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诗刊

323浏览    17参与
新页
新页
述一诗选丨诗地

述一的诗丨哭


我在寂静里放声大哭
空空的哭声
仿佛空空的寂寞

哭声打着灯光向黎明
哭声躺进身体
招引灵魂

作于2018年10月8日
北京丰台轩辕楼东书房


我在寂静里放声大哭
空空的哭声
仿佛空空的寂寞

哭声打着灯光向黎明
哭声躺进身体
招引灵魂

作于2018年10月8日
北京丰台轩辕楼东书房

述一诗选丨诗地

述一的诗丨墨鱼儿

墨鱼儿


灯照入黑夜,还是

黑夜投进水晶样的寂寞

我在用心认两瓣唇

吐出墨鱼儿的词,抛给


一段恋情,非梦

摊开在白纸上,非诗

写进折扇里,是唇

在亲吻另一个灵魂


夜更深,一阵小风儿

抖落太多往日,精致小玩意

玫瑰枯萎的余香


饮下白水,星光凋谢

凋谢苍茫的日子

灵魂的墨鱼儿


作于2011年2月24日

山西太原干打垒静草书房


墨鱼儿


 

灯照入黑夜,还是

黑夜投进水晶样的寂寞

我在用心认两瓣唇

吐出墨鱼儿的词,抛给

 

一段恋情,非梦

摊开在白纸上,非诗

写进折扇里,是唇

在亲吻另一个灵魂

 

夜更深,一阵小风儿

抖落太多往日,精致小玩意

玫瑰枯萎的余香

 

饮下白水,星光凋谢

凋谢苍茫的日子

灵魂的墨鱼儿

 

作于2011年2月24日

山西太原干打垒静草书房



述一诗选丨诗地

述一的诗丨藏品

藏品

银丝的锦布帘盖住你
是你还是我的青春?
坐在堂屋
入室不说话
请你喝茶、饮酒
不说话,却像微风翻动

 
石头的镜子照见你
是你还是我的青春?
刻痕结了痂,血不说话
窗外的树是你,雨也是你
银丝的锦布帘盖住你
 
作于2006年3月18日
鲁西北付家河果园老屋


藏品
 
 
银丝的锦布帘盖住你
是你还是我的青春?
坐在堂屋
入室不说话
请你喝茶、饮酒
不说话,却像微风翻动

 
石头的镜子照见你
是你还是我的青春?
刻痕结了痂,血不说话
窗外的树是你,雨也是你
银丝的锦布帘盖住你
 
作于2006年3月18日
鲁西北付家河果园老屋



述一诗选丨诗地

述一的诗丨砍柴为生

砍柴为生

白瓷碗里盛着水

端在手上

呈现出风的波纹

我渴望水

我想做一个砍柴的人

当水轻轻流过我的喉咙

我就砍柴为生

在枝条和藤蔓的小路上

我和它们交谈

愉快地收获它们的身体

镰刀的锋利

像水划过它们的渴望

瓮里盛着一家人的用水

现在它满满的

鸽子绕着它低声咕噜

母亲在喂鸡

父亲在垒墙

两只小鸭子摇摇晃晃摆出大脚蹼

妹妹放学归来

用狗尾草在地上写字

两只辨子像拨浪鼓

敲响天空的鼓面

有时她趴在坑沿上

仿佛倾听家园的流水声

白瓷碗给我端来清凉的夜

柴木在灶堂里哔啵歌唱

我就这样以砍柴为生

水一样的生活围绕着我的

家园

作于2018年9月...

砍柴为生


白瓷碗里盛着水

端在手上

呈现出风的波纹

我渴望水

我想做一个砍柴的人

当水轻轻流过我的喉咙

我就砍柴为生

在枝条和藤蔓的小路上

我和它们交谈

愉快地收获它们的身体

镰刀的锋利

像水划过它们的渴望

瓮里盛着一家人的用水

现在它满满的

鸽子绕着它低声咕噜

母亲在喂鸡

父亲在垒墙

两只小鸭子摇摇晃晃摆出大脚蹼

妹妹放学归来

用狗尾草在地上写字

两只辨子像拨浪鼓

敲响天空的鼓面

有时她趴在坑沿上

仿佛倾听家园的流水声

白瓷碗给我端来清凉的夜

柴木在灶堂里哔啵歌唱

我就这样以砍柴为生

水一样的生活围绕着我的

家园

作于2018年9月1日

北京丰台轩辕楼东书房

豆本豆豆乳
一花一世界。♬红莲花诗刊

一花一世界。
♬红莲花诗刊

一花一世界。
♬红莲花诗刊

yangguangfu.2007

《感于诗刊热推余秀华的部分烂诗》

《感于诗刊热推余秀华的部分烂诗》

淫词秽调也称诗,
马首偏偏赞入时。
堪叹群才皆自傻,
何妨个个效东施。

《诗刊》微信平台

    公然称赞“狗日的”骂人“诗”、作为中国诗歌的权威与马首,《诗刊》此举会给诗坛一个什么样的信息?...

《感于诗刊热推余秀华的部分烂诗》

淫词秽调也称诗,
马首偏偏赞入时。
堪叹群才皆自傻,
何妨个个效东施。

《诗刊》微信平台

    公然称赞“狗日的”骂人“诗”、作为中国诗歌的权威与马首,《诗刊》此举会给诗坛一个什么样的信息?


                                                                      相关链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ea2fcf0102vigg.html
毛三

寄诗记

    终于偷得一点时间,下午将新近创作完成、备受赵老师认可且肯定的500行长诗《迷失的家园》寄出,收稿者分别是赵老师推荐的《诗刊》社的杨志学老师、《中国诗人》社的张立群老师,惶惶然等待判决的消息。

    记之。

    终于偷得一点时间,下午将新近创作完成、备受赵老师认可且肯定的500行长诗《迷失的家园》寄出,收稿者分别是赵老师推荐的《诗刊》社的杨志学老师、《中国诗人》社的张立群老师,惶惶然等待判决的消息。

    记之。

祁山龙

《甘肃诗人》丛刊封面展示

《甘肃诗人》丛刊封面展示

 



《甘肃诗人》丛刊征稿启示:

 

   《甘肃诗人》丛刊,是西北文学网甘肃诗人论坛的专业诗歌大型刊物,印刷精美,由专业的出版公司出版发行,吸引了国内知名学者,诗人加盟,甘肃诗人高平等著名诗人也欣然为诗刊题辞,诗刊有专门的编辑队伍,专业的论坛编辑,专业的管理团队。力争将诗刊办成一流的诗歌期刊。网刊在一起写期刊频道评为优秀期刊,电子杂志也被多次收藏。现诚征诗歌稿件:栏目设置:卷首大作,诗坛三人行,现代诗方阵;甘肃诗群,女性专栏,网络选诗,译诗之窗,诗人访谈,名家谈诗等二十多个。投稿:甘肃诗人论坛:http://...

《甘肃诗人》丛刊封面展示

 

《甘肃诗人》丛刊封面展示

《甘肃诗人》丛刊征稿启示:

 

   《甘肃诗人》丛刊,是西北文学网甘肃诗人论坛的专业诗歌大型刊物,印刷精美,由专业的出版公司出版发行,吸引了国内知名学者,诗人加盟,甘肃诗人高平等著名诗人也欣然为诗刊题辞,诗刊有专门的编辑队伍,专业的论坛编辑,专业的管理团队。力争将诗刊办成一流的诗歌期刊。网刊在一起写期刊频道评为优秀期刊,电子杂志也被多次收藏。现诚征诗歌稿件:栏目设置:卷首大作,诗坛三人行,现代诗方阵;甘肃诗群,女性专栏,网络选诗,译诗之窗,诗人访谈,名家谈诗等二十多个。投稿:甘肃诗人论坛:http://gansushiren.5d6d.com/bbs.php
主编邮箱:
925024603@qq.com

syw8@vip.qq.com

祁山龙

全国诗刊投稿信箱,祁山龙呕血奉献



















全国诗刊投稿信箱,祁山龙呕血奉献

全国诗刊投稿信箱,祁山龙呕血奉献

全国诗刊投稿信箱,祁山龙呕血奉献

全国诗刊投稿信箱,祁山龙呕血奉献

全国诗刊投稿信箱,祁山龙呕血奉献

全国诗刊投稿信箱,祁山龙呕血奉献

全国诗刊投稿信箱,祁山龙呕血奉献

全国诗刊投稿信箱,祁山龙呕血奉献



祁山龙

礼县作家诗人联盟电子特刊出刊

由本博博主倾情打造的《腾飞诗刊——礼县作家诗人联盟电子特刊》出炉,诗刊囊括了礼县优秀诗人的作品,及优美散文,制作精良,是不可多得的阅读与收藏的电子期刊,也是研究礼县地域文化不可或缺重要资料。

由本博博主倾情打造的《腾飞诗刊——礼县作家诗人联盟电子特刊》出炉,诗刊囊括了礼县优秀诗人的作品,及优美散文,制作精良,是不可多得的阅读与收藏的电子期刊,也是研究礼县地域文化不可或缺重要资料。

礼县作家诗人联盟电子特刊出刊

痴肥壹枚

中国式民刊 写在《2009中国诗歌民刊年选》出版之际

中国式民刊
                             ——写在《2009中国诗歌民刊年选》出版之际

                             文/安琪...

中国式民刊
                             ——写在《2009中国诗歌民刊年选》出版之际

                             文/安琪



    “中国式”作为定语成为近些年的一个流行语汇其原因在于它微妙的特指意义,也就是,在它后面紧随着的那个词组因为置身“中国”而有了与置身“他国”不一样的象征体系和情绪表象,譬如“中国式秘书”之“秘书”原本指的是“为政府部门及高级官员提供辅助服务的公职人员”,而一旦冠上“中国式”便有了意味深长的暧昧认定:谁都知道它显在的“辅助”后面隐在的权利!当然,这里的“谁”也必须是“中国式”的也就是,只有中国人才知道“秘书”意味着什么。你向一个老外介绍这人是市长秘书和向一个中国人介绍所获得的回敬表情将是大不相同的,这种因成长环境的濡染而慢慢渗透入一个人的价值判断显然也很“中国式”。

    同理,当你拿着一本诗歌读物向一个老外和一个中国人说这是“民刊”时,所获得的回敬表情也将是大不相同的,后者将毫不惊讶于他/她耳朵里所接受的“民刊”概念而前者则不免好奇追问“什么是民刊”?这时你就要向他/她解释“民刊就是没有书号的诗人群体自筹资金自行印制的诗歌读物”,如果此时前者继续追问“为什么没有书号”时你就将继续解释“因为书号很贵很不好拿”,如果前者继续追问“怎么个贵法,为什么不好拿”时你就将发现你已变成这个体制某些规章制度的解释者而事实上你根本解释不了这个体制的某些规章制度。这个时候你最好用如下方式解决前者的好奇,你要说:“这就是中国式”。

    诗歌界的民刊现象既体现了中国式出版体制的强悍亦即他的书号垄断性质及由此垄断所造成的高额出版费用,也反映了该体制一步步走向的宽容:只要不对国家意识形态构成威胁,诗人们乐意自己花钱玩个高兴那也无妨。对比民刊源头《今天》的诞生及其遭遇的波折,我们就得承认,中国的出版体制毕竟在一天天走向开明和宽容。“民刊”的存在是诗人极端个性和自由意志的形式外化,我们从未听过或见过小说界、散文界有民刊一说,只有在诗歌界(也只有在诗歌界!),民刊才有它广大的生生不息的培植土壤和传播风气,民刊就像诗人间秘密的接头暗号或相逢的一笑和抱手的一拳,诗人们藉此有了行走天涯的剑与豪情。

    刘波博士在《网络时代的诗歌民刊》一文中如此写到“学术界曾经有这样的说法:中国当代先锋诗歌史,从某种程度上说,就是一部民刊史。……民刊的传统已深入人心,无可替代。它虽是一个时代的特殊产物,却影响了几代人的诗歌写作。”关于“民刊”之于中国新诗的历史意义论者众多,本文不拟复述。本文只想对《2009中国诗歌民刊年选》的出版做一个简短的推介,在年度出版物已成集团力量纷涌在岁末年初的图书市场的今天,诗歌爱好者遗憾地发现,民刊这块居然空缺。这空缺如今被一个叫吴谨程的福建诗人看见了,于是他给了这看见一个结果——《2009中国诗歌民刊年选》的出版!

    我感觉吴谨程似乎想给中国首部年度民刊诗歌一个无限大的空间,他基本上把2009年能搜罗到的民间诗刊都搜罗进去了,更准确地说,他基本上把2009年能搜罗到的民间诗刊上的诗人都搜罗进去了,于是我们来到了一个巨大的民刊农贸市场,看见铺展在地上的一份份民刊和一个个诗人及他们名下的一首首诗作所构成的一个热气腾腾的2009诗歌现场,这是一个有趣的展示:在一片眼花缭乱中,每个人首先找的第一个目标只能是自己的名字。一定是这样的!因为——

    这是中国式民刊和它的中国式年度展示!

    无论如何,必须祝福它,一切为诗歌做事的人,一切与诗歌有关的事,都值得祝福!



                                                          2010年2月26日,北京。

痴肥壹枚

2009年07月02日

《聊斋》诗刊夏季号(创刊号)目录
封二:影像斋主
编前语   
让诗歌回到“无用”价值                  王西平          
推荐诗人:
阿翔的诗(20首)             阿翔
危险的炼金术——阿翔诗歌臆读        张德明
中国诗典:
张作梗的诗                 ...

《聊斋》诗刊夏季号(创刊号)目录
封二:影像斋主
编前语   
让诗歌回到“无用”价值                  王西平          
推荐诗人:
阿翔的诗(20首)             阿翔
危险的炼金术——阿翔诗歌臆读        张德明
中国诗典:
张作梗的诗                                  张作梗
李飞俊的诗                                  李飞俊
左岸的诗                                    左岸
晓川的诗                                    晓川
远洋的诗                                    远洋
王九城的诗                                  王九城
开核现场:
王西平的诗                                  王西平
计生贤的诗                                  计生贤
张伟的诗                                    张伟
高杲的诗                                    高杲
原音阵地:
一度的诗                                     一度
严正的诗                                     严正
蒙晦的诗                                     蒙晦
杜撰的诗                                     杜撰
涂灵的诗                                     涂灵
八零的诗                                     八零
若非的诗                                     若非
秀水的诗                                     秀水
赵雅君的诗                                   赵雅君
陈宗华的诗                                   陈宗华
张侗的诗                                     张侗
知闲的诗                                     知闲
旱子的诗                                     旱子
林溪的诗                                     林溪
晴宝儿的诗                                   晴宝儿
李哲夫的诗                                   李哲夫
镜哥哥的诗                                     镜哥哥
宁夏新锐:
阿尔的诗                                       阿尔
穹宇的诗                                       穹宇
屈子信的诗                                     屈子信
谢瑞的诗                                       谢瑞
刘学军的诗                                     刘学军
张虎强的诗                                     张虎强
黑马王子的诗                                   黑马王子
丁壬甲的诗                                     丁壬甲
苏恒稼的诗                                     苏恒稼
开核论坛:
浓浓诗意里人性的光辉
——熊焱诗歌印象                               子墨
聊斋笔记
聊斋诗会不完全档案                             张伟
陪着诗歌练剧本                                 
——诗歌剧《我要走》排练纪实                   高杲     
皮影:挥不去的“土诗”                         王阿西
茶言茶语                                       陈小秋
文化收藏:
浅谈陈现场书法作品                             伯平
陈现场书法欣赏
聊斋吧台
封三:袁小楼油画欣赏
主管单位:银川市诗歌协会
主办单位:开核诗社 《聊斋》诗刊编辑部
协办单位:聊斋文化茶楼 开核诗剧团 
网络支持:原音文化艺术网 
名誉顾问:阿尔(宁夏)
名誉主编:贺兰山
主编:王西平
副主编:计生贤 张伟
编辑部主任:高杲
封面设计:赵晓
版式设计:
地址:银川市兴庆区西桥南巷12号
邮编:750001
电话:13895609760
投稿邮箱:kaihebjb2009@163.com
主编信箱:wangxipin1980@163.com
开核诗社QQ群:55145436
聊斋文化茶楼QQ群:50968793
《聊斋》诗刊博客群:http://q.blog.sina.com.cn/kaiheshishe投稿论坛http://x.5100.cc/bbs/index.asp?boardid=61
印刷:银川市兴庆印刷厂
定价:10元
出版日期:2009年7月15日
说明:
1、2009年7月中旬出版
2、以最终出版目录为准
3、没有稿费,作者免费寄送一本样刊
4、阅读或收藏,请邮购,每本10元
5、请入选作者在投稿论坛留地址
6、此目录自公布之日起,接受监督,要求换稿、撤稿者请尽快与主编联系,一个星期后不授理。

墨卿

日记 [2008年12月27日]

访诗人流沙河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余宁 段泽林 邓风  

   在成都闹市区大慈寺的茶室里,随着四杯竹叶青慢慢泡起,喧嚣也渐渐散去。虽然已经77岁,但流沙河的思维依然清晰,在他那带着浓重川音的幽默话语中,我们展开了对他的采访。 

记者:1957年您参与创办《星星》诗刊,并发表散文诗《草木篇》,由此为诗界、文学界瞩目。但《草木篇》不久就遭到公开批判,您也从此时戴上“右派”的帽子,并且一戴就是20年。现在,改革开放已经进行了30年,您怎样看待那段人生经历? 
流沙河:我是1957...

访诗人流沙河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余宁 段泽林 邓风  

   在成都闹市区大慈寺的茶室里,随着四杯竹叶青慢慢泡起,喧嚣也渐渐散去。虽然已经77岁,但流沙河的思维依然清晰,在他那带着浓重川音的幽默话语中,我们展开了对他的采访。 

记者:1957年您参与创办《星星》诗刊,并发表散文诗《草木篇》,由此为诗界、文学界瞩目。但《草木篇》不久就遭到公开批判,您也从此时戴上“右派”的帽子,并且一戴就是20年。现在,改革开放已经进行了30年,您怎样看待那段人生经历? 
流沙河:我是1957年26岁的时候因创作《草木篇》受到批判,接着不久成为全国著名的大“右派”。但我没有受过太多的批斗,没有坐过监狱,也没有去劳改。刚当了“右派”之后,就到四川省文联的农场去干活,那里没有很繁重的活。三年之后又去了四川省文联的图书资料室管理报纸,在那里支了一张床,住了下来。当时资料室的书库里有很多书,都是属于“封资修”一类的禁书,不准摆出来。我在书库里过得非常安稳,每天忙着自己的事情,看着自己喜欢的书。 

1966年“文革”爆发后,就有人向四川省文联提出质问,你们为啥子把一个大“右派”留在机关里管报纸。文联领导一看,赶紧让我回了老家进行劳动改造。我的老家是一个小镇,现在属于成都市的一个区,原来是金堂县的县城所在。在那里我呆了12年,前6年是锯木头,把很粗的木头锯成木板。后来我身体不太好,就向管我的人提出请求,于是开始做木箱。这种木箱是用来装锉刀的,一个木箱平均要装几十把,所以要求钉得很结实。因此,我要在每一个木箱上钉140多个钉子。我在家乡的时候,每天早上需要很早就出去劳动,不敢有一点懒惰。当时镇子里的革命群众,看见我每天很早就背着一个大背筐,牵着孩子去干活,认为我这个大“右派”每天都在认真劳动,所以也就没有为难我,批斗我。很早被定为“右派”,救了我,也救了别人。要是我没有被打倒,成为“造反派”,肯定比别人整我还要狠。 

记者:您被定为“右派”20年后得到平反。这样漫长的时间,是什么支撑您走过来的? 
流沙河:1978年国家对最后一批“右派”分子摘帽子,我这顶帽子一直戴了20年。但准确地说不到20年,是20年还差五六个小时。1958年5月6日,我被宣布开除公职,留机关监督劳动,戴上“右派”的帽子。1978年5月6日,我摘下帽子。不过戴上帽子是下午三点多,而摘除帽子是在早上九点多。 

许多事情是预料不到的,如果在1958年我戴上“右派”帽子的时候有冥冥之神告诉我,流沙河,你这个帽子要带整整20年,那我就没有勇气活下去。20年,好漫长呦,所以不知道反而好一些。我有一个爱好,就是读书,一切书我都爱读。上世纪50年代,我钻研《说文解字》,当了“右派”后又开始钻研《诗经》、《楚辞》、《庄子》。后来书被抄家抄光了,没有书读了,那真是苦。平反后回到四川省文联的第二天,我就赶快跑到机关图书资料室,在书架上找书看,发现好多书都没得喽。突然看到了一本书,拿在手里一翻,发现书后面借书的卡片上面写着自己的名字,很感慨。可以说书不仅充实了我,而且挽救了我。那个时候,我读了很多书。这个习惯一直坚持到现在。 

记者:上世纪80年代初,诗歌非常受欢迎,涌现了很多诗歌作者和诗歌刊物,您也在这个时期重新开始创作,并且创作了大量优秀作品。出现这种情况是和改革开放紧密联系在一起的。 
流沙河:是的。上世纪80年代初期,诗歌之所以那样受欢迎,是和当时的特殊环境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文化大革命让诗歌创作断了,而改革开放后,突然又可以写诗歌了,大家觉得很兴奋,而那个时候其他的新兴文艺形式还没有进来。就像人在黑房子里呆的时间长了,突然有一点娱乐活动,就会很受大家欢迎。而在上世纪80年代以后,有了电视等新的文艺形式,人们对诗歌的热情就慢慢衰退了,阅读的热情也慢慢衰退了。

记者:随着诗歌的受欢迎,出现了一些有影响的诗歌刊物,《星星》诗刊就是其中之一。 
流沙河:当时,诗歌类刊物很多。但是最有影响的是北京的《诗刊》,发行量很大,而《星星》诗刊有它的一半,最高时在五六万份左右。平反后,我回到四川省文联在《星星》诗刊做编辑。当时的主编是白航,他是一个很好的领导。他胸襟开阔,为人善良。当时编辑部里年纪大一些的编辑有几个,大都是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开始做编辑工作的,编辑任务比较重。白航就把本地区的一些喜欢诗歌写诗歌的年轻人请进编辑部做编辑,这样他们既可以协助做编辑工作,也可以提高自身的诗歌创作水平。那个时候大家工作很投入。白航能够包容别人的缺点,所以编辑部门的氛围非常好,这段时期也是我一生的工作生涯中感觉最好的时期,没有任何争斗,只有在那里认真工作。白航很信任大家,很多事情都放手让大家去做。那时候,在文联办公的大院子里,唯有《星星》编辑部里每天都是欢声笑语,来访者络绎不绝,他们有的是要把稿件亲自交给编辑,有的是专程来看看刊物的编辑,这些人有本地的,也有外省的。当年编辑部收到的稿件很多,每天都是两大麻袋。这些诗歌作品基本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表达对过去那个年代的反思,一类是表现对新时代的歌颂。每天大家的工作量很大,但都非常快活。我在星期天的时候还要工作,因为我除了阅读来稿,还负责一个专栏的写稿。这个时期新诗呈现出一个很活跃的景象,诗歌的热潮反映出了时代的剧烈变化。 

记者:《星星》诗刊在一段时期,有个比较鲜明的特色,就是开辟专栏介绍台湾诗歌,您由此和台湾诗人余光中认识,并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在您的眼中,余光中是一个怎样的人? 
流沙河:1982年,我在《星星》诗刊做编辑的时候,开辟了专栏来介绍台湾的诗歌,好多台湾的诗歌作者也把自己的作品寄过来,他们的诗歌写得很好。我非常喜欢余光中先生的诗歌,写了很多评析他诗歌的文章。余光中先生是教授,他创作诗歌都是利用业余时间。我在大陆很关注他,他在台湾和别人交谈的时候,也会常常说到我。我还给他写过信,他也给我回信。我和余光中先生第一次见面是在1993年,当时他是第一次到成都来。余光中先生平时的言行举止很保守,很稳重。但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和爱人到飞机场去接他,他很高兴,过来和我拥抱。余光中先生很严肃、很传统,不苟言笑,但他讲话很幽默诙谐,把别人逗笑了,他自己却不笑。他讲话的声音很低、很细,也没有手势,和大陆人讲话有很大区别。一看到他,就会想起小时候老师对我们的要求,端端正正地坐着。1993年后,我们的接触就频繁了。余光中先生到成都来,我就带他去吃成都的小吃。每次在一起,我和余光中先生说话,我的爱人和他的爱人讲。我们在一起说得最多的话题是古典诗词。 

记者:您曾经说过,您的作品不能算好诗歌,为什么会这样认为呢? 
流沙河:以前有出版社和我提过,希望我把自己的诗歌精选出版,我不同意,因为我不欣赏自己的诗歌。我的作品有几大缺点,首先是有极大地为政治服务的热情,其次是我的诗歌太重视普及了,写作的时候生怕别人看不懂。如果我的诗歌中有哪首稍微好一些的,也只适合朗诵,不能被别人细细琢磨。一首好的诗歌要能经得起人细细品味。这也是我后来不写诗歌的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热情转移了。有人说,流沙河,你的诗歌初中和高中课本中都有,这不就证明你的诗歌很好吗?实际上是因为我写得很浅,比较适合学生们阅读。如《那一只蟋蟀》运用了一些典故,显得有韵味一些,但语言还是不够精妙。 

记者:您慢慢停止诗歌创作后,开始把目光投向传统文化。 
流沙河:我已经好久没有和文学有关系了。在上世纪80年代,我还写过一点点诗,进入90年代后,写过讽刺性的《庄子现代版》、《Y先生语录》等作品,后来还写了一些杂文。现在所做的事情和文学相去甚远。目前我的主要工作是写书稿,还有两本书没有完成。一本是《解字》。《解字》研究的对象是比较常见的几百个汉字,准备把它们的甲骨文、金文、篆文等形态拉通来讲,例如这个字分解开是哪几个部分,起初的字义是怎样,形态怎样变化的等等。这本书讲究知识性、学问性。还有一本是庄子的演讲稿。在几十年前我就已经开始研究古典文学,那时候对《庄子》非常爱好。去年,我在成都图书馆开了《庄子》的讲座,每个月讲一节课。讲座很受欢迎,每次讲座的时候图书馆的座位都坐得满满的,大家都很专心地在那里听。现在我的眼睛不大好,不能连续工作两个小时以上。每次工作到一个多小时之后,我就找些别的事情做,比如,去超市买醋啊什么的,然后再回来写。我会抓紧时间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墨卿

他们是农民工 他们是诗人

 他们是农民工 他们是诗人

建筑工人写诗是为了排遣内心孤寂

  编者按:由深圳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和四川省作协《星星》诗刊发起的“全国首届大型农民工诗歌征文大奖赛”各大奖项即将揭晓。届时将颁出总额超过10万元的奖金和货真价实的深圳户口。《星星》诗刊主编梁平介绍,此次参赛作品的质量非常高,这些农民工诗人的情感甚至超过了不少专业诗人。记者电话采访了两位“民工诗人”,曾在北京打工的白连春和在深圳打工的钰涵,获知了他们与诗歌的特别故事。在他们心里,无论顺境还是逆境,诗歌都是温暖他们的一种力量。

    人生故事

  ...

 他们是农民工 他们是诗人

他们是农民工 他们是诗人

建筑工人写诗是为了排遣内心孤寂

  编者按:由深圳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和四川省作协《星星》诗刊发起的“全国首届大型农民工诗歌征文大奖赛”各大奖项即将揭晓。届时将颁出总额超过10万元的奖金和货真价实的深圳户口。《星星》诗刊主编梁平介绍,此次参赛作品的质量非常高,这些农民工诗人的情感甚至超过了不少专业诗人。记者电话采访了两位“民工诗人”,曾在北京打工的白连春和在深圳打工的钰涵,获知了他们与诗歌的特别故事。在他们心里,无论顺境还是逆境,诗歌都是温暖他们的一种力量。

    人生故事

    白连春:省下一元车票多了一首好诗

    (当记者拨通白连春的电话时,他正在泸州一家医院里输液。上个月他在北京觉得身体不适,每天咳嗽不止,因为没有医疗保险,在北京看病太贵,于是他回到老家,医生一检查才发现他病得不轻。白连春的声音听上去有些虚弱:“那段时间我一直以为是感冒发烧,可是总好不了,最后才发现我得的是肺结核和淋巴结核。”)

    在北京闯荡了10年,最后落得一身病,白连春解释,是那边过得不好,吃得也不好,“我曾经帮盗版书商做过校对,他们总是抽烟,在一间密不透风的小房子里,我被烟味熏得很难受。”在白连春断断续续的讲述中,一个打工仔为自己文学梦而奋斗的故事逐渐丰满起来。

    白连春已经43岁了,至今未婚。在北京除了当过校对,他还曾烧过锅炉,在公司食堂当厨师,那时他住在阴暗的地下室编织自己的理想。认识白连春的友人曾形容过他在北京闯荡时的穿着和打扮,“一副标准的农民打扮,寒酸,土气,看不出哪怕一丁点儿跟诗歌有关的东西。”白连春每天步行3小时上下班,他说:“那个地方没通地铁,就算是通了我也不愿花3元车票钱,别说地铁了,就是坐公车的1元钱我都舍不得花。”他去年一咬牙在大观园旁边买了套房,“38.8平方米的房子花了40多万,找银行贷的款。”白连春每月挣3000元,还房贷就要用去2500元,剩下500元生活费每一分钱都要掰成两半花。

    白连春的诗《我是一滴血燃烧在祖国的血管》正是有天早上他走路上班,沿着北京的护城河一路疾行时产生的灵感,“我看到河道忽然想到了血管,我本人也就是血管里的一滴血。”白连春现在上班的地方是《北京文学》杂志社,名义上是编辑,实际上还是临时工,单位没跟他签合同,也没有保险。

    白连春本来不知道“首届农民工诗歌大奖赛”,《星星》诗刊的一位编辑与他相熟,就强烈推荐他参赛,认为他完全有实力捧获最高2万元的奖金,这对他艰难的打工生活多少有些帮助。

  钰涵:一个残疾女工在唱歌

    (钰涵是来自四川自贡农村的打工妹,2岁时因患小儿麻痹症致残。6年前,她拄着拐杖来到深圳,在社会和身边人的平等、关爱和接纳中,她从一个普通的文员做到了公司管理层,一步步实现着人生价值,这次她为“首届农民工诗歌大奖赛”投来了《我渴望》、《流浪歌手》等几首参赛诗歌。)

    记者电话采访钰涵时,明显感到这是一个个性开朗阳光的女孩,她说:“我的人生曾因残缺充满苦难,同样因残缺而变得坚韧,让我对幸福有着更深的理解,对生活总是充满热爱和感恩。”她表示,自己的诗歌题材很关注和自己一样的打工者和底层人士,因为她的经历和他们有共鸣,“在深圳生活不易,必须要有理想才能坚持下去。

    钰涵说自己18岁就开始写诗,对文学有种懵懂的热爱,“当时我写诗更多是写给自己看,想起来就写几句。后来我拄着双拐去深圳打拼,来自现实的种种磨难让我的这种爱好几乎湮灭,很长一段时间我没有再动过笔。”通过多年的勤奋和努力,钰涵目前在深圳一家贸易公司上班,负责公司管理和财务审核,这份工作让很多在生产第一线劳作的打工者感到羡慕。钰涵认为自己最幸运的是遇到了一个好领导,“是她发现了我的才华,并鼓励我继续写诗。”钰涵很感激地说。

    钰涵的领导也是那家公司的老总,她是在深圳打拼多年的女强人,接触多了后钰涵才知道一个秘密,自己的“老板”此前居然还是四川小有名气的诗人。“她的笔名叫巴蚕,来深圳前在自贡师专当中文老师,专门从事诗歌创作。”前几年流行写博客,钰涵也开了一个在上面写些小诗,后来巴蚕无意中看到了钰涵的博客,对钰涵的诗歌大加赞赏,还对她说要写更有情感的诗,这次钰涵参加“首届农民工诗歌大奖赛”也是在巴蚕的鼓励下投稿的。
记者观察

    打工者说:写诗是为了排遣内心孤寂

    为什么现在有很多打工者如此热爱写诗?很多农民工兄弟姐妹白天挥汗如雨,夜里笔耕不辍,他们到底图个啥?民工写诗,是在孤独苦闷的时候自己对自己唱歌,那一首首如歌词般饱含情感的诗歌,其实就是他们内心流淌的旋律。白连春说:“我刚到北京的时候没什么朋友,也不爱出去逛,下班之后就呆在小地下室里写诗,因为那时太孤独了,这样是一种倾诉的方法。”后来他在《北京文学》当临时工编辑,认识了一帮写诗的农民工,然后大家经常聚在一起交流创作心得,他们提笔写诗的缘由其实都和白连春大同小异,这群人后来成了互相慰藉的挚友。钰涵也表示,农民工往往在异地奋斗,写诗能够缓解乡愁,排解苦闷。

    业内者说:他们让专业诗人不得不思考

    《星星》诗刊主编梁平说,“首届农民工诗歌大奖赛”启动4个月来,共收到了3000多人的2万多份诗稿,“这些诗歌的质量之高,让我感到特别惊讶。”他颇有感触地说,虽然这些作者中绝大多数都在为生计而奔波,可他们作品的情绪都很饱满,很少有悲观或怨天尤人的东西在里面。随后,梁平话锋一转说:“农民工诗歌中的真情实感也让我们专业诗人思考,因为很多专业诗人现在都比较漠视现实,创作出的东西还仅局限在自己的圈子里,没有反映出我们社会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次大奖赛的评委之一、《人民文学》主编李敬泽也感慨:“这里面有非常好的作品,而且这些作者的视野够全面,我看过后感到很兴奋。” 


朝阳说:为打工者说话,就是为我们的时代说话!在打工者的世界观里,我们不仅看到现实,更应该反省!专业不是为自己说话,更得为这些打工诗人说话。我们是否应该想着,我们今天住着的办公室,每一片砖瓦都有他们的手印,汗水,想着我们是否汗颜呢?我想过,我要去写出他们的生活,去诠释他们存在的价值!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