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诗歌

51.1万浏览    15.2万参与
凌寒

夜思

孤室倚独影,

身形自默知。

往来空野马,

不见旧人至。

此夜空寂寥,

满荷悲神思。

天地一星斗,

乾坤一沙尘。

汩汩灵河水,

绛珠血泪还。

奈何无侍者,

凭甚付青春?

光阴弹指间,

年华不复返。

今生实不易,

何故述哀怨?

海内皆可殿,

方寸不易安。

吞吐四海志,

不曾委鄙男。

又嘲昔日我,

竟为悦人容。

芳龄鲜妍在,

何苦送他诸?

时代出新声,

我愿为新女。

不弃傲骨身,

不委偏歧世。

铿锵于飞者,

正是凤凰辞!

孤室倚独影,

身形自默知。

往来空野马,

不见旧人至。

此夜空寂寥,

满荷悲神思。

天地一星斗,

乾坤一沙尘。

汩汩灵河水,

绛珠血泪还。

奈何无侍者,

凭甚付青春?

光阴弹指间,

年华不复返。

今生实不易,

何故述哀怨?

海内皆可殿,

方寸不易安。

吞吐四海志,

不曾委鄙男。

又嘲昔日我,

竟为悦人容。

芳龄鲜妍在,

何苦送他诸?

时代出新声,

我愿为新女。

不弃傲骨身,

不委偏歧世。

铿锵于飞者,

正是凤凰辞!


天涯客
呼吸的需要——余光中 因我也是...

呼吸的需要
——余光中

因我也是一棵
乡土观念很重的
双叶科的被子植物,
且有一定的花季。
常想自杀
在下午与夜的
可疑地带。
而我曾死过
不止一次。

因此,在死的背景上画生命,
更具浮雕的美了。
因此,我是如此的
想把握这世界,
而伸出许多手指来抓住泥土,
张开许多肺叶来深呼吸
早春的,处女空气。

呼吸的需要
——余光中

因我也是一棵
乡土观念很重的
双叶科的被子植物,
且有一定的花季。
常想自杀
在下午与夜的
可疑地带。
而我曾死过
不止一次。

因此,在死的背景上画生命,
更具浮雕的美了。
因此,我是如此的
想把握这世界,
而伸出许多手指来抓住泥土,
张开许多肺叶来深呼吸
早春的,处女空气。

樱桃绿霉子

自伤

  忽略他不尊重我,不爱我,不喜欢我的事实。

  只是记得他狼一样的眼睛,而我熟悉这样的眼睛,而且义无反顾地愿意为之牺牲。

  危险的把我撕碎的眼睛。

  我喜欢这样的眼睛。

  或者,早就不喜欢了自己。

  忽略他不尊重我,不爱我,不喜欢我的事实。

  只是记得他狼一样的眼睛,而我熟悉这样的眼睛,而且义无反顾地愿意为之牺牲。

  危险的把我撕碎的眼睛。

  我喜欢这样的眼睛。

  或者,早就不喜欢了自己。

林源
“我来到世间定有些缘由。”

“我来到世间定有些缘由。”

“我来到世间定有些缘由。”

西仁寒舍

七绝 · 夏雨

文/西仁
忽觉廊檐滴雨响,醒来清冷枕舒风。
泥香扑面掘窗入。搅了晨眠醉喜翁。

文/西仁
忽觉廊檐滴雨响,醒来清冷枕舒风。
泥香扑面掘窗入。搅了晨眠醉喜翁。

樱桃绿霉子

阅读长篇小说很像做马拉松

最精妙的是一口气读完后回忆,仿佛飞速经历一次长途旅行。

整幅画卷供你浏览,翻来覆去。

最精妙的是一口气读完后回忆,仿佛飞速经历一次长途旅行。

整幅画卷供你浏览,翻来覆去。


昵称为空

用我眼睛看到的远方

赫利俄斯的马车在犹疑中滚落悬崖

宙斯的嘴唇泛起血色

人们走过未知的归程

奔向确定的终点

掌纹在风里纠缠不清

吹向相背而去的分叉口

又去向相同的终点

路旁是没有门窗的房子

房顶是卷叠的火烧云

旅客佝偻着身子熙熙攘攘

脚下的潮水起起跌跌

有的人长出翅膀,冲向远方

‌有些人身处扁舟,随波游荡

‌人们总是匆匆忙忙

‌脱下衣服又穿上

‌而我站在原地

‌迎来送往

备注:
       总是想写一点什么来描述自己的生活状态。总是会发现,自己不属于周围的任何一个圈子,行走在这个世界,却又不属于这里。
  ...

赫利俄斯的马车在犹疑中滚落悬崖

宙斯的嘴唇泛起血色

人们走过未知的归程

奔向确定的终点

掌纹在风里纠缠不清

吹向相背而去的分叉口

又去向相同的终点

路旁是没有门窗的房子

房顶是卷叠的火烧云

旅客佝偻着身子熙熙攘攘

脚下的潮水起起跌跌

有的人长出翅膀,冲向远方

‌有些人身处扁舟,随波游荡

‌人们总是匆匆忙忙

‌脱下衣服又穿上

‌而我站在原地

‌迎来送往


备注:
       总是想写一点什么来描述自己的生活状态。总是会发现,自己不属于周围的任何一个圈子,行走在这个世界,却又不属于这里。
        想起电影超脱当中的一个句子:你并没有看到我,你看到的只是一个躯壳,我不属于这里。
在社会的种种洪流中,每个人都无力抗拒,慌忙的走向远方。而每天微笑着面对一切的我们,却在每天晚上闭上眼睛时,无法想象如何面对明天的太阳。
       我们总是希望去改变什么,去拯救一些什么。到头来才可悲的发现我们什么都无法改变。我们永永远远的都只是在告别一些人,迎来另一些人。
        这些人只是在我们的生命当中,与我们的掌纹命运线有些许交点。却总是被我们当做永恒。
        谨以此诗,致敬这该死的命运。。。。。

返景Scene

春泥

报废的零件

凝固的指针

虎视耽耽的枪管

落了锁的昨天明天与四边

柏林墙

留在原地是死亡

翻越是死亡

墙后的世界是死亡

你说你闻到我在腐烂的气味

你说你宽大为怀的容忍

容忍

一场血肉横飞的自我鞭笞

真理不过千万个谎言

你是千万分之一

从一个泥泞被丢向另一个泥泞

开放的是千万分崇高的恶意

将庞大的情感押入一花中

是不合韵脚的

它会膨胀、撕裂

然后“呯——”

如一声枪响

这不只是我一个人的枪响

下个春天

我希望自己是在泥土里

俯视人间

     ...

报废的零件

凝固的指针

虎视耽耽的枪管

落了锁的昨天明天与四边

柏林墙

留在原地是死亡

翻越是死亡

墙后的世界是死亡

你说你闻到我在腐烂的气味

你说你宽大为怀的容忍

容忍

一场血肉横飞的自我鞭笞

真理不过千万个谎言

你是千万分之一

从一个泥泞被丢向另一个泥泞

开放的是千万分崇高的恶意

将庞大的情感押入一花中

是不合韵脚的

它会膨胀、撕裂

然后“呯——”

如一声枪响

这不只是我一个人的枪响

下个春天

我希望自己是在泥土里

俯视人间

                                            返景

                                            2018稿

                                            2019.6.18整理

     

笑颜

马蹄激起浪花踏过河堤

飞驰的骏马带着礼物

带着命运不敢停靠

趁着它口渴小憩

多想抓住它的缰绳啊

一起回归到斑斓的旅途吧

可它却像受惊的小鹿

惊魂疾走三步四步

就这样消失了

你看到马背上驮着的丝线吗

那是珍贵的回忆和难以抓住的机遇


马蹄激起浪花踏过河堤

飞驰的骏马带着礼物

带着命运不敢停靠

趁着它口渴小憩

多想抓住它的缰绳啊

一起回归到斑斓的旅途吧

可它却像受惊的小鹿

惊魂疾走三步四步

就这样消失了

你看到马背上驮着的丝线吗

那是珍贵的回忆和难以抓住的机遇


老人与海

我讨厌的

我讨厌窗台的那株花

它缠着你的目光

而这目光本应投在我的身上

我讨厌刚刚吹过的那阵风

它暧昧地亲吻你的头发

而我只能在俯身的时候

才能轻嗅你的香味

我讨厌你家的那只大橘猫

它老腻在你的怀里

而那个位置本应该属于我

我讨厌夏日午后的阳光

它晕红了你的面颊

好像它曾让你快乐到失神

而这份快乐给予者应该是我

我讨厌那只吸食了你血的蚊子

它的一部分曾深入过你

而这种特权本应独属于我

我讨厌这座城市

它看着你从过去到现在 每时每刻

而我只拥有无法保证的未来

我讨厌爱情的理性

太过浓烈的爱是种负罪

而我不想你不安失措

我讨厌你

我只是在游历的时候偶遇了你

而我现在再也无法去往下个城市

我讨厌你

让我从此看不见世界的美好

因为这一切的美好都会和我分享你。

我讨厌窗台的那株花

它缠着你的目光

而这目光本应投在我的身上

我讨厌刚刚吹过的那阵风

它暧昧地亲吻你的头发

而我只能在俯身的时候

才能轻嗅你的香味

我讨厌你家的那只大橘猫

它老腻在你的怀里

而那个位置本应该属于我

我讨厌夏日午后的阳光

它晕红了你的面颊

好像它曾让你快乐到失神

而这份快乐给予者应该是我

我讨厌那只吸食了你血的蚊子

它的一部分曾深入过你

而这种特权本应独属于我

我讨厌这座城市

它看着你从过去到现在 每时每刻

而我只拥有无法保证的未来

我讨厌爱情的理性

太过浓烈的爱是种负罪

而我不想你不安失措

我讨厌你

我只是在游历的时候偶遇了你

而我现在再也无法去往下个城市

我讨厌你

让我从此看不见世界的美好

因为这一切的美好都会和我分享你。


阿恒

自由(致敬)

你梦见一个姑娘
坐在你身旁
她的头发好闻
她的眼睛明亮
她吻在你脸颊
你的脑子也融化

你看见我
我坐在地板上
就像
查尔斯布考斯基本人坐在那里

你感到割伤
但是脱个精光
也没发现开口

你和她接吻
这个化着浓妆的
被毛发和脂肪包裹的
膀胱 结肠 一对卵巢
肝吸虫 钩端螺旋体

你说
总是要
靠的足够近
才能看清一个人

我说
你根本不懂
什么是自由


你梦见一个姑娘
坐在你身旁
她的头发好闻
她的眼睛明亮
她吻在你脸颊
你的脑子也融化

你看见我
我坐在地板上
就像
查尔斯布考斯基本人坐在那里

你感到割伤
但是脱个精光
也没发现开口

你和她接吻
这个化着浓妆的
被毛发和脂肪包裹的
膀胱 结肠 一对卵巢
肝吸虫 钩端螺旋体

你说
总是要
靠的足够近
才能看清一个人

我说
你根本不懂
什么是自由


阿恒

此时此刻



此时此刻
我感到幸运

此时此刻
我心里有十万颗石子同时落地

此时此刻
不需要任何音乐
独自一人
一呼一吸

我感到幸运
在此时此刻来到此地
地球上竟有如此美丽的风景




此时此刻
我感到幸运

此时此刻
我心里有十万颗石子同时落地

此时此刻
不需要任何音乐
独自一人
一呼一吸

我感到幸运
在此时此刻来到此地
地球上竟有如此美丽的风景


Elena

因为小侄女来这边医院治疗,昨天在医院跑了一天,晚上比平常睡得早,刚躺下一会儿迷迷糊糊的就快睡着了,突然床开始摇晃,猛得惊醒,胡乱穿上衣服就跑向了客厅,外面有人开始大喊“地震了”,赶紧叫醒了大爸,姐姐。外面也有些喧哗,他打开了门,也在窗外观望了一下,还放了一瓶矿泉水在卧室的窗台上,然后我们都又回房间了。浏览各个群里消息,原来是宜宾地震,刚开始出来的新闻是5.8级,后面又更新为6.0级。重庆都震感强烈,但愿震区的人们一切安好🙏。在大自然面前,我们都太渺小,珍惜所有……

因为小侄女来这边医院治疗,昨天在医院跑了一天,晚上比平常睡得早,刚躺下一会儿迷迷糊糊的就快睡着了,突然床开始摇晃,猛得惊醒,胡乱穿上衣服就跑向了客厅,外面有人开始大喊“地震了”,赶紧叫醒了大爸,姐姐。外面也有些喧哗,他打开了门,也在窗外观望了一下,还放了一瓶矿泉水在卧室的窗台上,然后我们都又回房间了。浏览各个群里消息,原来是宜宾地震,刚开始出来的新闻是5.8级,后面又更新为6.0级。重庆都震感强烈,但愿震区的人们一切安好🙏。在大自然面前,我们都太渺小,珍惜所有……


阿恒

微风

看见大地
油菜田过了
青山过了
黄土坡过了
没有一只黒燕可以对话
没有一条黄狗可以思念

流浪的少年
收起你的倦容
听遍世间
却唱不出一句歌

可怜的树
举着枯枝站成排
可怜的云
你我谋面却不相识

流浪的少年啊
记住我的话
多虑成愁

就让那微风
吹在你脸上


看见大地
油菜田过了
青山过了
黄土坡过了
没有一只黒燕可以对话
没有一条黄狗可以思念

流浪的少年
收起你的倦容
听遍世间
却唱不出一句歌

可怜的树
举着枯枝站成排
可怜的云
你我谋面却不相识

流浪的少年啊
记住我的话
多虑成愁

就让那微风
吹在你脸上


 

病急投医Molder

借你的忧愁苦痛 还你的欢喜平淡

借一瓢水

滋养冬日霜雪

借一枝花

愿它肆意生长

借一圆月

寄走我的思念

借一缕光

照亮你的黑暗

借你的寒霜

还你的春华

借你的忧愁苦痛

还你的欢喜平淡

借一瓢水

滋养冬日霜雪

借一枝花

愿它肆意生长

借一圆月

寄走我的思念

借一缕光

照亮你的黑暗

借你的寒霜

还你的春华

借你的忧愁苦痛

还你的欢喜平淡


病急投医Molder

胆小鬼

亲爱的胆小鬼

它与我捉迷藏

它与我一体

亲爱的胆小鬼

它与我做游戏

它与我一体

亲爱的胆小鬼

它在哪儿?

它与我一体

我即是它

它即是我

我们一同捉迷藏

亲爱的胆小鬼

它与我捉迷藏

它与我一体

亲爱的胆小鬼

它与我做游戏

它与我一体

亲爱的胆小鬼

它在哪儿?

它与我一体

我即是它

它即是我

我们一同捉迷藏


天外阁文聿

藏月隐落无影踪,

星河垂降几轮空。

云涯渺渺天之外,

人间誓言几朦胧。

多少悲欢如追忆,

雨坠无见旧时风。

孤夜寥寥唯当下,

情之一物去何从?

二〇一九年六月十八日 17:57:01

天外阁文聿/孤夜自赏

藏月隐落无影踪,

星河垂降几轮空。

云涯渺渺天之外,

人间誓言几朦胧。

多少悲欢如追忆,

雨坠无见旧时风。

孤夜寥寥唯当下,

情之一物去何从?

二〇一九年六月十八日 17:57:01

天外阁文聿/孤夜自赏

笑颜

困惑的眼神中

看不到你的灵魂

你的心呢

不要再借出去了

夜市的喧闹

都不能干扰那平稳的心境

回归时却已被蚕食百孔千疮

银月弯弯遮着面纱的月神啊

只有在月光下才能愈合的心呐

愿你带走它一段时间

直到得到诚挚的祝福


困惑的眼神中

看不到你的灵魂

你的心呢

不要再借出去了

夜市的喧闹

都不能干扰那平稳的心境

回归时却已被蚕食百孔千疮

银月弯弯遮着面纱的月神啊

只有在月光下才能愈合的心呐

愿你带走它一段时间

直到得到诚挚的祝福



字猫
临文徵明《落花诗卷》(60-2...

临文徵明《落花诗卷》(60-23)

和答石田先生落花之什(10-3)

门掩残红树树稀,客车莅访雨中泥;

蜂扳故蕊将鬓护,鸟过空枝破血啼。

半月簾栊风不定,一川烟景日平西;

先生卧病浑难管,收拾余英醉里题。

临文徵明《落花诗卷》(60-23)

和答石田先生落花之什(10-3)

门掩残红树树稀,客车莅访雨中泥;

蜂扳故蕊将鬓护,鸟过空枝破血啼。

半月簾栊风不定,一川烟景日平西;

先生卧病浑难管,收拾余英醉里题。

水良凉水良水凉凉
言之寺 春天的绽放

言之寺


春天的绽放

言之寺




春天的绽放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