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诗歌

31.4万浏览    14.6万参与
苍筤狸

我们以肢体言语

我们以肢体言语
良宵帷幔中
影绰的舞动的横竖撇捺
笔锋击穿所有
不痛不痒寒暄
无声无息照面
柴米油盐里沉默
无可言说的寂寞
你赤裸的眼睛
倒映我

你我披星戴月
八万里
马蹄声外蛩吟
风声 溪流
呼吸是一树繁星
我们不发一言
如离群哑莺
共同逃离语句的楼阁

无字无句的呼喊
肌理拼凑不出一封情书
你摩挲出无意义的图画
肌肤相亲它即刻消弭

太早采摘的果
包蕴着丰盈汁水的鲜活
两具躯体
勾勒出孤独的轮廓

我们以肢体言语
良宵帷幔中
影绰的舞动的横竖撇捺
笔锋击穿所有
不痛不痒寒暄
无声无息照面
柴米油盐里沉默
无可言说的寂寞
你赤裸的眼睛
倒映我

你我披星戴月
八万里
马蹄声外蛩吟
风声 溪流
呼吸是一树繁星
我们不发一言
如离群哑莺
共同逃离语句的楼阁

无字无句的呼喊
肌理拼凑不出一封情书
你摩挲出无意义的图画
肌肤相亲它即刻消弭

太早采摘的果
包蕴着丰盈汁水的鲜活
两具躯体
勾勒出孤独的轮廓

断岸

不配

讨论配不配的问题,我反而不配
随着年岁的增长
大多的偶遇都成了遗忘
我恐惧孤独终老
现在却觉得,这也许是我最好的归宿
人世间,我见你千万次
你应见我一次

微笑、转身
删除

讨论配不配的问题,我反而不配
随着年岁的增长
大多的偶遇都成了遗忘
我恐惧孤独终老
现在却觉得,这也许是我最好的归宿
人世间,我见你千万次
你应见我一次

微笑、转身
删除

舞墨人生

秋色

秋风送来的颜色,
给山川大地披上了迷彩。
多了黄的收获,
少了粉红街头的艳。
而我的心还是依旧,
等待,等待。
秋风带来了凉意,
送走了燥热的酷暑。
街头多了臃肿,
少了露的诱惑。
而我却视而不见,
得过且过。
友人笑曰,
如此境界,
可要成佛。
心中的杂念太多,
自寻烦恼,
凡人一个。
只不过是凉凉的风,
带来了爽朗的秋天。
四季依旧如此变换,
而我却是越行越远。
也许是秋的凉,
也许是落叶的彷徨,
让我有了多愁善感的悲伤。
心亦茫茫,
人生恍恍。
一个秋的寒战,
叫醒了一个混沌的庸人。
珍惜时光,
只有今生的努力,
才能创造来世的辉煌。

秋风送来的颜色,
给山川大地披上了迷彩。
多了黄的收获,
少了粉红街头的艳。
而我的心还是依旧,
等待,等待。
秋风带来了凉意,
送走了燥热的酷暑。
街头多了臃肿,
少了露的诱惑。
而我却视而不见,
得过且过。
友人笑曰,
如此境界,
可要成佛。
心中的杂念太多,
自寻烦恼,
凡人一个。
只不过是凉凉的风,
带来了爽朗的秋天。
四季依旧如此变换,
而我却是越行越远。
也许是秋的凉,
也许是落叶的彷徨,
让我有了多愁善感的悲伤。
心亦茫茫,
人生恍恍。
一个秋的寒战,
叫醒了一个混沌的庸人。
珍惜时光,
只有今生的努力,
才能创造来世的辉煌。

室内系的十一

那个时候这些东西随随便便可以写一堆

那个时候这些东西随随便便可以写一堆

陈红为诗歌

【原创】荒漠

陈红为||荒漠


生命力极强的草

演绎古老

昂头伫立的树干

守卫着年轻的苍茫


赤裸的脚印

只会加深荒凉的颜色

我们都是风景的一部分

风暴的搬运堆积

极力模仿水的形状


遥远的光亮,变幻

单调的辉煌

曾经的魔兽逃离了

神无处不在

用鲜艳的古装展示未来


上帝的一滴泪

地球的旋转更加优雅

长长的水袖而不是长发

牵引古老的情感

落地开花


陈红为||荒漠


生命力极强的草

演绎古老

昂头伫立的树干

守卫着年轻的苍茫


赤裸的脚印

只会加深荒凉的颜色

我们都是风景的一部分

风暴的搬运堆积

极力模仿水的形状


遥远的光亮,变幻

单调的辉煌

曾经的魔兽逃离了

神无处不在

用鲜艳的古装展示未来


上帝的一滴泪

地球的旋转更加优雅

长长的水袖而不是长发

牵引古老的情感

落地开花


陈红为诗歌

【原创】夜空是用来歇脚的

陈红为||夜空是用来歇脚的


夜晚是不能进入的

有些房屋,只能适合

阳光在窗口祷告

悬挂着画的墙壁

患有着严重的抑郁症

偶尔也会有无缘无故两声痛哭

为寂寞的世界添加音域的素材


并不是所有的故事都能放进文字里

真实,会让纸张破碎

夜空只是用来歇脚的

每颗星星都小心翼翼,捧着

发黄的照片,幽暗

柳絮般飘落

埋没了满头黑发


陈红为||夜空是用来歇脚的


夜晚是不能进入的

有些房屋,只能适合

阳光在窗口祷告

悬挂着画的墙壁

患有着严重的抑郁症

偶尔也会有无缘无故两声痛哭

为寂寞的世界添加音域的素材


并不是所有的故事都能放进文字里

真实,会让纸张破碎

夜空只是用来歇脚的

每颗星星都小心翼翼,捧着

发黄的照片,幽暗

柳絮般飘落

埋没了满头黑发


白鲸

虽然那些不存在的都已存在

但无限的可能性使我们向前

虽然那些不存在的都已存在

但无限的可能性使我们向前

日暮怪物

城市(二则)

黑夜衬托的
是城市的光
黑夜愈暗
灯光愈明
被照亮着的
是沉重的高楼
制造灯光的机器
是行将猝死的人

时间衬托的
是行路的步数
一二三,四五六
被困笼着的
是地铁站里的灵魂
时间囚牢的发明者
永远是缸中的金鱼

黑夜衬托的
是城市的光
黑夜愈暗
灯光愈明
被照亮着的
是沉重的高楼
制造灯光的机器
是行将猝死的人

时间衬托的
是行路的步数
一二三,四五六
被困笼着的
是地铁站里的灵魂
时间囚牢的发明者
永远是缸中的金鱼

惯性力的诗歌

你们是地球之盐

苦路已经变成热闹的市场

只有钉在墙上的标牌告诉我

您曾经背着十字架走过

但 还是常常找不到下一站

市场太繁杂,而路太曲折

我疑惑,您受难的山应该在城外

我却在围起的城内

或许,没有城

那也一定不在市场,人们

享受购物愉悦的地方

我疑惑,您被匆匆放进的石洞

一定不是堂皇的殿堂

我却置身其中,被恢弘压得气喘

难道是要体验您当年背负十字架的

沉重?


在尼罗河,我想

如果走出埃及的你们,依然

像它这样纯净

在特拉维夫机场,我想

如果走进迦南地的你们,依然

像摩西那样真诚

在雅法门前,我想

如果眼看着背负十字架的你们,已然

在启示下悔改

我会...

苦路已经变成热闹的市场

只有钉在墙上的标牌告诉我

您曾经背着十字架走过

但 还是常常找不到下一站

市场太繁杂,而路太曲折

我疑惑,您受难的山应该在城外

我却在围起的城内

或许,没有城

那也一定不在市场,人们

享受购物愉悦的地方

我疑惑,您被匆匆放进的石洞

一定不是堂皇的殿堂

我却置身其中,被恢弘压得气喘

难道是要体验您当年背负十字架的

沉重?


在尼罗河,我想

如果走出埃及的你们,依然

像它这样纯净

在特拉维夫机场,我想

如果走进迦南地的你们,依然

像摩西那样真诚

在雅法门前,我想

如果眼看着背负十字架的你们,已然

在启示下悔改

我会不会被感动

像仰望方尖碑那样,仰望

崇高?


我在各各他山上俯瞰

俯伏在膏您的大理石上亲吻

的人

刚看过默念经文头抵哭墙

的人

刚看过金色圆顶下

的人

我宁愿,这里依然是各各他山

只有旷野、十字架和骷髅

那样,可以看见四周同样荒凉的

山岗和羊群,还有远远的您受洗的

约旦河

可以看见神的光

可以听见您的传道,风声


我看得够了,因为我明白了

为什么天父派您来人间

为什么您牺牲

为什么您要让人知道复活


我问,为什么夏娃

让耶和华恼怒?

为什么恼怒到要将自己喜爱的人

逐出?

为什么在伊甸园人能够和蛇说话?

一旦逐出便成了冤家

谁都不懂谁说的语言?

暮色中,我仰望雅法门

就像在暮色中仰望方尖碑

明白了!


人啊!这口气仿佛神在说话

人啊,耶和华从夏娃那儿,从摩西那儿

从到达迦南之地的人那儿

苦恼地发现自己第六天的创造的缺陷

就像先天残疾的孩子,将难以活得长久

和所有父亲一样,他心痛不已


为什么耶和华赐福人地球上的一切

而耶稣第一句话却说:

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

为什么耶和华拒绝摩西过约旦河?

为什么耶稣告诉信徒:

生命胜于饮食,身体胜于衣裳


你明白了吗?

去读读启示录吧


一切都被揭示出来

人啊,你注定要演出悲剧

因为你有和兽一样的欲望

因为你有甚于兽的欲望

第二个欲望导致夏娃偷吃禁果

变得像神一样会创造

却不能像神那样把撒旦关在地狱

你将把地球变成裸石,把伊甸园变成

荒漠

甚至地狱都无处安放

大洪水不能觉醒你们

神之子牺牲不能启示你们

因为,天生的脑残不可修复

抬头看,神

心疼得无奈


百分之二十的人占有百分之八十的

财富

你愤怒地说:不公平

可 如果

百分之百的人,都拥有

眼下

这百分之二十人那么多的财富

地球早就爆炸了

信么?

人哪

一切的一切,都是盯着财富


阶级是上帝之剑

把守着魔鬼逃出的洞口

他知道

不得不逼着你们用压迫、剥削、战争、死亡

上演竞争的悲剧

这是夏娃想不到的

后果


可人创造了导弹

我看见君士坦丁堡在爆炸中

打开了直布罗陀海峡

当人举行了反抗上帝的起义

还有谁能阻止撒旦索取浮士德的

灵魂?


喘不过气的太阳照着喘不过气的

石城

我踯躅在金门下的墓地

有早早守候着的人

葬在里面

如果上帝按照远近

挑选进入此门

那才是不公平

我相信

不会


“你们是地球之盐

盐若失了味

怎能叫他再咸呢?

以后无用

不过丢在外面

被人践踏了”


我对墓地里躺着的人说:

你们将被遗弃

不是上帝

他依然有耐心等待人的

改悔


人不善于自控,却

善于自慰:

“既然天堂不在地球上

我们就飞出去

让地球死寂吧,

绿新球将是新的剧场。”


最后离开的人

会对你们说:

亲爱的,永别了!


也许,那扇金门轰然打开

是的,你们也飞到天上

地球的引力永远消失

最好的考古学家也不可能

再找到

发掘现场


当我走近死海时

天已薄暮降临

只看到地平线上的

一丝灰蓝

昼便合上了光

可人类创造的光,却

给了我勇气

敢站在荒野等待

不知道何时到站的

戈多

看站牌

离伯利恒不远

我相信,您诞生的马槽

就在这旷野

有狼嚎,有星月

的村子


"你们是地球之盐"出自马太福音














Saferhand

你的窗 
开向太阳 
开向四月的蓝天 
为何以重帘遮住
让春风溜过如烟? 



我将怎样寻找 
那些寂寞的足迹 
在你静静的窗前 
我将怎样寻找
我失落的叹息? 



让静夜星空 
带给你我的怀想吧 
带给你无忧的睡眠
而我 如一个陌生客 
默默地 走过你窗前

你的窗 
开向太阳 
开向四月的蓝天 
为何以重帘遮住
让春风溜过如烟? 



我将怎样寻找 
那些寂寞的足迹 
在你静静的窗前 
我将怎样寻找
我失落的叹息? 



让静夜星空 
带给你我的怀想吧 
带给你无忧的睡眠
而我 如一个陌生客 
默默地 走过你窗前

日暮怪物


空阔夜空
蜷缩一团
星星零散
暗淡无光
醉汉倒在路旁
有着灯柱陪伴
他一会哭
他一会笑
然后睡着


空阔夜空
蜷缩一团
星星零散
暗淡无光
醉汉倒在路旁
有着灯柱陪伴
他一会哭
他一会笑
然后睡着

枳岛夏树

如果可以翻开人心  你大可以细数到那些最不堪的边边角角 贪欲 偏执 暴躁 专横 嫉妒各种狰狞的词汇 都在那磕磕碰碰 龇牙咧嘴 不管你承不承认 每个人的身体里都住着一个坏掉的自己

如果可以翻开人心  你大可以细数到那些最不堪的边边角角 贪欲 偏执 暴躁 专横 嫉妒各种狰狞的词汇 都在那磕磕碰碰 龇牙咧嘴 不管你承不承认 每个人的身体里都住着一个坏掉的自己

送君千里

自传1.0

如果所有过去都注定要被剥离

当下和未来的意义何在


把话说清楚些:

宗教压抑着欲望

欲望抛弃了理性

理性却蔑视宗教

如石头剪刀布一样简单和困难


时间流动与空间辗转

到头来在哪里也留不下痕迹

也许是不能

或许是不愿

如果所有过去都注定要被剥离

当下和未来的意义何在


把话说清楚些:

宗教压抑着欲望

欲望抛弃了理性

理性却蔑视宗教

如石头剪刀布一样简单和困难


时间流动与空间辗转

到头来在哪里也留不下痕迹

也许是不能

或许是不愿

清水

钢的歌和猫的围墙
轻巧的脚步点过
睡在长椅的胡须
这里夜色正浓
欢愉的醉鬼裹紧黑风衣
寒冷正来

没有多少
色彩想象
无管远近的灯火
是恒久耸立的画布
雕塑
恒久
如两块路边踢走的石头

蓝色瀑布
留在星期五
黑色的歌停在废弃唱片
白纸屑飞上天
告诉我
你是那个叫名字的人
我和你
正像路边野犬。

钢的歌和猫的围墙
轻巧的脚步点过
睡在长椅的胡须
这里夜色正浓
欢愉的醉鬼裹紧黑风衣
寒冷正来

没有多少
色彩想象
无管远近的灯火
是恒久耸立的画布
雕塑
恒久
如两块路边踢走的石头

蓝色瀑布
留在星期五
黑色的歌停在废弃唱片
白纸屑飞上天
告诉我
你是那个叫名字的人
我和你
正像路边野犬。

申从亮
佛光 作者\申从亮 今夜月光很...

佛光

作者\申从亮

今夜
月光很美
我想在月下安然地书写
光的辉煌却不迟不早地赶上了超度

今夜
经文还未拟定
刻在骨头上的誓言
迫不及待地在红尘里起舞
若不是山里的晨露
只怕我也成了魔
我换了几处婉转的风景
却依旧没有见到佛光

于是
我把手里的经筒高高举起
告诉围观者
我曾经也是佛
他们笑了
笑我太疯狂
看着他们张牙舞瓜的笑容
我正襟危坐
无动于衷

2018-10-21

佛光

作者\申从亮

今夜
月光很美
我想在月下安然地书写
光的辉煌却不迟不早地赶上了超度

今夜
经文还未拟定
刻在骨头上的誓言
迫不及待地在红尘里起舞
若不是山里的晨露
只怕我也成了魔
我换了几处婉转的风景
却依旧没有见到佛光

于是
我把手里的经筒高高举起
告诉围观者
我曾经也是佛
他们笑了
笑我太疯狂
看着他们张牙舞瓜的笑容
我正襟危坐
无动于衷

2018-10-21

十三东金玉

_
您的絮语
太过无所事事

既无关宇宙
也无关人类

先生,您可不能这么说。
宇宙既不会思考人类的生存,
也不会在意自己为何从毁灭诞生。

_
您的言语
总是没有意义

先生,您可不能这么说。
意义的言语至今无人可以解释呢。

_
您为何总是
念念叨叨
说些不开心的话语

先生,您可不能这么说。
古来今往的文字描述的可都是同样的事物?
诗人们都生活在同一个世界

_
您为何
如此狡辩

先生,您可不能这么说。
我的狡辩是因为我已躺在床上
跟死神约定好了时间
在他来之前
才无聊的与你辩一辩

_
啊啊,您可真是看不起我!

先生,这话您下次与我相见的时候再说吧!

_
您的絮语
太过无所事事

既无关宇宙
也无关人类

先生,您可不能这么说。
宇宙既不会思考人类的生存,
也不会在意自己为何从毁灭诞生。

_
您的言语
总是没有意义

先生,您可不能这么说。
意义的言语至今无人可以解释呢。

_
您为何总是
念念叨叨
说些不开心的话语

先生,您可不能这么说。
古来今往的文字描述的可都是同样的事物?
诗人们都生活在同一个世界

_
您为何
如此狡辩

先生,您可不能这么说。
我的狡辩是因为我已躺在床上
跟死神约定好了时间
在他来之前
才无聊的与你辩一辩

_
啊啊,您可真是看不起我!

先生,这话您下次与我相见的时候再说吧!

十三东金玉

你,何时可以放弃我?
我不止写过一篇又一篇的文字
描述你如何抓着我的手
不放

在很多情况下
偶尔是我伸手

但是,
你何时可以放弃我?

让心去安眠
让星星去浮动
让碎砾去围绕

一条又一条的盘带将我层层包裹
围绕成孤独的星球

你是个
有言语的人啊

必然不能理解
为何星星也会湮灭自己

你,何时可以放弃我?
我不止写过一篇又一篇的文字
描述你如何抓着我的手
不放

在很多情况下
偶尔是我伸手

但是,
你何时可以放弃我?

让心去安眠
让星星去浮动
让碎砾去围绕

一条又一条的盘带将我层层包裹
围绕成孤独的星球

你是个
有言语的人啊

必然不能理解
为何星星也会湮灭自己

昏鸦派
一首“未冠的月桂诗人”戴望舒的...

一首“未冠的月桂诗人”戴望舒的诗

一首“未冠的月桂诗人”戴望舒的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