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诗歌

28万浏览    13.4万参与
安诗茶

我和这个世界不熟。这并非我安静的原因。
我依旧有很多问题,
问南方,问故里,问希望,问距离。
我和这个世界不熟。这并非我绝望的原因。
我依旧有很多热情,
给分开,给死亡,给昨天,给安寂。
我和这个世界不熟。这并非我虚假的原因。
我依旧有很多真诚,
离不开,放不下,活下去,爱得起。

我和这个世界不熟。这并非我安静的原因。
我依旧有很多问题,
问南方,问故里,问希望,问距离。
我和这个世界不熟。这并非我绝望的原因。
我依旧有很多热情,
给分开,给死亡,给昨天,给安寂。
我和这个世界不熟。这并非我虚假的原因。
我依旧有很多真诚,
离不开,放不下,活下去,爱得起。

司马健

郝大龙的诗《扫地舞》
年少,明媚,我和你
可巧在青梅竹马的小学相识。
破窗,砖地,同学们
都在认真打扫着这段小岁月。
你是组员,我也是组员,
我们在春光里大扫除。
你喊:饼!快来支簸箕!
我仰脸向上45°
看着暴土扬尘中的可爱姑娘,
我就是个支簸箕的孩。

大部分时间,脑子都是空白,
大步地在室内外狂奔,
转瞬就跑过了青春。
你已经是组长,我还是隔壁二班的组员,
路过,重逢,你我会心一笑,
你说:来,帮着支簸箕!
我俯下身,
听着你向同学描述我,
我就是个支簸箕的料。

人生苦短,爱恨情长。
前二十年,就像一段5分钟的片头,
精华伴随着美妙的音乐……
戛然而止的时候,无声的繁琐降临人间。
我们再没有机会见面,
回忆,总在暴土扬尘的时候...

郝大龙的诗《扫地舞》
年少,明媚,我和你
可巧在青梅竹马的小学相识。
破窗,砖地,同学们
都在认真打扫着这段小岁月。
你是组员,我也是组员,
我们在春光里大扫除。
你喊:饼!快来支簸箕!
我仰脸向上45°
看着暴土扬尘中的可爱姑娘,
我就是个支簸箕的孩。

大部分时间,脑子都是空白,
大步地在室内外狂奔,
转瞬就跑过了青春。
你已经是组长,我还是隔壁二班的组员,
路过,重逢,你我会心一笑,
你说:来,帮着支簸箕!
我俯下身,
听着你向同学描述我,
我就是个支簸箕的料。

人生苦短,爱恨情长。
前二十年,就像一段5分钟的片头,
精华伴随着美妙的音乐……
戛然而止的时候,无声的繁琐降临人间。
我们再没有机会见面,
回忆,总在暴土扬尘的时候精准地出现。
我不喜欢吸尘器,
我不愿意跟着高科技飞速前进,
我就是个支簸箕的命。

诗曰:
四宇红尘和暗尘,从来洒扫等闲人。
流光半束击风碎,旧梦纷杂惹泪痕。
苦短无方深体会,绵长有乐假还真?
千年总是悲离散,小子仍须试断魂。

mAcaRiA·舞

[闲到译诗]Emily Dickinson's death poems (4)

------

I died for Beauty -- but was scarce
Adjusted in the Tomb
When One who died for Truth, was lain
In an adjoining room --

He questioned softly "Why I failed"?
"For Beauty", I replied --
"And I -- for Truth -- The two are One --
We Brethren, are", He said --

And so, as Kinsmen...

------

I died for Beauty -- but was scarce
Adjusted in the Tomb
When One who died for Truth, was lain
In an adjoining room --

He questioned softly "Why I failed"?
"For Beauty", I replied --
"And I -- for Truth -- The two are One --
We Brethren, are", He said --

And so, as Kinsmen, met a Night --
We talked between the Rooms --
Until the Moss had reached our lips --
And covered up -- our names

-------


我,因美而来此。


可还没来得及在这儿安顿下来,


便发现隔壁有人住着。


他,因真而来此。



他温和地问我为何迁居。


“为了美。”


“为了真——


这两个字永远都在一块儿的,


我们应当是兄弟!”



于是我俩在今晚相认,


就这么躺在各自家的床上,


隔空交谈了很久。



匍匐在床底下的青苔(怕是听厌了我俩的滔滔不绝)


便悄悄爬上了我们的唇角,


封住了门牌上的 两个名字。

-----


我觉得我是译出了一首新的诗来。。

但是这是Emily Dickinson写的特别小清新的一首了,虽然看上去简单,但是仔细想想特别有意思(细思极恐??)

翻的时候在想,这首诗是不是意味着人果然会死至少两次呢?

等到鬼魂都缄默了,需要多久呢?

“青苔”是时间之河底端的沙土,以肉眼看不见的速度磨灭着堤上的印记。

还有,“We talked between the rooms”一句,本来第一反应是译成“隔墙交谈”这样,但是恐怕地下是没有“墙”的概念吧……地面上小小的墓碑界限分明,但地下的骨与魂都交织在一起。




劍吼西風

地热传说

我听说

你曾是一座火山

吞吐着让太阳失色的光和雾

即使化成尘灰

依然绚烂夺目

不惹山花 不生绿树

却为了她把心血喷出

然而 她却觉得你

面目可怖


于是你的心慢慢冷却

你的肌缓缓老去

血和肉都衰为泥土

山花飘来绽放

绿树肆意生长

而她却惧着你残存的热

你纵把泪水化成温泉

也不能让她半步涉足


安静地 你接受了一切

用最后的温暖迎接死亡

照看着飘来的花

顾全着肆意的树

只为掩盖 

夜里酸楚的孤独


终于有一天

你死去了

再也没有炽热的心脏

再也没有耀眼的光芒

冰雪掩埋了你的尸身

山花凋零 ...

我听说

你曾是一座火山

吞吐着让太阳失色的光和雾

即使化成尘灰

依然绚烂夺目

不惹山花 不生绿树

却为了她把心血喷出

然而 她却觉得你

面目可怖


于是你的心慢慢冷却

你的肌缓缓老去

血和肉都衰为泥土

山花飘来绽放

绿树肆意生长

而她却惧着你残存的热

你纵把泪水化成温泉

也不能让她半步涉足


安静地 你接受了一切

用最后的温暖迎接死亡

照看着飘来的花

顾全着肆意的树

只为掩盖 

夜里酸楚的孤独


终于有一天

你死去了

再也没有炽热的心脏

再也没有耀眼的光芒

冰雪掩埋了你的尸身

山花凋零 绿树枯萎

她没有参加你的葬礼

她只觉得 你现在

冷得让人痛苦


而我知道

你的灵依然执著

肉体的消逝让你沉落

沉落到地幔之下

痴痴地等待

等待她来发掘

那最深沉的温度


阿眠

空壳

一边是蔚蓝一边发白
从左到右脖颈做一个转体运动
用白云过度

蓝天白日下水流样的连衣裙晃动
它不断被抛出又瑟瑟缩缩退回来
它不是
实体空壳 包裹着
空洞身体 里面
杂乱无章无处安放的心

它有时候砰砰做响
有时候在迷宫中眺望
有时候沉睡 不知道随着南下的鸟
飞到哪个遥远国度

然后它醒来了 揉揉肿胀双眼
好像刚刚哭过
它已经忘记自己做过的梦

一边是蔚蓝一边发白
从左到右脖颈做一个转体运动
用白云过度

蓝天白日下水流样的连衣裙晃动
它不断被抛出又瑟瑟缩缩退回来
它不是
实体空壳 包裹着
空洞身体 里面
杂乱无章无处安放的心

它有时候砰砰做响
有时候在迷宫中眺望
有时候沉睡 不知道随着南下的鸟
飞到哪个遥远国度

然后它醒来了 揉揉肿胀双眼
好像刚刚哭过
它已经忘记自己做过的梦

柳权

【灭亡三首】

    颜色

你是蓝色的,
温凉地行走
在血红的世界。
摘下病黄的头发与心脏,
揉进深绿色的辛劳,
呈给世人一盘
银灰色的佳肴,
迎来纯白的赞美与声讨。
剩下的躯体交杂以上,
独剩,
黑色的灭亡。

      俄狄浦斯王

有时会想,
像俄狄浦斯王一样,
赤着一只脚逃亡在街道,
追赶的人群鼎沸,
脚下的石板冰凉。
丝线被编织弯曲,
缠在足上飘飘荡荡,
剪刀平淡如水,
断去了红线与脚踝。
行死之人不能发声。
被人群淹没,
被瞎掉双目,
挽着妻子和母亲共同的手,
他无话可说。

      病中

在每个关节卡...

    颜色

你是蓝色的,
温凉地行走
在血红的世界。
摘下病黄的头发与心脏,
揉进深绿色的辛劳,
呈给世人一盘
银灰色的佳肴,
迎来纯白的赞美与声讨。
剩下的躯体交杂以上,
独剩,
黑色的灭亡。

      俄狄浦斯王

有时会想,
像俄狄浦斯王一样,
赤着一只脚逃亡在街道,
追赶的人群鼎沸,
脚下的石板冰凉。
丝线被编织弯曲,
缠在足上飘飘荡荡,
剪刀平淡如水,
断去了红线与脚踝。
行死之人不能发声。
被人群淹没,
被瞎掉双目,
挽着妻子和母亲共同的手,
他无话可说。

      病中

在每个关节卡进
钝锈的刀片,
把眼珠坠在耳旁,
浸满骨头的斧,
劈开灵魂与形态。
短暂的清醒间,
轻滑的悼词游走。
它说,
你在天堂窗前,
守在地狱门口。

想要个诗友。ヽ(´・д・`)ノ

无言无用

打油诗。荒山颂

荒山颂

大的小的石块
横着竖着,如炸裂的
子弹嵌在你的胸膛
而你沉默着
把利刃垒成地基
越站越高

亿万年来
多少沧海都化作桑田
而你保持着原始的赤诚
拒绝植被装点
袒露紧皱的眉心
和鼓起的青筋
沉默地
忍受着疼痛
哪怕外界早已天翻地覆
孤独的英雄啊!

我听见你的低叹
回荡在赭红的地底
也听见
风沙在你的脊背上越野
妄想着挫平你的棱角
天山!

2018.7.22
新疆天山独库公路
袁方黎

荒山颂

大的小的石块
横着竖着,如炸裂的
子弹嵌在你的胸膛
而你沉默着
把利刃垒成地基
越站越高

亿万年来
多少沧海都化作桑田
而你保持着原始的赤诚
拒绝植被装点
袒露紧皱的眉心
和鼓起的青筋
沉默地
忍受着疼痛
哪怕外界早已天翻地覆
孤独的英雄啊!

我听见你的低叹
回荡在赭红的地底
也听见
风沙在你的脊背上越野
妄想着挫平你的棱角
天山!


2018.7.22
新疆天山独库公路
袁方黎

宥衹

一些诗
正在摸索  想找诗歌同好

>无题

“礁石是海对岸的思念”
想起来一堆肤浅的羽毛
在船上拼凑成鸽子

乙醇是大海的同位素
一盏灯
也是一滴水

>夜饮天台

摄氏度20
吹进你身体
竟然是铁的昧道
起身,抖了我的罪恶
饮灯,却是不灭的亵渎

>晚安,我的爱

晚七时
安顿好漂泊的天空

我来寻你。
的确
爱是摆渡星月的桥梁

>七月十八日日出

这世界本身没有光
是神流出的怜悯。

一些诗
正在摸索  想找诗歌同好


>无题

“礁石是海对岸的思念”
想起来一堆肤浅的羽毛
在船上拼凑成鸽子

乙醇是大海的同位素
一盏灯
也是一滴水

>夜饮天台

摄氏度20
吹进你身体
竟然是铁的昧道
起身,抖了我的罪恶
饮灯,却是不灭的亵渎

>晚安,我的爱

晚七时
安顿好漂泊的天空

我来寻你。
的确
爱是摆渡星月的桥梁

>七月十八日日出

这世界本身没有光
是神流出的怜悯。

诗人舒放

写给梅朵拉姆之十九


          那夜,从你的梦中醒来
          得见满地清辉
          孤独丰富而平静
          蜀地炎热
          让万物皆有有横空出世的意味
          不曾飞越迷雾
          却依然嗅到你黑亮色泽下的浅笑
          温柔和春天一样
          没有按部就班的套路
          我悄然开放
          在你眉间驻留
          我的梅朵,我的拉姆          

            2018·07·23    成都


          那夜,从你的梦中醒来
          得见满地清辉
          孤独丰富而平静
          蜀地炎热
          让万物皆有有横空出世的意味
          不曾飞越迷雾
          却依然嗅到你黑亮色泽下的浅笑
          温柔和春天一样
          没有按部就班的套路
          我悄然开放
          在你眉间驻留
          我的梅朵,我的拉姆          

            2018·07·23    成都

caomoyingli

Malva moschata L.麝香蜀葵:一颗沙粒看世界,一朵野花观天国,握无限在你手掌,存永恒于一瞬间~~^_^
(图6是我最喜欢哒'Pink Perfection' ) @ 微博:伊壁鸠鲁de猫
这个博主的植物和诗歌系列微博真是太赞了!

Malva moschata L.麝香蜀葵:一颗沙粒看世界,一朵野花观天国,握无限在你手掌,存永恒于一瞬间~~^_^
(图6是我最喜欢哒'Pink Perfection' ) @ 微博:伊壁鸠鲁de猫
这个博主的植物和诗歌系列微博真是太赞了!

小安

话语、譬喻和图象

我们不愿进入天国——
尘世应当属于我们!

我们不愿进入天国——
尘世应当属于我们!

边城诗社

命运


文/王淇生

向大海问
我的命运

一颗石子
跳到脚边

这时将它
踢了进去


文/王淇生

向大海问
我的命运

一颗石子
跳到脚边

这时将它
踢了进去

🌟缉熙🌈

早安!你好!保罗·卡达尔美国著名钢琴家、作曲家,最擅长用轻柔、温暖、雅致的钢琴演奏深入心扉的、富于感染力的乐曲。跟随音乐的清风,在四季风景里辗转,揽一抹诗意在心间,将生命的美好,雕刻在轮回里。看浮世清欢,品风月华年,将流年里囤积的情绪,穿过月色的迷离,落入心底。如一朵幽莲,清丽温婉,落落清欢。独自寂寞,独自盛开;独自清欢,独自飘逸;独自,随风入梦……

早安!你好!保罗·卡达尔美国著名钢琴家、作曲家,最擅长用轻柔、温暖、雅致的钢琴演奏深入心扉的、富于感染力的乐曲。跟随音乐的清风,在四季风景里辗转,揽一抹诗意在心间,将生命的美好,雕刻在轮回里。看浮世清欢,品风月华年,将流年里囤积的情绪,穿过月色的迷离,落入心底。如一朵幽莲,清丽温婉,落落清欢。独自寂寞,独自盛开;独自清欢,独自飘逸;独自,随风入梦……

Die

汽車之家
走在冷風中
轟鳴聲聲入耳
野花繁茂
正如你說的話
滿天的塵土
紛紛換了顏色
搖曳白鶴
站在天空
唯有恐懼
飛翔從來不是容易事

汽車之家
走在冷風中
轟鳴聲聲入耳
野花繁茂
正如你說的話
滿天的塵土
紛紛換了顏色
搖曳白鶴
站在天空
唯有恐懼
飛翔從來不是容易事

危/地/马/拉

天国的号角一经吹响,

重燃起战火绵延四方,

届时亡者将唤醒信仰,

架起通往人间之桥梁。


-

是「巨人の呼び声」的成就

天国的号角一经吹响,

重燃起战火绵延四方,

届时亡者将唤醒信仰,

架起通往人间之桥梁。


-

是「巨人の呼び声」的成就

走在世界尽头

无题

楼层的灯,明了又灭

手中的绳,断了又接

这深夜

似乎是有些反复无常

而失心的人

却依旧双目空洞,等待天亮

楼层的灯,明了又灭

手中的绳,断了又接

这深夜

似乎是有些反复无常

而失心的人

却依旧双目空洞,等待天亮

边城诗社

1:00

时间是一种
不再称为灵感的东西
旋回迷途的指针
下一刻遥遥无期

终于在人声潮落里
听到了循环往复
所有的你都奔赴而去

一点了

文/挽城
2018.7.23

时间是一种
不再称为灵感的东西
旋回迷途的指针
下一刻遥遥无期

终于在人声潮落里
听到了循环往复
所有的你都奔赴而去

一点了

文/挽城
2018.7.23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