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诗歌原创

14772浏览    5213参与
死鱼安乐...

《告别》

“转过身

你没和我对视


从来


都没有”



然后你说


山高水长


谁还会望见


月亮的光



我想反正


路远马亡


也无人知晓


你在我心上



和从前一样


你没有逗留


我当然


无法让你回首



奇怪


这一次我居然放了手


只是远远看着你


走啊走



即使我有多想


叫你停下来


哪怕只是再一起喝杯


温热的酒



月亮不说话


笨蛋


和我一样


伸不出挽回的手



我也好像


只记得你的手


我也好像


只...








“转过身

你没和我对视


从来


都没有”




然后你说


山高水长


谁还会望见


月亮的光




我想反正


路远马亡


也无人知晓


你在我心上




和从前一样


你没有逗留


我当然


无法让你回首




奇怪


这一次我居然放了手


只是远远看着你


走啊走




即使我有多想


叫你停下来


哪怕只是再一起喝杯


温热的酒




月亮不说话


笨蛋


和我一样


伸不出挽回的手




我也好像


只记得你的手


我也好像


只能继续走




开玩笑


我怎会去学如何挽留


生命太短


谁会频频回头





太难


让人烦


痛又不甘




鞭长驾远


万水千山


我走啊走


我不回头

死鱼安乐...

《失眠》

胸腔着起了火


眼睛痛,又痒



耳朵从不休息


世界在嗡嗡作响



有什么东西


在脑中持续回荡



理智


被烧得滚烫



冲动还被压抑着


别急,它马上上场




那么迷人



总能诱惑你


为他痴狂



你只能徒劳的不停翻身


等待黎明的曙光



时间


嘀嗒作响



让人窒息的静寂


悄悄来访




梦也不总是很美



千万别陷进去


坠入



那得到再失去的


无常








胸腔着起了火


眼睛痛,又痒




耳朵从不休息


世界在嗡嗡作响




有什么东西


在脑中持续回荡




理智


被烧得滚烫




冲动还被压抑着


别急,它马上上场





那么迷人




总能诱惑你


为他痴狂




你只能徒劳的不停翻身


等待黎明的曙光




时间


嘀嗒作响




让人窒息的静寂


悄悄来访





梦也不总是很美




千万别陷进去


坠入




那得到再失去的


无常

白不移

若一粒微尘能歌唱

风能有多狂

又要迫我往何方

居无定所在人间流浪

从无眼泪能流淌

沐浴过星光并日光

炎凉从来自己尝

原谅我一生无锋芒

和光无味无芬芳


曾经身染鲜血卧沙场

哽咽无声恸国殇

遇到一肩霜月的读书郎

手不释卷笑的好晴朗

见过满庭芳里行来的姑娘

转瞬鬓染霜,白发更苍苍

深渊里,人世间,九霄上

匆匆忙忙地来来往往

怪我只是太寻常

总被遗忘却不能被珍藏


我是人间一粒尘

卑微的微尘

无人问也不发声

风能有多狂

又要迫我往何方

居无定所在人间流浪

从无眼泪能流淌

沐浴过星光并日光

炎凉从来自己尝

原谅我一生无锋芒

和光无味无芬芳


曾经身染鲜血卧沙场

哽咽无声恸国殇

遇到一肩霜月的读书郎

手不释卷笑的好晴朗

见过满庭芳里行来的姑娘

转瞬鬓染霜,白发更苍苍

深渊里,人世间,九霄上

匆匆忙忙地来来往往

怪我只是太寻常

总被遗忘却不能被珍藏


我是人间一粒尘

卑微的微尘

无人问也不发声


白不移

若轻吟能浅唱1342——结束

1342
从此
若有轻吟能行吟
就让浅唱成绝唱

1343

THE   END

敲下这几个字,心中五味杂陈。谢谢那么多的朋友给与的喜欢和推荐。

大概是在四、五、六年前吧,在网易博客上写下第一段时,起的名字还不是《若轻吟能浅唱》,好像是《忧伤的歌唱》,其中许多因为博客迁移等各种原因,已经找不到了。没想到写了这么长时间,写了1340多节!

每次收到喜欢和推荐,看到有人留言,私聊;在别人的文章里、小说里看到自己的句子被使用会有种莫名的开心感。

嗯!

等我老了,如果lofter还存在,再回首看我写过的这些文字,不知道会是怎样的一种心情和体验?

或许,我已经老了!

谢...

1342
从此
若有轻吟能行吟
就让浅唱成绝唱

1343

THE   END

敲下这几个字,心中五味杂陈。谢谢那么多的朋友给与的喜欢和推荐。

大概是在四、五、六年前吧,在网易博客上写下第一段时,起的名字还不是《若轻吟能浅唱》,好像是《忧伤的歌唱》,其中许多因为博客迁移等各种原因,已经找不到了。没想到写了这么长时间,写了1340多节!

每次收到喜欢和推荐,看到有人留言,私聊;在别人的文章里、小说里看到自己的句子被使用会有种莫名的开心感。

嗯!

等我老了,如果lofter还存在,再回首看我写过的这些文字,不知道会是怎样的一种心情和体验?

或许,我已经老了!

谢谢几年来所有鼓励过我,支持过我的朋友!

谢谢!

白不移

星空绝无彩虹

我曾经逍遥在天空

流的泪也是七色彩虹


如今追随着凌冽寒风

化为深渊里一粒埃尘


依然小心翼翼举着一朵雪花

祈祷你路过后能看到它


虽然我是天生的魔种

愿为你听禅三千年

愿为你修佛三千年


在人山人海中

你并没有与众不同

一颗心对你却情有独钟


这一世情有独钟

只换来了一场空

来生若是再相遇

我又该何去何从


原来星空不会有彩虹

佛若说无缘

镜花水月万般皆空

我曾经逍遥在天空

流的泪也是七色彩虹


如今追随着凌冽寒风

化为深渊里一粒埃尘


依然小心翼翼举着一朵雪花

祈祷你路过后能看到它


虽然我是天生的魔种

愿为你听禅三千年

愿为你修佛三千年


在人山人海中

你并没有与众不同

一颗心对你却情有独钟


这一世情有独钟

只换来了一场空

来生若是再相遇

我又该何去何从


原来星空不会有彩虹

佛若说无缘

镜花水月万般皆空


吳三可

善良的种子

文/修远

你说自己吃的太多了

我说你应该多吃点

因为食物是这世上最纯净无私的东西

丰满你的肉体

升华你的灵魂

食物是善良的

如同你的身体和灵魂

丰满又纯净

优美又迷人


我愿做一颗种子

长出一地的粮食

做成你爱吃的美食

送入你温柔的口中

亲吻你诱惑的红唇

文/修远

你说自己吃的太多了

我说你应该多吃点

因为食物是这世上最纯净无私的东西

丰满你的肉体

升华你的灵魂

食物是善良的

如同你的身体和灵魂

丰满又纯净

优美又迷人


我愿做一颗种子

长出一地的粮食

做成你爱吃的美食

送入你温柔的口中

亲吻你诱惑的红唇

路纹
我是夏季的风,你挥挥手,我就来...

我是夏季的风,你挥挥手,我就来;我是冬天的阳光,你打开窗,我就在。我的名字叫朋友!

我是夏季的风,你挥挥手,我就来;我是冬天的阳光,你打开窗,我就在。我的名字叫朋友!

路纹

人人内心都有高山流水,却鲜有粗茶淡饭!

人人内心都有高山流水,却鲜有粗茶淡饭!

路纹
禅思 甘泉皆饮关东雪 娇花不恋...

禅思

甘泉皆饮关东雪

娇花不恋江南春

英雄又返瘦西湖

小院焉得塞北风

禅思

甘泉皆饮关东雪

娇花不恋江南春

英雄又返瘦西湖

小院焉得塞北风

艮卯

目光与风与万物诗篇的幻觉

少年郎

许你一尺温柔目光

陪你吹遍林间暖风

为你把万物画成诗

炊烟卷起灿耀晨阳

撷取一片幽清鸟鸣

盛在瓷碗里邀你听

后来啊

单车吱嘎晃过老街

灰尘浅浅飘落在那

当年送你的书上

褶皱了时光与脸庞

再后来

炉火旁摇曳着微醺醉意

从那老书里

掉出泛黄的老照片一张

我还奋力用退化的眼睛

描摹那还留存着余温的

扉页上稚气未脱的字样

和那荡漾在蓝海中的花香

仿佛又见到很久很久以前

并肩时那轮幻觉般的艳阳

少年郎

许你一尺温柔目光

陪你吹遍林间暖风

为你把万物画成诗

炊烟卷起灿耀晨阳

撷取一片幽清鸟鸣

盛在瓷碗里邀你听

后来啊

单车吱嘎晃过老街

灰尘浅浅飘落在那

当年送你的书上

褶皱了时光与脸庞

再后来

炉火旁摇曳着微醺醉意

从那老书里

掉出泛黄的老照片一张

我还奋力用退化的眼睛

描摹那还留存着余温的

扉页上稚气未脱的字样

和那荡漾在蓝海中的花香

仿佛又见到很久很久以前

并肩时那轮幻觉般的艳阳

郁知弦

【原创诗歌】不见长安

我曾想过有一天你终于回到了长安

        振振君子,归哉归哉!

你行过了长亭晚

你眠在了杨柳岸

你吹着芦笛梦飞雪

你吟着明月出天山

看呀看呀 你终于 自春风冉冉的青石街上

踏马安还!


我曾想过裁霭霭流云为你织一身蓝田日暖

再剪皎皎丹霞之惊鸿照影将如血相思映染

        振振君子,归哉归哉!

这样你可不可

在朔风呜咽的风雪夜里

浅睡沉酣?

        但我仍然记得

        你说...

我曾想过有一天你终于回到了长安

        振振君子,归哉归哉!

你行过了长亭晚

你眠在了杨柳岸

你吹着芦笛梦飞雪

你吟着明月出天山

看呀看呀 你终于 自春风冉冉的青石街上

踏马安还!



我曾想过裁霭霭流云为你织一身蓝田日暖

再剪皎皎丹霞之惊鸿照影将如血相思映染

        振振君子,归哉归哉!

这样你可不可

在朔风呜咽的风雪夜里

浅睡沉酣?

        但我仍然记得

        你说你定会回到长安


我曾想过在荒漠中为你寻一方如璧沧海

再渡驼铃之千年等待召唤一场大雨归来

        振振君子,归哉归哉!

这样你会不会

在挫骨扬灰的战角声中

偶尔闻得一息

故园的幽叹?

        但我仍然记得

        你说你定会回到长安


我曾想过溶明月为你铸一剑烈火熊燃

再借繁星最后一滴泪水将它淬炼冰寒

        振振君子,归哉归哉!

这样你能不能

在万骨枯折的黄沙阵里

屹立岿然?

        但我仍然记得

        你说你定会回到长安


我曾想过有一天你终于回到了长安

        振振君子,归哉归哉!

你行过了长亭晚

你眠在了杨柳岸

你吹着芦笛梦飞雪

你吟着明月出天山

盼呀盼呀 你终于 自碧草离离的玉门关外

踏马安还!


        但我恍惚记得

        那日长安满天挂着如雪的白幡

                你相信吗

        他们告诉我

                你说的最后一句话是

                —— 我将永不归来


      振振君子,归哉归哉!

但我始终记得

        但我永远记得

你说你定会回到长安







后记:

您是不是要去长安?

其实我也想回去看看。

那儿有位姑娘,

她的笑美若雨后的牡丹。

我都会梦见她,

只要是在有月亮的夜晚。


我梦见她用五色霄云为我织了一件无缝的衣衫,

我梦见她在衰草残沙中寻找着一方永不枯竭的河川,

我梦见她用月光为我淬炼了无锋的宝剑,用泪水清刷了我眉上累累的尘埃。

她一直在等我回到长安,

她说她会待我归来。


将军啊将军,

当我陷入这冰冷无望的长眠

当您终于回到我梦里的长安

请代我告诉她:

请忘了我

这失信的薄幸人,

只因

我将永不归来。

我将永不归来。







——————————————————————

灵感来源于那首英文歌《斯卡波罗集市》



路纹
朽生 斗世沧桑皆我辈 界础繁星...

朽生

斗世沧桑皆我辈

界础繁星空寂寥

但向海天摘梦影

又将生死作真行

朽生

斗世沧桑皆我辈

界础繁星空寂寥

但向海天摘梦影

又将生死作真行

路纹
路纹学悟 科技越发达,人性越落...

路纹学悟

        科技越发达,人性越落后;生活越富足,人心越贫穷。这是我基于对现实世界的认知和理解,我知道一定会有争议。《道德经》中第五十五章道:“物壮则老,谓之不道,不道早已。”其中”物壮则老“的意思是事物壮盛到了极点就会衰朽。也就是朱熹所说的物极必返。道家文化中的阴阳平衡很多人不以为然,甚至认为是宗教迷信。这可是宇宙能量守衡的原理,中国人的几千年文化精髓。由于近代我们被洋枪洋炮给打怕了,我们拼命学习灌输西方的文化和科学技术,我们有了先进的武器,我们有了高楼大厦和安逸的生活,这没有错,错就错在太执着了。走出地球、跳出生死再看看这一切算什么。《...

路纹学悟

        科技越发达,人性越落后;生活越富足,人心越贫穷。这是我基于对现实世界的认知和理解,我知道一定会有争议。《道德经》中第五十五章道:“物壮则老,谓之不道,不道早已。”其中”物壮则老“的意思是事物壮盛到了极点就会衰朽。也就是朱熹所说的物极必返。道家文化中的阴阳平衡很多人不以为然,甚至认为是宗教迷信。这可是宇宙能量守衡的原理,中国人的几千年文化精髓。由于近代我们被洋枪洋炮给打怕了,我们拼命学习灌输西方的文化和科学技术,我们有了先进的武器,我们有了高楼大厦和安逸的生活,这没有错,错就错在太执着了。走出地球、跳出生死再看看这一切算什么。《心经》中的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就是平衡,而不是普通人所理解的无和空。一谈道家和佛学就是不思进取、不求上进,甚至是宗教迷信,如果认为道家和佛学就是让你相信并崇拜无形看不见的神和力量,那就是一种曲解,是一种无明。发展科技是为了用有形的力量去改变世界,改变生活,这是外求;成仙或者成佛可不是为了用无形的力量去改变事物,而是个人在内求,改变的是自己。人人都可以成佛成仙,而不是我们都要拜倒在一个神秘力量的脚下生活。有句话说的好:管自己,是佛;管别人,是魔。我们日常都在管别人多,管自己少,这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提高科技含量,我们是要管全人类;提高生活质量,我们是要管别人。自己都没管好,而去管别人最终是要出乱子的。道家的“道德”和佛学的“因果”,包括儒家的“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都是用来管自己的。这样分析看来,科技是手段,生活是目标,而人性和人心才是一切的根本,我们避重就轻,这才是灾难的开始。

        好了,朋友圈熟悉和不熟悉的朋友们,有生之年改变自己还得靠自己,赚钱、求爱、升官发财、生老病死都是一个过程,外求时不妨先内求,找到一个平衡,遵循自然规律,尊重伦理道德,我们必将有一个无悔的人生。

若雅

火车,火车

火车说自己

今天就到

今天 还剩几个小时

时辰已晚

一个空空的日子

吧哒吧哒 孩子们总在闲逛

吧哒吧哒 孩子们跺脚取暖

街上 好几瓶酒

把自己留给火车


听吧听吧这是火车在吞咽

在这南方以南 肃穆的原野

几个人几件事永远烧不完

在这时光的坟冢 绵绵黑夜


孩子们燃起

一堆篝火

火星子醒来

抖落一身灰尘

火星子折叠灰尘

灰尘又死在

灰尘之下

灰尘住进往返火车

吞掉黑夜

与最安静的嘴巴


火车啊火车你在哪里在哪里

孩子们等着哭了笑了又哭了

夜晚啊夜晚蒙住他们的眼睛

每一只手都摆成告别的姿势


火车不来了

火星子喝光了酒

火星子醉了...

火车说自己

今天就到

今天 还剩几个小时

时辰已晚

一个空空的日子

吧哒吧哒 孩子们总在闲逛

吧哒吧哒 孩子们跺脚取暖

街上 好几瓶酒

把自己留给火车


听吧听吧这是火车在吞咽

在这南方以南 肃穆的原野

几个人几件事永远烧不完

在这时光的坟冢 绵绵黑夜


孩子们燃起

一堆篝火

火星子醒来

抖落一身灰尘

火星子折叠灰尘

灰尘又死在

灰尘之下

灰尘住进往返火车

吞掉黑夜

与最安静的嘴巴


火车啊火车你在哪里在哪里

孩子们等着哭了笑了又哭了

夜晚啊夜晚蒙住他们的眼睛

每一只手都摆成告别的姿势


火车不来了

火星子喝光了酒

火星子醉了

醉着踢打月亮的脸

火星子说

向死而生 向死而生

火星子这么说

可火星子生了又死 死了又生

柒九

想象(原创)

寒月揉碎化作星光                      

冬雪散落恰似白头

你像风穿过整个宇宙  

遗落的温柔

寒月揉碎化作星光                      

冬雪散落恰似白头

你像风穿过整个宇宙  

遗落的温柔

北萧__

胧月

胧月


1


你已永远无法逃出

那样浑圆且暴怒的凝视。看,那些

燃烧又沉睡的老者,仍在暗处

望向我们的僵局:一种空虚

滋长成另一种空虚,一颗我们共持的

幼年容器,年代灌满了他们熟稔的黑色河水

「更深的黑暗...更多的死者」

可哀歌长在一切生者的体内

你的又并不比我更多。月下的涉川之人

并不会比我们更能脱身。

他们只是望向我们,怀揣

愈发燃烧的茱萸。你那可怜的坠落

已无法逃出他们无力的枯坐,在暗河里

投来的悲切目光——那些曾使人悲哀的

如今仍是与生俱来的开端。那些

曾使你生的,如今仍然沉重。如此僵局里

我们也正在凝视生者。


2


裸露即寒...

胧月



1


你已永远无法逃出

那样浑圆且暴怒的凝视。看,那些

燃烧又沉睡的老者,仍在暗处

望向我们的僵局:一种空虚

滋长成另一种空虚,一颗我们共持的

幼年容器,年代灌满了他们熟稔的黑色河水

「更深的黑暗...更多的死者」

可哀歌长在一切生者的体内

你的又并不比我更多。月下的涉川之人

并不会比我们更能脱身。

他们只是望向我们,怀揣

愈发燃烧的茱萸。你那可怜的坠落

已无法逃出他们无力的枯坐,在暗河里

投来的悲切目光——那些曾使人悲哀的

如今仍是与生俱来的开端。那些

曾使你生的,如今仍然沉重。如此僵局里

我们也正在凝视生者。



2


裸露即寒冷,当你颤抖时

它就在伤口处如沙砾般流失。

「说出名字吧。」幼年时便在梦中

初露端倪的巨兽,那动人的毁灭之力

和尾椎骨侧的一颗心脏,是不是巫山之上

如巨人般庞大的神女啊?迷人的十个胧月

你攀上胸口踏出嫣红,雾中

附霜咳血的石榴,如何吞下这圆满啊?

烟水上疯长的菖蒲使少女想到父兄,幼年时

暴虐的怪力与纤细的踝。此与彼的两者之间

她仍说「没有温和。这里不是燥热,就是寒冷。」

并且寒冷更多。

我们总是承受大量的寒冷

去换取些微的燥热。



3


「哀歌...哀歌...」而孤独早已更先开始。

那些插在树上的燃烧的幽灵还在引路

形如招魂——它们曾说出的话

至今仍在使生者不安。而树林后的海底

喘息着鲸状的巨物,你们或刻奇或赤诚地

献上赡养,可它却已不屑于毁灭;

你们能在光下说出那些话,却也仍恐惧这巨兽。

高墙追赶着胧月,完满的一致仍然是孤独。

哎,我们将降临在任何时代,却并不能好转

因为这一切「经过的日子,无不在你的震怒之下。」①

你的并不比我更多。



4


你何曾走出过时间怨毒的凝视?

当附着铁锈的红色夕阳照着玻璃里的雪

你可听见了风的疼痛?当跌落已成必然

我们用一生抵达一个致命之词,那些

不祥的轻盈,是否应该去接近?预言里

万物焚烧,我们是生者之外咳血的石榴

而迟早到来的迁怒,我们等待或是离去?

你却将行不能,可你又如此倾心于胧月时的坠落

「你必将永远孤独。」可这一句

又由谁来为你唱颂?


①《诗篇90:9》



zby

19.12



白不移

拾穗者的断歌1052_1054

1052

不要思索的太远

以免

忘了人间

1053

人间不识得神灵

只识得爱情

所以

人间不值得求神

却值得求爱

1054

把自我否定放在笔记里

把自我肯定放在心头上

1052

不要思索的太远

以免

忘了人间

1053

人间不识得神灵

只识得爱情

所以

人间不值得求神

却值得求爱

1054

把自我否定放在笔记里

把自我肯定放在心头上


柒九

一种浪漫(原创)

用血红形容玫瑰的馥郁浪漫

比拟雪色将近的黎明

可这些都不敌 

踏雪归来时 光影染霜雪 

你是意中人。 ​​​

用血红形容玫瑰的馥郁浪漫

比拟雪色将近的黎明

可这些都不敌 

踏雪归来时 光影染霜雪 

你是意中人。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