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诗歌

28.7万浏览    13.5万参与
天外阁文聿

自杀者👻

在一望无际的原野前行
时间漫长的没有脚印
足迹终究淹没在旷野
风吹不散幽灵

等来无人知会的夜晚
漫天的为何不是群星
残月倒影不在水面
孤单的风景留在丘陵

老槐树空荡的枝条断裂痕迹
纯白色的丝绦如约勾起
一种模模糊糊的能量
构建一种无知的生命

我在此间游荡多久?
亦然已经想不起
看着挂在空中的纯白色面孔
一阵风抚平思绪

轻轻的飘来飘去
看那躯壳像蝴蝶在飞舞不停息
我穿过那沉重的躯壳
原来那是我自己!
2018年8月18日08:45
天外阁文聿/自杀者👻

在一望无际的原野前行
时间漫长的没有脚印
足迹终究淹没在旷野
风吹不散幽灵

等来无人知会的夜晚
漫天的为何不是群星
残月倒影不在水面
孤单的风景留在丘陵

老槐树空荡的枝条断裂痕迹
纯白色的丝绦如约勾起
一种模模糊糊的能量
构建一种无知的生命

我在此间游荡多久?
亦然已经想不起
看着挂在空中的纯白色面孔
一阵风抚平思绪

轻轻的飘来飘去
看那躯壳像蝴蝶在飞舞不停息
我穿过那沉重的躯壳
原来那是我自己!
2018年8月18日08:45
天外阁文聿/自杀者👻

幻子-云

血色

血染红了大海

我的身体被分尸

我和同伴们永远留在了这片海域

每年的这个时候,使命让我们死去

天真的孩子们在我们的尸体上跳跃

血色的屠杀染红了人们的眼睛

他们沐浴在红色的海洋中,说这是大海的回馈

大海始终沉默

我想,他们也许是从地狱来

带着一身孽障

海神说一切皆有因果

我们不会寂寞,先辈们带领我们

化为风雨

将与你同行

一切只是开始

血染红了大海

我的身体被分尸

我和同伴们永远留在了这片海域

每年的这个时候,使命让我们死去

天真的孩子们在我们的尸体上跳跃

血色的屠杀染红了人们的眼睛

他们沐浴在红色的海洋中,说这是大海的回馈

大海始终沉默

我想,他们也许是从地狱来

带着一身孽障

海神说一切皆有因果

我们不会寂寞,先辈们带领我们

化为风雨

将与你同行

一切只是开始











芜芙荒,白露霜

二十多天的醉生梦死后

我竟更怀念兢兢业业

二十多天的醉生梦死后

我竟更怀念兢兢业业

quill-pen
晚点两分钟电光火石间三声枪响四...

晚点两分钟
电光火石间三声枪响
四处是雾

将往事留在白云深处
列车掠过
未必还能会到最初
晚点三分钟飘雪
四分钟起雾
人走在五分钟

晚点两分钟
电光火石间三声枪响
四处是雾

将往事留在白云深处
列车掠过
未必还能会到最初
晚点三分钟飘雪
四分钟起雾
人走在五分钟

Die

唯有沉默
使我快乐
唯有快乐
使我沉默

唯有沉默
使我快乐
唯有快乐
使我沉默

Die

唯有暴富
才能解决回家的路
那些没用的眼神
看见我
也会放出金光

唯有暴富
才能解决回家的路
那些没用的眼神
看见我
也会放出金光

Die

唯有成魔
才能解决你
我的姑娘
十二指的琴弦
弹不出你的心
红色高跟鞋的忧伤
把我拉进去
为你付出毕生功力
只为博取一笑
红颜白发
只在一线间

唯有成魔
才能解决你
我的姑娘
十二指的琴弦
弹不出你的心
红色高跟鞋的忧伤
把我拉进去
为你付出毕生功力
只为博取一笑
红颜白发
只在一线间

Die

祖国及其它

祖国
夜的十二小时
我躺在你巨大的网上
痛苦的睡眠
小心呼吸
小心做梦
小心幸福
昼的十二小时
我躺在你巨大的编织里
弯曲的脊梁骨
用心疼痛
用心做人
用心爱人
我是你蝴蝶的翅膀
破茧之日
扑向野花菲菲
挥落灰尘片片
我是你遗落在秋雨里的眼睛
冬天的秘密
一粒稻谷
独自取暖
独自守护
成长起来
凝望苦难深重的生活
我是你大手里的一团线绳
在翻滚中不断进步

祖国
夜的十二小时
我躺在你巨大的网上
痛苦的睡眠
小心呼吸
小心做梦
小心幸福
昼的十二小时
我躺在你巨大的编织里
弯曲的脊梁骨
用心疼痛
用心做人
用心爱人
我是你蝴蝶的翅膀
破茧之日
扑向野花菲菲
挥落灰尘片片
我是你遗落在秋雨里的眼睛
冬天的秘密
一粒稻谷
独自取暖
独自守护
成长起来
凝望苦难深重的生活
我是你大手里的一团线绳
在翻滚中不断进步

健雄

今天不更公众号

被女人榨干荷尔蒙之后
我对愤怒和文明有了新的认识
虽然说上去我就像一个阳痿男孩在讲话
但我相信
有些东西不会改变
也没有改变
这就是我为什么一直在写作
睡了
你也早点休息晚安

被女人榨干荷尔蒙之后
我对愤怒和文明有了新的认识
虽然说上去我就像一个阳痿男孩在讲话
但我相信
有些东西不会改变
也没有改变
这就是我为什么一直在写作
睡了
你也早点休息晚安

拉莱耶

栋梁

松柏朝和春里莳,承德载望晦椿成。
琴棋书画揣牡丹,柴米油盐碾豆羹。
萝茑浮华依脊骨,蟪蜩尺躞啖菰葑。
浮生何以蛀梧桐?晨露苦浊锻剑锋。

松柏朝和春里莳,承德载望晦椿成。
琴棋书画揣牡丹,柴米油盐碾豆羹。
萝茑浮华依脊骨,蟪蜩尺躞啖菰葑。
浮生何以蛀梧桐?晨露苦浊锻剑锋。

树子
信仰是去相信我们所从未看见的,...

信仰是去相信我们所从未看见的,而这种信仰的回报,是看见我们相信的

信仰是去相信我们所从未看见的,而这种信仰的回报,是看见我们相信的

洗象

那我能先去哭一會兒嗎


那我能先去哭一會兒嗎

然後再想一想該怎麽辦

大風呼呼呼的就從北飛到南

院子裏的那棵梧桐樹

等到非梧桐不棲的鳳凰了

我也很高興


那我能先去哭一會兒嗎

然後再想一想該怎麽辦

大風呼呼呼的就從北飛到南

院子裏的那棵梧桐樹

等到非梧桐不棲的鳳凰了

我也很高興

Sybil
啊!!!木心为什么这么可爱!!...

啊!!!木心为什么这么可爱!!!为什么!!!

啊!!!木心为什么这么可爱!!!为什么!!!

Aqualt
我们就像暗夜中的两只船,各有各...

我们就像暗夜中的两只船,
各有各的目的地,
背负的也各不相同。
我们相遇于大海上,
然后悲哀地错身而过。
…命中无有,莫再强求。

&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记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
一粒沙《夜船》与徐志摩《偶然》。

我们就像暗夜中的两只船,
各有各的目的地,
背负的也各不相同。
我们相遇于大海上,
然后悲哀地错身而过。
…命中无有,莫再强求。

&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记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
一粒沙《夜船》与徐志摩《偶然》。

K的荒城

风散了


散过的人在风吹的街头

风在吹着夜色的散

黑的夜里透着城市肉身的彩色

散的人,把恋爱谈成一盏街灯


她写着诗的时候

车子静静流成河

在天桥下淌过

河水的声音不是车轮的匆匆

河水的声音

在车里封闭成口语彼此

男人女人

女人男人


她把他们排成断章

句子错落,词语跌宕

修辞成酒味,洒在公交站台

在小吃街巷,赴约的酒场

高冷的写字楼

或城中村街角剪接俗世的发廊


她写诗的时候

只管风散了

人散了,大不了像风散了


散过的人在风吹的街头

风在吹着夜色的散

黑的夜里透着城市肉身的彩色

散的人,把恋爱谈成一盏街灯


她写着诗的时候

车子静静流成河

在天桥下淌过

河水的声音不是车轮的匆匆

河水的声音

在车里封闭成口语彼此

男人女人

女人男人


她把他们排成断章

句子错落,词语跌宕

修辞成酒味,洒在公交站台

在小吃街巷,赴约的酒场

高冷的写字楼

或城中村街角剪接俗世的发廊


她写诗的时候

只管风散了

人散了,大不了像风散了

三风

安慰

当我们向着生活鞠躬
我们便面向了一片虚无
生活在哪里,我们无从得知
高耸的楼群下站立着高耸的欲望
然而他们哪里也走不出去
蓝色玻璃、灰色混凝土
我们以为那是天空与土地
我们仅仅拥有生命
而命运被控制在房子里
像一间间独立的天堂
当我们向着天堂鞠躬
我们便得到了真实的安慰

当我们向着生活鞠躬
我们便面向了一片虚无
生活在哪里,我们无从得知
高耸的楼群下站立着高耸的欲望
然而他们哪里也走不出去
蓝色玻璃、灰色混凝土
我们以为那是天空与土地
我们仅仅拥有生命
而命运被控制在房子里
像一间间独立的天堂
当我们向着天堂鞠躬
我们便得到了真实的安慰

蓝莲 & 樱桃与飞鸟乐队

在那间空荡的屋子里

文/蓝莲

在那间空荡的屋子里
我是唯一的幸存者
每一扇窗子的悲鸣
来自森林里空穴的风

当他们以死去的方式去证明活着时
我原谅了所有的不忠
那些伪善而妩媚的风浪啊
就这样留在身旁吧

今夜就这样被划破吧
反正没有大事发生
日子指向该有的方向
我也不亏欠谁的过往

今夜就这样妥协吧
反正没有谁的哭声

如果明天还有光亮
请别再把腐烂延长

如果明天还有流岚
请把我的露水带上

文/蓝莲

在那间空荡的屋子里
我是唯一的幸存者
每一扇窗子的悲鸣
来自森林里空穴的风

当他们以死去的方式去证明活着时
我原谅了所有的不忠
那些伪善而妩媚的风浪啊
就这样留在身旁吧

今夜就这样被划破吧
反正没有大事发生
日子指向该有的方向
我也不亏欠谁的过往

今夜就这样妥协吧
反正没有谁的哭声

如果明天还有光亮
请别再把腐烂延长

如果明天还有流岚
请把我的露水带上

浮世

剪影

看,
这里的夜晚没有星星。
但,
橡皮树那剪影仍旧跳舞,
在窗台。我
躺在时间的低温里,
凝固成一道想象。

看,
这里的夜晚没有星星。
但,
橡皮树那剪影仍旧跳舞,
在窗台。我
躺在时间的低温里,
凝固成一道想象。



IAAA

幸存者的头衔

我发誓为我的爱人永保神圣
他死在这个世纪末的虎头铡前
葬礼的宾客席上
有高蹈派诗人、鸽子和受难者
以及一切因由的恋慕,悲鸣的虔诚

我为他收拾遗物
好像他行将离去
并永不归来
宽慰的妻子长叹那口气
“我再也不用担心背叛
我宁肯手缢腹中婴孩”

我并非自愿
做他最后的床伴
我们也曾裸裎不言
共谋枪击案
最后的 最后的
情欲易逝 火光冲天
谁来将我访求
看那横亘长存的焦渴的人

求求您了
划破我的翅膀
教我行刑和刺杀女神
要我圆寂 再度复生
求您呼唤我的姓名


现在我希望一个沙雕过来夸我

我发誓为我的爱人永保神圣
他死在这个世纪末的虎头铡前
葬礼的宾客席上
有高蹈派诗人、鸽子和受难者
以及一切因由的恋慕,悲鸣的虔诚

我为他收拾遗物
好像他行将离去
并永不归来
宽慰的妻子长叹那口气
“我再也不用担心背叛
我宁肯手缢腹中婴孩”

我并非自愿
做他最后的床伴
我们也曾裸裎不言
共谋枪击案
最后的 最后的
情欲易逝 火光冲天
谁来将我访求
看那横亘长存的焦渴的人

求求您了
划破我的翅膀
教我行刑和刺杀女神
要我圆寂 再度复生
求您呼唤我的姓名


现在我希望一个沙雕过来夸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