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记忆

6952浏览    14762参与
梦到内河

腾格里塔拉

转自陈寅博客

     那个天上草原就要离我越来越远了。前几年的时候,我在那里留下了一张照片,照片里我天真无邪的样子。我曾为它动容,因为这种稚嫩干净的容颜在今后的年月里不会再有了,它将被岁月刷洗。容易消逝的东西总是容易令人为之动容。

     后来的几年,我站在远处望着那座建筑,看着它日渐昌盛,知道这种昌盛终归会变成一场时光下的幻觉,知道它正在离我越来越远,可我还是仍旧能够清晰地一眼就望到它,无论白天还是夜里都可以感受到它存在的气味,仿佛是初春的玉兰花,那种气味真真切切。尽管时间消瘦,指缝太...

转自陈寅博客

     那个天上草原就要离我越来越远了。前几年的时候,我在那里留下了一张照片,照片里我天真无邪的样子。我曾为它动容,因为这种稚嫩干净的容颜在今后的年月里不会再有了,它将被岁月刷洗。容易消逝的东西总是容易令人为之动容。

     后来的几年,我站在远处望着那座建筑,看着它日渐昌盛,知道这种昌盛终归会变成一场时光下的幻觉,知道它正在离我越来越远,可我还是仍旧能够清晰地一眼就望到它,无论白天还是夜里都可以感受到它存在的气味,仿佛是初春的玉兰花,那种气味真真切切。尽管时间消瘦,指缝太宽,它仍然会历久弥坚。

      之于它的存在,每个人都可以把它想象的有些险恶,因为有利益、争吵、绝望、约束,这不免让人的内心滋生着恐惧、不安和挣扎。但事实上我们都不愿意去这样想象,罪恶与美好相搏的时候,胜出的总是后者。因为当我站在河对岸的时候,我分明看到了那里花草的繁茂,有干净的湖水和鲜亮的太阳。或许我能这样说,是因为我已经站在彼岸了,才可以看到这道风景。我也曾经站在西翠路上小白楼的楼顶不安地看着外面的世界。可现在,我仍不安着。事实上我们都是从一处彼岸的不安跳到另一处彼岸的不安,然后看到那些不安构成无数道风景,再看着这些风景构成一生。我们都会明白这个道理,然后变得坦然。

      我与一个老师说,它的结束终究关不住人的记忆。关不住的记忆是在我们的记忆中我们愿意记得的那部分。而生命中最宝贵的东西亦是在你记忆中留下深刻烙印的东西。

     花朵尚是有开有落,况且它非落可言,只是生命轨迹到了尽头。我们要明白所有事物的来去亦都是如此迅即,来不及我们悲春伤秋,就要继续迎接下一枝花朵了。

     我没有什么再留在那里了,除了年少时一个安静沉默的影子,或是像“重复”这样一个无力的名词之外,我也只能在它弥留之际默默地写上这样一篇文字来全当是怀念了。而它之于我却留下了太多,在我的内心深处开放着,时常泛起涟漪,朴素鲜活,使我沉静而幸福。我心存感激,却也唯有镇定自若地生活。

这里一片汪绿,
上演着梦中的花絮,
炊烟飘离,
马在思绪,
图雅扬鞭在轻骑。

 这里一片葱郁,

花朵不再娇滴,

在丛中独居。
马头琴一声哭泣,
惊醒沉睡的大地。

这里一片汪绿,
云是天的嫁衣,
太阳是大地的花季,
长调是牧人的旋律,
绿地是羊群的终身托寄。

 

这里一片葱郁,
风干时迹,
锁住美丽,
腾格里塔拉关不住记忆,

我们曾是这里的儿女。 


季诺

乘着利齐马带来的那一点暴雨,压倒了夏末的剩下的仅余的几乎感觉不出的热气,来到中原地区也有一月有余,在最热的时候来北方真是明确的选择,就算全国都是高温预警又如何?反正我感觉我没受热多久,在南方还要热到9月去。

细细一想,好像有几年没在南方过暑假了。就算还有些许的记忆,也是在乡下过的,实在是受不了城市的暑浪,出门逛街是痛苦的,特别是从商铺外挂的空调外机前走过,每次我都要屏住呼吸,让自己不要将外机排出的废气吸进去才好。所以每年都会被高温赶回乡下,再加上我求学也多是在乡村,以至于我印象中暑期的时间,乡村的风景感受总是占了大半。

不知从哪儿传来的蝉声,偶尔的凉风吹动木头窗页发出的吱呀吱呀的声音,从房...

乘着利齐马带来的那一点暴雨,压倒了夏末的剩下的仅余的几乎感觉不出的热气,来到中原地区也有一月有余,在最热的时候来北方真是明确的选择,就算全国都是高温预警又如何?反正我感觉我没受热多久,在南方还要热到9月去。

细细一想,好像有几年没在南方过暑假了。就算还有些许的记忆,也是在乡下过的,实在是受不了城市的暑浪,出门逛街是痛苦的,特别是从商铺外挂的空调外机前走过,每次我都要屏住呼吸,让自己不要将外机排出的废气吸进去才好。所以每年都会被高温赶回乡下,再加上我求学也多是在乡村,以至于我印象中暑期的时间,乡村的风景感受总是占了大半。

不知从哪儿传来的蝉声,偶尔的凉风吹动木头窗页发出的吱呀吱呀的声音,从房前小路走过的人或者动物发出的声音,甚至是乡村小卖部家的猪叫声都会让我觉得平静,炎热的会让人感到燥热的夏天没能撼动这个乡村中午的宁静休息时光。躺在二楼书房的床上午睡,旁边是穿着棉质蓝色碎花背心的奶奶,仰面躺在竹席上睡着了,左手虚拿着蒲扇盖在肚子上,不用看我也可以想象到。毕竟这是我最珍爱的童年啊 ,是在我的记忆里翻来覆去的无论回忆多少次都会感到幸福的童年啊。多少次我都会欢喜那天睁眼看到的景色,风带动窗户摇动,日字型的窗沿一下一下有的没的地敲击着突出的有杂质矿物的白色石灰岩,支撑着窗户的金属钩子也一来一回的放纵着木窗胡来,不大的木头框子除了框住屋顶的灰色瓦片和乱来的风和窗户之外,就只有一片动弹不得的蓝天了,有时被风或邀请、或威逼的云也会入镜,或浓或淡,淡的巧妙的融入天的背景,就像蓝的生烟,而浓的总是与天幕格格不入,异常突出,怪异又和谐。有时候鸟也也会不清自来,多是麻雀这些乡下常见的种类,但也觉得可爱异常。这样的风景我总是可以看一下午,就躺在主席上,而且下午的太阳也很温柔噢,暖暖的,虽然晒久了有点儿热。啊,还有黄昏时染上天幕的橙色,我至今都会觉得温暖。

我的文笔暂时无法支持我描绘出我记忆中的样子,关于童年的记忆就暂时写到这儿吧。

有时在生活中感到沮丧或者不如意,也会想,就这样吧,回去吧,回到那个夏日午后去。每次这样想想都会很温暖呢,在晚上也会想,好好睡一觉,就在奶奶家的凉席上,这次也要让奶奶用那把蒲扇扇风,好好睡一觉吧,第二天又是新的一天呢。

Dvor

荒原列车

我听到脉搏起伏,同大海呼应,包括潮汐。

我看到自我卑微,同蝼蚁比肩,包括浮尘。

我嗅到空穴冰风,同战士一样,包括孤独。

我感到身处荒原,同一切同在,包括虚无。

我听到脉搏起伏,同大海呼应,包括潮汐。

我看到自我卑微,同蝼蚁比肩,包括浮尘。

我嗅到空穴冰风,同战士一样,包括孤独。

我感到身处荒原,同一切同在,包括虚无。

落 ·  柒染

📷


济州岛胶片旅拍 | ONE ✈️  . . .


我看过凌晨五点的日出潮起、

也看过傍晚七点的日落潮退、

我的眼睛时而是绿色时而又映满了蓝、

眼底的一点点余晖也不舍褪去、

海面上的波光是粉蓝色的、

梦幻的像极了午后你亲吻我时的嘴唇.


🌊

📷


济州岛胶片旅拍 | ONE ✈️  . . .


我看过凌晨五点的日出潮起、

也看过傍晚七点的日落潮退、

我的眼睛时而是绿色时而又映满了蓝、

眼底的一点点余晖也不舍褪去、

海面上的波光是粉蓝色的、

梦幻的像极了午后你亲吻我时的嘴唇.


🌊

唔识起名字K
时代变迁,连建筑都不会一层不变

时代变迁,连建筑都不会一层不变

时代变迁,连建筑都不会一层不变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