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让我写你的故事

27.5万浏览    350参与
Farewell

来之不易的感悟

内心一切的难受
都是预期之中
自己做的选择
开不开心自己承担

以后千万不要再动心了
别再想入非非
不要再抱幻想
如果这个世界上有好的爱情
那么一定不是我能遇到的

以后千万不要再轻易相信别人
不要有过分的期待
就不会有痛苦的失落感
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谎言
那么一定不是我能遇到的

以后千万别不要再傻再天真了
不要天真的想着不切实际的一切
现在好好想想觉得自己挺可笑的
我可能就是你的玩偶布娃娃
玩腻了就会被丢弃掉


致————八月十五

内心一切的难受
都是预期之中
自己做的选择
开不开心自己承担

以后千万不要再动心了
别再想入非非
不要再抱幻想
如果这个世界上有好的爱情
那么一定不是我能遇到的

以后千万不要再轻易相信别人
不要有过分的期待
就不会有痛苦的失落感
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谎言
那么一定不是我能遇到的

以后千万别不要再傻再天真了
不要天真的想着不切实际的一切
现在好好想想觉得自己挺可笑的
我可能就是你的玩偶布娃娃
玩腻了就会被丢弃掉


致————八月十五

Farewell

像你这样的朋友
我真的不想再多一个
我只能说
以前太年轻不懂事
不会挑朋友
以后像你这样的朋友
不会再有了
这一次
一定是我们最后一次的旅游
且行且珍惜
勿念

致————尼玛

像你这样的朋友
我真的不想再多一个
我只能说
以前太年轻不懂事
不会挑朋友
以后像你这样的朋友
不会再有了
这一次
一定是我们最后一次的旅游
且行且珍惜
勿念

致————尼玛

Farewell

是呀,这一切为什么是你
让我想过其他的可能
可是我真的没有勇气
对于我们之前很多问题都是无解
时间或许是让我们知道答案的唯一途径
我开始习惯你的存在
让我养成对你的依赖
我不敢对你主动
可又怕你不再与我联系
人就是一个矛盾体
明知没有结果
却又要迷恋这关系

致————八月十五

是呀,这一切为什么是你
让我想过其他的可能
可是我真的没有勇气
对于我们之前很多问题都是无解
时间或许是让我们知道答案的唯一途径
我开始习惯你的存在
让我养成对你的依赖
我不敢对你主动
可又怕你不再与我联系
人就是一个矛盾体
明知没有结果
却又要迷恋这关系

致————八月十五

Farewell

这一次
我又心动了
这是魔咒吗
是天秤座的魔咒吗
每一次遇到天秤座的人
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从一开始的不喜欢
到天天想腻在一起

你让我真的有一种想放弃现在的生活
跟你一起过以后的想法
可是我们之间的连带关系又那么多渊源
这真的是偏偏遇上了偏偏
伤心这一次是在所难免
对你的坏习惯我已养成
不想改、不愿改
珍惜眼前拥有的
等你让我伤心难过
我已经做好了让自己难过的打算

致———八月十五

这一次
我又心动了
这是魔咒吗
是天秤座的魔咒吗
每一次遇到天秤座的人
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从一开始的不喜欢
到天天想腻在一起

你让我真的有一种想放弃现在的生活
跟你一起过以后的想法
可是我们之间的连带关系又那么多渊源
这真的是偏偏遇上了偏偏
伤心这一次是在所难免
对你的坏习惯我已养成
不想改、不愿改
珍惜眼前拥有的
等你让我伤心难过
我已经做好了让自己难过的打算

致———八月十五

Farewell
可能是不够遥远所以我从未有过不...

可能是不够遥远
所以我从未有过不舍
可能是过期未定
所以之前从未有过失落
可能是再一次的离开
才让我感觉到孤独感
这一次
我开始担心
担心你不会回来
这一次
我有点怀疑
怀疑你会不会忘记我
这一次
我开始迷茫
未来会是什么样子
希望离开这里你会越来越好
好运会离你越来越近
在这蓝蓝的天空中
有一架飞机是你的
祝,顺利

可能是不够遥远
所以我从未有过不舍
可能是过期未定
所以之前从未有过失落
可能是再一次的离开
才让我感觉到孤独感
这一次
我开始担心
担心你不会回来
这一次
我有点怀疑
怀疑你会不会忘记我
这一次
我开始迷茫
未来会是什么样子
希望离开这里你会越来越好
好运会离你越来越近
在这蓝蓝的天空中
有一架飞机是你的
祝,顺利

Farewell

你没有很好,差就差在你那自以为是的自信里

从那天开始
你摆好了姿态
我们就结束了
虽然你不是很好忘记
可是时间一长
你就不是那么重要
你就开始变成不那么被我记起
哪怕无聊至极
我也不会想起你
别太把自己太当一回事行吗

从那天开始
你摆好了姿态
我们就结束了
虽然你不是很好忘记
可是时间一长
你就不是那么重要
你就开始变成不那么被我记起
哪怕无聊至极
我也不会想起你
别太把自己太当一回事行吗

Farewell
愚蠢的人类总是喜欢推卸责任天天...

愚蠢的人类
总是喜欢推卸责任
天天相处在一起
都毫无察觉到任何的不适
人心太可怕
自私到没有任何的人情味
嘴上都是各种喜欢
其实心底深处却是各种的冷漠
所以,对不起
如果时间真的能回到以前
我一定一定好好的照顾你
希望,你能安好


致———一只名字叫做“所以”的猫

愚蠢的人类
总是喜欢推卸责任
天天相处在一起
都毫无察觉到任何的不适
人心太可怕
自私到没有任何的人情味
嘴上都是各种喜欢
其实心底深处却是各种的冷漠
所以,对不起
如果时间真的能回到以前
我一定一定好好的照顾你
希望,你能安好


致———一只名字叫做“所以”的猫

Farewell

我不戴金箍,救不了她,戴了金箍,爱不了她。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一路走来,才发现没有什么是永垂不朽。

我们才终于懂得,曾经离我们一步之遥的人,一旦错过,即使化身盖世英雄,身披金衣战甲,脚踏七彩祥云,一跃十万八千里,怕是也追不回来了。

只有这段文字让我想流眼泪……

我不戴金箍,救不了她,戴了金箍,爱不了她。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一路走来,才发现没有什么是永垂不朽。

我们才终于懂得,曾经离我们一步之遥的人,一旦错过,即使化身盖世英雄,身披金衣战甲,脚踏七彩祥云,一跃十万八千里,怕是也追不回来了。

只有这段文字让我想流眼泪……

Farewell

地球是圆的

世界是小的

我与你就这样

一不小心就遇到

我只能感叹圆与小

希望下次别再遇到你

就此别过


致————左手有只蝴蝶的人

地球是圆的

世界是小的

我与你就这样

一不小心就遇到

我只能感叹圆与小

希望下次别再遇到你

就此别过

 

致————左手有只蝴蝶的人

Farewell

记忆中的小时候越来越模糊
那些曾经玩伴在哪
谁叫某某某已经快记不全
放学爱吃的小吃是否还在原地
回家路上的文具店是否换了装潢
曾经的舒克贝塔是否开着飞机跟坦克

记不住上课专心学习的样子
却记住课间的嬉戏打闹
曾经最讨厌每天要穿的校服
却还躺在衣柜里的角落不舍丢弃
忘记老师样子的我
却记住坐在身后传字条的你
想不起当初经常拨打的电话号码
却还是记住躲在被窝里偷偷打电话的我们

那些记不住的始终没想再想起
想记住的却变得越来越模糊
现在慢慢长大
想得到的快乐越来越难
也许在这冰冷的城市
怀念才是最有温度的

那些和童年一起走丢的人
却再也找不回了
谢谢你曾经出现在我兵荒马乱的青春里

致————你是我兵荒马乱的青春里不能缺少的人(阿Sa)

记忆中的小时候越来越模糊
那些曾经玩伴在哪
谁叫某某某已经快记不全
放学爱吃的小吃是否还在原地
回家路上的文具店是否换了装潢
曾经的舒克贝塔是否开着飞机跟坦克

记不住上课专心学习的样子
却记住课间的嬉戏打闹
曾经最讨厌每天要穿的校服
却还躺在衣柜里的角落不舍丢弃
忘记老师样子的我
却记住坐在身后传字条的你
想不起当初经常拨打的电话号码
却还是记住躲在被窝里偷偷打电话的我们

那些记不住的始终没想再想起
想记住的却变得越来越模糊
现在慢慢长大
想得到的快乐越来越难
也许在这冰冷的城市
怀念才是最有温度的

那些和童年一起走丢的人
却再也找不回了
谢谢你曾经出现在我兵荒马乱的青春里



致————你是我兵荒马乱的青春里不能缺少的人(阿Sa)

Farewell
还好是异地不然你将难以忘记哪怕...

还好是异地
不然你将难以忘记
哪怕你做的事情如此恶心
令人失望到极致
厌恶到极点都好
我也有过一丝念头想原谅你

或许我就是一个心眼太好的人
一开始就被你给迷惑
甚至怀疑自己很多决定是愚蠢错误的
还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早点认识你
还一度埋怨命运的安排

可是
现在我不会了
我接受了自己当初那么多错误的想法
其实命运已经安排好了一起
只有经历完了一切
才知道命运为什么会这样安排
我只想说声谢谢……

致—————7

还好是异地
不然你将难以忘记
哪怕你做的事情如此恶心
令人失望到极致
厌恶到极点都好
我也有过一丝念头想原谅你

或许我就是一个心眼太好的人
一开始就被你给迷惑
甚至怀疑自己很多决定是愚蠢错误的
还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早点认识你
还一度埋怨命运的安排

可是
现在我不会了
我接受了自己当初那么多错误的想法
其实命运已经安排好了一起
只有经历完了一切
才知道命运为什么会这样安排
我只想说声谢谢……



致—————7

Farewell

这个世界真的很神奇
地球却是是圆的
可是有些人兜兜转转还能遇到
有些人再怎么想说一句好久不见
却很难实现
究竟是谁在捉弄人
是命运吗
还是缘分没了
可是我不行命
但对于你我真的不能不信
无论多久
我还是期待着
有一天能遇到你
可以说一句好久不见

致————阿Sa

这个世界真的很神奇
地球却是是圆的
可是有些人兜兜转转还能遇到
有些人再怎么想说一句好久不见
却很难实现
究竟是谁在捉弄人
是命运吗
还是缘分没了
可是我不行命
但对于你我真的不能不信
无论多久
我还是期待着
有一天能遇到你
可以说一句好久不见


致————阿Sa

Farewell

心里难过的时候

只有慢歌能安抚我的心伤

只有悲伤的歌能让我悲伤到极致

然后就是麻木的释怀

接受一切不开心

最后选择顺其自然的微笑

心里难过的时候

只有慢歌能安抚我的心伤

只有悲伤的歌能让我悲伤到极致

然后就是麻木的释怀

接受一切不开心

最后选择顺其自然的微笑

Farewell

或许吧只要这样我才知道有多难过,
或许吧只要这样我才能看清真相,
或许吧只要这样我才懂得自己的愚蠢,
那么再见吧
对不起我骗你
我会先离开你
因为我…
我很介意!
我很介意!
我很介意!

致————7

或许吧只要这样我才知道有多难过,
或许吧只要这样我才能看清真相,
或许吧只要这样我才懂得自己的愚蠢,
那么再见吧
对不起我骗你
我会先离开你
因为我…
我很介意!
我很介意!
我很介意!



致————7

Farewell
我相信一切恰好的巧合 必定有一...

我相信一切恰好的巧合

必定有一个恰好的结尾

沉睡中的自己

感受不到你回来的声响

却在你偷偷的吻我额头时

悄悄的醒来


致————最爱的黄先生

我相信一切恰好的巧合

必定有一个恰好的结尾

沉睡中的自己

感受不到你回来的声响

却在你偷偷的吻我额头时

悄悄的醒来



致————最爱的黄先生

Farewell

所谓的一切都是假的

可是我愿意相信你

想你不会在骗我了

最后却突然明白自己的可笑

可笑至极的一切

不只是脸上的笑

就连心都在笑

笑自己的荒唐

笑自己的愚蠢

笑自己的天真

为什么就不能明明白白的

为什么要一个接一个的编

为什么非要戳破谎言的脸

我介意我很介意

介意的是你的行为

介意自己的愚蠢

介意我究竟怎么了


致————7

所谓的一切都是假的

可是我愿意相信你

想你不会在骗我了

最后却突然明白自己的可笑

可笑至极的一切

不只是脸上的笑

就连心都在笑

笑自己的荒唐

笑自己的愚蠢

笑自己的天真

为什么就不能明明白白的

为什么要一个接一个的编

为什么非要戳破谎言的脸

我介意我很介意

介意的是你的行为

介意自己的愚蠢

介意我究竟怎么了



致————7

径之庭

心生

翻开手机相册,视线不自觉的被右上角的一张照片所吸引。
点开,仔细端详,那原本应该是一张熟悉的面孔,不知为何显得格外陌生。
也许是因为那张不会笑的脸上勉强挤出的假笑,又或者是那双死死盯着前方的眼睛,让人感到不悦。要不是手臂上清晰可见的伤疤,我几乎不能相信这人是我。

我成长在一个再婚家庭,生父吃喝嫖赌欠下一屁股债后不见踪影。母亲与人再婚后又育一子,拜我这个弟弟所赐,我成了透明人。
年幼无知总会犯下追悔莫及的错误,手臂上一道道长短不一的疤痕就是证据。越长的痕迹,越深的伤口。

滴答滴答。

不是时钟的声音,是血滴落在地上发出的回应。痛到不痛,热到冷。
每一次母亲都痛斥我为疯子,她第一个动作总是把弟弟挡在身...

翻开手机相册,视线不自觉的被右上角的一张照片所吸引。
点开,仔细端详,那原本应该是一张熟悉的面孔,不知为何显得格外陌生。
也许是因为那张不会笑的脸上勉强挤出的假笑,又或者是那双死死盯着前方的眼睛,让人感到不悦。要不是手臂上清晰可见的伤疤,我几乎不能相信这人是我。

我成长在一个再婚家庭,生父吃喝嫖赌欠下一屁股债后不见踪影。母亲与人再婚后又育一子,拜我这个弟弟所赐,我成了透明人。
年幼无知总会犯下追悔莫及的错误,手臂上一道道长短不一的疤痕就是证据。越长的痕迹,越深的伤口。

滴答滴答。

不是时钟的声音,是血滴落在地上发出的回应。痛到不痛,热到冷。
每一次母亲都痛斥我为疯子,她第一个动作总是把弟弟挡在身后,生怕我这个疯子吓到他。每当这时我都有冲动的想问她为什么生下我。
我没敢,怕那个答案会真的让我疯掉。

近来我时常重复一个噩梦,梦中我与一个陌生男人走在商场中,男人自然地把手臂搭在我的肩上。力气很大,我纵使不愿也挣脱不开。

男人告诉我,我们要举办婚礼,并且已经通知了所有的亲朋好友。

我怕到不行却没办法说出个,不。情急之下我给母亲打了电话,电话的另一端,母亲对婚礼感到十分高兴……

千般不愿仍无力反抗。大概说的就是我的一生。

梦做久了,场景重复,痛依旧未减。有一次我痛到抽泣,男人在我耳畔低语:你出不去,这个梦你永远无法离开。


好在梦终究会醒,现实就没那么好躲开。
坐在我对面的他是我大学时候的同学。彼此认识已经有六年了。我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他总在我身边。也记不起在哪一刻他成了我的男朋友。好像理所当然,不需要确认。
我知道他喜欢我,问题是,我喜欢他吗?……不知道。
我们之间的交往建立在我的后知后觉之下,当我发现时,已成了既定事实。
于是我一直在等,等他厌倦我提出分手。
起初他热情很高,我生怕毫无缘由的提出分手伤害到他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对我越好,我的愧责就越大。鸡蛋大小的雪球一直滚,最终大到无法抵挡。
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我该嫁给他过一辈子吗?成了我每天都要问的问题。
不嫁还能怎样,他家里人都知道我这个女朋友的存在。分手他一定会很受伤,他的父母会责备他,亲友也会看不起他。何况大好的青春全浪费在我身上。我不想当坏人。
所以答案显而易见。


其实从开始便是如此吧。自小到大没被人喜爱过的我,忽然被人爱护,在不知该如何拒绝时被强制接受。

一直寻找机会偿还,好像这样便可以两不相欠。但人和人之间相互牵绊至死方休。

我越是回报,他越是付出。想来甚至有些泄气。


我陪他回到老家,一个南方的城市。见过他家的父母长辈,他们对我很好。这种好却让我更加难受。像是一根竹签慢慢刺穿胸膛。

本能告诉我不应该来,可我拗不过他,还是来了。代价是对他从不讨厌,变成了不喜欢。我害怕他,虽然他分明没做错任何事。


傍晚,他拉着我逛夜市,滔滔不绝的介绍那个摊位有好吃的。我松开手,他并未察觉。看着他的背影,这就是我今后一生都要面对的人吗?一想到这我好难受。心刀绞般的痛,痛到无法行走,无法站立。

他见我不舒服,扶我坐在路边,询问我如何,我推脱说低血糖。他便去给我买饮料。说来奇怪一旦他离开我的视线,我就会感觉好很多。我大概有病,如同年幼时割腕,一定是我哪里不正常。才会抗拒他这般温柔的人。

他离开后我发现街对面垃圾桶旁,一个拾荒人正直勾勾地盯着我。那人的身影莫名熟悉,四目相对不禁打了寒颤。

让我不幸的源头,过了二十年依然活着。

为什么不去死啊!

如果我有足够的勇气,应该走到他面前狠狠扇他一个耳光,告诉他我现在的不幸、扭曲全部拜他所赐。

可惜我没有那份勇气,只能逃开他,躲得远远的。


人就该找个喜欢你的,别找你喜欢的,那样太累。

我不知这句话是谁最开始说的,反正一定不是我母亲,可她偏偏最近总把这句话挂在嘴边。

我知道她怕我后悔,不嫁。在她眼里我嫁给谁都一样,只要能嫁出去就好。好在我没生在旧社会不然早被她卖了。

穿上婚纱缓步走向台上,新娘子应该是怎样的心情,不得而知反正一定不是我现在想的。

这样不公平,对我、对他都是。

我想要找一个支持我的人,赫然发现没有那个人。一桌桌亲友,旧识其乐融融坐在台下。

箭已不在弦上,在空中,无论射向的终点在何处,在抵到终点前箭不会停下。

我啊,在想些什么。这一生我一直在躲避选择,让他人做出决定,自己只是随从。遵循命运的安排未曾抵抗过。

我接受前方等待我的一切。

骗吧,继续骗。五年、十年直到我破烂不堪伤痕累累,用我的生命去偿还。

泪水涌出,不是感动,也不是贯穿心头的那根刺,是绝望,接受绝望。

泪眼朦胧间一个破衣烂衫的男人出现,那个无赖来了,伴随他的是随之而来的喊声、骂声、嘶吼、哀嚎,美好的婚礼轰然坍塌。

我竟如释重负。

Farewell

这次真的要撞南墙

前进与后退都是要头破血流

我想了我们的一百种可能

可是却不知道

当那天到来时候该如何选择

这条路从一开始注定会黑

心注定要死

时间时间

请你慢一些

让我死得晚一点

好吗


这是关于11181119的故事

这次真的要撞南墙

前进与后退都是要头破血流

我想了我们的一百种可能

可是却不知道

当那天到来时候该如何选择

这条路从一开始注定会黑

心注定要死

时间时间

请你慢一些

让我死得晚一点

好吗



这是关于11181119的故事

Farewell

你呢
是那种不喜欢说明清楚
总让我去猜你的话
揣摩你的话里话外的意思
结果过呢
经常打乱我的节奏
有时候又去为了迎合你
浪费了自己的时间
有时候又因为你的突然出现
我又内疚让你等我
你说你是一个时间观念很强的人
可是却又是一个成天打乱我节奏、打扰我情绪的人

致————7

你呢
是那种不喜欢说明清楚
总让我去猜你的话
揣摩你的话里话外的意思
结果过呢
经常打乱我的节奏
有时候又去为了迎合你
浪费了自己的时间
有时候又因为你的突然出现
我又内疚让你等我
你说你是一个时间观念很强的人
可是却又是一个成天打乱我节奏、打扰我情绪的人

致————7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