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11.5万浏览    49904参与
花火傘

西斯索纳Day100~Day50




Day.100


我看见你把月光放在窗台


我打开窗去看


看见了漫天星辰


可唯独月光消失了


Day.99


  《11.2km/s》


我将你比作光,


那我要跑得比别人快,


跑得比车快,


跑得比火箭快,


跑得比世间万物都要快。


跨越时间的鸿沟,


然后在相遇的时候说:


“很高兴认识你。”


然后在离别的时候说:


“谢谢你,对不起。”


Day.98


  世界是彩色的,


我是灰白的。


你是透明的。


Day.97 


  我拥有的是狭窄...




Day.100


我看见你把月光放在窗台


我打开窗去看


看见了漫天星辰


可唯独月光消失了


Day.99


  《11.2km/s》


我将你比作光,


那我要跑得比别人快,


跑得比车快,


跑得比火箭快,


跑得比世间万物都要快。


跨越时间的鸿沟,


然后在相遇的时候说:


“很高兴认识你。”


然后在离别的时候说:


“谢谢你,对不起。”


Day.98


  世界是彩色的,


我是灰白的。


你是透明的。


Day.97 


  我拥有的是狭窄的四方世界,


而你,注定拥有更加广阔的天地。


Day.96


该如何形容这份感情呢?


它炽热、无私、浓烈。


但它并不纯粹,


它阴暗、自利、虚伪。


就如同浓稠黏腻的过期糖果,


甜味中存在着太多太多,


无法忽视的恶心味道,


因此这份甜味,


成了最令人作呕的东西。


Day.95


哪都不是我的家,


哪都不是我的故乡。


所以我死后一定不能魂归故里,


我和万千尘埃一起投身宇宙,


再次通过大气运动来到你的身边,


风是我,花是我,泥土也是我。


我记录你的迁移,


记录你的旅程,


记录你的轨迹。


然后在万千星辰中,


我们一定会再次相遇吧。


Day.94


后悔,后悔,后悔——


本可以却没有。


这种情感,


会随着漫长时光一起,


愈演愈烈,


宛如阴雨天带来的病痛折磨,


一寸寸,


从皮肤刺进血肉,


从脏器刺入骨髓。


Day.93


我发现,


表情,文字,话语,


都成了束缚着我的囚笼。


我无法将感情全部传达给你。


我感到痛苦与绝望,


比起死亡更加可怖的孤独环绕着我,


而你我注定在个体的牢狱中度过一生。


Day.92


我相信终点不是终结,


我相信灵魂消散之后仍然存在,


我相信你我皆为永恒。


Day.91


如果我的一生只有一天,


那么我想和你在第一秒相遇,


剩下来的二十三小时五十九分五十九秒,


都用来感谢第一秒的命运。


Day.90


在你的眼神中灼成灰烬。


Day.89


《可能性》


四季消散,


死者苏生,


轮回坍缩,


你看着我。


Day.88


      《联想记忆》


柠檬水,蒲公英,操场,


栀子花,课本,鞋带,


水杯,电影,糖,


你,我。


Day.87


切记不可交付一片真心。


切记切记。


Day.86


如果你需要,


我愿意将这颗心给你:


我愿意成为万千顽石中最硬的一块,


成为你向上的一方踏脚之地;


我愿意成为树梢果实中最低的一颗,


成为你口腹之间的一缕甘甜;


我愿意你踩踏着我前行,


我愿意你吸取我的养分,


我愿意你抛下我去追寻前方。


可是你却在最寒冷的冬天握住我的手,


在漫漫长路中回头看我,停下来等我;


我觉得,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得救了。


Day.85


我在梦中看你,


如同隔着纱与雾看你;


我在现实中看别人,


世间万物却都是你。


Day.84


你低声吟唱咒语。


你是魔女吗?


你是术士吗?


你是神明吗?


温柔的光魔法包裹住了我,


你是救世主。


Day.83


      《回头》


刹那间冰雪消融,


万紫千红开遍。


Day.82


          《一个我》


杀掉了自己,


粉碎成无数块。


无数块的我都没有死,


无数块的我都在虚弱地呼吸。


我用幻想将命运与未来隔离,


我试图用虚无对抗注定。


我将要复活成无数个,


我将会变成两个,


我的现实与梦境永不分离。


Day.81


我饮下黄泉水,


我把情欲斩断,


我纵身投向轮回,


而再次见到你的时候,


既视感环绕着我,


爱意引诱着我,


于是一切偶然,成了注定。


Day.80


我的灵魂上烙着你的影子,


这是我时时刻刻都背负着的命运。


Day.79


我说我会永远爱你,


但你讨厌“永远”这种,


虚无缥缈的形容。


我会永远爱你,永远地——


即使死神夺走我们相拥的温度,


即使我们的肉体永远分离,


即使我的灵魂燃烧成灰烬,


直到我的意识湮没虚空,


我也依旧爱你如初。


你要知道“永远”,


是比你我短暂的一生,


还要漫长许多的时间呀。


Day.78


我拥有一枝花,


她的芬芳自古流传,


无数人赞美她的美丽赤诚;


而我只想将她别在你的鬓角,


因为她的颜色很衬你。


Day.77


  我替你提起裙摆,


  我目送你加冕成皇;


  我看见你将裁决之剑抵在我的颈边,


  我听见我自己的声音说:


“我愿意永远忠诚。”


Day.76


昨天的我死掉了,


留下一个躯壳。


今天的我依旧浑浑噩噩,


明天的我获得重生。


Day.75


感谢让你降生于此处的神明,


感谢命运之网让我们相接。


Day.74


以爱之名,


便成借口。


我可以将刀尖指向你的心脏,


可以将你与垃圾相比较,


可以将最恶臭的脏污泼在你身上。


因为我爱你,


所以你永远欠我的。


Day.73


柠檬小蛋糕做梦了,


梦到被过去和未来扼住了喉咙;


时间旅行者做梦了,


梦到隐藏在混沌下无数的可能性;


孤独的魔女做梦了,


梦到法则囚笼中飘落着的时光碎片;


「她」对我说:


“一定可以的,一定会有的,


  好结局一定会存在的。”


Day.72


你讨厌那些数字。


不是0也不是1,


是介于它们之间的数字。


你日复一日地盯着他们,


终于有一天你厌倦了抵抗他们——


你将自己的五感封闭,


但你的思维仍然在脑内叫嚣,


不断地喊叫着那些数字;


你想回归虚无或者永生,


可人类无法拥有永恒寿命,


可死亡也无法磨灭数字。


零后面连接着小数点,


小数点连接着无穷尽。


你将它称为「注定」。


Day.71


请你剖开我的身体,


倾听我最后的声音。


这一次我绝对不撒谎,


你想知道的答案在我的躯干上,


在我的脑、心脏、肾、胃里面。


我的血液停止流动,


我的四肢已经僵硬。


用你温暖的手抚过我的脸颊吧!


因为这张脸只留下了这样一个,


令人心生不快的表情。


我无法告诉你除了「死因」,


之外任何。


关于你的日日夜夜的质问,


我只回答你:


“请你忘了我吧。”


Day.70


无论多少次我都得不到答案,


无论多少次我都在质问自己;


我曾经想象没有你的生活,


我曾经尝试一人独自过夜;


没有你的话,你不在的话——


我真的可以一个人活着吗?


我真的可以在崩溃后重获新生吗?


我想我会用最极端偏激的方式,


踏过流水和枯叶,踩过玫瑰与热血,


再用最热烈的吻迎接你;


即使你对我说「你本不属于这里」,


我也绝不会回去;


我只想和你一起,再也不分离。


Day.69


我对着梦境中的你说道:


“我就要忘记你了。”


你沉默不语,


你只会按着剧本行动,


宛如一个被上了发条的人偶;


你时而用满溢着爱意的眼神看我,


时而又对我的出现熟视无睹;


你永远也不会长大,


你永远会光鲜亮丽。


你永远在那里。


“我就要忘记你了。”


我对着自己说道。


然后你又出现在了我的梦中。


Day.68


一切都可以成为原因,


但不可以成为理由。


Day.67


我从外向内都生长着刺,


仅仅是一根丑陋的藤条,


却相信自己散发着玫瑰的芬芳。


我很清楚自己长着的肉瘤,


不是花苞之类的东西;


我的刺生长的愈发厉害,


它穿透我的叶片,


钻过我的输送管,


刺进我的纤维。


我听见液泡破裂的声音,


我看到原子结构互相冲击,


我感到我流下了绿色的血液。


刺依旧向外生长着,


也依旧向内生长着。


Day.66


          《我》


你像烂掉的脓包,


你像腐坏的臭肉,


你像墙面上的乌黑油垢;


我但愿你这种恶人,


一辈子都孤独,


没有任何生物会爱上你,


一辈子呆在牢狱里与黑暗相伴;


你能在每天早上感到痛苦和后悔,


你能在每个夜晚怀抱着孤独入眠,


然后又一次一次在明天中醒来;


我希望你无时无刻都在绝望,


我希望你的良知变得和你的恶意一样大。


我恨你进入十八层地狱与恶魔同住,


我愿你长命百岁永远不能解脱离开;


你永远没理由获得原谅,


你永远没资格获得救赎。


Day.65


说了无数次的「想死」,


真正想发出的是m'aidez。


Day.64


困。


Day.63


我的喉咙发出振动,


但我听到的仿佛是别人的声音;


我的大脑不停运转,


想到的和行动着的却是相反数;


我把面具摘下,


又在脸上覆上一层皮;


我冷眼看向自己的浓烈情感,


仿佛隔着幕布看着话剧演出;


我的实际感远离了我,


睡着和醒着仿佛没有了界限。


Day.62


我能看到叶子最细的脉络,


我能嗅出不同季节的味道,


我能听到蝶翼扇动的声音;


而我又十分地迟钝,


我看不懂你的表情,


闻不到决绝的气味,


听不到你的挽留声。


曾与你度过的鲜明四季,


和现在每天灰暗的天空,


是你存在过我身边的唯一证明吧。


Day.61


你不过是个亡灵,


不过是具腐尸。


Day.60


逃出这里吧!


你说:


逃出这个街道,


逃出这个城市,


逃出地球,


逃出银河系;


然后,变成星星吧!


Day.59


想乘着纸船进入大海,


想搭纸飞机遨游天空,


想所有的美梦都有一个归属,


想一切伤痛都能化成前行的勇气。


Day.58


蛇欺骗我吃下禁忌果实,


海妖诱惑着我纵身入海,


我的灵魂是如此的坚定,


而我的肉体却又十分脆弱;


我想抛下这沉重的躯壳离开,


可这又与背叛没有什么区别。


Day.57


你宛如山顶上的雪,


高傲冷漠,出尘不俗。


而我只是最平凡的无名花;


你用你冰冷的眼眸注视我,


如同注视一般俗物;


但你却融化自己灌溉我,


用血肉之躯哺育我;


我觉得你爱我,


但又仿佛不是;


我情愿接受太阳的余晖,


也不愿意你对我始终沉默。


Day.56


  你说你更爱自由。


Day.55


你用度量来衡量我,


你用公式来计算我,


你用对待机械的方式对待我;


你挖出我的心脏放入托盘,


而天平中羽毛的位置上升。


因此你断定我有罪。


Day.54


          《透明》


就好像一切都与我无关,


光辉不曾降临在我身上,


黑夜也同样不会眷顾着我。


Day.53


命运无情


Day.52


有声音一直在蛊惑着我:


“跳下去,从这里跳下去。”


我脚下是摇摇欲坠的山石,


是惨绿色的森林海洋。


四周空无一人,


只剩下我站在崎岖的路上。


“跳下去,跳下去吧。”


我满怀着死的欲望,


却望着隐没在高处的路的尽头。


我咀嚼着生的期望,


却看向脚底下的无尽深渊。


只要稍微挪一下脚步,


我便可以获得永远的安宁。


“快跳吧,是时候结束了。”


只有声音一直在耳边低语。


我分不清这声音


到底是祝福还是诅咒。


但我依旧,


带着犹豫和后悔向前出发了。


Day.51


“我变成你讨厌的那种人了。”


你皱着眉看着我:


“我知道。”


“我比以前更想死了。”


你用厌恶的眼神望着我:


“我知道。”


Day.50


这是什么世道呢?


好人没有好报,


恶人吮着善人的骨血。


雪古穆  pride
森林的游戏 寂静的森林,漆黑的...

森林的游戏

寂静的森林,
漆黑的森林。
请保持安静。

来玩游戏吧!
捉迷藏躲好了,
来找我们吧!

平静的森林,
荧光的森林。
踩到谁的手。

被你找到了!
所以呀,
留下来玩吧!

喧闹的森林,
灯火的森林。

玩游戏吗?
在这永恒的时间,
在这禁锢的森林。
随自己愉悦吧!

森林的游戏

寂静的森林,
漆黑的森林。
请保持安静。

来玩游戏吧!
捉迷藏躲好了,
来找我们吧!

平静的森林,
荧光的森林。
踩到谁的手。

被你找到了!
所以呀,
留下来玩吧!

喧闹的森林,
灯火的森林。

玩游戏吗?
在这永恒的时间,
在这禁锢的森林。
随自己愉悦吧!

初紫

我与诗词

听,几点琵琶声,轻巧,细碎,又轻轻地扫着弦带起节奏,再化成几点音符的回旋。马上声音又密起来,像千万战马蹄声的合奏,由远及近。瞬间,鼓声震天,电吉他如闪电般划过,恢弘辽阔的气势铺开。

我与诗词的正式“偶遇”,是在听到这首《烽火扬州路》时。

明明是首纯正的摇滚乐,却巧妙地将琵琶连结其中;主唱苍凉粗犷的嗓音,一字一句唱的全是辛弃疾《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中的词句。“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词的磅礴大气被摇滚乐表达地淋漓尽致,使我第一次发现,诗词与音乐的化学反应是多么奇妙。

有些诗词,本就与曲同生,然而同一首诗,与不同的曲结合,诞出...



听,几点琵琶声,轻巧,细碎,又轻轻地扫着弦带起节奏,再化成几点音符的回旋。马上声音又密起来,像千万战马蹄声的合奏,由远及近。瞬间,鼓声震天,电吉他如闪电般划过,恢弘辽阔的气势铺开。

我与诗词的正式“偶遇”,是在听到这首《烽火扬州路》时。

明明是首纯正的摇滚乐,却巧妙地将琵琶连结其中;主唱苍凉粗犷的嗓音,一字一句唱的全是辛弃疾《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中的词句。“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词的磅礴大气被摇滚乐表达地淋漓尽致,使我第一次发现,诗词与音乐的化学反应是多么奇妙。

有些诗词,本就与曲同生,然而同一首诗,与不同的曲结合,诞出的韵味又不一样。拿诗经名篇《蒹葭》来说吧,邓丽君的《在水一方》是种温柔、深情的风格,但去听永动机乐队的《蒹葭》,便完全是另一种感觉。除此之外,延续诗词柔美风格的作品也不在少数。例如李健与童声合唱团合作的《临江仙·夜归临皋》,《苏幕遮·碧云天》,将现代乐器与古代词作完美地结合起来,无不抒发着悠然安适的意境。

犹记得,最近一次听轮回乐队的《满江红》。是在毕业游回程的车上。身边是酣睡着的初中同学,我戴着耳机,看流云聚散离合,青山时隐时现。几乎所有人都在安睡,我一个人静静地听歌远望,渐渐地,初中的点滴回忆浮现,心中的感慨,和音乐一起在耳边回荡: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

我与诗词,在音乐中结识,在美景前共鸣。诗词依托乐曲重生,乐曲渲染诗词的意境。不管是“三十功名尘与土”的些许悲凉,还是“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的淡然,都与“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的醇厚思念,一起“宛在水中央”。古人借文字抒怀,今人用器乐复兴,我则沉浸在绝景中,听着别人的歌,酿着自己的情。只要心中有一份诗情,哪里都能有那片“碧云天,黄叶地”。

闪电⚡

在地球走失的玉兔

我奔跑过无数黑夜的寂静


追寻着新月的残影


天籁也不曾让我驻停


那来自月球背面的弦音



我奔跑过无数黑夜的寂静


追寻着新月的残影


天籁也不曾让我驻停


那来自月球背面的弦音

肖由

《城山雾雨》

雨滴叩了叩车窗

溜进车厢

钻进我的瞳孔

汇成一汪泉,为你

洗净俗尘

只是泉水还未褪去你的形骸

雨雾早已滂沱了满目山城

你在泉里

我在雨中

雨滴叩了叩车窗

溜进车厢

钻进我的瞳孔

汇成一汪泉,为你

洗净俗尘

只是泉水还未褪去你的形骸

雨雾早已滂沱了满目山城

你在泉里

我在雨中

狐狸

有人发现流亡者于1991.6归来

你用遥远而危险的星星织荨麻

没有人见过的清澈的大衣

身披暗淡丝绸的土地腾空而起


小城教堂钟声呓语沉入静脉

肺叶中温润的四月

荡漾着金光的水面在晚雪喂养的丁香中

行将覆盖——

你用遥远而危险的星星织荨麻

没有人见过的清澈的大衣

身披暗淡丝绸的土地腾空而起


小城教堂钟声呓语沉入静脉

肺叶中温润的四月

荡漾着金光的水面在晚雪喂养的丁香中

行将覆盖——

SheilaTian

《致无名的你》

谁会料想到

有这样一支笔

在这样的夜晚

写这样的句子


十二个月

温热地流过无神的双眼

滴落在冰冻的泥土表面

等下一季的复苏


蓬乱的头发里埋着啜泣

弃绝了光

暗搓搓地向下压着

欲绝不休


你被美丽的死亡告知

信箱里满满的报纸都是他的情书

等待你接收

从此便有了顾念

【禁抄袭篡改冒用等一切侵权行为】


谁会料想到

有这样一支笔

在这样的夜晚

写这样的句子


十二个月

温热地流过无神的双眼

滴落在冰冻的泥土表面

等下一季的复苏


蓬乱的头发里埋着啜泣

弃绝了光

暗搓搓地向下压着

欲绝不休


你被美丽的死亡告知

信箱里满满的报纸都是他的情书

等待你接收

从此便有了顾念

【禁抄袭篡改冒用等一切侵权行为】

james0237

价值观

不知道为什么

我们总会产生一些分歧

只要涉及到取舍

就会无缘无故的对立


我们可以一起

喝酒品茶

辩论是非

只要不涉及到取舍

沟通就会充满惬意


你总是想要那么多

也许你很享受攫取的快乐

风徐徐吹过衣袖

我却感受不到轻松和洒脱


我的感觉只有落寞

我无法说服你学会舍得

你坚定的坚持

成为我最大的困惑


20190915  shanghai zp


不知道为什么

我们总会产生一些分歧

只要涉及到取舍

就会无缘无故的对立


我们可以一起

喝酒品茶

辩论是非

只要不涉及到取舍

沟通就会充满惬意


你总是想要那么多

也许你很享受攫取的快乐

风徐徐吹过衣袖

我却感受不到轻松和洒脱


我的感觉只有落寞

我无法说服你学会舍得

你坚定的坚持

成为我最大的困惑


20190915  shanghai zp


SheilaTian

《石子》

其实,

我不是一名巡道工

而是一颗行走的石子


我和我的同伴一样

每一粒都住着一个热烈的灵魂

日常收录着经行火车的咔咔嚓嚓


会在丢了梦的黎明哭泣

会在黄昏哼起歌

也会在失了眠的夜里数星星


我们经常思索

试图躲避途经路人的摩擦

却又沉迷在对他们家乡的想象之中


偷看过年轻恋人的接吻

捧起过放学孩童的跑跳

也目送过垂垂老者奔向另一种存在


我们平凡如此

日复一日地吸食露水 

不知疲倦地饱餐美景


我们永远如此

听得见整个世界的窃窃私语

却无法捕捉时间流逝的回响

【禁抄袭篡改冒用等一切侵权行为】


其实,

我不是一名巡道工

而是一颗行走的石子


我和我的同伴一样

每一粒都住着一个热烈的灵魂

日常收录着经行火车的咔咔嚓嚓


会在丢了梦的黎明哭泣

会在黄昏哼起歌

也会在失了眠的夜里数星星


我们经常思索

试图躲避途经路人的摩擦

却又沉迷在对他们家乡的想象之中


偷看过年轻恋人的接吻

捧起过放学孩童的跑跳

也目送过垂垂老者奔向另一种存在


我们平凡如此

日复一日地吸食露水 

不知疲倦地饱餐美景


我们永远如此

听得见整个世界的窃窃私语

却无法捕捉时间流逝的回响

【禁抄袭篡改冒用等一切侵权行为】

叙矣

无眠

我悉数记起每一阵

荒原吹拂的风声,它在天空

写了多少云烟的遗迹

我逐一想着每一字

灯花旁落的句子,它在眼洼

泛滥几寸待赠送的心意

群星亮起

城就该熄灭了

人间的主子们将城点开

星河也隐入日光

思前想后,我应是此地最明亮的

你引燃了某种看不见的灯芯

我的眼睛被照得整夜都合不上


20190915.

我悉数记起每一阵

荒原吹拂的风声,它在天空

写了多少云烟的遗迹

我逐一想着每一字

灯花旁落的句子,它在眼洼

泛滥几寸待赠送的心意

群星亮起

城就该熄灭了

人间的主子们将城点开

星河也隐入日光

思前想后,我应是此地最明亮的

你引燃了某种看不见的灯芯

我的眼睛被照得整夜都合不上


20190915.

层层叠叠

离舟

月色泠泠听晚钟,

林风飒飒暖叶声。

淅淅沥沥阶前雨,

皑皑细雪夜朦胧。

月色泠泠听晚钟,

林风飒飒暖叶声。

淅淅沥沥阶前雨,

皑皑细雪夜朦胧。


Dawn

此岸花开

我们唱起渔歌,唤醒图腾

高举火把,点燃月炎

冥河缓缓,幽灯盏盏

风吹此岸花又开


像是最后一次沉默的呼吸

天堂夜昼,地府夏秋

冥河入海,旅人归来

风吹此岸花又开

我们唱起渔歌,唤醒图腾

高举火把,点燃月炎

冥河缓缓,幽灯盏盏

风吹此岸花又开


像是最后一次沉默的呼吸

天堂夜昼,地府夏秋

冥河入海,旅人归来

风吹此岸花又开

阿零呐

《万物复苏》

那一个


男人


或是女人


他会揉着我的头


把我那颗在自转同时做无规则运动的脑袋


一把搂进他的怀里


用胳肢窝悄悄夹住我


然后清朗地笑出来。


“哈哈哈哈”

那一个


男人


或是女人


他会揉着我的头


把我那颗在自转同时做无规则运动的脑袋


一把搂进他的怀里


用胳肢窝悄悄夹住我


然后清朗地笑出来。


“哈哈哈哈”


阿零呐

《春天到了》

我的头发压在他的身上


我会把脸转过去


转向他的身体


看着他白皙光滑的皮肤


然后


把脸怼上去


上上下下左左右右BABA阿姆斯特朗超级旋转加速托马斯全旋360度来来回回左右反复地


蹭~来~蹭~去~

我的头发压在他的身上


我会把脸转过去


转向他的身体


看着他白皙光滑的皮肤


然后


把脸怼上去


上上下下左左右右BABA阿姆斯特朗超级旋转加速托马斯全旋360度来来回回左右反复地


蹭~来~蹭~去~


悠思未寐

我们天天走着一条小路

作者| 冯至

我们天天走着一条小路
回到我们居住的地方;
但是在这林里面还隐藏
许多小路,又深邃,又生疏。
走一条生的,便有些心慌,
怕越走越远,走入迷途,
但不知不觉从村疏处
忽然望见我们住的地方
像座新的岛屿呈在天边。
我们的身边有多少事物
向我们要求新的发现:
不要觉得一切都已熟悉,
到死时抚摸自己的发肤
生了疑问:这是谁的身体?

作者| 冯至

我们天天走着一条小路
回到我们居住的地方;
但是在这林里面还隐藏
许多小路,又深邃,又生疏。
走一条生的,便有些心慌,
怕越走越远,走入迷途,
但不知不觉从村疏处
忽然望见我们住的地方
像座新的岛屿呈在天边。
我们的身边有多少事物
向我们要求新的发现:
不要觉得一切都已熟悉,
到死时抚摸自己的发肤
生了疑问:这是谁的身体?

水风泠兰

七绝·柳絮小诗

七绝·柳絮小诗


攀折春事独登楼,年少几时争白头。

人道多情珍重别,别时莫改灞陵秋。


七绝·柳絮小诗


攀折春事独登楼,年少几时争白头。

人道多情珍重别,别时莫改灞陵秋。


鳄冰鱼

分开旅行(组诗)

≮ 清 晨 ≯


六点钟起床,行人和清彻的街

苦涩的音乐在前面慢慢地跑

学习用脚步思考旅程

其实,追不及也落不下

用十分钟观察一把伞的天空

雨脚停歇的地方,来也匆匆

去也匆匆


≮ 起 舞 ≯


她不知道是命运,又一个千年

灵魂在圣火中挣扎和蜕变

没有勇气拒绝隔世的拥抱

在相对的起伏中寻找

一个吻和一个江山

无法忘记你的好

从青春到暮年


≮ 抚 爱 ≯


突兀的楼阁不懂得岁月的剥蚀

半壁黑白,承托了一缕嫣红

被捆缚的高洁,以背抵墙

安静之中构造的回忆

在眉宇间流淌。只一次拥抱

你的心,就轻轻地

成了我的房子


≮ 落 痛 ≯...


≮ 清 晨 ≯


六点钟起床,行人和清彻的街

苦涩的音乐在前面慢慢地跑

学习用脚步思考旅程

其实,追不及也落不下

用十分钟观察一把伞的天空

雨脚停歇的地方,来也匆匆

去也匆匆


≮ 起 舞 ≯


她不知道是命运,又一个千年

灵魂在圣火中挣扎和蜕变

没有勇气拒绝隔世的拥抱

在相对的起伏中寻找

一个吻和一个江山

无法忘记你的好

从青春到暮年


≮ 抚 爱 ≯


突兀的楼阁不懂得岁月的剥蚀

半壁黑白,承托了一缕嫣红

被捆缚的高洁,以背抵墙

安静之中构造的回忆

在眉宇间流淌。只一次拥抱

你的心,就轻轻地

成了我的房子


≮ 落 痛 ≯


三月的雨成就了绿色和生命

而摇晃的枝头却结束了这次回归

是栖息中的突袭,蒙蔽了眼睛

黑暗从所有的方向赶来

以自由的方式飞翔

以自由的方式跌落

痛伸展着,不眠不休


≮ 至 夜 ≯


夜在琴键上荡漾,折磨流转的虚空

无形的距离开始急促,似是而非

三重门开着,出不去落寞

一重门关着,进不来掌声

象萤火虫,羽翼轻薄

等不到一次高飞

Hunky Dory
无聊写诗 标题:《佛系少女》

无聊写诗

标题:《佛系少女》

无聊写诗

标题:《佛系少女》

苦雀克力

年老的纳西瑟斯在沉睡

神情凝重

他睡着


我的指腹尽

最大努力

轻轻地

小心地

忍耐地

抚平

他两眉间的沟壑

吞咽下唾沫

我去揉弄他的眉头

他睡着


我俯下身

躯体僵硬

如同情窦初开的

毛头少年

又像是欲望作机油的

大型机械

我的内部

我的心脏

为了这年老的纳西瑟斯

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

我带着亵渎的虔诚

亲吻他的额头

舔开他的嘴唇

他睡着


因这不伦而狂喜

悖德而极乐

我的喉结在滚动

滚烫而硬挺的情欲

已经脱离我崇敬的说辞!

颤抖的两手

带着贤人无法点破的愚昧

一错再错、不可挽回!

我捧住他的面颊

叼住他的舌尖

他睡着


他睡着

他沉睡着

神情凝重

他睡着


我的指腹尽

最大努力

轻轻地

小心地

忍耐地

抚平

他两眉间的沟壑

吞咽下唾沫

我去揉弄他的眉头

他睡着


我俯下身

躯体僵硬

如同情窦初开的

毛头少年

又像是欲望作机油的

大型机械

我的内部

我的心脏

为了这年老的纳西瑟斯

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

我带着亵渎的虔诚

亲吻他的额头

舔开他的嘴唇

他睡着


因这不伦而狂喜

悖德而极乐

我的喉结在滚动

滚烫而硬挺的情欲

已经脱离我崇敬的说辞!

颤抖的两手

带着贤人无法点破的愚昧

一错再错、不可挽回!

我捧住他的面颊

叼住他的舌尖

他睡着


他睡着

他沉睡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