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2495浏览    2583参与
古人趣事见闻

公元601年,天下太平,只有两件八卦事?

公元601年,天下太平无事。整个东方世界,只有两件八卦可记:一件是,高丽僧人把口红传到了日本;另一件是,隋文帝杨坚被老婆气得离家出走。

公元601年,天下太平无事。整个东方世界,只有两件八卦可记:一件是,高丽僧人把口红传到了日本;另一件是,隋文帝杨坚被老婆气得离家出走。


nczcbs2

登录测试账号的同事:(帐号名里面的)gy到底啥意思啊?

我:(吸气)—— 公!用!

然后收获了此起彼伏的恍然大悟:“噢!——” (笑


后续,某忿忿不平:为啥不写成public 啊! 

“ 因为简单!”

“英文不好容易拼错!”


—— 而且账号姓名不是写着“公用”吗!

登录测试账号的同事:(帐号名里面的)gy到底啥意思啊?

我:(吸气)—— 公!用!

然后收获了此起彼伏的恍然大悟:“噢!——” (笑


后续,某忿忿不平:为啥不写成public 啊! 

“ 因为简单!”

“英文不好容易拼错!”


—— 而且账号姓名不是写着“公用”吗!

处安

《合适》

《可怨不可说》

《蜜糖粥糖肉桃茶》

                  ——雍和后海


我得记住她,虽然昨天才认识,今天她就消失了。

我很喜欢她,我得记住她。

《合适》

《可怨不可说》

《蜜糖粥糖肉桃茶》

                  ——雍和后海


我得记住她,虽然昨天才认识,今天她就消失了。

我很喜欢她,我得记住她。


末白

突发念头

小时总爱看一些血腥的场面,怎么残暴怎么来,似乎会因为看得多而变得多酷似的;

现在却完全不同了,总会自觉不自觉地避开这些,毕竟,死亡这个话题还是太沉重了些。

小时总爱看一些血腥的场面,怎么残暴怎么来,似乎会因为看得多而变得多酷似的;

现在却完全不同了,总会自觉不自觉地避开这些,毕竟,死亡这个话题还是太沉重了些。

陸筆丹青
2020约青海.敦煌呀.

2020约青海.敦煌呀. 

2020约青海.敦煌呀. 

陸筆丹青

我家的雪饼主子

好吃好喝供着还要天天凶我╭( ̄m ̄*)╮

但是

撸猫真的好快乐啊~

.............................................................................

我家的雪饼主子

好吃好喝供着还要天天凶我╭( ̄m ̄*)╮

但是

撸猫真的好快乐啊~

.............................................................................

陸筆丹青
就是想发这张照片... 在西塘...

就是想发这张照片...

在西塘走得累到怀疑人生,对着镜头也要笑一个.(捂脸)

就是想发这张照片...

在西塘走得累到怀疑人生,对着镜头也要笑一个.(捂脸)

陸筆丹青

彩虹色.

也算是和迪士尼的网红气球合了个影.哈哈~

彩虹色.

也算是和迪士尼的网红气球合了个影.哈哈~

独钓翁

我和你一同离开那个地方。自此,一条路两头走,我迷迷糊糊走向现实,你却迷恋梦想不愿撒手。


我知道,我们都在等,等到有一天我们可以再一次重逢。


可是啊,要多感动,我才可以留住你?

又要多艰难,我才会放弃的义无反顾?


“对不起” 我不知道我是否还会回来……

“…………”

我和你一同离开那个地方。自此,一条路两头走,我迷迷糊糊走向现实,你却迷恋梦想不愿撒手。


我知道,我们都在等,等到有一天我们可以再一次重逢。


可是啊,要多感动,我才可以留住你?

又要多艰难,我才会放弃的义无反顾?


“对不起” 我不知道我是否还会回来……

“…………”


Cipha.

已言

我骑车到了鼓楼附近的老街,两侧是青石板,白墙黑瓦,木制的房屋大多是两层,掺杂着些现代色彩。沿着上坡,往下就是拐角。道路并不干净,两侧是各种各样的店铺,鼻尖是各色早点的香气。下了坡后,就觉得没有什么意思。

这时,半坡上的一家小店吸引了我的注意。它只占小小一块版面,破破烂烂,其貌不扬。两侧的墙将它和相邻店铺分割开来,白得刺眼。第一眼看去不觉得有什么。那木格窗上似乎糊着旧时的窗户纸,雨棚也是木质,与现代夹杂在旧城区间的蓝绿色雨棚大相径庭。那屋子没有门,似乎只是个通道似的,不像个小店,外面什么也没写。往里望去看不清什么,一片昏暗。进去要再踏一阶青石板,门框两侧有两个石墩子,人行道还有很大余地。

我...

我骑车到了鼓楼附近的老街,两侧是青石板,白墙黑瓦,木制的房屋大多是两层,掺杂着些现代色彩。沿着上坡,往下就是拐角。道路并不干净,两侧是各种各样的店铺,鼻尖是各色早点的香气。下了坡后,就觉得没有什么意思。

这时,半坡上的一家小店吸引了我的注意。它只占小小一块版面,破破烂烂,其貌不扬。两侧的墙将它和相邻店铺分割开来,白得刺眼。第一眼看去不觉得有什么。那木格窗上似乎糊着旧时的窗户纸,雨棚也是木质,与现代夹杂在旧城区间的蓝绿色雨棚大相径庭。那屋子没有门,似乎只是个通道似的,不像个小店,外面什么也没写。往里望去看不清什么,一片昏暗。进去要再踏一阶青石板,门框两侧有两个石墩子,人行道还有很大余地。

我扶着车子在它对面端详了半天,于是一个人从里面走出来。是一位老人,看上去年近古稀,留着山羊胡,一身褪色唐装。我在这时走近了些,只见他提着张矮桌,撂下张板凳,又抬脚进屋拿了茶具,自顾自沏起茶来,动作很是漂亮。他余光一扫,见我要走近,冷不丁抬头对我说:

“进来看看?”

我吓了一跳,这时看清了他的面貌。双目里充盈着疲惫却有神,脸颊瘦削,长着些老人斑,头发苍白稀疏,但精神不错,意气风发,似能想象出他年轻时的俊朗。他似看出我的无措,对我一笑,也不等我回答,只朝屋里喊一声:

“老张!来了个小姑娘!”

他喊完便撑着膝盖站起来,又如他之前那般自顾自进屋去了。

我回过神后,也进屋去,一旁的木质楼梯着实惊讶了我,以前只在乡下祖宅里见过这般旧物,没有扶手,会沉重地发出声响,它也是年纪很大了。我顺着声响望见山羊胡老人同样缓慢沉重的背影。

我不敢轻举妄动,只四下打量了一番。我踩在进门时的青石板上,往里就是木地板,一旁堆了几双布鞋。厅里有一张躺椅,角落里塞了个炉子。另一侧的墙边终于出现了类似于柜台一样的东西。这时,上楼去了的山羊胡老人也与他口中的老张一起下来了。老张身着一件大褂,身材丰腴,右手似乎提了一串东西。他热情地与我打了招呼,看我还拘束着,便不再多言,只拖着脚步向房间尽头走去。山羊胡老人问我要买什么,奇怪的是,他们家居然只卖两样东西,花生米和紫薯泥。我感到十分好笑,在选了花生米正在后悔着没有选紫薯泥时突然笑不出来了。我看到老张停在房间尽头的墙前,突然蹲下,缓缓拉起了这扇向内的卷帘门——我全然没有发现。光线从房间另一端倾泄,卷帘门后,赫然是另一个街区!正对着路口,远处还有骑楼,喧闹着,一派车水马龙的景象。我愕然了,回头开口问起,

 

我醒了。

 

 

——言已十一月六日清晨耗时五十五分钟的梦

*写作时头绳崩断是有什么预兆吗:D

冷情i

现今

有时候会有恍惚,自己分不清现实和生活,看过许多书,也看过很多人的人生,在平行时空里,似乎那些人的一生很短,短到我们可以看许多人的人生,但在平行世界里,他们的人生也是第一次,也是一辈子的。

一本书,一个故事,是现实生活中的人不知道触动到什么契机而写出来的。书中的人物,当你看过,就会有形象,当你认真看了能够体会到书中人的情绪,就能够具体化,就会不自觉代入自己,并不是共情,而是像书里的旁观者一样,但这些都是虚拟的,也可以说是你自己给自己形象出来的。而当这些书被拍成剧、电影、动漫,有具体感的时候,你若带着真情实感去看,去感受,去入戏,你就会想这是真实存在的,他们真的是这样的,真实存在我们这个世界里。所以...

有时候会有恍惚,自己分不清现实和生活,看过许多书,也看过很多人的人生,在平行时空里,似乎那些人的一生很短,短到我们可以看许多人的人生,但在平行世界里,他们的人生也是第一次,也是一辈子的。

一本书,一个故事,是现实生活中的人不知道触动到什么契机而写出来的。书中的人物,当你看过,就会有形象,当你认真看了能够体会到书中人的情绪,就能够具体化,就会不自觉代入自己,并不是共情,而是像书里的旁观者一样,但这些都是虚拟的,也可以说是你自己给自己形象出来的。而当这些书被拍成剧、电影、动漫,有具体感的时候,你若带着真情实感去看,去感受,去入戏,你就会想这是真实存在的,他们真的是这样的,真实存在我们这个世界里。所以说我觉得演员这个职业,很有意思,很有想象力,有各种可能,塑造力也很强,共情也是一种很特殊的表演方式。

我看过很多书,看过很多故事,看过很多小说,只有魔道给我这种感觉,因为真情实感去相信他们是真实的,存在于另一个平行世界里,但又因为现实明明白白告诉我,真的有平行世界吗?你说是不是真的,只是因为爱,所以相信它是真的,所以你爱它,爱书里的每个人物。


末白

关于一条路走到黑这个问题

就像凤尾与鸡头一样

是世纪难题吧


那我到底要不要一条路走到黑呢?


ps:

🍊好可爱呀

又香又甜又酸的(*ˉ︶ˉ*)~

关于一条路走到黑这个问题

就像凤尾与鸡头一样

是世纪难题吧


那我到底要不要一条路走到黑呢?


ps:

🍊好可爱呀

又香又甜又酸的(*ˉ︶ˉ*)~

道姒

我要记得 这时冷是冷点 也算安全

我要记得 这时冷是冷点 也算安全


末白
不忍心上色🎨 救命呀,谁教我...

不忍心上色🎨


救命呀,谁教我上色啊!

不忍心上色🎨


救命呀,谁教我上色啊!

唐易清。
DAY 5 恕我直言,我第一個...

DAY 5

恕我直言,我第一個想到的人真的就是空軍元帥赫爾曼·邁耶(戈林)(((滑稽)

既然要推當然要附上原梗出處了( ・᷄ὢ・᷅ )

二戰時戈胖胖曾經說過這麼一句話:

「如果有任何一架英軍的轟炸機飛到魯爾工業區,我赫爾曼·戈林就改姓邁耶。」

然後英軍就飛過來惹( ・᷄ὢ・᷅ )(攤手

/

假如不看戰時「戈不靈」的一系列判斷錯誤,邁耶個性的一部分以及他當飛行員的戰績還是很有意思的(雖然戰爭的錯誤不能忽略🤔️

邁耶曾經給遭擊落然後被俘的英軍飛行員弄來了義肢;

曾經為了紀念亡妻卡琳,在已經再婚之後仍然用她的名字來命名莊園和遊艇( ・᷄ὢ・᷅ )

而...

DAY 5

恕我直言,我第一個想到的人真的就是空軍元帥赫爾曼·邁耶(戈林)(((滑稽)

既然要推當然要附上原梗出處了( ・᷄ὢ・᷅ )

二戰時戈胖胖曾經說過這麼一句話:

「如果有任何一架英軍的轟炸機飛到魯爾工業區,我赫爾曼·戈林就改姓邁耶。」

然後英軍就飛過來惹( ・᷄ὢ・᷅ )(攤手

/

假如不看戰時「戈不靈」的一系列判斷錯誤,邁耶個性的一部分以及他當飛行員的戰績還是很有意思的(雖然戰爭的錯誤不能忽略🤔️

邁耶曾經給遭擊落然後被俘的英軍飛行員弄來了義肢;

曾經為了紀念亡妻卡琳,在已經再婚之後仍然用她的名字來命名莊園和遊艇( ・᷄ὢ・᷅ )

而且還是個不折不扣的女兒控(@約·維·朱加什維利,@海·希姆萊


好吧,總之還有很多這樣的小故事⋯⋯



戈林:你們就只記得我叫赫爾曼邁耶!!!(摔針筒

末白
支教的同桌老师(^o^)/

支教的同桌老师(^o^)/

支教的同桌老师(^o^)/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