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记录生活,发现同好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Lsltmr

去年做的歌手郭顶的《飞行器的执行周期》专辑封面和歌词本设计。

收获颇多。

去年做的歌手郭顶的《飞行器的执行周期》专辑封面和歌词本设计。

收获颇多。

流水画

把我的画设计成手机壳系列·第2发~  

只撩没得卖,笑cry.jpg 。。。

把我的画设计成手机壳系列·第2发~  

只撩没得卖,笑cry.jpg 。。。

TuMonsum

刚先生的时尚哲学番外:东京巧遇CA4LAXFISH BORN CHIPS合作系列


对不起大家,最终还是放弃长文章了,排版太丑,做成图片排进去,貌似又太小了看不清,还是回复到图片形式了。

刚先生的时尚哲学番外:东京巧遇CA4LAXFISH BORN CHIPS合作系列


对不起大家,最终还是放弃长文章了,排版太丑,做成图片排进去,貌似又太小了看不清,还是回复到图片形式了。

Maner
2017.1.20好久没发图,...

2017.1.20
好久没发图,发一个毕设绘本的封面吧~
The wonderful wizard of OZ|绿野仙踪

2017.1.20
好久没发图,发一个毕设绘本的封面吧~
The wonderful wizard of OZ|绿野仙踪

chenjingliang-blog

做了40多年幼儿园设计的人说,幼儿园不是游乐场,也不需要五颜六色

原文链接 http://www.qdaily.com/articles/36824.html

重点是给予成长的各种可能性,颜色当然是其中之一,但并不唯一。

五颜六色的幼儿园太常见了,但是日本熊本县 Daiichi 幼儿园的设计师日比野拓却认为,这种像是游乐场一样的幼儿园,并不是它该有的样子,他觉得,“幼儿园是一个让人成长的场所。”


Daiichi 幼儿园

我们曾经报道过这个在下雨天就变成“水坑”的 Daiichi 幼儿园,它曾经获得过 2015 年的日本 Good Design Award。它并没有花哨的设计,纯白色的建筑,围合出来一个简单的天井。这里成为了孩子们心中的乐园,不管是...

原文链接 http://www.qdaily.com/articles/36824.html

重点是给予成长的各种可能性,颜色当然是其中之一,但并不唯一。

五颜六色的幼儿园太常见了,但是日本熊本县 Daiichi 幼儿园的设计师日比野拓却认为,这种像是游乐场一样的幼儿园,并不是它该有的样子,他觉得,“幼儿园是一个让人成长的场所。”

Daiichi 幼儿园

我们曾经报道过这个在下雨天就变成“水坑”的 Daiichi 幼儿园,它曾经获得过 2015 年的日本 Good Design Award。它并没有花哨的设计,纯白色的建筑,围合出来一个简单的天井。这里成为了孩子们心中的乐园,不管是雨天、雪天还是晴天,孩子们都可以在户外玩耍。

它是日比野在 40 多年里设计出的诸多幼儿园中的一个。

日比野设计成立于 1972 年,到了 1991 年,这家日本的设计事务所单独成立了一个专门设计幼儿园的部门“幼儿之城”。迄今为止,它在全日本范围内已经建造了超过 350 所幼儿园,是个名副其实的幼儿园设计“专业户”。

在日比野设计的幼儿园当中,像是 Daiichi 这样的获奖作品还有不少。其中最出名的,也许要数长崎的 Obama 幼儿园。这个项目曾囊括了 2015 年的 Good Design Award、Kids Design Award,以及 2016 年,由亚太设计联盟 APDF 主办的 IAI 设计大奖。

Obama 幼儿园内,有着巨大的挑高纯白色调空间搭配着木质地板与原木色的桌椅,面朝大海的一边设计了整面无遮挡的玻璃墙,蓝天白云和海,都装进了这个幼儿园里。

同样地,它也没有花哨的色彩。这里可供孩子们玩耍的地方看上去天然而又朴素:通过攀爬绳索,孩子们可以抵达楼顶的露台,吹着海风,无拘无束地度过愉快的童年时光。

Obama 幼儿园

尽管这些幼儿园都依照各自的地理环境有着不同的设计特色,但是在这些设计里面,你依然能找到一些一脉相承的地方,比如说他们并不会使用过于丰富的色彩,以及不会有那些幼儿园里常见的塑料玩具。

而这些,都是日比野的设计师兼社长,日比野拓所认为的“成长环境”的必要条件。

《好奇心日报》曾经报道过不少日比野的设计,我们可以快速的回顾一下它的特点:

在建筑材料上日比野坚持使用自然素材,比如木头,铁,玻璃等。因为这些材料本身有着无可取代的触感,温度,味道,在孩子们日常的接触中,可以自然而然地培养他们的感性思维。

埼玉县,OA 幼儿园

奈良,NFB 保育所的室内,使用的都是自然素材

对于幼儿园整体环境的构造,日比野在设计的时候不会很多的使用特别鲜艳的颜色或者素材,并且不提倡过度依赖空调和照明设施。

茨城县,AM 幼儿园

小洞穴是孩子们的秘密空间,是培养好奇心和探索精神的重要场所 。这是大人们无法进入的地方,小孩子可以在这里捉迷藏。

冲绳,HZ 幼儿园兼保育所

神奈川,AN 幼儿园里可以捉迷藏的小房子

相较于传统学校设施中的厕所,在日比野的设计中,厕所基本上都是朝南的,而且有着大面积的玻璃窗户,让风、阳光可以自然通过。

日比野拓认为,也许没有窗户的厕所,能够保护孩子们的隐私。但是这种充满阳光的厕所,能够让孩子们不再因为害怕阴暗潮湿而不敢去上厕所。

埼玉,ST 保育所的卫生间

茨城,D.S 幼儿园的卫生间

此外,餐饮空间也被视作是儿童成长教育的一部分。除了保证舒适的用餐环境,食物制作的场所——厨房,也应该保持通透感,让孩子们看见食物制作的过程。

三重县,TN 保育所的餐厅

作为让孩子们获得生活体验以及成长的重要场所,在庭院的设计中,日比野不会过多的强调安全性而对孩子们保护过度,它允许孩子们最大可能地去“探险”。

另外,在庭院中你也不会看到那些花花绿绿的塑料滑梯,取而代之的是,日比野还会尽力的创造落差,让孩子们能够通过运动来提升体力。

这里不使用橡胶或者人工草坪,而是全部采用天然的草坪或者花、树木。这些植物不仅可以散发出自然的味道,还会带来果实和小动物,从而让孩子们可获得更多的、真实的生活体验。

大阪,KM 幼儿园兼保育所的庭院中,有一排绿色的楼梯

从日比野在 44 年前接手第一个幼儿园项目,到 1991 年专门设立“幼儿之城”部门。在这四十多年中,这家公司的脚步称不上很快:15 年前,他们的业务范围还只是事务所周边的区域(神奈川县)。直到 10 年前,他们在日本全国范围内乃至跨国的项目逐渐增多。

日比野拓对《好奇心日报》说道,“我们不想快速扩张,我们只是想和业主一起,做出好的幼儿园设计。”

说起来,日比野设计建造幼儿园的速度和方式,也与日本社会的大环境紧密相关。

事实上,日本教育制度的历史可以追溯到 160 多年前,那个时候以国家的学校建设法令为中心,由地方投入土地、劳力和财力进行建设。

然而直到 1970 年代,日本都还在延续战后的同一化钢筋混凝土的校舍设计标准。后来开始出现了质疑的声音,认为幼儿园应该“个性化”一点。于是在 1972 年,日本出现了第一个开放型的学校。从 1985 年开始,日本出现了“基本设计费”的财政援助制度,鼓励事务所参与学校建设。

因此,在“幼儿之城”成立之后的二十多年间,日比野设计仍然在经历日本的幼儿园建设环境的改变。

在 2015 年之前,我们称之为“幼儿园”的,在日本指的是两个不同的机构。一种是幼儿园,一种是保育所。其中,幼儿园被认定是依照学校教育法设置的教育设施,管理它的是日本的文部科学省。而保育所属于厚生劳动省的管辖范围,是依照儿童福祉法建设的福祉设施。

这两个不同的机构在服务对象和内容上也有很大的区别:日本的幼儿园是给三岁以上的学龄前儿童就读的,它的标准保育时间其实每天只有四个小时,也没有给儿童提供餐食的义务。保育所面向所有父母无暇照顾的儿童,不限年龄,它提供八小时保育时间和餐食,不过,要想进入保育所,必须要能够证明家长真的无法照顾孩子。

尽管在近些年的日本社会发展中,“少子化”是一个绕不开的议题。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女性放弃当家庭主妇而无暇照顾孩子,以及大量外国人的涌入,日本对于幼儿设施的需求其实并没有减少。反倒是因为师资力量的缺乏,政府对于社会所需幼儿设施数量的严重低估和建设迟缓等一系列原因,在某些地区,幼儿设施反而是一种供不应求的状态,尤其是对保育所的需求在逐年上升。这就导致了日本社会出现了近年来引起广泛讨论的“待机儿童”危机。(待机儿童,指的是到了学龄却无法或不得不延迟入学的儿童。)

2015 年 4 月开始,为了解决“待机儿童”的问题,日本政府开始了支援儿童教育的政策,正式把已于 2006 年就出现的保幼一体的认定幼儿园纳入法律。在 2015 年,正式录入统计数据的认定幼儿园以及地域型保育事业的数量,共达到了 5250 家。相比之下,幼儿园的数量为 11674 家,保育所数为 23533 家,相较于往年的数据有所减少。

在现在的幼儿之城的页面上,他们的设计作品有幼儿园、保育所、认定幼儿园这三个分类。在设计幼儿园时,日比野会尽量做一些简单的设计,除了可以让幼儿体验一个更有利的成长环境之外,还可以让幼儿园能够应对多种不同的需求。在幼儿园标准的四小时保育时间之外,它还可以是一个简单的,面向各类人群的社区活动中心。而幼儿园和保育所越来越一体化的趋势,则意味着日比野会更多的考虑到如何更好地让年龄差异更大的学龄前儿童共处一室,平衡教育和娱乐的问题。

神奈川,AN 幼儿园

随着项目的积累,日比野的设计近些年在中国的媒体上得到了较为广泛的曝光,去年,它们自己也上线了中文网页和微信公众号。

关注教育建筑的《灵犀》杂志,于 2016 年 9 月在北京举办了一场关于各国教育建筑设计的研讨会,在邀请的中、日、美三国的优秀教育建筑设计师当中,日比野拓也在其中。此后《灵犀》还组织了一次去日本参观幼儿园设计的游学,专程探访了日比野设计公司完成的五个幼儿园、保育所项目。

报名游学的人有从事教育行业的,也有建筑和不动产相关的行业人士。日比野拓回忆说,这些来游学的人,都在积极学习日本幼儿园设施的建设。

但是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中国的幼儿园设计大多数还是充斥着华丽的色彩、卡通形象和玩偶。日比野拓认为,这和日本十年前的情况很相似。

以下是《好奇心日报》和日比野拓的更多对话。

Q = Qdaily

A =日比野拓 

Q:你认为,幼儿园的设计中,最应该关注的问题是什么?应该如何平衡它的安全性和娱乐性,开放性以及隐私性?这里可以举个例子说一下吗?

A:最重要的事情,我认为是促进小孩的成长。至于安全性,虽然也有大人应该守护小孩的说法,不过我认为,本质上小孩子能够自我保护才是最为理想的状态。也就是说,应该允许小孩子受点小伤和挫折。只有这样,才能帮助孩子们形成勇于挑战和冒险的心。

Q: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幼儿园应该是颜色丰富的。然而日比野设计的幼儿园却不是这样,它们似乎并不会出现太多的颜色,对此你是怎么考虑的呢?

A:幼儿园不是游乐园。游乐园是一个梦幻的、让人快乐的场所。幼儿园却是一个让人成长的场所。(这种想法)并没有考虑到小孩子和老师的实际需求。实际上,出于对使用者的考虑,多余的装饰其实是不必要的,他们需要的是充足的活动空间。我们还认为,幼儿园的主体是小孩子,而不是五颜六色的装饰。为了凸显这个主体,采用简洁的设计会比复杂的设计要好。就像是美术馆的装饰总是简单的,这是为了突出美术作品一样。

Q:近几十年间,日本的社会环境也在发生转变,比如待机儿童问题的出现,少子化的加剧,考虑到这些,你认为日本幼儿园的设计环境是否也随之发生了某种变化?这种变化具体是怎样的呢?

A:其实,有很多过剩的幼儿园建筑。这些建筑多半是设计者像是做艺术作品一样做出来的复杂建筑。可是,这种建筑难以应对时代的变化。

因而,我们的幼儿园都设计的非常简单,能够更好地应对这种变化。有很多人都在预测未来,不过,没有人能够百分百预测未来,因此,简单的设计是必要的,只有这样才能更好地应对变化。

Q:有一些中小学开始把 iPad 这样的数字设备引入课堂,也有一些针对低龄幼儿的电子宠物和玩具出现,你是否觉得孩子们的兴趣也在发生变化?在你看来,设计幼儿园的过程中,应该如何处理这些新时代的产物?

A:让小孩子体验更多的事情,从而拥有更多的选择,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但是,从幼儿期就开始过度依赖电子游戏和设备的话,并不是件好事。尽管他们了解到了更多的高科技,与此同时,他们也失去了很多自然的乐趣。

像是置身于山川湖海和森林之中,感受大自然,通过与各种动植物接触而感知生命的温暖,这是绝对无法通过电子设备来实现的。

Q:全世界也不乏很多优秀的幼儿园设计案例,这其中,有没有哪一个是让你们印象深刻的?为什么?

A:丹麦有个小幼儿园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是现在它已经不复存在了。这个幼儿园不过是个木造的小幼儿园,它的周围有一个栽满了花草的庭院,也设计了很多让小孩子可以“藏”起来的空间。

在这样一个愉快的环境里,小孩子们往往可以在室外活动大半天,即便是天气慢慢转凉也是如此。果然,真正让孩子们开心的事情并不是那些五颜六色的华丽玩偶,如何培育他们的好奇心,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Q:在你们所设计的项目中,哪一个项目让你印象最为深刻?可以和我们分享一下这个设计的过程吗?

A:让我印象深刻的有两个。分别是 HZ Kindergarten and Nursery 和 AM Kindergarten and Nursery。这两个幼儿园的共同点在于,不管是老师,还是学生,都很喜欢。

在设计上,我们还是从“幼儿园是让孩子们成长的环境”这个点出发,让他们去逐步接受挑战。因而,只要看到孩子们绽放微笑了,老师也会感到满意。

Q:据说幼儿之城现在已经开始接受中国的设计业务,福祉部也开始于与中方进行接洽了。能否透露一下目前都有哪些项目?都是以什么样的方式进行合作的呢?

A:详细信息在业主公布之前,不予公开。

现在,我们在北京、上海、武汉、广州、成都、遵义等城市的项目正在进行中。另外,和我们洽谈,有合作意愿的客户范围更广,这涉及到南京、长沙、西安、深圳、桂林等城市。

Q:在接下来与中国的合作中,你们觉得可能会在中国碰到什么样的问题?

A:最难的事情,是我们在设计的时候,看不到使用者。

尽管我们可以和业主商议,但是在设计过程中,也要和使用者紧密联系,才能真正地从使用需求出发,设计出好的作品。但是中国的现状就是,从前期的设计过程,到后期的施工,都看不到老师(使用者)。

另外,我预想,关于现场施工的品质也可能出现问题吧。通常情况下,我们都是在工事现场,一边确认项目中的每一个环节,一边进行下一步,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实现好的幼儿园设计。不过现在,中国的施工现场也开始慢慢变成现场主导了。

图片来自:日比野设计


白砚川
废稿。 大佬,是在下输了。 左...

废稿。

大佬,是在下输了。

左边想营造的是一抬头看天空,但闪现的画面是满眼的故乡。
为了美观,所以采取了对角线。

废稿。

大佬,是在下输了。

左边想营造的是一抬头看天空,但闪现的画面是满眼的故乡。
为了美观,所以采取了对角线。

Sakuya

孤独的行星|silence


我看见了。你的眼睛。它的眼睛。

它好像要烧出火来。

在无人答应的宇宙里。

静静地、静静地。

孤独的行星|silence


我看见了。你的眼睛。它的眼睛。

它好像要烧出火来。

在无人答应的宇宙里。

静静地、静静地。

Bigball Gao

涂鸦王国是我接触最早最好的国内绘画网站,就是没想到10几年一激灵就过去了,每发一张图大家在相互鼓励,相互学习,包含了许多美好的回忆,谢谢王国给予我的宝贵经历和作品集

涂鸦王国是我接触最早最好的国内绘画网站,就是没想到10几年一激灵就过去了,每发一张图大家在相互鼓励,相互学习,包含了许多美好的回忆,谢谢王国给予我的宝贵经历和作品集

Rofix
爱瑞萨的生物都是成对出生的。双...

爱瑞萨的生物都是成对出生的。双生子只享用一个视觉:两个人在同一个时间只有一个人能够睁开眼睛。当其中一个人闭上眼睛的时候,他看到的是另一个人的视觉。他们很小的时候就需要离彼此很近,以保证两个人都能看到同样的世界。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双生子终将分开,那个时候,两个人都说不清看到的是谁的眼泪。

爱瑞萨的生物都是成对出生的。双生子只享用一个视觉:两个人在同一个时间只有一个人能够睁开眼睛。当其中一个人闭上眼睛的时候,他看到的是另一个人的视觉。他们很小的时候就需要离彼此很近,以保证两个人都能看到同样的世界。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双生子终将分开,那个时候,两个人都说不清看到的是谁的眼泪。

苏不要

[2016]设计/摄影/涂鸦/瞎玩 合集     晚了一个月

对2017要有希望!

[2016]设计/摄影/涂鸦/瞎玩 合集     晚了一个月

对2017要有希望!

TEDDY设计志
新年快乐,多谢支持TedDes...

新年快乐,多谢支持TedDesign!


新年快乐,多谢支持TedDesig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