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许墨

142.6万浏览    25343参与
衣十七

[AresxQueen/许墨x你/R]褫夺

和闺蜜约的三十分钟极限摸鱼。
非常没有逻辑且短小。
可我最近好吃强强,哪天可能给它写个前因后果。
走这儿:你就是Queen,Queen就是你。

和闺蜜约的三十分钟极限摸鱼。
非常没有逻辑且短小。
可我最近好吃强强,哪天可能给它写个前因后果。
走这儿:你就是Queen,Queen就是你。

尔心
你在沉寂的黑夜都会渗入动人的光...

你在
沉寂的黑夜
都会渗入动人的光芒💜

这个朋友圈也太太太太带感了吧!!!
是时候考完试产一波粮了
【死亡】

你在
沉寂的黑夜
都会渗入动人的光芒💜






这个朋友圈也太太太太带感了吧!!!
是时候考完试产一波粮了
【死亡】

媛以微然

【晚安情话36】

如果喜欢你也是一种罪,那我——其罪当诛。

【晚安情话36】

如果喜欢你也是一种罪,那我——其罪当诛。

瑞拉
恋与铲屎官【关于睡觉】 超级喜...

恋与铲屎官【关于睡觉】

超级喜欢第一张四只咪窝鸡儿睡觉,太可爱了呜呜呜呜呜呜呜(说自己画的可爱真的很不要脸啊!!)

回上海了,明天开始继续我的小实验,看着自己的lof越来越多画真的很有成就感啊。。。(#^.^#)


恋与铲屎官【关于睡觉】

超级喜欢第一张四只咪窝鸡儿睡觉,太可爱了呜呜呜呜呜呜呜(说自己画的可爱真的很不要脸啊!!)

回上海了,明天开始继续我的小实验,看着自己的lof越来越多画真的很有成就感啊。。。(#^.^#)


阿锦真的疯了
双城记⑧双男主设定.中世纪法兰...

双城记⑧
双男主设定.中世纪法兰西第一帝国背景
建议翻阅之前的食用。

双城记⑧
双男主设定.中世纪法兰西第一帝国背景
建议翻阅之前的食用。

韶安

【恋与全员】妳的生日

✓OOC程度随着出场人物逐渐增加(苦笑)

 ✓第二人称 

✓小甜饼

✓它只是个短文

✓我边缘,没办法做微信图,所以就用对话式将就一下吧QQ 

正文。

  -许墨ver- 

【微信】 许墨:这个周末有空吗?

 妳:有,怎么了?

 许墨:把妳这周末的时间借给我,好吗? 

妳:可以啊,是不是碰到什么事了? 

许墨:这周末妳就知道了。 

【讯息结束】

 既然许墨保密,妳也不好再问什么,何况人家都说了,周末就知道,那应该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妳也就放下了心。 时...

✓OOC程度随着出场人物逐渐增加(苦笑)

 ✓第二人称 

✓小甜饼

✓它只是个短文

✓我边缘,没办法做微信图,所以就用对话式将就一下吧QQ 

正文。

  -许墨ver- 

【微信】 许墨:这个周末有空吗?

 妳:有,怎么了?

 许墨:把妳这周末的时间借给我,好吗? 

妳:可以啊,是不是碰到什么事了? 

许墨:这周末妳就知道了。 

【讯息结束】

 既然许墨保密,妳也不好再问什么,何况人家都说了,周末就知道,那应该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妳也就放下了心。 时间随着你们在工作上的忙碌悄然流逝,很快地就到了周末。 

【微信】 许墨:在家?

 妳:嗯。 

许墨:那妳过来我这里一趟,门没锁。

 妳:好。

 【讯息结束】

 妳抱着强大的好奇心走到许墨家门前,打开门却是黑乎乎一片。 妳慢慢走进屋子里,门也没关,毕竟那是妳目前唯一的光源。

 接着,像是感知到妳的到来一样,房内四处有点点光芒一明一灭,此起彼落。 这个画面像极了之前许墨带着妳去放生萤火虫的模样。 

这时候脚步声传入妳的耳里,偏头一瞧,许墨拿着一个蛋糕,蛋糕上插着的数字蜡烛刚好和妳的岁数相对应。

而许墨的脸被烛光照着,妳能透过那光模糊地看见他唇角的上扬。

 「悠然,生日快乐。」他笑得眉眼弯弯,可惜妳看不到。

 「嗯?今天是我生日?」妳有些茫然地打开手机,手机的蓝光对现在的妳来说有点刺眼,妳忍着不适看了一眼生日—— 还真的是今天。  

「看来是我忙到忘记了。」妳有些腼腆的笑了笑。 

「没事。」接着妳听见许墨从喉头滑出的一声低笑。 「妳忘记了没关系,以后妳的每一个生日,有我帮妳记着。」  

妳的脸有些红:「许墨,谢谢妳。」

 「我说过的,妳对我永远不用说谢。」他笑了笑,将蛋糕放在桌上,接着将灯打开,还顺便将妳没带上的门关上。  

你们两个在午后的时光里吃着蛋糕,许墨还用他好听的嗓音唱生日快乐歌给妳听,最后还在妳的唇上落下一个亲吻。 

 ☆

 -李泽言ver-  

今天是妳到华锐找李泽言汇报的日子,妳一如既往地汇报、他一如既往地对妳的汇报做出批判。 

「妳明天有事?」就在妳想着终于能走了的时候,他冷不丁丢出了这句给妳。

 听着他的问题妳有些发懵,回过神来妳这才回答: 「明天我要去探周……」  

「不管妳有没有事,明天的时间给我就对了。两点半,Souvenir。」 

 「……」所以刚刚是问……?妳在心里有些无语。 

回到公司,妳只好传讯息给周棋洛,告诉他妳明天没办法探班了,并且会陪他去吃十梓巷的那间汤包店做赔偿。 

隔天妳依约来到Souvenir,推开门,妳没看见蔡老先生熟悉的身影,只是看到其中一张桌子上摆着一个精致的蛋糕。

 李泽言从厨房里出来,看見妳来,说道:「愣着干嘛,还不坐下。」 于是妳也听话地坐下了。

 他在妳的对面坐下,切了一块蛋糕给妳。  

「谢谢。」妳拿过李泽言切给妳的蛋糕,然后切下一小块放到嘴里。

 他的手艺还是好得令妳赞叹,蛋糕中间夹的布丁妳一吃就知道是他亲手做的。 给妳吃的东西,他一向不假他人之手。  

李泽言就坐在对面看着妳吃完蛋糕,妳有些疑惑地看向他,嘴角还沾到了些许鲜奶油。 

「妳是小孩子啊?」他拿起一张纸巾擦去妳嘴角的奶油。  

妳被他如此明显的体贴弄得有点茫然,而李泽言看着妳的样子,眼神有些不自然的飘忽。 接着他起身,去厨房拿出了一朵栀子花又走了回来。 

「给妳的。」 妳接过他手中的花,想起栀子花的花语看着李泽言笑得眉眼弯弯。  

男人被妳看的有些心里发虚,轻咳了一下稍作掩饰:「咳,生日快乐。」

 妳看着他,有些不敢置信他会帮妳过生日。看着李泽言别扭的模样妳玩心大起,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谢谢你,李泽言。」  

★栀子花的花语:永恒的爱,一生守候和喜悦。 


 -白起ver.-  

今天是妳的生日,妳趴在桌上看着窗外的夜幕。 

白起说他要去执行任务,可能来不及回来和你一起过生日。 即使现在已经晚上十一点半了,妳还是开着窗不死心地等着妳的学长。

 就在妳趴在桌上快要睡着的时候,妳感觉到一阵微风拂過妳的脸颊。

 「怎么不去床上睡?」他熟悉的声音在妳头顶上响起。 妳睁眼抬头,果然是那个穿着警服的人。 

「想着等等看学长你会不会来嘛。」腼腆地笑了笑,而妳的莞尔也将他眼里的责备化去了。

 「妳跟我来一个地方吧。」白起拉着妳的手把妳抱进怀里,接着妳感觉到自己腾空,原来是跟着白起一起飞了起来。  

在高空的感觉很好,因为光害减轻的关系妳能看见大片的星空,风拂過妳的脸颊,怡人的凉爽感跟白起有力的心跳让妳忽然想回家拿电话打给李泽言,让他把时间暂停在这刻。

 ……这样会被撤资吧?妳在心里笑了笑,何况Evol对其他Evoler根本没效这点妳也心知肚明。

 飞行了一段时间,他带妳到一间学校,妳觉得这栋建筑物有些熟悉,定睛一看才发现原来是你们两个读的高中。 

你们降落在一棵银杏树下,银杏叶随风飘散,妳转头看向白起,发现他也看着正看着妳。  

「我……来不及准备礼物。」他有些歉疚地搔了搔头。 「所以带妳来这里一起怀念一下。」

 一片银杏叶飘到面前,妳将它抓在手心,然后看着和它一模一样的手链挂饰。

 「既然学长没有准备礼物的话,我可以跟你要礼物吗?」妳抬头问道。 

 「嗯?妳要什么?」

 「之前学长你送我这条手链的时候,没跟我说它的意义呢。」妳将手抬起,在他面前扬了扬。  

白起一顿,似乎没想到妳会问起这个,琥珀色的眼中参杂了点不好意思。 

「因为……银杏叶是最能代表我们初次见面的地方。」他帅气的脸上参杂了一点红晕,揽着妳的腰就朝着妳的嘴唇吻下。 

——也如同我对妳的爱。

 ★银杏的花语:纯情之爱

 ☆

 -周棋洛ver.- 

【微信】

 周棋洛:薯片小姐!妳在家吗?

 我:在的喔,怎么了?

 周棋洛:开个门吧?

 【讯息结束】

 看见他的讯息,妳赶忙从床上跳起来给周棋洛开门。

 「周棋洛,你怎么来了?」 

「来给薯片小姐过生日啊!」他扬了扬手中的蛋糕盒。

 妳赶忙把他引进门,确定没人看到后才小心翼翼地关上门。

 「可是你今天没有行程吗?」  

「有啊,外景到这附近,我趁空档跑出来的。」周棋洛调皮地吐了吐舌。 

「那你赶快回去吧!不然经纪人可得担心成什么样子啊……」妳赶忙想把他劝回去,周棋洛却不为所动。  

「今天是薯片小姐降临在这世界上的日子,再怎么忙我都得来帮妳庆祝啊!」  

「可是生日不是应该要我开心吗?如果你被骂了,我不会开心的喔。」妳佯装生气的样子。

 「那好吧……不然我唱首生日快乐给妳听,然后看妳许愿吹蜡烛就走。」  

「好。」妳一改怒颜笑了笑,然后打开蛋糕盒子,在插蜡烛的时候愣住了。

 蛋糕不大,但是上面有一个用妳形象绘成的小人,上面还有个不甚精致的「Happy Birthday」

 「这是你画的?」妳转头看向周棋洛,周棋洛用食指搔了搔脸颊,点点头,有些腼腆。

 「画得很好看。」妳由衷说道。  

「薯片小姐,谢谢妳。」周棋洛开朗地笑了,他拿起绑在盒子上的袋子,解开结从里面拿出蜡烛点上。

 周棋洛将蜡烛插在蛋糕上,然后为妳唱起了生日快乐歌,普通话、英文,甚至连方言版的都给妳唱了一遍。  

接着妳双手交扣许了个愿,就把蜡烛吹灭了。

 「这么快!薯片小姐许的什么愿望?」周棋洛睁着盈满好奇的蓝眸看着妳。 妳看着他沉默许久,突然就弄了一些鲜奶油在手指上,然后点了周棋洛的鼻头。  

「才不告诉你,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 周棋洛愣了一下,似乎没想過妳会有这么调皮的举动,随即他抹下鼻头的鲜奶油笑了起来。

 「薯片小姐居然这么对我,接招!」 你们就这么开始打闹了起来,等到周棋洛手机响了妳才暗道不好。

 「看来我得走了。」周棋洛看着手机上的来电显示为经纪人,看着周棋洛歉意地笑了笑。

 「没事,你快走吧,等等又得挨骂。」

 「好,那我走了,薯片小姐,生日快乐!」 他在妳的额头上亲了一下后就走了。

 妳摸着额头还留下余温的地方,想起刚刚妳许的愿望,笑了笑。

 ——我的愿望是,希望能永远和你在一起。

 -FIN-

韶安

【恋与製作人-许墨篇】 在他离开之后

★OOC有

★第二人称视角

正文如下。

妳还记得,他曾经与妳说过画家与蝴蝶的故事。

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同妳说这个故事——在他离开的这三个年头里。

隔壁的屋子一直没有入住新房客,于是还拿着备用钥匙的妳会像现在一样,用钥匙打开他家的门,看着完全没有被移动过的摆设,虽然主人已经离开了,但灰尘并没有因而占领这个无人之地。

妳闭了闭眼。

这个地方始终被妳维护得十分干净,妳相信既然没有新房客入住,那么他总有一天会回来。

妳坐在他房里的床上,想起他离开的前一天,把妳邀请到他家。

那天的他不如以往温柔,眼底难以名状的深邃简直将妳淹没。

你们那天一个坐在床沿一个坐在门口,无言相望,气氛压抑得...

★OOC有

★第二人称视角

正文如下。

妳还记得,他曾经与妳说过画家与蝴蝶的故事。

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同妳说这个故事——在他离开的这三个年头里。

隔壁的屋子一直没有入住新房客,于是还拿着备用钥匙的妳会像现在一样,用钥匙打开他家的门,看着完全没有被移动过的摆设,虽然主人已经离开了,但灰尘并没有因而占领这个无人之地。

妳闭了闭眼。

这个地方始终被妳维护得十分干净,妳相信既然没有新房客入住,那么他总有一天会回来。

妳坐在他房里的床上,想起他离开的前一天,把妳邀请到他家。

那天的他不如以往温柔,眼底难以名状的深邃简直将妳淹没。

你们那天一个坐在床沿一个坐在门口,无言相望,气氛压抑得令人窒息。

“悠然,还记得我跟妳说的故事吗?”他开口问妳,声音有些低哑。

“你是说画家与蝴蝶吗?我记得。”妳站在门口平静地看着他,握到指节发白的手却出卖了妳心中波涛汹涌的千愁万绪。

甚至连说话的语气都有些颤抖。

“故事我还没说完,画家囚禁了蝴蝶之后,却发现蝴蝶不再像以前一样飞舞翩翩。”许墨坐在床沿,骨节分明的手握成了拳头。“——所以画家决定,放了牠。蝴蝶该有的应该是一片广阔的苍穹,而不是被玻璃瓶口分割的蓝天一隅。”

他抬头,看着妳的眼神妳读不懂——

或者说,妳从认识他至今,妳始终不懂他在想什么。

“所以,你想当那个画家,是吗?这么做,结果当中有什么是值得的?”妳的语气颤抖得连你自己都听不下去。

许墨没有说话。

“……既然如此,那随便你吧。”他半晌的沉默让心都凉了,眼眶泛红的妳没有等他接下来的反应直接离开了这个属于他的空间,扬长而去。

隔天,他就离开了。

妳将鞋子脱掉,整个人蜷缩在他的床上,三年过去,许墨本身带有的味道早就已经消失,但妳还是抱着他的枕头,将头埋入其中。

妳不知道他这三年在哪里、过得好不好,妳很后悔那天说的随便。

——是不是再坚持一点点他就不会离开这么久?

妳时常这么问自己。

将自己的脸从枕头解放出来,看向外面晴朗的天,妳离开了曾属于他的空间。

今天的妳闲来无事,拿起钱包和简便的东西离开了大楼。

妳心血来潮地抵达曾经与他一起去的水族馆,三年来水族馆没起什么变化,就连买票给你的服务人员都和那年一样。

“妳今天一个人来吗?没跟妳男朋友一起?”服务人员收了钱,拿票给妳。

“是啊……谢谢。”妳接过他手中的票,脸上的微笑都带了一丝苦涩。

“真可惜,你们看起来很登对。”服务人员笑了笑。“祝妳参观……欸!等等!”服务人员像是想到什么似地惊呼了一声。

他急急忙忙地从储物柜的最上层拿出一张纸条递给了妳。

“这是之前妳男朋友放在我这里的,说如果妳来了,就把它给妳。不过也没想到过了那么久妳才又来了一次,我差点都把这件事忘了。”

妳一顿,接过他手里的纸条:“好……谢谢。”

妳走进水族馆,打开了那张被折起来的纸条,看见里面的字,却怔怔地站着,一动也不动。

“我很自私,只想跟妳分享所有的美好。”工整的字迹妳不会认错,也不会容许自己错认。

这是许墨的字迹。

三年来妳已经有些成长,又兴许是妳的身上早就出现了许墨淡淡的影子,妳的脑袋转得飞快,这张纸条是刻意被留在这里的,那会不会——

会不会在你们去过的每一个地方,他都藏着这样的纸条?

妳将纸条收起,转身就跑出了水族馆。

再来妳来到了曾经一起看烟花的地方,在附近大树的树洞里找到了相仿的纸条。

“我希望,年年此时都能和妳一起看星空。”

妳攒紧手上的纸条,接着妳来到了和他最初邂逅、也是回忆最多的恋与大学。

妳在教室裏的讲桌抽屉、教学楼的顶楼和图书馆妳们曾经共同阅读的书里都找到了不同内容的纸条。

最后,妳来到了他的办公室。

他的办公室看起来学生有帮他定期打扫,并不髒。

妳在他的书柜和可能藏东西的地方都找遍了,只在他书柜底下的抽屉找到了一张纸条。最后,妳轻轻拉开他办公桌的抽屉,在一本书的下面找到了一封信。

信封写的是:“对我来说,妳超越了科学。”

打开信封袋,妳拿出的信纸竟是厚厚一叠,坐在他的位置上,妳开始一页一页地看。

妳能感受到他字里行间对妳的珍惜,他同时也解释了一切,连带妳想知道的各种事情。

妳突然明白了他为什么总是在你们之间的爱情当中表现得小心翼翼,那一切出自于他对妳的珍视。

他当年和妳说的故事并不是凭空杜撰,而是他用当时妳不会发现的方式诠释对妳的爱。

——为什么,他这么傻。

妳的手用力到让信纸留下折痕以外的痕迹,眼眶热热涨涨的,晶莹早已夺眶而出,在妳的脸颊上留下痕迹。

他的爱就象是迂回的曲线,妳没办法深刻地感受到,等到妳发现的时候,它却早就已经将妳围绕在当中。

最终还是被他囚禁的蝴蝶。妳心想。

不过妳心甘情愿被他如此珍而重之的情感束缚,即使他早已不在。

皮鞋的声音自远而近发出的声响吸引了妳的注意力,妳抬头看向门外,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背着光,看不真切他的面容,但他那一身服装妳永远不会搞错。

“三年前妳问我什么是值得的,比如妳。”

妳飞奔过去与他相拥,窗外樱落无声。

-FIN-

上川木百合_豆思
每晚一张许先生Day 7一周达...

每晚一张许先生Day 7一周达成√
“还不好好学习?不努力?”来自许教授的说教[二哈]
最近在忙志愿,加油

每晚一张许先生Day 7一周达成√
“还不好好学习?不努力?”来自许教授的说教[二哈]
最近在忙志愿,加油

韶安

【恋与制作人-许墨】除夕 下
未成年自觉退散。

【恋与制作人-许墨】除夕 下
未成年自觉退散。

韶安

【恋与制作人-许墨】除夕 上

★许教授你们的,OOC我的

★第二人称有

★私设婚后

★一般文笔,欢迎给建议或抓虫,么么哒

正文↓

寒风肆虐,新年的恋语市被皑皑白雪覆盖,放眼望去,路上、车上、树上,无一不可见雪白的痕迹。

今天是除夕夜,妳把自己的东西整理好后关掉电灯,离开这个早已空无一人的办公室。

到了一楼,冷冽的风迎面吹来,寒意惹得妳不自觉地将围巾往上拉了拉。

提前下班的妳并没有打电话给许墨,这大冷天的,妳不忍心让他离开暖和的家里出来接妳。

但妳似乎忘记了,妳那人前温润如玉的先生更是舍不得妳独自一个人承受寒冷去挤地铁。

妳将围巾上拉后准备往地铁站的方向走时,抬眼看见熟悉的车辆就停在你的面前,车内的人摇下...

★许教授你们的,OOC我的

★第二人称有

★私设婚后

★一般文笔,欢迎给建议或抓虫,么么哒

正文↓

寒风肆虐,新年的恋语市被皑皑白雪覆盖,放眼望去,路上、车上、树上,无一不可见雪白的痕迹。

今天是除夕夜,妳把自己的东西整理好后关掉电灯,离开这个早已空无一人的办公室。

到了一楼,冷冽的风迎面吹来,寒意惹得妳不自觉地将围巾往上拉了拉。

提前下班的妳并没有打电话给许墨,这大冷天的,妳不忍心让他离开暖和的家里出来接妳。

但妳似乎忘记了,妳那人前温润如玉的先生更是舍不得妳独自一个人承受寒冷去挤地铁。

妳将围巾上拉后准备往地铁站的方向走时,抬眼看见熟悉的车辆就停在你的面前,车内的人摇下车窗,看着妳笑得一如既往。

妳赶紧走上前,有些诧异:“许墨?你怎么在这裏,我明明……”

许墨一笑,只道:“先上车吧。”

妳这才被寒风吹得一阵机灵,赶紧打开车门钻了进去。

许墨关起车窗,车上暖气很足,一下子就将降低的温度调节回来,妳将围巾拿下,然后看着驾驶座的许教授:“许墨,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呢。”

许墨低笑一声,亲昵地刮了下妳有些被冻红的鼻子:“悠然一定是舍不得我吹风来接妳对吧?可是妳有没有想过,妳一个人忍受寒冷去挤地铁回家,为夫也舍不得,嗯?”

他接着在妳的额头上落下一吻,妳突然觉得有一股暖流从他亲吻的地方开始扩散,流到四肢百骸,甚至流到心裏。

有一种世界上再怎么冷,有他在身边都不算什么的感觉。

闻言妳有些羞赧,在许墨的面前,妳内心的小九九总是被他看穿。

缩了缩脖子,妳转头看向窗外,却不知道妳褐色的发丝并未如妳所愿藏住显露在耳朵上的羞红,他看着妳不好意思的样子,无声地笑了笑,接着发动车子将你们两个都载回家。

坐在车内的妳看着景物不断后退,突然妳觉得路上千篇一律的白有些腻,于是便转头看向专心开车的许先生。

许墨在开车的时候总会戴着特别订制的眼镜,妳也是在跟他交往后才知道原来他有视觉失调,所以开车必须戴着眼镜,比较安全。

跟他在一起的这些年,妳知道了他很多的事情,例如味觉方面的问题、视觉的问题,还有很多很多……

——「妳可以,教我爱吗?」

妳突然想起当年他在图书馆说的那句话。

以前的时候你不知道他开口的真实性,但是随着妳将自己的爱付出在他身上,随着时间一点一滴手把手教导他想学的爱,妳每次想起这句话总是无限的心疼他。

妳想起每一次的约会,每一次的短信,有多少是他发自内心的话语?

妳不晓得,或者说,妳已经无法估量。

只能在现在、在未来,用妳所能去回报这个人对妳纯粹的爱意。

妳举起手,看着婚戒上那只漂亮的蝴蝶。

许墨将车停好,偏头便看见妳还出神地盯着戒指不放,问道:“想什么呢?”

“想你。”你不假思索地回应,猛然回神才想起来这是车上,只有你们两个。

“没、没有!我……”妳回头,刚好撞上他盈满笑意的眸,突然间妳什么也说不出来,脸涨得通红。

“小傻瓜。”他低笑,又刮了刮妳的鼻梁。“到了,下车吧。”他开车门下了车,妳回过神来也跟着他一起下车,回到你们的家。

打开玄关的大门,一阵香味扑鼻而来,你闻到鸡汤的香味。

脱去多余的衣服后,妳赶忙跑去厨房看,打开锅盖,汤的色泽金黄澄清,蒸腾而上的水蒸气伴随着香气一起。

妳满足的用嗅觉先满足了一下自己,接着回头便看到准备好的饺子皮跟馅。

“洗洗手,一起包饺子吧。”许墨看着妳说道。

妳连忙道了声好,便去将手洗了个干净出来坐在许墨旁边一起包饺子。

自从你们交往前一年的除夕妳邀了他一起包饺子之后,每年的除夕他都包揽准备皮馅的工作,而且妳发现,每年的饺子馅都不一样,今年的饺子馅还有虾仁。

你们两个静静地并坐在一起包饺子,他包饺子的速度还不如妳快,当妳娴熟地包好一个又一个饺子的时候,妳有些奇怪他的速度怎么比往年还慢,转头才发现他不知道去哪里学来的手法,修长的手指不甚灵活地包着麦穗饺。

妳一顿,被他有些笨拙的动作逗乐了,妳拿起一片水饺皮:“怎么突然想包麦穗饺?”

“想试试看,所以就打算包几颗来煎。”许墨笑了笑,停下手上动作看着妳。“妳会包?”

“嗯……我跟爸爸学过,不过包得没有很好。”妳笑了笑。“不嫌弃的话我包一次给你看?”

“好啊,请多指教。”许墨放下他手中不成形的饺子。

妳将馅料放在中间,周围占了点水,右手捏住其中一端后向前压,食指跟中指分别两边突起的皮往内捏,不断持续前压内捏的动作,直到一个饱满的麦穗形饺子出现在你们的面前。

只不过可能是太久没包这类饺子了,这颗麦穗饺有些歪扭,倒是不如外面卖的好看。而妳显然也发现了这个事实,有些不满意地皱了皱眉头。

许墨见状,将妳的眉心揉开,又捏了捏妳的脸颊:“我觉得很可爱,只要是妳的东西,都好看。”

“许墨……”妳感动地看着他,突然想到他刚刚满手都是面粉,而且似乎没有擦手……

“……你刚刚是故意的?”你将手擦干净,抹了把脸,手上的面粉痕迹证实了妳的臆想。

妳看着他,而许墨则是一脸无辜地看着妳,眼底藏不住的笑意不言而喻。

“我可从来不知道许先生是这么调皮的人。”妳还手想要将脸上抹下来的面粉奉还给他却被他一把抓住。

妳就这样跟许墨在轻松的氛围下包好一颗又一颗麦穗饺跟水饺,最后你们分工合作将水饺跟煎饺煮熟,桌上除了几道菜跟熬炖多时的鸡汤,还多了一盘圆滚滚的水饺和金黄饱满的麦穗煎饺。

香气十足而不油腻的清汤跟调味恰到好处的饺子让妳今晚大饱口福,许墨的调味一次比一次进步,妳也为他感到高兴。

——「许墨,你味觉如果没办法完全恢复得跟一般人一样怎么办?」「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影响,只要能和你尝到一样的味道,那对我来说就是一般人。」

妳看着安静吃饭的许墨,突然想起之前问过他的问题。

他的童年不像一般的孩子,所以现在的妳想带着他更加融入这个世界。

即使对他来说,有妳足矣。

“许墨来。”妳将一颗煎饺夹起放到他的嘴边,许墨偏头,看着妳微微愣了一下,接着一口将饺子吃了进去。

他咀嚼了几下便吞了下去,接着夹起一颗水饺:“礼尚往来。”

妳看了他一眼,接着淘气地“啊呜”一声吃掉饺子。

你们互相喂对方吃饺子,只差汤没互相一匙一匙喂而已。

在你们你侬我侬互相喂食之后,桌上除了汤还有剩以外,其他东西几乎都被你们吃下肚去了。

妳站起来收拾碗筷,一开始许墨还不愿意让妳动手,但是妳很坚持地说家务要分一半,看着妳坚持的模样,他也不再多说什么。

妳扫地,他拖地;他煮饭,妳洗碗;他洗衣、妳晾衣,反之亦然……这已经成为你们生活上的小默契之一。

妳将碗盘拿到厨房,穿上围裙开始洗碗,妳能感觉到许墨的目光一直都在妳身上,妳有些不好意思。

接着他起身的声音、一步一步接近的脚步声,你拿不准他想做什么,只是尽量让自己专心洗碗。

妳感觉到一双手臂环住腰,他温热的胸膛贴上妳的后背,一抬眼就能看见他俊俏的面容。

“许墨,怎、怎么了吗?”妳的手有点抖,你们两个人的身体贴在一起,能感觉得到他的变化。

“许夫人,今晚有没有甜点?”他侧头,在妳的耳边低语。

敏感如妳,在他呼出的热气接触到耳朵的时候,身子颤抖了一下,手里的碗盘也没拿稳,滑落回水槽,发出巨大的声响。

-To Be Continue-

珂珬
摸一只许大头( ̄▽ ̄)啊草稿画...

摸一只许大头( ̄▽ ̄)
啊草稿画起来真爽_(:_」∠)_

摸一只许大头( ̄▽ ̄)
啊草稿画起来真爽_(:_」∠)_

尔心

【过程图】

💜小许墨💜

你不知道

你努力时候的样子

有多让人喜欢

过程图qwq
【阴影那张其实是正片叠底的部分
我只是觉得这个好像带感一点就放的这张
没放底色(=゚ω゚)ノ】

日常表白我墨💜

【过程图】

💜小许墨💜

你不知道

你努力时候的样子

有多让人喜欢


过程图qwq
【阴影那张其实是正片叠底的部分
我只是觉得这个好像带感一点就放的这张
没放底色(=゚ω゚)ノ】


日常表白我墨💜

十离樱-暂退

【阿云】昙花:短暂的永恒(许墨x你)

(食用说明)


*20180623

*花语30题第1题

*全文2400+字数

*结尾轻轻带过一发车(太太们脑补吧我是不会写车的)

*昙花一现真的很好看啊qwq有幸曾经亲眼看过

*没啦,喜欢的给个红心蓝手吧/w\

—————————————————————————


“我回来了。”


在听到钥匙声响起的时候,你就已经赶到了门口,在他把门锁用钥匙开启之前打开了大门。


“欢迎回来呀。”


你一如以往的对他露出了自然的笑容,却马上发现他另一只手除了拿着公事包之外,还用臂弯夹着一个盆栽。出于好奇,你就这么站在门...

(食用说明)

 

*20180623

*花语30题第1题

*全文2400+字数

*结尾轻轻带过一发车(太太们脑补吧我是不会写车的)

*昙花一现真的很好看啊qwq有幸曾经亲眼看过

*没啦,喜欢的给个红心蓝手吧/w\

—————————————————————————

 

“我回来了。”

 

在听到钥匙声响起的时候,你就已经赶到了门口,在他把门锁用钥匙开启之前打开了大门。

 

“欢迎回来呀。”

 

你一如以往的对他露出了自然的笑容,却马上发现他另一只手除了拿着公事包之外,还用臂弯夹着一个盆栽。出于好奇,你就这么站在门口看着盆栽里的花苗,直到他轻咳了两声你才反应过来——人还站在门外呢。

 

连忙装作无事发生的接过许墨左手拿着的公事包,好让他更方便拿着盆栽。

 

“我见你很喜欢小栀,便再买了一株。”

 

他笑了笑,把新的盆栽放在小栀旁边。

 

“这次是昙花。常说昙花一现,我很期待能够跟你见证它开花的那天。”

 

等安置好花盆后,他转头看向了你,似乎在等你说些什么。

 

“我也很期待,不过……我并不熟悉昙花的养殖方法,我怕……”

 

“别担心,你看,小栀被你养得那么好,这一次也不会有问题的。我上网查看过,养昙花需要适时移除它过盛的茎片和花蕾,每隔半个月施肥一次就好。”

 

许墨摸了摸你的头。

 

“这次也一样,轮流来照顾它吧,好吗?”

 

虽然是问句,可分明就没有让你拒绝的选择。不过,你本来也没打算拒绝许墨。

 

“那我们要给它改个名字吗?叫小一怎么样?”

 

“这个名字有什么含义吗?”

 

“唔……也只是跟之前看的一个电视剧[1]有点关系而已。”

 

“哦?那看来我也得陪你多看一点电视剧,免得跟不上你的想法。”

 

他笑了笑,又摸了摸你的头。正好站在房间灯光下的你,很容易就被许墨发现脸颊渐渐浮现一丝绯红。

 

于是他干脆顺势往你额头落下一吻,让你的脸又红了几分。

 

你睁开眼,迎来新的晨曦。

 

又一次梦到了许墨把小一带回家的那个场景。

 

你走出卧室,看着已经长大的小一,双眸不以为然的流露出了一丝显而易见的落寞。

 

是啊,明明去年夏天的时候就有机会能够看到昙花盛开的画面了。为什么偏偏会发生那种事情呢?

 

自从他坦白了自己的身份后,你就没有再见过他的身影。这是你们同居的家,可是已经过了一年的时间,你丝毫没有感觉到他有回来过的气息。

 

他甚至在与你分别的那天晚上也没有回来。换句话说,他离开你的那天,什么东西都没有带走。

 

你打开他的衣柜,几件不同颜色的西装仍然挂在架子上,备用的白大褂也整整齐齐的折叠着放在里面,没有移动过的痕迹。

 

从那天开始,你依然每天回公司上下班,可是回家的时候不管说“我回来了”还是不自觉在听到邻居掏钥匙开门的时候脱口而出的“欢迎回来”,都只有冷冰冰的空气,或者尴尬的气氛回应着你。

 

四周的冷清与你的热情每一天都造成强烈的对比。甚至在刚开始的某一段时间,你特意向公司请了个假,腾出时间让自己喘息。

 

只是你还一直坚持好好照顾着小栀跟新来的小一,把许墨应该要负责的日子也一并担当。尽管有些辛苦,可这些动作就像反射行为一样,让你习惯了每天都很细心地照料它们。甚至,你从来没想过要放弃淋水施肥,尽管生活上烦躁的事情也太多了,一轮下来忙得你焦头烂额。

 

“不要犯傻。”

 

你还记得当时在对峙立场,他在离你不到一米距离的时候,用着平常那温柔的声音对你说出了这句话。

 

“下次不要再被我抓到了。”

 

他用着你能听见的音量轻声说了这句话,然后转身背对着你。等你说完一切后,他似乎很感慨的看向了天,却再也没看你一眼。

 

但你也不知道,为什么还相信着他会回来。

 

或许是因为要看一次昙花盛开的约定;或者是因为他当时温柔的语气,像极了当初相见时的柔和感。

 

就算察觉到這是一个局,你还是心甘情愿往里面走。他了解你,而你也了解他,所以你选择无视他最后看似警告的炸弹,还甘愿相信那只是一颗略带苦涩的糖果。

 

是啊,他怎么可能不回来呢?那可是你跟他两个人约定好的。他怎么会舍弃掉约定呢?最多只不过是迟到了,但他从未试过爽约。

 

夏日蝉鸣,窗外知了的声音叫得清脆,把你从思考中拉扯回现实。不知道为什么,你总是隐约对许墨要回来的这件事情越来越认同。你的第六感从小开始便很好,所以你也会不自觉的问自己:

 

“他是不是真的要回来了?”

 

一般人靠的是人身上的一些特点,而我们之间靠的是脑电波。[2]

 

你不由自主的相信了这句话。

 

也不知道是你的第六感太强烈,还是因为昙花在几个星期前长苞了。没过几天,大门久违的传来了钥匙开门的声音。那一瞬间,你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或者是听错了隔壁邻居回家的声音。

 

但直到大门开启,熟悉又带点陌生的身影走回家,你才发现自己的预感没有错。

 

一下子就从沙发上蹦了下来,尽管距离很短,但你还是小跑了过去。许墨的下巴带点胡青,略带点血丝的双眼暴露了他的疲惫。然而他没有穿着白大褂,只是穿着很单薄的白衬衫,一如以往的看着眼前的你。

 

没等你开口说话,他就先开口了。

 

“让你久等了,我回来了。”

 

“……你真的回来了?”

 

“嗯。你没有出现幻觉,我就在你面前。”

 

他那双大手轻捧起你的脸,就如他一如以往的温柔,你对他没有当时分别时突然出现的异样感。就在这一刻,你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很有冲动想哭出來,所以走向前紧紧拥住了许墨。或许是因为久别重逢,或许是因为多日不见的难过有了地方可以让你寄托。

 

“我回来了就想哭吗?”他伸出手,轻轻摸了摸你的头。

 

明知故问。

 

你鼓着脸抬头,再次跟他对上眼的时候,泪水早就在眼眶里打转了。可是不偏不倚,你一直在等待的另一件事情,也同时在发生。

 

“昙花开了。”

 

你顺着他的目光回头,看见远处柜子上已经长大了不少的小一正在开花的状态。距离出现花苞已经过了三十多天了,去年的小一没有成功开花,或许是因为它也一样在等自己的另一位主人吧。

 

许墨关上了客厅的灯,任由月色洒落在柜子的两盆植物上,你从未想过单靠月色来观察植物,会有着另一番的美感。久别重逢的拥吻,以及顺着拥吻而逐渐脱落的衣裳,逐渐绯红的脸跟你迷离的眼神,似乎在刺激着许墨进一步的行动。

 

昙花开的时间很短,却也有四到五个小时。你靠在许墨怀里喘着气,看着没多久前才开花的花蕾已经在准备凋谢,不自觉的暗叹,不愧是昙花一现。

 

“是有点短。”

 

许墨的手从后扫上了你的锁骨,你一瞬间就读懂了他的意思,连忙涨红了脸回头瞪了他一眼。而他却什么也没说,只是笑着俯身又在你脖子上落下一吻。

 

或许,昙花一现,花期确实很短,却正因为短暂,而让人想要不停回味那瞬间的永恒。正如你在昙花盛开的时候,总是不由自主想要多看它几眼;正如许墨在昙花盛开的时候,目光却一直在你身上游走一样。

 

想要记住这短暂的永恒。

 

FIN.

 

[1]:《同桌的你》,周小栀、林一

[2]:《夏至未至》里傅小司的一句台词


阿辽辽辽辽辽辽
用一整个宇宙 换一颗红豆

用一整个宇宙 换一颗红豆

用一整个宇宙 换一颗红豆

糯米团子
为考试党祈福转发这个大学教授你...

为考试党祈福

转发这个大学教授你未来的成绩将会疯狂Up不灵你来恋语大学砍我!!!(dog 脸

为考试党祈福

转发这个大学教授你未来的成绩将会疯狂Up不灵你来恋语大学砍我!!!(dog 脸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