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设计师

12423浏览    12115参与
李汨蓉—TWO PISCES

一组祖母绿~

还是最爱这抹绿色…

一组祖母绿~

还是最爱这抹绿色…

吳问

宇宙论

言可颂本来在剧组拍戏,但是这几天总是莫名其妙的觉得很烦躁。晚上因为状态不好被导演骂了个狗血淋头。好不容易拍完了最后一条。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 ...


一连打了好几个电话对面都关机。他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慌乱,那个傻子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被人撞了吗,掉水里了吗,被鱼刺卡住进医院了吗…


他忍不住胡思乱想。


想给言可颂的朋友发信息问一下情况,结果信息转了半天都发不出去。狂乱的在房间里来来回回的走。破地方怎么信号这么差。


“开门开门!”他跑去敲经纪人的门,让他立刻给他定回去的机票。


“大哥,别闹了行...

言可颂本来在剧组拍戏,但是这几天总是莫名其妙的觉得很烦躁。晚上因为状态不好被导演骂了个狗血淋头。好不容易拍完了最后一条。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 ...


一连打了好几个电话对面都关机。他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慌乱,那个傻子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被人撞了吗,掉水里了吗,被鱼刺卡住进医院了吗…


他忍不住胡思乱想。


想给言可颂的朋友发信息问一下情况,结果信息转了半天都发不出去。狂乱的在房间里来来回回的走。破地方怎么信号这么差。


“开门开门!”他跑去敲经纪人的门,让他立刻给他定回去的机票。


“大哥,别闹了行吧。不跟导演报备就跑,你是不是又想上头条。”经纪人一脸无语。


“不行!你马上给我订!他可能出事了!”经纪人刚想问谁出事了,言可颂就一把抢过了他的手机,开始自己搜索最近的航班。经纪人抢不过只好由着他去,但是也不忘用备用手机给导演助理打电话说了一下这个事。


“喂黄导啊,小陈家里出了点事,得回去一趟...出了啥事我也不好问这么多啊...我劝了他早点回来...家里突然出事谁也不想...耽误您拍戏进度了真的不好意思...”


经纪人陪着笑脸,心里暗叹:这个臭小子可千万别给我惹事啊,不然老板非得杀了我。


四个小时以后,言可颂终于坐上了回C市的飞机。


全副武装的出了机场,直接就叫车回了住所。一路上不停的祈祷康乔可千万别出什么事。


凌晨街上没什么人,言可颂很快就到了小区门口。口罩帽子闷的慌,他一把扯掉。就往单元楼跑去,路上不小心撞到了便利店出来倒垃圾的店员。


店员一眼就认出了言可颂,刚想拉住他让他签名。言可颂就慌乱的甩开了她的手。


“不好意思,有急事。”店员于是就拿出手机对着言可颂的背影狂拍。然后发了微博,投稿#偶遇明星是什么体验#。


言可颂打开家门的时候只觉得自己像进了什么午夜迷情场所,又是酒味又是烟味,空调温度还开的特别低。


皱着眉头四处寻找,直到看到了趴在沙发上衣冠不整又神智不清的那个人,眉头才舒展开。


还好你没事。


一颗心终于从嗓子眼下落到心脏的位置。


他走到他身边帮他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躺着,掀开了那个人遮挡在额前的碎发,停顿了一会,情不自禁的吻上了他的眼睛。


康乔迷迷糊糊只觉得眼睛痒,哼哼歪歪了一下。吓到了那个正偷偷摸摸做坏事的人。言可颂迅速站了起来。


调高了空调温度,从房间里拿出毯子给他盖上。言可颂开始收拾这一地狼藉。


是受什么刺激了。喝这么多。


边收拾边思绪万千。突然被一件粉红色的衣服吸引了眼球。


他没有这个颜色衣服。


抖开皱巴巴的衣服,粉红的衣服上有一个卡通的猪。他直觉康乔恋爱了。整个人的情绪都沉到谷底。拿着衣服半天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怎么能背着我跟别人搞到一起。”他转身看着沙发上那个人,眼里升起心酸又愤怒的火焰。

吳问

宇宙论

一回家康乔就赶忙脱掉了情侣衫。像甩掉一个烫手山芋一样。然后一溜烟跑进了卫生间,打开了淋浴。冷水淋到身上他才觉得那种恶心的感觉要好一点。


洗完澡,康乔就窝进了沙发里开始看电视。电视里还在放言可颂之前就上映过的的一部民国电视剧。人火了就开始炒现饭,当时第一次看这部剧,言可颂还没那么多戏份的。娱乐圈真是个趋炎附势的大染缸。


余光瞥到了桌子隔层下面的一包烟。应该是言可颂留下的。他其实不抽烟,闻着别人抽烟都觉得呛得很,不知怎的,今天烟放在那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诱惑。


就吸一根。


学着言可颂吸烟的样子,他把烟叼进嘴里,打开打火机对准烟头,然后轻轻吸了一口。


“不知道他每次吸烟...

一回家康乔就赶忙脱掉了情侣衫。像甩掉一个烫手山芋一样。然后一溜烟跑进了卫生间,打开了淋浴。冷水淋到身上他才觉得那种恶心的感觉要好一点。


洗完澡,康乔就窝进了沙发里开始看电视。电视里还在放言可颂之前就上映过的的一部民国电视剧。人火了就开始炒现饭,当时第一次看这部剧,言可颂还没那么多戏份的。娱乐圈真是个趋炎附势的大染缸。


余光瞥到了桌子隔层下面的一包烟。应该是言可颂留下的。他其实不抽烟,闻着别人抽烟都觉得呛得很,不知怎的,今天烟放在那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诱惑。


就吸一根。


学着言可颂吸烟的样子,他把烟叼进嘴里,打开打火机对准烟头,然后轻轻吸了一口。


“不知道他每次吸烟是什么样的心情,吸烟太多好像对身体不好。得劝他把烟戒了。”康乔又不可避免地想到了那个人。这样不行啊。


香烟入口,好像自己吸烟跟闻二手烟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果然人还是需要打破一些固有观点。


那个相声说什么来着,抽烟喝酒烫头,抽烟得配上酒!康乔烦闷的要死,找不到宣泄情绪的出口。就赶忙去冰箱找酒,啤酒不知道什么时候喝完了,只剩柜橱上言可颂不知道从哪买来的一瓶酿的果酒,喝了一口,甜丝丝的。


他把酒放在茶几上,又去冰箱里想找些下酒菜。言可颂准备的吃的早就吃完了,冰箱里只剩下康乔为言可颂预备的各种海鲜。


他看着看着还是关上了冰箱门。


香烟配酒,要什么下酒菜。


一边抽烟一边喝酒,康乔就差没叫个托尼上门烫头了。酒真是个好东西,越喝越觉得心里舒坦了很多。电视里正好放到言可颂跟女主角的对手戏,康乔举着酒杯对着电视机里的人说:


“干杯!”


不知不觉就把一瓶果酒喝完了,康乔一直酒量不好,三杯倒说他都抬举他了。果酒喝着甜,其实度数可不低。果然没一会康乔就觉得大脑糊成了一团。神智不清的开始对着电视机里的人破口大骂。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这么讨厌电视里的那个人。


那个鼻子那个嘴巴,还有那个眼睛,都令人火大。


“你给我从电视里出来。躲在电视里算什么本事。你长得很像一个人,我很讨厌他。明明我一个人过得挺好的,为什么要来招惹我...”


康乔基本上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他只是前所未有的委屈。本来的生活平静的像是一潭死水,康乔这人就喜欢这种毫无波澜的生活,可言可颂像是一颗滚烫的石子投进了水里,咕嘟咕嘟把水传染的滚烫。


再也找不到像言可颂那样,对他那么好的人...是他让康乔觉得,生活原来还可以这样有情有味,两个人作伴居然是一件这么令人上瘾的事。康乔忍不住去依赖他,信任他。


康乔其实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对言可颂是什么情感了。相思病好像说的是恋人之间。他喜欢言可颂吗?他不是直男吗?无数个问题让康乔越来越头疼。酒劲上头,终于沉沉的睡了过去。



_Faye_Yang_

世界太混乱,只有认真做事才能拯救自我

世界太混乱,只有认真做事才能拯救自我

吳问

宇宙论

康乔开始适应两个人的恋爱生活,早中晚的问候,有事没事的闲聊,下班以后两个人一起看电影,一起做手工,一起逛公园。


那天周末,康乔忙完了一个阶段的稿子。被妙妙拉着去吃了传说中C市最好吃的火锅。


好像也没有多好吃,只剩辣味了。妙妙却吃得很开心,边吃边跟康乔分享今天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


“我们公司的总监出轨被老婆抓了,他老婆逼着他剃了个光头。本来看着挺帅的,剃了光头以后只剩搞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康乔下意识的摸摸自己的脑袋。女人真可怕。


吃完饭康乔抢着去付了钱。毕竟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不能让女孩子花钱。出了宾客络绎不绝的火锅店,两个人抵着热浪,在华灯初上的C市压马路,...

康乔开始适应两个人的恋爱生活,早中晚的问候,有事没事的闲聊,下班以后两个人一起看电影,一起做手工,一起逛公园。


那天周末,康乔忙完了一个阶段的稿子。被妙妙拉着去吃了传说中C市最好吃的火锅。


好像也没有多好吃,只剩辣味了。妙妙却吃得很开心,边吃边跟康乔分享今天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


“我们公司的总监出轨被老婆抓了,他老婆逼着他剃了个光头。本来看着挺帅的,剃了光头以后只剩搞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康乔下意识的摸摸自己的脑袋。女人真可怕。


吃完饭康乔抢着去付了钱。毕竟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不能让女孩子花钱。出了宾客络绎不绝的火锅店,两个人抵着热浪,在华灯初上的C市压马路,康乔牵着妙妙的手,穿过一个又一个拥挤的人潮。


好像这样也还行。


“哇!这家店居然有这么多好看的情侣衫!乔哥我们也一起穿情侣衫吧!”妙妙兴奋的在店里选来选去。康乔随便找了个凳子坐下来,常年不运动,这大热天压马路真是累的够呛。百无聊赖的等着妙妙,下意识的打开了手机。点开了言可颂的聊天对话框。


两个人的聊天记录还停留在上个星期一,言可颂跟他说他要进组拍戏,导演要求挺高,可能要全封闭。让他好好照顾自己,等他回来给他做火锅。


康乔问他什么时候回。那边却就这样没了消息。


手机突然没电关机了,屏幕暗了下来,康乔开始发呆。妙妙跟他说话他都没听见。


“乔哥乔哥乔哥,我的乔乔哥,你在干嘛干嘛,你在干嘛呀。”妙妙不知道改的什么歌,坐在他旁边逗他。


康乔回过神,看到了妙妙买的情侣衫。两件都是粉色的,一个上面印着猪,一个上面印着白菜。


“哈哈哈哈哈哈这个情侣衫好,我总算拱到我喜欢的白菜了。”说完在康乔脸上吧唧一口。


被亲的人一惊,腾地站了起来。脸迅速红了一大片。靠!康乔心里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康乔这人挺奇怪,他不喜欢肢体接触,谁碰他他都觉得不舒服。高中玩的好的有时候跟他勾肩搭背他都很不自在。跟女生走得太近他也会下意识保持距离,女生一黏上来他就像被狗咬了一样。也就是这样,他谈的恋爱也都很快无疾而终。有时候他都觉得自己有病。以为这种状态慢慢会自己好,结果工作以后好像更严重了。长久独来独往的生活让他大多数时候连跟人保持基本的社交活动都觉得困难。


这次跟妙妙谈恋爱,光是牵牵手康乔其实都觉得心里障碍的要命。但是又不好意思像之前一样直接甩开,就一直忍着忍着,回家后觉得浑身不舒服,拼命的洗手,洗到两个手通红才停止。后来牵了好多次才勉强适应这种感觉。这叫什么,心理学上叫“脱敏”。康乔进行到了脱敏的第一回合。


现在妙妙出其不意的亲了他一口,他实在是懵了。


“你怎么了。”妙妙拽着康乔的手,她也被康乔的举动吓到了。


不知道说什么的康乔,看着手上的衣服。


“挺好看的,现在就换上吧。”也不等妙妙反应就跑去了试衣间,拼命抑制着自己内心涌上来的恶心的感觉。


我是不是要去看心理医生了。


两个人穿着情侣衫站在巨大的落地镜前,妙妙拿着手机对着镜子里的两个人噼里啪啦拍个不停。康乔僵硬的站在她身边像个人肉背景墙。


得赶快找个什么理由溜走。康乔脑袋瓜疯狂的转,脑里的cpu都快烧起来了。


两个人走出店门又逛了一会,借口肚子痛,康乔慌不择路的跑了。“真是拙劣的借口。”看着康乔渐渐远去的背影,妙妙叹了一口气。



吳问

宇宙论

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了好几天。康乔做了一个决定。


按下手机里那个号码,静静等待着对面接通。嘟嘟嘟了几下,对面接通了。


“喂!”电话里传来惊喜又试探的声音。


“在干嘛呢。”康乔心里思绪万千,眼神却空洞的看着对面楼上的一对夫妻,那对夫妻正忙着晾衣服,妻子把衣服撑开递给丈夫,丈夫把衣服套上衣架挂上晾衣杆...很简单的事,却让康乔狠狠触动了一下。


对面说什么其实康乔已经完全听不到了,任由自己心里的思绪放飞。康乔这个人不是不能忍受寂寞,毕竟这样的生活他已经好好维持了好几年了,学生时代虽然朋友很多,但是真正走进康乔心里的寥寥无几。天生不宜交集的康乔很少会主动联系别人,一来二去那些想要联...

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了好几天。康乔做了一个决定。


按下手机里那个号码,静静等待着对面接通。嘟嘟嘟了几下,对面接通了。


“喂!”电话里传来惊喜又试探的声音。


“在干嘛呢。”康乔心里思绪万千,眼神却空洞的看着对面楼上的一对夫妻,那对夫妻正忙着晾衣服,妻子把衣服撑开递给丈夫,丈夫把衣服套上衣架挂上晾衣杆...很简单的事,却让康乔狠狠触动了一下。


对面说什么其实康乔已经完全听不到了,任由自己心里的思绪放飞。康乔这个人不是不能忍受寂寞,毕竟这样的生活他已经好好维持了好几年了,学生时代虽然朋友很多,但是真正走进康乔心里的寥寥无几。天生不宜交集的康乔很少会主动联系别人,一来二去那些想要联系的也断了联系。这几年更是独来独往,埋头设计,沉迷工作,活生生一社畜。本来生活这样一直过下去也没什么,但是言可颂出现后他发现自己越来越不能忍受寂寞,看着空荡荡的饭桌他会生气,打电话没人回他会心酸,好像开始依赖一个人了啊。


“你在听我说话吗。”那边的人停了一会后轻声说。


“嗯。你有没有时间。”康乔整理了一下心情,回到了原本的目的。


“有时间干嘛。”电话那头的人像是在撒娇。


“谈个恋爱。”


话一出口,世界仿佛静止了。然后就是抽抽嗒嗒的哭泣声。


“我以为你不喜欢我,好像每次跟你相处你都对我没什么回应。康乔,我是真的很喜欢你...”


康乔漫不经心的回应着,心中暗骂自己是个渣男。居然会想出这一招,不过能分散一下注意力也好,说不定就真的喜欢上了呢。


言可颂已经一个星期没回家了,看他的新闻好像是又进了一个剧组开始封闭式拍剧。想给他打个电话,但是怕打扰他的工作,又怕他忙到不能接自己又胡思乱想。


还是算了。


本来处理了人生大事,应该失眠的晚上。康乔却难得的睡得踏实,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梦里面康乔又回到了高中,他跟很多好朋友一起在操场上散步,说说笑笑,走了一圈又一圈,但是后来啊,越走人越少。最后只剩康乔一个人,他站在那里,不知道自己该去哪儿...

吳问

宇宙论陈情贴

1,两百章以内完结。


2,很生活很现实,无论是康乔还是言可颂,都是生活中你我他的投射。


3,关键词胆小鬼,两个人互相喜欢很容易,就像是原始冲动一样自发,但是在一起,好好经营一段关系,始终保持对一个人的爱意却很难。


4,没有大纲,情节随时改。挺希望得到大家的一些建议,当然听不听随我。


5,还会有更多其他人物的出现,感情线后面会更丰富。


6,糖里面可能也裹着刀子。


7,人生逃不过真香定理。


8,为什么叫宇宙论,后面会说,其实是一个很戳的点。这个情节已经保存到备忘录了。


... ...


ps:更新时间不固定。

第一次写,爱看看,不看滚。

1,两百章以内完结。


2,很生活很现实,无论是康乔还是言可颂,都是生活中你我他的投射。


3,关键词胆小鬼,两个人互相喜欢很容易,就像是原始冲动一样自发,但是在一起,好好经营一段关系,始终保持对一个人的爱意却很难。


4,没有大纲,情节随时改。挺希望得到大家的一些建议,当然听不听随我。


5,还会有更多其他人物的出现,感情线后面会更丰富。


6,糖里面可能也裹着刀子。


7,人生逃不过真香定理。


8,为什么叫宇宙论,后面会说,其实是一个很戳的点。这个情节已经保存到备忘录了。


... ...



ps:更新时间不固定。

第一次写,爱看看,不看滚。

与我有瓜

一个抠图仔的python打卡日记Day8

#if语句
cars=['audi','bmw','subaru','toyota']
for car in cars:
if car=='bmw': # == 表示完全匹配
print(car.upper())
else:
print(car.title())

#检查是否相等==
#检查是否不等!=
#大于等于>=
#小于等于<=
#并列条件and、or
#包含in
#不包含not in

#if语句
cars=['audi','bmw','subaru','toyota']
for car in cars:
if car=='bmw': # == 表示完全匹配
print(car.upper())
else:
print(car.title())

#检查是否相等==
#检查是否不等!=
#大于等于>=
#小于等于<=
#并列条件and、or
#包含in
#不包含not in

与我有瓜

一个抠图仔的python打卡日记Day7

#不可变的列表称之为元组,使用圆括号
dimensions=(200,50)
print(dimensions[0])
print(dimensions[1])
#遍历元组种的值
dimensions=(200,50)
for dimension in dimensions:
print(dimension)
#元组不可修改,但可以给存储元组的变量重新赋值(重新赋予元素)
dimensions=(200,50)
print("Original dimension:")
for dimension in dimensions:
print(dimension)
dimensions=(400,100)...

#不可变的列表称之为元组,使用圆括号
dimensions=(200,50)
print(dimensions[0])
print(dimensions[1])
#遍历元组种的值
dimensions=(200,50)
for dimension in dimensions:
print(dimension)
#元组不可修改,但可以给存储元组的变量重新赋值(重新赋予元素)
dimensions=(200,50)
print("Original dimension:")
for dimension in dimensions:
print(dimension)
dimensions=(400,100)
print("\nModified dimensions:")
for dimension in dimensions:
print(dimension)

吳问

宇宙论

言可颂已经累到做不出任何情绪反应。就站在那,两个人四目相对。


什么都没说,康乔从冰箱拿了一些食材,默默的在厨房里给言可颂做吃的。言可颂瘫在康乔瘫的那个懒人沙发上。整个人都陷了进去,让他说不出来的踏实。


言可颂觉得自己好像睡着了,空调的冷风从上方泻下来,他轻轻说了一声冷。然后伴随着脚步声,冷风停了。


“起来吃点东西再睡。”康乔像哄小孩一样跟言可颂说话。


做饭的时候康乔心里十分复杂,他是最怕麻烦的一个人,所以不愿意做东西吃,因为买菜洗菜做菜洗碗让他整个人都烦到要崩溃。但是谁能想到,他居然也会抽出时间,一个人去海鲜市场,挑挑选选言可颂喜欢吃的东西,默默回来处理干净放在冰箱里冷...

言可颂已经累到做不出任何情绪反应。就站在那,两个人四目相对。


什么都没说,康乔从冰箱拿了一些食材,默默的在厨房里给言可颂做吃的。言可颂瘫在康乔瘫的那个懒人沙发上。整个人都陷了进去,让他说不出来的踏实。


言可颂觉得自己好像睡着了,空调的冷风从上方泻下来,他轻轻说了一声冷。然后伴随着脚步声,冷风停了。


“起来吃点东西再睡。”康乔像哄小孩一样跟言可颂说话。


做饭的时候康乔心里十分复杂,他是最怕麻烦的一个人,所以不愿意做东西吃,因为买菜洗菜做菜洗碗让他整个人都烦到要崩溃。但是谁能想到,他居然也会抽出时间,一个人去海鲜市场,挑挑选选言可颂喜欢吃的东西,默默回来处理干净放在冰箱里冷藏。就等着他回来,随时回来都可以吃到热乎乎的东西。


言可颂揉揉眼睛,从沙发转移到了桌子上。面前放着一碗还在温度正适宜的海鲜面,是他最爱吃的。他兴奋地拿起筷子,像几百年前没吃饭一样抱着碗狼吞虎咽。


“绝了!康乔原来你会做饭啊!”言可颂边吃饭边说,嘴里的东西都差点飞到康乔脸上。


“我从没说我不会做饭啊。”只是怕麻烦。康乔看着前面这个人,心里慢慢生长出快乐的小气泡。


第二天一早言可颂就又走了。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康乔觉得自己生病了。看到什么都会想到言可颂,门口那些栀子花是言可颂种的,现在已经开花了。那张照片是言可颂照的,其实很普通,不过就是两个人傻里傻气的笑容,言可颂却喜欢的要死,非要把它用相框装起来。还有好多好多,这种被包围的窒息感让康乔快要发疯。


像失了魂一样,康乔在社交软件的主页上发布了这样一条动态:总是情不自禁的想到他,看不到他就觉得生活没什么意思,他一跟自己说话就感觉心里在放烟花...我是不是生病了。”

“楼主是生病了,还病的很重啊。”


“根据您症状的描述,我很确定,您生病了。”


康乔一个机灵,打出无数个问号。


网线那端的人回复了问号,“相思病。”





吳问

宇宙论

前后得折腾了一个多月,康乔才恢复到了之前的生活。天气慢慢暖和了起来,等到石膏拆下来的时候,这个城市已经到了穿单衣的季节。


言可颂前段时间神秘兮兮的跟他说自己可能要火了,康乔还嗤之以鼻,能有多火。


没想到言可颂的火爆程度居然成为了娱乐圈的现象级。起因只是言可颂跑龙套拍的一个网剧,他在里面戏份虽然不多,但是角色人设非常吸引人,剧播完了他圈了一大票粉丝。再加上接二连三上线的一些剧都有他的身影,一时间网络上居然引发了关于陈可颂的热烈讨论。言可颂的公司看着网络上热度这么高,就又趁机放了一些言可颂平时在练习室的一些小视频。


桃小鱼:长得帅又这么努力,活该你火

啊啊啊安静:这张脸是真实存...

前后得折腾了一个多月,康乔才恢复到了之前的生活。天气慢慢暖和了起来,等到石膏拆下来的时候,这个城市已经到了穿单衣的季节。


言可颂前段时间神秘兮兮的跟他说自己可能要火了,康乔还嗤之以鼻,能有多火。


没想到言可颂的火爆程度居然成为了娱乐圈的现象级。起因只是言可颂跑龙套拍的一个网剧,他在里面戏份虽然不多,但是角色人设非常吸引人,剧播完了他圈了一大票粉丝。再加上接二连三上线的一些剧都有他的身影,一时间网络上居然引发了关于陈可颂的热烈讨论。言可颂的公司看着网络上热度这么高,就又趁机放了一些言可颂平时在练习室的一些小视频。


桃小鱼:长得帅又这么努力,活该你火

啊啊啊安静:这张脸是真实存在的吗

旧书1923:哥哥好可爱,又奶又苏。

kenkaakaa:!!!我在他的笑容里死去一万次了。

比黎吧啦:唱歌也好好听啊!!!温柔本柔!!!

吃不吃饭我都最可爱:今天你为我们的宝贝打投了吗?

......


资本一运作,各种各样的广告代言就又找上门来。甚至还有好几部大制作的电视剧抢着要找言可颂当一番男主。本来言可颂的后援会还像是个自主运营的聊天室,每天十几个人在群里分享一些自己的生活,然后顺道表达一下自己岁群主言可颂的喜爱。言可颂火了之后聊天室迅速成为一个千人大剧场,一不留神消息就999+。整个群消息全是言可颂各种各样的表情包。


今天言可颂上热搜的关键词是爱豆十项全能。言可颂其实进入这个圈子挺早的,刚上大学就被签到了工作室。这些年除了在学校进行课程学习,就是被安排着学习了声乐,舞蹈和表演等。也算是功夫不负有心人。


言可颂这段时间前所未有的忙碌,整个工作室的资源都向着他倾斜。经常周转在各个综艺,广告和剧组。常常一连好几天康乔都看不到他的身影。


当然,也好久都没再吃到言可颂做的火锅。他后来馋的慌了也自己跑到火锅店去吃过,刚吃没几口就全吐出来了,以前没觉得火锅这么难吃的。


康乔试着给言可颂打个电话,问他最近回不回家,好给他准备一点吃的。电视里看他好像瘦了挺多。


电话响了一会终于接通了。


“喂,我现在在忙。一会回给你。”很快就被匆忙挂断了。


一句好,被康乔咽了下去,把情绪交给安静。


恍惚着在家里走走晃晃,康乔这个人其实特别拧巴,认定了一件事就一定要做。比如现在言可颂说回他电话,他就真的什么都不做,一直在等着他拨回来。


转眼就是十二点,对面楼房的灯一盏盏暗了下去。康乔突然就很讨厌家里的光,照的他的落寞无处遁形。他把所有的灯都关了,窝在沙发里盯着手机发呆。


他也很搞不懂自己,为什么像个弃妇一样。


不知道过了多久,手机屏幕上显示着2:37,终于在黑暗中听到了钥匙转动的声音。


言可颂整个人已经是累到虚脱的状态,今天一整天忙的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他本来想着赶趟夜场的广告拍摄,但是下午接到康乔的电话,他瞬间就觉得,再忙也不能把他落下。


回到家,以为康乔已经睡了。他轻手轻脚的收拾着东西。


“你回来了。”所有的灯都突然亮了。



吳问

宇宙论

仿佛场景重现,这三人又在医院相遇了。


言可颂看着浑身是伤的康乔,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你怎么伤成这样了。多疼啊。”


康乔看言可颂这样,有点感动吧又有点感觉奇怪。怎么这眼神这状态那么深情呢,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言可颂女朋友受伤了呢。于是呆呆愣愣的没说话。


“他是不是被撞成哑巴了啊?他怎么不能说话啊?”言可颂急了,上前一把抱住了康乔。


康乔疼的龇牙咧嘴。“痛痛痛啊老哥,快松开。”


言可颂条件反射的松手。看到康乔怀疑的眼神自觉自己失态,于是迅速切换了状态。


“怎么没把你撞成哑巴呢,一天到晚唠唠叨叨。”


判若两人的戏份惊的康乔和妙妙都怀疑刚才的深情是不是错觉。...

仿佛场景重现,这三人又在医院相遇了。


言可颂看着浑身是伤的康乔,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你怎么伤成这样了。多疼啊。”


康乔看言可颂这样,有点感动吧又有点感觉奇怪。怎么这眼神这状态那么深情呢,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言可颂女朋友受伤了呢。于是呆呆愣愣的没说话。


“他是不是被撞成哑巴了啊?他怎么不能说话啊?”言可颂急了,上前一把抱住了康乔。


康乔疼的龇牙咧嘴。“痛痛痛啊老哥,快松开。”


言可颂条件反射的松手。看到康乔怀疑的眼神自觉自己失态,于是迅速切换了状态。


“怎么没把你撞成哑巴呢,一天到晚唠唠叨叨。”


判若两人的戏份惊的康乔和妙妙都怀疑刚才的深情是不是错觉。


“你回去吧,我来照顾他。”言可颂下了逐客令。这个女人真的怎么看怎么碍眼。


“没事,我最近公司没什么事。还是我来吧。”妙妙虽然知道来者不善,但还是不想错过这个可以跟康乔好好相处的机会。


“我来。你走。”言可颂像个生气的小孩子一样。


两个人互相推诿着,都想让对方离开这个病房。


康乔看着这两个人,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


“妙妙你最近太辛苦了,还是让他来吧。等我出院了找时间请你吃个饭,感谢一下你。”


妙妙见康乔这样说,也就不好再多说什么。叮嘱了几句就走了。言可颂宛如打了胜仗的老将军,心中好不得意。


病房里只剩他们两个人,言可颂慢悠悠的削着苹果。康乔像是几百年前没说过话一样,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跟言可颂说着自己的悲惨遭遇。


以为会得到言可颂的安慰,看言可颂苹果削好了就张着嘴等着他把苹果递过来,没想到这个家伙把苹果送到康乔嘴边了又拿了回去。


边嚼边对康乔的哭诉发表评价:


“你活该。”


“你大爷的!言可颂你有没有心!你走,我就当没你这个儿子。”


“我才不走,你是不是想我走了就把刚才那个女人找回来。我跟你说,没门。”言可颂像是被踩着尾巴一样,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指着康乔的鼻子说。


两个人骂骂咧咧了一会,言可颂觉得没劲。一个病房的另一个病友回来了,是个大叔,话比康乔还要多。言可颂就找到护士台,想把康乔调换到单人病房。


“你是陈可颂吗!我可喜欢你了!”护士看到言可颂两眼放光。一把拉住了他,“姐妹们快来啊,是陈可颂!”


不一会儿护士台就挤满了人。言可颂没觉得自己已经火到了这个地步,这些年一直不温不火的演着三番以外的角色,虽然长得挺好看吧,但是娱乐圈最不缺少长得好看的人了。可能是上次公司买的那个热搜的原因吧。他恍然大悟。


跟一群粉丝合完影,他揉揉腮帮子,偶像的笑容维持起来真累。


这之后的几天言可颂一直戴着口罩,还没火就是非多,还是不要造成不必要的困扰了吧。


康乔看着在病房里也戴着墨镜戴着口罩的言可颂,才真真实实地感觉到,原来爱豆火了以后是这个样子。



吳问

宇宙论

谁能想到大过年的康乔就又进医院了呢。这几年虽然经常受伤进医院吧,但没哪次伤这么重。脖子上加了固定器,腿上打着石膏吊在床上,右手也吊在脖子上。鼻青脸肿的他两眼迷离的盯着雪白的天花板发呆。


妙妙坐在床边跟康乔一起沉默,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康乔肚子的咕咕声打破了这该死的沉默。但是伴随而来的是狂风暴雨般的尴尬。康乔想闭上眼睛装死。


“我去给你买点吃的吧。”


康乔瘫在床上,厚着脸皮等待投喂。事已至此,说不吃好像也是得吃。啧。


不一会妙妙就拿着吃的回来了,但是康乔脖子不能动,手也举不起来。好吃的摆在面前也难吃进嘴,妙妙笑了一下,开始一口一的喂。康乔十分不习惯也不喜欢这种状态,扭扭捏捏...

谁能想到大过年的康乔就又进医院了呢。这几年虽然经常受伤进医院吧,但没哪次伤这么重。脖子上加了固定器,腿上打着石膏吊在床上,右手也吊在脖子上。鼻青脸肿的他两眼迷离的盯着雪白的天花板发呆。


妙妙坐在床边跟康乔一起沉默,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康乔肚子的咕咕声打破了这该死的沉默。但是伴随而来的是狂风暴雨般的尴尬。康乔想闭上眼睛装死。


“我去给你买点吃的吧。”


康乔瘫在床上,厚着脸皮等待投喂。事已至此,说不吃好像也是得吃。啧。


不一会妙妙就拿着吃的回来了,但是康乔脖子不能动,手也举不起来。好吃的摆在面前也难吃进嘴,妙妙笑了一下,开始一口一的喂。康乔十分不习惯也不喜欢这种状态,扭扭捏捏不好好吃。


“我不就是喜欢你吗,又不能吃了你。你这像是英雄就义的干嘛呢?再不吃,不吃给你饿死。”妙妙佯装生气。


闻言。康乔思考了一会,目前好像能依靠的只有妙妙了。不管了!


接下来这几天,康乔就一直瘫在病床上,提前享受着自己九十岁之后的生活。


“隔壁床那个小伙子真的惨啊,年纪轻轻的就摔的半身不遂,吃饭洗脸刷牙都要人伺候,他女朋友真不容易。”


“是啊,女朋友还挺漂亮呢。真是可惜了。”


康乔选择性的屏蔽,继续闭目养神,突然接到了言可颂的视频电话。


毫不犹豫的转成了语音通话。被他看到我这个样子还不知道要怎么笑我。


“诶你怎么不开视频。”


“手冷,不想举着手机。哈哈哈哈哈哈你是不是快要回来了,拍戏都还顺利吗。”


“挺顺利的,我这里景色挺好的,本来想给你看看。”


“那下次你带我去不就成了。”康乔有口无心的说了一句。


言可颂却很坚定的回了一句,“你说的。谁不来谁是儿子。”


康乔就又开始跟他说些有的没的的话,从公司那只狗扯到国外达人秀,脑洞开到天南地北。


妙妙拎着饭进来的时候,大喊了一声乔哥。康乔怕暴露,赶忙找借口挂了电话。


言可颂本来还笑眼盈盈,听到那声乔哥后就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这个声音,是妙妙。大脑快速反应。


他们两怎么又搞到一起去了。


接下来几天拍戏,言可颂都拿出了十二万分的精力,终于他的戏提前三天拍完了。东西丢给经纪人收拾,火急火燎的就往回赶。


结果一回家,就看到妙妙宛若女主人一样在厨房忙活。


“康乔人呢。”


Reki21

【捕捉建筑师的工作状态,揭示大牌建筑师的工作场所 世界各地建筑工作室之旅III(墨西哥城系列)】摄影师:Marc Goodwin | 来源:dezeen(网络)

第一期

第二期

【捕捉建筑师的工作状态,揭示大牌建筑师的工作场所 世界各地建筑工作室之旅III(墨西哥城系列)】摄影师:Marc Goodwin | 来源:dezeen(网络)

第一期

第二期

吳问

宇宙论

“你。”康乔愣在门口。

“我回来了。这几天在赶主演的戏,我戏份不多就赶快拍了凑了两天假。”言可颂脱下羽绒服,没等康乔做出什么反应就拿过康乔手里的锅铲向厨房走去。

两个人分一袋速冻水饺显然是不够的,康乔于是又去楼下买了两袋,顺手还买了很多言可颂喜欢吃的小零食。转角还有卖福字和春联的,康乔想了一会还是买了一些。

家里贴满了福字,电视里放着春节联欢晚会,锅里咕嘟咕嘟煮着水饺,两个人窝在沙发里打游戏。

康乔觉得非常满足。

“你不回家过年吗。”康乔问言可颂。

“不回了吧,他们在国外。”言可颂专注的打着游戏,手机里传来“triple kill”的声音。然而真实情况是,他骗爸妈剧组拍戏,说着孝顺...

“你。”康乔愣在门口。

“我回来了。这几天在赶主演的戏,我戏份不多就赶快拍了凑了两天假。”言可颂脱下羽绒服,没等康乔做出什么反应就拿过康乔手里的锅铲向厨房走去。

两个人分一袋速冻水饺显然是不够的,康乔于是又去楼下买了两袋,顺手还买了很多言可颂喜欢吃的小零食。转角还有卖福字和春联的,康乔想了一会还是买了一些。

家里贴满了福字,电视里放着春节联欢晚会,锅里咕嘟咕嘟煮着水饺,两个人窝在沙发里打游戏。

康乔觉得非常满足。

“你不回家过年吗。”康乔问言可颂。

“不回了吧,他们在国外。”言可颂专注的打着游戏,手机里传来“triple kill”的声音。然而真实情况是,他骗爸妈剧组拍戏,说着孝顺他们就两张机票送他们出国旅游去了。

巴不得你不回。康乔心里更美滋滋。同时也花了大概0.1秒的时间为自己罪恶的心理活动忏悔。

两个人就这样把吃吃喝喝睡睡玩玩的生活继续了两天,柴米油盐平平淡淡。第三天下午,康乔开车送言可颂去了机场。

“你有没有听过我的歌。”言可颂坐在副驾驶,翻着车载音响的音乐库。

“还真没。”康乔小小的期待了一下。

“你看远方,是星吗,朦胧中摇晃,闪着光...”车里响起了言可颂的歌。

“嘿还挺好听,但是你自己听自己的歌不会觉得很奇怪吗。”车停在红灯的路口。康乔扭头看着言可颂问道。

“生为偶像,怎么能这点觉悟都没。”

“这还不算什么呢,我上次拍戏情绪不到位,一场戏拍了几十遍,全剧组几十号人在旁边看着。”言可颂打开了话匣子,难得的两人之间康乔成为了聆听者。

两人一路上说说笑笑,感觉没多久就到了机场。

“还有14天我就回来了。”言可颂念念不舍的看着康乔。

康乔却没什么情绪。两个大男人有什么好唧唧歪歪的。于是挥了挥手就开车走了。只剩下康乔独立冷风,目送无情的人远去。

康乔回家的路上突然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原来是妙妙。

“乔哥!你住哪里!我来给你拜年吧!”妙妙显然十分兴奋。康乔几番拒绝无果,只好同意了。

妙妙也是个自来熟,饭点来的康乔家,没看着吃的就打电话叫人送了很多菜到康乔家。然后现在正在厨房忙活,丝毫没把自己当外人。

“康乔,我有个恋爱想跟你谈一下。”

“谈个什么。”康乔忙着吃饭,关键信息捕捉失败。

“我们。恋爱。吧。”妙妙认真的说。

“咳咳咳,这唱的哪一出。”康乔恨不得自己当场呛死,这气氛也太尴尬了吧。现在的女生都这么猛吗。

“我很认真的。”妙妙盯着康乔。

“你这也太突然了吧。”康乔觉得一桌子菜都没了滋味,自己给自己设了一个鸿门宴可还行。

“我喜欢你其实挺久了,当时一直不敢说。后来也一直没联系上你,直到上次撞到你,我觉得这是老天爷给我的机会,我不想再错过你了。”

“我。我...”康乔我了半天也不知道现在该说什么。

“你不用急着给我答复。”

“我下去倒个垃圾。”康乔想到了!我可以假装倒垃圾!这样就不用面对这尴尬的氛围了!于是冲去厨房,抄起垃圾袋,套上拖鞋,就往楼下跑。不知道的还以为康乔在逃命。

妙妙一脸无语。坐在桌子上发呆。

要说这康乔也是倒霉,不知道那哪个天杀的大冷天吃西瓜还把西瓜皮到处丢,还丢在楼梯上。忙着逃离的康乔没注意脚下,狠狠的摔了下去,脖子咔哒一声。

挣扎了半天才勉强从地上爬起来。

康乔直着脖子姿势怪异的往楼下走去,准备把垃圾丢到马路对面的垃圾桶再去医院看看。

一阵急促的喇叭声,脖子不能动的康乔企图侧转身子看个究竟,可身子刚刚侧了一下,就感觉自己原地起飞了。

砰。

身上哪哪都疼,我的腿!我的手!你们怎么了!我是不是要死了。

以为司机会来救自己,结果这个司机直接开着车跑了。

“你好狠的心。”康乔企图爬起来抓住肇事逃逸的司机,但是巨大的疼痛很快就让他又倒了下来。小区这个时候没什么人,康乔觉得自己要冻僵了都没人来救他。

妙妙等了很久也没等到康乔回来,于是就丧着气走了。结果刚到楼下就看到了康乔姿势怪异又满脸泪水的躺在马路上。

“康乔!”



吳问

宇宙论

康乔这几天天天收到各种各样的快递信息,全是言可颂买的一些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儿或者零食。


这家伙得不是拍戏拍疯了吧,怎么什么都往家里买。就这么大的地方,往哪搁啊。康乔下班回家看着如山的快递盒,按了按太阳穴。然后继续窝在沙发里网上冲浪。


突然微博上出现了一条热搜,词条是:陈可颂。


心里咯噔一下,下意识点了进去。


神经大条的康乔其实并没有在言可颂的来历上细想很多,比如为什么那天晚上他会喝多了出现在他家门口,比如为什么他会抱着自己说那些话,比如为什么他又留下来跟康乔成为室友...


词条里果然出现言可颂那张脸,狗东西穿的还挺狗模狗样。新闻里也没说什么,无非就是代言了什么什么,...

康乔这几天天天收到各种各样的快递信息,全是言可颂买的一些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儿或者零食。


这家伙得不是拍戏拍疯了吧,怎么什么都往家里买。就这么大的地方,往哪搁啊。康乔下班回家看着如山的快递盒,按了按太阳穴。然后继续窝在沙发里网上冲浪。


突然微博上出现了一条热搜,词条是:陈可颂。


心里咯噔一下,下意识点了进去。


神经大条的康乔其实并没有在言可颂的来历上细想很多,比如为什么那天晚上他会喝多了出现在他家门口,比如为什么他会抱着自己说那些话,比如为什么他又留下来跟康乔成为室友...


词条里果然出现言可颂那张脸,狗东西穿的还挺狗模狗样。新闻里也没说什么,无非就是代言了什么什么,还有一些拍戏的路透图。“陈可颂,言可颂。”康乔嘴里反复念念叨叨这两个名字,越念越觉得哪里不对劲。


“这个名字好像在除了新闻里的其他地方看到过的。”康乔皱着眉头打开了百度百科搜索言可颂这个名字。


跟自己同市,嘿还是老乡,挺有缘。接下来是同一个小学,中学,高中...等等!他还跟自己是一个大学,康乔只感觉自己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再把两个人初次见面时的种种联系起来,脑海里瞬间就脑补出无数犯罪小说情节...这个家伙该不会...


突然手机铃声响了,打断了康乔即将冲出银河系的思绪。


是言可颂。


“你在干嘛。”电话那头懒洋洋的,言可颂结束了今天的拍摄,刚回酒店就迫不及待的给康乔打电话。


“我,你。嗯。你是不是早就认识我。”康乔还是没按耐住好奇心,支吾了半天还是直接问了。


言可颂忽然紧张了起来,半天没回过来神。拿着手机整个人陷入了无边的惶恐里。


“喂?”对方一直没回应,康乔以为信号不好。于是又喂了一声。


“嗯。”言可颂此时此刻非常紧张,比自己第一次拍平面还紧张,生怕康乔就着这个问题不放。


“你那天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家门口。”


害怕的还是来了。


其实言可颂之前已经想好了这个问题的答案,停了一会,调整了一下情绪,略微悲伤的说:


“失恋了。我喝多了想去他家找他,但是司机好像把我送错了地方。”


“你本来想去哪里。”康乔继续发问。


“拾穗小区D区三号楼五单元609。”言可颂脸不红心不跳的继续着自己的谎话,悲伤的情绪依然十分饱满。


“B区,D区。”康乔住的地方是拾穗小区B区三号楼五单元609,那个司机耳朵不好就别开车了吧。


“那天早上醒过来其实我也吓了一跳,在一个陌生的环境手被绳子捆着,还好你绳子绑的不是很紧,我就自己用牙齿咬开了。本来想着赶快跑路的,但是走之前看到了门口你的照片,才发现你是我高中的学长。我升高中的那一年你回来跟我们新生入学讲话了,年级里还有很多你的传说,我们都知道你。然后,然后失恋后我一直走不出来,所以就想换个环境。又正好遇到了你...接下来你也就都知道了。”讲完了这么多,言可颂开始等待宣判了,希望他能信吧...


“你买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干什么。”话题转的猝不及防,其实康乔也是边打电话边看着电视,听到的信息也都是七零八落,只要不威胁生命,其他的随便吧。于是就没有多去深究什么。


“嗯?哦哦哦,这都是剧组的演员推荐的,我看他们玩着挺好玩的就想着自己也买一个。然后顺道也给你买了一个。吃的东西都是新鲜的,保质期都很短,你这几天早上可以吃。吃完了我再买。”言可颂小心翼翼的讨好着康乔。


“行行行。你少买点,堆不下了都。我得去赶个稿子,你早点休息。”


“你是不是明天就放假了。”


“换个地方上班吧,手里的稿子催的急。”


“行,那你没事不要到处跑。”


“嗯,挂了。”


第二天是除夕,康乔百无聊赖的去楼下超市买了速冻水饺,然后给爸妈打了一个电话。刚挂电话准备给锅里的饺子起个锅,就传来了钥匙开门的声音。


言可颂回来了。






吳问

宇宙论

说来也很奇怪,言可颂走了以后康乔觉得生活哪哪都不对劲。以前吃着挺好吃的三明治,一个人吃的时候就味同嚼蜡。晚上独自涮火锅没人插科打诨也会觉得心里空空落落。


按道理吧两个大男的煲电话粥非常不像样,但是他现在就疯狂的想听到言可颂的声音,想留下一点记忆的讯号,证明这个人是真的在他生活中出现过。


电话刚拨出康乔就后悔了,两个人说啥呀。


结果那边像是心电感应一样立刻就接了。


“喂。”康乔强装镇定。


“嗯?”对面也不急。


“也没啥,礼貌性的问候一下。你那个剧组过年放不放假啊,不放假你能不能请个假啊,也不对,你过年是不是要回家啊。本来我还想着咱两一起过个年,吃啥我都想好了,...

说来也很奇怪,言可颂走了以后康乔觉得生活哪哪都不对劲。以前吃着挺好吃的三明治,一个人吃的时候就味同嚼蜡。晚上独自涮火锅没人插科打诨也会觉得心里空空落落。


按道理吧两个大男的煲电话粥非常不像样,但是他现在就疯狂的想听到言可颂的声音,想留下一点记忆的讯号,证明这个人是真的在他生活中出现过。


电话刚拨出康乔就后悔了,两个人说啥呀。


结果那边像是心电感应一样立刻就接了。


“喂。”康乔强装镇定。


“嗯?”对面也不急。


“也没啥,礼貌性的问候一下。你那个剧组过年放不放假啊,不放假你能不能请个假啊,也不对,你过年是不是要回家啊。本来我还想着咱两一起过个年,吃啥我都想好了,红烧狮子头你得做一个吧,糖醋排骨也要,你是不是爱吃海鲜来着,那咱一起去海鲜市场买点你爱吃的呗…哎。”康乔叽叽喳喳,像是在自言自语。对面好久没声,康乔捏紧了手机,怕漏掉一点电话那端的声音。


“剧组过年就一天假,还有我现在离C市挺远的...”


“哦哦哦那没事,我就随口问问。”康乔赶快打断,不想再听拒绝的理由,你说康乔这人吧,看着脸皮挺厚,性格挺蛇,其实内心吧,脆弱的要死,典型的逃避型人格。我听不到,我看不见,那所有的不好的事我就可以当没发生。


言可颂轻轻的嗯了一声,也没挂电话。


“你们这个天拍戏真辛苦,是不是在山里面啊,多穿点衣服,别一天天的光顾着耍帅了。”


“我没有,穿挺多的。”言可颂其实正在赶一场夜戏,山里的晚上格外的冷。他刚结束了一场拍摄,心不在焉的看着康乔的头像框发呆,突然那个头像框就变成了语音聊天。他赶忙把剧本丢在一旁,朝着没什么人的地方走去,拍戏的地方挺吵的,怕听不清康乔的声音。但是人少的地方却更冷了,他穿着戏服,努力克制着声音的哆嗦跟康乔聊天。


“我跟你说,我今天可倒霉了。穿的羽绒服不知道被谁划拉了一个口子,里面的羽绒都掉光了,我今天回家的时候像是在迎风裸奔,真是太惨了...”


“厨房右边第二个柜子里有生姜,冰箱里还有可乐。你自己煮点姜丝可乐,别感冒了。”言可颂边说话边用小树枝在地上写写画画。


“诶你真好,真是爸爸的贴心小棉袄。快回来吧快回来吧,来好好孝顺你爸爸。”


“谁是爸爸谁是儿子你心里没点数吗…”


“陈可颂!人去哪里了!刚才那条再补一条!都等着你呢!”电话里突然传来现场导演的声音。


“那我先走了,有事打电话。”说完没等那边回应就挂了电话。


“没事也要打。”当然这句话嘴上没说,只是心里默念道。


身影渐渐远去,月光照在地上。


一笔一画全写着,康乔。





与我有瓜

一个抠图仔的python打卡日记Day6

#处理列表的部分元素——切片
players=['charles','martina','michael','florence','eli']
print(players[0:3]) #切片第一个元素到第三个元素
print(players[1:4]) #切片第二个元素到第四个元素
print(players[:4]) #未指定第一个索引,则从第一个开始
print(players[2:]) #切片从第三个元素开始到最后一个元素
print(players[-3:]) #切片最后三个元素
#遍历切片
print('Here are the first three...

#处理列表的部分元素——切片
players=['charles','martina','michael','florence','eli']
print(players[0:3]) #切片第一个元素到第三个元素
print(players[1:4]) #切片第二个元素到第四个元素
print(players[:4]) #未指定第一个索引,则从第一个开始
print(players[2:]) #切片从第三个元素开始到最后一个元素
print(players[-3:]) #切片最后三个元素
#遍历切片
print('Here are the first three players on my team:')
for player in players:
print(player.title())
#复制列表
my_foods=['pizza','falafel','carrot cake']
friend_foods=my_foods[:]
print("My favorite foods are:")
print(my_foods)
print("\nMy friend's favorite foods are:")
print(friend_foods)
#分别添加一种食物
my_foods.append('cannoli')
friend_foods.append('ice cream')
print("My favorite foods are:")
print(my_foods)
print("\nMy friend's favorite foods are:")
print(friend_foods)
#不使用切片复制列表,两个表共用一套元素,无论如何追加元素,结果都一样
my_foods=['pizza','falafel','carrot cake']
friend_foods=my_foods
my_foods.append('cannoli')
friend_foods.append('ice cream')
print("My favorite foods are:")
print(my_foods)
print("\nMy friend's favorite foods are")
print(friend_foods)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