气若游丝。

 

“你是说死锁?——他……你看新闻了吗?”

 

“还没……”

 

铁拳犹豫了一会儿。

 

“霸天虎轰炸了战线——没能撤下来的伤员一律按失踪处理。”

 

“那为什么我……”

 

“所以他可能还没死。但搜救工作很困难,还要对付游击战……”铁拳鼓励道,“知道你没死的时候我也很惊喜。但饰针说你的状态很差……我已经把这件事告诉感知器了。也许他知道些什么?”

 

“谢谢。”

 

一段沉静后,铁拳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知道么,医生。我很感谢你——你知道,我脑子里的那枚子弹……我本来以为自己都没救啦。我很想当面说这句话,但可能没有机会了……”

 

“没关系。”救护车抱紧自己的机体,深深换入一口气,“一切都会没事的……”

 

“没错。会好起来的。”铁拳努力用积极地口吻说出这话,“通话时长到了。我得挂了。多保重,救护车。”

 

“多保重。”

 

屏幕上,警车开始从四面八方驶来。有的追随着逃逸载具走了,还有的则在案发现场形成路障,快速规划备用行驶空间。有些堵塞的车流再次通畅起来,唯有袅袅升起的青烟证明刚刚那场事故的发生。

 

救护车躺回充电床上,重新监测到数据的仪器们狂叫起来。医生疲惫地转动头雕,发现自己的体温已经掉到了危险值。但他只是闭合光镜,等待处理器停机的那一刻降临到自己身上。

 

他等到那一个地球天的落日,再等到人马星系边缘行星带的全面胜利;搜救队在那之后矜矜业业地扫描了战场,但救护车没等到死锁获救的消息。之后感知器得出了一套看上去比较符合逻辑和科学的结果,那就是他们作为融合火种——而不是像双旋上旋那样的同源火种——连接的能力有限。在感知器和他的友人小诸葛的帮助下,救护车才终于能离开地球驻军,回归四处征伐的机动部队。但他性格大变了一场,似乎对任何事情都失去了耐心——不,与其说是他的耐心随着死锁的去世而消逝,不如说他变得更专一了。能跟随于前线部队的好处就在于不缺病患,他可以连续数个日循环埋头于工作,然后浅浅睡上几个塞时算作休息。除了行军、补给能量或进行其他的军旅工作外,他最常做的事情就是等待。荣格曾勉强从他嘴里撬出一句话——事情是这样的:

 

出于对救护车芯里状态的担忧,急救员安排了几次咨询给自己的学生。荣格先是试探了下救护车的性格和对于芯里咨询的观点,意料之内地遭到了剧烈的语言反击。他提到“如果这就是心理咨询的话——免了吧。我还有事情要做”;考虑到此时患者情绪激动,可能会抛开面具露出些真实的想法,荣格追问道“那请问,是什么事情呢?”;救护车犹豫了,于是荣格安慰道“如果不想说的话……”;救护车自言自语似的打断他,“我在等他”——然后他的又一次激动起来——“我在等他,行了吧?!告诉那个派你来的人,你的工作我很满意。下次不要再来了!”

 

但这些事情并不能阻止救护车继续担任医生一职。他仍是一位优秀的医生,手法精明加上对治愈患者的执着,就连急救员都在考虑要将下一任首席医疗官的头衔交付给救护车。不过救护车对此没有表态,他知道自己依然在等待死亡的降临。

 

——TBC


下一更结局

碘化钾²
不抱希望地问一下有没有接北京s...

不抱希望地问一下有没有接北京slo代购的…tf摊 占tag抱歉过几天删

不抱希望地问一下有没有接北京slo代购的…tf摊 占tag抱歉过几天删

要做接地气的高冷小快手

放点近期涂鸦(上一篇连载画累了所以都是单幅),

1.没有拆,不是拆,那两张是抱抱安慰,

2.后三张是柱红,不吃的小可爱请注意避雷,3.最后两张不是一起画的所以机翼不一样

放点近期涂鸦(上一篇连载画累了所以都是单幅),

1.没有拆,不是拆,那两张是抱抱安慰,

2.后三张是柱红,不吃的小可爱请注意避雷,3.最后两张不是一起画的所以机翼不一样

不可食用

“曾经朋友吐槽我两个坑里喜欢的机体都是白绿配色该不会我就是喜欢这种配色,现在我让他把这两台机体画成组图来表明我实际上钟情蓝紫色系的态度。”
注:此处并没有拉CP的意思。

“曾经朋友吐槽我两个坑里喜欢的机体都是白绿配色该不会我就是喜欢这种配色,现在我让他把这两台机体画成组图来表明我实际上钟情蓝紫色系的态度。”
注:此处并没有拉CP的意思。

希望的甘霖
这是一个美术课作业与圣诞贺图的...

这是一个美术课作业与圣诞贺图的结合体
(实在忍不到圣诞了就提前发了出来

背景是加了老师口中的“流沙效果”(特别zz)的轮子logo

那个所谓流沙的做法大体就是亮粉+胶水+小塑料袋,做好了之后袋子皱巴了就这样了……一点都不好看……

虽然画崩的地方好像还挺多的可是救援队的几小只真的超可爱啊啊啊啊!!!尽管我才刚补了没几集但是真的好萌啊啊啊!!!!

这是一个美术课作业与圣诞贺图的结合体
(实在忍不到圣诞了就提前发了出来

背景是加了老师口中的“流沙效果”(特别zz)的轮子logo

那个所谓流沙的做法大体就是亮粉+胶水+小塑料袋,做好了之后袋子皱巴了就这样了……一点都不好看……

虽然画崩的地方好像还挺多的可是救援队的几小只真的超可爱啊啊啊啊!!!尽管我才刚补了没几集但是真的好萌啊啊啊!!!!

jingram
飞过山:为什么是我???

飞过山:为什么是我???

飞过山:为什么是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