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诗人组

913浏览    8参与
石田白夜

【FF14】无标题小段子。吟游职业任务相关。

*吉德洛&桑松。吟游特职58任务之后60之前。照搬原台词有。小段子。
*私设光出没,名字莫格罗特。不重要。

得到了莫古灵的许可、可以留在莫古力之家固然是一脸好事。但是翻云雾海那么大,大到几乎看不到边界,以至于让桑松完全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寻找吉德洛。
不长也不短的一段时间里他已经在莫古查的帮助下把这片地区找了个遍却依然毫无线索,就好像这个人从来都没来过这里一般。

……从来都没来过。

这样的想法让桑松莫名地一阵阵发冷。桑松还记得自己当时说了多过分的话……过分到就连他自己都觉得吉德洛没有理由原谅自己——如果是自己的话,也一定无法原谅。
所以,即使吉德洛不再回来也再正常不过。在那场争吵之后那个人就已经回了...

*吉德洛&桑松。吟游特职58任务之后60之前。照搬原台词有。小段子。
*私设光出没,名字莫格罗特。不重要。

得到了莫古灵的许可、可以留在莫古力之家固然是一脸好事。但是翻云雾海那么大,大到几乎看不到边界,以至于让桑松完全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寻找吉德洛。
不长也不短的一段时间里他已经在莫古查的帮助下把这片地区找了个遍却依然毫无线索,就好像这个人从来都没来过这里一般。

……从来都没来过。

这样的想法让桑松莫名地一阵阵发冷。桑松还记得自己当时说了多过分的话……过分到就连他自己都觉得吉德洛没有理由原谅自己——如果是自己的话,也一定无法原谅。
所以,即使吉德洛不再回来也再正常不过。在那场争吵之后那个人就已经回了格里达尼亚也说不定,那么自己在翻云雾海自然不可能找到他。

……那家伙,已经不是我们的同伴了。

“明天早上我就联系莫格罗特让他过来。”看向漂浮在旁边的莫古查,桑松露出一个看上去有些苦涩的笑容,“虽然没能得到莫古灵大人的许可,但事已至此,我们就三个人去寻找战歌吧。”
“真是没办法库啵……”

连绒球都耷拉下去,莫古查看上去也是没什么精神的样子,然后他被旁边的枪术师摸了摸头——安慰一般的动作。

“该休息了,等明天莫格罗特过来就出发。”


时间已经太晚,现在再动身回莫古力之家已经不是什么明智之举。所幸这里不是龙族出没的地方,点燃了一小堆篝火,他们决定就在这暂且睡一会。
或许是看出同伴的精神状态已经差得不行、又或者是看到了他发黑的眼圈,总之莫古查揽下了前一半的守夜工作。

前半夜完全无事发生。自己还算不得困,在打算自己再多熬一会儿时莫古查却听到了谁人接近的脚步声。他立刻就要把桑松叫醒,却在看到来人向自己比划了个拔掉绒球的手势时炸开了毛,也认出了背后背着弓的精灵青年是谁。
精灵放轻了动作在离桑松不远的地方坐下。那双蓝绿色的眼睛望着睡着的人——他看出桑松睡得并不好——对方的眉头紧皱,或许是在做什么噩梦,只是因为真的累极了才没醒。他伸出手却停在半空中,又放下。

精灵注意到了枪术师的黑眼圈。他猜测桑松最近大概完全没睡好——说不定,是从彼此在尾羽集落的那场争吵之后。
他早就完全冷静下来了,此刻他觉得更加过分的人大概是自己——自己分明知道那个不会唱歌的人有多热爱战歌,却说出了那般奚落的话语。

——……说到底,最不解风情的人是我自己吧?

精灵近乎固执地觉得自己已经没有脸面再来见桑松了,如今还在这里或许是因为自己确实放心不下这个人。
虽然这个人说话难听还横冲直撞,但是自己无论如何都放心不下更放不下他。

吟游诗人终归还是没有触碰那张并不安稳的睡颜,而是拿起琴,缓缓拨动琴弦弹奏了一首温柔舒缓的乐曲。
如同在梦境中听到了一般,枪术师的眉头稍微舒展了些。似乎在长久以来的难过中,终于寻找到了一丝慰藉。


桑松总算睡醒时天已经亮了,身边只有迷迷糊糊的莫古查。虽然前夜只是蜷成一团勉强入睡,但久违的好梦却让他睡得不错。

“早安……”用一样透着迷糊的声音开口,桑松坐起身,“咦,昨天没有叫我吗?”
“莫古看你实在是太累了库啵!所以莫古就直接守夜了库啵……”

莫古查看上去有些紧张。大概是因为自己也还迷迷糊糊的,桑松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谢谢……”他站起身伸了个腰,“时间不早了,先回莫古力之家吧。”


收到联络的光之战士抵达莫古力之家时桑松和莫古查也刚到。留着柔软白发的护月之民抖了抖耳朵,似乎并不对他们没有找到吉德洛这件事感到意外。
在桑松提出就三个人去寻找终焉的战歌时莫格罗特也没有拒绝,互相交换了情报之后他们推断终焉的战歌就在阿巴拉提亚云海。

“我们就以获得了情报的名义返回格里达尼亚吧。在那里我会申请让双蛇党为我们准备飞空艇!那么我就在格里达尼亚飞艇坪等你们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桑松就离开。在跟着提起满满干劲的正牙尉离开之前莫格罗特被莫古查叫住,白猫又抖了抖耳朵,回头望向他。

“嗯?什么事。”
“莫古想要偷偷告诉你一件事库啵。其实莫古已经找到吉德洛了库啵……”

龟田
莫古查:“好好听的曲子啊库啵!...

莫古查:“好好听的曲子啊库啵!这是吉德洛新作的曲子么库啵?”

吉德洛:“这是我想着面前的人所创作出来的恋歌”

桑松:“…………”


站在远处的阿光:“5.0就去结婚吧你们”

莫古查:“好好听的曲子啊库啵!这是吉德洛新作的曲子么库啵?”

吉德洛:“这是我想着面前的人所创作出来的恋歌”

桑松:“…………”


站在远处的阿光:“5.0就去结婚吧你们”

烟云岛屿

【CP23/A15】蜜汁烤肉摊-部分摊宣

说是部分,是只有我的部分啦!


双日在A15 蜜汁烤肉摊
FF14 奥尔光乙女本《在人间》
APH 和锐的独伊合志《RE+CORD》
APH 独伊个人本《以梦为枕》

无料
FF14 诗人组 吉德洛x桑松《大地神的抒情恋歌》
FF14 泽菲光乙女本《碎心》(60P+)
无料仅限同好交换或者亲友投喂()

我们摊子上还有ES和凹凸,欢迎来玩啊!



说是部分,是只有我的部分啦!


双日在A15 蜜汁烤肉摊
FF14 奥尔光乙女本《在人间》
APH 和锐的独伊合志《RE+CORD》
APH 独伊个人本《以梦为枕》

无料
FF14 诗人组 吉德洛x桑松《大地神的抒情恋歌》
FF14 泽菲光乙女本《碎心》(60P+)
无料仅限同好交换或者亲友投喂()

我们摊子上还有ES和凹凸,欢迎来玩啊!

熬不了夜


先放左上右上左下右下护法伪造出与tag无关的景象吓退一些人(诶


我其实挺少放游戏截图的,但是诗人组这对太真了,真到我流泪。


我是诗人职业任务视频通关选手,嘴上说这对我死磕到底其实今天才52级(....)


接了50级职业任务,预想中一样碰到了这位嫩小伙

我:他好嫩啊(变态发言)

朋友:???怎么跟我见的不一样

我:滤镜,照亮你的美


桑松是超有礼貌的好小伙子,一出来就和和气气的对光呆问好+流露好感,本光之跑腿超爽der。


因为我是拉拉肥,所以凑近说话的时候,桑松得低头看着光呆,但是军队衣服遮住嘴巴了wwww加上人男纯真的眼神真的很恶意卖萌wwww


然后是喜...


先放左上右上左下右下护法伪造出与tag无关的景象吓退一些人(诶


我其实挺少放游戏截图的,但是诗人组这对太真了,真到我流泪。


我是诗人职业任务视频通关选手,嘴上说这对我死磕到底其实今天才52级(....)


接了50级职业任务,预想中一样碰到了这位嫩小伙

我:他好嫩啊(变态发言)

朋友:???怎么跟我见的不一样

我:滤镜,照亮你的美


桑松是超有礼貌的好小伙子,一出来就和和气气的对光呆问好+流露好感,本光之跑腿超爽der。



因为我是拉拉肥,所以凑近说话的时候,桑松得低头看着光呆,但是军队衣服遮住嘴巴了wwww加上人男纯真的眼神真的很恶意卖萌wwww


然后是喜闻乐见的吉德洛出场

因为进了动画才发现他是在这里面初登场的

本光之痴汉立断关闭游戏窗口

ff14启动!

最高画质设定变更!

Reshade开启!


...


...


...




......


对不起按错时机了



(请各位吉德洛沼友自动过滤莫古力)

我:他好帅啊(痴汉发言)

然后朋友さん就没有回复了wwwwwwww

没有回复了wwwwwwwww



所以你们这种情侣吵架既视感是怎么回事,快给我滚床上去和好啦!!

(诶



带着一脸姨母笑(光 之 战 士 人 设 崩 坏)我继续把剧情点过去了






然后收获了两张回想cg(f f 1 4 g a l 说)


没事小情侣的感情历程总是跌宕起伏的嘛我懂得。


在英雄救美(母 肥 双 性 说)之后



我:???你们怎么背着我就结婚了(cp滤镜过载过热警告)





一边吼着我不吃狗粮一边笑着拍结婚照的光战是屑(笑)



这里增加real度

原本想拍的是并肩的感觉

但是看到桑松低头看光呆的样子超可爱决定还是拍偷瞄

然鹅

进入观景模式卡出桑松偷瞄吉德洛的动作之后,才发现吉德洛根本不用卡动作


因为这人无法选中但是是真真的在瞄桑松




看图说话


狗粮真香


50级之前的好导师让泰尔在我们三人(ん?)启程前送了一句话


诗人组 isssss reallllll————~!!!!(破音)




到了雪都,换了衣服,情侣款,很真(强行)


为什么你们换衣服比光呆换幻化换的还勤

但是吉德洛这个挑染,是真的骚,还和背景色调配得要死

.......kuso这个充满魅力的男精


光呆被库尔扎斯的寒风吹得被嘴里的狗粮噎住了,耻辱下线。(别信)


顺便附上风情怪2hit




安年

诗人领到赋诗套了!开心!

我现在开游戏的动力就是肝到小基佬他们的诗人组的特职任务😂诗人组真好吃.真的没有人一起来磕这对吗?

我现在开游戏的动力就是肝到小基佬他们的诗人组的特职任务😂诗人组真好吃.真的没有人一起来磕这对吗?

雪屋诗话

【诗人组】吟游诗人的叙事谣

是写的约稿


是写的约稿



烟云岛屿

『FF14/诗人组』大地神的抒情恋歌

CP:吉德洛/桑松 

Author:糊冷冷 

Rating:G

Summary: “光,请你教我唱情歌。” 

Warning:第一次写诗人组,XJB乱写,我好喜欢吉德洛(。)光第一视角吃狗粮(。) 


我这几天都觉得烦透了。 

“我怎么可能会写情歌啦?”我一万遍地对跟在我身后的某位精灵族吟游诗人强调,“我没有经验,一点都没有的。” 

“你不要讲得那么大声啦!”吉德洛来回张望着,周围人来人往的,我们走在米凯特露天剧场边上的小路上。 

“……为什么要我帮你追女孩子啊?而且我觉得你应该很擅...

CP:吉德洛/桑松 

Author:糊冷冷 

Rating:G

Summary: “光,请你教我唱情歌。” 

Warning:第一次写诗人组,XJB乱写,我好喜欢吉德洛(。)光第一视角吃狗粮(。) 

 

我这几天都觉得烦透了。 

“我怎么可能会写情歌啦?”我一万遍地对跟在我身后的某位精灵族吟游诗人强调,“我没有经验,一点都没有的。” 

“你不要讲得那么大声啦!”吉德洛来回张望着,周围人来人往的,我们走在米凯特露天剧场边上的小路上。 

“……为什么要我帮你追女孩子啊?而且我觉得你应该很擅长这些才是,”我抱着手臂,“送送花啊,讲讲情话啊,而且就算是唱一首情歌对你来说也不难吧……” 

吉德洛站住了,他摸了摸脸,好像是有点害羞的样子,这让我非常不可思议。接着他稍稍弯下了腰,用只有我们两个才能听到的声音说:“不是女孩子。” 

“不是女孩子不是更好了吗?女孩子多麻烦啊,”我一时之间没领会过来,等我反应过来时,周围的路人大概都听到了我的声音,“你!告!诉!我!你!喜!欢!男!人?” 

吉德洛捂住了脸,对着来往的路人摆摆手:“我和她不认识。” 

我抓着吉德洛的袖子:“???” 

 

“……不会是我想的那个人吧?” 

“大概就是你想的那个人吧?” 

“天呐,为什么我一点都看不出来。” 

“看不出来才好呀。” 

“……你们给都是这样的吗?深藏不露。” 

“我觉得我不是给。” 

“你喜欢沃尔赛勒,沃尔赛勒是个男的,你告诉我你不是给?……难道沃尔赛勒是女孩子?” 

“……” 

“他不会真的是女孩子吧?” 

“不是他!!!” 

“啊啊啊?那是谁!” 

“是、是桑松啦!光!你真是太不解风情了!!!” 

 

我此刻坐在魔女咖啡馆的角落,吉德洛端着两杯咖啡走了过来,我们两个脸色都不是特别好看。 

“……理解了。”我认真地叹气。 

“你理解什么了?”吉德洛揉了揉他疑似烟熏妆的眼角。 

“理解你为什么喜欢桑松不喜欢沃尔塞勒啊!”我接过吉德洛递过来的咖啡,“……我朋友,黑猫,诗人,最喜欢龙骑士了!尽管桑松现在还是个枪术师!” 

“……哎,跟他用什么武器没有关系的,”吉德洛露出一个堪称灿烂的微笑,“光理解错了哦。”

“行吧,可是就算你跟我说了你苦恋的对象,我也不知道情歌该怎么唱啊?”我喝下一口咖啡,“情歌就跟战歌一样,都是没办法由依样画葫芦地唱出来吧……那样的战歌没有力量,那样的情歌也不够有诚意。” 

“一般的情歌都唱对方的美貌如蔷薇艳丽,或者热烈如同盛夏,清纯如同白山茶,又或者称赞温柔善良,称赞对方俏皮得像石榴树上尖尖的花蕾,”吉德洛一一道来,尽管他对世间的情歌如数家珍,面上仍流露苦恼,“我以前还听说过有人称赞恋人是月亮,而他是山林,被一缕月光照亮。” 

“这不是挺有经验的嘛,听得我都要心动了,”我啧啧称奇,“你怎么这么熟练的?” 

“可是桑松他不是任何的那些蔷薇、山茶、盛夏或者月亮。”吉德洛的眼睛都闪烁着太阳海岸日头下沙子的光芒。 

“……哎?”我支着下巴,不是特别理解。 

“没想到万能的光也没办法解决我的问题啊。”吉德洛有些懊恼地叹了口气。 

“你就不能直接把这些话对他说吗?”我掰着手指头说道,“桑松呀,你不是妍丽的蔷薇,也不是清纯的白山茶,不是盛夏,不是月光……你、你是……哎,他在你心里是什么?”我歪了歪脑袋,吉德洛看着我,顺手就撸了一把我毛茸茸的耳朵。 

“光!谢谢你!”吉德洛又撸了一把,我来不及抗议,他抱着他的弓箭就匆匆跑走了。 

“等等啊,你钱还没付啊?”我差点被咖啡呛到,可是哪里还有吉德洛的影子。 

啊,不愧是会唱速行歌的诗人呢。 

“我请你,作为交换,来跟我讲故事吧。”我身边坐下了一位年轻美丽的女性精灵,缪恩正笑眯眯地望着我。 

 

隔日的双蛇党总部门口。 

“动啊,吉德洛,你为什么不动?” 

“不要停下来啊吉德洛(指追求桑松)” 

我躲在树丛里,还戴了绿色的护目镜,身边站着假装在等人的缪恩。 

“他昨天半夜敲门,跟我说他连夜写了情歌,准备今天告白来着……可是他躲在对面干嘛?”我顶着和吉德洛差不多效果的黑眼圈,抱怨道,“歌呢?歌呢?” 

 

桑松大约在和沃尔塞勒谈论公事,表情严肃。就在我要睡着的时候,吉德洛终于要行动了。 

“我喜欢你!”吉德洛拿着一大束鲜花塞到了桑松……边上的沃尔塞勒的怀里。 

“???我有喜欢的人了!是女孩!”沃尔塞勒吓了一跳。 

吉德洛把自己埋在花的身后,发现这个高度不大对,等他从花里抬起头时,他吓得比沃尔塞勒还厉害。 

“等等,不是你!”吉德洛把花抢了回来,塞到了另一位正确的当事人的手里。 

“啊?”懵逼状态的桑松抱着花歪了歪头。 

“和我一起开创格里达尼亚的未来吧!”吉德洛红着脸,大声说,“我不会再给其他人唱抒情的恋歌了。” 

“啊啊啊?”桑松整个人呆住了,周围冒出来的粉色花花简直要把他们两个包围了。 

“这首‘大地神的抒情恋歌’,”吉德洛拿出他的武器,也是他的乐器,亦是他的另一颗心,弹出心弦上的歌,“请你收下吧!” 

 

格里达尼亚的风儿呀 

见证我的歌儿 

都唱出我的心 

你不像蔷薇儿艳丽可我喜欢你 

你不像山茶花雪白可我喜欢你 

你不像盛夏你不像月光 

你不像任何的情歌 

可我喜欢你 

 

桑松抱着花,捂着通红的脸,踩了唱完歌眼睛闪闪发光的吉德洛一脚,那力度我觉得不比基拉巴尼亚的浮蝶来得重些。 

吉德洛的笑容比和风流地盛夏的日光还要绚烂。 

 

“是女主呢。”缪恩拍了拍我的肩膀。 

“是女主呢。”我握住了缪恩的手。 

“是女主呢。”不知道什么时候沃尔塞勒也来到了我的身边,还拿走了我的护目镜给自己戴上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